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6日 星期六 20:21:1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堕胎

Tag: 堕胎

少女遭七旬继父强奸怀孕 厕所生子被疑堕胎或判20年

网上图片(图文无关) 星岛日报 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一名20岁女子遭7旬继父强奸成孕,在厕所诞下婴儿,但因为疼痛及流血不止,被怀疑堕胎并被控“意图谋杀”。案件12日开审,她面临判刑20年。 20岁的科特斯生于圣米格尔一个贫困农村家庭,她自12岁起遭7旬继父强奸,她说不知道自己怀孕。 去年四月她在厕所诞婴,因疼痛及流血不止被送院,医护人员怀疑她堕胎,遂报警处理。 警察发现婴儿健康活着,但科特斯被控意图谋杀,不准保释,留院一周后被送进牢房。 科特斯其中一名辩护律师德莱昂说:“这是我所见过对女性最极端、最可耻的不公正对待。国家一再侵犯科特斯作为受害人的权利。”心理评估显示科特斯有与创伤相应的认知和情绪缺陷,但她自还柙至今,一直没有获得心理照顾,也从未被允许拥抱她诞下的孩子。 检察官起初还指控她为堕胎辩护而谎称遭强奸,但DNA测试还她清白。她留院期间,继父曾到医院要胁说杀死她和她的家人,另一名病人听到后向护士举报,护士报警,但最终科特斯的继父没有被起诉。

暴力袭击反堕胎人士 多伦多女大学生被控多项罪名

(GlobalNews 视频截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一女子本月初在一次反堕胎抗议活动中袭击抗议者,遭控多项罪名。 据Global News报道,袭击抗议人士的23岁女子斯卡科(Gabriela Skwarko),上周五晚上向警方自首,她被控袭击和以武器袭击的罪名。 斯卡科是堕胎权利倡导组织Ryerson Reproductive Justice Collective的成员。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发言人表示,该大学正协助警方调查,但不愿评论斯卡科是否仍受雇于怀雅逊,或她的学业是否受影响。 事件发生在10月1日在怀雅逊大学附近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显示,反堕胎抗议者和堕胎权利倡导者,正手持标语牌探讨有关堕胎的话题。画面中可见一女子接近反堕胎抗议者阿莱恩(Blaise Alleyne)和索莫斯(Katie Somers),踢翻了他们的一些标语牌,并拾起地上的金属棍扔向两人的方向。该女子还从索莫斯的背包中掏出一件物品,狠狠砸到地上,同时推索莫斯。索莫斯表示,很高兴看到警方严肃处理该案件,让大家看到任何侵犯民间话语权的暴力行为都不能容忍。 斯卡科已获有条件释放,将于12月13日出庭。目前她不得持有武器,也不可接触阿莱恩和索莫斯。

堕胎导致乳腺癌?校园反堕胎组织被批误导学生

■■加国各地经常有反堕胎游行活动。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大学校园成为加拿大反堕胎运动争夺的焦点,最近引发一场关于言论自由的新辩论。有批评人士认为,该项运动的组织向意外怀孕的学生提供误导性讯息。 据加通社消息,加拿大学生联合会代表Trina James反映,在全国各地的大学校园里,都看到反选择(反堕胎)组织的增多。危机怀孕中心经常设立在大学校园附近,通过广告、宣传和免费怀孕测试来瞄准学生。他们将自己视为非评判性诊所,为面临意外怀孕的人提供支援服务。 “堕胎或致乳腺癌”惹议 但学生认为,他们收到了误导性的反堕胎讯息,其中包括终止怀孕可能导致乳腺癌,以及所谓的堕胎后压力综合症的警告,这引起了学生组织的反对。 上周,新斯高沙省阿卡迪亚大学的一个反堕胎小组,被指违反条例,因而被逐出学生会大楼。在哈利法斯圣文森特山大学的学生,也投诉有危机怀孕中心在去年的新生接待会上摆摊位。学生会于是制订了一项新政策,阻止他们参加本月较后时间的活动。 部分大学学生会已经向学生发出对危机怀孕中心的警告,同时还取消了部分大学反堕胎校园团体的官方俱乐部地位。另外,包括多伦多的怀雅逊大学在内,多间大学都曾发生反堕胎组织与反支持者之间的冲突。 全国校园生活网络行政总监Ruth Shaw表示,加拿大每年有10万宗堕胎,约有一半涉及18至24岁女性,这就是他们重视大学校园的主要原因。她认为,禁止堕胎的争论相当于言论审查的争论。她反映,在过去10年,主要是在安省,许多反堕胎俱乐部失去了俱乐部地位,因为他们倡导将人权扩展到未出生的人。 有批评人士表示,危机怀孕中心使用操纵性咨询方法来欺骗作为弱者的女性,并推行污名化堕胎的宗教议程。 加拿大堕胎权利联盟行政总监Joyce Arthur说:“他们具有欺骗性,并且传播有关堕胎和生殖健康的错误信息。” 但代表加拿大各地怀孕护理中心的组织负责人Laura Lewis则表示,这些组织在大学附近存在,为女性提供更多选择,让她们有堕胎之外的替代方案。她称,有关怀孕服务的讨论过于“政治化和分裂”。 加拿大学联代表James说,重要的是,关于堕胎的对话不应包含策略,或者羞辱那些经历过堕胎的人,当女性意外怀孕时,所有选择都应该是无偏见地介绍给她们。

