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06:10:1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难民

加拿大成第九大难民接收国 各省怨声载道 联邦无对策

■■民调显示,大多数国民不相信联邦对于难民问题,已有明确应对计划。加通社 nsight新近做出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不相信本国政府对于越来越严重的越境难民问题,已经有一个明确的应对计划。同时大多数国民认为到目前为止,加拿大政府没有妥善处理好难民问题。 据680News报道,加拿大在2017年共接受47,800宗难民申请个案,成为当年全球第9大难民接收国。此外,在2017年1月 1日至2018年3月底这段时间,估计有5,000名难民申请者,透过非官方渠道进入加拿大。报道指由于美加之间有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即使是对于非法入境的难民申请者,加拿大也不能马上将他们遣返,而是必须要经过正当程序,所需处理时间往往要几个月。 亚省人对联邦难民策略信心最低 DART Insight调查显示,有70%加拿大人认为,加拿大政府目前根本没有一个清楚的应对策略,来面对越来越多的难民申请人循非法渠道进入加拿大。此外,有58%的加拿大人认为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总体而言没有妥善应对这一问题。 各个省份方面,亚省人对联邦难民策略信心最低,只有22%的人感觉政府有一个清晰的应对计划。安省和大西洋省的信心最高,也仅有约35%认为,联邦府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应对难民局面。 福特:问题百分百由联邦造成 安省省长福特早前已表示,安置难民申请人造成的支出,不应该由安省政府买单。他在上周首次与总理杜鲁多会面之前声明说,“这结果百分百是由联邦政府造成的,联邦政府应该负全责。”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近期也多次呼吁联邦政府应该拨款,应对难民申请人占用多市紧急庇护所床位的情况。 58%民众:联邦没向难民发明确讯息 联邦政府近日承诺向安省、魁省和缅省共拨款5,000万元,来抵销一些地方开支,其中1,100万元承诺拨给安省。但这一数额似远远不够安省和其他两省及其城市,用于难民安置的实际开支。魁省2018年以来,接收了大量美加边境越境难民,令该省已经及预计产生的支出达1.46亿元。庄德利指仅多市用于难民安置的支出已达6,400万元,联邦政府应该将这笔开支补偿给多市。 DART Insight民调也显示,有57%的加拿大人同意,联邦政府没有向那些应对难民潮的省份和城市,提供足够资源支援。 此外, 过半数国民认为,政府没有采取坚决措施,制止和阻止难民非法越境行为。全国受访者有58%认为,渥太华没有向那些难民申请人传达明确讯息,告诉他们加拿大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留下。 安省省长福特指责联邦政府及其移民政策,导致安省政府及省内部分地方政府财政资源紧张。他指杜鲁多政府“鼓励”人们非法穿越美加边境抵加申请难民。杜鲁多在上周回应时,暗示福特未有完全明白加拿大对于难民申请人承担的国际义务。

难民不合资格均会递解出境 联邦承诺援助多伦多

■■移民部长胡辛(小图)强调,不合资格的难民,均会被迅速递解出境。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加拿大增收难民不会影响一般移民申请人的正常审批程序。联邦移民部长胡辛强调,难民申请个案是经由独立的移民及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处理,有别于一般的配偶、家庭团聚或经济类移民申请。移民部长更强调,难民情况完全在政府掌控之中,所有不合资格的难民,均会被迅速递解出境。 移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昨日接受本报电话专访时指出,在法律上任何人抵达加拿大国境寻求政治庇护,均有获得一个公正聆讯的权利。加拿大是联合国日内瓦难民公约的签署国,因此不能够拒绝或作出选择。政府处理难民申请人时,会进行保安审查和大量的批核工作,以确保加拿大人的安全。 ■■移民部长胡辛 他未有正面回答是否绝大部分难民申请人,都未有出席难民聆讯。他表示,这视乎个别国家的情况,有些国家的申请人缺席率较高。独立运作的移民及难民局,在审查难民申请人的工作做得很好,非真正的难民将被迅速处理。 越境来加难民数已下降 胡辛说,循正式入境口岸由美国到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如果不符合难民资格,将即时被遣返美国。他表示,造成困扰的是加美两国的协议,并未涵盖非正式入境口岸。因此越境进入加拿大的人,不能够被递解出境。渥太华已经加快难民审批程序,一旦发现申请人并非真正的难民,将被迅速遣返。越境到加拿大的难民人数在上月开始下降,显示情况正有所改善。 他指联邦政府也明白到地方政府接收难民所承受的压力,目前正评估省政府以及多伦多和满地可的情况;但难民问题需要三级政府共同合作。 移民部长胡辛对中国申请签证核准比率达88.5%感到满意,他表示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率。他称中国原本只有5个签证地点,他去年11月到中国访问期间,新添了7个新的签证中心,令办事处数目增加至12个。 多市难民超负荷 小杜承诺提供援助 近日,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与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会面后表示,联邦政府将为多市所面临的超负荷难民收容问题提供帮助,但还未公布具体计划细节。安省亦呼吁联邦需严加管制非法越境人群。 据《星报》报道,杜鲁多周五与庄德利会面时表示,联邦政府将为难民安置问题提供援助,但他并未公布具体行动计划。 杜鲁多表示,帮助难民脱离困境是加拿大人一贯秉承的价值观,亦可以通过所作出的努力向世界展示加国移民系统的强大。 庄德利表示,由于大量跨越加美边境非法进入魁省的难民,在多市造成超负荷收容压力,他曾多次向省府及联邦政府求助。 目前多市有两所学校宿舍开放用作收容800名难民,其中250名为儿童,尚未有计划未来如何安置他们。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Ministry of Community and Social Services)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在周五同样强调,非法越境者的处理问题。 她表示,2017年以来,有近28,000名非法越境者进入加拿大,最终却只有几百人被遣返,结果造成目前多市严重的难民安置问题。因此,她认为联邦政府不应把难民与非法越境者混为一谈,而应对于后者加强管制。 庄德利与杜鲁多谈枪管问题 此外,杜鲁多与庄德利也就边境的枪支管控问题,进行了探讨。 另一方面,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政府对总理杜鲁多的难民政策非常反感,并表示,杜鲁多在推特发文表示欢迎难民来加拿大,导致大量非法越境者涌入加国,让安省多伦多等城市不得不面对安置大量难民申请者的问题,让住房紧张的问题更严重,因此,这些问题所造成开支都必须由联邦政府支付。杜鲁多则表示,福特在难民问题上对联邦政府不满,似乎是因为他不太了解加拿大对难民申请者必须要承担的国际义务。

难民问题会成瓦解欧盟的催命符吗?

