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日 00:59:4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30
dushi_top_nav_31
dushi_top_nav_25

Tag: 新冠病毒

警惕!新冠病毒变种EG.5已在安省出现

【加拿大都市网】据公共卫生官员称,一种新的COVID-19变体已成为美国的主要菌株,现在已进入安大略省。 在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安大略省公共卫生局(PHO)表示,EG.5(奥密克戎变种的后代)病例占7月2日至8日期间所有报告和基因测序感染的 5.2% 。 PHO表示,截至8月2日(可获得数据的最新日期),EG.5(或被称为 Eris)病例的每周增长率为 1.90%,预计将占所有感染的 35% 。 那么,另一种COVID-19变体的出现对您意味着什么?CTV记者采访了内科医生、安大略省COVID-19科学咨询表前科学主任法赫德·拉扎克(Fahad Razak)医生,以获得一些答案。 EG.5.1 从何而来? 拉扎克说,就像在EG.5之前出现的变异一样,新版本的病毒在大流行三年半后并不意外。 拉扎克解释说:“我们已经看到病毒的版本继续变异,那些能够逃避你的免疫系统的版本成为最常见的版本,这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些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表示,在美国过去两周内新增的病例中,EG.5约占17.3%,即六分之一。与此同时,在英国,所有COVID-19病例中约有14.6%(或七分之一)为EG.5。 英国健康安全局(UK Health Security Agency)的数据显示,7月3日,由于国际上(尤其是亚洲)的报告不断增加,EG.5首次“作为监测信号被提出”,并于7月31日宣布为变种,原因是“国际上的持续增长”。 拉扎克说:“根据我们在英国和美国看到的上升情况,加上加拿大的发展轨迹,它可能很快也会成为该病毒的主要版本。” EG.5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吗? 就目前而言,没有证据表明EG.5会比以前的病毒版本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我们将密切关注这一情况,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有任何令人担忧的特殊特性。这只是病毒的持续进化,并不意外。” 废水数据告诉我们什么? 大多伦多地区和安大略省的废水数据似乎表明,尽管病毒活动除了3月和4月有所增加外仍然很低,但上个月呈上升趋势。...

一文了解新冠病毒最新变异株“Arcturus” !

【加拿大都市网】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XBB.1.16”,又被称为“Arcturus”的奥密克戎(Omicron)亚变异新冠病毒,先后在 29 个国家或地区出现,尽管加拿大医学专家对该病毒仍持观望态度,但认为二价疫苗能降低病重风险。 到目前为止,新冠变异病毒XBB.1.16尚未在加拿大出现,该变种病毒最早是于 1 月下旬在印度首度发现。麦吉尔大学医学微生物学和人类遗传学系教授荣康(Don Vinh)表示,加拿大尚未知道这种变异病毒将如何发展,但相信会历经出现至消失的过程,提醒大家必须保持警惕。 世卫组织尚未将XBB.1.16归类为关注变种病毒,但称仍在观察中。 什么是XBB.1.16变体?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 4 月 13 日的流行病学更新,截至 4 月 11 日,已在 29 个国家或地区报告检测到 2,222 次该变种病毒。XBB.1.16与另一种变体XBB.1.5在外形上相似,有实验室称,该变种的突变有可能增加传染性和病重程度。不过,世卫称没有表明XBB.1.16比以前的变体,更引起了更严重的疾病,但似乎有很高的传染率,导致印度的确诊病例及住院人数激增。 感染XBB.1.16有什么征状? XBB.1.16的基因构成表明有可能导致更严重的新冠病征,但医学家称仍在观察中。病征可能包括:发烧或发冷、咳嗽、呼吸急促或呼吸困难、疲劳、肌肉或身体酸痛、头痛、新的味觉或嗅觉丧失、喉咙痛、鼻塞或流鼻涕、恶心、呕吐和腹泻。 多伦多大学传染病专家博格奇(Isaac Bogoch)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可能会看到病例飙升,住院人数也相应增加,但相信不会造成大流行爆发初期那样,会令医疗保健系统造成极大负担。 XBB.1.16会威胁国民健康吗? 博格奇和荣康都认为,尽管不知道XBB.1.16会不会在加拿大蔓延,但仍希望大家提高警觉,特别是免疫力低下人士及长者,都有极可能从轻度变为重症。 此外,不少人在感染新冠后出现后遗症,包括脑雾、心脏病,中风的风险提高。因此,不应该对XBB.1.16轻视。 疫苗对XBB.1.16有用吗? 博格奇说,有的二价 疫苗加强剂很可能提供一些针对 XBB.1.16的抵御,因为二价疫苗对奥密克戎(Omicron)的亚变种较有效。 另外,为了减低感染风险,及时接种疫苗和室内环境佩戴口罩,都可以降低感染机率。 V21

新冠来源又有新说法 来自中国野生动物貉?

  【加拿大都市网】据《大西洋月刊》和《纽约时报》报导,有国际专家的最新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的源头有可能是来自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黑市交易的野生动物“貉”(raccoon dog),或并非所传的从实验室流出。 有国际医学专家在日前表示,相关样本于 2020 年初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表面采集,市场在 2019 年底发现了首例人类新冠病例。 《大西洋月刊》曾报道指,从当地一个参与野生动物贸易的摊位上,收集到一些新冠病毒样本,当中含有貉的基因,这有可能表明动物可能已感染病毒。 貉与加拿大常见的浣熊长得相似,牠们在中国各地的市场上非法流通,通常是出售毛皮。 不过,世卫组织新冠病疫情技术事务负责人 Maria Van Kerkhove 说,该分析没有在任何动物体内发现该病毒,也没有发现任何确凿的证据表明任何动物都感染了人类。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则在周五表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科学家,最近将基因序列上传到世界上最大的公共病毒数据库。不过,他抨击中方没有及时分享该样本,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些数据本可以而且应该在三年前分享。” 他续说:“这些数据并不能为大流行是如何开始提供明确的答案,但每一项数据都很重要,可以让我们更接近那个答案。” V21

美国再次声称新冠源自中国 世卫呼吁各国分享起源资讯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有关单位日前再次声称新冠疫情源于病毒从中国实验室外逸。世卫今天敦促各国公布手中所知新冠病毒起源的资讯,并说世卫并未放弃调查疫情起源的计划。 法新社报导,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瑞伊(Christopher Wray)2月28日告诉霍士新闻(Fox News)电视台,说FBI如今的评估是,新冠疫情来源“最有可能是来自武汉的潜在实验室事故”。 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说:“若任何国家掌握疫情起源的相关资讯,有必要向世卫和国际科学界分享。” “这么做并不是为究责,而是为促进我们对这场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了解,如此一来,我们才能对未来的流行病和大规模疫情做好防范、备战和因应工作。”他并告诉媒体:“世卫并未放弃任何查出新冠疫情起源的计划。” 2021年,联合国旗下的世卫组织成立“新病原起源科学咨询小组”(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Origins of Novel Pathogens, SAGO),要继续调查新冠疫情起源。 谭德塞也说,世卫持续敦促中国在分享数据方面保持透明、执行必要调查后分享调查结果,还说他已藉多次机会致函中国领导阶层并与对方交谈。“在水落石出前,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仍都在讨论范围。”

新冠病毒正在变异并具有免疫逃避性 这意味着什么?

