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5日 星期一 20:56:2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移民

特朗普允许军队向边境移民开枪 下周将限制政庇申请

■■特朗普表示,政府正在制定一项计划,制止对庇护制度的大规模滥用。美联社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将限制在美国寻求庇护的人数,防止庇护制度被滥用,申请庇护者将被拘押直到法庭聆讯,不再被放进美国。他还警告正在向美国南部边境进发的大篷车移民,如果向派驻边境的美军投掷石头,美军将会开枪还击。 综合《今日美国》和英国《每日邮报》等报道,特朗普1日在白宫就移民问题发表讲话,指很多人编造故事谎称在自己国家遭到迫害,需要在美申请庇护,严重滥用美国现在的庇护制度。而这些人以虚假陈述进入美国后随即被释放,对于日后出庭的要求置之不理,从此不见踪影,使法庭无法确定他们庇护申请理由的真伪。 他宣布,政府正在制定一项计划,制止对庇护制度的大规模滥用,但他在讲话中没有公布计划的细节以及如何实施,只表示将于下周以行政令的形式签署这一计划。 特朗普还表示,将建造帐篷城来拘押寻求庇护的人,这些人将一直被拘押到法庭聆讯,不再是“即捕即放”(catch and release)。“我们不会再将他们放进我们的国家,而是建造大型的帐篷城,将他们拘押在那里”,他强调,成人和儿童将会被一起关押。 他说,建造这些临时设施来拘押庇护申请人,是为了让他们最终意识到他们无法通过审查,从而不再有人愿意前来。 特朗普在讲话中还多次提到目前正在向美进发的大篷车移民表现出的暴力倾向,指他们中有很多“粗暴强悍”的年轻男子,他们在墨西哥打伤军警、强闯关卡,有目共睹。他表示,如果这些人向派到边境的美军投掷石头,军队将会开枪还击,“我们不会容忍暴力,他们想向我们的军队投掷石头?军队将还击,我已告诉他们,考虑使用步枪”。“任何人投掷石头将被视为武器,因为这和你的脸被石头击中没有区别,这是非常暴力的行为”。 特朗普还指出,大篷车移民并不是合法的寻求庇护者,因为墨西哥政府向他们提供寻求庇护的机会但被他们拒绝,他们执意就是要进入美国。他在讲话中对这些移民喊话,要他们调头回去,因为他们在浪费时间,美国不会让他们入境。 特朗普在讲话中还指出,南部边境也是毒品走私进入美国的主要途径,还存在人口贩运的问题,因此需要建造围墙。 白宫助理当天稍早透露,特朗普将会宣布行政令,要求寻求庇护的人在合法边境口岸提出庇护申请,防止他们在非法入境被抓时提出。不过专家指出,美国目前的法律允许移民在踏上美国领土后提出庇护申请,特朗普在讲话中未明确表示是否将修改现有法律,也没有提到他的行政令最终将如何符合目前的法律。 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寻求限制庇护申请人数的方法,称目前的庇护制度存在漏洞,已经成为国际笑柄。司法部长赛辛斯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宣布帮派和家暴受害者,没有资格申请庇护。 民主党人批评特朗普利用移民问题制造恐惧,目的是激发他的支持者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人。但特朗普当天反驳说,数千大篷车移民正在涌入美国,更多的大篷车队也在成形,这和政治无关。

加拿大需吸纳更多移民, 渥京启动“重视移民”网站加大宣传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说明本国必须增加移民。CBC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周四在多伦多表示,加拿大需要吸纳更多移民,移民对加拿大经济贡献极大,他相信只要让国民了解增加移民的好处,他们就会支持本国欢迎更多移民。渥京已启动“重视移民”(Immigration Matters)网站。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引述胡森在多伦多加拿大俱乐部的演讲称,加国移民制度管理良好,一直以来选择来自全球的高质素移民。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在本国也无法避免出现反对移民及难民的声音,这种意识当局必须严正面对。 网站解释移民补充老化劳动力 胡森说,渥京将会加强有关移民的宣传教育,否则有些人出于个人对未来经济发展的焦虑,并不了解移民对本国的积极贡献。 胡森表明,渥京已启动“重视移民”网站,以宣传联邦政府增加移民配额政策。网站所提供讯息,包括加国移民制度运作概况,以及移民补充本国人口老化所导致的劳动力不足等。 最近,联邦保守党表示,从陆路跨过美加边界的非法难民潮,已经达到危机程度,但是联邦自由党政府则强调,目前的难民管制措施足够。 胡森本周三宣布,加拿大预计在2021年吸纳35万名新移民,比今年增加4万人。

美国百年来最大规模派兵 1.5万军人只为阻挡边境移民?

网上图片 近来,一大批中美洲移民正朝着美墨边境不断前进。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发出警告,但移民车队似乎铁了心不达目的不罢休。于是,特朗普决定向美墨边境派兵以应对移民。 那么,特朗普到底打算派多少军人呢?上周特朗普宣布要派800人,本周一表示要增至5200人,周三又突然说,已经准备好向边境部署多达1万到1.5万名军人! 因为美国法律禁止现役部队参与执法行动,所以美国很少在境内部署军队,除非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此番为了阻止移民而出兵已经打破常规,这不断翻番的数字更是罕见。 据《华尔街日报》称,有官员表示,美国五角大楼也对特朗普发布的数字感到意外。在特朗普发布消息之后没多久,五角大楼也迅速发表一份声明,称已初步确定部署大约7000名军人,后续可能会增加。 据《华盛顿邮报》称,如果此次派兵人数真的达到1.5万人,将超过驻阿富汗的美军规模,三倍于驻伊拉克的美军规模。据信,这次派兵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军派兵规模最大的一次。 周三,特朗普在透露“1万到1.5万”这一最新数字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谁也进不来。我们不允许那些人入境。” 批评人士说,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几天宣布增兵是政治噱头,目的是激发共和党核心选民的投票热情。 美国政府官员辩称,如果成千上万的移民成功抵达边境,并试图强行通过某个过境点,那么军队将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应该提前到位。官员们还希望这次部署能有助于阻止移民车队继续前进。 还有人批评美国军方参与党派之争,站队共和党。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驳斥了这种说法。他说,美国军方部署军队是为了支持美国国土安全部、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工作。 马蒂斯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保护军队不被政治化,经常强调美国军队的非政治化传统。然而,此次在美国国内如此大规模派兵,且涉及到充满政治色彩的移民问题,令很多人担心,这可能会削弱美国公众对军队的支持。 除了派兵人数令人吃惊外,派兵的成本也引发了质疑。美国北方司令部司令奥肖纳西表示,他无法估计这次行动的成本。五角大楼发言人则表示,预算方案仍在制定中。而据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研究员特拉维斯·夏普估算,到12月中旬,部署1.5万名现役军人将消耗9000万至1.1亿美元。 来源:央视新闻

美国防部增派5200军人死守边境 移民申请政庇难上加难

■■国防部宣布,在接壤墨西哥边境部署5200名士兵,以阻止来自中美洲的难民非法入境美国。图为德州边境。 美联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 邓燕文编译 面对扬言要进入美国的浩浩荡荡的中美洲移民大篷车队,美国军方官员29日表示,将在本周末前增派5,200人的部队,部署在与墨西哥交界的边境。同时,总统特朗普将大篷车移民行动比作是对美国的“入侵”。 综合《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及NBC News报道,美国北方司令部及北美空防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奥肖内西(Terrence O’Shaughnessy)表示,这次派兵名为“忠诚爱国者行动”(Operation Faithful Patriot),现在已经开始执行。他说,军队与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一起,将首先加强德州边境,然后是亚利桑那州和加州边境的防卫。 奥肖内西上将说,部署的军队将包括3个战斗工兵营、陆军工程兵团及航空、医疗及后勤的专业人员。他还特别指出,将部署配备有夜视能力和感应器的直升机。他说:“我们将可以侦察到并分辨出大群人的身分,并在需要的地方迅速部署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人员。” 奥肖内西上将还表示,五角大楼也将部署军装警察单位及货机,包括3架C-130及一架C-17。他指将多个指挥岗位结合在一起,将可以统一军队和海关与边境保护局的行动。他表示,29日已有约800名军人在开赴德州的途中。目前已有2000国民卫兵部署在边境。五角大楼已经向边境运送去22哩长的蛇形铁丝网,并有足够涵盖150哩长边境的这种铁丝网。 与此同时,总统特朗普在当天较早时发出推文,在没有引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谴责这些大篷车移民。他在推文中指,很多帮派成员及一些很坏的人混进这个正在向美国边境进发的大篷车队里。 他呼吁这些人返回母国,称除非他们循合法途径,否则他们不会获准进入美国。 他写道:“这是入侵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军队在等着你们!” 白宫当天表示,有信心特朗普的强硬执法信息将继续激发他的保守基地选民参加投票,甚至会吸引到部分立场较为温和的选民站到保守派一边。白新闻秘书桑德斯表示,特朗普政府现正考虑在南部边境采取多个政府行动,但她拒绝透露那些行动的具体内容,只表示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将采取“他认为需要”的行动。 移民权益组织指责特朗普通过夸大这些大部分由举家偷渡客组成的大篷车队的规模及安全威胁,煽动民众的不满情绪。 白宫已向墨西哥政府施加压力,要其阻止大篷车移民的推进。由于部分步行移民及带有孩子的家长退出或落后,大篷车队的规模现已从高峰期的接近7000人回落。当局说,至少有1000人已在墨西哥申请政治庇护。 墨西哥总统涅托26日主动向这些大篷车移民提出,如果他们同意向墨西哥当局登记并留在墨西哥的恰帕斯和瓦哈卡这两个州,将可获得临时工作证、医疗照顾及其他福利。但大部分移民不为所动,继续北行向美国边境进发。当局估计,这批人数量在3000至4000人之间。 限入境数设轮候名单 政庇难度恐人为大增 国会中期选举将于下星期举行,在大蓬车移民压境之下,总统特朗普大打反移民牌。有官员透露,联邦政府考虑短期内采取“行政措施”,提高中美洲移民申请庇护的资格,有人权组织预料此举可能会引发诉讼。 CNN报道,国安部(DHS)官员透露,特朗普将在本星期颁布最新移民措施,包括收紧口岸入境移民人数,以设立轮候名单方式,在扣留设施有空缺时才逐步放行。此举势必延长入境时间,迫使部分移民舍弃合法渠道,选择非法越境,而且意味移民无论经由口岸入境抑或非法越境,也会更难获得庇护。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29日表示,为了阻止中美洲非法移民大军压境,白宫手上有多个选项,呼吁民主党国会议员合作,“倘若民主党一如以往那么不合作,对特朗普的施政诸多阻挠,白宫只好采用行政措施”。限制移民入境的法理依据,与特朗普早前针对多个伊斯兰国家的旅行禁令相似。两者均依仗《移民与国籍法》赋予总统特权,一旦发现任何外国人将危害国家利益,可以在必要时宣布暂停相关人等以移民或非移民身分入境。 不过,熟悉移民权利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主管贾德瓦特指出,以往的旅行禁令与新措施其实有莫大分别。根据联邦法例,旅行禁令特别注明不得限制移民根据《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寻求庇护、拒绝遣返的权利。贾德瓦特指出,倘若白宫推出行政措施提高难民申请庇护标准,将会败坏道德。 另外,1980年的《难民法》及1951年的《联合国难民公约》均列明,外国人基于种族、信仰、国籍、政治理念等原因,在祖国遭受迫害或担心遭受迫害,可以向联邦政府申请庇护。法例也保障移民无论是否身处美国境内,是否依循合法渠道入境,都享有寻求庇护权利。有维护移民权利团体警告,如果政府限制移民寻求庇护、接受公平审讯,他们将不惜对簿公堂。(星岛日报讯)

