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16:25:2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处方药

Tag: 处方药

保密中草药还是止血处方西药?云南白药陷入成分风波

■云南白药牙膏的成分存疑引争议,图为云南白药产品展示柜中包括了牙膏、洗发水、保健品等。新华社资料图片/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近日,有血液科医生发帖称,在云南白药中草药牙膏成分中发现了氨甲环酸,并指出,这是血液科医生常用的止血药,并且还是处方药。此话题立即引发网友议论。云南白药集团工作人员则回应,“我们没有欺骗消费者,它里面主要是含有云南白药的药物活性成分,来帮助减轻牙龈问题。”据悉,目前云南白药是国家保密配方,其中成分表中简单写着“云南白药”。 一名血液科医生去超市买牙膏,偶然发现云南白药牙膏中含有止血西药成分——氨甲环酸,这令她不解:“这种牙膏的止血作用成分,到底是中草药还是止血处方药?” 对此,网友纷纷猜疑:“难道云南白药牙膏是中药负责宣传,西药负责效果?”“云南白药中草药牙膏的止血功能是因为加入了西药成分?” ■图为该牙膏成分上标着处方止血药氨甲环酸(红圈示)。新华社资料图片/网上图片   公开信息显示,氨甲环酸又被称作凝血酸,常在临床中使用,如出血过多、外科手术、美白以及血友病患者治疗。《北京青年报》报道,据介绍,这种主要作用是止血的处方药有明确的不良反应,包括有血栓形成和出血、腹泻、呕吐;注射后可有视力模糊、头痛、头晕、疲乏等中枢神经系统症状,虽然很少见但确实存在。而处方药的定义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 不过,云南白药牙膏止血问题原创作者后来发声明称:“是我这个临床医生孤陋寡闻了,特此向被吓到的朋友致歉。”关于牙膏添加处方药是否违禁,她透露,“后来有专业人士(化妆品配方师)告诉我,氨甲环酸是可以添加在化妆品里的,牙膏里也可加,但具体该加多少剂量不确定。” 云南白药集团工作人员则表示:“云南白药是属于国家保密配方,它是不对外的,普通人都是查不到的,包括医生。但市民在使用时绝对可以放心,它是安全的。”对于为什么还要添加氨甲环酸的问题,对方表示技术层面的工作人员才会知道。 据口腔专家介绍,牙龈出血多是由于口腔卫生问题,强行止血治标不治本,导致不及时就医,长期下来会导致牙周问题恶化。 半年花3亿打广告 研发投入差甚远 从A股医药上市公司历年年报来看,云南白药在广告行销推广方面的投入(体现在销售费用)多年来位居行业前列。2018上半年,云南白药销售费用18.91亿元(人民币,下同),排名医药上市公司第11位,其中广告宣传费用为3.59亿;2017年,销售费用36.84亿元,排名医药上市公司第九位,其中广告宣传费6.89亿元。2016年,云南白药7.07亿元广告费,是当年所有医药类上市公司中数额最大的。 与此相对的是,云南白药的研发投入与销售投入相比差距甚远。《新京报》报道,2017年,云南白药研发投入8403万元,占营收的比例为0.35%。今年上半年,云南白药研发投入为5252万,占营收的比例为0.4%。资料显示,云南白药2016年、2017年的健康产品事业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5亿元(人民币,下同)、4.36亿元。 此外,2014年,云南白药因为牙膏上的虚假宣传被相关部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在2010年,云南白药牙膏遇到了一次较大的宣传风波——“功效门”。根据《证券日报》2010年的报道,有消费者在云南白药牙膏“抑制牙龈出血、修复口腔溃疡”、“国家保密配方”等宣传广告后,便在当时至超市购买了该牙膏。认真使用一周后牙龈出血未减轻,反而不得不因为牙龈酸痛前往医院进行治疗。而后,其怀疑自己是使用云南白药牙膏后,使得口腔问题加重的,之后在索赔无果后,将云南白药集团、其代言人濮存昕以及零售该牙膏的超市告上法庭,要求被告赔偿并道歉。 功效牙膏占领市场 网民的大讨论中,有医生建议普通消费者日常使用含氟牙膏防蛀牙就可以了。但是现今在超市里,含氟牙膏难觅踪影,货架上最明显位置码放的都是各种功效牙膏,令人眼花缭乱。护龈的、护牙周的、美白的、抗敏感的、抗口气的……简直是护牙功效大比拼,琳琅满目,且价格不菲。 其中,舒适达抗敏牙膏120克的零售价格35元(人民币,下同)一支、云南白药留兰香牙膏120克的零售价格24.5元一支、还有一种西瓜霜精典牙膏200克的最贵,49元一支。最普通的含氟防蛀牙膏则被摆在货架最低层,每支10元左右。 “请问有含氟牙膏吗?”顾客何先生停留在货架前面左看右看,研究了半天之后向售货员发问,可是售货员却说:“我也不知道啊。”据何先生说,他们一家三口每人使用的牙膏品种都不一样,“我妻子牙齿敏感,她平时用抗敏牙膏,我闺女爱用美白牙膏,我就使用最普通的那种。”对于功效牙膏,何先生的评价是没明显效果。他说,闺女用美白牙膏也没见她牙齿变白,妻子用抗敏牙膏,“时间长了牙齿敏感似乎好一点,但是好像容易出牙结石,还得去洗牙,又是花钱。”

