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02:14:1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SNC

杜鲁多被皇家骑警调查?保守党推特发了又删引猜疑

联邦保守党周二发布并迅速删除了一条推文,声称“加拿大皇家骑警确认杜鲁多正因SNC-Lavalin丑闻案被调查”。 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总长露姬(Brenda Lucki)周二举行涉嫌泄密的皇家骑警奥蒂斯(Cameron Ortis)之记者会,会上记者询问关于SNC-Lavalin的调查,露姬的回应是:“今天我们是说明奥蒂斯的案件,我不想对其他案件发表评论。但我们确实非常认真地对待所有调查。” 保守党在露姬谈话前就删除了推文,保守党发言人杰弗里斯(Simon Jefferies)表示:“这条推文已被删除。与杜鲁多和自由党不同,我们尊重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工作。” 加拿大皇家骑警表示,在道德专员发布总理杜鲁多违反利益冲突法的报告后,他们审查了SNC-Lavalin丑闻事件。8月时骑警发声明表示:“皇家骑警正在仔细审查这一事件并提供所有可用信息,并会根据需要采取适当行动。” 但审查(examine)和调查(investigation)是不同的。目前为止,骑警并未证实他们是否启动全面调查。 此外,杜鲁多上周提到他今年初给予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内阁保密豁免权,允许她披露与政府官员谈话的一些细节,创“加拿大历史上最大和最广泛的内阁豁免纪录”。 但Global News检验发现,这并非完全正确,因为前总理哈珀曾因参议员达菲(Mike Duffy)的申报费丑闻而放弃内阁保密权;前总理马田则因为自由党赞助丑闻案而给予内阁保密豁免权。 图:Global TV

王州迪无悔偷录电话 坚持小杜有错应道歉

在联邦操守专员发表报告后翌日,前联邦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接受本地媒体CTV和Global电视访问时,坚持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应该道歉,又表示无悔当天偷录电话对话。另外,尽管大选战幔仍未启动,但是已有300个义工为她助选。 王州迪在访问中称,作为检察总长,不应受到政治或其他因素影响,而该份报告证明检察总长的独立角色。当被问到杜鲁多重申,他接纳该份报告,并对事件负责,但不会道歉有何看法时,王州迪表示,该报告指杜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当中有不道德的行为,相信大家从小就受教导,有错便要认,并且道歉。 她又认为,确保加拿大国民对其公职人员有一定程度的信任是很重要的。 盼各方汲取教训维护民主制度 王州迪又表示,这本是一个让杜鲁多站出来,承认错误及向加拿大国民道歉,并重建一些之前失去信任的机会。她又称,相信除了她之外,很多国民也有同感。 至于是否认为杜鲁多应该辞职,王州迪表示,这不是由她来决定的。无论怎样,该份报告很重要,不管是杜鲁多、联邦政府、国民及她,都应该从中汲取教训,保持警惕,维护加国的民主制度。较早前,有批评者认为,王州迪当日录下与联邦枢密院前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行为有欠道德。不过在周四的访问中,被问到有否后悔处理SNC-Lavalin问题的手法,包括偷偷录音时,王州迪称,她没有后悔。 她强调,在此事上,她不会后悔采取的行动,倘若再次回到那种情况,她依然会做同样的事情。 王州迪解释,在该次录音一事上,她处于一种特殊情况,她必须保护自己,同时她作为司法部长,作为检察总长,必须要确保司法部长和检察总长的工作的完整和独立。 她又重申,她做事的宗旨就是不违背原则,不忘初心,要根据自己的价值观行事,做正确的事,不受任何党派所影响。 此外,王州迪称,她唯一遗憾的是,花了很长时间,真相才出来。王州迪又称,10月将举行大选,国民期待那些有足够勇气,致力为国民服务的人士参选,获选的议员不是对总理办公室或某特定的领导人负责,而是为国民负责,这就是大家拥有的机会。 本报综合报道

针对杜鲁多丑闻缠身 反对党迅速做出回应

联邦两大反对党迅速做出回应,指责杜鲁多滥用权力,并呼吁选民在今年10月以选票做出惩罚。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三在利斋拿(Regina)称杜鲁多的行为“不可原谅”,他再次呼吁皇家骑警介入调查。 谢尔说:“他显然将其党派利益置于国家的民主体制之上。国民在10月21日应该用选票赶他下台。” 指小杜两违《利益冲突法》 他还表示,杜鲁多是加拿大历史上唯一一位两次违反《利益冲突法》的总理。 谢尔指的另一起事件是,2016年3月,杜鲁多曾接受亿万富豪阿迦汗四世(Aga Khan)邀请,携全家赴巴哈马的私人岛屿度假,被时任联邦操守专员杜姗(Mary Dawson)裁定违反《利益冲突法》。 联邦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三在卑诗省维多利亚表示,迪安的报告显示,杜鲁多已不再可信任,并表示总理有很多东西须要道歉。 驵勉诚说:“当我们看到他们正努力利用手中的权利,不是用来帮助普通百姓,而是帮助那些处于最顶端的人时,我们如何相信他们?这是错的。”综合报道

自由党选情可能受挫 恐失去部分年轻人支持

联邦操守委员会的报告判定,总理杜鲁多在SNC-Lavalin事件中违反《利益冲突法》。有评论认为,在联邦大选前的这一“实锤”,对杜鲁多及其带领的自由党而言是一大打击,或失去部分年轻人的支持。不过是否会直接影响选情,则还有待观察。 西门菲沙大学政治学家佩斯特(Stewart Prest)指出,报告的结果清晰,杜鲁多和自由党的声誉必定受到影响,这也是他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但即使现在采取措施补救,短时间内恐怕也很难让民众“回心转意”。 或靠转移视线挽局面 他强调,对于反对党来说这将是攻击自由党的好机会,相信事件在未来一段时间会不断被重提。他认为,自由党想要重建选民信任需要一个过程,当务之急是能否在目前不利情况下,于其他议题上赢得选民的支持,包括环保、经济等,为自己在大选中挽回局面。 卑诗大学政治系教授哈里逊(Kathryn Harrison)就补充,杜鲁多在上次大选中,以年轻、为政坛带来新气象等形象赢得大批选民支持,尤其是年轻人,这次丑闻必定会对一些支持者带来影响。但从各方面资料显示,选民最关注的还是生活成本、气候变化等真正关系到他们未来的议题。她称:“他们对总理的操守问题到底有多关心?这是否对他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影响?都是他们在投票时会做的考量,最终的立场,恐怕要到投票后才能知晓。” 不过,她同时指出,SNC事件所涉及的问题严重,报告说明总理利用自己的权力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试图干预司法。她强调,没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而此前自由党还一直否认有此行为。 评论指自由党不宜容忍小杜 另一方面,时事评论员丁果亦表示,杜鲁多破坏制度、对选民撒谎,同时也欠王州迪一个道歉。选民要考虑是否让他在没有接受任何惩罚的前提下继续连任,否则便难免忧虑会助长这种风气。 他说,自由党要及时“止痛”,应采取果断措施,更换党领,虽然时间仓促,但足以显示他们对维护加拿大核心价值的决心,对破坏体制的党领“零容忍”,否则将沦为“共犯”。 丁果提到,这事对反对党而言也是一个考验,他们不能守株待兔,最终还是要以政策、党纲来说话,包括他们会否对类似事件采取防御措施,以赢得选民的信任和支持。 本报温哥华记者倪怡婧

