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08:53:5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退款

网购出状况!加拿大父子亚马逊买显卡 收到包裹后惊呆了…

【加拿大都市网】卡尔加里的马修·莱格特(Matthew Legault)今年6月高中毕业,他的父母打算给他购买组装个人电脑所需的部件,以此作为奖励。 他们在亚马逊下了订单,很快购买的显卡就送到家里。 但当马修打开这个价值690加元的显卡包裹时,他发现显卡的塑料外壳被掏空了,里面填充了一种灰泥状的物质,以增加包裹的重量。 他说:“这其实有点令人震惊。从外面看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把显卡拿出来看了一眼。” 然而,当马修的父亲想要退款时,真正令人震惊来了。 亚马逊要求退回“真货” 他的父亲按照亚马逊的退货指示将商品退回,并等待钱退回到账户里。 结果却只等来了亚马逊的一封电子邮件。 邮件中表示在“正确的”商品被退回之前,不会退款。 也就是说亚马逊要求他们退回真正的显卡。 最重要的是,亚马逊代表表示,为了保护其他员工,退货的假货已经被扔掉了。 “这太荒谬了。这只是一块塑料,他们的员工不会有任何危险。其次,现在他们已经销毁了证据。” 亚马逊多次称他们已经运送了正确的商品。 马修父亲多次解释说,他们收到的就是“一份完全假的”商品并且已经原样退回了,并附上了照片来证明。 马修的父亲表示,这次事件可以看出很多——他是亚马逊多年的忠实客户,很少进行退货。 “这个盒子显然被人动过手脚,”他说。“我们期待亚马逊会有更好的质量控制,更好的程序来确保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他们基本上是在说我们试图欺骗他们。” 一位亚马逊代表曾一度表示,该决定是最终决定。 “这有点像打脸。他们基本上是在关闭这个退款模式,并说没有其他可讨论的。不幸的是,我不敢苟同。” CBC记者进行询问后,他们最终把钱退还了马修父亲,并为花了近5个月的时间来解决这起“不幸事件”道歉。 退款是亚马逊的一项主要支出 为小公司和知名跨国公司提供与顾客互动培训的营销专家,马克·戈登(Marc Gordon)表示,告诉顾客他们退回的商品已经被处理掉了,这是亚马逊“结束对话”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但“这影响了他们提供的服务质量。” 因为在疫情期间涌入在线零售商的客户现在重新回到了实体店,迫使亚马逊重组。 “他们没有时间和资源来处理每一个客户的投诉、每一个询问和每一个问题。他们想要快速完成这些,去做别的事情。” 亚马逊报告称,2020年全球利润超过3860亿,比前一年增长38%。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该公司的员工数量翻了一番,并迅速扩张。 但行业专家表示,去年的增长有所放缓,比2020年增长了22%,预计今年的增长将再次放缓。 上个月,亚马逊确认将在全球裁员约1万名员工。 营销专家戈登表示,顾客每天的退货款项是亚马逊的一项主要支出。 Pitney Bowes今年早些时候在美国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将运输、加工和重新进货的成本考虑在内,在线零售商通常平均损失退回商品原始价值的 21%。 其他顾客的退货经历 CBC收到了超过六个人的反馈,他们也对亚马逊的退货政策感到失望。 安大略省的帕珀尼克(Allan Papernick)去年4月,订购了一块价值280加元的Citizen手表。但是因为颜色的原因,所以他把表退了。 亚马逊一再告诉帕珀尼克,他寄回了一块“旧款”手表,并且他们扔掉了这块表,要求他退回正确的物品。 “如果我在骗他们,那就让他们把那件东西寄回给我。”他说。 在他威胁亚马逊要起诉并索赔1万元后的第二天,他收到了全额退款。 记者询问是否对所有寄出的包裹进行单独检查以确认商品时,亚马逊没有回答。但据发言人说,每件退回的物品都经过仔细检查,“以准确确定其状况”。 其他顾客也表示,在经历了类似令人沮丧的经历后,他们再也不会从亚马逊订货了。 去年4月,来自渥太华的塔伯特(Justin Tabbert)花了大约700加元为自己的电脑订购了内存,但他说,他的包裹被打开了,购买的一半物品都没有收到。 在他退货后亚马逊说“缺少零部件”。它最终重新发送了完整的订单,但问题仍未解决。 塔伯特说:“现在他们说,他们要向我收取另一个订单的费用,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寄了两个。” 拍摄开箱视频 专家戈登表示,亚马逊坚持让顾客退回他们声称没有的商品的策略是为了让顾客承担解决问题的责任。 “问题是,这不起作用。最终只会遇到非常愤怒的顾客,他们觉得自己被利用了,被误导了,或者被骗了。” 专家表示任何担心网上订单出现问题无法退款的人都应该拍摄开箱视频。在包裹被打开时,让人拿起手机拍摄下来开箱的全过程并展示收到的商品。 “如果这正是他们所订购的,那就太好了,他们可以删除掉视频。如果它是被替换的、伪造的或欺诈的东西,那么这个视频就是不可否认的证据。” 至于马修·莱格特,这位高中毕业生很高兴他的电脑现在可以正常运行了——他现在用它和朋友们玩游戏,还在网上学习如何编程。 他的父亲说,亚马逊的争端也教会了他一些东西。 “这整个经历真的在激励我重回线下购物。” ref:https://www.cbc.ca/news/business/amazon-returns-1.6669601 编译:YUAN 图片: 加通社、François Legault提供、CBC视频截图

