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06:24:1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难民

加拿大2021年吸纳难民数量尚未达标 还得接收多少人?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媒体获得的数字,加拿大远未实现到2021年底欢迎8.1万难民的目标。 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IRCC)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部门10月31日的难民接收数量大概是原定目标的一半。 截至10月31日,加拿大接收了7,800名政府担保的难民,远低于联邦政府12,500人的目标。此外,加拿大还接收了4,500名私人担保的难民,但也低于原定的22,500人。 IRCC还记录了超过3.2万名有资格成为“受保护人员”类别的难民,即那些进入加国后寻求庇护的人,这也数字也大大低于4.5万人的目标。 新任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说:“现实是我们今年面对的形势相当具有挑战性。在边境因疫情关闭时,你试图让人们进入加拿大,这本身就非常有困难。” 在一份媒体声明中,IRCC说,现在许多难民在原居地就面临严格的旅游限制,这导致他们很难出境。而IRCC的战略伙伴,例如国际移民组织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也都因新冠疫情陷入两难境地。 IRCC说:“在这个动荡时期,我们将继续履行义务,帮助世界上最脆弱的人找到避难所。”该部门表示,在2020年重新安置的22,770名难民中,约有三分之一被安置在加拿大。 市民贾兹马蒂(Bashar Jazmati)在2019年以来就一直等待允许他和他的家人以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而漫长的等待意味着多年的恐惧和不确定因素。 2015年贾兹马蒂逃离了每天发生街头暴力的叙利亚,来到了科威特,但他和家人都过著非常不稳定的生活。贾兹马蒂必须定期更新工签,他说自己担心作为一名非公民,随时可能会失去工作权利。 贾兹马蒂在3月1日接受了IRCC的最后一次面试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难民申请的消息。这个家庭的担保人是居住在魁省的洪格(Heidi Honegger);洪格说,她试图获得一些有关难民申请的消息,但杳无音讯。 难民维权组织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审理速度缓慢导致申请人的等待时间拉长。加拿大难民担保协议持有者协会理事会主席佩雷斯(Kaylee Perez)表示,过去几年来,申请一直在不断提交,但抵达的难民却很少。 她还说,国际难民委员会最近通知她的组织说,目前尚有7万人在私人担保的难民申请等候名单中,这显然是历史性的案件积压。佩雷斯也强调,尽管2021年可能无法达到目标,但渥京方面不应该降低未来几年的难民吸纳数量。 弗雷泽强调:“联邦移民部预计不久将为2022年设定新的目标。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移民申请系统更加现代化,以确保我们有能力及时处理相关申请”。     V33    

刚刚!多伦多宣布市中心四星级酒店让流浪者住到明年!附近居民炸了!

【加拿大都市网】刚刚!多伦多市政府将市中心一所酒店作为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的租期延长至2022年4月。尽管最近要求关闭该场所的请愿书越来越多,由于担心该地区犯罪和故意破坏行为的增加。 收容所在诺富特酒店(Novotel),位于 45 The Esplanade,在St. Laurence社区。目前这种在酒店中运营的庇护所多伦多还有 13 个。 市政府表示,正在努力将所有这些设施的租约延长至 4 月,同时制定“更广泛的过渡计划”。  “现在Novotel的租期已经延长到春天,因为我们必须制定计划,让无家可归者搬出那家酒店,及其他酒店。它是市政府的临时用途,以确保最脆弱的人可以得到庇护”市长庄得利(John Tory) 周二告诉 CP24。 这家多伦多市中心的四星级酒店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暂时关闭,多伦多于是获得了该酒店的租约,用作紧急无家可归者收容所。 庇护所于 2021 年 2 月开放,是在大流行期间在全市开设的其他 40 个临时庇护所之一。 诺富特酒店收容所原定于 12 月到期。但市政府曾表示“随着公共卫生指南的变化,有可能延长”。 该收容所由 Homes First...

加拿大移民部批准人权捍卫者难民计划

【加拿大都市网】捍卫人权者的工作对于促进和保护全世界人民的人权至关重要,他们往往为了捍卫人权,谴责不公正和追究有权势者责任,而不惜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本国移民部为此推出捍卫国际人权的难民申请渠道,每年安顿250人,包括申请者的家属。 该渠道会涵盖因为倡导或捍卫人权而面对迫害的人士,其中重点放在记者、妇女与为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士社群(LGBTQ2)争取权益者。 本国有着向处于危险的人士提供保护的悠久传统,在2020年便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近三分之一的重新安置难民。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周五表示,世界各地的人权和民主都“受到围攻”。他续道,难民除了是因祖国国内出现冲突而流离失所的人士之外,也可以是因为记录有人侵犯人权行为或捍卫他人权利而被迫逃离的人士。 门迪奇诺称,从专制政权到有组织犯罪,威胁从未如此严重。“那些捍卫人权者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保护。” 本国将成为首批为人权捍卫者提供专门、永久途径的国家之一,并会透过该个政府援助难民计划,每年接纳多达250个人权捍卫者,包括他们的家属。 本国会与组织前线捍卫者(Front Line Defenders)和保护捍卫者(ProtectDefenders.eu),以及包括联合国难民署在内的其他本国和国际伙伴合作。门迪奇诺表示,这些组织将帮助本国识别和联络需要重新安置保护的人士,申请人必须由联合国难民署转介给本国,并符合本国选要求,包括安全和健康检查。他指出,对这方面帮助的需求越来越大,尤其是对记者而言,他希望该计划下的第一批难民能在年底前抵达本国。 门迪奇诺又称,“我们看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趋势,特别是记者受到恐吓、骚扰、酷刑甚至死亡的严重威胁。” 国际专家和倡导者一直呼吁为人权捍卫者采取专门的保护措施。而本国周五的宣布,显示本国为需要保护的人权捍卫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以便他们在无法返回家园时有通往在其他安全国家永久居留的途径。 前线捍卫者行政总监安德森(Andrew Anderson)表示,加拿大是最早对人权捍卫者实行特殊难民认可的国家之一,并且迄今为止比任何其他政府都走得更远。“我们不仅希望这计划成功,为那些人权捍卫者提供急需的支持,而且希望这计划成为其他政府效仿的榜样,以确保加强对处于危险中的人权捍卫者的国际保护。” 保护捍卫者主席斯塔伯洛克(Gerald Staberock)称,大多数捍卫人权者都希望留在自己的国家继续工作。但对一些人来说,这已经不可能了。在这些情况下,该计划将对人权捍卫者产生实际影响,犹如一个安全网,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安全选项。 国际记者协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录得,在2020年,有65个记者在16个不同的国家中被杀,包括在墨西哥的14个、在阿富汗的10个、在巴基斯坦的9个和在印度的8个。该协会在2019年录得有49个记者被杀。 此外,国际记者协会又称,在3月份,至少有229个记者因工作而入狱。 V17

