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2月25日 星期日 17:34:5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加国法规

公司为$51制服控告前员工 法庭根据礼物法这样判!

【星岛都市网】一家公司因前雇员未归还价值51元的制服,而将他告上小额索赔法庭,但该公司败诉。 兴讼公司Simple Moves North Shore Movers Inc.,向民事诉讼法庭(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简称CRT) 提告,要求前雇员卡明斯(Thomas Robert Cummings) 支付51.10元更换制服的费用。 CRT是卑诗省小额法庭,处理索赔金额低于5,000元民事纠纷,向该法庭提交小额索赔案件通常至少需要75元。 作为对前公司索赔的回应,卡明斯告诉法庭,这些制服状况很差,公司经理曾告诉他可保留他的制服,而不用归还。 法庭副主席里奇 (Andrea Ritchie) 在周二于线上发布的简短裁决中称,该案一开始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因为“这场争议的价值低,且证据有限”。 根据该项裁决,卡明斯在工作期间获得了两件T恤和一件运动衫。裁决写道:“双方的雇佣关系结束了,但不清楚兴讼方要求前员工归还制服的原因。” 而前员工最初同意归还,但双方最终未能就如何归还制服达成一致。在双方最后一条短信中,该公司经理N告诉卡明斯说“别担心”,“如果这(制服)对你来说很重要,那么你可以保留它们”。 根据裁决,该公司告诉法庭,经理N“只是出于沮丧才这么说”,公司老板“撤销”了(repealed) N的声明。 里奇指出,根据《礼物法》,一旦某人赠送了礼物,就不能“撤销”该礼物,此法条适用于本案。 为了赢得官司,卡明斯必须证明该公司打算将制服作为礼物,并且他已经接受了该礼物。里奇得出结论,他已经这么做了。 判决书中写道:“我对N作为兴讼方的代理人将制服赠送给被诉者感到满意。” “无论是否出于沮丧,我发现该简讯明确表示应诉人可以保留制服。因为我发现兴讼人的员工将制服赠送给了应诉人,因此兴讼方无法撤销该礼物或要求应诉人支付费用。” 由于此案败诉,该公司要求偿还仲裁费的申请也一并被驳回。 (图:Pexels by RDNE Stock project) V02

注意!法定假期路边泊车不免费 多伦多警察下周起执法!

【星岛都市网】多伦多警方宣布,从2月19日下星期一家庭日假期起,法定假期在多伦多街道路边泊车不再免费。 因此警方在这些日子,对路边泊车将会进行执法。 警方在新闻稿表示,市政府的附例并无明文规定,在法定假期豁免在路边泊车,警方过去只是选择不执法。 鉴于对泊车位的需求明显增加,城市也需要为公共街车,单车专线,露天用餐区,以及其他基建工程预留空间,多伦多警方因此作出这项行动的决定。 路边停车收费,由多伦多市政府管理和征收。 (网上图片) T05

男子称加拿大鹅外套在健身房被盗 但因这索赔不成!

【星岛都市网】一名男子声称自己的一件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夹克在健身房被盗,但被卑诗省民事审裁处(BC 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 CRT)驳回,法庭指夹克是在一个没有安全保障的小房间里被盗的,健身房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卑诗男子Pardeep Baidwan通过CRT向健身房提出索赔,称他的夹克于2022年11月在GoodLife Fitness健身房锻炼时被拿走。法庭获悉,Baidwan当时将夹克放在健身房的一个小隔间里,该夹克的价格约为1,200元至2,000元。 法庭成员列兹(Andrea Ritchie)在裁决中写道,当他“不久后”返回时,发现夹克不见了。 法庭获悉,事发当天提交的事件报告称,健身房经理“花了一个多小时查看监控视频,但无法识别任何穿着这件夹克的人”。 GoodLife并没有否认Baidwan的夹克被偷了。 列兹写道:“因此,我承认有身份不明的人拿走了Baidwan的夹克。没有任何指控表明这是GoodLife的员工。” GoodLife的事故报告还指出,打开的小隔间“处于摄影头盲点”。因此,Baidwan声称GoodLife应对这宗盗窃事件负责,并称该公司没有对该区域进行充分的监管。 但GoodLife辩称,Baidwan选择将夹克放在不安全的区域,而不是放在健身房提供的储物柜内。该公司还表示,Baidwan签署了一份合同,规定其不对个人财产的损坏或被盗负责。 “Baidwan面临的困难是,根本没有证据表明GoodLife存在疏忽,”列兹写道。 列兹表示,她不同意Baidwan的指控,即GoodLife“故意”将小房间置于摄影头监视不到的地方。 裁决称:“我发现Baidwan可以选择将自己的物品存放在上锁的区域,但他并未这样做。” “鉴于此,以及双方签署的合约规定GoodLife不对丢失的物品负责,我认为没有依据让GoodLife对丢失的夹克负责。” Baidwan就遗失的夹克索赔1,674.40元,但被驳回。列兹表示,她的决定是根据机率平衡做出的,这意味着Baidwan必须证明他的说法“更有可能”。 图:加通社资料图片(图片与本新闻无关) V6

华裔夫妇拥地称估值2千多万 政府出价仅$760万 法院有裁决!

【星岛都市网】一对华裔夫妇在兰里拥有一幅其声称估值达2,650万元的地皮,被市政府作价760万元征收作发展用途,卑诗最高法院近日作出裁决,下令兰里区政府须合共向原地主支付1,050万元,即这对夫妇可获补偿近300万元的差价。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 报道,法庭判决书指,兰里政府于2017年征用了该个位于216街8020号、占地相当于13个街区面积的物业,以兴建公园,并向姓陈 (Albert Chen,译音) 的业主及其姓徐 (Ginger Hsu,译音) 的妻子,支付了约630万元。到2022年,政府又追加了近140万元,连同所欠利息共计约760万元。 在经过为期9天的民事诉讼后,法官巴斯兰 (Jasvinder Basran)在判决书中提到,陈氏夫妇提出诉讼的理据称,在假设该物业将从“农业用地储备” (Agriculture Land Reserve,简称ALR) 中移除所作的评估结果显示,其公平的市场价值为2,650万元。 陈氏夫妇还告诉法庭,如果不接纳2,650万元的估值金额,则应根据在土地被征用前,他们与当地一家地产发展商签订的2,000万元有条件买卖合约,来断定该物业的价值。 然而,法官认为,由于陈氏夫妇在2010年提出的将其物业排除在 ALR之外的申请未获批准,且此后情况一直未有变化,因此这处物业不大可能在2017年从ALR中被移除。 法官补充道,他不会重视业主与发展商签署的合约,因为该合约是有条件的,而买方终止合约的原因是该土地不大可能在2017年从ALR中被移除。 法官是根据2017年类似物业的买卖价,将这幅土地的公平市场价值定为1,050万元。 陈氏夫妇于1993年与一位合伙人合资购买了这幅土地,然后于2005年买下了对方的份额,并一直居于此地,直到2017年被征用。根据判决书,他们和租户将该地用于养马和其他农业用途,包括骑马、住宿和马匹配种,还有养鸡和种菜。 根据判决书内容,兰里政府认为该区在地产投机和的地价急升方面具有吸引力,政府注意到附近的西三一大学 (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 已提议出售该校的一些土地。政府预计这将推动该区房价上涨,正展开在该区的经济发展规划,并将其命名为大学区。 在2017年4 月,陈氏夫妇以2,700万元的价格挂牌出售该物业,一星期后,兰里政府指示工作人员向业主出价627.5万元买地,一旦不成功,则会征用该地。 判决书指,政府在2017年7月提交了一份征用该地的通知,以便为兴建一个设有运动场、停车场和场馆的发展计划让路。 法官巴斯兰权衡了一些证人的证词,最终裁定该物业的公平市值为1,050万元。 V20

员工未按合约要求突然离职 雇主可告员工获赔偿金吗?

