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19:13:5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碳税

新省试图停收联邦碳税 联邦环境部长感到失望

(吉保尔对新斯高沙省试图停止征收碳税感到失望。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环境部长批评新斯高沙省拒就碳税与联邦合作。 新斯高沙省环境厅长哈尔曼(Tim Halman)曾在7月5日致函联邦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吉保尔(Steven Guilbeault),表达对该省在高通胀时期征收碳税的担忧。 哈尔曼在信中说,从2023年4月1日开始,联邦碳税可能会使新斯高沙省的汽油价格每公升增加14.4分。 吉保尔周五做出回应,对新斯高沙省试图停止对碳污染征税感到失望。他说,征收碳税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正确做法。 吉保尔发出声明称,新斯高沙省政府完全有机会设计一个定价系统,将碳税收入直接返还给民众。 他补充说,在联邦政府设计的系统下,十分之八的家庭获得的回扣将超过他们缴纳的碳税。他表示,联邦政府对各省选择如何处理所收取的碳税没有任何限制,新斯高沙省政府可以考虑在其管辖范围内引人哪些政策来支持家庭。 V05  

加拿大央行行长致信国会 表示碳税会推高通货膨胀

【加拿大都市网】环球新闻(Global News)获得一封由加拿大央行行长麦克伦(Tiff Macklem)向国会金融常设委员会发出的函件,内容指,联邦碳税已将通胀率推高近0.5%。 麦克伦曾于3月3日向委员会作证,保守党国会议员劳伦斯(Philip Lawrence)查询碳税对通胀率的总体影响,他当时没有数据,但承诺会向委员会作书面答复,他在上周五(11日)作出回复。 麦克伦写道,据央行的计算,如从消费者价格指数的3个主要燃料成分(汽油、天然气和燃油)中扣除有关费用,通胀率将降低0.4%, 换句话说,如政策在2022年年初生效,那么 2022年1月的通胀率是4.7%,而不是5.1%。 在致财政委员会成员的函件中,麦克伦重申他在3月3日委员会会议上的看法,即每年提高碳污染收费,消费者价格指数每年便会增加0.1%。他说,如不增加联邦碳税,2022年1月份的通胀率将是5.0%,而不是5.1%。 劳伦斯周一表示,央行行长姆证实了保守党已经知道的,即自由党的碳税,让加拿大人的生活变得更昂贵。他称,随着通胀率达到30年来的最高水平,生活成本危机使从汽油到杂货都变得更为昂贵,加拿大人最不需要的就是税收让生活变得更难以负担。 通胀和生活成本的增加,预计成为联邦政府2022年春季预算案中将解决的问题之一。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周日接受媒体就加国某些地区汽油价格已超过每公升2元的访问时指出,政府当然必须要专注负担能力的问题,本届政府已一直在住房、照顾儿童、药物福利和其他事情进行各种对话。他认为这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是一个巨大挑战,政府需找出真正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V06

保守党建议废碳税改回赠 收入回馈消费者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在周四公布他们提议的碳收费计划,建议每吨收费20元,较自由党政府制定的低,同时提出设立个人储蓄帐户机制,让消费者获得回赠,款项不让联邦政府沾手。  加通社取得的文件指,保守党建议的碳收费为每吨20元,最高增至不高于50元。联邦自由党目前订立的费用为每吨40元,明年将增至50元,并将持续上涨,至2030年达170元,这将适用于目前尚未自行订立碳收费机制的省份,即安省、阿省、萨省、曼省、努纳武特及育空特区。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称,杜鲁多提出的碳税计划应被摒弃,由一个“面向消费者的定价机制 ”取而代之。该党建议联邦与各省合作,为每名国民设立“个人低碳储蓄账户”。消费者每次购买碳燃料产品时,征得的费用会存入其账户中,然后他们可用这笔钱作为回赠,购买有利于环保的产品,例如单车、电动车辆及公共交通工具储值票等。  奥图尔说,“这将维持对碳使用者的征费,但不会给政府一分钱。”计划中建议,账户交由一些公司管理,以类似于扣账卡(debit card)系统的形式运作。建议指出,当中90%的收费最终会退还给消费者,余下的10%被分配给无法将碳成本直接转嫁给消费者的中小企、学校、医院和组织。  保守党亦提议,以卑诗省推行的政策为蓝本,在全国推展于2030年时,在买卖的轻型车辆中,有30%实现零排放。此外,计划还包括建议与美国政府一起降低北美的工业排放标准,以及改善燃料法规令汽油更洁净,并在10年内投资30亿元,用于保育林木、农业和湿地。  保守党这次公布的建议是重大政策转变,该党此前一直反对实施全国性碳税计划,曾表示将会争取废除杜鲁多这项在2018年推出的计划。上月,加拿大最高法院一槌定音,裁定联邦政府有宪法权利向各省征收碳税。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高院裁定联邦推碳税合宪 多省表示不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向联邦政府的温室气体污染法例开绿灯,允许其向各省征收碳排放费用。沙省及亚省省长表示不服,联邦保守党称会致力推翻这项法例。 最高法院达成非一致性的裁决,维持联邦政府的气候变化计划。该项环保计划旨在减低全国碳气排放量,在未来10年减排最少三分之一。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瓦格纳(Richard Wagner)在裁决书中说,气候变化对本国和全球构成实在的威胁,也影响到人类的生存,而解决气候变化的其中一个关键是要排污者付出代价。瓦格纳又说,各省不能自行制订全国最低碳税款额,因为一个省份减排碳气不力,对全国其他地区都有影响。 最高法院裁定联邦征收碳税合宪,但并非一致性裁决,有6名法官完全同意碳税符合宪法,一名反对部分说法,两名表示完全不同意。 联邦政府在2019年实施《温室气体污染价码法》(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简称GGPPA),为没有设定碳气排放价码的省份订定最低款额,沙省、安省和亚省不服,指有关法例违宪,导致两级政府之间发生争拗, 交由最高法院定夺。 多个省份对联邦政府开征碳税表示不满,他们称并非反对关注气候变化的问题,而是此举侵夺了各省级政府的管辖权,有违宪之嫌。早前亚省、安省及沙省在各自的上诉法院提出诉讼,结果安省及沙省裁定法例合宪,但亚省法院不认同,更称由于排放问题涉及广泛层面,此法例有如宪法上的“特洛伊木马”,让联邦政府在监管上可以为所欲为。卑诗省反对这个说法,介入事件并将其提交至联邦最高法院审理,其他省份纷纷加入表态,魁省、缅省及纽宾士域省都站到反对新法的一方。 对于最高法院的裁决,沙省省长莫尔(Scott Moe)立即在社交媒体作出回应,声言裁决不会改变该省的“核心信念”,即认定联邦碳税是很差的环保和经济政策,而且基本上是个错误。莫尔说,“本政府将继续竭尽所能,保护沙省的家庭、劳工和企业,不会受到碳税的负面影响。” 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在周四的记者会上说,对最高法院的决定感到失望。他表示,“最高法院无视亚省上诉法院的警告,给联邦政府开创了新的权力,削弱省级司法管辖权,破坏我们由宪法所订的联邦制度。我们会花时间详细研究这一裁决。”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表示,如果保守党执政,将会废除这项碳税。他在声明中称,“最高法院强调了各省漏出碳气造成的风险,但在本国与美国之间的就业及投资问题上,其实也存在着同样的流失风险。” 联邦环境部长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则对裁决表示欢迎,形容这对国民来说是一次胜利。他说,“今天最高法院重申,无论是住在本国哪一处的国民,都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联邦政府将继续以此作为其全面性气候计划的一部分,确保污染不是免费的。”   V20