■德国总理默克尔(右)正积极寻求欧盟成员国领导对难民方案的支持。图为她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左)在交谈。美联社 星岛日报讯 欧盟峰会28日起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登场,若欧盟成员国未能就移民协议达成共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政权恐将岌岌可危。处境艰难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难民问题可能会决定欧盟未来的命运。不过意大利总理孔蒂则反驳道,如果欧盟难民政策不进行重大改革,他不会为峰会声明背书。 这场峰会在警惕气氛中登场。有人警告,难民问题所引发的紧张情势越演越烈,让默克尔的政治前途面临危机,若欧盟28国领袖处理失败,将让独裁主义和“反欧”运动得利。 难民危机自2015年爆发迄今,抵达欧洲的难民已大幅减少。本次欧盟峰会原本以英国脱欧为主要议程,但6月初载着629名非洲等国难民的人道救援船“水瓶座号”,接连遭意大利和马耳他拒于门外,被迫成为海上人球,掀起法、意龃龉,凸显欧盟内部对难民议题的分裂立场,也让峰会焦点急转直下。 此次峰会集中讨论解决难民问题,欧盟领袖希望能在峰会上,通过在欧洲以外国家、最可能是在非洲设立难民“登陆平台”,甄别难民身分。不过对于登陆平台会采取何种形式,欧盟官员却闪烁其词。摩洛哥表明对计划无兴趣,认为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德国总理默克尔说,需要向接收大量难民的国家提供协助,亦不能让难民选择到那个国家申请庇护。收容大量难民的意大利,总理孔特说,期望见到实质行动,从根本上修订欧盟的难民政策。 中央社报道,默克尔在出席欧盟峰会前,对德国国会表示:“欧洲面临许多挑战,但难民最终可能会决定欧洲的命运。”峰会结论草稿显示,为了给默克尔交代,欧盟领袖预料会同意“密切合作”阻止难民二次迁移,但用字遣词可能不像默克尔所希望的那么强烈。欧盟16国上周末已就移民问题召开紧急会议,希望峰会前取得共识,但徒劳无功。 难民潮或成欧盟瓦解催命符 在债务危机挥之不去,欧洲民粹主义抬头,与美国贸易战情势升温,以及与英国的脱欧协商踉踉跄跄,再加上移民争端撕裂内部,让欧盟几乎摇摇欲坠。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坦言,“欧盟愈来愈脆弱,裂痕面积持续扩大”。 容克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欧盟成员之间的确有严重而且多方面的分歧。 BBC报道,难民问题正是分化欧盟各国的主因。意大利和希腊等位于欧洲南部的欧盟成员国都在抱怨,其他欧盟国家没有帮忙,令他们要独力处理难民问题。其他欧盟国家却反指这些南部成员国没有好好巡逻地中海阻截难民,在过去甚至让这些难民成功抵达德国、奥地利和瑞典等比较富裕的欧洲国家。 主要位于欧盟东部的新成员同时也在抱怨,自己加入欧盟时并没有同意欧盟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念,当德国和意大利要求他们伸出援手时,毅然拒绝。 抵达欧洲的难民数近年慢慢下降,但这而不代表欧盟公众忘记了这个问题。相反,这个议题在欧盟各国继续引起注意,要求以严厉手段打击难民潮的声音也席卷各地,让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等“疑欧派”更勇于表达自己的立场。即将成为欧洲理事会轮任主席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就任后,大概会把处理难民问题视为首要任务。 外界仍然视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欧洲最有影响力的领袖,她在峰会期间大概也会努力推动各国就难民问题达成共识,但要求把难民拒于门外的欧盟领袖正慢慢增多。

闯加边境攻略都出来了!多伦多难民系统已近饱和压力山大

■■难民申请者不断从加美边境涌入加国。加通社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距离魁省边境不到50公里的美国普拉茨堡市,一个难民权益组织发传单,详细介绍了通过越境方式和申请加国难民身份的攻略,包括如何搭出租车前往通向加美边境的小路,如何提出申请。传单甚至贴心地提醒,出租车费不应超过77.50美元。 这个名叫Plattsburgh Cares的团体在以电邮回应加通社表示,他们是一个人道组织,宗旨之一是提供信息,帮助难民申请人了解如何获得帮助,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周四表示,政府已经和该团体联系,要求改动传单内容,附加如何通过正常程序申请加拿大难民身份的方式。 保守党认为,这张传单的出现证明自由党政府处理难民危机的措施不力。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在整条边境线上实施加美安全第三国协议。在边境任何一处越境的人,只要是从美国进入,都必须先向美国提出申请。 多市警告难民系统已近饱和 另外,多伦多市又开设了两个紧急接待中心,以接待最近涌入的难民申请者。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上周警告说,城市的避难接收系统已经接近饱和。自4月19日以来,有368名难民申请人进入该市的避难接收系统。 庄德利上周五表示,如果联邦政府和安省政府不采取行动,缓解越来越多的难民申请人给城市避难系统带来的压力,市府将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 从本周四开始,多伦多将把位于市东区的Centennial College Residence和Conference Centre用来临时接收难民申请人,这两个地方总共有400张床位。 从6月1日开始,位于城西的Humber College的400个床位,也将用作临时安置难民申请人。然而,这些床位只能用到8月份,因为届时学生们将纷纷返校。 按目前的抵达率计算,到今年11月前,难民申请人将占多伦多避难所床位近54%。

收难民耗资6400万 庄德利呼吁联邦省府补偿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呼吁联邦和省政府补偿该市接待难民的经费。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表示,该市已花费了6,400万元来安置越来越多的难民,呼吁联邦和省政府补偿该笔经费。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庄德利周五声称,为了接待更多抵达该市的难民,多伦多可能不得不在下周开设一个紧急接待中心。他再次呼吁联邦和省政府,协助处理由于日益增加难民给城市带来的压力,这是他最近几周第二次提出相关的要求。 料下周开设一紧急接待中心 截至周四晚上,多市接待中心已接纳2,683个难民申请人,占该市收容所容量的40%。市府官员透露,目前每晚有10个新难民抵达,按此速度,到今年秋季,难民可能位到接待中心人口的一半以上。 庄德利表示,他将继续欢迎这些难民,但需要更多的支持。他说:“多伦多人非常慷慨,重视我们作为加拿大人的角色,理解人们有时需要得到帮助。但是,联邦和省政府也应该承担起责任。” 市府估计已经花费了大约6,400万元为难民提供临时住房。庄德利呼吁联邦和省政府,补偿该笔经费。