【星岛都市网】员工如果未按合约要求就突然离职,雇主是否可以向员工索赔损失金额呢?胜诉机率多大呢? 最近卑诗省小额索赔法庭对 2 宗案件进行了审理,在这 2 案件中,雇主试图起诉据称在未依照合约要求的情况下突然辞职的工人。2 案件虽然情况不同,但仲裁庭以相同的理由驳回了雇主的索赔。 判决称,在没有发出所需通知的情况下辞职,在法律上可能构成“违反合约”,使雇主有资格起诉要求赔偿。但是雇主必须有证据表明工人突然离开导致损失,才能提出赔偿。 在第一个案件中,保险经纪梅塔 (Davik Mehta) 于 2022 年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离开了弗莱明保险代理公司(John Fleming Insurance Agency) ,公司要求梅塔赔偿 3,000 元。 仲裁庭成员里弗斯 (Christopher C. Rivers) 在裁决中表示,梅塔是否违反合约的问题最终无关紧要,因为该公司未能证明实际损失。 判决书说:该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或意见”来说明如何得出 3,000 元的数字。公司仅表示,这可能包括员工会带来的“收入记录”或“来自选择不与之开展业务的客户证据等。 在第二个案例中,一家名为 548981...

加国公园喂食动物 女子被罚款3500加元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一名女子因在温哥华史丹利公园留下可能吸引郊狼的食物而面临 3,500 元的罚款。 2021 年9 月,78 岁和 75 岁的克拉斯比夫妇 (Kemthong and Terence Lee Clasby) 被环保官员逮捕。前一天,公园在夜间关闭两星期以扑杀好斗的郊狼,之后才又全面重新对外开放。 检察机关于同年 10 月根据《野生动物法》涉及为危险野生动物留下或放置引诱剂的罪名而起诉两人。 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8月,园区内有45人报告被郊狼咬伤,专家认为郊狼对人类的习惯是造成攻击的因素。 法官萨瑟兰 (James Sutherland) 说:“她(Kemthong)的每一步行为都是故意的,她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她可能对郊狼与人类互动的重要性缺乏意识。” 罚款中的 2,500 元将捐赠给栖地保护信托基金会。 在过去的2年半里,克拉斯比一家一直处于保释条件下,不得进入史丹利公园,他们在任何其他公园里也不能吃会吸引危险野生动物的食物。 除了与史丹利公园有关的4项罪名外,他们还因在本拿比进行类似活动而面临另一项指控,但后来控罪被撤销。 2021 年夏末和秋季,公园里的人们报告称,一对夫妇携带狗饼干、面包和鸟食等食物进入史丹利公园。环保官员服务处多次记录了克拉斯比一家在公园携带和留下食物的情况。 警方在逮捕克拉斯比夫妇时扣押了他们的车辆,并查获了 63 公斤的狗饼干、面包和鸟籽。 被捕一个月后,他们的车辆第二次被扣押,当时这对夫妇被发现在本拿比的一家沃尔玛超市购买狗粮,然后穿过街道并将食物留在卡梅伦公园。 经过法庭上的说明,丈夫...

新车没过户开走出事故1死1伤 经销商被判赔$550万!

【星岛都市网】温哥华岛大维多利亚一家汽车经销商在一场诉讼中输掉了550万元的诉讼,目前正在接受一家汽车行业监管机构对其行为的调查,此前该经销商的一辆汽车操作员卷入了一场碰撞事故,造成一名女子死亡,另一名女子重伤。 据Times Colonist报道,卑诗汽车销售管理局(Vehicle Sales Authority,VSA)证实,正对Harris Victoria的行为展开调查,其于2018年8月让一名潜在买家开着新车回家9天,与此同时,试图为买家安排融资。 这辆车于买家照看下,撞到了两名晚餐后沿着中央萨尼奇路(Central Saanich Rd.)散步的女子。 受伤女士的母亲在民事法庭成功起诉了该经销商,并于去年7月获得了550万元的赔偿,用于支付她遭受灾难性脑损伤的女儿未来的护理费用。 伤者在医院住了近一年后,现住在一家长期照护机构,每月花费超过12,000元。 该经销商提出上诉,但上诉庭在12月维持了先前的法院判决。经销商须于2月16日之前对此决定提出上诉。 卑诗汽车销售管理局没有透露调查细节,该案的焦点是,这辆撞到女子的吉普车,在事发时谁才是真正的所有者。 汽车经销商通常会借出车辆让客户试驾,这种做法由卑诗省保险公司承保,以贴在车辆上的示范牌照的形式提供临时保险。 当汽车经销商的销售人员陪同潜在客户时,他们有保险。 经销商还可以在没有销售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将车辆借出24至48小时,经销商会要求司机出示驾照并记下信用卡信息,以防司机退回有损坏的车辆。 Times Colonist联系的多家汽车经销商表示,车辆借出9天是非常不正常的,他们想不出有什么必要。 呈堂资讯表明,经销商没有在借出的车辆上放置示范牌照,而是从潜在买家的车辆上取下了车牌并将其贴在新车上。 上述汽车经销商表示,虽然在购买车辆后进行这种车牌更换是很常见的做法,但在销售单获得批准之前这种做法并不常见。 在本案中,由于找不到核准贷款的金融机构,因此没有签订购买协议。 经销商表示,他们转移车牌的唯一时间是在交货时,并将所有权和保险转移到下一辆车。 图:VSA V6

为了围篱翻脸 两华裔家庭闹上法庭

【星岛都市网】两个华裔屋主为了围篱争吵不休,最终闹上了卑诗省民事调解法庭。被告最终要赔偿超过 3,200 元。 Daily Hive 报道,根据判决书,2022年9月,丁兆刚 (Zhao Gang Ding) 在未经邻居胡瑞娟 (Lana Ruijuan Hu) 和刘彦军 (Jason Yanjun Liu) 同意的情况下,在他们的房产上修建了围栏。作为回应,胡和刘夫妇俩人将丁告上了法庭。 仲裁庭成员就表示,丁提供的详细资讯描述了安装围篱之前两家发生的情况,清楚地表明“双方之间存在紧张关系”。 胡和刘在给丁的信中要求他拆除围篱,但他拒绝了,并声称围篱是他的财产。 这对夫妇进行了土地测量,以核实房产边界。判决书上称,这项调查“毫无争议地确定了被告者的围篱位于申请人的财产上”。 在提供了这些证据后,丁承认围篱建在邻居的房产上,同意将围篱移到他的房产上。然而,他表示胡和刘“无理地拒绝”,因为他不同意将其放置在距离房地界线至少 2 英尺远的地方。 胡和刘透过 CRT 寻求命令,要求被告拆除围篱,并就被告涉嫌侵入、滋扰和骚扰的行为索取土地测量费、景观美化费用以及一般性和惩罚性赔偿。 。 尽管胡和吕要求法庭命令丁兆刚拆除围篱,但仲裁庭成员斯图尔特 (Megan Stewart)...

加国法规:不满法官判决 我该怎么投诉?

