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12:23:3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历史性裁决!魁省清真寺血案凶手25年后能申请假释

(最高法院周五作出历史性判决,裁定被告之假释等待期不得超过25年。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2017年魁市清真寺恐袭案主犯比索内特(Alexandre Bissonnette)早前被判终身监禁,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27日)作出历史性判决,裁定被告之假释等待期不得超过25年。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比索内特早前承认6项一级谋杀及6项谋杀未遂罪,初审被判终身监禁,40年内不得假释;唯魁北克上诉法院于2020年改判,将其假释等待期改为25年。案件辗转至全国最高法院,9名主审法官周五作出一致裁决,维持上诉法院的判决。 高院此一判决,令哈珀政府于2011年引入《刑法》的“法官可对重犯连续加刑”的新例立即失效。判词形容有关修订“有辱人格”,且“在本质上与人类的尊严不可并存”。 判词指,控方原要求判被告50年内不得假释,但此般判刑“本质上是残忍和不寻常的”,且将使司法机构名声扫地。而过长的假释等待期,亦剥夺了犯人从善及重新融入社会的机会,并变相否定了他们具“道德自律”的能力。 判词又指,连续叠加的假释等待期,总年数可长达50至100年,违反《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下简称《宪章》)第12条“任何人有权不受残忍和不寻常的待遇或处罚”之规定,且在《宪章》第1条下无合理的实施前提。因此,根据2011年相关刑法修例,而被判假释等待期超过25年但少于50年者,可据《宪章》第12条入禀。 伊斯兰文化中心主席拉比迪(Mohamed Labidi)对有关裁决表示失望。而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则发声明表示,执政当局虽支持法官拥有延长假释等待期的自由裁量权,但仍将尊重法院的本次裁决。 案情指,于2017年1月29日在魁市伊斯兰文化中心(Islamic Cultural Centre)向场内信众开枪,造成6死6伤。 V22

醉酒不是理由!最高法院裁禁止用酩酊大醉作违宪借口

(图为在渥太华的加拿大最高法院。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禁止以醉至无意识状态或极度醉酒状态作为对某些罪行的辩护理由的法律违宪,并呼吁国会考虑新立法。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对3宗案件作出裁决,审视犯下某些暴力罪行的人士是否可以用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这是一种酩酊大醉致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状态。 法官卡西雷尔(Nicholas Kasirer)在裁决中称,《刑事法典》中禁止以此作为某些行为的辩护理由是违宪的,因为一个人饮酒并饮到酩酊大醉,不代表他们打算进行暴力犯罪行为。 法院又表示,国会可能需要颁布一项新法律,要极度醉酒的人士对自己的暴力犯罪行为负责,以保护弱势受害者,特别是妇女和儿童。 联邦政府于1995年颁布了现行法律,当时法院裁定醉酒可以作为对性侵犯控罪的辩护理由,这一裁决引起强烈反对声音。 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周五在一份声明中称,联邦政府正在仔细研究加拿大最高法院该项裁决,以评估该项裁决对受害者和刑法的影响。 拉梅蒂指出,该项裁决不适用于绝大多数涉及醉酒犯罪的案件。 该法院审理的其中一宗案件是,一个卡加利男子饮酒和进食迷幻蘑菇,然后在大醉状态下暴力袭击一个女子。 法院判男子布朗(Matthew Brown)无罪释放,他原本因为闯入教授的房子,并且在他赤身裸体,以及进食迷幻蘑菇,情绪变得高涨时,用扫帚柄袭击该女子而被定罪。 卡西雷尔称,布朗不仅喝醉或兴奋,而且处于一种如精神病状态,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妇女团体此前曾对男性提出的辩护理由表示担忧,认为可能会削弱对女性免受性侵犯和暴力的保护。 妇女法律教育与行动基金(Women's Legal Education and Action Fund)项目主任欧文斯(Kat Owens)指出,周五法庭澄清醉酒与极度醉酒之间的区别很重要。 欧文斯称,通过为极度醉酒设定高标准,也为避免刑事责任设定了高标准。 在布朗的裁决中,法院表示,醉酒绝不能在某些罪行作为辩护,包括误杀和性侵犯。 V17

