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23:50:1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租客

Tag: 租客

城会玩 硅谷猫咪租房 月租1500美元

■两只猫Louise(上)Tina(下)住1500元月租公寓。网络图片   本报记者王庆伟硅谷报道   硅谷房价高还能创什么纪录?在有“硅谷首都”之称的圣荷西,一名房东卡里斯其(David Callisch)为自住宅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独立单位找到了完美的租户——一对猫,每月租金是1500元。卡里斯其表示,基本上他有一对不会找麻烦的“租客”,而且这两只猫很安静,唯一问题是它们会把房间弄得一团糟。   《圣荷西信使报》13日报道,支付租金的是43岁的古德(Troy Good)。她表示为女儿的两只猫租房,是因为要搬去的新公寓没法养,只有为这个紧迫的问题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为它们租房,因为不能放弃这两只猫。   这个情况可能只会发生在硅谷。这里的租金是天文数字,而居民像对待孩子一样的对待他们的宠物,这在硅谷产生了许多宠物友好相关产业,如宠物托管所、宠物按摩诊所、宠物清洁剪毛照顾服务等等。致力于结束圣他克拉县无家可归非营利组织“硅谷最高峰”(Peak Silicon Valley)执行长洛茵(Jennifer Loving)表示,虽然这件事很有趣,但确实突显硅谷巨大不公平的地方,在街上有数千位无家可住街民,但有人付钱确保猫有一个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则表示,和一位人类租户相比,房东和一对猫的租户相处要容易的多。他对湾区房价上涨,迫使许多人要住在车子或帐篷里,而把宝贵的居住空间给了猫,确实感觉不好,但情况出现,为了帮助他的朋友,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就发生这样奇怪的事”。   根据租房网站RENTCafe的数据,古德和她的猫得到很不错的交易,因为圣荷西单间公寓的租金平均每个月是1951元,如果没有厨房价格会便宜一些,古德只需付1500元。古德多年前为她女儿收养的两只猫 Tina和Louise,现在都大约有 20 磅重,两只猫喜欢挤在一张床一起睡觉。   因为女儿今上大学,没法带两只猫去同住,古德带着两只猫和她的未婚夫,以及他的小猎犬狗一起住进新公寓,却发现两猫一狗没法相处,“为了不让女儿伤心,只有想办法为这两只猫找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现在每天打开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住屋,喂猫并和猫玩耍。古德也会固定来探访两只猫。古德女儿在学校休假、放假期间回来和猫相处。

老鼠从屋外墙缝隙钻入 修补墙面该是谁的责任?

问:我居住的镇屋单位出现老鼠,而单位外墙有空隙,相信老鼠从外墙的裂缝进入,现在连床头柜的抽屉里也发现有老鼠,请问可以做些什么? 答:作为业主,有责任保养和维修自己居住的单位。一个镇屋单位的范围可能包括外墙,因此业主可能有责任要填补老鼠可进出的外墙缝隙。 然而,假如外墙属公共区域,那么外墙的保养和维修属于法团的责任,你应通知业主委员会。 假如法团拒绝采取行动,可能就需要展开法律程序,申请法庭颁令,要法团遵守其保养和维修的责任。 问:《共管物业法》(Condominium Act)能否阻止业主将自己的停车位,出售给该住宅大厦业主以外的人士? 答:《共管物业法》不存在禁止停车位出售的条文。 不过,法团合法的大厦章程书(declaration)可以规定,停车位只能出售或转让给大厦住宅单位的业主。当然,章程书也可以允许出售给住宅单位的租客。 问:承包商损坏了我单位内的空调,造成楼下单位的墙壁和天花板水浸受损。法团支付了更换墙壁和天花板的费用。但是过后法团指,该业主要负责重新粉刷的费用,因为这属于改善单位。请问,弄坏空调的承包商是否应该承担这笔费用,业主是否有权向该承包商追讨? 答:如果是由于水浸损坏而必须重新粉刷墙壁,看来疏忽的承包商应该承担所需费用。重新粉刷以前刷过的墙壁,不属于改善单位。 然而,不明白为什么法团会支付修复墙壁和天花板的费用。如果墙壁是单位的一部分而不属于公共区域,那么维修费用本来就是单位业主承担,而业主则有权向疏忽的承包商索取费用。 作者Gerry Hyman是星报共管物业法专栏作

大麻合法化之后 房东到底有没有权利禁止租户吸食大麻?

