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报特稿:抽签轮候怨声载道 亲人团聚移民太沉重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来源:加拿大都市报

【加拿大都市网】5月4日下午,由安省剑桥市居民、软件工程师Brad Fach发起的“向移民部长请愿”(e-739)集齐了1,863个签名,由滑铁卢国会议员Marwan Tabbara代表递交国会。Brad在请愿中表示,联邦自由党政府实施的新的父母及祖父母亲属移民办法,用像买彩票一样的抽签来决定申请者的命运,嘲弄了非常严肃的家庭团聚,令申请者失去尊严。

记者 文琪

加拿大移民部2016年底宣布,2017年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PGP)改为抽签制。先前按照担保者的家庭年收入、纳税年限以及投递申请的先后顺序为基准的递交方式被全盘推翻,新的系统以类似彩票性质的抽签方式全凭“运气”抽取成为具资格递交材料的申请人。根据移民局公布的官方数字显示,4月25日的抽签结果,在9万5千个申请中,有1万个名额被抽中,抽中率约为10%。

Brad Fach的请愿并非是孤立的,一位网友在本地中文论坛上称,“根据统计学的概率论来说,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抽中。”该网友还公开了自己写给移民部长哈桑(Ahmed Hussen)的公开信。他表示,自己对在2017年父母抽签移民中没有被抽中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鉴于申请的数量和提供的配额,可能性太小”。但是,即便今年他被抽中,他依然要“鄙视”这个抽彩票一样的移民系统。该网友在信中称,“移民到加拿大应该是一个基于优势、而非运气的权利。彩票制度的抽签系统完全忽视了担保人的条件,是非常不公平的。新系统并不能解决旧制的问题甚至更糟糕,因为人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是坏办法里的好办法?

就民众的请愿,加拿大移民部新闻发言人Nancy Car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时称,以前的旧有制度让所有有意向申请的担保人需要在1月PGP开放的时候都急于递交材料,这道致一些申请人要支付更高的快递费用,以确保他们的申请顺序位置。“在新的PGP申请计划中,我们给予每个人同样的机会申请。新的申请方式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公平、更透明。在新的申请过程中,担保者可以等待看他们是否被抽中邀请申请,然后再去花时间和金钱准备材料提交他们的赞助申请。” 

移民律师Nancy Lam

对于移民部的这个说法,多伦多移民律师Nancy Lam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律师,她很理解政府出台新政策的立场。“积压案一直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新的政策是为了让人们不要急于递交申请,避免混乱的状况,但是这也无法说明现有的新政就是最好的方法或唯一的解决办法。新政多少是有一些不公平存在,因为初选忽略了担保者的资格筛选过程,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

但从事移民律师工作多年的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新系统的确是一个更为公平的系统。“我能理解没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因为移民局之前所积压的团聚申请案,令申请者需要轮候14、15年,道致政府难以再接纳新的申请,但是政府又不能因此把大门关掉只处理已经排队的申请,而不管正在加拿大等候和父母团聚的移民的新申请,这是不公平的地方。现在这个办法是在供需不等之中找到平衡。彩票性质的抽签系统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它是‘差的裡面最好的’办法。如果积压案都解决以后,在彩票系统裡被抽中了的,就能很快为父母申请拿到身份。的确,这裡有一个你永远拿不到的可能。但是大家觉得什麽会是更好的办法呢?你不能让人们为此等候十几年,父母在来之前就过世了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4月25日公布抽签结果后,由于收取确认邮件信息不明确,道致很多民众抱怨移民部工作的漏洞。注册移民顾问高飞对本报记者表示,她为3位客人递交了团聚申请。“起初的申请意向非常简单,只需要个人的名字、邮箱和地址,会给一个确认码,后来收到回邮,3人中1人被抽中,2人没抽中。但是我们收到的3封邮件,连名字都没有显示,所以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抽中了。移民部后来补了一份邮件,告知被抽中人的名字”。

注册移民顾问高飞

这样的工作流程给高飞的工作带了很大困扰,她认为没有被抽中的,起码也应该收到回邮被告知。 

李克伦也指出,虽然他认为现有的系统是公平的,但系统存在漏洞。“技术上的问题就是,只是使用邮箱地址通知而不给出申请者的姓名。” 

