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6日 星期四 09:36:4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移民

她的前半生!17岁被包办婚姻嫁给陌生人 逃回加拿大后重获幸福

【加拿大都市网】 1987 年在巴基斯坦出生的加拿大女子Maria Malik,在《多伦多生活》中缕述了她作为巴基斯坦裔小女孩在加国成长的遭遇,当中有她对伊斯兰文化的困扰;有她17岁中学还未毕业被逼举家返回巴基斯坦的跌荡生活;有她18岁便被包办婚姻的下嫁一个经常劈腿有暴力倾向的陌生男子 ...... 之后她逃回加国 ......再之后离婚 ...... 之后,她讲到自己如何解开重重困锁,而有今天的学业和事业成就与美满婚姻的幸福人生。 Maria Malik 如是缕述了她的前半生: 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普通的多伦多少年,但当我 17 岁时,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了巴基斯坦,并把我嫁给我的表弟。我将细说如何摆脱虐待关系并找到回家的路。 我于 1987 年出生在巴基斯坦的萨戈达(Sargodha),我的父母在这个小城巿通过包办婚姻互相结识,并在一年后诞下我。我的父亲是一名摄影师兼画家,但由于工作机会稀缺而且收入低,他决定到加拿大找机会,为我们的家庭创造了更好的生活。我五个月大的时候,他在蒙特利尔的一家生产男装的制衣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四岁举家移民蒙特利尔 四年后,他以赞助人身份,把我母亲和我带来加拿大。在巴基斯坦,我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唯一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我妈妈向我保证,我们一到达加拿大,便会有弟妹。因此当我父亲从机场来接我们时,我天真地问可否在去新家的路上停下来接我的兄弟姐妹。 到达蒙特利尔大约一年后,我实现了我的愿望,弟弟终于出生了,而几个月后,母亲又怀上了我的妹妹。我父亲决定把全家搬到多伦多,在那里我们可以用英语过日子,虽然他的英语也不太好,但总比他的法语强。他相信开出租车可以赚很多钱。 我们在St. James Town的Wellesley和Parliament交界处附近找了一间肮脏的两房公寓,那位于在该幢大厦的16楼。我在距离我们公寓五分钟步行距离之外的 Rose Avenue Junior Public School 上小学。这所小学面积很大,而且非常多样化,同学分别来自印度、孟加拉国,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 我的成绩永远都界乎B等,代表我不是最聪明的,但我能完成所有功课。运动让我感到充满活力和自由,我加入了几乎所有球队:棒球、篮球、田径。但是我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在下课铃响起后就立刻回家。作为长女的我,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在厨房帮忙,并协助母亲照顾弟妹。 我最终屈服并放弃了运动,一放学便直接回家。虽然能够协助我的母亲使我感到自豪,但还有另一种力量在激励我,就是恐惧。我和我的弟妹有多爱和钦佩我们的父亲,我们就有多害怕他。他脾气暴躁,希望家里事情有条不紊。如果我们知道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就会开始疯狂地整理家居。当我们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时,我们整齐地排成一排,假装在看书。 虽然我父亲要求很高,但他也会很温柔。有一次我生病时,他买了一个加热垫,并在我的床脚坐了好几个小时,给我讲述他早年在加拿大的故事,一直到我感觉好些才停止。我母亲的爱有时更严厉,甚至是冷酷。如果我生病或受伤,她会说:“太糟糕了。立刻起床。你会没事的。”基本上,我和妈妈相处得并不融洽。我很情绪化,而她很任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温馨的时刻,比如她紧紧牵着我们,冒着暴风雪长途跋涉到一家玩具店,只因为她答应给我买一个我非常想要的娃娃。 尽管当时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我也试图保护我的弟妹免受父母恶劣的情绪影响,并从中渐渐成为了他们半个母亲般。我是会接送他们上课和下课,也在父母不在家时照顾他们。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也是我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 我母亲在2000年时又生了一个男孩,与此同时父母决定让我就读士嘉堡的一所女子伊斯兰学校,而不是和朋友一起到附近的公立高中升学。他们说是时候让我了解我的宗教和文化了。我反抗但无济于事,我突然明白我的意愿在他们眼中是多么渺小。 虽然我父亲在星期五会和弟弟们一起去清真寺,但我们家对伊斯兰教的坚持更多的是文化而不是宗教。伊斯兰教只是我身份的一部分,正是如此我感到十分难以适应新学校。学校坐落在一片工业荒地上,墙壁薄如纸,漆成明亮的、病态的绿色,四处没有窗户。以往我已习惯西式衣着,现在要穿着头巾和长袍。小息时间只有 15 分钟,女孩们不允许停留在外。我们每天阅读古兰经并祈祷五次。我们的课程虽然涵盖了标准的高中科目,但非常强调伊斯兰研究。 我乘坐公共汽车往返士嘉堡需时一个半小时,早上...

EE申请者资金要求调高 下月8日前须提交证明!

【加拿大都市网】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联邦移民部早前宣布调高在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系统中,对联邦技术移民(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FSWP)和联邦技术工人(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FSTP)申请者资金证明的数额要求。之前提供了证明但未能达到新定数额的人士,须于6月8日前提供新的资金证明(proof of funds)。 移民部要求上述两类移民申请者提供资金证明,主要是为了确保他们有一定数额的资金,能够支持抵埗初期的生活起居费用。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EC)申请者,以及其他能够证明自己在加拿大有雇主提供有效工作机会的EE申请者,则不用提供资金证明。 FSWP和FSTP两类申请者如未能提供有效工作证明,需要按移民部要求的最新数额提供资金证明。 早前提供过资金证明,但数额未达表格中显示移民部今年调高资金额要求的申请者,须在6月8日之前,更新自己在EE数据库中的资料,提供新的资金证明,以继续符合成为永久居民候选人的资格。更新数据资料不会改变申请者加入数据库的时间,即是不会令他们要重新排队。 确保到加后有足够生活费 申请者在证明文件上填报的资金,必须在申请移民及取得永久居民身份之时能够随时取用。在抵埗时,新移民必须向移民官证明自己合法拥有且可以取用这些资金。这些钱是用于主申请人及其家人在加拿大初期的生活费用,无论其家人是否一同来加。申请人不可向他人借钱,或用自己的资产净值来充当安居资金的证明。 移民部只接受EE申请者提供其存入资金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发出的正式函件,作为资金证明。函件必须为印刷文件,并使用该金融机构的官方信笺,以及印有机构的地址、电话及电邮地址。信函内要有资金拥有者的姓名,列明未偿还的债务如卡债及贷款等,以及帐户号码,以至每个帐户的开设日期、最新余额及过去6个月的平均余额等。 移民部早前宣布,将于今年7月初重新恢复申请FSWP及CEC两类移民的抽签邀请程序。此前这两类移民分别于2020年12月及2021年9月因疫情而暂停。移民部长并表示,对于新的EE申请人,其永久居民申请的审批时间,届时也将恢复到6个月内。

加拿大联邦技术移民项目7月开抽!这些是你需要提前知道的

■■技术移民项目将于今年7月初恢复抽签。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部近期宣布,以海外技术人才为主要申请人群体的加拿大联邦技术移民项目(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FSWP),将于今年7月初恢复抽签,为海外专业人士移民加拿大重新打开一道大门。 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news.com指,FSWP由1967年创设,到疫情之前,一直是加拿大吸引技术移民的最主要渠道。它的好处是不需加拿大工作经验,申请时也不需要受聘于加拿大雇主。受疫情影响,该项目于2020年12月宣布暂停,直到近期宣布将于今年7月初恢复,移民部并承诺将申请个案的审批时间,控制在6个月之内。 FSWP目前是加拿大技术移民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系统属下四大移民项目。申请人需要在六个评分领域中,有三项满足CRS(综合排名系统,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最低评分,并且六项分数合共达到最低分数线。 六项评分最少要获67分 这六项评分最高分数分别是教育程度满分25、语言熟练程度28分、工作经验满分15、年龄满分12、是否妥善安排好抵加工作(arranged employument)及适应能力满分各10分,总分满分100分。申请人必需达到总分最低67分。 三项要求最低分的评分项包括工作经验,要求过去10年内有一年以上连续的全职、受薪的高技术工作经验。工种要符合加拿大全国职业分类(NOC)中技术类别0,A或B类。语言水平要达到加拿大语言基准(Canadian Language Benchmark CLB)英语第7级或法语听说读写水平。教育程度要有加拿大文凭,或海外文凭加上教育评估中心(Educational Credential Assessment, ECA)评估报告。  符合资格的候选人,可以经由移民部网站创建自己的个人账户,之后在其中建立自己的快速入境申请人档案,并上传详细个人资料。移民部将确定申请人符合哪个项目申请资格。所有申请人的资料都经由此一途径,进入快速入境候选人数据库,并且获得一个评分。 申请人资料进入EE数据库之后,不代表马上有资格申请永久居民。移民部大约每两周会举行一次抽签,按分数高低抽出候选人,向他们发出申请永久居民的邀请(Invitation to Apply ,ITA)。 EE候选人只有在收到邀请的情况下,才有资格申请永久居民。受到ITA邀请的人,必须在60天内提交永久居民申请材料。未被抽中的人则等待下一次抽签。  

