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四月 23, 201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加国法规

安全部长解释新例:未成年藏大麻 不足5克免刑责

■现有法例规定12至17岁人士藏有大麻可被检控。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昨日表示,全国娱乐用大麻合法化,不代表过去涉大麻而被定罪人士能够获得特赦,犯罪纪录会被消除;而联邦政府亦考虑18岁以下人士若藏有或分享不多于5克的大麻,或毋须面对刑事检控,惟最终司法权会下放予地方政府自行决定。 根据新提交的立法建议,18岁以上人士可以公开拥有不多于30克的干燥大麻、或份量相等的非干燥大麻,惟古迪尔接受访问时表示,联邦政府目前未考虑特赦因拥有少量大麻而留案底的人士。   贝理尔:减执法成本   古迪尔亦表明,政府在大麻正式合法化前,仍会继续致力执行现有的相关法律不会“手软”:“在草案进行立法过程期间,禁止藏有和使用大麻的现有法律依然有效,民众必须尊重这一点。” 根据现有法例,年届12至17岁的青少年,无论藏有多少大麻都可以被控,新例则建议若18岁以下人士藏有或分享不多于5克的大麻,将不面对刑事检控。 协助各联邦部门推行大麻合法化工作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贝理尔(Bill Blair)表示,政府的最终目标是给予各省和地方弹性,让他们自行决定青年可藏有大麻的份量上限,并可选择向持有少量大麻的青年引进非刑事制裁,采用如现时安省以告票制度规管19岁以下人士买酒等措施。 贝理尔续称,不为干犯这类案件的青年留案低,能令执法更直截了当,并减轻执法成本。 资料来源:加通社

都市特稿:经营家庭厨房有没有违法?

  家庭厨房的外卖食物 【加拿大都市网】近年来,随着华裔移民和留学生的增加,除了大街小巷各式各样的中餐厅,大多伦多地区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独具特色的“家庭厨房”,有些名声大噪,需要提前数星期预定。或许有不少人会疑问:加拿大有严格的卫生和食物管理条例,这些送上门的食物符合卫生标准吗?家庭厨房的经营有没有违法?相关部门如何监控? 本报记者 文琪 所谓“家庭厨房”,就是透过网络和现代通讯,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和爱好,给某一位制作者(家庭厨房)预订和等候独家制作的“私房菜”送上门。 提起“私房菜”这三个字,或许大家脑海裡会想到老火汤、三杯鸡、烤冷面、辣炒鸡架、手撕牛板筋、浓香酱骨、虎皮蛋、酸辣土豆粉、榴莲千层糕、椰子冻等这些佳餚或甜品,正是“只要你想得出,我就能做得到”,“足不出户,尝到家乡的味道”。 全家出动经营厨房 在多伦多,蓬勃兴起的家庭厨房火红火旺,令华裔华人可以吃遍中国各大菜系。能造就这种兴旺的原因,一是有些地方小食、特色小吃并没有纳入餐厅的经营,或者餐厅出品的食物风味与原汁原味相差甚远,其次就是送菜上门。很多的家庭厨房,透过网络或移动平台直接将生意做到每个家庭裡面。从出品水准看,他们有的可以媲美餐厅的味道,有些则反响一般,颇受争议。有些价格比餐厅便宜,有些则定价昂贵,号称一分钱一分货。 Ann是多伦多一家专营东北面点的家庭厨房的小老板、主厨、送餐员和“半职妈妈”。她调侃称自己这个妈当的是半职的,因为还有一半要分给自己经营的家庭厨房。“我先生每天工作很忙,我们没有父母帮忙照顾小孩,他赚的也不多,现在多了一口人,我若完全不上班日子就过得很紧张。经营家庭厨房是既可以补贴生活又可以兼顾宝宝的最好办法。别的不敢说,但我的面点手艺绝对是可以开店的。并且我崇尚健康饮食,我做的东北家常菜油不大,也会使用低纳盐,这些是外面很多餐厅做不到的。” 哄着孩子,Ann带本报记者参观了她的厨房:有两台立式双门冰箱和一个冰柜 ,一台冰箱家用,另外两个一个储存新鲜蔬菜,一个储存做好的速冻面点,裡面整整齐齐码好了已经包好冻起来的饺子、馄饨、手擀面和包子。“这些都是今晚上预定菜品的原材料和要去送货的速冻。我这三台冰箱还不算什么, 我知道一家做千层蛋糕的店,她家裡有七八台冰箱,”Ann说。  大多伦多地区盛行的家庭厨房,除了年轻的新晋妈妈、留学生主力外,还有婆婆主力军。这些透过孩子们申请过来的长辈,空闲的时间在自家厨房做菜出售,帮补家用,乐也融融。时至今日,家庭厨房的经营范围不止局限在家常菜,特色蛋糕、各式甜点,甚至自制糖果,都可以在网上买得到。 家庭厨房食品安全存隐患 针对家庭厨房是否合法,安省健康医疗部发言人David Jensen透过电邮回应本报记者,“在安省,任何想要从事食物领域生意的人,不论是食物的准备、制造、存储,还是加工、运输、售卖,都需要按照法律,向所在地政府健康衛生部门的衛生官员报备并获得‘食品经营场所许可’(Food Premise Regulation )。” 根据多伦多市政府提供给《加拿大都市报》的一份关于共享经济和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政府目前正在紧跟网络技术的革新,以及人们对于更便宜更方便的食物的追求趋势,需要关注消费者对于订餐、用餐方式选择的变化,同时思考如何应对在监管方面给政府衛生部门所带来的挑战。 多伦多衛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在回应本报询问时称早已注意到人们在私家厨房购买成品食物却忽略了食物处理及安全的趋势。根据市府提供的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这个趋势不止在大多伦多地区,在卡尔加裡、温哥华、渥太华以及蒙特利尔都有非常迅速的增长。 记者在本地的一些留学生论坛上了解到,不少学生不单止喜欢光顾价格相对低廉又提供送餐服务的家庭厨房。还有一些学生发帖询问开家庭厨房的可行性,试探市场对某类食物的反应。对此多伦多衛生局强调,食品经营场所条例适用于任何用于准备和售卖食物的场所。同时,安省健康和促进保护条例(HPPA)也明确:任何有意从事食品行业的人,需要通知当地的衛生官(Medical Officer)。在个人家中从事食物的准备和售卖需要达到食品场所条例的要求,经营人需要配合公共衛生检查员随时上门检查食品场所运营许可。 根据一项针对性调查资料显示,个人家中制作和售卖食物有许多潜在的风险。食品经营场所条例规定,食物必须按照规定,在特定的环境下准备、储藏、运输,并合理处理才能确保食用者没有食物中毒的可能性。 多伦多市政府的共享经济和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有研究表明,家用厨房,尤其是在用于小范围的食物制作中是最容易出现安全隐患的。根据欧洲,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调查报告显示,食物中毒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食品的准备过程中有不当的行为,自家使用的厨房是食物中毒的第一爆发地。 安省华商餐饮会会会长陈勇仪 安省华商餐饮会会会长陈勇仪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表示,做饮食方面的工作,考虑最多的就是食物安全。虽然说许多家庭厨房声称自己做饭的地方打扫的非常干淨;洗菜、买菜都很讲究,但始终操作者都没有衡量标准和专业知识。“根据目前餐饮业的法律法规,买来的食物产品都需要经过审查,同时操作食物的人员要经过专业培训。尤其对于像中餐这样工序复杂、种类繁多的菜式来说,家庭厨房的小作坊式操纵始终是有风险。我们经营餐厅,每个厨师都经过专业的衛生培训。肉和海鲜的储存、制作温度、食物的存放和处理都很有讲究。在家制作可能疏忽掉的因素非常多。 已退休多伦多衛生检查官Jim Chan 私人住宅, 政府严查有难度 已退休的前多伦多衛生检查官Jim Chan表示,多伦多衛生局一直透过社交媒体表达对家庭厨房衛生安全的关注,他称政府招聘了有多元文化背景和多语言能力的衛生检查官,对多伦多地区不同族裔习惯使用的网站进行调研。“家庭厨房的问题长期以来不止是在多伦多,在加拿大各大城市都始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政府对家庭厨房的调研一直在进行,并有评估流行趋势潜在安全风险,以及参考加拿大其他地区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相关部门已经锁定了一些正在做网营家庭厨房的商家,用专门的工具去评估是否需要进行公共健康干预。同时,我们也已经向多伦多法律部门、城市牌照发放部门以及安省健康及长期护理厅等相关部门做了咨询。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更为正式的回应发布在多伦多衛生局的食物健康网站(DineSafe website)。” 对此陈勇仪解画道,政府部门一直关注但难有大动作。“市府部门一直人手紧张,餐厅这么多,一个衛生检查官要管很多餐馆,一个人一天要跑好几家餐馆去检查,更别提没牌照的私营家庭厨房了。多伦多衛生局的确有关注家庭厨房的现像,也做了一些工作,有听说过希望有人举报,再就是在网上关注,看一些广告,花许多时间去找线索。但受很多限制,最后查出确切结果的很难,可能都是不了了事。” 已退休衛生检查官Jim Chan回应说,“这些家庭厨房都是比较小型的商业运作模式,最初可能只是喜欢做饭,或喜欢彼此间分享或交换菜谱,招待亲朋邻裡吃饭,渐渐演变成了食物售卖,赚取额外的补贴。他们通常非常谨慎,不会透露地址,也不希望客人上门取餐,或只做送餐。同时他们更多的使用手机,不像座机容易追踪地址。除非有人举报了确切的地址,否则我们要查一个家庭厨房要花很多时间。” Jim续称,在过往的工作中,存在已久的家庭厨房问题最大的查处难度就在于衛生检查官不能随意进入私宅进行勘察,即便拥有证据,只要屋主不允许,就不能进入民宅。通常衛生局接到了投诉就必须进行调查,并且按照规定也必须对被审查对像说明来意。因此通常只有两种结果。 “一是我们上门了,在门外表明来意,屋主禁止我们入内审查。或者有看到他们正在烹饪,他们会说只是给自己家人食用,并不承认在经营家庭厨房。我们只能口头警告,说明相关法规,并不能够做更多。哪怕在现场看到了双方交换钱,也难以证明这个钱是用来买厨房的外卖食物。”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虽然(我们)不能取证什么,但衛生检查官通常会先告知家庭厨房的操作者相关法律法规,因为有很多人并不了解相关法规。“一个拥有合法食品场所营业执照的地方,除非他们有出现健康隐患问题,否则我们无权要求他们停止运营。但像家庭厨房这种小作坊,我们希望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们愿意整改,尽管很多情况下很难。如果依然不按照我们说的去做,我们可能会开出罚单。” 对此陈勇仪表示处罚的作用是最显著的,(人们)拿到罚单意味着要上庭,法官会根据情况宣判,这就是刑事上的问题。经营餐厅的人拿到了红牌都要上庭接受法官的审问,一旦政府真的开出了罚单将会是不小的麻烦。“这不是普通的告票,是一种刑事犯罪,并不是几百元就能解决的。家庭厨房这裡不止牵扯衛生法,还涉及到税法,是很麻烦的事。” Jim Chan认为,省府应该修改相关法案,赋予衛生检查官更多的权利。否则再多的调查取证也只是不断地走老路,没有实质结果。Jim同时还提到,近年来市府财政预算紧张,不但有人员的消减,各部门的开支也有所减少。目前多伦多有16,000以上的食品经营场所需要定期的检查,然而只有82到84位衛生检察官,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还要再分出时间跟踪调查取证家庭厨房,有时需要数天去调查一个案件,这是非常难的工作。即便他已经退休,仍然觉得现在的情况比之前更为严峻。  政府如何面对新挑战? 在移动技术盛行的当下,家庭厨房渐渐地从人人都可以看到的网络和论坛上转移到了相对隐私的朋友圈内经营,有些群组裡更是有数百人,每天会开通订餐接龙,即前一天提前统计第二天预定餐饭的人数和点餐的数量,方便食物的采买和准备,私人订制风味颇浓,堪比餐馆裡的回头客。最挑战传统的是好不好吃在群裡说一句,主厨立刻就能给你回应,也许第二天就会改进。这种方式不但亲民有效,也增加了政府监管的难度。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表示,政府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研究各种网络订餐和下单平台。家庭厨房是一个地下的产业链,从来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但网络始终是它们滋生和发展的胜地。市面上正规的餐厅每年受审查多次,私营厨房不论在经营合法性上还是税务上都是政府的一大难题。虽然他个人认为,未来网络平台若禁止无牌照的私人厨房做广告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不确定大众是否会认同这样的做法。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则表示,颠覆性的科技让更多的小商业能够蓬勃发展,这是政府要去支持的。但小型商业如何合法经营,网上盛行的家庭厨房如何为人们提供足够干淨、衛生和安全的食物,这是政府衛生部门的职责。这个挑战政府有绝对的责任。“但是网络的监管涉及到更多的法律问题。目前我们的衛生部门正在与其他相关的部门共同调研家庭厨房的相关问题。网络管制很复杂,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我们政府不止是要提供更为完善的规章制度,还要强有力地执行这些规定,” 安省健康医疗部发言人David Jenson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明,网络分享经济下的售卖是安省经济组成的一部分,就像网上租房、网上打车一样,都在逐渐地改进著相关的法律法规。安省政府正在发展各项提议支持经济发展,同时提倡公平竞争环境,确保公平纳税和保护从业者以及消费者。 多伦多市政府提供的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还称,共享经济下的网络订餐和家庭厨房已经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关注,未来有可能会有专门针对于此问题的立法出现。多伦多衛生局会继续监督管理,迎接挑战,对各界提出的咨询、质疑、以及投诉。他们已经成立了由公共健康监察员组成的专门团队应对此问题,并且出台了风险评估表格,专门测评风险。另外,有些没有牌照运营的私家厨房名单也已经被详细记录在案有待审查。 对于家庭厨房的收费,有人在网络吐槽定价高,也有人认为选择好了家庭厨房,常能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还有人认为食材难寻的食品,贵也有一些道理。陈勇仪对此表示,便宜与贵,与个人消费水平有关系,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销路和市场。“家庭厨房若售卖其他地方难以买到的食物,只有他会做,有独一性,那么价高也会有市场。敢定高价的,一定是有信心有销路。有人就是喜欢买家庭厨房独特,所以愿意付高价。” Jim Chan也表示,家庭厨房省去了租金的成本,价格本应更低。很大程度上,家庭厨房也抢了正规餐厅的许多生意。但对于家庭厨房高价的特殊食物,他较为看重的是食品的来源。不论做任何食物相关的生意,无法证明原材料来源也会受到整治处罚。他表示在过往的职业生涯中,一些超市贪图便宜,在家庭厨房进购价低的成品食物,在检查中被发现难以证明食品来源,因而受到了惩处。他认为虽然大部分家庭厨房的食物价格较低,但并不符合衛生部门的审查手续就大范围售卖给消费者是非常不提倡的“不合法”行为。 投诉和监督是市民的义务 被问及如果看到朋友圈有人在经营家庭厨房,是否应主动举报,陈勇仪表示,作为消费者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因为这与大家的食物安全息息相关。“税务是政府的事情,但家庭厨房,吃完以后对生命安全有没有影响更重要。但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有尝试过某家庭厨房的菜肴,我不会出手。光看到是没用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真的用到了,吃到了,我会告诉相关部门投诉申请监管,因为这是消费者权益的一部分。”陈勇仪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家庭厨房始终不是政府检查过的认可的。合不合法好不好吃都不讲,食物的来源、储存和制作是不是够足够安全大家应当谨记于心。 Jim Chan呼吁广大市民,对家庭厨房的举报是对政府部门的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他称,目前可以通过电话、电邮或网站(DineSafe )进行投诉。投诉人的信息将不会被透露。一旦一个投诉被提交,就必须有相应的结果。Jim说:“市民有责任和义务为公共衛生安全做监督。但是取证的困难依然存在。目前为止没有一宗举报案例衛生检查官可以成功进入到私人住宅进行勘察。因为通常省府的法官不会颁发搜查令,原因是‘该类事件没有严重到需要入室搜查取证’。但是大众的监督和举报能够让目前在网络肆意盛行的家庭厨房从业人员有适当的收敛。”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父母团聚遭变故 父亲去世妈妈签证被撤销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叙利亚一对年老夫妇在等候四年,获批来加与居住于多市的儿子团聚,惟男方在办领移民手续期间猝死,女方因不是主申请人,移民签证被取消,要靠儿子重新申来加。传媒向移民部查询后,加国驻约旦领事馆向她重发签证。 卡西尔(Bashar Kassir,见图)的父母去年12月获发移民签证,其74岁老父今年3月28日在阿勒颇办理手续期间死于中风。联邦公民及移民部其后马上向他的遗孀、73岁的拉菲克(Fahima Rafek)表示,根据条例,主要申请人必须比随行家属早到步,故此随着他的死亡,女方的文件已无效,卡西尔必须再次根据家人团聚的规定,申请母亲来加。 卡西尔称:“我不明白为甚么政府选择把我妈妈留在战火地区,又要我额外花钱办理同样的手续,申请同样的签证。”他接到移民部通知后一星期,已为妈妈再次提交申请,并于5月1日获得新档案编号。《星报》本周向移民部跟进有关情况后,卡西尔家庭周三收到加国驻约旦领事馆的电邮,表示已完成处理申请,新签证已备妥,并存放在贝鲁特。 然而拉菲克取得签证的路途依然艰鉅,阿勒颇的互联网服务中断,而且也没有直航机前往贝鲁特,卡西尔须要想法把移民确认信捎给年迈的妈妈,再找司机开半天的车把她送往贝鲁特。综合报道 资料来源:星报  