  【加拿大都市网】卫生官员说,随着新冠疫情接近第四个年头,Omicron继续变异,变得更具免疫破坏性。 12月,世界卫生组织说,从Omicron产生的变体显示出更多逃避我们免疫系统的能力。 "世卫组织COVID-19的技术负责人Maria Van Kerkhove在12月21日说:“Omicron,这个令人关注的变体,是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具传播性的变体,包括所有正在传播的亚变种。” 联合国公共卫生机构说,这是否足以推动新的感染浪潮,取决于以往Omicron浪潮的规模和时间、区域免疫状况和COVID-19疫苗接种覆盖率等条件。 卫生官员上周说,在加拿大,人口水平免疫力的差异和全球趋势表明COVID-19病例在新年可能会增加。 但是,突变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免疫逃避性很重要?以下是基于我们在疫情的这个阶段所知道的一些答案。 什么是突变? 突变是COVID-19病毒的遗传密码变化。一些突变没有影响。其他的会导致蛋白质的变化,这可能对病毒有帮助,使其更具传播性。或者,如果你的免疫系统获得对病原体的优势,变异可能对病毒有害。 世卫组织指出,目前大约有540个Omicron变种,但只有5个变种“处于监测之中”。 与该病毒的原始或祖先版本相比,值得关注的变种显示出一个或几个特征: 更容易传播 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躲避或逃避目前的疫苗或治疗 特别是,医生和科学家正在关注病毒的尖峰蛋白的变异。那是病毒用来抓住我们的细胞,然后进入细胞的东西。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员谭咏诗(Theresa Tam)博士在12月中旬说,Omicron的BQ 1.1亚变体具有免疫逃避性,以至于抗病毒治疗不起作用。 “我们必须监测该病毒对这些药物的敏感性,”谭说。 谭说,基因测序数据还表明,更具回避免疫的变体正在增加,而在夏季占主导地位的BA.5正在减少。 她说,这至少意味着随着呼吸道病毒季节的到来,新冠病例的下降速度将更加缓慢,感染和住院人数将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免疫力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麦克马斯特大学的免疫学教授道恩·鲍迪什(Dawn Bowdish)说,从病毒的角度来看,如果病毒允许我们的免疫系统来抵御它,那么微生物的游戏就结束了。为了生存,Omicron的后代变种如BQ1.1绕过了我们的免疫防御系统。 该病毒感染宿主来制造自己的副本。在利用我们的细胞作为病毒工厂的过程中,我们会生病。 但并不是所有接触到病毒的人都会生病。至于原因,可以把免疫系统想象成一座中世纪的城堡,有不同的屏障,如围绕建筑物的墙,护城河,然后是武装警卫。 首先是外墙,将入侵者拒之门外。对我们来说,挡住呼吸道病原体的主要屏障是鼻子。就COVID-19而言,科学家称之为“粘膜免疫”的东西存在于鼻腔和咽部。 当病毒接近时,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试图召唤帮助。 “当它们进入你的鼻子、嘴巴,当你第一次呼吸它们时,它们有办法关闭我们的自然抗病毒免疫反应,”加拿大衰老和免疫研究主席的鲍迪什说。 一旦病毒通过了第一层防御,抗体就会发挥作用。抗体是你的免疫系统为帮助抵抗感染而制造的蛋白质。它们还能保护你在将来不会因为同样的病毒而生病。 鲍迪什说,抗体需要“粘”在病毒上才能有效。在你接种疫苗数周后,免疫系统会产生大量的抗体。即使它们不能很好地粘住,其数量也可能提供保护。 代价是,我们需要花费大量的能量来制造抗体,这些抗体在几周和几个月内会减弱或减少。 “在Omicron的背景下,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你离接种疫苗的时间越近,你就越不可能被病毒感染,因为在你接受疫苗的几周后,你的抗体水平高得惊人,”鲍迪什说。 COVID可以躲避免疫力 但是导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有其他方法来克服抗体防御。 鲍迪什说:“它也非常善于躲避这些抗体。” 免疫学家和临床科学家埃莱娜·德卡鲁维(Hélène Decaluwe)博士说,由于Omicron亚变体逃避了免疫系统完全控制它的能力,我们现在比早期变体更容易再次感染。 “大多数加拿大人要么感染了,要么接种了疫苗,”德卡鲁维说,“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完全阻止传播。” 德卡鲁维说,抗体水平是阻断传播的一个重要途径,但在第一次感染后,抗体水平也会下降。 当抗体不能保护我们时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德卡鲁维和她的实验室团队研究:T细胞反应。T细胞,一种帮助保护身体免受感染的白细胞,就像武装的卫兵,从城堡的塔楼上向新冠病毒投掷长矛。 当抗体不能解决病毒时,T细胞就会启动,通过靶向和破坏病毒感染的细胞来防止COVID-19的住院和死亡。T细胞并不能防止感染,而是在病毒侵入后开始工作。 德卡鲁维和她的冠状病毒变异体快速反应网络(CoVaRR-Net)的同事使用近600人的全血样本和先进技术来研究T细胞反应。 德卡鲁维说,大约一半的受试者继续提供血样,以帮助研究人员观察抗体和其他免疫细胞,详细了解他们的反应质量。 抗体是由另一种被称为B细胞的免疫细胞产生的。 当鼻腔中的免疫防御和抗体不够有效地阻止感染时,T细胞和B细胞就会出现。B细胞的一个作用是记住入侵者,以便在再次感染时帮助制造抗体。这就好像b细胞有一张头号通缉犯海报,然后可以使用他们的弓箭或弹弓来对付Omicron。 尽管有免疫系统和疫苗接种的优势,每周仍有约50名加拿大人死于COVID-19。其中许多人的年龄超过65岁。 德卡鲁维说,老年人和那些有免疫损害状况的人患严重新冠的风险增加,最需要保护性的加强措施。 他们的脆弱性意味着医学研究人员需要继续关注免疫逃逸的增加。(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bc.ca/news/health/covid-mutating-immunity-1.6691372)

