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18:12:2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30
dushi_top_nav_31
dushi_top_nav_25

Tag: 移民政策

加拿大人口增长太快导致失控 经济学家分析形势

  【星岛都市网】一位经济学家表示,虽然加拿大人口的快速成长有助于填补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后的职缺,但也刺激了租金上涨,并使房屋短缺更加严重。 据《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报道,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执行董事、资深经济学家格兰瑟姆(Andrew Grantham)在周四(18日)的发布一份报告中表示,人口增长一开始是加拿大经济的优势,但在2023年经历了失控的“螺旋式上升”。 格兰瑟姆在报告中表示:“非永久居民带动的人口增长最初有助于填补疫情造成的职位空缺,但2022年中期以来的人口激增也导致了住房短缺和租金上涨。” 格兰瑟姆估计,自2019年以来,加拿大人口增加了约110万,即35%,已超出住房供应能力。他补充,这一增长“超过了劳动力需求”约20万至70万之数,亦即5%至20%。 格兰瑟姆报告指:“这表明,在抑制人口增长以缓解住房通胀和可能夸大劳动力短缺问题,从而在其他领域造成通胀压力之间,存在着谨慎的平衡。” 然而,他也表示,鉴于人们对人口增长和住房负担能力的关注,“很容易忽视新移民对这个国家所产生的积极影响,特别是在劳动力市场上。” 他强调,“随着国内劳动力人口老化,参与率下降是可以理解的。对于在加拿大出生的人来说,自2015年以来,参与率下降了近3%,”他说。 此外,格兰瑟姆认为非永久居民和新移民对于填补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后的空缺职位至关重要。但他同时指,人口成长可能“太多、太快”了。 他认为疫情结束后,本国新移民的参与率、就业率和失业率均好于疫情前。 “然而,随着经济放缓和劳动力需求减少,这一群体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 报告称,如果实现非永久居民的新目标,加拿大的人口成长率将从目前的约3%降至2025-26年的少于1%。 他表示:“虽然这本身并不能解决新房屋建设相对于人口增长的短缺问题,但将有助于缓解一些最严峻的压力,并降低加拿大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中的租金通胀。” 图:加通社 V6

住房压力加大 联邦部长为高移民政策辩护

【星岛都市网】联邦住房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和移民部长米勒(Marc Miller)表示,随着住房压力的加大,联邦政府正在努力稳定每年进入本国的人数。 加通社周四(11日)报道,2022年的内部文件显示,移民部员工警告副部长,移民的大幅增加可能会影响住房负担能力和服务。 文件显示,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在制定2023年至2025年的移民目标时,分析了移民对经济、住房和服务的潜在影响。 联邦政府最终仍决定到2025年,将加拿大每年欢迎的永久居民人数增加到50万人,几乎是2015年的两倍。 文件显示,联邦公务员很清楚人口高成长会对住房和服务造成的压力。 自由党部长们在周五的联合声明中,为提高移民​​数量的决定辩护,认为移民支持加拿大在疫情后的复苏。 声明称:“如果我们在疫情后没有增加移民,经济就会萎缩。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的企业可能会倒闭。加拿大人所需的社会服务,包括医疗保健,将进一步延迟,甚至更难获得。” 但米勒和弗雷泽也表示,住房压力促使政府调整移民目标以及临时居民进入。 米勒决定将2026年来到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人数稳定在50万人,与2025年持平。 自由党政府也修改了国际学生计划,以解决有关诈欺和生活成本挑战的问题。 自由党部长表示,如果高等教育机构不能确保满足国际学生的住房需求,联邦政府准备采取更多行动。 声明称:“我们希望教育机构只接受他们能够容纳的学生数量,或协助寻找校外住宿。我们准备采取必要措施,包括大幅限制签证,以确保指定的教育机构为学生提供足够的支持,作为学术经验的一部分。” 一直严厉批评自由党住房政策的联邦保守党党领博励治(Pierre Poilievre)周五表示,政府应该调整其移民政策,以适应本国住房建设的步伐。 博励治表示,“保守党将回归常识性移民政策,邀请一些我们可以在医疗保健系统中安置、雇用和照顾的人,”他续指,如果想引进人才,就需要在医疗保健系统中安置、雇用和照顾他们。 图:加通社 V6    