美加边境封关政策阻碍难民抵达加拿大 寻求加国庇护被拒之门外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难民律师协会(CARL)在本周二,向联邦法院提出法律诉讼,控告加拿大政府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禁止申请庇护的人士进入本国官方边境口岸,侵犯了他们申请庇护的权利。 本国难民律师协会在诉讼中表示,从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加边境因封闭出入境口岸,使得多名寻求庇护的难民被拒之门外。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3月21日至2021年4月20日期间,加拿大拒绝了387名寻求在入境口岸申请庇护的难民。CRAL认为,这个做法是完全没有考虑申请庇护人士的窘境,以及未能给予他们一个合理的权利。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表示,她目前未能就该项法律诉讼发表任何评论,但她一再重申,在新冠疫情期间,所有边境都将对非加拿大居民进行关闭,限制措施并没有例外。 根据《安全第三国协议(STCA)》,在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任何一方正式关口,寻求庇护者都会被送回,并告知对方,须在他们抵达的第一个国家申请庇护,即凡是从美国越境申请难民的人都可以被送回美国。 为了逃避STCA、确保能在加拿大提出庇护申请,数以万计的难民另辟蹊径,试图从加美边境魁省罗斯咸路(Roxham Road),以“非正常途径”入境加拿大,并申请难民庇护。但在去年7月,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加拿大与美国签订的涉及难民申请的《安全第三国协议》违宪,抨击美国政府对待寻求庇护者的手法,指出难民申请人由于面临被监禁的风险,美国不再是从加拿大遣返难民的安全国家。 来自非洲小国布隆迪的恩杜维玛纳(Apollinaire Nduwimana),在去年10月亦试图从罗斯咸路入境加拿大,但随即被拒之门外,并由美国当局送至纽约州的移民拘留中心,他被加国拒之门外不是STCA政策,而是新冠大流行下实行的入境限制措施。 恩杜维玛纳的代表律师表示,美国当局多次试图将他遣返至布隆迪,加拿大以人道主义推迟其驱逐令。 最终,恩杜维玛纳获批由加拿大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签发的《国家利益豁免书》,成为唯数不多可入境加拿大,并毋须折返的难民。尽管恩杜维玛纳获准入境加拿大申请难民,但他在拘留中心的五个月经历,却久久不能抹掉。 律师团体认为,恩杜维玛纳的案例不会直接影响该次诉讼,但他的经历表明,加拿大目前的入境政策存在问题。 v21

拜登上任后首次打高球 拟调高美国接纳难民上限

美国总统拜登17日仿效热爱高球的前任总统特朗普走上球场,来到家乡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球道一展球技。这是拜登上任后,第一次打高尔夫球。另外,他宣布将会提高今年接受入境美国难民的人数上限。 拜登车队中午时分开进威尔明顿乡村俱乐部。由于事前没有宣布,这个私人高档俱乐部的会员明显吓了一跳,纷纷停止原本的挥杆动作,有人甚至拿起手机拍下难得一见的画面。 跟随拜登的记者无法亲眼看到他打球的样子,但看到他和一群人一起搭乘高球车穿过广阔的草坪。 白宫表示,拜登的球友包括已故长子阿博的岳父奥利维尔,以及拜登的高级顾问里凯蒂。 这不只是拜登1月上任后第一次打高球,也可能是许多美国人第一次知道他有打高球。 拜登通常不谈论自己的球技,和常常公开自吹自擂的特朗普截然不同。特朗普不只常打球,还有自己的球场。 高球网站Morning Read引述威尔明顿球场建筑师琼斯的话说,拜登“热爱高球、打高球、也重视高球”,“他只是不像(特朗普)那样自我推销而已”。 另外,拜登日前签署了一项命令,将特朗普发布接纳1.5万名难民入境的人数上限规定,延长实施至9月底,意味搁置了他2月宣布要提高上限到6.25万人的计划,因而遭到同党的民主党议员批评。 在受到压力下,拜登打完高尔夫球后告诉记者,他将提高今年接受入境美国难民的人数上限,调高到超过1.5万人的限制。 拜登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拜登计划在5月15日前,就今年所剩余的财政年度,设定一项最终、调高的难民上限。 拜登上任的目标之一是为美国移民政策设定一项新的路线,包括一种更包容的作法。但他早前维持难民上限不变的决策,与他竞选时的承诺不符。

移民及难民申请进度缓慢 申请者大受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尽管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计划于未来三年大幅增加移民配额,但受到疫情影响,去年申请获批的人数大减,积压了大量永久居民及难民申请个案,有已身在加拿大的申请者等候一年,仍迟迟未获回音,生活顿感无助。 据CTV报道,来自中国的Eddie Song自2017年起在曼省温尼伯工作,去年2月,通过“省政府提名特快移民计划”申请永久居民身份,但自6月后,IRCC对其申请再无任何跟进。“我每次向他们查询时,得到的回复都是叫我耐心等候,因为他们的工作受到延误,目前人手有限。” Song表示,在未获永久居民身份的情况下,他要花上数百元来维持临时居民身份及购买医保,同时失去受聘机会。“我原先准备约在半年前可获得枫叶卡(PR Card),然后报考注册移民顾问的入门考试,但我必须先拿到永久居民身份,而这个考试每年只会举办有限的次数,到目前为止,我全都错过了。” Song说,申请未获批准令他生活各方面都受到影响。“我不能转换工作,虽然我想在曼省做点生意,但没有身份就办不到,还有房屋的保险,我要缴付额外的税款和开支来延续临时居留权。”他投诉申请受阻加上疫情下的出入境限制,已有年半无法与身在中国的同性配偶相聚。“因为他的临时居民身份没有续签,因此也无法取得医疗保险,所有事都停滞不前。” IRCC于本月13日宣布,邀请已拥有加拿大工作经验的27,300名外来劳工申请永久居民身份。Song不满此举有欠公允,政府先处理这些新申请者,而把他和其他人的申请搁置了一年。 IRCC回应,当局已增拨额外资源,加快处理申请,包括增加66%人手处理配偶申请,以及引入数字化运作,增加通过互联网及视频办理手续。目前处理永久居民的落地申请,比在疫情之前更快,今年一月份获批的永久居民个案,数目较原先预期的多。IRCC正在符合公共卫生措施的条件下,重启加拿大及海外的办事处,并延长受疫情影响者的申请截止日期。当局重申,所有已在处理中的申请,不会因为疫情造成的延误而被终止或拒绝。 Zhenlei Wang自2017年起,与丈夫及10岁的儿子在萨省里贾纳生活,夫妇两人在里贾纳大学获访问教授聘约,去年11月完约时,申请成为永久居民,至今13个月仍未收到回音,三人的医保及儿子的入学均大受影响。由于他们提出永久居民申请,被视为身份转换,在工作签证到期及等候办理永久居民申请期间,在加拿大不具备法定身份,因此儿子不能上学。Wang称,自己也错过了一次受聘的机会。她表示今年一月曾通过电话与IRCC接触,职员指她的申请没有问题,只是受到疫情影响,办事处积压了大量个案。 多伦多移民律师德斯洛格斯(Chantal Desloges)指出,难民申请个案被延误的情况也很严重,在本土和海外同样如是。申请者首先须被确认符合资格,才可提出申请及出席难民听证会,但疫情持续多时,很多申请人等候多月仍没有机会获安排面试以确认申请资格。“不同类型申请的进度有很大差别,例如一些涉及人道问题的申请,虽然涉及很复杂的程序及大量文件,但审批过程并无任何延误。” IRCC称,最近推行了采用视频会见申请者的先导计划,在未来数周及数月,将推广至处理要求庇护的申请个案,办事处正从速处理弱势人士的申请。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前线医护工作的难民 下周一可申请永久居民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期间在前线医疗护理系统工作的难民,下周一起可申请成为永久居民。 加拿大将于12月14日开始接受向加拿大人提供直接医疗服务的难民申请人的永居申请。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今年夏季宣布了两项新的临时移民计划,一是魁省难民,一是加拿大其他省份的难民。该项目主要适用于护士、护工以及护士助理等。 申请时间从12月14日起至明年8月31日。申请者必须满足现有的无犯罪、安全及健康等相关的要求,他们还可以为在加拿大的家人一起申请永居身份。 即使没有报酬的实习经历也可被考虑,但实习必须是中学以上教育、职业培训计划或指定职业之一的专业要求学习中的必要部分。 新措施对在加拿大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难民申请人的配偶和同居伴侣也使用,如果这些家庭成员在2020年8月14日之前抵达加拿大,则可能符合资格。 申请人须将申请发送至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IRCC)网站。IRCC将根据他们是否符合资格及其他要求来决定是否批准永居身份。魁省申请人也要先向IRCC提交申请,一旦联邦确定他们符合要求,魁省再审批他们的申请。 满足所有资格要求后,联邦政府将授予永久居留权。魁省比其他省有更多移民权力,且被允许为难民设定单独的资格标准。 魁省申请条件包括在3月13日之前申请了庇护,并获得工作许可证;在2021年9月1日之前,在其中一项合格的职业中至少工作了750个小时;在2020年3月13日至8月14日之间,至少工作了120个小时。为了从事符合条件的工作而在卫生机构进行的实习时间,或可计入所需工时。 此外,在2020年3月13日至8月14日之间与卫生机构签订了这些工作的合同或是因新冠去世的难民申请人配偶和同居伴侣,也有机会在魁省申请永居。 这项针对疫情期间从事前线医护工作的难民申请人的计划,是加拿大和魁省政府商议数月的结果,获批人数皆没有上限。 自疫情以来就在蒙特利尔一间长期护理机构担任护理助理的奥莫布德(Silvia Omobude)来自尼日利亚,今年42岁。她已经目睹了多宗死亡和疫情爆发,而她说这项工作无法在家完成。加拿大宣布针对医疗护理系统工作的难民申请政策后,她表示,这至少让她看到了曙光,她已经等这个消息等了很久,周一就会第一时间提交申请。 v16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去年来加拿大的难民 政治宗教迫害最多

