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1日 星期一 21:56:0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移民部

Tag: 移民部

移民部应加强难民入境审核:申小雨悲剧不可重演!

■■林宝莱(中)要求联邦移民部对非法越境难民申请个案,加强进行安全审查程序。左为申哲熙,右为莫茨。张文慈摄 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报道 联邦保守党周三发表声明,要求联邦移民部对非法越境难民申请个案,加强进行安全审查程序,避免再次发生犯罪分子混入,及类似华裔少女申小雨遭杀害事件。 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在公安副评论员莫茨(Glen Motz)及本拿比南选区联邦保守党候选人申哲熙(Jay Shin)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林宝莱说:“最近,从美国非法越境的难民不断涌入,情况变得更糟。本国移民系统安全审查筛选显然失败,竟然有被视为国家安全问题的人,可在2017年获得永久居民。” 防止申小雨式悲剧重演 她表示:“上个月,一个被美国发出逮捕令的索马利(Somali)人,承认与犯罪团伙有关系,并非法越境进入缅省。” 她说:“当然,本拿比的居民非常了解,2017年曾发生一宗悲惨而可怕的谋杀案,令一名无辜的年轻女孩丧生,这就是安全审查不力的后果。”涉嫌杀害13岁本拿比华裔少女申小雨的,是来自叙利亚难民阿里(Ibrahim Ali)。  林宝莱说:“允许危险人士自由进入国内,加拿大人正担心会有更多类似案件。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要求国会公民和移民委员会(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ommittee)及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Public Safety and 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立即就如何加强安全审查程序,展开联合研究。” 她并批评,联邦自由党政府迟迟未弥补《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漏洞,与美国重新展开签署双边协议。林宝莱说,虽然联邦声称非法越境难民对安全审查和难民轮候没有影响,事实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安全审查及难民听证都面临严重延误。

人工智能审批移民申请 加拿大新技术独步全球

■■移民部拟采用人工智能技术,对移民申请人进行预测分析,以便作出正确的审批决定。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未来人工智能可能应用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加拿大移民部已经做好准备,用人工智能对移民申请人未来是否能在加拿大取得成功,进行预测分析,以便作出正确的审批决定。这在全球移民国家中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技术应用。   据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介绍,他透过《信息自由法案》获得了有关加拿大移民服务的战略走向的联邦移民部文件显示,加拿大将系统化地扩大人工智能在预测分析上的应用。李克伦称,移民部认为,全面了解临时居民的行为对移民审批至关重要且有益,特别是那些有在加拿大居住经历的移民申请人,要了解他们从申请到登陆,包括入籍成为公民的整个移民过程。   加速移民审批甄选过程   这意味着,加拿大移民部会将重点放在留学生和临时外国劳工身上,试着找出是否有办法确定他们未来能够在加拿大取得成功的早期迹象。如果能找到“成功的秘诀”,系统将进行调整来吸纳这些人作为加拿大移民。这是一种全新的,在全球也独一无二的技术。   移民部文件显示,人工智能预测分析结合了业务专长、高级统计和IT服务,来探索和确定客户的行为模式,并预测其未来的行为,以改善和提高决策过程的有效性和效率。该技术已成功应用于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公共、私营和非牟利机构。但在加拿大移民部门内还是新鲜事务。   广泛而深入地研究临时居民身分的转变和途径,特别是从临时居民到永久居民,以及他们在登陆前后的表现和对安居服务的使用情况,都是移民部要了解的重要主题,但到目前为止尚未被任何预测分析所触及。   预测未来经济职业表现   成功的预测分析可以从令移民审批从许多方面获益,包括,加强和加速对具有巨大成功潜力的高质量的永久居民的甄选过程,以及移民登陆接收和安居服务提供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和资源分配。   移民部建议对上述仍未触及的主题建立预测分析,以便帮助政策和计划制定者掌握客户的行为和可预期的后续结果,以及哪些方面需要进行改进,以便在分析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          移民部的初步设想是,通过从各种不同的临时居民类别的人力资源中选择调查对象,来为本研究创建模型。将研究(学习或工作)许可持有人的逗留轨迹和过渡路径的模式,并预测他们提交永久居民申请的可能性以及移民申请的结果,及其未来的经济或职业表现。

团聚移民 最新担保人收入要求更新了!