联邦操守专员报告出炉 杜鲁多违反《利益冲突法》

联邦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周三发表报告指,总理杜鲁多去年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试图影响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魁省建筑巨头SNC-Lavalin事件中的决定,违反《利益冲突法》。尽管这个结论并无附带任何法律惩罚,但在联邦大选即将到来之际,无疑给执政自由党寻求连任之路造成冲击。杜鲁多同日迅速作出回应,表示接受迪安的报告并承担所有责任,同时又表示不完全同意该报告的部分结论,坚称他是将国家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考量。 周三出炉的迪安报告称,证据表明杜鲁多的行为以及他的高级助手对王州迪的干预,是以不适当的方式,试图向她施加政治压力,违反了加拿大《利益冲突法》第九条。该条款禁止任何负责决策的政府高层官员,试图通过不恰当的手段影响他人决定,以便不适当地为另一方争取私利。 迪安驳回了杜鲁多的理由,即他采取行动确保“公众利益”,而并非保护任何公司的私人利益。迪安强调,如果杜鲁多成功影响王州迪的决定,采取延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简称DPA),让SNC-Lavalin避免受到刑事起诉,这将使该公司从中获利。迪安指出,促进这些利益的行为是不恰当的,违反独立检察及法治的原则。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杜鲁多曾接受迪安的问话,并通过律师提交书面说明。他否认曾不恰当地影响王州迪,而是认为这位前司法部长没有充分考虑与SNC-Lavalin谈判延迟起诉协议的可能性,他认为为了公众利益,王州迪应该被提醒,即使有不法行为的公司也可以采取延迟起诉协议。 迪安则认为,杜鲁多及其助手是通过政治视角去处理一个司法问题。 小杜拒道歉 称为保加国工职 杜鲁多周三下午在安省尼亚加拉湖滨镇(Niagara-On-The-Lake)举行记者会,对联邦操守专员报告作出回应。他表示接受迪安的调查结论并承担所有责任,但又表示不同意该报告的部分结论,并拒绝道歉,坚称他是将国家的经济利益放在首要考量。 杜鲁多表示,他不同意迪安的论点,即他不应该与前司法部长讨论SNC-Lavalin事件。他认为,作为总理的工作是支持加拿大人,并捍卫加拿大人的利益。 他说:“承担责任意味着承认我们去年所做得不够好,但我不能为维护加国的工作职位而道歉,因为这是国民期望我做的事。” 杜鲁多表示,过去发生的事不应该发生,他本人对所犯错误会承担债任,并且需要汲取教训,以确保本届政府和未来任何政府不再出现此类事件。

SNC公司声誉一落千丈 巨大亏损殃及魁北克养老金

美股股市屡创新高之际,投资者越发对加拿大股市失望。今天加拿大蓝筹股兰万灵公司(SNC-Lavalin)卡片就暴跌近10%,原因是兰万灵公司本周调低盈利展望。 魁北克养老金公司Caisse de depot作为兰万灵20%的股份拥有者,表示越来越担心兰万灵的财务和经营状况。养老金公司对一个投资项目或者一个公司作出具体评论,这非常罕见,Caisse de depot本周的表态不同寻常。兰万灵公司自从丑闻爆发后,公司的国际声誉一落千丈,许多竞标合同都无法拿到,因此兰万灵决定重组业务,今后集中精力在工程咨询方面,这以来盈利巨减。公司今年一月份以来三次调低盈利预期,目前的分析师预计,兰万灵公司第二季度亏损高达1.5亿,此前的分析师共识是盈利1.3亿。本周兰万灵公司还同时宣布,将会一次性销账19亿加币。 加拿大司法部针对兰万灵启动司法程序,公司的国际声誉丧失殆尽,第一季度失去60亿美金的合同订单。五月份公司宣布关闭全球15个国家的分公司。盈利情况变得糟糕后,兰万灵的股票价格断线风筝般下落,过去12个月里暴跌50%。 作为加拿大最大的矿业、能源、基础建设工程公司,兰万灵在世界50个国家拥有办公室,在全球160个国家有工程项目,仅仅在加拿大本土就雇佣者9000多人,是世界上顶尖的工程公司之一。 从2012加拿大针对这家公司开始调查,一直到2018年10月,兰万灵都试图与加拿大政府司法调查部门和解。公司援引的是在美国和英国普遍实施的破财消灾条款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根据这个条款,大批的美国和英国公司由于行为不检在被司法调查时,只要支付一笔巨额罚款就可以和解,不需要上法庭受审,然后能够继续做生意,并且不会影响公司的商誉。但兰万灵的和解努力,被加拿大司法部长一口拒绝,坚持要对公司一查到底。 兰万灵事件,可以说是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却被翻出来爆炒,大家不觉得奇怪吗?这也许就是大选年的特征,每当到这个微妙的时候,关于加拿大政党领袖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就“突然”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兰万灵事件继续发展下去,无论对选举结果影响如何,可以说对于加拿大的工程制造业都不是件好事,对于加拿大的经济更不是一件好事。看看这些年里,加拿大的北方电讯倒了,黑莓残了,大宗商品和矿业公司都进入冬眠期,有什么像样的加拿大公司可以走向世界?看遍加拿大,还有一家像兰万灵这样成功的公司吗?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兰万灵公司被卷入加拿大选举政治的宫斗剧中,很可能成为附带牺牲品,对于加拿大的养老金同样不是一件好事。 Caisse de depot是加拿大CPP以外第二大的养老金机构,管理着加拿大魁北克省近3000亿的养老资金,兰万灵股票的损失,也是魁北克养老金的损失。难怪魁北克养老金大呼,兰万灵进入决断时刻,其实,加拿大经济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兰万灵今天开始走向没落,是否会出现另外一个北方电讯呢? 看看魁北克乃至整个加拿大除了大麻公司和几个大型的垄断公司,除银行、保险、手机通讯以外,还有什么像样的公司?我们是要一个规规矩矩从不犯错,却伸手向政府不断要钱,靠着吸纳加拿大税人的血生存的庞巴迪(Bombardier Inc.),还是要一个劣迹斑斑的可以赚外国人的钱,为加拿大政府缴税,为加拿大人创造就业的兰万灵?我们可以站在道德层面指责,也可以站在司法层面要求公正,但是,凡是真正干事的人都明白:干多错多。 任何事情都要从更加广泛的层面,多些理解和宽容,而不是偏执地咬住一点死死不放过。在欧美其他国家都可以通过延期起诉来处理兰万灵这类经济问题,为什么加拿大就一定要自己人为难自己人呢?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固然正确,但一味追求所谓的司法公正体制,没有赏只有罚,还有谁肯去做事情呢?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SNC涉嫌贪污案 选择不设陪审团

