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01:12:4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车道

大多地区发生多起车道维修诈骗案!警方通缉20岁涉案男子

【加拿大都市网】大多伦多地区一连三个月发生多宗车道维修诈骗案,警方现正通缉一名20岁涉案男子。 皮尔区警队指出,2022年6月至8月期间,一名男子,与伙伴在大多伦多地区,逐家逐户兜售车道翻新服务。 该名男子自称是一间合法车道维修公司的职员。 警方表示,该男子会要求受害人先支付订金,之后便会提供车道翻新服务,但最终,工程没法开始,或开始后没有完成,之后更失踪,受害人没法与他再联络。 警方表示,有数名人士受骗,损失约数千元。 警方已发出通缉令,通缉一名20岁男子Tom Delaney,指他与这些诈骗案有关。 (图片:皮尔区警队) T02

加宽车道为多停一辆车!政府警告恢复原样否则会被检控

【加拿大都市网】有不少业主将车道加宽,有人用作停车,有人为了美观;渥太华有居民将车道加宽后,遭到市政府警告,要求将车道恢复至原先的可容许宽度,否则会遭到检控。 居住在渥太华Fallowfield路与Strandherd Drive的一间平房,现年70岁的Marilyn Fairfull,将车道加宽,方便可并排停多一辆汽车。 Fairfull表示,2021年11月,看到市政府执法人员蹲在她的车道上,且进行测量,于是她感到十分惊讶。 她随即走出屋外,发现该名执法人员正在测量他家的车道。 该执法人员之后向Fairfull发出违法通知书,她必须在2022年8月12日前将加宽的车道拆除,在她要求下,市府将拆除的限期延后至2023年8月。 Fairfull表示:“执法人员对她表示,不要在加宽的车道上停车,因为有人投诉。” Fairfull表示,相信投诉人,是与她们一直存有争议的邻居;她表示,加宽车道,是方便日后夫妇两人可能需要使用轮椅时比较方便。 Fairfull表示,不少邻居都将车道加宽,及将汽车停在加宽的车道上;她认为这十分不公平。 她表示:“市政府的投诉系统,是奖励‘恶霸’向政府告密”。 渥太华市法规与监管服务总监Roger Chapman表示,就该项法规执法是正确做法,法规容许车道两旁铺设1.8米宽行人道,但并非用作停车。 城市规划师Carol Ruddy(上图)表示,必须控制车道的宽度,以便适当排水、冬季积雪及充足的路边停车位。 Ruddy表示,虽然章程规定可能“看起来过于规范”,但加宽车道的累积效应,是草坪面积缩小,更少树木,最终导致气温会更高。 (图片:CBC) T02

界限在哪里?一道篱笆引发10万元诉讼!

渥太华两对邻居夫妇,由于拒绝共同维护两幢物业之间的唯一车道,结果闹上法庭,案件很可能要上诉至加拿大最高法院。 据《星报》报道,以上两对邻居夫妇,分别居住于渥太华第三街(Third Avenue)371号和373号。他们在若干年前各自买入当时已经是二手的物业。这两幢房屋中间有一条车道分隔,由于两家的车库都在物业后方,因此他们一直共用这条约14呎宽的车道。 早在1980年,两栋房子的前业主签署了一份协议,彼此给予对方使用这条“公共车道”的权利。该协议有效期为21年,并且在2001年届满。但是,“允许相邻业主使用己方这部分车道”这项权利,并没有正规地在两家物业的产权上注册。 2015年,两家人就车道维修费用产生分歧。 “谈判破裂”后,居住在第三街372号的佩勒斯夫妇(David and Brenda Perras) ,于2016年11月在车道中间自家物业的边界线内,筑起了一道围栏。围起的范围刚刚好有足够的宽度让汽车通过,驶到后院车库。 而另一边则没有足够的宽度,371号的英格利什夫妇(James English and Jill Perry)无法再驾驶通过该条车道。他们于是采取法律行动,向法庭申请依惯例使用他人土地的权利(prescriptive easement)——类似逆权侵占权(adverse possession)。 英格利什夫妇声称,两栋物业的业主连续使用该条车道超过20年,而且是“相当必要”的使用,因此要求法庭承认他们使用佩勒斯家车道的权利。 2017年12月,安省高等法院法官Sally Gomery裁定,由于共用有关车道是上一手业主已留传下来的历史,故此英格利什夫妇拥有该条车道的“通行权”,她要求佩勒斯拆除围栏。但佩勒斯夫妇向安省上诉法院提出上诉。 在2018年夏季,安省上诉法院推翻原审裁决,并且指本案原告英格利什夫妇,未能提出充足理据以证明,他们使用该条车道对享用自家土地是“相当必需”。因此,围栏可以保留。 据估计,这道围栏引发的争议,带来的法律费用已经超过10万元,诉讼双方均需为两场庭审支付自己的律师费。同时,法庭裁定英格利什夫妇须为佩勒斯家支付1万元的初审以及2万元的上诉庭费用。 这真是“一道坏篱笆造就坏邻居”。 作者:Bob Aaron是多伦多房地产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