在美70万移民等待入籍 特朗普治下等候期从半年变2年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  邓燕文编译 官方数据显示,通常需要约6个月的入籍申请程序,在特朗普政府之下部分地区竟然延长至超过两年。现在等候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有超过70万人。 美联社报道,这样长时间的等候已导致移民权益人士质疑,此举是否旨在令反特朗普的选民不能在选举中投票。 南加州大学移民同化研究中心主任帕斯特(Manuel Pastor)指出,人们现在已被动员起来参与投票,但他们却因入籍审批拖延而感到沮丧。 在特朗普将打击移民作为他总统竞选的中心议题后,在2016年希望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人数比一年前大增27%。起初联邦政府还能跟上速度,但后来入籍申请的等候时间不断延长。 申请积压在美国移民系统并非新鲜事。如果申请政治庇护或被置于遣返程序,通常需时多年。但这个入籍成为美国公民,获得美国护照及投票权的程序,在近年来并非是这类拖延的对象。据官方估计,现在入籍申请审批的平均等候时间超过10个月,但在诸如亚特兰大等移民聚居地区,却长达22个月,德州部分地区更长达26个月。加州橙县的等候时间也相当漫长。 特朗普25日发出推文说,来自中美洲国家的大篷车移民应该返回母国,如果他们希望可以申请成为美国公民,但数以千计的大篷车移民却不理会他这一说法,在墨西哥继续他们向北的行程,向美国边境进发。 不过分析指,移民通常必须是美国合法永久居民才可以申请入籍成为公民,而获得永久居留权即绿卡,即使符合资格,也可能需时多年。 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表示, 入籍申请等候时间延长是因为申请人数大幅飙升,而非审批速度放慢。该机构2017年批准入籍的移民人数为85万,比上一年增加8%。USCIS发言人巴尔斯表示,尽管申请入籍人数出现创纪录及前所未有的增幅,但USCIS的表现更上一层楼,现在的运作更有效率及效益。 要成为美国公民,移民必须拥有绿卡至少3年,并显示出良好的道德品质并通过英语及入籍考试。入籍申请数量通常在总统选举年及申请费增加前会增加。 有分析指,政府蓄意拖延入籍审批的做法可能得不偿失,因为那样做反而刺激申请人的公民亲友出来投票。 移民权益分子最近在洛杉矶提诉,向特朗普政府索取入籍延误的纪录。他们质疑选情激烈的州入籍等候时间可能更长,而此举可能暗示压制选民。

美国军方设备运抵边境 不惜一切阻挡移民大篷车队闯关

■■国安部长尼尔森早前在巡视加州边界墙时表示,政府将采取一切行动,不会容忍非法移民来美。 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军方设备已经陆续运抵美墨边境,准备协助边境执法部门拦阻中美洲移民,但包括具体派遣多少现役军人在内,详细方案仍待拟定。另一方面,大篷车队在墨西哥境内爆发冲突,人群领取食物时秩序失控,一人被打伤,墨国需出动警察控制场面。  综合《华盛顿时报》与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正在布拉格外访的马蒂斯27日向随行记者表示,军方已将围栏等物资运抵南部边境,准备支援已在当地的2000名国民军和边境执法部门,拦截大篷车队。 马蒂斯表示,最终方案仍在草拟中,相信很快就会公布,届时军方也会确定,到底需要派遣多少军人戍边。根据安排,官兵只会扮演后勤及支援角色,比如操控无人机监视情况、借出车辆、搭建帐篷等,但不会参与前线执法。 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移民组成的大篷车队,目前集结在墨国南部的瓦哈卡州(Oaxaca)塔帕纳特佩克(Tapanatepec),距离美墨边境900哩。车队26日晚上在当地引发冲突,塔帕纳特佩克的治安官员表示,当局派发粮水时,一名男子持扩音机呼吁人群排队,不料遭到部分人斥骂,有人袭击该名男子,男子逃跑时又传出谣言,指他以小孩子为肉盾,结果进一步被人围殴, 最后警方介入,将遇袭男子送往医院,但他伤势不明。 事隔一天后,部分大篷车队的代表27日公开谴责暴力,也有人批评,部分移民停留塔帕纳特佩克时随地扔垃圾,有人抽大麻,也有人浪费食物,愧对当地政府的好意。 大篷车移民事件扰攘至今,墨国除了地方政府外,联邦政府也行动升级,但各个部门之间似乎立场不一,现场采访的记者首次看见,移民保护部门的官员派出车辆,接载路上的妇孺,不过墨国联邦警方也一度派出100名身穿防暴装备的警察拦路,阻止人群继续往北,反而要求他们在墨国办理难民申请手续。 消息指,这波大篷车队的人数已从高峰时的7000人减至4000人左右,至今只有百余人领取了墨国的难民居留证,大部分人坚持赴美。与此同时,第二波车队也正启程北行。 当局将尽一切手段阻截 国安部长警告闯关无门 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表示,中美洲移民联群结队赴美,已对南部边境构成“危机”,政府将尽一切办法拦截,移民与其强行闯关然后碰钉,不如接受墨西哥的难民庇护。 综合《国会山报》、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及《华盛顿时报》报道,尼尔森27日接受《霍士新闻周日》节目访问,再次谈到移民问题。她表示,总统特朗普将采取“一切可能的行动”拦阻大篷车队,移民根本“没办法入境”。对于中美洲国家治安不靖,尼尔森称墨西哥已经提供庇护,只是移民拒绝而已,他们如果想在美工作、与家人团聚、或者纯粹留在美国,这些都不是庇护的理由,应该依循合法途径申请。 尼尔森在节目中拒绝证实特朗普会否签署行政命令,禁止中美洲移民申请难民庇护,只强调总统希望表明,政府将“采取一切行动,运用一切权力,颁布一切行政措施”,确保外国公民合法来美,不会容忍其他非法行为。访谈期间,尼尔森又重提特朗普指,车队人群中有恐怖分子的说法,说自己身为国安部长,虽然无法掌握每一个人的背景,但政府每年堵截3000人,这些人的入境途径和大篷车队相似,国家也每天阻止恐怖分子入境。 对于大篷车队一度人数多达7000人的问题,尼尔森指这个数字已经见怪不怪,政府每天都发现这样规模的移民队伍。 白宫曾有消息透露,特朗普正考虑以多种极端措施拦截南部边境的移民,包括颁布行政命令,禁止中美洲移民申请庇护等,由于美国本身的法律和国际公约都列明,美国必须接纳难民,预料措施一旦宣布,马上就会引来诉讼。 

特朗普大打“移民牌”,拟派近千军人守卫南境阻挡难民潮

■■图为一名美国边境巡逻机动部队守卫,正巡逻德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与墨西哥的边境墙。 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中期选举临近,总统特朗普继续大打“移民牌”拉拢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政府官员25日表示,计划派兵800到1000人驻守南部边境,加强边境巡逻并阻截偷渡潮。 与此同时,特朗普正在考虑通过行政行动,阻止包括政庇申请人在内的人士通过南部边境进入美国。 综合《纽约时报》、美联社、路透社及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有匿名政府官员透露,军方已收到国土安全部的要求,计划派出800至1000名现役部队,驻守接壤墨西哥的边境。另有国防部官员表示,国防部长马蒂斯即将下达指令,派兵到边境支援边境巡逻队。 特朗普近日不断警告,中美洲的非法移民大蓬车队正穿越墨西哥,迫近美国边境,他25日再在推特发炮,形容非法移民压境是“国家紧急事件”,威胁会派遣军队,制止难民涌入美国。 但受联邦法例所限,派驻边境的军人除非获得国会特别授权,否则不能参与任何执法行动。官员透露,部队只会参与后勤和基础设施服务,比如设置帐篷等,而不会参与抓人。另一名官员则说,派出的军方人员包括工兵和医生,职责只限于设置帐篷和围栏,以及提供医疗援助,另外还包括一些负责操作无人机的人员。 这次并非特普朗首次要求派军驻守边境,今年4月一批大蓬车车队逼近边境时,特朗普便要求军方介入制止偷渡潮,五角大厦当时派出约2000名属后备役的国民军。 在派出国民兵的同时,匿名人士透露,特朗普也在考虑通过颁布行政令的方式阻止大篷车队移民,包括不允许在入境口岸之间的地点进入美国的人士申请难民身分。 面对中期选举来临之际,外界指特朗普再次施展2016年总统选举时的策略,打“移民牌”拉抬选情,并指责国会民主党阻挠修订移民法例,使边境人员难以制止非法移民,才导致偷渡潮。特朗普甚至批评,民主党支持非法移民,参与策划大蓬车偷渡,但舆论指这些指控并没有依据。 另方面,大蓬车移民受到疾病、威吓以及墨国警方拦阻后,部分人已放弃到美国的旅程,余下约4、5千人25日从墨西哥马帕斯特佩克(Mapastepec)出发继续行程,目前距离美国尚有1000哩路程。据称,之前有1200人已离开车队,墨国官员则称,500人自愿坐巴士返回原居地,1700人改在墨国申请庇护。有记者指墨国警察刁难无证客,迫令无证客从车队下车,冒着烈日步行,恐怕会危害移民健康。另外,墨国政府也被指拒绝向移民提供食物、食水或厕所。

