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7日 星期五 02:45:0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难民

首批叙利亚难民将开始申请入籍

■■阿尔佐比一家将申请成为加国公民。CBC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3年前,首批叙利亚难民乘加拿大政府派出的专机抵达加拿大,这些当年的难民,将很快有资格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 其中叙利亚难民阿尔佐比(Basel Alzoubi)一家,在2015年12月31日抵达加拿大,他表示,他们一家已经准备在新年时提交入籍申请。 阿尔佐比在过去的3年中努力学习英语,也积极做义工,到餐馆打工,曾做过出租车、送货工等。他说,加拿大给了他们一家新生,他们要成为加拿大公民。 不过,加拿大政府从2017年起对入籍资格的规定略有改动,条件如下: ● 要求5年中在加拿大住满3年;过去的要求是6年中要住满4年。 ● 需要通过语言和加拿大知识考核的年龄段为18至54岁;过去是14至64岁。 ● 填报所得税。 ● 足够英语或者法语水平。 ● 通过加拿大知识考核。 ● 没有犯罪纪录。 难民律师安德森(Leslie Anderson)称,尽管申请公民条件较过去有所放松,但对许多叙利亚难民来说,仍有许多困难存在,入籍语言考试和加拿大知识考试对不少申请人是个挑战;另外,入籍申请的费用对不少只拿最低工资且孩子多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目前的入籍申请费是成人630元,18岁以下为100元。联邦移民部长胡森的发言人杰尼斯特(Mathieu Genest),对过去3年加拿大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工作称赞。他表示,联邦政府预计大部分的叙利亚难民将成功

美墨边境难民营或出现大规模传染病, 1/3难民有健康问题

靠近美墨边境的墨西哥蒂华纳难民营。蒂华纳,系墨西哥边境城市,距美国19公里,每年有4000万人由此处实现美墨双向流动。(图:美联) 墨西哥北部边境城市蒂华纳(Tijuana)挤满6000名寻求美国政治庇护的中南美洲难民,但当地卫生环境恶劣,难民营内已经出现水痘、肺结核等传染病个案,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难民因健康问题而求医。卫生官员警告,恐怕很快就会爆发大规模传染病。有墨西哥官员透露,周一(26日)有逾百名难民乘搭免费航班返家,本周另有200名难民愿意遣返。 综合外媒消息,蒂华纳卫生部门29日公布调查资料,难民营中已经确诊3宗肺结核、4宗水痘和4宗艾滋病案例,另外还有皮肤病和肝炎的潜在风险。卫生部门发言人表示,聚集在该市的6000名移民中,有2267人正因为健康问题接受治疗,至少有101人有虱子寄生或是皮肤感染。 外媒日前走访暂时用来安置难民的体育馆,发现除了最早抵达的少部分人能留宿在体育馆室内空间外,大部分难民只能用绳索和塑胶布搭简易帐棚过夜,甚至还有部分人捡拾树枝“筑巢”。营地内弥漫腐败垃圾气味,且严重缺乏沐浴设备和厕所,更不时传来咳嗽声音,环境非常恶劣。 美国面对这波难民潮如临大敌,持续缩紧移民政策,每天只接受40至80件庇护移民申请,使难民滞留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也让部分人打消“美国梦”的念头。17岁女难民丹妮娜(Clara Daniela)用45日时间抵达蒂华纳,她形容营地晚上很冷,气味很臭。对于有机构提供免费巴士或航班回国,她表示离开的诱惑越来越大。25岁母亲洛迪斯(Jessica Rodas)与两子女连同另外70人确诊感染头虱,她只能不断为子女梳头纾缓痕痒。 墨西哥官员透露,已经有大约200名难民自愿被潜返,27日已经有大约100人搭机回国。另外,上周也有大约200名移民转向墨西哥寻求庇护,仅26日单日就有47宗申请,比平均15至20宗来的多上数倍。 来源:海外网

市府庇护服务4成用于难民 多伦多财政面临严峻挑战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多伦多市府公布2018街道需要评估报告(2018 Street Needs Assessment)结果显示,由于难民及庇护申请人持续增加,市府在运作上及财务方面难以独力承担,需要联邦及省府联手协助,并提供稳定的资助解决问题。 该报告在4月26日所进行的评估调查,以及人们露宿体验而得的结果,当中显示由市府管理的庇护服务,使用的人数正在增加。 从市府提供的数据所得,受访的庇护服务使用者中,约有40%是难民及庇护申请人。而且在短时期内有明显的增幅,由2016年初的11%,至2017年尾的25%,导致市府在运作及财务方面持续受到压力,已造成了不可持续的局面。 抵达多伦多的难民申请者增加 自2015年尾抵达多伦多的难民申请者增加,2017年情况愈来愈严重,至2018年进一步加剧,市府提出下列请求﹕ 建立由联邦和省共同协调的区域,以应对这个日益严峻的挑战; 补贴所有费用,包括在2017年使用的,以及2018年预计的费用;当中估计直接用于运作费用超过6,450万元,另外因夏季使用大学宿舍而增加630万元﹔ 由2019年起,每年提供稳步拨款4,300万元,以抵消市府为难民及庇护者提供服务的成本。 市长庄德利表示,多市无法独力承担这个责任,虽然联邦政府给予帮助,但希望联邦及省二级政府共同支援市府,以确保多伦多维持一个安全,温馨及方便所有人的城市。 冬季期间服务需求更大 现时每天有18至20个新的难民及庇护申请者接受服务,在冬季期间,这类需求将会增加,这些人士在严寒下需要寻找庇护居所,因此会令有关服务进一步受压。 该调查了解多伦多市露宿者人口的情况,例如年龄、性别,退伍军人及原住民身分等,协助市府提出应对措施。同时,让露宿者分享他们所需的服务,以便寻找及继续留在居住的地方。 多市庇护所、支援及房屋管理部总经理华提斯(Paul Raftis)称,通过与社区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市府努力工作以满足多市露宿者的复杂服务需求。是次收集的数据甚为重要,市府及其伙伴用于改善房屋及露宿者服务,并且有效地解决露宿问题。

特朗普防大篷车难民像防瘟疫 感恩节批准军队用致命武器

22日,美国加州边境巡逻人员和其他执法官员在当地入境口岸附近举行演习,严防中美洲移民。 22日是美国传统节日——感恩节,美国总统特朗普因在与军方官员通电话互致问候时,就边境安全问题撂下狠话,而再度成为关注焦点。感恩节当天,美国驻军在美墨边界线一侧享受丰盛的“劳军宴”,而“大篷车难民”则在人满为患的另一侧沐雨栉风、心存绝望,舆论不禁慨叹,2018年的感恩节对于难民而言,“着实没什么可值得感恩的事物”。 据美联社23日报道,特朗普22日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亲自致电美国军方致以节日问候。在30分钟的电话交谈中,他的慰问涵盖美军五大兵种,还将话题屡次引向美国的边境安全问题。特朗普说:“这是我国首次在边境驻军……如今我们的边界线格外牢固,没人能过得来。”通话结束后,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批准边境驻军在必要时刻对犯境者使用“致命性武器”。特朗普认为,这其实是“无奈之举”,因为驻军所面对的是“至少500个不好惹的罪犯”,作为三军统帅他绝不会让本国军人处于被动。路透社称,特朗普此言不虚:至少两名政府官员已对媒体证实,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本周曾签署政府备忘录,要求国防部对边境执法部门提供保护,授权军方在必要时刻可采取搜查、骚乱控制、临时扣押甚至杀伤性措施。 特朗普22日还特别强调,一旦边境局势“失控”,美国将在与墨西哥的交界处进行“全境封锁”。舆论担忧,这种“闭关锁国”的极端措施很可能重伤美墨双边关系,严重影响正常通商。据了解,因工作学习或走亲访友而正常入境美国的墨西哥民众每日多达数万,全面封锁势必会妨碍他们的日常生活。其实美方日前为应对难民流已对部分入境口进行过一次强制关闭,把不少正常通勤人士拒之门外。一位退休的墨西哥教授不满地表示:“简直疯了。” 修建边境墙也是特朗普隔绝难民的措施之一。由于修墙的拨款问题迟迟得不到落实,美国政府近期一直在与国会“较劲”。特朗普22日表示,如果再得不到国会拨款,那么联邦政府可能将于下月、即国会预算程序的最终期限到来时进入“停摆”状态。不过有媒体调侃,特朗普这种“下通牒”似的表态此前曾多次上演,每次均收效甚微;如今随着民主党重夺众议院,一向不看好“边境墙”的政治对手更没理由给他“打钱”。 特朗普感恩节当天针对边境安全的诸多表态让 “大篷车难民”更加绝望。据了解,随着大批难民的涌入,墨西哥城市蒂华纳的收容场所已经爆满,后来者基本上处于“风餐露宿”的状态。据称,有难民人士日前在边境举着白旗说:“我想告诉特朗普总统,我们都是和平人士,身上没有武器,也不是为作恶而来。我们只是想要工作,想让他们看在上帝的分儿上帮帮我们。” 据美国《亚利桑那共和报》报道,感恩节当天,蒂华纳市市长加斯特勒姆正式宣布该市已处于人道主义危机中,呼吁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介入并提供人道主义支援。加斯特勒姆还把矛头直指墨西哥联邦政府,指责后者在难民问题上应对消极、反应缓慢。据了解,滞留在蒂华纳市的难民人数目前约为4700人,日常食宿开销约为2.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7万元)。这群“不速之客”不仅极大消耗着市政资源,也引发当地居民的强烈不满。墨西哥官方表示,以美方当前的工作进度看,逗留在蒂华纳市的“大篷车难民”至少要再等半年才有机会提出庇护申请。 来源:环球时报

