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10:15:4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加航

加航二季度收入下跌89% 亏损高达17.5亿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航空(AC)宣布,受疫情影响,大部分航班需要停飞,引致第2季度收入大幅下跌89%,且转盈为亏,蚀17.5亿元。 总部位于满地可的加航表示,截至6月底止的次季度,经摊薄后每股亏损6.44元,去年同期则录得净收益3.43亿元,每股1.26元。 次季度录得收入5.27亿元,去年同期为47.4亿元;客运收入减少至2.07亿元,但货运收入增长52%,至2.69亿元。 Refinitiv调查分析员,普遍预期加航次季度亏损10亿元,每股蚀3.96元,收入4.363亿元。 加航表示,自3月以来,透过配售新股、借贷及飞机融资等已筹集55亿元,而可动用现金为91.2亿元。 季内透过减少管理人员及前线工作人员已节省13亿元开支;将79架飞机永久退役,占整体机队逾30%;且暂停部分国内航线,而整体网络容量亦削减92%。 行政总裁Calin Rovinescu表示,与全球其他主要航空公司一样,加航次季度业绩,主要是受疫情及政府的旅游与边境限制措施所影响。 加航股价于周五(31日)早上大约9时50分,报15.65元,下跌0.44元,或2.75%。 (图片:加通社) T02

加航官宣: 8月7日开始复航中国

经过数月的等待,昨天加航官方宣布8月7日开始复航中国。从8月7日开始,每周五都有一个航班从温哥华飞上海。 自今年二月份开始,加航数次延长停飞中国北京上海的航线。这次复航的公告上也特别致谢了中国民航局等相关组织,未来希望能恢复更多往返中国的航线。 (言西早报道)  

加航计划在起飞前进行新冠检测 一小时出结果

航空业在全球疫情期间受到重大打击。加航展望未来,为确保人们能够再次乘坐飞机,准备在上机前对乘客进行COVID-19检测,可能在一小时内得出结果。 在7月8日的一份新闻稿中,加航宣布,他们将与斯巴达生物科技公司(Spartan Bioscience)合作,探索在飞行前进行快速测试的可能性。 据斯巴达网站介绍,他们正在探索如何利用现有的DNA检测程序在一小时内提供COVID-19的检测结果。它是基于CDC开发的一种类似的测试。 该公司声明,其测试可以由非技术人员使用,也可以在实验室设置之外使用。该公司的测试设备以及使用的检测盒仍在等待加拿大卫生部的批准。 加航负责安全事务的副总裁Samuel Elfassy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相信,一种快速、准确、便携的COVID-19检测,将为乘客与员工增加另一个有效层面地保护。” 这些快速检测将加入加航因新冠大流行而采取的其他安全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在登机前测量乘客的体温,以及要求所有乘客在飞行期间佩戴口罩。(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narcity.com/news/ca/air-canada-covid19-test-before-flights-could-give-results-in-1-hour)

加航宣布关闭30条国内航线

【星岛综合报道】持续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周二宣布暂停30条国内航线,并关闭全国8个机场站点。 加航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大部分关闭的航线是在海洋省份、安省和魁省。沙省和渥太华之间的部分西部航线也被关闭。 声明还指:“该行业的复苏预计至少需要三年时间。因此未来几周将对航线和日程进行其他调整,以及进一步暂停服务。” 由于各国政府实施旅行限制,包括限制非必要旅行,航空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 自疫情以来,加航的报告称,2020年第一季净亏损10.5亿元,其中3月净现金消耗6.88亿元。该公司还在5月中旬宣布,将不得不裁员约2万员工,占总员工数的50%以上。 加航还指,会与收影响的乘客联系,并向他们提供其他选择。 V33