(■■移民部文件指出,抵加申请难民的,主要来自亚洲和非洲的国家。 美联社)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引述移民部2019年12月中旬的一份文件,分析世界各国国民因政治和宗教迫害而来加申请难民,或采非正常渠道移民加国的情况,显示这些国家都在亚洲和非洲。中国亦是国民因宗教迫害申请加国难民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份于2019年末写成的文件指,政治迫害和宗教迫害是该年度,各国国民申请加拿大难民的最主要原因。政治迫害亦是各国国民非常规移民(irregular migration)的第一大原因。研究显示,由于相关国家政客以制造社会分裂来牟取个人利益,上述情况在2020年将会持续。 主要来自亚洲非洲国家 文件指,在2019年国民因政治迫害,而非常规移民加拿大最多的国家,包括苏丹、埃塞俄比亚、伊朗、印度和土耳其。文件当时预计,来自上述5个国家,及来自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国民,在2020年仍将是以政治迫害理由,申请加国难民数量最多的群体。 宗教迫害是各国民众非常规移民加拿大的第二大主要原因。2019年因这一原因申请来加的人士,主要来自于印度、伊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中国。由于全世界各地宗教自由状况不断恶化,宗教迫害未来仍会是非正常移民加国的主要动力之一。预计2020年因宗教迫害申请加国难民的人,主要来自于埃及、伊朗和巴基斯坦。 文件又指,非洲国家阿尔及利亚(Algeria)在2019年度发生政局动荡、示威抗议等,令该国2019年申请加国难民的人数预计达到650人,大大高于2018年的428人。此外,在2019年斯里兰卡、安哥拉、卢旺达新晋成为申请加国难民最多的前20个国家,其申请人数都因政治迫害和时局动荡而有大幅增长。相反,埃塞俄比亚及东非国家厄利特里亚(Eritrea)因两国于2018年达成和平协议,在2019年申请难民的人数都有减少。星岛综合报道

助抗疫难民申请者 将获奖励永居身份

■■移民部长门迪奇诺周五宣布,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难民申请人,有机会获本国永久居民身份。加通社 联邦移民部长表示,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难民申请人,有机会获本国永久居民身份。 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周五宣布,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之时,一些投身抗疫前线工作、保护加拿大人的难民申请者,其中许多人在魁省,将有资格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他说:“他们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我们对他们承担风险、对他们所做的牺牲表示感谢。” 还须证明有6个月专业经验 他表示,这项一次性政策是对那些在大流行中“付出很高代价”的人的奖励。 他没有透露有多少寻求庇护者将从该计划中受益。 符合资格者,必须在今年3月13日前在加拿大申请难民庇护,并且自那时起已投入不少于120个小时从事医疗辅助、护士或其他指定工作。他们还须要在8月底之前,展示自己有六个月的专业经验,才有资格获得永久居留权。 保安员和厨师不符合该计划 门迪奇诺表示:“他们日夜奋战在医院和长期护理机构,这是遭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地方。” 这项新计划是在渥太华和魁省进行了数月的谈判之后宣布的。 魁省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曾在今年5月表示愿意积极考虑,让在魁省长期护理机构参加抗疫工作的难民申请者,直接获得移民身份。他周五对联邦移民部长的该项宣布表示欢迎。 不过,也有难民维权人士表示,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因为许多在抗疫前线工作的人,例如保安人员和厨师,却不符合该项计划。星岛综合报道

美国首次向申请庇护难民收费

■来自越南的Duc Tran入籍后拍照留念。法新社   移民局首次将向寻求庇护的难民收取50元申请费,令美国成为继伊朗、斐济、澳洲后,全球第4个向难民征收申请费用的国家。 USCIS表示,有关的难民收费与其他国家一致,但有官员透露,移民局希望借此减少难民赴美寻求庇护。该匿名官员表示,根据人道主义立场,政府不应设立收费门槛,以此将难民拒之门外的行为令人反感。另一名官员更质疑, 50元根本不足以抵销移民局的相关成本,相信收费纯粹是为了惩罚难民。 关注移民权益的非牟利组织美国移民理事会谴责政府这次决定。理事会的政策顾问梅尔尼克(Aaron Reichlin-Melnick)批评,收费将加重新移民的经济负担,而且寻求庇护的难民申请首次工作许可时,更需支付550元,考虑到相关人士获批前不能在美工作,550元是不合理的负担。本报讯