最高法院5比4裁定 福特削多市议席合宪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以5比4维持安省高等法院的裁决,认为安省省长福特削减多伦多市议会近半议席的行动没有违宪。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裁决中亦表示,福特实施的变更,并未有侵犯候选人或选民的言论自由权;且在2018年10月投票前,每个人都有数个月时间来适应新系统。 安省立法机构通过1项法案,将多伦多市议会的议席,由47个减少至25个,与联邦选区保持一致,当时,市议会的选举活动正在进行中。 福特当时表示,这变化是要简化多伦多市议会的运作,并可节省2,500万元开支;但有批评者表示,这做法并不民主极其武断。 (图片:CP24) T02

快报!最高法院裁决支持安省政府 多伦多议会削减规模成定局

(经过三年的法律斗争,加拿大最高法院对削减多伦多市议会的斗争作出了决定。Justin Tang/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高法院(SCC)裁定支持安省政府削减多伦多市议会规模的决定,结束了在2018年多伦多市政选举中期引入立法的三年之争。 最高法院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多数法官同意安省政府的意见,裁定驳回多伦多市的上诉。 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在福特政府使多伦多选举过程陷入混乱数年后做出的。2018年8月,在10月22日选举的提名结束两周多后,安省政府通过了一项立法,重新确定了多伦多的选举规则。 《改善地方政府法案》,即所谓的第5号法案,将多伦多市议员的人数从47人减少到25人,并重新调整了多伦多市的选区,以配合联邦和安省的选区划分。 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表示这项立法将改善决策并节省2500万元。然而,批评者指责他进行政治干预和藐视民主。 代表多伦多的律师认为,安省立法违反了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虽然在裁决中存在分歧,但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法官不同意这一论点。判决认为没有人被阻止发言、筹款或竞选。 最高法院的裁决结束了多伦多政治的动荡时期,其中大部分发生在第5号法案提出后的几天,并一直持续到选举日。500多名候选人被要求在精简后的机构中重新登记。在一次仓促举行的高等法院听证会上,福特政府受到了指责。福特威胁要使用一项特别条款推翻法院的决定。 安省上诉法院批准了最初的暂缓裁决,允许选举以25个选区进行。次年9月,法院以3比2的分歧裁决支持安省政府,为多伦多市的律师将此案提交给加拿大最高法院创造了条件,该案于去年3月被审理。 在加拿大最高法院举行听证会之前,福特坚持削减多伦多议会席位的决定。 “这是我送给市长最好的礼物,”福特表示。尽管福特最初声称第5号法案将削减成本,但市议会在2018年大选后投票赞成将员工预算增加一倍。 虽然在大选后的三年里,市政府和福特之间的僵硬关系有所缓和,但许多市议员对议会的削减怀有消极的负面情绪。(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globalnews.ca/news/8231495/supreme-court-of-canada-ontario-toronto-city-council/?utm_source=notification)

