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4:56:2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团聚移民

Tag: 团聚移民

团聚移民投诉多 华裔议员提5个建议改善机制

父母及祖父母家庭团聚移民申请,在短短11分钟便收到全部限额的2.7万份申请,迅速满额。   其中一位申请人致电温哥华国会议员关慧贞办公室投诉,指他事前已做好准备工作和有所需的资料,等到移民部网站接受申请,他亦尽快填写,却在未完成前已经截止收取申请。他在失望的同时也感到愤怒,认为政府处事不当。 一直提倡要求政府取消父母及祖父母家庭团聚移民申请限额的关慧贞指出,很多国会议员办公室都收到类似上述的投诉,表示他们无法递交家庭团聚的申请。 建议重设申诉机制 关慧贞批评,自由党在2015年执政后,在处理团聚移民申请方面可谓一塌糊涂,有负移民家庭的期望。由于其他移民类别都没有申请限额,政府若果取消父母及祖父母类别的限额便可解决问题。这反映出自由党并不真正重视移民家庭的需要和意愿。 关慧贞称,就移民部长胡森宣布把每年政府接纳的申请数目增加,实则意义不大,因为政府没有相应增加该类别的吸纳目标(levels plan)。情况就好像应征工作一样,人家若果只有10个职位,收取100封又或1000封求职信,结果仍然是只有10个职位。移民部公布的2019年移民吸纳目标,根本没有增加。 关慧贞说,新民主党就改革父母及祖父母家庭团聚提出以下主张: 1)要求政府取消该类别的申请限额; 2)增加该类别的每年吸纳目标; 3)降低申请家庭的收入门槛; 4)重新设立申诉机制; 5)订立审批标准让家庭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团聚。

曝7分钟内就满额 律师:根本不够时间填表

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 对于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名额11分钟即告额满,联邦移民部强调,经过分析显示,网上表格没有技术问题,移民部确实是收到大量申请。不过,有律师说,抗议人潮排山倒海,甚至许多客户已要求提出集体诉讼。 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向《星岛日报》记者说:“这说明联邦移民部系统彻底失败,而且令提出父母两人的申请人处于不利位置。”李克伦表示,联邦移民部网站指提交申请需要10分钟,但据他所获消息指,事实上开放申请后7分钟内就额满。 计划提出集体诉讼 许多客户反映,如果填写表格,同时申请父母两人或祖父母两人,根本时间来不及。他说:“要在10分钟内,完成父亲及母亲的申请,根本没可能,令这类申请人处于不利位置。” 李克伦表示,来自多伦多、温哥华的许可客户,已要求提出集体诉讼,他已进入收集阶段,计划向法院申请禁令,以寻求解决方法。 不过,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的发言人珍妮斯特(Mathieu Genest),在回复本报查询时表示,确实有超过10万人试图登入移民部网页以获取申请担保表格,当局理解无法提交申请表格者,所感到的失望情绪。 10万人试图登入网页 联邦移民部表示,经过全国广泛咨询后,才采取先到先得的方式,取代之前随机抽签邀请的方式,以确保其公平,并确保系统不被滥用。 珍妮斯特说,移民部早前进行广泛测试,以确保系统能处理收到的申请数量。此外,还实施了反机械化递交申请(Anti-bot)功能,以确保收到申请表合法。 她指出:“初步分析显示,网上表格开通没有技术问题,我们已收到2019年所提交的最大表格数量。我们理解那些无法提交表格的人会感到失望,但移民部确实收到超过10万人曾试图登入移民部网页以获取表格。”

刚填完表系统已经关闭 团聚移民被疑暗箱操作

■卑诗省列治文市的关太太   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   针对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名额一下子额满,许多申请人透过社交媒体抗议,住在卑诗省列治文市的关太太抱怨,她自2015年起就准备担保父母移民,但一直未能成功,昨日也又未能成功填表,怀疑或有暗箱操作。   关太太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她周一早上9时前(温哥华时间),就坐在电脑前,事先准备的资料全部就位,结果从9时刷屏到9时10分,都没有表格显示,一直是原来页面。到了9时10分,好不容易看到表格在网上,立刻点击进入,结果出来的页面却说,2019年已经收到足够的申请,表格已经关闭。   她说:“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分钟不到时间里,2.7万份表格就额满,况且官网也说,填表要10分钟,哪有可能在9时10分,所有表格都填写完成。”   2015年起申请 从没有成功过   关太太表示,觉得网上填表有内幕,否则不会这样。她还说,曾致电移民部,但留言指打电话的人太多,所以打不通。   关太太称,她从2015年起就准备申请父母移民,结果一波三折,从没有成功过。她指,自己第一年丢失移民文件,后两年抽签未中,到今年填表格不成,令她非常气愤,并对政府感到很失望。此外,许多申请人在社交媒体上抱怨说,移民部系统显然存在缺陷,这种不公平的做法,让他们感到沮丧和愤怒。   还有网民指,今年是联邦大选年,他们将考虑用选票,教训联邦自由党政府。