移民政策有变!卑诗省提名积分大调整

【星岛综合报道】卑诗省提名计划(BCPNP)于周三(16日)对积分系统作出更改,修改了申请人的分数构成。该积分系统,与快速通道项目一样,用于评估申请人是否有资格获得永久居留权。总体变化如下:变化一:根据工作邀请的NOC没有分数新积分分配系统的第一个、也是可以说是最显著的变化,是取消据申请人工作邀请取得的技能水平积分。以前根据工作邀请可获高达60分,现在这些分数已经分配给申请人的人力资本和经济因素。变化二:重新分配点数除去NOC工作机会代码的分数,将使人力资本或经济因素被赋予更高权重。变化三:符合条件的专业称号分数经济因素分数增加5分,是分配上的另一个变化。申请人持有的合格专业称号将获加分。这包括卑诗技工培训局(SkilledTradesBC)或卑诗省行业培训局(ITABC)持有的任何有效证书;但也参考了省提名计划(BC PNP)上的特定职业。变化四:CLB语言基准9可获得满分,法语和英语能力得到认可总分30分的加拿大语言基准(CLB)语言能力测试,只要获得9分即为满分,而非之前的10。CLB是加拿大评估语言能力的国家标准,基于官方语言测试。另一个变化是现在承认英语和法语的能力,并为同时拥有该两种能力的申请人加10分。变化五:重新调整卑诗省位置权重选择温哥华以外地区将获得分级积分:●在大温哥华地区就业得0分;●在史戈米殊(Squamish)、阿波斯福(Abbotsford)、阿加西斯(Agassiz)、米逊(Mission)和芝里华克(Chilliwack)地区就业得5分;●尚未提及的卑诗省地区得15分;此外,具有特定地区教育或工作经验的个人,额外分配10分。变化六:更高的工资上限积分标准最后一个主要变化,是基于收入获取积分的工资上限提高了,但该个单项增加了5分(现在55分,以前是50分)。以前年薪10万元的申请人即可获得该类别最高分数,现提高至年收入14.5万元;之前年薪为10万元的申请人现在只能获得33分,而非原来的最高50分。图:省府图片V6

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后 想境内登陆须有临时居住签证

(■■获得永居身份后,在境内完成登陆手续,必须有合法的临时居住身份。加通社资料图片)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披露加拿大移民部一份内部文件,强调居住境内的人,在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后,若想在境内完成登陆手续(landed within Canada),必须有合法的临时居住身份(TR)。 这份标注日期为2020年11月3日的内部文件指出:“为了能够在加国境内完成登陆手续,申请人必须持有有效的临时居住签证,证明自己是合法居留。这是所有永久居民申请的一项总的基本要求。” 如果当事人已过居留时限,但是仍处于90天可以申请恢复身份的期限内,移民部将要求申请人先申请恢复合法居住身份,等到文件被批准后,才能完成永久居民批准。 逾期留90天或判不得入境 如果当事人合法居留期已过,并且已经超过90天恢复申请期,因应个案的不同情况,通常会面临三种选择。 第一种是移民官可以拒绝当事人的永久居民申请,宣布不得入境,理由是当事人没有遵守必须在合法居住期到期之前,离开加拿大的有关规定。 第二种情况是移民官也可以给当事人一个机会让其先离境。在向移民官证明确已离境之后,移民官向其原居国发出一份RFV(Ready for Visa)信件,或是当事人重新申请签证之后再进入加拿大。 第三种情况是在案件情有可原的情况下,移民官可运用自己的裁量权,引入A25条款以人道理由对申请人给予赦免。