▲一名年轻女子在多伦多举行的大麻游行中吞云吐雾 (星报资料图片) 随着休闲大麻10月17日在加拿大合法化,房东、租客与Condo业主到现在可能仍然不确定,他们是否有权在出租屋及Condo内吸食大麻,或有权在这些场所内禁止吸食大麻。 有关吸食者和非吸食者权利的讨论,其出发点始于一个原则,就是加拿大法律包括《人权与自由宪章》,没有载入在出租物业内吸烟或吸食大麻的权利。在1991年联邦法院一项裁决中,法官写道:吸烟习惯远非国家必须迎合的法律或宪法权利。 根据2006年安省无烟法案(Smoke-Free Ontario Act),柏文或者公寓大楼的室内公共区域不准许吸烟,包括电梯、走廊、停车场、派对室、大堂和健身室。 Condo租户还受法团禁烟规定约束 此外,房东有权规定,禁止其租户吸食大麻或烟草,而安省新的标准格式租约中有一个单独的章节允许实施禁烟令。而且,Condo的租户还受到Condo法团执行的禁烟规定约束,无论其个人租约中是否有禁烟令。 然而,房东不能中途改变规则,以及迫使现有租户在出租屋内停止吸食。 但即使租户在租约中未被禁止吸烟或吸食大麻,他们也无权打扰邻近单位租户享受法律所称的“合理快乐”(reasonable enjoyment)。 ▲大麻合法化即将到来几天之前,温哥华一份报纸上刊登的劝诫人们不要“麻驾”的广告(加通社图片) 房东有责任保障非吸烟者权利 同样,若租客对香烟或大麻敏感,房东必须尽最大努力减低吸烟相关因素对租客造成的困扰。 在2013年一宗交给房东及租客仲裁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审理的个案中,租客指控房东骚扰、强迫和威胁。他们投诉房东错误地指责他们在单位内吸食大麻。仲裁员发现,租客确实在单位内吸食了大麻,该单位传来浓烈的大麻气味,而且房东并没有实质上干扰他们。 在另外几宗个案里,房东未能或不愿意阻止烟雾渗透到邻近的单位,房东及租客仲裁委员会下令减少租金。 最重要的是,当房东和租客把有关吸烟个案带到房东及租客仲裁委员会审理时,没有一成不变的结论。 若涉及残障租客,《安省人权法》(Ontario Human Rights Code)优先于《住宅租赁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及《共管物业法》(Condominium Act)的规定。如果残障及有健康问题的租客存在符合人权法的需求,出租房的提供者有责任使居所适应他们的需要。毫无疑问,法庭很快将面对这类租客与那些因健康缘由有权吸食医用大麻的租客之间产生的冲突。根据安省人权法或者住宅租赁法、又或者这两部法的共同作用,上述租客双方均受到到保护。 作者Bob Aaron是多伦多房地产律师