骗子手法层出不同 小心刷卡机被盗后用作退款骗局!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大多伦多地区出现销售终端机(又称:POS机或刷卡机)新骗局,相信盗窃犯通过偷取店内的刷卡机,将钱退还到被盗的信用卡,再去银行提取现金获利,警方对该事件开展调查。 International Pool and Spa Centers的总裁科迪克(Alan Kideckel)表示,其零售店在夏季出售多件游泳池及水疗中心用品后,在秋季却成为盗窃犯的目标,他店内有5部刷卡机被盗,对于新骗局表示震惊。 他说,相信这是一个犯罪组织,其中一人进入店内分散员工的注意力,另一人偷走店内的刷卡机,其后开展退款诈骗,“我的理解是,一旦盗窃犯取得店内的刷卡机,他们便将钱退到被盗的信用卡上,再去银行柜员机取出现金。” 荷顿地区警方及支付系统公司表示,小偷通常从出售大件商品的商店偷取刷卡机,然后将钱退还到被盗的信用卡上。警方发言人指,后来调查发现,嫌疑犯在过去的几天内,处理了近15,000加元的借记卡退款业务。 Moneris是加拿大最大的支付系统公司,称公司已得悉刷卡机成为盗窃犯进行各类诈骗的目标。 Moneris客户体验副总裁赫德(Yale Holder)表示,所有商家都应该时刻留意店内刷卡机是否被盗,特别在繁忙的节假日。 赫德说:“在过去的几个月,特别是今年,我们发现这种退款诈骗新骗局,永远不要让刷卡机无人看管,或确保在客户使用时,商家或店员在身边看管好机器。” 他续指,若店内人手不足,刷卡机应固定在收银处位置,使盗窃犯无法偷走。另外,大多数刷卡机能设定激活密码,机器在被盗后将无法使用。 尽管堕入此类骗局的企业都能获赔被骗金额,但建议商家一旦发现刷卡机被盗,应立刻报告。 荷顿地区警方表示,任何知情者或有刷卡机被盗讯息人士,请拨打905-825-4777,内线2216与警方联络。 V21

安省车牌登记退款计划 有车主获退$3.8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CTV获得的资料,安省一名车主,获得省府3.8万元车牌登记退款。 根据CTV的报道指出,数据显示,安省政府推出的车牌登记退款计划,是要将金钱退回省民的口袋中;该计划已向安省大部分车主,退回少于1,000元支票。 但有批评人士表示,拥有私人车队的人士,比一般省民受惠,且反映计划存在漏洞。 数据显示,该计划向安省超过700万名车主,发放22.4亿元退款;少于700名车主,获得1,100元或以下退款,最多车主(187人)获得200至300元退款。 但数据还指出,大约有2.1万名车主获得超过1,200元退款,即相当于登记了5辆汽车,该类别的总退款额达3,200万元。 在所有获退款的车主中,有一名车主收到16,020.5元退款,另一人则获得19,096.5元退款,获得最多退款的一名车主,金额达38,779.5元。 CTV表示,由于退款没有纪录个人资料,因此没法联络这名获得3.8万元退款的车主。 但安省汽车收藏家Steve Plunkett表示,他拥有82辆古董汽车,而且,每辆汽车均获得保险,可以随时驾驶;但他表示,每辆古董汽车每年的车牌登记只需18元,但车龄少于30年的汽车,每年的车牌登记则要120元。 他表示,已收到8个退款信封,共获得超8,500元退款。 省府发言人表示,所有汽车代理商均没有获得退款,因为并非代理商自己拥有的汽车。 省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大部分获得退款的地区位于安省南部;获得最大退款额的邮政编号地区,包括爱德华王子岛,退款总额为2,600万元,第2高的是渥太华外围地区,总金额为2,400万元。 数据指出,大约50万元是流向省外地址的车主。 (网上图片) T02