叙利亚难民为床虱兴讼 向咸美顿柏文业主索赔逾6万

安省咸美顿(Hamilton)12个叙利亚难民家庭目前有两宗官司缠身,而该两宗官司皆源于床虱(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据《星报》报道,在2015年秋季至2017年春季期间,加拿大收容了4万个逃避战火的叙利亚难民。32岁阿尼吉莱(Khaldoun Anijleh)及其家人逃离祖叙利亚之后,在约旦以难民身分居住了4年,到2016年初在多伦多入住临时房屋数个星期之后,迁入咸美顿东端一幢高层柏文。 可是在阿尼吉莱一家几口在该柏文单文安顿下来不久,他们身体便开始出现痕痒的红肿和疼痛的水疱,两个分别为8岁及11岁的孩子萨默(Samer)与焦迪(Joudi),经常整晚哭泣和狂抓痕痒处。有一天,他们发现罪魁祸首,就是床板上和床垫下面的扁平椭圆形小虫子床虱。 任职屠夫的阿尼吉莱透过阿拉伯语翻译表示,抓破头皮也想不通,为何该柏文单位会有床虱,因为叙利亚无床虱。他又说,很感谢加拿大政府收容,不过受到床虱困扰,一家人难以入眠,朋友拒绝前来探望,孩子在学校被排斥,同窗因为床虱而不愿与他们玩耍。 业主入禀小额钱债法庭追欠租 阿尼吉莱与另外11个叙利亚难民家庭,一再要求业主处理床虱甚至蟑螂的问题。随着业主请来的灭虫公司数次都未能消灭床虱,阿尼吉莱在2016年9月30日迁出该柏文,并迁往咸美顿另一处。另外11个叙利亚难民亦在12个月租约期满前迁出。 连同阿尼吉莱的12个家庭其后投诉到安省业主及租客审裁局,指业主及管理公司未有提供安全及宜居的居住环境,令他们备受床虱困扰,要求赔偿合共63,666元,作为受痛苦、要丢掉相信被床虱爬过的床襑、床单、衣服及家具之损失。 安省业主及租客审裁局在去年秋天展开聆讯,其后休庭。聆讯将于本月恢复。 同时,拥有该幢柏文的公司入禀小额钱债法庭,控告该12个家庭近60人,指他们在租约未满便迁出,违反租约,又没有合理时间通知,故此应要支付余下租约的租金,同时该12个家庭毁坏了单位,亦应要赔偿。审讯拟于今年较后时间于咸美顿进行。 代表该公司的律师称,对该群家庭没有恶意,他们迁入前,单位并无床虱,可能是他们由之前的临时房屋带过来,而灭虫公司曾联络他们,然而他们没有依照适当的准备工夫,又多次不让灭虫公司技术人员进入单位内工作。 代表该群家庭的律师则否认,指他们入住前,已有租客早于2015年3月作出同类投诉,又指他们至少一次作好准备,但是灭虫公司技术人员没有依时出现。

德胜:重识加拿大,一个具有吸收难民传统的国家

5月8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国会发表声明,正式向圣路易士号客轮事件道歉。 79年前,1939年5月13日,圣路易士客轮从德国出发,船上载有907名德国犹太难民,他们因为遭遇迫害而绝望地寻求安全及庇护。他们在古巴、美国和加拿大都遭到了拒绝。这批人被迫被遣送回欧洲,很多人最后被德军抓住,大部分被关进了纳粹的集中营,254人在迫害犹太人的种族暴行中丧生。这一事件成为加拿大永久的反思和沉痛的一页。 加拿大是个移民的国家,接受移民和难民是加拿大长期的传统。从早期通过秘密通道接收来自美国的黑奴,50年代接受大批巴勒斯坦人,50年代接收37000名匈牙利难民,70至80年代前后接受11万来自越南的难民(大部分是华裔),让躲避战乱和迫害的人们有一个栖身之地,这显示出加拿大以人为本的人道精神。 需要提及的是,加拿大也从来不是毫无限制接收难民的国家,一直根据自己的国情确定一个接受难民的总数,并且都要经过一套制定好的程序,对难民进行甄别审批。不论是哪届政府执政,不论是保守党自由党,都是如此。当年接收越南船民,有自由党执政期间,也有保守党执政的时候。 但是在上世纪30年代的加国,种族主义盛行的程度也许比现在高很多。当时的反犹主义盛行,很多国家都制定了强硬的限制犹太人政策。各国拒绝犹太人难民的政策,也是给当时的纳粹政权助纣为虐,让纳粹推行种族仇视和种族灭绝更为猖狂。当时主掌加国移民政策的,是自由党Mackenzie King政府下的移民主任Frederick Blair。他制定了一整套以种族为基准的严格吸纳移民的政策,最为着名的就是大力限制犹太人移民。那时曾有一名移民官员被问:到底二战之后接收多少犹太人移民才算合适?官员的回答是:“None is too many”。 但是,以种族为基准的移民政策也发生在更早期的年代。 1885年,保守党的John A MacDonald当政时,通过第一部专门针对一个种族的法律,针对华裔移民征收人头税。 19世纪至20世纪初,很多政治人物都热衷于保存“白色加拿大”的想法,不论哪一个政党,只允许来自欧洲的白人移民加拿大,限制什至禁止其他族裔的移民。 直到1960年代开始,自由党老杜鲁多政府才引入多元文化政策,彻底改变了加国以种族为基准的吸收移民政策,向亚洲移民打开了大门。 近80年过去,圣路易士客轮的事件已经成为历史。加国在哈利法克斯当年轮船靠岸的Pier-21设立纪念碑,让加国永远记住这次教训。当年针对犹太裔难民的“None is too many”移民政策,就是源于一种对犹太人的种族歧视。当年针对华裔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同样也是一种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在当今社会,这样形形色色的歧视已经被社会绝大多数所抛弃和拒绝。不论是难民和是技术移民、其他种类的移民,都是因为加拿大具有包容、接受移民和难民的传统而得以来到这里。而很多以难民身份来到加拿大的犹太人、匈牙利人、越南船民等,现在都回馈社会,成为加国多元文化社会中作出贡献的一员。 然而,也许会令华裔祖先惊异的是,当初反对吸收少数族裔、坚持白人至上和“白色加拿大”的人士,今天也会和一些新的少数族裔移民联手,对其他少数族裔展现排斥和歧视。

伪造中国公安传票 母女申请加国难民被拒!

■■两个申请人声称在中国曾参与基督教会活动,被中国公安部迫害,在加拿大申请为难民被拒。图为一中国教堂。网上图片   一对华裔母女以曾经在中国参与基督教会活动,遭中国公安部追捕为由,前来加拿大后申请难民身分,被加拿大难民保护署拒绝。两个申请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申请。   联邦法院法官审慎考虑后,裁定当局的依据合理,驳回该对母女的难民申请。   两个中国籍申请人分别为母亲宋倩柳(Qian Liu Song,译音)及其女儿张一然(Yi Ran Zhang,译音),居于上海。   宋倩柳声称,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在2009年参与一个家庭教会。翌年年中,女儿张一然也开始参与该教会活动。到2011年6月19日,该教会举行集会期间,中国公安部突然出现,她与女儿一起从后门逃走,并且躲藏起来。其后她们得悉,中国公安部曾到过她们的家,搜捕她们,更留下传票。她们于是透过蛇头前来加拿大,又申请为难民。   呈交中国公安传票属伪造   在2014年9月30日,难民保护署拒绝两个申请人的难民身分申请。难民保护署指出,未有质疑两个申请人确实信奉基督教及参与家庭教会之事,但是两个申请人声称遭中国公安部追捕,则令人怀疑,因为两个申请人所呈交的中国公安传票被发现属伪造,而且既然被中国公安部追捕,怎可以使用自己内有美国签证的护照出境,离开中国。   至于两个申请人指出,一旦被遣返中国,她们会受到中国公安部以身为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为由迫害。难民保护署认为,在中国,曾发生基督教家庭教会遭迫害的情况,不过并不普遍,何况中国当局主要针对与西方或传福音的大型教会有密切联系的教会,以及在教会里担当领导角色人士,迄未有证实显示,上海的小型家庭教会曾遭到迫害。   理据不足司法复核仍否决   两个申请人于2016年1月4日申请遣返前风险评估,又于翌日提供进一步的资料,包括指有文件显示,中国严重打压教会,多间教会因为被指非法展示十字架被关闭,更有多人被拘捕;还有,中国公安部曾多次骚扰及一度拘捕申请人之一宋倩柳的丈夫,而宋倩柳的母亲因为惊慌,其后脑出血去世;以及安省士嘉堡一间教会证明,两个申请人来加后一直参与教会活动。   移民部认为,两个申请人这些新资料,理据不充分,包括丈夫在两个申请人来加后相当久才被拘留查问,而且是否有关连,难以确定,因此相信两个申请人即使被遣追中国,受到迫害的机会是很低,故意拒绝两个申请人的申请。   两个申请人以移民部在评估受迫害风险及拒绝举行口头听证两件事情上犯错为由,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复核。   个案在去年6月12日于多伦多进行。法官在于今年4月25日裁定,移民部作出的决定的理据合理,所以否决司法复核申请。