广告招牌法规详解 草地广告多违法!

  安托纽克指出有些非官方语言占据招牌太大的面积是违反《附例》要求的 草地广告大多是违反《附例》的。 执法人员在清除路边非法广告牌 这种质地钢性的捆扎在电线杆上的属于违反《附例》的广告牌  【加拿大都市网】新移民在加拿大住久了之后会发现,凡事无论巨细都能找到相应的法律法规,比如说做生意的人离不开的招牌和广告牌,不少行业除了在传统媒体上登广告之外,还喜欢做一些插在草地上的小广告,甚至也有人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事实上,随意在街头张贴广告,是违犯了城市管理的附例的。 本报记者  李海涛 加拿大各地也有自己的城管,负责执行各个城市的《附例》。大多伦多地区的烈治文山市从今年5月份开始,在整个夏季清理街头巷尾的非法草地招牌。对于许多新移民小业主来说,如何推广生意又不惹着城管是个新课题。 招牌虽小有规矩 位于烈治文山市Hwy7和Leslie路口的时代广场(Times Square)汇聚了不少华裔商店,这里也和市政府近一街之隔。烈治文山市政府法规服务部总监、建筑办主任德韦瑞斯(John DeVries)和城市执法主管安托纽克(Alek Antoniuk),在这里进行检查标牌的时候接受了《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德韦瑞斯表示,招牌的种类很多,就商业机构来说可以是商店名称的匾牌、移动广告牌、墙体广告、窗贴广告、电子告示牌等很多种类。商店业主在竖立招牌前无论是否需要许可,最好到当地市政府查询一下,因为大部分招牌是需要许可才能设立的。 烈治文山市城市执法主管安托纽克,曾经在省政府和多伦多市政府城市法规执法部门工作过20多年,刚到烈治文山市政府执法部门一年多,专门负责标牌《附例》的执法工作,也就是华裔移民熟悉的城管。安托纽克表示,烈治文山市关于招牌的《附例》针对商家来说,主要是规定招牌的尺寸、数量、位置。 目的是以便让大众通过招牌可以方便准确地找到他们需要的服务,不至于因招牌造成困难或者被招牌的不明指示而被搞糊涂。此外招牌还要与周围的环境相融,与整个城市的风格看上去协调。也要符合城市的整体规划、设计和当地古文化的要求,还要兼顾不会过分吸引行人和车辆的注意力,不会影响交通安全。对周边物业造成的影响最小,不会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比如发光招牌距离居民去过近,造成光污染等。 比如,商店内常见的营业标志“Open”可以是发光的,但是不能是灯光闪烁的,那样会影响驾驶者注意力,这种牌子没必要太醒目。德韦瑞斯指出,不管是贴在窗内还是外面,只要目的是让外面的人看到,都属于窗贴标志,不能发光,每个单位只能贴一个。如果是一层窗户的话,只能占单扇窗户面积的15%,而不是整个窗户,二楼的话可以占但扇窗户面积的25%等。 非官方语言不能超过一半 就华裔商家来说在英文名称的基础上一定会再加上中文,有的甚至全部中文。安托纽克表示,按照《附例》规定招牌上非官方语言文字(非英语或法语)不能超过总面积的50%,更不用说完全没有官方语言了。他指出这里所说的招牌不仅仅是商店名称的匾牌,还包括电子显示牌和窗贴广告。 就时代广场来说,有的商家的电子广告牌显示的内容完全是中文,贴在玻璃窗上的大甩卖广告也完全是中文。这样对非中文使用者就不具备指示性,不知道这里在做什么,比如他们如果想买衣服或其它什么东西,到了这里就会显得很困惑。不过,烈治文山市政府法规服务部总监、建筑办主任德韦瑞斯一再强调,这不仅仅是华人社区存在的问题,所有少数族裔都可能存在,不能把这个问题标签为某个族裔独有的。 我们经常会发现有的华裔商店招牌中文和英文名称完全是不一致的,并非对应的翻译。德韦瑞斯表示,市政府对这一点并无要求,也就是对非官方语言文字的内容没有任何规定。他强调,他们的工作不是文字警察,而是依照城市《附例》执法而已,店主使用非官方文字想写什么是自由的,只不过不能超过50%这条线。 安托纽克表示,烈治文山市的人口结构在近十几年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最近10到15年的新居民主要来自香港和中国大陆,最近一波新居民浪潮则是来自中东地区,是一个变化的多元化的社区。因此,在制定市政府执法《附例》时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避免关注特定的族群,因为人口的结构的拼图是在不断变化中的。 烈市清理上千小广告 在今年夏天开始的清理无许可草地招牌行动中,烈治文山市政府执法人员共清除了1600多个这种草地招牌,而这种行动在随后几个月还会持续进行。其中主要是装修、灯箱等类别的小广告,有的插在公共草地上,有的则绑在电线杆上。 夏季街头许多车库甩卖的指向牌子,大部分是固定在路口的电线杆子或交通信号杆上。《附例》中规定是可以贴附在电线杆上,但不能是安装交通信号的电线杆、交通标志杆或者交通标志上,以免分散驾驶员注意力,影响到交通安全。安托纽克指出,虽说这种牌子不需要申请许可,但如果夏天每月都要甩卖,也同样是违反市政府条例的,也会影响到邻居的生活。 在中国常见的电线杆小广告在这里居然也是不需要申请许可的,但是也有一些要求。比如说不能是钢性材料(软材料)、大小不能超过216 mm x 280 mm、距地不能高过2.5米、只能用胶带固定、要在小广告右下角注明张贴日期、张贴最长不能超过7天、在某些区域禁止张贴等。他强调,尽管《附例》中允许贴这些广告,但是很多电线杆的所有权归电力或燃气公司所有,他们有权清除一些他们认为危及安全的小广告。 安托纽克表示,在待售待租屋业上的地产销售牌子是不需要申请许可的,其他放在各个路口的地产广告牌子(如周末插在路口草地上),从严格意义上讲是违反《附例》的。烈治文山市目前对其处理的方法是如有投诉才进行调查处理,或者在专项执法时予以集中没收。 除此之外,常见的问题还包括需要许可而没有许可的招牌;可能影响车辆、行人视线;招牌设立在公共物业上;维护保养不当已经失去引导功能,甚至破损不堪对行人和车辆形成威胁的招牌;影响到停车位的招牌;设立在十字路口三角地带的招牌;堵塞消防通道、影响门窗开闭功能等会导致救援人员难以通过的招牌;距离居民区30米以内的灯箱招牌(有大街相隔除外)。 所有被没收的标牌都需要暂存30天,业主根据实际情况,或支付罚款或申请许可后取回。比如每个标牌在第一个星期,标牌的主人需要支付200元可以取回,第二周才来取需要支付235元,这个保管费每周以35元的幅度递增。如果超过30天无人认领或者过问,执法部门有权不经通知予以销毁。 为了保障市容,烈治文山市政府和许多标牌公司都有合作,至少让他们了解相关《附例》,然后为客户提出建议遵守法规。不过安托纽克也遗憾地表示,大多伦多地区标牌公司众多,不能一一沟通,各市规定又不同,这里插的标牌可能是其他城市的公司制作的。 加拿大城管不暴力 城管,作为一个市政府的执法部门,在中国已被理解为暴力和强悍的像征,城管打人的新闻层出不穷,网上也曾经传出“给我城管三千,还你世界和平”的段子。但加拿大的城管似乎是温柔了许多,规模与中国比也相去甚远。 据烈治文山市城市执法主管安托纽克介绍说,烈治文山市总共有3名执法人员负责标牌《附例》的执法工作,由于辖区面积过大,主要是受理投诉再进行调查和处理。因此,居民们如果发现在自家物业内有他人的非法招牌,可以致电905-771-0198,或者发电邮([email protected])投诉,也可到标牌许可审批办公室投诉(East Beaver Creek Road 225号的四楼)。 安托纽克说他以前在多伦多市政府工作时曾经接待过不少中国代表团,都是来学习城管执法的,中国的同行都很奇怪在加拿大执法会如此轻松,而安托纽克也很奇怪城管怎么能和商户打起来。安托纽克表示,在执法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平等原则,如果每一位居民都感觉被公平地对待,执法工作就会容易很多。 烈治文山市政府法规服务部总监、建筑办主任德韦瑞斯也表示,作为执法人员他们非常尊重商户,因为他们是纳税人,在供养着这个社会。即便是有违反《附例》的行为也要礼貌待之,绝对不会粗暴执法。如果发现违法行为就会先发出书面整改通知,一般在四周左右。他表示,考虑到业主需要时间去整改制作新的标牌,时间上都是比较宽松的。当然,如果商户丝毫不尊重《附例》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一些特殊情况,执法人员可以随时动手清除,比如严重侵扰私人物业、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等,则不需要先通知再等候等程序,这些行动由执法主管人员独立作出决定。执法清除的费用会加在业主的地税单中,交税时一并收取,业主如有不服可以通过司法手段上诉。德韦瑞斯回忆说类似的案子不多,6月份只有一个要上庭的案子。 在烈治文山市标牌违反该《附例》的处罚,按照《安省市政法》规定最低为500元,最高不超过10万元,其中细节是分为多处违反和多次违反之分。业主的标牌有多处违反《附例》的不同规定,每个违反之处罚款在500元到1万元之间,总额加起来可能会超过10万元。如果属于屡教不改多次违反,每次罚款也在500元到1万元之间,但多次总额也可能会超过10万元。 对于违法标牌的责任人,烈治文山市《附例》还规定了一个推定原则。如果在一个私人物业上发现了非法标牌,执法人员会推定业主或者居住人应该为此负责,当然当事人可以通过举证予以反驳和推翻这一推论。 如果是在公共物业内发现的非法标牌,标牌上出现的人名、公司的法人等会被推定为肇事者。对于那些没有任何个人和公司名称等信息的非法标牌,如果仅有电话的话,电话的主人会被推定为肇事者,需要为产生的罚款和费用买单。当然,当事人也可以通过居正等方式推翻这种推定。 哪些招牌不用申请? 按照烈治文山市《附例》规定,也有许多不需要申请许可的招牌: 经过私人业主同意在其物业内设置的招牌;不违反建筑标准和市政府《附例》的招牌;在规划为农业区域内的屋主,可以在自家物业内设置销售自家农产品的招牌,招牌最大面积不超过3平米,最多只能放置1个双面招牌或2个单面招牌,销售后24校内要予以撤除;除居民区外都可以拉横幅式招牌;非广告性质的纪念标志牌等,最大不超过0.2平米,只能挂在屋墙上,标牌不能发光。 对物业进行装修、园艺、修理后,施工公司可以在该物业上设立临时性广告招牌,最大面积不超过0.3平米,工程结束2天后应予以移除;私家物业的指路牌,每家最多设置8个,最大面积0.5平米,设置在地面上的最高高度为1.2米,在墙体上的只能在该建筑第一层的墙上,招牌也不能发光。 旗类标志、公共教育、宗教、慈善组织的招牌,每个物业最多三个,连支撑杆子最高不能超过6米,上面不能有商业广告内容,不能发光;旗帜、国家或者公民徽章,连支撑杆子最高不超过6米,不能发光;不会发光的营业时间表;禁止穿行(No Trespassing)标志;非广告的幡类标志;贴在窗上的标牌或张贴画(非居民区),每个物业不超过6个,每个张贴画不超过0.15平米,不能占据窗户面积的25%以上,不能发光。 安置在需要出售、出租物业的地产类标牌,在居民区最大不超过1.2平米,其他区域不超过3.5平米,高度不超过1.2米,成交后14天内要予以移除,不能发光。 慈善活动标牌可以设置在私人物业、市政府指定的公共用途物业范围,比如社区中心、公园等。慈善标牌必须是可移动的、最多不能超过双面、标志部分只能是单色,整个标牌不超过三种颜色,面积最大不超过4.46平米,高度不超过2.4米。设置的位置要远离路口15米,距离私人车道1.5米以外,距离任何地界分界线3米以上等,放置最长期为连续14天。 私家地也不能乱插牌 2013年多伦多市(Bloor West Village)居民Carol Trainor和Don Schmidt因为在自家门前草地上,长期竖立两块表达他们希望连接市中心到机场应使用环保清洁列车意愿的标牌“Clean Trains Now”。但市政府执法人员在八月的一天上门告知,有人投诉他们的标牌,尽管是在私人物业内,这也是违反市政府关于标牌《附例》的行为,还要罚款52元。执法人员解释,只有收到投诉才会前来检查执法。 他们非常惊讶市政府还有这种规定,大部分也不知道这个规定。在两位夫妇看来这个标语牌不俱仇恨性,而仅仅是教育性的标语牌,是一种表达言论自由的权利。 根据多伦多市政府有关标牌的《附例》规定,禁止大部分没有获得需要许可而竖立的标牌,除了个别的情况除外。比如卖房(For Sale)、房屋开放展示(Open House)、选举牌(需交纳押金)、本地慈善(宗教、非牟利、居民、社区等)组织活动告示牌、车库大甩卖(garage sale)等。  

