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住监狱竟比流落街头要好

加拿大都市网

 

【星岛都市网】基奥(Michael Keough)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最大的监狱,他打电话时不停咳嗽和揉眼睛,他说在他打电话的地方墙上有黑色霉菌,这让他很恼火。

加通社报道,这名37岁男子在9月的保释听证会被拒后,同意留在拥有164年历史的圣约翰女王监狱的破旧建筑中,那里持续有囓齿动物出没,曾导致囚犯在睡梦中被咬。

基奥说,监狱内的条件非常可怕。但他说,在外面,情况更糟。

基奥在入狱前一直住在帐篷里乞讨,无家可归,如果有人偷了他的帐篷,而他无处可去时,他就开始偷食物,等警察来接他并送回监狱,在那里,他至少可以有饭吃,还有一张床。

“如果我在9月被保释,就会回到同一条船上。我将没有资源来帮助我获得收入支持,或任何地方可以安置。所以我会一直处于同样的情况,造成越来越多的刑事指控。”他并补充说,监狱里还有“几名”其他男子,因为他们在外面同样无家可归。

据熟悉被监禁者人士称,席卷全国的住房危机正在对司法系统产生深远影响,加速了无家可归者与监禁者之间的既定循环。

安省律师布罗姆伯格(Beth Bromberg)表示,省级机构中的囚犯被释放后几乎没有什么支持。但现在,随着无家可归者帐篷遍布加拿大各地,为弱势群体找到低收入住房的计划已完全超支。

布罗姆伯格谈到她为最近被监禁者寻找住处所做的努力时说:“现在越来越困难了,实际上我想说,目前不可能为人们提供住房。”所以他们会回到庇护所或露宿街头,在那里支援人员很难与他们保持联系,而且他们更有可能再次陷入精神危机或成瘾。

说:“这些人进出省级矫正体系成了恶性循环,因为被释放后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让我们的社区因为监禁、住院和救护车耗费资源而损失惨重。”

在卑诗省,由科尔钦斯基(Mo Korchinski) 主持的非营利组织“解锁大门” (Unlocking The Gates) ,负责在囚犯获释后将其接走,并帮助他们寻找住所、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她表示,几乎不可能为人们找到住处,甚至是避难所,因为所有单位都已额满。

科尔钦斯基表示,随着政府正制定解决住房危机的计划,较明智的做法是考虑为刑满释放的人提供更多支持性住房。

科尔钦斯基表示:“将他们(无家可归者)扔进监狱,基本上只是被关在仓库里,这并非解决之道。”

在圣约翰,基奥说他已经出狱好几年了。他说,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度过的,在他母亲去世后,其他家庭成员也因为他有毒瘾而拒绝了他。

基奥最后一次被释放是在今年4月。他说:“除了一个紧急避难所的电话号码之外,什么都没有。”他没有钱,又找不到庇护床位,他只好在冰球场后搭帐篷而居。

他说,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社会援助至少需要28天才能获批,而他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地址供任何人联系他,所以他只能乞讨维生。但当他的帐篷被偷后,他放弃了。 “我又回到了过去20年我一直在做的事情,从商店偷东西……然后就这样生存下来。”

基奥目前正在等待审判,罪名包括抢劫、袭击和入室盗窃。当他谈到监狱生活时说道:“至少这里有一种安全感,因为我知道今年冬天我不用在下雨天和寒冷天气中外出。”

(图:加通社)

V0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古天乐与神秘人游泰国引热议!疑是明星御用...影视帝后歌王都受他指点爆红?

孕妇突航机厕所临盆  暖男机长冲出驾驶舱接生:18年飞行生涯第一次

联邦预算将于4月16日公布 “开启通往中产生活的道路”

亚洲首富之子又胖回来了,曾减重超200斤!网曝“关键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