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6:30: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基本收入

Tag: 基本收入

100名企业CEO给省长福特发公开信 呼吁恢复基本收入计划

■■马韦尼斯高(中)昨日与另外四名商企领袖代表合影。Moses Leal FEATHERSTONE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加国100名企业行政总裁(CEO)昨日向安省省长福特发表公开信,呼吁省府恢复“安省基本收入资助试行计划”。 该100位首席执行官、总裁、共同创办人和商业机构东主,是来自不同行业,当中约有三分一属科技界。这100位领袖大部分是来自本国中型和大型私营公司,另有一些是来自小型企业,他们服务的商企之合共每年公司收入,就高达14亿元。 这100位领袖的多名代表,昨日在省议会大楼召开记者会,公开发表致省长福特的联署信函,敦促省府恢复“安省基本收入资助试行计划”(Ontario Basic Income Pilot Project)。 他们在公布指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概念,早已被认同为有利增长、有利自由市场的灭贫办法,此措施亦可发挥所有安省省民的潜能。 前自由党政府去年推出3年计划 InfoQ和QCon公司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马韦尼斯高(Floyd Marinescu)表示,面对这时代的巨大经济挑战,我们敦促省府接受一种具前瞻性、商业友善的决策。随着自动化和全球化等趋势,正在侵蚀中产阶级,创造更多低收入就业职位,我们需要让所有省民能够分享到经济增长和繁荣。 这100位领袖公布又指,一份基本收入将可让省民进行重新培训及追求他们长远目标,包括发挥他们创业的潜能。“全民基本收入”不单只可提供这些保障,也可助消灭贫穷。 根据前安省自由党政府今年4月底公布,去年4月推出的基本收入资助试行计划,有超过4,000名低收入省民登记参与,受惠此计划的补贴金。 自由党政府于去年4月24日推出为期3年的“安省基本收入资助试行计划”。在省内有三个试点地区,包括林赛(Lindsay)、咸美顿-班福特-布兰特郡(Hamilton-Brantford-Brant County),以及雷湾(Thunder Bay)。此计划推行期间,省府每一年均会投放5,000万元作为运作费用。 补贴金助应付基本开支 参与该计划的低收入省民,会定期收到收入补贴金,协助他们应付生活基本需要之开支,如住房及食物。他们每月接获一笔可预料的金额,亦可让他们开始工作或继续工作,又或者可再进修。 根据该计划,一名单身人士每年可获补贴上限,是16,989元减其收入金额50%。一对夫妇每年可获补贴上限,是24,027元减其收入金额50%。一名残障人士每年则可获最多6,000元额外补贴。 该计划登记期间,有逾6,000名在上述3个地区居住的低收入省民报名参加,他们年龄届乎18岁至64岁,他们可能是曾经领取社会援助的人士、学生、没稳定工作人士或失业者。研究小组是随机抽样选择报名者,进入接收补贴金组别,或没接收补贴金的对比群组。前者有逾4,000人,后者则达2,000人。此计划的“低收入”定义是,一名单身者每年收入低于34,000元,一对夫妇每年收入低于48,000元。

矽谷巨头开始普遍基本收入试验挑3000人免费发钱

CNBC称,矽谷一家巨头正开始一项“普遍基本收入”实验,但不是一直鼓吹这一制度的扎克伯格旗下的Facebook,而是著名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Y Combinator创办于2005年,Reddit与Airbnib等著名企业在初创阶段都获得过它的投资。该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保罗 - 格雷厄姆(Paul Graham)是支持普遍基本收入的矽谷重量级人物之一。该公司已开始一项试验,以研究普遍基本收入对人们的影响。这项试验将从美国两个州的随机挑选出3000人,向其中1000人发放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而另一组人每月仅能获得50美元,作为参与试验的酬劳。这一试验将持续至多5年,研究人员将比较两组人的不同表现,以评估普遍基本收入对人们的影响。该项目的研究主管伊丽莎白 - 罗兹(Elizabeth Rhodes)表示:“一项随机试验被认为是评估一项拟议中的社会政策的影响的最佳方式。通过将获得基本收入的一组人与另一组没有获得的人进行对比,我们将能够孤立和量化基本收入的影响。

安省基本收入发钱计划 已有4000人受惠!

