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5日 星期日 13:32:5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治疗新冠药物

治新冠神药?加国研究机构宣布重大医学发现!

魁省蒙特利尔一个研究机构宣布一项重大医学发现,一种现有的口服药可有效抗击新冠病毒。 蒙特利尔心脏研究所(Montreal Heart Institute)周六宣布,他们相信口服药秋水仙碱(colchicine)是抗击新冠的有效武器,这种口服药已广泛用于治疗其他疾病。 领导这项研究的塔迪夫(Jean-Claude Tardif)医生表示,这是一项“重大科学发现”。他说,秋水仙碱是第一种治疗非住院新冠患者的有效口服药物。 这项研究对象包括4,159例确诊新冠患者,结果发现,服用秋水仙碱能使新冠患者住院率减少了25%,需要上呼吸机的减少50%,死亡率减少44%。 数据显示可减轻病情 塔迪夫说,这对新冠患者来说是第一次看到希望,他们会担心并希望自己不要出现并发病,而此前没有口服药物能够帮助他们降低这种风险。他表示,相信使用这种药有助减轻医院的负担,并降低魁省和其他地方的医疗费用。 塔迪夫又表示:“我们的研究证明了秋水仙碱的有效性,可以有效预防出现严重的感染病征,并减少与新冠相关的并发症。”他说,秋水仙碱已有悠久历史,医生已经用它治疗痛风数百年了,因此可以很快用于治疗新冠患者。 据drugs.com的资料,30粒0.6毫克秋水仙碱口服胶囊的价格约为124元。相对其它治疗方法来说,该药物可谓价廉效高。

美FDA批准瑞德西韦作治疗新冠肺炎药物

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非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药物,惟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周四全面批准瑞德西韦用来治疗新冠病毒病人。负责研发及生产的吉利德药厂指出,瑞德西韦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获官方全面批准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 美国全国至今共有接近840万宗确诊个案,近22.3万人死亡。今年5月,FDA已有条件批准瑞德西韦作紧急治疗用途。FDA局长哈恩说,在这史无前例的公共衞生紧急状态期间,FDA承诺继续推动研发及供应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法。局方根据许多临床试验所取得的数据,决定全面批准瑞德西韦作治疗用途,是对抗新冠肺炎的重要科学里程碑。 除美国外,欧洲和其他一些国家例如加拿大,都批准瑞德西韦作治疗用途,但只是暂时性质。根据美国当局的指引,感染新冠病毒入院的成年人和12岁以上的小童,体重超过四40公斤,都可以接受瑞德西韦。月初确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有接受这种药物。

世卫:瑞德西韦等4款药对治疗新冠肺炎效果微

疫情肆虐全球,国际一直关注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能否治疗新冠肺炎。世卫在全球30多个国家进行大规模新冠病毒药物测试,经过6个月评估,指瑞德西韦无助新冠患者更快康复及减低死亡率,对医治重症患者只有少许甚至毫无疗效。 研究指出,瑞德西韦、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抗爱滋病(HIV)混合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ritonavir)及干扰素(interferon),对新冠患者死亡率的影响令人失望,也无助缩短患者的住院时间。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确诊后,亦曾接受服用瑞德西韦。瑞德西韦在多个国家获授权用于患者,但1个5至10日的疗程,需耗费约2500美元, 生产瑞德西韦的美国药厂吉利德(Gilead)就发表声明指,三种临床试验包括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均证实瑞德西韦对新冠患者有益处,认为世卫需要更进行严谨科学的审查。