加拿大新移民不足 政府以快速获永久身份应对

(■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阐述吸收移民的新措施。加通社资料图片) 如果生活给你柠檬,那就随遇而安,榨柠檬汁吧。把看似的挑战变成机会。 杜鲁多政府在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时,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新冠疫情关闭边界并关闭几乎所有国际旅行的情况下,如何实现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庞大目标。 政府的解决方案——将目标对准国内已经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新移民——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政府在应对移民挑战方面采取了创新方法,值得称赞,这将是疫情过后复苏和长期繁荣的关键部分。 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最近向《星报》编辑部阐述了吸收移民的新方法。他指出,移民对国家至关重要,在出生率下降、劳动力短缺和人口老龄化的时代,“它创造了就业机会,创造了增长,创造了繁荣。” 但是当国门关上时该怎么办?去年政府的目标是接纳341,000名新的永久居民,但疫情限制意味着离这个目标差距巨大——只有184,000人。事实上,加拿大去年的人口增长速度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一个多世纪中最慢的。 今年,政府为新移民设定了更高的目标——401,000人。事实上,政府计划在未来3年内接纳123万新移民,接近卡加利这样大城市的人口。 在这种情况下,这是一个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随着我们继续与疫情抗争,很明显按照常规步骤是无法达到。因此,政府推出了一项计划,为已经居住国内的9万人打开了获得永久居留权的大门,包括4万名国际学生和数万名医疗护理和其他重要领域的工人。 计划于5月初启动,门迪奇诺告诉《星报》,需求“非常高”。他说,国际毕业生的上限人数在24小时内就已爆满。 该计划远非完美。批评者说,鉴于加拿大有数十万人没有永久居民身份,9万的数字远远不够。也有人认为接受标准过于严格。 即便如此,原理是坚固的。为那些来加拿大接受教育、以及已经在本国必要领域工作的人提供一条更容易获得永久居留,并最终取得公民身份的途径,这显然很有意义。疫情凸显了他们的重要性:例如,四分一的医疗护理人员是新移民。 当然,给他们正式的身份实际上并没有给加拿大带来更多的人;理论上讲,他们已经在这里了。但放宽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途径使他们更有可能留下来。这鼓励他们在此扎根、组建家庭、创办企业——充分发挥创造力,并永远成为加拿大人。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大门不仅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工人打开,在现有的强调语言能力和专业技能等方面的移民计划下,这些人可能已取得先机。新计划鼓励许多资格较浅的人,而这些人在疫情期间已在真正必不可少的领域工作,例如长期护理机构。与此同时,新移民被鼓励在通常的大都市以外定居——温哥华、多伦多和满地可等大都市地区已经有大型移民社区,就业机会很多。 门迪奇诺列举了一项试点计划的成功,该计划鼓励雇主帮助新移民在人口稀少的大西洋省份定居。政府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约有7,200名技术工人在那里落户,一年后,90%的技术工人仍留在这些地区,这证明他们不是把它当作跳板。 政府应将试点项目永久化,并扩展到其他人口增长缓慢或停滞的地区。移民很棒,但我们不希望他们都挤进少数大城市,而忽略其他地区。 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应对疫情危机,但也存在长期的移民挑战。在非疫情时期,加拿大有幸在数百万想来这个国家的人当中进行挑选,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世界各地的出生率正在急剧下降。韩国和意大利等国家都担心失去自己的国民,并正在采取更多措施留住他们。20世纪的长期人口繁荣将很快在许多地区变成人口萧条。 这意味着对合格移民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加拿大不一定能够依赖大量热切的申请人来弥补低生育率,并保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口不断增长。 杜鲁多政府在应对疫情对移民的短期影响方面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灵活性。它和未来的政府将需要更加努力应对在缓慢增长或停滞的世界中确保繁荣的挑战。

加拿大移民新政策 留学生欢欣鼓舞

【加拿大都市网】近期加拿大移民方面最令人瞩目的政策,莫过于吸纳9万名在加人士转永久居民之事。 5月6日温哥华时间上午9时起,该移民新政正式上路。不出所料,留学生反应极为热烈。据了解情况的移民律师黄国为对多伦多A1电台透露,当天下午留学生类别已收到21,568个申请,超过4万名额的一半。 与之对比,另两类别略显冷淡,必要行业外劳有2600人申请,医护类别外劳当天仅收到322个申请。 留学生热外劳冷,自有原因。包括一是留学生在时间上更急迫,签证到期就得走人;二是竞争更激烈,必须抓住一切机会;三是较易较快备妥相关文件要求。而两类外劳的情况相反。 虽然留学生申请已过半数,但其中艰辛,唯冷暖自知。本报访问的一位移民公司职员Jason Zhao就吐槽说:“申请人必须提供语言成绩,学历公证,无犯罪公证,体检回执或预约证明以及在职证明。一些外国毕业生须要联系母国的政府机构,进行繁琐的文件公正或开具相关证明……申请过程非常被动……压力相当大。” 相较留学生办证的难题,两类外劳申请遇冷才是更大的问题。 事实上,这次移民新政早就受到诟病,移民业界人士早前已公开提出担心,认为移民部在推出相关政策时,未能咨询业界,政策是“天马行空”随意发挥;总体人数和分配给三类别人数的设定,也缺乏清晰理据;另外,则是申请人部分条件设定不切实际。 移民部如何因应,目前尚不得而知。 另外,本栏之前提到有一些奇门方式可移民加拿大。如家长陪读小留学生之时,转申学签成功后,由另一家长办理工签等方式,这主要是针对部分国家或地区人士入境加拿大有困难,而不得己的方式。其实加拿大的救生艇计划,对欲移民的港人已经足够。移民是件严肃的事情,我们不赞成采用非正常渠道移民。 作者:易加 图片来源:IRCC  