安省加入补助计划托儿所 部分开始向家长退款!

■■安省部分托儿所,开始向家长退还部分托儿费。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通社报道,安省各地一些幼儿园已签约加入全国10元托儿费补助计划(national $10-a-day child-care program),并开始向家长退还部分托儿费。不过,其他一些地区尚未开始申请过程,还有一些托儿所因信息不明而处于观望状态,令全省各地托儿所呈现出收费各不相同的情况。 安省一些地区已开始开放登记,让托儿所选择决定是否加入全国10元托儿计划。多伦多市总共有1,042家持牌托儿中心。至本周一,729家非牟利托儿所中,已有255所申请加入该计划。313家牟利托儿中心中有31家申请加入。此外,已有5间牟利托儿所及4间非牟利托儿所,明确选择不加入该计划。 在大湿比利地区,17家非牟利托儿所中有7家申请。还有一家牟利托儿中心申请。该市已经在上周向这8家托儿所发出批准,从而他们可以向家长退还部分托儿费。相比之下,安省一些城市,包括渥太华及西南部城市圣汤马斯(St. Thomas)等进展较为缓慢,目前仍未开始接受申请。 部分业界对申请过程不满 在皮尔区,大多数托儿业者已经表达有兴趣加入这一计划。不过也有一些对申请过程提出不满,特别是要求他们在得到许多细节之前,先填写提交“有兴趣申请”表格。 安省“争取更好托儿服务联盟”(Ontario Coalition for Better Child Care),公共政策及政府关系协调人费恩丝(Carolyn Ferns)表示,如果这一计划推展过慢,人们应该记住,安省是最后一个与联邦签署协议的省份。卑诗和新斯高沙省都花了6个月启动这一项目,但他们是由去年7月开始的。” 一些专家表示,安省推展这一计划与其他省有些不同。因为本省的托儿中心都是透过市政府来拨款资助、而不是由省政府直接资助的。 麦克马斯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戴维森(Adrienne Davidson)分析说,“这导致一个挑战,因为有太多工作委托给市政当局,安省没有一个协调的、中心化的系统,或是一个协调的信息,让业者了解到底加入这一计划后会怎样。整个系统有点像是拼凑起来的。”  

安省省府承诺的5月向日托家长退款 恐难按时落实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已签订协议,引入平均每天10元日托服务;省府之前表示,合资格安省家长会由5月开始收到退款,但有关当局表示,由于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故此,5月份获得退款不大可能发生。 市政当局是处理托儿服务经营商的申请,并在所管辖的地区分配资金,但由于资金最近才流到该局,故此,当局仍正制定指引与流程。 政府发言人拒绝透露,至目前为止有多少营运商登记;当被问到数字是否为零时,发言人亦没有直接回答。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于3月底发出的声明指出:“我们正把资金放回全省辛勤工作的家长口袋内,今年将可减少50%托儿费用开支,到2025年9月,会减少至平均每天10元”。 但在多伦多,这个数字为零;市府发言人表示,官员仍审阅省府的指引,并正为营运商起草通知表。 安省更佳儿童托儿联盟的公共政策与政府关系共同协调员Carolyn Ferns表示,这需要时间;她表示,对家长而言,这可能感到沮丧,但省长福特签订协议时,表示会在5月份退款,这是“错误的”。 Ferns表示:“从来没有实质时间表,他们可能应该知道这点”。 Derek Tsang早前向其女儿的日托中心查询有关退款的问题,但获得的答复,是没有足够资料,而且,仍须数月时间才能作出决定。 Tsang表示:“这确令人感到失望”;“我担心政府会出现延迟,规则可能有变;我的托儿中心会申请吗?是否符合条件?现在十分不清晰,我想这是一个承诺,但至今未有兑现”。 安省是最后一个与联邦政府签订协议的省份,该计划的目标,是2025年将5岁或以下儿童的日托费用,降至平均每天10元;政府签订协议时表示,最初会每人退还25元,5月开始退款,及可追溯至4月1日。 政府最近表示,托儿服务营运商已经接到计划的详细资料,现在由这些机构申请;但必须在9月前申请。 对于由市政府经营的托儿中心,过程可能十分顺利;但非市政府经营的托儿中心,情况可能较差。 安省独立托儿中心协会总监Sharon Siriboe表示,政府的指引,是市府服务经理有“自由衡量权”来确定合资格的支出与财务可行性。 Siriboe表示:“对日托平均费用降至每天10元感到喜悦,但已过了1个月,长达74页的文件给了我们,但仍然一片死寂”。 政府表示,市府服务经理现在正使用省府的指引,制定登记流程;至于资金何时流向日托营运商,主要取决于市政当局的流程,但预计可于5月至12月期间落实。 (网上图片) T02