阿根廷堕胎合法化议案遭否决 大量妇女死于土法堕胎

■阿根廷参议院否决堕胎合法化议案后,妇权分子大感失望,互相拥抱安慰。 法新社 星岛日报讯 南美洲国家阿根廷参议院的议员经过挑灯夜战激辩,9日否决了堕胎合法化议案。反对堕胎的议员最后力抗堕胎权支持者的维权声浪,维护了天主教会在教宗方济各家乡反堕胎的立场。但堕胎合法化议案这次是历来最接近闯关成功,凸显社会对此议题的分化。 参议院进行15小时多冗长激辩,表决结果于当地时间9日凌晨出炉,38票反对,31票赞成,否决了堕胎合法议案。此议案提议怀孕14周内的女性得享有合法堕胎权。在妇女组织推动下,堕胎合法化议案6月已在下议院以些微差距闯关成功。这次在参议院闯关失败,议员须等待一年后才可重提此议案。阿根廷保守派总统马克里在参议院投票前表示,不论表决结果如何,这场辩论是“民主的胜利”,他说,他个人反对堕胎,但如果法案通过,他会签署。 在参议院辩论期间,数以千计来自全国各地的堕胎合法化反对者和支持者,冒着大雨和寒冷天气,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国会大楼外集会,观看大型屏幕播出的国会辩论。反堕胎者携家带眷和神职人员披着粉蓝色头巾、挥舞国旗,以示拥护天主教会在教宗方济各家乡的反堕胎立场。堕胎合法化支持者则披戴象征堕胎运动的绿色头巾,冒着刺骨风雨挤满街头巷尾,随着喧天的锣鼓声起舞。许多人在国会外扎营,警方将两派人士分隔。 ■一名支持堕胎合法化的男子在国会外向防暴警察投掷玻璃樽。 法新社   在表决结果出炉后,32岁反堕胎运动成员奥苏纳对记者说:“从表决可以看出,阿根廷仍是代表家庭价值的国家。”反堕胎者燃放烟火和欢呼庆祝。但支持堕胎合法化的人则感到失望,一些人焚烧杂物和木板,甚至向防暴警察掷石,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驱散他们。 阿根廷现行法律只允许在遭到强奸怀孕或母体健康有风险时堕胎。每年有数以千计妇女因为不安全堕胎引起的并发症入院,其中大部分是贫穷家庭的妇女。 政府数据显示,未经规范的堕胎是怀孕母亲死亡主因。卫生部估计,阿根廷每年有至少35万宗非法堕胎。但多个慈善团体估计,阿根廷每年约有五十万宗秘密进行的非法堕胎,每年导致约100人死亡。 许多阿根廷妇女在怀孕首三个月以服用米索前列醇堕胎,这种药物须医生处方才能购买,而且价钱较贵。贫穷家庭的妇女买不起这种药物,她们会以土法刺破子宫内的羊膜囊,也有些孕妇喝草药、塞一些药物或有毒物质入阴道堕胎,但会引起溃疡、出血、严重感染及甚至死亡。 阿根廷堕胎权运动团体主张,堕胎合法化法案可终结未经规范的堕胎行为。他们估计,由1983年以来,已有3000多名阿根廷妇女死于非法堕胎。内格罗河省女参议员奥达尔达说:“我们得承认,3030名妇女因此死亡,这是一项公共卫生悲剧。”她说:“我们不是要决定赞成或反对堕胎的问题,我们是要决定在医院堕胎或非法堕胎的问题,妇女以衣架或其他方式堕胎,令她们受到羞辱,是真正的酷刑。” 拉丁美洲国家中目前只有乌拉圭和古巴堕胎合法,巴西最高法院则准备审议现行法律是否合宪。巴西法律明定,只有在遭强奸怀孕、胎儿畸形、母亲生命有危险时才能终止妊娠。

