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23:28:1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GoFundMe

卡车司机抗议活动筹款千万 国会传召众筹网站负责人

(■■一些货车停泊在渥太华一街道上。加通社资料图片) 筹款网站GoFundMe协助为抗议强制接种疫苗的货车司机筹款,国会议员已投票通过传召负责人到国会作证。 众议院公共安全及国家安全委员会周四一致投票决定,传召众筹网站GoFundMe的人员回答有关该项筹款活动的问题,该筹款活动已筹集超过1,010万元,以支援在渥太华进行反对防疫限制的抗议活动。 动议由新民主党国会议员麦格雷戈(Alistair MacGregor)提出,要求GoFundMe人员尽快到该委员会上作证。 该委员会希望GoFundMe回答有关措施的问题,以确保筹到的款项不会被用于宣传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反犹太主义和其他形式的仇恨,这些仇恨被指目前已经在渥太华的货车车队的组织者之中显示出来。 此外,委员会希望该公司解释如何防止匿名捐款和来自国外的资金用来资助极端主义团体,以及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已经发放的抗议活动资金,不被用来促进极端主义观点和活动。 自由党国会议员努莫哈梅德(Taleeb Noormohamed)提出一项修正,要求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的官员出席该委员会的会议。FINTRAC是加拿大负责监管洗黑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机构。 麦克格雷称,鉴于该活动截至目前为止已从逾12万个捐款者筹到超过1,000万元,许多捐款者是匿名,也有许多捐款者是在加拿大管辖范围之外的地方,因此透明度存在一些问题。 1/3捐款者匿名部分居海外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新闻上周对捐款的分析发现,GoFundMe上的“自由车队2022”筹款活动的捐款者中,至少有三分之一被列为匿名或使用虚构的名字。在评论部分,一些捐款者表示他们身在其他国家,如美国、英国、澳洲或波兰。 该委员会的决定是在GoFundMe暂停车队抗议活动的筹款活动后的第二天作出。 GoFundMe周三又称,正在审查货车司机车队的筹款活动。“审查中”的警告已发布到页面上,捐款按钮和以前的捐款者名单已被删除。活动组织者迄未就此回应。 与此同时,车队抗议筹款活动的一些捐款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表示GoFundMe告诉他们,会退还他们的捐款。 GoFundMe在周四拒绝回答有关退款的任何问题,也暂时未对委员会要求该公司在国会委员会上作证一事回应。 在抗议活动组织者周四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宪法自由正义中心(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s)发言人威尔逊(Keith Wilson)称,车队抗议活动已采取措施去正式注册和建立银行账户。 GoFundMe表示,筹集的资金中有100万元已发放给组织者。威尔逊表示,与组织者合作的律师和会计师正在制定一个程序,一旦GoFundMe释放剩余的金钱,就可以支付抗议参与者的费用。 抗议活动于上周六(1月29日)在渥太华开始,至今仍在进行。 星岛综合报道

九万人捐款七百多万元 支持卡车司机上首都示威

【星岛综合报道】为了支持在加拿大公路上示威的卡车司机,有人在本月23日开始在GoFundMe上为这次运动筹款。该公司证实,筹款活动的组织者已从筹集的资金中提取了100万元。 据Global News报道,被称为“拯救加拿大”(Save Canada)或“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的运动于上周日在卑诗省开始,数百名卡车司机驾车上路,抗议一项要求包括卡车司机在内的所有跨境必需工人,在入境点出示疫苗接种证明的命令。 在一项最新消息中,GoFundMe表示,组织者已经提供了一个计划,用于支付和平抗议参与者的燃油费。 GoFundMe 证实,筹款活动的组织者已从筹集的资金中提取了100万元。他们将与组织者合作,在参与者得到报销后发放剩余资金。 该基金由利希(Tamara Lich)在Medicine Hat创立。截至周五中午已有9万多人捐款,暂时筹集了逾736万元。GoFundMe表示,组织者,可能是利希,将在未来几周分享更多信息,讲述哪些慈善机构将被选中接收剩余资金,在此期间,人们仍然可以为这项运动捐款。 GoFundMe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保护捐赠者的慷慨,确保所有捐赠都流向指定的人。” “作为我们核查过程的一部分,我们要求组织者对资金流向完全透明,以确保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并告知捐赠者资金将如何使用。” 于本周二,GoFundMe上募集到的数百万元,曾一度被该众筹平台暂时冻结。据加通社报道,该众筹平台的发言人荷莉丝(Rachel Hollis)周二在一封电邮中表示,“我们要求筹款者对所筹资金的流向保持透明度,且对如何使用这些资金制定一个明确的计划。在本筹款项目中,我们正在与组织者联系,以验证相关信息。在组织者能够向我们提供如何正确分配资金的有关文件之前,他们所筹的资金将被安全保管。” 根据“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的GoFundMe页面,这项筹款的发起者利奇 (Tamara Lich)同时也是西方分离组织Maverick Party的秘书,她于1月14日发起了这项筹款,声称所筹资金将用于参与“自由车队”活动的卡车司机的食物、住宿及燃料费用。 车队的GoFundMe页面称,“我们的现任政府正在实施一些破坏我们企业、行业和生计基础的规则和授权令。加拿大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一直帮助保护全球各国,免受压迫人民的专制政府迫害,而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我们的国家发生。” 1月15日,联邦政府终止了卡车司机的疫苗豁免权。这意味着,如果加拿大卡车司机想在过境加拿大之前避免为期两周的隔离和抵达前的检测,他们需要完全接种疫苗,始可避免14天的隔离。 (资料图片) T11

