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23:00: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SNC

SNC若被禁投联邦工程 总裁:将流失大批人才

魁省大型建筑公司SNC-Lavalin总裁周三接受访问时称,如果该公司被禁止竞投联邦工程合约,员工将转投外国竞争对手,势必严重削弱该公司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SNC-Lavalin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图)在接受加通社访问时又表示,公司从未以保障9,000名员工的“饭碗”为理由,要求当局不作刑事起诉,因为这些员工都是有技能和有经验的人才,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失业。 ■SNC-Lavalin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图) 布鲁斯指,以公众利益角度看,如果SNC-Lavalin不获准参与联邦工程的竞投,公司的员工将被迫为美国或欧洲的竞争对手工作,作为加国少有的全球顶级企业,将难免遭受打击。他又称,SNC-Lavalin无意将总部迁离满地可。 SNC-Lavalin早前被指控,在利比亚行贿当地政府官员,以取得工程合约。该案件引发干预司法丑闻,总理杜鲁多被指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试图说服她不向SNC-Lavalin提出刑事起诉,并以“延后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s,简称DPA)取代。 布鲁斯不明白,加拿大公共检控服务部(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以及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为何完全不考虑给予DPA。 综合报道

SNC风波又有枢密院高层人员辞职:担心被枪杀!

■■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宣布退休。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渥太华联邦政府又有一名涉及SNC-Lavalin风波的高官辞职,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周一突然宣布,在今年联邦大选之前退休,离开公务员岗位。 据《星报》报道,枢密院书记沃尼克上个月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时,明确提到总理办公室绝对没有因SNC-Lavalin公司涉及刑事起诉一案,向当时的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他的证词引发国会反对党议员的不满。沃尼克在周一致信总理杜鲁多,表示由于反对党选择不信任,他已不再适合担任联邦枢密院书记一职。 担心有人会在竞选期间遭枪杀 这封辞职信指出:“最近发生的事件使我得出结论,在即将到来的大选期间,我不能担任枢密院的书记。” 作为本国最高级别的公务员,枢密院书记拥有巨大权力,其职责不仅是支持总理和内阁的日常政府运作、听取绝密简报,并且还要在运作和文化方面领导公共服务队伍,并且还领导一个五人委员会,以防有外国势力试图干预2019年联邦大选时,向国民发出警告。 沃尼克补充说,枢密院书记需要得到所有党派的信任,以担任一名在选举期间判定是否存在外国干预的裁决人。显而易见,他没有取得反对党领导人信任和尊重,因此希望在大选前放弃这些角色。 他今年2月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时,表示担心今年大选受到外国干涉,并且指出,当人们在公开话语中使用“叛国”和“叛徒”这样的词语时,煽动暴力的风险就越来越大。这是导致暗杀的词语,他甚至担心今年有人会在竞选期间遭枪杀。 总理杜鲁多周一迅速任命联邦外交部副部长舒加特(Ian Shugart)接任枢密院书记一职。 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舒加特是接任该职的最佳人选。

王州迪决定参加联邦大选 尽力改变政坛不良文化

■■王州迪在听证会后接受媒体访问。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五在其网页中表示,将以自由党党员身份,参加今年的联邦大选。 王州迪又指,加国政坛充斥各种不良的文化,她将留在温哥华-固兰湖(Vancouver-Granville)选区,竞逐连任。 王州迪早前在国会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中指称,总理杜鲁多和多名官员,曾经就应否刑事起诉建筑公司SNC-Lavalin一事,向她施压,试图影响她的决定。王州迪认为,由于她拒绝改变对SNC-Lavalin的起诉决定,因此被调任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她在2月12日宣布辞去内阁职位。 小杜或禁她用党员身份 王州迪在其网页向选民表示,SNC-Lavalin事件对民众有警示作用,反映加国政坛仍充斥着各种的不良文化,她将会尽力去改变这些文化。 她在网页又称,自己只是想做好本份,但想不到事件会引起全国轰动。 杜鲁多早前辩称,原以为王州迪会在SNC-Lavalin案件上,愿意接受更多资料,例如该公司雇用9,000名加拿大员工等,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杜鲁多早前亦表示,需要更多时间考虑是否将王州迪开除出党团,或是否禁止她以自由党身份,参加今年的联邦大选。

因SNC丑闻“失血不止” 杜鲁多可能提前5月大选

■■杜鲁多恐提早宣布5月大选。 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SNC-Lavalin丑闻事件,让杜鲁多政府陷入困境。为了止血,联邦自由党主控的司法委员会可能拒绝邀请王州迪再次作证,称政府没有试图掩盖SNC事件真相,该事件应该告一段落,是时候重启新页了。还有消息透露,为了让反对党措手不及,总理杜鲁多可能会宣布提早大选,最快5月就能举行选举。 司法委员会中反对党议员本希望周五邀请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再到司法委员会作证说明,但是自由党国会议员均表示反对。 杜鲁多呼吁国民用选票支持 国会议员德鲁(Francis Drouin)表示,没有必要让王州迪再度作证,如果还有需要,可以提供书面陈述。他并批评反对党穷追不舍,显然有政治企图,而下一个听证日期早已订在3月19日。 反对党国会议员则指责司法委员会成了“杜鲁多委员会”,自由党企图掩盖真相的行为令人感到恶心。 另外,有媒体报道,总理杜鲁多可能会宣布提早大选,最快5月就能举行选举。魁省媒体《Suburban》称,杜鲁多政府很快会提出一份好看的预算案,接着会向国民说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呼吁国民用选票来支持他。 准备印刷竞选材料 一些供应商已经接到联邦自由党候选人的电话,预先为5月大选暖身,开始准备印刷竞选材料。突然提早大选可以让反对党措手不及,因为保守党各选区候选人尚未全部到位;新民主党、人民党和魁人政团都刚整装上路。 选择抛弃王州迪和前国库局长 文中并预测,杜鲁多会选择抛弃不忠诚的王州迪和前国库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而保守党可能趁机邀请她们入党。

司法委紧急会突叫停 反对党:想掩盖真相!

■■王州迪较早时出席国会司法委员听证会,称遭到杜鲁多和多名官员施压。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反对党议员在周三的国会司法委员会紧急会议中,要求再传召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作证,但遭自由党议员阻挠。此举遭到各方猛烈批评,指责自由党是想掩盖真相。 司法委员会在周三召开的紧急会议中,原本讨论应否再传召王州迪作证。不过,在会议开始后约25分钟,自由党国会议员德鲁(Francis Drouin)提议休会,该项提议随即获得通过。国会司法委员会的9名成员中,有5人是自由党成员。 定于预算案发表日再开会 委员会决定在3月19日再召开会议,届时再讨论传召哪些证人作证。 联邦政府将在3月19日发表财政预算案,委员会在当天的会议,估计很难引起公众的关注。 保守党国会议员库柏(Michael Cooper)在会议中高喊,自由党拒绝继续开会,是想掩盖真相;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朱理民(Peter Julian)亦表示,自由党此举“令人反感”。 保守党国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在会议室外指出,杜鲁多是叫停会议的幕后黑手,因为他不想加国民众知道事件的真相。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拉姆齐(Tracey Ramsey)指责,自由党的休会决定“可耻”和“令人失望”,这证明新民主党一直呼吁就SNC-Lavalin事件召开公开聆讯(public inquiry),是有必要的。 学者抨以政党利益为中心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法律系教授科纳彻(Duff Conacher)指出,周三紧急会议所暴露的问题是,委员会成员往往以政党利益为中心。 科纳彻认为,自由党较早时容许就SNC-Lavalin事件召开听证会,是值得赞许的做法,但他们在周三的紧急会议中决定休会,令人觉得自由党想掩饰事实,做法“很难看”。 王州迪较早时在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称遭到杜鲁多和多位官员施压,要求她不要向魁省建筑公司SNC-Lavalin提出检控。 新任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表示,不排除向SNC-Lavalin提出“延后起诉协议”(DPA),让SNC-Lavalin能以罚款形式,避免遭到刑事起诉。

操守专员突然请长病假 SNC案调查将“何去何从”?