新移民和临时居民注意!麻驾最高判10年 将导致遣返

■■联邦提醒新移民及临时居民,包括麻驾在内的危驾,可能导致遭遣返。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当局再次指出,大麻合法化并不意味着消费者可以为所欲为,相反,违反《大麻法》者将受到更严厉的惩处。联邦政府新移民和临时居民,由12月18日起实施的危险驾驶新罚则,把麻驾在内的最高监禁刑罚,从5年增加至10年,即已符合永久居民和临时居民因严重犯罪遭遣返的标准。 据加通社报道,除了非法生产或分销大麻以及把大麻运往境外,和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提供大麻,会处以最高14年监禁外,自12月18日起,新的危险驾驶处罚也将生效。包括醉驾、麻驾和毒驾在内的大部分此类危险驾驶行为的最高刑罚,将从现在监禁5年增加到10年。这意味着已经达到可以把新移民遣返的严重犯罪的定义。 刑罚增至10年符遣返定义 移民部本周较早时在其网站发表了一份声明,提醒公众:“这些新刑罚对永久和临时居民的影响可能很大。”该声明是未来几周内,将推出多管齐下教育活动的第一部分,旨在确保新入境者了解加拿大新的危险驾驶法,对他们的居留权可能产生的影响。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的发言人表示,移民部向永久居民和临时居民发出的主要讯息是,确保他们了解并遵守加拿大法律,包括对大麻相关犯罪和违规驾驶的严格新规定。如有违反可能会面临严重的法律和身分的后果。 从事移民和难民相关工作的人士指出,这些处罚将对公民和非公民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为新移民制造障碍。即使在另一个国家发生了驾驶违法行为,移民官员也可以裁定一个人因“严重犯罪”而不能进入加国。 根据联邦移民法,永久居民或外国国民如果被判犯有在加拿大可判处最高10年监禁的罪行,或实际服刑6个月以上者,可被视为不可入境。此外,同样的规则适用于在另一个国家犯下同等罪行的人。 被批多了不履行国际义务借口 移民部表示,新的大麻法和危险驾驶条款,可能意味着永久居民可能失去身分,而不得不离开;临时居民,包括:游客、国际学生和外劳,可能无法进入或留在加拿大;难民申请人可能没有资格把申请递交难民听证会。此外,永久居民和外国人,包括家庭团聚类移民被担保的成员,上诉权也可能受影响。 加拿大难民事务委员会行政总监Janet Dench则批评联邦的做法,使加拿大将多了一个不履行对难民的国际义务的借口。

明年联邦大选 最重要议题势必聚焦移民和难民政策

■■是否减收难民,将考验联邦自由党是否能够顺利连任。图为非法越境难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温哥华报道 联邦各政党已开始准备明年的大选。有律师指出,移民难民政策势必成为大选的重要议题,包括是否减收难民及减少父母团聚积压,将考验联邦自由党能否顺利连任。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称,估计经济发展与横山输油管扩建会是大选较重要议题,但移民难民政策相信也会是前5个最重要议题之一。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由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早前民调显示,接近三分二的受访国民认为,目前非法越境难民问题,已为加国带来危机。李克伦表示,相信这个问题会在明年夏天重演,因为天气较好,非法越境难民会增加,联邦自由党政府或须慎重应对。 父母团聚积压 申请需等6年 李克伦表示,2019年初开始取消父母和祖父母团聚移民的抽签制度,按申请表先后顺序作审理,但旧案积压申请需等5至6年,自由党政府或须加快处理积压。尤其印裔及华裔新移民,不少父母团聚都仍然在申请过程,加快处理或可赢得他们的选票。 不过,他指出,联邦自由党之前修订入籍法例,放宽入籍规定,相信许多新公民会投票支持,或令该党得益。 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表示,联邦保守党过去认为授予公民权是一种特权(privilege)而不是一种权利(right),但联邦自由党修正政策,放宽入籍申请要求,回到入籍是一种权利,他个人肯定这种做法,相信获得多数移民欢迎。 黄国为还表示,自由党政府基于人道理由,收容非法越境难民,这种勇气值得赞扬。何况联邦移民部报告指出,难民抵埠25年以上者平均在职收入,开始高于本地人,说明移民难民接受人数目标,如果都维持在适当数量,他个人认为,对联邦自由党争取连任有利。 至于父母团聚积压问题,黄国为认为,其实旧案积压已处理得不错,新申请个案平均等候两年,还算是合理。 当然,如果能加快处理旧积压个案,相信更会获得少数族裔移民的欢迎。

移民大篷车浩浩汤汤进军美国 特朗普宣称国家“紧急状态”

■■试图前往美国的中美洲大篷车移民,在墨西哥塔帕丘拉继续行程。 路透社 星岛日报 邓燕文编译 来自中美洲国家的移民大篷车队日益壮大,到22日据称已增至1万4000人。这支队伍现正浩浩荡荡向美国边境进发。总统特朗普当天发出一连串推文,宣称车队混杂有犯罪分子及恐怖分子,国家现在面对紧急状态,同时扬言停止或大幅削减未能阻止这股移民潮的中美洲国家的援助。 美联社及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称,移民大篷车队现在已增至约7200人,但《华盛顿时报》引述墨西哥报纸《环球报》(El Universal)称,实际人数已达1万4000人。他们22日在墨西哥境内向北面的美国边境行进,同时用西班牙与高呼“是的,我们可以做得到”为自己打气壮声威。 车队22日距离美国最近的边境站、德州的麦卡伦(McAllen)仍有约1140哩。如果他们要到加州圣地牙哥与墨西哥交界的边境,路程将延长一倍。墨西哥警察未能在与危地马拉交界边境阻止这个大篷车队,现在反而要护送车队向北行进。车队的成员已经明确表示,他们无意留在墨西哥,目的地是美国。 大篷车队中不少人拖儿带女。其中一名名叫马利亚的女子告诉记者,她与丈夫及两个孩子一起加入大篷车队,并称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找工作。分析指,这样的话,他们将被列入非法移民、而非寻求政治庇护类别。不过很多人似乎有信心他们可以钻美国法律的空子,可以在阴影中立足。 总统特朗普22日发出一连串推文,宣称大篷车队混有帮派分子及恐怖分子,美国如今面对国家紧急状态。他同时还抱怨墨西哥未能阻止这股移民潮,并重申多日来的威胁,扬言要削减对未能阻止大量国人进入墨西哥的中美洲国家的援助。 特朗普在推文中称:“可悲的是,墨西哥的警方及军方未能阻止这个大篷车队向美国南部边境前进。犯罪分子及未知的中东人混杂其中。我已经提醒边境巡逻队及军队,这是一个国家紧急状态。必须修改法律。” 在距离国会中期选举仅剩15天之时,特朗普抓住此事件为共和党人助选,称担心大量非法移民潮影响的选民应该投票给共和党人。他说:“每当你看到大篷车队或非法进入、或试图非法进入我们国家的人,就要想到及归咎于民主党人。他们不让我们投票改变我们差劲的移民法!记住中期选举!对那些合法到美国的人那么的不公平。”他写道:“谴责民主党人,记得中期选举。” 与此同时,国安部表示,他们正密切监视移民车队的动态。国安部长尼尔森誓言挖出利用车队的跨国犯罪集团及犯罪分子,将被他们绳之以法。据报道,当中部分非法移民在墨西哥边境受阻后,乘坐危地马拉政府提供的巴士返回洪都拉斯。但接着随后又有移民加入。 对于特朗普指有恐怖分子混杂其中的说法,身为大篷车行动组织者之一的康特蕾拉斯告诉记者,就他所知,大篷车队中没有恐怖分子。 面对这个偷渡移民潮,墨西哥总统涅托要求联合国帮助,鉴定提出政治庇护申请的人是否符合资格,抑或应该将他们遣返。

