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07:53:3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高冰尘

华裔商人潘妙飞获赔1元后重上诉 高冰尘或律师相助

■■潘妙飞。 资料图片 本报温哥华记者冯瑞熊报道 卑诗省华裔商人潘妙飞,控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卑诗最高法院去年底判高冰尘赔偿一元予潘妙飞。潘妙飞不服裁决,已向卑诗上诉庭提出上诉。因上诉主要涉及法理争拗,必须由律师出庭,之前没有律师代表、自行抗辩的高冰尘,正忧虑聘请律师及高昂律师费问题,但碰巧一直协助他诉讼的非牟利法律援助机构Access Pro Bono Society of BC(简称Access)刚在这个月推行卑诗上诉法院公益代理服务(详另文),撮合卑诗大型律师事务所Fasken,义务代表高冰尘上诉。高冰尘说这对上诉信心大增,更形容是“上天送来的礼物”。 高冰尘近日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称,之前诉讼期间,由于没有律师代表,他要亲身上庭,以中文透过即时传译抗辩。他自嘲说,既不识法律又不懂英语的他,犹如“法盲”加“文盲”。 在得悉潘妙飞提出上诉后,他知道必须找熟悉法律的律师代表,但由于费用高昂,以及不知道有何适合人选,本来是待3月潘妙飞一方向法庭呈交正式上诉文件后,才去找合适律师回应,但日前突然传来喜讯。 Fasken律师行 有156年历史 ■■高冰尘。 资料图片 高冰尘称,Access告诉他,有律师事务所愿意义务协助他在上诉案中答辩。他说,初时不知道对方背景,后来才得悉是拥有156年历史,单在卑诗便有140多名律师的著名律师事务所Fasken。 本月中,他在Access人员陪同下,到位于市中心的Fasken办公室与有关律师见面,得悉将有两名经验丰富的律师负责他的案件,更备有精通普通话的助理人员协助翻译。他表示,其中一名律师Layne Hellrung曾说,很早便有留意他这宗诽谤案。 高冰尘表示,据他了解Fasken之所以义务帮他答辩,是因为Access今年新推出一个专为低收入人士提供上诉的服务,Fasken也参与其中,于是Access将他的个案推介给Fasken。高冰尘说,在与Fasken律师团见面后,他在本月21日已被通知,Fasken将正式代表他上诉,更表示律师费全免,让他不用担忧上诉的经济问题。他说,现时得到Layne Hellrung和另一名资深律师Simon Coval代表,令他对这宗上诉案信心大增。不过,他说就算上诉输了,也会向加拿大最高法院上诉。 此案始自2016年12月,潘妙飞入禀卑诗最高法院,指控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发文散布诽谤性陈述,令他名誉受损,索偿36至45万元,并要求删除之前所有相关文章及播报内容,以及永远禁止高冰尘再撰写有关自己的文章。 高冰尘自辩表示,他的文章所用资料全来自中国官方平台,又指对方要求赔偿不合理,并不反映所声称遭受的任何损害。 法官去年裁决时称,高冰尘的其中两篇文章包含关于潘妙飞的诽谤性陈述,但不认为潘妙飞能充分证明他在声誉或个人遭受任何实际损害,所以判象征式一元赔偿。法官又下令高冰尘要从其网站删除该两篇文章,但不会发出禁制令。 潘妙飞不服裁决,于是向卑诗上诉庭提出上诉。