土耳其开放边界 3.6万难民涌入欧洲

一名非洲女难民上周六由土耳其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后,欢喜若狂。  法新社      土耳其不满欧洲国家要土国独力应对新一波敍利亚难民危机,上周五起开放土耳其边界让难民前往欧洲,至昨晚从土国西部艾迪尼省离境的难民,已达三万六千七百七十六人。艾迪尼省毗邻希腊和保加利亚,至周日希腊有五百难民涌入,警察上周六到周日凌晨在边界对难民发射催泪气和闪光弹。   上周四,在敍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敍军空袭土耳其支持的敍反对势力,酿成土军三十四人丧生。土耳其表示,是依据二〇一八年与俄罗斯达成的协议,派遣土军在伊德利卜省保护当地平民。自从二〇一一年敍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土耳其已接纳约三百七十万敍国难民。

土耳其开关72小时 放难民入欧

(星岛日报报道)土耳其军队周四晚在敍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遭到敍政府军空袭,三十三名土军士兵死亡,两国紧张情势一夜骤升。土耳其为逼欧盟及北约支持其在伊德利卜省的军事行动,决定开放西南部与欧洲接壤的边界七十二小时,让敍利亚难民穿越国境前往欧洲,令欧洲突然面临新一波难民潮威胁。   土国警察、宪兵、海防官员已接获不要阻止敍利亚难民前往欧洲的命令。消息传出后,数以百计难民大群聚集,涌向连接土耳其和欧洲国家的各个陆地和海上口岸。希腊与保加利亚的边防军准备堵截涌入的难民。欧盟二○一六年与土耳其达成解决移民危机的计画,土国境内约有三百七十万敍利亚难民。土军周四晚在伊德利卜省遭到敍政府军空袭后,昨天对该省战场发动报复攻击,造成二十名敍兵丧生。

害怕女儿受割礼逃到加拿大 五口之家遭驱逐

  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家庭难民申请被拒,受到驱逐。他们吁请加拿大政府向他们伸出援手,让他们不必返回家乡。他们害怕,如果他们回到家乡,他们的两个女儿和母亲腹中的第三个女儿将不得不接受女性生殖器割礼。 Rasheedat Bakare, 她的丈夫 Afeez, 儿子 Faaiq 和女儿 Faiqah 于2017年逃离尼日利亚,抵达加拿大。她的小女儿 Farhana 于2018年出生在加拿大。她目前已经怀孕五个月,腹中的是个女儿。 一家人的难民申请于周四被拒,他们被要求于周五下午三点前离开加拿大。 Rasheedat Bakare说,如果回去,她的孩子们和她的丈夫都将有生命危险。 温莎非裔社区组织(the African Community Organization of Windsor (ACOW))关注这一家人的处境,于周五在Windsor West 选区新民主党国会议员 Brian Masse的办公室外进行了抗议示威。 该组织总裁Claude Saizonou说,这样的情况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次。 他说,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要为自己站出来。这家人今天要留在这里。 周五下午,怀孕五月的Rasheedat不支晕倒,被急送医院。其后,政府对驱逐令发出了临时延缓令。 Afeez Bakare说,他不知道他和家人什么时候会被要求离开。 “我不想我和我的家人冒生命危险。我妻子目前处于极度焦虑之中,她什么也做不了。” 国会议员Masse说,联邦政府对这家人的处理很“重手”,驱逐令上给予的时间这么少,逻辑上来说,这家人要遵守驱逐令都很困难。 他同时指出,2018年在加拿大出生的Farhana是加拿大公民,这使事情更复杂。 他说,“健康,个人安全,能够离开加拿大的经济能力等,都是大问题。” 移民顾问:选择不多 温莎选择加拿大(Canada...

父亲因她上学权惨遭杀害 现在她大学毕业了

由《星报》及其读者支持赞助来加拿大求学的阿富汗女生夏姆斯(Roya Shams),经历重重困难后,本周终于大学毕业。夏姆斯多年前在阿富汗争取女童的上学权利,她的父亲因而遭杀害。 在《星报》帮助下,现年24岁的夏姆斯在2012年从阿富汗来到加拿大就学,她在周五从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毕业,获得国际发展与全球化学士学位,她有意继续修读硕士,或进入法学院。 她的父亲为了维护她的上学权利,在2011年遭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Taliban)杀害。夏姆斯表示,她得到许多祝福,让她可以从大学毕业,完成父亲的心愿。 夏姆斯说,在大学毕业典礼后的庆祝派对中她哭了,她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全靠很多善心人伸出援手。不过,她的家人目前仍在阿富汗,她说自己最终会回到阿富汗,帮助改善当地妇女的权益。 《星报》记者沃森(Paul Watson)在2010年到阿富汗,采访当地女童与政府及社会抗争,争取上学权利,因而认识了夏姆斯。 夏姆斯当年坚持上学的举动,遭到很多坎达哈省(Kandahar)居民的反对,她就读的学校遭示威群众纵火,她的手被烧伤。 单独出国曾遭隔离盘问 报道夏姆斯经历的记者沃森,当时想办法帮她。他联络位于渥太华的阿什伯里中学(Ashbury College),希望该校可以免除夏姆斯的学费,校长马修斯(Tam Matthews)立即表示会尽力协助。 沃森与《星报》当时的编辑库克(Michael Cooke)一起为夏姆斯办理学生签证,两人并一同前往战云密布的阿富汗,将夏姆斯带来加拿大。 不过,一名年轻女子与两名白人男子一同出行,在当地随即惹来怀疑目光,他们多次遭到警察和机场人员盘问,因为当地民众不明白,为何她的父母会允许女儿单独出国。 沃森在《星报》中写道,夏姆斯曾遭到长达20分钟的盘问,但她当时毫不畏惧。 来到加国后,夏姆斯又要面对阿什伯里中学的严格要求,该校一向人才辈出,学术成绩优异。由于英文程度有限,夏姆斯要先进修英文,之后才回到该校入读10年级,最终她成功毕业,并进入渥太华大学就读。 大学职员雷诺(Guylaine Renaud)形容,夏姆斯为人非常善良,而且十分乐于助人。 夏姆斯认为,她十分幸运能够获得高等教育,能够离开阿富汗,很多当地人从来没有这种机会。她的志愿,是在祖国阿富汗和全球各地,透过非牟利组织或政府的帮助,为女性和儿童争取应有的权益。

美国再削难民名额 40年来最少

(星岛日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周四宣布,政府计画在二○二○财年接收一万八千名难民,比前一财年减少四成,为近四十年来最低水平。国务院说,政府预计在新财年接收三十六万八千万份避难申请,但只会安置其中一万八千人,其中为伊拉克人保留四千名额;提供躲避宗教逼害者五千名;为来自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的移民保留一千五百名额;其余七千五百个名额(约相当于四成)留给其他申请者。国务院声明表示,必须减轻美国移民系统的负担。多个难民权益组织当天批评这一计画。总统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一向立场强硬,主张控制移民数量。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接收难民数量连年减少,二○一九财年接收三万人,是一九八○年难民法出台以来最低水平。图为从美国回到墨西哥的非法移民。

