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日 03:30:3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牛奶金

去年领过CERB 今年可能会损失约$3000牛奶金!

■■如曾领取加拿大紧急福利金的人士,可能今年会失去部分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图片:pixabay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社会政策专家所做的一项分析,收入中等并于去年领取大流行福利的家庭,今年可能会失去部分加拿大儿童福利(Canada Child Benefit,俗称牛奶金)。 由于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金(CERB)、加拿大复苏福利(CRB)和封锁福利等其他政府因应大流行而推出的复苏福利,都计算为应税收入,因此假如领取过这些福利,个人收入在计算上会增加,这会影响一个人可以获得多少税收抵免。 倡导者说,至关重要的是,许多通常领取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的父母,今年可能在这项福利上受到影响。 在周三发布的新闻稿里,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争取权益的倡导组织“运动2000”(Campaign 2000),连同社会政策专家斯台普顿(John Stapleton)估计,家庭较大且最需要儿童福利的父母,将最受到这些削减的打击,并表示家庭将由本周开始看到有关他们可以获得多少可退还税务优惠的通知。 或损失约3,000元福利金 运动2000的全国总监萨兰吉(Leila Sarangi)告诉星报,鉴于加拿大的生活成本不断增长,这些福利的丧失将更加强烈地感受到。这将对有资格领取该福利的母亲造成巨大的问题。她补充道,在大流行期间停止工作以照顾孩子并领取CERB的妇女,这笔钱会被计入今年的收入,这继而会决定一个人将获得多少税收抵免。  加拿大税务局一个代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虽然今年的福利可能会受到加拿大复苏福利或其他来源导致的收入增加所影响,但是应注意的是,这是双向的,就是如果收入下降,例如因为新冠大流行的影响,那么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可能会增加。 该代表续道,由于净收入或家庭状况的变化,家庭可领取的儿童福利金都会不同。 该代表又称,应注意的是,需要偿还CERB金额的个人,不会因为未偿债务而被扣押或减少其加拿大儿童福利款项。 斯台普顿曾与安省政府合作处理社会政策事务,他指出,收入中等的人士,以每年约4.5万元和育有几个孩子为例,如果领取过CERB或CRB,今年可能会损失约3,000元的福利。斯台普顿又称,那些领取福利的人士已经为他们的收入增加而纳税。对于正在偿还CERB的人士来说,失去加拿大儿童福利,对今年的收入损失无疑造成双重打击。 星岛综合报道  

快检查账户!杜鲁多宣布这项福利金上涨 一家三口每年最多能拿$7千

【加拿大都市网】快去检查一下你的银行账户吧!2022年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CB,俗称“牛奶金”)的金额提高了,支付的金额于周三(7月20日)已经增加。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今天在推特上证实,牛奶金的增加于今日起生效。 Good news for parents across the country: Today, your Canada Child Benefit is going up! That means you’ll have more money – every...

「牛奶金」发放有漏洞 联邦机构之间信息沟通不畅

(■■审计显示,加国牛奶金在发放上有缺陷。资料图片) 联邦审计总长霍根(Karen Hogan)的审计报告指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俗称牛奶金)运作顺利,但在发放方面有缺陷。此次的审计重点是,加拿大税务局(CRA)是否确保领取牛奶金者有资格获得该福利金,以及是否按时和准确地发放。 霍根在周四呈交国会的春季报告中称,CRA很大程度上符合发放牛奶金的主要目标。不过,有时该机构是根据过时的资料发放。例如,在审计分析的样本中,有资料改变但CRA没有收到通知,包括领取牛奶金者离开了本国,于是CRA就一直发放牛奶金,直至CRA接到通知,帐户资料有调整,又或孩子的父母没有申报本国入息税为止。 父亲为主要育儿者出现混乱 为了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霍根建议加强联邦机构之间的沟通和信息共享,以填补不必要的空白。她还建议在申请时要求提供有效的出生证明,以提高该计划的完整性,并加快审批程序。 霍根还留意到,与牛奶金发放有关的概念,就是推定女性是家中主要照料孩子者,因此当局会自然地把牛奶金发放给与孩子一起生活的女性。根据网上CRA申请程序,假如父亲是主要照料儿童者,他须要附上女方的签名信,以证明自己是照顾孩子者。 霍根认为,这未能承认本国不同类型的家庭。在一些家庭里,即使实际上并非女方是主要照料者,也是由女方获得该福利金。“在这些情况下,我们看到该机构发出混乱而令人困惑的信件。”对此,CRA应加强程序和沟通,以减轻这种观念所引起的混乱和敏感性。 CRA回应会进行检讨,以确保申请者明白所需的步骤。 对于照料18岁以下儿童的家庭,牛奶金是每月发放。申请人必须是本国居民,并且是儿童的主要照料者。 金额根据调整后的家庭净收入而有所不同。如果一个家庭的净收入少于31,711元,则他们有资格为每个6岁以下的孩子领取最高6,765元,而每个6至17岁的孩子最高可以得到5,708元。 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称,欢迎审计长的报告,并相信CRA将采取必要的步骤来改善服务,并会与其他政府部门合作,以改善数据共享。