高冰尘拟办中国公证 下月双方作结案陈词

■高冰尘将于下月14日再次出庭,为此案做结案陈词。图为他周二在法庭外。李群摄 ■潘妙飞在庭审首日到庭作证。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二高冰尘表示因原告方多次质疑他所提供的中国官方讯息公信力,请求法庭给予20天时间,以便安排前去中国获得经公证的官方文件。法官裁定将接纳高冰尘呈递该新证据,并将庭审最后一日的控辩双方结案陈词程序,定在11月14日进行。 案件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9天审理,仍由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盘问高冰尘。高冰尘有关分步骤揭发“问题侨领”等文章,其写作动机等继续被里兹代尔质疑,高冰尘强调撰写这些文章,绝非针对所有中国富豪移民,只为揭发其中做侨领且有问题的中国富豪(详另文)。 案件开审以来,高冰尘呈递法庭有关潘妙飞的多项中国官方证据,遭原告方质疑。这些证据包括指潘妙飞在中国欠税;称潘妙飞“老赖”(意指有能力支付欠款却不还债)依据;潘妙飞在温州烂尾楼工程负责公司工商登记股份讯息等。里兹代尔多次指出,这些证据均自网站打印出来,并非中国官方正式文件格式,例如上面应盖有公章等。 部分文件已在加公证 周二庭审近尾声时,里兹代尔表示完成对高冰尘的交叉盘问。女法官沙玛(Sharma)询问高冰尘,是否对里兹代尔的盘问有质疑或需澄清之处,高冰尘说:“原告认为我引述中国的资料都是假的,可否请求法庭将此案延后20天,以便派人前去中国公证这些文件中的大部分。因为目前(文件)只有小部分在加拿大公证,效用较小。另一个方法是,可当庭上网打开(中国)政府网站,当场获得所有原始资料。” 里兹代尔对高冰尘的两个建议均予反对,并提出3项理据:此前庭审涉及这些文件时,法官已裁定不会将文件中的内容列为事实;高冰尘被盘问时已充分解释他在撰写文章前所做的事情,不必增加新证据;高冰尘对这些证据的依赖,以及对写作应担负的责任,已做出回答。 女法官沙玛首先否决高冰尘提出的第2个选项,即在法庭上网获取中国政府相关网站资料,但裁定接受高冰尘安排前去中国获取公证文件的要求。沙玛指此案已必须延期,法庭需要找一天进行结案陈词,届时不会禁止被告方出示新证据。沙玛还解释,高冰尘是自我辩护,但即使他有代表律师并提出上述要求,也会做同样裁定。最后,沙玛同控辩双方确定庭审最后一日为今年11月14日,届时控辩双方将分别做结案陈词。 高冰尘当日接受原告律师盘问时,曾例举今年1月新华网转载中国网的一篇文章,题目为《胸怀故国图大志 老骥伏枥疾奋蹄--记爱国侨领潘妙飞先生》。此文提及:“最近有人道听途说、或断章取义、或听信一面之词,持续毁谤和抹黑爱国侨领潘妙飞先生,在广大的华人华侨中间激起了强烈愤慨。”针对该内容,高冰尘周二说:“所谓‘激起了强烈愤慨’完全说反了,是潘妙飞通过记者对我文章的批评。” 原告未提出索偿金额 里兹代尔则指出,高冰尘此前称《中国周刊》具公信力,并以其对王一安相关报道为依据,认为王一安就是潘妙飞。里兹代尔以此质疑同为中国官方媒体,为何高冰尘对其真实性的判断不同。高冰尘对此澄清说:“我的意思是对于接触到的事实,正确的支持,错误的反对。” 法庭文件显示,潘妙飞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向高冰尘提出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共3项: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后更改为加重性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金额。 高称将继续写有关潘妙飞文章 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诽谤案,周二原告律师就高冰尘在此案庭审开始前后,所发布的多篇文章内容进行盘问。其中,高冰尘所写题为《将分五步彻底掀开海外著名侨领、问题侨领的盖头》文章,原告律师利用较多时间询问动机及计划细节。 原告律师当庭逐项讲述了高冰尘在此文中的“五个步骤”,以下为摘录的概括内容:以问题侨领潘妙飞作为主要样本,全面扫描这类问题侨领产生、运作的全过程,他们的主要招数,他们的奇葩言论;通过办座谈会、拜访专家学者等方式,全面反映这些问题侨领在海外的形象;下半年可能进行加国巡回演讲,向各界通报这场无聊官司;将了解及收集到的各种素材以及意见整理成文,向中国多个政府机构通报;将该官司向西人媒体全面介绍,让主流社会知道海外问题侨领由哪些人组成,以及他们对加国社会意味着什么。 高冰尘在回答安排这些计划动机时表示,相关文章在今年6月的筹款晚宴之前发表,目的是告知所有人,同时也向潘妙飞传话,把下半年的计划告诉对方。他也表示,因天气变冷不便去加东,因官司缠身,上述“五个步骤”的最后两项也无法进行。 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询问高冰尘,是否会继续撰写有关潘妙飞“问题侨领”的文章,高冰尘回答说:“潘妙飞是问题侨领,我会继续写潘妙飞的文章,但不会局限于潘妙飞。” 自称没不喜欢中国富人 高冰尘也指出,自己并非“不喜欢中国富人”,而是针对其中有问题还担任侨领的中国富豪。 在回答为何指原告方“滥诉”时,高冰尘表示:“我的观点是浪费这些钱打官司是毫无意义。所有事实都非常准确,如果打官司,与潘妙飞同类的人全部将会被拖下水。”

高冰尘列10个特征 “王一安是潘妙飞”

