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05:19:3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入籍

注意!女王逝世即日起入籍宣誓词有更改!

  【加拿大都市网】英女皇在9月8日离世,她也作为加拿大国家元首,加拿大入籍宣誓词在即日起,改为效忠继任国王的查理斯三世。 大温华裔居民林小姐将在本月中旬,参加入籍宣誓仪式,女皇离世的消息在官方宣布后不久,她便收到移民局的邮件,称加拿大公民宣誓仪式将会如期继续举行,但女皇葬礼日除外。 另外,林小姐的邮件附件中,宣誓词也已改为效忠查理斯三世。近期准备参加入籍宣誓仪式的永久居民,可留意移民局的最新通知。 星岛记者王弘树报道 图片:加通社

移民部扩大网上入籍申请范围!同家庭的成人可一同申请

■■移民部今秋开始接受夫妇或同一家庭多名成年人,一道在网上申请入籍。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宣布,由2022年秋季起,扩大网上申请公民入籍的范围,接纳夫妇或是同一家庭多名成年人一同在网上申请公民入籍。下一步将会接纳未成年人士网上申请入籍。 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目前公民移民部只接纳成年人单人公民入籍申请者,在网上递交申请资料。由今秋起,同一家庭多名成年人可一起在网上提交申请。 移民部发言人用电邮回复称:“当局正致力于扩展网上申请平台,让18岁以上成年人可以家庭或是一组人为单位上网申请。目前的目标是于2022年秋季达成。网络申请服务计划会继续向18岁以下人士扩展,或是成年人与18岁以下人士以家庭为单位一道申请。” 研发增加代理人申请功能 移民部在扩展电子申请服务之后,会开始在平台研发增加代理人申请功能。 目前移民顾问或代理人只能协助申请人准备网上申请资料,但不能代表申请人在网上提交资料。代理人可以在提交资料之前或之后,代表申请人与移民部进行联络沟通。 移民部表示,在2021年11月已更新系统,允许申请人提交IMM 5476号表格,表明自己委托代理人协助准备其申请资料。移民部也更新了屏幕提问,允许申请人与代理人一道在电子平台上提交申请资料。“在电子申请扩展到未成年申请人及其家庭之后,移民部会开始研究针对代理人的更多功能”。 移民部在2021年8月曾宣布会在当年底前,将网上公民申请广展至家庭及未成年人,且在2022年推出代理人功能。移民部还在2021年11月开通了在网上提交“公民身份认证书”(Proof of citizenship)申请资料的平台。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移民部:永久居民可在网上提交入籍申请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永久居民现在可以从网上提交入籍申请。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 (IRCC) 日前推出了一个新的网上工具,允许本国永久居民通过网上提交公民申请。 从8月11日开始,IRCC已向年满18岁的申请人开放网上个人申请,但不包括家庭申请及代理人申请。此外,网上申请也不对那些受雇于国有机构,并在海外工作的申请人开放。 今年晚些时候,IRCC将向家庭和团体,以及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开放网上申请。2022年,网上申请将扩大至代理人代表其客户申请,同时也向在加拿大境外居住的国营机构人员开放。 IRCC表示,已经提交纸质申请的申请人不应尝试网上重新申请。 作为移民系统现代化计划的一部分,IRCC已经在开发这些网上新工具,并在2020年底发布了测试网上平台容量的工具。 新的网上系统允许申请人保存未完成的申请,并在之后継续。同时,还允许用户上传支持文件、付款证明、打印PDF文件,并索取确认收据。 V05 图片:IRCC推出网上入籍申请。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夫妻通过入籍考试 隔天却被通知无效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密西沙加男子参加公民入籍考试已经通过,不过,开心一天之后,考试被指无效。 据《星报》报道,来自叙利亚的阿尔谢哈达(Yaseen Alshehadat),2016年与家人取道约旦前来加拿大定居。他说,他和妻子在今年2月份通过虚拟公民入籍考试后,感到十分兴奋。 阿尔谢哈达表示,在虚拟考试之前,他认真地按照每个步骤进行准备,扫描带有照片的证件并用电脑摄像头拍摄了自拍照。 这名密西沙加男子在考试之后,立即收到移民部一封电子邮件,祝贺他通过了考试,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以及成为加拿大公民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但是第二天,阿尔谢哈达接到移民官员的电话,通知他考试成绩无效,原因是他们在考试之前扫描的身份证件未被系统登记。 阿尔谢哈达对此非常失望。他表示,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为了参加公民入籍考试,他连续数周熬夜学习入籍指南,压力很大,无法入睡。 这名6个孩子的父亲说:“我有两个梦想。我的第一个梦想是在加拿大开设自己的生意,我去年做到了。第二个梦想是成为加拿大公名。因此我对这个消息感到非常失望。”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IRCC)发言人阿布玛(Derek Abma)回复《星报》查询时表示,无论是由于申请人的错误、技术故障或是其他原因,IRCC均未在考试前收到阿尔谢哈达夫妇带照片的身份证明,而验证申请人的身份对于确保本国移民系统的安全性和完整性至关重要。 阿布玛表示,将安排阿尔谢哈达和他的妻子改期重新参加考试。 V05  