1700万加人曾染奥密克戎!新亚变种致再次感染增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的研究发现,曾感染新冠病毒,未必会产生免疫力。 据加拿大新冠免疫工作组所编制的最新研究指,至少四成加拿大人曾感染病毒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但新出现的数据显示,并非每名曾感染病毒的人都会产生免疫力。 事实上,每八名感染者中,便有一人的血液不会因曾患病而产生抗体;根据6月份发布的数据反映,儿童因感染而产生免疫力的可能性更降低了一半。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医学院教授、新冠免疫工作组共同主席韩金丝医生(Dr. Catherine Hankins)接受环球新闻(Global News)访问时表示,感染不是实现或维持免疫力的可行策略。 报道指,这只是免疫工作组资助的众多研究发现之一,研究提供对导致全球病毒大流行的新见解,包括病毒如何演变及如何透过疫苗与感染影响免疫力。 工作组由来自全国各地大学和医院的科学家及专家组成,联邦政府于2020年4月成立, 任务是确定加拿大的病毒感染程度、了解感染如何影响免疫力、并按数据和研究向政府与决策者提供有关病毒的讯息。 工作组公布的数据显示,无论是来自疫苗接种还是曾感染,奥密克戎及其分支子变体近数月已发展一种强大的逃避免疫力能力,因此,曾感染病毒的人不应假设已获免疫。 韩金丝称,现时有八分一人的血液中没显示任何抗体,他们对疫苗没有反应,如被感染,小组人员便看不到证据,也不清楚发生的事。 她补充,这是国民必须了解病毒并没消失的原因,而且它正在变异、并重新感染人们。 此外,由纽芬兰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免疫学教授、兼生物医学副院长格兰特(Michael Grant)领导的团队所进行的研究指,有新数据显示,在接种第一支疫苗前感染病毒的人,最终会获得最强的病毒保护,这就是所谓的混合免疫(hybrid immunity)。 他的研究于2020年6月开始,研究在接种疫苗前感染原始病毒株的患者,并将他们的免疫反应与接种疫苗、但未患病的人进行比较。他称,研究发现,感染病毒后才接种疫苗的人,对疫苗产生非常强大的免疫反应;于第一次接种疫苗后,他们的抗体水平亦高于接种两次疫苗、但没患病的人。 格兰特的团队还发现,在感染早期病毒株(原始株或Delta变种)的患者中,感染越严重、免疫反应便越强,反之亦然,这意味病情较重的人在康复后,会获得更好的病毒保护,但对奥密克戎及其子变体而言,情况则并非如此。 如因奥密克戎感染而产生抗体,该疾病提供的免疫水平非常低,这使患者容易受到将来或重复的感染。 总体而言,虽然目前的疫苗不能阻止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但有科学证据表明,疫苗确实可预防严重疾病和死亡。 韩金丝强调,卫生官员未来面对的挑战,将是确保公众意识这点,并确保个人及时了解他们的疫苗,由工作组资助和编制的研究也显示,免疫力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因此,接种加强剂是相当重要。 V06

新冠康复者工作频现认知失败问题 自愿辞职意愿增加

■有研究发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康复者返回工作岗位后,会较频出现“认知失败”状况。图为多伦多一家公司写字楼员工上班情况。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安省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昨日发表最新研究指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对康复者的工作表现产生负面影响,在工作中会较频繁现“认知失败”状况,包括记忆力及注意力等问题。 该项由滑铁卢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比格(James Beck)进行的研究发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士,经常会出现记忆力、注意力和专注力问题,即使康复后也是如此。康复者恢复上班工作之后,他们出现上述的“认知失败”(cognitive failures)状况明显更多。比格研究报告在最新一期《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发表。 比格团队选择94名全职工作成年人,为这次研究和收集数据的对象,该批人士在研究启动前,至少一个月内曾感染或没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曾感染者和没感染者两个群组,在关键人口统计学特征上均是对等。 雇主或须调整工作量 比格教授表示,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新型冠状病毒将成为日常生活中,持续存在的一部分,今时今日人们感染该病毒、康复、重返工作岗位是很常见之事。但在这次研究却发现,与从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士相比,曾感染该病毒者报称,在工作上遇到了更多困难。 研究结果显示,与从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群组比较,曾感染该病毒的群组报称在上班工作期间出现了更多“认知失败”的状况。“认知失败”定义为记忆力、注意力和行动方面产生问题。 该研究另一项发现就是,“认知失败”与工作表现的自我评价降低有关,以及与自愿辞职的意愿增加有关。 比格教授指出,今次研究结果对企业组织和管理人员广泛而言,可能带来重要意义。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康复后,重返工作岗位的人士,可能难以恢复到染病之前的工作表现水平,他们因此可能需要获得迁就,调整安排可能包括减少工作量、延长完成任务期限,又或者提供灵活工作安排。

感染早期新冠者 接种后对奥密变种抵御力大增

(曾感染较早期毒株的人,在接种后对即奥密变种的抵御力增幅比未曾染疫者大。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一项新研究发现,在预防新冠重症方面,曾感染较早期毒株的人,在接种后对即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的抵御力增幅比未曾染疫者大;不过接种加强剂的效果实际上与接种两剂相当。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周六(7日)报道,一项在魁省进行、对象包括近70万名12 岁及以上人群的观察性研究发现,曾感染较早期毒株者,将来感染原始奥密变种的风险将大减;此类人若接种一剂后,对奥密变种的抵御力将增加65%;两剂为68%;三剂则为83%。相比之下,疫苗对未曾感染早期毒株者的保护效力则较低,接种一剂的抵御力仅增加20%;两剂为42%;三剂则为73%。 而未接种人群且曾感染早期毒株者,在预防奥密重症住院方面的保护力则为81%;接种一剂后将提升至86%;接种两剂后为94%;接种三剂则为97%。研究强调,感染早期毒株的重症康复者,接种第三剂加强剂的保护作用之提升,相对接种两次而言并不显著。 但研究亦表明,仅靠感染较早期毒株获得的免疫力会随时递减,再感染奥密的风险从3至5个月后的 66% ,在9至11个月后将跌至35%。另外,无症状感染后又未接种者,未来感染风险亦仅会降8%;有症状而未住院者则降43%;住院且有症状者则降68%。 有关研究尚待同行评审。主要研究人、魁北克公共卫生国家研究所(Quebec National 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家德塞雷斯(Gaston De Serres)表示,未接种者亦对奥密有一定抵御力,但主要体现在预防重症住院方面;不过若增加增接种剂量,则保护效力将增加。 德塞雷斯又表示,对近期染疫的人而言,时隔三个月后立即接或非明智决定;在第五波和第六波期间染疫者或已有保护力应对下一个疫季,因此无需急于接种加强剂。 不过德塞雷斯强调,染疫并不一定能代替接种。有份参与研究的卑诗省疾控中心疫苗有效性专家斯科诺斯基(Danuta Skowronski)亦强调,加强剂的保护力只是相对第二剂而言,加幅不显著,并非完全未有提升。而即使研究结果突出了早期染疫的保护作用,但民众亦不应故意染疫,甚或参加所谓的“新冠派对”。 V22