美华裔女医生开药致人死亡被判30年 疑点重重提出上诉

华裔医生曾秀颖被判30监禁后上诉。网上图片 南加州罗兰岗诊所曾秀颖医师因“滥开处方药导致病人用药过量致死”的案件,自2016年曾秀颖被法院判处30年牢刑后被告律师提出上诉,本月25日加州第2区上诉法庭就这一上诉进行了审理。 辩护律师沃娜(Verna Wefald)25日上午在法庭上向3女1男4位法官申诉道: 1、根据美国的案例法,在曾秀颖之前,美国还从未有过因处方药过量致死而导致医生被判处谋杀罪的先例,2011年摇滚歌星迈克·杰克逊的医生莫瑞给杰克逊手术用麻醉剂过量,导致一代巨星死亡,莫瑞充其量被判“过失杀人罪”;2015年佛罗里达州一位医生因病人服药过量致死被控一级谋杀罪,但最后还是“无罪释放”。 2、三名服药过量死亡的人经尸检证明,他们的体内不仅查出曾秀颖的处方药,还有其他药物和酒精成分,这说明导致死亡的真正原因未必是处方药,很可能是其他药物、毒品或混合服用导致的结果,所以把所有责任推到曾秀颖的身上,从证据上讲没有做到“无可置疑”,相反,究竟是哪一种药物或毒品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还缺乏进一步的检验和论证,在“疑点重重”的情况下陪审团就判定曾秀颖二级谋杀罪,这不符合美国刑案的量刑标准。 3、曾秀颖在为病人开处方药的时候知道有些人是瘾君子和酒鬼,因此她多次提醒病人不能服药过量,更不能与其它药物或毒品混合服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但尸检证明,这三名死者并没有听从医嘱,他们不仅服药过量,而且还从其他渠道弄到了别的毒品,把它们和处方药一起服用,有的还在吃药的同时酗酒,在酒精、毒品和处方药混合作用下才导致三人的先后死亡。因此,在没有尸检报告进一步化验分析的情况下,就把死亡的原因简单地归咎为曾秀颖的处方药,草率地把其他毒品和酒精的作用排除在外,这种定罪既不合理也不负责。酗酒就把人喝死的案例过去不是没有过,更不用说吸毒过量死亡的人。可以肯定的是,曾秀颖没有给病人毒品和烈酒这两种同样可以致命的东西。 4、曾秀颖是一名医师,从医学专业上讲,她比那些非专业的陪审员更有资格判定受害者死亡的原因,但可悲的是我们的法官只相信外行的陪审团,而这些陪审员只是听信了同样不是医学专业的检察官的一面之词,而这名检察官的起诉书并没有详细说明三名受害者到底是死于处方药、还是毒品、还是烈酒,或是三种东西的混合作用?只是想当然地认为是处方药,那他凭什么科学依据排除了另外两种同样致命物品的作用呢?结果检察官草草定论,陪审员偏听偏信,就这样把曾秀颖判了30年牢刑,客观上等于让45岁的曾秀颖被判了个终身监禁。 5、曾秀颖案件因媒体的曝光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不排除社会舆论的压力让检方在长达3年的庭审过程中产生一种尽快收场,给受害者家属一个宣泄的出口、给社会舆论一个交代的心理作用,于是曾秀颖这个华人医生就成了“宣泄”的出口,让社会舆论相信那三个人死于处方药,而忽略他们吸毒和酗酒的污点。曾秀颖的命运就在这种因为舆论压力而不再细究、草草了事的心态下被盖棺定论,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不排除外界质疑的“种族偏见”(Prejudice),一种认为华人只顾赚钱、不顾道德底线的偏见,就像起诉书所说的那样,曾秀颖在命案发生的几年里“狂赚了500多万元”。 检察官大卫(David Blassman)反驳道,尽管辩方提出了上述质疑,但不容否认的是,曾秀颖很多时候的确在没有对病人进行检查的情况下,甚至没有过问病人开药原因的情况下就给他们开了100、200片处方药,有时候还以病人妻子的名义另开一份处方药,目的就是让病人多拿到一些药品。她作为医生,明明知道这种处方药吃了会上瘾,吃多了会出人命,却还是违反操作规程滥开处方药,她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无法排除她和病人死亡的干系。 辩方回应道,就算曾秀颖在行医过程中不够严谨,但也罪不该30年牢刑,不该判二级谋杀罪,依据案例法,充其量参考杰克逊医生莫瑞的刑期,判她个“过失杀人罪”。 根据法庭文件,因处方药过量致死的三位受害人分别是29岁的林湖(Lake Forest)居民阮伍(Vu Nguyen)、25岁的棕漠(Palm Desert)居民斯蒂芬(Steven Ogle)和21岁的圣莱蒙(San Ramon)居民约瑟夫(Joseph Rovero)。 25日的庭审只有检辩双方到场,被告曾秀颖并没有出现,4名法官坐在堂上聆听双方的攻防大战,旁听席里坐着十多名法学院实习生。4位法官在听完检辩双方的辩论后没有当场给出结论,而是继续审理其他几个上诉案件。(记者 高睿) 来源;侨报