华裔女子待批难民 被税务局追讨1.8万牛奶金

(■■张女士(Natalie Zhang)。视频截图) 一名华裔单身母亲携带两名幼儿栖身在庇护所3年,但因个人身份而被税局追讨1.8万元已经发放了的儿童福利金。华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周二在网上记者会上指出,联邦政府政策下父母以旅游及临时签证入境的外国人可以获得“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俗称牛奶金),但正等待核实身份的难民申请家庭却被拒诸门外,这违反《人权及自由宪章》。 张女士(Natalie Zhang)目前是法律系一年级学生,因为原居地的性别迫害获加拿大认可为公约难民。她原来是一名学者,携同子女冒生命危险逃离国家时失去全部积蓄,在外国生活并不容易,等待难民申请长达3年半的不确定移民身份更是百上加斤。她与子女在家暴庇护所居住了3年,从互联网上得知华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控告政府的个案后讲出自己的问题,并获中心总监吴瑶瑶免费打官司。她因此专注修读社会公义,希望日后可以帮助有需要的弱势社群。 父母以旅游及临时签证入境的外国人,可以获得牛奶金,但正等待核实身份的难民申请家庭却被拒诸门外。法律援助中心因此状告联邦政府违反《人权及自由宪章》的官司,将于今年4月在税务法庭开审。 中心总监吴瑶瑶指出,联邦政府标榜以牛奶金解决儿童贫穷问题,政府在2015至2017年提高福利金款额的措施,直接让大约13.4万名儿童脱离贫困。政府在疫情期间,也向领取该福利金的儿童,提供一次性的每人300元补助。 不过,吴瑶瑶认为,福利金的资格目前存有相当大的漏洞。她说,依据个人入息税法,符合资格的儿童,父母必须是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受保护的人,或居住在加拿大境内18个月以上的临时居民。现时的移民法对临时居民的界定,包括访客和旅客。不过却未惠及难民申请人以及“不确定移民身份”的人,即使他们可以合法在加拿大工作,很多人更是依法纳税。虽然这些人的子女在加拿大出生,但因为父母的身份而不能够领取牛奶金。 旅客也可领取 界定资格有漏洞 她说,即使是并没有在加拿大工作或报税的访客,只需要居住超过18个月,也可以获发加拿大牛奶金;但联邦政府纯粹以移民身份蔑视在本地生活和工作,并对加拿大经济作出贡献的家庭。照顾儿童的责任大多数落在女性身上,子女无法取得牛奶金,对妇女构成相当大的负担。她说,不确定移民身份的人以少数族裔占多数,政府的规例也打击少数族裔社区。 她说,单纯以移民身份拒绝发放该福利金并不公平,更是违反《人权及自由宪章》,也违反联合国的《儿童权益公约》。 法律援助中心为三名被拒绝申领牛奶金的少数族裔母亲,向税务法庭提出上诉的个案当中,有两名原诉人的子女在加拿大出生。有两人是在等候难民申请期间被拒绝申领牛奶金,但期后通过审查确定难民身份。 4月开审 料明年才有裁决 她说,三宗案件在几年前已经向法庭提出上诉,星期一(2月8日)再向法庭递交税务专家报告,指出设立儿童福利金的原由,以及现行法例对女性,尤其是少数族裔女性和儿童所造成的严重伤害。 中心行政总监科纳努尔(Shalini Konanur)说,妇女和少数族裔的薪酬偏低,也是失业率最高,但疫情期间有赖她们社会才能如常运作。不过,当她们遇到困难时又不能获得社会安全网的保障。2016年的人囗统计显示,有20.8%的少数族裔生活在贫困之中,高出全国平均12.2%近1倍。这宗官司将于今年4月12日开始进行预计3个星期的聆讯,与讼人向法庭提交文件的最后期限为今年9月,相信法庭要到明年才会有裁决。