加航要求联邦政府放松航空防疫管制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要求联邦政府放松航空业防疫管制。   加航行政总裁罗云斯库(Calin Rovinescu)周四表示,随着新冠疫情(COVID-19)在许多地区的缓解,加拿大政府目前对旅行业者的规管“不成比例”。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和路透社报道指,自3月21日以来,加拿大的大多数国际航班已被取消,美国和加拿大的边境已经对非必要旅行关闭,原定的6月21日到期日还可能延长。加拿大政府对所有入境人士实行14天强制性隔离检疫,即使他们没有任何症状。 有些省份甚至禁止居住在其他省份的加拿大人进入。   罗云斯库周四在《航空周刊》(Aviation Week)的网络直播中说,引入这些紧急措施需要采取一定的比例。   加拿大大许多地区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各省已在逐渐取消对经济活动的限制。   自疫情爆发以来,加航已裁员20,000人,该公司上个月曾预期未来至少3年内,航班和营收都无法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罗云斯库周四重申了这一前景预期。 他表示,为了度过难关,公司筹集了新的股本和债务,并扩大了货运服务,但尚未能利用渥太华的紧急贷款计划。   罗云斯库透露,加航的机票预订量在4月份以及5月的头两周已经触底,此后一直在增长。   针对有评论指本国边境限制工作相当有效,罗云斯库回应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对于2万名被解雇的人来说,这是不对的。”   周四在多伦多证券交易市场,加航股价大跌8.51%,收盘报17.85元。   V05      

加航计划裁员2万员工 杜鲁多没有明示如何援助

(■■总理杜鲁多称将与受新冠疫情严重打击的航空公司继续沟通。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周六发表全国讲话时就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计划裁员2万员工一事表示,他将与受新冠病毒严重打击的航空公司继续沟通。不过,杜鲁多也未有明确说到是否会对陷入困境的航空业施以援手。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五透露,正准备裁员至少一半,人数或多达2万人。对此,杜鲁多表示:“我们将继续与各部门和行业合作,努力协助他们度过这场疫情。” 联邦政府上周稍早时,已为大型企业提供了过渡贷款的方案。他说,过渡贷款方案不是紧急援助,而是一笔帮助企业的贷款。联邦仍在与各公司合作,看看将采用何种方式展开。为防止新冠病毒在加拿大乃至全球扩散,联邦政府实施旅行限制,从而也间接影响到加国这个夏天的旅游业。星岛综合报道

加航延长暂停直飞台北至明年3月底

受疫情影响,加拿大航空一再延迟停飞台北航线,官网上本列出该航线将停飞至10月24日止,不过有本地旅行社表示,已收到加航最新通知,台北航线将停飞至2021年3月27日。 有本地台湾居民担心加航是否将放弃直飞台北航线,但目前仍不清楚这是受疫情的关系,还是加航在航线上将重新布局。 这波疫情让加航亏损惨重,上星期公布最新季度财报出现钜额亏损达10.5亿元,并预计未来至少3年内,航班和营收都无法恢复到去年的水平。此外,加航宣布将推出一系列保护乘客安全措施,包括测量体温和禁售经济舱相邻座位等。 有位乘坐加航出行的旅客Kathleen Hamilton最近批评加航根本没有做好保持社交距离的工作,她实拍了飞机上的场景,并写上推文:“这是5月1日从多伦多飞往温哥华的飞机,明显爆满,没有社交距离,没有像西捷航空实施座位距离。这对你的乘客来讲,是难以置信的不负责任以及恐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我们在登机前加强保持社交距离。” 这架航班是AC103,机上一排三个连座,总共128个座位。 实拍图显示,飞机上每个座位都坐满了,尽管全部乘客都戴了口罩,但没人保持安全的2米社交距离。 针对这一事件,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他们采用了多种方法来尽可能地降低风险,但的确没有一种措施可以“完全保护所有人”。   加航强调会推出更多隔离和安全的措施,并称:“有疑虑的消费者可以选择之后的航班,无需承担额外费用。”   网上图片 v01

加航宣布: 延长加美停飞期至5月22日

■■加航延长加美停飞期至5月22日。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航空宣布,延长停止加美航班服务多30天至5月22日。 加航表示,加美停航的计划,原先到4月26日结束,但由于两地政府同意继续封关,加航将往来两国的航班停航时间,延长多30天,至5月22日。加航会免除此期间内受影响而需转机的费用,且呼吁乘客在网上查询重新预订机位的政策,及更改后的航班时间表。 加航指出,自从3月21日实施边境限制措施至今,加航只对美国11个目的地提供有限服务,这些服务主要是接返在美国的加国公民。 自3月中疫情爆发至今,加航已减少逾90%航班服务。 综合报道