重磅!加拿大恢复联邦经济移民项目!出台措施帮留学生成为永久居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出台措施帮助国际学生成为永久居民。 移民部门将在7月恢复联邦经济移民项目,并在国际学生等待永久居留(PR)申请被处理期间,延长他们即将到期的工作许可证。 加拿大将于7月恢复联邦经济移民计划,此前该计划被长期搁置,导致许多国际学生无法获得永久居留权(PR)。 移民部还将允许今年研究生工作许可到期的人在加拿大再居留18个月,同时继续处理积压的移民和公民项目。积压的移民和公民项目已经达到180万。 与一系列其他特别措施一起,这些变化旨在解决数千名国际学生面临的危机,这些学生在加拿大的地位已经或即将耗尽,面临不得不离开加拿大的前景。 移民部长肖恩·弗雷泽(Sean Fraser)周五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表示:“由于经济增长速度快于雇主招聘新工作的速度,加拿大需要考虑每一种选择,以便我们拥有推动经济增长所需的技能和劳动力。” “移民对于解决我们的劳动力短缺至关重要,这些措施旨在解决全国各部门的紧迫需求,同时为近期毕业生和其他申请人提供更多机会,在加拿大建立自己的生活,继续为我们的短期复苏和长期繁荣做出贡献。” 疫情对加拿大移民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2020年和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国内外的旅行限制和封锁推迟了海外申请的处理,导致积压不断增加。 去年5月,移民部还推出了一项一次性特别计划,让一些在疫情期间从事重要工作的学生和移民成为永久居民(TR to PR,即“新政”)。然而,由于渥太华迫切需要将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和现在的乌克兰人重新安置到加拿大,申请人的处理时间变长。 因此,渥太华去年暂停了联邦经济移民项目——加拿大经验、联邦技术工人和技术贸易流——这些都是国际学生毕业后获得永久居留权的热门途径。 为了避免申请人在加拿大境内长时间等待而被漏掉,移民官员现在将允许申请人在申请处理期间离开加拿大。与此同时,那些工作许可到期的人也将有资格延长他们的工作许可到2024年底。他们在加拿大以外的家庭成员也可以通过开放工作许可证加入他们。 官员们表示,他们成功地将这些项目的“库存”减少了一半,从2021年9月的11.19万人减少到今年3月的仅4.8万人。他们希望在7月之前能进一步降低,恢复到之前的服务标准。 编译:Yuan 图源:加通社 ref:https://www.thestar.com/news/canada/2022/04/22/canada-unveils-new-measures-to-keep-international-students-from-running-out-of-status.html?source=newsletter&utm_source=ts_nl&utm_medium=email&utm_email=0A462B1820F7AAD8AFF43B2BD050713F&utm_campaign=bn_119517

上海人封城“憋疯了” !网络搜索移民加拿大词条增长2846%

■上海因疫封城后,移民留学加国申请增加。图为上海封城的景象。 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有数据显示,今年4月中国“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环比增加2846%,在移民相关词汇检索量中位居榜首。大温一家移民留学公司负责人也称,自上海因疫情封城后,咨询移民留学的上海客人增加了不少,但本地一些来自上海的移民就表示,并未听说有亲友因为封城而想要移民的,也不会因为暂时的防疫政策鼓励亲友移民。 ■■3月28日至4月3日中国网民搜索显示,“移民加拿大条件”搜索增长了2846%。自媒体截图 根据百度搜索的数据,3月28日至4月3日“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环比增加2846%,“出国哪里好”则以2455%的增长率排在第二。而“移民”检索量月环比增幅最高的10个地区分别为:上海(增109.61%)、天津(增41.5%)、广东(增29.79%)、江苏、陕西、香港、吉林、浙江、台湾、福建等。 指咨询移民留学上海人居多 大温一间移民留学公司负责人Wendy也表示,最近上海封城以后,向他们咨询以及签约移民留学业务的人增加了不少,其中以上海人居多,也有中国其他一些受到疫情影响的城市的居民。 “这些人都是在上海疫情爆发之后冒出来的”,她说,有人直接表示对防疫政策的担心,有人更说“自己隔离无所谓,但很怕把孩子一个人拉出去隔离,实在是很担心孩子,因此想方设法移民或者留学,至少先把孩子弄出去。” 不过,来自上海的西温市民黄小姐就表示,除了一些已经移民加拿大但目前身在上海的朋友表示想回来之外,她在上海的其他家人朋友,似乎并没有因疫情流露出想要移民的念头。 她说,她在中国的朋友圈子对于上海的防疫政策支持者和反对者各半,有些人甚至将被隔离的怨气撒在感染者身上,认为“是他们导致人们被关在家内”。 称移民事大不会冲动决定 黄小姐的母亲在上海疫情爆发前刚刚从温哥华回到上海,结果一回去就遇上封城,但所幸小区的志愿者资源比较多,因此目前还不至于缺乏所需的食物和物资。黄小姐坦言,不会因为疫情封城就鼓励在上海的亲友移民,“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移民是个人需求,不适合每个人”,黄小姐说。 列治文市民王女士也来自上海。她说,她在上海的亲友并没有人表示因为封城而想要出国的,但是曾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有人说“不少人现在很想移民了”。 她认为,中国和加拿大对待疫情的不同政策可谓两个极端,一个太紧,一个则太松。上海基础人口太大,长者也较多,如果以加拿大的防疫措施来管理,也可能会令人担忧一些长者和有基础病人士的安全。 王女士说,防疫政策只是暂时性的,而移民对一个家庭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决策,她不会因此就鼓励人们移民加拿大。她的父母目前也在上海居住,因为他们平时就喜欢屯东西,因此家里的食物非常充足,此外志愿者们也非常热心地帮助居民分发生活物资,“只要不要有什么突发疾病,长者待在中国会比待在加拿大安全”,王女士说。

30年内约200人被剥夺公民资格 一半均因伪造居住记录

【加拿大都市网】据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3月出版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披露文件显示,移民部因造假及欺诈等原因剥夺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情况并不常见。由1988年至2021年夏天约30年时间里,仅有不到200人被剥夺公民资格。 一份由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公民及护照案件部门(Citizenship and Passport Cases Division,CPCD)助理主管,于2021年6月10日提交的文件,列举了历年来因各种原因被移民部取消公民资格的案件统计情况。 其中由1988年至2017年间,移民部共剥夺了171人的公民身份。他们当中有95是因为伪造居住记录以满足最低居住时间,42人因为隐瞒刑事犯罪记录,17人因为身份造假,11人因为战争犯罪,4人因为在申请永久居民过程中造假,两人因为在申请难民过程中造假。 在2017至2018年期间,由于加拿大公民法(Citizenship Act)修法,没有人被剥夺公民身份。 生物特征助发现欺诈案件 由2018年至今,移民部再宣布剥夺16人的加拿大公民身份。其中6人是因为伪造居住记录,两人因为隐瞒刑事犯罪记录,两人因为在申请难民过程中造假,4人因为在申请永久居民过程中造假,两人因为身份造假。 报告显示,指绞、脸部识别、照片等生物特征识别的提交,对于发现及确定欺诈案件起到较重要作用。它们帮助识别所有的假冒身份案件和大多数隐瞒刑事犯罪记录案件。移民部自2016年以来,5年内收到大约239宗伪造身份案件的转介并展开调查。不过在过去5年内,生物特征帮助识别皇家骑警背景调查之后再发生刑事犯罪情况的案例不多。 报告指,在申请公民入籍过程当中对移民部说谎的主要原因是,隐瞒申请人过往的刑事犯罪历史,隐瞒过去曾经申请难民并且被拒绝的事实,以及冒用其他人身份提交公民申请等。

网红移民加拿大的机会来了!专家解读:这几点必须了解

【加拿大都市网】网红越来越进入主流,被认可! 这两天网红(influencer )被正式列入加拿大国家职业类别NOC,成为移民加拿大自雇移民的一个固定职业选项被网络热传。 鉴于加拿大自雇移民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对年龄和语言没苛刻的要求的移民项目。似乎只要是网红都可以轻松移民加拿大。 网上甚至惊呼:网红移民的时代到了。 那么是不是当红主播、网红、自媒体博主都可以通过自雇移民快速移民加拿大呢?小编采访了亿微移民持牌移民顾问张丹女士。 张丹女士首先表示,2021年加拿大国家职业类别NOC更新,的确出现了网红(influencer )这个工作。 但自雇移民完全不取决于是不是网红,而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网红。如果天天耍宝带货,有几百万粉丝也不并不符合移民标准。 什么样的网红可以移民加拿大? 1、必须是从事文化、艺术、体育相关领域的网红 但是加拿大自雇移民,也是特殊人才类移民,主要是为了招募文艺体育类的人才,比如游泳健将、钢琴家、摄影师等等。有点像中国的文体特长生。 所以仅仅是网红是不够的,还必须从事文化、艺术、体育相关领域。比如你是一个完全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带货的博主,并不属于文化体育人才。 同时也要求在递交申请前5年内,需要有最少两段12个月(24个月)的艺术或体育方面的自雇经历。 2、是文体类相关网红,还要有自雇的能力。 因为移民项目都是有支撑点的,自雇移民的重点是自雇。 比如你是钢琴家,但是为乐团工作,收入都是工资。你也是网络红人,但自己没有参与经营。这也是不行的。 自雇移民会考察商业计划书,考察你的自雇经验。也就是希望你到了加拿大,不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还能培育新的艺术人才,繁荣多元文化市场。 如果你是钢琴师,又有网红,还有市场推广、招募学生的能力、变现的途径。那你就符合标准。 对于网红申请加拿大要多久可以完成?张丹女士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通常都需要三年以上,比如现在移民部官网上显示自雇移民需要41个月才能完成。自雇移民还是比留学生采用的经验移民慢了不少。