难民潮来了!正分流往加国各省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由这个星期开始,从美国徒步越境进入魁省的部分难民申请者,将开始逐步被转移到其他省份。 这是联邦政府为减轻魁省压力采取的最新行动,魁省一直抱怨渥太华没有承担与安置这些寻求庇护者有关的费用。 今年已来了5,500人 联邦移民局的官员上星期在一个通报中表示,今年已经有超过5,500人从美国非法进入了魁省,2017年同期的数字为大约2,000人。 随着天气变暖,人们担心今夏可能再次出现寻求庇护者非法越境的高峰。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017年,在美国与魁省接壤处,皇家骑警总共拦截了18,836人。 寻求庇护者的大量涌入,给魁省在住处、日用品和教育方面带来了压力。 去年夏季,加拿大军队在越境者最多的地点附近建立了一个临时营地,接纳这些人,魁省政府还一度把奥林匹克体育馆用作紧急避难所,安置非法越境的人。 报道指,去年为安置这些寻求庇护的人,魁省花费了1.46亿元,魁省政府一直要求联邦政府报销这笔费用。 魁省要求渥京还钱 魁省移民厅长赫特尔(David Heurtel)4月18日在渥太华,与安省移民厅长和联邦政府移民部长会晤,并再次要求联邦还钱。 会议结束后,联邦政府表示,愿意考虑报销魁省的费用,同时启动一些措施,以减轻魁省社会服务系统的负担。 魁省省长库雅尔(Philippe Couillard)对联邦政府的合作意愿表示欢迎,他说,我们看到联邦的声调和动作终于有了改变。 只有4成人愿留在魁省 联邦政府向魁省承诺,将实施两个分流过程。第一个是先确定寻求庇护的人是否有意留在魁省,在今年来的人中,许多是持有美国签证的尼日利亚人,加拿大官员估计其中只有4成人打算留在魁省。 联邦政府同意把不愿意留下来的人,送到其他省份。 第二个分流过程将确定这些人具备哪些工作技能,把他们和缺乏劳动力的地区进行匹配。 联邦政府的官员表示,希望在近期内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 魁省政府希望上述措施可以快速实施。 魁省目前只在蒙特利尔设有4个庇护所,总共有1,850个床位。 该省移民厅长赫特尔称,与去年不同的是,省政府无意再利用奥林匹克体育馆来接纳越境的人。 联邦魁省均受政治压力 在如何处理这些非法越境者的问题上,联邦政府和魁省政府都受到来自政治对手的巨大压力。 魁省的反对党上周指责自由党政府没有进行足够努力,来争取联邦的资源。 魁省反对党CAQ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略微领先执政的省自由党,CAQ呼吁魁省大幅减少接收寻求庇护者的人数。 联邦保守党也在利用这个话题,在魁省争取选民的支持。 保守党在魁北克市地区的国会议员古德(Jacques Gourde)上周在一个募款的电子邮件中称,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再次开始非法越境,而总理杜鲁多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他们。

夏天难民涌入魁省 每天400人吃不消!

资料图片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魁省政府要求渥京协助接收越过加美边境进入该省的难民,该省接待越境者的设施正趋于饱和。省府官员预计今年夏天越境者可能达到每天400人,总数将超过2017年。省公共卫生厅长查理布瓦(Lucie Charlebois)表示,目前一线工作人员已很疲惫,病假增加,还有些人要求调到别的部门。他指出,魁省出于人道立场帮助越境者,但是难民接收不是省府责任,联邦政府应该尽快拿出具体措施和人力物力。 收容所月底前已住满85% 省教育厅长普鲁(Sebastien Proulx)称,2017年该省学校系统接收了2,500个难民申请人的孩子,但2018年不可能再有这么多位置。 该省的几个临时收容中心加起来有1,850个床位,预计将在本月底以前住满85%。2017年有超过2.5万个难民申请者进入魁省境内,其中75%是从没有检查站的地方非法入境。从今年1月以来已经有6,600多人到达。

女子称在中国被迫堕胎 申请加国移民被拒

■联邦法院驳回4口华裔家基于难民申请的司法复核要求。网上图片 本报记者 加拿大联邦法院裁定,中国籍男子袁岱凌(Dailing Yuan,译音)和他的妻子及女儿共4人,并不符合难民定义,而较早时移民和难民局拒绝给予他们难民身分的决定合理,因此驳回袁岱凌所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请。 据法庭文件显示,上诉人包括袁岱凌、李建君(Jianjun Li,译音)、李乐怡(Leyi Li,译音),以及李乐琼(LeQiong Li,译音)。袁岱凌与李建君为夫妻,李乐怡和李乐琼是他们的未成年女儿,以上4人统称上诉人。法庭文件显示,已育有两女并且声称曾被迫堕胎的李建君,以担心自己返回中国后会被迫接受绝育手术为由,向加拿大当局申请难民身分。 指2报告与事实无关 法庭文件又显示,李建君声称自己在2011年11月诞下次女后就采取避孕措施,不过在2014年6月意外再度怀孕,由于担心被中国当局强迫堕胎,因此曾一度寄居亲友家中暂避,但她最后仍被“家计会”发现并且被迫堕胎。 难民保护局(Refugee Protection Division)在否决上诉人的难民申请时表明,李建君所称的“事实”并不可信,因此不符合联合国难民公约的难民定义,也不符合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受保护人士定义。 难民上诉局(Refugee Appeal Division)驳回上诉人的上诉时进一步表明,李建君不但没有被迫堕胎,而且她或丈夫袁岱凌均不存在被迫接受绝育手术的风险。  联邦法院法官汉尼根(Elizabeth Heneghan)宣判时指出,难民上诉局的决定合理、透明、有根据,并且是合乎期望的结果,因此法庭并没有介入的理由。 此外,汉尼根表明,上诉人指当局并没有考虑李建君的一份胎儿超声波报告,以及一份心理评估报告,但这两份报告均与李建君所作的不实表述无关,因此法庭驳回上诉人的司法复核申请。

难民藏火车顶偷渡 被电成焦尸!