美移民局调高收费 入籍费用大涨八成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一度暂停归化入籍仪式,以帮助减缓新冠肺炎传播。图为在加州圣安娜,一名女子在车中宣誓入籍。法新社   星岛日报讯   负责处理移民申请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宣布调整多项收费,包括首次向寻求庇护的难民收取50元费用,同时大幅调高入籍费用至1160元,为外籍劳工而设的H1-B、L类签证费用亦上调,预料依赖海外专才的科技企业将格外受到影响。 综合CNN、《美国之音》、《圣荷西信使报》和网媒BuzzFeed报道,一系列新收费将于10月2日正式生效,届时网上申请入籍的费用将大幅调高,由现时的640元大增至1160元,增幅超过80%。移民局鼓励申请人在网上提交申请,通过移民局提供的电子表格在线提交申请,将少收10元费用。移民局称,网上提交申请是最安全、高效、经济和方便的方式。 此外,为外籍专才而设H1-B签证,收费会由现时的460元加至555元,加幅21%;供跨国企业员工来美的L签证,费用亦大增75%至805元。不属于“童年入境暂缓遣返”(DACA)下的H1-B配偶及21岁以下未婚子女的H-4签证,收费增加34%至550元。 新收费还特别针对员工数目不足50人,同时半数以上雇员持有H1-B或L类签证的企业。根据目前法律,这类企业需要为新的H1-B和L类签证,分别缴付4000元及4500元,而在新的规定下,签证续期亦需要缴付这些费用,因此对硅谷的科技产业将带来打击。现时科技企业依赖H1-B签证招揽人才,并希望政府继续增加签证上限。但有舆论认为,H1-B签证遭企业滥用,并以此压低工资,使得外劳取代本地工人。这次除了调高H1-B和L类签证费用外,外劳和移民需要支付的政府服务收费亦大幅提高。 新规定下的其他费用调整还包括:提交I-485表格申请转为永久居留身分(绿卡)的收费不升反降,从1140元减为1130元。外籍劳工申请(I-140表格)费用也从700元降到555元。 与其他联邦机构不同,USCIS在国土安全部管辖下,移民局的预算中97%来自签证和移民费用。但受到新冠疫情影响,部门多地的办公室关闭,不少服务被迫暂停,收入锐减后导致很多员工被迫休假。有研究机构指,疫情下移民案件的审批几乎完全停顿,局方也为此面对极大的财政困难。今年早些时候,USCIS就向国会申请12亿元的紧急援助。不过,移民局此次涨价早在疫情前已在酝酿。 USCIS分管政策事宜的负责人埃德洛(Joseph Edlow)表示,局方在审视支出和收入后,根据分析调整收费。埃德洛称,有必要调整收费,以便政府能够更有效、公平地管理移民制度,同时保护国家,增加的额外收入将用作支薪、改善技术和完善营运。移民局上次调整收费是在2016年12月,平均增幅为21%。这次调整收费幅度最大的是犯罪受害者签证(U签证)申请家属来美(提交I-929表),从230元调涨到1485元,涨幅546%。提交I-881表申请取消递解出境,从285元上升到1810元,涨幅535%。降幅最大的是非DACA类的生物识别费用(biometric fee),从85元下降到30元,降幅65%。 也有研究机构认为,即使未有疫情影响,过去两年USCIS处理移民的成功个案明显减少,反映总统特朗普正将资源调往审查和执法。有移民律师则表示,USCIS订立的新收费可能面临法律挑战,有机会影响落实时间表。 关于此次移民局调整费用的详情,请上网https://s3.amazonaws.com/public-inspection.federalregister.gov/2020-16389.pdf查询。

如何申请加拿大国籍?

星岛日报讯 移民综合服务中心(华咨处) 华咨处云(ZOOM)讲座:教您如何申请加拿大国籍 移民朋友们由于各种原因,从各自的原居国,来到加拿大,工作,学习,结婚生子……渐渐地,由陌生而熟悉,再由熟悉而热爱上这个充满包容度的伟大国度。有一天,我们会做出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 成为一个骄傲的加拿大公民。那么,要具备什么条件才能提出公民申请,具体申请步骤和如何填申请表,这些可能都是你现在在考虑的问题。华咨处移民服务部的这个讲座就是为您,未来的加拿大公民,量身定做的,干货满满。 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申请入籍的居住时间要求及如何计算? 入籍后需要放弃原居国国籍吗? 申请入籍需要准备哪些资料 入籍的语言要求 如何在线付费 提交申请后的处理时间 如何查询申请的处理进度 教您如何一步步填写入籍申请表     日期: 2020年5月28日(星期四) 时间:下午2:00至下午3:00 地点:云上Zoom讲座 ZOOM ID: 631-906-596                      对象:所有人 语言:普通话 费用:免费   报名及查询: 所有云讲座均以普通话讲解。为了保证云讲座的课堂品质和保护大家的个人信息,我们所有的讲座均设置了密码加密。请事先报名获取密码。   电话:437-347-4971 (顾辅导员)              416-292-7510 转 101 电邮:daniel.gu@cicscanada.com 微信:       欲了解移民综合服务中心(华咨处)更多的活动信息, 请登录www.cicscanada.com Facebook: facebook.com/cicscanada   

因从事新冠研究 华裔科学家获入籍便利

联邦政府加快了缅尼吐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一名教授的加拿大公民身份申请程序,称因为“迫切需要”而为他计划中的新冠状病毒研究提供便利。 据CP24报道,上周三,专门研究供应链物流的吴教授(Adolf Ng)在一个非同寻常的网上仪式中,成为加拿大公民。 吴本来被安排在三月应考公民入籍试,但因为疫情而被延期。 但他是数十位因研究新冠状病毒影响而获得联邦政府拨款的学者之一,他工作的一部份需要到中国去。 于是他写信向政府申请加速审理过程,他们的回应是为他安排了一个以视频会议举行的入籍仪式。 吴说用这种与别不同的方法获得公民资格,令他更有义务为国家做出贡献。 (图:CBC) T11

视像宣誓 香港学者喜入加籍

■■缅省大学华裔教授吴盖宇参与本国首次举行的虚拟入籍仪式。IRCC   星岛日报讯   很多本国移民都出席或参加过公民入籍仪式,但受疫情影响,不能有太多人聚集,公民入籍仪式首度改为网上进行。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本周四举行首次“虚拟”(virtual)公民入籍仪式,宣誓入籍其中一位人士,是来自香港、刚获政府拨款研究新冠肺炎经济影响的缅省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华裔教授吴盖宇(Adolf Ng)。 吴盖宇于2000年在香港大学毕业,其后在该校完成硕士课程,再赴英国牛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曾任教于荷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2013年开始在缅省大学任教,现时是该校阿斯佩商学院供应链管理学系教授和交通研究院院长,也是《交通文献期刊》编辑。 据IRCC资料,吴盖宇上月获得缅省研究基金(Research Manitoba)的258,900元拨款,准备在缅省和中国武汉两地,研究受疫情影响供应链问题的解决方法。缅省大学指研究将在本月稍后开始。该项研究基金是由联邦政府赞助,目的是希望为这次疫情找出解决方法,包括可以治疗新冠肺炎的疫苗。 吴盖宇向缅省大学新闻杂志《UM Today》表示,很荣幸可以参加这个史无前例的虚拟入籍仪式,“这很不寻常去完成我的入籍过程,IRCC官员十分体贴,我非常感谢他们,我也很想将来可以出席一个实体的仪式。” 盼未来出席实体入籍仪式 IRCC在社交媒体的贴文称,为吴盖宇安排参加这次视讯会议入籍仪式,是希望达致“促进新冠肺炎研究的急切需要”。IRCC其后在推特补充:“他(吴盖宇)的新公民资格和护照,可以方便他作出有关对抗新冠肺炎以及拯救国民生命的重要工作”。 除吴盖宇外,周四也有其他人士透过视讯会议方式宣誓入籍。 IRCC指出,因受疫情影响,不能够大规模聚集,所有入籍仪式和测验经已暂停,直至另行通知。综合报道