如何向加航申请退款?6月12日前记得提申请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二表示,公司已修改其新冠病毒疫情退款政策,让在2020年2月1日至2021年4月13日之间购买不可退款机票或度假套餐的消费者也可以享受现金退款。 加航方面表示,已经接受旅行券或Aeroplan积分代替现金的客户也可以选择将其兑换成现金。 加航与联邦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该协议将为加航提供总计59亿元的援助,其中包括高达14亿元的资金以支持新的退款政策。 该航空公司表示,之前已经向购买可退款机票了客户提供12亿元的退款。 加航执行副总裁古列梅特(Lucie Guillemette)在一份声明中说:“加航将向所有符合条件的客户提供退款,无论他们是取消机票还是航空公司取消了航班。客户现在可以在网站或通过他们的旅行社提交退款申请,我们致力于尽快处理退款。” 加航提供的退款申请将至6月12日为止,点击这里进入官网申请退款。 从周二开始,加拿大航空还修订了所有未来旅行的预订政策,以在航班被取消或改期超过3个小时的情况下提供更大的确定性。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所有客户都可以选择获得退款、加拿大航空旅行券或等值的Aeroplan积分以及额外65%的奖励。 古列梅特表示:“这项新政策将提供更多的确定性和灵活性,因此客户可以放心地预订他们的未来旅行,我们期待着您的光临。” 加航已承诺通过与地区航空公司签订的协议,在13个地区机场以及其他7个地区机场恢复服务。 在渥太华达成的协议中,加航还同意限制高管薪酬,维持人员配置水平,并完成先前计划的飞机采购。 相关:加航退款开始!代金券也能退现金!手把手教你 图:加通社 v0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卑诗保险公司退款1元 市民收到支票直呼浪费

【加拿大都市网】上个月,卑诗省府表示,卑诗保险公司(ICBC)的客户将获得平均190元的一次性退款。不过,有市民近日收到退款支票,却只有1元,而打印支票花费的墨水和人工都要高于这张支票的价值。 市民奥尼尔(Sherry O’Neill)说,当她收到这张退款支票时,简直是惊呆。她认为这就是一种纯粹的浪费。“两张纸、一个信封、打印支票的油墨,还有准备这些东西的人工费用,这就是浪费。我宁愿自己去续保的时候,他们给我减1元钱。” 奥尼尔将这张支票发送在Twitter上,并称这是“巨大浪费”时, ICBC回应道:“我们致力于确保客户收到所有的退款,作为此承诺的一部分,我们将签发任何金额为1元或以上的退款支票。此举也改变我们不签发5元以下支票的传统做法。” 加拿大纳税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的西门斯(Kris Sims)称,这种做法很“荒谬”。“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加拿大任何地方,我们都会感到惊讶,现在很不幸发生在ICBC身上,也确实有点尴尬。” ICBC没有透露有多少低于5元的支票被寄出,但就表示,估计0.2%的支票价值将达到1元。ICBC还补充说:“作为主动退款流程一部分,ICBC开出支票比客户打电话要求退款的方法更有效率。 由于疫情关系,卑诗省撞车事故减少,卑诗省节省了6亿元的开支,因此它们决定将这笔钱退给符合资格的司机。 V33