全球援助难民需80亿美元 加国倡冻结独裁者资金补贴难民

■■全球难民问题,令许多西方国家头痛。加通社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联合国一份报告指出,预料今年需要80亿美元,援助难民。由加拿大主导、致力缓解国际难民危机的组织提出了一项新建议:用被冻结的难民国家独裁者银行账户中的资金,援助因他们的罪恶造成的难民。 这一提案是由世界难民委员会提出,该委员会由前加拿大外交部长艾斯禾菲(Lloyd Axworthy)担任主席,委员则是二十多位全球政治人物、学者和民间代表。 今年2,200万难民逃离国家 近数年来,各种媒体上有越来越多关于难民的新闻。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统计资料,2018年全世界有2,200万人逃离他们的国家,其中约一半是孩子。这些流离失所的孩子只有一半能继续上小学,22%能继续上中学。 90%的难民被临时安置在周边的国家。而这些国家本身并不富裕,无法满足难民生存所需。他们是遵循道德义务和条约基础,暂时收留这些难民,没有强迫他们返回有生命危险的祖籍国。世界上更多国家并没有分担帮助难民的责任。只有少数西方国家,包括加拿大,一直在接收和重新安置难民。在这种情况下,难民问题正演变成一种持续性的危机。 叙利亚和南苏丹是最新产生大量难民的国家。国际人道组织预计需14亿美元,帮助逃到邻国的难民,但目前只得到所需资金的14%。 世银:冻结存款每年逾百亿 去年开始,由加拿大等国牵头,成立了专门致力于缓解这一危机的国际组织-世界难民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加拿大智库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发起创立,旨在寻找新的方法来应对21世纪创纪录的难民危机。 艾斯禾菲在该组织成立大会上讲话时称,觉得难民问题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重要问题,已经很严重,无论从规模上,还是难民迁徙方式的变化上。现在是时候来调整支离破碎的难民救助系统了。他指出,委员会提出了一个主张,把那些冻结的独裁者资产,通过适当的法律程序解冻,用于帮助那些独裁罪行受害者,以及暴君制造的难民。 艾斯禾菲接受采访时称,根据世界银行估计,各国冻结的独裁者账户中,每年有约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存款。可以使用的冻结款项有数百亿美元。这些钱是各国的独裁者、军阀、贪官从自己国家人民身上掠夺的。 艾斯禾菲说,提出这个建议,是鉴于联合国将在近期举行特别会议,讨论全球难民危机问题。联合国已经明确表示,难民人口正在全球不断增长,而由于救助资金短缺,难民面临的苦难正在增加。 难民机构仅筹到44亿美元 他又认为,目前世界上涉及难民事务的各个机构,存在根本的结构性缺陷,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从哪里得到经费,目前大多是以慈善组织的方式运作,依靠民众、国家和企业的捐赠。这是不可持续的。 联合国难民机构10月份的一份报告称,预计今年需要80亿美元的经费帮助难民和各国流离失所者。但该机构只能筹集到44亿,约占所需经费的55%。 艾斯禾菲建议,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可以通过立法,允许使用被冻结的独裁者的财产。这个法律就是马格尼茨基法例(Magnitsky laws)。它是以俄罗斯一位税务会计师的名字命名。该会计师在揭露了俄罗斯官员的贪腐行为后死于监狱中。 加拿大前司法部长考特勒(Irwin Cotler)是一位人权律师,他还创办了总部位于满地可的Raoul Wallenberg人权中心。他也支持订立马格尼茨基法例。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一法例可以不止于冻结资金,因为这些被扣押的资产,没必要归还给腐败的主人,应把它用于公益事业。 实际上,加拿大已根据马格尼茨基法例发起过制裁,针对的是俄罗斯、南苏丹和委内瑞拉的官员。难民委员会上月发布的最新报告,提到委国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而总统马杜罗从国有石油公司窃取了达20亿美元资产。加拿大还敦促美国冻结马杜罗的不义之财,用以帮助受害的人民和在难民危机中挣扎的收容国。

难民姐弟喜迎人生初雪 200万网友暖心评论让他们感受“加拿大式温暖”

■■两个初来加拿大的难民姐弟,开心拥抱他们平生第一场雪。加通社 综合报道 一对刚抵达加拿大的难民姐弟,经历人生中第一场雪,兴奋得手舞足蹈,这段视频已有近200万人观看,暖心的评论让他们感受到“加拿大式的温暖”。 发布视频的戴维斯(Rebecca Davies)称,视频是上周六在她家后院拍摄的,其中两位主角,7岁的姐姐和5岁的弟弟,刚刚跟随他们的母亲抵达多伦多两天。 戴维斯是通过私人的瑞波难民项目(Ripple Refugee Project)资助这个厄立特里亚家庭落地多伦多的。他们于2013年逃离饱受战争蹂躏的东非国家厄立特里亚,随后5年都在苏丹的难民营度过。 戴维斯说,她在代表难民发声的工作中,遭遇过种族歧视和反移民情绪,但民众对于这段视频的反应,让她燃起希望,对这个难民家庭融入社区更有信心。 成千上万人点赞暖心留言 视频可见,当雪花落下时,喜气洋洋的孩子们高兴地大声欢呼,围着小院子跳来跳去。女孩仰望天空,不停转圈,而她的弟弟则兴高采烈地跳脚。姐弟俩还伸出双手,看雪花静静落在他们的小手上。 戴维斯说,尽管当天雪下得时间不长,但足以让第一次看见下雪的孩子品尝雪的滋味,他们还打了个迷你小雪仗。 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强烈共鸣,成千上万的人点赞和分享。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这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初来加拿大的孩子们平生从未见过雪,他们以孩子特有的神奇方式拥抱雪的到来。欢迎来到加拿大,宝贝们,你们未来的生活旅程将充满美好。”

这个“福利”真好 政府每年支付450万租酒店安置难民和无家可归人士

■■多伦多市政府目前每年支出450万元,租用Toronto Plaza Hotel的房间,安置约500个难民庇护申请者和无家可归人士。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政府今年夏天曾经静悄悄地着手购买多市一家有199个客房的酒店。事实上,市政府已经租用这家酒店用以安置约500个难民庇护申请者和无家可归人士,每年付出的租金达450万元。 CBC曝光消息数小时后,市府紧急刹停这宗交易,声明多市不会参与竞购这家酒店。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昨天揭露,这家名为Toronto Plaza Hotel的酒店,位于401高速公路夹400号高速公路附近。由于多市庇护所系统人满为患,多市早在2017年开始租用这家酒店安置难民。多伦多市府与私人承包商Alternative Living Solutions Inc.(ALS),签订每年总额至少450万元的合同,由ALS使用这酒店为约500名无家可归人士,以及新近抵多市难民庇护申请者提供食宿。 年付450万租房间安置露宿者 ALS并非这酒店的业主,真正拥有这酒店的是Virk Hospitality公司。ALS又与这公司签有协议。 CBC指出,Virk Hospitality已于今年7月,被安省法庭下令进入破产管理(court-ordered receivership),还积欠多市15万元地税。 CBC昨天报道,多市在今年较早时曾经静悄悄地与破产管理人接洽,欲出价竞买购这酒店连同周边7亩土地。在CBC报道发表之后几小时,市府一位发言人罗宾逊(Tammy Robbinson)向CBC电邮一份声明,指市府物业部官员已决定不会进行这宗交易。声明指出:“这是一大块地,可以用作更广泛的用途,不应仅用于庇护所及支援住房。市府已决定不会进行这宗交易。” 市府发言人费斯敏斯(Natasha Hinds Fitzsimmins)之早曾告诉CBC,市府仍未最后决定是否购买这酒店。不过CBC取得多市房地产服务部今年9月与破产管理人(receiver)达成的协议显示,市府至少已经向卖家出过一次价,并且与卖家签约,允许市府进入这酒店调查建筑状况。 CBC认为这文件表明市府不仅出过价,而且准备进入第二轮购买。但费斯敏斯坚称,市府较早时做的工作只是“尽职调查”,为一旦决定购买做好准备。但是市府从没有下决定购买这物业。 CBC报道指出,虽然目前因市府的合同这酒店夜夜客满,但酒店面对巨大经济问题。安省高院有关这宗破产官司的文件显示,法官海尼(Glenn A. Hainey)已宣布该公司进入破产管理,业主Virk Hospitality公司目前欠债3,100万元,法庭指定的破产管理人,尽量可以由该公司取得更多钱还给债主。文件并指出,该公司不履行按揭义务,却把300万元转移至一名东主控制的其他数家公司。 酒店母公司进入破产管理 此外,CBC发现酒店业主与承接多市安置难民合同的私人承包商ALS虽属两家不同公司,但一位叫米兹(Enzo Mizzi)的商人,同时在两家公司任高管,且正是米兹把钱转移至他控制的其他公司。 米兹由专门支付酒店住客食宿费用的银行账户中取走18.6万元,法官海尼下令他必须归还这笔钱。 米兹的律师西门(Micheal Simaan)向CBC证实,多伦多市政府至少作出过一次努力和尝试购买酒店,但不清楚市府出价多少。酒店已经由法庭指定的破产管理人估价,但没有对外公布结果。西门认为,合理的市场价位应该至少3,500万元。  CBC指出,多市政府宣布放弃酒店交易之后,未来可选择的方案是继续与新业主签租约,最好仍保持现时每间客房每晚50元(食物费用另算)的折扣价格。另一方案是,把酒店目前居住的约500名住客择地重新安置。