甲型流感与新冠病毒拉锯战!加拿大国民健康恐受影响

【加拿大都市网】接下来这一年,卫生专家担心甲型流感和新冠病毒的拉锯战将影响加拿大民众健康。 在过去两年多以来,随着加拿大国民经历了新冠疫情的过山车,流感似乎退居二线。导致流感的病毒家族几乎没有在全国传播,直到最近甲型流感迟来的回归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 在3月,随着新冠防疫限制的解除和越来越多人开始聚会,甲型流感病毒检测出阳性的病例数目在加拿大开始上升。到4月下旬,联邦数据显示检测阳性率接近7%,接近一年中这个时候的平均水平,这主要是由于魁省的激增所致。 这个异常晚的流感季节可能为未来几年新冠肺炎和流感将如何相互影响提供线索,一种理论认为这两种竞争病毒可能会起起落落,但很难预测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安省密西沙加传染病专家查克拉巴提(Sumon Chakrabarti)表示,如果流感开始与之竞争,看看随着新冠肺炎变得不那么占主导地位会发生什么,两者在未来几年内会进行一场拉锯战。 卑诗疾病控制中心流感与新出现呼吸道病原体专家斯科诺斯基(Danuta Skowronski)指出,在一个典型的流感年,病例首先在秋季上升,在冬季激增,然后在春季逐渐减少,在一年中的剩余时间里会出现零星感染,而甲型流感病毒先于乙型流感病毒传播。流感病毒在整个大流行期间的消失,部分原因可能与过去两年大部分时间的行为变化有关,因为新冠病毒以一种又一种变体方式不可预测地激增。“我们能够通过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其他公共措施,成功地抑制流感传播。” 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传染病专家博格奇(Isaac Bogoch)表示,解除防疫限制,再加上全球和国内旅行的增加,可能是最近几个月流感卷土重来的原因。 斯科诺斯基据称,正如美国公共卫生当局报告的那样,本季流感疫苗不匹配可能是导致这一异常飙升的另一个因素。 曾经有人猜测,新冠肺炎和流感可能会造成一些人所说的“双流行病”,两种类型的感染会同时袭击多个国家,但这些担忧并未成为现实。 相反,一些医学专家表示,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病毒干扰”,其中SARS-CoV-2等病毒在一段时间内在人群方面排斥其他病原体。 查克拉巴提指出,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广泛的新冠肺炎感染可能使大家的免疫系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从而使SARS-CoV-2比流感具有长期优势。 博格奇也认为,今年爆发流感,主要发生在美国的一些地区,但显然仍然不是一个常规的流感季节,流感明显受到抑制,“现在,大家谈论病毒对流感和新冠肺炎的干扰,我不会忽视任何事情。我认为简短的回答是,你不能对明年左右的情况过分自信。” 另一方面,沙斯卡寸旺大学疫苗与传染病组织病毒学家凯尔文(Alyson Kelvin)表示,流感的突然卷土重来实际上可能与数百万加拿大人的免疫力因第五和第六波新冠疫情而减弱有关,SARS-CoV-2(特别是奥密克戎)的传播可能使人们的免疫功能受到轻微损害。病毒进入并感染人后,他们的免疫系统较弱,甲型流感有机会在最初感染奥密克戎后的几周内感染人。 亨伯河医院(Humber River Hospital)急诊医学主任里夫林(Leon Rivlin)称,目前,随着流感病例的增加,医院仍面临与新冠相关的人员短缺。 查克拉巴提认为,未来几个月对于确保加拿大人继续接种可以预防严重疾病的疫苗至关重要,而政策制定者则确保有足够的空间和工作人员来处理因新冠或流感而患重病的患者。 V17

特写:别人都得了新冠就你没得?你会不会有自然免疫力?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疫情早期的黑暗日子里,当新冠疫苗只是一种希望时,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开始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一个家庭成员会带着他们的亲人来到医院。亲人呼吸困难,症状严重,但是这个人似乎没有生病,而是以某种方式完全躲过了病毒。 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传染病专家和医学微生物学家唐纳德·温(Donald Vinh)博士说:“你们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在同一张床上,你们一起做所有的事情,但他在重症监护室,而你没有?” 温回忆说,很明显,有一些人在接触后患上严重的疾病,但“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他们只是没有症状,还是逃脱了感染?如果是逃脱了感染的话,是怎么做到的? 第六波疫情在安省的一些社区,包括多伦多,带来了爆炸性的新冠感染,对许多人来说,有比以前更多的朋友和家人患病。 但是,每一个关于有人感染病毒的故事,似乎都会有另一个人幸免于难。尽管有接触,或者甚至与多个检测呈阳性的人住在同一间房子里。专家表示,如果你到目前为止还没感染过新冠,你可能有疫苗、口罩和运气。 然而,有一个非常小的群体似乎对新冠有天生的免疫力。实际上在其他疾病中也有这样的先例,加拿大研究人员希望揭开这些“新冠抵抗者”的神秘面纱,这有助于开发更有效的治疗方法和疫苗。 加拿大衰老与免疫研究主任、麦克马斯特大学医学教授道恩·鲍迪斯(Dawn Bowdish)是一项关于长期护理中新冠研究的共同负责人。她假设,某些人在反复接触导致普通感冒的其他季节性冠状病毒后可能已经产生了免疫力。 不过,鲍迪什估计,这些人可能不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这个精英群体的血液中从未产生过病毒抗体(科学家可以分辨出这些抗体是来自疾病还是疫苗),他们拥有某种自然免疫力。 “当他们接触到新冠病毒时,他们会启动免疫反应,并且某种程度上帮助保护自己,”她说。“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必须依靠我们的抗体来完成其中的一些工作,而这些人则使用我们称之为T细胞的东西,这是免疫系统的另一部分,甚至在病毒开始行动之前就介入并清除它。” 麦吉尔大学的温是一项名为“新冠抵抗者”的国际调查在加拿大的负责人。该调查旨在确定为什么一些人会出现严重的症状,而另一些人却没有。该小组已经确定了全世界大约700人,他们符合密接条件,测试结果为阴性,并且从未产生抗体。 温说:“我们正在寻找为什么人们对新冠感染有抵抗力的基因基础。” 在英国,一个研究小组在所谓的人类挑战研究中更进一步,他们故意让36名健康的、未接种疫苗的年轻成年人接触这种病毒。主要目的是找到感染所需的病毒剂量。 hVIVO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安德鲁·卡奇波尔(Andrew Catchpole)博士说,这项实验其中50%的志愿者没有被感染。该公司与伦敦帝国学院和英国政府合作开展的这项研究最近发表在《自然医学》上。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补充说,尽管他们从未预期每个人在接触低剂量病毒时都会被感染,但他们目前正在研究那些确实被感染的人和那些没有被感染的人的免疫反应,希望这能帮助找到未来的药物。 几百年前,当黑死病在欧洲肆虐时,有一些人根本没有感染,尽管有时他们整个家庭都死于这种疾病。 麦克马斯特的鲍迪斯表示,一种理论是,黑死病幸存者的免疫细胞中有一种特定的突变,使他们免受黑死病细菌侵袭。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肯尼亚内罗毕的一群性工作者,他们多次接触艾滋病毒,但从未被感染。 鲍迪斯补充说,对大多数到目前为止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来说,不要依赖这种先天的免疫力作为某种隐藏的超能力。但鲍迪斯认为,它给正在制作疫苗的免疫学家一个提示,告诉他们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例如,鲍迪斯在麦克马斯特的同事正致力于开发一种吸入式疫苗,理想情况下,这种疫苗将提供针对多种变异的更广泛的免疫力,而不是在病毒每次变异时都竞相开发一种特定的疫苗。 鲍迪斯说:“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我们的疫苗会像这些人自然会做的那样,在感染开始之前就阻止它,你永远不会携带它,也永远不会传播它。我们都能回到2019年前的生活。”(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thestar.com/news/gta/2022/04/16/everyone-has-covid-but-you-could-you-be-immune.html?rf)

