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19:19:0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真相与和解日

杜鲁多出席真相与和解日活动 承认重新建立互信道路漫长

(总理杜鲁多周五出席真相与和解日仪式。加通社图) 【加拿大都市网】周五(30日)是加拿大第二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总理杜鲁多今日前往安省尼亚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与原住民团体参加日出仪式,并重申真相与和解工作是每一个加拿大国民的责任,承认这项工作还未完成,加拿大将致力重建与原住民的关系。 总理杜鲁多周五上午身穿橙色衫加西装外套出席,前往安省尼亚加拉瀑布出席真相与和解日纪念活动。杜鲁多在听到一名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的故事后,他说:“我会将这个故事永远铭记在心中,这是非常恐怖的经历。” 杜鲁多表示:“9月30日是加拿大纪念第二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这是一个让我们相聚在一起并反思的机会,反思寄宿学校的历史以及对幸存者、他们的家庭和社区的持续影响,我们承诺继续推进艰难但必要的工作,为所有人营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杜鲁多发表的声明中提及道,在1831年至1998年期间,至少有15万名第一民族、因纽特人和梅蒂斯人的儿童被强行从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带走,送进寄宿学校,在那里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语言、文化、精神、传统和身份。许多人经历了身体、情感和性虐待,成千上万的人未能再回家。这些所谓的学校造成的经历和代际创伤,每天都存留在全国各地的原住民身上。  他又承认,现时真相与和解工作进程远远未够,原住民过去所承受的痛苦并非一朝一夕能痊愈,重新建立互信的道路仍漫长,他说:“只是记住是不够的,真相与和解需要所有加拿大人每天都采取行动。” V21

杜鲁多到访原住民社区 为缺席真相与和解日活动道歉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一到访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附近的Tk'emlúps te Secwe̓pemc原住民社区,并亲自为上月底没有应邀出席“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of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的活动而道歉。 周一与杜鲁多一起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原住民酋长卡西米尔(Rosanne Casimir)表示,曾两次信邀请总理到社区出席9月30日“真相与和解日”的活动。“当初我们想像欢迎杜鲁多总理来到我们的社区时,预期这是一次机会让他与不同背景、不同世代的幸存者和许多不同的原住民互动,作为9月30日本国首个真相与和解日的部分活动。” 杜鲁多当天与家人在卑诗省吐芬奴(Tofino)海边别墅度假,因而受到抨击。卡西米尔续道:“我们的社区,对此明显感到震惊、愤怒、悲伤和难以置信。今天是向前迈出积极的一步,以及纠正错误。” 卡西米尔说话的时候,坐于她身旁的杜鲁多在手指间玩“转笔”,之后对自己未能出席9月30日的原住民活动致歉。“我今天来到这里说,我希望自己在数星期前曾经来到,我对此深感后悔。” 杜鲁多表示,周一在出席发布会前,于早上曾与原住民领䄂会面。“今早我们有过一番重要和必要的会谈,讨论我们不仅作为加拿大人,而是作为整个国家,如何面对寄宿学校的事实并向前迈进。” Tk'emlúps te Secwe̓pemc社区在今年春季公布,在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发现约200个没有标示的冢墓。 卡西米尔在会面中向杜鲁多提出了3项要求,包括全面和不受限制地取得寄宿学校的学生就读纪录;为寄宿学校幸存者设立全新的康复中心提供资金;以及进一步调查和搜索其他没有标示的墓地。 杜鲁多未有公布任何有关新增资助的承诺或计划,他其后说,联邦政府正在处理许多原住民的诉求,以助搜索墓地。   V20

真相与和解日出去度假 杜鲁多向原住民道歉

(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前夕,总理杜鲁多参加了在国会山举行的相关纪念活动。加通社) 【星岛综合报道】总理办公室证实,总理杜鲁多周六与卑诗省的Tk'emlups te Secwepemc原住民部族领袖卡西米尔(Rosanne Casimir)交谈,并就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到吐芬奴(Tofino)与家人度假,而未应邀到访该个部族社区道歉。杜鲁多与卡西米尔还讨论了未来的方向,并表示希望尽快到当地访问。 卡西米尔表示,她早前已两次邀请杜鲁多,希望他于周四的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到访该社区,纪念在原住民寄宿学校中丧生的受害者及幸存者。但有本地传媒在当日拍摄到杜鲁多在吐芬奴海滩与家人散步,被多名原住民领袖批评他不关心和不尊重原住民权利。总理办公室在周四亦确认,杜鲁多的确在吐芬奴度假。但他于周三晚上,有出席渥太华一个原住民纪念活动;而周四当日,亦有与8名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幸存者进行交谈。 原住民大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全国主席阿奇博尔德(RoseAnne Archibald)表示,政府的言行必须一致。他说:“政府一边谈论致力改善原住民孩子的前路。然而,他们在法庭上与我们对抗多年,这就是不一致。另外,当总理谈到和解时,就不应第一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去度假。他应该在当天参加相关活动,而不是前一天,这才更符合他对和解的真正承诺。” 今年较早时,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一间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超过200具儿童骸骨,经专家鉴定后,相信属于19世纪时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学生。 V 10