越来越多加拿大移民选择不入籍 数据很夸张

加拿大统计局的报告显示,近年来加拿大移民选择入籍成为公民的人数下降,其中那些收入较低的移民成为公民的比率更低。 统计局周三发布的数据表明,在1996年至2016年之间,新移民无论收入多少,成为公民都出现下降趋势。但这个报告并没有调查下降的原因为何。 对于那些在加拿大居住5至9年,收入却仍不到1万元的移民成为公民的下降比率更高达23.5%。收入超过1万元的下降比率则为3%。 1996至2016年期间,高中学历以下新移民入籍率下降了22.5%,而大学学历的下降13.8%。而2011年至2016年之间,入籍比率的降幅最大,因为当时保守党政府对入籍的程序进行了重大调整,包括将公民入籍申请费从100元调高至630元,并且实行更严格的语言、考试内容和居住年限等要求。 最近的联邦大选中,自由党承诺如果当选,他们将取消630元的公民入籍申请费用,提出的理由是获得公民身份属于政府服务的一环,所以民众不应该支付费用。如果取消这笔费用,政府4年内将花费3.91亿元。 2017年自由党已经将公民入籍免考试的年龄降回至55岁,也把居住年限又放宽至4年内住满3年即可。根据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的最新数据,2018年有176,473人成为加拿大公民,高于2017年的106,373人。综合报道

联邦修例后 华裔未成年兄妹通过这种方式成功入籍!

■■陈卓和陈诺获公民入籍法官黄家诚和参议员胡子修祝贺。 本报记者摄 两名年仅15岁和11岁的华裔兄妹,通过单独申请入籍,昨日在密西沙加市的公民入籍仪式上,正式宣誓成为加拿大公民。联邦政府修改入籍法后,已经有超过2,000名未成年的永久居民申请单独入籍。 昨日主持入籍仪式的加拿大退役海军中校、公民入籍法官黄家诚说,移民比很多土生土长的人更认识加拿大。刚宣誓入籍的百多名新公民的很多亲友,相信也不知道入籍考试问题的答案。参议员胡子修昨日专程由渥太华飞返参加入籍仪式,他表示这是一次特别有意义的入籍仪式,两名独立入籍成为公民的华裔儿童,是在新公民法通过后提出申请。昨天入籍后正好赶及以加拿大公民身份到美国参加学术比赛。 胡子修在2017年参议院审理C-6法案时提出修订,容许18岁以下的永久居民毋须与父母一起申请入籍,未成年的永久居民可以单独申请入籍。法案在同年6月中旬在参议院三读通过。 料不会造成很多“太空人”问题 他说,移民父母可能因为工作,或因为原居地不承认双重国籍,自己又不愿意放弃原来国籍,也有不少来自南美洲、东欧和亚洲的移民,由于英文水平无法入籍。2016年曾发生多宗长者因为犯事,才发现他们小时候父母未有替其申请入籍,因此衍生很多问题,甚至被误认为是非法居留,令他兴起修改入籍法的念头。旧法例规定未成年子女必须依随父母一起入籍,只有在个别情况下,可以用人道同情理由申请入籍;但这类个案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不少申请者获得批准时已经成年。 胡子修相信,新的入籍法不会造成很多新移民将子女留在加拿大,父母继续返回原居地工作的“太空人”问题。 胡子修说,提出的修订案获三党一致支持才得以顺利通过。法案通过后,他又要求移民部长降低未成年申请人的入籍费用。移民部现时将未成年的独立申请人收费由630元降到100元。他说,很多未成年的独立申请人是没有父母的难民或是其他情况,经济能力负担不起。 法例也规定住在托儿所或受保护儿童会(Children’s Aid Society)监管的未成年人,相关机构必须为未成年永久居民申请入籍。否则这些人未来可能不知道自己尚未成为公民。他希望,更多新移民了解情况,为他们的子女尽早提出申请入籍。 父母英语欠佳暂难入籍 法案通过即替子女申请 ■■新公民宣誓后欢呼。陈卓和陈诺(前排右2及3)。 本报记者摄   昨日参加宣誓入籍的陈卓和陈诺,因为双亲英文水平未过关,只能让子女先行单独申请入籍。 父亲陈占红说,一家人是在2012年抵达加拿大。两名大人尚未申请入籍,主要是他们的英语较差,因此无法入籍。现正在努力学习英语;又或是等到55岁以上毋须语言能力证明,才考虑入籍 ■■陈诺未够年龄,由母亲代签字,旁为陈卓(左一)。 本报记者摄   陈母说,最初是从参议员胡子修发出的微讯消息,知道未成年子女可以单独入籍,当时法案尚在审理中,因此他们非常关注法案。当法案在2017年10月通过后,在11月便赶忙递交子女的申请表,去年5月左右递交一些证件和签署文件。直到3星期前接获移民部通知入籍时间,整个过程都相当顺利。 陈父说,很多朋友得知他们的子女顺利单独申请入籍,都开始递交申请表。 本报记者报道

新移民实施1年 成功入籍人数就涨了这么多!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对筛查入籍工作充满信心,以禁绝任何虚报居住年期的入籍申请个案。 联邦政府实施具弹性的C-6移民法案足足一年,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形容,法案容许永久居民5年内在本国真实居住满3年便可申请入籍,令成功入籍者增加40%,吸纳加国需要之专才,且解决处理申请滞后情况;问到申请入籍条件放宽,会否出现虚报居住年期的混水摸鱼情况,胡辛称对移民部人员筛查工作充满信心。 被问到《C-6法案》生效后,入籍申请个案增加,又要应付申请滞后情况,联邦政府如何避免有不良申请者,虚报在本国真实居住年期,以图混水摸鱼入籍? 胡森对本报表示,他对联邦移民部官员,在筛查入籍申请人资格上充满信心,他形容移民部辖下官员,均受过训练及具专业技术,可辨识移民申请诈骗情况。 他续说,相信大部分申请入籍者,都是如实填报在加国真实居住时间,而联邦移民部筛查系统,绝对有能力保障本国入籍申请人利益,同时也有足够能力打击任何入籍申请诈骗行为。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部长胡森趁年初为“公民周”,到访多伦多并主持新公民入籍仪式,他于北约克辛力加学院与本地传媒会面,谈到C-6移民法案实施一年后的成绩。 入籍申请少于12个月有结果 他表示,该个法案使合资格成为加国公民的永久居民身分人士,免却一系列烦琐且不必要阻碍,成为真正加拿大人,它实施一年后,相信在月底前全国约有15万2千人,可入籍成为新加拿大人,这与去年同期约有10万8千人合资格入籍,人数增加了40%。 胡森形容有此转变与《C-6法案》,更有弹性地缩短永久居民身分者在本国居住时间,由申请入籍者在6年内必须在本国居住满4年,缩减至5年内真实居住足3年后,便可申请入籍为加国人。 法案同时给予国际学生及工作签证的专才人士,可计算以上述身分于本国居住之时期,作为真实居住日子,令这些专业人才留在本国加入劳工市场,胡森说吸纳新血留在本国工作及营商,正是社会经济发展需要。 他指出,由去年10月至今年6月的9个月期间,移民部收到逾24万份入籍申请,与去年同期收到逾10万份申请个案,增加了一倍多;纵使申请入籍者数目增加,但当局并无因为申请个案增加而有任何处理滞后情况,入籍申请一般少于12个月便知结果。 法案有助纾解人口老化问题 入籍资格在新实施的《C-6法案》变得容易、快捷及缩短居住时间,问到此法案会否令人觉得筛查程序与制度会否过于宽松,胡森强调不会,他指前朝政府要求长者及14岁以下儿童,都需通过入籍与英语测试,是不切实际及旨在要为难永久居民。他强调以《C-6法案》代替前朝保守党政府《C-24法案》,终止了不公平的两级别公民申请资格,容许更多符合入籍资格的永久居民成为公民,对人口老化逐渐严重的加拿大来说,吸纳具专业才华及经济能力之人士,能够创造更多就业职位及技术,有助本国经济持续向前发展。