特朗普要求墨西哥阻挡移民大军 否则派兵关闭美墨边境

■■图为国民警卫队在亚利桑那州诺加莱斯的美墨边境巡逻。路透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总统特朗普扬言,如果墨西哥不能阻止洪都拉斯移民车队抵达美国边境,他将派遣军队并关闭美墨边境。 综合《华尔街日报》、英国《卫报》、《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18日在推特上说,“我必须用最强烈的语言,请墨西哥阻止这一入侵,如果做不到,我将派遣军队并关闭南部边境。”特朗普还说,对他而言,边境安全远比才达成的“美墨加贸易协议”(USMCA)重要。 自取消“骨肉分离”政策后,连月来举家偷渡来美的人数达到历史新高,分析指,特朗普的愤怒部分与此有关。《华盛顿邮报》称,边境巡逻队9月逮捕了1万6659名举家偷渡移民,自7月以来这个数字已经飙升了80%。在截至8月的前11个月中,已有超过9万名举家偷渡移民在边境被捕,增长了27%。 特朗普此前曾威胁将取消对洪都拉斯的经济援助,他在当天的推文中再次提到这一计划,称这些国家似乎对他们的国民放任不管。 特朗普并在推文中批评民主党人的软弱移民法,允许无证移民进入美国。推文说,“我在看着民主党主导(因为他们要开放边境和目前的软弱法律)这场由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对我们国家的侵犯,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阻止他们大量民众——包括很多罪犯,进入墨西哥到美国方面所做甚少”。 有分析称,特朗普一直在敦促共和党人将移民问题作为中选前几周的中心话题,并一致将他在共和党控制国会的情况下无法通过移民法,归咎于民主党。 虽然特朗普政府暗示墨西哥在遏阻移民流入美国的努力不够,可今年墨西哥遣返的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移民要多于美国。墨西哥政府已经警告,任何没有护照和签証进入该国的人都将被拘押和遣返。17日,大约500名墨西哥联邦警察包括防暴警察,已经部署在塔帕丘拉(Tapachula),移民车队将会在18日抵达此地。 特朗普在发出此番言论的同一天,国务卿蓬佩奥出访巴拿马和墨西哥,预期他将会谈到移民及反毒和反恐方面的议题。墨西哥即将离任的总统捏托将于19日与蓬佩奥举行紧急会谈。 来自洪都拉斯的大篷车队目前已经增加到4000人,他们计划穿过墨西哥抵达美国边境。预计他们到达美国边境需要几周的时间。

加国C-6移民法实施满1年入籍者飙升4成 有助吸引人才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对筛查入籍工作充满信心,以禁绝任何虚报居住年期的入籍申请个案。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联邦政府实施具弹性的C-6移民法案足足一年,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昨日形容,法案容许永久居民5年内在本国真实居住满3年便可申请入籍,令成功入籍者增加40%,吸纳加国需要之专才,且解决处理申请滞后情况;问到申请入籍条件放宽,会否出现虚报居住年期的混水摸鱼情况,胡辛称对移民部人员筛查工作充满信心。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部长胡森趁本星期为“公民周”,到访多伦多并主持新公民入籍仪式,昨日于北约克辛力加学院与本地传媒会面,谈到C-6移民法案实施一年后的成绩。 ■■胡森总结《C-6法案》实施一年之成果时,遇上伊朗裔移民举牌示威,期望加国政府公平对待难民。星岛日报记者摄   入籍申请少于12个月有结果 他表示,该个法案使合资格成为加国公民的永久居民身分人士,免却一系列烦琐且不必要阻碍,成为真正加拿大人,它实施一年后,相信在月底前全国约有15万2千人,可入籍成为新加拿大人,这与去年同期约有10万8千人合资格入籍,人数增加了40%。 胡森形容有此转变与《C-6法案》,更有弹性地缩短永久居民身分者在本国居住时间,由申请入籍者在6年内必须在本国居住满4年,缩减至5年内真实居住足3年后,便可申请入籍为加国人。 法案同时给予国际学生及工作签证的专才人士,可计算以上述身分于本国居住之时期,作为真实居住日子,令这些专业人才留在本国加入劳工市场,胡森说吸纳新血留在本国工作及营商,正是社会经济发展需要。 他指出,由去年10月至今年6月的9个月期间,移民部收到逾24万份入籍申请,与去年同期收到逾10万份申请个案,增加了一倍多;纵使申请入籍者数目增加,但当局并无因为申请个案增加而有任何处理滞后情况,入籍申请一般少于12个月便知结果。 法案有助纾解人口老化问题 入籍资格在新实施的《C-6法案》变得容易、快捷及缩短居住时间,问到此法案会否令人觉得筛查程序与制度会否过于宽松,胡森强调不会,他指前朝政府要求长者及14岁以下儿童,都需通过入籍与英语测试,是不切实际及旨在要为难永久居民。 他强调以《C-6法案》代替前朝保守党政府《C-24法案》,终止了不公平的两级别公民申请资格,容许更多符合入籍资格的永久居民成为公民,对人口老化逐渐严重的加拿大来说,吸纳具专业才华及经济能力之人士,能够创造更多就业职位及技术,有助本国经济持续向前发展。 被问到《C-6法案》生效后,入籍申请个案增加,又要应付申请滞后情况,联邦政府如何避免有不良申请者,虚报在本国真实居住年期,以图混水摸鱼入籍?胡森对本报表示,他对联邦移民部官员,在筛查入籍申请人资格上充满信心,他形容移民部辖下官员,均受过训练及具专业技术,可辨识移民申请诈骗情况。 他续说,相信大部分申请入籍者,都是如实填报在加国真实居住时间,而联邦移民部筛查系统,绝对有能力保障本国入籍申请人利益,同时也有足够能力打击任何入籍申请诈骗行为。 C-6法案吸纳人才 华裔移民顾问点赞 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同意实施一年的《C-6法案》相当成功。他称此法案不但给予有意留加发展的国际学生与持工作签证专才,在本国学习及工作时间计算为居住年期,此法采纳了前朝入籍法中亲身居留条件,令入籍资格变得客观与容易批核,从而让加国易于得到人才之余,亦解决了申请滞后情形。 ■■黄国为 黄国为指前朝联邦保守党政府的移民及入籍法案,扼杀了国际学生及持工作签证的专业人士移民及入籍本国的机会,变相令本国白白流失了该群有技术有专业的人才。 他称《C-6法案》的成功之处,在于给予合乎资格申请入籍的永久居民,在5年内住满3年的规定,让申请人有更多居住年期弹性,吸引人才愿意留在本国发展事业。 新例杜绝混水摸鱼虚报居住日子 此法案同时给予到本国学习的国际学生与工作签证专才,将他们在本国学习到的技术与知识,留在本国持续贡献,长远而言,对新加拿大人及本国经济,缔造双赢局面。 黄国为表示,最欣赏的是《C-6法案》,保留了前朝保守党政府一个好的做法,就是申请入籍者必须亲身居住在本国至少3年才可入纸,此做法避免有人混水摸鱼虚报居住日子。他形容在《C-6法案》下,所有申请者亲身居住年期,在本国出入境电子纪录中一目了然;而移民本国人士在到本国居住前,其有否刑事纪录及有否涉及违法行为,早已经过筛查工作,这些人士在本国居住期间有否涉及刑事犯罪事件,联邦政府只要翻查其纪录便能很快知道。 黄国为相信现时要向联邦政虚报居住年期,并不容易。他认为《C-6法案》既包容了符合资格入籍本国之人士,亦给予专业人才留在加国发展,鼓励年轻具生产力人士贡献本国。 谈到申请入籍数目增加,会否令积压个案大增,黄国为相信联邦政府经过内部调配人手资源,足以应付入籍申请个案增加情况,加快审批步伐。

加国移民部第3季度EE邀请数量创纪录 CRS门槛提至445分

■■2018年第三季度发出的ITA数量,打破纪录。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系统(Express Entry)在2018年第三季度,向申请人发出的“邀请申请移民通知书”(Invitations to Apply,简称ITA)数量,创下新高纪录。 “特快入境”系统适用于3个经济移民类别,包括联邦技术人员类(Federal Skilled Worker Class)、联邦工业类(Federal Skilled Trades Class),以及加拿大经验类(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 上述3个类别的申请人,会透过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简称CRS)获得分数,而分数较高的申请人,将有较高机会获发ITA。 根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提供的资料,移民部在2018年第3季,共发出了22,800份ITA,这是自引入“特快入境”系统以来的最高数量。 ■2015至2018年第3季ITA数量比较   CRS门槛由440至445分 移民部在6月时发出了7,500份ITA,数量打破历来6月份单月纪录。 在7月,移民部又发出了7,500份ITA,数量远高于2017年7月时的3,202份。 8月是唯一没有创下单月新高纪录的月份,该月发出的7,500份ITA,低于去年8月时的9,290份。 不过,移民部在9月发出的ITA数量再次打破9月份单月纪录,该月共发出了7,800份ITA。 至于CRS分数方面,申请人在2018年的CRS最低门槛由440至445分不等,而在7次抽签中,有6次的最低门槛界乎440至442分。 从全年来看,移民部至今总共发出了6.25万份ITA。与2017年同期相比,移民部当时已发出了6.94万份ITA。如果移民部在本年余下时间,能继续维持或超越目前水平,则有可能打破2017年的纪录。 根据加国政府的多年移民水平计划(Multi-Year Immigration Level Plan),今年吸纳经济类移民的目标人数为7.49万人,2019年则会提高至8.14万人。 移民律师科恩(David Cohen)表示,大家现在最关注的问题是,这种大量发出ITA的情况,会否持续甚至增加,是否可以打破2017年的ITA签发纪录。

变天后的魁省或禁公共场所戴头巾 新省长欲减收2成移民

■候任魁省省长勒格。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魁北克未来联盟(Coalition Avenir Quebec)为新政府列出优先处理事项。当选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周二声称,准备引用但书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强制禁止公职人员在工作场所佩戴如头巾等的宗教象征物品。此外,勒格亦称将接收的移民人数减少20%。 由勒格领导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在周一的省选中击败在任的自由党,赢得省议会的大多数议席。勒格在当选后的首次记者会中表示,新政府的首要工作是改善魁省的医疗和教育。 当被问到会否引用富争议的但书条款和改变移民政策时,勒格并没有回避,他称绝大部分省民都认为,公职人员不应佩戴有宗教象征的物品。从未在魁省执政的魁北克未来联盟,一直强烈反对警务人员和其他行使公众权力的公务员,佩戴如头巾等的宗教象征物品。 不惜代价废除学校局 另一方面,勒格亦誓言要减少移民人数,并表示会推出更多措施,确保移民融入本地社会和学习法语。不过,勒格在竞选期间,一直无法清楚解释如何实行减少移民人数的主张,因为魁省政府只能控制经济类移民的数目,难民和家庭团聚移民的人数,一直由联邦政府决定。 勒格又指,他会履行竞选期间的承诺,将吸食大麻的合法年龄由18岁改为21岁。 此外,他也表示会遵守废除学校局的承诺,并以服务中心代替其职能;但此举预料会遭到英语社群的司法挑战,认为这会侵犯他们的权利。勒格曾表示,他不惜引用但书条款去废除学校局。 至于魁省主权议题方面,勒格向联邦政府释出“善意”,声称会将主权争议搁置,力求与加拿大联邦政府建立双赢关系。 主张魁省独立的魁人党(Parti Quebecois)在本年的省选中,败于另一个主张魁独的魁北克团结党(Quebec solidaire),魁人党党领利瑟(Jean-Francois Lisee)在失去自己的议席后宣布辞职。