■■SNC-Lavalin将面对涉嫌贪污审讯。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加国建筑业巨擘SNC-Lavalin的涉嫌贪污案,将不设陪审团,由法官独立审理,这是该公司的代表律师所作出的选择。 SNC-Lavalin被控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向利比亚政府官员支付4,770万元的贿款,以取得当地的工程合约。 此外,SNC-Lavalin及其建筑部,以及一家附属公司,亦各面对一项欺骗及贪污控罪,该些公司据报涉嫌欺骗利比亚多个组织1.298亿元。 假如SNC-Lavalin被判罪名成立,可能被禁止竞投联邦政府的工程合约长达10年。 该公司在获悉被检控后,表明不会认罪,并会全力对控罪作出抗辩。 SNC-Lavalin今年初曾卷入政治风波,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称,她在决定是否检控SNC-Lavalin一事上,受到多名高级官员施压,意图说服她放弃检控,并与SNC-Lavalin签订延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简称DPA)。DPA可让SNC-Lavalin以罚款避过刑事检控。 案件将于9月20日回到法院审理。综合报道

SNC-Lavalin获价值5亿元英国铁路工程合约

加拿大建筑工程巨擘SNC-Lavalin Group Inc.周一宣布,旗下的英国工程公司Atkins,已经获得英国公营铁路管理集团网络铁路(Network Rail)的一份提升铁道工程合约,估计可以带来3亿英镑(相等于约5亿加元)的收入。Atkins联同Balfour Beatty及TSO等组成中央铁路系统联盟(Central Rail Systems Alliance),成功获得这份总额达15亿英镑的合约。Atkins将于未来10年内,负责伦敦西北区、伦敦东北区及East Midland的建筑材料运输工作,包括:路轨、电缆及灯号系统等。Atkins透露,工作最快在今年8月份展开。V06

SNC发布了一则消息 股价立刻猛涨7%?!

看临危受命的新CEO将会怎样带领SNC走出贪腐阴霾?本国工程巨擘SNC-Lavalin行政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宣布退休。布鲁斯在任的近四年时间里,SNC股价下跌约一半,其项目也因与腐败案件相关的政治丑闻而蒙上阴影。 SNC周二在新闻发布中称,58岁的布鲁斯将留任公司董事会顾问至今年底。他在退休后将返回英国与家人团聚。 布鲁斯的职位由首席运营官爱德华兹(Ian Edwards)临时继任,他的任命立即生效。SNC称,董事会已要求爱德华兹加快检视“公司的战略方向”,并制定一项“确保可持续成功的新计划”。 SNC的股票周二大涨,收市升至25.35元,涨幅达6.96%。该公司股票自今年1月下旬开始,连续创下10年新低。 首席运营官临危受命拟新策略 布鲁斯于2015年10月开始执掌SNC,一直努力使公司度过历史上的困难时期。布鲁斯上任之前,SNC的利比亚业务就面临欺诈和腐败指控,声誉受到影响,公司在本国内外都陷入政治争议。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今年初披露在处理SNC涉贿案时,受到来自政府高级官员的施压,更令SNC卷入政治干预司法的舆论风波。 有分析师指,布鲁斯本应该是SNC的救世主,但现在证明这个说法没有可信度。如今是时候考虑公司下一步的战略方向了。 SNC表示,布鲁斯的继任者爱德华兹于2014年加入SNC,今年1月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他在整个欧亚地区的基础设施和建筑项目方面,拥有超过30年的经验。 综合报道

最新数据:SNC丑闻后 自由党大失民心!

■■民调指SNC-Lavalin事件严重打击杜鲁多的个人品牌。图为杜鲁多(右)上周五出席一个活动时,有示威者躺在地上抗议。 加通社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受到SNC-Lavalin事件影响,联邦执政自由党政府流失有进步主义思想选民(progressive voters)的支持,有过半数受访者称该事件将影响他们的投票意向。另外,事件也严重打击总理杜鲁多的个人品牌。 据《星报》(The Star)报道,该项民调是Forum Reseach在4月23日进行,结果是52%受访者指SNC-Lavalin事件影响他们的投票意向,但相比自3月所做调查,已减少7个百分点;而31%受访者称事件对他们的投票意向有强烈影响,比早一个月调查减少了5个百分点。 NDP绿党获益最大 指SNC-Lavalin事件影响他们的投票意向的受访者中,有25%称他们有可能投票给新民主党(NDP)或绿党,这显示有进步主义思想选民正找寻自由党以外的选择。 调查也发现SNC-Lavalin事件严重打击杜鲁多的个人品牌,有四分三受访者指事件破坏他们对杜鲁多的印象,其中以有大学教育水平的受访者影响最大,达80%,草原省份受访者达91%,保守党及新民主党受访者分别是87%和84%。Forum Research总裁布辛诺夫(Lorne Bozinoff)表示:“他们(自由党)需要拿到每一票,我想他们的策略是希望留着进步选民的票,也向选民证明他们是最好的,以抗衡保守党。但这令整个策略较难做到。” 布辛诺夫称在魁省,这策略见效,加强部分人投票给自由党。他又称,SNC-Lavalin事件现时没有新发展,对自由党来说是好消息,指受事件影响投票意向的受访者逐步减少,反映在大选接近时,事件的影响逐渐消退。 布辛诺夫认为,事件现已停止,而正常的起伏将消除大部分的影响。

SNC首季业绩盈转亏 宣布撤出15国业务

■■SNC第一季度意外出现亏损。星报资料图片 加国工程及建筑行业巨擘SNC-Lavalin对第一季度业绩失望,称将收缩在15国运作,但仍对全年表现有信心。SNC股票周四收盘大跌13.13%。 SNC在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意外报告亏损1,730万元,或每股亏损10仙,而上年同期为盈利7,810万元,或每股盈利44仙。其中工程和建筑业务调整后每股亏损8仙,而上年同期为盈利51仙。该季度的总收入为23.6亿元,亦较上年同期的24.3亿元有下降。 行政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表示,将把业务重点转向包括加拿大、美国、英国、中东、香港和澳洲在内的六个核心地区,同时撤出小规模运营的15个国家,这15国的收入总和,在公司总收入中占8,500万元。 年底拟削运营成本1亿元 布鲁斯称,SNC正在新任首席运营官的主导下,推进削减公司成本的举措,目标是到今年底削减运营成本1亿元,这些举措中包括进行组织架构精简和重组,将石油天然气业务与采矿部门合并。 布鲁斯表示,尽管第一季度的业绩令人失望,但SNC仍将维持2019年的盈利目标不变,并对实现该目标有信心。 分析师对此表示怀疑,称SNC下半年会出现业绩大反转似乎“不现实”。 SNC今年的盈利目标是,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Taxes, Depreciation and Amortization,简称EBITDA)达到9亿至9.5亿元之间。 综合报道