加拿大今年第一季度已接纳10.8万新永久居民!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周四(31日)宣布,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已经完成了原定在2022年第一季度做出14.7万个永久居留最终决定的目标,比 2021年同期的最终决定数量增加了一倍。通过这些努力,加拿大今年已接纳了10万8千多名新的永久居民。此外,本国已经超过了原定的2021-2022年公民入籍目标,新增了21 万名加拿大公民。 移民部表示,为了帮助希望成为加拿大公民的人士,正在加强服务并推进服务现代化,包括提供在线测试、在线入籍仪式和在线申请追踪,让申请者及时跟进自己的申请档案。这些新成就是该部致力于不断改善客户服务的结果。2021年,移民部做出了50多万个决定,迎接了40万5千名新的永久居民,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新移民人数最多的一年。  2019年学习许可创纪录的一年之后,IRCC在 2021年将批复量增加了32%,完成了近56万份学习许可申请。在同一年,有近16万9千名申请人从在加拿大的工作身份转到永久居留身份,创下又一个历史记录。在《2021年经济和财政更新报告》提供的8,500万元进一步资金支持下,移民部正继续努力,减少疫情期间积累的申请案。在该笔资金投入前,移民部已经做出多项工作以缩短等候时间,例如雇用新的审理人员,将申请电子化,并重新调配在世界各地办事处之间的工作。  在努力减少申请审理时间的同时,IRCC始终致力于为其客户提供有意义、及时的和透明的信息。弗雷泽部长周四还宣布对IRCC的在线审理时间工具进行新的调整,以便为客户提供更准确的估计,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申请档案审理还需要多长时间。大多数永久居留和公民入籍服务现在将显示动态的审理时间,将根据过6个月的数据,每周发布最新的计算结果。动态的审理时间已经用在了临时居民服务上,依照过去8周或16周的数据进行估算。 移民部并表示,以上变化将为申请者提供真实并且最新的信息,并将反映正在审理的申请数量以及最新的操作实际情况。这些措施将给那些希望前来加拿大生活、工作和学习的人士一个更准确的时间表,以便他们可以更好地制定自身计划。 V02

加拿大优先接纳乌克兰移民,开战以来近4000人申请获批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周一表示,自从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战争以来,已有近4,000个乌克兰人获准移民加拿大。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数以千计乌克兰人开始逃离,本国政府优先考虑来自乌克兰的现有移民申请。 弗雷泽称,鉴于有报道指,俄罗斯有可能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军事行动,大家会看到乌克兰人流离失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一个多月前开始准备,以确保我们有能力应对可能涌入加拿大的人士。” 总理杜鲁多指出,俄罗斯总统普京制造了一场难民危机,联合国难民署(UNHCR)表示,迄今为止,乌克兰已有约50万人逃往邻国。 NDP促乌克兰人来加免签 预计联合国会于周二呼吁大家,为因俄乌冲突而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及仍在乌克兰的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支援。 弗雷泽表示,他一直与本国乌裔社区、乌克兰裔加拿大人协会和企业,讨论如何最好地让乌克兰人来到加国,得到安全,并称他将在未来几天宣布采取进一步行动应对危机。 联邦新民主党(NDP)已促请联邦政府放弃对乌克兰人来加签证要求,以确保寻求安全的人不会在这方面遭受官僚主义的噩梦。 NDP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周一在一份声明中称,欧盟和最近的爱尔兰,已经放弃了对乌克兰人的签证要求。如果其他国家能做到,联邦自由党政府绝对没有理由拒绝采取行动。 弗雷泽在简报会上说,本国已经在波兰、奥地利和罗马尼亚的办事处安排额外的资源,以提高处理能力,应对可能涌入本国的申请。“我们的目标是确定让更多乌克兰人安全地来到加拿大的最佳途径。” 此外,政府把临时身份扩大到已经在本国工作、旅游和学生签证,且无法返回家园的乌克兰人。 虽然政府将向世界各地面临困难的人提供援助,但是杜鲁多表示,情况非常困难。 (星岛综合报道,加通社)  

新移民收告票“陷阱” 详列经验司机常犯的错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交通规则并不特别难懂,对新移民来说更多的新规则是考虑到这边的路面宽阔,车子速度较快,为了保护行人和路面安全而制定。以下强调的几点,虽然是考车牌时必读的要点,但往往是加国路上司机最常犯的规则,新移民更未知其刑罚轻重。 停车路牌 加拿大的交通规则和亚洲地区最不一样的地方,自然就是停车路牌。停车路牌通常设立在没有交通灯的住宅区路口,目的是让车辆减缓速度和控制路口车辆行驶的秩序。一般来说去到停车路牌处要停下3秒,这3秒不包括放开油门让车子慢慢前进的“滚著停”,而是完全刹车的停下3秒。在停车路牌不停下的惩罚较重,如果是驾驶考试会直接肥佬。 如果是4个方向都是停牌,则遵守先到先开的规则。如果所有的车子都同时到停牌前,转弯的要让直行的,位于两辆车中左边的车子要让右边的车子(比如往南开路上停牌的车要让往东开停牌的车),所有的车在停车路牌都必须让行人。 红灯右转 除非特别有指示牌声明不可以红灯右转,一般车子可以在右转前停下确认没有别的车子和行人,然后在红灯中右转。有些比较繁忙的路口会有红灯摄影机,捕捉到任何在右转没有停下的车子。为了自己和行人以及其他车辆着想,请记得停下检查路况。   交通限速 每个城市和路段的交通限速都不一样,多数多伦多的路段交通限速是50km/h,大部分学校或居民区是40km/h,个别地区限速30km/h,高速的限速多数是100km/h。路面交通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在普通路面可以超速10km/h,高速上到120km/h也不会太引起注意,但如果超速超过限速+10以上,被警察截停就会开告票。 校区和校巴 有些地区会标明是学校路段,这个地区不单止限速较低,罚款较重,也不能长时间在路边停留,而且要非常注意忽然出现的学生或家长,或者忽然有别的车辆忽然打开车门。 校巴在接学生的时候会闪灯和亮停牌,这个时候是不能超车,不然被警察捉到会有上千的罚款。等学生都上了校巴,巴士收起停牌熄灯后,普通的车子才能超车前进。另要注意的是,校巴在接送学生时除了在校巴后同方向驾驶的车不能超前,双程路中间若没有路礅的小街上反方向驾驶的车,也不能驶越校巴,生怕有学生急于上落校巴横冲马路。   黄灯转红灯左转 在繁忙的路口里,在黄灯转红灯的期间,要左转的车辆可以在对面的车辆停下之后左转。但一般一次只允许两辆车子左转,如果灯换得比较急,或道路比较多车,有可能只能一辆车或没车能在这个期间左转。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请观察路面,不要盲目赶红灯导致和对面冲黄灯的车相撞。 常见罚款类型以及交通法厅 在马路上如果警察想截停一部车,都会在后头闪灯。如果有警车在后头没鸣笛的闪灯,驾驶者都需要找个最近的地方停下。警察会接近车子,要求车主出示驾驶执照、保险纸,也有可能要求车主证。警察会当场说是因为什么原因截停车子,并根据情况开告票。 安省的交通法可以参考 Highway Traffic Act里的详细条款,但最常见的包括以下几种可能是新移民极少留意的: 网站:https://www.ontario.ca/laws/statute/90h08 Driving with open alcohol in vehicle - 车辆内有开了的酒瓶或啤酒罐,开车期间当然不可以喝酒,就连开着的酒瓶都不行。安省大部分时间不允许人们在公众场合开酒瓶饮酒。 Failing to share the road - 这一条指开车期间没有观察路面有没有其他的车子、行人、踩单车人士而导致他们遭受危险。 Failing to signal - 没有看交通指示牌,比如在不允许左转的地方左转,不允许红灯右转的地方红灯期间右转。 Failing to yield to...

加拿大移民目标剧增 3年拟吸纳逾130万人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部大幅增加移民目标,计划未来3年吸纳超过130万个新移民,填补劳动力市场短缺。 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周一宣布2022-2024年移民吸纳目标,指出移民制度一直有助加拿大塑造成一个繁荣和多元化国家,新移民丰富和改善社区,他们每天都在努力工作,照顾亲人,并支持当地企业。在整个疫情期间,他们一直在前线工作,在医疗保健、交通运输和制造业等重要领域工作。没有他们,本国过去两年将无法克服在重要行业和经济上的挑战。现在,移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成为本国持续成功的关键部分。 弗雷泽称,该计划将有助于经济复苏和推动疫情后的增长,同时加强全国依赖移民的社区和行业。2021年,本国吸纳超过40.5万个新永久居民,是历来移民人数最多的一年。在疫情期间失去的许多工作职位虽然已经重新获得,但是各行各业仍有数十万个职位等待填补。移民已经占劳动力增长近100%,到本十年末将有500万国民退休,工人与退休人士的比例将下降到只有3:1。这清楚显示“我们对增加移民有强烈的经济需求”。 劳动力市场短缺急需填补 为确保拥有填补重要劳动力市场缺口和支持未来强劲经济的工人,2022-2024年移民计划旨在继续以约占本国人口1%的比例吸纳新移民,包括2022年的431,645个永久居民,2023年的447,055人,以及2024年的451,000人。  此计划以之前的移民计划为基础,并更加着重支持本国经济复苏和疫情后的增长。而作为法语移民策略的一部分,联邦政府正在努力实现,到2023年在魁省以外的法语移民中达到4.4%的目标。  该计划的重点包括,到2024年,总吸纳人数将达到加拿大人口的1.14%;长期专注于经济增长,近60%的新移民属于经济类;为弱势社群提供帮助,例如在疫情期间向从事医疗保健工作的难民申请者给予永久居留权的特别措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面临迫害的人士提供避风港;以及向透过2021年春季推出的基要工人限时途径接收的临时居民,给予永久身份,来留住已经在加拿大的人才。  另外,该计划继续强调家庭团聚的重要性,并有助于维持12个月的配偶和子女处理标准;加拿大仍然坚定地履行全球人道主义承诺,包括在未来两年内重新安置至少4万个阿富汗人。 (星岛综合报道,星报资料图片)