■联邦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图) 综合报道 负责调查SNC-Lavalin争议的联邦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图),周二突然宣布由于健康原因需要长期请假。 据《星报》报道,从2017年起出任联邦操守专员的迪安周二宣布,由于健康原因,暂时无法履行职务。 迪安的缺席,对于调查总理办公室与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争议的小组会造成何种影响,目前尚不清楚。 操守专员部门称将继续调查 联邦操守专员办公室发出的声明指:“操守专员办公室仍将继续收集任何正在调查的信息。由于保密原因,我们无法进一步评论。迪安将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快恢复他的职责。”声明并为迪安的健康送上最良好的祝愿。 迪安在上个月表示,将调查总理杜鲁多办公室,是否曾就建筑巨擘SNC-Lavalin涉嫌欺诈贪腐案件,对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令该公司避免被刑事检控。 根据联邦政府的资料,除迪安之外,操守专员办公室在其调查和法律服务部门还有6名成员,另外在咨询和法规部门有18名成员。迪安的缺席,无疑将令SNC-Lavalin争议的调查受到影响。不过,联邦操守专员办公室表示,尽管遇到特殊情况,该部门将继续目前的调查工作。

未受贪腐丑闻影响 SNC获造价6.6亿轻轨合同

■■SNC赢得渥太华轻轨扩建项目合同。加通社 深陷政治丑闻的工程和建筑巨擘SNC-Lavalin公司称,已赢得一项价值6.6亿元的渥太华轻轨扩建项目合同。 SNC称其子公司TransitNEXT,将负责渥太华柴油轻轨运输线Trillium Line一段16公里南向延长线的设计、建设和维护,其中系统的维护期长达27年。这段延长线将把现有线路一直延伸到机场,将包括八个新车站。 SNC基础设施总裁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称,SNC很自豪有机会在渥太华的公交网络扩建过程中,进一步贡献经验和专业知识,帮助渥太华改善通勤系统、净化空气和促进经济。 SNC还在Rideau Transit Group拥有40%的股份,该集团负责21亿元的渥太华第一套轻轨运输系统Confederation Line的设计、建设和维护,但一直受工程延期困扰。 Rideau Transit Group上周通告渥太华市议员,不会在3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该条轻轨的建设,完工期将改为4月至6月间,这已经是一年之内的第三次延期。 综合报道

SNC事件:哪个政府敢对九千人就业置之不理?

加拿大政府正处于一场政治漩涡中,因为SNC-Lavalin的案子。这家集团公司所涉及的官司不能说不少,此次风波所面临的,是该公司被指控犯有“欺诈、腐败”罪行。这样的罪名听起来确实不小。在加拿大这样的法治国家,如果一家公司涉嫌犯有欺诈、腐败的行为,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但是需要指出的是,SNC-Lavalin此次所面临的皇家骑警指控,是具体指该公司涉嫌在2001年至2011年在利比亚对当地官员进行贿赂,包括涉嫌直接贿赂卡扎菲的儿子,试图争取项目。 姑且不论西方商人欲想在卡扎菲手下的利比亚争取一杯羹,需要面临如何与加拿大截然不同的营商环境。而既然是加拿大注册的公司,加拿大司法部门对该公司自然要按照加拿大的法律进行调查、判罪。 SNC-Lavaline事件所涉及的首先一个问题,是十多年前该公司少数高管在利比亚所涉嫌犯下的罪行,是否应该让公司所属的9000个职员来承担惩罚? SNC-Lavaline公司曾经澄清说,涉事的职员早已成为“前职员”。包括该公司负责建筑的行政副总裁等人已经于2012年离开公司,并接受法律制裁。而因为这场官司,这一公司可能会面临业务上的巨大冲击,该公司下属的9000个就业职位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更需要注意的,受影响的不仅仅是这9000个人的直接就业。SNC-Lavalin是一家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公司,有数代人曾经在这个建筑行业的领先企业中工作过,相信还有很多人依靠这家公司的退休金养老。如果这一集团搬迁、倒闭或被收购,不知道这些人赖以生活的养老金是否都能够推给政府承担。 所有这些因素,使得两任的魁北克省长都对此忧心忡忡,多次找联邦官员,表示虽然认同对涉事的前高管进行法律惩罚,但不希望这一法律官司造成对上万人的就业和庞大退休金造成冲击,毕竟这将对魁北克的纳税人造成严重影响。值得提出的是:虽然这个集团的总部设在魁北克的蒙特利尔,但是它的雇员不仅仅限于魁北克,超过一半的职员不在魁北克,而是遍布全国各省,他们很多人的饭碗都依赖于这家公司。惩处涉事的企业职业,但同时保障企业的无辜员工不受到冲击,这本来就是加拿大刑法里边现已明确的法律。 SNC-Lavaline事件所涉及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政府内部对这场官司的关注和沟通所产生的压力。国会委员会的听证会已进行了多次,尽管有些细节依然在争议,但世人已经对所发生的事件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对于事件描述,我相信所有人都说了真话。更重要的事情在于如何对这些事件进行解读,如何界定。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已经承认,整个事件并未违反法律。但她认为总理办公室和其他部长反复找她,是一种“政治压力”。但是不要忘记,在处理众多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事情上,没有压力才是不正常。即使是法官或检控官,也有责任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之后做出决定。作为内阁成员,她有权利、也有义务听取来自各方的意见,这样的沟通,都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之内;使用“延迟起诉”的方式对SNC-Lavaline公司进行处理,也是在法律范畴之内的行为。 正因为这样一个官司有可能对上万人的就业职位和养老金造成冲击,有可能对全国的经济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影响,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而且还多次向王州迪表明:最终决定权在她手上。如果政府对此事不闻不问,才是极其不正常的行为。 德胜

杜鲁多拒道歉 承认总理办与王州迪存在“信任侵蚀”问题

总理杜鲁多今早在记者会上表示,总理办公室与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之间存在“信任受侵蚀”的问题,原因来自SNC-Lavalin的丑闻事件;至于杜鲁多被问到是否会对SNC-Lavalin事件道歉时,他强调,没有向王州迪施加不适当压力,但强调下次会做得更好。杜鲁多指出,现在已明白到总理办公室与王州迪之间的分歧;他表示,相信王州迪还担任司法部长时,他与王州迪就SNC-Lavalin事件所出现的对话,只是“同事之间的谈话”。他承认总理办公室与王州迪之间存在信任问题,但他个人当时未意识到这点;但现在明白到王州迪及其前任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之间的“信任问题”。他承认,过去数周十分难过,他已吸取了相当多教训。他表示,当他在去年9月与王州迪会面时,王州迪表示决定不让SNC-Lavalin追究延期起诉协议;杜鲁多表示,他问王州迪是否愿意重新审视SNC-Lavalin起诉案的决定,王州迪表示会这样做。杜鲁多被问到为什么加拿大人应该相信巴兹而不是王州迪时,他表示,对于实际发生的事情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最后他可以向加拿大人保证,政府机构的完整性从未受到影响。杜鲁多表示,归根结底,相信加国政府将更加努力地解决有关问题。(图片:CTV)(编译:T02)

巴兹反击王州迪 SNC丑闻谁说真话?