加拿大航空公司从4月26日起暂停所有美国航班

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宣布,由于加拿大和美国同意将边境限制延长30天,加拿大航空公司将在4月26日之后暂停飞往美国的航班。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二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说,将于5月22日恢复飞往美国的航班,但仍需视政府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限制措施。 这家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航空公司表示,它将免除任何受停飞影响的客户的改签费。最后一班从美国飞往加拿大的商业航班将于4月26日起飞。 目前的边境措施于3月21日生效,限制了所有非必要的过境旅行,但允许贸易和商业的流动,以及卫生保健工作者跨境工作的继续进行。 在边境限制首次实施后,加拿大航空公司曾表示,它在美国的11个目的地保持“有限的服务”,“主要是为了方便加拿大人的遣返”。 加航公司表示,自3月中旬以来,“由于COVID-19的原因,其航班减少了90%以上”。 此前,加拿大航空公司已将大部分国际航班暂停至6月,而Transat和Sunwing也取消了5月31日之前的所有航班。(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air-canada-suspends-all-remaining-u-s-flights-effective-april-26-1.4905536)

受新冠影响 加航客机紧急”变身” 将座椅全部拆掉

■■客运飞机内的座位被拆下,接受改装工作。CTV 受新冠疫情影响,乘客数目急剧减少,许多航空公司纷纷取消航班。而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正在对公司的三架客运飞机机舱进行改装工程,改作货机以运载更多物资。 据CTV报道,作为加拿大航空旗下最大的客运飞机型号,三架波音777-300ER飞机正在魁省飞机维修和机舱整合公司Avianor厂房内进行改装工程。Avianor公司开发了一种特殊改装方案,可拆除机舱内422个乘客座位,并为装有医疗设备的轻型箱子设置指定货物装卸区,同时设有吊货网兜(cargo net)固定。 改装工程6天内完成 改装后,飞机的载货能力将翻倍,可用以运输高达89.63吨的物资,相当于900万只医用口罩。加航表示,整个改装计划从开发到落实,都在6天内完成。改装工作已经获得联邦运输部的认证和许可,并且在加航工程小组监督下进行。 目前,三架飞机中已经有一架完成改装工作,并投入使用,另外两架飞机也将在未来几日内就位。 加航货运副总裁斯特劳斯(Tim Strauss)强调,“将重要的医疗物资等货物快速运到加拿大,并分发到全国各地,对抵抗新冠病毒危机是至关重要的”,提高飞机载货能力,就是为了保障物资被更快地运输。 从3月20日至今,加航已经安排近40架全货运飞机运输物资,平均每周20架,新改装的飞机也将加入这一行列。 综合报道

加航:重新雇用3月底辞退的1.65万名员工

加拿大航空宣布,将会利用联邦政府的紧急工资补贴,重新雇用3月底裁退的1.65万名员工。 加航表示,由于经济受疫情的影响而出现放缓,加航的收入亦已下跌逾30%,故有资格参与这项计划。 加航亦表示,行政总裁Calin Rovinescu及财务总监Michael Rousseauau已宣意减薪,高级管理层会减薪25%至50%,董事局成员亦会减收25%董事袍金,而其他管理层则会在第2季度减薪10%。 加航于3月底宣布受疫情及多国封关影响,预计4月及5月机位需求大减,故决定裁退1.65万名员工,当中1.52万名一般员工,1,300名管理层员工。 (图片:加通社) T02

加航大裁员1.65万人 总裁主动放弃薪水

在各国实施封关锁国下,全球航空业受到重创。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宣布,将临时裁减1.65万名员工。 总部位于魁省蒙特利尔的加航表示,受到乘客大幅减少影响,由本周五起,1.52万名工会员工及1,300名管理人员,将陆续在4月和5月期间被裁减。 加航总裁罗云斯库(Calin Rovinescu)指,裁减如此多的员工,无疑是一项非常痛苦的决定,但由于公司的业务规模严重收缩,在无奈下唯有作出此决定。由于各国实施的封关措施,加航已停飞大部分国际和美国航线。 中国、瑞典和美国等的国家,在上月纷纷向国内的航空公司提供救助计划。 总裁主动放弃支薪 加航称,削减成本计划的目标,是节省最少5亿元的营运成本。罗云斯库主动放弃收取任何薪金,其他高层成员亦愿意放弃25%至50%的薪金。此外,加航计划提取约10亿元的信贷额度,将流动资金水平提升至73亿元,该数额比美国最赚钱的达美航空(Delta Airline)还要多。 除加航外,越洋航空(Air Transat)早前亦宣布,裁减最少3,600名机舱服务员。西捷航空(WestJet)将借由提早退休,以及各种自愿和非自愿离职计划,削减6,900名员工。 综合报道

