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21:42:0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最低时薪

安省新民主党承诺执政后,5年内最低时薪升至20元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新民主党为明年6月省选开出期票,承诺在当选后调高最低时薪,在5年内调整到20元。 新民主党领袖贺华丝(Andrea Horwath)说,如果她的政党胜出,新民主党政府会提高最低工资,从2022 年到 2026年,最低时薪每年递增一元。 她说:“什么东西都涨价,汽油、房租、电费,福特推行低工资政策,人人都有压力。领取最低时薪的人只够缴付帐单,难有余钱。” 消息来源说,从明年元月起,安省最低时薪增至15元。 数周前,省长福特宣布,从2022年1月1日起,省府调高最低时薪到15元。据悉,最低时薪明年上调,比原定日期晚了三年。 工会Unifor全国主席迪亚斯(Jerry Dias)支持福特的最低时薪上调政策,但说15元最低工资赶不上生活指数,在多伦多市,人们要有22元最低时薪,才能应付日常开支。 贺华丝指出,省府不可能大笔一挥,骤然提高最低时薪,只能逐步提薪,惠及低收入者。 (图片来源:加通社)T10

省施政报告强调民生 续加最低时薪搞基建

  ■示威者堵塞省议会入口。CBC

卑诗调升最低时薪明天起涨至13.85元

  ■由6月1日开始,卑诗省最低工资将会上调1.2元,至每小时13.85元。星报

对工人而言 低收入碳税抵免 还不如$15最低时薪

■省长福特(图) 安省独立金融监管机构周二发表的最新报告指出,对工人而言,省府的低收入税务抵免带来的实惠,不如把最低时薪增加到15元。 安省财务问责官韦特曼(Peter Weltman)表示,由于许多最低时薪收入者无需支付省税,所以他们不能享受省府的“低收入家庭和个人税务”(LIFT)抵免优惠。不过他指出,在LIFT政策之下,90%的最低时薪收入者无需付省税,而根据之前的政策,这个比例为78%。 只38%最低时薪收入者获税务抵免 韦特曼办公室估计,今年将有100万安省省民可获得平均409元的LIFT税务抵免,总计将花费省府4.18亿元。不过,如果把最低时薪增加到15元,将有130万省民每年可享受平均810元的税后收益。该报告指出,安省只有38%的最低时薪收入者可获得低收入税务抵免。 省长福特(图)在去年春天的竞选中,承诺将低收入税务抵免,作为最低时薪增加1元的替代方案推出。他警告说,提高最低时薪有损企业收益,且可能减少工作职位。 前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于2018年把安省最低时薪从11.6元提高到14元,以帮助省民应对生活成本的提高。福特的进步保守党政府将14元最低时薪冻结至2020年10月,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声称,此举是为了给企业调整时间。 综合报道