2.7万名额11分钟抢完 团聚移民被抨还不如非法入境

■■怀特(右)期望能与母亲(左),在加国团聚。CBC   父母和祖父母担保移民(下简称团聚移民)申请于周一重开,2.7万个名额在11分钟内被抢完,同时,许多没有拿到名额的人感到沮丧和愤怒,有律师称部分客户考虑对移民部采取法律诉讼。有保守党评论员指出,非法难民均成功入境,遵守规则的移民却被拒之门外,自由党政府做法并不公平。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简称:IRCC),于周一中午12时(东部时间),重新开放团聚移民申请,申请者需在官网上填写申请表,大约耗费10分钟。 不过移民申请仅开放11分钟后,IRCC便发推文称申请名额已满,不能再接受申请。许多并未获得名额的申请者为此感到沮丧,他们甚至特地请假在家,把电脑准备好填写表格,却发现官网几分钟后便显示额满。 填写表格时 网页自动关闭  安省的怀特(Cayo Whyte)周一特地请假在家填写表格,准备担保母亲从牙买加来加国团聚,他设法登入网站填写表格时遇到一些问题,当完成表格时,申请窗口已自动关闭,无法及时提交表格的怀特感到失望透顶。他在2009年移民加国,此后一直努力求学并获得高薪工作,他称一直按照规矩完成每一步,岂料始终无法担保家人来加国。 怀特表示,“先到先得”的过程对他而言尤其不公平,由于他有伤障,要比别人花多3分钟才填写完表格,这已不是他首次未能成功申请,先前通过抽签团聚方法也并未如愿。 多伦多移民律师戴金谨(Aris Daghighian)称,申请系统当时出现状况,导致他们办公室内的一些电脑登入官网为时已晚,即使操作期间许多申请者一直在刷新页面也未果。他认为,如果有证据显示申请程序不公平,其客户考虑对IRCC采取法律诉讼。 根据家庭团聚项目,今年大约有2万零500名父母及祖父母可以来到加国,明年将会有2.1万。此外,当局今年接受2.7万个申请者,通过网上申请父母团聚移民,符合条件申请者,必须提供财务等相关资料证明。 保守党抨对守法者不公平 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称,自由党政府向加国民众及新移民传达一条令人焦虑的信息,若根据规则做事最终换来的只是漫长的等待,然而,如果经由魁省非法入境加国申请庇护,却反而毋须等待。 林宝莱表示,截至目前,共有四万个外籍公民成功非法入境,自由党政府甚至为非法移民出资1.14亿元,但对于信守法律条规移民过来的人士,仅用10分钟便把他们拒之门外,这个情况并不公平。

团聚移民配额两万月底重开 网上申请先到先得

■■胡森接受本报专访,确认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本月底前重开。李群摄   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报道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周四证实,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将于1月底前重开,今年接受配额是2万人,采取互联网申请方式,先到先得。对于有公众担心,是否会重现同一时间大量申请涌入,导致申请系统瘫痪,胡森称移民部已做好充分准备并在最后测试,有信心申请会顺利完成。胡森亦透露,2020年此类移民申请配额不会低于2万人。 胡森周四在温市中心联邦政府驻地,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透露,将在本月底前重开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具体时间稍后公布,但将提前几天通知申请者做准备,不会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也强调,联邦对中国公民各类签证及移民申请,不会受到目前加中关系紧张的影响。 先到先得被认为更加公平 胡森称,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在2014年,即联邦自由党政府2015年执政前,有多达16.7万个积压个案,目前已减少了84%。他说:“上届政府此类移民每年仅接受5,000人,我们将该配额翻番至每年1万人,但需求仍十分庞大。为满足团聚需求,加之积压个案已大幅减少,联邦才决定本月重开申请。” 此前联邦曾计划采取抽签方式接受申请,但后来决定改回先到先得的方式。胡森说较多公众反对抽签方式是联邦改变的主因,先到先得的方式被认为更加公平,公众接受度高。 胡森也说:“申请将通过互联网进行,这是最公平的方式,公众不必再如从前般,向中介支付上至数千元费用。我们将确保网站方便使用,并确保网络在申请重开后运作顺畅。” ■加国接受移民   胡森指出,移民部尚未决定2020年此类移民配额,但强调不会走回头路调低,即至少保持2万人。他也表示,经济、家庭团聚及难民等所有抵加移民人数去年为31万人,此后每年都会有所增加,至2021年料将达到35万人。   回应本报读者问题   近日有读者向本报询问此类移民的具体技术问题,记者也借此机会向胡森提问。例如,有年轻夫妇作为担保人申请父母团聚移民,即该年轻夫妇须满足4口之家收入要求,但递交申请后女担保人怀孕,如此是否会按5口之家收入要求?胡森回说,移民部以担保人递交申请时的个人状况作为评判标准。   也有读者问,担保人自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取出资金,是否可被考虑为年收入?胡森回答指,移民官以加拿大税务局(CRA)发出的过去3年个人报税单(Notice of Assessment,简称NOA)为依据,只要在此文件上被列明为担保人收入,移民官就会认可。