加航将在本周裁员15000人

加航的文件显示,由于新冠疫情蔓延,多国边境封闭,航班大量消减,加航将在本周暂时裁员15000人。  

加航与机师工会达协议 9月前可要求600机师休假

加拿大航空与机师工会达成1项协议,容许加航可以要求最多600名机师休假。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扩散下,机位的需求已大幅下降,加航的运载需要亦大幅减少。 根据加航与机师工会达成的协议,资方可在4月至9月底的6个月内,要求最多600名机师休假。 (资料图片) T02

应对疫情:加航实施24小时改签机票新政

加拿大航空宣布,旅客现在可以在航班起飞前24小时,改签机票而无需支付额外费用;加航强调,这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新措施。 加航表示,容许旅客在3月4日至31日期间,可以在航班起飞前24小时改签机票。 加航上周刚宣布,旅客在航班起飞前2周取消预订,旅客不会被罚款。 美国多间航空公司早前已作出类似加航的措施,包括联合航空、达美航空及美利坚航空,均容许旅客在4月30日前,若要重新订机票及改签目的地,均无需支付额外费用。 国家银行分析员Cameron Doerksen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会令加航本年度收入减少40%,至仅约14亿元。 (资料图片) T02

加航周三起暂停所有加拿大往来意大利航班

加拿大航空宣布,由周三(11日)开始,暂停所有往来加拿大至意大利的航班。 加航表示,从多伦多飞往意大利罗马的最后1班航班,于周二(10日)晚上起飞,至于由罗马飞往满地可的最后1班航班,是在罗马时间周三早上起飞。 加航表示,往来加拿大至意大利的航班,暂定5月1日复飞。 加航表示,对于受影响旅客,加航可以全数退回已支付的机票费用。 意大利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快速扩散,意大利政府已将北部多个城市封锁。 (图片:加通社) T02

加航飞机上乘客不适 身穿防护服的救护员登机

加航一班由亚省卡加利飞往卑诗省甘碌(Kamloops)的航机,机上一个乘客感到不适,尽管该乘客呈现的征状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征状不同,但是为安全起见,召来卫生人员登上飞机为该乘客检查,期间其他乘客要留在机上。 加航AC8425航班星期日下午从卡加利起飞,于同日下午12时30分左右降落在甘碌。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机上一名旅客表示,在飞行途中,见到空中服务员与一个坐在机舱中间的乘客交谈。据悉,该乘客感到恶心和想呕吐,并且过去几天一直感到不适。 该个不欲透露姓名的的旅客告诉传媒集团Postmedia,在飞机着陆后,机长向所有乘客称,由于机上一名乘客声称身体不适,谨慎起见,全部乘客要留在机上,直至医护人员到达并为该乘客检查。 该旅客又表示,其后一辆救护车到达,并载来3名救护人员及机场消防人员,他们身穿危险物品防护衣服。后来,坐在航机前半部分的乘客先获准离开,不久其余乘客也获准离开机舱。 该旅客称,看来该名不适的乘客,征状与新型冠状病毒征状不符,但当局小心为上,机上各人在飞机上留了大约25分钟,便获准下机。 该旅客认为,总的来说,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和卫生人员等都处理得很好。 部分乘客虽然对延迟下机,感到不满,不过空中服务人员处理得非常好,表现非常专业,值得一赞。 加航发言人乌德尔(Teri Udle)称,经过检查,该个身体不适的乘客得到救护车服务人员放行。出于谨慎考虑,所有乘客都要接受查问,他们其后也获放行。 综合报道

加航与西捷免除因新冠疫情而改签航班的费用

出于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加拿大两家最大的航空公司免除了改签费。 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3月4日至3月31日期间从该公司购买的12个月内的机票允许一次性更改。 费用减免适用于旅行前14天。 它也适用于Aeroplan航班奖励预订,加拿大航空公司正在实施灵活的预订政策。 西捷航空公司表示,3月3日至3月17日之间预订的,6月24日之前出发的新机票预订,可享受一次性改签免费优惠。同样,免费只适用于旅行前14天。 两家航空公司的乘客都需要支付任何差价。(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加航飞机警报器报警 航班折返起飞机场