悔未入籍 加拿大60岁老人境外丢枫叶卡陷困境

■■移民加国60年的男子,前往欧洲旅行时枫叶卡和护照被偷,一度被困欧洲不能返回加拿大。 CBC   本报综合报道   一名在加拿大居住近60年,但并未入籍成为公民的男子,前往欧洲旅行时枫叶卡和护照被偷,因此被困不能返回加拿大,要在国外等候5星期补办新证件。有移民律师指他的情况已属幸运。永久居民在海外丢失枫叶卡情况很难处理,若是在一些行政效率不高的国家,补办证件可能需要数月到超过一年时间。当事人和律师都建议符合入籍条件的永久居民,应该尽快申请入籍。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安省巴里市居民鲁伊特(Cornelis Ruijter)早在1961年,随14名兄弟姐妹由荷兰移民加国。尽管在加居住了近60年,但他并没有入籍成为加国公民。他一直使用荷兰护照和加国永久居民枫叶卡出国旅行。不过,去年11月27日他在意大利旅行时,该两个证件都被人偷走了。   最坏情况等逾一年才获补证   加拿大移民部网站上明确写明,永久居民需使用枫叶卡或其他证明其永久居民身分的文件进入加国。鲁伊特在丢失旅游证件后,先返回其原居地荷兰,但得知必须前往维也纳才能补办一份新的枫叶卡。他最后采取另外一个办法,先使用他仅存的驾照和健保卡等荷兰身分文件,补办一份荷兰护照。然后将荷兰护照寄到维也纳,加盖永久居民印章以证明其加国居民身分。经过种种程序之后,鲁伊特于今年1月7日终于得以返回多伦多。   而据移民律师贝利西莫(Mario Bellissimo)表示,仅用五周时间补办好所有文件,情况算相当不错,证明荷兰算是办事效率很高的国家。他指一旦丢失枫叶卡,当事人补办文件时,通常需要出示其原居国的护照。因为当局一定要证实当事人是他所声称的那个人,这在当事人拿不出官方身分证明的情况下需要时间。他指在一些行政不够细致、效率不是太高的国家可能需要几个月,最坏情况可能甚至超过一年。   将与兄弟姊妹尽快申请入籍   贝利西莫的建议是,如果永久居民已有资格成为加拿大公民,应该立刻申请入籍,并申请加拿大护照。鲁伊特返回加拿大之后,也向其他人提出相同建议。他决定与其他兄弟姐妹一道尽快申请入籍。“这对其他许多人也是一个警示。如果他们在国外丢失了枫叶卡,他们会陷入很大困境。” 他的妻子也表示,鲁伊特很幸运在当地有很多亲友帮忙。如果旅行人士在一个陌生地方发生这种情况,遇到的困难肯定更大。

首批叙利亚难民将开始申请入籍

■■阿尔佐比一家将申请成为加国公民。CBC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3年前,首批叙利亚难民乘加拿大政府派出的专机抵达加拿大,这些当年的难民,将很快有资格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 其中叙利亚难民阿尔佐比(Basel Alzoubi)一家,在2015年12月31日抵达加拿大,他表示,他们一家已经准备在新年时提交入籍申请。 阿尔佐比在过去的3年中努力学习英语,也积极做义工,到餐馆打工,曾做过出租车、送货工等。他说,加拿大给了他们一家新生,他们要成为加拿大公民。 不过,加拿大政府从2017年起对入籍资格的规定略有改动,条件如下: ● 要求5年中在加拿大住满3年;过去的要求是6年中要住满4年。 ● 需要通过语言和加拿大知识考核的年龄段为18至54岁;过去是14至64岁。 ● 填报所得税。 ● 足够英语或者法语水平。 ● 通过加拿大知识考核。 ● 没有犯罪纪录。 难民律师安德森(Leslie Anderson)称,尽管申请公民条件较过去有所放松,但对许多叙利亚难民来说,仍有许多困难存在,入籍语言考试和加拿大知识考试对不少申请人是个挑战;另外,入籍申请的费用对不少只拿最低工资且孩子多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目前的入籍申请费是成人630元,18岁以下为100元。联邦移民部长胡森的发言人杰尼斯特(Mathieu Genest),对过去3年加拿大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工作称赞。他表示,联邦政府预计大部分的叙利亚难民将成功