网上获加国临时居民签证后 近三成华人走了这条路

■■2016年在中国以各种理由获签证抵加的华人约50万人,其中822人申请难民保护。图为多伦多机场。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由加拿大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了透过加拿大中国签证处所签发的临时居民签证(TRV)来加,却又申请难民的数据,以帮助在未来签证时识别潜在风险。而当中以通过互联网申请TRV的风险最高,近3成获得签证者,最后入纸申请为难民,希望取得居留权。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透过《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取得的这份移民部内部报告,是基于2016年加拿大在中国的签证网络的数据,包括了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在内的4个签证中心。报告对来自中国的临时居民的难民申报趋势进行了分析。 谎报职业学历最普遍 分析结果发现,2016年透过中国网络发放的TRV签证中,共有822人来加后递交了难民申请。其中16人是从香港签证处获得签证的。该年香港签发的TRV共有28,575人,也就是说,报难民的风险系数为0.06%;而在中国大陆获得签证的492,370人中,报难民的风险系数为0.16%。 通过TRV申报难民的绝大多数是在北京签发的TRV,有681人,占总数822人的83%。比前一年增加了2.8%。而一些通过特殊项目,如CAN+和ADS指定旅游目的地等,获得的TRV的报难民比率则较低,证明ADS是低风险的项目。 另外,与2015年相似,通过互联网申请的TRV中,申报难民比率较高,占了29%(237比822),从而令在线申请签证成为了令人担忧的潜在风险。 在TRV申请中谎报信息的内容,主要集中在谎报就业状况,这一现象在之前的3年中一直持续。同时,谎报高等教育资格的情况也常见。 至于持临时居民签证者来加后多久才开始申报难民可见,其中40%是在来加头3个月内就报难民,60%是在头6个月内申报。 持TRV以旅游为目的来加的人中是申报难民最多的,占了67%,也就是说,在822宗难民申请中,有544人是旅游者。 还有一些人是隐瞒了之前的拒签记录,在822人中有109人(13%)在申请加拿大的TRV时,隐瞒了曾被美国拒签的情况,在提交难民申请时才申明曾被美国拒签。  

这操作很强势!特朗普:难民如果用丢石头美军就开枪

“当你被石头击中脸部时,和被武器打中不会有太大区别。” 美国中期选举将在本月6日举行,总统特朗普为了增强自已的声势,计划对来到美国寻求庇护者实施一项新措施,要求这些移民一定要在“合法的地点”入境美国,违者将无法进入美国。 据报道,美国移民和国籍法规定,任何“无论是否在指定入境处”抵达美国的人,如果他或她有充分理由害怕因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群体成员身份或政治观点而受到迫害的话,都可以申请庇护。 不过,特朗普似乎想要打破这个规定。他在周四(1日)表示,目前正在拟定一项命令,要求前来美国寻求庇护的移民一定要在“合法的地点”入境,而这个最新的移民行政命令将在下周发布;违令且非法入境的人,将再也不能使用毫无根据的要求进入美国。 目前尚不清楚该计划能否通过法律审查,但特朗普表示很有信心。同时,时值11月6日中期选举,特朗普多次重申他对非法移民的强硬立场,这也是吸引他的支持者前往投票的诱因之一,此次的选举还将决定共和党是否能成为美国国会的多数党派。 此外,由中南美洲人民所组成的「移民」队伍,目前正缓慢地穿越墨西哥,预计未来几周内就能到达美墨边界。对此,特朗普严正表示,这些“非法大篷车”将不会被允许入境,车上的人应该现在就回头,“我们会在边界阻止他们,这是一次入侵行动”。 特朗普甚至表示,如果有人朝美墨边境扔石头,驻守的美军可能会朝移民开枪。 “我是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任何投掷石块的人都会被认为是在使用武器,因为当你被石头击中脸部时,和被武器打中不会有太大区别。” 据了解,美方有可能将派遣多达15,000名士兵驻守边境,以对抗这些中南美洲非法移民,而这个数字也比美国国防部官员此前所透露的数字要多上足足2倍。 来源:巴士的报

华裔夫妇涉嫌诈骗上亿元 申请难民究竟能不能获得重审?

多年前申请到加国临时居留的一对华裔夫妇,涉嫌在华诈骗1.8亿元加币,被加国边境服务局拘留,作资料不实聆讯,两人随即入纸申请难民。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有条件获释,且愿每月支付13万元作软禁在家所需费用,之后他们盼获更多生活的自由,但被高等法院驳回;该夫妇不服向安省上诉庭申请复核,获法官批准发还重审。 据安省上诉法院文件,上诉的华裔夫妇王振华(Zhenhua Wang,译音)及严春香(Chunxiang Yan,译音)是中国公民,同时拥有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公民身分,两人于2012年9月底,持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国大使馆所批旅游签证抵达加拿大。 2013年8月,王氏夫妇在延长签证期满6个月后离开加国。 二人在3个月后,再通过在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拿大大使馆,申请临时居民签证再访加国。然而不久之后,加国边境服务局接获线报,指王振华及严春香在中国怀疑涉及多宗身分欺瞒事宜,且是中国经济案件逃犯。边境局接获线报更指,他们与中国市场推销与层压式推销诈骗有关,被骗人数约6万人,所涉金额高达1.8亿加元。 边境局经过约4个月调查后,2014年3月拘捕二人,以不实资料入境为由扣留,并把他们转交移民部进行聆讯。 3个月后,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难民身分,但仍被当局羁留调查。 华裔夫妇在2015年底向法院寻求获适度人身自由,希望至少能获外出软禁;移民部听从联邦法院判决,准许他们在有条件下软禁在家,其中一条件是该对夫妇必须支付在家软禁期间,所需要全天候保安与监视费用,每月要支付约13万元。 翌年该对夫妇多次向移民部申请,希望获更多人身自由,要求能到家中后园散步,以及在监视下外出买菜、到银行处理账户及到教堂等基本生活活动,并且获准许。稍后他们再入禀寻求更多个人自由,但遭移民部拒绝。二人不服判决而向安省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高等法院认为移民部有理而驳回复核申请,该对夫妇再向安省上诉法院入禀复核。 据法庭文件指出,审理此案的高等法院法官考虑的是,该对夫妇被软禁属于合法羁留或是被不合法地剥夺了自由。法官在判词中指出,入禀要求更多自由的夫妇,本身是处于合法有条件被软禁状态,不认为他们可引用《人身保护令》作为要求更多自由的理据,因此驳回他们的申请。不过,审理这宗上诉案的安省上诉法院3位法官,不认同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因此批准发还重审。 上诉庭:高院误解 《人身保护令》 在这宗上诉复核中,上诉人引用《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但不获高等法院法官采纳,上诉庭众法官则认为,上诉人夫妇并非关押于羁留中心,而是获准在家软禁,理应受《人身保护令》保障,认为高院法官裁决时错误理解,因此允许王振华及严春香夫妇复核申请,发还高等法院及移民部门重新审理。 上诉庭3位法官于判决书中指出,高院法官认为凡被拘留人士不论是羁押于拘留所,抑或有条件软禁家中,都不具资格因个人自由被夺取而获《人身保护令》涵盖。然而上诉庭法官对《人身保护令》理解,与高院法官不同。 上诉庭根据加美两国对《人身保护令》广义与狭义诠释,指保护令应否放诸软禁家中的疑犯;上诉庭认为,高院法官没有以司法者身分,以专业、宏观过程审视在《人身保护令》下,如何保障每个人的自由。在此宗上诉个案中,王氏夫妇现时以难民申请者身分仍被移民部门软禁,此举有违本国《移民及难民保护法》之嫌。 上诉庭法官在判决书中指,《人身保护令》未必适用于被执法机关拘押的人,但上诉人夫妇并非拘押于看守所内,他们是在有条件下软禁家中;《人身保护令》的核心意义,在于保障每个人的人身自由,至少容许他们拥有平常生活的基本自由权利。 他们认为,高院法官裁决中最大失误,是把上诉人视为最严厉被拘押者,因此认为限制他们的生活自由是理所当然;但他们属于有条件被软禁于家中,不该以最严厉方式限制他们个人基本生活自由。 在上述理由下,上诉庭3位法官一致认为上诉申请人寻求司法复核得直,案件发还移民部及高等法院重新审理。