华裔因疫情取消婚礼 万元订金无法退还

【加拿大都市网】一对安省华裔情侣原定去年夏天举行一场大型婚礼,但随着疫情的爆发,他们不得不取消计划,然而,为婚礼场地支付的1万元订金却无法获得退还。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冯乔斯(Joyce Fung,音译)和陈凯文(Calvin Chan,音译)的婚礼安排在2020年7月18日于安省的奇连堡(Kleinburg)举行,地点选在了俩人喜欢的一栋历史性建筑“Doctor's House”。他们当时支付了总费用的一半作为订金,即10,200元。 而在去年年初,疫情开始爆发,他们被告知需要支付额外2000元,以便可以婚礼延后到第二年相近的日期举行。但没多久,由于大量客人要求重新预订时间,所需要支付的价格被抬到5000元。 “这太难了”,冯乔斯表示,自己拒绝再支付更多,因为他们已经为原定好的婚礼日期支付了高价。结果,对方就给他们提供了改期到冬季某个工作日举行的选项。 因此,他们决定取消整场婚礼。然而却被要求再付1万元,用以支付他们在合同中承诺要支出的部分。这也意味着,他们要为一场不会发生的婚礼,花费近两万元费用。 “这太荒谬了”,冯乔斯气愤表示,场地东主拿着他们的钱不还,还坚称仍可以举行一场大型的婚礼。“这简直令人沮丧。”她说。 而社交媒体生无数类似的投诉和各类法律专家的报告也都表明,他们仅是加拿大数百对受影响情侣中的一员,都希望可以从场地东主那拿回退款,这些东主往往以他们也因疫情受到财务冲击为由拒绝。 冯乔斯和陈凯文认为,他们有权要求退还押金,因为场地方并未履行合同,在原定日期为他们举行一场有100名宾客出席的婚礼。 但场地东主格雷斯(Ben Graci)辩称,在合同中就明确规定押金是“不予退还”(not refundable),且合同中有相关的“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条款,即发生如疫情等非人为可预测和控制的情况,导致合同无法无法履行时,他无需退还押金。他并补充,他也按照协议为两人提供了改期的选择。 安省律师罗斯(Alycia Rose)表示,“不可抗力”条款是否适用于婚礼因疫情取消的情况还尚待观察,它通常用于如天灾、政府行为等严重不可预见的情况,以免除合同中任何一方的合同该义务。 她说,现在的情况是全新的,与之前这些都有所不同 ,也是法官需要考虑的事实。 罗斯表示,疫情给许多人的婚礼计划带去影响,她也为此特别建立了一个名为“Wedding Lawyer”的网站,结果每天都收到因婚礼纠纷而陷入困境者发来的邮件及电话。 V19

为获补助 加航将为因疫情取消航班的旅客退款

【加拿大都市网】加航表示,作为从联邦政府处获得紧急补助的前提,将为因疫情导致航班取消或延误的旅客提供退款。 Jerry Dias已经和参与谈判的航空公司人员以及政府官员交流过了,他表示:“获得政府补助的前提是加航以及其他航空公司为顾客提供退款,而加航方面已经完全同意了这样做。” 除此之外,另一项要求是恢复必须的国内航线,特别是部分加拿大偏远地区。 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和防疫限制开始实施以来,加拿大航空业一直在困境中挣扎。政府已经在多个场合讨论过如何补助航空业,但尚未宣布正式协议。 尽管如此,Dias估计达成协议只是时间问题:“我知道他们已经非常接近(达成协议),据我与政府和业界的交谈得到的信息,我估计马上就要出公告了。” 目前,加航和政府代表尚未对正在进行的谈判发表任何正式评论。有关事件的最新动态,请关注更新。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money/air-canada-refunds-could-be-coming-for-passengers-with-flights-cancelled-due-to-covid19) (图片来源图库)