租客严重行为不检被逐怎么办?庄德利促省府立法禁重新入住

■■庄德利希望省府立例,容许永久禁止被逐的租户重新入住社区房屋。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再次要求省府立法,允许社会住房提供机构,永久禁止因“严重行为不检”(serious behavioural misconduct)而被驱逐的租户重新入住,以保护居民及社区安全。 据CTV报道,多伦多市议会于去年4月通过一项议案,要求安省自由党政府修订法案,允许提供社会住房的机构拒绝重新安置因严重犯罪活动而被驱逐的房客。然而省府并未就有关要求作任何行动。目前法例仍规定,曾被社会住房机构驱逐者再次申请入住时,可自动被置于等候名单(Waiting List)首位。 省政党更替再致函省府吁立例 庄德利上周六致安省市政事务及房屋厅长(Minister of Municipal Affairs and Housing)克拉克(Steve Clark)的公开信中表示,按规定“严重行为不检”的定义,包括毒品交易或暴力行为等,而允许该群体被驱逐后仍然可以重新入住社区房屋,并且有权排在等候名单首位的规定,明显不公平。庄德利并表示,虽然多伦多社区房屋组织一直努力改善住户安全的问题,但现有法例仍然使住户无法安心。 庄德利强调,省府立法需保障社区房屋中最脆弱一群的安全,并有责任避免危险群体对他们造成威胁。市府办公室表示,庄德利因为省府政党更替,所以再次呼吁修改现有法例。

一家四口灭门案 四租客杀三人又上楼杀房主儿子

图片来源:新浪       11月15日下午,青岛市城阳仲村社区新东小区发生一起重大杀人案。一家四口被灭门。11月16日晚,城阳公安发布通告称,四名犯罪嫌疑人已抓获,案件正在办理中。仲村社区新东小区的一位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被害人一家四口住在七楼,将六楼居所租给四位租户。租户住进居所期间一个月,只交定金1000元,迟迟未交房租18000元。被害的女房主下到六楼要房租一直没归,男房主便安排其女下楼查看。随后,女儿也未归,男房主便自行下楼,被六楼租户杀害。六楼租客在杀死房主三人后,又返回七楼杀死房主儿子,最后携家人逃逸。该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发生命案后,小区物业通知小区内的租户前往物业办公室登记身份信息。11月16日晚,城阳公安发布通告称,11月15日城阳区警方接报警,城阳区发生一起命案,仲村某小区一家四口被杀害。警方经过缜密侦查,连续奋战,于16日18时许,在北京昌平警方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李某吉,李某植,金某今,李某华(均为吉林籍,朝鲜族人)全部抓获。案件正在办理中。来源:北京青年报C08

租客遗留垃圾清理花费千元 房东如何避免类似损失?

