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5月28日 星期二 13:56:4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30
dushi_top_nav_31
dushi_top_nav_25

Tag: 自由党

温市自由党候选人四年内数次快速买卖房产 疑是炒楼投机者

【加拿大都市网】杜鲁多在竞选期间,承诺当选后将打击炒房投机者,将对任何在购买房屋后12个月内出售房屋的卖家征收重税,但温哥华固兰湖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努莫哈梅德(Taleeb Noormohamed)  被曝在过去的四年内,至少参与四次快速房地产交易,但他坚称不是一名炒楼投机者。 据英语电台News 1130报导,努莫哈梅德在过去的四笔房地产交易中,有三笔涉及在一年内购买和出售房屋,根据自由党在竞选活动中提出的房屋辣招政策厘定,这三笔买卖收益将征收重税,而努莫哈梅德的第四笔房产交易,由于大于一年转手,则避开该党提出的辣招政策。努莫哈梅德在四笔房产交易中,算上税项和其他交易成本,总收益仍高达60万元。由于大温地区楼价飙升,尽管努莫哈梅德快速买卖房地产并非违法,但这种行为被认为是楼价飙升的主要因素。 News 1130电台对努莫哈梅德买卖房产进行深入了解,发现努莫哈梅德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曾有两笔房地产交易,其中包括位于温哥华西区13大道(W.13th Ave.)的一个两居室柏文,以及位于太平洋中央火车站(Pacific Central Station)附近的一个两居室柏文。其中位于西区的柏文单位,努莫哈梅德在三个月内对此进行买卖,而火车站附近的另一个公寓,则在努莫哈梅德购买后的七个月,再次出售成交。不仅如此,努莫哈梅德在2019年12月,出售一套位于温市西区的城市屋,持楼时间为一年零四个月;而在2017年底,努莫哈梅德在六个月内亦以快速买卖方式,购入并快速出售温市西区的一处房屋。 努莫哈梅德随后反驳他是炒楼投机者之说,他在电话访问中澄清,他位于西区13大道的房子原本计划自住,但由于新冠大流行导致无法装修,房子亦因大厦管理禁止出租,所以选择出售。另外位于中央火车站附近的房子计划给予其妹妹自住,但妹妹后来决定与父母同住,所以才决定快速出售。努莫哈梅德拒绝透露在过去十年内,多少次出售低于持楼两年的物业。住房维权者瑞滋尔(Rohana Rezel)抨击自由党在承诺打击房产投机行为的同时,候选人却参与了这种行为。 V21

绿党议员转投自由党 选区两月内7次获联邦建设拨款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国会议员自从由绿党转投联邦自由党后,其所代表的选区在两个月内7度获得联邦政府拨款进行建设,并多次有部长级人物到访。有学者分析,自由党想借此中和议员变节后为她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巩固在大选中拿下该选区的席位。 代表纽宾士域省省府弗雷德里克顿(Fredericton)的国会议员阿特温(Jenica Atwin) 6月10日宣布,由绿党转投自由党。 她上周四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联邦政府将给弗市拨款230万元,用于16个基建项目。对于联邦政府的突然慷慨,弗市居民近月已是司空见惯,上月底,阿特温才报喜获联邦拨款380万元,提升弗雷德里克顿国际机场的设施。自她当选国会议员至转投自由党的两年间,联邦政府从没拨款眷顾弗市,但在她成为自由党人后,联邦已向该市“派糖”7次,包括修桥补路、修建市府建筑物、兴建康乐中心,以至拨款研究提供堕胎的门径等。 阿特温表示,她决定加入自由党党团,主要是为了获得更多接触内阁的机会,借此吸引联邦政府对弗市的关注。“这个决定很大程度是为了给本选区带来贡献,是为了团队。” 除了财政注资外,多名自由党重量级人物最近频频到访弗市,陪同阿特温落区,当中包括了副总理兼财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等4名联邦部长。 阿特温承认,是她促成了多名内阁要员到访。“我很高兴能把他们带到这个美丽的地区,向他们展示本区一些美好的事情以及值得支持的项目。我们优先的事项仍然是争取更多的资源和机制,来让重要的项目取得成果。” 纽宾士域大学政治学者刘易斯(JP Lewis)指出,该选区的形势十分微妙。在上届大选中,代表绿党出选的阿特温仅以800票之差险胜保守党的代表,所以,三党都有机会在下届大选取得此区议席。自由党在多个范畴向这区“派糖”,希望总有一些能打动到选民,但是否足以抵销阿特温背弃绿党造成的负面影响,仍属未知之数。“很难说选民会怎样看待这件事,如果他们以负面的眼光来看,阿特温的事本来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现在突然成为焦点了。” 阿特温曾称,因为不满绿党党领保罗(Annamie Paul)在以巴冲突中只呼吁双方缓解冲突而转投自由党,保罗表示不相信。阿特温在转投自由党后改变了对以巴的立场,修订至与自由党的取态相近,并就此前的言论道歉。   V20  