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为什么胜过其他各国?

(■■报告指本国移民政策的制定,是基于各种数据系统科学的分析基础上做出的。 加通社)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加国移民部2019年移民效果报告(Immigrant Outcomes 2019),指本国移民政策的制定,是在对各种数据进行系统科学的分析基础上做出的。这种基于事实和证据的科学决策方式,令移民政策成为国家建设的一个成功故事,也成为世界各国的标杆。 加拿大移民部预计在11月公布下一年度的接收移民计划。2019年移民效果报告显示了本国移民政策在多方面的成功。首先,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各成员国中,加拿大每年接收技术劳工移民的人数最多。本国有一套最精心设计、历史最久的技术移民制度,被经合组织成员国广泛奉为标杆。 其次,从效果上看,经济类移民主申请人对本国劳动力市场的融入程度和就业率,超过了本土出生的人,失业率则与本地人相若。 新移民首份工作收入最高纪录 报告指出,在2014年及2015年抵埠的移民(不含难民),更创造出自1990年以来,新移民进入职场首份工作收入的最高纪录。经济类移民主申请人在抵埠后不久的平均收入,即超过本地人。 第三,加国移民制度成功吸引全世界各地高科技精英人才。报告指,加拿大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简称STEM)四大领域中,持有学位的高专人才中,移民所占的比例高达50%,远高于移民在全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20%。 第四,对国家的就业和经济贡献大。移民比本土人士更倾向于创业,成为企业家,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移民对于国家财政的净贡献更多,特别是经济移民主申请人的贡献最大。移民的子女,即1.5代或第2代移民与本土家庭的小孩相比,接受大学教育和平均收入都更高。 第2代移民教育收入均胜本地人 报告指出,加拿大移民制度的成功秘诀,在于注重收集数据,并且在数据的分析、研究方面有超强能力。联邦移民部(IRCC)的研究和评估部门(Research and Evaluation Branch)将各部门在文件中提交的事务性的行政数据,转换成基于个人的数据,用以分析和研究。移民部将这些数据传送给加拿大统计局。后者再将这些个人数据,与联邦税务局的报税资料结合在一起作为最基础信息,形成一个叫做“纵向移民数据库”(Longitudinal Immigration Database,简称IMDB)的系统。 IMDB系统由加拿大统计局负责制作, 结合了联邦和各省数据、联邦税务局的T1、T4等报税信息,以及其他各方面数据,包括2016年人口普查中的新移民入境类别信息,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2013年社会身份一般性调查等。反映了自1980年以来,抵加移民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 近期,移民入籍纪录、安居服务数据及经济类移民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的数据信息也包括在IMDB系统中。 同时还允许IMDB与统计局的其他数据来源相联,包括人口普查,劳动力市场调查等。IMDB系统又被纳入加拿大雇主-雇员动态数据库(Canadian Employer-Employee Dynamics Database),对企业、公司、就业水平等动态信息进行分析。 这些数据对制定和调整移民政策非常重要。移民研究与评估部门副主管在2019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详细阐述了移民部如何运用这些数据,分析药剂师、厨师、跨国公司内部调动人员(intra-company transferees)和食品服务这4个快速入境移民职务类别的市场供求情况,了解以上述职位申请的技术移民,抵埠后是否真的从事相应行业、是否对缓解加国劳力市场紧缺有帮助等。

大选以后的移民制度会有些什么变化?