在美70万移民等待入籍 特朗普治下等候期从半年变2年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  邓燕文编译 官方数据显示,通常需要约6个月的入籍申请程序,在特朗普政府之下部分地区竟然延长至超过两年。现在等候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有超过70万人。 美联社报道,这样长时间的等候已导致移民权益人士质疑,此举是否旨在令反特朗普的选民不能在选举中投票。 南加州大学移民同化研究中心主任帕斯特(Manuel Pastor)指出,人们现在已被动员起来参与投票,但他们却因入籍审批拖延而感到沮丧。 在特朗普将打击移民作为他总统竞选的中心议题后,在2016年希望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人数比一年前大增27%。起初联邦政府还能跟上速度,但后来入籍申请的等候时间不断延长。 申请积压在美国移民系统并非新鲜事。如果申请政治庇护或被置于遣返程序,通常需时多年。但这个入籍成为美国公民,获得美国护照及投票权的程序,在近年来并非是这类拖延的对象。据官方估计,现在入籍申请审批的平均等候时间超过10个月,但在诸如亚特兰大等移民聚居地区,却长达22个月,德州部分地区更长达26个月。加州橙县的等候时间也相当漫长。 特朗普25日发出推文说,来自中美洲国家的大篷车移民应该返回母国,如果他们希望可以申请成为美国公民,但数以千计的大篷车移民却不理会他这一说法,在墨西哥继续他们向北的行程,向美国边境进发。 不过分析指,移民通常必须是美国合法永久居民才可以申请入籍成为公民,而获得永久居留权即绿卡,即使符合资格,也可能需时多年。 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表示, 入籍申请等候时间延长是因为申请人数大幅飙升,而非审批速度放慢。该机构2017年批准入籍的移民人数为85万,比上一年增加8%。USCIS发言人巴尔斯表示,尽管申请入籍人数出现创纪录及前所未有的增幅,但USCIS的表现更上一层楼,现在的运作更有效率及效益。 要成为美国公民,移民必须拥有绿卡至少3年,并显示出良好的道德品质并通过英语及入籍考试。入籍申请数量通常在总统选举年及申请费增加前会增加。 有分析指,政府蓄意拖延入籍审批的做法可能得不偿失,因为那样做反而刺激申请人的公民亲友出来投票。 移民权益分子最近在洛杉矶提诉,向特朗普政府索取入籍延误的纪录。他们质疑选情激烈的州入籍等候时间可能更长,而此举可能暗示压制选民。

加拿大公民周 大多伦多文化中心500人宣誓入籍

■■新移民宣誓入籍成为加拿大公民。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讯 10月8日至14日为加拿大公民周。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于上周三(10日)分别举行了两场公民入籍仪式,各有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新移民出席,共500人宣誓成为加拿大公民。 文化中心主席张怡专博士在入籍仪式上,欢迎不同族裔的新加拿大公民,鼓励他们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并使用文化中心各项设施,以及参加多姿多采的多元文化艺术活动,以丰富他们的新生活。

加国C-6移民法实施满1年入籍者飙升4成 有助吸引人才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对筛查入籍工作充满信心,以禁绝任何虚报居住年期的入籍申请个案。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联邦政府实施具弹性的C-6移民法案足足一年,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昨日形容,法案容许永久居民5年内在本国真实居住满3年便可申请入籍,令成功入籍者增加40%,吸纳加国需要之专才,且解决处理申请滞后情况;问到申请入籍条件放宽,会否出现虚报居住年期的混水摸鱼情况,胡辛称对移民部人员筛查工作充满信心。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部长胡森趁本星期为“公民周”,到访多伦多并主持新公民入籍仪式,昨日于北约克辛力加学院与本地传媒会面,谈到C-6移民法案实施一年后的成绩。 ■■胡森总结《C-6法案》实施一年之成果时,遇上伊朗裔移民举牌示威,期望加国政府公平对待难民。星岛日报记者摄   入籍申请少于12个月有结果 他表示,该个法案使合资格成为加国公民的永久居民身分人士,免却一系列烦琐且不必要阻碍,成为真正加拿大人,它实施一年后,相信在月底前全国约有15万2千人,可入籍成为新加拿大人,这与去年同期约有10万8千人合资格入籍,人数增加了40%。 胡森形容有此转变与《C-6法案》,更有弹性地缩短永久居民身分者在本国居住时间,由申请入籍者在6年内必须在本国居住满4年,缩减至5年内真实居住足3年后,便可申请入籍为加国人。 法案同时给予国际学生及工作签证的专才人士,可计算以上述身分于本国居住之时期,作为真实居住日子,令这些专业人才留在本国加入劳工市场,胡森说吸纳新血留在本国工作及营商,正是社会经济发展需要。 他指出,由去年10月至今年6月的9个月期间,移民部收到逾24万份入籍申请,与去年同期收到逾10万份申请个案,增加了一倍多;纵使申请入籍者数目增加,但当局并无因为申请个案增加而有任何处理滞后情况,入籍申请一般少于12个月便知结果。 法案有助纾解人口老化问题 入籍资格在新实施的《C-6法案》变得容易、快捷及缩短居住时间,问到此法案会否令人觉得筛查程序与制度会否过于宽松,胡森强调不会,他指前朝政府要求长者及14岁以下儿童,都需通过入籍与英语测试,是不切实际及旨在要为难永久居民。 他强调以《C-6法案》代替前朝保守党政府《C-24法案》,终止了不公平的两级别公民申请资格,容许更多符合入籍资格的永久居民成为公民,对人口老化逐渐严重的加拿大来说,吸纳具专业才华及经济能力之人士,能够创造更多就业职位及技术,有助本国经济持续向前发展。 被问到《C-6法案》生效后,入籍申请个案增加,又要应付申请滞后情况,联邦政府如何避免有不良申请者,虚报在本国真实居住年期,以图混水摸鱼入籍?胡森对本报表示,他对联邦移民部官员,在筛查入籍申请人资格上充满信心,他形容移民部辖下官员,均受过训练及具专业技术,可辨识移民申请诈骗情况。 他续说,相信大部分申请入籍者,都是如实填报在加国真实居住时间,而联邦移民部筛查系统,绝对有能力保障本国入籍申请人利益,同时也有足够能力打击任何入籍申请诈骗行为。 C-6法案吸纳人才 华裔移民顾问点赞 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同意实施一年的《C-6法案》相当成功。他称此法案不但给予有意留加发展的国际学生与持工作签证专才,在本国学习及工作时间计算为居住年期,此法采纳了前朝入籍法中亲身居留条件,令入籍资格变得客观与容易批核,从而让加国易于得到人才之余,亦解决了申请滞后情形。 ■■黄国为 黄国为指前朝联邦保守党政府的移民及入籍法案,扼杀了国际学生及持工作签证的专业人士移民及入籍本国的机会,变相令本国白白流失了该群有技术有专业的人才。 他称《C-6法案》的成功之处,在于给予合乎资格申请入籍的永久居民,在5年内住满3年的规定,让申请人有更多居住年期弹性,吸引人才愿意留在本国发展事业。 新例杜绝混水摸鱼虚报居住日子 此法案同时给予到本国学习的国际学生与工作签证专才,将他们在本国学习到的技术与知识,留在本国持续贡献,长远而言,对新加拿大人及本国经济,缔造双赢局面。 黄国为表示,最欣赏的是《C-6法案》,保留了前朝保守党政府一个好的做法,就是申请入籍者必须亲身居住在本国至少3年才可入纸,此做法避免有人混水摸鱼虚报居住日子。他形容在《C-6法案》下,所有申请者亲身居住年期,在本国出入境电子纪录中一目了然;而移民本国人士在到本国居住前,其有否刑事纪录及有否涉及违法行为,早已经过筛查工作,这些人士在本国居住期间有否涉及刑事犯罪事件,联邦政府只要翻查其纪录便能很快知道。 黄国为相信现时要向联邦政虚报居住年期,并不容易。他认为《C-6法案》既包容了符合资格入籍本国之人士,亦给予专业人才留在加国发展,鼓励年轻具生产力人士贡献本国。 谈到申请入籍数目增加,会否令积压个案大增,黄国为相信联邦政府经过内部调配人手资源,足以应付入籍申请个案增加情况,加快审批步伐。