汽车玻璃积雪太厚 80老翁收告票

【加拿大都市网】 警察推特图片 据CP24报导,一名80岁老旬因其汽车挡风玻璃上的积雪太厚而被警方发告票。 安大略省警方指,昨天一名军警在圭尔夫西北约100公里的布鲁塞尔发现一辆汽车几乎完全被雪覆蓋,只是露出玻璃一角,因而向车主发出告票罚$110。根据高速公路交通法,驾驶时视线被阻均属违法。 发出告票后,军警要求车主先清除积雪才可继续驾驶。  

法律连线:买房面积缩水 能告倒卖方吗?

  《都市地产》图 作者Mark Weisleder为多伦多地产律师 【加拿大都市网】常有买家和地产代理投 诉说,他们在成交后发 现,买的房子或Condo单位的 实际面积,小于MLS电脑盘挂 牌资料标明的数据。 我第一个念头是“难道面积成交后缩小了﹖” 换句话说,既然楼房面积对你来说很重要,为何购买之前没先量度尺寸? 关于房屋面积,应该留意以下5项要点:  1. 如果你购买的是建筑商计划,没有任何项目是确定的。 部分建筑商会在购买协议附带的计划书中标明尺寸,有些不会。 即使有标明尺寸,新屋保証计划(Tarion Warranty Programme)也允 许已注册建筑商有2%以下误差。可惜,即使误差超过2%,建筑商也不 会受到惩罚。 当误差超过2%,买家可以要求调整价格。但依我的经验,大多数建筑商都不会同意。另外,尺寸究竟是度量 室内居住面积,还是连同外牆厚度,人们普 遍感到困惑,有时又可能不计算屋内支柱或 其它障碍物。因此,即使依据建筑商计划来 计算面积,可能仍会有误差。  2. 如果误差很大,买家可以提出诉讼。 买家发现卖家故意错误描述尺寸,且误 差很大(比如相差多达10%),买家能否成 功告倒卖家?经判决的案例有两种结果。部 分案例中,负责挂牌的经纪公司要承担没有...

房子生前转让未注册 属于遗产还是礼物?

  遗嘱验証需要一定费用,事前合理的计划可以降低遗嘱验証税,例如以无条件的屋契作为餽赠。(星岛资料图片) 作者Bob Aaron为房地产律师,原文刊于《都市地产》 【加拿大都市网】Ann Sproul签署一份契约,将房子的产权转让给儿子,在她过世后,房子究竟属于遗产还是礼物?安省高等法院今年2月份的判决,为那些欲将物业传给后代,并希望避免就物业向省政府缴付1.5%的遗嘱验証税(estate administration tax)的人,提供了一个途径。 Ann Sproul是多伦多Hillsdale Ave. E.一物业的注册业主,拥有54%业权,而她的儿子James拥有屋子其馀46%的业权。她于2011年1月过世。 早在2002年11月,Ann签署了一份契约,将自己拥有的那部分屋子业权转让给James。她把契约交给她的律师,但当律师尝试注册契约时,出现了小小的业权问题。律师致电James,要求他查看,但James什麽都没做,所以这份契约于Ann在生之时一直都没有注册。 Ann在遗嘱中,将全部财产留给她的女儿Marilyn和儿子James,由两人均分。Marilyn到在母亲死后,才发现母亲曾签名把自己的业权转让给James。 最后,兄妹要对簿公堂。Marilyn的立场认为业权转让的契约无效,因此遗产应包含她母亲拥有的54%屋子业权。如果法庭的判决有利于她,她最终会获得母亲持有的业权部分的一半。 Marilyn坚决主张契约无效,因为它从来没有注册,James则认为物业完全属于自己。 案件今年2月在安省高等法院进行审理,法官Laurence Pattillo裁定,契约无论因为何种原因没有注册,都不影响其有效性。当Ann把契约无条件地交付给律师,这就是一份有效的礼物,不属她遗产的一部分。因此该房屋属于James,他毋须与妹妹分享。 法官Pattillo将他的判决与上诉法院在1960年的一宗案件判决作对比。在该案件中,John Timothy Wilson签署了多份房契,赠予几名受赠者。他把房契交给律师,并指示律师在他死后才交付给受益人。上诉法院裁定,这类已签署的房契就不属于礼物,因为当中附带“死亡”的条件。 至于Sproul的个案,法官Pattillo裁决称,Ann把契约无条件地交付给她的律师,等同把礼物给予James,故该契约具有效力。 现在看来,要避免在物业上支付安省1.5%遗产验証税的合法方式,就是签署房契,交付给受赠者或者律师,在死后才进行注册。 在精确的法律意见下作妥善处理,无条件提前交付已签署的楼契,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遗产规划工具,以减少需要支付的遗产验証税。 要符合转让的资格并在死亡后生效,须要符合一定的条件: •应以书面形式清楚写明契约的交付是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它可以在死亡前或后进行注册。 • 已签署的授权书,应该指定一名特定的房地产律师,或者是“任何安省房地产律师”注册契约。 • 文件应清楚地指明它是一份礼物。 如果涉及的物业并非主要居所,在交付屋契或者在进行注册时,要缴付联邦资本增值税(Capital Gain Tax),在这些情况下应寻求税务谘询。 不过,注册遗嘱和遗产专家(mrwills.com) Ed Olkovich警告说,将已签署的契约交付给律师,可能会带来其它问题和引发潜在的诉讼。他说,在没有适当的法律意见下企图去迴避遗嘱税,会产生更大风险。Olkovich总是告诉他的客户:“支付遗产税是保持控制权的一个很小的代价。”(独家专稿,谢绝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入境加国须持eTA的人士有哪些?

【加拿大都市网】在旅游界及人权组织呼吁下,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CIC)放宽原订本月15日实施的免签证访加旅客需持电子旅行证(Electronic Travel Authorization,简称eTA)规定,即来自香港、台湾旅客若无eTA,今年秋季前仍可入境。但CIC解释,容许半年宽限期,主要为平稳过渡。 CIC发言人圣约翰(Faith St. John)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本月15日起,eTA仍将强制实施,并未被推迟。不过,从3月15日,直到今年秋天,没有eTA的旅客仍可登机,只要他们有适当的旅行文件,如有效护照等。在此期间,只要符合其他入境规定,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BSA)职员仍让没有eTA的旅客入境。” 圣约翰指出,CIC给予宽限期,是为确保eTA顺利过渡,允许一个过渡期,以帮助抵达加拿大旅客知道有eTA要求。 不过,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CIC放宽是迫于来自旅游业的呼吁。在春假(Spring Break)即将来临之际,一旦要求高达300多万来自英、法、日、韩、港、台等原本毋须签证的旅客,也要申请eTA,或将打击本国旅游业,令他们可能会转去其他国家旅游。 每宗申请须缴费7元 在CIC宣布放宽后,加拿大旅游业协会(Tourism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Canada,简称TIAC)对CIC给予宽限期表示欢迎。 据CIC网站指,3月15日起,除美国外,其他免签证国家的非加拿大公民乘搭飞机入境加拿大时,需先提交个人资料申请eTA,每宗申请须缴费7元。eTA以电子方式与护照相联,有效期为5年,或到护照失效日期为止,以先到期者为准。这意味包括来自港、台等免签证国家的公民(见附表),在入境前都需申请eTA。 规定指,加拿大永久居民乘搭飞机进入加拿大毋须持有eTA,但仍须持有加拿大永久居民卡(枫叶卡)入境,否则将可能无法登上前往加拿大的飞机。如经陆路或海路进入加拿大则毋须要eTA。公众可登入http://www.cic.gc.ca/english/visit/eta-facts-zh2.asp,浏览详情。 有本地移民律师指,本国所以实施eTA,除配合全球反恐外,也可防止一些加拿大永久居民出入境时,利用拥有港、台护照的免签身份,以逃避漏洞。 入境加国须持eTA人士 1.免签证国家公民(美国公民除外) 2.持中国香港特区护照人士 3.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香港旅客 4.持台湾普通护照人士 5.持有美国绿卡中国公民 6.学生和临时工作人士(来自须持有eTA国家,在2015年8月1日之前取得学生或工作签证) 律师指枫叶卡过期 无eTA恐难返加 有本地律师指,eTA的作用不仅可以反恐,也可防止一些加拿大永久居民出入境时,利用免签政策以逃避长期居住海外漏洞。但eTA实施,因为可禁止加拿大永久居民登机入境,或可能引发法律争议。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过去有许多永久居民出入境时,往往不使用枫叶卡,仅向海关出示免签护照,因此枫叶卡上并没有出入境记录,道致很多人入籍或续领枫叶卡时谎报加拿大居住时间。 “或需要时间解决法律争议” 李克伦说,实施eTA后,不仅港、台移民,甚至许多来自英、法国家的加拿大永久居民,都须持枫叶卡入境,一旦枫叶卡逾期,就算出示免签护照,但无申请eTA,或可能也无法登上前往加拿大的航机。他说:“政府如果拒绝加拿大永久居民入境,或将引发法律诉讼,相信联邦做出宽限,或是需要时间解决法律争议。” 李克伦说:“由于经海路或陆路进入加拿大的旅客毋须持有eTA,一旦政府本月15日照原订计划实施,或看到许多本国永久居民旅客,须先搭乘飞机到西雅图,再驾车从陆路入境加拿大。”  

暴风吹倒大树砸死屋内女子 该谁负责任?