■高冰尘周一继续在法庭作证并盘问证人。图为他午休时在法庭外。李群摄 ■潘妙飞周一全日在法庭旁听未作证。图为他此前出庭。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一原告律师持续追问高冰尘如何核实所写文章内容的真实性,以及未向潘妙飞核实的原因。高冰尘指《中国周刊》及中国官方信息具公信力,无核实必要。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8天审理,大部分时间由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盘问高冰尘,焦点则是高冰尘在撰写文章时,如何核实所写内容的真实性及责任。 原告方表示,高冰尘在去年12月的首篇文章中,指称潘妙飞未能诚实申报财务状况以获取牛奶金。高冰尘曾在该文章中提到,《中国周刊》曾刊登一篇对王一安的专访文章,王一安受访时表示:“我现在有两对双胞胎女儿,都是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政府每个月奖励我2,000加币。”高冰尘声称,王一安就是潘妙飞的化名,此后更举出十大证据说明两人是同一人。 高:帮潘妙飞改进 里兹代尔周一问高冰尘:“你上周作证时表示你所写的10篇文章,都遵循事实要准确,但为何没有向潘妙飞核实?”高冰尘说:“我写文章一个月前就知道王一安的信息,拿牛奶金是王一安自己说的。我当时对2,000元有所怀疑,并向一位黄先生询问,他经常帮助别人填写税表,他说如果是低收入又有4个孩子,牛奶金恰好是2,000元。《中国周刊》有公信力,我没有怀疑,(拿牛奶金)不需要核实。” 里兹代尔追问未向潘妙飞核实就发表文章,是否让潘妙飞承担这个责任?高冰尘说:“该文章约有3,500字,信息量很大,对涉及的几十个事证,我作为评论员没有能力一一查证,也没有必要。”高冰尘还指,在自己所写的600多篇文章中引述过很多人,如引述错误,会在第一时间发声明道歉,但在这个事件中不需要向潘妙飞核实。 里兹代尔也说曾向高冰尘发出律师信,要求对方撤下所发布文章,但为何高冰尘不但未这样做,反而将律师信公布,更表示要以3篇文章回应对方每封律师信?高冰尘回答说,原告方指自己所写文章全部是“捏造抹黑”,这不是事实,自己写文章是回应对方“胡搅蛮缠”,因为明明是事实,对方却不承认。 高冰尘说:“潘妙飞是侨领,但也有其他问题,这样做也是帮助他改进。作为新闻媒体的监督,我要告诉他,我所写的所有内容来自官方媒体。” 高冰尘此前作证时曾经指出10大特征,以此判断王一安就是潘妙飞。高冰尘周一更指出,更多一项就是这两个人物都在中国的党校学习过。高冰尘指出,通常有4至5项关键特征一致,就可断定两人是同一人。里兹代尔询问为何有该依据,高冰尘指没有什么书本这样说,自己是以常识判断。 此案原计划审理7日,即于上周五结束。因法庭无法按时完成应有程序,女法官沙玛(Sharma)决定将审讯延长两日。不过,周一沙玛指出现有时间仍无法完成审讯,决定今日(周二)休庭后,再择日增加一天庭审。目前双方已结束传召证人,待里兹代尔完成盘问后,双方将进入结案陈词阶段。 高冰尘直播庭审 原告获准列索偿证据 高冰尘曾于开庭前及此后,两次通过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直播报道,此后也曾做出相关报道。原告方周一当庭播放5个视频的片段,申请列为此后名誉伤害索偿证据并获法庭接纳。 潘妙飞的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周一在法庭播放数个视频片段,均为高冰尘此前在YouTube上通过《黄河边播报》做现场直播等视频及此后高冰尘法律助理郭国汀接受访问视频。 法官要求提供截取时段 首段视频为首日庭审前高冰尘以《现场直播:温哥华问题侨领诉华文媒体人诽谤案今日开庭》为题,视频时长15分37秒,但法庭仅播放片段。高冰尘解释说,做出上述报道是因为此前答应观众要直播庭审情况。 女法官沙玛(Sharma)通过传译听取并了解视频内容,表示会接纳为证据,但指出证据仅限于所播放内容,并要求原告提供每个视频截取时段细节。沙玛解释说,原告方要求将此纳入此后名誉伤害索偿证据,目前不知道原告方如何使用,现仅收为证据。 华裔会计师认软件 可更改报税表内容 2007年起一直代理潘妙飞报税、有15年加国执业经验的华裔张姓会计师周一再度作证,他解释说2007至2010年亲手为潘妙飞准备报税资料,但当时为妻子所拥有的独资公司兼职工作,潘妙飞这4年的报税表格中,其中一栏列有妻子公司地址及名称。该会计师坚称只是通过相关软件“寻回”而非“重建”当年信息,表格上的时间显示为2017年10月10日,他表示该日期为接到原告律师通知并要求出具文件的日期,更表示包括日期在内的所有报税表内容“都可以更改”。 张姓会计师上周三曾出庭作证,就原告方呈递法庭的潘妙飞2007至2010年共4年的T1普通报税表格(T1 general tax form)做出解释。高冰尘于上周五向法庭报告,发现两项疑点,更“担心有作伪证嫌疑”。原告方曾反对高冰尘重召证人的要求,但法官裁定须破例重召该会计师,但问题仅为解释针对公司名字、地址和日期。