美移民局复审1.35万政庇移民个案 大批中国人或被驱逐

自由女神像。网上图片 几年前被美国政府准予政治庇护身份的超过1.35万名移民,如今可能会面临被驱逐的命运,而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中国人。 据NPR新闻报道,随着特朗普政府更为严格的边境行政令的出台,希望跨境到美国避难的难民不断遭到拒绝。严格限制移民入境的司法部长赛申斯(Jeff Sessions)、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USCIS)、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和移民评论办公室(Executive Office for Immigration Review,EOIR)目前正在考虑剥夺几年前获得庇护的移民的身份。 目前移民部门的官员们正在对这些移民进行全面审查。据联邦机构称,这一举动与2012年针对避难申请流程开展的调查有关。在那项调查中,联邦检察官在纽约围捕了移民律师、律师助手和翻译人员共30人,这些人曾帮助移民骗取在曼哈顿唐人街和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滞留的避难身份。此案被称作“小说家”行动(Operation Fiction Writer)。 据称,在“小说家”行动中被定罪的人员曾帮助3500多名移民获得避难身份,其中大多数为中国人。他们被控诉炮制遭到迫害的样板故事,培训客户背下这些虚构的细节并将这些转述给负责庇护工作的官员,以及捏造文件以支持虚假的庇护申请。 诉讼结束后的这些年来,移民部门的官员一直在复审这些避难申请案件,以确定哪些人是通过撒谎申请了庇护,而这些人应该被驱逐出境。 USCIS在一份声明文件中确认了移民局官员正在复审几年前“小说家”行动涉及的3500起避难案件,并表示,他们也正在复审这些案件中涉及到的1万多名家庭成员的避难申请,这些人曾被准予“从属避难身份”。 因此,按此计算,2012年12月之前通过申请的超过1.35万的移民皆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庇护身份。2012年诉讼被宣布之时,奥巴马政府决定不对任何此案中的客户实施刑事制裁。 而如今,“USCIS、ICE首席法律顾问办公室和EOIR正在复审这些案件,以保证我们国家难民体系的诚实,保证最初的避难准予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USCIS发言人缇翠柯(Katherine Tichacek)在声明文件中表示。 因客户的律师曾被控诉避难欺诈而复审这些客户,对于移民官员来说并不常见。移民律师们表示,他们从未见过相关部门的官员如此系统性地重审旧的避难案件,规模之大堪称ICE历史之最。 很难说这其中有多少由被诉律师经手的案件是虚假的。对每一起案例进行查验皆需要对几年前所发生的事情进行确认,这在其他国家是需要通过其他司法体系来完成的。 缇翠柯解释称,在复审过程中,当发现可能存在欺诈的旧避难案件时,ICE的律师会向EOIR提出重新审理此案的动议。如果动议被移民法官批准,那么涉案难民就会被传讯。之后法官会重新确定这名难民的身份,做出重新准予或终结其庇护的决定。 来源:侨报

移民信用评分成为参考 想申美国绿卡难上加难

■■国安部有意推行新政策,在评估移民是否适合留美及会否对国家造成负担,审批居留权时将考虑当事人的信用分数。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国土安全部有意推行新政策,外国公民如需延续居留权、申请美国绿卡或归化入籍,都需要提供信用评分供当局参考。移民权益阵营批评措施不公,等于强迫移民在居留权和家庭温饱之间取舍。 综合《Market Watch》、mwakilishi网站及Legal Reader网站报道,国安部部长尼尔森28日签署文件,政府为了评估移民是否适合留美,以及会否对国家造成负担,审批居留权时将考虑当事人的信用分数,具体参考事项包括,移民有否申领公共援助、有否购买私人医疗保险等,也会审阅移民的借贷纪录和信用评分。 根据文件,措施将接受公众咨询,一旦落实的话,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如发现移民的信用分数“良好”,等于证明当事人可以自力更生,其申请就会增添有利因素。 按照官方定义,“良好”的信用分数需要“接近或稍微高于本国公民的平均值”,也就是说在300至850分的FICO评分制度中,移民的分数需要在670至739分之间。 波士顿的移民律师卡麦隆(Matt Cameron)批评,措施一旦实施将令移民家庭陷入困境,不少移民家庭收入较低,第一代移民尤其如此。 卡麦隆说,自己年幼时父母就曾领取“妇婴儿童”(WIC)资助,也住在公营房屋,如果未来的移民家庭失去这些福利,难以想像他们怎样融入社会,现在政府等于强迫移民,在绿卡和孩子福祉之间取舍,做法相当“残忍”。 不过支持收紧移民制度的移民研究中心却表示,国家自1990年代开始,移民政策太过宽松,早应有所改革。 专家表示,移民如要信用分数理想,首先收入要达到贫穷线的125%,以三口之家计算,相当于2.59万元。 此外,很多移民并没有信用分数,如果从零开始的话需时在3至6个月之间,至少需要开设信贷户口,民众可以向亲友或借贷公司申请贷款,又或者开设预先付费的记帐卡(debit card)。 不过政府在文件中同时表明,移民如果没有信贷报告或评分,“并不一定构成负面因素”,移民局将视当事人的财务或缴纳帐单纪录,评定其经济能力。

越南妹子移民美国靠“皇室”照摆脱霸凌 网友纷纷亮身份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妹子对抗校园霸凌的故事,只是她对抗的方法,有点特别… 妹子叫Tina,现在的她,已经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自己的朋友圈。 但她7岁刚从越南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日子可没那么好过, 当时,她跟着家人移民到美国新泽西,刚到美国,英语自然也不是很好,她当时住在一个郊区,里面几乎全是白人。 Tina原来是个外向的女孩,但自从来了美国,她很快变的内向又沉默, 在那个白人小学,她长得不一样,不会说英语,被同学排挤,嘲笑,欺负,有人在背后说她坏话,有人在课堂上故意不理她,奚落她… 然而...有一天,她祭出了一张照片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就是下面这张… 对!就是这种艺术照也能拍,旅游景点也能拍出来的格格照... 有一次,老师让他们在课堂上做自我介绍的展示…Tina就带了这张照片,照片中的她,穿着格格的袍子,坐在龙椅上,表情也是十分威严。 原本Tina也没想太多,结果,她的同学们看到这张照片后就惊了。 “我天,你真的是皇室后裔吗?” 那些曾经嘲笑过她的同学,当时的内心os可能是: “哎呀,她居然是格格,身份如此尊贵,我居然还对她不敬,今后不敢了!” 面对同学们投来的崇拜的眼神,Tina就顺水推舟撒了一星期的谎,说自己是越南皇室的后人… “我说,我的姓很特别,我小时候从哪里看到说,你是不是皇室后裔,看看姓就知道,所以我有可能(也可能不是)来自一个皇室家族”。 亮出的这张照片成了Tina在美国小学生活的转折点,原本嘲笑她的同学,不笑了!原本无视她的同学,也开始找她搭话了! 同学们似乎对她的格格身份深信不疑,对她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改变,校园霸凌什么的,不存在了!哪有人敢欺负皇室后人! 大家的态度纷纷友好起来,还有人来问她是不是真的认识那些有名的人...因为一张小时候拍的格格照,Tina的校园生活离奇的发生了质的飞跃。 从被人嘲笑到受人崇拜,只有一张格格照的距离。 后来,Tina慢慢融入了美国的生活,但小学的这段奇葩记忆,她一直没有忘记,这个月月初,她在推特上分享了这个故事。 除了获得18万的点赞之外,也炸出了一波公主和王子… 还有网友表示,不瞒你说,我… 我是龙的传人! 好吧,虽然帖子挺搞笑的,但背后其实隐藏着当时人们的种族歧视和阶层观念,格格照虽然可爱,但也希望以后大家都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赢得尊重。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美公布移民新规草案 限制领政府福利人士拿绿卡