高飞认为,由于这些混乱和疏漏,她感觉到“新政是不透明、不公开的。我们不知道裡面有没有什麽暗箱操作。那怎麽能够把这种做法做得更透明、更公开一些,这是CIC应该考虑的问题。”

对此,Nancy Caron回应称,抽签是完全电脑化的。“随机选择过程包括填写网络表单,每个人会被分配一个数字。在2月2号结束网上意向程序申请后,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删除重复填写的表单,其余的提交给系统并随机重新编号和洗牌。电子邮件邀请已发送给被抽中的担保人,这些人手中的数字与洗牌过后系统列表中的前1万个号码相对应。这个两步骤的编号过程确保了选择过程完全电脑随机化。”

同时,Nancy Caron表示,随机被选中的个人如果条件并未满足要求,可以选择不在后进的程序中递交申请。如果他们已经申请了并希望撤回申请,可以访问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732&top=14。

改为“打分制”就更公平?

一位网友提出的一个观点在网络上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他称,父母和祖父母甚至在老年时仍然可以对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加拿大的父母担保移民系统为什麽不可以像经验类移民一样基于优势和打分?只有基于申请人优势的制度才是公平的。我强烈建议担保父母祖父母移民计划应优先考虑向加拿大支付更多税款、父母受过较高教育和年龄较小的人开放,进而也可以减轻我们脆弱的医疗保健系统和老人金(OAS)的负担。使用彩票制度来确定家庭团聚的资格是对努力工作纳税、却为‘幸运者’买单的纳税人税款的滥用。”

Nancy Lam对此回应表示,“如果能变为像快速通道(EE)一样的打分系统的确会更加公平。但即便变为打分系统,也非常难说每个因素应该如何去考量和打分。我相信父母祖父母对社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但是担保者的财务状况、有多少钱去支持父母、祖父母的生活,是所有担保类移民最为看重的考量。”Nancy Lam举例自己的祖父母就是在自己出生后来到加拿大,给了自己很多照顾才得以让自己的父母出门工作。她坚信老人依然为社会和家庭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我依然认为年龄、健康状况也很重要,这些都是需要考量他们能否移民的标准。”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移民顾问轰抽签系统混乱

李克伦表示,这个提议有好处也有坏处。“不好的是,对不讲英语和法语的父母、祖父母制造了很多困难。每年来加拿大移民最多的10个国家裡,印度和中国排名靠前。中国的大部分父母都不说英语,那怎麽满足条件?这个计划会道致移民最多族裔的人不能与他们的家人团聚。

“从人力资本的角度看,要这些父母、祖父母的教育经验有什麽用?他们也不会在加拿大工作,有博士学位又怎样?健康考量已经有了,经济实力我们要怎麽衡量?让更有钱的父母来吗?缴纳更高税额的子女父母先来,这个观点等同于‘富有的人才有权利让他们的父母来这裡’,这是非常错误、不能被接受的。目前的政策在收入水平上已经提高了,当然政府可以提得更高。但从社会正义方面来看,继续加高最低收入的限制,加到9万、10万,人们会怎麽看待我们的移民系统?这是不可行的。这条建议好的地方就是,如果你有父母或者祖父母说英文或者法语,他们会较少使用社会服务。但是政治上来看,这个提议不可行。”

积压案近3万个

对于未来政府将怎麽办?Nancy Caron称并不排除未来移民部会对2017年新出台的父母、祖父母担保移民进行改革。 “我们正在继续监测结果,并将在明年作出任何有必要的调整。加拿大每年吸取的移民数量是根据‘年度移民计划’(annual Immigration Levels Plan)进行的。 加拿大的移民计划有许多不同的方面。长期以来,移民部都希望帮助家庭团聚,为流离失所和受迫害的人提供保护,同时吸引顶尖的全球人才,为我们的经济做出贡献。 ”

Nancy Caron 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年度移民水平计划必须为加拿大人服务,并在很受欢迎的各种不同类别的移民计划中找到平衡。政府认可家庭团聚对民众的重要性,并将于2017年引入更多团聚类的移民,也会是过往家庭类移民的历年之最。我们长期以来希望大家知道移民的需求远高于我们可以提供的名额,也对在抽签过程中未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表示理解。”

2017年加拿大移民部预计接纳的永久居民目标为30万,比前10年平均水平高17%,也是历史性的最高点。Nancy Caron 说,“过去几年接纳的父母和祖父母人数一直很高。2017年根据年度移民计划显示,我们将接纳2万名父母、祖父母类的团聚移民。”