安省自由党清还千万债务,为明年选举做足准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自由党已清还2018年省选中遗留的1,000万元债务,将继续为下届省选做准备。 据加通社报道,安省自由党党领邓德华(Steven Del Duca)透露,该党是通过收紧内部支出以及扩大党员人数和赞助者群体等方式,来消除遗留债务的。他透露,由于免除了会员费,该党的成员人数已增加到超过7.5万人。 去年3月当选为党领的邓德华称,清除债务将使自由党能够继续为2022年6月举行的下一届省选做准备。他说,“这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自由度和灵活性,让我们能专注于手头的任务,即成为现任省长福特的最具吸引力竞争者或替代者。” 邓德华称,制定安省自由党竞选政纲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候选人提名的网上会议仍在继续,预计到周末将有30名候选人到位。 他承认,重建安省自由党和偿还债务的工作并不容易,考虑到自由党在上届省选中的惨败,1,000万元债务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偿清是一项艰钜的挑战,而疫情更加剧了这一挑战。 在2018年的省选中,自由党在安省执政16年后输给进步保守党,只赢得7个席位,惨败导致韦恩(Kathleen Wynne)辞任党领。该党目前有8名核心小组成员,前进步保守党省议员西玛德(Amanda Simard),在保守党削减法语服务经费后宣布转投安省自由党。   V18  

民调显示若现在大选 仍是自由党少数政府

【加拿大都市网】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虽然杜鲁多处理疫情的措施获得国人支持,但却仍不足以令他组成大多数政府。一方面联邦自由党获得增加的支持率,多来自已经拥有席位的选区,另外对杜鲁多支持率的提高,未能同样转化为对自由党的支持。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尽管自由党在今年至今的民调中都领先其于他各政党,不过如果今天宣布大选,自由党不会得到较目前更好的状况。益普索行政总裁布瑞克(Darrell Bricker)表示,虽然自由党支持率一直高于其他各政党,不过如果他们今天宣布大选,并不能保证会组成一个多数政府。 益普索最近的一次民调结果为,自由党支持率35%,略高于联邦保守党的32%。如果大选结果反映出民调结果,自由党只会成立另外一个少数政府,较目前所处的政局一样。 联邦新民主党(NDP)则在民调中继续维持第三的位置,支持率为18%,但魁人政团则略有下降至7%,联邦绿党也有约7%的支持率。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自由党支持率提高的选区,其实已经是该党拥有席位的地区。布瑞克指出,这会明显影响到自由党推动大选的积极性,从政治策略的角度看,目前自由党获得的支持率提高,不足以帮助他们组成多数政府。 布瑞克说:“自由党能做到的,只是在已经拥有席位的选区做得更好,而不是将这种支持率扩展至他们不拥有席位地区,这明显不会帮助他们实现多数政府。因此,目前看不到自由党有进行大选的动力。” 他也指出,让自由党能保持执政的支持,很大部分来自自由党政府应对疫情做出的贡献。自由党政府早期处理疫情的做法,特别是通过多项计划确保国民能够有能力支付账单,公众大多支持政府这样做。 不过,公众明显认为政府这样做只是“公共服务机构”份内的行为,换句话说,很多选民不会因为满意自由党应对疫情的手法,就会因此转变政治理念去支持这个政党。 布瑞克表示,最新民调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总理杜鲁多的支持率提高,但他领导的自由党支持率却未达到同等增长水平。杜鲁多支持率较今年2月上涨了13个百分点达到56%。 本次民调12月11至14日间进行,通过互联网访问了1,000名18岁以上选民,统计学误差为正负3.5%。 V0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WE争议致莫奈下台 两大政党支持度趋近