【星岛都市网】随着移民增多,司法诉讼也越来越多,但法官的审理过程却不见得令所有人感到公正安心,如果不满意法官的判决和处理方式,能投诉吗?根据规定,如果你认为卑诗省法院各类法官(包括司法法官、司法案件管理员和治安法官)的行为不当,可以对他们提出正式投诉。 根据卑诗省法院 2022-23 财年报告,针对各类法官共有 250 多宗正式投诉,其中有 10 宗案件由首席法官审查并解决。 年度报告称,大多数投诉(其中 233 宗)被确定不涉及司法不当行为,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都会获得有关上诉程序的资讯。有些投诉与法院无关,而是转交给其他地方。 在首席法官吉莱斯皮 (Melissa Gillespie) 审查的 10 宗投诉中,有 5 宗针对法官,1 宗针对司法法官,2 宗针对治安法官(司法法官和治安法官都是审理小规模审判,例如涉及交通、罚单和规章制度违规的案件)。根据报告中的投诉摘要,其中 2 宗针对司法案件管理者(安排审判并主持初审和指派法庭)。 报告称,吉莱斯皮必须决定这些问题是否有道理,是否可以透过补救或纠正措施解决,或者是否值得进行调查。声明称,自 2013年以来,除2017 年的一项投诉外,所有投诉均经首席法官审查后解决。 该报告没有透露涉案法官的名字,但提供了投诉的详细信息,其中包括一名处理家庭法事务的法官“对自己的行为表示遗憾”并“为自己在诉讼过程中的语气道歉”。申诉人声称他或她有偏见,对申诉人严厉,不尊重他们,并且不让他们的律师发言。 另一名被指控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法官被告知他或她应该避免使用这种措辞,因为它“可以合理地解释为基于种族或文化刻板印象”。报告称,当法官“对申诉人如何看待他们的言论表示遗憾”并澄清他们的言论意图时,此事得到了解决。 另一名申诉人声称治安法官滥用职权,有药物滥用问题、发出威胁、违反禁止接触令。 根据加拿大司法委员会法官道德原则的要求,法官“应避免做出可能被合理解释为对任何人不敏感或不尊重的评论、表达、手势或行为”。 ●投诉方式及注意事项: 《省法院法》(Provincial Court Act)...

私下提供资金给他人作房屋贷款 华裔男子被罚3万元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华裔男子将自己的钱借给了十几名借款人当做房地产抵押贷款,但因为他未事先登记注册,因此被处以 3 万元罚款。 CTV 报道,根据卑诗省金融服务管理局 (BCFSA) 本月稍早发布的协议,Jefferson Wu 在 2015 年至 2022 年期间透过他的公司 Chartell Properties Ltd. 借出了这笔钱。 根据协议,吴先生和 Chartell 公司从未在卑诗省注册从事抵押贷款经纪人活动,而协议称吴先生是该公司的唯一所有者和董事。 该协议表明,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不当行为。 同意协议中写道:“吴先生和 Chartell 公司都没有意识到,在未经注册下借出资金的抵押贷款活动违反《抵押贷款经纪人法》。” 不过吴先生配合度很高,在被当局的调查过程中都提供了所有文件,且补上了注册手续。 协议称,截至 2021 年 1 月,Chartell...

美国华裔男子带枪入境加国被罚

【星岛都市网】一名男子在使用美加边境时过关时,被官员发现车内装有一把上膛的手枪,法庭裁定罚款5,000元,并禁止携带武器10年。 根据省级法院日前公布的判决,居住在美国华盛顿州的司徒志坚(Zhijian Situ,译音),于2022年11月在素里加美边境被海关拦截。官员在他的平治私家车中发现了一把贝瑞塔92X半自动手枪,而该型号武器在加拿大受到限制,其装载的弹药在加拿大也是被禁止。据被告的名字拼写,相信是一名华裔。美国华汉不慎带枪入境加国被罚 法官强调加美枪支管制不同 法官金佰利(Kimberley Arthur-Leung)在量刑决定书中指出:“上膛的枪支跨越国际边境,该情况非常严重。使我们边境人员生命面临危险,也使加拿大民众的生命面临危险。” 据法庭了解,司徒志坚在美国拥有该类枪支的许可证,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人员是在检查时,在他的一个口袋内发现了该许可证。当被问是否携带枪支入境,司徒志坚则否认。但当枪支被发现时,他最初告诉边境人员,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车上有枪,但最后坦言是忘记把枪放在美国,从而不慎带入加拿大。 金佰利写道:“虽然司徒的疏忽和遗忘显然不是故意行为,但他未能成为一名负责任的公民,即是多次检查车辆并如实申报,这令人非常担忧。”尽管司徒志坚在美国拥有枪支合法许可证,但在加拿大拥有半自动手枪和子弹是非法行为,因此必须对此进行处罚。 金佰利的判决中,多次提到加拿大和美国枪支法的差异。司徒志坚过去多次进入加拿大,并正在寻求永久居留权,他有义务去了解加美两国法律的差异。 金佰利重申,加拿大与美国在枪支的法律完全不同。加拿大对境内枪支的流动、运输、拥有和使用施加严格限制 金佰利最后指,5,000元的罚款是此罪行的最高罚款,尽管被告认罪是减刑因素,但结合当时的情况来说,这个判刑是适合的。 此外,司徒志坚必须支付受害者附加费,相关部门亦正要求没收其枪械。 V21

女员工发电邮顶撞上司被炒 法官判雇主赔偿8万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最高法院做出一项裁决,一家公司因一封“措辞强硬”的电邮而立即解雇一名女员工是错误的,须赔偿该女子81,100元。 加通社报道,卑诗省最高法院法官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审判中,认为Gisborne Holdings Ltd.在2022年解雇了勒费弗尔(Kavita Lefebvre),法官认定,所谓“措辞强硬”的电邮并不构成解雇工人的“严重不当行为”。 法官兰姆(Julianne Lamb)周三(20日)发布在网上的一份判决中写道:“立即解雇并不是对这封电子邮件的适当回应,我认为这并没有达到不服从的程度。这封电子邮件是直率且措辞强硬的,但并不粗鲁或不专业。” 法院获悉,勒费弗尔与该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18个月的合同,获聘为行政人员。 然而,在她开始工作大约6周后,人力资源经理和勒费弗尔的直接主管“对她所发送电子邮件的语气和内容提出了质疑”,她因此遭到解雇。 对于裁决,该公司辩称,相关电子邮件(法庭文件中未完整复制)导致了“雇佣关系不可调和的破裂”。 法官指出,在勒费弗尔被解雇之前,从未受到纪律处分的记录,也没有任何(该公司)跟进电子邮件的记录,并提出任何形式的警告或谴责。 兰姆解释说,公司有一项“渐进式纪律”的书面政策,要求在终止合约之前给予正式警告和停职。 “我并不是说Gisborne在某些情况下无权提出终止合约;然而,Gisborne有一项渐进式纪律政策,在收到一封令人反感的电子邮件后,它没有做出任何跟进的动作,这一事实表明,Gisborne的反应与电子邮件的内容不相称。”兰姆写道。 法官续道:“Gisborne无法提交给法庭,任何足以证明解雇行为合理的类似例子。” 法官表示,勒费弗尔电邮中最“令人反感”的部分,是指控她的主管“充其量是故意误导”,而其他部分可能被认为是对其主管行为的“含蓄批评”。 其他部分,例如勒费弗尔要求根据她所理解的,要求她履行工作职责之外的职责来讨论她的薪酬,在这种情况下被认为是合理的。 判决书写道:“员工要求讨论薪酬并不构成不服从命令。” 兰姆表示,电子邮件的结论也显示了继续和改善工作关系的意愿和意图。 在被引述的电子邮件中,勒费弗尔写道:“我的期望是,所有相关方都能遵守相同的标准,并且我所付出的礼貌、诚实和责任感将得到回报。我也期待积极的成果以及真诚和专业的工作关系,我希望我们大家都为此努力。” 法官解释说,因故解雇工人,法院需要认定该行为“极其恶劣,以致于实际上使雇佣关系无法继续”。 “在我看来,这封电子邮件不能被合理地描述为‘严重’的不当行为,”兰姆总结道。 法官判赔金额相当于勒费弗尔在整个合约期限内工作所得,但就没有对雇主做出任何惩罚性赔偿的判决。 图:加通社 V6