移民申请积压严重,律师呼吁暂停招收新移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律师协会(CILA)呼吁渥太华暂停吸引更多新移民,应优先处理数以十万计正等待在本国建立新生活的人的申请。 CILA趁联邦政府准备宣布2022至2024年吸纳移民的人数之际,作出上述呼吁。根据最新官方数据,由于新冠大流行导致的延误,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估计有180万份签证申请,仍在等待处理。 目前,本国吸纳的移民数字固定在全国总人口的1%左右,政府计划在2022及2023年,分别吸纳41.1万及42.1万名新移民。但根据CILA所称,在大量个案积压的情况下,宣布更雄心勃勃的目标,可能不合时宜。 CILA认为,移民部可以利用今年减少积压个案,并继续进行必要的技术投资和改变,以改善处理时间,这将会更符合移民系统的中长期利益。 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上周宣布,推出一个新的数码个案状态追踪器,作为本国移民系统现代化的一部分,申请人、担保人及代表,可以更轻松地在网上查看他们的申请状态,包括到了哪个阶段。 移民部公民及多元文化分部前总监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表示,他对于CILA作出暂停吸纳移民的呼吁,不感到有任何问题,因为积压影响了外国技术工人的申请和公民身份申请。疫情影响了处理程序,加上旅行限制,导致大量申请个案积压。 按目前进度清理积压需3年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同意暂停吸纳新移民。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认为,180万宗个案积压数字,听起来很吓人,不过使用这个涵盖整个移民和公民计划的积压数字来作比较,非常不公平。他指出,这个数字包括37万份加拿大公民入籍申请,这不是移民签证积压的一部分,而申请公民身份通常需要一年时间,随着即将推出新的网上流程,这将有所改善。 担任联邦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的温哥华东选区国会议员关慧贞表示,减少积压和处理时间的更好方法是,增加人力资源来处理申请和扩大移民水平。联邦自由党政府需要简化流程并更有效地使用现有资源,包括自动更新因疫情而过期的文件。 关慧贞补充道,移民系统内的所有流程都存在严重延误的情况。按照这个速度,至少需要3年时间,才能把积压数量降回疫情前的水平,这与自由党政府感觉良好地声称,事情正在处理中和走上正轨,形成强烈对比。 星岛综合报道

医护人员短缺,医疗背景移民却难拿行医资格,被迫转行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期间医生短缺,卑诗省列出的医生空缺职位逾千个,但约5千名在国外受教育的医生由于认证系统障碍,却无法获得在本地行医的资格。不少人被迫“大材小用”,难以施展医学才华。 有曾在台湾执业的华裔医生表示,抵加后曾想考取本地医生资格,无奈卑诗没有获得认证资格的项目,而安省即使有也很难获取实习资格,最终还是难以获得行医牌照。他只能又通过5年的中医学习获取了针灸师及中医师资格,以另一种形式为病人解除病痛。 有机构发起“平等机会”(#EqualChance)运动,呼吁改变规则,令国际受训的医生可以平等竞争住院医师实习机会。 朱国项早年在台湾国防医学院学习西医,通过5年的学习和两年的实习,他毕业后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复健科担任医生十多年。2003年11月,朱国项移民到温哥华与家人团聚。踌躇滿志的他原本计划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无奈却发现要获取加拿大的行医执照非常困难。 他说,卑诗省没有国际受训医生的过渡课程项目,他如果想考只能前往安省。他原计划于2005年前往安省就读这个为期两年的课程,但后来经一些友人了解到,即使读完该课程并通过了考试,也仍须在两年内进入医院实习,才能最终获得医生牌照。然而,由于医院系统的排外和“隐形歧视”,国外医学院毕业的医生极难获得实习机会,大家都劝他干脆“死了这条心”。 除非“大破大立”否则均空谈 朱国项最终只好放弃在本国继续当医生的念头,转而学习中医和针灸。通过总共5年的学习,他拿到了注册针灸师执照,还读完整个中医师课程,现在高贵林一间中医诊所担任注册针灸师。 完整的7年西医教育和5年的中医学习,令朱国项可以结合中西医的理论来为病人解除病痛。“有得必有失,也许没有了西医的光环与收入,这是个遗憾”,朱国项说:“但用我中医西医专业知识,以针灸与中药仍可以帮助病人,尤其是当病人看过家庭医生或专科医生仍束手无策时,我就用几根针施以救助,真的觉得很有成就感。” 不过他认为,政府对于该医疗系统的问题或许也“有心无力”,除非他们可以“大破大立”,彻底改革医疗系统,打破医院被工会掌控的局面,否则都是空谈,现实问题也不可能改进。 朱国项的故事并非个案,也并非只发生在华裔医生身上。据《温哥华太阳报》报道,耳鼻喉外科医生Harry Tabrizi在移民本国前,也曾在伊朗行医十多年,现在却只能在素里销售助听器。他曾参加并通过了9项不同的测试和考试,以证明他的医学资格和语言技能,并愿意在省内任何一个社区工作,却仍无法如愿。 组织发起“平等机会”吁改变 加拿大公民协会(Institute for Canadian Citizenship)等组织发起“平等机会”(#EqualChance)运动,呼吁改变,禁止国际培训医生在医院获得加拿大认可的强制性培训的“歧视性”规则,令国际受训的医生可以平等竞争住院医师实习机会。该机构的Roberto Alvarez表示,很多人觉得他们所在社区的医生不够,而所有这些医生却在场边等待,随时准备提供帮助。 根据加拿大住院实习配对服务局(CaRMS)提供的公开数据,2020年3,397个培训名额中,90%指定给本国毕业生,仅剩下325个给外国培训的医生。而过去8年本国也只把10%份额分配给在国外接受培训的医生。2020年,有1,435名目前居住在本国的受过国际教育的医生申请了这些住院医师职位,但只有29%的人获得了实习机会。 2018年和2019年获得安置的申请人数量甚至更低,仅为23%。相比之下,99%的加拿大医学院毕业生获得了这些必需的住院医师职位。而与来自非洲、亚洲、南美或中东的毕业生相比,欧洲医学院毕业生在2020年获得住院医师资格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省府在一份声明中回应称,向国外医学毕业生开放的住院实习名额已经从2003年的6个大幅增加到今天的58个,但卫生厅并未表示该数字会否继续扩大。另一方面,卫生厅会给一些在国外受训的医生行医执照,条件是在卫生当局指定的社区工作两年。 卫生厅还表示,本省在2020年向内外科医生学会提出一个“副医师”职位,可以允许没有资格获得完整执照的医生在急诊室医生监督下工作。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图片来源:资料图片,受访者提供)

疫情导致移民申请抽签暂停 积压个案上升20万

【加拿大都市网】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近期由联邦移民部取得数字显示,截止到今年1月4日止,快速入境系统数据库(Express Entry pool,EE)中有申请人存盘近19.4万宗,除3.8万宗为加拿大经验类申请人之外,其他约8成、逾15.4万宗都是联邦技术移民(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FSWP)申请人。 移民部数据显示,今年1月4日时EE数据库中总共有申请个案存盘193,565宗,其中加拿大经验类申请38,223宗,省提名移民344宗,联邦技术劳工(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FSTP)577宗,还有154,421宗为联邦技术移民(FSWP)。数据库中344位省提名移民申请人,随后在移民部1月5日进行的今年首次抽签中,全部被抽中并向其发出邀请。 联邦技术移民申请个案占据数据库积压的绝大多数,主要原因是移民部在整个2021年均未针对这类申请人进行抽签。在2019年,联邦技术移民申请候选人占到全年中签总人数的45%。 2020年疫情来临后,加拿大于3月关闭国境。移民部曾宣布暂停联邦技术移民申请人抽签,不过到夏季一度恢复,直至2020年12月举办最后一次抽签,由那时至今仍未恢复。停止联邦技术移民抽签的主因是该类申请人大多居于海外,在加拿大实施疫情期间边界管制的情况下,即使被批准移民也很难及时抵埠落地。 个案平均审批时间为9个月 不过去年边界管制逐步放宽甚至取消,移民部仍未恢复这个类别的抽签。不仅如此,在去年9月更停止了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EC)抽签,只进行省提名移民抽签。当时发出一份内部备忘录指,移民部停止CEC抽签,是为了降低正在审批中的个案积压,以重新达到移民部规定的EE申请个案6个月内处理完毕的标准。去年全年平均个案审批时间为9个月。在停止CEC抽签后,数据库中该类案件的积压也开始增多,由去年6月时的10,529件增加到今年1月的38,223件。案件积压总数也由去年6月时的164,601件增加到今年1月时的193,565件。 联邦移民部早前公布今年移民配额为411,000人。移民部长弗雷泽定于今年2月10日做出最新宣布。他早前在另一个场合曾表示,加拿大将重新回到由境内及海外两个渠道吸收移民的做法。 不过移民部去年9月时曾表示,需将EE正审批中的积压个案降低一半之后,才会重开CEC及FSWP的抽签。到去年底时,这类积压案一共有11.9万件。至去年底时,每个月的审批能力约4.5万件。 (星岛综合报道,星岛资料图片)