■■WE争议令自由党失去大幅领先优势。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最新民调显示,由于受到慈善组织WE Charity利益冲突争议事件的困扰,联邦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已不相上下。 受Global新闻台委托,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在前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辞职前后,分别调查1,000名加拿大人。结果显示,在莫奈下台之后,联邦两大主要政党的支持率差距略有缩小。 总体而言,综合结果表明,自由党目前在已决定的选民中的支持率为35%,而保守党则以32%紧随其后。 新民主党(NDP)的支持率为18%,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和绿党的支持率均为7%。 自由党支持率下滑至34% 在莫奈辞职之前接受民调的人当中,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分别为36%和31%;而在莫奈辞职之后进行的民调中,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分别为34%和33%。本次民调的误差范围为正负2.5%。 益普索公司副总裁辛普森(Sean Simpson)表示,这是否意味着自由党支持率出现下滑的趋势,目前还言之尚早。 但是至少在短期内,WE事件争议产生了影响。 此外,民调显示,有56%的加拿大人表示,相信WE丑闻“表明总理及其政府已腐败,在下一次联邦大选中应被击败”,但与此同时,又有52%的加拿大人说,他们仍然认可自由党政府。 对此,辛普森解释说,或许目前有许多国民仍在观望, 后续民调走向可能取决于保守党党领由谁担任,以及总理杜鲁多接下来的施政方向。 杜鲁多已在周二宣布,国会将休会至9月23日。这令自由党政府有机会重新启动议程并调整工作重点,以免受到慈善组织WE Charity利益冲突争议的困扰。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表示,是否在9月自由党政府发表施政报告之后将其推翻,要由他的继任者决定。联邦保守党新的党领竞选结果将于星期日揭晓。星岛综合报道

杜鲁多危险了,保守党民望超自由党

小杜领导的联邦自由党支持率只有33%,被保守党的36%超越。 加通社 如果现在大选,自由党可不太妙了。根据民调公司Nanos Research最新调查,因为对经济出现忧虑,加上原住民抗议输气管道的问题,加拿大国民似乎越来越质疑自由党政府的处理能力。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上升至36%,自由党支持率33%。 该调查是在2月21日前一周内进行,当时原住民封锁铁公路的抗议行动闹得正沸腾,同时舆论也关注泰克资源公司(Teck Resources)在亚省北部,计划建立大型油砂项目却遭反对的问题。 民调显示,加拿大国民渴望政府能尽快处理照顾原住民和推动能源建设。 该公司负责人纳诺斯(Nik Nanos)表示:“我们不仅需要一个短期解决方案,还要确保这种情况不再发生,所以政府要告诉我们长期解决方案是什么?” 23日泰克资源公司宣布撤回油砂投资案,24日皇家骑警采取强制行动,逮捕封铁路的抗议者。 但原住民的抗议行动依然在25日继续,严重影响民生和经济,引发加拿大国民的忧虑。 民众对油管看法分歧加剧 纳诺斯说,将资源开发、原住民土地权利,以及环境等问题结合起来要妥善处理,对杜鲁多来说是困难的。“从政治上来看,几乎没有赢家。要使每个人都高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对于那些重视环境的加拿大人来说,他们不想要输油气管。对于那些想要工作和资源的加拿大人来说,他们认为,现在政府采取的环境政策已经足够。” Nanos民调公司在2月初进行的另一项民意测验显示,加拿大对输油管道的看法分歧加剧。这项民意测验的重点,是询问横山输油管项目对纳税人带来的成本,47%的受访者表示,加拿大需要输油管项目来创造就业机会;而43%的受访者表示,基于气候变迁,加拿大应停止此类项目;10%受访者未能决定。 综合报道