世卫对新冠特效药表示悲观 谭德塞称或永远不会有

(■■全球因为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数接近70万。图为萨尔瓦多的一处公墓,准备埋葬新冠疫情病故者。路透社)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3日表示,虽然现时正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很多都已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但现时针对这种病毒并未有灵丹妙药,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世卫同日指,武汉有就SARS型肺炎专设监测系统并发布预警,但并不一定意味着武汉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现跨物种传播的地点。 谭德塞3日在世卫视像记者会上强调,目前防控疫情只能取决于做好公共卫生及疾病防控等基础措施,包括检测、隔离、治疗患者及追踪接触者,呼吁每个人都要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清洁双手及咳嗽时远离其他人。 谭德塞警告,目前许多新冠疫苗均处于第3阶段临床试验,各国都希望拥有许多有效预防感染的疫苗,然而,此刻没有“万灵丹”,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有。他在同一场合建议染疫的妈妈继续喂哺母乳,称此举好处大于感染风险。 将再派专家到武汉调查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8月3日表示,派往中国的队伍现已完成任务,为进一步共同努力查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源头奠下基础。 一个更大的、由世卫领头的中国及国际专家队伍正在策划下一个有关武汉市的病毒源头的研事,但时间及人手组成仍未清楚。谭德塞透过视像在记者会指,多项流行病学研究会在武汉展开,以确认早期个案的潜在感染源头。谭德塞指,世卫已与中方制定职权范围,但他未有具体说明。 世卫发言人其后指,先遣小组过去三星期,与中国专家进行了广泛讨论,又与武汉的病毒学家、其他科学家,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视像讨论。 世界卫生组织(WHO)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瑞安(Mike Ryan)指,武汉有就SARS型肺炎专设监测系统并发布预警,但并不一定意味着武汉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现跨物种传播的地点。瑞安表示,中国科学家已提供他们在华南海鲜市场调查的资料,WHO及中国已同意有必要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以确定疫情爆发的源头。 墨国染疫死亡数超英国 墨西哥确诊人数在全球排名第六,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已超过英国,在全球排名第三高,仅次于美国与巴西,这也令墨西哥总统欧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抗疫压力更增。但实际上,欧布拉多一再轻看新冠病毒的严重性,甚至也不提倡人民戴口罩。 尽管墨西哥近期染疫与死亡病例激增,但专家认为该国公布的人数可能被低估。

加美合作治疗新冠药展开第三阶段人体试验

(■礼来先前已在医院测试LY-CoV555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效果。资料图片) 在全球各国争相研发新冠肺炎疫苗之际,治疗药物也努力追赶进度。美国礼来药厂(Eli Lilly)与加拿大生技公司AbCellera合作研发的抗体药LY-CoV555在近日展开第三阶段人体试验,期望在治疗之外增加预防功效。 礼来科学长史考佛朗斯基3日表示:“新冠肺炎对疗养院住户带来严重威胁,因此我们正尽速研发药物,盼能阻止病毒在这些体弱族群之间传播。” 礼来先前已在医院测试LY-CoV555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效果,而第三阶段人体试验将针对美国数家疗养院共2400名住户及工作人员进行实验,目的在测试LY-CoV555对新冠肺炎的预防效果,参与实验的机构还包括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 LY-CoV555采用癌症治疗常见的单株抗体疗法,就连白宫公卫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也肯定这项疗法很有希望击败新冠病毒。 美国生技公司Regeneron主管奇拉祖斯(Christos Kyratsous)表示:“抗体能抑制病毒感染力。这是事实。” 相较于礼来的单株抗体疗法,Regeneron针对新冠肺炎采用双株抗体混合疗法,因为该公司认为双株抗体抑制病毒传播的效果更佳。 Regeneron已在6月和美国政府签下价值4.5亿美元的供应合约,宣称一旦抗体药获准上市可立即在美国投产。 尽管业界普遍认为疫苗才是终结疫情的最佳方法,但在安全有效的疫苗问世之前,抗体药不失为抑制疫情扩散的一时之计。 抗体药研发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副总裁布朗斯维克(Mark Brunswick)认为“抗体的优势是能立即对病毒产生免疫”,尽管效用不像疫苗持久。单株抗体的安全性高,但缺点是价格也相对昂贵。以癌症抗体药来讲,病患平均一年花费超过10万美元。

研究指特朗普猛推的治新冠药反增死亡率

(■印度药剂师展示抗疟疾药物羟氯喹。 美联社) 一项针对近十万名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的研究显示,使用抗疟疾药物氯喹(Chloroquine)或者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疗,不会产生益处,甚至还会提高病患在医院不治的机率。   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力提倡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疾病,上周甚至宣布他也在服用,引起部分国家政府大量采购。但两者都可能会引发严重副作用,尤其是心律不整。根据英国医学期刊《刺针》上周五发表的研究,来自美国布里格姆妇科医院心脏和血管中心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不同医院共九万六千零三十二名新冠患者的相关数据,其中有一千八百六十八人仅使用氯喹来治疗;三千零一十人仅使用羟氯喹;三千七百八十三人结合了氯喹和一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来使用;六千二百二十一人结合了羟氯喹与一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来使用。另外八万一千一百四十四人归类到对照组。   分析结果显示,使用氯喹或者羟氯喹来治疗新冠患者,无论是否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结合使用,不但没有明显疗效,还可能加大心脏相关并发症风险,甚至增加死亡风险。报告的主要作者梅赫拉说:“研究结果显示,服用这些药物可能跟严重心脏问题和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研究结束后,对照组约有百分之九的患者不治,单用羟氯喹或氯喹治疗的组别中,分别有百分之十八与百分之十六点四的患者死亡。结合抗生素分别给予这两种药物的两个组别,死亡率更高,服用氯喹结合抗生素的患者有百分之二十二点八死亡,使用羟氯喹结合抗生素的患者有百分之二十三点八不治。

