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8日 星期四 14:56:0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贝尔

加拿大终于要上5G了 贝尔与诺基亚签订协议

加拿大贝尔与芬兰诺基亚公司签署首个5G无线网络供应的协议,但贝尔强调希望拥有多个供应商以确保灵活性,诺基亚是中国华为的全球主要竞争对手。 随着加拿大政府对5G网络的网络安全问题,以及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影响进行广泛分析的同时,贝尔选择诺基亚作为无线接入网络设备(RAN)的供应商。 据悉,同时为BCE及Bell的首席执行官Mirko Bibic,在电话中向分析师强调,与诺基亚的交易只是其5G项目中第一个协议书。Bibic表示,该公司现在和将来会保持与很多不同的设备供应商合作。 Bibic强调,包括诺基亚、华为、爱立信和思科在内,贝尔会谨慎地考虑著不同的供应商,以保留灵活性。

对电讯服务商投诉大增35% 贝尔最臭名昭著

针对通讯与有线电视服务的投诉大增35%,且创历来新高,而加国三大电讯商中,贝尔被投诉的个案最多。 电讯电视服务投诉委员会(CCTS)发表年度报告,指截至7月底止的1个年度,投诉通讯与有线电视服务的个案达19,287宗,较对上一个年度的14,272宗,上升35%。 委员会专员兼行政总监Howard Maker表示,投诉个案录得创新高纪录,反映电讯行业迅速变化,及委员会对持续改变的渴求,作出积极解决的结果。 电讯电视服务投诉委员会,是由加拿大广播电视与电讯委员会(CRTC)委托,电讯业资助而成的独立委员会。 委员会表示,刚过去的1个年度,大约91%的投诉已经成功获得解决。 至于被投诉最多的电讯商是贝尔,占整体投诉大约30%,罗渣士占9%,Telus则占8%。 委员会表示,大部分投诉主要针对无线服务,其次是与互联网有关的投诉,当中包括费用及网络问题。 (图片:加通社) 

贝尔推新技术 人工智能助你屏蔽”大使馆来信“

“您有一封来自大使馆的邮件....”相信有不少人跟小编一样,收到过很多这样的电话。这种电话千变万化,有时候是“您有一封快递...”,有时候是“您的XX银行提醒您...”,但可能你根本都不是这个银行的客户。现在,人工智能可能可以帮助到你,还你一个清静。 贝尔(Bell)计划使用一种基于人工智能的系统,阻止垃圾广告号码打电话给它的用户。 贝尔公司最近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CRTC批准这种新的呼叫阻塞方法。该请求称,新功能将在90天内阻止经过验证的欺诈性呼叫。贝尔的申请中没有与公众分享它计划是如何核实这些骗子的。 此外,贝尔没有提及任何有关该计划的细节,防止诈骗者们了解之后,绕过自己的系统。 这种使用人工智能屏蔽工具的做法,是对CTRC 2018年一项任务的回应。CTRC曾表示,加拿大运营商需要实施一种非常具体的语音呼叫屏蔽形式。 最初的CRTC规定,加拿大电信公司将需要对超过15位、“格式不正确”或无法呼叫的号码实施某种形式的自动呼叫封锁。 2018年的裁决需要在2019年12月18日前由电信公司执行。 贝尔公司的提议表明,该公司的技术应该在秋季前准备就绪。由于CRTC已授权呼叫封锁作为保护加拿大人安全的有效方法,贝尔计划利用现代技术为其用户提供更有力的保护。 贝尔声称它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来超越最初的CRTC规则。该公司表示,这是必要的,因为一些诈骗者已经在寻找绕过CRTC屏蔽的方法。 贝尔计划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初进行为期90天的测试。贝尔的第三个财政季度将于11月结束。(mobilesyrup,都市网Rick编译整理,图片来源加通社)