最高法院裁定联邦推碳税完全符合宪法

【加拿大都市网】(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联邦碳税完全符合宪法。 最高法院达成非一致裁决,维持联邦政府的气候变化计划。该项环保计划旨在减低全国碳气排放量,在未来10年减排最少三分之一。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瓦格纳(Richard Wagner)在裁决书中说,气候变化对加拿大和全球构成真正和人类存活的威胁,证据显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一个要点是排污者要付代价。 瓦格纳又说,各省不能自行制订全国最低碳税款额,一个省份无法减排碳气,对全国其余地区都有大影响。 最高法院认定联邦碳税合宪,并非一致裁决,6名法官完全同意碳税符合宪法,1名法官反对部分说法,2名法官完全不同意。 加拿大在2019年实施<温室气体污染价码法>(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为没有设定碳气排放价码的省份订定最低款额,萨省、安省和阿尔伯塔省3省不服,指法例违宪。 (资料图片) T10

卑诗天然气价格未来三月不变 省碳税下月加价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的天然气费用未来至少3个月保持不变,但碳税等其他费用的增加则可能令消费者付出更多。 据加通社报道,天然气供应商FortisBC Energy Inc.周三发表的一份声明说,卑诗公用事业委员会(British Columbia Utilities Commission)已批准将所有用户的天然气价格维持在当前水平,直到6月30日。 但是卑诗省的碳税,在去年3月和9月疫情期间两次推迟加价之后,将于4月1日从每吨40元提高到45元。碳税适用于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各种燃料。 FortisBC称,低陆平原地区、温哥华岛、惠斯勒和雷夫斯托(Revelstoke)的用户,当前的天然气价格除去税金和其他费用为每千兆焦耳(gigajoule)2.844元,纳尔逊堡(Fort Nelson)的价格为税前每千兆焦耳2.899元。据加拿大能源监管局(Canada Energy Regulator)估计,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加拿大普通住宅年使用量为大约88千兆焦耳。 FortisBC对用户收取一项统一费用,用以支付固定成本、交付费以及储存和运输费,但是该公司监管事务副总裁罗伊(Diane Roy)表示,在天然气成本方面,FortisBC没有赚取任何利润。 罗伊在周三的声明中说,“我们知道能源成本是每个家庭预算中的重要因素,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为用户提供安全且可靠的能源,同时努力保持尽可能低的费率。”   V1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智库报告:未来10年汽油碳税上调4毛钱

(■有报告指出,加国需要在2030年把碳税大幅增加至每吨210元。CBC) 加拿大一个独立智库组织,周三发表一份报告总结指出,到2030年,本国碳税需要达到每吨210元,才能实现《巴黎协议》所定下的目标,意即未来10年内,汽油的碳税需上调多4毛钱。 由私人资助的政策研究组织“环保财务委员会”(Ecofiscal Commission)更认为,碳税仍然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最具成本效益工具。 Ecofiscal在其终期报告中提出的结论是,假设单靠碳税政策,加国便需要在2030年之前,把每吨温室气体的碳价设定为210元,这样才能够有机会达至其《巴黎协议》目标。 换言之,加拿大需要在未来10年内,把汽油方面的碳税上调多4毛钱。在推出碳定价计划时,联邦政府已承诺提供回扣,以弥补家庭增加的成本。目前,有4个省份征收联邦碳税,而亚省也会在不久将来加入。 碳税虽惹议 仍最具效益 Ecofiscal指出,尽管碳税政策惹来争议,但仍然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最具成本效益方法。 与此同时,Ecofiscal更分析过碳定价,以及更严格的法规和补贴等不同政策选项,最后发现,相对地,更严格的碳税加上增加回扣的做法,对国民造成的经济损失最小。 在回应上述报告时,联邦新民主党和自由党均没有表明主张提高碳税,而保守党则表示将会继续反对任何碳税。 至于绿党的美薏(Elizabeth May)则以“无关紧要”来形容该份报告,因为政府目前的2030年目标,意味着加拿大仍未尽其所能,把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度以内。综合报道

菲沙研究:碳税赶走企业 温室气体排放没实际影响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联邦政府碳税将增加加国某些行业的生产成本,引发“碳泄漏”效应,个别公司会将它们产业活动,迁往一些气候政策较宽松的国家。研究所报告分析,加国有13个产业最有可能陷于竞争力减弱及“碳泄漏”的脆弱处境。在最坏情况下,加国将流失生意业务和就业职位,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却没有任何实际影响。 该份题为《联邦碳税对加拿大工业竞争力的影响》(The Impact of the Federal Carbon Tax on the Competitiveness of Canadian Industries)的研究报告指出,在2022年,联邦政府碳税将达到每吨五十元,这将增加能源成本,使一些加拿大企业的竞争力,低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之公司。 报告共同作者、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安省贵湖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经济学教授麦杰克(Ross McKitrick)表示,联邦碳税可能会将企业投资、经济活动及工作职位撤离加拿大,推往其他国家,从而增加海外地方的排放量,最终可能引发“碳泄漏”现象。 “碳泄漏”(carbon leakage)是指先进工业国家为降低本国碳排放量,于是把污染工业设在其他开发中国家,再把所生产之产品 运回本国使用的状况。 13产业最易出现碳泄漏 该报告识别13个最易受竞争力下降和“碳泄漏”影响的产业。它们分别是石油和煤炭产品制造、农药化肥和其他农业化工制造、基本化工制造、航空运输、原料金属制造、水运、货车运输、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水泥和混凝土产品制造、杂项化工产品制造、非金属矿物产品制造、纸浆造纸和纸板厂、建筑行业的其他活动。其中石油和煤炭产品制造行业因联邦碳税而将面对高达24.8%成本增加。 报告又指,针对这些担忧,联邦政府设计了一套计划,包括税项回扣(tax rebates),藉以协助将受影响行业的伤害限止。但由于上述计划与减排的增量成本无关,即使在上述计划下,有些公司最终的处境将会更糟糕。 菲沙研究所自然资源学副总监、报告共同作者雅莉亚巴苇(Elmira Aliakbari)表示,政府内决策者现该承认,每吨50元的碳税对许多加国产业是会带来严重的竞争风险。在最坏的情况下,加国将失去生意业务和工作职位,而不会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产生任何实际影响。(题头图片来源pixabay)