■特朗普自上任后通过各种行政手段收紧移民政策。图为曾被美驱逐出境的洪斯拉都6岁女童。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美国国土安全部22日公布新法规草案,限制领取粮食券、医疗补助(Medicaid)和“第8类房屋补助”(Section 8 Housing Voucher)等政府福利的人士获得绿卡。新建议如果获得通过,将会成为特朗普政府最新限制移民和无证移民的措施,也是全美首次以领取福利作为批准绿卡的标准。 综合《纽约时报》、NBC、路透社和Politico网站报道,国土安全部在网站上公布的建议称,移民申请案调查员会将申请永久居留人士领取的社会福利,列为“占重要成分的负面因素”,当局如果认为申请人倾向依赖政府援助生活,会否决有关永久居留的申请。 国土安全部强调,长达447页的《不可接受成为公共负担者》(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新建议,只适用于申请签证或永久居留身分的人。至于大部分已取得绿卡人士、以及申请入籍的人士,都不在新建议影响之列。 透过“可负担健保”计划(Affordable Care Act,ACA)或者“儿童健康保险计划”(Children's Health Insurance Program)领取健康保险资助人士,以及获得“收入所得抵税”(Earned Income Tax Credit)的低收入至中等收入家庭,同样不受影响。 如果子女已经成为公民兼领取政府福利,移民申请人同样不在新建议的规定范围之列。不过,如果子女不是公民但又领取政府福利,当局会根据有关福利来判定移民申请人,是否依赖政府援助来生活。 申请人如果每年领取价值换算成金额超过1821元的福利,即联邦政府贫困线的15%,也不会获得绿卡和签证。 新建议也列明,特定申请人如果要取得绿卡,可能需要购买至少1万元的现金债券。 国土安全部在新闻稿中表示,新建议有助确保一些有意来美和在美国生活的人,不论是临时居留或永久居留,经济上都可以自给自足,毋须依赖政府福利。 新建议将于未来数星期在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公告,然后进行60天公众咨询,当局考虑公众提交的所有意见后,大约数个月后会公布最终定案。 “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是个早在1800年代出现的移民法术语,旨在让美国不用负担太多对社会不能做出贡献的移民。 联邦法律也一直列明,绿卡申请人必须证明自己不会成为美国的负担,审批部门也会考虑申请人在领取现金福利上的程度,但美国政府从来没有以领取粮食券等非现金福利,作为批准绿卡的标准。 前总统克林顿1999年曾限制依赖现金福利的移民申请人取得绿卡,但医疗福利或其他非现金福利不在规限之列,特朗普政府今次推出的新建议,有可能会为1999年的规定增加的新定义。 政府预计新建议一年将令38.2万人受到影响。 但移民权益人士认为,新建议可能会迫使数百万名依赖政府援助的贫穷移民,在接受福利与取得绿卡之间难以抉择;一些透过“医疗照顾”计划D部分(Medicare Part D)取得低廉处方药物的长者移民,也可能被迫在药物和合法身分之间二选一。 有移民组织也担心,一些已经取得合法居留资格的人士,也可能为了保住身分而停止领取福利。 全美将于11月初举行中期选举,政府在选举前不足两个月公布有关移民的新建议,分析认为此举存在政治目的,可有助共和党动员全国支持者,但也可能会刺激自由派走出来为民主党投票,势将左右共和党能否继续取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第一代加国移民四成信教 华人教会也开始多元化

■■加拿大移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联邦政府计划到2020年时吸纳100万新移民的目标,将为加拿大各宗教引入大批信众。基督教智库组织Cardus,与安格斯列特民意调查机构合作的研究发现,第一代新移民每10人中约4人有虔诚宗教信仰。因此,各个宗教团体需要面对大量增加的信众之外,也要因应多元文化的转变。华裔教会的转型则主要是语言的改变。 北约华人基督教会主任牧师谢安国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指出,华人教会是移民教会,从70年代开放移民开始,便有社交和安居就业的需要,所以华人教会从80年代以来一直提供这些服务,很难区分教会或社区。华裔社区有需要,教会便提供帮助。只是视乎教会的经济能力,有不同的服务方式。不过,对象有所改变,以前是香港移民或留学生毕业后定居,90年代之后是中国大陆的移民。 ■■谢安国牧师。资料图片 谢安国表示,白人教会可能发现社区已经由白人为主变成多元文化,因此需要转型服务不同族裔。华人教会初期是以广东话为主,但很快便增加英文以配合移民第二代。目前有很多华人教会是两文三语,即广东话、国语再加英文。有部分教会依然维持双语,即粤语和英语,又或是国语和英语。 华人教会服务不同族裔 现时有些华人教会也开始多元化服务不同族裔,包括来自叙利亚、越南、菲律宾或南亚裔。他指主要是基于社区转变,多伦多士嘉堡区和万锦市也不再是以华裔为主,因此有些华人教会也回应社区需要。教会的英文崇拜已经不再只是移民的第二代和第三代,也有其他族裔参加。 Cardus宗教自由研究所Dr. Andrew Bennett牧师表示,新移民带着他们的信仰到加拿大,多元化的发展离不开宗教和信仰,彼此需要有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而不仅仅是肤浅的知道节日日或传统,多元化也同样会推动宗教发展。统计指出,有21%新移民承认有宗教信仰,但甚少参与宗教活动或阅读经文;有不足三分一的新移民对宗教没有明确的态度;只有11%是完全拒绝宗教信仰。 统计又发现,64%的第一代新移民相信宗教令世界更美好,只有55%的加拿大人认为宗教可以改善社会。

魁省政党想减少移民 安省向被拒法语移民递橄榄枝

魁省自由党党领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两个魁省政党上星期在竞选中分别提出减少移民数量的设想。安省数个团体闻言立刻表示,如果有法语移民被魁省拒绝的话,欢迎他们到安省来。 其中一个团体、安省法裔大会负责人霍米努克(Peter Hominuk)在推特上强调,安省接受5%法裔移民的目标还没达到,因此非常欢迎被魁省拒绝的法裔移民申请。 助北部地区多元化发展 安省北部地区移民服务网负责人霍瓦尔德(Christian Howald)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愿。他说,安省北部地区在今后30年需要50,000移民。如果来的是说法语人士,将有助经济和市场的多元化发展。 两个提出削减移民的政党是魁北克党和魁北克未来联盟。他们都希望取代魁省自由党,组成下一届政府。 谁当选要到10月1日以后才分晓,现在提出的政策都属于纸上谈兵;但是自由党党领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承认,移民问题将会继续是这次竞选的热门议题。 来源:星岛日报

担心影响绿卡或入籍 在美移民不敢用粮食券

■粮食券是美国重要的福利计划,用来满足低收入工薪者、长者、残障人士在供应家人食物方面的基本需求。图为纽约布鲁克林区低收入家庭的免费食物。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意推出新政策,限制曾经享用政府福利的人士入籍或获得绿卡,消息引发领取医疗和粮食券的移民人数大降。有无证移民透露,早在去年11月已察觉政府态度有变,她为免成为目标,惟有放弃领取粮食券,一家四口要节衣缩食。 来自墨西哥的无证移民马琳(Marlene)是其中一个放弃粮食券的无证妇女,她到美超过10年,以往每月都会透过“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领取300元粮食券,资助14岁女儿和12岁儿子的食物开支。NBC报道,但去年11月开始,马琳感觉情况有异,当局要求她提供更多相关文件,包括一些她之前已提交的证明。 马琳担心这是特朗普政府打击外来移民的方法,可能对她和两个在美国出生的孩子不利,今年初得悉政府有意让领取福利的移民,难以取得永久居民资格后,心情更加复杂,“我很不安,最终决定粮食券5月终止的时候不再续领”。 马琳现在已减少购买食物,一家四口仅靠丈夫当地盘工人的薪资过活,她说很多认识的无证移民,都已经停止领取粮食券等福利,避免影响申请绿卡的资格。马琳的个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农业部数据显示,妇女、婴孩和儿童服务计划(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 Program,WIC)和粮食券的登记人数明显下降,其中WIC在5月的登记人数有680万人,较去年同期大减40万人;粮食券登记人数有3930万人,较去年5月大减210万人。 WIC专门为怀孕妇女和育有5岁以下幼儿的家长提供服务,纽约州最大WIC供应组织“公共健康解决方案”(Public Health Solutions)主席兼执行长大卫(Lisa David)表示,每月通常有大约100个家庭离开计划,但前年11月、即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时候,组织接获460多个家庭申请退出,去年1月再接获640个家庭要求离开。 大卫表示,曾经有一名以签证身分来美的妇人,与两名公民子女和一名无证亲人在境内生活,妇人专程向组织退回一些未曾使用的优惠券,并且要求组织将她的名字从政府数据库之中移除,“他们很担心签证不能获得续期,总之恐惧气氛非常、非常浓厚”。 德州非营利健康保险公司“社区健康选择”(Community Health Choice)的服务对象通常是家庭,当中至少有一名家长尚未取得公民资格,公司执行长简达(Ken Janda)称,这些家庭都很害怕带子女参加俗称“白卡”的“医疗补助”(Medicaid),或者儿童健康保险计划(CHIP),有些怀孕妇女也害怕享用相关产前检查服务,“担心尚未取得公民资格的亲人,会因为自己享用福利而被驱逐出境”。 ■滥用福利面面观   或引起长远健康祸害 公民移民服务局(CIS)局长西斯纳(Francis Cissna)8月表示,当局无意阻止外来移民领取福利,“只是如果我们知道有人依赖福利过活,我们会视他们为需要接受政府救济的人,无法取得签证入境或者成为永久居民”。医生、学者和非营利组织都认为,联邦政府这种政策会带来深远影响,而且会引起长远健康祸害。 德州哈里斯县的公营医疗系统“哈里斯健康系统”(Harris Health System),为区内大量未投保和低收入家庭服务,发言人希利尔(R. King Hillier)表示去年3月初至今年2月底之间,求诊病人数目较之前一年减少了大约7%,无证人士求诊人数更减少了9.5%。 希利尔举例前总统克林顿在1990年代立法,禁止来美少于5年的永久居民,领取大部分公共福利后,接受高风险产前检查的妇女数目明显下降,医护人员难以向怀孕妇女提供适切救治,“结果导致当年有很多患病婴儿相继出生”。