首个真相与和解日适逢“橙衫日” 寄宿学校创伤影响深远

(■■民众在首都渥太华参与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纪念活动。加通社) 周四是是加拿大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各地社区都在纪念从原住民寄宿学校系统中失踪的儿童以及幸存者。这一天也恰逢是“橙衫日”(Orange Shirt Day),纪念原住民儿童,并教育国民了解寄宿学校系统对原住民社区造成的影响。 联邦政府于今年6月宣布的这一新法定假日,目的是反思加拿大虐待原住民的历史,以及儿童被从家庭中带走、送到教会机构负责运作的寄宿学校的悲惨历史。 2015年全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发出了94项行动呼吁,其中之一就是设立全国真相与和解日。据委员会的资料,国内最后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于1996年关闭。在1870年代至1996年期间,超过15万名原住民,包括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因纽特族(Inuit)和梅蒂斯族(Metis)儿童被强制送进寄宿学校上学。 这些寄宿学校的目的是剥夺原住民的文化和语言,并以基督教信仰和英语取而代之。联邦政府共资助139所寄宿学校,其中许多是由天主教会负责运作。 委员会的最终报告估计,有6,000名儿童在寄宿学校上学期间死亡,不过许多人认为,数字可能高达15,000人。 5省未承认和解日 尽管联邦政府将9月30日定为法定假期,但并非全国所有省份都作出同样的举动,包括亚省、沙省、纽奔驰域省、魁省和安省在内的多个省份选择不作出承认,这些省的学校和省级办事机构当天继续开放。 今年5月,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了215个儿童遗骸,周四下午当地原住民以歌声和击鼓,纪念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 到6月,沙省玛丽瓦尔原住民寄宿学校(The Marieval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遗址,发现751个无标记坟墓,事件再次震惊全国。当地Cowessess原住民部落周四在现场举行纪念活动。 Cowessess部落酋长德洛姆 (Cadmus Delorme)在纪念活动上表示,真相与和解日是加拿大人更好地了解,许多原住民在这些设施中所经历的痛苦和创伤的重要一步。他承认,民众希望与原住民站在一起,认识到寄宿学校所造成的伤害。 今年的真相与和解日恰逢“橙衫日”。“橙衫日”活动始于2013年,为的是纪念原住民儿童并教育民众了解寄宿学校系统对原住民社区的影响,灵感来自Stswecem'c Xgat'tem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韦伯斯塔德(Phyllis Webstad),她的橙色衬衫在上学首天被寄宿学校人员拿走。 星岛综合报道