难民悲歌! 一列由意大利文蒂米利亚(Ventimiglia)开往法国南部芒通(Menton)的火车车顶惊现一具男性焦尸,警方相信死者应该是难民,想利用火车偷渡却不幸被电死。 法国警方周四在蒂米利亚往芒通方向的列车车顶上,发现一名被电焦的男性尸体,初步调查怀疑死者企图偷渡进入法国,而两地车程距仅15分钟,不排除因男子为防掉下,误握高压电线才惨遭电死。报道指,当时乘客听见三声巨响,随即见到火花四溅。 今次是过去一年内第五宗类似事件,虽然过去半年从地中海偷渡进意大利的难民数量已逐渐下降,但成功登陆意大利的难民,仍想方设法转移到欧洲其他国家。 来源:巴士的报

中国男子以被“被通缉教友”身份申难民被拒 加国法院: 不可信

本报记者 加拿大联邦法院上月驳回中国籍男子林炳秋(Bingqiu Lin,译音)就申请难民身分被拒所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请。联邦法院裁定,移民部否决偷渡来加的林炳秋的申请有充分理据。 据法庭文件显示,林炳秋自称因参加教会活动而遭中国公安通缉,在2016年5月12日在“蛇头”安排下搭机离开中国,并经由其他国家辗转飞往加拿大。林炳秋称,他在抵加前毁掉自己的中国护照,而其他证件包括登机证则交予“蛇头”处理。 文件显示,林炳秋于2016年5月22日飞抵加拿大并随即申请难民身分。该年8月24日,难民保护局以并非真正教会成员,也非在中国被通缉人士为由,否决林炳秋的申请。2017年2月1日,难民上诉局驳回他的上诉。林炳秋申请司法复核的理由是难民上诉局拒绝接受他的新证据,包括由一家多伦多教会发出的信件,以及中国教友遭中国当局囚禁的资料。林炳秋声称申请被拒后才获得这些新证据。 联邦法院法官麦克维(Glennys McVeigh)在判词中指,据上诉规定,林炳秋向上诉局提出新证据时,有责任说明对个案的影响,但他并没满足规定。因此,林炳秋向法院解释证据对他的帮助无补于事。而即使难民上诉局没接受新证据,也不代表难民保护局及难民上诉局的决定有不合理之处或违反了程序公义 麦克维裁定,她同意上诉局指,林炳秋未能提供“有说服力”证据,证明他无法在中国信奉基督教。她又同意林炳秋用以申请难民身分的理由不可信,因此驳回司法复核申请。

新旅行禁令实行 获准入美难民大减

■因为审查变严,来美的难民数量大减。图为穆斯林移民在美国法院前抗议。 美联社资料图片 邓燕文编译 虽然总统特朗普禁止难民入境的临时禁令已取消,但获准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大幅下跌。 路透社的报道称,该通讯社对国务院数据的分析发现,在特朗普难民临时禁令取消后的5周期间,获准进入美国的难民人数与禁令实施的最后5周相比,却大幅减少超过40%。 国务院的数据显示,在10月25日至11月28日这5周期间,来自所有国家获准入境的难民人数有1469人,比禁令取消前5周的近2500人减少41%。 分析指,特朗普在取消这个禁令的同时,对政庇申请人实施了更严格的审查新规,实际上中止被确定为高风险的11个国家的难民入境。这些新规定被认为对获准入境难民人数大幅减少起了重要作用。新规定要求来自11个国家的难民申请人提供的简历从5年增加至10年,暂停家庭团聚计划,以及对安全威胁进行详细分析及审查。 国安部发言人说,这个为期90天的审查新规在10月25日,即特朗普取消难民入境临时禁令后的当天实施。针对的11个国家包括埃及、伊朗、伊拉克、利比亚、马里、朝鲜、索马里、南苏丹、苏丹、敍利亚及也门。 数据显示,特朗普政府的新规定对难民而言,是比临时禁令大得多的障碍。国务院的数据显示,获准进入美国的难民的种类也随之有所改变,其中穆斯林的所占的比率小得多。在难民入境禁令实施时,穆斯林占所有难民的比例为四分之一,而现在禁令取消后,该比率已少于10%。 在过去3年,来自这11个国家的难民人数每年占总数的逾40%。在实施审查新规定后,来自这11个国家的难民实施上几乎全部停止入境。数据显示,在难民禁令取消前5周,这11个国家共有587名难民获准入境,但在禁令取消后的5周期间,获准入境的只有15人。在禁令取消后的5周获准进入美国的难民中,9%为穆斯林,63%为基督教徒,而禁令取消前5周,26%为穆斯林,55%为基督教徒。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说,难民入境临时禁令以及随后实施的安全审查程序,是保护美国人不受潜在恐怖袭击所必需的。 支持者也辩称,难民计划需要改革,提高吸收门槛的做法最终将加强这个计划。 一位国务院官员将获接纳难民人数下降归因于增加的审查程序以及今年的难民配额只有4万5000,为几十年来的最低位。 该名官员表示,很少以稳定的速度接纳难民,多年来通常年头的人数较少,然后逐步增加。他指现在评估2018财年的接纳速度为时过早。财年通常在10月份开始。 新旅行禁令开始全面实行 国务院8日表示,已开始全面执行总统特朗普对6个穆斯林国发出的旅行禁令。 路透社报道,国务院是在最高法院作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可以执行的裁定4天后作出以上宣布的,但有关上诉目前仍在继续。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要求美国在海外的大使馆及领事馆收紧对签证申请的审查,指示国务院及国安部限制来自包括乍得、伊朗、利比亚、敍利亚、索马里及也门这6个穆斯林国家,以及委内瑞拉和朝鲜公民的入境申请。 国务院在8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已发出的签证不会因这些新的审查程序而取消,同时表示,无意将这些限制永久化,只要那些国家与美国政府合作,确保美国人民的安全,限制就可以取消。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承诺,要完全关闭穆斯林进入美国的大门。他在就职一周后随即宣布的旅行禁令遭到多个法律挑战。现时的旅行禁令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三个版本。下级法庭之前只允许该禁令涉及朝鲜及委内瑞拉的条款可以实施。对6个穆斯林国的旅行禁令的法律挑战现仍在继续。挑战指禁令是宗教歧视,违反美国的宪法,而移民法也不允许那样做。 最高法院4日批准特朗普政府取消阻止部分旅行禁令实施的两个禁制令的要求。这一裁定允许旅行禁令甚至在下级法庭受到挑战之时仍可以执行。

非法越境海地难民 申请批准率为10%

■近年大量海地非法越境者进入加国,引起多项问题。CBC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导,今年头9个月有14,467名非法越境者从美国进入加拿大后提出难民申请,其中有6,304人是海地公民,占了44%。 至目前为止,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已审理了298个海地难民申请案例,只有29个海地人的难民申请被接受,批准率是10%。剩下的海地难民申请者中有139人的难民申请被拒绝,有68人放弃其难民申请,有62人撤回或终止了其难民申请。 首9个月难民申请逾1.4万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表示,海地难民申请者中只有很少被加拿大接收为难民,说明用非法越境的手段申请难民并不是捷径,只有符合难民条件的申请者才会被接受为难民。 海地之后,占来加拿大的非法越境者总数第二位的是尼日利亚,今年头9个月有1,911名尼日利亚人从美国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 至目前为止,已经审理的尼日利亚难民申请案例中有79人被接受为难民,74人的申请被拒绝,另有18人撤回了他们的难民申请。 今年头9个月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的14,467人中,有1,572人的审批已经结束,其中941的申请被批准,批准率是60%。 资料来源:RCI

大批非法越境难民 竟未提交庇护申请?