下逐客令划错一空格被罚5万 华裔业主上诉高院发回重审

【星岛都市网】一名业主在向租户发出驱逐通知书后,被发现搬进住宅的人是其父亲,而非早前申报的业主配偶或其本人,因此被勒令向租户支付近5万元。 业主徐志勇(Zhi Yong Xu,译音)在列治文新西敏公路(Westminster Highway)夹第6路附近持有一个住宅单位,他以有亲属需要入住为由,向租户沃尔姆斯利(Janice Carol Walmsley)及彭曼(Michael John Penman)发出了驱逐通知。 租户在迁出后发现,搬进单位的并非徐本人或其配偶,而是他的父亲,因此获住宅租务审裁处(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简称RTB)裁决,向租户赔偿相当于12个月租金的4.92万元。 业主一方曾向审裁处申辩,他的地产经纪在填写表格时划错了空格,错误地标示准备搬入单位的人是业主或其配偶。 负责审理的仲裁员认为这是一个“致命性错失”,据此作出了有利于租户的裁决。业主不服,今年4月向卑诗最高法院(B.C. Supreme Court)要求复核。 法官布兰奇(Ward Branch)裁决令结果出现逆转,他认为仲裁员此前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业主没有在表格中勾选正确的空格,并且仅以此一所谓的错失来提出其解决方案。 布兰奇认为,仲裁员没有考虑援引《住宅租赁法》(Residential Tenancy Act)来准许业主修改通知书,这才是“致命性错失”。 根据《住宅租赁法》第68条,如果RTB主管确信租户应已知悉在通知书中遗漏提供的资料,则可行使酌情权,准许修正相关通知书。 布兰奇指出,至少应该考虑,填报在表格上的资料偏差,是否足以影响其实质意义。 法官认为,根据仲裁员犯下以上两项错失,决定将案发还审裁处重审。 图:Google Maps V20

UBC博士生被货车碾压不治身亡 肇事司机被判罚款千元停牌1年

【星岛都市网】卑诗大学(UBC)博士生在温市被大货车撞死一案有了裁决,被指违例转线的涉事司机,被判罚款1,150元及有条件停牌一年。货车辗毙 官 辩方认为公平 这宗交通事故发生于去年6月29日上午约7时30分,现场为耶鲁镇(Yaletown)汉比街(Hornby Street)夹太平洋大道(Pacific Boulevard)的十字路口,当时正在骑单车的28岁卑大博士生贝尔特兰(Agustin Beltran),于右转时被一辆同样转入该路段的大货车后轮辗压,伤重不治。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后,检方未有对涉事司机麦金泰尔(Robert McIntyre)提出刑事检控,而是以《机动车辆法》(Motor Vehicle Act)提出指控。麦金泰尔承认在驾驶时欠缺了应有的谨慎和注意。 麦金泰尔被指使用了中线右转,而非指定的右转专线。 据CTV报道,麦金泰尔的代表律师塔诺(Jason Tarnow)形容法庭昨天(13日)的判决公平。他说:“这是公平的,我是指,对于任何人来说,当有人丧命而我们谈到的是1,000元的罚款时,这看来远不足够;但本案并非首宗以《机动车辆法》来提控的导致死亡案件,而且法官今天作出的裁决也符合案例,即卑诗省的判例法。” 他补充说,麦金泰尔因与事故相关的焦虑和创伤而辞去了工作。 在聆讯中,检方曾要求判罚被告1,000元及全面停牌,辩方要求不罚停牌及判罚1,500至1,800元,法官最终判罚款1,150元,并限制麦金泰尔驾驶车辆从事与工作相关的活动、接载孩子以及在紧急情况下驾驶。 贝尔特兰生前从事的学术研究是关于骑单车的好处。 在这宗事故发生后,温哥华市政府下令所有在市府及其外判商旗下的货车安装车侧防护装置。 图:资料图片/星岛记者摄 V20

如果你使用过这种除草剂 可以参加集体诉讼获赔!

【星岛都市网】针对常见除草品牌的新集体诉讼可能会给一些加拿大人带来额外的现金。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律师事务所 Koskie Minsky LLP 周二宣布,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已批准对生产Roundup除草剂的孟山都公司和拜耳公司提起全国性集体诉讼。 该诉讼称Roundup产品是一种基于草甘膦的除草剂,会导致非霍奇金淋巴瘤(NHL)。该诉讼于 2019 年启动,并于 12 月 11 日被法院正式认证为集体诉讼。 针对该杂草控制品牌的集体诉讼是代表接触过孟山都和拜耳分销和销售的草甘膦产品的个人提起的。 非霍奇金淋巴瘤幸存者杰弗里·德布洛克 (Jeffrey DeBlock) 代表该诉讼。他17 岁时在当地一家农场暑期打工期间使用除草剂后被诊断出患有NHL。 确诊后,德布洛克接受了广泛的治疗,“这永久地影响了他的健康和生活质量。” 诉讼称,他发起集体诉讼是为了自己和其他人寻求正义。 “法官决定是我们努力让孟山都和拜耳对Roundup所造成的危害承担责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Koskie Minsky LLP 合伙人 Jonathan Ptak 说道。 2015 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IARC)...

LifeLabs集体诉讼和解金!每人获赔50-150加元 符合两条件即可

【星岛都市网】数百万名曾光顾全国最大化验所LifeLabs的加拿大客户,现在可以获取每位金额50至150元的赔偿金。 LifeLabs因在2019年受到骇客网络攻击而面临集体诉讼和解协议赔偿。该公司周五公布,由即日起至明年4月6日止,符合资格的客户可网上填交申请表格,以获取每位50至150元的赔偿金。 LifeLabs发声明表示,凡于2019年12月17日或之前,曾为LifeLabs的顾客;并在2023年10月25日居住于加拿大的人,均符合申领资格。 全国约860万人有医疗卡等个人资料在事件中被骇客窃取,另有约13.2万人的化验申请或报告被盗。安省高等法院于10月25日批准了一项适用于全国的赔偿方案 ,LifeLabs将向全国客户提供合共高达980万元的赔偿金。 LifeLabs表示在支付了赎金后,网路攻击者已归还盗取的资料。未有迹象显示相关资料曾在暗网上出售或被人滥用。 该公司将以自动转帐或支票形式向获批核的客户发放赔偿金。申请详情及表格可参阅以下的 LifeLabs网页。 图:加通社 V20  

华男三处房产将被充公 涉曾制毒和谋杀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民事充公法》(BC Civil Forfeiture Act)允许扣押可能与犯罪活动相关且不一定有定罪的资产,因此卑诗省华裔男子因涉嫌毒品窝点和谋杀,其3处房产以及约150万元现金将被充公。 据Glacier Media报道,法庭索赔纪录显示,卑诗政府正在寻求将温哥华的两处房屋、阿波斯福(Abbotsford)的一处房屋和150万元现金充公,称这些现金是与非法大麻种植经营有关的犯罪所得,该经营场所于9月10日发生了一宗谋杀案。 卑诗民事充公办公室(BC Civil Forfeiture Office)总监在提出索赔时,并没有等待刑事定罪,更不用说对黄建新(Jianxin Huang,译音)提出正式刑事指控,黄建新于10月18日因谋杀和谋杀未遂而被捕。 据称,温哥华警察局警员接到有关枪击报案后,前往黄位于温哥华维多利亚街(Victoria Dr.)4372号的住所。 警方表示,有两人据称遭黄枪击,其中一人伤重不治。 据称,枪击案当天,警方在地下室发现了14,592.35元现金和大麻种植园。警方还发现了一顶BB帽、一根警棍、4个用过的弹壳和被篡改的电气系统。 维多利亚街的房产是黄的住所,由李珍(Jean Li,译音)拥有,她在诉讼中被列为共同被告。 黄和李还拥有41街(41st Ave.)1890号,该房产也面临充公索赔。黄还在阿波斯福拥有昆顿街(Quinton Ave.)27658号,这是第三处被充公的房屋。 黄被捕当天,警方前往黄在阿波斯福的家中,发现“一个种植大麻的工厂,大麻植物数量超出了与该房产相关的许可范围”。 警方还在温哥华东37街(East 37th Ave.)2118号找到了属于李的21,600元、手机和银行文件。 指控称黄和李“是《民事充公法》所定义的犯罪组织成员”。 充公办公室总监指,“用于购买和/或维护不动产以及金钱,其部分或全部资金,是非法活动和/或违反《所得税法》逃税的收益。” 而要充公这些资产,须由卑诗最高法院(BC Supreme Court)法官对黄和李下达命令。 《卑诗省民事充公法》拥有广泛的权力,允许主管扣押仅可能与犯罪活动相关且不一定被定罪的资产。它将举证责任置于被告身上。 卑诗公民自由协会(BC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简称BCCLA)反对该法案,指其赋予国家非凡的权力,破坏宪章权利,并阻碍了诉诸司法的机会。 今年,透过引入不明财富令作为工具,民事充公办公室总监获得了更大的权力。 图:谷歌街景 V6