客机降落后,乘客要疏散。Twitter 一班由美国三藩市前来温哥华的加航客机在星期日早上起飞后不久,因机舱发生问题要折返三藩市降落。机上74名乘客与4名机组人员安全。 营运加航这条航线的Jazz Aviation发言人向加拿大电视台(CTV)透露,机舱服务员发现后排厕所的烟雾警报器发出讯号,决定将航机折返三藩市,并根据标准的操作程序,将客机在当地降落。 客机安全降落后,机组人员紧急疏散乘客,紧急应变人员上机检查,没有发现火警。 航空公司派出另一部客机和安排其他机组人员,协助乘客恢复航程。该部客机编号为AC8839,星期日早上8时20分在三藩市起飞,航空公司向所有乘客致歉。 综合报道

【更新】加航宣布中国与香港航线停飞时间延长

加拿大航空宣布,将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服务暂停时间,延长至4月30日,同时,亦将往来加拿大至北京及上海的航班暂停服务时间,延长至4月10日。 加航已计划将往来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服务,由3月1日至3月29日暂停服务,现决定将暂停服务时间延长至4月30日,即3月及4月均没有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机;至于加于自1月29日开始,已暂停往来加拿大至北京及上海的航班服务,现在将暂停服务时间延至4月10日。 加航表示,由于政府不鼓励非必要旅游,故决定延长中国及香港的航班暂停服务时间;加航重申,由于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需求大减,故决定暂停服务,乘客须在温哥华机场转机。 加航表示,往来温哥华至香港,及加拿大至台北的航班则未有受到影响。 (资料图片) T02

加航客机降落后起火 运输安全局接手调查

加拿大运输安全局(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of Canada),正调查周二(25日)早上1架加航Jazz客机降落蒙特利尔杜鲁多国际机场后起火的事件。 运输安全局表示,事件中没有伤亡报告,亦不需要紧急疏散其他飞机。 这架加航Jazz Dash 8型号客机,于周二早上大约6时,由渥太华飞抵蒙特利尔机场,着地后着火。 运输安全局发言人表示,机场消防迅速将火势扑熄,之后将飞机拖到登机闸,再容许乘客落机。 调查人员正检查起火飞机的起落架,及向机组人员查询。 (图片:加通社) T02

确诊女病患乘坐加航班机 蒙特利尔中转到达温哥华

加拿大的新冠病感染病例有逐步增加趋势,图为武汉医院病人留医的情况。加通社 加航星期日证实,一名早前由魁省蒙特利尔乘搭飞机前往温哥华的女乘客,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卑诗卫生厅也证实,该乘客就是本省第6名的确诊患者,卫生官员已根据患者的航班行程,接触所有存在风险的人。 加航表示,卑诗疾病控制中心(BCCDC)上周六(22日)向他们表示,这名在本月14日乘搭加航班机前往温哥华的女乘客经测试后,已确认对病毒呈阳性反应。 加航发言人戴利(Pascale Dery)在电邮称,加航正配合各公共卫生局的工作,并已采取所有建议的措施防疫。 加航上周六已将这宗事故通知所有员工,通告指,该乘客是由伊朗经蒙特利尔到温哥华。 当局联络患者前后3行乘客 戴利说,BCCDC按正常程序,当有航机乘客对任何具传染性疾病的测试呈阳性反应,均会通知航空公司,以配合追踪其他乘客的标准程序,当加航有乘客经诊断感染更具传染性的疾病,包括麻疹与肺结核时,类似程序也会执行。 戴利称,按一贯程序,BCCDC将只会接触为航机某段地区服务的机组人员,以及患者座位前后3行的乘客,虽然BCCDC不会跟进其他机组人员的情况,加航仍然决定,通知整班航机的机组人员和该航班的机师。 此外,加航发出的通告强调,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不高,该航班的机组人员毋须隔离或停止执行职务,但要由本月14日开始计算,自行监察身体状况14天,如发觉有病征,要向所属的医疗护理专业人员报告。不过,机组人员也可选择停止飞行14天。 另一方面,蒙特利尔机场管理局(Montreal Airport Authority)昨日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透露,加航与卑诗省的公共卫生局没有就此病例向局方发出通知,如加航与卑诗的公共卫生局认为没有需要,相信应不会向蒙特利尔机场管理局作出汇报。 从伊朗回加女子 现年30多岁 该班航机从杜鲁多国际机场起飞,当地机场管理局不知道该名患者在机场内的逗留时间。该名女乘客是从伊朗前往温哥华,期间曾在蒙特利尔停留,属卑诗省第6名确诊患者。 卑诗省卫生官员上周四公布,患者对新型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她30多岁,居住在菲沙卫生局管辖的区域,最近从伊朗回来。患者因出现温和的新型冠状病毒病征,曾到医院求诊。女患者目前情况稳定,仍在家中隔离。 亨利表示,卫生局已经向加拿大公共卫生局通报此宗病例,并会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提交报告。 本国至星期日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为10宗,卑诗省占6宗、安省4宗,其中4名患者已完全康复。卑诗省的其余5名患者中,全部曾前往中国或与其他病人有紧密接触,而第6名患者的病征较其余病人更轻微,主要原因是她没有到过中国。