特朗普牛!亲自「试药」每日服用羟氯喹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尽管此前许多专家表示,抗疟药物羟氯喹在治疗新冠病毒时会有副作用,应当在医院以及专业医师的指导下服用。但当地时间18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近他每日都会服用羟氯喹来预防新冠病毒。此前,他曾多次为该药物“做广告”,称其可以有效治疗新冠肺炎,但其有效性尚未得到证实。 据报道,特朗普说:“我已经在服用羟氯喹了,就是现在,一两周前就已经服用了。因为我认为它很好,我听说了许多好处。如果它无效,好吧,它对我无害。它被用来抗疟疾、治疗狼疮已有40年之久了……我服用了大约一个半星期,每天一片。” 据特朗普介绍,现在美国许多一线的医护人员正在服用这种药物,有很好的效果。 就在特朗普自曝服用羟氯喹后,白宫医生肖恩·康利紧急发表声明称,他与特朗普讨论了服用该药物的利弊,最后他们认为利大于弊,并称特朗普定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截至目前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此前,特朗普多次对抗疟药氯喹和羟氯喹对新冠病毒的治疗作出积极评价,并宣布这些药物有令人鼓舞的治疗结果。专家警告说,特朗普关于未经官方批准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的声明为时过早且危险,而且服用该药还要面临副作用风险,可能会伤害心脏功能。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先前也曾警告过抗疟药羟氯喹和氯喹在新冠病毒的治疗中存在副作用的危险,不要在医院和临床实验之外使用该药物。 此前医学网站medRxiv发表了一份研究预刊本,根据该研究,在美国各医学中心服用羟氯喹的新冠病毒患者的死亡率要高于未服用羟氯喹的患者。(网易新闻) 对特朗普的行为网友纷纷表示惊叹。有的直接贴上搞笑图片。 有的为特朗普的行为找“理由”: 每天夜深人静时,川普偷偷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莲花清瘟冲剂,倒进小米电热水壶烧的半壶开水,看着缝在七匹狼内裤上的党旗,轻啜一口药汤,眼里流出了幸福陶醉的泪水。 从办公桌暗格里掏出华为折叠手机,放了一曲《我的中国心》,不禁潸然泪下。醒过神来,把手机藏好,又开始胡乱批改机密文件。川普心中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也有网友直叹特朗普是神农氏复活...... (都市网Rick综合)

曾被吹捧为新冠神药 加拿大卫生部警告不可用

加拿大卫生部警告,若使用抗疟疾药物氯奎宁(Chloroquine)与羟氯奎宁(hydroxychloroquine)来治疗新冠状病毒,可能导致严重的副作用,包含严重的心律问题。当局建议,仅在医生开立处方的情况下使用这2种药物。 尽管美国总统川普曾鼓吹可使用这两种抗疟疾药物来治疗新冠病毒,但越来越多证据显示,该药物若用于治疗新冠病毒会有致命风险。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24日也发出警告。 加拿大卫生部网站上发布的警告中写道:“加拿大卫生部担心某些民众可能直接购买并使用氯奎宁或羟氯奎宁来预防或治疗新冠病毒。”卫生部称,这些药物可能引起肝脏或肾脏问题,低血糖和神经系统问题,包括头晕、昏厥或癫痫发作,甚至会影响心律,而大多数情况下,心律不整可能会致命。 卫生部也提到,迄今为止,来自临床试验的数据是有限的,还未能显示出任何特定的药物能有效对抗新冠状病毒。 为何抗疟疾药物之前会一夕之间被吹捧为新冠神药呢?始作俑者是法国传染病学家拉乌尔(Didier Raoult)。拉乌尔在3月16日公布一项小规模临床试验结果,说6位接受奎宁治疗的病患在5天后病毒全都清除。3天后特朗普就发推文说奎宁是game changer(战局改变者),两天后他又在记者会上说奎宁是上天的礼物。就这样,全球陷入一片奎宁狂热。 法国广播新闻报道,拉乌尔20岁那年取得文学高中毕业文凭后进入医学院开始医学生涯。通过识别“拟菌病毒”和“卫星病毒”而逐渐为人所知。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他与团队一起发现了数十种新的致病细菌,其中有两个以他的名字命名。在他的支持下,法国创建6个传染病研究中心。 拉乌尔虽然名气大,但对他的批评和质疑声也不断。例如,顶尖的Science科学期刊在2012年3月发表了一篇关于他的人物特写,文章标题是:《微生物实验室的声音与愤怒 - 他是学术界中的叛逆者,又经常轻蔑》。文章提到他曾因一篇论文造假而被美国微生物协会禁足一年。 v01        