本报记者 安省的基本收入保障试点已经于上个月在安省的3个地区展开,包括咸美顿、Brantford及Brant County,雷湾与附近地方,以及林赛(Lindsay),共有4,000名合资格人士参加,其年龄介乎18至64岁。 无论是否有工作,合资格的个人每年将获得最高达16,989元,每赚取1元,其基本收入就减少0.5元,这意味着个人收入为34,000元及以上者,将无法获得任何补贴。夫妻每年最多可获得24,027元,也是按所赚取收入减半来补贴。身患残疾人士每年可额外得到至多6,000元。 批评基本收入保障政策的人担心,这计划是无法负担的,但本次北方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则表明,政府可能能够通过降低医疗开支来收回部分成本,但食物匮乏与较高的医疗保健成本密切相关。加拿大家庭中,三餐无保障的家庭,其孩子更有可能患哮喘和抑郁症等疾病,成年人也更可能患上多种慢性疾病。安省受严重食物匮乏影响的家庭,其平均医疗保健费用约每年4,000元,而那些一向衣食无忧的家庭,平均医疗费用仅1,600元。  智库撑基本收入计划 胜加最低工资 独立智库北方政策研究所(Northern Policy Institute)发布最新报告,认为安省正在试点的基本收入保障计划(Basic Income Guarantee)是解决贫困家庭食物匮乏(Food Insecurity)的最佳选择,比食物库和提高最低工资等都更有效。 该份题为《为解决家庭食物匮乏实行基本收入保障》(Implications Of a Basic Income Guarantee For Household Food Insecurity)的报告指出,家庭食物匮乏是指,由于家庭收入限制,食物供应不足或不安全,而安省每8个家庭中,就有1户受到食物匮乏的影响。也就是说,安省有12%人口忍受食不果腹或饥一顿饱一顿的窘境。 该报告的作者是多伦多大学Dalla Lana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特拉素可(Valerie Tarasuk),尽管该报告主要是针对安省的基本收入保障试点对家庭食物匮乏的影响进行的研究,但其结论适用于全加拿大。该研究将基本收入保障与其他政策比较,例如提高最低工资、廉租房和食物库等。她最终得出结论认为,像基本收入保障这样的普遍性干预措施,在解决食物匮乏问题上将更有效。 特拉素可解释说,“食物匮乏问题不仅限于由家庭结构、主要收入来源或其他一些社会人口特征所定义的单一人口亚群体,其唯一的共同特征是收入的无保障”。她还说,基本收入保障的一大优势是,相比那些只针对具体的人群(如老年人、社会援助受益人、工作家庭或青年)所采取的政策,该政策可以惠及所有因收入无保障而容易受到食物匮乏影响的个人和家庭。 该报告还涉及与食物匮乏有关的省级医疗保健支出问题,所引用的研究表明,严重的食物无保障的家庭成年人,其总医疗保健费用高于食物有保障的家庭成年人76%,因此报告认为解决食物保障对于改善安省民众的健康状况至关重要。 可解决食物匮乏问题 作者认为廉租房、食物库和增加最低工资等政策,都未能改善贫困家庭的食物匮乏问题,但有证据表明,实行基本收入保障则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任何达不到一定收入标准的人都可以得到一定的补贴。研究表明,收入低于3万元的家庭和个人有可能负担不起足够的食物,即使最低时薪涨到15元,对那些收入不稳定的人的帮助亦有限。而基本收入保障让他们每个月都有些固定的进帐,正如老年金计划令加拿大的老人都能至少衣食无忧。 

安省给民众直接发钱是不是最牛福利?