全国去年12月共发出逾3000份省提名移民邀请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省提名计划 (PNP) 在2021年12月份发出超过3,000份移民邀请。除了努纳武特(Nunavut)和魁省(Quebec)之外,几乎每个加拿大省和地区都有自己的省提名计划。省政府可以根据计划选择满足当地劳动力市场需求的移民候选人,并管理其管辖范围内的移民人口。每个省都采用自己的标准来选择什么人士有资格,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省提名计划是联邦移民计划之一,并使加拿大各省能够在选择移民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自1998年推出以来,省提名计划已成为加拿大永久居留申请的第二条主要途径。从现在到2023年,预计仅省提名计划每年可以为超过80,000名外国人成为永久居民。 在安省,12月7日,安省移民提名计划 (OINP) 向1,186名在其意向书 (EOI) 系统中有个人资料的移民候选人发出了邀请。受邀候选人可能有资格获得安省雇主工作机会类别下的三个类别之一,包括外籍工人(Foreign Worker)、国际学生(International Student)和紧缺技能工人(In-Demand Skills)。 在卑诗省,过去一个月,共举行了五次抽签,邀请了632名通过快速通道和技能移民申请省提名的候选人移民。 至于曼省(Manitoba),在过去一个月通过以下三个类别举行了三场抽签,包括技术工人、国际教育类别和海外技术工人。抽签分别于12月2日、12月16日和12月30日举行。曼省共发出1,180份移民邀请,其中208份发给快速通道候选人。 另外,爱德华王子岛于12月16日举行了移民抽签,并向125名候选人发出了邀请。大多数邀请,即114 份是发给快速通道,以及劳动市场影响评估(Labour Impact)的候选人。剩下的11份邀请发给商业影响评估(Business Impact)候选人,最低分门槛为67分。 爱德华王子岛于去年总共邀请了1,854名省提名候选人移民。 省提名计划,允许加拿大各省和地区提名候选人成为永久居民,当中有两种类型:基础型(Base)和增强型(Enhanced)。 基础型的省提名,是不透过快速通道系统(Express Entry system)申请。各个省份都有自己的管理系统,这些类型的省提名受制于特定的处理标准。为了从的基本省提名得到永久居留权,候选人通常必须经过两个步骤。首先,候选人确定符合省提名的资格,申请成功后,将获得提名证书,下一步就可以向联邦政府申请永久居民身份。 另一方面,增强型的省提名是需要与快速通道系统配合的。省级移民官员,可以在快速通道候选人系统中,搜索符合特定标准的申请人,然后邀请候选人申请省提名。如果候选人获得省提名,将获得额外600分的综合排名系统 (CRS) 积分,并可加入快速通道系统中,这实际上可以保证将在随后的快速通道抽签,得到永久居留的邀请 (ITA)。 V10

移民5年内居住同城比率 温哥华居首多伦多紧随

统计局研究显示,温哥华的移民有超过86%,在移民5年后仍居于该市。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一项调查发现,本国移民在获得永久居留身份后,5年内仍居于同一城市的比率,以温哥华为最高,多伦多居次。如以省份计,安省则更胜卑诗。数据显示,家庭移民和难民留守新家园的可能性较高,学生移民后或需为生计奔波,不惜择木而栖,迁徒机会最高。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最近公布的研究,运用报税数据,追踪主要在2014年成为本国永久居民的人士,于2019年是否仍留在同一城市或省份居住。 结果发现,温哥华最能留住新移民,有逾86%的人不介意日益升的住屋成本,5年后仍然留在这个美丽的港口城市。多伦多的大都会风光不遑多让,成功留住了86%移民。爱民顿的严寒气候冷却不了新移民的热情,5年后仍有85%人不舍不弃。 对比下,在传统上居民流失率较高的大西洋省份,留居率最高的城市为哈利法斯(Halifax),有近58%移民在5年内没有迁出该市。 以省份和地区计,有86%新移民在5年间选择在同一省份居住。安省比率最高,有近94%,卑诗省近90%,亚省89%。 在各类型移民中,家庭类别(family-class)申请者的逗留意欲最高,超过93%,难民约86%,经济类别移民82%。 学生转移民后迁徙率最高 调查未有考究移民留守或迁离的原因,但从数据上分析,就业看来是一个主要因素。在取得永居前已拥有工作经验的难民,有93%留在原居省份;有略高于90%持工作签证的永居申请者,5年后没有跨省另觅新居。有工作和留学经验的新移民,留居率为81%;学生最低,仅有79%。 调查亦发现,移民在10年后迁往其他地区居住的比率,与5年后分别不大,显示移民头5年,成为了大部分人决定去留的关键时间。

移民部加速审批国内申请者 或拖延其他类别移民申请

【加拿大都市网】有提交移民部助理副部长的文件显示,2021年4月时任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批准一项公共政策,开辟特别通道加速审批,给予已在加拿大临时居住的国际留学毕业生及外籍劳工永久居民地位。该项限时执行的临时政策,是为了达到2021年接收移民40.1万人的目标。不过也会导致其他常规类别移民申请时间拖长。 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披露该份文件,主要是报告上述公共政策在2021年的执行情况。受惠于该政策的主要是有意定居在魁省以外、已在国内临时居住的经济类移民申请人。为了加快这些特别申请人的审批进度,移民部特别设计一个新的申请表采集核心信息,除了包含原IMM0008综合申请表的信息之外,还按照申请类别增加了一些分类信息,以及审批决定。 采集申请人信息有局限 其中对于所有联邦经济类移民,审批部门不再像以往常规审批过程那样,采集每一个评分项上申请人的详细信息,而是改为只显示合格或不合格决定。诸如语言能力评分、在本国学习的确切年数等信息,过去都有单独完整采集。 而经由这一特殊渠道申请的人,则只有通过或不通过的信息。这种做法,对于日后跟踪比较移民定居后的经济、收入表现等可能造成一定局限。 文件指这一临时政策,透过人为设计改变了过去抵埠移民多数来自于海外的情况,改为已居住国内的申请人成为主流。这种改变可能影响到移民部的策略和运行计划,特别是在2022年。这一临时政策的实施时间是2021年5月至11月,其中某个类别当申请人达到上限时提前结束。可以合理预计,所有被批准的申请人将无可避免集中在2022年办理登陆加拿大的手续。 新政或被申请人及媒体批评 文件指移民部要拿出大量人力处理受惠于这一临时政策的移民申请人,加之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重新向国际旅行者开放边境,可能对其他常规类别的移民申请人造成冲击,包括一些以老年申请人为主的移民类别。他们申请个案的审批机会可能会被挤占。 文件指出:“对于这项临时政策的反应将是复杂矛盾的,如果不及时采取足够措施应对案件处理方面的挑战,部分申请人及媒体对移民部的批评可能会升级。此外,数据信息采集的限制,可能导致未来无法分析这批移民落地后长期经济表现,即无法评估这项特殊政策的效果,从而引起媒体的批评。” (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两中国移民意外身亡,家属急需您的援助

【加拿大都市网】两名中国移民上月20日在St. Catharines中餐馆不明原因火灾中丧生,留下两个家庭陷入了困境。 两名移民,32岁的家住万锦市的肖佳(Jia Xiao,音译)和46岁,家住士嘉堡的齐伟(Wei Qi,音译)是自雇屋顶修理工人。两人当日被送到医院后宣告不治。 他们的离世给家人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 肖佳离去后,留下妻子柯女士独自照顾婆婆和三岁半的儿子。柯女士如今怀孕5个月了,没有工作,甚至不知道下个月的房租从哪来。 柯女士在接受Yorkregion.com的采访时表示,修屋顶是一项高位工作,肖佳之前一直想改变业务。“他(最后一次)离家前跟我说,他回来后会转做室内装修,但没想到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柯女士说。 柯女士说,肖佳生前每天回家总是带着各种污渍回家,所以他避免拍照。除了结婚照外,这对夫妇甚至没有一张合照。“我本想等女儿出生,我们四个人一起拍一张全家福,但现在……没有机会了。” 柯女士说到这里泣不成声。 柯女士目前还面临另一个问题。夫妇两人事发前向亲戚借钱买了新房,交付日期是明年1月。现在肖佳去世后,柯女士现在根本负担不起了。 “丈夫是我们家唯一的养家糊口的人。没有他,我无法每个月还贷款,”菲比说。 但由于已经签了合同,卖家拒绝退还 55,000 加元的定金。 柯女士说,一家人多年来一直住在地下室,早就想有自己的房子,但这次违约真的是迫不得已。她十分希望卖家能体谅她的困难,退还定金。 齐伟家账户余额不够安葬费 另一个受害者,齐伟的家庭情况也不好。他突然去世给妻子董秀英(Xiuying Dong,音译)留下了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儿子和一个三岁的孩子。 “他很好地保护了我。他负责所有的家庭开支;我只照顾孩子和家务。我对他的工作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事故发生后如何处理所有这些事情,”董秀英说。 “我的小儿子一直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家?’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董说。“深夜的时候,我经常会感觉一切都不真实,似乎我还在等他回家吃晚饭。” 齐伟去世后,他在中国年近80岁的父母悲痛欲绝,已入院治疗。 在朋友和同事眼里,齐伟是一个非常勤奋、热心的人。如果他认识的人的屋顶坏了,他会免费帮忙修理。 正是因为齐伟的性格好,他的许多移民朋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向他的家人伸出了援助之手。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 如今这家人的银行账户只有5,000 加元,甚至不足以支付他的葬礼费用。 由于起火原因还在调查中,死者的两个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赔偿,但每个人都有一个GoFundMe页面。如果您想捐款,请点击以下两个链接: 给肖家捐款 给齐家捐款 (Shawn, 咨询来源:Yorkregion.com, 图片来源:Yorkregion.com, GoFundMe)

【移民攻略】全国城市新移民薪金大比并 多温两市收入有多高?