女子去医院堕胎 宝宝没找到却取出1公斤大麻

孕妇。网上图片(图文无关) 墨西哥一名女子到医院求医,要进行堕胎手术,结果医生却没有找到宝宝,反而从女子阴道拉出重达1公斤的大麻,女子随后被捕。 网上图片 37岁“孕妇”格洛丽亚(Gloria C.)早前到墨西哥市一家公立医院求诊,向医生指感觉到肚中“胎儿”没有在动了,需要立刻进行堕胎手术。但医生在X光检查后,发现女子体内有颗无法辨识的“奇怪肿瘤”,于是将她转送至妇女医院动手术。 手术后,医生并没看到“胎儿”,反而在她阴道内找到1公斤采摘下来的大麻,有胶纸包着,但有些破裂,大麻还连着泥土。 设计图片 格洛丽亚随即被警察被捕,并被控“侵害人身罪”提堂,但法官认为没有法律理据拘留她,于是释放她。据了解,她在2010年、2015年就曾因为毒品相关罪被判刑,她拒绝说出毒品来源以及要送去的目的地。墨西哥警方表示会继续对此案进行调查。 巴士的报     设计图片

全民公投出结果 爱尔兰女性被允许堕胎了

爱尔兰支持废除堕胎禁令游行。网上图片 爱尔兰于本周五5月25日就是否废除堕胎禁令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显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投票者,也就是1429981人投票赞成废除堕胎法案,723622人投票反对。投票率64.13%。爱尔兰总理说,这是一次“静悄悄的革命”。 长期以来、爱尔兰这个以天主教为主体信仰的国家一直禁止堕胎,妇女堕胎可能被判14年徒刑。1983年,爱尔兰曾举行全民公投,同意保护“未出生者的生命权”。宪法第八条附加条款规定:胚胎享有和母亲同样的生命权。 这次公投后,爱尔兰将颁布新法律,孕期12周前,允许妇女堕胎,之后如果遇胎儿畸形,或者妇女有生命危险等特殊情况,也可允许妇女在胎儿22周前堕胎。 来源:央视新闻

争议数十年 爱尔兰有望废堕胎禁令 每年3000人只能赴英堕胎

■反对堕胎的支持者带同子女及海报,23日在都柏林参加宣传活动。路透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天主教国家爱尔兰就是否废除宪法规定的堕胎禁令于25日举行公投。堕胎问题过去数十年在该国引起激烈的争议,最近的民调结果显示,支持修宪废除堕胎禁令的阵营领先。社会学家克罗利估计,由于年轻选民较多,“赞成”阵营会胜出。但心意未决的选民人数众多,将影响这次公投结果。   街头上,处处可见赞成或反对堕胎公投的活动,社会气氛显得紧绷。甚至标榜自由表达意见的网络媒体龙头谷歌和Facebook,也决定限制或删除与公投有关的广告投放,避免被认为影响选举。这是爱尔兰35年来第一次针对宪法第八条提出修正案,让原本母亲只能在生命处于危险时才允许堕胎的限制,得以放宽。但反对者担忧,一但修正案通过,堕胎情况将失控。   历来第四次公投   此次公投是爱尔兰过去数十年来就堕胎问题举行的第4次公投。民调机构Ipsos poll及《爱尔兰时报》访问了1200名选民,44%表示“赞成”废除堕胎禁令,32%“反对”,24%未决定或无意投票。都柏林大学学院现代爱尔兰史讲师费里特对记者说:“两方都掩不住澎湃的情感。”   在投票进入倒数阶段期间,支持和反对修宪阵营的宣传活动愈见激烈,两派的宣传海报贴得到处都是。17岁少女卡顿表示,她的姑母怀孕时,医生告之其胎儿会死亡,但她的姑母仍被逼继续怀孕。卡顿指若她够年龄投票,她会投票“赞成”。   戴着“反对”标贴的78岁长者伯恩说:“我相信生命,我相信上帝是给予生命的主宰。”“赞成”阵营重提2012年因被拒堕胎而死亡的孕妇哈拉帕那瓦个案,以引起公众关注。   31岁印度裔牙医哈拉帕那瓦当年出现流产征兆,被送往爱尔兰一家医院,她提出堕胎要求时,因为当时医生检测到胎儿有心跳,尽管确定胎儿已经不可能存活,都拒绝让她堕胎。她最终导致败血症以及器官衰竭,不治而死。   社会学家克罗利估计,由于年轻选民较多,“赞成”阵营会胜出。若废除了宪法规定的堕胎禁令,政府计划草拟新法例,允许妇女可在怀孕头12个星期堕胎,超过12个星期则视乎情况,包括孕妇的生命非常危险,可能会胎死腹中或胎儿出生不久会死亡。   三年前通过同性婚姻   爱尔兰1983年的公投以大幅差距通过立法禁止堕胎,但当时的投票率仅略高于投票人口的半数。宪法定明不得堕胎,除非母体生命受到威胁,堕胎者最高可处14年监禁。不过,这个传统天主教国家的社会风气不断改变,三年前以压倒性票数通过同性婚姻合法。   每年近3000人赴英堕胎 爱尔兰堕胎问题引起社会大辩论。当卡拉汉看到街边贴著写有“杀人执照”的海报,她便决定分享自己去英国堕胎的亲身经历。35岁的卡拉汉怀胎12周时,医生告知她和丈夫厄普顿,胎儿先天无脑畸形,这是一种颅骨缺陷及脑部发育不全的罕见疾病。这意味他们的第二个宝宝可能胎死腹中,或只能存活几分钟。 在爱尔兰,只有当母亲生命危急才允许堕胎,这对夫妻只能等到宝宝心跳停止跳动,或去英国堕胎。卡拉汉在都柏林家中受访表示:“我了解宝宝出生并不容易,头部是这么重要的部位。我开始思考,我们能够做到最仁慈的事,就是我不要继续怀孕。”近一年前,她去了英国堕胎。爱尔兰女性每年有超过3000人去英国堕胎。以前这个数目更多,但现在孕妇可以在网上非法购买终止怀孕的药物。 ■都柏林市中心一幅支持堕胎的壁画。路透社   一些反对改变现有制度的女性表示,尽管宝宝生存机率极低或没有机会存活,但她们非常珍惜和宝宝短暂的相处时光。沃尔未出世的宝宝诊断出罹患爱德华氏症候群,这是一种基因失调疾病,医生建议她堕胎。41岁的沃尔说:“我怀胎32周就生下宝宝,然后她死了。我带她回家,花时间与她相处。”