图:加通社总理杜鲁多的好友、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周三在司法委员会就SNC-Lavalin案件作证。他强调没有对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王州迪是唯一握有对SNC公司起诉决定的人。巴兹作证表示:“我坚信在这里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他说,总理办公室对SNC案件提出关注,希望王州迪能重新审视检查,是否可以采补救协议方式,不要起诉。但清楚表明她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接受。巴兹说:“整个过程中,前司法部长可以在任何时候与总理致信或交谈,告诉他总理办公室不合适的举措,他们应该立即停止。部长可以早就提出警示,他们已越线了。”上周王州迪作证时提到总理办公室对她持续性的施压,希望她不要起诉SNC公司,并点名巴兹是主要的指挥者。原本司法委员会在自由党主导下,拒绝让巴兹出席听证,但王州迪作证后,巴兹主动要求作证对质。巴兹相信,是因为内阁改组导致了不良情绪,最终让王州迪和原国库局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辞职。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原国库局长布里森(Scott Brison)离任,一月份根本不会内阁改组。但改组前,王州迪从来没有提过SNC事件令她困扰,但改组后王州迪和总理杜鲁多的关系破裂了。巴兹说,他选择辞职是因为能更有效地为自己辩护,也能保护杜鲁多。“如果我留下来,可能外界会指责总理他选择了好朋友而不是部长。我不能允许别人伤害我们的友谊。”巴兹又说,王州迪在作证时提到自己在9月16日已对起诉SNC公司做了决定,但总理办公室或是枢密院办公室都不知情,所以他们才会提出希望她考虑采用补救协议。巴兹提到,12月5日是在王州迪的要求下,他们在渥太华Churteau Laurier酒店进行两小时的晚餐会议。餐会中,巴兹对王州迪说,是退休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提过有“补救协议”一工具可以利用。他则遵循总理指示,看看是否有其他方法能保住SNC公司9,000个工作岗位。“他(总理)告知我们,任何时候都要牢记,要不要采用补救协议的决定权在司法部长。我们忠实地传达了信息。”至于12月18日他和总理办公室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去会见王州迪的幕僚长普林斯(Jesscia Prince),巴兹也否认涉及政治干预。他强调,涉及9,000个工作冈位的事情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公共政策问题。巴兹表示,在总理办公室工作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高成就。对王州迪在声明中提及的人名,他认为对这些人不公平;他并强调自己对王州迪没有任何恶意,过去一直认为王州迪是一位有价值的同事及朋友。周三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再度出席作证,他强调对王州迪施加的压力都是合法的。上周王州迪提到12月19日与沃尼克曾对话,沃尼克明确表示总理对王州迪的顽固态度不满意。沃尼克重申,王州迪只是被要求重新审查她起诉SNC公司的理由,而他们是为了公共利益而进行了合法倡议。沃尼克并否认自己有党派立场。v01

总理前首席秘书国会作证 否认总理办及杜鲁多曾向王州迪施压

总理杜鲁多前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就他与其他高级官员被指向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在国会作证,表示对SNC-Lavalin案件的决定,是由司法部长独自行决定,总理办公室及总理杜鲁多本人没有向她施压。巴兹表示,每个人都知道,SNC-Lavalin案件是由司法部长独自决定的;他指出,去年9月,王州迪在短短12天内已作出批准,事前没有告知总理办公室或枢密院办公室,她应该在决定前,向法学专家寻找建议。他强调,总理办公室曾试图说服王州迪,而不是向她施加压力;巴兹表示,曾阅读过王州迪的数封电子邮件及文件,当中没有提到SNC-Lavalin;他补充,若果在晚餐时的解释便认为是一种压力,我感到很惊讶。他表示,若果SNC-Lavalin事件中有任何“不当行为”,总理应要采取制止措施。另外,巴兹强调,内阁改组与SNC Lavalin事件无关,而且在改组前,王州迪从来没有提到SNC-Lavalin事件;他表示,若不是因为Scott Brison的离开,杜鲁多根本不会改组内阁。巴茨表示,他的辞职,是因为他不希望将与杜鲁多的友谊被用作对抗总理。他表示,在总理办公室工作,是他职业生涯中取得的最高成就,对王州迪在声明中提及的人名,是对这些人不公平;他强调对王州迪没有任何恶意;巴茨表示,过去五年半,曾认为王州迪是一位有价值的同事及朋友。(图片:Globalnews) (编译:T02)

深陷贪腐丑闻 SNC向这些人索赔4千万声誉损失费!

■SNC-Lavalin前任行政总裁杜艾姆(Pierre Duhaime,图) 综合报道  深陷贪腐丑闻的魁省建筑公司SNC-Lavalin,控告数名犯贪污罪的公司前行政人员和受贿者,要求他们作出惩罚性偿还,以及声誉受损害赔偿。 被起诉的包括SNC-Lavalin前任行政总裁杜艾姆(Pierre Duhaime,图),他早前承认协助公职人员违背诚信(breach of trust)控罪,被判家中软禁(House Arrest)20个月。 杜艾姆在2009至2012年期间担任SNC-Lavalin的行政总裁。 杜艾姆的案件涉及麦基尔大学医院中心(McGill University Hospital Centre)的13亿元工程。医院高层埃尔巴兹(Yanal Elbaz)在去年12月承认受贿罪,被判入狱39个月,他也是被SNC-Lavalin起诉的其中一人。 另就延后检控协议提司法复核 另一名被告为SNC-Lavalin前行政人员艾萨(Riadh Ben Aissa),他在去年7月承认使用伪造文件罪,被判入狱51个月。SNC-Lavalin要求各被告偿还2,250万元的贿赂款项,并支付1,750万元的惩罚性赔偿和声誉受损害赔偿。 此外,SNC-Lavalin已就检控当局拒绝与该公司商讨“延后检控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简称DPA)一事,提出司法复核。 另一方面,最近有法庭交件显示,SNC-Lavalin可能涉及约20年前的另一宗案件,该宗案件与满地可市卡蒂埃桥(Jacques Cartier Bridge)的翻新工程有关,魁省检控官正与皇家骑警商讨是否作出检控。

如何处理SNC丑闻 近半国民赞成这样做!