福特与杜鲁多杠上了 碳税官司打到最高法院

安省政府一直反对联邦政府实施碳税,但省府就联邦碳税所提出的官司,却一直没有赢过。省府现已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安省上诉法院的“碳税合乎宪法”裁决。有批评指,省府此举是浪费金钱,既没有可能胜诉,又无助于环保。 安省环境厅长尤列克(Jeff Yurek)周三发表声明指,福特政府会“用尽一切方法”,阻止碳税实施,因为安省民众正在为碳税付出沉重代价。 莫奈指是无谓的上诉 缅省、沙省、安省及纽奔驰域省政府,均拒绝在省内制定碳税。 因此,杜鲁多政府在4月1日起,强制要求上述省份征收每吨20元的碳税,在2022年并会增加至每吨50元。 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办公室发言人表示,福特和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一样,对环保问题没有任何计划,福特在大幅削减省府开支下,仍然花费钜额金钱,向最高法院提出无谓的上诉。 联邦绿党能源策略师斯图尔特(Keith Stewart)亦指,如果福特政府无法带领省民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也不应该动用数以百万计的纳税人金钱,去做一些损害环境的事。

福特称碳税由选民定 暗示大选后放弃上诉

■福特指碳税应该是由选民决定,而非法庭。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福特政府早前入禀法院,挑战联邦政府推出的碳税但告失败,有指如果反对碳税的联邦保守党在10月大选中落败,福特将卷土重来。但福特周五表示,碳税应该由选民去决定,而非法庭,暗示就算保守党落败,也不再会透过法庭挑战碳税。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福特周五出席多伦多警察学院一个仪式时,被记者询问如果保守党在大选落败,而由支持碳税的政党如自由党执政,他会如何处理碳税问题? 福特表示:“碳税不应该由法庭去决定,当选举举行时,就由选民去决定。当选民决定了,我相信民主,我尊重民主,我们会前行,选民将有机会(决定),不是法庭。” 福特这番话暗示在联邦大选后,他领导的政府将可能放弃透过法庭挑战碳税。 福特之前入禀法庭挑战税碳但失败时,曾表示会向最高法院上诉。 福特的发言人耶里奇(Ivana Yelich)周五表示,省府相信碳税是“透过环保政策的伪装去攫取金钱”,将以任何方法进行抗争。 除安省外,沙省、亚省以及缅省都入禀法院挑战联邦政府的碳税。 沙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一名发言人周五称,无论10月21日大选有何结果,该省的法律行动都将会继续。 综合报道

福特政府欲推翻联邦碳税法案 省上诉法庭不支持

■■福特对安省上诉法院不接受他们关于联邦碳税属违宪的立场,表示失望。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安省最高法院拒绝了福特政府试图推翻联邦碳定价法案的努力,并裁定渥京有权制定减少全国温室气体排放的最低标准。 据《星报》报道,在周五公布的一项裁决中,安省上诉法院的五位法官中有四位认定,联邦的《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案》(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符合宪法。法官裁定,该法案属于国会根据宪法对“国家关注”问题进行立法的权力范围。 安省上诉法院援引记录在案的环境和经济影响研究指,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气候变化,是加拿大“严重”关注的问题。裁决称,整个加拿大都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如果有省和地区未能减少自身管辖区的温室气体排放,其他省和地区都会受到影响。“如果没有一个国家级的应对气候变化整体战略,加拿大所能做的,只有准备好面对最坏的情况。” 这一裁决与5月3日沙省最高法院3票赞成、两票反对通过的裁决相一致,亦标志着右翼省份试图通过法律行动,扳倒联邦碳定价政策的努力,再次受到打击。 福特失望 将提上诉 安省省长福特对上诉法院的裁决回应称,安省政府也将步沙省的后尘,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诉。福特早前已表示,打算花费3,000万元,对抗联邦的碳定价政策。 福特办公室周五下午发表声明指,安省政府对法院不接受他们关于联邦碳税属违宪的立场表示失望。声明表示,“我们和省民一样,都知道联邦政府的碳税将令省民的生活成本更高,令就业和企业面临风险。我们承诺会使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和手段来挑战碳税,并将继续抗争,以兑现这一承诺。” 联邦环境部长麦肯纳(Catherine McKenna)在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公布后发表声明,对裁决表示欢迎,称裁决对那些认为气候变化是加拿大人和全球面临的紧急威胁的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她说,非常不幸的是,安省和亚省等省府仍在花纳税人金钱,在法庭上对抗联邦政府的气候变化政策。 新民主党省议员戴彼得(Peter Tabuns)批评指,福特因其幕僚长的丑闻已经民望暴跌,省法院今次的裁决又是一大打击。他对碳税发起的法律挑战代价高昂,却只不过是一场政治噱头,毫无意义,只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对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综合报道

四成加拿大人说:征碳税不仅使竞争力下降 还影响工作招聘!

■■最新民调显示,近4成国民认为,加国开征碳税将使商业竞争力下降。 网上图片 根据民调公司Nanos刚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接近4成国民认为,加拿大开征碳税将使商业环境,与其他国家相比竞争力下降。新税项同时令企业负担增加,影响招聘工作。 据Nanos Research该项民调是于上月31日至本月4日期间进行,民调随机抽样访问了1,000名18岁或以上的加拿大人,向他们查询两条问题:(一)、“你认为在加拿大征收碳税,会使商业环境与其他国家相比更具竞争力、竞争力下降,或是对加拿大的竞争力没有影响?”;(二)、“你认为企业支付碳税,将令它们更难负担员工工资或聘请新员工、有少许困难或是没有影响?”。 逾5成草原省份受访者称损营商 在第一条问题,有39%受访国民认为,在加拿大开征碳税,将令本国商业环境与其他国家相比竞争力下降;18%受访民众就相信,此举将令本国商业环境更具竞争力;29.5%则指,此举对本国商业环境竞争力没有影响;13.6%称他们不肯定。 省份数据显示,认为在加国开征碳税将致本国商业环境与其他国家相比竞争力下降的受访者比例,以来自草原省份受访者最高,当中有53.2%持此立场,其次便是大西洋省份受访者(45%)、安省(40.3%)、卑诗省(33.4%)及魁省(27%)。 近6成人料影响企业招聘或支薪 至于性别因素,持此意见的男性受访者比例(47.4%),远高于女性受访者比例(30.9%)。 在年龄因素方面,有这看法的受访人士,较多是来自35岁至54岁年龄层(40.7%),其次是55岁或以上的受访者(40.2%),以及18岁至3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35.2%)。 在第二条问题,23.6%受访国民认为,碳税将使企业在支付员工工资或聘请新员工方面困难得多,34.4%则相信,企业将会面对少许困难,33.5%指碳税对企业负担员工工资或招聘新工人没有影响,而8.5%说不肯定。 若以省份分析,认同碳税将使企业在支付员工工资或聘请新员工方面遭遇更大困难的受访者,以来自草原省份受访者最高,他们当中有39.4%有此看法,其次便是大西洋省份受访者(26.9%)、安省受访者(25.4%)、卑诗省受访者(19.8%)及魁省受访者(9.7%)。 持这意见的男性受访者比例(26.9%),亦稍高于女性受访者比例(20.4%)。 而有此意见的受访人士,较多是来自55岁或以上的受访者(25%),其次是35岁至54岁(23.1%),以及18岁至34岁的受访者(22.1%)。 本报记者报道

谢尔公布环保政纲 减排不重要,重点是如何抵免碳税!