【移民攻略】移民来加拿大的人,又或在国内移居的人,通常都会被加国两大城市,多伦多及温哥华所吸引而移居到那里去。 尽管这两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是最受移民欢迎的地方,但新的数据显示,这两个城市是移民落脚工作最差的地方,至少在待遇上是这样。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与其他地区相比,这两座主要城市的移民年收入中位数(上一次调查是在2019年)明显较低。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拿大新移民的入职工资一直在上升,2019年的中位数为31,900元,而2017年为30,600元,但这些人的薪资仍低于全国的中位数——2019年的38,800元。(移民10年后,新移民的收入中位数略高至33,700元,但仍低于一般中位数。) 与此同时,那些在小城市落脚的人,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更高,部分原因是与多伦多和温哥华相比,这些地方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更多,工作竞争更少,而大城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总体上也是出了名的高。 全国最高的移民工资可以在亚省农村地区找到,2019年的中位数为46,700元;另外人口较少的城市,如魁北克市就有44,500元,而圣约翰斯(St. John's)则有44,100元。 就以安省而言,雷湾(Thunder Bay)是移民赚得工资最多的地方(2019年为43,500元),而温莎、伦敦和多伦多等城市的工资等级最差(分别为26,300元、28,600元和29,600元)。 正如《更好的居住》( Better Dwelling)所指出,在移民人口较少的地区,有一个总体的模式,即移民在到达加拿大10年后赚得更多,而南安省和纽宾士域省的总体工资率最低。 (图片:Pexels) T11

多伦多新移民工资远低全国平均水平,你后悔来多伦多吗?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和温哥华是多数新移民来到加拿大后的首选城市,但最新的数据显示,从薪水的角度看,这两个城市及周边地区是最不适合新移民的地方。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与全国其他地区相比,这两个大都市的移民年收入明显较其他地区低。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加拿大人的入职工资一直在上涨——2019 年为 31,900 加元,而 2017 年为 30,600 加元——但这些该工资仍低于全国的工资水平。 2019 年全国入职工资水平为 38,800 加元。 抵达十年后,新移民的收入中位数最终略高,为 33,700 加元,但仍低于全国一般水平。 与此同时,与多伦多和温哥华相比,那些居住在小城市的人正在享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收入带来的好处,部分原因是这些地区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更多,就业竞争更少。当然,房价和生活成本也比多伦多和温哥华低了好多。 加拿大移民工资最高的是艾伯塔省农村地区,2019 年的平均工资为 46,700 加元,而魁北克市(44,500 加元)和圣约翰(44,100 加元)等人口较少的城市位列第二和第三。 在安省,雷湾是移民可以获得最高工资的城市(2019 年为 43,500 加元),而温莎、伦敦和多伦多等城市的工资等级最差(分别为 26,300 加元、28,600...

联邦移民顾问管理局成立 业内人士:有助堵塞漏洞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新成立的移民和公民顾问管理局(College of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Consultants)与旧机制的最大差异是拥有执法权,并且堵塞以往不少无牌的移民顾问采取挂靠或声称有律师资格的漏洞。虽然管理局已经正式成立,但具体的执法和惩处细则尚未公布。 移民和公民顾问管理局(CICC)成立后最大的差别是明正言顺拥有执法权,也如同未经医学会注册便不能够自称为医生。曾任联邦移民及难民法官的顺达投资移民总裁江文珊表示,有牌的移民顾问对新法案是期待已久。业界现时最大的困扰是有些持牌移民顾问手下有一批挂靠的无牌顾问,也有一些移民顾问用律师的执照开业,然后这些公司均声称是专业移民顾问。 江文珊说,在新法案的监管下,虽然仍可能出现挂靠的情况,但无牌的经营者不可以对外宣称自己是专业移民顾问,必须讲明是在持牌移民顾问或移民律师之下工作。以地产经纪为例,没有经纪牌的人可以协助房屋仲介的相关业务,但登广告或宣传时必须是持牌的经纪或代理人才有资格。 “幽灵顾问”料受控 只有持牌的移民顾问或移民律师才可以收取费用办理移民或难民申请。她说,新法案授权管理局可以进入顾问公司调查和蒐集证据,以确定挂名的律师是否有处理移民事务,以及真正经手相关的文案。 如果挂名的律师名不副实,或只是最后签名,也被视为不合格的移民顾问,将被管理局惩处。 江文珊说,虽然以前的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理事会(ICCRC)也要通过考试才能登记注册和受监督,但由于不是一个真正的监管机构,因此缺乏法理依据去检控那些完全没有执照的所谓“幽灵顾问”,或是借壳的移民顾问,只能够透过教育公众不要被误导。 除非申请个案有问题引起法律纠纷,才能够提出起诉,否则只是眼睁睁看着“幽灵顾问”劣币逐良币的情况愈来愈严重。 (图片来源:Pixabay, 星岛资料图片)

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 两华青商业领袖上榜

【加拿大都市网】由多媒体公司《加拿大移民》(Canadian Immigrant)主办的“2021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Top 25 Canadian Immigrant Awards),日前已选出得奖者,其中有来自香港及中国大陆的移民成功入选,与来自其他地区的23位移民一同上榜。以下是两位华裔得奖人的故事。 吴恩达(Leon Ng)是LNG Studios CEO及创立人,他在温哥华居住,来自香港。 现年39岁的吴恩达在2015年获选为“温哥华企业40岁以下40强”(Business in Vancouver’s Top 40 under 40);2021年更入选“卑诗省500位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500 Most Influential Business Leaders);现在再入选“2021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 吴恩达在13岁时从香港移民温哥华,他还记得当中一连串的问题。“我在加拿大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不少种族主义。我总是很突出,因此遇上了不少逆境。” 曾在香港及加拿大徘徊 吴恩达在二十多岁时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在回流香港和留在加拿大之间徘徊,“最终我选择留在加拿大,我热爱电影制作、创作和艺术,加拿大是我发展这些热情的更好环境。” 今天,他创立的LNG工作室是他实现职业梦想的顶峰。他表示:“LNG工作室是以垂直形式经营,具创意的‘可视化’(visualization)中介公司,专注于房地产业和预售市场,以技术为先的方式开展项目。” 在疫情开始时,吴恩达将LNG的3D打印机用来为前线医护人员生产面罩,他解释说贡献自己的才能和时间来做义工,这对他来说很重要。而未来他更会利用自己的专长服务社会,他透露将会与Telus公司合作:“(这个计划)结合了LNG对XR技术的热情,以及对加拿大原住民历史的认识和分析。我们将与温尼辟的人权博物馆(Museum of Human Rights )合作,提供数码学习经验。” 张杰(Jaclyn Jie...

2021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 中港两华裔上榜

【加拿大都市网】由多媒体公司《加拿大移民》(Canadian Immigrant)主办的“2021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Top 25 Canadian Immigrant Awards)日前已选出得奖者,其中有来自香港及中国大陆的移民成功入选,与来自其他地区的23位移民一同上榜。以下是两位华裔得奖人的故事。 吴恩达(Leon Ng)LNG Studios CEO及创立人 地区:温哥华 来自: 香港 现年39岁的吴恩达在2015年获选为“温哥华企业40岁以下40强”(Business in Vancouver’s Top 40 under 40);2021年更入选“卑诗省500位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 500 Most Influential Business Leaders);现在再入选“2021加拿大最佳25位移民”。 吴恩达在13岁时从香港移民温哥华,他还记得当中一连串的问题。“我在加拿大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不少种族主义。我总是很突出,因此遇上了不少逆境。” 吴恩达在二十多岁时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在回流香港和留在加拿大之间徘徊,“最终我选择留在加拿大,我热爱电影制作、创作和艺术,加拿大是我发展这些热情的更好环境。” 今天,他创立的LNG工作室是他实现职业梦想的顶峰。他表示:“LNG工作室是以垂直形式经营,具创意的“可视化”(visualization)中介公司,专注于房地产业和预售市场,以技术为先的方式开展项目。”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3D真实感绘制(3D photorealistic rendering)、3D平面图、视频制作和其他服务。 在疫情开始时,吴恩达将LNG的3D打印机用来为前线医护人员生产面罩,他解释说贡献自己的才能和时间来做义工,这对他来说很重要。他是圣保罗基金会未来领袖(Future Leaders...