对于2017年即将吸纳的2万名父母、祖父母移民,这并不意味着今年参加抽签的担保者的父母在这2万的名额中。Nancy Caron 解释,移民部今年接受的仅是1万份的申请,这新抽取的1万个名额将会按照递交的时间顺序排在原有等候名单之后,而2017年批准登录的人数为2万人,则是从所有合格的轮候者中按顺序批准,从而达到减少积压轮候。”

Nancy Caron在回答本报记者连番追问目前父母、祖父母申请积压数据时,几经与移民部内统计部门反复核实准确数据,最后向《加拿大都市报》独家提供了相关信息。“在2016年12月,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的积压申请案数目约为44,500人,远远低于2011年的高峰值16万7千。而最新的数据,截止至2017年5月9日,积压案数字降为29,686个。”如果按照目前移民部一年处理2万个申请的进度,今年新抽中的1万人,材料完整符合要求的情况下等候约两年的时间,父母就可以获批登陆。Nancy Caron进一步表示,“2017年抽签邀请的1万个名额实际上获批的人数将达到1万7人,因为对一个申请可能意味着父母二人都要获批,最后来到加拿大的实际人数要远高于1万人。”

李克伦也称“这是无比好的一个消息,积压案以及大幅度减少,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积压案会全部被处理完。也许到2019年,我们可以不用长时间排队就进入申请阶段。我预计从2020年开始,父母、祖父母的团聚申请审批时间只需要一年。移民部真的解决了长久积压的问题。”

 

“浪费名额”是否存在?

网络热议,由于许多即便条件不合格但“想碰运气”的人参加了抽签,最后被抽中却无法按条件申请,被批“浪费名额”。对于是否会有名额被“浪费”掉一说,本报记者针对多方进行了访问。

温哥华律师李克伦表示,人们在抽签中“占位”,但我认为这不意味着会“浪费名额”。因为如果登陆目标(2017年为2万)在一年内没有达到,移民部会在下一年内进行调整,把空缺的名额加入到下一年的计划中。但是一定是按照他们承诺的数量来做。因此浪费名额的说法是谣传。”

但加拿大移民部新闻发言人Nancy Caron在给本报记者的邮件中称,“正如我们以前对其他类别的移民所做的那样,如果我们在审查后确定申请人不符合该计划的资格,我们不会采纳新的候选人取代不符合资格的申请人。”

对此李克伦认为并不矛盾,因为当申请人被认定不合格时,已经是下一年了。所以,上一年的人不能被取代。“去年错失的‘目标人数’将增加到新的一年的目标人数。 这是移民部很常见的实践方法。

Nancy Caron对此表示,如果2017年移民部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收到1万份完整的PGP申请,将会邀请其他感兴趣的担保者提交申请。“一旦我们确定了完整的申请数量有多少,距离1万个目标的差额,我们将依然通过电脑随机化的形式,在剩余的没有被选中的8万5千人(9万5总申请人减掉已抽取的10万)中抽取担保者邀请他们递交申请。我们预计将在2017年年底进行这一进程。一般说来,今年的新政策为申请人提供了更多的时间来准备申请材料,因此应该减少收到不完整申请的机会。”

李克伦指出,大家说的“名额”是指移民部以最后有多少人被颁发了登陆(landing)许可为基准,而不是处理(process)了多少案子。“移民部承诺的固定数额是一定会达到。就算有些人知道自己不合格还是递交了完整的申请,这些申请会被拒,这个被拒的名额没有可能获得登陆签证,所以这个名额还会给到其他申请人。移民部通常都知道自己需要处理比设定目标更多的申请案,因为有些申请会被拒掉。2017年这1万个获邀申请的名额无关‘处理数量’,而是‘颁发登陆许可的数量’。”

针对有网友提出的“随着彩池裡每年申请人数量的增长,上一年没有被抽中的大多数人依然会加入到新一年的彩池中,因此每个旧申请人的被抽中的机率也会逐年减少”一说,李克伦的回应是:“2017年的抽签工作结束以后,没有被抽中的8万5千人需要在下一年再度提交申请,如果下一年依然采用抽签制度,将会有新的彩池。也许会有比8万5千人多,也许会少,谁也说不定。但是每个人的机会是公平的。”