房屋卖家因未能驱逐租客 被裁定须赔买家超$5000!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一个房屋卖家因未能驱逐拒绝离开的地下室租客,被命令须向买家支付5,000多元。 据卑诗民事审裁处(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CRT)在周一(4日)发布一份裁决书,买方阿里(Ahmed Ali)将卖方SL Trading Ltd.告至卑诗民事审裁处(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CRT),指控该公司未能履行买卖合约(CPS)规定的义务。 民事解决法庭裁判员曼尼(Peter Mennie)在裁决中指,阿里已经提供“衡量可能性”(balance of probabilities)证明了他的指控,命令SL Trading向他支付总计5,448.14元的损害赔偿、利息和CRT费用。 阿里表示,他向SL Trading购买了一套房屋,并声称该公司未能提供空置房产、拒绝清除该物业的垃圾,并且电器丢失或无法使用。 曼尼在裁决中转载CPS的相关部分包括,阿里将于2021年8月31日获得该房屋的“空置所有权”,SL Trading将确保所有电器(包括4个炉灶、4台冰箱、两台洗衣机和两台烘干机)都将在交房时处于正常工作状态,SL Trading将清除该房产内外的所有垃圾,并向该房产的租户发出驱逐通知。 裁决书没有具体说明该物业位于卑诗省的什么地方。 SL Trading告诉CRT,它已于2021年5月23日向租户发出通知,建议他们在8月15日之前搬出该房产。该公司表示,没有收到地下室租户提出任何异议,因此相信那个人会搬出去。 但该地下室的租户并没有搬出去。阿里在接管房屋的第二天,就开始透过据卑诗省的《住宅租务法》(Residential Tenancy Act)规定驱逐租户,该程序于2021年11月30日结束。 虽然SL Trading辩称阿里在购买房屋时已承担了租赁权,但曼尼不同意该说法。 曼尼裁决中写道:“证据中的电子邮件清楚地表明,阿里先生和他的房地产经纪人多次要求SL Trading确认地下室租户会在占有日期之前离开。” “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阿里的律师通知SL Trading,阿里将在争议下完成购买,并且不影响他起诉要求损害赔偿的权利。阿里坚持将房屋空置的合约,不同意承担租赁或放弃其根据协议规定的权利。” 阿里声称支付了2,229.59元聘请律师以及完成住宅租务处(Residential Tenancy Branch,简称RTB)流程相关的费用。曼尼同意这些费用已经得到证实,并将其判给阿里作为补偿。 根据CRT的裁决,阿里成功将地下室租户驱逐出房屋后,发现该租户使用的洗衣机和冰箱无法使用,炉灶也不见了。 曼尼驳回SL Trading辩称,这些问题是被驱逐租户的责任,并指出CPS中有一项具体条款,要求公司在阿里接管时这些设施处于可用状态。 阿里向法庭提供了一张发票,显示他支付了1,750元为该单位购买了“二手炉灶、冰箱和洗衣机”,而曼尼判给了他这笔金额的损害赔偿。 同样,阿里索赔1,380元,用于清除“房屋后面、甲板下和地下室套房中留下的大量垃圾”,也获法庭认可。 虽然阿里证明的损害赔偿总额达到5,539.59元。由于CRT的小额索赔管辖权将赔偿金额限制为5,000元或更少,最终只能得到5,000元。 不过,此限制不适用于CRT申请费的利息或报销。加上273.14元的利息和175元的费用,SL...

安省立法打击非法狗场 催狗繁殖将被重罚!

【星岛都市网】安省将立法打击非法狗场,确保狗只得到适当对待。 安省政府今日宣布,将在未来通过《防止不道德销售幼犬》法例(PUPS)及修订《安省动物福利服务法》(PAWS),以打击有害的养狗行为。 修订的内容包括禁止各种不道德的养狗行为,包括让一只母狗在两年内繁殖超过三次,及让一只母狗在连续两次发情期中繁殖多于两窝小狗。此外,让小于一岁的母狗繁殖,以及将小于八个月大的小狗与母狗分开也属非法。 如法例获得通过,狗场老板会被罚最少1万加元的罚款。如有狗只因上述情况死亡,则会被处于最少25000加元的罚款。   T12

【加国冬季防火】切勿贪便宜!专家呼吁慎选烟雾警报器

【星岛都市网】特约记者陈龙超报道,严寒将至,民众都会使用电热设备保暖,或者在家举行火锅派对,邀请家人好友们欢聚。加国住宅火警数字有上升趋势,《星岛头条》采访温哥华消防及救援服务处及专业消防设备公司,拆解经常被忽略的家居防火措施及错误,提醒不论住在独立屋、城市屋或公寓的住户,都要在家中做足防火措施,减低引发火灾风险。 住宅火灾上升惹关注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在 2017 至 2021 期间,涉及住宅的火警占建筑物火警约三分之二,每年平均超过 1 万宗。 温哥华消防及救援服务处(VFRS)表示,温哥华在 2023 上半年的火灾数字比去年同期上升31%,是有纪录以来最多火灾的 6 个月,涉及建筑物及单室住所(SRO)有上升趋势,全市发生 4宗火警致命个案,其中 3 宗涉及吸烟物料。 VFRS 发言人特鲁多(Matthew Trudeau)曾表示,“如果没有洒水灭火系统控制这些火灾,我们会看到更多建筑物受到严重损坏。”另外,因纵火引发的火灾同样增加,占整体火灾数字的26%,情况令人关注,他呼吁民众举报可疑活动,并就潜在火警风险向当局通报。同时,他鼓励吸烟者正确熄灭烟蒂,并鼓励人们使用电池供电的灯而非蜡烛。 每楼层均需有足够的防火装备 VFRS 发言人特鲁多特别提醒独立屋的住户,由于大多数没有聘用物业管理公司,业主须自行负责有关防火条例的要求,包括在每间房间内及房外位置和每层,均需独立安装烟雾警报器。 此外,警报器需按照生产商指示安装,每个月需检查警报器是否正常运作,并定期更换电池,警报器应每 10 年更换一次。如出现误鸣情况,需找具认可资格人士进行维修。 设定一个逃生路线图,一旦发生火警,家人要知道如何逃生及在屋外什么地方集合。每间屋应设有至少两个逃生出口,以防火势堵住某个出口,阻碍逃生。 每间房都该设有一条绳梯,而屋主需定期检查绳梯有否破损,而家人也需懂得如何使用绳梯,沿楼层窗口安全下到地面,离开火警现场。 住在城市屋和公寓的住户,防火事务如消防设备维护、逃生路线及防火安全手册更新等,主要由物业管理公司负责。然而,住客仍需留意单位内的烟雾警报器是否操作正常,住在城市屋及低层公寓的住户需预备绳梯,以作不时之需。 千万不要拆除烟雾警报器! 温哥华消防设备维护公司“VanFire” 代表巴克斯特(Dave Baxter)表示,最常被大众忽略是烟雾警报器,有些住户为求方便,直接把它们除掉,或者用胶纸封掉扬声器。 他强调,这不仅违反消防附例,还拿自己及家人生命开玩笑,因烟雾器的作用是在火势极轻微的情况下,向住户发出警告,争取最多时间离开。如果把它们除掉,当屋主发现火警发生时,恐怕会太迟,对生命造成威胁,运作正常的警报器,能够把家庭火灾的死亡风险降低 50%。 另外,巴克斯特提醒,购买警报器,不要只看价钱,有些超便宜的警报器,遇上蒸汽都会发出响声,造成不必要的滋扰。 根据附例,所有新建成的楼房内,不同位置的烟雾警报器都要互连互通,当地下室有烟,警报响起时,房间的警报器也会启动起来,只是较旧楼房较难设置互连互通的警报器。巴克斯特表示,这类业主只能尽量在屋内多装一些警报器,确保有烟雾发生时,能尽快获悉。 警报器的电源分为两种,一种单靠电池,另一种需在家取电,后者好处在于不需经常检查电池,然而,它需要有牌电工才可安装。 烟雾警报器两大种类 光电式(Photoelectric)当烟雾进入探测器内,将会遮去部分光源,使得受光部之受光量减少,当光量减少达到一定值时,侦测器开始发出警报,适合用于较近厨房和浴室位置。 离子式(Ionization)- 当烟雾微粒进入时,微粒将造成电流减少,在其减少量达一定值以上时,侦测器即开始发出警报,适合用于寝室、楼梯及走廊的天花板上或墙壁上。 市面上还有一些警报器可同时侦测一氧化碳,或具有 Wifi...