自由党少数政府当选,对于加国移民系统将有何影响?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周二发文指,只要自由党能够保持国会信心,加拿大的移民制度仍可保持稳定。在移民人数方面,文章预计未来有望进一步提高。根据自由党目前的计划,加国的移民人数目标是从2019年的330,800人,增加到2021年的35万人。自由党在今届大选的竞选政纲称,这种增长模式将继续下去。 鉴于近几年自由党采取的移民人数渐进增加方式,可以预期,到2021年以后,其移民目标是,每年将再增加1万名左右。这意味着到2023年,加拿大的移民目标可能约为37万人。 料新公民人数到2024年增40% 自由党在第一个任期内启动了数个经济类移民试点计划,其中最著名的是大西洋移民试点(Atlantic Immigration Pilot,简称AIP),自由党承诺在连任后将它永久化。文章指,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将转向市提名计划(Municipal Nominee Program,简称MNP),因为自由党承诺要帮助加拿大各地的小城市吸引更多的移民。MNP的选择标准,预计将借鉴AIP以及乡村和北方地区移民试点计划(Rural and Northern Immigration Pilot,简称RNIP)。 此外,自由党承诺对合格的永久居民免收公民申请费,表明加拿大已经很高的公民申请率将进一步提高。由于实施这项变更的立法需要在国会通过,因此可以预期,公民申请会出现短期下降,随后将激增。 自由党已为2023-2024财年预留了1.1亿元,以应对预期的公民申请增加,这一数额比他们预期在下个联邦财年实施的支出增加40%。这表明自由党预计,这项政策将使新公民人数到2024年增加大约40%。 在移民安置资金方面,过去20年中,保守党和自由党政府同样都对这项资金的大量增加进行了监督,而杜鲁多在第一个任期继续执行这项政策。联邦移民安置资金目前为15亿元,随着自由党继续增加移民人数,预计这笔资金会进一步增加。 《加拿大移民通讯》的文章最后指,自由党连任会维持移民体系的稳定。 从今届大选的竞选政纲可以看出,加拿大主要政党在移民问题上有着相同的基本观点,即接纳新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这对各政治派别中所有支持移民的人来说,都是应该庆祝的事,因为它表明,在世界两极分化日益加剧的时代,加拿大在西方民主国家中是如此独特。 本报综合报道

联邦推外来农场工移民试点

联邦政府周五宣布一项新的为期三年的移民试点计划,为外来农场工人提供申请永久居民的机会。该计划获得相关业界一致好评,不过移民权利团体就称该计划仅适用于几个特定行业,政府应为所有临时外劳提供申请永居的机会。过去数年中,虽然肉类切割、加工以及蘑菇种植业等工作并非季节性的,但由于劳动力短缺,该行业仅可依赖季节性临时外劳。新的试点计划希望通过给外劳提供成为永久居民的机会,来吸引这些外劳留下。v06

团聚移民舍弃抽签虽好 但市民担心政策又变化

有市民对移民部实行“先到先得”的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请方法表示认同,之前因实行抽签制,一直搁置没有申请,这次会第一时间上网提交申请表;另一市民则表示,家庭收入暂时达不到移民部的要求,会等两年后再递交,但又担心将来移民政策又发生变化。 已移民大温近二十年的汪太太周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和丈夫一直想为在中国的父亲办理团聚移民申请,因为父亲已经八十多岁,还患有阿兹海默症,无法一个人独立生活。尽管父亲已拥有加拿大十年入境签证,之前也经常来加拿大探望儿子,但因他年事已高,抵加后,也要购额外购买健康保险,但游客的医保额度有限,且游客的医疗及住院费用都贵得多。她听说朋友母亲曾以游客身分在列治文医院留医,一晚就需要万多元。因此,帮父亲办理移民手续是最好的安排。 并非每人的父母都想移民加国 汪太太又表示,之前的申请方式是使用抽签制,而她觉得自己一向没有“中奖命”,感觉即使申请也多数不会被抽中,因此尽管她和丈夫的收入已经符合移民部的要求,也一直迟迟没有递交申请。此次推出“先到先得”制,且在网上申请,申请到的机率较大,所以会与丈夫商量,届时应会第一时间上网去递交父亲的申请。 她指并非人人都想移民来加拿大,她自己的父母就表示不愿意移民。她说,她父母在中国居住的小区是单位宿舍,邻里都是几十年的同事,彼此非常熟悉,每天也有固定的活动和娱乐,因此不想来到人生路不熟的地方生活。 列治文市民梁小姐表示,虽然有心申请父母从中国来加拿大团聚,但无奈这几年与丈夫两人的收入不太稳定,除2018年超过移民部标准外,其他几年的收入仍差数千元,非常可惜。她说,会继续努力工作,希望两年后能够满足连续三年的收入要求,但恐届时政府换人,移民政策或申请标准又发生变化,她担心到时也许仍然无法满足条件。