你的工资三年都不会涨!省议会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至2020年

■■支持15元最低时薪的劳工权益倡导团体,不满省保守党政府废除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在旁听席进行抗议。 CityNews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在反对党和劳工组织强烈反对下,安省保守党政府昨日正式通过新的劳工立法《47号法案》,废除了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许多变革。 据加通社消息,新通过的立法内容主要涉及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直到2020年,将工人的两日带薪病假取消。 保守党认为该立法将鼓励本省的就业增长,并表示前自由党政府所做的改变给企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新的立法将减轻这一负担。保守党议会领袖史密斯表示,这对雇主来说是好事,对员工也有利。 每年2天有薪病假煞停  一些商界人士对此表示赞赏,但反贫活动家、工会和反对党则对此大力谴责,他们认为这些改变将使普通人的生活更加艰难。新民主党领袖贺华丝说,“我们刚刚看到工人的权利被剥夺了,最低收入的工人因为政府今天通过的立法,每年失去了增加2,000元工资的机会。” ■■安省议会昨日通过新的《47号法案》,废除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变革。CityNews 自由党议员Nathalie Des Rosiers表示,由于这项立法,安省人失去了两日带薪病假的事实是“真正的耻辱”。她说,前自由党政府改革的目的,是要确保最低就业标准符合当今工作的现实。 保守党政府表示,省长福特曾因此受到了死亡威胁,而劳工部长在上个月提交立法后,她的选区办公室遭到了破坏。这些事件曾受到各方的谴责。 劳工权益倡导团体则警告称,保守党立法的仓促使许多人被剥夺了发表意见的机会。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的代表表示,仅仅5个小时的公听会,与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中举行的14天全省听证会形成鲜明对比。其发言人Pam Frache称,“让我们明确一点,富裕的公司是唯一能从《47号法案》中受益的公司,而最低工资的工人将被迫重新陷入贫困状态。” 收入少于3万元免除省税 今年1月1日,安省的最低时薪从11.60元增加到14元,在自由党的劳动法下,明年最低时薪将达到15元。但现在则在2020年10月之前维持在14元,之后的增长与通货膨胀率挂钩。 作为补偿,保守党政府已经决定给收入低于3万元的人免除省级所得税,并对那些收入不到38,000元的人减税。但批评人士认为,减税为工人省的钱少于他们通过加薪获得的。新法还将个人紧急休假天数从10天减少到8天,且规定3日用于个人疾病,2日用于丧假,3日用于家庭责任。 该立法还保留了自由党提出的一些条款,如,个人或子女遭受家暴或性侵,则可以给予工人10天的假期。另外,允许工作5年后享受3周带薪休假。然而,取消了一些排班的规定,例如,在不到48小时内取消班次,则至少付3小时工资。

安省政府:明年最低工资仍保持每小时$14

加通社图据加通社报道,9月26日星期三,安省政府宣布,明年安省的最低工资会继续保持在每小时$14元,2019年1月,不会将最低工资上调到每小时$15元。至于在明年1月以后,最低工资是否还会上调,安省劳动厅长Laurie Scott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进步保守党政府目前还在就此事进行讨论。省长福特在竞选时曾承诺,拿最低工资的省民将无需负担个人所得省税(Provincial income tax),家庭年收入低于$30,000的人无需负担该税务。但一项经济分析报告显示,比起减免赋税省下的钱,上调最低工资能给低收入员工带来更高的利益。(智苏编辑)

省府欲冻结时薪上涨 各地工人集会支持最低时薪15元

■■集会在省长福特办事处门外举行。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各地周六有工人集会,支持将最低时薪提升至15元,并高呼:“我们无法在低于15元时薪下生存。” 工人在多伦多市和其他15个城市集会,要求将最低时薪调升至15元。安省政府早前称,将取消前任政府的逐步调升时薪计划。 参与集会的代客泊车司机巴雷(Abdullahi Bare)表示,如果时薪低于15元,根本就无法生存。巴雷指,为了生活,很多人必须做两三份工作,连与家人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回到家只是睡觉,生活非常艰难。 前任自由党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在2018年将最低时薪调升至14元,并计划在2019年调升至15元。不过,省长福特(Doug Ford)早前表明,会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 安省劳工厅长斯科特(Laurie Scott)称,虽然最低时薪有需要提升,但前任政府的调升速度过快,令小企业东主难以承担。 多位加拿大经济学家也表示支持提升最低时薪,认为此举对经济发展有利,也为低薪工人及其家人带来好处。

明年是否能实现最低时薪上涨到$15?