证据不充分 华人女子自称法轮功学员申请加国难民遭否决

■■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多伦多办事处。星报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法院本周驳回一个自称在中国练习法轮功而担心遭迫害的妇人,就联邦公民及移民部否决她与家人的难民申请所提出的司法复核。 联邦法院在判词中表明,公民和移民部考虑过申请者所提供证据后,认为该申请人并非真正法轮功学员,而这个决定公平和合理,因此法庭驳回有关的司法复核申请。 据案情显示,在2017年2月,本案主要申请人林泽璇(Zexuan Lin,译音)和她的丈夫郑水根(Shuigen Zheng,译音),以及他们两个未成年子女,以林泽璇在中国练习法轮功而担心遭迫害为由,申请加拿大难民身分。 在2017年5月,联邦公民及移民部辖下难民保护处(Refugee Protection Division,简称RPD),举行聆讯后以林泽璇并非真正法轮功学员为由,否决林泽璇一家四口的难民申请。 在2018年2月,难民上诉处(Refugee Appeal Division,简称RAD)驳回林泽璇的上诉。林泽璇遂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 两张图片也不是充分证据 据案情显示,郑水根曾于2015年7月独自来到加拿大,而林泽璇则自称在2016年4月,开始练习法轮功以舒缓更年期身体不适征状。 在2016年9月,郑水根与林泽璇决定带同两个未成年子女赴加,顺便打探子女在加国留学机会。在2017年1月,他们一家四口持旅游签证抵加,但他们在加国期间,林泽璇之母致电女儿称,中国公安部门已拘捕多名与林泽璇一起练功的学员,并且正在追查林泽璇行踪。 RPD在聆讯中,询问林泽璇有关法轮功的基本认识,例如法轮功的五套基本练习动作,以及核心教义等。不过,林泽璇的回答并未能令聆讯官员相信,她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例如,林泽璇无法正确说出五套练习动作其中三套的名称,混淆了三套基本动作之目的,也未能指出法轮功三大教义。 此外,林泽璇提供两张据称可证明她与一班法轮功学员集体练习的照片。不过,RPD认为,其中一张照片并没有清楚显示林泽璇在图中,而另一张则只显示,她只是在多伦多站在一幅法轮功宣传海报前,因此这些照片并不足以证明林泽璇是法轮功学员。 联邦法院法官麦克唐纳(Ann Marie McDonald)宣判时表明,RPD及RAD的决定是基于合理判断,并无错误,法庭不会就有关决定作出司法复核。

明年联邦大选 最重要议题势必聚焦移民和难民政策

■■是否减收难民,将考验联邦自由党是否能够顺利连任。图为非法越境难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温哥华报道 联邦各政党已开始准备明年的大选。有律师指出,移民难民政策势必成为大选的重要议题,包括是否减收难民及减少父母团聚积压,将考验联邦自由党能否顺利连任。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称,估计经济发展与横山输油管扩建会是大选较重要议题,但移民难民政策相信也会是前5个最重要议题之一。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由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早前民调显示,接近三分二的受访国民认为,目前非法越境难民问题,已为加国带来危机。李克伦表示,相信这个问题会在明年夏天重演,因为天气较好,非法越境难民会增加,联邦自由党政府或须慎重应对。 父母团聚积压 申请需等6年 李克伦表示,2019年初开始取消父母和祖父母团聚移民的抽签制度,按申请表先后顺序作审理,但旧案积压申请需等5至6年,自由党政府或须加快处理积压。尤其印裔及华裔新移民,不少父母团聚都仍然在申请过程,加快处理或可赢得他们的选票。 不过,他指出,联邦自由党之前修订入籍法例,放宽入籍规定,相信许多新公民会投票支持,或令该党得益。 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表示,联邦保守党过去认为授予公民权是一种特权(privilege)而不是一种权利(right),但联邦自由党修正政策,放宽入籍申请要求,回到入籍是一种权利,他个人肯定这种做法,相信获得多数移民欢迎。 黄国为还表示,自由党政府基于人道理由,收容非法越境难民,这种勇气值得赞扬。何况联邦移民部报告指出,难民抵埠25年以上者平均在职收入,开始高于本地人,说明移民难民接受人数目标,如果都维持在适当数量,他个人认为,对联邦自由党争取连任有利。 至于父母团聚积压问题,黄国为认为,其实旧案积压已处理得不错,新申请个案平均等候两年,还算是合理。 当然,如果能加快处理旧积压个案,相信更会获得少数族裔移民的欢迎。

美国对于寻求庇护者仍是“安全国家”,越境入加将被拒绝

■■2017年2月,一个家庭从美国穿越美加边境,进入加拿大时得到皇家骑警的帮助。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移民局官员确定,美国仍然是寻求庇护者的“安全国家”。这意味着寻求庇护者若从美国进入加拿大,是会被加拿大拒绝的。 根据加通社获得的文件显示,加拿大对美国移民政策的变化感到担忧,并于2017年1月至3月,对加拿大与美国签署的难民双边协议《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展开检讨。 加指美是“安全国家”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系列移民行政命令,包括一项旨在加强边境安全、终止滥用假释和庇护条款的规定。加拿大对美国的政策展开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美国“继续符合安全第三国称号的要求”。 美加《安全第三国协议》基于以下核心原则:除符合少数例外情况资格的个案,寻求难民保护的人,必须在他们抵达的第一个安全国家提出申诉。 另一个核心原则是,加拿大认为美国是难民的安全国家,因此,若寻求庇护者在美国正式边境设施,过境来到加拿大并试图申请难民保护,他们将被拒绝入境,并被鼓励回美国这个“安全国家”提出申请。 指定一个国家安全的要求有三个:必须遵守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和《难民公约》,必须保持良好的人权纪录。 2017年,加拿大截获了21,000名在美加陆路边境,非法进入加拿大的移民。这种趋势在2018年仍在持续。

家乡暴力太猖獗 1300洪都拉斯人徒步赴美边境申难民

■■逾千洪都拉斯人在13日出发,试图徒步前往美国申请签证或难民庇护,其中不少是携同子女同行的家庭。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洪都拉斯约有1300人在13日出发,试图徒步来美申请签证或难民庇护,其中不少是携同子女同行的家庭。综合路透社及霍士新闻报道,今次集体行动代号为“移民大游行”(March of the Migrant),组织者富恩特斯(Bartolo Fuentes)表示,队伍由洪都拉斯北部城市圣佩德罗苏拉(San Pedro Sula)出发,将会途经危地马拉及墨西哥,然后前来美国边境。 在队伍当中,35岁失业教师巴拉奥纳(Fanny Barahona)一手拖着9岁儿子,另一手抱住2岁女儿说,“我相信我们能够抵达美国。洪都拉斯根本没有工作,我们整天都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和孩子被杀”。 25岁青年索利斯(Javier Solis)也表示洪都拉斯家乡没有工作,“暴力事件太猖獗,走在街上也随时会被杀”,他求职长达一年也杳无音讯,因此期望来美碰运气,还说上一次出行后,甫抵达墨西哥即被遣返洪都拉斯。 副总统彭斯11日会见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总统期间,声言美国愿意协助当地改善经济及进行投资,但当局必须先解决移民、贪污和帮派暴力问题。彭斯称非法移民当中,有多达61%来自洪都拉斯,75%来自危地马拉。 今年4月,大批无证移民以乘坐大蓬车方式试图来美后,促使特朗普实行更严格的边境保安,并且要求拒绝类似移民队伍入境。队员的大部分成员声称,原居地有严重的街头帮派暴力,受到敲诈勒索、暴力及死亡威胁才迫不得已逃亡,即使有被遣返风险,仍然尝试集体闯关。