政府拟推航空界新规 取消航班须全额退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运输部长指示加拿大运输局(Canadian Transportation Agency,简称CTA)加强条例,要求航空公司在取消航班时,须全额退款给受影响乘客。 据加通社报道,联邦运输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疫情凸显了加拿大在保护航空乘客利益方面的一个差距,如果未来出现导致类似疫情期间大规模航班取消的情况,则需要弥补这一差距,让乘客得到公平对待。嘉诺称,修改后的新规定对乘客应是“公平且合理的”,同时不应给航空公司造成“可能导致其破产”的不当负担。 CTA主席兼行政总裁斯特纳(Scott Streiner)表示,该机构的目标是在明年夏天之前完成制定新法规。他说,从现在起需要解决的最大细节问题之一,就是乘客在航班被取消后,需等待多长时间才能获得退款。CTA已发起了一项公众咨询活动,帮助确定这一问题以及其他一些问题的答案,咨询活动的日期是从现在起到1月28日。 新规则将仅适用于未来的航班取消,不会向前追溯。 根据现行的CTA规则,如果航空公司可以在合理的时间内将乘客送达目的地,则不需要退款。但乘客权益倡导者认为,这对于目前乘客面临的无限期延误并不适用。他们正在游说政府,强制要求航空公司为因疫情取消的航班提供现金退款,而不是旅行代金券。 航空公司退还机票款近来已成为航空公司与联邦政府之间争执的焦点,双方目前正在就针对航空业的一揽子援助条款进行谈判。 联邦政府已表示,对航空业的任何援助,都将取决于航空公司为取消的航班向乘客提供全额退款。而航空公司则坚称他们在法律上不能被要求退款,且批评渥太华拖延向该行业提供更多援助。   V1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北方输油管道胎死腹中 安桥获退款仍损失3.7亿

■■安桥公司的北方门户输油管遭封杀。 CBC   安桥能源公司(Enbridge)因为无法建设北方门户输油管(Northern Gateway Pipeline),获得联邦政府1,470万元的退款。 北方门户输油管计划原定从亚省的Bruderheim运油到卑诗省Kitimat港口,油管全长1,177公里。但2016年6月联邦上诉法院裁定,联邦政府批准该油管时,没有充分咨询原住民意见,几个月后,11月下旬自由党政府决定撤销批准,扼杀了这条油管。 小杜称“退款合情合理” 由于安桥公司之前已向国家能源局支付了1,470万美元的监管费用,约占总建设成本79亿元的0.2%。油管被否决,安桥便要求联邦政府退款,经内阁同意后,总理杜鲁多表示:“退款合情合理。” 但安桥公司表示,该项目遭否决仍对公司造成3.73亿元的成本损失。 要在北方兴建输油管已不可能了,因为今年5月众议院通过了杜鲁多政府提出的C-48法案,即禁止在卑诗省北部沿海地带行驶运载原油的货轮,无论装卸原油都在被禁之列。该法案目前尚待参议院表决。 不过卑诗省北部海岸仍允许运载其他燃料的油轮,同时在Kitimat斥资400亿元将建设液化天然气厂的项目正在进行中。 卑诗省南部海岸,包括在温哥华附近的海域,仍允许油轮出入。 综合报道

消费者网购须多加小心 有人按错键后等数月才取回退款

■■消费者在网上购物时应该小心,以免因出错而须要多花工夫和时间取回款项。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随着越来越多消费者网上购物,因输入错误资料或按错掣(按错键)等问题也不断增多。有消费者须要花上数个月时间,才成功取回款项。 《星报》(The Star)消费者专栏作家罗斯曼(Ellen Roseman)表示,消费者应该在进行网购的整个过程中小心,以免因出错而须要多花工夫和时间取回款项。 读者戈尔茨坦(Shelly Goldstein)表示,今年6月原本透过网上转账方式缴付信用卡欠款,但却按错掣,误把444元转到其手机Freedom Mobile的个人账户。于是,他把事情告之手机公司,并且要求退款,而当时对方也表示无问题。 可是,戈尔茨坦等候一个月后仍未获得退款,追问下才发现,Freedom Mobile出错,把退款转到满地可银行(BMO)的某人账户,而并非他在Tangerine的个人户口。 退款扣除销售税无理 同时,Freedom Mobile更声称,由于要扣除51.08元的销售税,因此,退款额为392.92元,而非他原本转账的444元。 Freedom Mobile更表示,戈尔茨坦须自行联络BMO安排取回款项,但BMO却告诉他,已经把款项退回Freedom Mobile。戈尔茨坦再次追问Freedom Mobile。可是,对方却表示没有任何相关纪录。 直至今年9月,罗斯曼联络Freedom Mobile母公司萧氏电讯(Shaw Communications)外务部副总裁莱克希曼(Chethan Lakshman),反映戈尔茨坦的投诉。结果,戈尔茨坦获得退回全部款项。 重复售出误导消费者 另一个读者克鲁尔(Thomas Krul),自称是加拿大家具连锁店集团Structube的忠实顾客,最近向该公司订购了一个Whistler书架,对方当时声称仅余一件货品,并且定下送货日期。 可是,不久后,渥太华分店通知克鲁尔,最后一个书架货品已经售予另一个顾客,要等到12月中旬才有新货,他可以选择退款。 克鲁尔对Structube的安排感到十分愤怒,批评该公司违反承诺。经罗斯曼介入后,Structube总部及其总裁获悉事件,两天后,克鲁尔接获通知,可以取货。不过,克鲁尔表示,由于须要迅速为其柏文添置好家具,因此,他已经在宜家(Ikea)购买了一个书架。他最后选择取回款项。