■■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超过五成加拿大国民认为,SNC-Lavalin被起诉事件应经刑事审讯处理。 加通社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根据民意调查公司Nanos Research昨日发表民调数据显示,超过五成加拿大国民认为,魁省建筑巨擘SNC-Lavalin被起诉事件应经刑事审讯处理,有35%民众指,此案可透过“补救协议”,让该公司缴付罚款和其他赔偿了事是会更合适。 民调在王州迪作证前后分段进行 Nanos Research受《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委托,分别于上月23日至26日及上月28日至本月1日两段时期,进行随机抽样调查,在每段时期均访问了1,000名18岁或以上的国民,征询他们对SNC-Lavalin公司被起诉事件的司法处理方式之看法。在第一段民调时期,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尚未在国会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在第二段民调时期,王州迪已在听证会作证。 民调在上述两段时期向受访民众询问同一条问题:“总部在加拿大(魁省)的工程公司SNC-Lavalin,因涉于2001年至2011年期间向利比亚政府官员支付了近4,800万元,而面对欺诈和贿赂指控。 SNC-Lavalin一旦遭定罪,将对该公司经营能力,以及其在加国9,000名雇员产生严重后果。有人认为,基于欺诈和贿赂指控的严重性,这些指控应该进行刑事审判。也有人说,通过谈判达成“补救协议”,让SNC-Lavalin支付罚款和其他赔偿会是更适当做法。这两个选项中那一个最能反映你的个人观点?” 在第一时段民调结果显示,有53%受访民众表示选择刑事审讯方式,35%国民则宁愿透过谈判达成“补救协议”解决此事,另有12%说不肯定。 以省份地区分析,魁北克是全国唯一省份,选择“补救协议”的受访者比例(48.1%),是大于选择刑事审讯的受访者比例(45.2%),其他省份的情况皆是后者大于前者。选择刑事审讯的,最多是来自卑诗省(65%),其余依次是:草原省份(59.9%),大西洋省份(55.5%)及安省(49.1%)。 在性别及年龄因素方面,选择刑事审讯的人士,女性比例(53.5%)微高于男性(53.1%)。这立场也最获年轻一代认同,在18至3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中,多达56.2%均持此看法。其次是35至54岁年龄层(54.5%),以及55岁或以上(50.3%)。 魁省民意选择补救协议比例最高 第二时段民调录得数据与第一时段相近。有55%受访者表示他们选择刑事审讯,35%国民宁愿透过谈判达成“补救协议”解决此事,另有10%说不肯定。 在该时段民调结果显示,有较多来自魁省的受访者(48.3%)选择“补救协议”,只有41%魁省受访者是选择刑事审讯,但在其他省份均是后者比例大于前者比例。选择刑事审讯的受访民众,最多是来自卑诗省(70.4%),其余依次是:草原省份(68.8%),大西洋省份(58.3%)及安省(49%)。 至于性别及年龄两因素,选择刑事审讯的受访人士当中,女性比例(55.3%)微高于男性(54.9%)。在18至34岁年龄层受访者,多达59.4%有这观点,其次便是35至54岁年龄层(54.7%),以及55岁或以上(52.5%)。 《环球邮报》上月7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去年王州迪担任司法部长期间,曾受到总理办公室的施压,希望能够放弃刑事起诉SNC-Lavalin,但王州迪不愿指示联邦检控官进行“补救协议”谈判。这项报道引起争议,政府被批评企图干预司法机构的独立运作。总理杜鲁多则否认干预。

2019年联邦大选 王州迪愿继续为自由党披甲上阵

■■王州迪上周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会议上作证。加通社 综合报道 加拿大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表示,她打算在今年10月的联邦大选中,继续以联邦自由党人参选。她日前在国会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作证称,在是否检控魁省大型建筑公司SNC-Lavalin的问题上,遭到杜鲁多政府的“具大政治压力和隐晦式威胁”。 王州迪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她之前已被确认为联邦自由党候选人,在2019年联邦大选中,代表该党出战温哥华固兰湖选区(Vancouver Granville)。 王州迪续道,她现时不会进一步发表评论,暂时亦不会接受采访。 称去年获确认为自由党候选人 此前,王州迪表示过,她计划留在核心小组,并继续担任温哥华固兰湖选区的国会议员。她早些时候告诉《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早于去年已获确认为自由党候选人。 在王州迪上周三作出爆炸性的证词后,总理杜鲁多称,仍在考虑她能否继续留在自由党核心小组内。 杜鲁多当时表示,要待他细阅王州迪的整个证词,才能作出进一步的决定。 王州迪作供称,在SNC-Lavalin事件上,压力始于最高层,首先是杜鲁多,还有杜鲁多的高级顾问巴兹(Gerald Butts)和枢密院秘书沃尼(Michael Wernick)。杜鲁多、巴兹与沃尼克皆否认讲过或建议王州迪任何不正当的事情。 当被问到王州迪是否应继续留在核心小组,许多王州迪的自由党同憭都表示,最终要由杜鲁多决定。 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已经要求杜鲁多辞职,并且接受警方调查。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则要求对事件进行公开调查。

杜鲁多想摆脱SNC风波 他想出了这一招!

■杜鲁多政府本周推出第一支竞选年广告,宣传气候变化政纲。加通社   本报记者报道 杜鲁多欲摆脱SNC风波影响,改换频道转为宣传应对气候变化政纲。从本周二起,自由党政府将在四个省份推出其第一个竞选年广告,在电台宣传碳税。 该广告覆蓋的四个省份分别是正被联邦强征碳税的沙省、缅省、安省和纽省。 广告内容强调,来自碳税的资金将回馈给省民,而省民获得的返还金额取决于每个省被征税的碳排放量。这支广告将于周二早上开始在电台播出,主要针对通勤人士。 该广告称,沙省的四口之家今年平均可获得超过600元的返还,安省和缅省家庭可获得超过300元,而纽省家庭平均可获逾250元。 杜鲁多在广告中强调,气候变化是现实且严峻的问题。自由党政府制定了强有力的对抗气候变化计划,得到了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支持。这个计划向制造污染者征收罚金,并把这笔钱返还给国民。 杜鲁多还抨击联邦保守党和由保守党执政的省政府,指“一些政客希望倒退到制污者不受罚的哈珀年代。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我们的下一代在指望我们。” 否认为转移丑闻视线 杜鲁多周一晚上将在多伦多举行“气候行动”集会上,为此次广告宣传活动做铺垫。他还将到访密西沙加的一个家庭,特别宣传气候行动奖励金。 联邦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周一也将开始在安省展开一系列与气候相关的活动,她的第一站是渥太华。 杜鲁多和其他自由党国会议员,本周还将在全国范围出席类似活动。 自由党发言人称,周一晚上的集会和电台广告已准备了数月时间,远早于SNC风波的出现。不过对于试图转换频道的自由党来说,时机恰到好处。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拟角逐连任国会议员

(CTV图片)据温哥华太阳报报道,最近因SNC-Lavalin丑闻而备受注目的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拟角逐连任国会议员(Jody Wilson-Raybould)表示,自从在国会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指出有关丑闻的细节后,获得广泛公众支持,令她不敢相信和高兴,她拟在2019年10月举行的联邦大选中,角逐连任,也没有计划离开自由党党核心。王州迪表示,10月的大选,仍计划以自由党候选人身分,于温哥华-Granville选区出选。王州迪原为联邦司法部长,今年1月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期后在2月12日辞职V06