增加团聚移民申请无研究依据 政治意义大过实际改革

■■目前联邦移民政策受到越来越多国民质疑,例如有统计显示高达4成公众,不认同目前联邦接受难民的方式。加通社 对于联邦移民部增加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及审批,资深移民律师钱路认为,这样的宣布没有任何统计研究为依据,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政策改革。另一资深移民律师王仁铎则认为,明年接收申请2万件其实并非巨大变化,加拿大有能力接收更多移民。 钱路周一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近年来对联邦移民政策改变持十分谨慎的观察态度,并会认真分析改变内容及选择时间的意图。目前联邦移民政策受到越来越多国民质疑,例如有统计显示高达4成公众,不认同目前联邦接受难民的方式。 钱路说:“很多人似乎存在思维误区,联邦宣布多接收移民就是做好事而要加以表扬,人们更加应该考虑什么是好或坏的移民政策。” 等候时间将有所改善 他说,加拿大不可能大门全开,让父母、祖父母亦或是兄弟姐妹都能自由移民加拿大,但因为人道原因,本国会接受一定数量的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问题是,是否有令人信服的研究报告,分析加国以及大都会地区,接受多少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对加国及各地发展最有利?联邦显然没有这样的研究可供依据。 钱路称,填写有意担保表格并非新政策,更担忧其具体操作的可行性。例如,是否会宣布一个实施的具体时间,若如此会导致同一时刻大量网上申请涌入,由此导致网页瘫痪的状况,此前也在其他申请中发生。 王仁铎受访时表示,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目前由开始申请至获批大约要3到4年,联邦本次政策宣布会使得状况有所改善,但宣布增加的比例并不大。有意见指,此类移民被担保来加的以长者居多,为加国医疗带来负担。王仁铎认为,积极的一面看,团聚可让担保者没有父母在远方难以照顾的后顾之忧,可更专注工作、建设加国。

团聚移民新申请模式未必公平 主要看政府怎么做!?

特约记者杨婉文 联邦政府周一宣布,取消父母及祖父母申请担保移民的抽签方法。但有两次没抽中的华人认为,新方法未必一定较旧制公平。 渥京将在明年改用网上表达意愿,先到先得的方式,让国民申请担保家人移民。罗先生周一接受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他之前抽了两次都不中,听到联邦改变做法,都觉得开心。但他认为,新方法未必一定比抽签更公平,要视乎政府怎样做。 他举例,过往有公司大减价,或演唱会门票,在网上一开始销售,网站就严重瘫痪,普通人都未必买到,到网站恢复运作后,就全部售罄。若到时移民部在网上开放给国民登记,一两秒内就额满,恐怕难保其公平性。他质疑,电脑程式员是否能写程式,在一秒钟内登记一万次,令名额很快爆满。他称,假如他是程式员,他一定会写类似的程式,然后转卖他人图利。 加强系统以防网站瘫痪 罗先生关注联邦政府如何保证大家有公平的机会,若到时几万人在那一秒内,就一齐递交表格,当局又如何决定先后次序。他认为自己在新措施下,也未必能够与其他人竞争。 联邦移民部长胡辛传讯总监贾斯瓦尔(Hursh Jaswal)透过电子邮件,回复该电台查询时表示,渥太华正探讨网上接受申请的程序,将会在秋季公布更多详情。“我们对此制度完全有信心。” 罗先生认为,无论制度如何完善,始终会有漏洞让人可投机取巧,只不过是当局如何控制。他虽然审慎乐观,但宁可当局不要在抽签或接受申请的环节,搞那么多创新措施,反而恢复过往的递表方式,等大家慢慢排队,把资源投放在改善加快审批过程,可能最公平。 高级软件发展经理赵锦荣向该节目表示,现今科技可应付到很多人同时登入网站,不致于瘫痪。但视乎联邦移民部是否汲取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一度令移民部网站瘫痪的教训,去加强网络系统等。 他又说,虽然可以写程式多次登入申请,务求先拔头筹,但也有对策。例如售票网站会要求申请人回答识别问题,过滤辨别真人或机器人。

新方法仍有技术缺陷 头年未排入者可能永远轮不到

星岛日报记者 加华移民留学中心副总裁吴冰认为,联邦移民部长有关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的最新宣布,比之前的抽签决定申请人的作法更公平了一些,申请名额增加也会令更多人有机会申请,但总的来说还是不够完善。 吴冰昨日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无论是之前的抽签,还是明年的先到先得,都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当年没有抽到或没有排上队的人就要散去,等到下一年再重新开始,这样部分在操作上处于弱势的人,可能就永远都轮不到。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递交申请意愿的人继续留在移民部的系统内,然后每年按顺序根据移民定额接收申请,这才能真正体现先到先得的原则。吴冰认为本次的作法是向好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还应加大步伐。作为移民顾问,她也感觉到了前几年积压的父母团聚移民的个案在近几年逐步都拿到了签证,近两年新申请的个案,取得签证的时间普遍也在缩短。