Tim Hortons暖男工作勤恳 获捐助近三万元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一名Tim Hortons员工由于得到了社区人士的支援,本月获得一笔大捐款。 最近有人为Tim Hortons这名员工Vishnu Sothilingam设立了一个GoFundMe筹款户口,这位28岁,在安省旺市(Vaughan),Bathurst 和 Rutherford 地区工作的Tim Horton员工,一周七天在餐厅的驾车餐道工作,年中无休。 Matthew Shulman是Sothilingam他的顾客,这名Tim Hortons员工在当下风云变幻的日子里,每天都像一线阳光出现在顾客前:一个大大的笑容、发布天气报告、发表一句世故的格言或无厘头的笑话,又或一句“祝你有美好的一天”,都让人心情不自觉地好起来。 Sothilingam对此的回应是:“老实说,我只是做份内工作。每天早上看到顾客们,我很高兴,也很开心,他们给我一种很棒的感觉,我也努力把这种能量回馈给他们。” Shulman在得知Sothilingam一周七天都工作赚钱的困境后,决意为他筹集捐款。截至周一下午,Shulman已在筹款网站为他筹集了29,000元的款项。 组织者在GoFundMe网站如此描述:“他曾经上过约克大学念IT,但因为经济困难而离开了。”尽管Sothilingam有自己的问题,但据报道,每当他工作时,他总是“一线阳光”。Sothilingam名副其实是一名暖男,他还对CTV说他打算将大部份的捐款捐给有需要的人。 他说:“我肯定会用一些钱,然后把剩下的钱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图片:GoFundMe)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国女子募集善款2.6万,突然灰飞烟灭…

(左起:柏迪娜、史汀柏林、科顿。) 住在卑诗省威士拿的女子科顿(Zoey Cotton)之前为援助澳洲山火发起的筹款活动本募集到了2.6万元,没想到2月5日她检查GoFundMe的“威士拿帮助澳洲”的网页,却发现金额从26,401元瞬间变成0元。 CBC报道,科顿说自己看到网页时快崩溃了。“我确实感到恶心反胃,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紧张的日子之一。” 她和史汀柏林(Simon Stribling) and 柏迪娜(Deborah Bordignon)辛苦了一个月的募款宣传,本获得很好的成果,没想到GoFundMe却在一夕间将所有资金退还给捐款人,并且捐款页面被锁住了。 科顿立即与GoFundMe联系,以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公司反应迟钝,而且就算知道答案也无济于事。 她和组织团队也无法联系捐款者解释情况,因为所有联系信息都存储在GoFundMe平台上。 来自澳洲的史汀柏林说,这件事情让他抬不起头来,让威士拿社区失望了。“我觉得自己的尾巴夹在两腿之间,在社区中行走的我感到很羞愧。” GoFundMe在回应CBC时说,这笔钱已退还给捐助者,因为科顿未能核实与她帐户相关的电子邮件地址。GoFundMe及其在线支付合作伙伴WePay要求组织者须在30天内验证电子邮件。 GoFundMe说:“在退款之前,活动组织者收到了邮件提醒,我们要确认其帐户来进行付款处理。” 但科顿说她没有收到来自WePay的电子邮件,收件箱中只有两封来自GoFundMe的电子邮件,谈的是另一件事情。 CBC请GoFundMe证明是否已发送警告电子邮件,但尚未收到回复。 GoFundMe表示,它将帮助科顿与捐助者联系,并发布一条消息解释发生的情况。 (科顿还举办一场无声拍卖会,资助澳洲山火受害者。) 史汀柏林斯说,许多捐款来自他们威士拿社区的家人和朋友,他希望人们能重新认捐,但科顿担心为时已晚,因为捐款人已失去了动力。 她还担心,潜在的捐助者会对GoFundMe失去信心。 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