讽王州迪受父操控作证 自由党议员遭谴责道歉

西德赫为言论道歉。Global 联邦自由党卑诗省米逊-马斯奎-菲沙峡谷选区(Mission-Matsqui-Fraser Canyon)国会议员西德赫(Jati Sidhu),讥讽前司法部长王州迪就SNC-Lavalin事件的作供,是受父亲背后操控。其后,西德赫有感言论不当,作出道歉。 《阿波斯福新闻》(The Abbotsford News)引述西德赫反驳王州迪供词的言论,认为若以王州迪的行为方式来看,王州迪无法应对压力。 西德赫更认为王州迪背后有人操控,而操控者可能是她的父亲,即是王州迪在事件上成为父亲的“扯线公仔”。 接着,西德赫重申联邦自由党部分国会议员的质疑,就是假如王州迪担心有人试图干涉SNC-Lavalin刑事案件,为何不早日辞职。 谢尔抨击此言论为性别歧视 今年初,杜鲁多改组内阁,王州迪被调职。西德赫把王州迪的担忧形容为“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然而,西德赫此番言论在众议院周四质询时段开始后,很快就遭到其他国会议员的谴责。 保守党党鞭斯特拉尔(Mark Strahl)指出,这是对王州迪的不尊重。 斯特拉尔质疑西德赫的言论是否代表自由党的路线,并要求西德赫道歉。 保守党党领谢尔称这一言论属性别歧视、厌恶女性。 大约半小时后,质询时段结束时,西德赫站起来道歉,承认其言论无论放诸于众议院内或院外,都是不恰当的,任何时候所有人都应彼此尊重,因此向王州迪致歉。综合报道

王州迪事件冲击的不是加拿大法治

在王州迪背后,是一个有坚实法治基础的民主社会。 加通社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周三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时称,总理杜鲁多就SNC Lavalin案件的施压,令她一度想起“水门事件”(Watergate)。而随着她的作证,杜鲁多政府的“拿法勒门”(SNC-Lavalin-gate)正式崩堤,但冲击的不是加拿大的法治基础,而是执政者的管治威信。 在去年12月,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要求,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后,中国政府大力施压,要加国立即释放孟晚舟。面对中方的压力,加方的立场非常明确: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绝不容政治干预。“司法独立”四个字掷地有声,在国际社会引起回响,杜鲁多政府赢得了多个国家的支持。 如今同一个政府爆出了涉嫌干预司法的“拿法勒门”,仿佛是对加国司法独立疯狂打脸,甚至有人直斥加国虚伪。 不过,遭打脸的,其实不是加国的司法独立根基,而是杜鲁多政府而已。 司法独立基础不是政客 “拿法勒门”所反映的,是加拿大有一个坚强地支持法治的系统,成为坚守原则的人一个强大的后盾。即使先后有11个分别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办公室以及财长办公室的官员施压,司法部长依然可以坚挺不屈;即使总理当面诉诸选举利益,司法部长仍可直视之,质问对方是否在作出政治干预;即使因坚持司法独立而被贬职,当事人仍然可以在国会的委员会上钜细无遗地作证。 王州迪不只没有因力抗政治干预的行动而被收监或被消失,反而是得到国家系统的保障和国民的支持,得以公开作证。 加拿大执著司法独立的意思,不是说政客不会试图作出政治干预,而是个人可以对抗权力,而这份坚持不只端乎个人的良心,更得到整个政府和法律系统的保护,以及社会氛围的支持。 “拿法勒门”不但没有打本国司法独立的脸,更凸显加拿大是一个真正有坚实法治基础的国家;一片人民福祉不会被当权者在暗地里蚕食贻尽的土地;一个值得我们感到骄傲的国度。

王州迪直指杜鲁多干预司法 详述受压及遭“隐秘恐吓”

王州迪周三在听证会上指称,受到政治干预。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周三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在是否检控魁省大型建筑公司SNC-Lavalin的问题上,她遭到重大的政治压力和“隐秘性的恐吓”。她更指,总理杜鲁多曾经警告她称,如果向该公司提出检控,将造成不良后果。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就指杜鲁多应该辞职。 王州迪在听证会上表示,先后有11名官员就是否检控SNC一事,与她联络,他们分别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办公室(Privy Council Office)以及财长莫奈(Bill morneau)的办公室。 杜鲁多称不认同王州迪对事件的定性。加通社 指11官员先后作政治干预 王州迪说,在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她不断受到政府内部官员的政治干预,试图说服她向SNC作出延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简称DPA)的决定。 她记录了与联邦枢密院书记沃尼克(Michael Wernick)的会谈内容,她当时向沃尼克说,公共检控服务部(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主管罗塞尔(Kathleen Rousse)已向SNC-Lavalin作出刑事起诉的决定,她不会撤销该项决定。 沃尼克随后引述总理的讲话,指如果SNC-Lavalin被控告,可能导致大量工作流失,该公司并可能迁出魁省,要求她“帮帮忙”。沃尼克又提醒她,魁省快将举行选举。 杜鲁多在此时插话,强调魁省选举将至,杜鲁多说:“我是来自魁省帕皮诺(Papineau)选区的国会议员。”王州迪听到这番话后,感到非常吃惊。 保守党促骑警介入调查 王州迪说,她当时直视杜鲁多,直接问他是否向她进行政治干预,意图影响她的决定。杜鲁多回应道:“没有,没有,没有,我们只是需要找到解决办法。” 王州迪又指,财政部长莫奈曾向她说,如果SNC在选举前六个月宣布将总部迁离加拿大,情况会很坏。 王州迪续称,总理办公室的官员随后加大施压力度,并指王州迪“什么都没有做”。杜鲁多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向她说,很多人可以撰写评论,说明她这样做(即不控告SNC)没有问题。 王州迪在听证会上受到自由党国会议员质询,问她为何在感到不当压力下依然留在内阁,王州迪解释道,由于对杜鲁多有信心,所以才留任内阁,转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一职。 至于后来为何又辞任内阁职位,王州迪只简单地解释,由于没有信心再留在内阁,所以最后决定辞任内阁职务。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指王州迪在听证会的作证说明,杜鲁多已不再适合担任本国的领袖,他建议皇家骑警应该开档案展开调查。杜鲁多回应指,他和幕僚一直以适当和专业的方式做事,他完全不认同对王州迪对事件的定性。 至于新民主党(NDP)国会议员柯立伦(Nathan Cullen)在听证会中问到,官员向司法部长施压,意图为一间公司开脱的做法,是否违法。王州迪回答称,她认为没有违法,但意图影响司法部长的独立判断,是非常不适当的举动。

王州迪控诉政治干预司法 杜鲁多:完全不同意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周三晚回应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有关SNC Lavalin案件受政府施压回应说,他很高兴王州迪有机会在国会司法委员会面前发言,但“完全不同意”她对事件的描述。杜鲁多说,SNC-Lavalin案的决定完全是王州迪本人作出的决定。记者问及保守党领希尔 要求总理就干预司法事件辞职,杜鲁多说不会辞职,他会将他的政治前途交给选民做决定。保守党领希尔旁晚呼吁杜鲁多辞职,并称总理已失去了执政的道德权威,他并要求加拿大皇家骑警介入调查事件。周三下午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她透露在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4个月里,她及其办公室受到来自总理杜鲁多及加拿大政府官员有关SNC Lavalin案件的施压,当中有11名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和财长办公室的政府人员,向她多番施压。王州迪表示,这些有关SNC Lavalin案件的施压行为,在4个月内有至少有10次电话通话与10次面对面的会议,当中存在不恰当施压及非常恶意的威胁。王州迪在一月被免去司法部长职位,改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最近亦辞去这内阁职位。她说杜鲁多向她施压的事发生在去年9月17日,杜鲁多与枢密院首席秘书Micharl Wernick跟王州迪会面。杜鲁多向王州迪作保证,表明是否起诉SNC Lavalin决定权在司法部长。不过杜鲁多说,若问题得不到解决,SNC Lavalin搬离满地可,便会有很多人失业。杜鲁多向王州迪强调自己是魁省国会议员,此时王州迪问杜鲁多是否正在用政治手段干预司法事务,杜鲁多否认。(图片CP24)(编译:T01)

