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10月02日 星期一 04:52:4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龚晓华

加拿大华裔富商龚晓华起诉安省证券委 数年前涉洗钱案

【加拿大都市网】数年前牵涉洗钱案的加拿大华裔富商龚晓华(Xiao Hua Gong,又名Edward Gong),正起诉安省证券委员会 (OSC) ,声称该机构与中国警方合作调查将其处于危险境地,认为加拿大对于华裔公民未能提供保护,并侵犯了其人生权利。 富商龚晓华在2017年被捕,被指控涉嫌于2012年1月1日至今年12月20日向中国民众销售其名下的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及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Canada National TV Inc.)证券,诈骗总值数亿加元。 龚晓华在多伦多生产保健品发达致富,然后将产品销售给中国的客户。龚曾说过,在他成功的巅峰时期,公司雇佣了600多名员工,创造了超过2亿元的收入。 龚晓华在今年3月接受CTV访问时抨击加拿大政府,认为加拿大与中国合作参与海外追捕行动,背叛了加拿大公民。他续指,安省证券委员会对待他就好像他是中国人一样,而不是承认他作为加拿大公民的权利,“我相信加拿大是一个可以提供给公民和平与安全的国家,保护我们的权利,但并非如此。” 虽然针对龚晓华欺诈和洗钱刑事指控被撤回,但其公司 Edward Enterprise International Group 承认经营传销和伪造文件的罪名,被罚款100万加元,并没收近1500万加元的资产给加拿大税务局。 龚晓华在2008年成为加拿大公民。 法庭文件显示,龚在2015年10月首次出现在中国的调查名单上,当时中国湖南省有11人在传销招募成员中而被捕。据湖南省邵阳市警方表示,一家名为加拿大爱德华商业集团O24国际药业联合会的公司,正出售欺诈性股票,中国公安部随后发布了对龚的逮捕和拘留令。 中国警方当时将龚的档案交给了纽西兰驻北京大使馆,要求冻结资产,并收回据信在该国洗钱的资金,龚还被新西兰当局没收了超过6000万元的资产。 据调查所指,与OSC合作的加拿大皇家骑警综合执法小组在初步调查后,得出龚涉嫌洗钱结论,当时没有足够的证据对龚提出刑事指控。不过,当他们与北京及中国首席调查员、公安部追逃办副主任尤小文会面后,这种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 根据在法庭上提交的文件显示,OSC 于2017年4月4日,与中国警方签署了一份披露和交换信息的协议。该协议规定,委员会提供的任何证据都将用于类似的执法和起诉龚晓华等人。 据指,尤小文和一队中国特工于2017年10月飞往多伦多。龚的诉讼指控OSC在中方人员身在加拿大期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限制他们的行为。  在中方抵达加拿大两个月后,对龚晓华执行搜查令,龚的财产被搜查,他于2017年12月29日在皮尔逊国际机场下飞机后被捕。  龚晓华还声称,OSC工作人员向新西兰和中国的调查人员,分发了至少5,890份可能具有特权的文件。 在龚诉讼的一部分向法院提交的电子邮件中,报称OSC高级诉讼律师屈特臣(Cameron Watson)在2017年5月写信给尤小文,“谨慎”地提醒他,龚晓华在中国的可能性。 龚还指加拿大执法机构存在歧视性待遇,认为若是在加拿大出生的欧洲人或白人背景的加拿大公民,被指控犯有金融犯罪,极不可能受到同等待遇。 加拿大皇家骑警则表示,RCMP不会协助中国的猎狐等追缉行动,因为在加拿大被认为是非法的。