■■移民部网站昨天更正之后列举的担保人最低收入要求。移民部网站截图   本报记者报道   本报记者近日收到读者电话指,在两处联邦政府网站上,发现对于父母祖父母移民担保人2015年至2017年这3年最低收入要求,出现相互矛盾的信息。即最新公布的标准,与以往已经公布的这3年的最低收入标准出现差异。本报记者联络加拿大移民部就此进行澄清之后,移民部迅速作出行动,对网站做出修改,至昨天下午时分,引起困惑的矛盾信息已经去除。   根据移民部网站公布的信息,2019年度的担保父母祖父母移民将于1月28日接受申请。届时移民部将在网站上提供一份“有意担保申请表格”(The interest to Sponsor form)供申请者填写。移民部以先到先得方式接受申请表,一旦额满之后,就会关闭网站不再提供申请表格。成功提交表格的人会收到移民部发来的一封确认书信及号码,日后按移民部要求提供完整的全套申请材料。   作为担保人,必须在申请之前3年内达到联邦政府规定的最低收入要求,并在担保材料中提供相关收入证明文件。移民部网站于上周公布了2015年至2018年4年各自对担保申请人最低收入的要求,在下列网站上可以查看详情: 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1445&top=14。   移民部据报迅速修正错误   移民部表示,已经申报2018年所得税的申请人,要提供2016-2018年3年的报税表(NOA)证明其收入。还没有申报2018年所得税的人,则要求提供2015-2017年3年的报税表。   早前出现令人困惑的情况是,对于2015年至2017年这3年的最低收入要求,上述链接显示的联邦移民部最新公布的标准,与以往曾经公布、目前仍在政府网站上显示的2018年度申请指南(Guide 5772 - Application to Sponso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中所显示的2015-17年最低收入相比出现变化,所有的收入要求都提高了。   针对读者咨询出现上述两套最低收入要求标准,究竟是技术错误,还是移民部最近真的调高了2015年至2017年这3年的收入要求,本报记者昨天透过电邮向移民部长办公室及移民部新闻处书面问询,对方很快表示会查看这一情况并会作出回应。   至昨天下午约5时,本报记者发现移民部网站上已做出更新,最新公布的各年度最低收入要求,已经恢复与先前公布的信息一致,不再有矛盾之处。准备申请的人,可以参照最新公布的标准查看自己是否达到收入资格。

移民部从此将改“非法”入境变成“非常规”入境?!原因是…..