安省政府的新预算案中,提出基本收入( Basic Income)的概念,省长韦恩称, 2016年自由党政府将会与社区、学者和其他人士研究出一个最佳实施方案。 近几年来,基本收入( Basic Income)加拿大民间的呼声越来越高,这项计划即每月给所有省民寄去一定数额的支票,例如 1000加元。 放眼全球,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经济正在放缓。政府将会如何应对?刚刚结束的 G20会议以无言的结局告终,但是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过去几年所依赖的货币政策,将是未来刺激经济的唯一办法。也是经合组织 (OECD)所给出的建议,这包括终极解决办法,政府出台直接的资金支持,给民众直接发现金,即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建议的“直升机撒钱 ”(Helicopter Drops)。 去年 12月,芬兰政府正式出台新政策,每月给所有国民发 800欧元(约合 1182加元)。虽然芬兰离我们很遥远,可是无论从畸形的经济结构,虚高的房价,以及全民借债的水平上,两国都像姐妹一样班配,加拿大甚至更胜一筹。加拿大经济与芬兰经济在产业结构有所不同,但是都显得比较单一。 再比一下债务,虽然芬兰政府税收大幅下降,但是福利照旧,令芬兰政府自09年来连续6年出现财政赤字,加拿大经济也面临一样的窘境。能源行业对加拿大经济贡献超过20%,本应该是纳税大户。但是现在一个个都处于困境,大量的裁员增加了政府失业金的负担。目前加拿大联邦赤字189个亿,占经济总量已经接近1.5%。还未计算未来每年增加100亿增加赤字经营。 谈到芬兰,恐怕无人不知诺基亚,经济结构过于简单,严重依赖林业和诺基亚,诺基亚每年所缴纳的公司税占全部芬兰公司的四分之一!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由于诺基亚在金融危机后一蹶不振,芬兰不仅丧失税收,而且失业率高企。 芬兰政府不遗余力的通过扩张性财政刺激经济,结果就是公共负债水平直线上升,到 2014年底债务占 GDP水平超过 60%,已经超过欧盟的警戒线。芬兰保守派总理斯图布表示,芬兰的 “黄金年代”结束了,必须彻底改革。他呼吁保证政府财政政策的可信度,确实降低政府债务。 无论如何,每个国民发钱并不是毫无代价的。经济增长疲软,芬兰财政出现巨大赤字。芬兰国债余额将继续增加,预算赤字已逼近 1千亿欧元。国际分析师不无担忧的表示,芬兰已经从一个有着优异表现的商品贸易顺差国家,转变成结构性赤字的国家,由于人口老龄化加速,芬兰的淨国际投资头寸也出现负数,负收益会让国家可用于社会福利的钱愈来愈少。 加拿大特别是安省也要给每个人发现金,许多人对此都持有将信将疑的态度,并且对将来的后果非常关注。从芬兰的例子不难看出,政府发钱的目的在于创造就业,但并不在意就业质量,如果芬兰的理论可以成立,那么,大批开着宝马车去各类超市摘菜,搬货的职位将会提高就业率。其次,政府发钱的目的也在于简化社会保障体系。如果给每个人发现金后,将取代现有福利。基本收入提案,相当于国民年金,这样能够降低政府的管理成本,简化社会保障手续。 例如自由党提出的五万以下家庭孩子上大学免费,这也是一种发现金到特定国民手里的做法,但代价是以后OSAP贷款将受到影响。到底是免除学费合算,还是获得更多的政府学费补贴贷款受惠,谁也无法得知,但是仅仅从示意图可以看出,低收入家庭孩子上大学,很多费用是远远超出学费的。 总之,直接发现金到国民手里,可以被认为是最牛福利,也可能是个糟糕的决定,对国民和对国家都是如此。但是,在一个债务水平高企的国度里,谁会拒绝政府发现金呢?谁会不支持这样的政府呢?盼着快点发吧,加国即将变为美丽新世界!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安省低收入人群不用愁 政府决定发钱给你

安省省长韦恩4月24日宣布: 在安省生活的低收入人群不用发愁了 政府决定发钱给你 单身人士每年能领$17,000    这项被称为超级福利的“基本收入”(basic income)去年在安省曾被多次提起,今天终于有了新进展。目前这项福利只在Hamilton-Brantford地区、林赛(Lindsay)和雷湾(Thunder Bay)这三个地区试验,若进展顺利,将会推广到安省更多的地区。    这4000个人可以先领 每人1年$17000,可以拿3年 据悉,在“基本收入”试验计划中,省府将给生活在低收入状况下的单身人士每年发放高达$17,000的补助,而低收入的家庭夫妻两人一共可以领到高达$24000的补助。 这个为期三年的计划将在Hamilton-Brantford和雷湾(Thunder Bay)各选出1,000人,林赛(Lindsay)将选出2,000人。Hamilton-Brantford和雷湾的参与者将在今年夏天就收到省府寄出的钱,林赛的参与者则在今年秋天开始收到政府发的钱。有资格领钱的人士包括: 1)目前正在拿社会福利的人士(those on social assistance) 2)单身人士其年收入税后不足$17,000 3)夫妇两人其年收入税后不足$24,000。    韦恩同时也表示,这项补助并不是为了鼓励低收入人群坐等躺着拿钱,而是鼓励他们继续工作。而政府的补助将会帮助他们减缓低收入带来的压力。 以税后年薪1万元人士为例,他拿到的资助会减去他原本收入的一半,换句话说,他会拿到1.7万减去5000元后的1.2万元。再加上他原本的1万元年收入,他每年将有2.2万元收入。如果参与者为残障人士,则每年再加最多$6,000。 给4000人每月发钱 政府一年需支出5000万 钱从哪来?    所谓“基本收入”说白了就是直接发钱,旨在消除贫穷,听起来非常诱人。但政府哪来钱养这么多人呢?光是4000个人,一年都需要5000万加币才够。如果扩张到整个安省,一年少说要花490亿,多说要花1770亿... 除了减少安省工作计划(Ontario Works)和安省残疾协助项目(Ontario Disability Support Program)的福利之外,恐怕只有加税才能填补这一巨大的财政漏洞。    但许多学者表示,这样的支出是非常划算的。曼省的经济学家Evelyn Forget对这上述试验项目的成效做过专门研究。她给安省决策者的建议是,“基本收入”项目不禁有助于减少贫困,而且还减少了家暴、减少了工作场所受伤个案,减少了到医院看医生的病人,同时提高了民众教育水平。 卡尔加里大学和多伦多大学两位公共卫生学教授Lynn McIntyre 和 Valerie Tarasuk通过他们在饥饿和贫困领域二十多年的研究,证实了Evelyn Forget的上述结论。    McIntyre教授的研究显示,加拿大实施“保证收入补贴”GIS(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即为老年人提供老人保障金以外的额外补助之后,求助于食物银行的老人大大的减少。 据加拿大食物银行(Food Banks Canada)提供的资料,加拿大每月约有850,00人求助于食物银行,其中老者只占5%左右。    Tarasuk教授则认为,安省不仅有条件,而且有必要为工作年龄的成人提供“基本收入”。她引用ICES(Institute for Clinical and...