加拿大华裔龚晓华舍钱换免罪 新西兰没收他7000万资产

【加拿大都市网】被被控诈骗、洗钱的加拿大华裔富商龚晓华(Xiao Hua Gong,又名Edward Gong),2018年被新西兰法院冻结了约7,000万新西兰元 (约6,057万加元) 财产,如今他与新西兰当局达成和解,同意该国没收他7,000万新西兰元的资产。这笔金额创下新西兰史上最大单笔政府没收款。 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3年前龚晓华因涉嫌将不法资金转入新西兰,因此他在新西兰的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 这名原住在安省的商人在多伦多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包括一家连锁酒店和电视频道,还曾参加总理杜鲁多的筹款活动,并向执政的自由党捐款。 (总理杜鲁多在一场家宴募款活动上与捐助者同包饺子,龚晓华是最左边那一位。) 安省证监会(OSC)2017年12月21日发出通告,指控龚晓华涉及通过Q24传销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 (Canada National TV Inc.),向中国公民欺诈销售这两家公司数亿加元的股票。法庭文件称,这些资金没有以向投资者说明的方式使用,大部分资金被存入由龚晓华提名和控制的银行账户中,该案至少有5万名投资者受害。 新西兰警方的调查揭示了龚晓华在中国获取的非法资金的移转情况,他从2012年起就陆续透过不同代理人转移资金到“可疑的中国地下银行账户”中,然后再转到新西兰的银行。 龚晓华于2017年底被捕,但随后获得保释。在加拿大被捕之前的9个月,新西兰高等法院法官就已批准冻结龚在新西兰的资产,其中包括存在银行的约6,950万新西兰元,以及位于奥克兰的一栋房产,价值200万新西兰元。这笔高达7,000万新西兰元的款项是根据《刑事收益追回法》(Criminal Proceeds Recovery Act) 进行的最大没收案。原来的新西兰没收令纪录是由William Yan(又名Bill Liu)在2016年创下,涉及受控资产4,285万新西兰元。 资产被冻结的龚晓华,还面临警方的刑事犯罪调查。最终,龚晓华与新西兰警方达成协议,同意当局没收超过7000万新西兰元,而不是在高等法院打官司。 新西兰警方感谢中国和加拿大当局合作调查此案,并表示该案表明新西兰有能力调查涉及多个司法管辖区的复杂涉嫌洗钱案件。“我们不会容忍那些在世界其他地方获得非法收益者将资金藏在这里。此案向世界各地的犯罪分子传达了一个简单的信息 - 若你把脏钱送到新西兰,你会失去它。” 警方在调查此案的过程中,发现新西兰奥克兰的嘉信财务有限公司(Jiaxin Finance Limited)负责人傅强(Qiang Fu,音译)及其母亲车富勤(Fuqin Che,音译)两人未报告龚晓华的可疑交易;还有新西兰61岁华商萧笑澜(Xiaolan...

龚晓华欺诈案新进展 检方拟令媒体交采访录像

■■龚晓华被指控涉嫌金融欺诈和传销,该案目前在安省法院审理中。网上图片   目前正在安省法院审理的本地居民龚晓华被加中两国指控涉嫌欺诈案件中,安省检控官正在考虑寻求一份法庭命令,要求《环球邮报》交出一份采访录像。此举可能令声称受到中国当局逼供的匿名受访者面临危险。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该报为报道受到中国和加拿大警方合作调查的龚晓华一案进行了采访。11月发表该报道,披露龚晓华及其律师的担忧,即安省对他的起诉部分是由于中国警方的威胁和其他形式的证人胁迫造成。该采访由一位代表龚的律师事务所聘请的私人调查员进行,并分享给《环球邮报》。 检控官办公室在给龚的律师的信中说,“尚未决定”是否要求法院下令《环球邮报》上交采访材料。该信发出的日期是1月7日,也是正值孟晚舟案引发的中加关系紧张期间。 辩方称应保护秘密消息来源 检控官在信中说,在他们决定是否寻求针对《环球邮报》的法庭命令之前,想知道龚的律师是否会在法庭上提交该采访材料,或直接向检控官提供。申请该命令的前提是要证明没有其他信息来源可用。信中还说,最高法院在11月的一致裁决中,曾判决一家网络媒体,必须将与恐怖分子嫌疑人的往来电子邮件交给皇家骑警。 龚的律师表示不会将采访材料交给法庭或检控官。他将检控官的信件转给了《环球邮报》的律师。他称,保护秘密消息来源的唯一理由,是如果中国知道他们的身分,他认为这些消息来源将在中国面临受到报复风险。 《环球邮报》的律师表示,国家不应该强迫媒体成为国家的代理人。我们不想因交出文件而令有人在中国或任何地方受到惩罚。 2017年末,龚晓华因安省证监会和皇家骑警与中国公安部合作,共同对其展开调查而遭到逮捕。他被指控涉嫌金融欺诈和传销。一位前皇家骑警的资本市场调查员,受辩护律师委托采访了龚的同事、客户和经销商。龚的两名前同事声称,他们在中国受到无限期监禁的威胁,并在恶劣的条件下被关押两年,逼迫他们做出对龚不利的证据。 检控官的信中提到希望看到采访材料的理由,是要确保所有证人都不是据称其权利受到侵犯,也可以帮助检方决定是否打电话给中国的任何证人。