安省:“复阳”人数多达一万!曾有人一个月内确诊两次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肆虐两年多,安省二次确诊人数多达1万人,有专家指由于Omicron变种病毒会导致更高的二次感染率,专家补充,曾感染新冠病毒可以令身体有抗体,免受再次感染,但初步研究表明,Omicron变种病毒提供的免疫力不及以往病毒,二次感染的机会率较高。 自疫情爆发以来,曾3次验出阳性的Carol接受多伦多CTV访问时直言,自己已筋疲力尽,她提到于2020年第一次确诊,到今年2月下旬第二次确诊,她最小的儿子最先开始发病,认为儿子受呈阳性的曲棍球队队员感染,之后Carol开始出现病征,包括喉咙痒、鼻塞、眼睛及耳朵发炎等,她一度以为只是季节性过敏,为安全起见,她自己进行快速抗原检测,结果呈阳性。 到3月中旬,她大儿子出现症状,检测后证实阳性,Carol再次感到不适,这次则出现了不同症状,她直言“像一场痛苦的感冒”,其家人再次被迫隔离,幸好,家人的症状并不严重,能够居家隔离,但Carol表示,隔离的日子对她的家人造成困扰,她提到丈夫是家中经济支柱,但在隔离期间,没有感染的丈夫不但要维持工作,而且要承担家务,如照顾家人、买菜、煮饭等,甚至接送小儿子参加课外活动、学校和体育活动,导致丈夫失去了可以工作的时间。 虽然再次感染可能会令人惊讶,并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干扰,但传染病专家表示,Carol并非唯一特别个案,专家强调再次感染属于正常。在过去几星期,BA.2比BA.1及BA.1.1属更易传播的“隐形”病毒株,其确诊数呈上升趋势,占安省确诊人数一半。 安省新冠科学家顾问团的科学主任朱尼(Peter Juni)表示,由于这些病毒并不相同,因此受感染的风险增加。疫情出现初期,主流说法指感染过的人会免疫,但现时再感染个案的出现已打破此说法。他补充Omicron的传染性高,因为其能够避开免疫系统,一旦抗体随着时间推移开始下降,就有可能再次受感染。 安省密西沙加的传染病医生查拉巴提(Sumon Chakrabarti) 表示,即使会再受感染,但感染后的免疫力仍然有效,首次感染后仍然可以保护个人免于第二次感染,他直言,新冠疾病会像流行性感冒一样,将会成为生活中一部分。 (图片:加通社)  T07

安省卫生部长坚称“不会重新实施公共卫生限制”

安大略省卫生部长克里斯蒂娜·埃利奥特(Christine Elliott)表示,现在安省已经处于第六波疫情中,因此没有必要恢复限制。省府将“坚持到底”,不太可能重新实施公共卫生限制,尽管一些地方的官员仍敦促居民在室内公共场所继续戴口罩。 3月31日周四下午,克里斯汀在北约克综合医院的资金公告会中向记者发表了上述评论。 目前因感染新冠住院的人数还在上升,第六波大流行可能已经抵达。 几名卫生医疗官员也敦促居民继续戴口罩以防万一,其中包括渥太华的Vera Etches博士,他在本周早些时候写了一封信给卫生首席医疗官Kieran Moore博士,谈到新冠病毒在国家首都的传播是“令人担忧的”。 安省省府本月早些时候取消了在大多数情况下戴口罩的规定,并计划在4月底之前取消所有剩余的公共卫生限制。 然而,现在的废水监测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播呈指数级增长,这让一些公共卫生专家担心另一波大流行。 在这种情况下,卫生部首席医疗官基兰·摩尔 (Kieran Moore) 博士已停止举行有关新冠的简报会,使安大略省民众获得的信息少于前几波大流行。 摩尔称“虽然新冠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我们需要继续前进并重新开放我们的经济,以便人们能够恢复正常的生活。” 目前有807人因新冠住院,比上周这个时候增加了大约22%。 编译:Yuan 图源:Pixabay ref:https://www.cp24.com/news/health-minister-insists-ontario-is-staying-the-course-on-lifting-restrictions-amid-sixth-wave-of-pandemic-1.5843291

新冠后遗症:心跳加快喘气不停 脑部神经系统出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有专家指出不少新冠肺炎康复者都出现了后遗症,即使当中有是马拉松跑手,有运动习惯,但康复后都会出现上气不接下气的情况,但这不是因为体力问题,而是脑部的神经可能出现问题,例如跑步后会出现喘气,但休息一会后,神经系统就会作出指示,令呼吸回复正常。但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后,脑部神经就可能失去自我调节功能,令人不停喘气,需要用上很长时间才可以停止。究竟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的后遗症有多严重? 大学医疗网内科专家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教授章曼慧医生接受加拿大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表示,她有病人曾经不能起身,要一整天睡在床上,做很小的事情,例如吃饭或洗澡也会感到很累。所有事情,即使是很小的事都需要花很多精力才可以完成。除了不能上班工作,有时候连照顾小孩也不能,故她认为这种后遗症是非常可怕的。 同时章医生表示,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后遗症,有些人在出现后遗症前是非常健康,但她举出一个例子称有经常跑步做运动,甚至是马拉松的跑手,在出现后遗症后,就连走完一条街都不可以,走完一个街区都会喘气、呼吸加快,觉得不舒服、很辛苦,所以各人都不同。 有些后遗症则引致嗅觉、味觉不太灵敏,只有以前的一半,但有些则比较严重。而对于嗅觉是否会回复,章医生指很多人都会逐渐转好,她鼓励病人去嗅不同的东西,例如是洋葱、姜、花,会尽量叫他们去嗅一下以重新调节大脑,让大脑知道这些是什么味道。但有些人在感染两年后,仍然未能恢复全部嗅觉,只嗅到强烈的气味,所以恢复程度是因人而异。 当问及是否有方法可以令康复者的嗅觉恢复到以前一样时,章医生指要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就需要休息,慢慢令病人情况改善,又会教他们做一些像气功的呼吸运动,这些呼吸运动都会帮助病人,让他们呼吸不会太困难以及减少症状突发(symptom flare)。 章医生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比起影响肺部及呼吸,其实更影响神经系统。因为呼吸和心跳是一个很自然的功能,但有些确诊者的调理功能出现了问题,即是不能控制呼吸和心跳的速度,不能像以前走了几步后,心跳高了但是会逐渐回复,感染新冠肺炎后,有人的后遗症则是心跳一直保持高速,无论是坐下还是走路都会是高的,亦即是自主神经紊乱(Dysautonomia)。 章医生也同意即使防疫措拖放宽了,亦要做好自我保护。对于提高警觉要维持多久,章医生觉得要视乎数据,如果数据慢慢变低,以及天气回暖,措施可以松懈一点。但到九月时,如果数据变高,就要再注射疫苗或者戴口罩,做其他的防御工作。 (图片:GettyImages) T07