■■图为多伦多一家连锁快餐店员工在工作。安省商会呼吁废除新的劳工法改革法案,阻止明年实施最低时薪上涨到15元的规定。 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商会(Ontario Chamber of Commerce)作为本省最重要的商业组织之一,呼吁安省保守党政府废除上届自由党政府的全面劳工法改革,阻止明年开始实施最低时薪上涨到15元。 据HuffPost Canada报道,在上届自由党政府修订的劳工法中,将安省最低时薪提高到了14元,安省商会表示,他们要求的废除该法律,并没有试图推翻最低工资标准,只是希望停止计划中的下一阶段,即明年最低时薪将达到15元。 新规例生效后缺勤人数飙升 除了最低工资增长外,前自由党政府的148号法案,即《公平职场,更好工作法案》,包含了许多劳动法的变更,其中大部分都对员工有利。在这些变化中,商会首先反对的是有关随叫随到的排班(on-call scheduling)规则。第148号法案允许员工,拒绝不足96小时的提前通知当值班次,但有一些例外情况。如果轮班被取消或减少,还要求雇主支付至少三个小时工资。 商会政策副总裁Ashley Challinor表示,这些法规对农业、旅游业和餐饮业的打击特别大,使得企业无法妥善安排业务所需人手,他们可能还要为超出控制范围的事情“支付经济损失”,例如下雨天导致旅游景点人数下降。 商会还反对扩大紧急事假范围。根据以前的规定,拥有50人或以上的公司员工,有权每年休10天无薪紧急休假。第148号法案将其扩大到包括小企业。Challinor表示,许多企业反映,在新规定生效后,缺勤人数突然飙升。 令企业经营和发展更困难 她说:“148号法案使企业经营和发展变得更加困难,并使经济更难以将工人与工作相连接。” 尽管商会认为劳工法改革减缓了就业增长,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立法对安省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虽然1月份最低工资上涨的第一个月,就业人数大幅下降,但就业市场自那以来一直强劲反弹。安省7月失业率为5.4%,是18年来的最低点。 就工作而言,安省最依赖最低工资工人的经济环节,与其他省份相比表现优异。住宿和食品服务环节的就业增长率,自年初以来高于加拿大平均水平,而零售和批发业则出现了岗位流失,但速度低于加拿大其他地区。 Challinor表示,商会对该立法的主要反对意见是,没有就那些法例改变与企业进行适当的咨询。该法案很快就给企业带来了许多新的财务和行政双重负担,而雇主的担忧却没有被纳入第148号法案。

机场服务行业雇员 要求最低时薪15元

■ 温市国际机场服务业雇员,正要求机场实施15元最低时薪。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代表温哥华国际机场(YVR)服务行业雇员的一个工会,近日向温哥华机场行政总监雷启民(Craig Richmond)提交请愿书,继续争取把最低时薪定为15元。 工会发言人黄飞平(Fipe Wong,译音)表示,在机场任职厨师23年,目前时薪只有16.5元。她须要再找多另一份兼职,才足以维持生计。 只依照本省最低时薪12.65元 今年5月,工会把工人请愿书交予机场行政总监雷启民,要求机场重新考虑15元最低工资建议。 据黄氏表示,对方态度似乎未有改变,并且强调依照省府制定的最低工资水平。 由今年6月1日起,本省法定最低时薪增至12.65元。根据省政府计划,到了2021年,最低工资将会调高至15.2元。 黄氏更指出,美国西雅图─塔科马(Seatlle-Tacoma)等许多其他国际机场,早已实施15元最低时薪规定。 除了工资问题之外,机场服务业雇员的工作也缺乏保障。 工会指出,东主一般租用店铺5至8年,新东主接掌后,原有的工人往往须要重新申请聘用,并且很可能会失去原有的福利。 黄氏强调,她过去也多次须要重新申请,才能够继续受聘。她补充说,幸好,她是工会成员,否则可能早已失业。