■■谢尔周三公布联邦保守党的环保政策。星报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三公布该党的环保政策,不过却没有任何减排目标。其重点是通过提供税务抵免和研究投资,以取代目前的碳税。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联邦保守党声称,他们的计划为加拿大在2030年达到“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提供了“最佳机会”,但并未提供其减排目标的任何细节。 按照保守党的计划,公司企业仍需对污染支付费用,但消费者不会直接在购物或入油时支付燃油税。 该计划将限制工业排放,迫使每年排放超过40千吨的公司向联邦政府认证的研究和开发计划支付一笔款项,不过保守党并未说明具体的金额。 清洁环境 倚赖科技 谢尔周三在魁省切尔西(Chelsea)公布该党的环保政策时说:“你不能通过收税来达到更清洁的环境。相反,答案在于科技。”他指出自由党政府提出的现有措施,包括碳税,无法达到“巴黎协定”目标,却没有说明保守党的计划如何做得更好。 保守党的计划重申了他们对“巴黎协定”的承诺,并且认为气候变化是人类活动造成的真实和现实的危险,但谢尔的计划没有提出减少排放目标的具体细节。 尽管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税收是抑制温室气体排放最便宜和最有效的方法,不过,联邦保守党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碳税,还指责自由党的碳税是变相敛财,令本国汽油及消费品更加昂贵。 针对保守党的环保政策,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就嘲笑指,谢尔提出一个“虚假计划”(fake plan),当中没有任何细节或说明如何减少排放。她还为联邦政府的碳税辩护,称这是向自由市场发出信号的最佳方式,即造成污染者必须付出代价。 本报综合报道

抨击自由党制造月光族 谢尔称上台将废除碳税

■■谢尔称,保守党将让民众生活更能负担。   星岛日报讯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五在温哥华市中心一家酒店,向数百位支持者发表演说,抨击联邦自由党政府,令民众成为“月光族”(每月均花光入息),勉强维持生计。他提出竞选承诺,称当选后将废除碳税,确保民众生活更能负担。 谢尔称,加国经济前景惨淡与自由党政府的政策有关,过度的保护主义威胁自由贸易往来,其他国家逐渐代替加国成为投资胜地。自从自由党执政后,逾80%的中等收入家庭,每年都额外支付800元税项,保守党还注意到总理杜鲁多尝试提升其他税收,包括健康医疗等,必须在今年联邦大选中阻止相关政策实行。作为选举承诺的一部分,他还强调,一旦当选,将取消碳税、家庭取暖费用内的商品和服务税,以及确保产假福利也能免税。 他说:“如果当选,保守党政府将为所有住宅家用能源免税,自由党政府先前对取暖、天然气和丙烷等设施,征收5%的税收,使用上述能源的民众,日后能享有回扣。” 将建设更多输油管 谢尔还指出,自由党政府并未达到收支平衡,在2017年支出便超出预算高达795亿元,这些支出让任何执政者都难以在短期内迅速恢复平衡。不过,若加国民众在今秋选出保守党执政,保守党政府将可在5年内让收支取得平衡。此外,保守党政府还将独立审查财政计划,让加国的收支回到正轨。 谢尔还表示,目前加国民众努力工作,却仍旧顶着巨大的财政压力,保守党致力为民众提供更可负担的生活。目前约有三分二的加国民众在支付账单方面有困难,甚至在月底时成为“月光族”,根本没有任何余钱可用,甚至本国有逾半家庭入不敷出,每月距离破产边缘只差200元。除油价、物价和房价不断上涨外,许多物品都变得极昂贵,导致许多国民都放弃为养老储蓄,勉强度日。 他说:“许多民众接受高等教育、找到合适的工作、努力工作、并且按时缴纳账单,但他们的生活仍旧看不到希望。” 谢尔最后提出数项竞选承诺,包括加国将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建设更多输油管道、与亚洲加强贸易往来、在海洋与太空科技领域增加投资、让民众出行更方便,以及确保每位市民都能有机会从自然资源中获利。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沈雯洁

小杜访爱城谈要扩建油管 不受亚省反碳税影响

■■杜鲁多到访爱民顿时强调,虽然亚省反对碳税,但不影响他的内阁对扩建横山输油管计划的决定。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强烈反对联邦碳税的亚省进步保守党政府上台后,总理杜鲁多周五到访该省,重申联邦政府减碳排放的承诺,又指亚省反对碳税,不影响他的内阁对扩建横山输油管计划的决定。 杜鲁多周五到访爱民顿,在爱民顿会议中心会见记者时称:“本国没有地方不为污染付出代价。” 他说:“我们很希望与各省合作,但如果部分省份不想对抗气候变化,联邦政府仍会这样做,因为这对加国国民来说,是太重要了。” 刚上任的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承诺会取消由上届新民主党政府推行的省碳税。 示威者反对再拖延横山计划 虽然亚省反对碳税,但杜鲁多表示,不会因此而影响联邦政府对扩建横山输油管计划的决定。他说:“一个省份可能出现的举动,不会影响像扩建横山输油管这种重要计划。” 在记者会会场外,数十名支持输油管计划的人示威,当中包括刚在卡加利大学石油工程系毕业的巴持希尔(Jason Battershill)。 巴持希尔称:“联邦政府有权兴建输油管,横山输油管计划已是一再拖延,我想现时是兴建的时候,拖延已经够了。” 据悉,杜鲁多内阁最快在下月决定,是否准许增加两倍由亚省输往西岸输油量的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 另外,杜鲁多在爱民顿时,向该市市长艾夫森(Don Iveson)承诺联邦政府向城镇基建的拨款。综合报道