高冰尘获赞敢评华社禁区 提供六大证据清单

■高冰尘(左)与他的法律助理郭国汀,周四庭审休息时合影。李群摄 ■潘妙飞周四仍不回应记者提问。图为他此前出庭时情景。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高冰尘周四传召证人黄宁宇作证。黄宁宇指高文章中的评论依据事实,作为独立媒体人勇于触碰华裔社区存在的一些禁区,又指高身为具专业精神新闻工作者,绝无可能收钱撰文攻击他人。 黄宁宇表示与高冰尘相识10年,被问到高是否有可能收钱写文章,以及为何支持高冰尘时,黄说:“高冰尘是诚实的人,收钱写文章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高冰尘所有评论依据事实;在华裔社区有好多论点是禁区,他敢于闯禁区,因此得到华人社区广泛关注。高冰尘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说他收钱写文章完全是荒谬的。” 黄宁宇表示自己从未接触过潘妙飞,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华人社区对他的评论。高冰尘撰写有关潘妙飞文章中引用的数据均有来源,而且这些讯息已经公开很久了。 提出6大证据清单 律师质疑“官方”文件 被控诽谤的大温媒体人高冰尘,周四在法庭上利用较长时间提供6大证据清单,法官则与控辩双方商议后,经逐项甄别列入物证。对于这些证据,原告方大多反对列为属于事实类的证据,女法官沙玛则多次表示理解自我辩护的高冰尘,并非受过训练的诉讼专业人士,更解释自己将如何对待这些物证。 高冰尘与他的法律助理郭国汀提出的6大证据清单为:王一安就是潘妙飞10大理由;潘妙飞在中国欠税证据;“买官帽(侨领头衔)”证据;称潘妙飞“老赖”(意指有能力支付欠款却不还债)依据;高冰尘发起民意测验及结果;潘妙飞在温州烂尾楼工程负责公司工商登记股份讯息。 沙玛告知高冰尘,他自己发动的民意测验属非正式活动,法庭不能依赖其内容及结果。对于其他各项,高冰尘表示来自中国法院、政府机构及新华社等,均为有根据的讯息来源。原告律师则认为,若属中国官方文件应为原件且盖有印章的正式格式,由此认为被告方提供的中国官方文件,难以确定其真实可靠性。 女法官沙玛则告知高冰尘,无法接受这些来自中国官方的资料为事实性证据,但明白高冰尘所称所有撰写文章依据这些中国官方讯息,可以接受高冰尘所述在撰写文章时,高冰尘自认所依据的这些资料为可信的事实。 《环邮》要求查阅庭审纪录 黄宁宇说:“我看过高冰尘的文章后,曾与很多人谈论过,都认为没有捏造的成分。王一安就是潘妙飞,至少有20人曾与我讨论此事,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与王一安一模一样。如果法庭需要,我可以保证会有20人为此出庭作证。” 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询问黄宁宇,为何认为高冰尘文章内容准确,黄宁宇说:“因为高冰尘的人品,还有作为新闻工作者的专业精神;他引用媒体的公开讯息,我认为是可信的。”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曾刊登有关潘妙飞去年11月7日在家中宴请总理杜鲁多的报道,该报道也多次被控辩双方提及并被法庭列为证据之一。女法官沙玛(Sharma)周四指出,《环球邮报》近日联络法庭要求获准查阅本次庭审纪录,沙玛询问控辩双方是否有异议,高冰尘及里兹代尔均表示无异议。 周四上午开庭后,控辩双方就传召证人与法官商议。高冰尘希望传召两位被原告方列为证人的王姓人士,而原告律师解释因证明被告动机已不需要这些证人,因此决定不予传唤。 法官沙玛告知传召证人应由控辩双方负责,但高冰尘称一位王姓人士即便可联系上,但极可能找理由不出庭,并希望法庭发强制令强制其出庭,因为潘妙飞在作证时提到这两位王姓人士且内容对自己不利。沙玛告知高冰尘,可在结案陈词时告知法庭,潘妙飞所述有关两位王姓人士证词不可信,因为未有证人证实,而且从庭审目前情况看,没有迹象显示潘妙飞证词中,有关两位王姓人士对高冰尘的陈述为事实。高冰尘随即表示,不再要求法庭发证人出庭强制令。 高冰尘今日(周五)将完成作证,然后将传召另一证人,此后将进行交叉盘问及结案陈词阶段。 庭审将延长两日 高称属难得体验 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诽谤及损害名誉案,法庭原定今日(周五)结束审讯。因尚有多项程序未进行且不可能在一日内完成,法庭决定周五审讯结束后,再增加两日庭审时间,具体安排会在周五确定。高冰尘表示,不担心诉讼延长会影响审判结果,也表示打这场官司对自己来说是个难得体验,诉讼结束后将与公众分享个人体验。 周四庭审近尾声时,控辩双方与法官商议日程安排。女法官沙玛(Sharma)表示按目前进程周五无法完成审讯,因此要增加一天。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表示计划询问高冰尘4个小时,因为此案需要传译因此耗时较多。沙玛决定将庭审延长两日,也表示自己也要安排日程,并询问控辩双方若在10月30日开始的一周安排两日是否可行,法庭周五会决定增加两日的日期。 会分享打官司经验 高冰尘数日前庭审开始时曾告诉《星岛日报》记者,原希望此案3天完结,但对方曾要求将审讯时间定为9天,后虽经讨论减为7天,但自己仍无力承担。他表示该官司每天要耗资6,000至1万元,自己虽有社区人士筹款帮助,但仍不足以支付诉讼费用,只好自辩打官司。 高冰尘周四庭审结束后告诉记者,法官决定庭审时间增加两日,这就又回到原告方最初提出的9天,对方的目标实现了。