联邦今夏再涨牛奶金

星岛日报讯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六在发表全国讲话时宣布,今年夏天,联邦政府将再次提高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即俗称的牛奶金。此外,在下周三,即本月20日,符合资格的每个儿童可一次性获得高达300元的额外补贴。至于提升后的牛奶金则从7月20日起派发。 此外,杜鲁多还宣布向加拿大红字会提供1亿元资金援助,以协助该协会继续在COVID-19疫情期间展开工作,同时为全国各地可能发生的洪水和山火做好准备。联邦政府还未原著民妇女和儿童庇护所提供额外1,000万元的资助。 V33

杜鲁多:5月起牛奶金多300元 2.4亿元投资网上医疗

新冠状病毒疫情冲击每个家庭,因此联邦政府提高全国儿童福利金(俗称牛奶金,Canadian Child Benifit) 。5月份,家庭中抚养每个孩子可以多领300元,也就是两个孩子的家庭可以多出600元。 总理杜鲁多表示,希望每个孩子都能获得最好的照护。他并感谢孩子们的支持配合,这段时间忍受着无法正常上课、无法与朋友相聚的乐趣,但好好待在家,保持健康,就能很快享受正常快乐的生活。 杜鲁多并 宣布拨款2.4亿元成立网上服务工具,以方便需要精神健康、特殊护理和居家照护等需求的族群。 “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应用程序订购晚餐和视频聊天,以此与家人保持联系,我们就可以使用新科技来保持彼此的健康。边缘人群、弱势族群特别需要特殊关心。” 随着各省将陆续重开经济,个人防护设备(PPE)资源充足特别重要,因此联邦政府成立新供应委员会,该委员会将着重于加拿大个人防护设备的稳定供应,以保证有足够资源来因应病毒疫情。杜鲁多说:“除非我们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或者要有更好的疫苗,否则我们仍然需要保证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资源供应无虞。” (加拿大积极自产个人防护设备。   图:Global News) 联邦公共服务和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表示,该委员会将由来自不同组织的领导人组成,包括加拿大商会和红十字会,他们会向联邦政府提供供应链方面的建议。她说:“供应委员会并不是要填补供应链中的特定缺口,建立供应委员会的目的是为我们从头到尾进行的点对点采购提供另一个视角。”她强调,加拿大需要针对因应大流行而拟定短中长期的采购供应计划。 她指出,联邦政府正面临医疗物资的“物流挑战”,但仍取得重大进展,很多产品都来自本土生产。迄今为止,加拿大已经收到了74万多个面罩,其中一半是由加拿大的Bauer和Toronto Stamp公司所生产。另外,联邦政府与Stirling Industries公司和魁北克的Medicom签署了长期协议,未来10年内,每年将有2,000万个N95口罩和1,800万医用口罩保证生产。魁省的Logistik Unicorp 已同意生产1,100万件医疗罩袍。纽宾士域省的LuminUltra生物科技公司,则即将每周可提供多达50万个测试剂。 此外,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到,有充足证据显示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流出来的,但总理杜鲁多不愿证实是否和美国分享过相关证据,他仅说:“五眼联盟定期持续地分享情报,目前不能做出任何结论。理解大家对病毒来源有很多质疑,但现在政府的重点是保护加拿大人,未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追究问题的答案和责任归属。” 图:加通社 V01