大雪过后市府何时来清理?万锦手机App追踪铲雪车位置

【星岛都市网】每次经历大风雪过后,不少居民的脑海可能都会闪过一个问题,市政府的铲雪车什么时候才会来清理家门前的积雪? 清除马路及行人路的积雪属于市政府的职能范围,每个市镇对于什么时候出动铲雪车都有不同的指引。以万锦市为例,当主要道路 (Primary Road) 的积雪达3厘米;次要道路 (Secondary Road) 积雪达5厘米;区内小街 (Local road) 积雪达7.5厘米;万锦市的铲雪车队伍便会开始清理积雪。除了铲雪以外,在开始下雪时,铲雪车还会在马路及行人路上撒盐,令冰雪可以更快速融化。 铲雪车可大致分为两种,分别为道路专用 (Road plow) 及行人路专用 (Sidewalk plows)。虽然万锦市一共拥有146架道路铲雪车及54架行人路铲雪车,但由于万锦市拥有庞大的道路网络,一共有超过2,100公里的道路及1,175公里的行人路网络需要清理及维护,所以清理积雪的工作并不容易。而且铲雪车的行驶路径,有可能令到市内部份地区的积雪较早被清理。 除了道路网络外,清理公园及小径的积雪也属于冬季维护工作之一。当积雪超过5厘米,万锦市政府人员便会在停雪后的24至48小时,清理公园及小径的积雪。 万锦市居民可以到冬季维护专页或下载万锦市的手机应用程式 (Access Markham),了解铲雪车的实时位置及铲雪进度,并可以输入地址,以查看有关地区属于哪一种道路。为了令到城市可以更顺畅地运作,万锦市会首先清理主要道路的积雪,然后到次要道路,最后到区内小街。 合资格人士登记后可享免费清理雪坝服务 当铲雪车清理道路上的积雪时,过程中有可能会堵塞民居的停车道(Driveway),形成雪坝(Windrow)。居民切记不要将积雪推回路面,此乃违法行为,并会令路面情况更加危险。如果你年满60岁或是残障人士,家中并没有任何12至59岁人士同住,可以申请协助清理雪坝计划 (Snow Windrow Removal Assistance Program)。市民递交申请后,市府会独立审视每个个案,并将合资格人士加到清理雪坝计划的名单上。 当积雪达7.5厘米,市府完成清理道路积雪后的8小时内,工作人员会为名单上的人士清理停车道前的雪坝,打开约一架车的阔度,令居民的汽车可以驶往路面。 如果想了解更多万锦市的冬季维护工作,欢迎到 markham.ca/winter 浏览。市府亦制作多条有关影片,让市民可以更了解冬季的铲雪工作。 另外,万锦市5个室外滑冰场将会在天气许可的情况下开放。如果想了解滑冰场的地点、开放时间及最新情况,可浏览...

加拿大男子胜诉后追讨$2万赔偿 7年仍未到手!

【星岛都市网】一名业主向其承包商索偿2万元,获小额钱债法庭裁定胜诉,但经过7年追讨后,至今仍然分文未收。有民事律师形容,即使小额赔偿已获法庭裁定,但索偿者仍需自行追讨,过程难若登天。 2014年底,新斯科舍省的多布森(Peter Dobson)光顾了装修公司Grosse Contracting,为其住所加建一个楼层,协议工程费用约11.7万元,但对方最终未能完成工程。多布森获小额庭裁定胜诉,可获逾2万元赔偿,时为2016年5月。 然而,7年过去了,他仍在为追讨这笔赔偿金而烦恼。 据CBC报道,法庭文件及政府档案显示,至少另外8人曾成功控告这家装修公司。CBC接触了其中5人,均表示未有收到赔偿金。其中3人向小额庭申索,合共判获赔偿近3.2万元;另外2人入禀较高级别的省级法院,以申索更高金额,合共判获逾14万元赔偿。 多布森表示,没有从装修公司那里听到任何消息。“我不相信我们能够收到这些款项了。当你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时,小额庭完全没用。” 在卑诗省从事民事诉讼的律师莱格 (James Legh) 形容,要真正赢得小额索偿案,好比翻越高山。 他表示,即使你获得法庭裁定胜诉,事情也仅是成功了一半。赢得小额索偿官司,只代表法院“承认有人欠你金钱”。“问题是有些人不想付钱,那你就必须决定:是否值得耗费心力、金钱和时间,来追讨他们呢?” 他解释,有别于家事法庭设有执法部门,协助一些伴侣及其子女取得款项,小额庭的胜诉人需要贵客自理,而这是一个非常艰难和复杂的过程。 CBC曾以电话联络涉事装修公司的负责人,询问为何还未支付赔偿金。对方回应道:“我现在对此不予置评。” 据省府注册处的资料,该公司在过去21年间,曾转换多个不同的公司名称营运。 多布森曾依从省府建议进行查册,看看是否能从装修公司负责人名下物业取得赔偿,但当他试图登记留置权时,发现对方的名字已被移除。他又试过自掏腰包600多元,找律师发传票要求对方答话,但不获理会。 多布森本来可以尝试以藐视法庭罪提出诉讼,如果胜诉,法庭可判被告入狱、罚款或被扣押财产;但多布森在得知诉讼可能需花上数千元律师费后,便打消了念头。 律师莱格指出,即使对方被判藐视法庭,也不保证申索人能获得赔偿金。一旦对方说无钱,申索人的花费就可能化为乌有。 卑诗省上月通过《金钱裁决执行法案》(Money Judgment Enforcement Act),对小额庭的程序进行了修订,使原告较易取得经判决的赔偿。省府指新例会让当局评估被告有何物业可被没收,毋须原告再另提诉讼。 多布森认为,如果法庭颁令是有牙老虎,对原告会有很大帮助,否则一切都是徒然。他已经对讨回债项不存厚望,只想讨得公道。 图:pexels V20