双重打击下 加航利润大幅缩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经济的影响逐渐浮现,使得本来就因波音737 Max飞机的持续停飞,面临巨大损失的加航(Air Canada),将迎来更加艰难的第一季度,其盈利与去年同期相比将大幅缩水。 据加通社消息,由接连两宗坠机事故导致的波音737 Max飞机从去年3月开始在全球禁飞,加航已经失去了大约25%的窄体机队。上个月,由于新冠肺炎(COVID-19)的传播,加航停飞了所有中国大陆的航班,以及将在3月份暂停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航班。 预计中加载客率第3季回复正常 以上双重打击意味着,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的调整后收益将比去年同期减少约2亿元,或相当于比2019年前3个月的5.83亿元的毛收益减少了约3分一。 加航首席财务官Michael Rousseau表示,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737 Max飞机的停飞。当然,第一季度中的两个月不能飞中国,无疑也会带来一些影响。加航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开始重新引入Max机型。 他还表示,加航在北京、上海与多伦多、温哥华和蒙特利尔之间的航线,约占其可用座位里程(用于衡量飞机的创收运载能力的指标)的6%。香港-多伦多航线则占到1%至2%。 根据对先前流行病暴发的分析,加航预测,目前暂停至3月的加中航线,将在第3季度恢复到正常载客率。加航首席执行官Calin Rovinescu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说:“这一分析不是绝对的,因为每种病毒都与上一种不同。尽管我们承认目前存在的焦虑情绪,尤其是在中国,但我们已经看到其他亚洲市场在现阶段仍然相对强劲,没有看到断崖式下跌……我们希望能保持下去。” 加航另一位高层则表示,这种致命的病毒还对航班时刻表的改变和最后一刻的改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大量的取消和新预订,给新的预订系统带来了一系列复杂问题。新的预订系统恰好是在财报发出前的3个月启动的。 加航于去年11月18日推出的预订系统,引发了一系列社交媒体投诉,有些乘客抱怨,难以访问其预订信息或无法联系客户服务代理商。 有分析师在谈到737 Max停飞和新冠肺炎的影响时认为,这些只是暂时的事件,加航的资产负债表依然出色,可以抵御相关的影响。 综合报道

加航3月份停止香港直航 延长停飞北京与上海

加拿大航空宣布,延长暂停往来中国北京及上海的航班服务至2020年3月27日,至于往来多伦多至香港的直航航班,亦会由3月1日至27日暂停服务。 加航表示,延长暂停北京及上海的航班班次,仍有待政府批准。 加航亦表示,由3月1日至27日,加航将暂停往来多伦多至香港的每日直航航班,以反映市场需求减少的情况;至于往来温哥华至香港的每日直航航班,将会接载原先订下多伦多直飞香港的预订乘客。 加航通常每周有14班飞往香港的航班,其中7班从多伦多出发,7班由温哥华出发。 加国政府于2020年1月29日发出公布,劝告国民如非必要,不要到中国旅游,而加航于2月开始暂停往来北京及上海的航班。 加航表示,会继续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加拿大运输部门及全球事务部门协商,密切监视疫情的发展,以便调整航班服务。 加航有提供从多伦多、满地可及温哥华直飞北京及上海的航班。 至于是次改动,对往来台湾的航班不会受影响。 (资料图片) T02