曝SNC曾向两党“政治捐款” 试图影响选举

■■近年饱受困扰的魁省企业SNC-Lavalin。 加通社 一份机密文件显示受到困扰的SNC-Lavalin高层在过去曾经以不合法方式作政治捐献,影响本国的选举,当中涉及联邦自由党及保守党。自由党党领兼总理杜鲁多回应称,该党不会再像2004至2011年期间那样,收受这种政治捐献。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得到一份在2016年交给联邦自由党的机密文件显示,由2004至2009年,18位SNC-Lavalin前雇员、总监以及配偶捐出11万元给自由党,包括4个党领选举活动和魁省4个选区组织。根据调查,SNC-Lavalin悉数将款项退给作出捐献的雇员,这是《加拿大选举法》所禁止。SNC-Lavalin也向保守党捐逾8,000元。 向保守党捐逾8,000元 自2004年,为防止选举受到影响,企业被禁止捐款给联邦政党。虽然已取得证据,但加拿大选举局专员决定不起诉SNC-Lavalin。 杜鲁多周二在每周内阁会议前向记者表示:“当自由党执政及我成为自由党党领后,已在筹款事宜上作出重大改变,加强了透明度和公开性,过去这些事情不会再发生。” 有关捐献是发生在2004至2011年之间,而杜鲁多是在2013年成为自由党党领。在2016年,SNC-Lavalin与加拿大选举局专员达成“遵守协定”,承认当时已离职的高层曾要求下属捐款给自由党和保守党。 SNC-Lavalin行政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在2016年表示,这份协议标志着该公司迈向了新的一页。 本报综合报道

市场本周关注5件事:”它们“都将公布业绩

■■本周多家公司公布财报。 星报 本周加拿大商业界需关注的5件大事: 1. RBI业绩 国际餐饮集团(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 Inc.,简称RBI)周一发布第一季度财务业绩。预计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将在未来几天内批准一项计划中的和解协议,该协议将结束一群Tim Hortons特许经营商和母公司RBI之间的纠纷。 2. Loblaw财报 Loblaw Companies Ltd.周三将发布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这家加拿大最大的食品杂货连锁商称,上一季度其食品业务的同店销售疲软,但公司过去一年将网络业务放在优先位置后,其网购产品量明显获得增长。 3. 森科能源业绩 森科能源(Suncor Energy Inc.)周三将发布第一季度业绩。 之前拜国际油价上涨所赐,不少能源股受惠,有分析师称,其中森科最令市场关注,因为该公司4月23日股价暴涨,明显是有国外资金挹注,这代表国际投资人可能对加拿大能源股重拾信心的征兆。 4. SNC-Lavalin最新消息 备受政治丑闻困扰的魁省建筑巨擘SNC-Lavalin,将在周四举行第一季度财务情况的电话会议。外界关注该公司是否能否极泰来,而日前公司刚签署一项价值超过10亿元的合同,将协助美国纽约一家发电厂淘汰三座核反应堆。 5. 横加公司股东大会 横加公司(TransCanada Corp.)将于周五召开年度股东大会。美国和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稳定增长销量,推动了公司第四季度收益,公司决定将季度股息从每股69仙提高至75仙,这是该公司连续第19年的年度增长。 综合报道

小杜威胁控告保守党领袖诽谤 谢尔:放马过来!

■■杜鲁多已经向谢尔发出律师信,威胁可能控告诽谤。加通社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总理杜鲁多不满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在SNC-Lavalin争议事件上,不断指称他作出政治干预,日前发出律师信,威胁可能控告谢尔诽谤。谢尔也不甘示弱,星期日举行记者会,促请杜鲁多尽快入禀法院,以便快些对簿公堂。 谢尔在星期日证实,在3月31日收到杜鲁多的律师信。杜鲁多的律师波特(Julian Porter)声称,谢尔在3月29日发表的一份声明,对杜鲁多的声誉造成了影响。谢尔在当天的声明中,指责总理政治干预,向加拿大人撒谎以及腐败。 波特引用安省的《诽谤法》,声称谢尔做出虚假陈述。他在信中指出:“总理支持就公共政策问题,进行广泛乃至激烈的政治辩论。但是,谢尔的言论完全超出了公平辩论的范围,并且对总理作出诽谤。” “期待杜鲁多在法庭宣誓作证” 谢尔的律师唐纳德(Peter Downard)星期日做出回应,称这一指控“毫无根据”。 他说,令人深感失望的是,总理正试图不让批评者发声,谢尔不会被吓倒。 谢尔更在星期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坚持自己对杜鲁多所有批评的立场,包括杜鲁多的律师信中引用的那些批评。 他说:“如果杜鲁多认为他有针对我的证据,并且打算采取这种法律行动,我敦促他立即这样做。这是一个迫切的公众利益问题,值得在一个不由自由党控制的法律环境中解决。”他声称,期待杜鲁多在法庭宣誓作证。 总理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谢尔及其政党“一再发表虚假和诽谤言论。我们让他注意到,制造完全虚假和诽谤言论需要承担后果”。 ■■谢尔星期日召开记者会,声称期待与杜鲁多在法庭见。加通社   哈珀任总理时曾提诉 后来撤销 在加拿大历史上,一位现任总理威胁要对另一名国会议员,特别是反对党党领采取法律行动,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但并非没有先例。 在10年前,时任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曾对自由党发起了350万元的诽谤诉讼,指责自由党在其网站发表消息,声称两名保守党高级官员试图贿赂独立议员卡德曼(Chuck Cadman),以确保保守党政府的预算案能够在国会中通过。但这一案件最终撤诉。 在1998年,时任总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威胁要起诉当时的联邦改革党党领曼宁(Preston Manning),指控曼宁一再声称克里田将一个参议院席位卖给了一位老朋友。不过,克里田在一年后放弃了这项威胁。

保守党谢尔穷追SNC内幕:今天我要爆料猛!