刘女士提供的遗留垃圾的照片 出租房屋就像一门生意,需要房东用心经营和管理。随著省政府出台多项保护租客的条例,现在的房东群体正在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近期本报不断收到有民众和地产经纪发来的各式各样有关租客离开出租单位后,遗留下大量垃圾的图片。有的案例中,各种生活垃圾散落满地,出租单位的地面犹如垃圾场。在遇到这类无良租客时,房东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应对大量遗留垃圾的情况?有人对租客收取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是否合法?遇到这样的事应该如何处理? 万锦市市民刘女士向《都市地产》记者表示,看到自己出租的半独立屋满屋垃圾时,吃惊之余是心疼和无奈。“房子出租了两年,华裔租客一家人刚来的时候态度非常好,期间房租也都按时缴纳。没有想到走了以后留下如此多的垃圾,甚至地上还有西瓜皮。我的地毯更是被糟蹋得不像样子,木地板也有不同程度的划痕。先不说别的,请清洁公司来打扫和倾倒垃圾就花费了千元。这景象简直太让人震惊,华人租客就是这么对待自己人的吗?” 除刘女士提供的半独立屋被租客遗留大量垃圾的照片外,还有地产经纪发来了使用客货两用车(van)承载大量垃圾离开出租单位的现场照片。数以十计的垃圾袋塞满了车辆,一趟车都拉不完。看著这些触目惊心的照片,除了让人想到租客的素质问题,也不禁让房东们考虑,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样情况的发生? 民众因租客遗留大量垃圾不得不前往清理并在朋友圈警告大家筛选租客   刘女士对记者说,自打出租屋变为垃圾场后,除了安排打扫和修复工作,她开始考虑,以收取定金的形式,保障租客离开后租赁单位维持某种程度清洁。“我不知是否可以在出租房屋时向租客提前收取几百元的‘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我听说过有朋友出租房子的时候是这样做。如果租客走的时候房屋状态较好,就把钱原封不动退还。我觉得这样至少可以有一个保障,至少租客走的时候不会肆无忌惮地留下大量垃圾,还会象征性地整理和打扫一下,不至于出现我出租屋裡这种特别糟糕的情况。” 多伦多地产经纪李菲 清洁押金“易收难退”被法律禁止 安省租客权益倡道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法律总监Kenneth Hale表示:“保証金(Security deposits)的收取在安省是被禁止的,所以清洁押金也是不可以收取的。因为在没有这种禁令的地方很多人有过这样的经验:不论租客多么认真的清洁或做相关维修,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房东还是扣留了保証金,租客需要通过一个法律程序才能把这笔钱要回来,这对于大多数租客来说是不可行的。这是多年前该禁令出台之前安省的经验。” 多伦多地产经纪李菲也也对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如果屋主不主动提出、主动要求,作为经纪,我们不会收清洁押金。”她对于Kenneth Hale提出的许多房东拒绝归还清洁押金一事表示认同。“的确如果相关法案同意房东收清洁押金,租客很可能面临不论房屋状况如何最后都会被扣钱的情况。我做过很多留学生的生意,孩子们告诉我曾被房东各种坑掉清洁费或者保証金,而且好多孩子反应的不是300-500,而是对等一个月的房租。我个人觉得假如隻是收300元的清洁押金,可能不是什么大钱,即便损失了也可以接受。如果收500,属于略多,心理上不太接受。正常一个condo,所谓的清洁费主要按照专业清洁的费用来做标准。请专业的清洁人员打扫也不会超过300。” 多伦多法律助理张珮诗Cynthia Cheung 既然房东不能收取清洁押金,会不会道致租客更加任意妄为,“可劲儿造”?多伦多法律助理(paralegal)张珮诗表示, “我不认为房东可以收取类似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因为在相关的法案中并没有说明可以这样做。因租客的原因道致出租单位中的问题,应该到小额法庭(Small Claims Court)解决。” “付费清洁是租赁生意的代价之一” Kenneth Hale认为,出租单位产生的清洁相关的事项,是进行出租房子这种商业行为的代价之一。 “如果出现极其恶劣的状况,许多房东都有专业人员可以帮他们去法庭打官司,也有很多律师和法律助理可以为房东提供服务,并且其法律成本可以作为运营商业的费用在报税时扣除。因此我不同意在未来为房东争取收租客清洁押金的权利。” Kenneth Hale称,在现有规定下,房东除了可以向租客收取通常为首一月和尾一月的租房押金外,唯一可以收的是钥匙押金(key deposit),按规定也不能收取超过更换钥匙成本的金额。“一般来说,这笔费用通常低于20元。”但在本报记者访问的数个多伦多地产经纪中,他们均表示对租客收取的钥匙押金高达300元。 租务法例(RTA,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的规定中,并没有允许房东收取清洁押金的相关条例。提及未来租务法例是否会有所改动,Kenneth Hale “我不认为现在的政府会支持这类提议或者在未来修改租务法例。这样的做法会对低收入的租客租房子产生很大影响,并且会进一步压缩协助租客支付收尾月租金的社会服务。通常,如果要修改RTA,可以通过政府法案(a government...

多伦多大面积交通瘫痪:地铁停运,10多条线路延迟近1小时

最好用的刀具-德国双立人刀低至3折+额外9折!

2019最佳国度排行榜:加拿大这一项拿了第一名

大多区10厘米降雪,高强度雪暴及酷寒天气在路上了

男子抵抗力差经常感冒 原来是这个“解毒”的器官受损!

接下来这一个月将是改变世界的一个月 大变局即将开始

加拿大男子被这家“中国”公司骗走全部遗产

新版《加拿大食物指南》出炉 快看看你餐桌上的食物健康吗?

2019团聚移民下周一开闸 业内人士料不会立即额满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