油站须张贴碳税价格 违规每天可罚万元

■■安省府规定油站必须张贴碳税价格标贴。CBC   星岛日报讯   安省保守党政府向媒体证实,省府规定所有油站必须张贴碳税价格标贴。 据680 News报道,安省政府昨天公布的财政预算法案中,对于油站没有贴出政府规定碳税价格的贴纸,将面对每天最高罚款10,000元。 该财政预算案包含一项《联邦碳税透明度法案》,要求油站在每个油泵上显示碳税价格的贴纸。 贴纸显示联邦碳税现在增加每公升4.4仙的燃油价格,并在2022年升至每公升11仙。该法案规定,对于拒绝展示贴纸的个人和公司,罚款金额在500元至10,000元之间。 安省是渥太华征收碳税的四个省份之一,因为这四个省份选择不对碳排放设立征收费用方案。安省保守党政府上台后一直激烈反对联邦自由党的碳税政策,相关诉讼下周将在法庭展开。综合报道

对工人而言 低收入碳税抵免 还不如$15最低时薪

■省长福特(图) 安省独立金融监管机构周二发表的最新报告指出,对工人而言,省府的低收入税务抵免带来的实惠,不如把最低时薪增加到15元。 安省财务问责官韦特曼(Peter Weltman)表示,由于许多最低时薪收入者无需支付省税,所以他们不能享受省府的“低收入家庭和个人税务”(LIFT)抵免优惠。不过他指出,在LIFT政策之下,90%的最低时薪收入者无需付省税,而根据之前的政策,这个比例为78%。 只38%最低时薪收入者获税务抵免 韦特曼办公室估计,今年将有100万安省省民可获得平均409元的LIFT税务抵免,总计将花费省府4.18亿元。不过,如果把最低时薪增加到15元,将有130万省民每年可享受平均810元的税后收益。该报告指出,安省只有38%的最低时薪收入者可获得低收入税务抵免。 省长福特(图)在去年春天的竞选中,承诺将低收入税务抵免,作为最低时薪增加1元的替代方案推出。他警告说,提高最低时薪有损企业收益,且可能减少工作职位。 前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于2018年把安省最低时薪从11.6元提高到14元,以帮助省民应对生活成本的提高。福特的进步保守党政府将14元最低时薪冻结至2020年10月,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声称,此举是为了给企业调整时间。 综合报道

联邦征收碳税今日生效 油价TTC齐涨!

大多伦多地区由今日开始,不论驾车还是乘搭公共汽车,出行开销都将有所增加。受联邦征收碳税影响,大多地区汽油价格将持续上升,预计4月份每公升汽油价格至少会被推高10仙。另外,多伦多公共汽车局(TTC)亦从今天起票价提高10仙。 联邦政府从4月1日开始,向包括安省、沙省、缅省及纽省在内的4个省份,每吨二氧化碳收取20元税款,并将每年增加10元,直至2022年4月,每吨税款会增加至50元。 有分析员预测,油商会将税务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使汽油价格上升。 分析员预计,大多地区汽油价格,将从周一至周三的3天内,上调4.7仙,至每公升127仙水平,且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维持在此价格水平。 3天内汽油价每公升料涨4.7仙 有分析指,单在碳税方面已将每公升汽油价格推高5仙,再加上4月份天气开始好转,消费者对汽油的需求上升,令4月份汽油价格每公升再提高数仙,最终令4月份每公升汽油价格至少被推高10仙。 油价飙升当然令驾驶者叫苦连天,但就算是乘搭公共汽车的乘客也不能免于加价之苦。多伦多公共汽车局在今天起,将有一连串加价措施。公共汽车局表示,去年没有提高票价,但受通胀影响,今年须提高票价才能抵销营运开支的增加。 除了成人单程现金票价维持在3.25元不变,使用Presto卡及购买代币的价格,亦由3元提高至3.1元。 学生与长者单程现金票价,由2.1元调高至2.2元,使用Presto卡及购买代币,则由2.05元调高至2.15元。 月票方面,成人月票将由146.25元增加至151.15元,学生与长者月票将由116.75元上调至122.45元。一次过购买12个月的月票,成人每月票价由134元增加至138.55元,学生与长者收费则由107元调高至112.25元。获资助人士的车票票价亦有提升,成人单程票价由2元增至2.05元,月票则由115.5元调高至119.4元。此外,日间通行证票价由12.5元调高至13元,一星期通行票则由63元调高至64.95元。 本报记者

大多区及汉密尔顿6成民众 挺联邦下月实施碳税

在联邦政府今年4月1日开始向安省、沙省、缅省及纽省征收碳税的前夕,本地一个环保组织昨日发表一项有关碳排定价(carbon pricing)支持度的民调报告。该民调结果显示,在大多伦多与汉密尔顿地区接近六成受访民众是支持或接受此政策。 环保组织加拿大人支持洁净能源及经济繁荣(Canadians for Clean Prosperity)与多伦多卢云研究室(Loewen Lab)于今年1月31日至2月15日,以网上问卷方式访问了504名大多伦多与汉密尔顿地区(没包括多市中心)民众。 该民调录得,多达59%受访民众表示支持或接受碳排定价,28%受访者称反对此政策,13%则谓不肯定。 渥京称回扣多于付税 民调又显示,当被告知碳排定价所收的金钱皆会返还给家庭和企业时,原本反对碳排定价民众中,就有48%转变立场,改为支持或接受此政策。 当被问到如果他们收到回扣(rebate)金额是大于其(额外)开支,他们对碳排定价看法将如何改变时,原本反对碳排定价民众中,便有60%转变立场,改为支持或接受此政策。 据联邦政府称,估计每十名安省省民中,就有八人会出现收到回扣(rebate)金额大于其(额外)开支的情况。 不过,民调亦发现,受访民众对回扣的了解程度很低。只有41%受访者知道联邦政府向家庭和企业提供回扣的计划。联邦政府曾表示,安省一般家庭将于今春透过所得税退税(income tax return)获得称为“气候行动奖励”(Climate Action Incentive)的307元回扣。 该组织政策与策略高级副总裁柏斯坦(Michael Bernstein)表示,是次调查清楚反映,多伦多及汉密尔顿地区的大多数人对碳排定价感到舒安。就算是原本反对此政策人士,一旦他们获悉碳排定价运作的基本细节后,大部份也会改变看法。 柏斯坦又谓,碳排回扣(carbon rebate)乃是关键所在,安省省民不用在保护地球与保护他们的钱包之间做出选择。当民调受访民众获告知有此回扣,支持或接受碳排定价政策的受访者比例就有超过七成。

联邦征收碳税消费者买单 4月份油价可能高到无法直视…

■■联邦政府将于4月向安省等4个省征收碳税,预料每公升汽油价格增加5至10仙。资料图片 有原油分析员表示,加国4个省份的消费者每月汽油开支,每公升预期增加10仙,最主要原因是渥京将征收碳税,引致成本转嫁至消费者身上。 GasBuddy.com分析员Dan McTeague表示,联邦政府由4月1日开始征收碳税,安省、沙省、缅省及纽省的消费者,届时每公升汽油开支会增加5仙,以一个油缸容量为60公升的汽车计算,汽油成本会提高3元。 McTeague表示,由于4月天气开始好转,市场对汽油的需求增加,故汽油价格亦因为需求上升而提高,令4月份汽油价格每公升增加5至10仙,同样以一个60公升油缸容量计算,每缸汽油成本会上升3至6元。 McTeague表示,预计安省、沙省、缅省及纽省的汽车用柴油及天然气价格,亦会由4月1日起上升,且相信价格上升的步伐是刚开始。 联邦政府会由4月1日起,每吨二氧化碳收取20元税款,到2022年,每吨税款会增加至50元。 杜鲁多政府向该4个省份征收碳税,主要原因是渥太华认为4个省份的减少碳排放工作做得不足够,而其他省份则已制定一套碳定价计划。自由党表示,会将所有碳税收益,以纳税申报表的气候奖励回赠给加拿大人。 综合报道