杜鲁多能力受民众质疑 保守党民调超越自由党

如果现在大选,自由党可不太妙了,因为根据民调公司 Nanos Research 最新调查,因为对经济出现忧虑,加上原住民抗议输气管道的问题,加拿大国民似乎越来越质疑自由党政府的处理能力。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上升至36%,自由党支持率33%。 该调查是在2月21日前一周内的时间段进行的,当时原住民封锁铁公路的抗议行动闹得正沸腾,同时舆论也关注泰克资源公司 (Teck Resources) 在亚省北部要建立一个大型油砂项目案却遭反对的问题。 民调显示,加拿大国民渴望政府能尽快处理照顾原住民和推动能源建设。 该公司负责人纳诺斯 (Nik Nanos) 表示:“我们不仅需要一个短期解决方案,还要确保这种情况不再发生,所以政府要告诉我们长期解决方案是什么?” 23日泰克资源公司宣布撤回油砂投资案,24日皇家骑警采取强制行动逮捕封铁路的抗议者。 但原住民的抗议行动依然在25日继续,严重影响民生和经济,引发加拿大国民的忧虑。 纳诺斯说,将资源开发、原住民土地权利和环境等问题结合起来要妥善处理,对杜鲁多来说是困难的。“从政治上来看,几乎没有赢家。要使每个人都高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对于那些重视环境的加拿大人来说,他们不想要输油气管。对于那些想要工作和资源的加拿大人来说,他们认为现在政府采取的环境政策已经足够。” Nanos民调公司在2月初进行的另一项民意测验显示,加拿大对输油管道的看法分歧加剧。 这项民意测验的重点是询问横山输油管项目对纳税人带来的成本,47%的受访者表示加拿大需要输油管项目来创造就业机会,而43%的受访者表示,基于气候变迁,加拿大应停止此类项目。10%受访者未能决定。 图:加通社 v01

自由党新民主党合作 6成4民众倾向支持

■杜鲁多(图左)和驵勉诚。   星岛日报讯   尽管总理杜鲁多日前已经表示,自由党将在下个月组成新的少数政府,排除了与其他政党合组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不过有民调显示,大多数国民支持联邦自由党与新民主党在国会进行合作。 据《星报》报道,民调机构阿巴卡斯公司(Abacus Data)进行的一项选举后调查中,对1,517名18岁及以上的国民进行了访问,其中41%的受访者支持或强烈支持自由党与新民主党之间的合作,另有23%的受访者表示可以接受。 另一方面,有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反对或强烈反对这两个联邦政党可能达成的协议。1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确定是否可以支持这种合作。 药保富裕税最获盼合作 如果按照政治倾向来区分,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支持者更多支持合作,保守党的受访者则更多反对。智库组织博特宾研究所(Broadbent Institute)行政总监史密斯(Rick Smith)表示,这项民意调查显示,这种最基本的合作将确保少数政府正常运行,目前是处于少数政府时代,国民均十分接受。阿巴卡斯调查显示,可进行合作的领域,包括推动全国药物保险计划(universal pharmacare),以及提高富裕人士税收等议题。 阿巴卡斯行政总裁科里托(David Coletto)表示,这意味着这次选举产生的相当进步的议事日程将得到广泛支持,在国会中,各方必须共同合作才能完成重大议题。综合报道

自由党少数执政之后第一步要做什么?

自由党少数执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加通社》报道,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下一个步骤就是要决定重新召开议会的时间表。从技术上来说,是总督召集新议会,但实际上是根据总理的建议而召集的。 回顾加拿大历史,大选之后重新召集众议院的时间有长有短。2015年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年10月19日举行联邦大选,11月4日才重开议会,但内阁名单之前已曝光定案。 这一次并非杜鲁多首度执政,他与内阁成员对政务已很熟悉,应该可以更早恢复议会。只不过原内阁中的公安部长、自然资源部长等人均败北,内阁势必要重新洗牌。 新议会召开时,首要任务是选举议长。原议长里根(Geoff Regan)虽然再次当选哈利法斯地区国会议员,但还是要通过选举产生,不能自动连任该职位。 该选举将由众议院任职时间最长的国会议员主持。魁人政团的国会议员普拉蒙登(Louis Plamondon)将第四度担任主持监督者,他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国会议员。 第一关:施政报告 议长选出后,政府会发表施政报告,宏观说明施政方向,列出执政的优先事项。 施政报告也是反对党试图在信任投票中打倒杜鲁多政府的第一个机会。由于自由党为少数执政,他们需要确保获得其他政党议员的支持,至少有170票来稳定政权。 杜鲁多有几个选择,他可能会押注没有政党想重启大选,所以他不需要与任何一个政党作特别合作。 但如果杜鲁多希望有稳定的局面,他可以与其他政党达成协议,拉拢另一党支持。目前最有可能和杜鲁多合作的是新民主党。在竞选期间,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已表态愿意支持自由党少数执政。综合报道

大选以后的移民制度会有些什么变化?