联邦政府将签《移民契约》只是表达善意的文件?

■■移民部长胡森支持联合国移民契约。资料图片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联邦政府准备本星期签署由联合国167个成员国达成的《全球移民契约》。该契约旨在全世界实现有序、安全的人口跨国迁移活动。 这一长达36页的《联合国契约》设立了23个有效率和人道处理跨国人口迁移问题的目标。比如,对跨国移民人口提供基本生活条件、对媒体从业人员展开培训,让他们正确理解并使用正确的词汇讨论跨国人口迁移问题;鼓励媒体对跨国人口迁移活动作独立、客观、和高质量的报道;对那些持种族主义、仇外和不容忍态度报道的媒体,给予撤销财政支持惩罚等。 美国等国家反对 尽管已经有美国、澳洲、以色列、匈牙利和奥地利等国公开反对这一契约,加拿大国内也有不少反对声音,但杜鲁多的联邦自由党政府已决定签署。 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本星期将在摩洛哥马拉喀什(Marrakech)被正式接受。已经抵达那里的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给跨国人口迁移活动的输出国、中转国和接收国提供了框架性指导方针。 胡森强调,加拿大实际上已经在做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所倡导的事情,比如接收移民的项目和帮助移民融入加国社会等。胡森还指出,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只有指导意义而没有法律约束力。 联邦保守党领袖谢尔就发出警告,该契约将导致加拿大在移民问题方面的主权受到侵蚀、新闻媒体自由报道的权利受损。 谢尔强调,接收何人作为移民来加拿大、在什么情况下接收,这些都应该由加拿大自主决定,而不能由外国人或是哪个国际组织决定。 批评和反对《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的个人、党派和国家的主要论点是,该契约混淆通过正常渠道申请移民,以及通过非常规手段移民的区别,侵犯了主权国家保护边界安全和自主制定移民政策的权利。 胡森认为,保守党是出于党派政治的目的才坚决反对,是为了与从保守党分裂出去的右翼党派、加拿大人民党,争夺有反移民倾向的选票。 加拿大人民党领袖、前保守党资深议员卞聂尔(Maxime Bernier)在网上发起签名活动,反对联邦签署《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 联合国难民署纽约办公室负责人基利(Ninette Kelley)承认,世界上有不少人对跨国人口迁移问题感到焦虑,因而对《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产生负面看法;而契约的目的恰恰是调动政府、企业界和社会各方面力量,积极处理相关问题。 渥太华大学移民法规助理教授利维(Jamie Liew)认为,由于新推出的《联合国全球移民契约》没有法律约束力,所以签署契约侵犯主权的说法不成立;这不过是一份表达善意的文件而已。