明年团聚移民额增至2万 抽签制改“先到先得”遭质疑

联邦移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图),周一在卑诗省素里市宣布,联邦明年将接收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个案,由1.7万宗增至2万宗。另外,取消此类申请以抽签方式随机选择,来邀请担保人进入申请程序的方式,改采取有意担保父母及祖父母以团聚移民方式来加拿大的申请者,先通过互联网填写有意担保表格(Interest to Sponsor Form),联邦移民部将以接到此表格的先后顺序,让申请担保者排队轮候。 有移民律师指,宣布的政治意义远大于实际政策改变,并担忧若划定提交有意担保表格时间,会导致申请人在某一时间大量涌入,网页负荷能力令人质疑(详另文)。 胡辛于周一上午抵达素里,并在纽顿休闲中心(Newton Recreation Centre)门外宣布这一移民新政策。素里─纽顿选区(Surrey Newton)自由党国会议员戴礼华(Sukh Dhaliwal)等联邦政界人士,连同数十名各族裔人士出席记者会。 胡辛指出,联邦自由党政府在过去数年,致力清理前朝政府遗留下的大量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积压申请个案。在2011年,积压个案多达16.7万宗,而至今年6月,积压数字已降低至2.58万宗,幅度达84%。 称致力清理前朝遗留个案 胡辛说:“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在2014年重开时,当年接受申请的上限只有5,000件,我今日宣布在2019年将接收2万件申请,是2014年数字的4倍。” 他表示,联邦政府计划今后两年,每年在接收申请及批准的数字上,都逐渐给予增加(见附表)。在完全清理现有积压个案后,联邦将继续致力增加更多申请。 胡辛表示,各族裔人士出席记者会,体现了加拿大多元化特点,有能力、有智慧人士会在全世界各地流动,他们之所以选择加拿大,就是因为本国接受移民具有多元化特色。加拿大欢迎各种背景人才,并让他们有机会成为公民,这是本国的优势。 ■■各族裔人士数十人,出席联邦移民部长记者会。 有意担保者 先网上填表 在宣布2018年此类移民申请接收数字增加至1.7万个后,联邦已在稍早时,向第二批随机获选人士发出邀请,他们须在今年10月5日前正式提出申请。 胡辛指,采用随机选择并邀请申请方式不公平。 他说:“该制度导致担保人要向移民中介支付高达数千元费用,确保自己在轮候名单上。更不公平的是,所谓的随机选择以加国邮政编码为依据,通常靠近案件处理中心的申请者会被优先选择,这极不公平。” 填写有意担保表格政策已实施数年,胡辛指2019年开始,潜在符合资格担保者必须先在网上填写表格,随机选择方式将被废止。胡辛说:“申请者在填写该有意担保表格时,不必在意自己是否有资格,这是申请者在第二步才需要提供的信息。” 胡辛指出,申请系统改革的具体细节,将在今年秋季公布。

父母团聚有刚需 华裔评论员批新政未增实际名额

星岛日报记者 就移民部长胡辛宣布,将取消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请的抽签制度,联邦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表示欢迎,但每年申请数目由1.7万增加到2万份,她认为实则意义不大,因为政府没有相应增加该类别的吸纳目标(levels plan)。 关慧贞解释,联邦政府每年都会订立各类移民的吸纳目标,当局是根据这个目标,而非所收到的移民申请数目来吸收移民。举例说,政府可以在某类别收到5万份申请,但如果该类别移民吸纳目标只有2万,该年能够移民来加国的人仍是约2万名。 在2015年,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类别的吸纳目标是1.8万至2万名。联邦自由党上台后,该类别的吸纳目标是2016年2万,2017年和2018年都是2万,2019年为2.05万。 吸纳名额只增500 关慧贞称,移民部长所宣布的大幅增加接受申请数目,但实质吸纳人数其实只增加500。 移民部去年推出的抽签制度,以抽奖方式来决定国民的家庭团聚,既违反加拿大人的价值,执行时亦出现很多问题。关慧贞去年7月要求取消抽签制度,她当时批评,政府应该知道抽签制度行不通。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是所有移民类别中轮候时间最长的,随时可以等超过7年时间。新制额外增加了抽签程序,令审批和轮候时间再增加半年以上。 在移民类别中轮候时间最长 移民部在2017年1月收到9.5万份申请,经过数月抽签,否决了8.5万个家庭的申请,但数月后却发觉被抽中的1万份只有700个家庭递交申请。对于移民部长能够面对错误,接受意见取消抽签制度,关慧贞表示欢迎。 她重申,政府应该取消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请的限额,增加该类别的吸纳目标,以及就目前担保的家庭收入条件作出评估和检讨。 父母团聚有刚性需求 名额增减却顾此失彼 加拿大新华人联合会(前普华会)会长杨海峰认为,无论是前保守党政府时期还是现时自由党政府,在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上都采取一种尽量寻求平衡的作法。 如保守党执政时,父母移民比较困难,但开放了十年多次往返签证,父母、祖父母可以连续在此居住两年,也就是所谓的超级签证;2015年自由党执政后,增加了此类别的移民名额,但需要抽签。从等候时间来说都是太长了,甚至有的年长者没有等到就已离世。 新华人联合会的服务对象以讲普通话的长者为主,杨海峰表示,他们的老年会员每年都在增加,其中大部分是超级签证的持有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对医疗的需求日益增加,但超级签证没有医疗保障,需要自己购买保险,所以这些超级签证持有人还是希望能拥有移民身分,不但能解决医疗问题,早一天拿到移民身分,也能早一天等到领取老年金。因此,父母、祖父母移民是刚性需求,且有申请意愿的人数每年都超过申请名额的4到5倍。 在如此的刚性需求之下,他认为,联邦政府所增加的名额,以及改变抽签的作法,是有些改善,但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鉴于明年就要举行联邦大选,本次宣布也是在为选举热身。毕竟无论哪个党派都会为选举做安排,但都会找平衡点,不可能让父母、祖父母移民的速度太快,毕竟他们不是为加拿大经济直接做贡献的移民类别。 他进一步说,由于联邦移民部的总体移民规划早就定下了,每年11月都会公布具体的每一类移民的名额,既然明年的父母、祖父母移民有所增加,难民的名额现在看来必然也会增加,那么其他类别就会相应减少,具体而言,哪些类别会减少还有待11月揭晓。