潘妙飞高冰尘案庭审第四日 证人出庭

■高冰尘周二就潘妙飞花钱买侨领头衔等质疑,询问潘妙飞及两位证人。李群摄 ■潘妙飞周二继续出庭作证。李群摄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二展开第4日审讯。原告方传召两证人,即浙江同乡联合会前会长及温州同乡会主管财务副会长作证,两人均供称潘妙飞经选举当选会长,非因捐款亦未做捐款承诺。高冰尘称自己在文章中指出,《温州人在加拿大》书中记载潘妙飞为两职位共花费45万元,要求控方提供理事会会议纪录,更逐句解释自己相关文章只是质疑。 此案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2001至13年担任浙江同乡联合会会长的梁姓男子上午到庭作证,他表示约7至8年前,即潘妙飞担任温州同乡会会长时与他认识。 在解释潘妙飞当选浙江同乡联合会会长程序时,梁说:“我65岁要退休,征求各会会长及副会长意见,大家较多认为潘妙飞较合适。2013年春天我们开会选举,主要是各会会长及部分副会长参加,只有一位候选人(潘妙飞),经举手表决一致同意。” 证人指潘参选时未有承诺捐款 梁指出,高冰尘文章所称“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争夺战”才当选不是事实,因为当时只有一个候选人,又指文章所称“花了10万元终于拿下了这个会长职务”也是没有的事。梁表示,讨论接任会长时没有讨论要花多少钱,会上及个人征求意见时也未提及。他指潘妙飞没做出任何捐款承诺,当上会长后花钱也很少,至今给会中的捐款也就几千元。 高冰尘询问该证人时指出,自己在相关文章中写下的文字为:“最后,一说是花了10万元终于拿下了这个会长职务。不过,这个钱并未收入潘列出的‘功德录’。也有待继续查证具体数字,总之,是花了钱了。” 高冰尘指称,控方律师询问时漏掉了原文中“一说是”、“有待继续查证具体数字”等字眼,指这些文字很重要,表示自己在文章中只是提出质疑。又指该文标题为“45万?55万?猜猜潘妙飞同志三个侨领‘官帽’共花了多少钱!”,两个问号也表示不确定,仅为质疑。 高指文章资料来自潘编印册子 下午,温州同乡会主管财务的陈姓女副会长出庭作证。她表示约2006年下半年与潘妙飞认识,潘2007年担任温州同乡会常务副会长时曾向同乡会捐款1万元,但在2011年当选该会会长时未曾捐款。高冰尘追问潘妙飞40万款项何时承诺及何时交至温州同乡会,陈两度回答:“记不清了,但任何人捐款同乡会都有收据。” 高冰尘在此前文章中曾指,潘妙飞曾自己出钱编印《温州人在加拿大》册子,其中有纪录捐款内容,是他写文章的资料来源及依据。对此,陈表示看过该册子,但就指其并非温州同乡会出资出版,因此不知其中讯息来源。陈表示2011年曾有3人参与竞选温州同乡会会长,一人退出后,在两人中选出潘妙飞。高冰尘询问是否有理事会会议纪录证明过程,陈说:“不知道,我不管这个事。” 两证人当日在庭上还讲述,在看到有关潘妙飞被指隐瞒收入领牛奶金文章后,深感震惊并曾询问潘妙飞,但潘妙飞都坚决否认。 称杜鲁多家宴无收益 针对去年11月设家宴招待总理杜鲁多,潘妙飞周二坚称“没收到任何人一分钱”,参加者有部分人支持联邦自由党,捐款直接交自由党党部,与他无关。高冰尘则表示,有与会者表示捐款超过1,500元。 潘妙飞指当晚曾向联邦自由党捐款3,000元,但3个月后收到自由党部寄来的1,500元支票,称每人每年捐款上限1,500元。潘说:“当晚我准备了家乡带来的鱼丸,以及一些简单点心招待客人。后来自由党党部坚持把这些茶水钱给我,大概有1,800元。” 高冰尘询问当晚活动为何未邀请本地媒体,但中国媒体及温州市政府网站却迅速报道并刊出照片。潘妙飞说:“有人来家中做客,没必要请媒体。3天以后,那些照片(指中国媒体报道)转发到微信后我才知道。那天有20多个温州老乡,也有40多位我的朋友。照片在朋友圈中转发,我也不知是哪里来的。” “老乡证人”反悔不出庭 潘妙飞声称一名王姓男子曾透露,高冰尘收取了别人的金钱才攻击他。高对此严词否定并要对方提供证据,潘承认自己无法确定是事实。 潘妙飞表示,一名王姓男子曾向他讲述高冰尘为何写有关他的文章。潘说:“他(王姓男子)两次来到我家,说高冰尘收了一个山东人的钱才写我的文章,也说高冰尘要跟我和解。我说可以,但也说他(高冰尘)在筹款要整我,我花自己钱,他却有一帮人在筹款。” 高冰尘则说,开始写有关潘妙飞的文章前,并不认识潘所说的出钱山东人,并要潘妙飞提供证据。对此,潘妙飞说向他讲述此事的王姓男子,没有说该山东人给了高冰尘多少钱,因此也不知道高冰尘是否收了钱。 另外,潘妙飞此前作证时,曾提到一位“北温老乡”赵姓商人告诉他,高冰尘曾以停止写文章攻击对方向他人索取金钱。高冰尘经法庭允许曾联络该赵姓商人并告知法庭对方愿意出庭作证。不过,高冰尘周二称赵姓商人反悔不愿出庭作证,并询问此事是否与潘妙飞有关,潘妙飞则予以否认。

潘妙飞高冰尘案庭审第三天 是否有进展?

■潘妙飞(右)周五作证。本图摄于去年一递交支票仪式。资料图片 ■周五审讯由高冰尘询问潘妙飞。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张誉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大温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五进入第3天续审。原告潘妙飞声称,曾有人利用高冰尘文章在大温地区的齐鲁商会广泛转发,使他形象受损;他说为免不实指控扩大,为此多支付50万元人民币“解决问题”。 本案周五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3天审讯。全天审讯均由高冰尘询问潘妙飞,高冰尘以自辩方式上庭。双方一开始即提到王姓的中间人,潘妙飞表示,这个王先生将黄河边的文章在齐鲁商会广泛转发。 潘妙飞声称自文章被转发后,齐鲁商会会长曾找他,而上述王姓中间人亦向潘妙飞要钱以“解决问题”。潘说:“他(王先生)提出自己已经三四年回不了中国,因为他被刑事拘留,他不敢回去(大陆),通过这件事情要找我和平解决。”潘口中说的“解决问题”是指他和王先生的私人纠纷。但据高冰尘声称,王先生曾是潘妙飞的生意合作伙伴,双方合作期间关系闹僵。 齐鲁商会见证解决问题  潘妙飞续声称,王先生称如不处理问题,他会继续散播黄河边文章,在齐鲁商会会长和副会长见证下,事情就和平解决了。潘声称,为了不想让那些指他拿牛奶金的不实指控扩大,他多给了王先生50万元人民币。 潘妙飞声称,如没有黄河边那些攻击他的文章,就不会多给王先生50万元人民币。高冰尘周五在庭上向潘诘问:“既然你没拿牛奶金,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感觉上像要他封口?”潘回应指,在中国有句俗话,3个人说石头是老虎,这石头就是老虎。他说:“高冰尘10多篇文章已把我的形象糟蹋得不像人样。我不希望那种富豪拿牛奶金的形象在山东散播,我委曲求全,只能透过这种方式。” 除此之外,双方还就是否放高利贷、涉中国烂尾楼项目的林垟公司是否与潘妙飞有关,以及中国报道中的“王一安”是否潘妙飞(详另文)等问题,在庭上展开答辩。 本案由周三开始,预计审讯7天。潘妙飞于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向高冰尘提出3项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后更改为加重性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金额。潘控告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发表文章,除散布潘妙飞身为富豪,隐瞒收入以领取牛奶金外,还有指潘花钱购买侨领身分、在中国欠下巨额税款等谣言,称导致他身心及名誉受损。 高冰尘总结10大特征 声称潘妙飞即王一安   高冰尘曾提到《中国周刊》刊登过一篇王一安专访文章,他声称王一安就是潘妙飞的化名,并引述指王一安受访时表示:“我现在有两对双胞胎女儿,都是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政府每个月奖励我2,000加币。”高冰尘周五在法庭提供《中国周刊》描述王一安的10个特征,声称与潘妙飞雷同。潘妙飞没有正面回应,他表示,除两对双胞胎女儿外,他还有1个孩子,又声称没钱,根本不可能一直在5星级酒店居住。 曾为烂尾楼公司股东 潘声称股份早已易手 黄河边即高冰尘曾在文章中声称,潘妙飞与中国温州烂尾楼项目的负责公司浙江林垟房地产公司有关联。高冰尘质问潘妙飞是否与该公司有关系,潘否认相关指控。 高冰尘向法庭出示一份中国官方文件指,中国工商管理处显示,直至2015年潘妙飞的名字还显示在浙江林垟房地产公司股东名单上。而据潘妙飞提供的资料,他在2006年移民温哥华之际,就将股份转交一名叫郑祖返的人。潘妙飞表示,2006年和2007年双方签署2份转让合同后,他就与浙江林垟房地产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高冰尘质疑为何官方文件还显示潘妙飞的名字。潘解释称,要让中国工商管理处完成姓名变更,接手公司的人必须缴付交易税。由于郑祖返没有完成税务缴付,所以姓名一直未有变更。潘声称如今郑祖返在中国坐牢,他的人又被政府监控,因此变更手续可能依然没有完成。 高冰尘还质问潘妙飞是否曾放高利贷,与侨领形象不符。潘妙飞表示,只曾借钱给他人,其中一次包括郑祖返,但两次都没有收取利息。对于借出的金额,潘妙飞则指时间太久记不清楚。