困扰著执政联邦自由党的SNC-Lavalin事件,继续遭反对党穷追猛打。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周六表示,将在星期日公开有关该事件的新资料,但他没有提及是什么资料。 另外,支持总理杜鲁多将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及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逐出自由党党团的民主政制部长古德(Karina Gould)表示,政府对SNC-Lavalin事件感到遗憾。 谢尔是在周六下午发出新闻稿,指他会在星期日下午2时在渥太华公布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新文件,但他没有说明文件内有什么资料,以及文件有多少页等。 在王州迪和菲尔波特上周二被自由党逐出党团后,保守党就不断向自由党施加压力,早前保守党议员奥图(Erin O'Toole)就将全国第二军事指挥官副海军上将诺曼(Mark Norman)怀疑泄密案,与SNC-Lavalin事件扯上关系。 民主政制部长遗憾无法两全 至于联邦自由党方面,部分有力成员也就事件发声。 民主政制部长古德,接受CTV《答问时段》(Question Period)访问时称:“没有可能可以有一个双方都同意的解决方法。我认为这是不幸的。我想我们都对现时的处境感到很遗憾。但很清楚双方信任上受到侵蚀。虽然很多人曾经努力,但仍然没有办法修复。” 曾经任前自由党总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传讯总监的杜洛鲁(Peter Donolo)表示,不敢肯定踢走王州迪和菲尔波特是否正确。 他说这可能为杜鲁多带来一些安宁,但对于公众来说则是很糟糕,令王州迪和菲尔波特都成为受害人。

SNC再向上诉法院申诉 争取谈判机会免检控

■■SNC重启司法程序。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处于政治风暴中心的SNC-Lavalin公司重新启动司法程序,希望争取特殊协议,避免因贿赂指控而被刑事审判。 SNC向联邦法庭提出了新的上诉,强调获得了它称之为新的和令人不安的事实,并引用了近期议会委员会证词中披露的内容。 SNC-Lavalin要求联邦上诉法院,再给它一个挑战刑事检控专员(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去年所作决定的机会。当时刑事检控专员做出的决定是,不就一项可能令该公司免于刑事起诉和被禁10年不得获得联邦合同的特殊协议进行谈判。联邦法院在今年3月份的一项裁决中,驳回了SNC对这项决定进行司法评估的请求。 SNC-Lavalin公司因涉嫌为获得利比亚政府合同贿赂数百万美元的指控而面临起诉。该公司未能成功说服刑事检控专员就“补救协议”进行谈判,而补救协议一种在不提出正式刑事诉讼的情况下,让一个企业承担责任的手段。综合报道

为削债 SNC出售407号公路股份

■■SNC为减债出售407收费公路股份。 CBC   星岛日报讯   为减轻债务负担,饱受丑闻困扰的魁省建筑公司SNC-Lavalin,同意以32.5亿元出售持有的407号公路10.01%股份。买入该些股份的是安省市政雇员退休计划(OMERS)。 该项买卖协议实行后,SNC-Lavalin所持有的407 International Inc.公司股权份额,将由原来的17%,大幅降至6.76% 。上述公司负责营运位于南安省的407号收费公路。 由退休金投资局买入 OMERS同意向SNC支付30亿元,并在未来10年额外支付2,500万元,但该笔额外款项,须视乎该条收费公路能否达到某些财务目标。 407号收费公路的其他持股者,包括占43.23%股权的Ferrovial S.A.子公司,以及占40%股权的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局(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 SNC表示,该笔收购款项将用于支付债务。 SNC的股价自本年1月底以来,已下跌了近三分一,该公司因智利和沙特阿拉伯的工程项目出现问题,曾两次发出盈利警告。SNC之后又陷入政治丑闻,包括总理杜鲁多在内的多名高层官员,被指曾经就司法部应否起诉SNC一事,进行不当的干预。综合报道

王州迪被逐出自由党前曾向小杜开出五大条件 包括…

■■王州迪(右)与菲尔波特在国会接受采访。加通社   有联邦自由党消息人士透露,在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被逐出党团之前,曾经向总理杜鲁多开出至少5项条件,包括辞退3位联邦高官、承认总理办公室行为不当、公开道歉,以及新任司法部长不得向SNC-Lavalin提供“延后起诉协议”(DPA)。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从今年2月7日SNC-Lavalin争议事件爆发,到杜鲁多周二晚间宣布将王州迪和前国库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逐出联邦自由党党团,在这54天期间,杜鲁多以及自由党国会议员与王州迪进行多次谈判,显然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因此坊间认为,这是杜鲁多缺乏魄力的表现。 《星报》和CBC先后从自由党消息人士获得内幕,在双方谈判期间,王州迪曾向杜鲁多提出和解的至少五个条件,其中3项是要求辞退3位联邦高官,包括总理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 、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以及总理高级顾问布沙尔(Mathieu Bouchard)。 不得延后起诉SNC-Lavalin 在这3名高官当中,巴兹率先在2月18日主动辞职,沃尼克也在上个月宣布提前退休,只有布沙尔继续留在总理办公室工作。不过,王州迪除了要求总理办公室人员大洗牌之外,还要求杜鲁多承认总理办公室在SNC-Lavalin议题上行为不当,公开道歉;同时还要总理向新上任的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发出指令,不得推翻联邦检控官罗塞尔(Kathleen Roussel)有关SNC-Lavalin的决定,不得向该间魁省建筑业巨擘提供“延后起诉协议”。 消息人士称,王州迪在多次对话过程中都明确表示,这些是她要求做的事情。消息人士还表示,随着谈判进行,王州迪又增加了新的条件。杜鲁多及其幕僚最终认为,与王州迪弥补裂痕的努力是徒劳的。 CBC曾要求王州迪对《星报》和CBC的报道做出回应,但遭到拒绝。 本报综合报道

丁果:杜鲁多这次能躲过丑闻劫数吗?