孝子申加国团聚11年 老母至死未如愿

■■贡弗的母亲(左)已经离世,图为她生前与儿子贾弗的合照。星报 本报记者 一个男子担保母亲来加拿大团聚,可是等了长达11年,团聚申请仍然未获批准。现在他已无需要再等待了,因为其母大约两个月前病逝。该男子难掩哀伤地表示,为何自己在本国奉公守法,却受到联邦政府如斯对待。 据《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报道,居住在列治文山的贾弗(Shabbir Jaffer)是退休商人,他在1990年代移民加拿大,其后入籍加国,成为加国公民。2007年,由于其父在英国去世,他决定申请担保年迈的母亲来加团聚,以便照顾母亲。60岁的贾弗在2007年9月递交担保母亲团聚的申请表,直到2012年4月,贾弗才收到移民部官员的信件,指正在处理他的申请。 递申请后5年才处理 翌年11月,贾弗又收到移民部另一封信,表示以他母亲的健康状况而言,也许不符合移民的要求。在身体检查中,血液测试显示,贾弗的母亲长期肾脏功能不佳,长此下去,可能要洗肾甚至要接受肾脏移植手术。 移民部在2015年2月拒绝了贾弗担保母亲的申请。贾弗提出上诉。上诉聆讯在去年3月进行,贾弗在聆讯中称,自己居住在英国的兄弟因本身的健康问题,无法照顾母亲,为此他申请母亲来加,由他与妻子及他们两个成年子女照顾母亲。他又表示,愿意支付母亲在加拿大的医疗费用。结果,上诉审裁处以人道为理由,把他的申请个案发还移民部重新考虑。 去年5月,移民部要求贾弗的母亲接受另一次身体检查,并在今年1月初要求贾弗提供母亲其他进一步的相关资料。可是贾弗的80岁母亲在英国伦敦得了肺炎,不久离开人世。 贾弗伤心地说,经过11年时间,除了折腾的等待之外,最后还是无法与母亲在加国团聚。希望加国能改革移民制度,不欲自己与母亲的痛苦经历,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外遇染上艾滋 华人男子团聚移民被拒

■移民上诉仲裁庭被指在审理一宗来加团聚申请时,不当地过问当事人的道德品格。 星报资料图片 ■申请人代表律师Wennie Lee称对联邦法院推翻IAD裁决感到欣慰。 星报 综合报道 有华人申请中国父母来加团聚,但由于父亲被发现染上爱滋病而申请被拒,移民上诉仲裁庭(Immigration Appeal Division,IAD)审裁官去年驳回有关上诉时,更谴责申请人父亲因有外遇染上爱滋病是“道德标准宽松”(loose morals)。最终联邦法院要求仲裁庭重审案件,并斥责审裁官审理上诉时充当“道德警察”,强调当事人的道德品格与团聚申请毫无关连。 事主为化名A.B.的62岁中国籍男子,他的两名女儿拥有加籍,正居住渥太华,其中一名女儿于2009年申请A.B.及母亲来加团聚,但A.B.接受身体检查时被证实对爱滋病毒HIV呈阳性反应,移民部官员逐于2013年通知申请人,A.B.的身体状况可能增加加国医疗系统压力。虽然申请人回复指愿意承担A.B.的爱滋病医药费,同时要求以人道理由接纳申请,但移民部仍于2014年否决A.B.的来加与女儿团聚。 申请人于是把个案上诉至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IRB)辖下移民上诉仲裁庭,上诉书指A.B.因爱滋病患而在中国饱受歧视,但IAD去年仍维持移民部裁决,认为没有充足人道理由通过申请。 IAD审裁官斯特林 (Michael Sterlin)在裁决中称:“这名病人道德标准宽松,是透过性接触感染爱滋病的关键原因,事实上这名父亲确实是因为外遇而染上爱滋病。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名父亲要到审裁小组直接询问染病原因才从实招来。” 斯特林又指A.B.是“冒着婚姻告终的风险而发展外遇”,情况足以令审裁小组反感:“这名父亲因为外遇而染上爱滋实属不幸,但必须重申这是他要自行承担的风险,虽然染病并非必然,但这是可预期的结果。” 代表律师称感欣慰 联邦法院到最近推翻IAD的裁决,并要求IAD重审申请,同时谴责斯特林在审理申请时充当“道德警察”,但斯特林本人早于审理此案后的去年6月离职。联邦法官艾哈迈德(Shirzad Ahmed)在裁决时指:“A.B.感染爱滋病毒的因由,乃至任何与他道德品格相关的问题,与当局处理这宗家庭团聚申请根本毫无关连。” 申请人代表律师Wennie Lee表示,对于联邦法院的裁决感到欣慰,她又解释指中国文化最重视个人与社群联系,因此在中国感染爱滋病而遭受社会排斥,会令当事人承受无比沉重的压力,要求当局重新考虑以人道理由接纳团聚申请。   资料来源:星报