龚晓华案控方提交8200页案情文件!下月再次提堂

■■证监会控方律师加格,昨晨步出旧市政厅法院。 本报记者摄 星岛日报报道 多伦多华商龚晓华(Xiao Hua Gong)被控涉嫌诈骗案,昨日再度在安省法院提堂。安省证监会(OSC)控方律师在庭上表示,近日已向辩方提交可观数量的案情文件,希望在下次案件提堂时可以定出初审日期。法官将案押后至下月8日再提堂。 该案昨晨在位于多伦多旧市政厅的安省法院,再度展开简短提堂程序。龚晓华未有亲自出庭,由代表律师史登(Paul Stern)应讯。 龚晓华被控四罪 证监会控方律师加格(Davin Garg)在庭上向法官表示,控方本月3日再度向辩方提交一批案情文件。涉及案情的文件多达8,200页,控方仍持续向辩方提交相关文件。加格向法官要求把案押后至下月8日再提堂,并称希望届时法庭可定出初审日期。法官接纳加格请求。加格在庭外向记者称,控方已经向辩方提交大量的案情文件,稍后续向辩方发放余下文件。 安省证监会去年12月21日公布,龚晓华被控四项刑事罪名,包括一项涉嫌诈骗逾5,000元、一项涉嫌拥有犯罪所得财产、一项涉嫌清洗犯罪所得收益和一项涉嫌行使伪造文件罪。案发于2012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20日期间。 证监会当时表示,上述指控涉及向中国公民诈骗销售数亿加元的两家公司证券,这两公司是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Canada National TV Inc.)。证监会指称,龚晓华控制上述两家公司,并且从大多伦多地区策划这两家公司的证券销售。证监会又指称,涉案所得资金中很大部分转到龚在加国银行账户,作他个人使用。 证监会人员去年12月21日联同皇家骑警及多伦多警队,持搜查令前往龚晓华在北约克寓所及办公地点搜查。龚晓华去年12月28日被捕,翌日获准保释。

龚晓华诈骗案延审 涉案7千档案资料被加密!

■■代表证监会检控官加格(左)与龚晓华辩护律师史登,商讨如何解决涉及提取案情文件相关之电脑技术。 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报道 华商龚晓华被安省证监会,起诉4项包括涉商业诈骗罪名案件,昨于旧市政厅法院续审,代表证监会的检控官加格向当值法官坦言,因涉案资料遭人加密,现正面对技术问题,控方需更多时间拆解,方可向辩方提供更多相关文件;法官质疑究竟需时多久才能解决难题,控辩双方均称正努力解决,决定把案件押后至下月上旬再续。 证监会控方律师加格(Davin Garg)昨甫开庭时,立时向当值法官表示,控方尝试翻查涉及案件的电脑资料,却因硬盘内藏档案及资料等遭加密处理,控方现阶段面对技术问题,未能提取内里资料,这直接影响控方向辩护律师提交案情文件(Disclosure)进度。 建议押后至4月续审 控方向法官建议,将案再押后至4月10日,期望届时相关之电脑硬盘技术问题,或许已获解决,盼能向辩方提交第二阶段约7,000个资料档案。案中被告龚晓华昨续没有亲自出庭应讯。 为龚晓华答辩的律师史登(Paul Stern)形容,辩方对于控方以电脑硬盘尚未解码之技术问题为由,至今仅向辩方提供颇为有限的案情文件,而且未能给予解决此电脑技术问题时间表,令辩方感困惑与难以理解。 他向当值法官表示,对辩方来说,想尽快从控方手中,取得与案相关的案情文件等,他也期望下次出庭时能如愿。 监证会积极解密中 检控官加格向法官表示,此案所涉文件及电脑硬盘内容复杂,牵涉甚多,当中包含相当数量之案情文件,他向法官说控方需要精确地给予辩方相关文件,希望辩方及法庭理解。 不过当值法官指出,同样之解密电脑技术问题,早于1月尾出庭时已提出过,但此问题至昨天仍然存在,法官质疑控方能否在现时至下次出庭的1个月时间,就可以解决此难题,加格指证监会电脑专家已积极地解决目前的技术问题,他不讳言辩方如希望在下次出庭时,取得所有案情文件是困难,但有信心或能向辩方提供一定数目的案情文件。 辩护律师史登于庭外向记者表示,据其理解控方所指的电脑技术问题,是鉴于文件加密后控方需要相当长时间解密,然后才能将逐个逐个文件档案下载,他形容其当事人透过加密文件保障私隐及其资料数据,实属无可厚非,他关注的是当控方将属其当事人的硬盘资料文件打开后,是否确保当中资料不被污染,史登指其当事人利益也该获保障。 检控官加格则向记者表示,控方至今已竭力提取相关案情资料交予辩方,昨天亦已移交了一批案情内容予辩护律师史登;至于现时面对的技术状况,控辩双方都就此会面多次,期间也进行了视像会议,商讨如何解决此难题,他预计昨天庭审后,控辩双方也会继续为解决当前问题再度会面。

龚晓华涉诈骗案聆讯 3硬盘250保险箱待检!