加国民众关注新NAFTA谈判 处方药是否买得起最重要

■■调查显示加人认为NAFTA谈判中,保持处方药可负担是最重要项目。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有调查显示,绝大部分加拿大人认为在新一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中,保持处方药可负担是最重要项目,敦请加拿大政府在这问题上绝对不能让步,因为会伤害所有加拿大人。 加拿大通用药物协会(Canadian Generic Pharmaceutical Association,CGPA)于本月14日至16日,在全国进行网上访问2,203名成人,就美加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2.0(NAFTA 2.0),是否在处方药物问题上可作出让步。所得结果明确显示,大部分加拿大人均认为,加国必须要保持可负担的处方普通药及仿制药物,绝对不能在新一轮NAFTA中作出让步。 促纳入加国配方药保险范围 报告指出,加拿大人认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2.0众多提案中的结果,保障加国可负担处方药物谈判比其他的提案更加重要,诸如农业产品的供应管理系统、汽车制造业等。 五分之四的加拿大人认为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订中,不应该推迟加拿大人获得更实惠的昂贵生物仿制药物。五分之四的加拿大人同时表示,在新的NAFTA 2.0中,更加不应在加拿大全国实施中的药物医疗增加新的障碍。 三分之二加拿大人表示,在NAFTA 2.0中,最重要是不应增加处方药物的成本,拖延可负担或受限制可负担药物的处方药物保险范畴。超过80%加拿大人认为,在NAFTA中,另一至关重要的是可将以美国为基地的品牌制药厂,纳入加国可负担处方药物保险范围。 CGPA主席基安(Jim Keon)表示,这份调查确认,加拿大人不会支持任由在新的NAFTA 2.0中,拖延可负担处方药物的提案,并且对该项目绝对不可让步。该协会敦请加拿大政府要坚定不移,捍卫加拿大人的意愿,不可牺牲加拿大人获得可负担处方药物的利益。 基安指出,任何让步都会伤害到加拿大人,伤害到加拿大的工业。这些品牌制药大厂已在全球享有最高价格的产品,以及享有最有利的产权,但在加拿大却几乎没有投资。

药房900万处方药失踪 这类药被盗窃最多!