遭加航终止外判合约 Air Georgian寻破产保护

加航终止外判合约后,Air Georgian寻求破产保护。CBC 为加航(Air Canada)提供商用包机的Air Georgian航空公司,正寻求破产保护。加航在1月底终止了该公司的外判合约。 Air Georgian以加拿大快运航空(Air Canada Express)的名义,每年营运6.3万班来往加美各地的短途航班,每年乘客量达150万人。 加航去年宣布,将终止与Air Georgian签订的承载量采购协议(Capacity Purchase Agreement,CPA),并将相关航班的营运业务转给Jazz Aviation航空公司。 航空公司机师协会(Air Line Pilots Association,ALPA)表示,公司较早前曾承诺,原本任职于Air Georgian的机师,将被安排到Jazz Aviation工作。Air Georgian称,机舱服务员会转到加航或Air Canada Rouge工作。不过,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简称CUPE)指出,超过40个机舱服务员已经接到遣散通知。 CUPE发言人表示,Air Georgian没有通知工会,正寻求破产保护的计划。 多次出现紧急降落事故 Air...

不可思议!加航对乘坐同一航班的未婚夫妇区别对待…

CBC 图片 按照联邦规定,飞机延误,乘客可以获得赔偿,但是赔偿执行混乱,一对情侣其中一人获赔偿700元,另一人则被拒绝。 乘客的遭遇 爱民顿女子拉德克(Kristin Radtke)在去年圣诞日,与未婚夫哈菲尔德(Stephen Harfield)乘搭加航,由爱城前往蒙特利尔,班机延误了6个小时。未婚夫在今年1月1日申请索赔,结果获赔偿700元。而她在差不多两个星期之后才索赔,怎料被拒绝,理由是飞机延误与安全有关的技术故障,因此不需赔偿。 拉德克表示,这令她感到十分困惑和令人沮丧。她已在1月22日向加航作出投诉,正等候回复。除了拉德克之外,加航乘客尼克森(Melissa Nickerson)与丈夫,也遇到同类情况。两人于去年12月30日,由芝加哥飞往卡加利,航班被取消,要重新订位,造成超过13个小时的延误。然而,当尼克森要求赔偿时,航空公司拒绝她的要求,指航班延误是由于与安全有关的技术故障。 不满解释延误原因 乘客起诉 尼克森对于加航的决定,十分不满,因为当航班被取消时,她与丈夫获得餐券,并收到加航发出的短信,把事故归咎于机组原因,这表明航班取消是航空公司可控制的范围。 联邦政府于去年12月15日引入新规定,倘若航班在航空公司控制范围之内,并且与安全无关的情况下,出现延误或被取消,那么航空公司必须要按延误的时间长久,向乘客作出赔偿,其中大型航空公司例如加航和西捷航空(WestJet),最高赔偿额为1,000元。 在新规定生效之前,一些专家对于有航空公司可能会捏造航班延误的原因,以避免支付赔偿金表示担忧。 加航发言人菲茨帕特里克(Peter Fitzpatrick)强调,该航空公司一向守法,新规定也不例外。他续道,无法就有关个案置评,并称拉德克和尼克森等顾客正提出上诉。 另一乘客詹森(Jennifer Janssen),对于航空公司解释航班延误原因,感到失望,她于上个月向小额钱债庭提出诉讼。加拿大汽车协会发言人杰克(Ian Jack)称,由于缺乏详情,所以很难确定航空公司的解释是否合理。 综合报道

加航飞机引擎故障 紧急迫降西班牙马德里

1架由西班牙飞来多伦多的加拿大航空公司航班,由于引擎出现问题及轮胎破裂,须紧急降落西班牙马德里国际机场,机上128名乘客及机组人员没有受伤报告。 加航表示,需要紧急降落的是1架波音767飞机,由于起飞时,其中1个轮胎出现破裂,之后引擎又出现故障,故飞机在阿道夫.苏亚雷斯-巴拉哈斯机场东南方的上空盘旋及释放机上的燃料。 西班牙机场管理局发言人Ignacio Montesinos表示,机师在飞机起飞后已通知机场。 西班牙国防部表示,从西班牙首都附近的1个军用机场,派出1架F18战机升空,以评估该架加航AC 837航机的损坏情况。 从飞机跟踪网站Flightradar 24显示,涉事飞机于当地时间下午大约3时由阿道夫起飞,之后在马德里上空盘旋超过两个半小时。 受事件影响,马德里国际机场周一(3日)早上一度关闭1个多小时。 (图片:CTV) T02