自由党少数政府当选,对于加国移民系统将有何影响?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周二发文指,只要自由党能够保持国会信心,加拿大的移民制度仍可保持稳定。在移民人数方面,文章预计未来有望进一步提高。根据自由党目前的计划,加国的移民人数目标是从2019年的330,800人,增加到2021年的35万人。自由党在今届大选的竞选政纲称,这种增长模式将继续下去。 鉴于近几年自由党采取的移民人数渐进增加方式,可以预期,到2021年以后,其移民目标是,每年将再增加1万名左右。这意味着到2023年,加拿大的移民目标可能约为37万人。 料新公民人数到2024年增40% 自由党在第一个任期内启动了数个经济类移民试点计划,其中最著名的是大西洋移民试点(Atlantic Immigration Pilot,简称AIP),自由党承诺在连任后将它永久化。文章指,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将转向市提名计划(Municipal Nominee Program,简称MNP),因为自由党承诺要帮助加拿大各地的小城市吸引更多的移民。MNP的选择标准,预计将借鉴AIP以及乡村和北方地区移民试点计划(Rural and Northern Immigration Pilot,简称RNIP)。 此外,自由党承诺对合格的永久居民免收公民申请费,表明加拿大已经很高的公民申请率将进一步提高。由于实施这项变更的立法需要在国会通过,因此可以预期,公民申请会出现短期下降,随后将激增。 自由党已为2023-2024财年预留了1.1亿元,以应对预期的公民申请增加,这一数额比他们预期在下个联邦财年实施的支出增加40%。这表明自由党预计,这项政策将使新公民人数到2024年增加大约40%。 在移民安置资金方面,过去20年中,保守党和自由党政府同样都对这项资金的大量增加进行了监督,而杜鲁多在第一个任期继续执行这项政策。联邦移民安置资金目前为15亿元,随着自由党继续增加移民人数,预计这笔资金会进一步增加。 《加拿大移民通讯》的文章最后指,自由党连任会维持移民体系的稳定。 从今届大选的竞选政纲可以看出,加拿大主要政党在移民问题上有着相同的基本观点,即接纳新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这对各政治派别中所有支持移民的人来说,都是应该庆祝的事,因为它表明,在世界两极分化日益加剧的时代,加拿大在西方民主国家中是如此独特。 本报综合报道