首个真相与和解日假期 杜鲁多带家人去BC省度假了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周四与他的家人飞往BC省托菲诺市(Tofino)度过加拿大第一个“真相与和解日”。他的办公室已经证实。 尽管杜魯多的日常行程最初表示他在渥太华参加 "私人会议",但后来被更新为他在托菲诺。 总理的发言人Alex Wellstead在一份声明中说:"是的,总理正在托菲诺与家人一起共度几天,"。 "而且,他在昨晚参加了第一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的纪念仪式,今天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寄宿学校幸存者交谈。" 总理办公室表示,杜魯多与幸存者通过电话交谈了几个小时。 “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在今年被定为联邦法定假日,并将在每年的9月30日纪念。这是为了纪念那些在被迫参加教会学校和政府资助的寄宿学校时死去的儿童,以及受该系统遗留问题影响的幸存者和土著社区。 在19世纪70年代至1997年期间,有超过15万名第一民族、梅蒂斯人和因纽特人的儿童被迫上学。 2015年,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其94项行动呼吁中建议联邦政府设立这个节日,"以纪念幸存者、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并确保公众对寄宿学校历史和遗产的纪念仍然是和解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周四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杜鲁多说,这一天是 "反思加拿大寄宿学校的痛苦和持久影响 "和纪念幸存者的时候。 他说:"这也是一个纪念许多从未回家的孩子的日子,也是一个让我们大家了解更多的机会,并确认和解的必要性和致力于未来的工作。” 杜鲁多指出,今年在以前的寄宿学校附近发现了一些没有标记的坟墓,他说,这些坟墓“不仅让我们想起了殖民主义的影响和我们共同的过去的残酷现实,也让我们想起了推动加拿大和解的至关重要的工作。”。 Tk'emlúps te Secwépemc民族的酋长告诉记者,她们向总理发出了两份书面邀请,请他周四访问该社区,以纪念首届全国真相与和解日。 Kukpi7(酋长)Rosanne Casimir说:"我对他今天能来这里确实抱有希望。” 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协会(Native Women’s Association of Canada)首席执行官琳恩·格鲁克斯(Lynne Groulx)告诉《权力与政治》杂志(Power & Politics),总理在这一天出行“非常令人不适”。 她说:“这是一个曾说过原住民是政府最重要的优先事项的政府,而他的行动……与他的话不相符。”“因此,在我看来,总理这样做是非常不合适。” 她说,杜鲁多应该是“领导和解进程的人”。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参考链接: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trudeau-tofino-national-day-truth-reconciliation-1.6195591

为订立真相与和解日 原住民经历了漫长的争取

(查理表示,民众要看见惨剧曝光才意识到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的重要性,令人不安。CBC)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今年6月遵从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建议,将9月30日定为“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这个结果得来不易,原住民经过了漫长时间多番争取,依然不得要领,直至今年各地陆续发现原住民寄宿学校无名冢墓事件,才绽现转机。 “真相与和解日”其中一名倡议者查理(Eddy Charlie)是Cowichan原住民的成员,也是温哥华岛东岸对开库珀岛(Kuper Island)寄宿学校的幸存者。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他当初决定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是因为在一家研究图书馆内,无意中听到几名学生的对话。查理指,他们当中有人说,“我受不了这些原住民,他们为甚么总是在谈论寄宿学校,这没有任何意义,事情已经过了很久。” 他们认为,应该忘记和停止谈论这些事。 查理表示,“我感到很难过,也很愤怒。有15万儿童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逼离开自己的家园,被迁徒至远离家人的寄宿学校。” 原住民寄宿学校是一个由政府资助及主要由教会管理的制度,由1870年代运作至1997年。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确认,曾有超过15万名原住民儿童被逼住进这些学校,当中4,100多人丧生。尽管如此,委员会的发现和建议,并未引起主流社会很大的关注。 另一名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韦伯斯塔德(Phyllis Webstad)决定作出促使改变的行动,她发起把9月30日定为“橙衣日”(Orange Shirt Day),现在成为了联邦政府择取“真相与和解日”的日子。 “橙衣”也成为了全国争取原住民权益的标志,也象征著寄宿学校夺去了原住民语文及文化的承传、他们与家庭的联系,以及其后代与族土的连结。 “橙衣”故事来自韦伯斯塔德孩提时代的亲身经历。她是Stswecem'c Xgat'tem原住民成员,在1973年被强逼送进卑诗省威廉士湖(Williams Lake)附近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祖母带她到镇里购买新衣,准备开学。 韦伯斯塔德回忆说,“我挑了一件鲜艳的橙色衬衣,我刚过了6岁生日,在那个嬉皮士年代,很流行鲜艳颜色,所以我选上了这个颜色。” 她可没想到,这个衣色无论如何也不为校方所容。“当我去到学校时,我的新衣就被取走了,无论我哭上多少遍,或者多么想取回这件祖母买给我的衣服,都没有人理会,我始终都没有机会再穿上它。” 为表扬幸存者和原住民社区及确保公众铭记寄宿学校的历史而订立一个法定假日,成为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94项建议之一,但迟迟未见落实。韦伯斯塔德和查理曾经努力推动相关立法程序,但一项私人法案在2019年遭否决,倡议者受到挫折。直至今年夏季,在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发现了约200具儿童遗骸,此后再在卑诗省、缅省和沙省的寄校遗址,陆续发现了数百个无标记的坟墓,原住民学校的伤痛事迹才获得社会真正重视,订立法定假期的法案随即获得了联邦政府快速通过。 查理表示,民众要看见惨剧曝光才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实在使人不安;韦伯斯塔德则认为,原住民的祖先和当年的儿童,推动了事情的进展,她说:“真相是首要的,而真相却尚未完全被揭露出来,这是首先需要做的事。”   V20