正当联邦政府和安省之间,就跨越美加边境寻求庇护者的问题展开激烈辩论的同时,联邦移民部门已经在其官方网页上,“悄然”改变了对于寻求庇护者的描述,将之前的“非法”(illegal)一词换成了“非常规”(irregular)。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披露这一变化是在今年7月份发生在联邦政府网页上。在有关庇护申请信息的网页上,一篇标题为《Claiming asylum in Canada - what happens?》的文章中,在18个月前还在使用“非法”一词,但就在联邦移民部长胡森( Ahmed Hussen)指出安省保守党将越境者进行了错误描述的一天之后,2018年7月10日,文章中出现的6个“非法”一词就被改为了“非常规”。 7月9日,胡森还在抨击安省新当选的省长福特,和负责监管移民事务的省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在描述寻求庇护者在非官方口岸过境时使用“非法越境者”一词。当时他自己部门的网页上却仍然使用这个词。移民部发言人否认第二天网页上措辞的修改,是由部长授意的。 但这一变化过程,却被保存在了一个缓存页面上。 Wayback Machine网站是一个开放的在线图书馆,也存档已发布的网页,其中就保留了2018年7月4日移民部网页的截图。当时它仍在使用非法一词。 移民部网站上的改变似乎也并不一致。另一个每月更新的有关庇护申请人数和拦截人数的网页上,则仍然提到“非法进入加拿大”以及边境局和皇家骑警“拦截非法进入加拿大的个人”的努力。一直推动各级政府停止对寻求庇护者使用“非法”一词的联邦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对移民部作出的改变表示欢迎,但也指出自由党政府是在悄悄地做这件事,因为政府不愿意承认他们错了。她认为,称寻求庇护者为非法移民,是一种抹黑。 CBC文章指出,关于过境者的激烈的政治辩论的语言问题一直是摩擦和混乱的根源。在CBC的语言使用指南中,在描述官方口岸之外入境者时,视具体情况,“非法”和“非常规”均允许使用。 胡森在去年3月,在一次委员会听证会上还曾表示,他认为两个词汇都是准确的。但在几周后,他就改变了态度。 7月下旬,国会议员举行了特别的紧急委员会听证会,引发了自由党和反对党之间关于处理边境过境者的激烈辩论。关慧贞一再要求各方停止将寻求庇护者称为非法,因为它会产生负面的公众舆论。 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的数据,当局在2018年1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在边境截获14,125名过境者。 入籍申请人一年增130% 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居住要求,加拿大政府预计,入籍人数将年增四成,达到预期效果。 据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消息,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估计,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永久居民入籍前实际居住本国的天数要求,截止本月底,预计将有15.2万人获得加拿大国籍。入籍法修改之前,入籍的居住要求是6年实际居住4年,2017年10月11日起改为5年住满3年。 IRCC透露,根据新引入的法案《C-6号法案》(Bill C-6)生效后的12个月内,入籍人数与2016-2017年度同期相比,增幅达到40%。此外,新法实施之后的9个月内,入籍申请人数也飙升到242,680人,而2016-2017年度为102,261人,增幅超过130%。 新引入法案的其他修改,还包括允许那些过去5年已经在本国作为临时居民或受保护人士居住的申请者,以一天当0.5天来计算其实际居住天数,最多可计算365天。此外,新法修改之前,对14到64岁的申请者有语言和知识考试方面的要求,而新法把这一要求的年龄限制修改为18到54岁。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指出,《入籍法》的修改达到了预期效果。他说:“联邦政府对公民法案作了重要修改,推出《C-6号法案》,目的是令那些希望成为本国公民的人士能够更灵活地达到入籍要求。一年之后,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些修改带来的变化。”