收留难民酒店遭纵火 疑犯拎汽油罐相曝光

■■发生纵火案的Radisson酒店。CBC ■■警方发放纵火案疑犯图片,吁公众助查。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市警方正调查本月初士嘉堡一家收容577名难民的酒店,遭一名狂徒在深夜时分纵火事件。幸好事发时一名酒店职员在走廊发现用以放火的汽油罐,随即把火种踢到梯间扑灭,否则后果堪虞。警方正调查狂徒纵火原因,昨日发出怀疑是纵火疑犯的照片,呼吁曾见过或认得此人的市民,与警方联络,提供线索。 案发于本月2日晚上10时30分,位于士嘉堡维园大道(Victoria Park Ave.)夹401号公路附近Hallcrown Place 55号Radisson Hotel 的3楼走廊,多市消防局及警方接到报案到场把火扑熄。 警方向酒店职员录取口供,了解火警情况时,一名酒店职员表示,听到火警钟响起时,到发生火警的3楼查看,发现一枚相信装有汽油的火种汽油罐,在该楼层走廊上。 该职员即时把汽油罐踢到楼梯间,此时消防员已赶抵现场,并及时把火种扑灭。 醒目职员把火种汽油罐踢开 警方到场后把酒店内多个楼层的住客暂时疏散,消防员相信火警属人为纵火,幸好酒店职员及时发现火种汽油罐,否则后果难以想像,事件中亦无人受伤。 该酒店参与安置在多伦多市难民的志愿工作之一,至本月1日为止,有约577名难民在事发酒店内暂时栖身。 虽然有居住在该酒店的难民,怀疑纵火事故是针对难民而来,但多市警方表示,迄今没证据显示纵火与该酒店收容难民有直接关系,警方现正调查狂徒纵火原因。 警方经过调查后,昨天发布一幅截取自酒店监控录影的相片,相信摄下了怀疑纵火狂徒外貌。警方形容疑犯身高约5呎6至5呎8吋,中等身材,相信犯案时身穿连帽黑色外套,深色长裤及蓝色跑鞋。 多市警方昨晨在新闻稿中表示,涉案纵火狂徒是一名女性,然而昨午澄清仍未确定是男还是女。警方呼吁知情市民,致电416-808-3200与警方联络,或透过灭罪热线提供线索。 发生纵火事故的酒店集团发表新闻稿称,该酒店对于能参与安置难民的社会责任感自豪,并对有人在酒店范围内肆意纵火感到遗憾,酒店承诺会加强保安工作,或会多安装监控摄录系统,确保酒店范围安全。

多伦多数百难民居住的宾馆火警:嫌犯照片公布

图片来自警方据CTV报道,数百名难民暂住的多伦多宾馆在10月2日爆发火警,警方今日公布了纵火嫌犯的照片。事发当日,Radisson宾馆警铃大作,工作人员在调查后发现,走廊上有一罐燃气着火。工作人员将着火的燃气罐踢到楼梯间,并将火扑灭。该宾馆有550多名难民居住。警方随后证实,在现场找到了一盒火柴和一个被烧化的燃气罐,并认为此次火警是有人故意为之。在警方公布的监控录像截图中,一名嫌疑女子提着白色塑料袋进入Radisson宾馆物业场地。嫌犯特征:女性,身高5呎6至5呎8之间,中等身材,身穿黑色连帽夹克、深色长裤和蓝色跑鞋。(智苏编辑)

华裔夫妇被移民部拘留愿花钱换自由 遭拒后上诉获重审

■上诉庭驳回高院的裁决,批准重审案中华裔夫妇盼有更多自由的申请。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多年前申请到加国临时居留的一对华裔夫妇,涉嫌在华诈骗1.8亿元加币,被加国边境服务局拘留,作资料不实聆讯,两人随即入纸申请难民。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有条件获释,且愿每月支付13万元作软禁在家所需费用,之后他们盼获更多生活的自由,但被高等法院驳回;该夫妇不服向安省上诉庭申请复核,获法官批准发还重审。 据安省上诉法院文件,上诉的华裔夫妇王振华(Zhenhua Wang,译音)及严春香(Chunxiang Yan,译音)是中国公民,同时拥有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公民身分,两人于2012年9月底,持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国大使馆所批旅游签证抵达加拿大。2013年8月,王氏夫妇在延长签证期满6个月后离开加国。 被指为中国经济案件逃犯 二人在3个月后,再通过在多明尼加共和国的加拿大大使馆,申请临时居民签证再访加国。然而不久之后,加国边境服务局接获线报,指王振华及严春香在中国怀疑涉及多宗身分欺瞒事宜,且是中国经济案件逃犯。边境局接获线报更指,他们与中国市场推销与层压式推销诈骗有关,被骗人数约6万人,所涉金额高达1.8亿加元。 边境局经过约4个月调查后,2014年3月拘捕二人,以不实资料入境为由扣留,并把他们转交移民部进行聆讯。3个月后,该对夫妇向移民部申请难民身分,但仍被当局羁留调查。 移民部进行聆讯期间 申请难民 华裔夫妇在2015年底向法院寻求获适度人身自由,希望至少能获外出软禁;移民部听从联邦法院判决,准许他们在有条件下软禁在家,其中一条件是该对夫妇必须支付在家软禁期间,所需要全天候保安与监视费用,每月要支付约13万元。 翌年该对夫妇多次向移民部申请,希望获更多人身自由,要求能到家中后园散步,以及在监视下外出买菜、到银行处理账户及到教堂等基本生活活动,并且获准许。稍后他们再入禀寻求更多个人自由,但遭移民部拒绝。二人不服判决而向安省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高等法院认为移民部有理而驳回复核申请,该对夫妇再向安省上诉法院入禀复核。 据法庭文件指出,审理此案的高等法院法官考虑的是,该对夫妇被软禁属于合法羁留或是被不合法地剥夺了自由。法官在判词中指出,入禀要求更多自由的夫妇,本身是处于合法有条件被软禁状态,不认为他们可引用《人身保护令》作为要求更多自由的理据,因此驳回他们的申请。不过,审理这宗上诉案的安省上诉法院3位法官,不认同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因此批准发还重审。 上诉庭称高院法官误解《人身保护令》 在这宗上诉复核中,上诉人引用《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但不获高等法院法官采纳,上诉庭众法官则认为,上诉人夫妇并非关押于羁留中心,而是获准在家软禁,理应受《人身保护令》保障,认为高院法官裁决时错误理解,因此允许王振华及严春香夫妇复核申请,发还高等法院及移民部门重新审理。 上诉庭3位法官于判决书中指出,高院法官认为凡被拘留人士不论是羁押于拘留所,抑或有条件软禁家中,都不具资格因个人自由被夺取而获《人身保护令》涵盖。然而上诉庭法官对《人身保护令》理解,与高院法官不同。 上诉庭根据加美两国对《人身保护令》广义与狭义诠释,指保护令应否放诸软禁家中的疑犯;上诉庭认为,高院法官没有以司法者身分,以专业、宏观过程审视在《人身保护令》下,如何保障每个人的自由。在此宗上诉个案中,王氏夫妇现时以难民申请者身分仍被移民部门软禁,此举有违本国《移民及难民保护法》之嫌。 在家软禁 拥有生活基本自由权利 上诉庭法官在判决书中指,《人身保护令》未必适用于被执法机关拘押的人,但上诉人夫妇并非拘押于看守所内,他们是在有条件下软禁家中;《人身保护令》的核心意义,在于保障每个人的人身自由,至少容许他们拥有平常生活的基本自由权利。 他们认为,高院法官裁决中最大失误,是把上诉人视为最严厉被拘押者,因此认为限制他们的生活自由是理所当然;但他们属于有条件被软禁于家中,不该以最严厉方式限制他们个人基本生活自由。 在上述理由下,上诉庭3位法官一致认为上诉申请人寻求司法复核正当,案件发还移民部及高等法院重新审理。