如今,杜鲁多想用障眼法避开反对党对其干预司法的穷追猛打,再次以小土豆式的忽悠来愚弄选民,这​​真的能挽救他气数已尽的政治命运?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杜鲁多总理是竞选高手,这在上次联邦大选中已经得到证明,联邦自由党从第三个小党一举成为绝大多数的执政党,着实令人刮目相看;但是,经过三年多的执政,杜鲁多是治国的无能儿,这也是得到证明的。 最大的问题是,杜鲁多朝极左的方向猛走,已经把国家带到一个错误的道路上,他在联邦大选当中的许多承诺,已经跳票。 举例而言,杜鲁多一直说,发展经济、平衡预算是执政党最主要的目标,但实际上,杜鲁多是靠借债度日,让国家的赤字已经达到了难以取消的程度,平衡预算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未来之梦。杜鲁多为了达成内阁半数都是女性的世界目标,不惜放弃执政的能力要求,单纯追求男女的内阁成员平等。 但实际上杜鲁多并不是真的重视女性,在这次政治干预司法的丑闻中,两位女性的资深部长起来造反​​,不愿意成为他的傀儡,为坚持加拿大制度和司法独立的尊严,断然辞去部长职位离他而去。 更有女性议员揭露,杜鲁多以恶劣不当的态度对待她,暴露出他是一个假的女权主义者。 由上所述,杜鲁多不是一个好的政治领袖,他以自己的高颜值来忽悠选民,他所重视的就是权力,而不是治国的政策。 杜鲁多为了保住权利,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中包括欺骗选民和破坏制度,这是相当令人不齿的。 由于包装的很好,杜鲁多仍然可以用漂亮的理想主义词汇来忽悠选民,并且用花大钱的方法来笼络选民,这就是他最后一个年度预算的本质。 为了转移民众的视线,掩盖他干预司法的内幕,杜鲁多抛出了三种策略。一是发布大洒金钱的预算,二是营造选举已经开始的氛围,三是推出迎合民意的政策。他到加西来的政治进程,完全印证了这三种手法。他在枫树岭推销联邦预算案的时候,特别提出本省居民关注的房价问题,称联邦政府对此有惠民的具体措施。 而为了稳住内部稳定的基础,杜鲁多假惺惺地承诺会让造反的两个前部长继续留在联邦自由党内,代表自由党出战联邦大选,但对两位部长揭露的干预司法问题采取不承认、不道歉。 当然,杜鲁多最拿手的还是搞选举气氛,他在温哥华-Kingsway选区发表竞选式讲话,全面推介前电视新闻主播Tamara Taggart作为今年秋季联邦大选温哥华-Kingsway选区自由党的候选人,想以明星效应来抓住媒体和舆论眼球,来转移民众对他政治干预司法丑闻的关注。 杜鲁多说,过去三年半,社区内所有人都以不同方式致力为经济打拼;为对抗气候转变作出应变;以及协力将加拿大送上世界舞台,而Taggart亦是当中一份子。 Taggart回应总理的推介,承诺她会集中于处理可负担房屋,保护环境,促进经济增长,以及保障妇女的健康与安全。 而这一套说辞,与现时该选区的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维斯并无两致,但后者一直在努力去做。 杜鲁多的这套手法,与卑诗省前省长简慧芝在上次省选中的策略几乎如出一辙。简慧芝在本拿比选区推出前新闻界明星出战,结果被华裔女性陈玮瑧打得落花流水,简慧芝最终还丢失了政权,最后不得不退出政坛,负起败选责任。 如今,杜鲁多想用障眼法避开反对党对其干预司法的穷追猛打,再次以小土豆式的忽悠来愚弄选民,这​​真的能挽救他气数已尽的政治命运?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SNC风波到底是法律还是政治问题?国民看法不一

■加国受访者对SNC争议看法   民调公司Nanos昨天发表一份最新民意报告发现,国民对SNC-Lavalin争议的看法有重大分歧。民调录得,46%受访者认为SNC-Lavalin争议是一个法律问题,另有46%受访者却视它为一个政治问题。加西受访民众就较倾向前者观点,加东民众则较倾向后者看法。 Nanos Research受CTV电视新闻台委托,于上月29日至本月1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访问了1,000名18岁或以上的国民,征询他们对SNC-Lavalin事件争议的看法。 民调向受访者询问一条问题:“正如你可能已有听闻,一直有争议围绕着总理杜鲁多和前内阁部长王州迪和菲尔波特的辞职,两人辞职涉及前司法部长(王州迪)因总理担忧SNC-Lavalin(员工)工作职位而遭受不适当压力之说。以下哪一言论可最佳地反映阁下对此情况的看法 (一)这主要是企图干预司法的一个严重法律问题; (二)这主要是一个涉及两前内阁部长与总理之政治问题。” 民调结果显示,有46%民众认为SNC-Lavalin事件是一个法律问题,另有46%受访者却视它为一个政治问题,8%则表示不肯定。 以省份地区分析,加东和加西的受访国民对这争议的看法明显有别(见附表)。民调发现,大多数在安省、魁省和大西洋省份的受访者,皆认为SNC-Lavalin事件争议是一个政治问题。相反,大多数在卑诗省和草原省份的受访人士,均相信这是一个法律问题。 在性别因素方面,大多数男性(50.6%)均表示,这争议是一个法律问题,但大多数女性(47.7%)却认为它是一个政治问题。 本报记者

巴兹交出短信 王州迪再三拒绝调职:这是个“错误”!

■■王州迪与巴兹(左)今年1月初的短信纪录曝光。星报资料图片 杜鲁多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日前向国会司法委员会递交的与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的短信和相关文件周二曝光,显示王州迪试图拒绝其他内阁职位,更担心如果她当时被调职,或会令原住民出现困惑的情绪。 巴兹手写的1月7日杜鲁多与王州迪通话纪要显示,总理建议她转任原住民服务部长一职时,她“有些震惊”,称原住民服务部长不是她梦想的工作。杜鲁多回应称,知道这不是她理想的工作,但对政府来说,保留政治遗产也是核心问题。 巴兹的纪录显示,王州迪称感觉被调离司法部长的职位另有原因。杜鲁多回应称,如果不是联邦国库部长兼政府数码化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辞去内阁职务,他们不会考虑王州迪的工作调动。 小杜重申调动因布里森请辞 此后数日王州迪发送给巴兹的短信中显示,在杜鲁多向她提供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内阁职位选项后,王州迪继续拒绝。 但在巴兹提供的这些短信中,王州迪没有一处具体提及SNC。 在1月8日的短信中,王州迪称,将她赶出司法部的时机非常糟糕,会让人们感到困惑。她说这并非事关她本人,而是事关政府与原住民的关系。 她说,情况只能更恶化,“我非常担心”。王州迪还补充写道,已经收到原住民领袖表达关注的短信和电子邮件。她的这段短信似乎是指1月7日发生的支持卑诗省原住民的输油管示威,当天有十多人被皇家骑警逮捕。 认为调走她是一个“错误” 巴兹回应王州迪称,没有人会“把你赶出去”。他说,事实上,总理采取了异乎寻常的步骤,为她提供另外的内阁职位。 随着1月14日新内阁部长宣誓就职日的临近,王州迪与巴兹的短信联系显示二者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 根据巴兹提交的截图,在1月12日的短信中,王州迪告诉他,她不得不被迫最后一次说,将她从司法部赶走是一个“错误”。王州迪说她对自己在司法部长任期内所作的工作感到自豪,且坚定支持自己的所有决定。 巴兹回应说,他知道这不容易,没有人想转岗,但是为了团队的利益必须这么做。 在宣誓就职前一晚,王州迪告诉巴兹,“我知道我将为明天做好准备,我知道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巴兹回应说,“是的,你知道,因为总理已经告诉了你。”他再次强调,是布里森的辞职引发了内阁的改组。 综合报道