王州迪证总理及多名官员施压 指政治干预司法

周三下午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她透露在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4个月里,她及其办公室受到来自总理杜鲁多及加拿大政府官员有关SNC Lavalin案件的施压,当中有11名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和财长办公室的政府人员,向她多番施压。王州迪表示,这些有关SNC Lavalin案件的施压行为,在4个月内有至少有10次电话通话与10次面对面的会议,当中存在不恰当施压及非常恶意的威胁。王州迪在一月被免去司法部长职位,改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最近亦辞去这内阁职位。她在国会司法委员会上作证时说,加拿大财长首席秘书长Ben Chin曾与自己的秘书长曾会晤,对方称SNC Lavalin案件若得不到延迟起诉,这公司将搬离魁省,对当时魁北克自由党选情有影响,指不能让这事情发生。至于杜鲁多涉嫌向王州迪施压的事发生在去年9月17日,杜鲁多与枢密院首席秘书Micharl Wernick跟王州迪会面。杜鲁多向王州迪作保证,表明是否起诉SNC Lavalin决定权在司法部长。不过杜鲁多说,若问题得不到解决,SNC Lavalin搬离满地可,便会有很多人失业。杜鲁多向王州迪强调自己是魁省国会议员,此时王州迪问杜鲁多是否正在用政治手段干预司法事务,杜鲁多否认。去年12月5日,杜鲁多前秘书Gerald Butts与王州迪会面,王州迪要求所有人停止再向她谈论SNC Lavalin的案件。到12月18日,杜鲁多的秘书长Katie Telford和Gerald Butts再向王州迪施压,二人要求司法部长对案件作出干预。(图片CP24)(编译:T01)

王州迪今出席听证会 将说明SNC诉讼关健点!

■■王州迪定周三下午出席听证会。加通社 综合报道 国会司法委员会周二证实,已经发出邀请信给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请她在周三下午出席听证会,说明她所看到并感受到的SNC事件情况。 总理杜鲁多周二表示,他很高兴能豁免部分律师─客户特权的保密义务,让王州迪可以说“她的故事”。杜鲁多称:“正如我们所提过的,放弃保密特权、放弃内阁机密,是我们非常认真对待的事情。我很高兴王州迪能够分享她的观点。” 周二现任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在出席内阁会议时也对记者强调:“作为一个政府,我们努力展示透明度,并平衡我们不想妥协持续诉讼的事实。” 盼获30分钟好好陈述事件 周一王州迪致信给司法委员会主席,希望能先搞清楚究竟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她并希望能在听证会上有30分钟不被打断的时间,让她可以好好陈述事件。 拉梅提不愿说明他是否会担心王州迪说出的版本,和杜鲁多政府的版本不一样。他说:“这不是我需要定夺的,我们只需要建立一个公平公开的流程,有透明度,但仍维护法律体系中所该保护的原则,不让正在进行的诉讼受到干扰。” 联邦保守党副党领兼司法评论员雷蒂(Lisa Raitt)会向王州迪提问,关于她参与了哪些攸关SNC诉讼案的会议讨论,是否有让她感觉不舒服?此外,她希望了解王州迪辞职的真正原因,是否她感觉 已经不再被总理和内阁团队信任?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柯立伦(Nathan Cullen)表示,王州迪的证词非常关键,他并要求扩大调查,让杜鲁多总理的两大支柱──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和巴兹(Gerry Butts)都出席听证。

麻烦不!SNC遭股东集体诉讼 原因是…

■■SNC再遭股东提出集体诉讼。加通社 综合报道 深陷风波的SNC-Lavalin公司,周一又遭遇新的法律麻烦。一家法律公司向SNC发起集体诉讼,指控SNC未即时向股东透露,联邦检控官已拒绝邀请该公司就补救协议进行谈判。 据《星报》报道,法律公司Strosberg Sasso Sutts LLP,周一向安省高等法院(Ontario 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提交的集体诉讼建议称,去年9月4日,联邦检控机构负责人告诉SNC,她将继续处理对该公司利比亚业务的欺诈和腐败指控。SNC直到10月10日才通知股东这消息,而至当时公司股价已下跌超过13%。  要求赔偿7,500万元 原告彼得斯(John Peters)为SNC的股东之一,他的代表律师斯托斯伯格(Jay Strosberg)称,这讯息应及早向股东透露。以去年9月4日至10月10日之间购买SNC股票的人为例,如果他对相关消息知情,也许不会购买SNC股票;如果消息及早披露,他可能会以较低的价格买入。 斯托斯伯格表示,该项集体诉讼要求SNC向在上述时间内购买该公司股票的股东,赔偿7,500万元的损失。 据安省证券委员会(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称,省级证券法要求上市公司“公开披露业务中出现的任何重大变化”。

王州迪:我也希望告诉大家SNC丑闻内情 但是….

■■王州迪说自己希望能吐实情。 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下议院表示,她希望能全盘吐露关于SNC-Lavalin丑闻的内情,但她没有权利决定放弃律师-客户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的保密规定。 她说:“我理解加拿大人想知道真相,要求政府透明。但这个保密特权的豁免权不在我,我希望我有机会说出我认为的真相。” 总理杜鲁多已要求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研究关于律师-客户特权豁免权的问题。 王州迪可能于下周一会出席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如果没有得到豁免,她能说的非常有限。目前她已聘请前最高法院法官康威尔(Thomas Cromwell)给予她建议,告诉她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联邦新民主党提出动议要求SNC案件公开聆讯,因自由党拒绝,最终以134 - 160票被否决。 两名自由党国会议员厄斯金史密斯(Nathaniel Erskine-Smith)和朗(Wayne Long)赞成反对党意见,投票支持公开聆讯。王州迪本人弃权,因为她说自己是涉案人之一。 未挡负评 小杜向王州迪道歉 杜鲁多表示,不需要举行公开聆讯,因为国会司法委员会已举行听证会,操守专员也展开调查了,相信这些调查都能抓出相关问题。 王州迪周三参加了自由党核心小组会议,会后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和曾任多伦多警长的国会议员布莱尔(Bill Blair)都认为此案没有必要上升到公开聆讯或是司法调查的程度。自由党核心小组主席斯卡帕莱吉亚(Francis Scarpaleggia)亦强调听证会已足够,有信心获得清晰答案。 听证会原定周三下午开始,但被推迟至周四,将首先由司法部长拉梅提出席。 早前有媒体报道,外界有一些对王州迪的负面评论,甚至是内阁传出的消息。杜鲁多周三向王州迪道歉,称他应该及早谴责那些言论。“我没有很快地明确谴责上周那些关于王州迪的评论和讽刺漫画。那些绝不可被接受,我应该及早表态。” 杜鲁多没有点名是哪些评论使他感到歉意。但日前加通社引述一未具名的消息来源,称自由党内部将王州迪形容为“内阁中的一丛荆棘”,过不久,王州迪就被调职了。 还有人形容王州迪“难以相处”。随后有一些政治漫画家将王州迪描绘成被杜鲁多等人欺压殴打的弱者。

王州迪将参与听证会 杜鲁多办公室竟无一人出席?