申暑期工需认同堕胎?自由党议员反对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政府规定申请暑期工作需要签署一份认同堕胎条款,此举引起争议,自由党国会议员麦基(John McKay)批评联邦政府,将生育权利与申请联邦暑期工计划拨款挂勾,形容情况令人遗憾及可悲。 麦基指出,在他所属的选区士嘉堡-桂活特(Scarborough-Guildwood),已经有多个团体因此遭受负面影响。他表示为此感到可悲,并强调要在党内外,就此表达强烈不满态度。 一位不公开姓名的出版商,4次去信麦基表达不满。麦基于3月21日回应指,人权宪法有两个关键原则:保护国民及提供有效机制,保障公平竞争的权利,而不是要从国民身上取得保护,或为了推动个别权利,而凌驾另一方。麦基认为,现时联政府就是这样做。 有宗教团体因反对被拒申请 麦基表示,他在咨询党鞭罗德里格斯(Pablo Rodriguez)后,决定不出席周一的动议表决,以表达不满。相关动议也导致新民主党议员作出与党意见不同的投票。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克里斯托逊(David Christopherson)投赞成票,因为他认为需要有关团体签署声明支持堕胎权利。 联邦实行新例,团体申请联邦暑期工计划拨款时,必须表明会尊重各种生育权利,包括堕胎权。 部分宗教团体,因为持不同意见,而被拒诸门外。

反堕胎示威算义工吗? 汉密尔顿天主教局惹争议

■参加者默默地祈祷。campaignlifecoalition.com ■反堕胎示威者派发单张争取公众支持。 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汉密尔顿温特沃斯区(Hamilton-Wentworth)天主教教育局属下中学的学生,可以把参加反堕胎祈祷示威的时间计算入毕业规定的义工时数,但安省省长韦恩和教育厅长康德莹(Mitzie Hunter)表明省府从来没有意图把这类活动列为强制社区服务。 位于汉密尔顿的天主教中学学生参加反堕胎示威可以获取义工时数引起关注,韦恩周五出席活动时被追问,她对事件感到意外,并且强调省府不会把学生参加反堕胎示威计算入他们规定完成的40小时义工时数。 康德莹发表的声明指出参加反堕胎示威不适合列为社区服务,各个教育局应当在议定社区活动前洽商家长会和其他委员会,现在安省政府正就事件进行调查。 多伦多和德芙灵皮尔(Dufferin-Peel)的天主教教育局表示,参加反堕胎示威不会计入义工时数,不过汉密尔顿温特沃斯区天主教教育局主席戴利(Pat Daly)表示,中学生规定在毕业前完成的40小时社区服务义工时数,可以把参加关顾生命等多种社会公义项目活动计算入内。 他指出反堕胎祈祷活动通常在繁忙的接驳通道举行,参加者拿标语默默地祈祷,与其他示威完全不同。依照他的看法,学生独自或在弥撒祈祷不能计入义工时数,但他们在星期日抽出时间参加公众祈祷示威应当被视作义工时数。 资料来源:星报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