美国会议员有12%是移民,华裔占了3席

■统计发现,现任国会议员中,至少65名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正当移民议题成为政府与民间讨论热点之际,统计发现,现任国会中至少65名议员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占整体比例12%,其中包括3名华裔。按州计算的话,加州是移民议员的重要摇篮,20名联邦参众议员具有移民背景。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整理的资料,本届参众两院529名议员中,本身就是移民的共有12人,包括11名众议员和1名参议员;第二代移民则有53人,其中38人是众议员,15人是参议员。 以政党区分的话,具备移民背景的民主党议员远远多过共和党议员,12名第一代移民议员中,11人属于民主党,只有代表佛州的罗斯雷提能(Ileana Ros-Lehtinen)是例外。至于53名第二代移民议员中,39人属于民主党,13人属于共和党,最后一人是代表佛蒙特州的参议员桑德斯,他虽然属于独立党派,但立场接近民主党,桑德斯的父亲来自波兰。 按照州分计算的话,65名移民议员分别来自23个州,仅仅加州就占了19人,比如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父亲来自牙买加,母亲则来自印度。纽约、佛州各有5人,马里兰与伊利诺各有4人。 综观移民议员的祖籍,本人或父母亲任何一方来自大中华地区的共有3人,分别是代表加州的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刘云平(Ted Lieu)和代表纽约的孟昭文(Grace Meng)。孟昭文的父母原籍中国大陆和台湾,父亲孟广瑞(Jimmy Meng)也是首名晋身纽约州议会的华人。赵美心母亲来自中国大陆;刘云平则是第一代移民,来自台湾。除了这3人之外,参议员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的母亲是泰国华侨。 从比例来看,拉美或加勒比海地区是第一代移民议员的主要来源地,7名众议员来自这一地区,其中3人移民自墨西哥;2人来自古巴;多米尼加和危地马拉各占1人;还有4名第一代移民议员来自亚洲,除了刘云平外,3人分别来自印度、日本和越南。 至于在第二代移民议员中,83%来自欧洲和拉美或加勒比地区,一共包括30个国家和地区,当中墨西哥裔占了10人;古巴裔占了7人;德国裔6人;加拿大、印度及牙买加裔各有3人。 统计显示,全国人口共有14%是第一代移民,第二代移民则占12%,换言之本届国会议员的移民比例,依然低于整体数字。

加国每8人就有1人患乳腺癌 中港台移民检查率过低

■■伍兹鼓励无任何乳腺癌病史的女性自50岁起,每隔两年接受乳房X光检查。 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记者沈雯洁报道 加拿大癌症协会(Canadian Cancer Society)表示,每8名女性中就有一位患乳腺癌,每31位女性便有1位死于乳腺癌。卑诗癌症中心(BC Cancer)调查发现,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区的移民女性,接受乳腺癌X光检查机率远低于非移民群体。卑诗省癌症登记处科学主任伍兹(Ryan Woods)鼓励移民到加国后了解乳腺癌检查项目,尽管不能完全预防乳癌,但通过定期检测,就能在乳癌发生初期及时治疗,提高存活机会。 伍兹是该调查报告首席作者,他称,相较先前仅能分析亚裔群体和西人群体接受检查的比率,这次首次就来源国不同、年龄处于50岁至69岁的女性移民,接受乳房检查机率展开调查,结果发现来自中国、香港和台湾移民参与率仅为45.7%,而非移民参与率为51.2%。 参与本次调查人数共有53万,调查显示,定期看家庭医生与接受X光检查有直接关联,调查发现约有15%的华裔女性移民并无看家庭医生的习惯。 伍兹称,该群体人数巨大,令人担忧,因为常与家庭医生联系的市民,更容易遵循医生意见,接受检查的机率更高。 ■卑诗省癌症登记处科学主任伍兹(Ryan Woods) 移民越久越能接受检查 此外,研究发现来自英国的女性接受X光检查数量几乎与非移民群体持平,但其他群体就存在差距,其中来自韩国女性接受检查率最低,仅为39%。而且,他还注意到移民在加国居住时间越长,越容易接受乳房检查。 伍兹表示,卑诗癌症中心应进一步提倡移民抵达加国就了解防治乳腺癌检查项目。他说:“针对居住在加国低于5年的新移民而言,他们接受检查程度偏低,例如来自中国、菲律宾和印度群体接受X光检查机率仅为33%至37%。而居住时间超过5年的移民群体,数字有明显提高。” 女性乳癌居癌症前四位,是不容忽视疾病之一。伍兹表示,乳腺癌早期治愈率高达9成,因此定期防癌体检很关键。对于从未有乳腺癌家族病史的女性而言,建议50岁起开始接受X光检查,每两年一次,一直持续至74岁;对于曾有乳腺癌家族遗传史的女性,建议自40岁起接受检查,每年检查一次。 伍兹说:“卑诗癌症中心设有检查指引,不会让市民接受过量X光筛查,但通过适量检验,一旦发现有患病迹象,就要立刻寻求医生帮助”。 欲了解X光检查市民,可致电卑诗癌症中心X光检查项目服务中心,电话为1-800-663-9203或604-877-6187,或登录官网:http://www.bccancer.bc.ca/screening/breast/get-a-mammogram。

再婚丈夫移民遭拒 华裔伤障女子求复核遭驳回

综合报道 一个拥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的华裔伤障女子,与在中国照顾她的护理员结婚,并以家庭团聚为由,申请丈夫为加国永久居民但被拒,上诉亦失败,于是提出司法复核。不过,联邦法院认为移民上诉局符合公平程序原则,因此驳回司法复核申请。 56岁申请人陈爱娇(Aijiao Chen,译音),为加拿大永久居民,亦是中国公民,孩童时起,因为伤障,所以要倚赖轮椅代步。在1984年11月5日,申请人与首任丈夫结婚,并育有一子杨明(Ming Yang,译音)及一女杨爱珍(Aizhen Yang,译音)。可是夫妇二人在2003年离婚。在2005年,申请人的前夫再婚,他及一对子女由拥有加拿大籍的妻子担保,移民加拿大。 在2009年10月,申请人由于需要有人照顾起居及饮食,所以招聘护理员,而陈兴松(Xingsong Chen,译音)经一个朋友介绍应征。朝夕相对大约一年后,申请人与陈兴松堕入爱河。尽管申请人于2013年3月在儿子的担保下移民加国,成为加国永久居民,但是申请人与陈兴松每天都有通电话,维系感情。同年9月,申请人回到中国,探望陈兴松,两人一起生活了大约6个月。期间,陈兴松向申请人求婚,两人于同年12月12日在中国共谐连理。 签证官不信两人真结婚 翌年6月,申请人以家庭团聚为由,担保现任丈夫陈兴松移民加拿大。两人于同年12月在加拿大驻香港的总领事馆及驻澳门领事馆面试,不过签证官员认为两人认识过程牵强,包括陈兴松解释为何放弃建筑业工作,改投护理员工作,不大合情理。此外,签证官不相信两人真结婚,结婚只是为了让陈兴松移民加国,同时不相信申请人有足够财政能力,支持陈兴松在加国的生活。加上申请人与陈兴松有关结婚的打算,两人所说的不一致,可信程度成疑。 申请人在2015年1月接到信件,知道当局拒绝申请人的担保申请后,提出上诉。移民上诉局安排在2017年4月7日进行上诉聆讯,不过申请人的律师要求押后,以便提出当中是否涉及宪法的问题。移民上诉局应申请人的要求,决定把聆讯押后至同年7月26日。这时,申请人又以在香港面试时,负责翻译的人员有问题为由,要求进一步推迟聆讯。移民上诉局如期进行聆讯,并在11月6日作出决定,维持签证官的决定,不相信申请人与陈兴松真结婚,据此便毋须要考虑申请人是否有足够经济能力的问题。 申请人就移民上诉局的决定,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指在移民上诉局的聆讯中,曾要求就如何使用洗手间作供,从而证明自己需要他人照顾的程度,可是要求被拒,这令她未能得到公平的程序。个案于2018年5月28日在多伦多审理,联邦法院法官阿米德(Ahmed)在7月20日作出裁决,否决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指移民上诉局认为,申请人如何使用洗手间与上诉无关,因此没有漠视申请人应有的公平程序权利。

家庭财务规划系列讲座: “加拿大房地产税务以及传承规划”

目前加拿大税局加强了对房地产税务方面的稽查。在加拿大,除了每年申报个人所得税,纳税人还应该对将来的财务规划有所准备。经常听到有人说,在加拿大人走了之后因为没有提前做好财务规划,造成房产、生意等无法正常转移到继承人手上。因此,清晰了解加拿大的房地产税务,以及尽早做好家庭税务规划就愈发显得重要。 讲座内容: 加拿大房产税的计征方式 出租物业的费用计算与卖房子的费用计算的不同点 税局加重对多套房产的税务稽查(具体案例分析) 把房子1块钱转让给子女有什么税务弊端? 买房子用夫妻联名或分开在法律上和税务上的利弊 留学生和持工作签证人士人如何免除15%额外物业税 购买新房的HST 退税类别及申请方式 非税务居民的房产出租及买卖的税务申报 房产转移给下一代的税务规划 日期: 2018年8月21日(星期二) 时间: 下午6:00 至 8:00 地点: 华咨处语言培训中心           4002 Sheppard Ave. East, Suite 507           Scarborough, ON    ...