7年前惨遭追尾身体永久残疾 单亲妈妈获赔100万元

【星岛都市网】温哥华岛一位单亲妈妈因7年前的一场汽车追尾事故,获得100万元的赔偿。汽车追尾致无法做事  据Glacier Media报道,2016年11月,温哥华岛一位39岁的单亲妈妈因一场车祸导致无法全职工作,她最终获得了100万元的赔偿。 报道指,事发当时,加克(Lisa Gark)正在库特尼(Courtenay)附近等待汇入高速公路,突遭玛丽·劳宗(Ashley-Marie Lauzon)驾驶的车辆追尾,而肇事车辆属于劳宗的母亲盖尔·劳宗(Gail Lauzon)。 卑诗最高法院(B.C. Supreme Court)法官夏尔马(Neema Sharma)在周一(6日)的裁决书中指,车祸导致加克“多发性硬化症,永久部分残疾”。 加克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单亲妈妈,抚养了3个孩子,她透过在库特尼一家水疗中心做全职工作来养活自己和女儿。 夏尔马说,加克原本是个非常活跃的人,喜欢户外活动,包括露营、健行、钓鱼、划橡皮艇,也喜好摄影、木工和手工艺等。 但车祸发生后,她开始感到剧烈头痛,肩膀、颈部、臀部和下背部也感疼痛。于是到医院接受肌肉松弛剂治疗,并由家庭医生继续跟进。 据称,加克的颈部活动范围也受到限制,睡眠因此受影响,并且连洗碗、清洁浴缸或搬运杂货等基本家务事都难以胜任。 加克作证表示,自从事故发生以来,她的下背部一直持续灼热及疼痛。此外,她从2017年开始感到左腿也疼,其强度和范围在2017年和2018年加重。 “随着时间推移,她的疼痛开始伴随着腿、脚、骨盆麻木和肌肉无力,”夏尔马说。 法官续指,加克庭上作证时表示,车祸不仅伤害身体也削弱了她与孩子们的关系,她为此感到悲伤,因为她无法为他们提供稳定的生活。夏尔马写道:“她认为,由于生活不稳定,(使)她失去了孩子的监护权。她担心这会对她与孩子的关系产生持久影响。” 夏尔马得出结论,这次事故导致加克遭受多种问题,并最终裁决加克总共可获逾100万元赔偿金。 图:资料图片 V6  

多伦多男子麦片投毒杀害三岁幼儿被判终身监禁

【星岛都市网】多伦多居民Francis Ngugi在承认 2021 年在士嘉堡幼儿早餐麦片中毒致死后,被判处终身监禁,17 年内不得假释。 周五,多伦多安大略省高等法院法官 Maureen Forestell 宣布了这一决定。 47 岁的Ngugi于 9 月在多伦多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对三岁儿童Bernice Natanda Wamala死亡认罪,他被控二级谋杀罪。他还对谋杀三岁的萨玛拉·萨米尔未遂案表示认罪。 伯尼斯于 2021 年 3 月 7 日去世,前一天晚上在萨马拉家过夜时摄入亚硝酸钠。 根据一致同意的事实陈述,这些孩子并不是恩古吉的预定目标。相反,这名男子在麦片中下了毒,试图谋杀萨米尔的母亲Zahra Issa,但没有成功,原因是他向已婚的Issa求爱却被拒绝。 2019年,Ngugi在一所成人学习学校遇到了Issa,不久之后,他们都以难民身份移民到了加拿大——Issa来自坦桑尼亚,Ngugi来自肯尼亚。 双方同意的事实陈述指出,二人于2020年建立了一段浪漫关系,但Issa拒绝了对方进一步的追求,理由是她丈夫和大女儿计划会到加拿大和她团聚一起生活。 相关阅读:多伦多肯尼亚难民求爱已婚同学未遂,投毒错杀三岁女孩! (言西早 图 警方)

他从魁省买了326箱啤酒 为何全部被省警没收?

【星岛都市网】安省警方 (OPP) 指控一辆出租货车的司机非法持有326箱在魁北克购买并带入安大略省的啤酒,并全部予以没收。 11月2日下午 2 点刚过,安省省警接到报告称,安省贝尔维尔附近的 401 号高速公路上有一辆车辆报废。警察沿着高速公路西行路肩留下的边缘标记,最终找到了这辆货车。警方称,当时该车的左后轮已断裂至轮毂,并开始因高温而冒烟。 OPP表示,司机是一名 30 岁的多伦多男子,他把车停在路边,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就在这时,警察注意到前排乘客座位上有四箱啤酒。包装上只有法语。 OPP 在周四的新闻稿中写道:“当被问及啤酒的情况时,司机闪烁其词。当被问及从魁北克运输啤酒时,司机再次闪烁其词。” 进一步搜查货车后,发现了剩余的啤酒——总共326 箱,包括各种品牌的罐装和瓶装啤酒。 OPP称,司机承认这些啤酒不是在安大略省购买的,并表示这是为了婚礼而不是他个人使用。 司机被指控非法持有酒类、非法购买酒类以及驾驶不安全车辆等罪名。随后OPP没收了啤酒并拖走了货车。 “从魁北克省购买并运往其他省份的酒类必须仅供个人使用。司机承认这不是他个人使用的,”OPP 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澄清道。 2018年,加拿大最高法院一致裁定,加拿大人不享有跨省购买和运输酒精的宪法权利,结束了一名新不伦瑞克省男子为从魁北克购买更便宜啤酒的权利而长达五年的法律斗争。 由九名法官组成的小组表示,各省有权限制从其他省份进口商品,只要限制的主要目的不是阻碍贸易。 虽然安大略省在第二年取消了对个人可以带入该省的酒类、啤酒或葡萄酒数量的限制,但这些酒类、啤酒或葡萄酒必须用于个人消费,不得用于转售或商业用途。 (言西早 图省警)

离谱!女租客冲凉时业主带人看房 一天两次未事先通知!

【星岛都市网】宾顿的一位女租客表示,因为业主想要出售公寓,让多名陌生人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房间。 Linda Kissoon说,有一天发生了两次这种情况,还有一次她正在淋浴。 “我说,现在立刻离开我的公寓。你们是谁,你们在做什么?” 虽然业主道歉了,但在她睡觉时,又有另一位房地产经纪人未经通知进来了。 Metro Tenants' Associations的主任Geordie Dent说,业主需要提前24小时提供书面通知告知租户,而且只可以在通知中的时间进入,也需要告知原因,比如进行维修。业主或房地产经纪人可以带潜在买家参观或进行检查。 Kissoon表示,她希望租客们可以了解自己的权益。但是现在业主说公寓不再出售,因为家人需要搬进来住,所以不再租给她。 (图:资料)T10

华裔业主告邻居噪音滋扰被驳回 再申诉获赔1万加元

【星岛都市网】本拿比一名华裔业主入禀卑诗民事审裁处 (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指称楼下邻居大声谈话,以及发出嘈吵的电器、敲击的橱柜和风扇噪音等,使她彻夜难眠,被民事审裁处驳回了她的两项索偿申诉。 然而,同一业主此前曾就同类投诉,向卑诗人权审裁处 (BC Human Rights Tribunal) 提出申诉,结果获得款额达1万元的“和解协议”。 据卑诗民事审裁处上周两项相关裁决之一的公开内容,吴琳达 (Linda Woo,译音) 在本拿比布伦特伍德道 (Brentwood Drive) 4799 号的Thomson House住宅大厦拥有一个单位。她向CRT 申诉,称物业管理公司没有采取足够措施,以调查她的投诉或执行噪音附例,对她构成“严重不公平”的对待。 在2020年2月至2021年8月期间,吴提出了不少于19次噪音投诉。 吴要求获物管公司赔偿5,000元,理由是“尊严受到损害、失去了享用家居的权利,以及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痛苦”,并要求下令物管公司对她楼下的单位执行噪音附例。 其楼下单位的业主阿玛希 (Aliza Amarshi) 也提出了申诉,指称吴才是造成滋扰的邻居。 阿玛希其后撤回了索偿,但吴向她提出反诉,要求她也要赔偿5,000元。 物管公司否认了吴的指控,称已就其投诉进行过调查,并“尽其所能”执行相关附例。 物管公司辩称,本案应予驳回,因为吴的申诉已在先前另一宗民事审裁诉讼,以及一宗由卑诗人权审裁处审理的个案中获得了解决。 人权审裁处于2021年8月决定,双方达成了款额1万元的和解协议。而早前经民事审裁处审理的另一诉讼,已于2022年4月透过协商获得解决。 民事审裁处同意物管公司已试图尽职调查及处理吴的投诉,并认为即使吴受到滋扰,也未有充分证据显示噪音达到不合理程度,因此驳回其索偿要求。 图:Google Map V20

朋友相约滑雪却闹上了法庭 被告须赔偿上千元!