杜鲁多将面临“四面楚歌” 驾驭少数政府难度倍增

有分析认为,杜鲁多未来不仅面临少数政府,而且要面对国家进一步深化的地域分歧和城乡矛盾。他在国会面对一个强大的反对党保守党,一个可以左右政局的新民主党,和一个以主张更多自治权著称的魁人政团,新一届国会将难以驾驭。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国家事务编辑(National Affairs Editor)贺尔(Chris Hall)指出,自由党相比上届政府减少了20席,在亚省和沙省颗粒无收,又看到魁人政团在魁省重新崛起。国家的分裂不可回避,不仅是地区意义上的分裂。自由党支持者主要来自于大都市及周边郊区。杜鲁多及其高级幕僚要比过去更加关注其党团,在多数政府情况下,后座议员几乎没有话语权,但在少数政府内,每次投票都关乎政府存亡,他们的投票更形重要。 魁人政团不分离也争话语权 国会其他政党也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保守党领熙尔在竞选夜已明确表示,对杜鲁多实行“留职察看,以观后效”(put Justin Trudeau on notice)。他指一旦自由党政府倒台,保守党随时准备好执政。而杜鲁多要想效仿前总理哈珀在每个议案上逐一获得国会支持难度很大。熙尔说,哈珀经历两届少数政府,但当时自由党杂乱无章,在国会难以发挥制衡。现今杜鲁多面对的是强大而团结的保守党,维持少数政府难度更大。 魁人政团领袖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在政坛以“行为不受控”著称。未来在国会也将是杜鲁多一个强力对手。魁人政团崛起后,即使不推动分离,也会在移民、税务上争取更大的自主权,并要求联邦政府不干涉魁省立法。这些都是杜鲁多难以答应的要求。 扩建油管前景不明 新民主党在国会中控制着权力的平衡。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宣称在选举夜已与杜鲁多交谈过,但未透露细节。不过他已经开了支持少数政府的6大条件,包括设立全民药保、更激进的减排战略、兴建廉价房屋等。此外,两党合作一个难跨越的障碍是,新民主党和绿党均反对扩建油管工程。 杜鲁多是否会为了与新民主党合作而放弃这一计划,现时还不清楚杜鲁多与驵勉诚会否谈判,以及杜鲁多会答应哪些条件以换取NDP的支持。 在加拿大历史上少数政府也同样可以大有作为。1960年代,前总理皮尔逊(Lester B. Pearson)时期,自由党与新民主党合作推出全民医保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哈珀总理少数政府时代,时任财长费海逖(Jim Flaherty)大刀阔斧实行刺激消费和减税政策,令国家安然度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令加拿大在发达经济体中最先苏醒,表现突出。 在未来的少数政府中,气候变化战略和全民药保,也可能会成为留在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自由党少数执政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加通社》报道,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下一个步骤就是要决定议会重新召开的时间表。从技术上来说,是总督召集新议会,但实际上是根据总理的建议而召集的。 回顾加拿大历史,大选之后重新召集众议院的时间有长有短。2015年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重新召开议会,当年10月19日举行联邦大选,11月4日才重开议会,但内阁名单之前已曝光定案。 这一次并非杜鲁多首度执政,他与内阁成员们对政务已很熟悉,应该可以更早地恢复议会。只不过原内阁中的公安部长、自然资源部长等人均败北,因此内阁势必要重新洗牌。 新议会召开时,首要任务是选举议长。原议长里根(Geoff Regan)虽然再次当选哈利法克斯地区国会议员,但还是要透过选举,不能自动连任该职位。 这个选举将由众议院任职时间最长的国会议员主持。魁人政团的国会议员普拉蒙登(Louis Plamondon)将第四度担任主持监督者,他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国会议员。 议长选出后,政府会发表施政报告,宏观说明施政方向,列出执政的优先事项。 施政报告也是反对党试图在信任投票中打倒杜鲁多政府的第一个机会。由于自由党为少数执政,他们需要确保获得其他政党议员的支持,至少有170票来稳定政权。 杜鲁多有几个选择,他可能会赌一把任何政党都不想重启大选,所以他不需要与任何一个政党进行特别的合作。 但如果杜鲁多希望有稳定的局面,他可以与其他政党达成协议,拉拢另一党支持。目前最有可能和杜鲁多合作的伙伴是新民主党,在竞选期间,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已表态愿意支持自由党少数执政。 网上图片