不是内战 没有迫害 香港人想申请难民非常困难

安省执业律师伍世江(Samuel Eng),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近期开始有香港人联络他的律师事务所,咨询移民的相关事宜。同时,身边很多有加国身份的香港客户,都陆续表示想回来加拿大。 加华留学移民中心副总裁吴冰(Alice),在接受记者访问时称,近期向她咨询移民问题的港人,以及曾有加拿大身份,但是面临身份不保的香港移民也非常多,其中很多都是特意从香港打电话来加拿大。 有人提出,没有加拿大身份的港人,如果持有eTA来到加拿大,也许有可能可在边境提出人道或难民的移民申请;吴冰对此则表示“非常难”。 她称:“难民必须是有证明受到迫害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被接纳。历来,对于香港人来讲,是不可以申请成为难民的。因为香港是个民主的地方,加拿大不认为会有政治迫害。如果你是有政治迫害,你需要能有证据能显示他们要迫害你,或者怎样迫害你,才可以尝试申请难民。” 伍世江对此也表示认同。“现在香港只是政局不稳定,不是有内战,不是因为宗教等迫害原因不能回去。所以难民的申请不太合理。前不久委内瑞拉的内战,那里的人民非常惨,移民局才会在一些申请上对证件的提供有所放松。现在香港还没有去到那个程度,我也不希望香港去到那个程度。” 适合港人申请的移民项目少 同时,伍世江表示因人道原因移民加拿大,则是非常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如果一个移民已经离开了很长时间,没有满足居住条件但现在回来了,但有人道理或人道的立场的,可能会被接纳。法庭会考虑不同的因素。其中一个考虑因素是小孩。还有包括当初来多久、在加拿大有多少根。比如这边有没有家庭?这里家庭对他有什么支持?当地社区对他有什么支持?为什么这么久不回来等。例如,我的父亲没有其他子女,只有我能照顾,他生病不能动。但是我常常回加拿大,老婆小孩都在这里,每年都有报税,也有投资,这就是有根。不是我不想回来,是我不能回来。这种人道立场就成立。” 伍世江表示,目前为在香港的亲友咨询移民加拿大的本地人很多。“现在适合申请的类别也不多了,因为港人满足分数的项目少。香港人来到这里的,没有身份找不到工作,也呆不下去,除非香港乱的程度到他们不敢回去。现在办移民真的很不易。除非在这边读书,有工签的再办移民相对容易。不然外地来的,除非读书的程度很高、很专业的,才有可能有机会留下来。” 本报记者

加美边境闯关难民减少 难民申请总人数增加

周一公布的新统计数据显示,上个月在加美边境试图非法过境申请庇护被截获的人数,较7月份略有下降;但今年迄今为止,在本国新申请难民的人数仍较去年有所增加。 据加通社报道,新数据表明,皇家骑警今年8月份共阻止了1,762人通过非正式边境点从美国进入加拿大,而7月份的截获人数为1,874人。 但统计数据还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在加拿大提交的庇护申请总数,仍高于2018年同期。政府2019年迄今已处理了39,705份新的难民身份申请,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5,000份。 此外,据周一公布的统计数据还显示,安省今年迄今处理的庇护申请总数,仍然落后于魁省。 寻求庇护人数的激增,已经成为联邦与省政府之间一个长期症结。自由党政府已承诺向上述两省提供上亿元的资金,以缓解住房和社会服务方面的部分压力。综合报道

因委内瑞拉政治危机 加拿大允许签证过期驻留

委内瑞拉出现政治危机,导致许多委内瑞拉国民逃离国家。而加拿大移民公民部伸出援手,允许委内瑞拉人留在加拿大,即使他们的护照和其他文件已经过期。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因为委内瑞拉政治危机,核实身份和更新文件很困难,使许多公民陷入困境。有一些持合法学生签证来加拿大的委内瑞拉人发现自己无法更新文件,可能无法继续学业或毕业,其他拥有永久居留权的人,因其委内瑞拉文件不再有效而中断公民身份的进展。加拿大政府即将会宣布,承认即将到期或已过期的委内瑞拉护照或其他证件。 加拿大移民部表示,该决定基本上承认了反对派主导的委内瑞拉国民议会,于6月7日批准的一项法令,即延长过期文件的有效期。 将成最大难民外流国 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导致人口不断外流,美洲国家组织最近表示,到2020年底可能会有超过800万委内瑞拉人民外流,这将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外流,超过叙利亚的670万人。 大多数人都往其他南美国家避难,包括哥伦比亚、秘鲁和巴西。其中一些国家放宽了文件要求,并提供人道救助。 委内瑞拉人申请加拿大签证时的拒签率,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因为担心他们滞留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 在多伦多经营一家国际学生安置机构的委内瑞拉裔加拿大人玛琳(Tania Marin)表示,签证拒绝问题影响很多学生和住在这里的委内瑞拉人,即使是她自己的兄弟都被拒签。“他持有美国签证,他在申请加拿大签证前已多次前往美国,但他的申请被拒绝了三次。” 加拿大外交部表示,正与移民公民部进行协调,希望对委内瑞拉进行实际的帮助。

厅长指责难民增加教育负担 多个团体要求道歉

安省儿童、社区与社会服务厅长史密斯(Todd Smith)最近发表的声明,把学校难民人数增加与教育经费联系起来,批评联邦政府未分担费用,该声明引起教育工作者﹑教师﹑家长,学生和移民权利团体的不满,联署要求他撤回言论并且道歉。 参与联署的组织指出,安省儿童、社区与社会服务厅长史密斯批评联邦政府没有分担难民服务的费用,却未提及省府近期削减14亿元公共教育经费,直接导致班数减少,每班人数增加,部分课程遭取消,大幅削减托管人员和特殊需要的儿童工作者。 被指为分散省民对政策不满 这些团体认为,省府未有对削减经费承担责任,却谴责联邦政府服务资金不足。正是这种行为导致本省教育系统出现危机,而非难民儿童增加带来的影响。 所以不会容许政客激起反移民的仇恨来分散省民注意力。 是次参与联署的团体呼吁史密斯撤回其言论,并且立即道歉,强调无论移民身份如何,应为所有学生提供优质、公共与普及的教育。教育工作者、教师、家长、学生和移民权利团体结成统一阵线,反对种族歧视。 联署的团体包括安省小学教师联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安省英语天主教教师联会(Ontario English Catholic Teachers Association)﹑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加拿大公务员工会安省分部(CUPE Ontario)等,总共13个团体。综合报道

加拿大要变天?! 六万叙利亚难民排队入籍 等着10月大选投票!