Nancy Caron 回应称,“由于这个类别移民的受欢迎程度很高,积压一年更胜一年。我们意识到了人们等待多年才能与父母或祖父母团聚这是不能被接受的。设置人数上的上限是为了以防止有多到无法管理的积压案和处理时间过长。现在使用的随机抽选的过程使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机会被选中提交申请。”

呼吁开办“父母投资团聚移民”

注册移民顾问高飞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对记者表示,移民来到一个新的环境,父母的确会是大部分人的后顾之忧。“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又离得很远。有时候人们不能安心工作和生活就是因为一直想着要回去看父母,老人生病了要去照顾。大部分移民想在父母有保障的情况下,跟他们有一段可以一起生活、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要为此努力赚取足够多的收入担保父母,有人甚至为此打了两、三份工。但现在政策改变,一切都变成了不确定。我们还有客户是2010年12月份递交的PGP申请,到现在都7年了还没有审批下来,为此他需要不断努力维持收入、把税纳够,这对他的生活肯定是有影响的。”也有网友在网络上写下了自己这些年因为政策不断改变而一直更改人生计划的故事。“很多年前开始工作打算申请父母, 政策说要三年税单,好吧,我等。后来又说要最低收入增加30%。好吧,我努力。刚结婚,又生了两个孩子 ,换份工资好点的工作,多报点税吧。和那些高收入的人没得比。最后好不容易什麽都准备好了,又出政策说要抽签。这一年年抽不中,父母应该也老了。”

对此,加拿大移民部新闻发言人Nancy Caron表示政府鼓励有需求但没有被抽中的担保者为父母申请可以十年多次往返的超级签证。“超级签证提供持有人入住加拿大长达两年的时间,而常规签证最多可达六个月。”

高飞表示,自己早已为父母申请了超级签证,但它还是和有身份是不一样。“永居权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有医疗的保证。其他的比如父母居住满20年以后的养老金都是很淼茫的东西,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很多父母都是六十几七十几岁了才来到这裡。他们年纪越大,身体上的风险越大。医疗上,如果是一个拿超级签证的访问者身份,一旦出事,子女没办法付得起昂贵的医疗费,欠账会转嫁到加拿大政府身上。当然买保险是一个办法,但是保险不保的旧疾很多,人真的出了大病这些保险是不够的。”

高飞举例,加拿大政府可以借鉴澳大利亚政府在父母、祖父母担保移民政策方面的一些做法。目前在澳洲,父母移民大致可分为排队父母移民(parent category)和付费父母移民(contributory parent category)。排队父母移民和加拿大以前的做法类似,就是简单的递交材料排队。缺点和加拿大之前的政策一样,有积压案,队伍排得长达十几二十年以上。而付费类父母移民在交付巨额的医疗保险费用后,可以快速拿到永居,申请人可以直接享受澳洲国民医疗保险。如果父母来澳洲帮子女照顾小孩,则可以向政府申请看护补贴。“我觉得是可以彷效的。担保人愿意给政府把医疗费提前付了,走快速通道,确保父母的医疗有保障,还能发挥余热帮助家庭,也可以减轻政府的负担。”

对于高飞的提议,李克伦称自己曾向众议院常务委员会(House of Commons Standing Committee)建议过效彷澳大利亚在这方面的做法,但是没有成功。“我曾提出过,第一,如果有人愿意向加拿大政府为父母或祖父母支付一笔12万的现金,作为他们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医疗费用,就可以优先办理移民。”记者对此巨额的现金费用表示惊讶,然而李克伦称“这并不多,因为这些外国的父母要在加拿大养老,他们卖掉他们自己国家的房产足以支付这笔费用。这是为了减轻我们加拿大的医疗负担。”记者提出这有悖于他在之前访问中提到的“富有的人才有权利让他们的父母来这裡是不对的”一说,李克伦指出,还有第二条,“就是没有那麽多钱的人,排队正常申请。但是我的提议没有被接受。父母祖父母的移民名额每年很少,不值得政府颠覆整个移民系统去迁就这部分移民。”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SSENSE年末大促】羽绒服低至5折 半价收最流行款!

【SSENSE年末大促】今年这些冬靴爆火 低至五折你还等什么?

士嘉堡惊现Omicron变种!一人确诊四人疑似!

星Club:72小时闪售全新回归!圣诞月好礼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