杜鲁多:5月起有孩子的家庭可多得牛奶金

杜鲁多周三记者会上强调对学生的支持,政府已经拨款90亿元“紧急学生福利金”来帮助最近要毕业的大专学生,也创造6.6万个夏季工作机会。这个新法案已经在国会和反对党讨论中,很快可以立法过关。 杜鲁多并提到,5月起,政府增加了加拿大儿童福利(牛奶金),每个有孩子的家庭可多领到一些资金。 周二下午联邦和省府公布了重启经济的一些指导原则,杜鲁多说,这些原则适用每个省份,但每个省情况不同,因此重启经济的脚步会不一样。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保证肉品工厂不能停工以保证肉品供应无虞,总理杜鲁多则表示,加拿大会在保证食品供应和工厂员工安全的双重原则下确保食品供需流畅。 v01

“牛奶金”今起调高 增幅被指“杯水车薪”

■■石俊(中)在托儿中心与孩子们一起手绘T恤。    星岛日报讯   从本周六起,俗称“牛奶金”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CB)将会被调高。根据不同家庭和收入情况,增加金额从140元至250元不等,平均每个儿童1年可多得143元。不过,有家长称牛奶金涨幅太少,只是“杯水车薪”。 联邦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周五在温哥华一间托儿中心代表联邦政府宣布增加牛奶金的消息。 本身是两个孩子父亲的石俊称,他深深体会养大一个孩子需要投入多少金钱,各种课外活动和辅导班的费用等,积少成多都会给父母带来一些经济压力。联邦自由党已将提高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作为主要政策之一,旨在帮助中产阶层和那些努力工作希望成为中产者的族群。他指出,今年联邦政府决定再次增加牛奶金,以配合生活费用和物价的上涨。9成家庭可以领到比原来更高的牛奶金。在2019至2020的福利年度,每年每个未满6岁儿童的最高津贴为6,639元,6至17岁儿童的最高津贴为5,602元。 冀对减少儿童贫困发挥作用 例如,一个年收入3万元以下、育有两个6岁以下幼儿的单亲家庭,在2019至2020的福利年度可多领286元,总额可达13,278元;一个年收入55,000元、育有一个4岁和一个9岁孩子的双亲家庭,则将增加354元,总额提高到9,017元;一个年收入9万元、育有两个6岁以下儿童的双亲家庭,CCB将增加263元,总额达到7,090元。 现行加拿大儿童福利金是联邦杜鲁多政府上台后开始实施的,它综合了前朝政府推出的几个儿童补助或免税方案,重新制定这个免税版本的儿童福利金。 在2017至2018福利年度,卑诗省有超过44万个家庭通过CCB得到的津贴约为27亿元。联邦政府称,CCB对这些家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减少儿童贫困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2017年贫困儿童比2015年减少了27.8万人。 有民众称不受政府“派糖”影响 育有一个13岁女儿和6岁儿子的卑诗省列治文市民胡太太表示,感恩联邦政府调高CCB额度,帮助工薪阶层缓解养育孩子的压力,不过这笔钱平均每月仅增长10多元钱,在各种开支、物价都飞涨的情况下,这点钱只是“杯水车薪”,甚至可能根本感觉不到变化。 胡太太说,她和丈夫都全职上班,两个孩子除生活开支外,还要报读一些课外课程,包括游泳、篮球、跳舞等,他们选择课程时已经尽量报读相对便宜的社区中心,也没有参加学费高昂的乐器课程,但每个月仍感觉开支压力很大。 联邦大选临近,但胡太太表示不会受政府“派糖”行为所影响。她告诉记者:“该选谁就选谁”。

牛奶金增加了 育两幼儿多领286元

正在抱怨万物齐涨、就是薪水不涨吗?还好,“牛奶金”也多了一些。联邦政府周一宣布调高俗称为“牛奶金”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就业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周一宣布,育有18岁以下子女的父母从7月20日起可多领一些牛奶金,每年每个未满6岁儿童的最高津贴为6,639元,6至17岁儿童的最高津贴为5,602元。年收入3万元以下的家庭可领到最高津贴。目前的标准是,每个未满6岁儿童最多可获得6,496元,6至17岁儿童最多可获得5,481元。如今的变化代表一个育有两个6岁以下孩子的家庭今年可多领286元。现在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是联邦杜鲁多政府上台后实施的,他综合了前政府推出的几个儿童补助或免税方案,重新塑造了这个免税版本的儿童福利金。本计划2020年之前的津贴多寡都会依通货膨胀率来增加,但自由党政府2018年起,连续两年的增加款都考量到生活成本,而不仅凭通货膨胀率来计算。杜洛斯说:“自由党已将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作为主要政策的一环,旨在“帮助中产者和那些努力工作希望成为中产者的族群”。”预计这将成为自由党在10月联邦大选前的宣传重点。政府称,已经给约370万加拿大人及其家庭带来了237亿元的利益。2017年时已有27.8万个孩子因此脱贫。v01

下月起,联邦牛奶金将会再次上涨!