反转?总理前大秘书放新料回应王州迪日前证据

■巴兹曾在3月6日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的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日前也向国会司法委员会递交他与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的短信及文件,以回应王州迪日前的说辞。 据CTV电视台报道,巴兹在星期日发出推文(Twitter)称:“看了王州迪的补充证词之后,我已向司法委员会提交了与王州迪所描述事件有关的文件和短信纪录。” 国会司法委员会主席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随即发推文,感谢巴兹提交更多的文件和纪录。他表示,将接受这些文件,并且将向司法委员会建议,在翻译之后立即公开这些文件。巴兹在今年2月辞去了总理首席秘书的职务,理由是他希望能够捍卫自己的声誉,而不会进一步分散公众对自由党政府工作的注意力。 王州迪提交给国会司法委员会的文件和纪录,在上周五曝光,包括她偷录的与前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之间的电话通话。这些补充材料,是为了证实她在2月27日出席司法委员会作证的内容。 或提出事件不同版本 这段17分钟的录音中,王州迪试图让沃尼克清楚地知道,她相信干预SNC案件会被视为对司法系统的政治干预。但是,沃尼克当时则对王州迪强调,杜鲁多“并没有要求你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情或作用干预。他要求你使用你合法拥有的所有可支配工具。” 沃尼克的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上周六发出声明,指沃尼克在对话后未有向杜鲁多报告,因为“在翌日所有人都放假了”,而在今年1月国会重开时,要处理的事情是国库部长兼政府数码化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辞职,以及重组内阁,SNC事件一直未有成为首要的讨论项目。 巴兹在3月6日已出席司法委员会作证,对王州迪的证词提出了异议,他日前向委员会提供的这些额外材料可能会支持他的证词,并可能对王州迪的最新说辞提供出不同的版本。 本报综合报道

【电话录音】王州迪呈司法委员会书面陈述 公开枢密院秘书谈话录音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提交下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资料显示,至少纪录了SNC-Lavalin事件中一次具争议的录音对话,这是关于联邦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谈论SNC-Lavalin事件的谈话。该段录音片段长达17分钟,已在司法委员会内公开,司法委员会将该等资料及录音内容向公众公开。在电话录音里,王州迪表明对总理杜鲁多及沃尼克要求她做的事感到不妥当,认为对方涉嫌干预司法程序。韦尼克回应,王州迪的做法可能会引与鲁杜多总理之间出现冲突(collision)。CBC指出,文件内容中包括总理杜鲁多曾表示,王州迪的辞职,是她与总理办公室信任崩溃的结果;相关文件中表明,王州迪在2月12日离开内阁前,信任可能已经完全破产。有关录音及录音的文字纪录,是王州迪提交委员会的证供一部分;委员会周五公开了王州迪提交的详情内容,包括王州迪的书面陈述、电子邮件、短讯及录音片段。以下为CTV报道,王州迪提供给下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电话录音。(资料图片) T02

联邦大选投票意向调查 自由党已输保守党9%

总理杜鲁多领导的联邦自由党,在过去两个月饱受SNC丑闻影响令民望下挫。安格斯烈特的民意调查显示,保守党的领先优势已经扩大至9%。 调查发现,保守党支持率维持上个月的37%没有改变,但自由党滑落3%至28%。联邦新民主党、绿党和新成立的加拿大人民党(People's Party of Canada)等小政党,瓜分了原来的自由党支持者。新民主党和绿党分别有17%和8%支持率;加拿大人民党也有4%。反映民众对大政党和政党领袖的不满,促使小党有崛起的契机。 有40%人认为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是一名好领袖,支持新民主党的驵勉诚(Jagmeet Singh)有39%,自由党杜鲁多(Justin Trudeau)只得36%。值得注意的是,民众最有好感的是绿党的美薏(Elizabeth May)获49%。她也是各党领之中,唯一扣除恶感后仍然有8%。第二位的谢尔为负6%。失分最多的杜鲁多是负27%。 保守党除魁省外领先全国 调查指出,除了魁省,保守党在全国各省均领先自由党。虽然自由党在魁省有2%的优势,但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和新民主党也紧随其后,形成四强角逐的局面。 安省历年来是联邦大选的必争之地。保守党只是以37%领先自由党4%;但占有很多议席的多伦多和大多伦多地区,自由党依然保持优势。自由党在多伦多市有45%支持率,超过第二位新民主党23%和第三位保守党21%的合计。自由党在大多伦多地区也以39%比36%维持领先。 保守党在卑诗省取得36%支持,超出自由党13%。但在温哥华市却不敌新民主党的29%和自由党的27%支持率,只是以23%居第三位。 民众在这次大选最关心是财政赤字和政府开支,以及经济,分别有35%;其次是环保和气候改变的34%;医疗问题以32%排第三。

再添实锤?王州迪提交邮件及短信 明日或正式公开

■■王州迪曾在2月27日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将近4个小时。加通社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 Raybould)已向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交与SNC-Lavalin事件有关的书面陈述、电子邮件以及短信等,预计这些材料要到周五才能公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这些文件公开之前,必须先翻译以及删除个人信息,例如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 ■■SNC-Lavalin事件,令国会各党派争辩终日。网上图片 王州迪曾在2月27日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将近4个小时,她声称在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针对SNC-Lavalin的案件,受到来自总理杜鲁多以及联邦政府官员的施压,包括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及财长办公室成员。 上周,由自由党国会议员主导的国会司法委员会,投票决定结束调查,不给王州迪第二次作证的机会。 王州迪在提交给国会司法委员会主席、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的信件中指,提交该些短信和电邮副本,就是希望对2月27日之后,其他证人的证词,作出进一步对照。 综合报道

保守党希望再调查SNC 自由党以这个理由否决了

■■联邦保守党议员动议操守委员会,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就是否起诉SNC-Lavalin一事受压,展开调查。星报资料图片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就起诉SNC-Lavalin是否受到总理办公室压力事件,继续在国会发酵。在操守委员会,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否决由保守党提出就SNC-Lavalin事件的调查,有自由党议员解释是“未成熟”。总理杜鲁多被问到自由党是否出现分裂时,则指该党比之前更团结。 联邦保守党议员及该党操守评论员肯特(Peter Kent),在操守委员会动议展开调查,传召王州迪及前国库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在4月5日前作证。肯特也正式要求杜鲁多扩大辖免,令两人可以畅所欲言。不过,在自由党议员占多数的操守委员会,动议遭到否决。 曾经支持联邦新民主党(NDP)要求召开SNC-Lavalin公众调查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史密斯(Nathaniel Erskine-Smith)表示,他反对是因为“未成熟”。他指国会司法委员会正在等待王州迪提交书面建议、短信和电子邮件。史密斯说,应该读过有关文件,看司法委员会如何回应,有没有新的证据,才比较合理。 由于利益冲突及操守专员(Conflict of Interest and Ethics Commissioner)迪安(Mario Dion)也就事件展开调查,并准备5月初出席操守委员会。史密斯表示,保守党提出的动议会削弱操守委员会的研究。 保守党议员指否决动议是进一步显示,执政自由党努力隐瞒SNC-Lavalin丑闻。 小杜称自由党比之前更团结 不过,杜鲁多周二在缅省温尼辟,被记者问到自由党是否因SNC-Lavalin事件而出现分裂时声称,保守党发动投票马拉松,反成为该党整合行动。 他说:“在上周30个小时,(自由党议员)有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可以一个团队去投票,更看到保守党投票反对支持妇女、退伍军人及军人的计划,令自由党团队更强大,以及比以前更团结。”  综合报道