■受管制药物失踪数字趋升 ■2012-17年向卫生部报告药物失踪原因 综合报道 数字显示,加拿大每年在药房内失踪的处方药物,接近900万剂,其中大部分是鸦片类药物。 据CBC报道,由加拿大卫生部所作的调查显示,2017年头9个月,已经有180万剂受管制药物被报称失踪,比2012年同期的110万剂,增加了64%。 由2012年1月至2017年9月的5年中,有900万剂失踪的受管制药物,大部分是高度上瘾的鸦片类药物(表一),包括羟考酮(oxycodone)、氢吗啡酮(hydromorphone)和可待因(codeine)。 其中三分之一的药物失踪原因不明。报告指,部分药物流入黑市市场,供癖瘾人士服用。当局指,每年约平均有50万粒受管制药物是被人故意偷去(表二)。 市中心药房成贼匪目标 警方指,羟考酮的黑市售价是40元至80元。城市以外地区的价格更高。芬太尼一小剂的售价在市中心是250元,在萨尼亚(Sarnia)则值400元。有时更成为街头货币,令其价值更高。多伦多市中心的药房成为贼匪的目标,每逢药物被偷,都必须在10日内向卫生部报告。而在调查的5年内,一共有14.2万宗药物据报失踪。而未向当局报告的案件,相信更多。另外以处方获取的药物,或以被盗的处方获取药物,再出售到黑市,均未有包括在此数字内。 业内人士指出,病人未用完的药物,亦有机会流入黑市。有药剂师亦以身试法,盗取药物出售图利。

买药贵!加国近100万人节衣缩食才能买处方药!

星岛资料图根据A1电台消息,本国最新一项研究发现, 加拿大有近一百万人要节衣缩食才能存够钱买处方药。由多间大学包括多伦多大学所做的研究指出,本国有超过九十六万人要降低基本生活开支, 才可以攒到钱买处方药物。其中七十三万人要减少食物开支,  二十三万人要不开暖气。 多数因财政压力而不能买的药物同情绪病有关, 包括舒缓抑郁或焦虑症药物等。 (Grace编辑)

青少年免费配药计划 1个月已近百万张药方

■OHIP+自今年1月1日展开后,已有52万名青少年受惠。资料图片 本报讯 安省政府特为青少年而推行的免费配药医疗保健计划(OHIP+),自从今年1月1日生效以来,已经纪录得95万张免费配药的药方。根据OHIP+这个保健计划,年龄由刚出世的婴儿以至24岁的青少年,看病后配药不用支付药费。 安省生及长期护理厅厅长贺施金(Dr. Eric Hoskins),周一早上联同代表渥太华地区的省议员John Fraser、 薛雅礼(Bob Chiarelli)、赖朗德(Marie-France Lalone)、纳启(Yasir Naqvi)、 德珞瑟(Nathalie Des Rosiers)等人,一起在渥太华的省东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Eastern Ontario)标志这个重要的里程碑,并提示住在渥太华的家庭留意这个计划的推行。 安省是全国第一个特为婴儿以至24岁青少年推行免费配药的省份。计划自今年1月1日展开后,已录得为数522,158名的青少年受惠。 根据OHIP+的安排,为数4,000多种的配药,都在受保免费配给之列,当中包括吸入式的哮喘药、治疗抑郁症、焦虑、癫痫、注意力不足、抗生素等配药,以及肾上腺素自动投影仪,比如EpiPens、胰岛素、糖尿病测试条以及口服避孕药等等。 患病的儿童及青少年,在看过医生后可到省内药房,出示他们的安省保健卡(OHIP卡)以及医生的处方药单后,便可取得免费的配药。 在面对当今经济紧急转型的时期,省府认识到必需采取措施,为安省的家庭创立公平、人人机会均等的社会,这包括提高最低的时薪工资及工作条件、给数以十万计的大学/院校学生免交学费、打工一族更易得到日托服务,以及扩大医疗护理的覆蓋面,予25岁以下的青少年在看病后免费配药。 贺施金厅长说:“OHIP+推行才一个月,已有50多万安省儿童和青少年受惠,不但使到个人健康与生活都得到改善,同时有助于减轻家庭的财政负担。我们希望每一位省民都享受到这种自由自在的良好感觉,从而得到更多的选择,为自家及家人提高生活的素质。这个计划是踏上全民免费药物护理的前瞻一步。” 省东儿童医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Alex Munter说:“在省东儿童医院里,我们一如安省的其他儿童及青少年保健中心,十分支持OHIP+的推行,以使每一个儿童都得到生命中所需的各种各样的保健药物。我们省内的每一个家庭,不应在为子女买药,抑或买食物与交租问题上挣扎作抉择。”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