安省大幅提高最低时薪 却并未影响就业市场

■安省大幅调高最新时薪,但劳动市场未受影响。 星报 综合报道 尽管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东主都曾警告,提高最低时薪将使经济放缓、影响就业,但从最新的就业市场报告来看,似乎提高最低时薪并未影响劳动力市场。 加拿大央行今年初公布的研究提到,2018年安省、亚省、魁省等全国许多省份提高最低时薪,将使就业市场受到冲击,至2019年,恐怕全国会有6万个工作岗位受到影响。不过,安省的就业情况似乎依然保持强劲,7月份该省的失业率降至5.4%,为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落后于卑诗省。 7月就业人数增0.8% 近30年最多 安省今年1月1日起,把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1.6元大幅调高到14元。不过,安省的就业人数上个月增长0.8%,创下1989年以来的最大增幅,就业人数自2月以来,一直在攀升。 提高最低时薪总是引发争议。支持者认为,此举可使低收入家庭拥有更多可支配收入;反对者则说,企业成本升高只能削减员工和减少工作时间,受害的反而是低收入者。 杂货店和餐馆东主表示,为因应政府大幅调高最低时薪,他们积极做出改变以舒缓这一打击,例如购买更多设备取代人手或提高价格。 安省前自由党政府省长韦恩执政期间不断调高最低时薪,但现任进步保守党省长福特(Doug Ford)却认为,减税才是帮助家庭的更好方式, 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高级经济学家兰卡森美(Krishen Rangasamy)表示,由于经济强劲,所以公司有能力支付更高的工资成本,整个市场劳动力短缺,雇主更不可能不调高薪资因应市场趋势。

本省6.1起调高最低时薪 餐馆价格跟着水涨船高

■ 本省最低时薪,周五起调高。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最低时薪6月1日起调增,由11.35元加至12.65元,即每小时增加1.3元。酒吧侍应,留宿护理员及留宿营地领袖的最低工资,也同日提高。有餐饮业协会称,随着最低工资的调增,相信餐馆的价格会增加。 调增时薪幅度是应独立公平工资委员会的建议而作出。由今年6月1日开始,酒吧侍应最低时薪提高12.9%至11.4元;负责照顾9至60个单位的留宿护理员,最低月薪加至759.32元;照顾61个单位或以上者,加至2,586.40元;留宿营地领袖的最低日薪加至101.24元,加幅11.5%。 餐馆成本平均月增2千元 上述最低薪类别雇员的最低时薪会分4年调升,今年6月1日的增幅为第一次,随后3年,都是每年6月1日开始生效。预计到2021年6月,本省的最低时薪会加至15.2元。 农业方面,件工计农场工人的最低件工的工资,从明年1月1日起提高。 卑诗餐厅及食物服务协会(BC Restaurant and Food Services Association)发言人托斯坦森(Ian Tostensen)表示,提高最低时薪对餐饮业的影响不少,平均一间餐馆每周的成本会增加大约500至600元,一个月约逾2,000元,一年大约25,000元,这金额不可谓不显著,而且只是第一阶段提高。托斯坦森续道,相信餐厅会因此调高价格,平均大约为5%,也就是10元加50仙,大部分顾客不会留意到。但是他不认为会导致裁员,至少暂时不会,因为现时一般行业尤其是餐饮业,人手极度不足。 托斯坦森指出,除了最低工资提高的问题之外,餐厅还要面对加租压力。

最低工资能保障弱势群体吗?

据A1中文电台报道,安省今年初实施最低工资新措施后, 有雇主停止聘用智障人士。环球邮报报导, 省府最低工资新措施, 要求雇主聘用智障人士, 工资不能少于最低工资。有雇主因此不再雇用智障人士,以降低成本。有智障人士的母亲说,政府原本用最低工资去保障弱势群体,却反而帮倒忙。因此,一批家长希望安省社会服务厅可以重新研究该问题,为智障人士争取就业机会。