福特削减多伦多议席是否违宪 最高法院今天将裁决

(■■安省政府削减多伦多市议会规模,令多市府提出法律挑战。CBC资料图片) 联邦最高法院预计今天(1日),会就安省省长福特在上一次市政府选举期间,削减多伦多市议会规模的决定是否符合宪法作出裁决。 联邦最高法院是次裁决,是在安省下一次市政府选举前大约1年作出。 2018年的市政府选举进展顺利,安省立法机构通过一项法案,将多伦多市议会的议席,由47个减少至25个,与联邦选区保持一致。 福特认为,这变化可简化市议会的运作,并可节省2,500万元开支。但有批评者谴责这做法不民主兼武断。 安省法院曾判违宪 多伦多市府在安省高等法院提出挑战获得成功,法官认为福特的行为违宪。 法官贝洛巴巴(Edward Belobaba)表示,有关法例,透过影响候选人的竞选能力,侵犯候选人的言论自由权利,并阻止选民投票,可能导致有效代表的投票,侵犯选民权力。 福特威胁要使用宪法来推动变革;计划使用的条款令省立法机构与议会,能够通过立法,超越《权利与自由宪章》中的规定,但期限仅为5年。 最后,福特不必引用该条款,因为省府在上诉期间,赢得了暂缓裁决;而多伦多市府的选举亦继续进行,但议会规模缩小。 在向上诉法院提出的论点中,省府表示,有关法律是解决市议会“功能障碍”的“适当措施”,这是由于议员人数过多所造成。 至于安省最高法院在此事上存有分歧,3名法官裁定推翻贝洛巴巴法官的裁决,2名法官维持原判。联邦最高法院同意听取多市对上诉法院裁决的质疑,2021年3月份举行了听证会。 多伦多市政府在书面陈述中,表示变化对候选人及选民造成严重干扰与混乱。且表示,新的选区边界,令候选人可以在不属于他们选区的地区进行竞选活动;与此同时,选民不能确定候选人是谁。陈述又强调,有关法律违反了“民主的不成文宪法原则”。 但省府表示,不成文宪法原则,不能用作推翻立法;即使可以,亦没有依据认定他们在本案中受到侵犯。星岛综合报道

最高法院裁定联邦推碳税完全符合宪法

【加拿大都市网】(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联邦碳税完全符合宪法。 最高法院达成非一致裁决,维持联邦政府的气候变化计划。该项环保计划旨在减低全国碳气排放量,在未来10年减排最少三分之一。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瓦格纳(Richard Wagner)在裁决书中说,气候变化对加拿大和全球构成真正和人类存活的威胁,证据显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一个要点是排污者要付代价。 瓦格纳又说,各省不能自行制订全国最低碳税款额,一个省份无法减排碳气,对全国其余地区都有大影响。 最高法院认定联邦碳税合宪,并非一致裁决,6名法官完全同意碳税符合宪法,1名法官反对部分说法,2名法官完全不同意。 加拿大在2019年实施<温室气体污染价码法>(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为没有设定碳气排放价码的省份订定最低款额,萨省、安省和阿尔伯塔省3省不服,指法例违宪。 (资料图片) T10

独眼能不能当公交司机?安省高等法院判定可以……

一名因患癌症而失去一只眼睛的公共汽车司机被吊销了驾驶执照,但她最终胜出这场驾照官司,而相关的省级法例更被认为违宪。 安省高等法院法官金梅尔(Jessica Kimmel)在判决中认为,这些旨在提高道路安全的规定,对独眼人士,即那些只有单眼视力的人,是不公平的。 金梅尔表示:“这些视力标准,是建立在独眼司机无法安全驾驶公共交通车辆的刻板看法上,造成或延续了一种歧视性的弊病,而不允许根据独眼司机的实际驾驶能力和特点进行单独豁免。” 金梅尔将她的违宪认定搁置12个月,让省府有时间重新制定规则,而发起此案的司机在这期间仍然不会拥有驾驶执照。 无证据表明独眼驾驶不安全 迪千佐(Liliana Di Cienzo)是安省奥克维尔市(Oakville)一名有着良好驾驶纪录的公共汽车司机,2013年10月,她因癌症失去了右眼,当时她41岁。结果,根据《公路交通法》(Highway Traffic Act )中禁止独眼人持有驾驶执照的条款,省府吊销了她的C类商业驾驶执照。 法庭文件显示,迪千佐在失去单眼后一年左右试图重返工作岗位时,她坚持认为自己可以使用左眼安全驾驶。然而,交通厅表示,视力法规使她无法保有驾照,实际上结束了她的职业驾驶生涯。 来自咸美顿市的迪千佐在接受CP24新闻采访时说:“我当时相当震惊,本来相信起码会有一个路试的机会,以证明自己可以有能力做到。” 被允许驾驶小型车辆的迪千佐认为,该规定歧视了那些身体有残疾的人。她以1998年的一项省级研究为论据,认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独眼司机这个群体,是不安全的商业司机,她应该有机会去证明自己可以安全驾驶公共汽车。她说:“交通部门马上就判我有罪,基本上,我没做错什么,他们就判了我无期徒刑。” 经过几次失败的法律行动后,省府在法庭上的争辩理据是,当局要求最低视力标准是公平的,这与重要和合理的安全考虑有关。省府承认,该规则确实是根据身体残疾进行区分的。但并没有专门挑出那些只有一只眼睛的人,因为即使是两只眼睛都健全的人也可能不符合标准。 几位专家作证,其中一位为省府辩护称,统计数据显示,独眼司机撞车的风险更高。 其他省份允许依能力豁免 迪千佐的专家评估了她的安全驾驶能力,其他省份允许基于能力评估后可作个别豁免。 纵使迪千佐胜了官司,但她仍然要等待至少12个月才可以拿回执照。法官拒绝了她希望撤去判决中等待时间的请求,她说,首先需要对迪千佐进行测试,以证明她确实可以安全驾驶。 迪千佐的律师表示,这项裁决将影响所有形式的牌照。并说:“这是对她一直所说的话的重要认可,即我们应该根据她的实际安全驾驶能力,而不是她的残疾来评估她。” 安省司法厅长唐尼(Doug Downey)的发言人只表示,视力标准不是歧视性的,无论如何,保护道路安全是合理的。

