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09:15:2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WSIB

安省30万家企业 将获得WSIB30%保费回赠

【加拿大都市网】有报道指出,安省政府将会公布,安省30万间企业,将会获得安省工作场所安全与保险局(WSIB)的30%保费回赠。 报道指出,只具有良好安全纪录的“安全雇主”,才会收到这笔回赠;若以雇用100名员工的雇主而言,将会获得2.8万元回赠。 WSIB作出这项回赠计划,涉及金额达15亿元。 安省劳工厅长麦诺顿(Monte McNaughton)表示:“经过数十年资金不足及管理不善,省长福特与我正为WSIB进行改革,以确保工人的工作”。 麦诺顿表示:“今天,我们正为大街上需要这种援助的企业邮寄支票,这样做,他们便可以支付更多工人的工资,及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在工作中感染新冠?可用速检或医生证明申请赔偿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工人如果怀疑在工作中感染新冠肺炎,可以使用快速病毒检测或医疗纪录作证明,向安省工作场所安全与保险局(WSIB)申请赔偿。 WSIB营运总监Scott Bujeya表示:“我们的做法没有出现太大变化,我们正收集资讯,与我们在Omicron引起疫情前的做法十分相似”。 鉴于Omicron病例激增,安省政府于2021年底宣布,限制部分高危人士进行PCR病毒检测。 Bujeya表示,对于试图提交与感染新冠肺炎有关的申索人士,应获得快速检测或医生证明,以及透过网上形式,与医疗人员交谈或进行电话预约。 Bujeya表示,调查人员会查看工作场所是否被认为是高风险,其他工人是否受感染,或申请人的家庭成员是否亦被感染等多项因素,以及会访问雇主及工人,之后才对申索作出裁决。 他强调,鼓励任何认为可能在工作场所中感染新冠肺炎的工人,向WSIB提出申索,之后容许WSIB进行适当的调查,以确定是否属实。 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WSIB已批出31,363宗索偿申请,否决2,257宗申请;近三分一获批索赔是来自护理院或其他护理设施,医院、农场及制造业工作场所亦占有很大比例。 WSIB表示,截至1月21日,仍有5,265宗申请在审查中。 Bujeya表示,在工作中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士,一般会在30天内重返工作岗位。 但染疫人士会有所忧虑,因为不少人没法确认是否在工作场所受感染,且没法进行PCR检测。 安省医院工会公共部门雇员分会主席Michael Hurley表示,工人的申索一直受到质疑,因为雇主否认他们在工作中受感染。 Hurley表示,工会一直倡导自动假设,即感染新冠肺炎的医疗人员,是在工作中受感染,而有关机构亦应该承认这点;而且,这项假设亦应该适用于任何直接与公众有联系的工人,例如工作于学校、超级市场或药房。 (网上图片) T02  

安省女子索赔被拒 露骨语言不算骚扰?

■■沃德尔是一名前重型设备操作员,表示她一再受到骚扰。星报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一个女子称长期在职场上被男性同事恐吓及骚扰,申请慢性精神压力(CMS)索赔,遭安省工作场所安全及保险局(WSIB)拒绝,根据WSIB最近的裁定,在工作场所使用露骨性语言的确不恰当,但不是欺凌或骚扰。这事情引起何谓骚扰的争议。   据《星报》(The Star)报道,沃德尔(Margery Wardle)是一名前重型设备操作员,90年代起为纳比安市(City of Nepean)工作,后来并入渥太华市(City of Ottawa)。   据她说,作为工作场所中唯一女性,她一再受到性骚扰,包括语言及身体上的骚扰和恐吓,甚至被抓住,以及尾随进入女洗手间。   2002年,沃德尔在曲棍球竞技场工作时,受到攻击达到临界点,之后她休病假,随后被诊断出患有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 PTSD)。   保险局裁定不恰当但非骚扰   不过,根据WSIB最近的裁定,在工作场所使用露骨性语言,的确不恰当,但不是欺凌或骚扰。与女性一起工作时,厌恶女人评论令人不安,但并非欺凌或骚扰。即使被诊断患有焦虑、抑郁和PTSD,仍无法令她赢得CMS索赔。WSIB裁定,她在工作中的负面经历,只是人际关系的冲突。   沃德尔表示:“实际上,我感到震惊,不是因为他们否认这一点。而是在这个时代,他们使用这种语言,真的很令人震惊。”她说,她的案子上个月被WSIB取消。   裁定指,沃德尔的压力,似乎来自人际关系冲突,并未涵盖在CMS索赔政策内。裁定写道:“人际冲突是就业典型特征,通常不被认为是与工作相关的重大压力因素。”   WSIB发言人阿诺特(Christine Arnott)在给《星报》的声明中表示,WSIB希望任何申请CMS索赔的人,都能获得所需帮助和支持。该政策于去年生效。WSIB裁定,沃德尔直到获永久职位之后,才将相关担忧报告雇主,随后调查发现工作场所健康,并没受到骚扰。   沃德尔说她一再向管理层提出担忧,管理层最初采取一些措施来解决问题。但当Nepean与渥太华市合并时,一些骚扰者反而得到晋升。   她的代表律师,也对裁定感到惊讶,认为未厘清安省人权法有关骚扰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