智利国营铜业中止合约 SNC损失约3.5亿加元

■■智利国营铜业公司Codelco宣布,中止与SNC-Lavalin Group Inc的一份总值2.6亿美元合约。加通社 综合报道 智利国营铜业公司Codelco宣布,由于加拿大公司SNC-Lavalin Group Inc.严重违反合约条款,因此决定中止与该公司一份总值2.6亿美元的硫酸厂兴建合约。SNC-Lavalin表示,正在评估损失,并且考虑采取法律行动。 在2016年,SNC-Lavalin获得Codelco的合约,负责在智利北部的丘基卡马塔(Chuquicamata)铜矿场,兴建两个新矿硫酸厂房。 据Codelco表示,SNC-Lavalin“严重地”及“重复地”违反合约条款,包括工程延期、延迟付款予承包商,以及工程质素出现问题。 Codelco强调,曾经多次尝试与对方磋商解决问题,直至今年2月的最后一次洽谈后,公司决定中止合约。 SNC-Lavalin发表一份声明,对Codelco的决定表示“惊讶”。SNC-Lavalin正在矿场进行拆卸,以及评估Codelco单方面中止合约所带来的财务影响。 正研究采取法律行动 SNC-Lavalin发言人瑞安(Nicolas Ryan)周二表明,该公司正在研究采取法律行动。他透露,初步估计该公司损失约3.5亿加元。 市场分析家林克(Yuri Lynk)指出,遭到全球最大铜业公司中止合约,无疑是对SNC-Lavalin在铜矿业方面的商誉,给予一次重大打击。同时,这类情况十分罕见,特别是工程已差不多接近完成阶段。

枢密院前秘书力挺SNC:加拿大应努力挽救!

■■特利尔认为,加拿大应该努力挽救SNC-Lavalin。 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本国政商两界重量级人物、前联邦枢密院秘书特利尔(Paul Tellier)表示,加拿大有充分的理由向魁省建筑业巨擘SNC-Lavalin提供“延后起诉协议”(DPA),取代刑事起诉,以确保其全球竞争力。 特利尔星期日接受《环球邮报》商业杂志(Globe and Mail's Report on Business Magazine)访问时说,这个建筑和工程巨擘在前管理层领导下犯了错误,该公司应该确保这些错误不再重犯,但该公司的未来,对加拿大在全球商业环境中的地位至关重要。身为加拿大人,应该努力挽救SNC-Lavalin。 “是为数不多的加国巨擘” 特利尔强调,在这场争议中没有选边站队,并不支持或反对总理办公室。但是,他说:“许多人没有看到全局。SNC-Lavalin是为数不多的加拿大公司,具有全球性,并且在其行业真正起主导地位。这个国家有多少这样的公司?身为加拿大人,我们应该为这间公司能够与贝泰公司(Bechtel)、福陆公司(Fluor)等巨头竞争而感到自豪。” 贝泰与福陆公司,均是全球建筑和工程巨擘。他认为加拿大有充分的理由,对SNC-Lavalin以“延后起诉协议”取代提出刑事起诉。 特利尔在本国商界和政界都极具影响力,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担任过多个备受瞩目的副部长职务,并在前保守党总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执政期间,担任联邦枢密院书记。 在联邦政府在1990年代将加拿大国家铁路公司(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 Co.)私有化后,他领导该公司,并经过十年努力,将其发展成一个交通运输王国。之后他还担任两年庞巴迪公司(Bombardier Inc.)的行政总裁。

回应国会停SNC调查 王州迪将呈交短信电邮

■■王州迪在出席2月27日听证会时摄。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五表示,将会向国会司法委员会提供一份与 SNC-Lavalin事件有关的书面声明,以及多个短信和电邮副本。 自由党员占多数的国会司法委员会,本周投票通过,停止对SNC-Lavalin事件的调查,不会再传召王州迪到司法委员会,进行第二次作供。 小杜:现已足够让她全面表述 王州迪在周五提交给委员会主席豪斯法赫(Anthony Housefather)的信件中指,提交该些短信和电邮副本,是希望就事件证人在2月27日听证会后所提出的论点,进行澄清和回应。 豪斯法赫称,王州迪提供的该些文件,不一定向公众公开,但又称司法委员会通常会公开相关文件,但如手机号码或电邮地址等的个人资料,则不会公开。 王州迪坚称,由于受到有限的保密豁免权限制,她不能说出所有应说的话。杜鲁多周五再被问到,为何不给予王州迪完全的豁免权,杜鲁多称目前的豁免权,已足够让王州迪对事件进行全面的表述。 有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日前指,SNC-Lavalin事件正损害该党的声誉和当选机会。 联邦保守党众议院领袖伯根(Candice Bergen)表示,王州迪向司法委员会提交信件,证明她希望披露更多有关SNC-Lavalin事件的资料。伯根再度要求杜鲁多,给予王州迪完全的保密豁免权,让她可以说出所有事实。

新财政预算案措施投票近30小时 创国会最长投票纪录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右),周四就该党提出的动议站立投票。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众议院周三连夜就新财政预算案措施,提出257项动议的马拉松投票,刷新加国国会历时最长的投票纪录。据报道,今次由联邦保守党提出的动议投票,目的在于抗议总理杜鲁多及总理办公室核心幕僚,继续隐瞒SNC-Lavalin丑闻的真相。前库务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在周四出版的最新一期《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专访时中强调,加国民众希望知道并有权知道有关SNC-Lavalin丑闻的完整故事。但她认为,杜鲁多正企图封杀有关的辩论。 菲尔波特在上述专访中表示:“我觉得加拿大人希望知道这宗丑闻的始末,事实上,我们当政的人有责任让国民知道真相。” 前库务局长称国民有权知真相 她说,杜鲁多和总理办高级幕僚一直试图“封杀”和丑闻有关的辩论。菲尔波特在今年3月4日,以对杜鲁多政府失去信心为由辞任库务局长。 不过,杜鲁杜和高级幕僚包括财政部长等,否认曾经就魁省SNC-Lavalin集团被控在利比亚贿赂官员一案,向时任司法部长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包括暗示如果SNC-Lavalin最后被定罪,可能影响数以千计的魁省职位。 小杜称所有资料已公开 ■■菲尔波特(右)与王洲迪。网上图片 杜鲁多周四表示,他的政府已经公开所有关于SNC-Lavalin事件的资料,而联邦道德专员也正就今次事件展开调查。 王洲迪在今年2月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后爆料称,在去年9月至12月期间,总理办幕僚以及杜鲁多本人曾要求她介入,协助SNC-Lavalin达成以承认责任和覆行其他指定条件,来换取司法部撤销起诉的协议。王州迪在爆料不久之后,也辞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 投票时间打破去年3月的21小时 杜鲁多也否认,王洲迪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是“贬职”或者与SNC-Lavalin事件有关。 拉布由周三开始,一直至周五零时50分左右结束,历时超过30小时,投票时间打破去年创下的纪录。 在2018年3月,众议院就保守党提出有关杜鲁多出访印度之行的多项动议进行投票,该次投票历时21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