潘妙飞高冰尘案周四继续庭审 双方争执不下

■潘妙飞周四继续出庭作证。图为他周三首次出庭。 ■高冰尘周四开始对潘妙飞展开法庭询问,图为他午休时在庭外。李群摄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大温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四续审。潘妙飞是否涉隐瞒收入领取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Tax Benefit,俗称牛奶金),以及相关呈堂证据是否充分,成为控辩交锋焦点。法官裁定潘妙飞必须回答为何未提供相关年份收入税表(income tax return)及是否愿意提供,因关乎他是否隐瞒收入领牛奶金的文件,潘妙飞则回答已经提供。潘妙飞也在庭上指高冰尘收钱就可与被批评方和解,更提出两知情人,高冰尘对此严词否认,要求法庭传召证人并获批准。 其后则由自我辩护的高冰尘询问潘妙飞。高冰尘指诉讼开始后,就多次要求对方提供2006至09年潘妙飞的收入税表但一直未果,更当庭要求对方提供。里兹代尔予以反对,理由为如此是把举证责任推向原告,违反司法程序。 而控方提供法庭的相关资料为,税局在今年2月开出证明,控方称该文件已证明潘妙飞此前未领牛奶金。高冰尘坚持要对方提供收入税表,他说:“牛奶金是首篇文章内容,也是本次诉讼起因,因此很重要;我也曾在文章中说要在法庭上向潘妙飞要收入税表;这可证明潘妙飞向法庭的表述是否正确。” 女法官沙玛(Sharma)指需要思考,才能决定是否裁定要求原告方提供收入税表。短暂休庭后,沙玛表示卑诗诉讼各方义务包括提供所有相关资讯,收入税表为牛奶金争执相关文件,所以裁定潘妙飞必须回答两个问题:为何没有提供收入税表、是否愿意提供。潘妙飞回答说:“我已经提供。2017年2月打印出的文件说我以前没拿过牛奶金,这是我的会计师打印出来的。” 赵姓商人答允作证 另外,高冰尘问潘妙飞在哪里听说自己向他人索取金钱,潘妙飞说:“北温我的一个老乡也被他(高冰尘)攻击过,请他吃了饭,付了3,000元。他说可以在网站上(为付钱者)做广告,那个企业家说不需要,他说给我钱,就可以做广告。”潘妙飞还说:“白石镇他一个很好的朋友做说客,跟认识我的人说的。”女法官沙玛这时打断潘妙飞,要求潘妙飞避免“某人告诉某人”之类证言,因为转述别人言论不能作为有效法庭证词。 高冰尘随即要求法庭必须传召这两个证人出庭,并询问两人身分。潘妙飞说出“北温老乡”赵姓商人的名字,也指出自己认识的白石镇李姓人士名字。法官同意高冰尘传召证人要求,但就指高冰尘须自行联络上述两人。至周四下午近4时庭审要结束时,高冰尘表示已联系到赵先生,对方愿意出庭作证。本案由周三开始,预计审讯7天,周五将由高冰尘继续询问潘妙飞,何时传召其他证人法庭或稍后安排。 否认靠捐款当侨领 高冰尘一系列指潘妙飞花钱买官的文章是潘妙飞控告的主要内容之一。高冰尘周四指,潘妙飞2011年向温州同乡会捐款40万元,此后也于2012年向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捐款5万元,并问为何当选时间与捐款时间如此接近,以及是在当选前或后承诺捐款。 潘妙飞则反指高冰尘说错时间,称自己是在2012年向温州同乡会捐款40万元。潘妙飞说:“我不能回答是当选前或后做出捐款承诺,因为前后都没有承诺。不出钱我也能做,做了才出钱。”潘妙飞周三作证时还曾指出,自己侨领位置是“经乡亲们选举”,且他曾多次推辞担任。 解释豪宅招待杜鲁多 去年11月总理杜鲁多到访大温时,潘妙飞在他位于大温豪宅,宴请杜鲁多等约80个客人,引起争议。当时为与杜鲁多见面,许多华人富商愿意支付1,500元购买门券。办饭局招待杜鲁多的消息,去年12月初由《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环球邮报》此前的报道还指,据估计,自由党能从每项募捐活动中,获得5万到12万元的收入。潘妙飞受访时也表示,他向杜鲁多建议加拿大政府降低中国富商移民加拿大的门槛。 潘妙飞周四在法庭上被问及此事时说:“我是很低调的人。总理来我家是党部安排,不是我‘忽悠’(北方话:有欺骗之意)来的。总理决定来时我人在中国,接到总理办公室通知后才回来。” 高冰尘周四庭审时还否认了自己将消息提供给《环球邮报》这一说法,他说:“这完全说反了。我是看了《环球邮报》的报道才写了相关评论,其实直到2017年1月,《环球邮报》才有人联系我。” 联席会称不审查主席背景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执行主席王典奇周四证实,潘妙飞目前仍然是该机构的荣誉主席,他表示,联席会是在卑诗省注册的华人社团间的联合组织,属民间机构,对担任执委会成员以及荣誉职务的人士,不会进行官方的背景审查,只要当事人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就不会解除其职务。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官网资料显示,目前联席会除了执行主席、副主席之外,还有包括潘妙飞在内的9位荣誉主席,以及28位名誉主席。 潘妙飞于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向高冰尘提出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共3项: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后更改为加重性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金额。潘妙飞控告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发文,除散布自己身为富豪却隐瞒收入以领取牛奶金外,还有花钱购买侨领身分、在中国欠下巨额税款等谣言,称导致他身心及名誉受损。