加拿大移民及公民顾问管理局成立 打击欺诈移民申请者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周三发出声明表示,加拿大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移民目的地之一,每年全球各地的数百万人希望来这里定居、访问或工作。为帮助在移民系统中导航,许多人向顾问或其他服务机构寻求帮助。 虽然几乎所有这些服务都是诚实运作的,但一些不择手段的人也会利用这个系统,试图占申请者便宜。正因如此,联邦政府正加强对移民顾问的监管,以保护那些希望前来的人。 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周二庆祝移民和公民顾问管理局(College of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Consultants)的正式成立。 管理局现在是全国各地移民和公民顾问的官方监管机构。所有收费的顾问必须获得该管理局的许可,才能与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开展工作。 管理局依照《移民和公民顾问管理局法》(College of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Consultants Act),对移民和公民顾问进行监管。管理局具备新的权力和工具,可对专业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并对违规顾问进行惩戒。 管理局还可通过以下方式保护公众免受无证顾问的剥削,包括:进入顾问的场所,调查收集信息;强制要求证人到惩戒委员会作证;要求法院强制执行,以处理未经授权提供移民或公民建议的无证人员。 声明强调,政府已出台对顾问有新和更高的标准。从今以后,完成新的、基于能力的毕业文凭课程,将是有意从事移民及公民顾问之人士入行的唯一途径,他们必须已拥有学士学位才能进入这一行业。管理局执照持有者还必须完成年度的持续专业发展要求和年度实践评估。 新的管理局是联邦政府努力打击加拿大移民系统中的欺诈行为的一个关键部分。它建立在过去几年的重大行动的基础之上,这些行动包括投资5000万元打击欺诈并出台新的教育工具,以帮助申请人识别欺诈行为。它还兑现了一项硬性的承诺,要对这一行业加强监督,维护加拿大移民系统的完整,并保护所有希望来到这里的人。

本地就业机会助申移民 工种要求严格加分不易

(移民部对移民申请者就职机会的工作性质和类别,有严格要求。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在通过快速入境系统(Express Entry system)申请加拿大经济类移民时,若申请人获得本地雇主提供就业机会(job offer),能够提升综合排名系统(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的分数,增加移民的机会。不过成功的申请人并不多,因移民部对就职机会的工作性质和类别有严格要求。 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News.com报道,2019年收到移民部申请永久居民邀请信(ITA)的快速入境备选者中,只有13%因有就业机会获额外加分。通常情况下,取得一个技术行业的有效就业机会,获加50分。如果是在移民部规定的6种职业就业且担任高级管理职位,最多可加200分。 移民部规定,能获得加分的“就业机会”必须是有效的、全职的(在同一雇主处每周至少工作30小时,联邦技工移民不得超过两个雇主)、连续的(取得移民身份后至少工作一年)的受薪工作岗位。这岗位不能是季节性的,且必须是技术行业,即在全国职业分类名单(National Occupational Classification ,NOC) 系统中属于00,0,A或B类别的工作职位。 此外让移民申请人经常得不到加分的重要原因,是提供就业机会的雇主必须取得“劳工市场影响评估报告”(Labour Market Impact Assessment ,简称LMIA),以证明雇主需要聘请外籍工人,以及聘请外劳不会对本国就业市场造成不利影响。 雇主须获劳工市场影响评估 有些行业是可以豁免LMIA报告的。申请人如果已经在这些行业工作一年,且移民后仍会继续工作一年,则有资格获得加分。申请人现在的雇主必须与工作签证上所显示的雇主是同一个。 综上所述,快速入境永久居民申请者要想取得工作职位加分,工作必须符合下列条件。第一,必须是全职、连续的、支薪的职位,且在技术行业内。第二,雇主有LMIA批准聘请外籍员工,并且在LMIA信上显示移民申请人的名字和职位。 仅持工作签证不算数 如果移民申请人已经为LMIA上显示的雇主工作,且在提交移民申请及获颁永久移民身份时,能够合法在加拿大工作,且雇主保证在其移民之后提供至少一年的工作机会。或是移民申请人目前在豁免LMIA的技术行业工作、持有效的工作签证,已经在该雇主有一年全职工作经验,且雇主保证在移民后至少一年仍为其提供工作机会时,申请人有资格申请加分。 雇主为其提供工作机会时没有LMIA,从事的职业又不在豁免LMIA之列,是申请加分失败的最主要原因。申请人不能仅因持有工作签证,及目前正在加拿大工作就有资格申请加分。比如持有毕业后工作签证在本地工作、但雇主没有申请LMIA的人不能加分。工作签证可以帮申请人获得加拿大工作经验,或是令申请人有资格申请省提名移民,但不能令申请人有资格获得50分或200分因就业机会获得的加分。 除此之外,移民官还必须确信申请人在即使获得LMIA及雇主提供就业职位的情况下,移民之后实际上是否真的至少在加工作一年。这主要针对一些受规管行业,移民官会考虑移民申请者,是否有可能取得从事其行业所要求的专业资格和牌照。

新任移民部长:随时提高移民数量 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新任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日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讨论了他作为新任移民部长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弗雷泽强调,如果有必要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他就会提高加国的移民数量。 根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弗雷泽表示,加国目前面临严重的工作岗位短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疫情导致来自海外的移民减少。他说,在必要的时候,会通过提高移民数量,来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加拿大目前正在实施其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移民吸纳计划,计划在2021年接收40.1万新移民,2022年再接纳41.1万人,此外在2023年还要再接纳42.1万人。 弗雷泽指出,如果企业和社区需要更多工人,他非常愿意开放更多移民数量。 另一方面,“2022-2024年移民水平计划”最晚将在2022年2月10日公布。此外,今年10月,共有4.6移民完成登陆,大部分是在加拿大境内申请的。这个数字超过了9月的4.5万人。 弗雷泽在接受《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访问时谈及了自己所面临的挑战,其中一个就是处理180万份积压的移民申请。他说:“相信这些问题会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但不会是一蹴而就。我们会加开工作,清理积压文件,减轻那些试图追求新生活和亲人团聚申请者的等待焦虑。” 此外,弗雷泽还指出,入籍申请也正在数字化,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IRCC)正在想尽办法提供最舒适和便利的申请体验。 弗雷泽又说,自从10月份就任部长以来,他的主要工作是安置阿富汗难民。联邦承诺重新安置4万名阿富汗人,但到目前为止只安置了3,500人。 不过,弗雷泽也强调,尽管面临不少挑战,但自己还是有很多机会在任期内帮助改善移民体系。  V33

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每周工作6天,每天12小时…

【加拿大都市网】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于今年1月至3月期间,进行一项探讨大多地区华裔前线工人,于疫情期间的工作与生活为主题的研究,并写成报告。接受访问的华裔前线工人,大多数从事低薪且高危行业。疫情下,工作与健康皆得不到保障。 该份报告长达53页,名为《我们的生命是不可或缺的:新冠病毒期间,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Our Lives Are Essential: Chinese Canadian Frontline Workers Pandemic Report),旨在重点介绍疫情期间,华裔前线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以及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并探讨提供支持所需要的社会和政策改变。 访问大多295工人及社区人士 超过50名义工,对大多地区295位工人及社区人士进行问卷调查,并将11名受访者的故事,作出详尽深入的采访。受访者来自不同行业,大多数都是受雇于低薪及高危工种,工作场所存在健康与安全隐忧。大部分受访者来自医护界(如个人护理员、长期护理院护士、家居护理、医院员工等)、零售业(超市前线员工)、餐饮业、制造业(工厂工人)及建筑业。 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联合行政总监唐婕表示,报告揭示几个重点,包括前线工人工时长、薪水低、工作环境危险;大部分人感到工作场所不安全;绝大部分人对改变现状充满无力感;他们承受高压力及其他负面精神健康影响;工人要求有意义的政策及立法变革,以确保该群体家庭平等获得适合及有保障的机会。 “我们需要政策和资源来打击种族主义和反亚裔种族主义,与此同时,本国华裔工人阶级社区,对保护工人及家庭的政策有强烈而明确的要求。我们的建议例如10天有薪病假、法定最低工资增加至20元、提供免费精神健康护理服务、可负担住房、给予工人身份、终止所有驱逐出境及移民拘留等。政府需要立即听取社区的意见,并认真对待。” 疫期恐惧被加倍放大 清洁工搭公共汽车忧染疫 A女士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女儿,在签证逾期后成为无证移民。疫情期间她在一家工厂工作,时薪大约只有10元,现时为前线清洁工人。因为没有临时身份,不能回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错失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而抱憾终生。 疫情期间她曾在一家工厂工作,每天要坐3辆公共汽车去上班,再坐3辆公共汽车下班,她记不清楚每天工资多少,但估计每小时约10元,低于法定最低工资,还要担心在通勤或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 怕不能返加错失与母告别 该女士为照顾生病的女儿,帮她买菜和做饭。但由于女儿的疾病和她自己没有身份,气氛很紧张。她曾与警察有过接触,与房东有过负面经历。在疫情期间,她的恐惧被加倍放大,每天生活在感染新冠和被房东驱逐的恐惧中。 她曾经在2018年向一个社会服务组织询问申请临时居留证事宜,但工作人员吓唬她,说她不应该申请,因为她是无证移民,移民局肯定会将她驱逐出境。本来,A女士很想回中国照顾患重病的母亲,但由于没有临时身份,离开之后意味着也要离开生病的女儿,且可能永远不被允许返回加拿大。在两难选择中,她牺牲了疫情期间与母亲见最后一面。 A女士几个月前成为永久居民,她最大的遗憾是听取了社会服务部门建议,未申请临时居留证,使她错失了照顾母亲的机会。 常与顾客近距离沟通 超市工人每天承压 目前在华人超市工作一年多的谢先生,2015年来到加拿大,疫情期间每天上班他的心理压力都很大,没有健康卡更加剧内心恐慌。每当有人在公共场合靠近或咳嗽时,心里特别紧张。作为一名杂货部的员工,常常会遇到客人询问商品的位置,和顾客沟通时的近距离接触,让他在疫情期间感到非常不安。 疫情后的反亚裔事件,也让谢先生焦虑,生活充满压力。他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时,另花上4个多小时通勤,下班回家将近晚上11时。由于没有身份,6年来也没有健康卡,身体不舒服也只能买药,休息一会撑过去就是。今年1月透过社区的帮助,他成功申请了健康保险。怎知一做体检,才知道事态严重。 体检当天,他被紧急送医,输了5袋血。医生说,要不是及时求医,可能会因为严重贫血而在睡梦中过世。这次大难不死,让他更想像平常人开开心心地在本国工作和生活。 即使如此,他说目前的生活现状是,每天头痛加上各方面的心理压力,很想像平常人一样买部车。工作劳累和害怕被房东赶走,每天都承受压力,所以再苦再累都想买个房,下班后可以安心的休息睡觉,这就是他最真诚的愿望。星岛记者报道 资料图片