担心返华后遭迫害绝育 华裔2孩夫妇获准司法复核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一对华裔夫妇在千里达生下两个孩子,担心返回中国后,会因为违反中国一孩政策而受迫害,女事主可能被迫要使用宫内节育器,又或夫妇其中一人被迫绝育,他们其后透过蛇头,经美国前往加拿大,并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身分,但被难民保护局否决,于是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申请。法院以难民保护局考虑理据不充分为由,日前裁定申请人胜诉。 申请人一家四口,分别是已婚夫妇欧忻锦(Xinjin Ou,译音)与周建凤(Jianfeng Zhou,译音),以及他们两个未成年孩子欧凯诚(Kai Cheng Ou,译音)与欧浩南(Hao Nan Ou,译音)。夫妇二人都是中国公民,来自广东省。 在2006年6月,两夫妇迁居千里达和多巴哥共和国(简称千里达),两个在千里达出生的孩子拥有千里达国籍,亦有资格获得中国公民身分。 透过“千里达”蛇头抵达加国 2012年6月,周建凤回中国探亲。她声称,当地一个官员告诉她,由于她与丈夫违反了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所以如果他们返回中国,他们会被罚;在一孩政策下,她需要使用宫内节育器;假如她再次怀孕,她或其丈夫都会被强行绝育。同年11月,欧忻锦的千里达工作许可证到期,未能续签。夫妇二人于是透过蛇头,经美国前往加拿大。抵达加拿大之后,他们在加拿大申请难民保护,表示他们希望生育更多孩子,可是担心一旦回国,妻子会被迫使用宫内节育器,又或夫妇其中一人会被强制绝育。 在2015年,周建凤在加拿大再度怀孕,不过其后流产。 难民保护局认为,欧忻锦与周建凤希望生育更多孩子的愿望可信,不过不认为假如周建凤返回中国后,会面对受迫害的风险。 有关强迫避孕,难民保护局指出,根据中国的人口及家庭计划法,宫内节育器被视为优选避孕方法,然而不是唯一方法,还有其他方法,这并不代表迫害。 至于绝育,难民保护局指出,欧忻锦与周建凤是否会有第三个孩子,实属忖测。此外,中国在2016年更改家庭计划法,容许每个家庭可育有两个孩子,换言之在现行两孩政策之下,他们两夫妇没有违反中国的法例,因此即使他们返回中国,都不会面对受罚的风险,包括被迫绝育。 法院指难民局决定不合理 难民保护局又称,欧忻锦与周建凤两夫妇来自的广东省,在推行国家中央的家庭计划上,较中国其他地区采取较宽松的态度。资料显示,自2012年以来,广东省当局都没有强迫违犯生育计划者绝育或避孕,最多只是罚款。根据这些原因,难民保护局在去年10月26日否决申请人的难民身分申请。 申请人就难民保护局的决定,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并提出多个理据,包括认为难民保护局未能全面考虑实际情况。 联邦法院于今年5月24日在多伦多审理此宗司法复核申请。法官在9月28日作出裁决,指出此案的重点之一是,申请人是否有充分理由担心返回中国后会被迫害,而难民保护局决定不合理,没有全面考虑所有情况,所以批准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申请人的难民申请交由难民保护局另一成员重新考虑。

报告:难民抵达加拿大25年后收入会超过本地人

联邦移民部高级官员所做的一份报告指,加拿大接收的难民,抵埠25年以上者平均在职收入,开始高于本地人。 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由加国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引述加拿大移民部高级官员今年3月所做的一份报告,指加拿大接收的政府难民和私人担保难民,抵埠25年以上的人,在2014年时的平均在职收入,开始高于本地加拿大人的平均水平。 移民律师李克伦评论说,联邦政府早前决定接受5万名叙利亚难民。以长远阶段而言,接收难民到底对于加拿大的经济会造成何种影响,对于这一问题一直存在争论。移民部高层一份内部报告或许能提供部分答案。 《移民资讯汇编》最新一期援引的这份报告,是由联邦移民部研究与评估部(Research and Evaluation Branch)总监(Director General)齐斯坦(Umit Kiziltan),于3月提供给移民部多位助理副部长及高级战略政策分析人士。 报告研究了由1981年至2014年间,加拿大的税收及移民两方面数据,第一次透过清晰的证据显示,只要假以时日,难民的平均收入最终会超过加拿大人,但所需的时间也相当漫长。 成为接纳5万敍利亚难民决策依据 这份报告引用一份表格,来显示抵埠时间由1年(即2013年抵埠)至33年(即1981年抵埠)的政府协助难民(Government Assisted Refugees,GARs)及私人担保难民(Privately Sponsored Refugees,PSR),在2014税务年度的在职收入情况,发现抵埠时间越短,难民的平均收入越低。 至抵埠大约25年的难民(即于1989年抵埠)时,其平均收入开始超过2014年本地加拿大人约4.5万元的每年平均收入。 报告指出︰“简而言之,表格中所显示的的政府协助难民及私人担保难民的收入情况轨线,符合我们所预计的轨线。当然会有不同的因素,令难民的收入与上述轨线所反映的情况有所偏差。这些因素包括经济的起伏循环周期,特别是叙利亚难民群体的人力资源质素等。” “表格轨迹显示,政府协助难民及私人担保难民在加拿大安居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平均收入水平越高。在2014税务年度,在加拿大安居25年的难民,其平均收入开始超过本地加拿大人的平均水平。”

安置计划恐怕还得延长4周 许多难民仍滞留多市酒店

■■加拿大的难民系统已经处于紧张状态,多伦多市不堪重负。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决定将难民在多伦多的酒店和汽车旅馆的住宿时间,比原定计划延长2至4周,等待联邦和市府官员制订出下一步的安置计划。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在学生开学前,政府让原来居住在多伦多的社区学院宿舍的难民搬离,并给他们提供了在酒店房间作为临时住宿,原计划由政府支付房费至9月30日,但现在看来,至少要延长两周甚至一个月。 去年初起非法入境逾3万人 当被问及在此之后,政府将为寻求庇护者提供哪些选择时,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的发言人表示:“此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加拿大的难民系统已经处于紧张状态,自2017年初以来,有超过34,000人通过未经授权的边境口岸入境。此后只有398人被遣返,其他人仍在积压严重的系统中进行难民申请。特别是今年4月份,满地可宣布不再接受寻求庇护者进入自己的避难所之后,多伦多本已紧张的庇护系统更加不堪重负。 多伦多市表示一直要求省和联邦政府协助采取协调措施,管理抵达的难民申请人数量的增加,并将新来着转移到其住房系统以外的地方。但至今只有5个家庭的20人被安省西南部的漆咸-肯特镇(Chatham-Kent)接收。 安省移民服务机构协会行政总监道格拉斯(Debbie Douglas)和她的同事,至今也没有关于9月30日之后的安排信息。许多住在酒店的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申请人,也处在缺乏信息的焦虑中。特别是在多伦多,缺乏可负担的住房是一个大问题。 7月,安省政府撤回对寻求庇护者重新安置的支持,省长福特表示,问题是由联邦政府造成的,并且是他们应该承担的。安省社区和社会服务厅本周也应和了福特的说法,称联邦政府对边境管理以及难民和庇护计划拥有“唯一管辖权”。 该部门发言人葛洛德(Matt Gloyd)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已经在今年7月份,要求联邦政府向安省和市政当局赔偿与违规过境人员相关的全部费用,“据估计总共约为2亿元。”同时还要求难民听证会要在“法定的60天而不是现在的两年”内进行,让他们更快融入当地。

74%加拿大人赞成接收难民 成全球最欢迎难民的国家之一

■■调查显示,加拿大是世界上最欢迎难民的国家之一。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美国独立研究智库皮尤研究所(Pew Research Center)最新调查发现,四分之三的加拿大人支持接纳难民。面对逃离暴力及战火的难民,加拿大是世界上最欢迎他们的国家之一。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皮尤研究所周三公布的全球对移民态度调查显示,74%的加拿大人支持接收难民,22%反对,4%的成年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知道或拒绝发表意见。 皮尤研究所表示,加拿大人的观点与许多欧洲国家的国民相似,德国、瑞典、英国、法国、西班牙以及荷兰等国的成年受访者中,有四分之三或更多人都支持接收逃离暴力及战火的难民。 66%美国人支持收容难民 美国受访者欢迎难民的程度,虽然比加拿大人低得多,不过支持接收难民的比例仍达66%,反对者仅29%,另有6%的受访者没有提供意见。调查是在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决定在2019财政年度重新安置3万个难民之后进行的。 在其他国家方面,南非、俄罗斯及匈牙利国内反对难民的声音占上风。匈牙利于6月更通过一项立法,把协助寻求庇护者及难民的行为视为犯罪。欧洲议会最近投票决定对匈牙利实施制裁,指责该国未能展现欧盟价值观。反难民的最强烈声音在以色列出现,只有37%的以色列人表示支持难民,高达57%的人反对。 调查显示,尽管2019年联邦大选临近,加拿大人对边境及难民问题也出现分歧,不过,加拿大仍是世界上最欢迎难民的国家之一。