大西洋省份调高最低时薪 加国各省一览表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大西洋四个省份、西北及育空地区4月1日起调高最低时薪,其中,西北地区升幅最高达96仙,调整后最低时薪达13.46元。 西北地区升幅最高 最低时薪13.46元 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把有经验工人的最低时薪由10.85元升至11元。 该省较早时的最低时薪,是全国最低的省份,调整后变成略高于沙省(Saskatchewan)的10.96元。 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的最低时薪增加15仙至11.15元;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最低时薪则增加25仙至11.25元。 爱德华王子岛最低时薪仍在大西洋省份名列前茅,增加30仙后达到每小时11.55元。 大西洋省份在每年4月1日,都对时薪进行调整。 另一方面,西北地区最低时薪也于4月1日起上调96仙,由原先的12.5元调高至13.46元;育空地区的最低时薪则于4月1日上调19仙至11.51元。 省/地区 最低时薪(元) 生效日期 安省 14.00 2018年1月1日 亚省 13.60 2017年10月1日 西北地区 13.46 2018年4月1日 努纳武特地区 13.00 2016年4月1日 爱德华王子岛 11.55 2018年4月1日 魁省 11.55 2017年5月1日 育空地区 11.51 2018年4月1日 卑诗省 11.35 2017年9月15日 纽奔驰域省...

提高最低工资和减税 哪个更让民众受益?

星岛资料图根据A1电台消息,安省自由党政府表示提高最低工资比安省保守党新党领提出的削减入息税措施更可以帮到低收入员工。劳工厅厅长费利因今早在记者会上表示, 从新党领得福德提出的税务措施显示, 保守党不关心劳工。得福德之前指出, 一旦保守党胜出省选, 会暂停在省府提出明年提高最低工资至15元的计划,相反, 会向年收入低于三万元的省民削减入息税。费利因话, 大部分年薪三万元以下的人已经不用交入息税, 要交的人都只是交少于五百元一年。他还说, 调高最低工资比减税可以使员工拿到更多钱, 全职职员一年可多拿近2千元。(Grace编辑)

最低工资调整 餐饮价格飙升

加通社图加通社报道,自从今年安省政府调整最低薪水,餐饮业随之涨价。根据加拿大统计局,餐馆涨价与去年同期相比升幅高达2.3%。由此导致食物价格飞涨,与去年同比涨幅3.7%。资深经济学家Robert Kavicic认为这与安省最低工资调整息息相关。加拿大中部餐馆协会副主席James Rilett预测餐饮价格会继续上涨。他表示,对于餐馆来说,食材是仅次于人工的最昂贵的成本,当最低工资影响到食材价格,可以预期会再次上涨,因为农民和加工商也面临成本上涨的问题。(Charleen编译)

最新统计:加国最低时薪持有大多为女性

■统计数据显示,本国挣最低时薪的大部分是女性。CBC 处于大选年的安省自由党政府2018新年开始就把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1.60元猛升到14元,并承诺在2019年把最低时薪再次上调到每小时15元,从而开始了加拿大主要省份大幅度拉升最低时薪的浪潮。 今年10月份亚省新民主党政府将把该省的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3.60元拉升到15元。 但加拿大有不少人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大幅度提高最低时薪是揠苗助长、不利于加拿大经济的发展。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加拿大劳动人口中挣最低时薪的人中有60万是女性,占挣最低时薪人总数的60%。 加拿大经济专家耶利恩(Armine Yalnizyan)指,安省政府今年把最低时薪提高到每小时14元,这差不多等于安省平均工资水平的55到60%;但最低时薪到底应该是多少,应该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保持在什么样的比例,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有在经济界得到过共识、也没有得到过加拿大社会的共识。 根据维权组织Living Wage Canada的测算,在多伦多这样住房费用昂贵的城市,生存薪金应该是每小时18.52元。 由于安省把最低时薪水平提高到每小时15元,也远远达不到在多伦多生活所需要的生存薪金18.52元的水平,在多伦多面包店打工的21岁女孩凯洛(Emily Hurlock)才决定离开多伦多,前往最低时薪只有10.70元的新斯高沙省生活,因为那里的最低时薪水平不高,但生活费用也不高。 资料来源:RCI