星岛资料图根据联邦政府网站消息,加拿大政府此前推出了牛奶金计划(Canada Child Benefit),以帮助加拿大家庭减轻抚养孩子负担。近日,联邦家庭、儿童与社会发展部(Families, Children and Social Development)部长Jean-Yves Duclos宣布,从2018年7月20日起,牛奶金金额将会上涨。牛奶金金额提升后,2018-2019年度每名6岁以下儿童最高可获得6,496元,6岁至17岁儿童可获得5,481元。在本次金额提升之前,每名6岁以下儿童最高可获得6,400元,6岁至17岁儿童则可获得5,400元。牛奶金计划于2016年7月推出,加拿大政府每年向加拿大家庭支付超过230亿元,用于向儿童提供各种经济支持。更重要的是,牛奶金计划还帮助超过50万儿童脱离贫困。详细信息请按此查看(Grace编译)

重磅!加拿大儿童福利还要涨!但多伦多的华人爸妈却笑不出来…

在加拿大生小孩是有钱拿的 以家庭净收入低于3万的家庭来说 每年可以从政府那里 拿到最高限额$6400的牛奶金 而加拿大财长莫奈(Bill Morneau)在今日下午4点公布秋季财政报告时宣布,从2018年7月起,加拿大牛奶金将会上涨。 预料未来五年政府在这方面的增加支出达56亿加元。政策调整后,6岁以下,收入低于30,000加元的家庭,自明年7月起将会从每年6,400加元增加到6,496加元,2019年至2020年,会增加到6,626加元。同样收入家庭,6岁以上的孩子每年增加81加元。 其实,自由党政府在2016年七月就已经提高了牛奶金福利,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个六岁以下孩童,年收入在三万加元以下,每月则可以领到1067加元。一年下来相当于12800加元,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但是家庭收入越高,这笔牛奶金就会相应减少。年收入90,000加元的家庭,每个6岁以下儿童每月可获最多262加元,相当于每年3,150加元;而年收入150,000加元的家庭,每个6岁以下儿童每月可获最多102加元,相当于每年1,230加元。 多伦多华人为社会纳税多 领到的福利却超少 但是对于许多在多伦多居住的华人爸妈来说,听到牛奶金要涨这个消息,却笑不出来。当初保守党的牛奶金政策中,牛奶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正常的按照收入测试发放的牛奶金(CCTB),另外一部分则是无论家庭收入多高,只要家里有六岁以下孩童,就可以领到的(UCCB),每月160加币的牛奶金。 但自由党政府当选后,把CCTB与UCCB合并,其实就是把高收入家庭的普遍牛奶金取消,这样的结果使得低收入家庭可以领到更多牛奶金,但家庭年收入达到20万的高收入家庭则一分也拿不到! 此外据估计,新牛奶金政策令加拿大政府每年为此耗资230亿加元。目前,加拿大政府负债总额1.4万亿加元,债务占经济总量的比例为67.5%! 因此,许多经济分析师们对于如此慷慨的牛奶金政策都颇有意见,认为当加拿大两级政府都处于赤字经营债台高筑的情况下,应该把资金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加拿大男子一夫多妻养98子女 月领4.3万儿童福利 由于在加拿大政府并没有限制家长如何使用这些补助金,也没有限制补助金的上限。 因此2015年时,有媒体发现居住在卑诗省Bountiful市的一夫多妻主义者布莱克莫尔(Winston Blackmore),由于有24个妻子,并育有133个子女,年龄范围从婴儿到成人都有,所以每月可领43,160元的福利金!从而引起了媒体的广泛讨论。 总之,按照加拿大这个福利的逻辑 如果你穷的话, 就来加拿大生孩子吧... 真的超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