移民部父母团聚申请 2月1日截止

■加国的父母或祖父母聚类移民申请,已经展开。CBC电视图片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网站已从1月2日开始,接受今年的申请意向表(the interest to sponsor form),最后期限是2月1日温哥华时间早上9时。当局今年仍然沿用去年的抽签方式,接收上限同样定为一万人。 最后期限过后,移民部官员将检查所有表格,剔除重复的申请,然后从中随机抽取。如果申请人运气足够,表格被抽到,就会通过电邮收到邀请信,这时才能开始正式的申请程序。 今年的表格增加了关于申请人的经济状况、家庭成员人数等问题,还需要填写申请人的父母或祖父母的姓名。今年的申请人也需要提交2014、2015和2016共三年的税表来证明自己的经济能力。这是移民部判断申请人,是否有能力负担父母或祖父母生活的最重要的标准。 移民部的网站也贴出过去3年家庭收入最低标准一览表,并要求申请人动手先做个自我评估。 移民部发言人说,增加相关问题和信息,是为了保证最后被抽中的申请人,是真正有经济能力的。 申请人必须是年满18岁的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没有犯罪纪录,信用纪录良好(包括没有拖欠子女抚养费、完满履行过去的担保义务、所担保的人没有领取社会福利等内容)。 另外,申请人只能为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提供经济担保,不能担保配偶的父母和祖父母。如果被抽中,也不能把这个机会转让给别人。 采抽签形式 惹轮候者批评 自去年移民部把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改成抽签以来,受到了许多批评。最愤怒的莫过于那些已经按照旧模式排了好长时间队的人。 另外,寄出申请意向表时并不需要证明自己的经济能力,因此发生了有些被抽中的人,却不符合条件的情况。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移民部改变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方式的目的,是要使接收机制更公正及透明。因为此前有人抱怨说,旧的申请程序不公平,有能力请律师或移民顾问的申请人,就能排到前面。 增加家庭团聚移民,是杜鲁多在2015年大选时提出的竞选承诺之一。 联邦保守党移民事务评论员伦佩尔(Michelle Rempel)指,自由党做出承诺,但没有拿出兑现承诺所需的人力物力。她认为,政府应该重新检讨,因为现在的做法行不通,也不见得公平。 保守党对增加家庭团聚移民一向缺乏兴趣,因此伦佩尔并没有提出具体要求。但另一个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就不同了。该党的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不仅要求政府恢复过去的先到先得接收机制,而且要求取消每年的父母团聚移民接收限额。此外,关慧贞也要求政府为此拨出足够的资金。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深度解析2018担保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政策

作者:ICCRC持牌移民顾问Emma Zhang 张丹(EZCAN CONSULTING INC. )专业作答。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8年移民局将会接收1万个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现就近期咨询父母团聚移民申请人关心的问题做归纳解答: 1. 请问是不是我收入符合要求,随时就可以递交父母团聚移民申请? 答:不是。2018年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仍然以意愿表达+抽签的方式进行担保人申请人资格筛选。Interest to Sponsor系统于加东时间2018年1月2日至2018年2月1日正式开始接受担保人填写意愿表达。有意愿的担保人可以在2018年2月1日前通过移民局官网填写基本信息。抽签结果将于意愿表达系统关闭后由移民局公布。没有被移民局抽中,自行递交的申请将不予受理。 2. 父母团聚移民的担保资格申请表什么时候会有? 答:2018年的意愿表达申请会在2018年1月2日开放,其他完整的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表预计将在2018年1-3月内更新公布,具体日期尚未得知。 3. 2018年会接受多少父母团聚移民的申请? 答:2018年移民局将会接收1万个准备完善的新申请。 4. 如何得知提交的父母团聚移民意愿表达申请已经被接受?? 答:在您提交网上意愿表达申请后, 系统会生成一个确认号码, 请妥善保留这个确认号, 以备未来核对抽签结果。按照过往的经验, 如果您的意愿表达被抽中,您将会收到一封移民局的通知信。也可以通过输入意愿表达确认号来网上核对查询。 5. 子女担保父母的收入要求是怎样的?  答:子女作为担保人,收入要求的金额是按照每户家庭的人数来决定的。假设: 担保人一家夫妇两人+一个孩子总共三人, 担保双方父母总共四个老人,按照七口人来计算。参照下表,如果2018年被抽中,正式递交申请时,收入需要满足连续三年报税收入达到如下要求:2017年$84,631,2016年$83,695,2015年$82,091。七人以上,每增加一人,按照移民局公布的要求相应增加,请参照下表。 6. 如果2018年递交申请,我需要满足拿三年的税收要求? 答:移民局对收入的考核,参照担保人手中最新的三年税单收入。假设2018年被抽中,收入参照2015-2017年三年的税单收入。这连续三年的收入都需要达到最低担保收入要求。如果夫妇双方互为共同担保人cosigner,夫妇两人的家庭总收入达到要求就可以了。 7. 担保人资格申请表上的current undertaking 和previous undertaking 是什么意思? 答:Current undertaking:是指当下正在申请的担保人资格。 Previous...

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 明天中午重开申请!

本报讯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将于1月2日(明日)正午开始,重开父母及祖父母担保移民类别申请。有兴趣人士可登入联邦移民部网站,并在网页填写“有意担保”申请表格(Interest to Sponsor)以申请父母或祖父母来加团聚,过程以随机抽样形式进行,抽中者将获得移民部的“移民邀请”,表格截止递交日期为2月1日正午。申请人必须符合“有意担保”申请资格,而表格上已经附带详细资料,协助申请人自行评估是否合资格。