安省超市半年内涨价 不超过两成

本报记者 随着安省调升最低时薪,坊间普遍预期商品价格也会水涨船高。有超市负责人表示,人工成本增加在未来半年将陆续反映在商品价格上。 华盛超市集团董事长李贵先表示,超市是被动加价,商品在未来半年将陆续加价,但估计不会超过两成。目前接到的供应商加价通知,主要是加拿大生产食品,最低加幅为5%;牛奶商的新报价单已加价5%。本地工厂生产的饼乾和麦片等早餐谷类食品,批发价涨幅最高,达到15%。 李贵先指出,超市有过万种货品,大约要半年时间才全部更新,估计最多不会加价超过20%。 他又表示,安省提高最低时薪,零售业的总开支大约增加6%,而超市利润一般为2至3%,如果不调整售价,恐面临亏损。

魁省今年5月1日将上涨最低工资至12元!

星岛资料图根据加通社消息,今年5月1日,魁北克将把全省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2加元。劳工部长Dominique Vien今天证实,将最低工资从现在的11.25元增长75分是魁北克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上涨。魁省工资上涨到12元后,将仅次于艾伯塔省和安大略省,位居全国第三。(Grace编译)

最低时薪增加 咖啡店员工受惠

■JJ Bean决定一并调高多市及温哥华分店员工的工资。 Twitter 综合报道 在多伦多和温哥华设有分店的JJ Bean咖啡店,今年1月1日将产品价格从1%提高到3%,以抵销安省最低工资从每小时11.60元升至14元的上涨幅度,公司决定除了提高多伦多分店雇员的工资外,亦一并调高温哥华雇员的工资,使到东西两地的雇员同工同酬。 据CBC引述JJ Bean的创办人尼特(John Neate)说:“我们不能以不同待遇对待不同的员工,所以我们决定咬紧牙关,为每个人做正确的事。” JJ Bean负起企业社会责任,却不是没有风险,尤其对温哥华的零售业有很大的影响,昂贵租金和财产税的增加给整个城市的小企业施加了压力,还有担心更高的价格可能会导致客户流失。尼特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生存下去,我想给员工更多薪酬,但究竟客户愿意付出多少?” 菲沙大学(SFU)比迪商学院(Beedie School of Business)副教授Shafik Bhalloois认为,大多数加国特许经营的连锁店均关注客户流失,除非受到省级法律约束,否则不会效仿JJ Bean的做法。

最低时薪提高后 大多区日托费用涨了24%!

■戴维斯夫妇称没法想像一对子女的日托及校外课程费用会上升多少。 星报 综合报道 安省最低时薪从今年1月起提高至14元后,进一步增加大多区市民的负担,一些地区的日托中心基于工资和其他各项成本上升,已经大幅提高托儿月费,其中部分增幅高达24%,令到家长叫苦连天。 大多区部分日托中心在今次加价前,已经是收取全国最高托儿月费。安省政府去年11月曾经表示会拨出1,270万元公帑,协助日托中心纾缓最低工资上升带来的压力,避免家长增加开支,不过有日托中心仍未接获省府提供资助的资料,却已率先增加托儿收费。除了最低工资外,租金、食物、气体和电费成本上升亦是提高收费原因。 加价被指缺乏透明度 宾顿市居民戴维斯(Scott Davis)及妻子基丝甸娜(Christina Davis)育有一对年幼子女,3岁儿子的日托中心月费已经提高60元,至1,148元,还未知道6岁女儿参加的校外课程会否加费。居住在巴里(Barrie)的艾坚(Taryn Aitken)有两名子女送往一间私营日托中心,从1月开始面对收费调高18%,令到托儿月费每月平均超过2,426元。 荷顿区伯灵顿(Burlington)有家长更要面对日托月费急升24%的情况,令中产阶层亦感到难以负荷,不禁质疑安省政府如何应付提高最低工资造成的后遗影响。 多伦多大部分日托中心已经因应最低工资提高月费,家长认为日托中心利用最低工资上升作为加价借口,并且指出日托中心加价缺乏透明度。 资料来源: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