加国入籍法放宽居住要求后 申请人数年增4成

■■《入籍法》修改后入籍人数增四成。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居住要求,加拿大政府预计,入籍人数将年增四成,达到预期效果。 据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消息,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估计,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永久居民入籍前实际居住本国的天数要求,截止本月底,预计将有15.2万人获得加拿大国籍。入籍法修改之前,入籍的居住要求是6年实际居住4年,2017年10月11日起改为5年住满3年。 入籍人数料年增四成 IRCC透露,根据新引入的法案《C-6号法案》(Bill C-6)生效后的12个月内,入籍人数与2016-2017年度同期相比,增幅达到40%。此外,新法实施之后的9个月内,入籍申请人数也飙升到242,680人,而2016-2017年度为102,261人,增幅超过130%。 新引入法案的其他修改,还包括允许那些过去5年已经在本国作为临时居民或受保护人士居住的申请者,以一天当0.5天来计算其实际居住天数,最多可计算365天。此外,新法修改之前,对14到64岁的申请者有语言和知识考试方面的要求,而新法把这一要求的年龄限制修改为18到54岁。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指出,《入籍法》的修改达到了预期效果。他说:“联邦政府对公民法案作了重要修改,推出《C-6号法案》,目的是令那些希望成为本国公民的人士能够更灵活地达到入籍要求。一年之后,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些修改带来的变化。”

出入境数据“有出入”华女申入籍碰钉

▲新加入加拿大籍的市民,举起国旗庆祝。资料图片 一名中国籍女子因填报的出入境纪录次数超过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纪录的入境次数,居住时间不足,被联邦公民及移民部拒绝入籍申请,她随后入禀联邦法院要求司法覆核。联邦法院上周三(6月20日)裁定,因她无法证明居住时间满足入籍要求,驳回司法覆核申请。 中国籍女子李君(Jun Li,译音)于2010年9月7日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并于2014年12月提交入籍申请,她申报的4年居住计算时间段从2011年12月20日起,至2014年12月20日结束,4年总天数为1,460天,入籍要求住满的天数是1,095天。 根据李君的申报,她在4年间总共有1,124天居住在加拿大境内,但在居住问卷中,李君申报的离境天数为339天,若用4年总数1,460天减去339天,得出李君在加国境内的天数仅为1,121天。 报称离境34次 入境纪录仅31次 李君后被移民官约见,因居住天数问题,她的入籍申请被转至法庭,并于2017年8月23日进行审理,她亦提交了更多证明资料佐证。但公民法官(Citizenship Judge)根据李君申报的离境天数、可证明的出入境纪录以及是否有证据证明其他不确定的离境行程,最终否决她的入借申请。 李君申报的资料显示,在4年中她曾有34次离境,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的纪录则显示,她返回加拿大的入境纪录仅有31次,且在这4年的最后阶段,李君于2014年12月19日离开加拿大前往美国,直到2015年1月1日才返回。 公民法官对李君申报离境但却没有相应入境纪录的3次旅行进行分析:一次是李君称2011年7月24日离开加拿大,但证据证明她待在国内的日期仅到2011年7月12日;而最后一次则是李君声称她于2012年3月16日离境,但法官发现她最近一次的入境纪录为2012年2月2日,而2月3日有信用卡交易(3次纪录详见表)。 根据以上分析,法官确认李君有32次离境,但申报的34次离境纪录中,有3次因边境服务局缺乏入境证据而无法确认,且法官留意到李君在申请中一贯报低其离境天数,因此仍对李君所申报的这3次离境日期,以不确定处理。根据32次可确认的离境纪录,李君共有359天离境,这意味不确定的3次离境旅行中,李君最多只能离境6天,才能满足在加拿大住够1,095天的要求。而根据3次不确定行程中最后出现在加拿大的日期,李君是无法满足1,095天的居住要求的。 李君于2017年10月20日向联邦法院要求对公民法官的判决进行司法复核,她质疑法官在计算她居加天数时未把她抵达和离开的日期计算在内。此外她的入籍申请中有些资料遗失,令呈现给法官的纪录不完整,而这些遗失的资料,可以证明她曾于2011年11月6日和2012年3月16日离境。 官称李君有义务提供可信证据 联邦法院于2018年5月22日开庭审理此案,并于6月20日作出裁定,驳回李君司法复核的请求。 联邦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李君的入籍申请于2015年6月11日之前提交,根据当时的政策,离境和入境日期皆应计算入离境天数中。 另外,联邦法院认为,法庭没有义务提供证明材料,法官亦无义务去弥补李君所提供证据的不足。相反,李君有义务提供可信的证据, 但她未能做到,因此联邦法院认定公民法官的判决没错,并驳回李君司法复核的请求。  