自由党公布整套政纲 学生补助每年4,200元

  ■杜鲁多公布自由党的完整竞选政纲。加通社

自由党政纲:学生补助增加 苹果谷歌要交数码税

距离10月21日联邦大选,只有大约3个星期。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星期日公布该党长达85页的完整竞选政纲,2020-2021年间额外投放93亿元,同年赤字增加到274亿元。政纲承诺包括为专上学院学生和毕业生提供新的支援,其中一部分是透过对互联网巨擘和奢侈品征收新税款来支付。 根据该党政纲,加拿大学生贷款和补助金计划下的学生补助金增加1,200元,达到每年4,200元。支付学生贷款利息的宽限期从毕业后6个月延长至两年,甚至在此之后,毕业生的薪金至少达到3.5万元时才收取。如果毕业生的年薪不足3.5万,将暂停收取利息。 最后,作为新任父母的毕业生,可以选择暂停缴付学生贷款,直到孩子5岁。 向数码巨鞁擘缴3%税 为了增加新的收入,自由党提出征收10%的奢侈品税,这是对售价超过10万元的豪华汽车、船只和私人飞机征收的附加消费税。 全球年收入至少10亿元及在加拿大收入至少4,000万元的数码公司,例如网购巨头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网上影音串流巨擘Netflix、苹果(Apple)和脸书Facebook等,将需要就透过网上广告和用户数据所带来的收入,缴纳3%税款。 此外,自由党会对联邦支出和税收支出进行新的审查,重点会放在令最富有个人和大公司得到不成比例好处的税务措施。该党指出,国家的经济由国民所带动,因此成果也应由国民所分享。 自由党没有具体说明要削减哪些项目,不过该党希望在2020年至2021年节省20亿元,并在4年内节省的金额增至30亿元。 增93亿元支出 赤字增至274亿 自由党总共提出在2020-2021年间投放93亿元,使其在第二个任期的第四年增加到170亿元。联邦赤字将在2020-2021年增加到274亿元,在2023-2024年会减少到210亿元。该党在2015年曾承诺将连续3年赤字,然后在2019年把联邦预算恢复平衡。 杜鲁多在安省密西沙加的竞选运动上表示,尽管该党的政纲会增加93亿元的新支出,但是在2020-21年度还将带来52亿元的新收入,只要与联邦债务相关的经济持续增长,他们的财务状况就可以持续。 在新的承诺之下,联邦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会下降,从2020-2021年的30.9%降至2023-2024年的30.2%。 从政治上来说,自由党这份政纲增加了该党与联邦保守党之间的不同,当中自由党提议增加支出,而保守党则承诺减少支出。 杜鲁多称,自由党正在作出与保守党不同的选择,就是选择投资于加拿大中产阶级,着眼于造福全体加拿大国民,投资于社区,这是一种对财政负责的方式,也是过去4年来的成果,以民为本;他也趁机指保守党,仍在争论经济增长的方式是透过削减开支、紧缩和减税措施,并向富有人提供税务优惠。 自由党的政纲既有之前已公布的承诺,例如将提高个人免税额至1.5万元;把首次置业人士奖励计划的置业门槛,提高至最高80万元;向持有物业的非加国居民每年征收1%空置税,以打击炒卖。 其他多项新的承诺,包括联邦儿童残疾补助金增加一倍;增聘和挽留425个检控官和225个法官;向法官提供强制性侵犯法例培训;遭性侵犯和亲密伴侣暴力对待的受害人将获得免费法律援助;设立恐怖主义检控办公室,负责处理加拿大人出国参加恐怖组织的案件;联邦反种族主义策略的经费也会增加一倍,从4,500万元增至9,000万元。该政纲未有提及对药物保健投资的承诺,杜鲁多表示,这将与各省倾谈。本报综合报道  

省府重申卑诗利益优先 自由党促勿阻挠输油管

  ■贺佐治周二在记者会上,就法院判决回答记者提问。

两大党民望并驾齐驱 自由党多数议席赢面大

  ■最新民调显示,联邦保守党与自由党并驾齐驱。

NDP指自由党反对改革 未置大众利益于首位

卑诗新民主党(NDP)周三指,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NDP政府改革限制诉讼开销,让广大民众都能负担汽车保险,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的财政状况已见改善。 NDP表示,律师从小额受伤理赔中获得丰厚利润,是造成广大驾驶者保费上涨的原因;但在4个月前,相关改革遭省自由党反对。 NDP又指,省自由党过去执政时忽略专家提出的类似建议,于2014年的报告中完全略而不提,结果导致本省汽车使用者的损失,至今仍在为此决策付出代价。 NDP省议员贝格(Garry Begg)称,自由党党领韦勤信(Andrew Wilksinson)和他的核心同僚强烈反对每一次改革机会,即使省府的行动显示已有成效,自由党仍然把政治献金者的利益放在大众利益之前。 本报讯