团聚移民1月2日重开申请!担保表格2月1日截止

■有移民律师批评移民部“讲一套,做一套”。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联邦政府昨天宣布,移民部将重开父母及祖父母担保移民类别申请,定于2018年1月2日东岸时间正午,在网上填写“有意担保”申请表格(Interest to Sponsor),截止填写表格日期是2月1日正午。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表示,重开申请后,加国公民及永久居民将可以申请父母或祖父母来加团聚。新政策目的是让申请过程更公平及更具透明度。申请者须向移民部提交一份“有意担保”表格,方可申请父母或祖父母来加团聚,过程以随机抽样形式进行,抽中者将获得移民部的“移民邀请”。 表格助申请人自行评估 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有意担保”表格将于下月2日东岸时间午时开始接受申请。申请者第一步是在网上填写表格,截止日期是2月1日正午。 为使系统程序有效地协助有意申请者,申请人首先须符合“有意担保”表格的要求,而表格上有详细资料,协助申请人自行评估是否合资格。 胡森表示,让家庭团聚是加拿大政府的首要事项。他邀请合资格的申请人,在明年1月2日尽快入表申请。

首轮团聚抽1万仅700申请 移民部拟二轮抽签

■民部正考虑对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进行第二轮抽签。资料图片 ■魁省移民律师科恩 本报记者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IRCC)官员表示,当局正考虑对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类别申请(PGP),进行第二轮抽签。据悉,在较早时抽中的一万个申请人中,至今仅接获约700人递交进一步资料文件。 最近在加拿大律师协会(Canadian Bar Association)的一个会议上,来自IRCC的一个代表透露,他们正在研究是否进行第2次抽签,并且可能会在今年8月或9月份进行。 由2017年1月起,IRCC把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筛选,由原本按照担保人家庭收入及其他基准,改为采用抽签方法。 今年4月25日,IRCC公布,在接获的大概9.5万份符合资格申请中,随机抽出了一万个申请人。被抽中的申请人必须在90天内,向当局递交完整的相关资料文件。 不过,上述来自IRCC的代表证实,截至6月8日为止,当局仅收到700人提交相关资料文件,其中更有 15%资料不完整。在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类别中,IRCC今年目标批出的名额为2万人。 魁省移民律师科恩(David Cohen)表示,对于希望能够申请父母或祖父母前来加国团聚的国民,现在可以有第2次“中签”机会,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他更提醒未获抽中的申请人,现在应该预备好所需文件,以便一旦在第2轮抽签获抽中时,可以迅速向当局提交完整资料,从而避免延误。