杜鲁多首次表态申小雨案 只谈安全不反思难民政策

■■加国总理杜鲁多接受《麦克琳》杂志专访时,首次对申小雨案表态。视频截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本拿比市13岁华裔少女申小雨遇害案,嫌犯28岁叙利亚男子阿里(Ibrahim Ali)于上周五(9月14日)提堂。由于疑犯身为叙利亚难民且牵涉命案,引起社区广泛关注。 自上届联邦大选以来一直推动难民政策的联邦自由党政府,早前并未就此事表态,直到总理杜鲁多周一接受《麦克琳》(Maclean's)杂志专访时,才对此事简短回复。当被问及许多市民认为,若不推行接收难民政策,疑犯阿里便不会出现在加国的问题时,杜鲁多回应称,他不是抱有该想法的人。有关回应,引来许多网上评论,认为杜鲁多没有重视案件和本国的难民政策。 继续思考如何保障安全 由于疑犯阿里17个月前才抵达加国,他前来加国的过程与杜鲁多政府推行的难民政策不无关系。杜鲁多回应《麦克琳》杂志记者威尔斯(Paul Wells)时称:“显然,申小雨遇害消息对于她家人及朋友而言是巨大打击,谋杀案本身就是极其悲惨的事。我相信加国的司法系统,通过法律程序,一定会给公众交代,并要确保继续思考如何保障市民安全的问题。” 威尔斯再问,有些人认为若没有2015年的大选,疑犯将不会来在这里。杜鲁多停顿几秒后回答:“我不是有该想法的那些人之一。”

庭外悼念申小雨却被戴头巾女子泼咖啡 她有话要说

现场视频截图 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报道 杀害申小雨的疑凶上周五在温哥华省级法院过堂,庭外悼念申小雨的社区人士汤普森(Laura-Lynn Thomps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遭一戴头巾女子泼咖啡,该视频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又有媒体为她贴上“反难民”标签。汤普森周日接受《星岛日报》专访时指,她并非反对难民政策或有种族歧视,只是希望政府能严格筛选难民,保障市民的安全。 汤普森向本报记者表示,当天应一名中国朋友的邀请,到温哥华的省级法院门外参与悼念申小雨的活动,期间她的朋友被人质问,为何要对进入加国的难民有更严格的筛选条件,她在旁发声支持说,加拿大的确需有更为严格的难民政策,而不是疯狂地接收难民。当时已有人说她种族歧视,但她并不认同。 ■汤普森星期日接受星岛日报专访。   她回应称,总理杜鲁多接收了这么多难民,但却不能保障民众安全,申小雨无法死而复生,其父母也再无机会参与她的婚礼或毕业典礼。而根据加拿大的法律,她担心凶手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汤普森强调,当时她正在向媒体解释这些观点,也承认曾经说过“阿里不应该入境加拿大”的话。 包头巾女子泼咖啡后就闪人 她还说过,阿里应该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或者回到他来的地方去。结果有个包头巾的女人突然走过来用咖啡泼了她一脸一身。 她当时非常震惊,而比咖啡更令她震惊的是那个女人的仇恨表情,她至今仍记忆犹新。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而那个女人则迅速走开。 她似乎听到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但又听不清楚。她来不及回应,只是吃惊地说了一句“哇喔”。旁边有人为她递上纸巾,擦掉脸上和头发上的咖啡。而她身后有一名男子擦掉身上的咖啡后,却继续指责她是“种族歧视者”。 不过,网上流传这一片段的视频是没有现场声音的,这令汤普森觉得非常奇怪。当时媒体正在采访她,她认为不可能没有声音,她说,不知道是不是拍摄者不想播出她的说话。 警方吁目击者提供资料 汤普森上周六早上报警。她向本报解释第二天才报警,是因为她认为当日主要是纪念申小雨,不希望自己成为了那一天的主角。 温市警方星期日证实,上周六收到汤普森遭一名女子泼咖啡的报告,正进行调查,要求目击者与他们联络。

除了语言和文化差异 难民加国创业更大难关是信贷

■■艾谢布拉克在加拿大,开设了一间地砖公司。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最近抵达加拿大定居的难民,面对的困难主要是语言和文化差异,至于当中欲在加国开展生意者更要面对多一个难题,就是因为缺乏在加国的信贷纪录或抵押,而难以获得信贷。 以叙利亚难民及企业家阿莱德(Diala Aleid)为例,她在多伦多开设一间餐厅,不过她回想当初,餐厅差点开不成,因为银行拒绝她的贷款申请,她于是集合家人的积蓄和其他人借款,才能如愿以偿。在经营餐厅初期,因负担不起其他帮手,她的姐妹和母亲几乎每天都在该餐厅工作,直至现时餐厅生意渐上轨道,才能聘请多个兼职员工。 阿莱德承认,没有家人或资金的难民,在这方面难以达到梦想。 英语不灵光是做生意障碍 另外,同样来自叙利亚的31岁父亲艾谢布拉克(Hasan Alsheblak)表示,自己家园几年前被导弹摧毁之后,他与家人在2016年12月,经约旦来到加拿大,并在差不多一年前开始做地砖生意。 艾谢布拉克的公司目前雇用了几个工人。他指出,自己不灵光的英语是做生意的一个障碍,因为顾客倾向与能够沟通的人合作,因此有些时候,他的同事会加入与客户的电话会议,又或和他一起到场,为他翻译。 还有,许多难民来加后,往往要克服文化上的差异。38岁埃及移民埃尔万(Nihal Elwan),在温哥华创办了一间叙利亚食品餐饮公司,这是一间社企,旨在雇用叙利亚难民妇女。现时该公司雇用了7个女厨师和3个厨房工人,以及一些男性难民司机。 埃尔万进一步表示,该公司是所有女员工的第一份工作,她们从家庭主妇转变为养家者,转变很大。

为学生开学450难民搬离宿舍 入住酒店并由政府买单

■来自非洲尼日利亚的Agibola,7月6日在百年纪念学院学生宿舍接受传媒访问。他必须8月9日前搬出宿舍,入住联邦政府为他租下的酒店。 加通社 联邦政府已经同意为大约450名寻求庇护者,安排入住大多伦多地区酒店,并支付费用。目前这批跨越边境的难民申请人,获安置在百年纪念学院和坎伯学院的学生宿舍内,但他们必须于8月9日前搬离,为学生开学腾出地方。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些家庭自5月底以来,一直住在上述两间社区学院的学生宿舍。为了迎接学生秋季开学,联邦政府已经同意为他们支付酒店客房费用,直到9月30日。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发出的电子邮件称,已经在密西沙加、万锦和怡陶碧谷预订了酒店房间。 据协助难民申请人的组织、多伦多FCJ难民中心联合主任Loly Rico认为,联邦和市政府都太短视,难民问题不会短期内消失,政府必须制订远远超出秋季的长远的计划。 安省移民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认同这种观点。她表示“除非联邦政府现在更快地审理申请人的档案,否则可能需要超过两年。这真的不是一个可持续的过程。” 市府官员将继续寻找居所  周二在百年纪念学院宿舍外,可以看到寻求庇护者及其子女进出大楼,但保安人员不允许媒体与他们交谈。校方职员表示,寻求庇护者试图保护自己,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媒体关注的压力。联邦移民部的发言人称,由于多伦多面对缺乏临时庇护住宿压力,联邦政府已经预订酒店房间,帮助多伦多接待住在两所学院宿舍的人员。这将使市府官员有更多时间,继续努力帮助这些人找到住房解决方案。 多伦多市府发言人Cheryl San Ju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并非所有难民都会留在多伦多。鉴于多市的高房价和缺乏可负担房屋,许多家庭已经选择离开多伦多,在GTA或之外的其他社区寻找住房。皮尔区已经接纳了近100名现在居住在酒店的难民。 Rico表示,许多寻求庇护者希望与多伦多保持密切联系,因为他们希望能够接触到律师,以及获得难民听证等其他服务。 CBC报道也提到过去的星期日有抗议人士反对在万锦为难民提供临时住所,并于周三在万锦市政大楼门外递送请愿书。约克区政府表示,正在监控情况的进展。

支持者抨故意妖魔化难民 火爆对峙须警方调停

■■支持收容难民人士举起“欢迎来此”标语。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 昨晨在万锦市政厅外草坪示威者,既有反对收容非法难民的群众,也有一批约20人支持收留难民的人士。支持收容难民的江永聪形容,他们并非刻意来“踩场”,只想透过对话向市民解释包容难民是加国核心价值。他指出,有人故意将难民“妖魔化”,在族裔间制造恐慌,借此提高“政治本钱”,期望市民勿被误导。 指有人想捞取政治本钱作误导言论 有参与反对收容非法难民的华裔市民不满该批支持收留难民人士,是故意到场“挑机”。双方不仅隔空对战互道立场,更一度埋身骂战。万锦市政厅的保安员,要求约克区警方派员增援,维持秩序,稍后数名警员到场调停。 约20名支持收容难民人士高举“欢迎难民”及“没有人与生俱来就是非法”的标语,并且高叫口号,与反对收留非法难民人士隔空对峙。江永聪坦言,他们到来不是故意挑战对方,而是希望透过理性对话,让他们明白加国政府的难民政策,是出于国际道义的普世价值。他表示,与一群支持难民到来本国的志同道合人士,是希望纠正部分居民对难民的负面看法。他指出,部分人可能受到一些想捞取“政治本钱”人士及团体所误导,误将“难民等同强盗”,将难民“妖魔化”,误以为增收难民会令市内治安变差等。 江永聪又表示,从来没有数据证明,市内发生的罪案与难民有关,反而不少暴力枪案是与帮派或精神问题有关。他不明白,为何有国民抗拒包容难民的加国核心价值,希望市民能明辨是非而非人云亦云。 本报问到市民所担心是收容难民后,原本有限的社区资源会被“分薄”,令纳税人得不到应有的社会服务。江永聪说明白居民的忧虑,但相信市政府答允收容某数量难民家庭,自然能争取拨款及妥善安排社区服务,令居民不会因而受影响。 江永聪又说,据他所知,市长薛家平考虑收容难民人数仅数百人,他不相信此数字会为社区带来不安及资源不足的问题,希望市民明白难民并非一无是处,他们亦可藉劳动力为社区带来经济增长及注入新血。