音乐会变卦、商品故障… 消费者应争取退款获公平待遇

■■音乐会表演的主办机构,一般会向观众表明“可能有变动”的讯息,消费者应该多加注意相关退票规定。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消费专家指出,公众遇上购买的货品或服务,与相关广告宣传内容不符时,应该争取退款等公平待遇。 《星报》(The Star)消费者专栏撰写人罗斯曼(Ellen Roseman)表示,较早时,收到读者斯科特(Dean Scott)的投诉。斯科特表示,花费250元购买了7月26日在多伦多市百威场馆(Budweiser Stage)举行的一个音乐会两张门票。但其中一个主要歌手在音乐会前,突然因身体不适而临时退出表演。 根据场馆当时透过社交媒体发出的通告指出,购买了门票的观众可以前往柜台办理退款手续。他决定退回门票。据斯科特表示,两个月后,他仍未能取回款项。据Ticketmaster Fan Support的职员指出,他的退款申请被拒。 过去曾经协助《星报》读者的Ticketmaster加拿大营运总监塔尔顿(Patti-Anne Tarlton),协助斯科特了解事件,迅速接获百威场馆附属公司Live Nation的来电,表示在办理过程中出错,并且承诺会退回款项。 不满意服务应向较高层反映 塔尔顿强调,音乐会的退票等政策主要由主办机构订立,而他们往往向观众说明“可能有变动”(subject to change)的讯息。公众在购票前应该先了解相关的退票规定。 另一个读者加鲁(Richard Gareau)则表示,他以120元从家得宝(Home Depot)购买了一个挂风扇。直至上个月,风扇突然失灵,他于是向制造商查询,结果发现是风扇电容器故障。不过,根据两年保养计划规定,保养范围不包括电容器。 经过罗斯曼向家得宝反映问题后,加拿大家得宝发言人伯托(Paul Berto)把加鲁的投诉,转至顾客服务部处理。家得宝最后为加鲁提供两项选择,分别为:提供更换零件连运费的回扣,或是给予相等于一个新挂风扇价格一半的礼物卡。加鲁最后选择礼物卡,并于24小时内收到一张电子礼物卡。 罗斯曼重申,遇上货品或服务与广告宣传内容不符,或是感到不满意时,消费者应该要求退款。同时,由于大型企业多数会聘请承包者提供客户咨询中心服务,因此,消费者应考虑进一步向较高层处理部门,寻求帮助。

申请退学费到期 安省政府将公布罢工退学费统计数据

周四,安省政府将宣布五周的大学教职工罢工后,有多少学生申请了学费退款。高级教育部长Deb Matthews说,学生申请退款的最后期限是12月5日,政府正在统计这些数据。马修斯说,初步的数据表明,“绝大多数”学生选择继续完成延长的学期。来源:680NEWSC08

因罢工退学的学生将获全额学费退款

周一早上,安省政府宣布,由于教职工罢工而决定退学的全日制大学学生将获得全额的学费退款。此前,安省政府还曾指示学校用罢工所节省的钱来给学生设立一支基金。那些选择继续留下来的学生可以申请最高500刀的补贴。而对于一些学徒来说,如果罢工致使他们无法完成在校培训,他们也可以申请课堂费用的全额退款。由于代表罢工员工的安大略省公立职业联盟(OPSEU)与代表安省24所大学的大学雇主委员会(College Employer Council)之间的合同谈判失败,自10月15日以来,约有50万名学生没课上。周末通过了重返工作方面的立法,教师们于周一开始为明天正式复课做准备。来源:CP24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