加拿大最大移民诈骗案:王洵去年假释仍欠92万

被形容为加拿大历来最大的移民诈骗案中,主犯王洵(Xun Wang,译音)于2015年被判监7年,但在服刑三分一之后,去年获准假释,但尚未支付约92万元罚款。王洵的部分受影响客户现正争取继续居留加国。有客户强调,自己不知道王洵从事违法活动,现在王洵可重获自由,但她却面临被递解出境命运,她感到愤怒,直呼“不公平欠公义”。本报记者上周到王洵位于卑诗省列治文的住宅采访,惟未见到当事人。 王洵的独立屋位于列治文市一条主街,附近有屋苑、宗教设施以及学校等。 《星岛日报》记者在当天黄昏去到宅前,发现有一白色铁栅栏隔开大门口,栅栏外并没有门铃设施。记者等候了一段时间,终有一穿深蓝T恤及运动裤的年轻女子,见外面有陌生人拍照就开大门走出来,但一听闻是记者即不发一言,根本不回应记者提问这里是否王洵先生寓所,走回大屋,锁上了大门。 所有资产已转配偶名下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引述2017年11月加拿大假释局(Parole Board of Canada)的文件显示,尽管他仍未支付90多万元的罚款,当局仍然批准王洵获得提早假释。 同时,假释局更注意到王洵已经把所有资产转至他的配偶名下,借此逃避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简称CRA)的罚款。不过,假释局考虑到他在监狱中的表现,以及出狱后未有潜在暴力犯罪危险,准许他在服满三分一刑期后出狱是适当的。 在2015年审判期间,法庭资料显示,王洵所经营的两家移民顾问公司由2006年到2013年期间,收入达到1,000万元,有严重的逃税行为。法官最终判处王洵须缴付两项罚款,即诈骗税局罚款730,837元,以及诈骗联邦政府罚款187,901.24元,合共约92万元。王洵曾经向假释局承诺,他会抵押房屋缴交罚款。可是,经过7个月后,CBC记者翻查卑诗省房产交易纪录网站,上面并没有王洵抵押房子的纪录。当记者向加拿大税务局查询时,税务局以涉及私隐为由,拒绝证实王氏是否已经支付罚款。 现年49岁的王洵拥有两家移民顾问公司:New Can Consulting和Wello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这两家公司不仅曾为超过1,600人申请加国永久居留,还为其中一些人提供虚假入境纪录、假工作证明,以满足对新移民的法定居住要求。 至于因王洵造假而受到影响的1,677个客户,其中有1,081人正面临被驱逐出境或已经离开加拿大。 不过,王洵的部分受影响客户,目前正在争取可以继续居留加国。居住在温市的耿晶丽(Zheng Li Geng,译音)强调,她不知道王洵从事违法活动,也不是他的同谋;现在王氏可以重获自由,她却要面临被递解出境厄运,她对此感到愤怒,直呼“不公平欠公义”。 王洵案时序表 2001年 开设New Can Consultants Ltd.无牌公司 2004年 开设Wello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无牌公司 2007-2012年 有114申请人住址均为他列治文寓所 2014年10月...

新一轮特快入境再发 3,750邀请 中签数量逐步增加

■■新一轮特快入境发出3,750个邀请。 网上图片 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周三对通过“特快入境”系统(Express Entry)申请移民加拿大的3,750名申请人发出邀请,此数量与上一次相同。此批中签人士的分数在442分以上。 根据加拿大移民新闻的消息指出,今年初发出的邀请为2,750个,之后稳定增加到现在的3,750个。 今年至今已发出43,450邀请 2018年6月份两次抽签共对7,500个申请者发出移民邀请这,比2017年6月的3,409个增加了一倍多。 周三的的抽签量已超过2017年7月全月的总数,当月共发出3,202个邀请。 2018年迄今共举行14轮抽签,已发出43,450个邀请。 由于加拿大今年的移民目标高于2017年,2019年和2020年的移民目标也将继续增加,因此中签数量将逐步增加,大约每两个月会增加250至500人。 在移民部规划下,今年通过“特快入境”系统招收的经济类移民共74,900人。2019年的目标则提高至81,400人。 特快入境系统包括三大经济移民类别的候选人︰联邦技术工人类别、联邦技术贸易类别和加拿大经验类别。 Anika是今次中签者之一,36岁的她拥有硕士学位,并担任管理顾问5年。她英语能力良好,虽然从未在加拿大工作或学习,但她得分442分已达最低标。 Ranya和Darius已婚,都拥有学士学位,分别为29岁与33岁,两人都担任平面设计师4年。他们均未在加拿大工作或学习过,不过具有良好英语能力。 他们以Ranya作为主要申请人,获得443分,顺利被抽中。 移民律师科恩(David Cohen)表示,这是令人欢喜的趋势,未来几个月会看到更大规模的抽签量。

美国防部被曝将开除千名移民新兵

美国全国每年都有数千名合法移民入伍,他们把参军视为快速获得公民身份的快捷方式。然而,有外媒爆料,随着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达到白热化,美国军方准备开除1000名移民新兵,目前已经清退了其中的数十名新兵。 综合美联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等外媒报道,五角大楼已经开始清退美国陆军预备役人员和新兵。报道称,这些士兵都是根据美国防部启动的“紧缺人才征兵计划”(MAVNI计划)招募的,他们均持有留学护照或在美国申请政治避难。 “自1976年以来,外籍移民就一直在为美军作战。如果没有移民,美国就不可能取得革命的胜利,也不可能赢得全球反恐战争的胜利。” 玛格里特表示。 据了解,乔治·W·布什(小布什)执政期间,为了填补了医疗方面以及俄罗斯、汉语等41国语言方面的空缺,美国国防部启动了MAVNI计划。2009年,MAVNI计划开始招募外籍人士,通过这种方式入伍的士兵可以跳过绿卡申请程序,通常在一年内可快速成为美国公民。(Alice编辑)

安省政府终止与联邦合作安置难民

星报图据星报,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今日在指责杜鲁多政府鼓励非法难民入境引起混乱后,表示将终止与联邦政府合作安置难民。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Ministry of Community and Social Services)厅长Lisa MacLeod告诉国家移民部长Ahmed Hussen,说Queen's Park政府将不再参与移民危机。昨天晚上,MacLeod、Hussen与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就非法移民问题召开了政府间临时会议。会上,MacLeod已将省政府的这一决定告知二位。MacLeod同时也对联邦政府表态,说如何解决难民问题,将取决于渥京和包括多伦多在内的地方政府。CityNews发布推特,说杜鲁多总理发表意见:「看来,省长可能还没意识到我们在联合国公约对难民所承担的国际职责。」福特代言人Simon Jefferies今天说:「对于想来加国的人群,安省将永远欢迎他们合法入驻。然而,非法入境的人群目前并未遵守相关流程。」去年11月,以韦恩为首的安省政府与渥京政府签署了移民合约。今日,福特政府有关难民的表态,可能意味着该协议的终结。(智苏编辑)

中国申请加拿大签证者 网上可用“银联”付款

加拿大签证。网上图片 加中旅游年缔造本国历来中国申请来加签证数量高峰,去年占各地申请来加短期签证的23%,联邦政府有见及此,继增加在华签证中心至12个外,移民部长近日宣布,为中国申领来加签证者新增当地普及使用的“银联”(UnionPay)网上签证费用支付方法,令中国申请签证者更便利。 现正访华的联邦小商业及旅游部长楚萱歌(Bardish Chagger)促成这项新增服务,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昨日于多伦多公布详情。他形容加中旅游年,进一步深化两国旅客交流。去年加国接待了约68.2万人次中国旅客,较8年前约19.5万人次,以倍数急增,单在去年来自中国的游客数字,相比前年增加了12%。胡辛表示,中国旅客为加国带来约12亿元的经济零售数字,因此加国致力开拓中国旅客市场,惠及零售服务行业,创造就业机会。 胡辛说,因应中国旅客、国际学生及到本国省亲人士签证需求增加之势,加国去年底把设在中国的签证中心数字,由5个增加至12个。他又公布,从现在开始,如果在中国透过网上申请旅游、留学及探亲签证等短暂逗留本国人士,可使用“银联”从网上直接付款,为申请者提供更便捷的程序。 他续指出,申请者如果使用上述方式支付签证费用与申领本国签证,将较以往更快获得批核。 胡辛又表示,中国大陆申请本国签证成功比率,自2015年以来平均达到88.5%,成功率甚高。但有媒体问及今年有约200个从中国拟到温哥华出席侨团活动的官员,未获批签证到加拿大,胡辛指相比本国平均在世界各地批出到加签证比例为85%来说,中国申请人获批比例为88.5%,是高于平均。他指出,明白有媒体特地强调有约200人不获签证,他形容该项在温哥华举办的侨界会议,邀请海外人数众多,仅约200人不获来加签证,所占实属少数。他解释说,有不少人士向本国在海外的签证办事处申请了来加签证成功获批后,鉴于各种原因而没有使用获批签证到加国,这是个人选择。 因此有旅客获批签证而不用,与不获签证是有着明显分别,不能混为一谈。 增聘1,300新移民 助纾旅业人才荒 当加国锐意吸引中国及世界各地旅客到本国游览消费,有旅游热点地区例如班芙(Banff)及多伦多市等,正为接待游客酒店房间与旅客设施不足而苦恼。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胡辛指出,联邦为配合旅客人数逐年上升,日前公布措施增聘1,300名新移民成为酒店业员工,并对旅游热点增加招待旅客设施,纾缓本国酒店及旅游业困境。 胡辛形容,加国得益于旅游业收益约有12亿元,但一些旅游热点的地方政府却投诉接待的旅客人数渐多,但联邦对地区旅游业设施与补贴不足,令地方政府开始对旅客增加感到吃不消。胡辛回应本报记者提问时坦言,不少地方政府及省政府亦向联邦提出上述问题。他说,联邦政府体恤地方政府与省府所面对的挑战,为纾缓地方政府在接待旅客的压力,日前联邦政府公布了一系列增加本国旅游竞争力措施,包括协助增聘1,300名新移民加入酒店业,不仅为新移民创造就业机会,亦让熟悉旅客母语的新移民,为来自不同地方的旅客介绍本国旅游资讯,令来旅客更有亲切感。 此外,联邦政府亦在夏季旅游高峰期前,与酒店业协会会面,听取业界人士建议与挑战;他形容业界曾反映说,旅游及酒店欠缺一些为旅客供给相关讯息的人力资源。胡辛指出,从本国旅游发展长远计,将培养旅游业人才,冀改善人手不足的问题。 对于从美国跨境逃至本国的难民问题,可能在夏季期间会更严重时,身为联邦公民、难民及移民部长胡辛形容,现阶段很难预测从美国北上本国难民人数多少,联邦政府已对可能出现的情况作准备,与安省、缅省及魁省省府以及边境执法机关,紧密注视加美边境状况,并展开全国紧急应对计划,一旦有难民跨境抵达,地方政府将如何安置他们及所需支援等。不过胡辛强调,至今年5至6月为止,加国难民数字持续下降,然而鉴于过往曾有难民涌至经验,联邦政府对难民问题不敢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