首个“真相与和解日” 温哥华居民捐出一日薪水筹得4.5万元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位居民决定在第一个“真相与和解纪念日”捐出一天的薪水,而这一举动也引发了一场筹款运动,为原住民组织筹集了超过4.5万元。 市府工作人员亨斯曼(Joshua Hensman)说,他决定捐出一天的收入,因为他对在9月30日的“真相与和解纪念日”获得工资感到矛盾。 亨斯曼说:“我是一个相对享有特权的白人,在理应承认和尊重原住民的日子,我获得带薪休假,这对我而言不太合适。” 亨斯曼打电话把自己的工资捐给原住民组织后,他决定鼓励其他人也这样做。 他发起了“一日工资”运动,根据其网站说法,这是邀请所有加拿大人认真地承认这一联邦法定节日,而不仅仅是反思。 亨斯曼估计,在接受公众捐款的一周内,该活动已筹集了5万元。他解释说:“一个人捐出一天的工资显然不算过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思考和倾听原住民问题,可能感到有些沮丧或无力采取行动。” 通过“一日工资”筹集的所有资金将捐给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协会、橙色衣衫日/每个孩子都重要协会,以及全国友谊中心协会。 他说:“重要的是,虽然我们经常不知道该做甚么,但把现金捐给能够真正发挥重要作用的组织是一件伟大的事情。这不是解决方案,只是朝正确方向迈出一步。”亨斯曼说,他希望明年也能继续“一日工资”活动。  V33

原住民领袖专访 真相与和解日心情复杂

【加拿大都市网】2021年9月30日是加拿大的第一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这一天是为了悼念那些在寄宿学校丧生的儿童、幸存者、其家人和社区,透过这个纪念日加强国民认识寄宿学校的悲惨历史和持续影响。对原住民社区来说,这个日子夹杂着悲伤和希望。 《星报》采访了几位原住民领袖,分享对这个日子和历史的观感。 Anishinabek议会大酋长尼格诺比(Reg Niganobe)说:“我们要尊重这个日子,人们可以在此聆听幸存者的故事并了解历史。”他计划带年幼的儿子和​​女儿到安大略省北部萨德伯里以西的西班牙原住民寄宿学校(Spanish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s),当年他的父亲、阿姨和叔叔都被送到了那里。 他说,许多人只是把一个假期当成普通的日子,但其实每个假期都有重要意义,“希望加拿大人可以花时间看看教育材料,无论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还是原住民的出版物或幸存者的个人故事。”对于有些省和地区选择不将9月30日定为省级法定假日,尼格诺比感到失望。“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这件事情的严肃性。” 原住民大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全国主席罗斯安妮阿奇博尔德(RoseAnne Archibald) 表示,这一天是非原住民反思加拿大有种族灭绝历史以及原住民儿童受迫害的机会。“我们需要找到一条治愈之路。我们的孩子在那里死去,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直到最近,非原住民加拿大人才真正在内心感受到这段悲惨历史。我很感激很多人与我们站在一起。” 她说,这个节日与国殇日类似,我们会纪念失去生命的士兵,如今我们也悼念那些曾经不幸死亡的孩子。 格兰德河六族(Six Nations of the Grand River)酋长希尔(Mark Hill)说:“这是关于教育、关于意识、关于寄宿学校幸存者的荣誉、关于尊重我们的孩子及其家人和社区。”在他领导的社区,有向居民免费发放草坪立牌和旗帜以纪念这一天,橙色标志上写着:“尊重每个孩子”和“因为每个孩子都很重要”。该地区于周四晚间在Ohsweken的Chiefswood公园举行烛光纪念会,该活动将通过Facebook进行直播。 希尔希望非原住民加拿大人保持开放的心态,从原住民的角度阅读历史,并抽空亲访原住民社区,或者接触一位寄宿学校的幸存者,这将对彼此的和解有很大帮助。 Sipekne'katik第一民族酋长赛克(Mike Sack)以复杂的心情看待真相与和解日。“一方面,我非常感谢每一个花时间反思和承认历史的加拿大人;但另一方面,我一直认为政府只是空谈所谓的真相与和解,没有实际足够的行动来推进这个目标。多年来,人们一直说著真相与和解,但仍有原住民没有干净的饮水,还有原住民不被允许行使其固有权利。” 他说,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的设立虽然是一小步,但可以为子孙后代的反思提供了基础。“人们以为寄宿学校事件发生在1800年代,但最后一所学校在1996年才关闭。我希望人们意识到一点:我的社区中,仍有很多人、很多事情因为那段历史而受到深深的影响。” 图:星报 v01  