■有报道指,很多非法难民到加国后没有与移民官见面。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今年夏天,大批非法移民徒步越过加美边境进入加拿大,他们理应是申请难民身分,但令人费解的是,许多人没有在规定期限内交申请表,也没有按照要求去和移民官见面。他们身在何处,负责审批难民申请的加拿大移民难民委员会也不知道。 法语《新闻报》获得一封该委员会某负责人最近寄给相关人员的邮件,该负责人警告说,越来越多难民申请人不按期交申请表,也不理会移民官的召见。这些人可能因此失去提出申请的资格。 加拿大移民部为了应付越境人潮,特别组建一个临时团队以处理申请。过去人们经常听到的是人手不足,造成申请人等待时间过长的抱怨,申请人到了加拿大后不知去向的事,过去非法移民在美国生存容易的年代时有发生,但是对特朗普上台后的越境者来说,很难想像他们好不容易越过边境以后又回美国去了。 越境者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后,首先会被皇家骑警拦截,经过简单盘问后,他们会被交给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如果没有被查出犯罪记录或有通缉令在身,他们会从CBSA领到一张名为“申请避难理由”的表格。 申请人必须在领到表格的15天内填好,交给移民难民委员会,逾期不交会收到委员会的召见通知。他们必须在指定时间前往指定地点,向委员会解释。这是他们第二次机会,亦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们不出现,按照规定,其难民申请便会作废,CBSA随时可以将他们驱逐出境。但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以至移民难民委员觉得情况严重到有必要通知相关人员。 一位帮助越境者的律师称,许多申请人打电话求助,但是与他见了一次面后、填写申请表前就没有消息。另一位移民律师希望移民难民委员会放宽交申请表的期限,他认为大部分没有按期交表的人不是故意逃避,只是疏忽或没有理解规定。他说,申请难民有不只一个期限要遵守,没有律师帮助的人很容易弄混。 资料来源:RCI

女孩走出难民营 进军好莱坞做歌手

■叙利亚裔歌手诺丽身材性感,面容姣好。互联网   有一名因内战被迫从叙利亚家乡,逃往千里之外新西兰的24岁女孩诺丽,再成功脱离难民营后,成功地在新居地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最近更因为姣好外型和亮丽的声音,被派拉蒙影业的音乐高层看中,即将进军好莱坞歌坛。 家乡在叙利亚西库德斯坦的诺丽,出生于难民营、也成长于难民营,本在苦苦等待机会的家人,在1995年,她姊姊因为一次严重的紧急病症,获得新西兰发放的难民资格签证得以飞越千里带着姊姊就医,同时也因此开始在新西兰重新开始生活。 诺丽也因2009年一场音乐比赛的获胜,开始利用脸书和Instagram等社群,与外界分享自己的音乐。 据《每日邮报道》,她宽广的声域被名制作人相中,邀请诺丽录制一首与圣诞节相关的电影配乐,这次难得的机会也让她圆梦踏上歌唱道路。

难民申请多欺诈 美国政府拟收紧政策

■塞申斯表示,申请政治庇护的欺诈严重,政府拟收紧这方面的条例规定。路透社   邓燕文编译 司法部长塞申斯12日表示,现在申请政治庇护的欺诈严重,政府拟收紧这方面的条例规定,严厉打击欺诈行为。 综合《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及《华盛顿时报》报道,塞申斯在司法部移民审查行政办发表演说时指出,现在国家的难民政策千疮百孔,而申请审理积压严重,而有关政策令很多寻求政庇的难民可以钻空子。 政府需要改革的法律与有关条例包括主要处理独自闯关儿童的反偷渡法。申请政庇的人通常的理由是,他们在母国有被迫害或是暴力对象的“可信担心”。 塞申斯指出,多年来,狡猾的律师利用这条法律中的漏洞、法庭的裁决及缺乏资源,结果严重损害了国会制定这条法律的初衷。而那些作出毫无根据难民申请的人却无需缴交费用,也没有任何风险。塞申斯指出,很多申请政庇的个案没有可信的理由,只是作为非法进入美国的一个策略。 塞申斯指出,难民系统现在因以不实理由提出的申请大幅飙升而不胜负荷,审讯、聆讯、上诉及制定保释金程序全部接应不暇。而在边境以“可信害怕理由”提出的政庇申请数目,从09年时的约3000宗,到2016年大幅飙升至超过6.9万宗。而司法部移民审查办公室积压的个案超过60万,为09年时的三倍。 塞申斯指出,蛇头及存心不良的移民律师鼓励那些非法留在美国的客户以虚假的理由申请政庇,教他们使用可以引发可信担心程序的说法,从而令这个系统不堪重负。无证客作出返回母国担心的初步声称,几乎无需提供任何证据。而该系统的诈骗及造假以导致在边境寻求政庇的人数急速上升。 塞申斯的说法立即招致移民权益团体的抨击。他们指塞申斯的说法不准确,对逃离母国危险和生命受威胁环境的南美州国家的人也不公平。他们是拼命要逃离暴力的母亲及少年儿童。 此外,司法部当天给10个庇护城市中的5个发出最后警告信,提醒这些庇护城违反了禁止社区在与公民、移民、任何合法或非法个人有关的问题上,实施与联邦移民当局不合作政策的联邦法律。接到警告信的包括纽约市、伊利诺的库克(Cook)县、芝加哥、纽奥良及费城。

房子被烧难民免费住公寓 好心人究竟是谁?

■哈迪塔西(右)称理解难民心情,故出手襄助。星报 ■当日现场火光熊熊。 YouTube ■阿拉韦德一家视察新居。星报 综合报道   密市一座镇屋上周末失火焚毁,导致一家五口的叙利亚难民家庭无家可归。有本身曾是难民的热心商人得悉事件后伸出援手,安排他们入住北约克一个两睡房柏文单位,并且免租一年,最快可于本周末迁入。 多伦多商人哈迪塔西(Alex Haditaghi),周日晚联络传媒表示,可以安排在密市大火中痛失家园的阿拉韦德(Khaled Alawad)一家,入住他名下位于雪柏大道(Sheppard Ave.)的一幢柏文大厦其中一个单位。 结果阿拉韦德一家选择了一个二楼连露台的两睡房单位,哈迪塔西承诺会在一周内把单位清理好及添置家具,让他们早日搬入,亦会安排他们加入当地的基督教青年会(YMCA)成为会员。 网上已筹逾2万元 哈迪塔西祖籍伊朗,1988年与家人来加,当时他只有12岁,最初3个月住在庇护中心,之后终于有稳定居所,但却没有钱买家具,他感慨地表示:“我知道一无所有的感觉,我懂得身为难民和无家可归的心情。” 本身具备13年石油工程师经验的阿拉韦德,由于资历不获加国雇主承认,目前仍然无业。他希望住近市中心能够让他早日觅得新工作。 他日前在GoFundMe网页筹募资金重建家园亦获各界踊跃捐输,善款已超越他定下的2万元目标。哈迪塔西则坚信“好人有好报”,对阿拉韦德的未来仍表示乐观。 警方至今已经检控一名曾经在火警前恐吓阿拉韦德一家的疑犯,但暂未有证据证明恐吓与火警有关连。 资料来源:星报