10年前没握电梯扶手遭罚款案 女事主上诉到高院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二审理一宗10年前被指乘搭行人电梯时,不按指示扶着电梯扶手而遭罚款的案件。被票控的Bela Kosoian(图),于2009年在满地可Laval地铁站乘搭行人电梯时,一名警员向她表示,须遵守行人电梯上的图案──「小心,请扶着扶手」。但Kosoian之后与该名警员发生争执,结果她被拘留大约30分钟,警员亦向她发出一张100元不扶着行人电梯扶手的告票,及一张320元未能证明身份的告票。Kosoian于2012年在该市法院上庭,法官判她无罪释放;她之后向Laval市政府、警方及地铁公司提出诉讼,但连续两次都败诉,最终上诉至最高法院。Kosoian的代表律师Aymar Missakila在庭上表示,案件涉及公民自由权;他表示,事发时,该名警员没有权利要求Kosoian公开其姓名,而Kosoian亦没有义务留意电梯上的图案。代表Laval市的代表律师表示,警员的做法十分合理,若果Kosoian当时能证明其身份,之后发生的事情便可以避免。最高法院法官Clement Gascon表示,若要向没有扶着电梯扶手的人发出告票,每小时可能会发出数百张之多。(图片:CTV) T02

加拿大最高法院拒绝受理 本拿比市府禁止横山油管扩建上诉案

■ 横山输油管项目,目前在本拿比的码头设施。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裁定,不受理本拿比市政府,关于禁止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扩建项目的上诉案。 本拿比是横山输油管扩建项目的终点,联邦政府于2016年批准输油管扩建项目后,国家能源委员会在审核该项目时,允许承建公司康德摩根油公司在开工期间,毋须遵守市政府附例的决定,令油管可扩建三倍,由亚省爱民顿运送稀释沥青及其他石油产品,到本拿比的港口设施。本拿比市政府上诉到联邦上诉法院,但在今年3月23日被否决。市政府不服判决,再次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周四的决定,给这宗诉讼划上了句号。 毗邻亚省省长诺特利表高兴 本拿比市长柯瑞根(Derek Corrigan)对裁决感到很失望,但并不意外,因为市政府没有地位,没有获得联邦政府应有的尊重。尽管诉讼已走到尽头,但他表示将继续为市民争取权益。 环保组织加拿大绿色和平,也对裁决表达失望。另一方面,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则立刻在推特(Twitter)上,表达自己的喜悦。她表示,很高兴看到输油管扩建项目又扫除一个障碍,并重申这个项目关系到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在过去一段时间,不断有示威者举行集会,抗议有关扩建项目,卑诗省政府也就计划引起的环境和经济潜在影响,提出关注。 省政府已在卑诗上诉法院,就联邦与省在输油管项目上的权限问题,提出了向法院征求意见,但此案还未开始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