这类电脑人才超抢手 移民政策却令美国科技公司招不到人

■ 初创公司Zapata创办人兼执行长Christopher Savoie对于招才难感到无奈。《纽约时报》 星岛日报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初创公司Zapata创办人兼执行长Christopher Savoie今年向3名专门研究量子电脑这门日益重要科技的科学家招手,对方亦已接受。但7个月后,这家在麻州剑桥的公司仍在等候国务院批出这三名专家的护照。三人全是来自外国,在欧洲或亚洲出生。 ■ 研发量子电脑技术的初创公司Zapata办公室一景。《纽约时报》   不管造成延误的是更严的移民政策还是官僚体制,Savoie的处境正是美国商界和大学越来越担忧的问题:除非政策或优先考虑有变,他们难以吸引到人才来建立量子科技,这类技术有朝一天可以令现时的电脑变得小儿科。 美国的科技业正不断重复同一故事。随着各家公司向新科技推进,越来越难找到合资格的工程人员和研究员。他们亦正面对引入外地专才的更严苛移民条例,并要与蒙特利尔、伦敦、巴黎以及北京等其他海外科技中心竞争。在量子电脑方面,海外竞争是尤其棘手问题,理论上这些电脑是可以破解全球各地保护着各政府和商业机密资料的加密法。要是真的能够研发出量子电脑,运算能力甚至可以是比现时的超级电脑有几何数字的增长。 当了解这项技术的人才并不是太多之时,问题会是更大。例如在深度学习这类人工智能技术,有估计指真正可以称得上为专家的人是少于25000人。 量子电脑的人才是更为罕有,有估计指全球能够称得上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是少于千人。 在传统的电脑内,电晶体储存资料的“位元”(bit),每个位元值可以是零或一。这是指示电脑要怎样运作的最基本数据。某些物质在极细小或极低温状态下是会出现不同反应。这些分别让一个量子位(qubit)能够同时储存零与一的值,两个量子位便可同时储存四个值。随着量子位数量增加,量子电脑的运算能力以几何增长。 建立这些电脑的科学家,是专门研究极之细小或极之低温物质的物理学,与我们日常接触的物理学有极大分别。耶鲁大学物理学教授Steven Girvin表示:“知道怎样做的人实在没有太多。这些电脑是物理学博士生以近乎人手打造。” 在过去数年,美国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还有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已开始为商客户建立量子电脑。他们相信只消数年,量子电脑便可以超越现有电脑的能耐。谷歌、IBM、英特尔、以及微软等美国科技巨头皆已加快量子电脑的研发工作,中国和欧洲亦一样。中国政府正在合肥市打造一个价值100亿元的量子电脑国家实验室,计划在2020年启用。欧盟在2016年亦已投放约12亿美元到量子电脑。

若知实际移民数目 加人恐反对接收!

■■一名儿童在哈里法斯的移民入藉仪式上。CBC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联邦政府曾被告诫说,就移民问题举行的公开讨论要小心,因为加拿大社会对待移民的态度处于敏感和脆弱的局面,弄不好民众的态度就会从支持接收移民,变成反对接收。 联邦移民部为一个副部长级委员会准备的内部文件显示,虽然自2012年以来,略微超过半数的加拿大人支持联邦政府接收移民的年度指标,但回答问题的加拿大人中,大多数以为每年只有约15万名移民抵达加拿大;当他们被告知每年实际抵达加拿大的移民是26万人后,认为加拿大每年接收移民数量太多的加拿大人,比例就从23%上升到32%。 各三成人认为移民太多或太少 加拿大皇后大学研究公共政策问题的专家宾廷(Keith Banting)指出,加拿大社会约有30%的人认为,加拿大每年接收的移民数量太多,认为加拿大每年接收移民数量太少的加拿大人,比例也差不多是这么多;而中间数量更多的加拿大人属于有条件支持多元文化的人,他们是否支持目前的移民水平,取决于现行移民政策是否有利加拿大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 换句话说,加拿大社会对移民问题的看法是很容易发生变化的;主流社会对待移民问题的民意,会由于特定的国际事件和加拿大国内的一些事件而较快发生变化。 联邦自由党政府去年公布了三年移民指标,每年稳定增加接收移民的人数。