■龚晓华未有到场应讯。 资料图片 ■检控官加格(左)与龚晓华的代表律师史登离开多伦多旧市议会法庭。史登左手拿着两个移动硬盘。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华裔商人龚晓华被控涉嫌诈骗案,昨天在安省地方法院展开首次聆讯,龚晓华未有亲自出庭,由代表律师史登(Paul Stern)到场应讯。 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董事长龚晓华,被安省证监会(OSC)控告涉嫌诈骗超过5,000元、涉嫌拥有犯罪所得财产、涉嫌清洗犯罪所得金钱,及涉嫌伪造文件等4项罪名。 一碟存1700档案 检控官加格(Davin Garg)向法官表示,搜查龚晓华的3个电脑硬盘的其中一个,便发现有超过1,700个档案。另外尚有260个保险箱。他将两个移动硬盘交给龚晓华的代表律师时指出,两个移动硬盘中的资料,是证监会直接从龚晓华拥有的硬盘中复制,控方尚未审阅当中的内容。 他又向法官说,将在2月28日(星期三)把另外5,000份案情文件(Disclosure),交给龚晓华的代表律师。加格在退庭后向记者说,控方准备了16个移动硬盘储存给予龚晓华的案情文件。每个移动硬盘的容量为4TB。控方希望可以在今年3月底,把所有案情文件交到被告律师手上。 龚晓华被控通过两间公司,包括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Canada National TV Inc.),涉嫌向中国公民诈骗销售数亿加元的证券。安省证监会指控龚控制这两家公司,并且从大多伦多地区策划这两家公司的证券销售。 安省证监会在去年12月21日,联同加拿大皇家骑警及多伦多警队重案组,持搜查令前往龚晓华在北约克的寓所及公司搜查。龚晓华在12月28日被拘捕,并于翌日获准保释。 证监会指龚晓华是上述两间公司负责人,并在大多伦多地区策划证券销售。证监会又指,涉案所得资金大部分转到龚晓华在加拿大的银行账户作个人使用。

华人保守党评谭耕事件:民选议员应避嫌

本报记者 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主席袁海耀认为,民选出来的议员必须恪守为市民大众服务的承诺,又声称议员并非只为自己人或朋友做事,避开利益冲突更是必然的,如果忽略为市民大众做事,作为选民确实要认真考虑下届选举时,是否还要把选票投给他。 袁海耀表示,昨天有留意《环球邮报》的相关报道,但鉴于加国执法部门仍调查龚晓华,以及自己仅从报道中知悉事件,对当中情况不太清楚,因此不欲多作评论。 袁海耀认为,一般来说,民选出来的议员,若所处理事宜或涉及利益冲突的话,都不能容许。 他又声称,三级政府中任何党派及议员,都不应因为任何人及社区对其作出捐款,而予以“方便之门”。他又表示,除非事件属于为公义发声,如果涉及私人利益,作为议员实在应该避嫌。

加国华人自由党:谭耕经验不足 出于帮人之心

本报记者 加拿大华人自由党协会前主席阮汉彰认为,作为首次担任国会议员职务的谭耕,在处理类似事件上经验不足,相信他纯粹出于帮人的心,结果变成遭传媒炒作事件的对象。他认为,总理办公室不为事件作回应,事件在炒作一轮后自会“不了了之”。 阮汉彰又称,谭耕在为龚晓华转递信函时,龚仍未被起诉,否则相信谭会处理得更好。 他说,事件反映出《环球邮报》的作风,而事件在炒作一段时间后,就会“不了了之”,作为政坛中人也要无奈地面对这些炒作。他说,正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并不认为谭有涉及任何利益冲突。 阮汉彰相信,谭耕在协助龚晓华转递信函予加国驻北京大使馆官员时,安省证监会及皇家骑警并未正式向龚提出起诉,称谭当时可能是一心帮人转交信件,也不可能拆开龚要求他转交的信件窥视内容。 阮汉彰认为“不知者不罪”,称谭耕是在毫不知情下才助其转交信函,或许谭耕是对类似事件处理欠经验,但他不认为事件涉及任何如报道所指行为不恰当或任何利益冲突。