加国都市生活原创(dushi-ca) 作者:小星 2019年联邦大选暂定于10月21日,今年的选民中将有一批新面孔——近900名叙利亚难民。 没错,2015年大选后大批涌入加拿大的难民,到今年已经有资格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获得投票权。 六万叙利亚难民排队入籍 加拿大政府数据显示,2019年1-4月,有897名在叙利亚难民成为加拿大公民。这个数字在2018年全年是1597名,2017年则是587。       上届大选中,自由党的重要外交政治承诺之一便是立即引入25000名叙利亚难民。 当时三岁幼童Alan Kurdi在土耳其海滩上伏尸的照片引起世界巨大轰动,多个西方国家开始大批接收难民。 从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有多达25000名叙利亚难民逃离战火抵达加拿大,此后更多的叙利亚难民陆续登陆。截止今年2月,近6万叙利亚难民在加拿大获得安置。 今年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移民部长胡森称,他希望继续增加加拿大接收难民人数,并且考虑当作经济类移民吸纳。 4年过去,获得选举权的叙利亚难民们,又会怎样影响加拿大的政治命运呢? “我期待成为选民” 32岁的马哈默德(Ahmad Almahmoud),便是2015年底至2016年初抵加的叙利亚难民当中的一员。他说,许多人来加拿大是为了给下一代创造更好的未来,而他们则是逃离战火来这里,寻找安全的避风港。 马哈默德在2012年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逃离叙利亚前往邻国约旦,直到联合国表示加拿大愿意重新安置他们,于是一家四口在2016年2月抵达加拿大开始新生活。 抵加之后他开了一家理发店,目前已经有其他三位理髮师,其中一位也是叙利亚的新移民。 他的第三个孩子在2017年出生,成为这个家庭的首个加拿大公民。 马哈默德已于今年3月递交资料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目前仍在等待入籍考试的通知,他说希望能够在10月21日大选投票日之前宣誓入籍,这样便能在今年的大选中首次行使投票权。 他说:“成为加拿大公民很棒,我们很自豪能成为加拿大的一员。” 至于大选,马哈默德更加期待。在充满战火硝烟的叙利亚,行使投票权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马哈默德现在每天都用会看新闻,关注时事,就是为了能投出自己这神圣的一票。 85%民众对大选持消极态度 根据CTV新闻委托Nanos Research的一项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感到非常消极。 接受调查的加拿大人被问到是否认为目前的大选活动或多或少会比其之前更为消极,85%的加拿大人表示肯定。 这种感觉并非空穴来风。杜鲁多和保守党领袖谢尔都对对方秋季大选活动颇有微词。 去年十月的筹款活动中,杜鲁多告诉募捐者,他认为这场大选将是最肮脏的一次,但他不会放纵任何诽谤。 谢尔也在推特上回击,“如果竞选变的难看,我们知道应该怪谁。” Nanos研究人员还发现,最有可能影响选民的问题是环境和气候变化。27.3%的加拿大人表示“这个问题将是影响投票的最重要问题。” 经济排在第二位,18.9%的加拿大人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关键问题。 此外,预算,政府可信赖度,医疗保健,税收,移民和政党都有3%到6%的人选择。 输油管,能源和石油则最后的影响因素。 面对大选,你最关心的是什么?在下面留言告诉我们吧!

孟加拉前首席大法官 流亡至加国申请难民

■孟拉加国前首席大法官正在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星报   星岛日报讯   孟加拉国前首席大法官正在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他称因拒绝赋予该国议会更大的权力,以解雇持不同政见的法官,而受到威胁。 据多伦多《星报》(The Star)报道,现年68岁的孟加拉国前首席大法官辛哈(Surendra Kumar Sinha)在2017年7月,因拒绝批准总理谢赫‧哈西娜(Sheikh Hasina)通过的该国宪法修正案,被迫从当年11月起流亡。他于今年7月4日由美国伊利堡(Fort Erie)进入加拿大,并提出难民申请。 坚持最高法院不沦为政府傀儡 在辛哈的庇护申请中,他说被邀请参加2017年7月2日的会议,当时总理据称要求他负责宪法改革,他说这将令到执政者更容易解雇法官。“我提醒(谢赫‧哈西娜),我们的民主还处在婴儿期,国家没有法治。”“在这种情况下,最高法院被视为国家的良心守护者。”辛哈说:“它不能成为政府的傀儡。虽然我面临政府的巨大压力,但我坚持自己的立场。” 在与总理哈西娜会晤后,辛哈说,他开始受到孟加拉情报人员的骚扰,强迫他请病假并将他软禁。他声称,他和妻子一直受到监视,并被禁止接待客人。 那年秋天,他同意在情报官员的帮助下以“度假”名义出国,情报官并快速为他办好赴澳洲的签证,他有个女儿住在澳洲。但当他回国途中在新加坡停留时,一名情报人员威胁他,告诉他不要回家并迫使他辞职。 无奈之下,辛哈先到加拿大探望在缅省学习的另一个女儿,然后于2018年1月前往美国,并与他的兄弟在新泽西定居。 本月初遭指控贪污及洗黑钱 辛哈是首位在该个以穆期林占多数的国家,担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印度教徒。辛哈说,他是1999年高等法院分庭的第一任法官和十年来最高法院的上诉法官。后来。他于2015年1月成为孟加拉首席大法官。 他在受访时说,作为一名维权法官,他的判决引起了官僚、企业、政治家甚至恐怖分子的攻击,“我成为了国家敌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本月早些时候,孟加拉媒体报道称,该国反腐败委员会指控前首席大法官辛哈和其他10人,其中包括一名前银行高管,涉嫌贪污、洗黑钱和滥用权力。但辛哈强烈否认这些指控。 去年,国际特赦组织对孟加拉政府在司法机构中越来越多的干涉表示关注,理由是辛哈的离开,并指出人权维护者经常受到骚扰和恐吓,“强迫失踪仍然存在”。 孟加拉驻加国高级专员否认辛哈的指控。

加拿大刚被联合国要求接收更多难民!

加拿大可能又要迎来一大波难民了!还要花钱帮别的国家安置难民! 随着越来越多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寻求庇护的移民被禁止入境,难民组织和倡导者要求加拿大提供更多帮助。 联合国也表态了:加拿大需要支付更多难民安置的费用,以及永久接收更多难民。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特朗普的一句话??? 特朗普宣布:墨西哥是一个安全的国家 每个月,有超过10万名移民涌入墨西哥美国边境。其中大多数人来自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他们希望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寻求庇护。 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宣布墨西哥是一个“安全”的移民国家,这意味着那些通过墨西哥的移民不需要再在美国参加听证会,以确定他们是否是需要保护,而是更有可能在墨西哥寻求庇护。 联合国喊话加拿大:请提供更多帮助! UNHCR(联合国难民署)驻加拿大工作人员Jean-NicolasBeuze谴责说,特朗普政府的新规则“不符合国际义务。”他说尽管墨西哥越来越多地保护寻求庇护者的人权,但LGBT社区的人和逃离帮派暴力的人“仍然面临在墨西哥被杀或遭受迫害的风险。” 但Beuze同时表示,尽管墨西哥越来越有能力处理寻求庇护者,但需要加拿大的帮助来支付安置难民所需的人员,办公室和培训费用。