安省报税切记填写449列 可获307元碳税补偿

■■安省四口之家若申请气候行动奖赏项目,可获307元退税。加通社 联邦政府计划向没有按照全国标准制定减排政策的安省、纽奔驰域省、缅省以及沙省等四省征收碳税,同时向这些省的居民提供退税。税务专家提醒市民,填报2018年报税资料时勿忘申报碳税退税。 新增的气候行动奖赏项目(Climate Action Incentive payment),已经被加入标准报税表格,位于第449行,但并未明确说明这是为补偿以上四省碳税而设。 四口之家可获307元退税 报税公司H&R Block的吉特斯(Lisa Gittens)表示,多数加拿大人在没有专业人士协助的情况下报税,但碳税退税存有潜在的困扰。因申报及退税可能早于联邦碳税4月1日生效的时间。她说,安省的四口之家可获得307元的退税额度。 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表示,气候行动奖赏项目列在T1报税表“新内容”(What's New)部分的附表14中,广告也将于本周开始见诸各媒体平台,政府还会直接寄信到受影响四个省份的家庭。 会计师坎普顿(Leslie Crompton)则提醒称,农村及小型社区的居民,很容易漏掉10%的补助。如果人们在全国人口普查都市区的地图上,发现自家地址落在阴影区域之外,则有资格获得10%的补贴。坎普顿认为,这是考虑到他们所居住的地方缺乏公共交通,难以减少燃料消耗。 总理杜鲁多曾表示,如果各省不愿意自己给碳排放定出价格,联邦政府就要采取措施,既要收取污染费,又要把钱发还给辛勤劳动的全国各地居民。 居民可以申请到的金额,因省份和家庭而异。基本金额从沙省的305元到纽奔驰域省的128元不等。 凡年满十八岁,或是不满十八岁,但在同一个家庭中有配偶或孩子,并且2018年12月31日时是上述四省的居民,就有资格获得该项退税。但每个家庭只能申报一次。但有些情况则是例外,如市民在2018年任何时间都是非居民,或在监狱中超过90天,又或者是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官员或公务员,以及已经获得子女特殊津贴的情况。 综合报道

2019年报税季节将至 主要变化在这三个方面!

■■报税季节到了,专家提醒2018税务年度申报条件变化。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2019年报税季节将至,税务专业人士提醒市民,今年报税的主要变化涉及小企业税、“服务型”动物开支、工作相关的搬家费抵免,以及三个省份学费税务抵免等。 据CTV报道称,2018税务年度的报税政策最显著变化是小企业税率由10.5%下降至10%,此外引入加速资本成本补贴(accelerated capital cost allowances),允许企业申报抵免2018年11月21日之后购买的资产。 服务型动物开支获税务抵免 报税公司H&R Block的吉特斯(Lisa Gittens)表示,这令Airbnb的经营者可以受益,他们可以申报为物业所购买的家具。 入息摊分报税(income-splitting)规定也发生改变,企业主不允许向家庭成员分配股息以减低税负,除非他们能证明在过去五年内对公司确有贡献。 失明、失聪、自闭症、严重糖尿病、严重癫痫以及手臂或腿部长期使用受限人士,可为其“服务型”动物开支申请税务抵免。2018税务年度,这一优惠首次适用于严重精神健康疾病患者的受训服务犬。但犬只必须经过专业训练,可以协助“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或其他精神疾病患者的生活,而申请抵免的纳税人也需要有疾病诊断书。 此外,工作相关的搬家费仍可申请税务抵免,但因搬家而产生的贷款就不再适用。 沙省和安省专上院校的学生,均不可以再申请省府的学费税务抵免。这与纽奔驰域省2017年度引入的政策相似。不过以上三省的学费联邦税务抵免仍然有效。2019税务年度的变化仍以小企业为重点,小企业税率由10%下降至9%。小企业需遵守对被动收入的严格限制,包括投资、股息及其他与核心业务无关的收益。根据新规定,小企业被动收入超过5万元的部分将无法享受优惠税率。 4省家庭可获额外碳税优惠 此外,安省、沙省、缅省和纽奔驰域4个省的家庭可获得额外碳税减免优惠。该项优惠以家庭为单位申请,每个家庭中,只有一成员可获得相关退税。 2019年的工作收入税务优惠(Working Income Tax Benefit)也将被加拿大的劳工福利(Canada Workers Benefit)所取代,政府表示,新福利更为优惠,大多数受助人将得到收入3,000元以上部分的26%,而不是目前的25%。 2019年纳税申报的更多变化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公布,因为今年是选举年,各政党可能都会使用税收政策吸引选民。 加拿大税务局(CRA)周一开始接受电子申报,本年的报税截止日期为4月30日。至于自雇人士,截止日期则为6月17日。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报税人士需要缴付税款,须要在4月30日前缴付。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的供款截止日期为3月1日。

联邦征碳税 几乎50%金额将由它们来承担!

本报记者 联邦政府在今年4月开始征收的碳税,几乎有50%金额将由小型企业承担。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FIB)的调查显示,小企只能够取得7%回扣。安省、沙省、缅省和纽奔驰域4个省,有80%的小商业只能够转嫁不到四分之一的额外开支。 联盟总裁基利(Dan Kelly)指,政府的气候行动奖励(Climate Action Incentive)计划,有90%所征得款项将回扣予消费者,很多排放量大企业获得豁免,令小型企业与市镇政府、大学、教育局和医院承担包袱。 80%小企转嫁给消费者不到1/4 他说,政府文件声称小型企业的处理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把额外开支转嫁消费者。不过调查发现,安省、沙省、缅省和纽奔驰域4个省有80%小企只能够转嫁不到四分一的额外开支。有超过半数小型企业要自行吸纳全部碳税。对于已经面对渥太华提高退休金(CPP)供款的小企,无疑是百上加斤。这些额外开支将严重削弱小企的竞争力,也与投资改善碳排的原意自相矛盾。 联盟在4个省进行行调查发现,87%小型企业反对政府征收碳税的方式,包括很多支持收碳税的小企。有84%小型企业已经开始采取减少碳排的措施。有71%小企表示,额外的碳税令公司难以投资改善环保。83%小企认为,消费者取得90%回扣的处理并不公平。有84%小企希望政府依缴付碳税的比率取得回扣。基利说,小型企业也关注环保并已开始减少碳排,但联邦政府碳税计划是惩罚小企而不是鼓励改善。因此联盟要求渥太华搁置这不公平、也令小企难以负担的计划,与各省政府商议一个较佳的减碳排方案。