贝尔CEO库普提早退休 专家料营运策略不变

■贝尔集团行政总裁库普将在明年1月退休。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加国电讯及媒体业巨擘贝尔集团(BCE Inc.,TSE:BCE)行政总裁库普(George Cope),周五宣布将在明年1月退休。有分析指,库普的离职与电讯及媒体业近年来的巨大变革有关。 现年57岁的库普在2006年1月加入BCE,他加入前曾任研科(Telus)手机业务主管。库普退休后,将由贝尔集团营运总裁比比奇(Mirko Bibic),接任行政总裁一职。贝尔集团是Bell Canada和CTV Inc.的母公司,并持有枫叶体育及娱乐公司(Maple Leaf Sports and Entertainment Ltd.)的部分股权。 或与媒体处于转捩点有关 丰业银行(Scotiabank)电讯业分析师范杰夫(Jeff Fan,译音)表示,库普的退休时间较预期早,市场很可能会猜测库普的退休决定。他认为,库普提早退休,可能与电讯及媒体业处于重要转捩点有关。 满地可银行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电讯业分析员凯西(Tim Casey)指,相信新的行政总裁上任后,贝尔集团的营运策略不会有重大改变,但估计投资者对集团的中线前景,会有一些忧虑。综合报道

电讯商贝尔促销手法不当 服务或“名不符实”

■■加拿大竞争局正在调查贝尔电讯销售手法是否不当。CBC 根据本地英文传媒报道,加拿大竞争局(Competition Bureau)正在就加拿大贝尔有限公司(Bell Canada Inc.)的市场促销手法进行调查。 早于2017年年底,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多次报道,揭发加国电讯公司涉嫌利用不当销售手法,包括误导客户购买不必要服务、服务“名不符实”,以及收费超于原先声称金额。其中有电讯公司前女员工向CBC爆料,曾经说服一个视障女长者购买互联网服务。 重点调查住宅电讯服务 根据CBC周四报道,竞争局发言人艾伯特(Jayme Albert)证实,当局正就多宗贝尔促销个案展开调查,重点是电话、互联网及电视等住宅电讯服务的推广手法,是否涉及误导成分。 竞争局似乎早于去年8月已展开调查工作,但直至近日事件才浮面。竞争局本周入禀加拿大联邦法院,要求电讯电视服务投诉委员会(Commission for Complaints for Telecom-television Services,简称CCTS)提供消费者投诉贝尔公司的相关资料。 根据保密条款,CCTS不可以自愿地披露有关资料。 艾伯特表示,基于调查仍在进行中,竞争局拒绝作进一步评论,但暂时未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 加拿大电台电视及电讯委员会(CRTC)早于去年秋季开始,已经就电讯业销售手法展开调查。根据今年较早时发表的一份报告总结指,加国电讯业存在误导及侵害的销售行为,并且往往以长者、伤障者及英语为第二语言人士等弱势社群为目标。 综合报道

儿子爱和女友包电话粥 这位母亲收到了来自Bell的天价账单

■■拉布利仍在分期支付5,000元的高额话费账单。CBC 亚省爱民顿一名16岁少年,用手机与女友煲长途电话粥,母亲收到贝尔公司逾6,700元的巨额账单,经交涉后,也只能减至5,000元。 一些有类似“痛苦”经历的父母认为,应该有更多的保障客户措施,例如封顶,来帮助客户应对账单失控的情况,特别是对家长与未成年子女分享手机计划的用户。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家住爱民顿的拉布利(Heather Gunn-LaBrie),与丈夫和儿子共享一套小企业手机通话计划。她的噩梦始于去年底。 从去年10月中到12月初,因为儿子与150公里以外的女友打长途电话,拉布利收到了贝尔公司的两张合共金额高达6,774元的账单。起初贝尔公司免去了其中521元的费用,在拉布利向电讯电视服务投诉委员会(Commission for Complaints for Telecom-Television Services,简称CCTS)投诉后,再获得扣减1,163元。 即使有关账单现在减至5,090元,拉布利也不能负担一次过付清,只能分期缴付。 24%受访者 曾收巨额账单 拉布利非常震惊。她说,真希望在账单数额开始增加时,能收到起码一次警告。拉布利的儿子回忆称,收到过几次提醒,但都没有在意,因为他以为他们是在一个共享通话计划,母亲也会同时收到这些警告,而实际上拉布利没有收到有关警告。 由本国电讯监管机构加拿大电台电视暨电讯委员会(Canadian Radio-televis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CRTC),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许多加拿大人都受到过巨额无线电话账单的困扰。 在去年9月份对1,152名手机用户的一项电话调查中,24%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中收到过巨额账单。而使用共享手机计划的用户中,这个比例更升至29%。 拉布利和其他一些收到过巨额账单的父母都认为,电话公司应该有更多措施防止电话账单失控,特别是对与未成年人共享手机计划的用户。 CRTC已实施相关法规,在数据和漫游费封顶,以保障用户免受巨额数据和漫游费用的困扰。但对于短信、或者如拉布利案例中的长途和通话分钟收费,同样的规定不适用。拉布利认为,这简直是双重标准。 综合报道