【加拿大都市网】 CTV电视截图   据CBC报道,周四早晨大温地区大风。Port Moody女子Jill Calder在家中睡觉时被倒下大树打破屋顶砸死。这棵树是位于她屋后一条绿化带上的。那么谁应该为维护保养公共领地上的树负法律责任呢? 人身伤亡律师Shadrin Brooks说,市府不能为公共领地上的树负法律责任,除非有证据显示这棵树未被维护保养。如果这棵树很明显已经死了,或者快要死了,也可能可以提出异议。 温哥华公园局(Vancouver Park Board)公园运营主管Howard Normann说,四名官员每年要巡视温哥华每棵树至少一次。还有额外员工对树木进行常年维护。 他说,尽管气候变化导致恶劣天气增加,造成昨天的惨剧,温哥华树木维护项目将仍然保持现状。但他说,居民如果看到一棵树可能带来危险,应该通知市府。  

华裔女居住时间不足427天 但仍成功入籍

【加拿大都市网】   ■联邦公民暨移民部申请司法复核,拒台妇入籍加国,但不成功。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一名来自台湾的加国永久居民申请入籍,因曾数度返台湾照顾病重家属,令入籍前居住加国时期,较法例要求差距逾420天,公民法官使用案例的测试,确定该名女子常住加国,符合申请入籍的居住要求。联邦公民暨移民部不服,向联邦法庭申请司法复核。联邦法庭聆讯后,主审法官认同公民法官决定,驳回移民部司法复核申请。 联邦法院于今年1月13日在哈理法斯市(Halifax)开庭聆讯,主审法官邵斯科(Justice Southcott)于1月22日发表书面判决。据判决书显示,该名女答辩人与丈夫均来自台湾,两人育有子女,一家住在哈理法斯市。她的丈夫是合资格加国针灸师,两夫妇在哈理法斯市购买物业出租。 女答辩人于2010年10月26日申请入籍。根据法例的居住要求,她须证明由2007年2月3日取得永久居民身份那天,至2010年10月26日申请入籍的「有关时期」(the Relevant Period),在加国居住至少有1,095天。 在上述期间,女答辩人多次前往台湾,照顾病重家属。由于她在入籍申请申报在国外时间多于在国内时间,其申请被转介公民法官聆讯审理。女答辩人当初在入籍申请申报了703天在加国,658天不在加国。但计算遭检视申请官员修定,不在加国的日子为692天。在「有关时期」内整体不足日子达427天。 审理女答辩人入籍申请的公民法官采用Koo案例的测试,判断她是否达到法例中的居住要求。该名公民法官表明,测试是不要求入籍申请人全数1,095天身处加国,而是考量入籍申请人是否以加拿大为经常、正常、惯性居住的地方,并判断申请人是否将其生存模式集中在加国。   移民部指错误应用测试   在申请司法复核聆讯,联邦公民暨移民部的立场是,该名公民法官错误应用居住要求的测试,以及Koo案例的因素,去克服入籍申请者身在加国日子重大不足的情况。 联邦公民暨移民部指出,一名公民法官判断一名入籍申请者是否达到入籍的居住要求,是混合了事实与法律,所涉判断根据合情合理的标准可作检讨。女答辩人的代表律师则表示,公民法官应用Koo案例的因素时,必须检视入籍申请者不在加国的理由,就算申请者有极长时间不在加国,公民法官是必须考虑其理由。 主审法官邵斯科在其判决指出,上述公民法官在应用Koo案例的测试时,与此测试的最终目的是连贯一致,亦即是去评估一名入籍申请者是否拥有一份与加国充分地坚固的连系,因而有理由去授予公民身分。 公民法官依循其分析最后达至结论指加拿大就是答辩人经常、正常、惯性居住的地方,并认定她已将其生存模式集中在加国。 邵斯科亦表示,公民法官的结论是属于可接受结果的范围,并且是合理,因而驳回联邦公民暨移民部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请。  

加国离婚夫妇为争夺共养的两只狗打官司

【加拿大都市网】   ■一对离婚夫妇为争夺二人曾共养的两只狗而提出诉讼。图片与本案无关。资料图片 ■法官以一份长达15页的书面报告拒绝了二人的诉讼。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爱狗人士往往将宠物狗视为家庭一员,以至于有一对离婚夫妇竟要为了狗打监护权的官司。但法官判定从法律意义上,狗只是家庭财产,并不同孩子一样享有家庭成员的权利。法官斥当事人为此兴讼是滥用法庭资源。 这对离婚夫妇居于沙斯卡通,为了家里的两只狗,不惜各自聘请了律师来打监护权的官司。其中,丈夫的上诉依据是《家庭财产法》,而妻子则是要求将狗当孩子一样看待,进行监护权的审批。然而,法官拒绝了二人的诉讼,也没有开庭,但出了一份长达15页的书面决定。该份法庭文件依据的宗旨是:狗就是狗。在法律上它是财产,是被驯养的动物,不享有家庭权利。 当事人于2000年6月结婚,并无子女。婚前签署了婚前财产协议,同意如离婚只有婚后的共同财产才进行分割。双方在他们的起诉书中,各自陈述了自己对家中的两条宠物狗的购买、照顾的细节。但二人各执一词。妻子说丈夫爱养猫,养了好几只猫,但对狗却疏于照料。但丈夫则不承认这种说法。 男方遛狗后拒归还 离婚后,二人婚后所购买的住宅不得不出售,妻子住在自己母亲家,两只狗也随她一起住。丈夫也经常去看狗,有一次他在领其中一只狗去遛狗后,将该狗留在了自己的住处,很长时间拒绝归还,为此令妻子非常痛苦。尽管他最终将狗还给前妻,但也随即以家庭财产分割不公的理由展开诉讼,要求自己可以拥有其中一只狗,至于是哪一只,可以由妻子决定。 妻子于是也提出了监护权的诉讼,称丈夫对狗疏于照顾,两只狗的监护权都应归她所有,丈夫只可以有探视时间,但每次探视不得超过一个半小时。至于狗的一切健康、护理、清洁和看兽医等的责任由妻子全权负责,不需征求丈夫的意见。 法官在书面材料中表达了对此案件的看法。他称,在当今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繁忙司法系统中,有关涉及儿童福利和家庭事务的案件都要常常延误,甚至要等几个月才能裁决,而本案的当事人却选择把这次争端混同于法律争端。他相信,对他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这必须对照其他事项进行衡量,很多事情是更重要的,用这件事消费稀缺的司法资源是浪费,他认为这样的上诉应该不予鼓励。 ■法官指宠物只是财产,不能按儿童抚养原则处理。图片与本案无关。资料图片 “如果争持不下 卖狗分享收益”   在法官对案件的分析中,通过举例说明了狗既不能作为家庭财产被分割,也不能像孩子一样享有监护权。法官承认,大多数人,不把自家的狗看作财产,而是作为家庭成员,但这种选择不能改变宠物是财产的法律。当然,宠物狗也有别于其他私人财产。对宠物的立法保护只是为了防止牠们被残害和虐待。虽然动物和无生命物体之间是有区别的,但也不能否认这两者都是财产,不能按儿童抚养原则处理。 法官举例,小狗一般来说可以通过配种繁殖,也可以获取销售利润。但我们不能购买我们的孩子,也不会为了确保良好的血统去通过配种繁殖下一代。当我们的孩子病重时,我们不会进行经济成本/效益分析,看看是否孩子要接受治疗。我们也不会为了避免痛苦,选择结束孩子的生命。当我们的孩子有不当行为,哪怕很严重和重复发生,我们也不会给他们带上狗套,甚至把他们处死。 至于,作为家庭财产的分割,法官也不认为,每样家庭财产都可通过法官来判定归属。如一把摸黄油的刀,法官不会判定它是应该归妻子所有,丈夫可以每周借用一个半小时去摸黄油。 法官督促双方要尊重法律的基本规则和常识。总之,法官不准备为狗的归属作出判决。他警告当事人,在预审会议上,如果双方仍争执不下,法院有权勒令将狗出售,再让双方分享收益。但他相信这不是双方原因看到的结果。  

公司报税交给会计 会计忘记报税 谁负责?

【加拿大都市网】一年一度报税季节雷打不动,眼看就到了公司报税的最后期限。今年有几家公司头疼的不是今年还没报税,而是连去年的税都不知道报到哪里去了。几年来一直给他们提供的报税服务会计也找不到,而且还不断收到加拿大税局的催款信。 本报记者 李海涛 当事人韩先生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声称,他和几个朋友的公司都不是很大,几年来一直由一位姓马的会计报税,也没出现过什么差池。由于他们的业务较小,因此马会计的收费也不高,只收300多元,不像其他公司报税多在千元左右,从价格上看很有吸引力。   ■加拿大德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池朝晖 一分钱一分货责任也不同 2015年9月开始,韩先生称他给马会计发了几封关于报税的邮件都没有回复,那时就觉得有些蹊跷。果不其然,今年他们收到税局的信,原来去年马会计收了钱,却连税都没有报。韩先生怎么打电话,马会计都不再接听。于是他立刻联络其他几个都在马会计那里报税的公司,原来他们也都收到了税局的通知。这几家小公司不但交了报税的钱,还要再付欠税的罚款。这边人找不到,那边罚款不敢不交,这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加拿大德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池朝晖,是一名特许会计师和持牌审计师,他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表示,在安省给公司和个人报税的服务资质是不受监管的,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可以做这种服务,报税并不高深。只要你相信他,无论对方有没有会计师头衔都可以帮你报税,并非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选择没有资质的会计师去报税,如果漏报、误报甚至不报,都是由当事人自己负责,不会涉及报税代理人的责任。 据池先生介绍,在安省律师和医生的头衔不能乱用,只有其成员才能专用。但会计师的头衔不受法律的保护,用起来就比较随意。所以会计师行业就出现了行业协会,其成员叫做特许专业会计师,也就是CPA(Chartered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想要拿到特许专业会计师(CPA)的头衔,需要通过该机构的一个认证过程,申请人要达到一个标准。这个头衔受法律保护,不能随意乱用。申请人不但需要专业的知识、工作经验,还要通过考试。成为CPA之后,还要缴纳职业保险,执业行为要受到监管,违反行业纪律的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因此,特许专业会计师提供专业的会计服务相对来说就有保证,即假如出了问题当事人有很多途径可以寻求保护。比如向专业会计师协会投诉,或者透过法律程序都比较容易,解决有一定的规范可循。CPA一般不愿意惹麻烦,如果多收了就退,出了问题也愿意在一定范围内让客户满意,基本上不会走到法律解决的那一步。除非税务上给客户造成的损失特别大,CPA自己都难以承受,即便是官司输了也有保险公司去赔付,客户的权益也容易得到保障。但是反过来想,因为CPA的运作成本比较高,所以收费也会高一些,一般小公司报税都要千元以上。 ■企业应选用特许专业会计师报税较有保障。资料图片 风险由你选亏损你负担 相比之下,300多元就能报税的价格的确有吸引力,等于三年的费用了。池朝晖指出,如果本身是空壳公司,平时也不运做,300多加元的报税服务还算合理。如果平时有运作,有财务报表,有数额发生,300多加元的报税服务质量肯定不会高。 他表示,在报税方面,公司有无资产、投资、开工资与否都很重要,即便交易很少,有这些内容就有工作量,300这个价格就偏低,不能保证质量。但是他认为,存在就合理,说明这个价格还是有市场,尤其是非CPA的会计师会填补这个市场。 他强调说,并非说非CPA的会计师报税就不好,如同之前说的谁都可以提供报税服务,一些没有经济能力的小公司选择非CPA的公司去报税也无可非议。安省CPA大概有8万人左右,只有一万多人从事报税服务,大部分是公共服务机构担任会计师。非CPA的报税服务从业者的大概也有1万人左右。在大多伦多的市场公司报税方面,CPA占的比例比较大,但是个人报税方面非CPA的会计师占的比例大,个人报税毕竟简单很多。 值得注意的是,非CPA会计师的工作是不受监管的,非CPA的会计师可以以个人的形式提供报税服务,也可以成立报税服务有限公司。如果经营不善倒闭破产,你也没有办法。这仅仅属于普通的生意纠纷,出了问题只能上小额法庭去处理。一般涉及的金额比较少,很多人都选择了放弃,这样就给一些人有机可乘。对于没有主管机构管理的服务,选择本身就选择了风险。如同汽车市场上各种档次和牌子的车辆都有,你买了很便宜、口碑非常不好的汽车,本身就是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完全是自我的选择,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就是这个道理。 即便如此,池朝晖觉得大多伦多市场上报税服务还算健康,从业者大都注重诚信,长年累月发展了稳定的客户群。像这种收钱不报税的情况是比较少见,几年可能会听说过一次。税局没有调查能力,对于这种受害人难以调查取证,一般不会管,还会要求当事人补税交罚款,税局对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才会减免。 在处理上顶多取消代理人的电子报税(e-file)的资格,所以他还是建议当事人向税局报告,如果受害人不少,他们也会注意的。 税局教路万事可商量 加拿大税务局安省新闻发言人墨菲(Paul N Murphy)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表示, 当事人一方面可以选择向税局提交减免罚款,税局会在审核之后可以决定是否予以减免。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小额法庭解决与报税服务者的纠纷。  小额法庭 小额法庭负责审理索赔损失在2.5万以下的(包括利息和费用)的诉讼,必须属于以下两类:第一种是有合约的欠款。包括没有付的货款、服务费、送货费、欠的贷款、欠的租金和空头支票等。第二种是损失,包括物业的损坏,干洗对衣物的损坏、人员的受伤和违反合约造成的损失等。 在索赔的时候你需要写一个简单的说明,你要知道被告人的法定姓名、住址、还要准备一些证据来支持你的索赔。比如合同、付款的证明、被退回的支票、损失物业的照片等等。小额法庭诉讼事件的追诉期一般是两年之内。如果你不知道对方公司的法定名字,可以通过安省服务厅的商业机构搜索服务(ServiceOntario’s Business Name Search)获取。 法庭选择上,其一是发生问题的所在地的法庭,其二是被告人或者被告公司所在的地区的法庭。 亲自到法庭或者通过邮寄提交诉状的费用有:非经常原告呈递诉状(Filing of a claim by an infrequent claimant)75加元,呈递动议通知(Filing a notice of motion)40加元,向证人发出传唤(Issuing a summons to...

警车路边亮紧急灯 司机应该怎么做?