2018加拿大能源业动荡 今年仍将面对五大挑战

■■横山输油管、原油减产、碳税、油价和《C-69法案》是本国能源业新年将面对的五大挑战。CBC 综合报道 2018年加拿大能源业颠簸动荡,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分析,2019年能源业挑战依然很多。 分析指,五大挑战包括: 1)、横山输油管 虽然联邦斥资45亿元从康德摩根公司(Kinder Morgan)手中买下横山输油管项目,但数周后该计划被联邦上诉法院叫停,部分原因是联邦未能正确咨询原住民意见。能源及环境政策专家指出,输油管可能成为今年联邦选举中,分化选民阵营的一个重要议题。 2)、原油减产 在石油供应过剩导致本国原油价格暴跌的情势下,亚省不得不做出了几十年来都未做过的强制减产决定。尽管宣布后油价显著回升,但专家指不确定性仍然存在,例如减产对投资和贸易的负面影响,以及能否挽救就业机会等。减产措施1月1日生效,可能很快就到了考验这项措施效果的时刻。 碳税上路多省反对 3)、碳税 联邦碳税政策将上路,但它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政治阻力。安省就碳税的合宪性问题将联邦政府诉诸法庭,而沙省也提出了法律挑战。纽奔驰域省和缅省目前均未同意实施碳税,而亚省政府若换成保守党执政,碳税亦将被扼杀。批评者质疑碳税损害经济,而且收益甚微。 4)、油价 2018年底石油价格暴跌至一年多以来的低点。地缘政治影响、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政策、贸易争端和美国页岩气产量等,均是影响油价的重要因素。由于波动性太大,业界对油价走向的看法各不相同。 5)、《C-69法案》 《C-69法案》涉及对全国重要能源项目的评估程序进行全面改革。该法案为项目审批制订了新的时间表和参数,放宽了参与评估的人员限制,增加了在原住民社区中进行项目早期阶段的咨询。 能源行业担心新的审批流程会吓跑投资者。专家认为,制订最终立法需要艰苦工作和谨慎的政治考量。

安省取消碳税推动油价下降 是在误导公众?

■■布鲁克斯批评保守党人误导公众。CBC   综合报道 安省司机在这个假日季节享受了相对较低的汽油价格,一些进步保守党省议员就将此归功于省府。不过,有批评人士则认为这是误导公众。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过去一周,安省内阁的一些重量级人士,包括省长福特,都在社交媒体告诉省民,正是省府取消碳税,推动了油价下降。 省议员库辛德瓦(Natalia Kusendova)12月27日在其推特(Twitter)账号,展示密西沙加一间油站的汽油价格跌至每升93分。福特则在上面跟帖称:“免除汽油价格中的碳税,有助于降低全省范围驾驶汽车的成本。” 全国油价都在跌 其他多位内阁成员,包括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以及省卫生及长期护理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也相继发出类似的推文。不过,一些推特用户就不以为然,其中许多人指出,其实整个加拿大的油价都在下跌。 有环保倡导者则批评,保守党人士的这些宣传动作,是故意误导公众。 环保组织“环境保护”(Environmental Defence)项目总监布鲁克斯(Keith Brooks)认为,低油价主要是由于外部,以及全球因素,而不是省府的政策。 他指出,安省的油价下跌与全国其他地方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同,省府撤销碳排放和交易项目(cap-and-trade)对油价的影响十分有限。 石油顾问公司肯特集团(Kent Group Ltd.)高级副总裁奥文(Michael Ervin)也认为,低油价主要是受汽油批发价格的影响。他说,撤销碳排放和交易项目的确令油价下调,但只影响大约5分,据汽油分析网站GasBuddy.com的汽油售价,近几个月全球油价下跌导致本国整体汽油价格每公升下跌22分。

联邦指一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可能危及其他省份地区

联邦政府强调拥有司法管辖权要求沙省执行碳税,因为气候变化是全国范围关注的问题。据加通社消息,联邦政府在向沙省上诉法庭提交的一份呈文中称:“如果一省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危及其他省份和地区,损害加拿大与别国的关系,阻碍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努力。”沙省已要求法庭裁决,联邦政府强制该省执行碳税的计划是否符合宪法。沙省政府相信,该省的应对气候变化计划足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沙省政府发言人毕林顿(Jim Billington)周三在一项声明中称,沙省坚持碳税是违反宪法,因为联邦政府根据对各省气候变化计划的评估,在全国范围征收不均衡的碳税。 联邦政府则在法庭呈文中辩称,宪法没有要求联邦的法律在全国平等运作。呈文指称,沙省的温室气体排放,自2005年起已增加了10.9%,其中2016年的排放量占本国气体排放总量的10.8%。 呈文又辩称,碳税法不是对省级司法管辖权的侵犯,它遵循“污染者付费”的原则,而该原则“在加拿大的环境法中根深蒂固”。沙省周二推出了自己的气候变化法,作为对现有立法的补充。该项提议要求大型排放企业向省府登记,达到排放目标的企业将获得补贴。 综合报道

杜鲁多推出碳税补贴计划 安省家庭平均可获退税300元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总理杜鲁多周二在多伦多举行记者会,宣布联邦碳税计划。联邦政府将向没有按照全国标准制定减排政策的省份征收碳税,同时向这些省的居民提供退税。目前全国有安省、纽奔驰域省、缅省以及沙省拒绝接受联邦减排标准。 杜鲁多表示,所有研究都显示,给碳排放定出价格是最有效的减少碳排放措施之一。 “从明年开始,在加拿大的任何一个地方,污染都不再是免费的。同时我们也将帮助国民适应这个新的现实。” 未有计划省份明年起征碳税 按照联邦政府的全国绿色发展与气候变化纲领,各省必须在今年9月之前,实施符合该纲领条件的减排措施。去年春天,渥太华通过立法,对没有制定碳税计划的省份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征收碳税,从一开始每吨20元,之后每年增加10元,直到2022年。 联邦并不直接向消费者征收碳税,但是碳税将导致燃油价格上涨。按照政府的估算,每吨20元的碳税将导致每公升汽油上涨4.42仙,每立方米天然气涨价3.91仙,每公升丙烷气涨价3.10仙。 将导致燃油价格上涨 居住在实施联邦碳税省份的人可以获得退税。一位联邦政府官员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透露,大约70%的家庭获得的退税款,会多于燃料涨价带来的支出。 退税的数额各省不同,还要视家庭成员人数而定。在安省,一个单身者在2019-20财政年度可能收到154元,而家庭平均可获大约300元。下一年碳税上涨时,退税额也会随之上涨(见附表)。 ■联邦碳税补贴与开支对比   联邦碳税计划的第二部分是针对大型工业,细节尚未公布。目前已知的是,这一部分的税收所得,不会通过退税方式还给纳税人,而是将用来资助所在省份的减排政策。