■■因检控官不合理拖延,法官拒审前SNC高层罗伊(图)涉嫌的利比亚贪案。加通社 本报记者报道 魁省建筑巨擘SNC涉嫌贿赂案,意外牵出杜鲁多总理办公室施压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疑云,国会司法委员会周二决定让王州迪参与听证会。但反对党议员非常愤怒,因为杜鲁多总理办公室将没有一人出席听证会。  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将于周三开始,但王州迪可能要到下周一才会出席,尚不清楚她能公开谈论此案到何种程度。受到律师-客户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的保密条款,她不能随意发言。自由党主导的司法委员会,周二拒绝了反对党呼吁杜鲁多应放弃律师-客户特权的要求。 王州迪周二参加了内阁会议,因为杜鲁多要求她出席会议说明SNC事件,但内阁有保密条款,代表外界不会知道内阁会议上究竟说了什么。王州迪本人对外依然守口如瓶,她步出内阁会议后仅强调,自己会出席听证会,但还在咨询律师关于自己所能交代的内容范围。 杜鲁多大秘书不会出席听证 当王州迪参加内阁会议后,司法委员会随后宣布让她出席听证会,联邦新民主党司法评论员兰金(Murray Rankin)说,王州迪似乎和政府达成某种共识,她将继续留在自由党核心小组,可以出席听证会,但确保不会对政府造成损害。 出席听证会的还包括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现任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副司法部长杜润(Nathalie Drouin)和一些法律学者。外界关注的焦点人物——周一刚辞职的杜鲁多原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则不会出席听证。 联邦保守党副党领雷蒂(Lisa Raitt)表示,除非王州迪可以在免责下尽情详实地发言,否则听证会没有意义。 联邦新民主党则在国会中提出SNC事件需进行公开聆讯(public inquiry)的动议,并要求杜鲁多放弃律师-客户特权。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批评总理办公室如果干预司法,则损害加拿大以法治国的形象。 魁法院拒审前SNC副总裁 杜鲁多仅回应,关于律师-客户特权能否放弃已经咨询司法部长意见,但这不是简单的议题,目前还涉及两宗正在法院审理的案件。 同时,保守党参议员企图将这些指控提交到参议院法律事务委员会,该委员会将至少听取10名证人的证词,包括杜鲁多、王州迪、巴兹、拉梅提和总理办公室的核心成员。 另一方面,魁省法院一名法官周二拒绝审理对前SNC副总裁罗伊(Stephane Roy)涉嫌向利比亚当局欺诈和贿赂的指控案,批评控方不合理的拖延案件。法官康帕农(Patricia Compagnone)表示,2016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就已对法律诉讼期限制了时间,检控官不合理的延误根本就是一种“自满文化”。罗伊早在2014年就被起诉,本预定今年5月举行法庭聆讯。 皇家骑警在2013年调查SNC涉嫌向利比亚政权贿赂贪腐案时,发现当时的公司副总裁艾萨(Riadh Ben Aissa)伙同罗伊,在2011年利比亚政权垮台时,帮助独裁者卡达菲儿子一家潜逃到墨西哥。

小杜与秘书关系密切 有5件不为人知的事情

■巴兹与杜鲁多来自不同背景,但无碍两人的友情。加通社 综合报道 关于总理首席秘书巴兹(Gerald Butts)与杜鲁多的密切关系,其中有5处地方是大家不可不知的: 两人关系由友谊开始 巴兹和杜鲁多不仅仅是同事,他们更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们在1990年代初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认识,友情深厚。在2000年,杜鲁多的父亲与世长辞,巴兹协助杜鲁多写下令人动容和令人难忘的悼词。有指该份悼词推动当时任职教师的杜鲁多,跟随已故父亲的脚踪,投身政治。杜鲁多在其名为《共同点》(Common Ground)一书中提到,当他开始考虑在2012年竞逐联邦自由党党领时,巴兹是他第一个寻求意见的人。在杜鲁多竞逐党领及其后的2015年联邦大选竞选活动中,巴兹都十分重要。 杜鲁多曾经形容,巴兹及他的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均是他的核心之中的核心,可见巴兹的份量。 姑母曾任参议员 巴兹和杜鲁多皆出生于1971年,但在不同的圈子长大。杜鲁多是本国一个总理的儿子,童年时曾与世界一些领导人握手;巴兹则是新斯高沙省一个煤矿工人和护士的最年幼儿子。尽管成长背景不同,但是命运令他们在长大后与自由党政治联系在一起。 巴兹的姑母是一个社会活跃分子,据称对他的世界观影响很大,她在1997年获时任总理克理田(Jean Chretien)任命为参议员。 屡助联邦及安省自由党 2015年的联邦大选并不是巴兹协助自由党领导人走进政府的第一次。巴兹首次涉足政治领域是在安省自由党麦坚迪(Dalton McGuinty)时期,当时巴兹担任党领麦坚迪的政策顾问,更有份撰写2003年的自由党政纲,协助麦坚迪获选为省长。此外,麦坚迪的议题与杜鲁多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逐步淘汰煤电、扩大可再生能源以及增加社会支出。 “总理巴兹”权力巨 作为一名高级政治人员,巴兹并没有回避与记者交谈,事实上他似乎津津乐道。他不时在社交媒体上推动政府政策,挑战政府批评者甚至与政党和政府领导人争论。 这种情况始于麦坚迪时代,在2003年安省保守党批评巴兹是“幕后话事人,安省自由党省政府的真正领导人”。 巴兹在杜鲁多办公室的影响力,不时造成巴兹和一些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之间的不快,甚至有部分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悄悄地称巴兹为“总理巴兹”。 最重视和关注环保 杜鲁多政府的政策,几乎每个领域都能感受到巴兹的影响力。据悉,杜鲁多作出任何重大的政策决定时,都会问及巴兹和特尔福德的意见。然而,巴兹最关注和重视的是环保议题。在麦坚迪政府以至杜鲁多的联邦自由党政府,环保都是重要议题。 在辞职声明中,巴兹提到要采取行动,阻止气候变化。

杜鲁多首席秘书请辞 声明不涉SNC丑闻

巴兹(右)是杜鲁多政治路上最亲密的伙伴。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总理杜鲁多的首席秘书兼好友巴兹(Gerald Butts)周一突然请辞,这位被认为是总理办公室为了SNC公司而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的核心人物,他的辞职再度为SNC丑闻添上一笔风波,让此案显得更扑朔迷离。 巴兹的声明中明确否认外界指控他或总理办公室向王州迪施压,“我或其他工作人员对(前)司法部长施压的指控,都是不正确的。由于这些指控,总理已经无法将精力放在解决更重要问题上。我将会继续捍卫自己的名誉,现在对我来说,最好的方式是离开这个工作岗位”。 他强调自己一直秉持高度诚信,为加拿大国民的利益而工作。 魁省建筑巨擘SNC因争取非洲利比亚工程而涉嫌有贿赂贪腐行为,遭皇家骑警调查。公司多次向渥太华争取希望能以“补偿协议”来取代司法起诉,但遭联邦检控官拒绝。早前《环球邮报》引述匿名人士说法,提到总理办公室去年曾向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王州迪拒绝评论该事件,却在上周辞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职务。 与幕僚长德福是小杜左右手 王州迪是加拿大首位原住民背景的司法部长,今年1月她被无预警调任至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当时各界均感错愕,如今她离开内阁,使杜鲁多政府和原住民的和解承诺陷入危机。 巴兹的离开对杜鲁多和自由党来说是更大冲击,毕竟8个月后将举行联邦大选,上届大选中,身为杜鲁多好朋友的巴兹与现任杜鲁多的幕僚长德福(Katie Telford),是胜选的两大支柱。 自杜鲁多执政后,巴兹就是杜鲁多最亲密、最值得信任的顾问。反对党评论员甚至把巴兹形容成是操控杜鲁多的人物,甚至有自由党后座议员私下也透露巴兹操控大权,影响力已过头了。 这次SNC风暴,反对党点名巴兹是关键人物,认为他应要出席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但最终自由党只允许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枢密院秘书沃尼克(Michael Wernick)和副司法部长三人出席听证。 巴兹证实王州迪曾在12月初一次会议上简要提出SNC的问题,巴兹当时建议王州迪应与沃尼克谈一下此事。 强调辞职后仍免费协助施政 周一的辞职声明中,巴兹对王州迪高度评价。“我鼓励她继续代表自由党竞选连任,支持她作为候选人和内阁部长。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关系一直是相互尊重、坦率和诚实的。” 巴兹说,卸任后仍愿意竭尽所能提供杜鲁多各种免费的帮助和建议。 杜鲁多则在推文中对亲密好友巴兹表达感谢:“巴兹为这个政府以及我们的国家提供诚信、美好的建议和奉献精神。我感谢他的服务与这份友谊。” 巴兹与杜鲁多同年出生,诞于新斯高沙省布雷顿角岛,曾协助安省前自由党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制定公共政策。