【加拿大都市网】   ■根据安省高速公路法,如遇上亮起灯号的紧急车辆或拖车停在路旁,其他司机必须驶至与紧急车辆隔一条的行车线。省警提供 ■肇事的本田四驱车撞向警车尾部。警方提供 本报记者   在日前发生一名司机驾车撞向一辆停在路边执勤的警车,导致一名警员及两名市民受伤的案件后,约克区警队严重车祸调查组昨日呼吁市民在公路上驾驶时,要留意停在公路边工作的紧急车辆及警车,并且在经过前要减速及转往离这些紧急车辆较远的行车线,以免撞上执勤车辆令公职人员受伤。 约克区警队一名交通组警员于5月9日下午2时30分,将警车停在7号公路东夹Hunters Point Drive附近的右线上,该警员坐在这辆「隐形战车」中,并将警车的紧急灯号亮着,但一辆本田CRV四驱车仍然从后撞上,撞车的力量将警车推向停在警车前面接受调查的一辆Audi Q5房车。两辆车的司机和警员都受伤,并送往医院治疗,三人并没有生命危险,接受治疗后已出院。 车祸发生后,警方将7号公路的Bathurst Street至央街封锁几个小时调查。   须与紧急车辆隔一条车道   警方表示,司机在公路上如果见紧急车辆和拖车闪亮紧急灯号,反方向停在你的行车方向时,法例规定司机一定要慢车,然后小心经过。如果该段公路的行车道超过两条或更多,一定要转到与紧急车辆隔着一条行车道的车道上通过(Move Over),以策安全。约克区警队表示,本案仍然在调查中,呼吁目击证人与警方联络。有本案任何消息可电1-866-876-5423内线7704,或灭罪热线1-800-222-TIPS,或在www.1800222tips.com留消息,亦可在在TIPYORK或CRIMES(274637)留短信。  

在加拿大居住不超过183天就不用报税吗?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著名的Thomson v. M.N.R案例阐述了“常住居民”的概念。 加拿大人汤姆逊于1923年决定移居到加拿大境外。从1925年到1931年,他主要住在美国,偶尔回加拿大看看。从1932年到1941年,汤姆逊每年都回到在纽布朗斯维克的有僕人看管的房子里过夏天。1941年,加拿大税务局要求他申报1940年的税表,汤姆逊认为自己不是加拿大税务居民,不同意报税。税务局评估了他的所得税。汤姆逊不服,进行了上诉。上诉被驳回后,他又向高级法院提出上诉,但仍然被驳回。理由是尽管他每年夏天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间少于183天,他在加拿大的居住不是“随意的”或者“非永久性的”。因此他是加拿大税法中定义的“常住居民ordinary resident”,而不是短暂的停留者。 税法250(3)条规定加拿大税务居民包括在加拿大一定时间内的“常住居民”。 不过大家不要紧张,不是说非税务居民就不能来加拿大住了。下面我们讲另一个Meldrum v. M.N.R案例。麦谆先生是住在纽约的船长,航行于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他在加拿大Nova Scotia购买了房产。房子交给他结婚了的女儿居住。女儿将房子的最好的两间房留给父母,以便他们来看女儿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居住。麦谆先生和太太每年度假时都会在该所房子里住两周。如果以上面讲的Thomson v. M.N.R案例来看,好像麦谆先生是“常住居民ordinary resident”。但是最后法院判决麦谆先生只是加拿大的访问者(visitor),而不是税务居民(resident)。 总而言之,如果你只是到加拿大作随意的短暂停留,除非你有来源于加拿大的收入,否则作为访问者(visitor)你是不需要在加拿大报税的。但是如果你是加拿大的“常住居民”,即便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间少于183天,仍然要作为加拿大税务居民报税。  

移民部审批 5因素确定领养关系

  【加拿大都市网】本报记者   移民部审批领养子女的移民申请时,会个别处理每宗申请个案;但基本上以下列主要因素确定是否真正领养关系: ‧领养动机 ‧养父母照顾和掌控被领养子女的程度 ‧养父母与被领养子女接触的性质和程度 ‧双方互相了解的程度 ‧对领养子女未来的计划和安排  

修车厂老板喊冤:偷我的车出车祸我要负责?

【加拿大都市网】   ■修车厂东主不满要为偷车兼无牌驾驶导致同伴受伤的少年负上疏忽的责任,向联邦最高院上诉获接纳。资料图片 ■孙健铨 本报记者   安省一间修车厂被青少年破门而入偷车离去,东主竟然因此被法庭裁定,要为无牌驾驶偷车贼的同伙受伤负上疏忽的责任。联邦最高法院近日接纳东主的上诉申请,将排期进行聆讯。有资深刑事律师表示,联邦最高法院必须审慎处理这宗案件,如开“恶例”或引发更多“非事实”民事官司闹上法庭。 这宗案件发生在2006年7月的一个晚上,两名青少年饮酒和吸食大麻之后,擅自闯入安省Paisley镇上的一间修车厂。其中一名16岁少年虽然从未有任何驾车经验,仍然偷走一辆丰田Camry私家车。两人打算开车到Walkerton镇,但中途发生车祸,车上事发时只有15岁的乘客J.J.脑部严重受创。J.J.入禀法庭,告他的朋友和朋友的母亲,以及修车厂东主疏忽。 安省最高法院法官Johanne Morissette裁定,修车厂东主Chad Rankin应负担护理J.J.的责任。因为接受有关汽车委托的人,必须确保社区内的青少年不能够取得如此危险的物品。   上诉庭认同陪审团决定   陪审团认为,受伤的青少年、其朋友和母亲都有疏忽,但修车厂东主要承担37%的责任。陪审团指东主缺乏保安,因为汽车没有锁门,车匙在车内,而东主也知道有被盗窃的危险。 安省上诉庭去年10月拒绝受理修车厂东主的上诉。上诉庭虽然不认同最高法院法官的理由,但认为陪审团的决定合理。 上诉庭法官Grant Huscroft指出, 修车厂无辜要为盗窃他财物的贼人负上护理责任,表面看来极端过分,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护理责任是独立于伤者的非法或不道德行为之外。 有证人指修车厂东主经常没有锁车门,并将车匙留在车上。修车厂以前也曾被人偷车在附近兜风。   律师:最高院须审慎处理   资深刑事律师孙健铨表示,联邦最高法院必须审慎处理这宗案件,如果恶例一开,未来将引发很多“非事实”(Factless)民事官司闹上法庭的危险。 他说,法庭会考虑到修车厂是如何被人闯入,如果缺乏保安措施,令其他人很容易取得车匙。修车厂的门有没有上锁是不得而知,但车匙随意放置并不是惯常的做法,一般应另外存放。不过, 案中的车匙即使挂在办公室的墙上或其他地方,也会被人找到。现时的车辆绝大多数有遥控器,很易便找到车匙属于那一辆汽车。 修车厂东主应否因为疏忽负责的问题,与多年前出现的员工在公司举办的圣诞节派对上饮太多酒,醉酒驾驶发生车祸的情况略有相似。他说,雇主举行派对是否也要连带负上民事责任。  

加国少女体育课意外致瘫痪 家长索偿2千万

【加拿大都市网】   ■阿辛诺(中)在体育课意外中脑部受创。 gofundme.com 综合报道   安省温莎15岁少女阿辛诺(Madison Arseneault)去年上体育课时发生意外导致脑部受创,部分身体瘫痪。家人指责温莎市政府、大艾锡郡地区教育局(Greater Essex County District School Board)和学校教师疏忽,未能确保体育场地安全以致意外发生,现向有关部门及人士索偿2,000万元。 阿辛诺家人发出的仲裁申请书指,她至今持续出现局部瘫痪、认知能力受损等症状,现时起居须全日24小时贴身护理,费用非常高昂,因此索偿2,000万元。有关指控未经法庭证明属实,案件辩方亦未提交辩护申请书。温莎教育局未就案件作出回应。 高尔夫球棍插头 事发当日,温莎市政府Ford Test Track运动场的草地,插上锯断的高尔夫球棍,并拉上铁线,作为在草地上划白线的导线。阿辛诺在草地上跑步时被铁线绊倒,球棍拉出地面并插进她的脑部。 仲裁申请书指市政府未能为学生提供安全的体育场所、使用本身带有危险性的器具,以及未有提醒使用者小心地面铁线,同时指责教育局及老师未能确保阿辛诺在场地上的安全。 意外令阿辛诺承受身心创伤,也剥夺她的自理能力、上学及享受人生的机会,阿辛诺代表律师Jennifer Bezaire电邮中表示会为她争取应得的赔偿。资料来源:加通社 C01