【星岛都市网】滑雪季节将来临,朋友常常相约一起上山滑雪,若有一些约定授受可以说清楚,免得最终要闹上法庭、不欢而散。最近卑诗省小额法庭就一桩滑雪纠纷做出了判决,两男子原本喜滋滋说好去滑雪,最终为了钱闹不愉快,法庭最终判被告要付1,000加元。 民事解决法庭成员卡莫迪 (Micah Carmody) 做出了有利于案件申请人斯奈德 (Kevin William Snyder) 的裁决,他要求奎亚雄 (Tito Carmichael Quiachon) 偿还他为其购买价值约 1,000 加元的滑雪装备,包括滑雪板、固定器和裤子。 被告奎亚雄辩称,这些装备本是礼物,斯奈德提出索赔只是为了报复奎亚雄拒绝让斯奈德搭顺风车去山上。 法庭的裁决书上称:“原告(斯奈德)和被告(奎亚雄)曾经是朋友。被告想滑雪,但没有设备;原告想滑雪,但没有交通工具。2022年11月,双方一起去买滑雪板、固定器、和其他设备。原告支付了所有费用。” 奎亚雄告诉法庭,斯奈德在购物过程中很招摇炫耀,以便商店里的人都知道他有钱、正在为奎亚雄的购物付款。 判决书中写道:“原告并不否认在商店里 ‘炫耀’ ,但这不足以证明原告初衷是想把这些滑雪装备当作礼物送给被告。” 卡莫迪表示,法律假定的是讨价还价,而不是礼物。他的结论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斯奈德打算将所买下的滑雪装备作为礼物送给奎亚雄。 仲裁庭成员引用了短讯,其中斯奈德称愿意为滑雪设备出资 300 加元,因为奎亚德会“每个周末”开车带他一起去滑雪场。 卡莫迪发现,奎亚雄向法院提交的资料表明,他感到施奈德迫使他购买他买不起的东西,因此“这反映了被告的理解,即最终是他、而不是原告购买了这些装备,因此他需要偿还原告费用。” 根据决定,含税的总购买额为 996.77 加元。卡莫迪决定将这笔金额抵销 60 加元,因为在两人闹翻之前,奎亚雄曾 4 次开车送斯奈德去山上滑雪。 在最终的...

加拿大夫妇飞多伦多航班延误3小时 法院判赔他们近$900!

【星岛都市网】新斯科舍省的一家小额索赔法庭刚刚判给一对哈利法克斯夫妇数百元的赔偿,这对夫妇去年圣诞节乘坐西捷航空公司的航班飞往多伦多延误了三个多小时。 Eliza Richardson在接受多伦多CTV采访时表示:“试一试没有什么坏处,我很高兴我们赢了。” Richardson和她的丈夫 Ben Friedrich计划于2022年12月23日从哈利法克斯飞往多伦多,但由于天气恶劣,他们的航班被取消,改期到了圣诞节。 他们的航班在旅行当天多次延误,比预期晚了3小时45分钟才到达多伦多。 “我对此不太高兴。但至少圣诞节晚上我们和家人在一起,节礼日我们和丈夫的家人在一起。” 虽然第一次取消是由于暴风雨,但圣诞节的延误却与天气无关。 根据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赔偿规定,如果航班中断是在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且与安全无关的话,晚点3至6小时,航空公司必须赔偿400元;如果晚点6至9小时,航空公司必须赔偿700元;而如果晚点9小时以上,航空公司必须赔偿1000元。 准备成为律师的Richardson提出了索赔。她告诉西捷航空,他们每人可以得到400元。 Richardson说:“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但我们却多花了三个多小时,所以我们觉得这达到了所有的要求。” 西捷航空曾两次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延误与天气有关,因为仍然是由12月23日的暴风雨天气造成的。 Richardson不同意,并将案件提交给了新斯科舍省的小额索赔法庭。法官同意向这对夫妇支付赔偿金,并命令西捷航空向他们支付800元,外加99.70元的诉讼费,共计近900元。 Richardson很高兴赢得了这场官司,并表示这笔钱将得到充分利用。 她说:“我将用这笔钱来偿还法学院的债务。” 航空乘客权利组织主席Gabor Lukacs表示,这一裁决表明,如果航班延误是航空公司的过错,航空公司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Lukacs说:“这表明乘客可以在小额索赔法庭上得到正义,这比政府正在做的要多。法院确实显示了西捷航空在实践中所做的事情,他们在找借口避免支付赔偿,他们不喜欢这样。” 多伦多CTV联系了西捷航空,该航空公司表示正在审查这一决定,但没有发表评论。 Richardson说,如果其他人也觉得航空公司欠他们钱,她鼓励他们去法庭。 她说:“如果你有时间和100元的申请费,我想说为什么不试试呢?” Richardson说,联邦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让航空公司在他们应该赔款的时候支付赔偿金,他说,加拿大人不应该为了得到他们应得的赔偿而上法庭。 https://toronto.ctvnews.ca/couple-takes-westjet-to-court-for-delayed-flights-to-toronto-and-wins-1.6617360 编译:YUAN 图片:星岛资料图

移民部以成绩差为由拒发学生签证 联邦法院裁定不公

【星岛都市网】联邦法院裁定,移民部以申请人过去学业成绩不佳及“不一致”的学术目标为由,拒发学生签证,做法不合理,因此申请人有权获得司法复核。 据CIC News于周日(22日)报道,一名来自印度的申请人,于2021年收到多伦多尼亚加拉学院(Niagara College)全日制国际工商管理研究生课程的录取通知书。申请人随即凭著校方的录取通知书,向移民部(IRCC)递交学生签证和临时居留(TR)的申请。 然而,及至数个月前,该名申请人收到移民部通知其学生签证申请被拒,理由是学业成绩不佳,以及学习目标不一致。 移民官指,从申请人于印度孟买大学(University of Mumbai)的成绩表可见,其核心科目的平均成绩较低,分数为40%至59%,据此认为申请人未能展现出足以在加国成功完成其课程所需的学术能力。 移民部官员所称的学习目标不一致,是指申请人原先报读的是商业数据分析,但其后转为国际工商管理。 法院认为,该官员关于申请人学业表现的结论,缺乏合理性和透明度。特别是未能将申请人先前的学术履历与其预期学习计划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联系起来。法院不认同,在某一学习领域获得低分数,意味着申请人无法在另一学习领域表现出色或完成课程。 此外,尼亚加拉学院显然对申请人拥有完成课程并为学院作出“重要贡献”所需的资格,感到满意。 法院也不认同移民部官员指申请人学习目标不一致的看法。申请人已向移民部提供选择报读国际工商管理课程的理由。 报道指,本案例意味着,即使申请人在先前课程中的学术表现欠理想,也不能断定其完成另一些课程的能力,也不应妨碍其获批学生签证。此外,只要申请人能够提供理由或解释,就有权选择在加拿大攻读不同的课程。 图:Niagara College V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