移民部推出难民中文指引 详细介绍加拿大难民体制

为令加国华裔社群更清晰了解加拿大的难民系统,以及重新安置与寻求庇护的难民之间的分别,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发出中文指引,详细介绍加拿大的难民体制是如何运作。 移民部指,加拿大难民计划的宗旨在于挽救生命,以及给予那些流离失所和遭到迫害的人士提供保护。难民和移民是不同的。移民可以自愿选择永久定居在另一个国家,而难民则由于迫害,战争或者暴力而不得已逃离家园。 保护难民和难民体制的运作方面,移民部称,提供难民庇护是加国人道主义重要的部分,也是国民引以为荣的传统。本国通过两种方式给予需要保护的人士提供援助:分别是重新安置计划 (Resettlement Program)——对像是身在境外而被担保来到加拿大接受重新安置的难民;以及加拿大境内庇护计划 (In-Canada Asylum Program)——适用于在加拿大境内提交避难申请的人士。 申请人须通过健康和安全筛查 重新安置计划是本国依靠联合国难民组织、私人赞助团体,以及其他特定推荐机构来挑选需要重新安置的难民。个人不可以直接申请,来加国接受重新安置的每一个申请都需要接受评估,包括必须通过体检以及安全和犯罪评估。此外,境内庇护计划的申请在某程度上受控于国际公约。这些公约的其中一项主要原则,是加国不会让申请人再次陷入危险或遭受迫害的困境。 所有庇护申请人必须接受健康和安全筛查,符合条件的庇护申请将被提交到移民及难民局进行独立评估。评估人会依据申请人呈交的具体事实和相应的加拿大难民法进行裁决。 被裁决认定需要保护的人士可以留在本国生活,那些并不需要加拿大保护的人士就会被迅速遣送出境。有关详情,可浏览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网站。本报讯

谷歌翻译成难民救星 处理100种语言帮大忙

伊朗难民申请者哈米德,通过谷歌翻译手机程式与住处的服务人员交流。CBC 谷歌翻译软件的服务语言种类,已拓展至超过100种。其手机应用程式令初来加拿大,语言不通的难民申请者获益匪浅。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谷歌公司上周发布了一项更新,将翻译软件能翻译的语言数量从88种增加到100种以上,并且两种语言互译的语言组合数量也有所增加。 谷歌加拿大公司公共事务部的克莱因(Alexandra Klein)表示,谷歌现在不仅能将英语译成法语,还可以做泰米尔语到日语的翻译。 有助难民解决生活所需 谷歌翻译手机应用程式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用户不仅可以输入短语,让它将短语翻译成几十种语言,还可以将手机对着一段外文文本,看着该程式将文本快速转换为用户选择的语言。 多伦多的慈善组织Matthew House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申请者提供住所。 5个月前从伊朗来加拿大定居的哈米德(哈密)称,每当他需要寻求这里员工的帮助时,都会在手机上将波斯语的单词输入谷歌翻译,按输入键,然后将译出的英语短语展示给他们看。 Matthew House的运营主管吉兰(Gisela Guillen)表示,由于这里的住户使用太多不同的语言,她经常使用该工具进行交流。她说,谷歌翻译手机应用程式,让员工与住户之间建立了一种融洽的关系。 综合报道

加国食品集团雇150难民 过来人助后来者获新生

上周与家人以难民身分来加的马蒂(左一),已获聘为该集团旗下一店的厨师和厨房经理。CBC 多伦多经营中东食品连锁集团Paramount Fine Foods,为新来到加拿大的难民提供工作机会,该集团行政总裁法基(Mohamad Fakih)认为,对于新移民或难民来说,工作就是一切,有了工作,便可以安心展开新生活。 该集团日前透过一个名为“才能超越界限”(Talent Beyond Boundaries)的非政府组织,聘请伊拉克难民马蒂(Nabil Maati)在集团旗下、位于密西沙加的Paramount Crestlawn,担任厨师和厨房经理。 马蒂上周与家人从伊拉克来到多伦多,是该团体来加后雇用的10个难民之一。该集团在加拿大雇用了150多个难民,在全球其他国家或地区雇用了超过75个难民。 通过“才能超越界限”帮助难民 “才能超越界限”现有近1.1万个来自中东和东非的觅职者名单,又联络寻找像马蒂这类员工的公司。 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法基谈到帮助像马蒂这样在加拿大寻找工作的难民的重要性。 法基表示,马蒂在原居地是一个熟练工人,技术完全符合公司的要求。 法基又称,该集团雇用的其他难民都是如此,他们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他们努力工作,并为雇用他们的公司带来很大贡献。 他指出,雇用难民是一个“改变难民整个家庭生活”的机会。本身是移民的法基指出,在加拿大20年,他永远不忘记那些曾给他机会的人。因此,他也希望为来加的难民提供工作机会,并呼吁其他公司和行政总裁在聘请员工时,不妨考虑组织“才能超越界限”,帮助难民。

美国难民接收中心很糟糕 看看加拿大这边怎么样?

■■数据显示,加拿大移民羁押中心,在2017至2018年度,扣押达6000多人。 加通社资料图片 随着美国边境非法移民羁押中心因拥挤、卫生差等诸多问题,成为全球焦点,其他国家的同类设施情况又是如何,也开始引人关注。有媒体就走进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BSA)移民和难民羁押中心一探究竟。加国的羁押中心情况似乎好得多,孩子和母亲可以关押在一起,而且有游戏娱乐和看电视。 加通社指出,加拿大边境服务处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扣押外国人和永久居民,例如可能存在安全威胁,或者不符合移民资格等。这些人会被关在各地不同的移民难民羁押中心。像是可容纳195人的多伦多羁押中心,和可拘留109人的魁省拉瓦尔(Laval)羁押中心,会按不同性别或家庭将人分开关押,有孩子的情况下,则一般会与母亲关在一起。中心每日提供饮食、游戏娱乐、电视等,还有户外休闲区。而温哥华的羁押中心则设在机场,最多容纳24人,一般关押时间最多不超过48小时。 除了普通羁押中心,他们也会选择省级监狱协助关押一些人,例如有暴力犯罪背景的高危人士等。 CBSA透露,2017至2018年度,他们共扣押的人数从上一年的4248人上升到6609人,其中1831人被关在监狱,比上一年的970人增长近一倍。 移民倡权组织Thinking Forward Network的西维尔曼(Stephanie Silverman)表示,这些被扣押者会被定期审查,审查间隔时间从48小时到30天不等,一直到他们被释放。他们中有的可能有条件地留在本地社区,有的可能被遣返,具体羁押的时间有多长,则没有限制。 羁押1人每天花费320元 统计显示,2017至2018年度被羁押超过99天的占3.8%,另有47.2%的人羁押时间为24小时或更少。其他则分别为25小时到48小时,或40天到99天不等。CBSA表示,羁押这些人每天所需费用为320元。另外,被羁押人士也被允许,寻求非政府组织帮助或是求助法律顾问等,也可随时约谈CBSA人员。 而如果家长被羁押,随行的未成年人将何去何从的问题,CBSA方面就强调,根据法律,在任何移民羁押中心,都要保障儿童的最大权益,确保他们得到妥善安排。理论上,可以由家长决定是否让孩子与他们一起被关押。 数据显示,2017至2018年度共有151名未成年人士,被关在羁押中心,其中144人有家长或监护人陪同。 本报综合报道

联邦想把部分难民分流到多伦多!计划告吹?