特稿:加国生活有纠纷 请仲裁员帮你度难关

  【加拿大都市网】2014年多伦多居民Golrokh Dolatshahi通过安省小额法庭起诉她的移民顾问收钱却没有提供相关服务,在漫长的16个月后,小额法庭作出裁决,命令被告支付总共25,000加元的赔偿。但几年过去,原告并没有拿到一分钱。原因是被告无力偿还贷款,公寓被贷款公司出售,支付完房贷和法律费用之后,只剩下1,392加元,Dolatshahi因此没有拿到任何应得款项,这是典型的“赢了官司输了钱”。假如Dolatshahi一开始选择走仲裁的道路,或许结果就不是这样了。 本报记者 文琪 加拿大仲裁院(ADR Institute of Canada)注册仲裁员金朝武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称,如果Dolatshahi当初选择仲裁这条路,她也许可以在2到3个月内解决纠纷,还可以向法院申请扣押被告名下的房产,优先申请执行,提高解决纠纷的效率。“官司打了16个月,这太久了。期间房子卖掉,从上市到过户到成交怎麽也要再拖延1到2个月,最后也不能先赔偿给她。如果走仲裁,一般情况60天到90天内就要完结,优先申请强制执行可以让原告先拿到钱的胜算更大”。 加拿大仲裁员注册仲裁员金朝武博士 仲裁或许比诉讼更有效 仲裁起源于19世纪欧洲,早期多用于国际海事和国际商务的纠纷处理。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具有高效、快速解决纠纷的特点。如今仲裁在解决民事纠纷中具有相当的作用,逐渐成为替代诉讼的另一种解决纠纷的机制。与诉讼相比,仲裁不但可更速地达到目的,而且还能避免纠纷被公开,有较强的灵活性和高效性。 据金朝武介绍:“仲裁侧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当事人达成的,只要不违法,那麽当事人之间的协议就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双方都应该遵守。在不违反法律强制性的规定的前提下,可以约定你们想约定的任何事情。仲裁和法律的效力完全一样。仲裁不注重程序,过程可使用任何制定的语言,比法院更灵活、更注重解决结果。仲裁一定要双方同意,才能进行,不像诉讼是单方面的。仲裁员自己根据对法律的理解和分析,从中做出公正的判决。仲裁跟法院诉讼相互排斥。虽然仲裁没有法院的威严,但人们不要误解和怀疑它的法律效力,仲裁的结果法律上是可以强制执行的。仲裁解决问题快、花费少、一审终审、不能上诉。有些人认为仲裁是调解,其实不然。” 多伦多律师、公证员栗钧 多伦多律师、公证员栗钧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访问时称,打官司起诉更侧重确认事实,证人的证词,以及双方律师对证人的盘问。当对方证人讲的你不是很满意的时候,尤其是在商业官司中,提起法律诉讼程序通常是双方对基本事实认定的差别很大,证人就显得更为重要。证人的可信度很大程度会影响一方的赢面。而仲裁通常是处理矛盾双方对基本事实认定差别不大的情况下会选择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比如合同中哪一方做了什麽事情,双方没有争议,都签署了合同,主要的基础设施不存在争议。在这种时候,仲裁比较现实。如果双方请了律师,就是律师在仲裁员面前辩论,没有审理证人的过程。而打官司是强迫性的,不管被告愿不愿意,都会进行。“法庭是国家级别机构,是以独立的第三者的形式进行审判。而仲裁则是在合同的基础上审理,仲裁简化了程序,没有盘问证人这个环节,事实是用文件的形式呈递的。” 栗钧承认:打官司的缺点在于法庭程序的繁琐。秉著追求公平的原则,必要的法律步骤走德很慢。譬如文件交换,庭外盘问,之后才能排审期。每一步在诉讼的过程中都纠结得很厉害。当一方不肯给文件,无理拒绝回答问题,或承诺提供资料又不给的时候,大的审判过程中就会出现小的审判,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动议”(motion)。 “一个大的商业诉讼,加了很多动议,耗费很多时间,搞的形式程序很缓慢,律师费自然就会高”。 金朝武认为,人们遇到纠纷通常第一时间选择法院解决。诉讼程序时间长,诉讼成本也高。对英文不好的华人来说,到了法庭要请翻译,语言上有偏差,解决纠纷的时候影响效率。选择仲裁对母语为中文的华裔相对比较适用,他们可以选择中文。 尽管法律效益完全一样,但诉讼还和仲裁只能二选一。使用了仲裁解决则法院不再受理,当双方都同意选择仲裁,最终将形成仲裁协议,协议必须尽可能明确地规定出日后出现纠纷的解决途径。此类的协议有两个作用:一是减少纠纷,要写的具体;二是如果有了纠纷了,如何快速有效解决纠纷。 此外,诉讼和仲裁的区别是,诉讼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公开审理的,法庭文件和告示对大众开放,很多案子媒体可以旁听和报道;但仲裁是在纠纷双方完全私下解决的,全程不对第三方不公开。经过仲裁后,所有的结案也是不需要提供过程和结果给加拿大仲裁院的。栗钧律师称仲裁中的保密机制其实是为了便于双方达成协议。他举例称,有时候一个房东可能有很多房子,不想影响和其他房客打交道,所以更倾向把自己的案子不作为公开案例解决,于是偏向选择仲裁。 本质上看,仲裁的结果和法院的判决一样,必须执行,且具有终局性。仲裁裁决一经做出,即不得更改。不履行的话另一方可以通过法院强制执行,执行地也不一定在仲裁地。 金朝武表示,仲裁过程中,双方都满意的仲裁结果其实很难。因为即使仲裁员做得很公正,但当事人期望高,没有实现,或本身自己没有道理,比如借了钱希望判不还,就很难得到满意的结果。当出现一方不满意的情况时,需要接受裁决。在一般情况下,不得对仲裁裁决进行上诉,但有如下特例。 仲裁结果一锤定音 据金朝武称,仲裁员通常只做自己熟悉领域的仲裁,不熟悉的领域不做。许多仲裁员是资深的律师或退休的法官。这个行业对于非法律专业人士来说入门很难。在加拿大,仲裁员由加拿大仲裁院监管,社会上每个行业也会有自己的仲裁委员会。有专业知识的仲裁员会通过加拿大仲裁院进入到相关行业的仲裁员名单中,供有需求的当事人选择。 金朝武告诉本报记者,律师通常是代理人,人们聘请律师为自己代理一切法律事物,律师代表的是当事人的利益。而仲裁员行驶的角色类似于法院的法官,不代表任何一方当事人的利益,是居间并中立的位置。仲裁员需要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从法律和合同详情做出公正的裁决。 金朝武说:“法官是国家机关任命的,是国家机关组成部分。而仲裁员是在国家监管的基础上,独立执业的,靠个人的信誉和个人的知识水平赢得客户。仲裁员是当事人指定的。若仲裁员本人不居中、不公立的话,加拿大仲裁院有职业道德委员会,可以进行监管。当事人可以起诉仲裁员枉法裁判,去仲裁院投诉。仲裁员比法官更重视自己的形像和公正性,否则可能没有业务接。”所以好的仲裁员要靠自己公正的形像取得客户。 每个仲裁员在加拿大仲裁院的网站上都有自己的个人介绍,裡面会把每个仲裁员受理的案件范围和专业领域做出介绍,供大家了解。 仲裁更保护隐私 金朝武称,每当发生纠纷时,哪怕是亲戚朋友之间大都各持一词,所以在纠纷发生前,有足够的法律意识并明确解决相关纠纷机制的安排非常重要。 金朝武列举了一个华裔非盈利群众社团组织的例子。他们的会长曾向金朝武反映过许多在加拿大的华裔老人的一些情况,表示有不少老人需要仲裁援助。原因是他们中的一些老年人是在处理了国内的财产后到加拿大,帮助孩子们带小孩。当他们将钱财交给了子女,或共付首付买房后,却没想到跟子女共同居住后遇到许多问题,关系难处理,没有了退路。 金朝武说,生活中不少人“法律意识不够强。尤其是老年人。许多老人不但生活不愉悦,感觉不自由,有自杀倾向,甚至有长者被子女遗弃在街上要饭。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很多老人的确因为刚刚移民时间不长,不够时间享受政府补助的养老项目,钱全部给了儿女,在发生子女不愿意照顾老人之后,自己又没有办法合理安排自己的生活。这种情况非常普遍。按照华人的文化习俗,亲人之间谈钱往往伤及感情。但不伤感情就伤心。” 金朝武认为,正确的方式处理方式是,“丑话说在前头”,准备有效的、完备的合同。甚至做好遗产规划。“对于你觉得最重要的几点应该在法律人士的协助下写进去。一个合同虽然没有办法无限的具体,但在详细程度上,要尽可能的在对方可以接受的程度上具体化。如果双方发生了纠纷,要确保能够有效的快速的解决”。 金朝武再举例,有一客户的女儿结婚了,想借50万买房子。对于女儿开口借款,她并没有指望女儿能还,但她想让女儿写个借条。因为她担忧钱给了女儿,万一女儿对自己不好,还可以要回来。如果日后女儿万一离婚,也可以把属于自己的这部分钱分出去。但金朝武认为,不要指望一个借条就可以把钱拿回去,这需要起草一个完备、完善的法律合同,因为借条不能证明是真实的,很容易模彷。在港台有很多富商离世后。会突然冒出许多份遗嘱,都说是给自己的。都希望获得利益。如果光有借条,尤其是写的不完善不清楚,在加拿大不一定能够实现保障利益。 仲裁合同的制定 金朝武列举了一客户合同中存在无效仲裁条款的例子。因为该条款并没有有效地指明具体的仲裁机构,没有仲裁人的指定和仲裁庭的的组成,仅仅说明仲裁员由法院指定。然而,法院没有指定仲裁员的职责。更为严重的后果是,仲裁和法院诉讼是平行的纠纷解决机制。有仲裁条款的时候法院不会受理诉讼。法院不受理的情况下,必须走仲裁。而无效的仲裁条款道致案件悬空,进退两难。  至于这种情况为何会发生,金朝武称,在加拿大想成为律师需要通过律师考试(bar exam),并且这只是入门门槛。律师就读法学院期间,根据个人兴趣爱好,不一定会修读仲裁课程,所以很多律师其实对仲裁并不了解。就像许多律师也不懂税法一样。所有律师都会做合同,但能写出有效的仲裁条款不是人人都懂。有效的仲裁条款需要有以下几点: 1.指明仲裁机构 加拿大仲裁院是目前加拿大最具规模的仲裁机构,有调解员2,000余名,仲裁员200名。 其他稍微小规模的仲裁机构还有ICC Canada Arbitration等加拿大商会的仲裁机构。 2.仲裁地点 仲裁是灵活的纠纷解决机制。不开庭,纯书面审理。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进行案子分析再做裁决。选择双方都能接受的仲裁员,地点可以是家中,也可以租会议室等任何双方同意的地点。 3.三种形式的仲裁庭 一是独任仲裁庭。只有一个仲裁员,双方都同意该人来做仲裁。纠纷发生前约定好达成一致很容易,对选人会有共识。但是纠纷发生后就不容易达成一致了。 二是双方不说明具体是谁来做仲裁,但限定条件。比如要求仲裁员有法律背景,从业15年以上,说中文等条件。去加拿大仲裁院要求选择一位与上述条件符合的仲裁员。不论仲裁院指派了谁,都必须接受。如果仲裁院没有跟你条件完全符合的仲裁员,双方再协商解决。此类做法效率降降低,难达成一致,所以建议在合同中事先确定仲裁员,仲裁条款越详细越具体越好。 三是三人仲裁庭,即使用三位仲裁员。可以双方各指派一位自己选择的仲裁员,再有这两位仲裁员选出第三位仲裁员共同解决纠纷。费用由双方共同承担或在合同裡约定败诉一方承担。因此使用三个位仲裁员的费用也会增加两倍。 据金朝武介绍,仲裁行业的收费标准参差不齐。很有名望的仲裁员收费是很贵的。这往往和仲裁员的资历有关系。“有人起草合同收费1千也有人收费1万。更多时候主要看‘标的’,即争议东西的价值。越贵的收费越多。和律师完全一样,”金朝武说。因此他建议大家先咨询仲裁费用,寻找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承担的仲裁员做仲裁。 当选择仲裁时,可以在合同裡明确有效仲裁的几个组成部分。但若不知道条款怎麽写,可以找专业的仲裁人员,发个仲裁条款范本加入到合同中去,金朝武先生表示通常发送范本不收费。但帮助客人审查合同、起草合同、细化细节则开始收费。根据具体情况,复杂程度,一般情况下起价在1,500加元左右。合同越长越复杂的收费则越高。通常仲裁员的市场价为4-800加元每小时。 律师:仲裁更省钱并非事实 栗钧律师认为,仲裁可以是比较简单的,但并不一定省钱。他举例称,有个客户做了仲裁,花了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律师费。“客户签合同时明确了,仲裁员费用双方出。但是没想到的是,最后仲裁收费很高,并没有省什麽钱。因为仲裁裡面有动议,还有程序方面的裁决,双方配合程度不好,有敌意和赌气的因素在裡面,最后双方花费的仲裁费用加在一起,比有争议的这笔钱还要多。” 栗钧称:“仲裁动不动几千块甚至上万块的费用需要付给仲裁员,少于三千五千的费用很少。一旦双方关系属于恶交,使用仲裁往往难以达成良好的效果,并不一定会省钱,” 栗钧认为纯粹金钱上的纠纷,还想继续合作做下去的,偏向于走仲裁来解决。而需要诉讼来找律师来的客户,通常是矛盾已经不可解决。情绪上很气愤,被告原告都很激动,这种情况则难以仲裁。法庭打官司法官是不用付费的,只有法庭注册费。从起诉书的提交,排期审理交个钱之外,最大的开销就是律师费了。所以选择仲裁还是诉讼,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讲,是个慎重的选择。什麽情况使用仲裁什麽情况使用诉讼,要根据个人的具体情况和目的决定。一旦发现双方争议的情况不多了,可以把诉讼改成仲裁解决。 仲裁和诉讼的区别 如何选择仲裁员?  

拒租房给90后年轻人 业主被投诉歧视

【加拿大都市网】   ■有年龄分别为23岁及22岁的人士声称,业主因其年纪,拒绝租出柏文。图片与本个案无关。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两名年龄分别为23岁及22岁的青年男女向安省人权委员会作出正式投诉,指他们试图租住多伦多一处共管柏文单位时,因其年龄特征而遭房屋主人及其经纪歧视。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这两位准租客之前都是与父母同住,现决定搬出独立生活。他们于上周向房主的代表经纪提交了租房时所要求的文件资料。他们信用纪录评级均为“优秀”(excellent),两人向房主提供了雇主信,证明两人均有长期稳定工作,年收入合共约8万元。他们申请租住一个月租为1,900元的两室两卫柏文单位。为了降低开支,他们决定未来与其中一名租客的两名姐妹合租该公寓。   “两人一年7.8万收入仍属低”   他们的申请未得到房主的首肯。房主的代表经纪上周对二人回应说,房主经过考虑后,不希望4个“年轻的成年人”租住她的物业。挂牌经纪在给租客代表经纪的电邮中表示,“他们(指4位租客)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我的客人(指房主)没有兴趣面对因此可能引发的问题”。他又说:“他们现在信用纪录良好,但他们以往都没有自己负担生活费的经验,在我看来,两人一年7.8万元的收入仍属太低。” 代表租客的地产经纪则表示,每月1,900元的房租只占两位租客收入不足30%,显示两人有足够收入负担房租。他指相反许多房主每月用于房屋贷款和其他债务负担的钱,远远高于这一比例。两位租客表示,这显示出多伦多的房地产市场对于千禧世代的年轻人多严酷。“我们没有足够的收入在大多伦多负担一所房屋,就连租住柏文时也成为偏见的受害者,有人总认为青年人就是不负责任以及具有破坏性。” 安省人权法(Ontario's Human Rights Code)及安省租客保护法都明文禁止业主基于年龄理由,对准租客做出歧视对待。  

违规驾驶拖着不交罚单?5月起车牌不能更新!!

【加拿大都市网】 ■省府今年5月起,不再给涉违规驾驶的赖账司机更新车牌。 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藐视交通告票罚款的超速和不小心驾驶的司机,今后要继续逃避罚款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省府正在修例,准备赋予各市镇政府更大的权限,从今年5月份起,不再给赖账的司机更新汽车牌照。 据加通社报道,安省之前已经对基于车辆的违规,如违章停车和冲红灯被拍照等,对罚款赖账者采取了不予续发汽车牌照的做法,而将于5月份实施的新法,则是基于驾驶者违规,如超速和不小心驾驶等,对未缴纳罚款的驾驶者将不予发放或更新他们的汽车牌照。 据统计,安省的各市镇政府总共有14亿元的未付罚款尚待收取。这些罚款还仅仅是针对包括违反《公路交通法》在内的省级法律规定下的违法行为。安省市政协会10多年来一直在要求省政府给予更多的权限去征收这些欠账。其中一些罚款甚至可追溯到50年前,已经无法进行征收,所以省政府将本次收缴欠款的追溯期定为过去7年。 安省交通厅长邓德华(Steven Del Duca)表示,在拖欠的违约罚款中有三分之一是过去7年内的。他承认,即使新法实施后,市政当局也将无法收回所有约5亿元的欠款,但新法向那些欠缴罚款的人发出了一个强烈的讯息,即若在这个时间点之前他们尚能够想尽办法在这个系统内钻空子获取利益,那他们现在就更难以做到了。   “增违规者付罚款动机”   安省市政协会会长道琳(Lynn Dollin)表示,各市级政府一直希望新的法律能够允许追溯时间超过7年,但现在他们只是更急于收回更多的拖欠罚款。她称,如果这些罚款不能收回,那么市民则要用我们的地税来支付这些管理成本,所以我们希望确保民众能够获得全部的收入,把我们有权得到的一切还给我们。 安省交通厅长邓德华还解释称,现在未付超速罚单的人已经可以被暂停驾照,但是拒绝发放和更新车牌将给违规者增加更大的动机去支付这些罚款。因为,一个人理论上可能做到继续使用过期或暂停的驾照开车,但如果车牌得不到更新,车牌上的贴纸(visual sticker),则更容易让执法者一目了然。 另外,上述新规定不适用于共同拥有的车辆或公司注册的车辆。该立法的强制性公共评议期今天截止。  

入境加拿大:中国人的钻戒名表被没收!就因为少说了这么一句话..