专家:放宽移民体检极端 反对举债谈人道

本报记者陈仪芬报道 联邦移民部一反过去40年的政策,决定为残疾者和患病移民开绿灯;但有移民律师与经济学家均反对移民部的决定,认为这将为加拿大医疗体系带来沉重负担。 移民律师钱路(图)对记者坦言,身为移民律师应该对移民部的开放政策举双手赞成,但这一路下来,却发现移民部的政策走向过度极端。钱路说:“我是律师,虽然为所有的移民难民谋福利,但我更是加拿大人,要维护所有加拿大人的利益。” 钱路认为,加拿大固然重视人道关怀,但不能不顾经济效益,当联邦政府年年举债,每个省的医疗资源都拉警报时,移民部的作法有欠考虑。 难民移民标准不一 钱路说,这次触动修法的关键,是因为有一些难民遇到体检未过而促使政府检讨相关问题,对比一下,常年来移民部对父母、祖父母等体检标准从未放宽,甚至有父母亲因带着患病儿而全家移民被拒,对这些人来说,难道公平吗?政府是否太厚此薄彼了呢? 昆特兰理工学院经济系教授张国任,亦批评联邦政府财政操作不谨慎。张国任说:“不知道联邦是如何计算出每年的医疗支出仅0.1%的数字?现在因为有设限,很多残疾者不会申请移民加拿大,但门槛一放宽,一些未曾想过申请者可能都会涌入,所得的数字绝对不只0.1%。” 张国任说,过去自由党属于中间偏左派,但现在为吸引讨好部分选民、抢新民主党票源,已经过度偏激了,这不是一个负责任政府该有的表现。 联邦新民主党温哥华东区国会议员关慧贞,批评杜鲁多政府没有完全取消残疾人移民的障碍,只是降低门槛。现在模糊的保证,仍然带有歧视,是空心的,没有意义。 一个由残疾人、爱滋病和移民权利组成的团体,谴责杜鲁多政府仅是对一个大漏洞进行了“微调”,批评政府没有把残疾人的权利义务与国际人权的标准看齐。

联邦放宽移民体检 医保福利压力又要增加了!

■■放宽体检限制后,申请人及其子女将不会再因健康理由遭拒。星报资料图片 ■■因健康原因而拒绝移民申请人入境,被部分人视作带有歧视的政策。星报资料图片 联邦自由党政府宣布修法放宽对加拿大永久居民申请人的体检要求限制,减少因体检不合格而被拒绝永久居民申请的个案发生。政府指出,最终目标是取消这一政策,但要对此举给各省造成的医疗健保和社会服务开支增加做出研究。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现行移民政策中有关体检的规定已执行超过40年,不仅不合时宜,而且有违加拿大的价值观和政府制定的包容政策。 胡森估计新法规实施之后,原先因“未来医疗需求过大”(excessive demand)而被拒移民申请的大约1,000人中,有75%将可以被批准入境移民。政府还会进行更多咨询和研究,目标是未来完全废止因健康原因而拒绝移民申请的政策(medical inadmissibility policy)。 恐延长医疗轮候时间 现时加拿大对于有健康问题的申请人是否批准申请人,一条重要标准是看申请人移民后5年内,预计所需花费的健保开支,是否会超过加拿大人均国民健保花费水平,以及申请人移民之后的医疗健保需要,是否会影响到加拿大公民或移民的健保需求,造成本国公民和居民轮候医疗照顾的时间延长。 CBC报道说,修改有关法规之后,移民申请人及其子女将不会再因为发育迟缓、有特殊教育需求、有听力及视觉障碍等身心原因而被拒绝永久居民申请。作为是否批准其移民的一个重要标准,允许移民申请人未来5年内预计健保支出的平均数额(anticipated health-care cost threshold)将提高至每年2万元,是原来标准的3倍。因健康原因而拒绝移民申请人入境,多年来被许多人看作是一项带有歧视的政策。胡森表示,现时还未准备好完全废止(full repeal)这一政策,原因是咨询工作尚未完成。但是以国会公民及移民委员会的说法,现在是时候对这一政策做出调整和改变。由自由党主导的这一委员会曾建议最终废止这一政策。 未明言会否增省医疗拨款 该委员会于去年秋天起开始对修改这一政策做出研究。胡森当时表示,政府致力于最终废除这一政策,但是会采取谨慎的做法推进。因为在这一政策上的改变,可能会对各省的健保和社会福利开支造成影响。 胡森没有明确表示,联邦是否打算就这一方面对各省增加的开支做出补偿,但表示将就各省开支受到的影响进行研究。他指目前的修法将更接近于加拿大的价值观,同时令负责公共健保开支的各省和特区政府介入这一议题。 加拿大没有机制可以向移民单独收取诸如看医生和住院的费用,所以即使移民申请人自己有意愿有能力支付抵加之后的医疗费用,在签证官看来亦不能消除未来他们可能耗费过多公共医疗资源的担心。 不过在现行移民审批过程中,申请人如若有能力负担公共健保以外的医疗或服务支出,比如HIV相关的药物,反而可以作为审批其移民申请时的一个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