美国进修中国实习 华裔女子入籍复核被拒

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后申请入籍,被移民法官以居住在加国的日数短缺超过一年拒绝批准。申请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法官在判词中指出,申请人声称在加拿大期间有优越价值,却未能提出证据;虽然获良好教育,但校内活动、义工和工作经验都未能显示出对加拿大有优越价值。 法庭文件显示,申请人在2008年取得学生签证,2013年在卑诗大学取得商科学位。她留学期间参与交换生计划,有9个月时间在美国衛斯理学院上课,并返回中国实习。她在2013年入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2015年毕业后直到目前一直留在纽约工作。她在2010年3月取得永久居民资格,在2014年6月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 申请人在入籍申请表上填写在2010至2014年间,曾10次离开加拿大共828日,较规定居住在加拿大的1,095日少463日。申请人后来又在有关居住的问卷上改称曾离境833日,较规定少468日。申请人在问卷上填写的居住地是上海、温哥华和美国。 申请人在今年2月进行的聆讯上向移民法官表示,出境是因为探亲、求学和工作;但自18岁抵达温哥华,一直将温哥华视为家园。 移民法官认为申请人填报的居住日数不准确,检查护照后发现,申请人曾离境837日,在加拿大居留的日数只有623日,较公民法案规定的1,095日少472日。移民法官依据移民部其中一个检核居住日数的Pourghasemi方法考验,申请人未能确实在加拿大住满1,095日,因此拒绝批准入籍申请。 申请人以移民法官采用Pourghasemi考验不当,以及计算居住日数有错误提出上诉。 申请人表示,移民法官不应该采用Pourghasemi考验,如果考虑到她离境求学,采用Koo考验,便会接纳她的申请。申请人认为她属于移民法案所认定对加拿大有优越价值(Exceptional Value)的人。 审理本案的联邦法院法官在书面判决中指出,移民法案就居住问题定下3种考验(Test):Pourghasemi考验对申请人确实的居住日数有严格要求,属于数量上的考验;Re Papadogiorgakis考验,对于短期离境工干、度假甚至求学,仍然认定是居住在加拿大;Koo考验是基于Papadogiorgakis考验,再以6项因素评估生活模式。Papadogiorgakis考验和Koo考验都属于品质上的考验。 法官指出移民法官可以自行决定采用哪一种考验,但必须向申请人讲清楚,并向申请人解释未达到要求的理由。移民法案规定,除了特殊情况,入籍申请人在递交申请表时,必须在4年内住满3年(1,095日)。即使移民法官依Koo考验认为申请人符合资格,移民官覆核时如有疑虑,也可以提出上诉。 此外,法官指出未能发现申请人在加拿大期间有优越价值的证据。申请人声称未来对加拿大有优越价值也不符合要求。法官又指出申请人认为移民法官没有告诉她有关居留日数的问题,令她未能作出解释。事实上,移民法官明确指出,是一名移民官认为申请人离境837日。移民法官也表明是依据申请人的护照作出定论,并且在审批时已考虑申请人出境的理由。 法官指出即使离境日数有争议,也只是相差4日。申请人的居住日数较规定的1,095日少468日或472日并不会影响移民法官的判决,因此裁定移民法官的判决合理,驳回司法复核申请。 ■申请入籍加国须4年内离境不超过一年。资料图片

住5满3即可申请入籍 10月11日起生效

■胡辛(前中)与宾顿选区五名自由党国会议员昨日介绍《公民法》下周生效的修订项目。本报记者摄 ■胡辛(前中)与宾顿选区五名自由党国会议员昨日介绍《公民法》下周生效的修订项目。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加拿大《公民法》C-6号修订案早于今年6月已获总督签署御准实施。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昨日宣布,修订案中一批主要项目,将于下周三(11日)开始生效,当中包括缩短“移民监”,由过往“住6满4”改为“住5满3”年期。符合新规定要求的永久居民,应在当天起才可提交他们的入籍申请。 胡辛(Ahmed Hussen)昨晨在宾顿市政厅召开记者会发表上述公布。他表示,联邦自由党政府透过《公民法》修订,移除由上届保守党政府设下的不必要入籍障碍,今后加国永久居民申请入籍之路途将更畅顺,并且具弹性。政府此举乃是自由党大选时发表的政纲,承诺现在得以履行。 胡辛又说,联邦政府深明永久居民对加拿大所发挥的重要角色,亦期望他们最终入籍成为公民,融入加国大家庭。 《公民法》C-6号修订案于今年6月19日获总督签署御准实施后,部分修订当时已立即生效,当中包括移除“留加意向”条款和取消剥夺犯涉及加拿大国土安全的罪行以及拥有双重国籍人士的加拿大公民身分权利。 将于下周三起生效的多项放宽规定,包括申请入籍前在加国居住年限、报税年期配合、官方语言要求及成为永久居民前在加国居住年期的折算。而今年底和明年亦再有两项涉及司法和执法权力方面的修订生效。

赴美工作失居权 华裔男上诉获特赦

一名中国男子在加拿大取得博士学位后,以学者身分前往美国从事研究工作。2013年返加时,他被指未能履行永久居民的居住要求被拒绝入境。男子以人道理由向联邦移民难民局的移民上诉庭提出上诉,最终获得特赦保留其永久居民地位。 案件当事人为中国大陆籍男子,于2002年9月以签证学生身分抵加,2004年在满地可大学取得兽医学硕士学位,再于2008年取得博士学位。他于2005年与妻子结婚,两人在2007年3月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 当事人在取得博士学位后留在满地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直到2010年3月他受邀前往美国北卡州一家研究机构“全国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国家环境卫生科学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并获得100万元的项目研究基金,从事干细胞研究。 当事人在接获上述邀请之后,于2010年4月与妻子一道前往美国工作。其妻在赴美之前提交加国公民入籍申请。当事人也于同年6月提出加拿大公民入籍申请。2011年8月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在美出生,2013年当事人继续留在美国工作,妻子则携子先行返回加拿大定居,并于2013年6月入籍成为加拿大公民,在美出生的大儿子透过母亲担保也成为月加国公民。两人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于加拿大,目前13个月大。 在妻子于2013年返回加拿大居住之后,当事人于同一年内曾6次由美国返回加拿大探望妻儿。在2013年12月24日返加探亲时,当事人在满地可机场被移民官员发现他在过去5年,即由2008年12月至2013年12月期间,未能履行永久居民在加拿大的最低居住义务,移民官当场拒绝其入境并取消其永久居民身分。当事人随后向加拿大移民难民局(移民上诉庭(IAD)提起上诉。 当事人在上诉申请中承认自己未能达到最低居住要求,但是以人道理由要求得到特赦。在上诉庭聆讯结束前,联邦移民部的法律代表向聆讯庭提议接受当事人的上诉申请.IAD接受了这一提议,批准当事人的上诉。 研究完成即返加团聚 上诉庭信安居程度高 移民上诉庭(IAD)在判词中指,在类似案件中考虑是否接受当事人以人道理由提出上诉申请时,通常会考虑下列因素:当事人违反最低居住要求的程度,离开加拿大及在海外连续居住的原因,当事人是否曾努力抓住返回加拿大的第一机会,当事人在加拿大安居的程度,当事人家人是否具有加国身分和取消永居身分对当事人家人特别是子女造成的伤害程度,及其他可以获得特赦的特殊原因等.IAD表示对上述因素的考虑和权重,要根据个案情况做出决定。 本案当事人指在加国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在魁北克省求职过程并不顺利,而美国提供的访问学者机会和研究经费对其是一个重要机会,这是一个五年的研究项目,可以预见他在完成项目之后会返回加国,且他在2010年接受这一项目邀请之前五年,已满足永久居民居住要求,并在赴美后不久即提交加拿大公民入籍申请,只是他前往美国工作之后,由2013年算起之前的五年未能达到居住要求。 当事人在2016年8月完成研究后,即时返回加拿大长期居住,可以看出是努力抓住第一机会返加继续履行居住义务。他返加之后创建自己的公司和生意,妻子也在魁省担任幼教教师,两人也在满地可市置产,家庭自2013年以来一直报税,都表明他们在加拿大安居的程度很高。 此外,IAD同意当事人一旦被拒入境,将被迫与自己的两个幼年儿子分离,令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没有父亲陪伴,这对其本人和家庭成员造成伤害。 IAD综合考虑上述各种因素之后,认为有充分的人道理由给予当事人特赦,裁定准许当事人的上诉,撤销对当事人的递解令,保留当事人的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