华裔夫妇被移民部拘留愿花钱换自由 遭拒后上诉获重审

■上诉庭驳回高院的裁决,批准重审案中华裔夫妇盼有更多自由的申请。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多年前申请到加国临时居留的一对华裔夫妇,涉嫌在华诈骗1.8亿元加币,被加国边境服务局拘留,作资料不实聆讯,两人随即入纸申请难民。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有条件获释,且愿每月支付13万元作软禁在家所需费用,之后他们盼获更多生活的自由,但被高等法院驳回;该夫妇不服向安省上诉庭申请复核,获法官批准发还重审。 据安省上诉法院文件,上诉的华裔夫妇王振华(Zhenhua Wang,译音)及严春香(Chunxiang Yan,译音)是中国公民,同时拥有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公民身分,两人于2012年9月底,持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国大使馆所批旅游签证抵达加拿大。2013年8月,王氏夫妇在延长签证期满6个月后离开加国。 被指为中国经济案件逃犯 二人在3个月后,再通过在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拿大大使馆,申请临时居民签证再访加国。然而不久之后,加国边境服务局接获线报,指王振华及严春香在中国怀疑涉及多宗身分欺瞒事宜,且是中国经济案件逃犯。边境局接获线报更指,他们与中国市场推销与层压式推销诈骗有关,被骗人数约6万人,所涉金额高达1.8亿加元。 边境局经过约4个月调查后,2014年3月拘捕二人,以不实资料入境为由扣留,并把他们转交移民部进行聆讯。3个月后,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难民身分,但仍被当局羁留调查。 移民部进行聆讯期间 申请难民 华裔夫妇在2015年底向法院寻求获适度人身自由,希望至少能获外出软禁;移民部听从联邦法院判决,准许他们在有条件下软禁在家,其中一条件是该对夫妇必须支付在家软禁期间,所需要全天候保安与监视费用,每月要支付约13万元。 翌年该对夫妇多次向移民部申请,希望获更多人身自由,要求能到家中后园散步,以及在监视下外出买菜、到银行处理账户及到教堂等基本生活活动,并且获准许。稍后他们再入禀寻求更多个人自由,但遭移民部拒绝。二人不服判决而向安省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高等法院认为移民部有理而驳回复核申请,该对夫妇再向安省上诉法院入禀复核。 据法庭文件指出,审理此案的高等法院法官考虑的是,该对夫妇被软禁属于合法羁留或是被不合法地剥夺了自由。法官在判词中指出,入禀要求更多自由的夫妇,本身是处于合法有条件被软禁状态,不认为他们可引用《人身保护令》作为要求更多自由的理据,因此驳回他们的申请。不过,审理这宗上诉案的安省上诉法院3位法官,不认同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因此批准发还重审。 上诉庭称高院法官误解《人身保护令》 在这宗上诉复核中,上诉人引用《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但不获高等法院法官采纳,上诉庭众法官则认为,上诉人夫妇并非关押于羁留中心,而是获准在家软禁,理应受《人身保护令》保障,认为高院法官裁决时错误理解,因此允许王振华及严春香夫妇复核申请,发还高等法院及移民部门重新审理。 上诉庭3位法官于判决书中指出,高院法官认为凡被拘留人士不论是羁押于拘留所,抑或有条件软禁家中,都不具资格因个人自由被夺取而获《人身保护令》涵盖。然而上诉庭法官对《人身保护令》理解,与高院法官不同。 上诉庭根据加美两国对《人身保护令》广义与狭义诠释,指保护令应否放诸软禁家中的疑犯;上诉庭认为,高院法官没有以司法者身分,以专业、宏观过程审视在《人身保护令》下,如何保障每个人的自由。在此宗上诉个案中,王氏夫妇现时以难民申请者身分仍被移民部门软禁,此举有违本国《移民及难民保护法》之嫌。 在家软禁 拥有生活基本自由权利 上诉庭法官在判决书中指,《人身保护令》未必适用于被执法机关拘押的人,但上诉人夫妇并非拘押于看守所内,他们是在有条件下软禁家中;《人身保护令》的核心意义,在于保障每个人的人身自由,至少容许他们拥有平常生活的基本自由权利。 他们认为,高院法官裁决中最大失误,是把上诉人视为最严厉被拘押者,因此认为限制他们的生活自由是理所当然;但他们属于有条件被软禁于家中,不该以最严厉方式限制他们个人基本生活自由。 在上述理由下,上诉庭3位法官一致认为上诉申请人寻求司法复核正当,案件发还移民部及高等法院重新审理。