安省私营诊所涉嫌违法做高价核酸!省府遭质疑!

联盟行政总监梅赫拉说,缺乏准确检测空谈防疫,相当于在漆黑中射击。视频截图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从去年底开始,严格规定只有极少数类别的人,可以获得核酸(PCR)测试。安省医疗联盟(Ontario Health Coalition)的明查暗访揭发,有私营的牟利诊所向出现症状的病人,收取超过200元的核酸测试费,违反加拿大医疗法。 代表68,000护士和18,000名护士学生的安省护士协会(ONA)主席Cathryn Hoy,昨天在视频记者会上指出,安省正面对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的BA.2疫情。检测、个案追踪和隔离是抗疫的基础。省府让私营的牟利机构取代医院和公共卫生局进行核酸测试,是建立两级医疗体系。美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效法加拿大,证明医疗私营化是行不通的。 麦克马斯特大学医学院教授兼联盟创办人之一的盖亚特医生(Dr. Gordon Guyatt)表示,交由私营机构进行核酸检测的最大问题,是费用、质量和安全。联盟的调查发现,很多在私营机构负责检测的人只戴布口罩,连最基本的N95口罩也欠缺,更别提脸罩和防护服。由于有症状的病人与等候其他化验的人共处一室,极容易传播病毒。 省府遭质疑夸大检测能力 多伦多西乃山医院化验师兼安省公务员工会(OPSEU)医院专业组主席拉贝尔(Sara Labelle)说,西乃山医院在疫情初期,承担了全省的核酸检测,相关费用超过100万,但省政府当时没有明确表示会作出补偿,其后也只是拨款予一定时限内的核酸检测。医院在疫情高峰期,每日进行75,000次核酸测试,占全省40%检测量。医院无法进行更多测试是因为政府没有拨款。 她说,私营机构每15分钟才检测一名病人,医院检测12人只需要38分钟,可见医院的测试费用相对较低。况且,西乃山医院的准确性超过95%,是全国最高。私营机构所使用仪器的准确性,充其量只可以在长期护理院使用,不适用于公共卫生所需要的快速追踪疫情。 联盟行政总监梅赫拉(Natalie Mehra)指出,皮尔区是安省疫情的重灾区,凸显出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家庭受打击最严重。安省政府大幅缩减核酸测试的理由,是要快速取得报告;但省府去年在财政预算案提出,有能力每日进行105,000次检测,并且有90%人可以两天内获知结果。根据卫生厅的资料,3月份的检测数量最低跌至只有6,243次。因此,省府是否夸大检测能力,又或是故意为私营化开路是一大疑问。 图源:Pixabay

新冠病毒正在不断变异 专家警告不戴口罩会增加变种机会

【加拿大都市网】全国各地陆逐取消防疫限制,加拿大人可能会觉得于生活各方面开始恢复正常,不过,有专家警告,结束身体距离和戴口罩等长期存在的做法不仅会增加传播,甚至会增加出现新变种病毒的机会。 传染病专家米勒(Matthew Miller)接受CTV采访时表示,对于受病毒感染的人来说是犹如一张彩票,它能增加产生较以前的变种更好和更恶劣的新变种病毒机会; 如没有被感染,则减少了病毒变异的机会。 米勒说,随着病毒的复制过程,它会产生突变,冀变得更具传染性及增加其传播,从而改善其生存能力。 这就是导致新变种出现的原因; 通过传播给更多人,这为病毒提供了更多变异的机会。 安省延龄草医疗网络(Trillium Health Partners) 传染病专家查克拉巴提医生(Dr. Sumon Chakrabarti)表示,病毒基于选择性压力来复制和修改其基因组成的概念,是病毒生命周期的正常部分。病毒一直在变异,大家是无法控制这一点的,病毒变异将继续作为病毒进化的自然组成部分。 此外,温哥华传染病学中心医学总监康惠医生(Dr. Brian Conway)指出,疫苗在新变种病毒出现所起的作用也很重要,完全接种疫苗的人越少,新变种不仅会出现,甚至传播的可能性亦越大。他说,全球大约43%的人尚未接种至少两剂疫苗,这使大约30亿人极易感染新冠病毒。 康惠医生强调,变种依赖于病毒在现实生活中的复制,如拥有的易感染宿主(susceptible hosts)越多,病毒便会越多。由于它复制了那么多,在随机性的情况下,将可进化出一些能生存的新变体。 另一方面,米勒指出,公共卫生措施在防止感染方面可发挥着关键作用,包括在拥挤的环境佩戴合适的口罩,尽可能与他人保持两米距离。他还建议大家保持手部卫生,并与疑似染病的人保持距离。他说,这些措施不仅有助遏制病毒的传播,还可降低新变种出现的速度。 米勒称,任何降低风险的方法都会减慢这种变异出现的速度,大家必须在接种疫苗的基础上采取其他预防措施。 康惠医生也表示,只要病毒能传播和生存,新变种的出现是不可避免,就病毒未来变体可能是什么样子而言,它们可能会继续在普通人群中变得更温和和高度传播,情况类似在加拿大取代Delta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 米勒说,未来变种将继续温及更易传播的想法虽不能保证,但重要的是全球要为一种新变种做好准备,原因是新变种可能较以前看到的任何东西都更危险。 V06