三大电信巨头共发声 将再涨家庭网络月费

■■2017年,本国86%的家庭订购了互联网服务。加通社   继2018年提价之后,从2月1日起,包括贝尔(Bell)、研科(Telus)和萧氏(Shaw)在内的电信巨头将陆续再次提高部分家庭网络计划的价格。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消息,自2月25日起,研科的家庭网络计划每月将加价2至5元。贝尔将从2月1日起对大西洋省份(Atlantic Canada)Bell Aliant用户的网络月费提价5元,3月1日起将提高安省和魁省用户的多种网络计划价格,月费最高加价6元。 萧氏也计划从4月1日开始,提高部分家庭网络计划的费率,但该公司拒绝透露价格上涨的幅度。 民众对服务投诉越来越多 数据显示,家庭互联网是2017年各电信商所有电信服务中增长最快的业务。据本国电信监管机构CRTC公布的最新通讯监测报告(Communications Monitoring Report),2017年,86%的本国家庭订购了家庭互联网服务,比2016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此外,2017年高速网络用户的每月平均数据使用量也比2016年增加了30%。 贝尔、研科和萧氏均表示需要提高月费,以继续改进网络服务,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贝尔称,过去五年内,用户的网络使用量增加了超过500%。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并为用户提供尽可能最佳的体验,公司的成本一直在增加。贝尔在致受加价影响用户的通知中称,去年公司的基础设施投资高达40亿元。 根据CRTC的报告,2017年本国住宅互联网服务收入总计为91亿元,比2016年增长了8.8%,这些收入包括应用、设备和其他相关服务。 面对本国民众对互联网服务的投诉越来越多,CRTC目前正在考虑制定一套互联网行为准则。尽管CRTC未提及价格监管,但表示该准则将包括一些措施,使消费者更容易转换电信供应商,以获得竞争带来的优惠。

贝尔拟收集客户个人资料 好处只是提供“量身定做”的广告?

■■贝尔请求客户同意收集个人资料。加通社   加拿大最大规模电讯商贝尔(Bell)计划仿效谷歌(Google)和脸书(Facebook),向客户收集大量网上活动和个人喜好等资料。贝尔声称,此举令客户可获得“量身订做”的广告和宣传资讯。但有专家指,客户资料如果被不当使用,后果可大可小,且贝尔提供的好处,也缺乏吸引力。   贝尔在去年12月请求客户同意,允许该公司收集客户的各种使用资料,范围包括透过贝尔及其附属机构提供的家居电话、移动电话、互联网、电视及应用程式等。为“感谢”客户的合作,贝尔将为客户提供更切合所需的广告和宣传资料。   如果获得客户同意,贝尔将收集客户的年龄、性别、邮寄住址等的个人资料。   此外,客户发放和收取短信的数目、语音纪录及拨接模式等的资料,贝尔也会收集。   恐客户仅获得直效广告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法律教授斯卡萨(Teresa Scassa)表示,客户在同意贝尔收集有重要商业价值的个人资料后,除了得不到什么好处,他们的私隐和安全风险亦会有所增加。她又称,贝尔将客户的大量个人资料出售获利,而客户得到的却只是“更好”的广告,贝尔应该给予客户更多折扣优惠。   斯卡萨认为,假如贝尔的数据库被黑客入侵,客户的个人资料可能被不法分子盗用,造成严重后果。   曾经为贝尔及罗渣士通讯公司(Rogers)担任顾问的威尔顿(Charlie Wilton)亦指,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一次的资料泄漏或违规行为造成的影响,可随时被放大百万倍。   联邦私隐专员办公室发言人柯恩(Tobi Cohen)说,暂时未接到有关贝尔该项新计划的投诉。她又强调,联邦私隐法对私营企业有严格规定,包括企业必须解释,客户在资料的收集、使用或披露方面,有什么潜在风险。   综合报道