这场烧了12间房子的大火,竟疑是有人怀疑难民偷了辆自行车…

这个感恩节的周末, 密西沙加市的一排townhouse发生超大火灾 火灾波及12栋房屋让至少25人无家可归 出动了15辆消防车以及65名消防员才将火扑灭 据悉,火灾发生的时间是在凌晨2时15分左右,密西沙加Bloor Street和Dixie Road附近,有一处有40年房龄的Townhouse突然烧了起来。 此后火势迅速蔓延,周围的房屋都受到了波及。在场指挥救火工作的消防指挥员Alan Hills表示,消防员发现房屋一楼有火舌涌出,大火蔓延至屋顶,并波及旁边多个镇屋,犹如火烧连环船一般,让这排房子瞬间陷入火海。 (许多居民穿着睡衣逃生) 大火在早上7点左右被扑灭,现场一片狼藉。消防当局表示,这次火灾中有3间镇屋已经基本上被焚烧殆尽。其余9间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结构损毁及浸水。 而且由于大部分受灾居民只穿着睡衣仓皇逃生,并没有时间收拾财务,因此各家的财产损失都很大。在感恩节周末发生这种事情,着实令人心塞。 起火原因令人震惊... 火灾后警方排查事件原因时震惊的发现,有目击者称,在起火的几个小时之前,有个身份不明的男子曾对其中一间镇屋的屋主进行恐吓。 这家住户名叫Khaled Alawad,是一名叙利亚难民。据他称,前日下午5时,有一名男子拍打自家大门,指责自己偷了辆自行车。 Khaled Alawad努力的介绍这辆自行车是买的,而且已经买了半年了。但是对方还是很强势想进屋搜查,并说了一大堆侮辱叙利亚以及难民的言论...之后更是试图推开他的大门。 无奈之下Khaled Alawad只得报警,这名男子才走开。附近的居民也表示,都留意到了Khaled Alawad家门口的这场争吵,怀疑这很可能就是导致了这场大火发生的原因。 目前,消防当局已尽力协助居民联络亲友,希望找到暂时栖身地方。而找不到可栖身之所的居民,会被安排到Burnhamthorpe社区中心暂住。火警起因现时由安省消防队长办公室负责调查,皮尔区警方也配合调查。 2名消防员需送院 希尔斯称有2名居民在仓皇逃生时受惊跌倒,需要在现场接受治疗,但所有灾民均没有受重伤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此外,有2名消防员因为吸入过热空气与脚部受伤需送院治理。

他被美国驱逐后受到加拿大庇护,然后就开车撞飞了警察和市民…

距离在加拿大埃德蒙顿发生的恐袭 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发动这场恐袭的凶犯身份也越来越清晰 这名开车撞飞行人刺死警察的ISIS狂热分子 从索马里逃到美国之后被美国驱逐 随后便逃入加拿大寻求庇护 在2012年年底加拿大批准了他的难民申请,让他从此可以远离索马里的战乱,在加拿大定居生活,成为合法公民... 根据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署(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ecement)的记录,2011年7月12日,这名名叫沙力(Abdulahi Hasan Sharif)的索马里难民从圣地亚哥(San Diego)南部的边境,徒步进入了美国。 当时的他衣衫褴褛,也没有任何证件在身上。所以几乎是在下一秒,他就被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署拘留。 被美国驱逐之后失踪 2011年9月22日,美国移民部下令将沙力驱逐,遣返回索马里。不过这道命令下达以后,美国却排不开时间没办法立即将他送回索马里。于是,在判断沙力没有暴力倾向之后,美国移民中心将沙力释放,条件是要定期向美国当局报告行踪。 不过在那之后,美国移民中心就再也没有得到过有关沙力的消息,他没有如同约定的一样向美国海关报告行踪。一被释放,沙力就马不停蹄的逃向了加拿大。 2012年被加拿大收容给予难民身份 在安省Brampton举行的一个活动中,移民部长艾哈迈德·胡森(Ahmed Hussen)证实,沙力在2012年从常规口岸进入加拿大,经历了“经常程序”,并在当年晚些时候获得了难民身份。 不过他拒绝提供更多的细节,只表示政府会“积极的进行调查”。 移民部长强调说,关于是否给予难民身份的决定不是由政府来定的,而是由独立的移民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决定。他们会审核每一个申请人,判断是否符合难民身份。 再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上周六沙力开着一辆白色雪佛兰汽车高速冲进一处设在联邦体育馆(Commonwealth Stadium)附近的交通路障,首先撞飞一名执勤警察。 随后下次,拔刀疯狂袭击警察,然后逃离现场。再后来他又驾驶一辆U-Haul货车,试图撞向无辜人群。造成5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 加拿大=难民的"避庇国" 2012年加拿大对于难民的政策,由于小编当时还小( ),并没有在关心。但小编清楚的记得,2017年2月刚川普刚上任不到2周的时候,曾签署了一项新的行政命令: 1) 90日内暂停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与也门7个伊斯兰国家公民入境美国。 2) 暂停美国接收难民计划120日,并利用这段时间制定严厉的全新审查措施。 此外,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直到川普认为不再构成威胁才能解除。 但与此同时,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坚持,加拿大将继续接收非法过境的难民,而且会确保采取适当措施,保障国家安全。还发了个Twitter表示:“对于那些为了逃离迫害、恐怖主义或者战阵的人,加拿大人将会欢迎你们,不管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种族和文化的多样性是我们的强项。 于是2017年1月 仅仅一个周末的时间,就有22人在零下20度的严寒之下,成功跨过位于温尼伯以南100公里的美加边境,进入加拿大。 2017年2月 美加边境有8名难民在美国警察的追赶下,跑向加拿大边境。路过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并没有阻止他们入境,反而还协助这8名难民,进入加拿大国境。 据CBC引述缅省皇家骑警的消息指,今年已扣留99人,他们从美国过境寻求以难民身分得到庇护。而这几个月几乎每天都有多宗难民非法越境后被捕的个案。 这些被加拿大警察抓到的难民,都忍不住面带微笑....跑了这么久,总算是安全了。 成功偷渡后有机会留下 最差也送钱给你回家 如果难民申请人成功越过边境进入加拿大,按照加拿大人权宪章和有关国际公约,加拿大移民局就必须给他一次听证机会。虽然听证过后申请仍然有可能被拒绝,但比起还没踏上加拿大土地就被原路遣返,太多的人觉得偷越国境值得一试。 这样一来,这项本意是为了堵上边境漏洞的协议反而起到了鼓励偷渡的作用。而且自2012年6月29日开始,在大多地区还实施一项新的政策,针对那些申请难民身份被拒,又自愿返回家园的人士,政府愿意出资最高$2000加币的协助资金和返回家园的单程机票。 川普发禁令,杜鲁多欢迎难民。在这样鲜明的对比下,越来越多的难民选择离开美国,来到加拿大。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还发表过评论文章,赞扬加拿大对难民持开放态度,又指加拿大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已经取代美国成为自由世界的领导... 说好的好好审核呢? 虽然大批难民入境这事,大部分住在加拿大的人心里都是不爽的。但既然加拿大政府再三表示,会好好审核,所以我们就信了... 但是,别人我们就不说了,光是这个刚刚发动恐袭的沙力,其实一直都在加拿大政府的监控名单上。 (杜鲁多去年欢迎叙利亚难民来到加拿大的照片) 据说在这次的”独狼式”恐袭事件之前,就有疑犯的前同事表示:他是国际恐怖组织ISIS的同情者。 这名同事表示:“他会咆哮。而且想法天马行空,经常从一个想法跳到另一个想法,让人无所适从,但都是和他所信仰的有关。他肯定有种族灭绝的信仰。”“他认为多神论者问题很大,还说‘要他们死’这样的话,我只和他谈过几次,这些内容,在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才发生。” 而且,这名同事还曾经向警方举报此人,埃德蒙顿的皇家骑警随即与沙力面谈。但即便他们“非常认真、非常专业地”调查了这件事。仍然因为“证据不足,不构成威胁”将他释放...最终酿成了上周六的恶果... 杜鲁多表态:会检讨难民审批程序 总理杜鲁多周三对这一事件回应称,政府正在检讨难民申请的处理程序。杜鲁多说,政府正在设法了解恐怖袭击者Abdulahi Hasan Sharif的难民申请个案, 以便研究是否需要修改程序。 事已至此,小编也无力多说 只希望2017年作为加拿大的难民年,能安稳度过。