加拿大首个和解日假期 安省哪里开门哪里关门?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已经正式通过立法,将每年的9月30日列为新的法定假日,即 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ation)。 联邦政府雇员有一天带薪假,以反思和了解寄宿学校的悲惨历史和遗留问题。 然而,安省政府并没有将这一天定为法定假日,所以学校将照常上课,尽管大多数学校正在计划一门关于土著文化和历史的特殊课程。 虽然这一天在安省不是法定假日,但仍需要注意有一些企业会关闭。 9月30日哪些地方开? 大多伦多地区的商场将在星期四开放,尽管有些商场的营业时间会缩短。约克戴尔购物中心、伊顿中心、士嘉堡市中心、沃恩米尔斯和费尔维尤购物中心将从上午10点到晚上8点开放。 TTC和GO Transit将按正常时间表运营。周四所有员工将被提供橙色臂章,以示支持。 LCBO将在9月30日开放,但时间会有所调整。所有LCBO零售商将在星期四中午12点开放,并在正常时间关闭。 图书馆将开放。 大多数旅游景点,如CN塔和瑞普雷水族馆,将在星期四开放。 安省的学校,以及大学和学院,将在星期四开放。 大多数杂货店也将开放。 9月30日哪些地方关? 所有银行都将在星期四关闭,因为它们是受联邦监管的公司。 加拿大邮政将关闭。 不受联邦监管的私营公司和组织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给员工放假,这意味着有一些企业可能在周四关闭。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参考链接:https://www.cp24.com/news/what-s-open-and-closed-on-sept-30-in-ontario-for-the-national-day-for-truth-and-reconciliation-1.5602841

加拿大又多一个法定假日 真相与和解日纪念原住民受害者

由于快速通过的C-5法案在周四得到了王室的批准,9月30日正式成为加拿大官方的真相与和解日。 杜鲁多为此专门发了推特。 根据遗产部长Steven Guilbeault的说法,法定假日的目的是让公民暂停片刻,了解并反思政府承认的加拿大历史上极其黑暗的一幕。 选定的日期与“橙衫日”为同一天,“橙衫日”同样是为了纪念原住民儿童如何被从他们的社区带走并被迫进入寄宿学校系统,在那里他们被剥夺了自己的文化并被迫采用以欧洲为中心的基督教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这些学校不仅洗去了儿童的语言、传统和历史,而且还因各种可以想象的虐待形式而臭名昭著。 有关此法案的详情,可点击查看本站之前的报导。 (都市网Rick报道,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纪念加拿大寄宿学校系统黑暗历史 加国要设“真相与和解”新假日

■■贝尔加德支持联邦“真相与和解”新假日。星报 综合报道 联邦政府正计划设定一个新的法定假日,以纪念加拿大“悲惨和痛苦”的寄宿学校系统的黑暗历史。 目前考虑的日期,包括6月21日及9月30日。加拿大政府遵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建议,正在与本国原住民团体进行磋商,准备宣布这个每年一天的“真相与和解”新假日。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经过6年的调查后,发现当年在加拿大的原住民寄宿学校许多学生遭受精神以及肉体折磨,甚至性侵。大约6,000名学生在校期间因营养不良或疾病死亡。 表达对原住民儿童尊重和同情 原住民议会全国酋长贝尔加德(Perry Bellegarde)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支持设立这新假日,以纪念寄宿学校这段悲惨和痛苦历史,表达对那些从家中被带走的原住民儿童的尊重和同情,并向幸存者及其家人表达敬意。 尔加德说,设立该假日有助提高公众对加拿大历史这部分的了解,并表示原住民团体参与选择该假日的日子是十分重要。 目前,联邦政府正考虑的两个可能日期,包括6月21日的全国原住民日(National Indigenous Peoples Day),以及9月30日橙色衬衫日(Orange Shirt Day)。 加拿大的联邦假日仅适用于在联邦司法管辖区工作的人士,例如联邦机构以及银行,各省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实行。正如每年11月11日的国殇纪念日(Remembrance Day),安省和魁省都没有把这天设为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