高冰尘为筹集官司费用曾发起社区筹款活动

本报记者李群 被控诽谤的大温媒体人高冰尘为筹集官司费用,曾在6月初发起社区筹款活动。他表示,感谢社区人士支持共筹集约6.9万元款项,除掉为本次官司设立网站的费用,尚余约5万元用来应对本次及另一诉讼。高冰尘指,原计划诽谤官司3天就可完结,费用尚可应付,但潘妙飞一方将诉讼时间延长,导致他的资金不足以支付诉讼费用,只好自辩。 高冰尘表示对方知道自己资金不足,故意以司法程序来拖垮他。他说:“有本地执业律师朋友告诉我,我的官司每天耗6千至1万元。对方曾要求将审讯时间定为9天,经讨论后虽减为7天,但我仍无力承担。” 停止接受捐款 高冰尘表示,与主要捐款人商议后他决定不再接受捐款,才决定请郭国汀作为公民代理律师为他打官司,但法庭不接受没加国律师牌照的郭国汀作代理律师,只好自辩。他坦承没律师代理对自己有些不利,但他强调有足够理据没诽谤他人,更指潘妙飞滥诉,计划将来展开反诉。 郭国汀称作为高冰尘朋友才伸出援手,他说此案对方并无任何诉讼理据,其实只是打诉讼程序。对方近来每天都送达大量文件,就是让他们无力应对。

潘妙飞曾办富豪饭局招待杜鲁多

杜鲁多在温哥华参加募捐活动。前排右一为陈卓愉,前排右二是潘妙飞。 本报讯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去年12月初报道,总理杜鲁多于去年11月7日参加大温一项私人募捐活动。来自温州的富商潘妙飞在他位于大温的豪宅,宴请了杜鲁多和大约80个客人。当时为与杜杜鲁见面,许多华人富商愿意支付1,500元购买门票。 促加国降移民门槛 据估计,自由党能从每项募捐活动中,获得5万到12万元的收入。 报道指,超过80个嘉宾每人付出1,500元门票后,可以跟杜鲁多合照,富商更当面促加国降移民门槛。 潘妙飞声称,他向杜鲁多建议加拿大政府降低中国富商移民加国的门槛。 他又指有许多非常富有的朋友想来加拿大居住,但是前联邦保守党政府对投资移民设置许多限制,导致中国富商难以前来,令加国也不能完全享受到中国投资带来的好处。报道还称,潘妙飞是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 联邦总理办公室对该次募款保密,联邦自由党也没有向外透露当晚潘妙飞宴会宾客名单。潘说,活动参加者都是他的朋友,而且都是加拿大籍。