联邦政府去年推出的庇护难民分流试验计划,因得不到省府支持而告吹。加通社 联邦政府静悄悄地结束了曾广泛宣传的庇护难民分流试验计划,该计划目的是将庇护难民分流出多伦多及满地可较挤逼的庇护中心,但因为得不到省政府支持而告吹。 据加通社报道,该试验计划是在去年宣布,当时多伦多市府及魁省政府都因为大批庇护难民涌入,令临时房屋不胜负荷表示忧虑,渥太华于是提出试验计划,看难民是否愿意在等候难民申请期间,被安置到多伦多或满地可之外的地区。联邦政府指这计划需要得到省政府的支持。 安省首先表示不会支持 但当联邦政府初步接触安省省府,福特政府已表示不愿意参与,逼使渥太华向其他市镇政府找寻庇护中心。 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全国有组织犯罪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的发言人卡迪厄(Marie-Emmanuelle Cadieux)表示,这计划成功把5个家庭重新安置在安省南部的漆咸肯特镇(Chatham-Kent),但更大型的计划则需要省级政府支持,所以该计划现已完结。

多数加拿大人认为政府不该接收更多难民

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多数加拿大人反对政府接收更多难民。 由民调机构Public Square Research和Maru/Blue共同的调查发现,超过四分之三(76%) 同意加拿大应该采取更多措施鼓励有熟练技术的劳工移民到该国,而57%表示加拿大不应接受更多难民。 对于移民专家和倡导者来说,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他们说目前世界各地对移民的态度趋于保守,特别涉及难民问题时,许多人会摇头。 缅省移民和难民社区组织执行主任布朗札斯卡(Dorota Blumczynska)说,比起过去,现在乐意接受并欢迎难民的程度下降。 比因尼(Alemayehu Beyene)一家人大约两年半前抵达加拿大,现年55岁的他是在25年前逃离埃塞俄比亚、并在苏丹难民营度过大部分时间,他说:“也许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没有人想成为难民。”但他很惊讶调查显示许多人反对接收难民,他依然感到加拿大对他们很友善。 专门研究难民和移民问题的渥太华大学教授克拉克萨克(Christina Clark-Kazak)说,调查结果反映了加拿大移民政策长期以来以劳动力市场需求为中心的传统。数据显示,过去十年中,保守党和自由党政府都是经济移民为重,每年占移民总数的53%至63%。“很多移民政策的问题在于我们只是孤立地思考个人,我们只把他们视为经济参与者,难民往往被政策制定者视为‘很好、应该要有的’,但不是优先事项。” 接受访问的4,500名成年人中,其意见还包括:  64%的受访者表示非法移民正成为严重问题。 56%的受访者表示接受太多移民将改变加拿大。 24%的受访者表示,过多的移民都属于明显的少数民族。 克拉克萨克说,目前全球掀起种族主义问题,加拿大亦不能幸免于这种趋势。 魁省协和大学政治学教授,同时担任移民政治研究主席的教授帕凯(Mireille Paquet)相信,随着联邦大选的临近,移民问题可能会进一步两极分化。 稍早前,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说,希望进一步增收难民。整体移民总目标将在今年增加至33万人,2021年会增至35万人。 图:星报 v01  

联邦或增收难民 胡森:这么做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图) 尽管有些人对加拿大广收难民有不同意见,但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图)周四说,他希望增加接受难民的人数,每年都会争取更多的难民数量。 周四(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胡森在一场会议上提到,要增加难民数量,可以让他们进入经济移民的系统中。他说,去年加拿大启动了一个试点计划,该计划旨在将肯尼亚和中东有熟练技术的难民,与省提名计划的经济移民流程相匹配。他说,如果能扩大此计划,就能将更多难民带进加拿大,而现在的难民很多是技术娴熟的人,他们可以帮助填补全国工人的短缺问题。 “世界难民日”本称为“非洲难民日”,2000年时定调为世界难民日,但过去10年,难民问题越来越严重和棘手,光是2014年,因战争等而流离失所的全球难民达到5,950万人,包括难民1,670万、寻求庇护者110万、在国境内流离失所者3,330万。这数字比2013年增加了830万人,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最高纪录。 综合报道

高学历难民重返专业 门户计划帮他们“找回”证书

■■来自叙利亚的奇蒂吉安说,门户计划改变了她的生活。 星报   星岛日报讯   拥有法律学位的一名叙利亚女子,在逃离家园后失去一切,加拿大的一项试点计划让她燃起重操故业的希望。 现年36岁的奇蒂吉安(Talar Chitjian)和她的丈夫2015年12月从战火纷飞的黎巴嫩逃到加拿大,是首批受到加拿大热情欢迎的叙利亚难民中的一员。 虽然她很高兴在加拿大展开新生活,但也渴望能够再次执业。 虽然有来自叙利亚的法律学位和4年的法律实践经验,奇蒂吉安初到加拿大时却遇到了障碍。 她想进入加拿大的法学院学习,却被要求直接从她的母校阿勒颇大学(University of Aleppo)发送相关文件,但是该大学早在战火中被摧毁,所有的纪录都找不到了。奇蒂吉安非常沮丧。 直到2017年的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奇蒂吉安获得一家社区机构的邀请,参加一个名为“门户计划”(Gateway Program)的试点项目,该项目专门帮助叙利亚难民“重建”他们的证书,让他们的技能和知识继续派上用场。 开发该项目的非牟利机构 World Education Services (WES)负责人马达尼(Shamira Madhany)表示,该项目的想法起源于一次社区圆桌会议,他们注意到大批来到加国的叙利亚人,有很高的学历,但在逃离家园时太过匆忙,没有携带证书文档。 试点计划18个月 84%证书获认可 而WES的数据库中包含有关世界各地教育系统的资讯,包括课程描述和大学系主任姓名等详细资料,工作人员可以根据申请人提供的部分资料和文件副本或照片,“重建”他们的课程讯息,进而向他们发放替代的证书评估报告。 据马达尼介绍,共有337名叙利亚人参加了这项为期18个月的试点计划。 在使用评估报告申请入学的人当中,四分三的人获课程接纳,专业涉及财务、早期教育、法律等;在使用报告申请执业执照的人中,84%的人证书被监管机构认可;而在使用报告找工者当中,超过60%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对奇蒂吉安来说,该项目帮助她在去年9月成功进入约克大学奥斯古法律学院(Osgoode Hall Law School at York University),学习普通法的硕士课程。她希望在2020年参加安省律师考试。 奇蒂吉安说:“我在叙利亚的战争中失去了一切,但我从未失去对法律的热情。门户计划改变了我的生活。” 目前该试点项目已经成为永久项目,服务对象范围扩大到阿富汗、厄立特里亚(Eritrea)、伊拉克、土耳其、乌克兰,以及委内瑞拉的难民。 本报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