时评人认为谭耕无不当行为 判断力或不足

本报记者 对于国会议员谭耕被《环球邮报》指称,与现时被起诉诈骗罪名的龚晓华之间“关系密切”。时评人江大惠认为,国会议员协助与其有相近背景及同声同气社区人士,向加国官员转递信件,其实是可以理解。 议员只要不违反加国《选举法》规例,加上龚晓华未经定罪仍属无罪者。他认为或许谭应谨慎些,但不觉得事件属行为不当。 谈到此事件会否令联邦自由党在政治捐款,及与来自中国的联系走得太近,再被诟病时,江大惠认为,从党派层面来说,不仅联邦自由党,联邦保守党及联邦新民主党,均需要社区的募捐筹集运作经费。 他指出,每次选举工程都需要大笔支出,对三级政府党派与议员本身来说,都是“巧妇难为无米炊”,因此期望能从不同途径多筹集竞选经费实属无可厚非,只要不越过《选举法》所规定的界线,社区各界捐款都可以接受。 至于这次事件,龚晓华在上月底才被皇家骑警及安省证监会正式起诉,并在日前被当局拘捕,依照加国《刑事法》,一名人士即使被执法部门起诉,他一天未被定罪仍然视作无罪的嫌疑人而已。 未见违反《选举法》 谭耕作为普通话社区首位在中国出生的国会议员,与本国普通话社区人士较为接近是无可厚非。至于报道指,谭耕并非龚晓华居住及工作社区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但却助他向加国驻北京大使馆官员转递信件做法古怪,江大惠就认为,谭耕助来自普通话社区的本国居民转递信函予本国官员,其实并不奇怪反而是顺理成章。 他续称,作为任何级别议员,与熟悉社区人士保持良好关系是正常做法,谭耕在处理此事时或需要谨慎些,甚至有必要避嫌,但事件仅反映谭在事件中判断力或有不足,但未见得事件违反《选举法》。

加国华裔国会议员谭耕承认曾替龚晓华传信!“关系亲密”

《环球邮报》昨日报道指华裔国会议员谭耕(Geng Tan),去年曾作为中间人,协助被皇家骑警(RCMP)及安省证监会(OSC)调查起诉诈骗罪的华商龚晓华(Xiao Hua Gong,英文名Edward),向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官员转交信函,被质疑与龚关系密切。谭耕议员办公室昨日透过电邮向本报澄清,他纯粹协助一名北约克华裔居民转交信函而已,当时对此人正被皇家骑警调查一事毫不知情,认为报道对其指控之推论并不符合事实。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按照安省证监会向多伦多法庭提供的文件显示,谭耕曾为龚晓华担任中间人,亲手向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副大使杜欣丽(Cindy Termorshuizen)递交一封由龚晓华所写的信件,杜欣丽将信件交给加拿大皇家骑警在中国的联络官,后者再将信件转给加拿大调查人员。另外,报道指谭耕也曾代表龚晓华与中国当局谈话。 龚晓华上周多伦多被捕 龚晓华上周在多伦多被捕,被安省证监会指控他超过5,000美元的诈骗罪、拥有犯罪所得财产、清洗犯罪所得金钱及使用伪造文件;以上指控未经法庭证实。 报道称,谭耕去年6月1日为龚晓华担任中间人时,龚晓华正受皇家骑警、安省证监会刑事调查,以及被中国公安部调查他涉及4.66亿元的非法传销。安省证监会指龚晓华有至少1.9亿元的非法传销收益存入加国银行户口,用来购买酒店、住宅、名车和游艇,案件调查也涉及新西兰警方和负责打击洗黑钱活动的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新西兰方面已把涉及调查的当地几个银行户口资金冻结,估计约有6,300万元。 据称,龚晓华在信件中否认指控,并为自己辩护,称自己在中国只是以合法的营销方式从事保健产品生意,不涉及非法的金字塔式传销,并表示会尽量与加中两国的调查人员合作。《环邮》报道亦指,龚晓华在过去几年曾向联邦自由党捐款7,000元,他曾在前年5月参加杜鲁多和加中商界人士有份出席的自由党筹款活动。 本报记者昨日透过多个途径,包括致电国会议员谭耕,以及电邮谭耕国会议员办公室,期望能获得谭耕就《环球邮报》之亲自回应。 本报昨下午最终获谭耕位于渥太华国会山庄议员办公室助理致电回复,他表示谭耕议员昨日因公务非常繁忙,未能亲身透过电话回应,但谭耕就事件透过电邮作出澄清。 “只是代社区人士转递” 谭耕于电邮中强调:“我只是代一名居于多伦多-北约克社区人士,转递一封函件而已,当时我并不知道有本国执法部门正向其进行调查,故任何对此事件之推论都不正确。”(”I simply transported a piece of correspondence on behalf of a fellow member of the Toronto-North York...

安省证监会:龚晓华昨晚被捕 今早获保释!