被拒入籍女性比男性多 因语言知识不达标

■Wangmo的英语能力未达要求,未能成功申请入籍。 星报 综合报道 为新移民争取权益的团体指出,申请入籍加拿大被拒的人士中,女性人数多于男性,当中大部分是难民,原因是她们未能符合入籍的知识或语言要求。 据《星报》独家报道,现年39岁的Tsesang Wangmo生于印度,父母是西藏流亡人士,Wangmo从未有机会上学。2013年她获担保前往加国,与早前经难民赞助计划来加的丈夫团聚。Wangmo抵加后已立即上英文班,并在课余时间做清洁工谋生,但上课3年来她的英语进度缓慢,在政府英语能力评估测试中只得第二或第三级,未达到最低的第四级要求。 《星报》根据《资讯自由法》取得的数据显示,在2007至2017年共有超过56,000人申请入籍被驳回,在入籍知识或语言能力不合格的人士,各有约6成是女性。 新移民权益组织Neighbourhood Legal Services负责人Jennifer Stone说,向他们求助的女性急升,大部分是难民妇女和被担保的配偶:“妇女和难民不成比例地受到语言和知识能力要求所影响。” 联邦自由党上台后已比上届保守党政府放宽要求,增加向未达到知识或语言要求的入籍申请者发出豁免,但Stone认为尚未足够,因为豁免只适用于3次被拒的申请人,而且申请豁免的程序很冗长。 资料来源:星报

律师:入籍修法拖太久 申请者规划被打乱

■钱路 ■刘智达 本报记者张誉 对于C-6《公民法》修正案正式生效成为法律一事,有移民律师表示,修改《公民法》的时间拖得太久,导致部分拟入籍者生活规划被打乱。不过,法案的修改最终也是民心所向,反映了国民的诉求。也有时事评论员就指,加拿大公民要效忠本国,如果取消“留加意向”条款,如何证明申请者有意忠诚于加拿大。 华裔移民律师钱路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联邦自由党上任1年半,结果整整花费1年半时间才将竞选时的承诺完成,这个办事效率实在有些低。据钱路所知,有不少拟入籍的新移民就是因为一直在等待修改的消息,结果令生活规划受到影响。 当被问及未成年可独立申请入籍时,钱路再次表示,这个政策准确的反映了新移民在真实生活中遇到的情况。他说,许多孩子随父母移民,在本地念中学5、6年,也算是生活了较久时间。但他们的父亲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够资格无法申请入籍,导致孩子还需成年后,才能独立申请。如今的新政策赋予未成年者更多的选择自由。 时评人反对撤“留加意向” 至于新政策取消“留加意向”条款,钱路就指,当初保守党制定条款时,至少在他所知范围内,还没有申请者因为意向不明而在入籍申请过程中受到挑战。既然条款本身很难实施和鉴定,那还不如干脆取消。 时事评论员刘智达就不认同钱路观点,他说,联邦自由党只是欢迎所有人成为公民,但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申请者是否愿意为本国做出贡献,甚至是否会侵犯加国现有公民的安全,所以才会毫无顾虑的取消“留加意向”条款,以及包括让犯了涉及加拿大国土安全罪行的人依然有权利保留加国国籍。 此外,对于申请者被剥夺身分后还有上诉权利,刘智达表示不理解。他说,明白这样做的初衷是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但刘智达认为,这根本是浪费公帑的一种行为。“举例说,如果有人虚报居住时间,试图骗取公民身分,政府根本不应该同意他们上诉,若其花费大量官司费,还不如让这样的人排队,重新等候和计算居住时间。一来给予他们改错机会,二来开源节流。”

新入籍法案正式生效 居住时间语言要求均降低

■C-6法案实施后,新移民将更容易入籍。资料图片 ■新修订的公民法允许未成年移民单独申请入籍。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张誉 加拿大总督庄士敦(David Johnston)周一签字御准C-6公民法修正案实施。该法案即日成为正式法律。与现行《公民法》相比,C-6修正法案主要变化包括,缩短入籍时间要求、降低语言要求,以及让未成年移民可自行申请入籍。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长胡辛(Ahmed Hussen)近期在多伦多一个会议上强调:“我们的目的就是能让所有移民,尽可能成为加国公民。” 加拿大保守党于2014年6月对当时的《公民法》做出C-24法案的修订,大幅提高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的难度。联邦自由党上任后,承诺对此进行修改并提出C-6法案,更改居住年限的要求,语言要求以及对未成年人的要求等。法案在国会,参众两院经历漫长时间的修订与辩论,周一终获加拿大总督庄斯顿(David Johnston)签字御准。 C-6修正法案主要修改内容包括,缩短入籍时间。移民申请入籍所需要的居住时间从现在的6年住满4年,改为5年住满3年。留学生和工签人士移民前待在加拿大的时间也可计算在内,他们的居留时间以50%折算,最多可计算一年。 54岁以上免语言测试 降低语言要求:入籍豁免语言测试的年龄由64岁以上降低至54岁以上。此外,未成年移民可以自行申请入籍;C-6修正法案允许未成年移民独立于父母单独申请公民,换言之,即使其父母申请公民被拒,未成年子女也无须等到18岁再申请。 同时,新法案还取消“留加意向”条款。即是说,入籍后若搬到加拿大境外,不会废除其身分。在C-6修正法案下,联邦政府唯一能取消国籍的理由是,在申请过程中造假。不像原先《公民法》,外国人入籍归化后,若犯了涉及加拿大国土安全的罪行,也会被剥夺公民身分。另外,在新法案中,即使当事人公民资格被取消,也将享有申诉权。 联邦移民部在获得御准后发出新闻稿指,即日生效的内容包括移除“留加意向”条款和取消剥夺犯涉及加拿大国土安全的罪行、拥有双重国籍人士的加拿大公民身分权利。至于缩短入籍时间要求和降低语言要求则预计在今年秋天实行,其余内容将会延至明年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