加拿大利用康复者血浆研发对抗病毒新疗法

来自加拿大各地的研究人员,正共同进行1项临床测试,利用新型冠状病毒康复者的血浆,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疗法。 这是加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研究,参与者包括大约50间加国机构,其中15间位于魁省的研究人员。 首席研究员之一的满地可CHU Ste-Justine医院的Philippe Begin医生表示,这是1种治疗新冠病毒的疗法;主要属于“被动免疫”,而疫苗是属于“主动免疫”。 “被动免疫”是将新冠肺炎康复者的血浆(称为康复期血浆)输入早期患病的病人,向病人提供保护抗体,并有望限制症状不致太严重。 血浆是血液中的液体部分,当中包括可以预防疾病的抗体。 他表示,由于没有可用疫苗,故康复性血浆是最佳选择。 除CHU Ste-Justine医院外,研究的机构亦包括满地可大学、满地可犹太综合医院、Hema-Quebec,麦马士达大学、新宁医院及病童医院等研究人员。 这项研究预期持续约3个月,有超过1,000名患者参与。 (资料图片) T02

神药?!这药能48小内杀死新冠病毒!

澳洲有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研究中发现,主要用于治疗头蝨的抗寄生虫药物伊维菌素(Ivermectin,图),可以在48小时内杀死新冠肺炎病毒。该药最快要过一个月才会用在新冠肺炎患者身上作试验,当局警告勿自行用药。 墨尔本蒙纳殊大学研究团队发现,抗寄生虫药物伊维菌素可以在48小时内,杀死细胞培养中生长的新冠病毒,研究结论在《抗病毒研究》期刊上发表。 蒙纳殊大学生物成像研究所的瓦格斯塔夫博士3日说,即使是单剂量的伊维菌素注射,也能在48小时内清除新冠病毒所有的核糖核酸(RNA),甚至在24小时内能够显著减少其RNA。 目前仍不清楚伊维菌素是如何杀死新冠病毒,但该药物很明显能使此病毒无法抑制宿主细胞对其进行清理。科学家下一阶段将确定合适人体使用的剂量,以确保实验室外的剂量对人体安全。 科学家预期,最快仍要过一个月才会以此药物针对新冠肺炎作人体测试。瓦格斯塔夫表示,当前仍未有新冠肺炎治疗药物及正式获准生产的情况下,该现成的合成药若证实有效,可能提早对新冠肺炎患者有帮助。 伊维菌素是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抗寄生虫药,试管实验显示其有效抵抗包括爱滋病毒、登革热和流感在内的病毒。 澳洲维多利亚省卫生部长米卡科斯呼吁,伊维菌素仍是处方用药,不要自行使用,指坊间的伊维菌素主要用于治疗头蝨,使用不当可致严重后果。 另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向量”病毒学与生物技术科研中心4日发布消息称,已开始在小鼠、雪貂身上进行新冠病毒疫苗实验。实验将于4月底完成。新冠病毒疫苗人体实验将于6月开始进行。