在中国法院较早前作出判决后,龚晓华于今年7月在多伦多高调召开记者会反驳指控。 星岛资料图根据加通社消息,安省证监会(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表示,加籍华裔商人、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董事长龚晓华已经被逮捕,今早被保释。OSC公共事务部经理(manager of public affairs)Kristen Rose说,又名Edward Gong的龚晓华星期四晚上被捕,周五早上被保释。他将于1月31日首次出庭。龚晓华被控以诈骗5,000元以上、拥有犯罪所得财产、清洗犯罪所得金钱,以及伪造文件等4项罪名。目前这些罪名还没有在法庭上得到证实。他被控通过两间公司,包括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Canada National TV Inc.),涉嫌向中国公民诈骗销售数亿加元的证券。安省证监会指控龚控制这两家公司,并且从大多伦多地区策划这两家公司的证券销售。OSC还指出,涉嫌诈骗所得资金大部分转到龚晓华在加拿大的银行帐户,作个人使用。C03

被中国定性“在逃” 龚晓华曾高调开记者会澄清

本报记者 涉嫌刑事诈骗的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董事长、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台长龚晓华,曾于今年7月25日,在他旗下的万锦市爱德华酒店召开记者会,澄清当时围绕他个人及其企业在华社广为流传的负面舆论。 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6月14日在官方网站上,以“邵东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一起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涉案金额达19亿元”为题,公布一宗涉及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的案件宣判结果。新华社旗下新华网翌日也转载该宣判结果。直至7月中旬,该消息在微信上出现,并在多伦多华人社区传播,也被多家华文媒体报道。 声称从没收到中国传票 龚晓华当日在记者会上声称,集团2005年在加拿大注册,在本地生产雾霾清、抗压源等5种保健品,通过网络电商平台,空运邮寄到世界各地直销,而非传销,而中国是这些产品销售的最大市场。 他在现场出示了爱德华集团及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在加拿大的注册登记证书及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确认文件真实性的公证书。2014年起,负责爱德华集团保健品产品生产的Nugale制药公司负责人Ken Dixon及谢国银,也当场出示加拿大卫生部对产品的生产许可证。 龚晓华对中国当局对他作出“在逃”定性表示不解,声称从未收到过中国的任何传票或起诉文件。龚晓华表示自己是加拿大公民,声称在2002年移民后,最初几年经常往返加中两地,2005年后再没回过中国,因为希望踏实在加拿大做事。又声称因没有收到中方的要求,他没打算回中国解决问题。 他认为,他们的11名消费者在湖南被判刑事罪是不公平的,声称从未见过他们,却被指为跨境遥控指挥传销。他还声称在北京的律师告诉他,刑事罪是要有受害人,该案没有受害人,只有受益人。他当时声称将组织律师团队,就初审结果提出上诉,直到最高法院。 对于涉及股票的环节,他声称股票是随产品赠送,顾客若在网上认购3,000、4,000或5,000元产品,附赠股权证。该集团在德国收购的O24公司曾在法兰克福上市,为了企业更大发展,通过重组去年在美国股票市场的OTC板块挂牌交易。并由最初发行时1美元涨到5美元一股。龚晓华当时还出示了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对公司上市的认证。

龚晓华跑了!涉19亿传销案 被控诈骗洗钱4罪!

■在中国法院较早前作出判决后,龚晓华于今年7月在多伦多高调召开记者会反驳指控。 资料图片 ■邵东县人民法院早前公布有关传销案的庭审照片。 ■位于万锦市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台。Google Map ■安省证监会控告龚晓华诈骗等4罪。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加籍华裔商人、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董事长龚晓华,经安省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省证监会,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联合重案组(Joint Serious Offences Team)调查后,被控以诈骗、洗黑钱及伪造文件等4项罪名。龚晓华目前下落不明,当局现正展开追捕。 安省证监会职员周四联同皇家骑警及多伦多警队人员,掩至多市北约克龚晓华的住所和报称公司地址搜查,惟龚晓华均不在。龚晓华也涉嫌与中国19亿元传销案有关,较早前被中国政府判罪,列为通缉犯(详另文)。 证监会周四公布,联合重案组及加拿大皇家骑警,得到中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以及新西兰警队金融罪案部北方资产追回组协助,对龚晓华展开调查。相信龚晓华触犯了加拿大刑事法,因此起诉他诈骗及相关罪名。 交安省法庭审理 龚晓华被指控于2012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20日期间,涉嫌犯下刑事罪,被起诉诈骗5,000元以上、拥有犯罪所得财产、清洗犯罪所得金钱,以及伪造文件等4项罪名。 证监会官员透露,虽然案中数以万计的受害人全部在中国,但该案将在安省法庭审理。 龚晓华被控通过两间公司,包括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O24 Pharma PLC)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Canada National TV Inc.),涉嫌向中国公民诈骗销售数亿加元的证券。安省证监会指控龚控制这两家公司,并且从大多伦多地区策划这两家公司的证券销售。   住所公司均无踪影   证监会进一步指出,涉嫌诈骗所得资金大部分转到龚晓华在加拿大的银行帐户,作个人使用。证监会职员周四早上联同执法人员,前往位于北约克龚晓华的住所和公司展开搜查,但未能找到龚晓华。警方目前正在设法追捕。 证监会呼吁O24医药公众有限公司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公司的投资者,拨打416-593-8314或免费长途电话1-877-785-1555,与安省证监会联系。 联合重案组由安省证监会成立,作为证监会、加拿大皇家骑警金融罪案部,以及安省省警诈骗罪案部之间的合作执法部门。该部门主要目的是通过有效的执法来保护投资者,增强投资者对加拿大资本市场的信心。