专家:感染过新冠也可能再次感染

【加拿大都市网】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加拿大已有逾300万宗感染病毒后康复病例, 虽然克服症状、并恢复正常健康状态可让人松一口气,但专家表示,曾感染病毒不一定能阻止病人再次感染。 据安省延龄草医疗网络(Trillium Health Partners) 传染病专家查克拉巴提医生(Dr.Sumon Chakrabarti)的说法,于整个疫情大流行期间都存在再次感染病毒的可能。 安省咸美顿市(Hamilton)麦马士达儿童医院(McMaster Children’s Hospital)的传染病专家富尔福德(Martha Fulford)表示,病人亦有可能再次感染同一种病毒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患严重疾病的机率将较低。 她接受CTV访问时指出,病人可能会再次感染同一种株菌,但人类的免疫系统会针对第一次接触的株菌产生抗体,这些抗体通常可再次预防有症状的疾病。 查克拉巴提称,一般来说,呼吸道病毒的再感染是很常见,原因是呼吸道病毒具有躲避免疫反应的能力。  不过,绝大多数的再感染可能是轻微的,富尔福德说,当有人发现自己再次感染新冠病毒时,她会首先问对方是否感到不适。她称,呼吸道病毒每年都会传播,人们确实会再次感染,关键是他们不会特别生病,如有人再次感染新冠病毒及病重入院,她会认真检查患者的免疫系统。 两位专家都将轻度疾病形容为类似感冒,症状包括持续数天的流鼻涕、咳嗽、喉咙痛和头痛等。 查克拉巴提说,轻度新冠病例也不太可能需住院或入住深切治疗室(ICU),大部分再感染者只有轻度疾病的原因是曾接触过这种病毒,令身体更容易识别,并经产生了专门针对有关病毒的抗体。 查克拉巴提补充,作为人体抵御致病微生物第一道防线的一部分,它会产生中和抗体来防止病毒感染,免疫系统也会产生记忆反应(免疫记忆), 这是免疫系统快速识别曾遇的外来物质能力,这会触发免疫反应,不仅中和抗体,还包括有助于保护身体的T细胞和B细胞。 另一方面,许多因素在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看似较高的再感染风险中起作用,包括其增强了逃避过去感染或接种疫苗的免疫能力。 查克拉巴提说,高传染性也是增加再感染的因素,尤其是以前曾感染Delta变种病毒的人。 他称,如最近数项研究证明,奥密克戎被认为在呼吸道中的复制速度较肺部组织更快,这是该变体较以前的新冠毒株更有可能再次感染患者的另一个原因。 V06

Omicron疫情|实验测试由参加者鼻腔喷入新冠病毒 仅一半人受感染

全世界首个新冠病毒“人体挑战”试验在英国进行,研究人员让测试者感染新冠病毒,以观察传播效率、病情初期发展等重要问题,最令人喜出望外的是,有一半测试者在鼻孔吸入高浓度的新冠病毒后,也没有感染,这成为研究人员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伦敦帝国学院负责这项人体试验,共有36名18至30岁年轻、健康、没接种疫苗的志愿者参加试验。研究人员向志愿者的鼻孔喷进相同剂量的新冠病毒,而这个剂量相当于新冠患者体内病毒量最高时,从鼻孔喷出的一滴微小飞沫所含的病毒量。 结果显示,只有一半人被感染,受感染者42个小时内出现症状,检测结果也呈阳性。这个结果与一贯衞生领域认知不同的是,过去一般认为,在首次接触病毒到首次出现症状,需要5日时间。 研究人员也发现,喉咙存在许多病毒,但鼻子病毒量最高,因此他们强调口罩要盖住口鼻的重要性。至于为何有一半人志愿者未受到感染,这将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负责试验的传染病专家邱克让表示,试验显示抗原检测,也就是俗称的快速测试,能够在早期有效检测出新冠病毒,“虽然在第一或第二日敏感度比较低,但是如果使用正确且每日重复使用,一旦阳性立刻采取防疫行动,那么将能有效阻挡病毒散播。” 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范塔姆教授(Prof Jonathan Van-Tam)表示,“这个重要的研究提供了关于新冠疾病更多的重要数据,这些发现对认识这个新出现的病毒非常珍贵,我们根据新发现,可以微调防疫措施。” 立即下载 | 全新《星岛头条》APP : https://bit.ly/3yLrgYZ

专家指 奥密克戎暂难全面取代Delta变种病毒

【加拿大都市网】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不仅是本国流行的主要新冠病毒变体,而且还持续主导目前疫情大流行期间的大部分讨论。最近引起关注的问题是加拿大出现新的奥密克戎变体,更确认了逾100个病例。 由于奥密克戎受到注目,很多人可能想知道Delta等的其他变种病毒会否继续在加拿大传播。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的最新数据显示,奥密克戎现时占阳性检测样本的大部分,但仍有小部分Delta病例继续被发现。 在本月9日的一个星期,于本国收集的404个阳性样本中,92%为奥密克戎,7.9%样本检测出Delta变种病毒。 安省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传染病部门主管伊云斯(Dr. Gerald Evans)接受CTV访问时表示,虽然被奥密克戎取代,但Delta仍然存在。他称,随着奥密克戎证实具高度传播性和快速复制能力,基本上已取代之前占主导地位的变体,情况如Delta刚出现时,也取代了Alpha变种病毒。 伊云斯指,Delta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变体,它在竞争中胜过Alpha,所以大家已看不到 Alpha,现时可能需更多时间,才能看到奥密克戎推倒Delta。 此外,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感染预防和控制学主任霍塔(Susy Hota)博士接受 CTV的采访时也说,少部分人似乎仍会感染Delta,它还没完全被取代。 霍塔强调,Delta在全国大部分地区维持传播,不仅在安省,卑诗省在本月9至15 日的一星期,卑诗疾病控制中心收到的阳性检测结果中,97%为奥密克戎、3%是 Delta; 魁省本月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94.6%的筛查病例假定为奥密克戎,5.4%是Delta。 她表示,各省报告的Delta病例数量减少,重要因素是疫苗的出现,两剂疫苗已证明对 Delta变种补贴非常有效。 但对奥密克戎而言,虽然数项研究均表明现时的疫苗仍有效,但研究指,公众需要第三剂疫苗才能获最佳保护。 伊云斯与霍塔同时称,Delta变种病毒可能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以及其他弱势社群、包括免疫功能低或年龄较大的人士中大量传播。尽管与数月前比较,目前报告的Delta病例有所减少,但很难判断该变种病毒会否在不久的将来永久消失。 伊云斯补充,随着Delta在社区中持续低水平传播,如果Delta仍有大量感染者,可能无法完全取代它。霍塔则预计在一段时间内,Delta变种病毒可能于全国各地少量存在。 V06