万锦华裔示威反对收容难民 与难民支持者对骂拉扯惊动警方

■■反对万锦市收容非法难民人士,高举标语抗议。 星岛日报   近百名声称不反对收容难民,但反对收容以非法方式进入本国难民的华裔居民,昨晨于万锦市政厅外草坪举行集会示威,反对较早时万锦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会见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时表示,会考虑安置庇护难民的说法。集会人士担心收容难民会导致治安变差;一批支持收容难民的人士则到来“踩场”,认为包容难民是加国核心价值,双方一度埋身骂战及拉扯,需要警员到场调解。 本月中总理杜鲁多到访万锦市期间与市长薛家平会面,席间薛家平坦言,就安置难民问题与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倾谈,万锦市不反对分担安置难民到万锦市,包括研究征用一些学校作为临时庇护难民居所。此番言论一出,随即引来包括华裔社区部分人士强烈反弹。 昨晨一群声称透过微信分享、自发组织到万锦市议会前,表达反对意见的华人,于市政厅外草坪拉起“万锦不欢迎非法入境者”与“强行安置、流氓行为”等字句的标语,表达反对市长薛家平考虑分担多市收容难民苦况的说法。在场人士轮流发言,声称如果万锦市收容这些非法入境的难民,恐怕会构成治安危机,破坏市内治安宁静环境。 非反对难民 只反对非法难民 手缠“纠察”臂章、声称是自愿性质参加的刘先生向本报说,参与者诉求清晰,就是反对市长薛家平的说法。他声称,参与人士并非反对循合法程序定居加国的难民,而是从美国非法越境进入加国的难民。他表示,眼见收容大批难民的欧洲各国治安每下愈况,参加者都担心如果将难民安置在万锦市会导致当地治安变差,枪击及抢劫案频生。 至于他所言有否理据支持,例如难民罪案率等,他只表示,反对的是通过非法越境途径到本国的难民。他相信这类难民既然可以非法入境,要做非法行为亦有迹可寻。 学校作庇护中心恐危及学生安全 问到不少华裔加国人也是以难民身分到加国落地生根与发展,刘先生重申,难民也有很多种,根据正常途径申请难民资格的,他们并不反对,但强行越境的非法入境者则难以接受。 他指出,令居民最难接受的是市长薛家平声称会开放一些学校,作为收容难民的庇护中心,这将对学生带来不良影响,并声称,甚至会危及孩子的生命。 刘先生指万锦市收容难民与否,并非薛家平说了算,应该通过正常听证与议会讨论程序,以及广泛咨询市民意见后才可投票决定。 谈到市政选举快将举行,刘先生说收容难民议题必定会成为万锦市其中一项首要题目,他呼吁万锦市居民踊跃向参与市选的候选人表达看法。市长薛家平办公室日前发表声明,表示市府没有计划在市内设立难民庛护或临时收容中心。

国会召开紧急会议 将拨款1100万解决难民住宿问题

■■大批难民申请人非法越境来加国。 加拿大国会周一召开难民紧急会议,商讨如何解决大批非法越境难民申请人的问题。国会移民委员会的议员周一同意,将就该问题举行特别听证会。联邦政府表示,将为多伦多市的难民申请人提供房屋方面的资助。此外,多伦多市向安省伦敦(London)求助,希望该市能收容更多的难民申请人,但该市已表示无能为力。   国会移民委员会将举行至少两场听证会,移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以及社会发展部长杜克罗(Jean Yves Duclos)等官员,将获邀出席。 将举行至少两场公听会 胡辛上周五与各省移民厅长讨论难民问题,他在会后公开批评安省政府处理难民问题的方法“危险”和“不像加拿大”。联邦政府周一宣布,将拨款1,100万资助安省难民申请人的住宿问题。移民部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由于安省政府拒绝履行责任,为难民申请人提供住宿安排,联邦政府将与各市政府直接合作,为难民申请人提供住宿方面的资助。 另一方面,伦敦市政府市务经理海沃德(Martin Hayward)表示,该市对于多伦多市的求援无能为力,因为该市也面对严重的癖瘾和精神病问题,各家收容所已不胜负荷。 伦敦市面对癖瘾及精神病问题 联邦保守党移民事务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把目前的情况形容为“边境危机”。她指出,许多难民申请人被暂时安置在大学的宿舍,但他们在8月初时必须迁离,多伦多和渥太华等城市在资源紧绌情况下,收容所已过度挤迫,对食物赒济库的需求亦不断增加。她指责联邦自由党政府缺乏长远计划,对于不断涌入的难民申请人,也没有足够的援助和资金应付。 关慧贞称需要全面计划处理问题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Jenny Kwan)指出,与全球难民危机的人数相比,加拿大的难民人数其实不算多。她不认为加国正面临难民危机,但她指联邦政府需要一套全面的计划和拨出更多的资源。 周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皇家骑警在6月截获的非法入境者显著下降至1,263人,远低于5月时的1,869人。

反对党要求紧急开会 施压联邦重新审视难民问题

■■林宝莱要求国会移民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解决难民问题。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继上周五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与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就非法越境难民安置问题唇枪舌战之后,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要求国会移民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向自由党政府施压解决难民问题。 据加通社报道,众议院移民委员会将在周一召开紧急会议,联邦反对党将对自由党政府施压,要求重新审视难民问题以及联邦向各省施加压力。林宝莱在会议上将提出动议,要求移民委员会审视联邦自由党,就来自美国的越境难民问题做出的反应。 促胡辛审议结束前会晤2次 林宝莱要求胡辛在8月3日委员会审议结束前,至少与她会面两次,表明对于难民安置问题的态度;同时也要求麦克劳德向委员会提交书面落实计划。 麦克劳德表示,她很乐意配合。 此外,林宝莱与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还要求移民委员会今夏再召开两次会议,使民众更清楚政府的计划。 福特政府已向联邦申请资金安置难民,联邦政府目前已拨款1,100万元。 据《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要求,难民跨越边境抵加前,须在美国提交申请;未提出申请者须被遣返美国。 关慧贞表示,联邦应有计划安置由于特朗普严苛移民政策而逃离美国的难民。 据统计显示,近几个月非法越境前来加国人数,已经有所递减。

难民安置态度迥异 联邦移民部长和安省厅长面对面杠上了

■■胡辛(右)与麦克劳德(左)唇枪舌剑。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继上周总理杜鲁多与安省省长福特就非法越境难民安置问题针锋相对后,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与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周五再一次面对面唇枪舌剑。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联邦与各省移民厅长会议周五在缅省温尼辟(Winnipeg)结束。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公开批评安省政府,对待非法越境难民安置问题的态度,是危险和“非加拿大式”。 在会后举行的记者会,胡辛表示:“他们(安省府)一再使用虚假言论,称非法越境难民打尖(queue jumping),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们情况并非如此。” 厅长指部长冒犯要求道歉 他又表示,非法越境寻求庇护者是由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IRB)单独处理,所有其他常规移民申请则由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受理,将两者混为一谈是不负责任的,会造成分裂与恐慌,是“非加拿大式”及非常危险的。 胡辛批评安省负责移民事务的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放弃其他各省移民厅长磋商,并拒绝签署会后发布的官方公报。 不过,麦克劳德也毫不客气地加以反击,她说是联邦部长不想就非法移民问题进行合作。“我不打算与部长咬文嚼字进行辩论,但我确实要求他考虑这些费用,除了安省提供给红十字会300万元外,已经另外花费大约1.74亿元用以安置非法难民。” 她说:“我期待我们能够就此进行合作。相反,我今天在这里看到的是,部长称我为非加拿大人,这非常冒犯。我希望他道歉并收回这些言论。” 胡辛表示,联邦与各省官员在会议上讨论了来自美国的非法入境问题,同时还讨论其他移民相关议题,但遗憾的是安省选择离开会议。“他们说安省与此没有任何关系,事实是,安置难民的临时住所是共同的责任,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各方必须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