新华社转载一审结果 龚晓华等11被告判囚

■邵东县法院公布的庭审现场照片。 本报记者 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今年6月14日在其官方网站上以“邵东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一起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涉案金额达19亿元”为题,公布了涉及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的一宗案件的宣判结果。第二天,新华社旗下的新华网也转载了该宣判结果。直到近几日,该消息才在微信上出现,并在本地华人社区的微信群和朋友圈传播,也被多家华文媒体报道。 邵东县人民法院发布的判决消息全文如下: 6月14日,邵东县人民法院对一起特大传销案进行公开宣判,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3年6个月至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50万元至450余万元不等的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 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龚晓华(在逃)以推销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旗下“024国际医药联盟(024PHARMAPLC)”(以下简称“024”公司)的产品并赠送“024”公司和原始股票和CNTV股权为幌子,以网站(http://www.24plc.com)为平台,设立5,000元会员入会门槛并积极发展下线,推销“024”公司的海豹油、抗压源、克通、雾霾清、克糖源、男之源6款产品,以设立推荐奖、对碰奖、报单中心和报单奖为计酬、返利方式,在境外遥控发展国内从事传销活动的人员,共发展会员认购388,583单产品,每单5,000元,涉案传销资金达194,291.5万元。 经审理查明,“024”公司董事长为龚晓华,未在我国境内注册登记,也未有分支机构。2008年6月23日,“024”公司由Mobile Assets PLC公司改名得来并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交易,2009年1月12日,龚晓华被任命为“024”公司董事长,2010年3月23日,“024”公司被强制解体,2011年11月15日“024”公司从法兰克福证交所摘牌,2015年12月5日,龚晓华在英国重新注册组建“024”公司;但龚晓华没有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合法登记证券交易业务,他没有资格进行证券交易,“024”股票(股权)、CNTV股权也没有依法登记,不能买卖该股权证,这些股权证仅是龚晓华雇人准备的纸质文件,龚晓华发放上述股权证,试图说服投资人他的投资方案合法,但实际上不合法。 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经人介绍先后加入该传销组织后,通过手机短信、QQ、微信或现场讲课等方式大肆宣传“024”公司及其董事长龚晓华,称该公司产品好,买产品还赠送公司原始股,股票一旦上市有高额回报,且发展新会员还有推荐奖和对碰奖,积极发展下线会员(层级均在3层以上),并分别从中非法获利43万至463万元不等。 邵东县人民法院认为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要求入会者以购买商品或缴纳费用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情节严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款规定,依法做出上述判决。