付碳税不等于多付钱 报告指加国人可能获更多现金回赠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根据一份报告指出,虽然碳税令加拿大人要多付钱,但也可能给予他们更多回报。该报告由一家名为加拿大人支持洁净能源及经济繁荣(Canadians for Clean Prosperity)的组织撰写,该组织主张政府在推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要兼顾环境保护。 报告指出,虽然联邦政府的碳排定价(carbon pricing)计划令加国人多付钱,但这些开支可换来比支付额还要多的现金回赠。联邦政府本年初通过《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为化石燃料订立全国价格。不过,有些省份拒绝跟从,例如亚省及沙省。  拒参与省份将直接征碳税 联邦政府曾表示,对于拒绝跟从的省份,将直接向该些省份征收碳税,即在2019年1月起收取每公吨20元的碳税,金额每年增加10元,直至2022年达到50元为止。根据该项法案,联邦政府收取的该笔碳税,将直接退回给支付省份或地区。 报告又指出,总理杜鲁多和环境部长麦肯纳(Catherine McKenna)已表示,该笔退款可直接付给相关省份的家庭。 根据Canadians for Clean Prosperity环境经济学家索耶(Dave Sawyer)的估算,几乎在所有情况下,支付碳税的家庭都能收回比支付额更大的退款,因为碳税不只向家庭收取,也向工业和企业界收取。 ■亚省:家庭收入10万至15万元的碳成本及退款   分析碳成本使用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分析家庭所支付的能源税款,另一种是分析非能源消费所产生的“间接碳成本”;从加拿大统计局获取家庭支出数据,然后再分析各商品和服务的温室气体强度,就可计算出间接碳成本。 卑诗大学(UBC)环境及能源经济学教授古拉蒂(Sumeet Gulati)表示,对于抗拒税收的省份来说,如果联邦政府能直接向家庭退款,这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至于联邦政府的碳定价计划能否有效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古拉蒂指出,碳税令民众在加油时付更多钱,可促使他们减少驾车,或购买省油汽车;但同时他们在年底可获得一些退款,确实是鼓励环保消费的好方法。

六成加国人支持收碳税 最大反对声音来自这个省

■■民调显示,大多数国民支持征收碳税,认为有助促进减用能源。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根据民调公司Nanos昨天发表一份民调显示,大多数加拿大国民是支持或颇支持征收碳税,藉以促进减用能源。此外,大部分国民亦反对个别省政府向联邦政府采取法律行动,试图阻止联邦征收碳税。 Nanos Research受《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委托,于上月30日至本月28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访问了1,000名18岁或以上的加国民众,查询他们对透过征收碳税去鼓励国民减用化石燃料的看法,并询问他们对如安省和沙省的省政府,为阻止联邦政府在他们省份施加联邦碳税,而告上法庭之举的立场。 化石燃料(fossil fuels)包括煤、石油和天然气等天然资源。 民调结果显示,39%受访国民表示,支持征收碳税协助减少使用化石燃料,21%受访者称他们颇支持这措施。但28%受访民众就反对此举,10%受访者则表示颇反对。另有2%称不肯定。 安省63%支持 比例全国次高 以省份地区分析,表态支持或颇支持征收碳税助减用化石燃料的受访民众,最多是来自魁省(72.4%),其余依次是安省(63%),大西洋省份(57.5%)、卑诗省(56.7%)及草原省份(41.4%)。 在性别及年龄因素方面,支持或颇支持征收碳税的受访者当中,女性比例(62.4%)高于男性(56.5%)。这政策最获年轻一代认同,18至3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之中,多达64.6%均表示赞同征收碳税,其次是55岁或以上的受访人士(59.4%),以及35至5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55.6%)。 对有个别省政府为阻止联邦政府在他们省份征联邦碳税,而告上法庭之举,持反对或颇反对立场的受访国民,分别有45%和13%。相反,表达支持或颇支持此举的受访民众,则分别有27%和10%。另有5%称不肯定。 魁省反对声浪最大 卑诗仅过半人撑碳税 最大反对声音是来自魁省受访者,反对比例高达71.1%,其次顺序是大西洋省份(61.4%)、安省(60.4%),卑诗省(54%)及草原省份(40.4%)。 表态反对此举的女性受访者比例(63.1%),高于男性(53.1%)一成。在18至34岁年龄层,反对此举的受访者比例最多(61.8%),其次是55岁或以上的受访人士(59.6%),以及35至5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53.8%)。 

与碳税对抗到底 安省政府不惜斥资3千万告联邦违宪

■■安省环境厅长菲利普斯(左)力挺司法厅长卡路莲(右),就联邦政府的碳税计划发起宪法挑战。 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新上台的安省保守党政府正准备不惜斥资3,000万元,对联邦自由党政府的碳税计划发起宪法挑战,将首先在安省上诉法院提告渥太华征收碳税违宪。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省长福特(Doug Ford)昨日宣称,“我们正在摆脱碳税”。司法厅长卡路莲(Caroline Mulroney)宣布,本省将花费最多3,000万元,来质疑渥太华征收碳税的宪法合法性,首先会提交到安省上诉法院。 安省本来已被免除这项措施,将于明年生效,因为安省与魁省和美国加州建立了限制碳排放量和交易联盟,以遏制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 但新上台的保守党正打算退出这项已有2年历史的协议,这就使安省与联邦在《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案》中的碳定价产生了冲突。 联邦部长批评浪费纳税人金钱 联邦环境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在推特上谴责此举,并指出安省自废除限制碳排放量和交易以来,一直在削减环保措施,价值每年19亿元。她指出,福特政府削减这笔用来帮助医院、学校、城市和家庭提高能源效率的资金,却花费3,000万纳税人资金来反对气候行动。 安省司法厅长卡路莲有信心安省能赢得诉讼,她认为,联邦自由党的碳税不仅不道德和不公平,而且也违宪。环境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也力挺她。 但也有官员认为,这一安省政府从未尝试过的宪章措施并不适用于此事。新民主党省议员塔本斯(Peter Tabuns)表示,联邦政府有管辖权,可以引入碳定价。缅省对此有所了解,很明显联邦政府将会获胜。这是浪费钱。 临时安省自由党领袖弗雷泽(John Fraser)指出,福特政府此举是帮助联邦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在明年选举中对抗杜鲁多(Justin Trudeau)。 绿党领袖古瑞勒(Mike Schreiner)也认为,福特正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法律纠纷只对律师有好处,对人民不利。他说:“安省人民正在为福特的个人法律诉讼付出代价,这场斗争将意识形态置于事实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