加航北京返多伦多机上无水可洗手 乘客指不可接受

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上周一架从北京飞往多伦多的航机,竟然没有自来水供应,令乘客无法洗手。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阴影下,机上的卫生情况堪忧。加航空中服务员工会亦对事件感到不满。 该班机的飞行时间约13小时,一名乘客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机舱没有水洗手,用作“替代”的消毒湿纸巾,亦不久后便用完。 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乘客说,他在登机口获悉飞机厕所没有洗手供水,虽然机舱服务员在厕所摆放了消毒湿纸巾,但在起飞后4小时便用完,令乘客无法洗手。他又认为,加航让乘客长时间在一架没有洗手水供应的航机内逗留,做法非常不妥。 加航回应乘客宁愿尽快返加 加航回应CBC的提问时称,该架飞机在北京机场发现有供水问题,当地的维修人员无法快速修复。 加航指,管理人员经考虑后决定如常起飞,是因为当时认为,乘客宁愿尽快返回加拿大,也不希望在北京停留更长时间。 代表加航空中服务员的CUPE工会表示,不会评论事件。但据CBC取得的一份向会员发布的内部备忘录称,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用肥皂洗手,一架没有自来水供应的航机竟然被允许起飞,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备忘录又指,工会的立场是,任何一架供水系统有问题的飞机,都应该立即停飞,直至修复为止。工会又强烈建议会员,不要接受有供水问题航班的工作安排。 加航周六向员工发出通告称,国际航线的广体飞机如出现“严重供水问题”,公司就会停飞该架飞机;此外,国际航线的航机亦会带备更多瓶装水,以便在飞行期间供水系统出现故障时,供乘客洗手之用。 但加航指,如果飞机上的供水系统只有“较轻微”故障,则只会确保有充足的瓶装水供应。加航又表示,将在来往亚洲的航机上,增加口罩、手套及消毒洗手液的供应。

停飞前最后一班加航乘客:我觉得太幸运了!

他们的脸可能被口罩遮住了,但他们声音中的宽慰是无法掩盖的。 周四晚,在加拿大航空公司正式暂停飞往中国的航班之前,数十名心怀感激的加拿大人搭乘最后一班从北京和上海直飞的航班,从中国返回了加拿大。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三宣布了暂时停飞中国的消息,称这是按照联邦政府的建议作出的决定。加拿大联邦政府提醒本国公民尽量避免前往中国大陆的旅行。 加航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临时旅行禁令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2月29日。 大学毕业生蔡(Veronica Cai)之前在上海附近与家人一起欢度春节。她说,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给她的旅行蒙上了阴影,回到多伦多让她松了一口气。 她原定于2月3日返回加拿大。“我今天改签了,我之前不知道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航班,所以我觉得很幸运。我觉得我在这里(加拿大)很安全。” 蔡说,至少95%的乘客都戴着口罩。 她补充说,由于担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她10天的行程几乎都是在父母家里度过的。 她说,在皮尔逊机场降落时,有人问了她几个有关旅行和健康史的问题,还给了她一份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说明,但她似乎对机场官员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感到惊讶。 “我在上海的时候……他们给你量体温……我很惊讶他们没有量我的体温。他们只是问,‘你发烧吗?’……即使你说谎,他们也无从分辨。我认为他们必须做得更多。”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为全球紧急状态,机场官员说他们的程序没有改变。 乘客会面临额外的筛查问题,而那些出现症状的人会被转给公共卫生人员。 从北京回来的李(Tracy Li)说,她“觉得很幸运”能乘坐加拿大航空公司最后一班直飞航班。 她还说,她乘坐的航班上大多数乘客都戴着口罩,但在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一趟普通航班。 她说:“我注意到北京机场有一个热探测器……飞机上的人都很平静。” 虽然李和蔡是幸运儿,但仍有不少加拿大人被困在中国。 联邦政府表示已经收到196名加拿大人的援助请求。官员们正努力将他们带回家,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联邦卫生部长帕蒂·哈朱(Patty Hadju)表示,政府官员正试图避开相当多的繁文缛节。 “因为我们是用非商业航班进入中国,这个国家目前处于隔离状态,对飞机可以在哪里降落,需要遵守什么协议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所以这需要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加拿大目前正在与中国政府进行协商。”(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680news.com/2020/01/31/i-feel-so-lucky-passengers-return-from-china-on-last-direct-flights-before-air-canada-travel-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