龚晓华否认“在逃” 澄清在中国做直销而非传销

龚晓华(中)指他的保健品是通过网络电商平台在全世界进行直销而非传销。本报记者摄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发言人向本报表示,他们正在了解龚晓华事件。互联网 记者会上龚晓华多次出示声称为法律文件以作澄清。新时代电视 龚晓华出示的中领馆公证书。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怀疑涉及中国湖南邵东人民法院今年6月中宣判19亿人民币(下同)传销案的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董事长龚晓华,昨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希望澄清近日围绕其个人及其企业的负面舆论。由于法院文件指龚晓华在逃,本报向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查询这是否意味龚晓华正被中国方面通缉,总领馆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了解事件。 龚晓华在记者会上首先澄清,这次记者会是针对近日媒体转载的不实新闻,以免造成社会大众的误解。他声称,爱德华集团于2005年在加拿大注册成立,其在加拿大生产的雾霾清、抗压源等5种保健品是通过网络电商平台,透过空运邮寄,在全世界范围进行直销而非传销。中国是这些产品销售的最大市场。 声称未收到中国传票 他在现场出示了爱德华集团及其经营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NTV)在加拿大的注册登记证书,以及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对文件真实性的公证书。2014年起,负责爱德华集团保健品生产的Nugale制药公司负责人Ken Dixon及谢国银,也在现场出示了加拿大卫生部对产品的生产许可证。 龚晓华表示,他对中国方面指他「在逃」的定性表示不解。他声称,他本人及企业至今从未收到中国方面的任何传票或起诉文件。他现在是加拿大公民,在2002年移民加国后,最初几年常常往返于加中两地,但在2005年后,再也没有回过中国,因为他希望踏实在此做事。因为没有中方的要求,他也没打算回中国解决问题。本报记者就法院指龚「在逃」一事,向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求证,这是否意味龚正被中国官方通缉,总领馆发言人表示,他们正了解事件。 指股权证随产品赠送 龚晓华认为他们的11名消费者在湖南被判刑事罪是不公平的。龚晓华声称从未见过他们,却被指为跨境遥控指挥传销。他还声称,在北京的律师告诉他,刑事罪是要有受害人,本案中没有受害人,只有受益人,因此他将组织律师团队,对现在的初审结果进行上诉,直到最高法院。 对于涉及股票的环节,他的解释是,他们的股票是随产品赠送,是顾客在网上自由认购3,000、4,000或5,000元的产品,附赠股权证。他承认股权证如果不上市就可能只是一张纸,如果股票上市了就变成有价值。现在,其集团在德国收购的024公司,曾在法兰克福上市,后为了企业更大发展,通过重组去年在美国股票市场的OTC板块挂牌交易,并由最初发行时的1美元,已经涨到5美元一股。他还出示了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对公司上市的认证。 他也表示,其集团是纳税大户,仅去年就向加拿大联邦税务局缴税337万加元,自2002年起已经达到总计2,700多万加元的纳税额,对加拿大社会的贡献巨大。 至于是否会起诉最初转载报道的新华社,他没有直接回应,但表示非常尊重新华社,作为加拿大的媒体和企业家,应允许他们(新华社)在说话中有偏差,他不想做伤害中、加媒体关系,并产生怨恨的事情。他相信,作为公众人物,真实面对公众,终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美国场外交易市场被列为风险投资

本报讯 美国场外交易集团(OTC Markets Group, Inc.、OTCBB:OTCM,非正式名称亦被叫做美国粉单市场或美国粉红单交易市场)是美国一家提供柜台买卖服务的公司,其服务内容包括证券报价及交易和相关信息的发布。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美国场外交易集团并不是一个证券交易所,而是一个旨在促进具有证券交易资格的独立经纪人之间交流的服务机构。 由美国场外交易集团所负责的美国粉单市场,并不是一个证券交易所,通过美国粉单市场交易的公司股票不需要承担任何要求,例如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财务报告。而在粉单市场交易的非美国本土发行机构,主要是发行美国存托凭证,这些公司往往是少数人持股的小型公司,这些公司一般来说规模较小,收益较少,甚至是破产公司,所以这些公司大部分不符合诸如纽约证券交易所等美国交易机构的基本上市要求,同时,这些公司没有定期披露公司信息的责任和提交经过会计事务所审核过的财务报告的义务,故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很难找到可靠的信息来源。 基于这些原因,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大部分美国粉单市场的公司列为「风险投资」,建议投资者在投资前需要大量研究这些公司的资产情况。

新华网:加拿大华人龚晓华涉中国特大传销案

新华社长沙6月15日电(记者 谢樱)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14日对一起特大传销案进行公开宣判,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3年6个月至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50万元至450余万元不等的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   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龚晓华(在逃)以推销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旗下“O24国际医药联盟”(以下简称“O24”公司)的产品并赠送“O24”公司原始股票和CNTV股权为幌子,以网站为平台,设立5000元会员入会门槛并积极发展下线,推销“O24”公司的海豹油、抗压源、克通、雾霾清、克糖源、男之源6款产品,以设立推荐奖、对碰奖、报单中心和报单奖为计酬、返利方式,在境外遥控发展国内从事传销活动的人员,共发展会员认购388583单产品,每单5000元,涉案传销资金达194291.5万元。   经审理查明,“O24”公司于2008年由Mobile Assets PLC公司改名得来,后被强制解体又从法兰克福证交所摘牌。2015年12月5日,龚晓华在英国重新注册组建“O24”公司,但没有在加拿大合法登记证券交易业务,“O24”股票、CNTV股权也没有依法登记,其所发放的股权证是虚假制作,并无实际意义。同时,“O24”公司未在我国境内注册登记,也未有分支机构。   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经人介绍先后加入该传销组织后,积极发展下线会员(层级均在3层以上),并分别从中非法获利43万至463万元不等。   邵东县人民法院认为,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要求入会者以购买商品或缴纳费用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情节严重。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款规定,依法做出上述判决。 龚晓华今开记者会澄清 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NTV台长龚晓华向加拿大中文媒体发出声明,将于今日(7月25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对于近期关于他本人及爱德华集团的报道给予全面的法律回应及澄清。同时声明对于那些针对爱德华集团和龚晓华个人的诽谤和人身攻击,保留法律追究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