安省女子新冠后出现副作用 记忆变差反应迟钝

【加拿大都市网】“脑雾”(brain fog)这名词,相信不少人从未听过,Susie Goulding亦是,但令她出现常常错过了早上的咖啡一样,记忆力与注意力大大衰退。 安省奥克维尔居民,现年54岁的Goulding表示:“这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有1天,就像1吨砖一样击中了我,一切十分模糊,我反应迟钝,然后变得更差”。 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已有2年,科学家仍然试图了解新冠病毒如何影响大脑,这种疾病最持久、最令人感到不安,这症状被称为“脑雾”,这症状可以让健康且活跃的人,例如Goulding,变成只有外壳一样的人。 多伦多大学1名研究人员测试抗抑郁药的研究中,正努力了解更多有关“脑雾”的起源,希望可以协助患者。 被世界卫生组织归类为“新冠后状况”的长期症状,包括疲劳、呼吸急促及认知功能障碍,一般在首次出现症状后3个月发生,并持续至少2个月。 多伦多大学精神病学与药理学系教授Roger McIntyre表示,这是“真正知得甚少的症状及体征的结合”,“不幸的是,有不少人受此影响,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少人不能工作,不能照顾子女,不能做家务,其身体已经受到损害”。 McIntyre正领导1项研究,在全省招募志愿人士,测试1种名为vortioxetine的抗抑郁药,希望该药物能帮助那些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引致大脑受损的人。 他表示,当人们抑郁并患有“脑雾”时,其免疫系统一般会出现问题,这种抗炎药物,可能有助长期患有脑部问题的新冠患者。 McIntyre强调,现在没有足够研究来广泛地协助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我们需要一边走路一边嚼香口胶,我们需要了解这个问题是甚么,但我们亦需要找到治疗方法”。 随着病毒蔓延,更多难题开始出现,1种理论是病毒可以通过鼻子进入,还有一些证据证明,病毒可以透过减少血液流动来伤害大脑。 最近,由史丹福大学及耶鲁大学研究人员领导的1项尚未经同业评审的研究指出,即使轻微的新冠患者,亦会导致认知障碍。 新宁医院研究所高级科学家Simon Graham现正领导1项由加拿大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神经影像学研究。 Graham表示:“我们知道新冠病毒对大脑的影响是1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大脑可能受到多重感染”。 Goulding是参与McIntyre研究的志愿人士,她十分喜欢滑雪,曾担任花艺设计师,她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一系列症状,包括耳鸣及心脏问题,但对她而言,发生在大脑的问题是最严重。 数个月以来,Goulding一直十分紧张地开车,在屋内周围贴满提示贴纸,提醒自己简单的日常工作。 她表示,经治疗后,当中包括物理治疗及单词拼图等练习,她现在开始可以进行简单的任务,但尚未能够回复过往的花艺设计师工作。 (图片:星报) T02

新冠病毒为什么会进化?为何总是快人一步?

【加拿大都市网】只要存在易感人群,病毒就会进化。 2021年1月首现南非的新冠病毒C.1谱系当时看起来与其他变种相似,也并未传播太广泛,其基因组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然而病毒进化得异常之快,快过地球上其他任何生物。科学家近期分析了新冠病毒的突变率,结果发现新冠的突变数量与人类从250万年前首次直立行走到今天所经历的突变数量一样。 C.1谱系出现仅仅4个月后,南非遭遇由高度传播的德尔塔变体引起的第三波新冠疫情,而一支追踪该毒株的团队检测到新版本的C.1基因组发生了大量变化。他们很快发现,新版本为C.1.2变体,产生了比其他变异毒株更多的突变——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德尔塔变体所拥有的关键突变,以及一部分与免疫逃避相关的突变,都在它身上出现了。 新变体的传播能力已经比阿尔法高了40%~60%,而阿尔法的传染性本就比原始毒株高出50%,演变成了一些流行病学家口中的“我们一生所见的最具传染性的疾病”。引起麻疹和水痘的病毒比德尔塔变体更易传播,但后者的传播速度极快,能在4天内完成从宿主A到宿主B的传播,而其他病毒至少需要10~14天时间。 只要存在易感人群 病毒就会传播、复制和变异 生命在自然选择下进化是生物学定律,正如万有引力是物理学定律一样。新冠病毒的持续传播将导致进一步变异,产生新的变种,导致更多的死亡和持续的大流行。 人类至今也未能控制住新冠病毒。SARS-Co V-2可以说是生命在自然选择下进化的一个典范,令低估自然力量的我们处于危险之中——正如我们过去曾经和未来仍将无数次经历的那样。 SARS-Co V-2基因组由3万个碱基组成,碱基存储蛋白质指令,蛋白质负责劫持我们的细胞并产生数十亿个新病毒。 当一个人吸入SARS-Co V-2时,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会识别并附着于人体细胞的蛋白质上。虽然感染过程始于喉咙和肺部,但SARS-Co V-2最终会攻击全身的系统,包括心脏、血管、肠道和肾脏等。 附着于宿主细胞后,病毒会将其基因组——一条由3万个RNA碱基组成的单链——注入细胞内部。在那里,病毒蛋白开始重塑细胞结构以适应其大规模增殖。SARS-Co V-2的基因组就像一座工厂的建筑师兼总经理,引领协调各方工作,以制造更多病毒。 病毒每次感染新宿主,产生新副本,都可获得或好或坏的新突变。人类每次感染SARS-Co V-2,身体都会产生10亿~1 000亿份病毒。每次感染期间,病毒基因组内可能会发生0.1~1次突变——如果我们保守地将新增突变数定为0.1,那么全球每天新增的425 000个病例就会带来42 500个突变,这意味着SARS-Co V-2基因组3万个碱基里的每一个每天都有可能发生突变。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突变中能站稳脚跟的还是少数,因为存在传播的瓶颈,在一次感染期间发生突变很少会传染给另一个宿主。根据最近的两项研究,传播给他人的少量病毒通常与开始感染的毒株相同。 而不幸的是,有一个例外存在。如果病毒在某个体(例如免疫系统较弱、无法清除病毒的个体)内停留较长时间,它将与人体免疫系统发生广泛的相互作用并获得有用的突变来对抗免疫。举个例子,在过去的一年间,科学家观察到SARS-Co V-2变种获得了足以改变刺突蛋白形态的突变,从而使得保护性抗体难以再针对它。(抗体如钥匙开锁一般结合刺突蛋白,中和病毒。) 如何应对病毒的进化 也有一些好消息。在过去的20几个月里,科学家发现了病毒进化的蛛丝马迹。自然选择推动着病毒朝增强传播能力和获得免疫逃逸的方向前进,但未必会给人类带来更严重的病症。 减缓病毒进化并防止伴随突变和新变种出现的唯一方法是延阻病毒传播,每次感染都是病毒进一步进化的机会。 人类减缓新冠传播最有力的武器是疫苗接种。不同疫苗以不同方式保护身体免受入侵者伤害,而其共通的模式是,疫苗将灭活病毒或病毒片段(不具备传染性)摆到接种者的免疫系统面前,模拟病毒入侵场景,训练机体的防御能力。 接种疫苗的好处不只在于预防。接种者如果感染病毒,其体内产生的病毒量往往更少,也通常能比未接种感染者更快清除病原体,减少病毒变异的时间。 感染继续,进化也将继续。坚持佩戴口罩、做好消毒工作、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接种疫苗,是我们保护自己和减缓新冠病毒进化的通用而高效的方法。(科普中国 CNKI智慧科普聚合平台,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