大选保守党能赢吗? 民调称自由党可能险胜

根据民调公司Mainstreet Research最新发表联邦政党的选民支持度数据显示,自由党与保守党目前正处于旗鼓相当的局面。民调分析家指出,前者在安省支持度领先进一步扩大,但在卑诗省支持度则进一步落后。倘若大选现今举行,分析家认为自由党可能会取得很勉强大多数国会议席,或者绝大多数议席(a very substantial majority)。 Mainstreet Research于上月30日至31日进行的民意调查,随机抽样访问2,463名18岁或以上国民,查询他们对联邦政党的支持意向。 民调结果显示,倘若今时今日举行大选,在已决定支持立场及有支持倾向的受访国民当中,34.5%表示会投票给杜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34.1%称会投票予谢尔(Andrew Scheer)领导的保守党,11.1%谓会投票予驵勉成(Jagmeet Singh)之新民主党,11.1%说会投票给美薏(Elizabeth May)为首的绿党,4.4%指将投票予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为党领的魁人政团,3.3%说会投票支持卞聂尔(Maxime Bernier)之加拿大人民党,另1.5%则称会投票予其他政党。 较7月份选情更趋激烈 Mainstreet Research公司总裁马吉(Quito Maggi)表示,与上月发表的民调数据相比,该次民调结果变化轻微。但今回数字反映,与7月份局面比较,竞争正趋向更加激烈。 他又说,自由党在安省的领先优势有所增强,但该党在卑诗省支持度则见倒退,而保守党在大西洋省份支持度就落后自由党仅2.5%。 民调录得,自由党在安省、魁省及大西洋省份的选民支持率,分别是43.2%、34.5%和38.6%,领先保守党幅度分别达12.7%、11.2%和2.5%。而保守党在卑诗省、亚省及草原省份的选民支持率,分别是33.8%、56.4%和54.1%,领先自由党幅度分别达7.5%、36.1%和34.2%。 男性选民较多是支持保守党,女性选民则较多支持自由党。民调发现,支持保守党的男性选民达39%,支持自由党的男性选民有31.4%。支持自由党的女性选民就有37.5%,支持保守党的女性选民达29.3%。 此外,自由党在18至34岁及65岁以上的两个年龄层,获较多选民支持,领先保守党幅度分别是2.4%和3.5%。而保守党则在35至49岁及50至64岁的两个年龄层,取得较多选民支持,领先自由党幅度分别是1.8%和2.2%。 本届联邦大选竞选活动即将于下月展开。马吉认为,以目前情况看,自由党可能会赢得相对多数议席。若这些民调数据维持不变,自由党将在安省获得更多议席,但在卑诗省和大西洋省份就会失去相当多的议席。 

两大党支持率不相上下 大选可能出现少数政府

联邦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几乎并驾齐驱。星报资料图片 距离今年10月的联邦大选只有不到3个月时间,一项最新民调显示,联邦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 民调机构论坛研究周二发表7月份最新报告,在已决定投票意向或倾向的选民中,联邦保守党获得34%的支持率,执政自由党则以31%紧随其后。虽然这个数据与6月相比基本没有变化,但与保守党在2018年3月至2019年4月间的强势领先相去甚远。 联邦新民主党和绿党仍然各获12%支持,而魁人政团和人民党则同样获得5%。 论坛研究总裁布辛诺夫(Lorne Bozinoff)表示,保守党在草原省份表现非常强劲,而自由党则在安省及魁省两大票仓继续领先。 根据论坛研究的预测,如果在周二举行选举,保守党将在联邦国会众议院赢得152个席位,自由党将获得150席,新民主党则保住22席,绿党席位有望上升至3个。同时,魁人政团将赢得11席,而卞聂尔(Maxime Bernier)领导的人民党则拿不到任何席位。 这意味着联邦将出现少数政府,权力平衡则掌握在新民主党和绿党手中。布辛诺夫认为,保守党要取得其他政党支持组织政府将十分困难。 该项调查于7月26日至7月28日期间进行,通过电话随机抽取1733名加拿大人,正负误差率为三个百分点。 综合报道

保守党仍在保持领先 但自由党已经奋起直追

(左:保守党党领谢尔。  右:自由党党领杜鲁多。) 根据Angus Reid最新民调显示,联邦保守党领先联邦自由党8个百分点,但似乎自由党有急起直追的态势,未来3个月是否能拉近甚至超越保守党值得关注。 今年初发生SNC-Lavalin丑闻后,自由党支持度明显下降,从2月的31%跌至4月的25%,但如今慢慢向上,7月已有30%的支持度。至于联邦保守党的支持度似乎一直保持稳定,都在37%~38%上下。 安省仍然是关键战场,联邦保守党和自由党的支持度不相上下。如果现在举行选举,36%的民众表示他们会支持保守党,34%选择自由党,17%投给新民主党。 自由党在卑诗省的民意支持率有所提升,但保守党在卑诗省还是赢了12个百分点。 民调并发现,环境和气候变化被三分之一的加拿大人(33%)选为最重要的问题,远远超过医疗保健(22%)。 三分之一的加拿大人(32%)认同杜鲁多担任总理的表现,61%的人不认同。有39%的民众认为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会是个好总理,51%的人质疑他的表现。 图:星报  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