弄巧成拙!想用漫画讽刺杜鲁多和SNC 却不小心冒犯了…

■■Michael De Adder发表漫画,画中杜鲁多与王州迪在拳击台上。 Michael De Adder作品 本报记者 有漫画家写画讽刺杜鲁多政府对待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态度,没想到被指责是充斥对妇女和原住民的暴力,漫画家为此道歉。 据Global News报道,哈利法斯(Halifax)的著名政治漫画家迪阿达(Michael De Adder)发表一幅漫画,画中杜鲁多与王州迪在拳击台上。杜鲁多被建议继续殴打她,因为律师-客户的保密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绑在她手上。前新斯高沙省议员伯纳德(Joanne Bernard)表示,这漫画品味极度恶劣和冒犯。她说:“我是迪阿达的粉丝,但反暴力对待女性,就那么简单。”她还说:“王州迪是一名原住民女性。这个国家对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问题高度敏感,以任何方式开玩笑,都是完全不可接受。” ■■漫画家Graeme MacKay亦发表漫画,讽刺SNC事件中杜鲁多和王州迪之间的关系。 Graeme Mackay作品 迪阿达表示,他无意冒犯女性、轻视家庭暴力或轻视原住民妇女问题。他指出,会就反对意见进行自我反省,未来将不再描绘妇女暴力。不过,他说,不会停止画SNC-Lavalin丑闻有关的漫画。 迪阿达说:“我向那些支持过我的人保证,在我职业生涯中,我对这漫画的担忧绝对不会充耳不闻。”

驵勉诚轰小杜关照药厂 导致国民付高昂的专利药物价格

■■驵勉诚(中)要求降低处方药价格。图右为戴伟思。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三批评,最近引发争议的SNC-Lavalin公司,不是唯一获得杜鲁多政府关照的公司,还包括许多大制药公司,这迫使加拿大人需支付高昂的专利药物价格。不过,联邦自由党否认相关说法。 驵勉诚由NDP健康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陪同,在本拿比竞选办事处召开记者会。他说:“虽然大型制药公司有创纪录获利,但愈来愈多加拿大家庭却面临着艰难选择。杜鲁多政府允许加拿大人被迫支付高昂药品价格,而不是限制制药公司。” 驵勉诚表示,杜鲁多政府与药品游说人员会面超过680次后,宣布无限期推迟原本承诺改革专利药物价格审视局(Patented Medicine Prices Review Board,简称PMPRB),改革可令专利药物价格降低两成。 PMPRB是一个类似司法机关的独立机构,专责监管及执行对加国出售的专利药物价格,并要保持价格合理,不会贵卖,并为加国消费者提供价格比较、成本等资料。 ■■李灿明表示,联邦正进行全国药物保健计划咨询,报告很快就会出。资料图片 驵勉诚呼吁杜鲁多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降低加拿大人的处方药成本,并使制药公司对患者负责。他同时要求联邦自由党在今年预算案,修复该系统并迫使制药公司披露他们向公共和私人药物保险支付者提供的保密价格折扣。本拿比女居民Heather就说,她先生罹患糖尿病,目前被迫购买昂贵药品。 戴伟思表示,加拿大是唯一拥有全民医疗计划,却没有相应药物保健计划的国家,如果推行全国药物保健计划(universal pharmacare program),有望与药厂洽谈更优惠的药价,估计全国药物开支每年至少可减少超过10亿元。 自由党称已展开药物保健咨询 不过,本拿比南区补选联邦自由党华裔候选人李灿明受访指出,联邦自由党政府致力降低药物价格,去年承诺设立一套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由前安省卫生厅长贺施金(Dr. Eric Hoskin)出任全国药物保健咨询委员会主席,正在全国各地展开咨询工作。 李灿明说:“委员会将推荐提出适合的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相信咨询报告很快就会出来。”他表示,目前有100万长者面临拿钱买食物还是买药的抉择,政府希望降低药物价格。 联邦保守党候选人申哲熙(Jay Shin)则表示,保守党立场是欢迎引入竞争,让民众未来可获得更便宜专利药物价格。他指,自己并不清楚NDP全国药物保健计划细节,所以无法评论。

涉贪腐风波 SNC评级下降 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SNC遭标准普尔公司调降评级。 加通社 国际债务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Poor's)周二下调魁省建筑巨擘SNC-Lavalin的评级,评级下降代表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将更吃紧,这使深陷政治风暴的SNC雪上加霜。 标准普尔称,SNC在过去3个星期内不断削减盈利预测,第一次把每股收益目标减半,随后又把目标削减40%以上,使得公司债务比率顿时大升,因此决定把该公司的评级从BBB降级至BBB-。 涉利比亚贪腐风波 长久以来,SNC在沙特阿拉伯有庞大业务,当地员工数达9,000人。标准普尔说,由于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去年起陷入外交紧张关系,将危及SNC在当地的油气行业合同,削弱它在中东市场的竞争地位。估计沙特市场收入约占SNC总营收的10%至15%。 标准普尔并提到,SNC如今又涉及利比亚贿赂贪腐风波,一旦被定罪,将10年内都不得参与联邦政府竞标项目。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商学院的副教授李伊恩(Ian Lee)认为,SNC遭遇非常艰难的时期,脱困求生并不容易。 投资公司Canaccord Genuity的分析师林克(Yuri Lynk)表示,欺诈贪腐问题损害了SNC公司声誉。林克说:“它的竞争对手会不断提醒客户,不要和正与联邦政府打官司的公司打交道。” 龙顺银行证券(Laurentian Bank Securities)分析员纳兹尔(Mona Nazir)表示,近三分一的SNC收入来自加拿大,尽管其中很大部分与联邦政府合同无关,但公司声誉会伤害业务营收。 市场专家均认为,促使联邦政府愿意达成“补救协议”谈判是SNC最重要的事项。“补救协议”将使SNC需付出2至5亿元罚款,但这是很重要的止血点。 加拿大皇家银行多美年证券分析师史邦克(Derek Spronck)说,标准普尔下调评级,将导致该公司5亿元的债务将付出更多利息。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