加前驻外大使卷丑闻 涉投资赌王何鸿燊澳门赌厅 每月分红

■■法院文件显示,前资深外交官贝尔曾投资在何鸿燊旗下赌场贵宾厅业务。 网上图片   一位曾出任加拿大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被揭露,曾投资在澳门赌王何鸿燊的澳门赌场贵宾厅业务。这位前度资深外交官因为与在中国做生意的表兄弟发生利益纷争(详另文),告上卑诗省最高法院导致事件曝光,现在有可能招致加拿大税务局(CRA)的起诉。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道,法庭文件显示涉案的加拿大资深外交人员贝尔(John Peter Bell),曾担任许多外交高级职务,包括曾任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及驻利科特瓦大使。他被指每月收到一笔现金,作为在澳门赌场投资贵宾厅的回报。这笔金钱是每次有人亲身带到温哥华交付给他,并被形容为是一项“危险”的计划,会冒加国税务局的起诉风险。 时任联邦首席谈判代表 据美国的文件显示,在与何鸿燊认识之前,贝尔曾担任加国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法庭纪录显示,在贝尔涉足澳门赌场业务期间,正担任联邦首席谈判代表,负责卑诗省原住民土地索赔事务。 在接受环球新闻采访时,贝尔表示他没有直接向何鸿燊的赌场投资,而是将一笔25万美元(价值约375,000加元)贷款,投放在何的贵宾厅一个投资财团,成员包括贝尔的表兄弟利维(David Stuart Levy)。 ■■加国资深外交人员贝尔。 UBC 卑诗省最高法院有关本案的宣誓证词和证据,包括2000年至2011年的电子邮件往来、法律、银行和会计纪录,以及公司和政府纪录。 在审查了这些证据之后,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的梅尼尔(Denis Meunier),也是反洗钱机构Fintrac的副主任,以及前加拿大税务局刑事调查主管表示,他从未见过加拿大投资者从澳门赌场贵宾厅获利的案例。 梅尼尔认为,本案的证据露出的端倪值得进一步调查,可以帮助卑诗省民了解澳门风格的赌场贵宾厅,如何导致卑诗博彩赌场内大规模洗钱活动。 卑诗省最高法院文件显示,贝尔获来自卑诗省西温哥华的表兄弟利维介绍到澳门投资。两人享有互利关系,包括利维在香港经营工厂质检业务,同时也投资澳门的贵宾厅,贝尔则给他提供优良的客户及人脉关系。 根据利维的说法,贝尔在澳门的投资开始于2000年,当时他们参观了何鸿燊的一家赌场及利维的质检公司,该公司负责检验中国工厂的产品,并开具向北美出口的证书。 表兄弟称亲手交15万美元现金 在本案发生的大部分时间内,何氏的赌场特别是贵宾厅,曾被传媒广泛报道与澳门三合会地盘争斗有关。据美国文件显示,何氏的贵宾厅更被指涉嫌与中国贪败、高利贷、毒品贩卖和卖淫等犯罪所得的洗黑钱活动有关。现年96岁的何鸿燊一直否认与洗黑钱及三合会有关。 美国的文件还称,赌场贵宾厅为贪腐的中国官员保密,他们可以通过有组织犯罪网络和澳门高限额投注,秘密输出他们的不义之财。 在本案存盘的电子邮件中,贝尔将其25万美元的澳门投资,称为给利维的“贷款”。但利维在2010年提交的一份宣誓书中表示没有贷款。“贝尔是一群投资者其中的成员,这些投资者拥有何鸿燊旗下赌场贵宾厅的经营股份。” 根据利维说法,从2000年到2004年,这笔交易对这两人都获利可观。利维声称,他向贝尔支付高达15万美元,每年前往温哥华大约10次,以便亲手递送投资赌场获利的现金。  利维还称,在某些时候,贝尔担心利维少给他现金。他称贝尔在香港设立了一个银行账户,由他的质检公司将澳门的利润存入该账户。 据法庭上提交的电子邮件证据显示,利维和贝尔之间的这些国际交易,可能引起过加拿大调查人员的兴趣。他们明白香港账户是逃避所得税的一种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