安省发钱计划详解:单身每年领1.7万 夫妻领2.4万

韦恩在咸美顿LiUNA Station宣布安省基本收入试点项目的详情。 安省政府周一宣布推行一个试验项目,测试若果实施一个基本收入方案,能否支援处于弱势的工人,改善低收入家庭的健康及教育,从而确保每一个省民都能分享安省的经济增长成果。该项目将在3个地区推行,共有4,000名合乎资格的人士参与,参与者工作所赚的每1元,可获省府给多50仙。 省长韦恩在咸美顿LiUNA Station作出上述宣布,并向与会人士介绍这个名为安省基本收入试点项目(Ontario Basic Income Pilot,OBIP)的详情。试点项目为期3年,将在推行期间检视可以如何扩大受惠人士,尤其属于低收入阶层的生活际遇,同时使他们及家人得到更大保障。 安省现时的经济相当强健,但是省内有很多居民,仍未能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很多人还在挣扎中,致力追上日益高涨的生活开支,并面对着不稳定的就业情况,职业没有保障,或者没有工作福利。省府推行的试点项目,目的就在研究若果给予这些人一个基本收入,能否填补这个差距,使他们得到更大保障及机会。 参与这个研究的地区有3个,将于春末首于咸美顿推行,包括布兰德福(Brantford)及布兰特镇(Brant County)、雷湾(Thunder Bay)与附近地方。第3个试点将在林色(Lindsay)进行。 省府研发的基本收入试点项目,将确保合符资格参加的人士收到: ‧单身者每年最多得到16,989元,减去其当年收入的一半,例如一名单身人士做一份兼职年入1万元,他将获得11,989元(16,989元-5,000元),令到他年收入提升至21,989元。 ‧一对夫妇每年至多得到24,027元。 ‧身患残疾人士每年可额外得到最多6,000元。 给予这些人士最低收入补助,有助支援他们开始新的工作、继续现有工作或学业。参加试点项目的人士,能在得到他们一年工作得来的总收入以外的额外资助,他们每赚1元,省府会给予50仙,使总收入有所增加。 年龄须界乎18至64岁 上述试办的3个地区,将接受4,000名合乎资格的人士参加,年龄须界乎18岁至64岁。在接近春末的时期,居住于以上3个地区的居民,将收到有关试点项目的资讯,以及如何申请的办法细节。省府与这些地区当局及专家们合办的这个项目,将会确保在推行时达到公平、有效及科学性。对于原住民(First Nations),省府将与原住民伙伴合作,进行相类似的试点项目。这个计划现正处于策划的阶段。 省府对基本收入的取向,是以简化的方法来推行,以提供一个实在而基本的平台,确保每一个省民不论处境,都不会在生活中失落倒下。设计上,这个项目根据基本收入特别顾问(Special Advisor on Basic Income)Hugh Segal所提的忠告而订立,他进行广泛咨询与研究后,于去年11月向省府提交了报告,数以千计人士及组织在咨询中踊跃发表了意见。 韦恩说:「每个省民都应得益于安省经济增长成果。我们推行的基本收入项目将有助于省民得到更好生活,让省民安心、知道他们能够负担得起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及透过工作而能赚取多些。我相信这个项目可以成为有用的推动力。作为安省的省长,我感到骄傲的是,安省能够帮助更多人继续安稳生活,在国内站在领先的位置。」 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厅长何洁思(Dr. Helena Jaczek)说:「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项目,将以谨慎而按部就班的步伐推行,确保我们做得正确妥善。我们以小的规模开始,从中学习吸取经验,然后按照次序进一步推行。我们的目标是要去了解这个取向,是否可以帮助低收入的人们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