不再用“非法”称呼入境寻庇护者 加国移民部改用“非常规”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关慧贞一直推动各级政府,停止对寻求庇护者使用“非法”一词。图为一个寻求庇护人士,去年8月从纽约州进作加境时,警员上前问话。加通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正当联邦政府和安省之间,就跨越美加边境寻求庇护者的问题展开激烈辩论的同时,联邦移民部门已经在其官方网页上,“悄然”改变了对于寻求庇护者的描述,将之前的“非法”(illegal)一词换成了“非常规”(irregular)。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昨日发出报道,披露这一变化是在今年7月份发生在联邦政府网页上。在有关庇护申请信息的网页上,一篇标题为《Claiming asylum in Canada - what happens?》的文章中,在18个月前还在使用“非法”一词,但就在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指出安省保守党将越境者进行了错误描述的一天之后,2018年7月10日,文章中出现的6个“非法”一词就被改为了“非常规”。 7月9日,胡森还在抨击安省新当选的省长福特,和负责监管移民事务的省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在描述寻求庇护者在非官方口岸过境时使用“非法越境者”一词。当时他自己部门的网页上却仍然使用这个词。移民部发言人否认第二天网页上措辞的修改,是由部长授意的。 缓存页面截图使用非法一词 但这一变化过程,却被保存在了一个缓存页面上。Wayback Machine网站是一个开放的在线图书馆,也存盘已发布的网页,其中就保留了2018年7月4日移民部网页的截图。当时它仍在使用非法一词。 移民部网站上的改变似乎也并不一致。另一个每月更新的有关庇护申请人数和拦截人数的网页上,则仍然提到“非法进入加拿大”以及边境局和皇家骑警“拦截非法进入加拿大的个人”的努力。 一直推动各级政府停止对寻求庇护者使用“非法”一词的联邦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对移民部做出的改变表示欢迎,但也指出自由党政府是在悄悄地做这件事,因为政府不愿意承认他们错了。她认为,称寻求庇护者为非法移民,是一种抹黑。 CBC文章指出,关于过境者的激烈的政治辩论的语言问题一直是摩擦和混乱的根源。在CBC的语言使用指南中,在描述官方口岸之外入境者时,视具体情况,“非法”和“非常规”均允许使用。 胡森在去年3月,在一次委员会听证会上还曾表示,他认为两个词汇都是准确的。但在几周后,他就改变了态度。 7月下旬,国会议员举行了特别的紧急委员会听证会,引发了自由党和反对党之间关于处理边境过境者的激烈辩论。关慧贞一再要求各方停止将寻求庇护者称为非法,因为它会产生负面的公众舆论。 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的数据,当局在2018年1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在边境截获14,125名过境者。

移民部网页混乱 工作量大增所致?

综合报道 加拿大移民局的内部文件显示,管理层认为移民局网站的用户接口混乱和不够人性化,又指由于官方渠道提供的资料非常有限,令不少申请访加签证的人士要申请两次方能成功,为局方带来巨大的工作量,建议改善。 文件显示,移民部高层曾在去年在退修集思会上,研究改善与用户沟通的方法,其中管理层认为官方网页向移民申请者和旅客提供的资料混淆。管理层表示原本期望网站能给申请者提供所需协助,“但就连我们移民部官员,也经常认为网页混乱和不够人性化”,有官员表示希望设法简化政府的回应,“务求能更适切回应客户的需要”。 加国每年处超过100万宗旅游签证申请,当中每5宗有1宗被拒绝。部分申请人填写来加目的为“旅游”,但却没说明会否探望加籍亲戚。 内部文件表示,移民部“含糊和通用”的拒签信,令签证申请人不理解加拿大的要求,也是导致他们须反复申请的原因。有政策分析员认为,文件反映移民部官员处理可能有错的申请时要更具弹性,又指倘若连官员都搞不清楚官方要求,也不能期望普罢大众能理解。 资料来源:星报

Biotherm农历新年特惠 全场低至8折+免费礼品!

2019安省小学最新排名出炉!附详细名单

Costco本期优惠 大统华二三四震撼特价出炉!

时隔两个月 D&G辱华广告女主发声:几乎断送了模特事业

纸短情长!这位班主任为全班学生写下20多万字“家书”

你家门前人行道没有政府铲雪?也许你住在“无铲雪区”

本宫哀家臣妾分别是什么?影视混淆现实不能乱用

世界头号毒枭和情妇一同受审 都是实力派“戏精”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谢伦伯格7年前贩毒曾被判刑 议员敦促总理营救

加拿大男子中国被判死刑 走私毒品超过222公斤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