UBC研发新冠药有突破 将在欧洲临床试验

(■■研究人员希望研究结果,可以为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带来希望。IMBA/Tibor Kulcsar)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严重,研发出疫苗和药物很重要,以卑诗大学(UBC)研究人员为主的国际科研小组,发现生物医药APN01(又称重组人源血管紧缩素转换酶2)可阻止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即将开始临床试验 。 这项发现周四在生命科学期刊《细胞》(Cell)上发表,有望成为一种能够阻止新型冠状病毒早期感染的治疗方法。这研究对SARS-CoV-2(引起COVID-19的病毒)及该病毒如何感染血管和肾脏,带来重要资料。参与该项目研究的UBC医学系教授及生命科学研究所主任彭尼格(Josef Penninger)表示,希望研究结果对研发药物,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作用。 彭尼格又表示,该项工作源于学术研究人员和公司之间的充分合作,包括温哥华的STEMCELL Technologies、西班牙的Nuria Montserrat、来自多伦多的的斯拉斯基(Arthur Slutsky)和张海波,尤其是瑞典的Ali Mirazimi感染生物学团队,他们日夜不懈地工作了几个星期,以便深入了解这种疾病的病理并提供突破性的治疗选择。 APN01可防病毒对细胞侵袭 研究发现新冠病毒致病模式与沙士(SARS)病毒相似,都是以人体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即ACE2)为主要入侵受体。ACE2是一种具有酵素功能的膜蛋白,可以参与调节心血管功能,并在急性肺损伤中具有保护作用。 2000年代初,彭尼格与来自多伦多大学及北京协和医学院的专家,共同发现了沙士病毒感染机制。彭尼格指出,APN01不仅能防止病毒对目标细胞的感染,同时也可以保护肺部损伤及其他器官的并发症,而这些征状也是在此次疫情中,导致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考虑到新冠病毒有着相似的感染模式,希望它也能对新冠病毒起到对抗作用。 多伦多圣麦克医院(St. Michaels Hospital)基南生物医学科学研究中心科学家及多伦大学教斯拉斯基称,该研究提供了非常需要的直接证据,就是一种称为APN01的药物可用来对抗病毒,这药物即将在欧洲生物技术公司Apeiron Biologics的临床试验中进行测试。本报记者王学文

中国证实日本新药有效!新冠疫情有救了?

(■富士菲林子公司开发的抗流感药物法匹拉韦。资料图片) 中国科技部官员日前表示,日本企业开发的抗流感药物法匹拉韦(Favipiravir,商品名:Avigan)已完成临床研究,显示出很好疗效,且无明显副作用,鉴于安全性好、疗效明确、药品可及,已建议尽快纳入诊疗新冠肺炎方案。 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17日下午举行“药物疫苗和检测试剂研发攻关”记者会,中国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先民说,法匹拉韦已完成临床研究,显示出很好的临床疗效。他说,在安全性方面,法匹拉韦已经于2014年在日本获批推出市场,上市以来未见明显的不良反应;在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中,也未发现明显的不良反应。 张先民指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法匹拉韦联合干扰素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入组患者80例,其中法匹拉韦组35例,对照组45例。 转阴性时间明显缩短 结果显示,在病毒核酸转阴性方面,法匹拉韦治疗组治疗后患者与对照组相比,转阴性时间中位值明显缩短,分别为4天和11天,有显著差异;在胸部影像学改善方面,与对照组相比,改善率分别为91.43%和62.22%。 至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法匹拉韦的对照临床研究,已完成各120例入组和临床治疗观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试验组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显著优于对照组,试验组显著优于对照组,分别为71.43%和55.86%。 法匹拉韦是一种RNA聚合酶(RdRp)抑制剂,属于广谱抗流感病毒药物,由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开发;2014年3月,日本厚生劳动省批准法匹拉韦片上市,主要用于治疗新型和复发型流感。 中国的海正药业与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于2016年6月签订化合物专利独家授权协议。随后,海正药业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合作开发法匹拉韦项目。 另一方面,日本东京大学研究团队18日宣布,日本开发的急性胰脏炎治疗药物“萘法司他”(Nafamostat),可有效阻止新冠肺炎病毒在初期阶段进入人体细胞,有助感染初期防止病情恶化,本月内将进入临床实验,以确认其有效性及安全性。 全球各国科学家积极研发新冠肺炎疫苗,德国生技公司CureVac负责人霍普18日表示,该公司研发的疫苗若进展顺利,初夏即可临床试验,有望在秋天上市。 CureVac今年一月开始研发新冠肺炎疫苗,日前传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打算高价买下CureVac的科学家和技术,为美国独家生产疫苗,但已遭CureVac否认。 欧盟宣布将提供8000万欧元资金支持CureVac,该公司指出,这笔钱将用在购买生产设备,将原可年产4亿剂疫苗的产能扩充至40亿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