华裔富商潘妙飞控告媒体人高冰尘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开审

 潘妙飞(左)周三到庭作证。李群摄  ■潘妙飞控告高冰尘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三在卑诗最高法院开审。李群摄 ■高冰尘(左)和郭国汀在法庭外合影。李群摄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Miaofei Pan),状告媒体人高冰尘(又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三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开审。潘妙飞作证指,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散布他作为富豪却隐瞒收入以领取牛奶金、花钱购买侨领身分、在中国欠下巨额税款等谣言,不但令他身心受损,在大温与人合作的生意也因名声受损告吹。高冰尘则指他所写的内容均有依据,更指原告方故意拖长审讯时间,导致他无钱请律师被迫自辩。 此案周三首天审理,潘妙飞身穿深色西装上衣、白衬衣,未系领带到场,进入法庭后《星岛日报》记者向他打招呼,潘略有迟疑未回答,身旁的女传译员说:“他不能与媒体说话。”高冰尘则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及男性传译员陪同下出庭,但郭国汀只是为高冰尘提供协助,高表示将自我辩护。 指报道殃及两单生意 法庭文件显示,潘妙飞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在该15页诉状中,潘提出3项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具体金额。 开庭后,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向法庭提出要求把特殊损害赔偿更改为加重性损害赔偿(aggravated damages),并获法庭接纳。 当日由里兹代尔就高冰尘自去年12月12日起,在社交媒体微信发表多篇文章询问潘妙飞。里兹代尔指在首篇文章中,高冰尘指称潘妙飞未能诚实申报财务状况以获取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Tax Benefit,牛奶金)。 控方指出,高冰尘曾提到《中国周刊》发表过一篇关于王一安的专访文章,高还声称王一安就是潘妙飞的化名。这篇文章中王一安受访时表示:“我有两对双胞胎女儿,都是加拿大出生。加拿大政府每个月奖励我2,000加币。”里兹代尔还指高冰尘在他的文章中的言论包括:“当然潘先生不在乎这2,000元牛奶金,但我们在乎是他逃了多少税款才获得这福利。” 潘妙飞回答看到文章后的反应:“我都想哭了,很生气,我什么时候拿了牛奶金,是谁在搞我?”他说从未使用王一安这名字,也未曾接受《中国周刊》采访。他说:“很多人问我这么有钱为何还拿牛奶金?我很痛苦,工作都不想做了。有个生意朋友原本和我谈列治文及渥列治(Oakridge)两个开发项目,就因为这些认为我以前的表现都是假的,不跟我做生意了。很多人看我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潘:我肯定没有买官 针对高冰尘题为《猜猜潘妙飞同志三个侨领“官帽”共花了多少钱》文章中,有关潘妙飞“花钱买官”、“目的就是拿回大陆去说事”等,潘妙飞说:“我就是想为乡亲做事。(买官回国做事)别人有没有我不知道,我肯定没有。” 里兹代尔使用很多时间询问潘妙飞任职各社团的时间,以及慈善捐款事宜。潘妙飞表示曾借40万元给温州同乡会,用于2012年兴建会所,也曾捐出大笔资金。在问及为何要做社团及慈善事业时,潘妙飞说:“我出生在贫困农村,从小看到周围的人吃不饱、穿不暖。工作后几年,我只留下基本生活费,其他收入都分给村中老人。” 针对高冰尘在一篇文章中指潘妙飞及妻子,合计拖欠中国政府税款高达4,190多万元人民币,潘妙飞也指他从未拖欠中国政府任何税款,又指出庭前从未见过高冰尘,对方也从未就上述内容联络他,他说:“他从第一篇文章就给我贴上‘问题侨领’标签,就是为糟蹋我并为自己获得利益。” 潘妙飞在庭上表示,他在中国做了11年公务员后辞职做房地产生意。移民加国已11年,长子已经结婚,现与妻子及岳母一起生活,与妻子养育2对双胞胎女儿。

杜鲁多会中国富商 不违法却亟需慎行

杜鲁多(前排右三)11月初在大温参加华商主道的募捐活动。前排右一为陈卓愉,前排右二是宴会主人潘妙飞。 本报记者张文慈报道 付1,500元大温豪宅见总理并可合照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继早前在安省与华商晤面引发议论,上月又在大温与中国富商见面,并获取捐款,此事持续发酵。有政治评论员说,就算杜鲁多的行为未有违法,但他行事须更加谨慎小心。另有评论认为,本国一些人对中国有不合理恐惧心,杜鲁多试图藉会面建立贸易联繫,无可厚非。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周五报道指出,在前联邦自由党内阁成员陈卓愉安排下,杜鲁多在11月7日参加大温一项私人募捐活动。来自温州的富商潘妙飞(Miaofei Pan)在他在大温豪宅,宴请了杜鲁多和大约80个客人。当时为著与杜见面,许多华人富商愿意支付1,500元购买门票。据估计,自由党能从每项募捐活动中,获得5万到12万元的收入。 上述报道指筹款活动中的一些客人或主持人,与中国执政共产党有密切联繫。超过80个嘉宾每人付出1,500元门票后,可以跟杜鲁多合照。 富商当面促加国降移民门槛 潘妙飞告诉《环球邮报》,他向杜鲁多建议加拿大政府降低中国富商移民加拿大的门槛。他指,自己有许多非常富有的朋友想来加拿大居住,但是前联邦保守党政府对投资移民设置许多限制,道致中国富商难以前来,令加国也不能完全享受到中国投资带来的好处。 报道还称,潘妙飞是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这个组织最近在南海问题上表达了支持中国政府的立场。 联邦总理办公室对募款保密,联邦自由党也没有向外透露当晚潘妙飞宴会宾客名单。潘说,活动参加者都是他的朋友,而且都是加拿大籍。联邦自由党发言人卡利(Braeden Caley)在电子邮件中说:「联邦自由党的所有筹款,都完全符合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政治筹款的规则和条例。」 《星岛日报》记者周五分别致电陈卓愉、潘妙飞,至截稿时未获回覆。 学者:杜鲁多行事需更谨慎 卑诗维多利亚大学(UVic)政治学系荣休教授拉夫(Norman Ruff),就小杜参加华商家宴事回应《星岛日报》采访,称杜鲁多一再告诉众议院,自由党尊重加拿大人问责和透明的价值观,又曾打算结束现金筹款活动,就算他见中国富商并没有违法,仍需要谨慎小心,避免违反他自己制订的行为规范。拉夫说:「中国向来设法通过华商游说本国政客,企图影响渥京对中国的政策,相信见中国富商是一个警钟。」 卑诗大学(UBC)政治学家莫斯克罗普(David Moscrop)也称,类似问题在民主国家经常发生,政治捐款也总有灰色地带。不过,加国媒体在类似事情一旦牵涉中国,总有些人带著不合理的恐惧心或敏感。如今中国是经济强国,任何执政党都希望与中国开展贸易,杜鲁多与华商见面试图建立贸易网络,相信并无不妥。 《环球邮报》的报道又指出,今年5月19日在多伦多举办了一场募捐活动。洋名理查德的周姓(Richard Zhou)组织者邀请了许多华人富商参加。其中一名姓张(Zhang Bin,译音)的亿万富豪出席活动不久后,就同生意伙伴向杜鲁多父亲的非牟利基金会捐赠20万加元,还花了5加万元设立一尊老杜鲁多雕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