都市报特稿:抽签轮候怨声载道 亲人团聚移民太沉重

【加拿大都市网】5月4日下午,由安省剑桥市居民、软件工程师Brad Fach发起的“向移民部长请愿”(e-739)集齐了1,863个签名,由滑铁卢国会议员Marwan Tabbara代表递交国会。Brad在请愿中表示,联邦自由党政府实施的新的父母及祖父母亲属移民办法,用像买彩票一样的抽签来决定申请者的命运,嘲弄了非常严肃的家庭团聚,令申请者失去尊严。 记者 文琪 加拿大移民部2016年底宣布,2017年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PGP)改为抽签制。先前按照担保者的家庭年收入、纳税年限以及投递申请的先后顺序为基准的递交方式被全盘推翻,新的系统以类似彩票性质的抽签方式全凭“运气”抽取成为具资格递交材料的申请人。根据移民局公布的官方数字显示,4月25日的抽签结果,在9万5千个申请中,有1万个名额被抽中,抽中率约为10%。 Brad Fach的请愿并非是孤立的,一位网友在本地中文论坛上称,“根据统计学的概率论来说,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抽中。”该网友还公开了自己写给移民部长哈桑(Ahmed Hussen)的公开信。他表示,自己对在2017年父母抽签移民中没有被抽中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鉴于申请的数量和提供的配额,可能性太小”。但是,即便今年他被抽中,他依然要“鄙视”这个抽彩票一样的移民系统。该网友在信中称,“移民到加拿大应该是一个基于优势、而非运气的权利。彩票制度的抽签系统完全忽视了担保人的条件,是非常不公平的。新系统并不能解决旧制的问题甚至更糟糕,因为人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是坏办法里的好办法? 就民众的请愿,加拿大移民部新闻发言人Nancy Car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时称,以前的旧有制度让所有有意向申请的担保人需要在1月PGP开放的时候都急于递交材料,这道致一些申请人要支付更高的快递费用,以确保他们的申请顺序位置。“在新的PGP申请计划中,我们给予每个人同样的机会申请。新的申请方式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公平、更透明。在新的申请过程中,担保者可以等待看他们是否被抽中邀请申请,然后再去花时间和金钱准备材料提交他们的赞助申请。”  移民律师Nancy Lam 对于移民部的这个说法,多伦多移民律师Nancy Lam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律师,她很理解政府出台新政策的立场。“积压案一直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新的政策是为了让人们不要急于递交申请,避免混乱的状况,但是这也无法说明现有的新政就是最好的方法或唯一的解决办法。新政多少是有一些不公平存在,因为初选忽略了担保者的资格筛选过程,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 但从事移民律师工作多年的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新系统的确是一个更为公平的系统。“我能理解没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因为移民局之前所积压的团聚申请案,令申请者需要轮候14、15年,道致政府难以再接纳新的申请,但是政府又不能因此把大门关掉只处理已经排队的申请,而不管正在加拿大等候和父母团聚的移民的新申请,这是不公平的地方。现在这个办法是在供需不等之中找到平衡。彩票性质的抽签系统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它是‘差的裡面最好的’办法。如果积压案都解决以后,在彩票系统裡被抽中了的,就能很快为父母申请拿到身份。的确,这裡有一个你永远拿不到的可能。但是大家觉得什麽会是更好的办法呢?你不能让人们为此等候十几年,父母在来之前就过世了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4月25日公布抽签结果后,由于收取确认邮件信息不明确,道致很多民众抱怨移民部工作的漏洞。注册移民顾问高飞对本报记者表示,她为3位客人递交了团聚申请。“起初的申请意向非常简单,只需要个人的名字、邮箱和地址,会给一个确认码,后来收到回邮,3人中1人被抽中,2人没抽中。但是我们收到的3封邮件,连名字都没有显示,所以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抽中了。移民部后来补了一份邮件,告知被抽中人的名字”。 注册移民顾问高飞 这样的工作流程给高飞的工作带了很大困扰,她认为没有被抽中的,起码也应该收到回邮被告知。  李克伦也指出,虽然他认为现有的系统是公平的,但系统存在漏洞。“技术上的问题就是,只是使用邮箱地址通知而不给出申请者的姓名。”  高飞认为,由于这些混乱和疏漏,她感觉到“新政是不透明、不公开的。我们不知道裡面有没有什麽暗箱操作。那怎麽能够把这种做法做得更透明、更公开一些,这是CIC应该考虑的问题。” 对此,Nancy Caron回应称,抽签是完全电脑化的。“随机选择过程包括填写网络表单,每个人会被分配一个数字。在2月2号结束网上意向程序申请后,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删除重复填写的表单,其余的提交给系统并随机重新编号和洗牌。电子邮件邀请已发送给被抽中的担保人,这些人手中的数字与洗牌过后系统列表中的前1万个号码相对应。这个两步骤的编号过程确保了选择过程完全电脑随机化。” 同时,Nancy Caron表示,随机被选中的个人如果条件并未满足要求,可以选择不在后进的程序中递交申请。如果他们已经申请了并希望撤回申请,可以访问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732&top=14。 改为“打分制”就更公平? 一位网友提出的一个观点在网络上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他称,父母和祖父母甚至在老年时仍然可以对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加拿大的父母担保移民系统为什麽不可以像经验类移民一样基于优势和打分?只有基于申请人优势的制度才是公平的。我强烈建议担保父母祖父母移民计划应优先考虑向加拿大支付更多税款、父母受过较高教育和年龄较小的人开放,进而也可以减轻我们脆弱的医疗保健系统和老人金(OAS)的负担。使用彩票制度来确定家庭团聚的资格是对努力工作纳税、却为‘幸运者’买单的纳税人税款的滥用。” Nancy Lam对此回应表示,“如果能变为像快速通道(EE)一样的打分系统的确会更加公平。但即便变为打分系统,也非常难说每个因素应该如何去考量和打分。我相信父母祖父母对社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但是担保者的财务状况、有多少钱去支持父母、祖父母的生活,是所有担保类移民最为看重的考量。”Nancy Lam举例自己的祖父母就是在自己出生后来到加拿大,给了自己很多照顾才得以让自己的父母出门工作。她坚信老人依然为社会和家庭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我依然认为年龄、健康状况也很重要,这些都是需要考量他们能否移民的标准。”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移民顾问轰抽签系统混乱 李克伦表示,这个提议有好处也有坏处。“不好的是,对不讲英语和法语的父母、祖父母制造了很多困难。每年来加拿大移民最多的10个国家裡,印度和中国排名靠前。中国的大部分父母都不说英语,那怎麽满足条件?这个计划会道致移民最多族裔的人不能与他们的家人团聚。 “从人力资本的角度看,要这些父母、祖父母的教育经验有什麽用?他们也不会在加拿大工作,有博士学位又怎样?健康考量已经有了,经济实力我们要怎麽衡量?让更有钱的父母来吗?缴纳更高税额的子女父母先来,这个观点等同于‘富有的人才有权利让他们的父母来这裡’,这是非常错误、不能被接受的。目前的政策在收入水平上已经提高了,当然政府可以提得更高。但从社会正义方面来看,继续加高最低收入的限制,加到9万、10万,人们会怎麽看待我们的移民系统?这是不可行的。这条建议好的地方就是,如果你有父母或者祖父母说英文或者法语,他们会较少使用社会服务。但是政治上来看,这个提议不可行。” 积压案近3万个 对于未来政府将怎麽办?Nancy Caron称并不排除未来移民部会对2017年新出台的父母、祖父母担保移民进行改革。 “我们正在继续监测结果,并将在明年作出任何有必要的调整。加拿大每年吸取的移民数量是根据‘年度移民计划’(annual Immigration Levels Plan)进行的。 加拿大的移民计划有许多不同的方面。长期以来,移民部都希望帮助家庭团聚,为流离失所和受迫害的人提供保护,同时吸引顶尖的全球人才,为我们的经济做出贡献。 ” Nancy Caron 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年度移民水平计划必须为加拿大人服务,并在很受欢迎的各种不同类别的移民计划中找到平衡。政府认可家庭团聚对民众的重要性,并将于2017年引入更多团聚类的移民,也会是过往家庭类移民的历年之最。我们长期以来希望大家知道移民的需求远高于我们可以提供的名额,也对在抽签过程中未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表示理解。” 2017年加拿大移民部预计接纳的永久居民目标为30万,比前10年平均水平高17%,也是历史性的最高点。Nancy...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