【联邦大选】三大政党抢移民选票 政纲对比一览

【加拿大都市网】移民政策是每届大选的重要话题之一,今年大选碰上了阿富汗危机,因此执政的自由党承诺会接纳并安置2万名阿富汗难民,其他主要政党领导人亦未反对。 加拿大人普遍对移民呈现欢迎态度,自由党政府早前已提到,未来3年的移民目标提高到每年40万以上。但是,移民系统中仍然存在许多未解决的问题,这也成为各党移民政策中致力解决的环节。 ●自由党 自由党2021年的移民选举纲领尚未公布。但该党早前承诺,如果再次当选,将重新安置2万名阿富汗人。这不是杜鲁多第一次承诺在竞选期间承诺接受大量难民。2015年,他呼吁接受2.5万名叙利亚难民,并在当年赢得大选。 自2015年上台以来,自由党每年都提高移民目标。即使在疫情期间,他们也承诺将移民水平提高到历史高位,由于移民对加拿大社会的贡献大,增加移民的政策普遍受到欢迎。 杜鲁多还承诺让新移民等首次购房者更能负担得起住房。 移民部早前开始对移民系统进行现代化,今年早些时候一些省级提名计划 (PNP) 从纸本作业已经改成数字化。 2017年自由党政府推出Global Talent Stream,这是一项针对技术专业人士的快速工作许可计划。其他一些举措包括农业食品试点,这是一项针对农业食品工人的移民计划;农村和北部移民试点,帮助市政当局提名移民;和大西洋移民试点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加拿大大西洋地区的雇主雇用外国人才。 ●保守党 保守党目前在下议院拥有第二大席位,党领奥图尔在一个移民为主的选区赢得选举。 2021年的选举纲领中,保守党呼吁建立一个欢迎国际人才、为人权捍卫者和逃离迫害的人提供庇护并让家人团聚的移民制度。 他们希望允许申请人支付费用以加快处理速度。这些费用的收入将用于雇用额外的员工来解决行政积压问题。他们还希望通过减少繁文缛节、简化应用程序和充分利用资源来加快处理速度。 保守党也希望有一个更公平的移民制度。他们不仅鼓励数字化,还希望记录移民官员与申请人之间的所有互动,称将有助于确保移民系统内更公平和问责性。 此外,他们希望加强文化意识培训,并将申请人与最了解申请人文化背景的移民官员配对。 他们还希望允许申请人在提交后的一定时间内更正其申请中的错误。 保守党希望提高证书的认可度,承诺立即启动一个证书识别工作组来研究可能的解决方案。 保守党将废除父母和祖父母移民的抽签系统,以先到先得的模式取而代之。他们设计了一个加权系统,如果申请人提供儿童保育或家庭支持,以及他们的语言能力,他们将被优先考虑。 他们还将投资更多资源以更快地处理申请。 保守党将允许加拿大人的外国家庭成员在没有永久身份的情况下在加拿大居住长达5年。家庭成员只要购买了健康保险,就可以延长他们的逗留时间。 ●新民主党 新民主党从未在加拿大执政过,但多项民意调查显示,该党党领驵勉诚 (Jagmeet Singh) 是此次竞选活动中最受欢迎的党领。 该党在2021大选中承诺结束对父母和祖父母移民计划的限制并解决积压问题。他们还表示,他们将与各省合作,改善定居服务和外国证书认可。 他们强调要严厉处罚不道德的移民顾问,确保该行业受到政府的监管。 他们还将为护理人员及其家人提供身份。 对于难民,新民主党希望降低积压时间,令寻求庇护者尽快获得身分。 他们还将优先考虑薪酬平等,结束性别上的工资歧视,因为这将影响移民族群中的妇女工作力。为此,他们将要求雇主在薪酬方面保持透明,并立即实施积极的薪酬公平立法。 图:星报 v01

移民在加拿大更孤独 精神健康需要关注

(■■移民面临孤独的情况较本地加人严重,报告促当局应关注问题。Global视频截图)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发布新报告。报告指出,加拿大移民中自我报告孤独的案例在增加。该报告呼吁采取行动,获取更多数据,解决这一问题。 据Global新闻台报道,统计局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采用了2018年社会总调研中搜集的数据,同时使用了其他来源的信息,以评估移民和在加拿大出生者的孤独状况。 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新移民和老移民比加拿大出生者报告了更高水平的孤独。同时,孤独并不因为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变长而减轻。 报告说:“考虑到孤独影响身心健康的后果,在接下来加拿大从疫情中恢复的年份里,需要对移民在疫情前即报告更高水平的孤独这一问题持续予以关注。” 研究者发现,在加拿大生活10年及更短期的新移民和长期移民这两个群体,都比在加拿大出生的15岁到64岁的群体报告了更多的孤独案例。 高学历移民 更多感孤独 移民群体和加拿大出生者群体的孤独状态在统计数据上差异巨大,其差异程度相当于加拿大出生低家庭收入者(年收入39,999元及更低)和加拿大出生中等家庭收入者(年收入40,000到99,999元)之间的区别。 在根据年龄、婚姻状态、母语、教育、就业状态和家庭收入等区分的不同的移民群体中,自我报告的孤独状态都变化甚微。 根据报告,分居、离婚和丧偶者比单身或有伴侣者更加孤独。研究者同时说,移民中受教育程度更高者孤独案例更多,这和加拿大出生者是相反的。 哈卡克(Aaliya Hakak)是一名20多岁来自印度的多伦多大学学生,她刚获得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她两年前来到加拿大,这意味着她在多伦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疫情中度过的,这对她影响巨大。 她说,她会很多天都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她感到如此孤独,她会到超市去,只为和收银员聊天15秒。 疫情中面对面课程大部分都被取消。哈卡克说,和同学们通过Zoom或者Skype建立纽带是很难的事。大家在网上谈15分钟的工作,然后就回到各自的生活。 哈卡克说,她在疫情中从多伦多市中心搬到了士嘉堡。在市中心时,和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少。现在在士嘉堡要稍好一点,但也仍然有限。 “现在我去咖啡馆,收银员会多花两秒钟和我打招呼,在市中心则不会。在市中心我租住的公寓里,我没有见过我的房东,现在,在节日里,我会给房东打电话问好。” 她说,她现在仍在考虑回到印度去,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她。当然她谈的不是就业,她可能可以得到很好的职业发展,但是她在这里找不到社交生活和社区生活。 则法尔(Sadia Zafar)是社会服务机构邻里组织(Neighbourhood Organization)的语言和技能发展项目经理。她同意加拿大统计局报告中的发现。 长者更易感到孤独 她说,谈到在加拿大安居,很多人自动想到的是找工作、学英语、付房租,但她想到的是移民面临的孤独和他们的精神健康。 她继而谈到,由于精神健康在四处都被污名化,可能导致需要求助的人们不愿意显露需要帮助的迹象。 她表示,哈卡克的体验是十分常见的。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做,报告说,目前缺乏充足的样本,尤其对更易感到孤独的长者更是如此。虽然报告没有提出具体建议,但研究者呼吁,蒐集更多数据,研究这一问题,并推动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以便可能采取措施,解决孤独的问题。 报告说:“自我觉察的孤独是健康的重要指标。孤独和紧张、抑郁、焦虑和其他精神健康上的后果有关。孤独也和多种身体疾病,例如心血管病、高胆固醇、高血压有关,并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邀请人数比去年翻近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周三透过“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移民项目,邀请462人申请成为本国永久居民,申请人的综合评分系统(CRS)分数门槛分数为734分。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 报道,所有受邀候选人之前都获得了省提名计划 (PNP) 的提名。这就是为什么CRS分数门槛相对较高,达734分。进入“特快入境”通道的省提名计划者自动获得600分。如果没有省级提名,CRS最低的候选人只要134分。 按照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公布的截止时间,达到最低分数门槛的候选人,只有在国际标准UTC时间2021年4月11日10时56分32秒之前提交了“特快入境”个人申请资料,才获得邀请。 在之前的PNP抽签中,IRCC邀请了627名候选人,CRS分数要求是760分。周三新的抽签提供更少的邀请人数,以及更低的分数门槛。 在整个疫情期间,IRCC一直只邀请PNP和加拿大经验类别(CEC)特定的抽签。这是因为这些候选人更有可能已经居住在加拿大,并且不太可能受到旅行限制等公共卫生措施的影响。 加拿大今年的目标是欢迎40.1万名新移民,根据移民水平计划,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分配给“特快入境”移民项目。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加拿大邀请的“特快入境”移民候选人数量几乎翻了一倍。2021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 V05 图片:今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加通社资料图片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