最近有一个词让许多人闻之色变: “海关” 先是美国海关频频拒绝持中国护照或者持加拿大护照的游客入关 (相关新闻:持加拿大护照去美国需要签证了?最近去美国旅游的加拿大人被坑惨了...)。 昨天,一名中国女留学生更疑是入境时说错话,在美国海关遭到脱衣搜身后,直接遣返,5年内不得入境。此后她在微博上自曝整个事件,在中国留学生圈引起轩然大波。    (图片来源于微博) 虽然这些事都发生在美国海关,但加拿大海关也并不太平。前日,一名华裔女子崔秀梅(Xiu Mei Cui,音译)承认控罪,因过海关时没有申报象牙首饰等濒危动物制成的雕刻及装饰品,被法院判处罚款7.5万加元。 那些年中国人被没收的钻戒 CBSA发言人圣约翰(Faith St. John)指出,仅是2013年就有高达273人因为未按实申报所携带物品而没收的钻石、名表及名贵手袋等高价物品,当中被没收超过2.5万元以上物品的个案有43人。    随便举一些例子    2010年6月。 温哥华华裔马文胜(Wen Sheng Ma,译音)2010年6月10日经温哥华国际机场(YVR)返回加拿大,他向海关人员表示没有物品须要申报;但经进一步检查后,边境人员发现马文胜没申报手上所戴着一只价值37,097加元的Patek Philippe手表,于是把该手表扣留,并起诉他相关罪名。    2013年3月。 一名姓张的中国女子从中国返回温哥华,在机场被边境服务局人员查到未申报的一枚嵌有小钻石戒指。因为张小姐声称这是一个旧的戒指,因此海关人员打电话给张某在中国的丈夫,以确认她说的内容属实。 而当海关人员再次重新检查她的行李时,发现了另一枚价值高达26万加元、嵌有大钻石的戒指。之后,张小姐不仅被罚3万多加币,还要再缴6万元至20万元的费用才能拿回被扣留的大钻石戒指。    2013年10月。 一对从中国返回温哥华的情侣,在温哥华机场被查。原因是发现男子手上的手表没有申报,便顺势检查了两人携带的行李箱。之后在行李箱里发现了猪肉制品,最后罚款加税一共收了近1000加币。此外还有一个7年的记录,以后每次入境都会被查。 海关没收的饰品会被拍卖 网友sssport-wang参加了加拿大海关举行的拍卖会,并拍摄了一些现场照片。加拿大海关拍卖的那些被没收的首饰珠宝,数量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和逛一个珠宝店的感觉差不多    贵重物品不申报 后果真的很严重 下图这张表对于所有来过加拿大的人都不陌生。飞机落地前,机上的工作人员都会发放这张加拿大海关申报表 ,如果在飞机上没有填写,下飞机以后在机场内也可以拿到这份表格。    而你所携带入境的任何贵重物品(价值超过1万加元的物品),都应该如实的填写在这张入境申报单上。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指,被没收的高价品最多是名牌衣服及手袋,例如LV包或爱马仕铂金包(Hermes Birkin),珠宝、名表(从劳力士到Patek Phillippe等不同品牌),其次是宝石、金属制品、贵重金属;以及动物皮毛及皮革。    圣约翰(Faith St. John)说,她发现一些新移民,以为手表挂在手上,态度从容便没事,并未故意隐藏。但对CBSA来说,只要是未在清单中申报即已违反《海关法》,如果未申报物品的价值超过2.5万加币以上,即达到被起诉门槛(prosecution threshold)。 141华人不准入境 面临取消加国身份 移民及难民局(IRB)审理外国人不得入境案中,光是1年就有141人为中国公民,这些不得入境案中,有部分即是因为抵达机场时未诚实申报,甚至所带奢侈品太过大量而被以走私罪起诉,令他们的居民身分面临取消,而被送往IRB进行不得入境的聆讯(inadmissibility hearing)。    即使自己出境前的名表、珠宝,回去后如果加工过,也会被视为需报关的新物品。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处发言人Stefanie Wudel表示,《海关法》(Customs Act)规定,当旅客出境时,包括打算赠送他人的礼物在内的所有物品都要申报。 因此携带珠宝入关,需要预先准备好珠宝清单,标明珠宝品牌、价值、序列号等,以免麻烦或疑来路不明。 不过 依据加国海关法规,入境者若不清楚携带物品是否被禁,只要入关申报,或者询问海关官员,那么海关至多只会没收限制或禁止入境的物品,而不会有任何处罚。贵重物品及饰品如被认定为个人物品,则也不需要交关税。 过海关真心有风险 不论是钻戒手表还是名牌包 如果被海关又没收又罚款的 真的太闹心了。 所以过海关的时候还是当一个诚实的人吧 需要申报就申报呗

男子携6条小蜥蜴入境加拿大 被罚6,000元

【加拿大都市网】本报记者: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简称CBSA)周三公布,卑诗省一个男子于去年10月被揭发企图偷运6条小蜥蜴入境,遭判罚款6,000元。 CBSA指出,2015年10月27日,在阿波斯福─亨廷登区(Abbotsford-Huntingdon)关卡,边境官员在安德逊(Gregory Anderson)的外套口袋内,发现6条幼小的华丽王者蜥蜴(Uromastyx Ornate Lizard)。 被告安德逊,已经承认一项虚假申报罪,以及一项未授权下偷运受保护动物罪,今年10月14日遭判罚款6,000元,其中5,000元拨作环保损害基金(Environment Damages Fund)。 根据CBSA提供的资料显示,由2011至2016年10月31日期间,阿波斯福─亨廷登区关卡先后充公42批违禁动物。 同时,国际野生物种非法交易活动涉及的金额,估计平均每年达数十亿元,包括数以亿计的植物及动物品种。

前屋主装修结构受损 7年后才发现能索赔吗?

这宗指标性案例保障投保产权保险的置业人士,防止他们因一些隐藏的结构缺陷而无法转售房产(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 麦克唐纳夫妇于2006年在多伦多购入一间独立屋,7年后他们发现上一任业主在装修时拆掉了一堵承重墙,道致建筑物二楼出现安全隐患。依政府工程令进行房屋加固补救工程后,他们向投保的产权保险公司申请赔偿,在遭到拒绝后又提出法律诉讼。这宗被法律界称为加拿大近代最重要一宗产权保险诉讼案,经历被安省高院驳回、安省上诉法院改判一波三折之后,终于于今年10月由加拿大最高法院定案:业主有权获得产权保险赔偿。   这个故事是从麦克唐纳夫妇(Paul 和 Stefanie Macdonald)买入多伦多一幢独立屋开始的。这幢房屋在前业主进行翻新整修时遭到了严重损坏。麦克唐纳夫妇在自己装修时,发现承重牆已被移除,但拆牆工程并未获取所需的建筑许可证。结果,房屋的第二层不能保障安全使用。   多伦多市政府最终发出维修令,要求麦克唐纳夫妇采取补救措施支撑不安全的楼层。   麦克唐纳夫妇自行做了补救措施,耗资75,000元。后来,他们根据与Chicago Title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单索偿房屋维修的费用。保单的承保范围包括如果业权不能在市场上出售,也就是当买方拒绝履行购买协议时,业主的损失。   Chicago Title拒绝了麦克唐纳夫妇的报销支出要求,指称他们申请的补偿并未涵盖在保单内。   安省高院驳回业主索偿   2014年10月,麦克唐纳夫妇入禀安省高级法院,请求法院裁决他们有权根据保单规定,向保险公司索偿补救和维修费用,保险公司有责任做出赔偿。   在Chicago Title要求法院驳回麦克唐纳夫妇索偿的当时,法官裁定,多伦多市政府因房屋潜藏缺陷而发出的工作令,并未包括在保单承保范围之内。   法院的理由是,市政府颁布的工程令并不影响“土地所有权”,因为工程令没有登记在物业产权上。法官显然不知道,工程令从来不进行对产权不利的登记。   在安省,工程令即使未在产权上登记,仍继续在所有权转移后对房子产生影响。以往,调查未完成的市政府工程令,是衡量安省律师在物业买卖中是否尽职的一个指标。但是,理所当然地,无论调查揭示出任何不利于产权的结果,都有产权保险来保障业主权益。基于这种假定,通常上述调查就不再是必需的了。   安省上诉庭改判   去年,安省上诉法院推翻高级法院的审讯判决,改为裁定承保的保险公司有责任支付维修费用以及超过50,000元的费用。上诉法院这次裁决的重点是,房产若存在重大但潜藏的物质缺陷,足可道致有关房屋产权无法在市场上交易(unmarketable),因此业主应受产权保险保障。   上诉法院法官胡裡根(William Hourigan)在书面判词中提醒,加拿大法院在诠释业权保险条文时必须要确保“消费者受到公平对待,他们的合理预期得到保护”。   加拿大高院维持有利业主的裁决   今年10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否决保险公司提出的上诉,维持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   儘管这次结果是判决麦克唐纳夫妇获得胜利,并且引伸到一般业主,但最高法院的结论,却与几个世纪以来行之有效的普通法保障产权有效转移原则背道而驰。这个裁决事实上意味著,存在重大隐藏建筑缺陷的房屋,拥有无法在市场交易的产权(unmarketable title)。   在11月中,安省政府及消费者服务厅土地产权署总监莱姆(Jeffrey Lem)对参与法律学会计画的房地产律师解释,一个有毒废弃物堆放场可能完全无法在市场进行交易,但产权持有人拥有明确的所有权,而且没有进行按揭贷款。   不过,在麦克唐纳诉讼尘埃落定之后,一些保险公司已经修订了其提供的产权保险条款,将房屋潜藏的重大缺陷排除在保险覆盖范围之外。   律师不能向买家保证房屋没有重大隐藏的物质缺陷。未来,承担风险可能落在买方、又或者是那些仍然提供产权保险的保险公司的身上。   作者Bob Aaron是多伦多房地产律师

他在后院的树上搭了一个房子 法律允许吗?

【加拿大都市网】 ■阿尔佩扎的两名儿子兴高采烈玩攀爬游戏。 星报 ■阿尔佩扎的树屋楼高三层。 星报 ■投诉树屋造成不便的邻居。 星报 综合报道   加籍克罗地亚裔承包商阿尔佩扎(John Alpeza)在多市斯旺西(Swansea)兴建“船型树屋”,原先遭到市政府下令拆卸,但在安省市政委员会(OMB)调停下,阿尔佩扎终于与市政府及邻区达成协议,准许他们在缩小树屋面积的情况下保留树屋。 阿尔佩扎声称,这间树屋耗费6年时间兴建,斥资30,000元,目的是作为两名儿子的玩具屋,让他们有足够空间玩耍作乐,但去年被一名邻居投诉树屋阻挡阳光,而且侵犯她的私隐。市政府在6月下令阿尔佩扎拆卸树屋,阿尔佩扎拒绝要求,向安省市政委员会上诉。 阿尔佩扎对于最终达成协议感到兴奋,虽则他需要因此支付15,000元的额外法律费用,以及10,000元改建费用。他现在承诺今年5月前改建树屋,除了缩小树屋的范围外,还需要筑起篱笆,把树屋与邻居的院子分隔。资料来源:星报

都市报特稿:加拿大代孕妈妈合法吗?