约旦难民网上鼓吹ISIS 或遭遣返

■图为哈姆丹较早前被捕情形。CBC   本报记者 卑诗省圣约翰堡(Fort St. John)一名男子不时在网上贴文,支持恐怖主义袭击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移民及难民局已下令把该男子扣留,直至就是否应继续让该男子留在加拿大的聆讯完成为止,有可能把该男子遣返,理由是如现时把该男子释放,可能对公众构成危险。 35岁巴勒斯坦男子哈姆丹(Othman Hamdan)在2002年由华盛顿州来到加拿大,并以改信基督教为由,申请为难民。申请获批的哈姆丹本身拥有约旦籍,他其后放弃信奉基督教,多年来在卑诗省从事建筑工作,而他一直未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以至加国公民身分。 在2015年7月,哈姆丹被捕及被落案控以4项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罪名,包括煽动谋杀、袭击及行为不检,以达至恐怖主义目的,以及诱使他人进行恐怖主义活动。他被指在在facebook上发放共85篇涉及恐怖主义的贴文,其中在2014年10月,他形容库图雷鲁洛(Martin Couture-Rouleau)在魁省开车撞向两个士兵,酿成一死一重伤是“真英雄”,又一再贴文,鼓励“独狼式”的暴力袭击行为。 尽管哈姆丹于今年9月22日在卑诗最高法院,被裁定4项恐怖主义罪名不成立,但是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指出,哈姆丹候审期间,曾告诉另一囚犯,自己懂得怎样用静电制造炸弹,更会炸毁素里皇家骑警总部,又把“伊斯兰国”把无辜者斩首的照片储存在一支USB记忆棒内,故此申请取消哈姆丹的难民身分,并进行聆讯,以便决定哈姆丹是否继续合符留在加国的资格。聆讯拟定于今秋较后时间进行。 移民及难民局现下令扣留哈姆丹,直至聆讯完成,原因是担心哈姆丹一旦获释,会即时再在facebook上贴文,发放支持“伊斯兰国”的言论,煸动他人甚至自行进行暴力活动,危害公众。

全球106岁最老难民申请瑞典庇护 被拒

乌兹别基 106岁全球最老难民乌兹别基(Bibihal Uzbeki),严重残障,几乎无法说话,但仍要从阿富汗逃难,由儿孙轮流背着翻山越岭,穿越沙漠及森林等重重难关,抵达北欧的瑞典申请难民庇护,但遭到瑞典当局拒绝,面临遣返家乡。 这位女人瑞与儿子及孙儿等11名家人,逃离阿富汗东北部城市昆都士,辗转经伊朗、土耳其、希腊及克罗地亚,于2015年抵达瑞典,现生活在中部小村霍瓦。但两个多月前瑞典驳回她的庇护申请,她的家人已向移民法院提出上诉。但如果上诉失败,又没有其他国家愿意收留她,她就必须返回阿富汗。乌兹别基得悉面临遣返家乡后,健康日益恶化。她的家人获得最多三次上诉机会,这个过程可能要拖一段很长时间。而其他家庭成员的申请,正处于不同的上诉阶段。瑞典移民局确认他们已就此案作出决定,并表示年龄本身并非获得庇护理由,而且阿富汗有部分地方是安全的,不符合申请难民资格。 乌兹别基走难的旅程在2015年成为头条新闻,当时她与家人跟随大批难民走难到欧洲,期间翻山越岭,以步行和乘坐火车的方式穿过巴尔干地区,最后抵达瑞典。乌兹别基当时曾在克罗地亚的难民营接受访问,被封为“全球最老难民”。她当时称跌伤了头部,头上留有伤痕。她的儿子表示,一家人经历千辛万苦,背着母亲走了很远,直至抵达德国,才获赠一张轮椅,方便她活动。 在出发往瑞典之前,一家人曾在伊朗非法居留了8年。去年瑞典收容近7万名难民,不过当地媒体指,逾半申请庇护的阿富汗难民,最后都被驳回。

移民部长自信满满:加国评核难民机制完整

胡辛表示,本国已有一套既定的专业完整的移民评核机制。庄昕摄 本报记者庄昕   回应近来大量难民从美国非法越过边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周二在温哥华表示,本国已有一套既定的专业及完整的移民及难民评核机制,所有寻求庇护人士须通过背景和安全审查,同时强调加国须承担国际义务接收难民。 胡辛周二上午在温哥华会见本地传媒,《星岛日报》记者提问指出,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并对难民采取强硬政策以来,大量难民从美国非法越过边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仅今年8月份首两周,就有逾3,800人从加美边境进入魁省,是否有人滥用本国移民系统,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是否有应对的措施? 胡辛回应时强调,加拿大人应该对本国移民制度保持信心,任何从加美边境徒步进入加国并寻求庇护的人士(asylum seeker),都会遭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及皇家骑警扣押,并且接受背景和安全审查:“那些审查过关的,才允许进入加拿大社会,获得申请难民资格,否则将被遣返。” 此外,对于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将对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类别申请(PGP)展开第二轮抽签,胡辛表示,由于今年较早时抽中的一万个申请人当中,至今仅接获约6,000人递交进一步资料文件完成申请程序,余下近4,000个余额需要进一步抽签。当局已于8月28号开放抽签申请,凡被抽中人士须于今年11月之前,完成申请的程序。 他说,连同处理过往积压的一万个名额,今年所批出家庭团聚移民名额将达2万个。而他在周二出席温市午餐会时更强调,将会加快家庭团聚移民的审批进度。

渥太华为车臣同性恋提供庇护

过去三个月内,渥太华和多伦多的一个非营利组织协作,为俄罗斯车臣地区的同性恋者提供安全庇护。这个非盈利组织叫做彩虹铁路(Rainbow Railroad),上周五在Facebook上被公开。这一组织诞生于车臣地区今年开始的反同性恋行动——当地的法律执行规定,安全官员逮捕同性恋和双性恋,拷打并折磨他们。渥太华和彩虹铁路已经为22个同性恋提供了安全通道,他们被视作为受到政府协助的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