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新例阻谋生 Uber司机群起抗议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网约车一直遭到传统的士司机指责不公平竞争,影响生计。

全球最大城市纽约上周晨早繁忙时间惊现“和你塞”,一众Uber及Lyft司机大罢驶。

事源Uber及死对头Lyft两大网约车公司为了配合纽约市的新法规,先后更新软件,在需求较少的时段或区域,限制上线载客的司机数量。换言之,一些未达标的司机无法在限制时段和区域中上线接客,有人担心生计因此受到影响。

除了纽约市的新法规,加州形势更大镬,新例要求两大网约车公司把司机列为正式雇员,令他们享有失业保险、医疗补助、有薪假期、最低工资,甚至组织工会等基本劳工权益。由于此举势必大增营运成本,Uber及Lyft由亏转盈的目标,愈发遥不可及。

去年上任的行政总裁霍斯劳沙希至今仍无法说服投资者公司何时有钱赚。

撰文:韦宁

逾千位Uber及Lyft司机9月17日驾车经过布鲁克林大桥,慢驶往纽约市长官邸格丽丝庄园,然后鸣笛缓慢驶过,以示抗议,令纽约市交通一度几乎停顿。

事情的起因,是大量网约车塞爆纽约市,惹来不少市民不满,最终迫使市政府采取措施改善交通。当中包括将Uber及Lyft旗下网约车辆纳入管制,司机须取得计程车管理委员会的执照才可以营业。

司机反转纽约

自去年起,委员会已停止发出新的计程车执照,不让新司机加入这门已供过于求的行业。而为了维持传统的士司机的收入,更决定在需求量少的地区和时段,限制网约车司机上线人数。

在监管压力飙升下,Uber及Lyft惟有配合市政府的要求。 Lyft早于三个月前已经更新应用程式,限制司机的上线数量。至于Uber上星期三亦被迫更新软件。

司机上线人数受限,意味部分人的收入会因此受损。为保生计,网约车司机于是群起抗议,要求市政府加强保障从业员的利益。有司机召集人称,新措施下,未来可能有三分二的网约车司机面临失业。

在美国西岸的加州,刚刚亦通过了针对Uber及Lyft的新例,要求两大巨头把司机当作正式员工,与一般雇员看齐享有失业保险、医疗补助、加班费、有薪假期、最低工资、组织工会等基本劳工权益。纵然两大网约车先后大力游说反对,始终未能阻挡新例通过。

随着网约车行业持续扩张,车队规模正不断加大。例如Lyft,去年在同一时间内,招揽了超过200万名网约车司机,相当于超过1%的美国劳动力。当局加强规管,势必大幅增加Uber和Lyf的经营成本,对两间仍“蚀住做”的网约车公司,无疑雪上加霜。投行摩根士丹利估计,Uber和Lyft在加州为司机所支付的薪酬成本或会大增三成半,叫人咋舌。

司机转为正式雇员后,Uber和Lyft惟有改变商业模式,直接导致司机接生意的灵活度大减。例如Lyft指新例生效后,加州司机的数目将会减少,也不能在不同召车平台软件之间随意切换接生意,估计会令乘客的候车时间延长。而新例肯定会令车费上涨,增加乘客的负担,亦可能减少叫车需求。

市场担心若新例的涵盖范围扩大至其他网约业务,如Uber的食品速递Uber Eats等,对业绩的冲击将更大。

监管风险大飙升

面对日益严苛的监管环境,Uber和Lyft的生意肯定愈来愈难做。难怪两只市场原本期望甚殷的“独角兽”上市后,股价一直令人失望。抢先上市的Lyft已跌至每股46美元水平,比招股价“潜水”三成半。 Uber同样不济,每股在34美元附近徘徊,较招股价惨跌两成四。

股价一浪低于一浪,与公司持续亏损有密切关系。 Uber今年第二季营业额虽然上升一成四,至约247亿港元。然而亏损却没有因而改善,反而大增至约408亿港元,按年狂飙近5倍,等于每做1元生意,就蚀了1.65元。

愈蚀愈多,主要原因是Uber要与死敌Lyft抗衡,必须不断烧钱。为了谷上市,Lyft单是去年便烧掉超过27亿港元,将美国的市场占有率推上三成九,两年之间足足升了17%。

另一边厢,Lyft同样无法降低烧钱速度,与Uber根本是“揽炒”。今年第二季的营业额虽然比预期好,约为67亿港元,亏损却劲过市场预期,足足烧掉约50亿港元。即是每做10元生意,就蚀了7.5元。虽然管理层不断唱好前景,对股价的支持作用显然不大。

两大网约车不单有排无钱赚,假如新例的涵盖范围扩大至其他城市和网约业务,例如Uber目前经营的食品速递Uber Eats等,冲击将会愈来愈沉重,扭亏为盈更遥不可及。一众股东怕且要有心理准备继续揼钱支撑公司营运,随时如堕无底黑洞。

Lyft行政总裁格林除面对公司蚀钱外,近期公司又面对愈来愈多女士指控旗下司机涉嫌性骚扰。

专攻东南亚 Grab值钱过Lyft

正当Uber和Lyft挣扎求存之际,创立仅7年的东南亚网约车公司Grab形势似乎相对乐观。总部设于星马的Grab以GrabTeksi之名起家,初时主打网约的士,之后逐步扩展至其他领域。业务版图近年不断扩大,泰国、印尼、越南、菲律宾、缅甸,以至柬埔寨都有他们的足迹。

去年3月,Uber将旗下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业务出售予Grab,换取后者27.5%股权。今年3月,Grab再获得软银愿景基金约114亿港元投资,是东南亚市场历年投资额最高的私募股权投资,令Grab成立至今已募资超过350亿港元。

公司计划今年底前再募资约156亿港元。根据最新一轮融资,Grab的估值已经逼近1100亿港元,超过现时Lyft的市值。

能够受私募基金青睐,除东南亚市场增长较欧美快外,2016年Grab成立GrabFood进军网上订餐业务,现时已成为另一盘甚有增长潜力的生意。今年6月,GrabFood的网上交易额急增了9倍。目前Grab的网上销售额中,约两成来自网上订餐,比一年前高出15个百分点,反映发展迅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大统华等华人超市最新一周FLYER出炉!

2022温哥华华裔小姐出炉 19岁王一亦夺冠

12星座一周运势(12月9日-12月15日)

地铁杀人案:52岁华裔嫌犯出庭,只讲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