Sally Rhoads 【加拿大都市网】17年前,家在安省南部小镇的Sally Rhoads,在大多数人还不十分了解代孕的时候,因为出于善心想成全别人的家庭,为美国马里兰州一个因车祸摘除子宫的家庭免费代孕了一对龙凤胎儿女。这事情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显得不可思议,但在加拿大,法律上规定代孕合法,但代孕者不能收取任何报酬,委托者只能支付一些合理开支。 本报记者 文琪 人们很难想像,代孕母亲冒着生命危险和药物对身体刺激带来的副作用,无偿为他人代孕宝宝。但Sally表示,“这正是加拿大人价值观的一种体现。她们为了帮助有需要的家庭,让他们也能有一个自己的家,把自己的需求放到了后面。”  Fertility Lawyer Nancy Lam 加拿大法律:严禁代孕牟利 Sally代孕成功后用网络博客记录了成为代孕妈妈的心路历程,她希望把这个故事分享给更多人,唤起更多人愿意帮助其他家庭的善心,因为目前在加拿大,要寻找那些愿意无偿为别人代孕的妈妈愈来愈难, Sally的故事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人们透过网络向她咨询有关代孕的事宜。这些人中有想组成家庭的父母,有想成为代孕妈妈的人,有律师,有医生。渐渐的,Sally把小小的博客演变成多伦多富有名气的代孕中介机构。 在加拿大,有不少人开始关注“代孕”,大多地区资深的代孕和试管婴儿专职律师Nancy Lam,就是从帮助自己身边一对需要辅助生殖技术的朋友做法律咨询开始,关注到需要代孕的人群和代孕妈妈这个群体,进而成为代孕和试管婴儿方面的专家律师。 Nancy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作为一个生殖方面的专业律师,我最为担忧的就是看到有许多夫妻和伴侣存在生育上的问题,但他们难以启齿,过度保护隐私。当他们需要帮助,需要寻找代孕妈妈的时候,也许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需要帮助;或者碍于现在加拿大的法律,人们不愿意无偿为别人代孕小孩。” 2004年,加拿大《人工辅助生殖法规》立法生效,法律规定代孕人必须是自愿、无偿地帮助它人,不能以此收取利益报酬。但13年来,这条法律完全没有改变。 经营代孕中介的Sally称,每天有很多的人通过她的网站希望申请成为代孕妈妈。然而,当她们得知为别人代孕并不能获取任何报酬的时候,她们就放弃了。“怀孕可能令代孕者暂时不能工作。她们许多人是自雇,很多人还要还房贷车贷,收入的减少是最大的顾虑。”“而一些从国外来到加拿大寻求代孕的人,往往也希望有合理合法合规的方式为帮助他们代孕孩子、给他们完整家庭的代孕妈妈们做一些什么。”但一成不变的法律无法帮助他们。 律师Nancy 承认:从“2004到现在,生殖领域的技术突飞勐进,有许多新的出现。然而,我们的法律,政府还是没有改进它。哪怕是规章制度,告诉我们怎么遵从法律的东西,都没有。” Sally说:“一些加拿大代孕妈妈之所以误解代孕可以赚钱,是因为她们在网络平台上常常看到很多广告,比如说‘成为一个代孕妈妈在一年内能赚4至6万元’,但这些广告都是美国的。她们找到我,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加拿大的法律法规。” 政府应修法保护代孕者利益 美国在代孕方面不单历史比加拿大长,政策上也比加拿大开放得多,有些洲完全允许有偿代孕,比如加洲。委托者可以为代孕母亲的服务支付任何觉得合理、对方也能接收的费用,只要达成一致,找到律师签署合同,明码标价即可。有些洲甚至可以选择婴儿的性别,以及要求代孕双胞胎,即植入一个以上的胚胎。但在加拿大,选择婴儿性别是违法的。同时,除非有医生针对个案的分析和允许,否则不会为母体植入一个以上的胚胎。  多伦多西乃山医院的生殖专科医生Dr. Crystal Cha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表示,虽然她曾在美国经受过培训,也掌握性别选择的试管婴儿技术,但是回到加拿大就意味着遵从加拿大的法律法规。她强调在加拿大选择婴儿的性别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不可以身试法。 据Sally介绍称:有对婴儿性别有需求的加拿大客户,往往透过在美国进行受精卵的培植并选择性别,然后把加拿大的代孕母亲接到美国接受移植,成功后再回到加拿大生产,这样既满足了需求,也规避了法律上的限制。 对于加拿大法律滞后于现实社会的发展,律师Nancy声称:现在的代孕法律很像20世纪前20年加拿大的禁酒令,想喝的人总可以透过地下酒吧、走私、私造、黑市等弄到酒,最后只好修改法律。她认为 “如果法律不更改或者不接受更多的需求,那么最终它将推动更多非法渠道的滋生”。 坊间有传言称一些需求者在代孕结束后,暗地裡会赠予代孕母亲一些昂贵礼物,或者想通过赠与钱财表示感谢,也有人为争抢仅有的几个代孕妈妈名额,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增加自己被代孕妈妈选中的机率,对此律师Nancy再三强调,在加拿大给代孕妈妈的服务以任何形式的补偿,都是犯法的,要负刑事责任,有可能会被判50万以上的罚款或10年的监禁,是最严重的犯罪之一。一旦政府追踪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代孕妈妈会成为证人出庭,而付钱给她的父母,将会为此付出牢狱之灾的代价,不论他们是不是加拿大人,都会被起诉。她奉劝民众不要因为迫切寻求代孕母亲而走极端,要依法依规。 但因为法律严禁代母收费,道致自愿的代母愈来愈少,“现在有很多胚胎就那样冻在医院裡,可能永远没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代孕中介的Sally说她为此表示无奈和悲哀。 事实上,加拿大法律就代孕妈妈因代孕而产生的“合理费用”报销一说,也存在着很大的模糊点和争议,因为政府没有明确说什么可以拿来报销什么不可以,联邦衛生部只是提议每个涉及于此的代孕妈妈必须保存好相关证明材料,但并未指出这些开销涉及的范围。 Sally表示,她认为所有跟代孕沾边的费用,都可以向有需求的父母要求报销。比如说,在怀孕期间需要吃的特殊食物,去健身房锻炼身体的开销,去做产检的路费,因为怀孕而不能工作或照顾家人的开支,只要有理有据,都是可以去索要的。 但律师Nancy则认为,这些开支应尽量在代孕的合同裡明细标明,但合理开销费用始终是一个泛泛的说法。“我们也不清楚太具体的,什么应该给,什么不该给,只能看双方的协商,”Nancy说。“未来希望政府可以出台管制政策,作出明确规定。”“政府应该有一个专属的监管机构,监督并允许可以适当的补偿代孕妈妈的服务。管控哪些费用可以付或者不可以付,甚至为这笔服务费用设置上限。” 政府为外国人生娃买单? 目前,有许多代孕中介打出类似这样的广告语:“来加拿大寻求代孕,不但不需为代孕妈妈的医疗付费,还可以给孩子加拿大国籍”。这类广告所传达的信息,似是暗示加国纳税人为外国友人生娃买单。对此律师Nancy称,无疑此类吸眼球的广告是在鼓励外国人占加拿大公费医疗的便宜,很不厚道,但广告所说的也是事实,所以这些广告并没有犯法。 中介代理Sally告诉本报记者:由于代孕妈妈为别人代孕的事实,一开始从家庭医生到产科医生再到医院都是了解的,所以代孕者、委托者的资料都是清晰的。如果本地某医院因接收太多的代孕产妇,影响了他们的财政预算,医院不排除也开始对为国际友人代孕的妈妈收取一些生产费用。也就是说,完全想占公费医疗的便宜,也不一定能百分百的成功。 西奈山医院生殖专科医生Crystal Chan 西奈山医院生殖专科医生Dr. Crystal Chan称,目前在西奈山这样大的综合医院代孕的案例并不多,因此并没有看到本地产妇为外国父母代孕而被收费的现像。但她不排除在其他地方,医院的确会因为预算问题在收费上对外国人找的代孕妈妈有特别对待。 Sally 说:“有些新生儿,也许是一个,或者是双胞胎,出生后使用了保温箱,或做了手术等,这些昂贵的支出,最后很有可能需要国际委托者来买单。所以没有人能保障委托人一定可以凭代母而享受加国公费医疗。” 至于坊间有消息称“未来加拿大会对国际代孕需求者关闭大门”,Sally称她无法获悉该传闻是真是假。 据Nancy律师介绍,有代孕需求的国际父母在过去一直是有的,近年来在逐渐增多。 大多伦多地区从事代孕和生殖的律师并不多,大概十几个左右,但足以支持目前大多伦多地区的代孕法律市场了。 加国代孕中介盆满钵满? 表明上看,加拿大法律对代孕的盈利行为有很严格的监管,但由于缺乏专门的监管部门,以及细节化的法律条文,令政府很难监控代孕中介机构的收费项目和标准。 律师Nancy 认为:“在加拿大卖保险、卖房子、卖烟、都要持牌;然而涉及到生命的制造和延续,这些中介机构的工作人员却不需要持牌从业,不需要培训,更没有专业的行业协会去管制他们,这应该是很让人失望的一个现像,” Nancy举例说。“代孕中介可以为他们的服务收取服务费,我们的代孕妈妈却不能为出借了子宫为别人创造家庭而得到服务费,这不合理。” 本报记者就此透过电话向多家中介机构发出询问,结果发现不同的代孕机构不单止收费标准不同,就连服务项目也并不完全一致。在他们除的收费项目中,有为需求者寻找代孕妈妈、交代流程、安排检查、选择医院、协助沟通、联络律师,以及帮助办理新生儿移交的法律手续等等,这其中的每个环节都要收费,但并不确保一定能配对成功。 据一位行家介绍,某家代孕中介机构,一个代孕妈妈配对资料库两年使用权,缴费高达5,750加元以上。其他的相关费用,可以与客户商定收取。以此匡算,一个圆满完成结案的代孕案例,中介费用约在1万至2万加元,特殊情况特殊收费,这中间有先收费,也有“不成功不收费”的,当然也有客户最后想方设法甩掉中介的。 代孕宝宝的国籍判定 2014年,加拿大曾有一个公民身份争议极高的案例。加拿大最高法庭裁决一位有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母亲,在印度生下的名为Nanakmeet Kandola的孩子,不符合“加拿大公民”身份,因为这位母亲是通过借精借卵再植入自己体内的方式,代孕生下了孩子。也就是说孩子虽然是她所生,但与她完全没有DNA的血缘关系,法院以代孕宝宝与母亲没有基因联系为由判定孩子没有加拿大身份。 Nancy就此评论称,加拿大现有的法律并不能完全解决每一个案例,但终将把这些问题推举到立法的改革。这个案例很像一对加拿大夫妇或伴侣,去国外领养了一个孩子,可以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把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申请成为加拿大公民。《加拿大人工辅助生殖法规》允许我们代孕生子,但移民法部却可以藉没有血缘关系否认其公民身份,这是矛盾的。所以,Nancy建议,当国际需求者来加拿大寻求代孕前,或者加拿大人去其他国家寻求代孕,都应该在行动前多了解相关国家的法律法规。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目前也有中国的夫妇看中加拿大优良的代孕环境,他们寻求寻找加国代孕母亲为他们生产一个“加拿大制造”、拥有加拿大国籍的孩子,但按照中国的法律,孩子一旦回到中国跟随父母入户口变为中国籍,在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的情况下,这也意味着孩子自动放弃了加拿大国籍。当然在孩子长大后可以选择返回加拿大。 去年11月29日,安省通过了《所有家庭都是平等法案》,其中一条明确指出,采用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子女的父母以及代孕所生子女的父母,均可通过合法的书面手续获得法定父母地位。代孕母亲把孩子转交给委托人的手续也得到了简化。代孕妈妈只需要用书面同意的形式,放弃代孕母亲对孩子的父母权益,即可让委托者获得孩子法定父母地位的权益。 Nancy说:“过去还需要走法庭程序,现在则简化了许多,这是我很高兴看到的。” 需要指出的是,按照加拿大法律这个书面同意书并不能在孩子7天大之前签署。代孕妈妈和委托者从孩子出生到孩子满7天这段时间裡,共享父母权益并共同承担责任,7天以后依据书面同意书分割权利。 如果代母拒绝或无法签署这份同意书,那么有需求的父母可以向法庭申请走法律程序,要求拥有孩子的父母权益。 法案同时明确:“代孕合同在法律中是不能强制执行的,但可作为证据。 Nancy对此法案相当的困惑。一个由律师费尽心力为客户起草和安排签署的合同,最后有可能不被法律认可执行,但法律又明确必须要在进行代孕前签署代孕协议。 但Nancy承认: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遇到过代孕妈妈产下宝宝,拒绝把父母权益交给有需求父母的案例。 代孕胚胎储藏罐 给寻求代孕父母的建议 在寻求和确认代孕关系时,律师的作用相当重要。不论是作为有需求的父母一方,还是作为代孕妈妈一方的代理律师,在做代孕相关的法律合同的时候,律师会确保当事人的需求能够最大化地被满足。Nancy称她常常会建议双方都要想到最坏最尴尬最不可预料的情况,在合约中明确化,作好未雨绸缪的打算。 此外,代孕合同中,通常在可报销的开支方面没有太过于具体的提及。但是“合理开支”的范围与细节应该在合同中有所体现并且得到双方的认可。 Nancy指出争议非常大的一点是关于代孕母亲怀孕过程中以及生产后,双方参与孩子成长过程的量度、互相干预的程度深浅,这些都是容易产生分歧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一份详尽合理、明确双方职责、保护双方权益的合同的存在是非常必要的。 有著华裔背景的生殖专科医生Dr.Chan表示,在著手开始代孕或寻求代孕前,不论哪一方都应当在医生或诊所的推荐下咨询社工(social worker)或心理医生,为成为代孕妈妈或成为代孕宝宝的父母作好足够心裡和精神上的准备。尤其在面对日后家庭关系的处理上,双方都需要有更多的情感支持。 代孕中介结构的Sally则认为,对国际有需求的代孕父母来讲,一定要做好钱的充足准备,用于应对在加拿大等待代孕宝宝出生期间的一些超出计划外的开销。

加国女和丈夫分居不分屋14年 要求分产败诉

【加拿大都市网】 ■离婚妻子因错过申请追讨财产时限,被安省最高法院裁定房屋全部归丈夫所有。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一名离婚妇人以分居后依然与配偶居住在同一间屋,子女也仍然由母亲在家教育自学为理由,要求分得出售居住物业的一半所得,安省最高法院裁定房屋全部归丈夫所有,安省上诉庭也维持原判。 上诉庭指出,原审法官经过9日聆讯后,确定丈夫是两人分居前所居住房屋的唯一业主,因为妇人为避债权人,将产权赠予丈夫。 法官又裁定两人的分居日期为1996年12月,妻子在2010年8月才申请追讨财产已错过申诉时限。法官又认为夫妻两人均分卖屋收益并不合理,因妻子不顾后果消耗家庭财产,买屋款项和相关费用全部由丈夫支付,况且在整段婚姻期间,妻子以欺凌和行为控制对待丈夫和子女。 高等法院聆讯时,妻子没有代表律师,到提出上诉才有律师;丈夫在原审时有聘请律师,但上诉时既没有委托律师代表,也未有亲自出庭。妻子的代表律师向上诉庭表示,原审法官忽视了妻子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专家报告,因而没有指派专家查询妇人的精神状况。 代表律师又表示,两人居住在同一间屋,又继续一起经营生意,子女仍然由母亲在家教育自学为理由,认为原审法官如果有考虑到这些情况,会对分居日期有不同的裁决。两人到2010年才实际上分居,因此追讨财产财申请未有超过时限。 上诉庭3名法官驳回妻子提出的各项论据指出,分居日期和房屋业权是原审法官裁决的重要依据,代表律师也承认法官没有错误陈述。原审法官也衡量过上述因素,但裁定两人买屋后不久便分居。上诉庭又指,律师试图以妇人的精神状况需要律师和精神科医生协助作供,妇人在原审时作出误导性的供词。 上诉庭指出,代表律师无法确定妇人精神上无行为能力(Mentally Incapable)接受审讯,需要法律监护人。妇人提交的精神报告的大前题是个人自述,并不是评估状况。律师未能就妇人的精神状况提出新证据,因此原审法官没有任何责任为妇人委派律师或派专家进行评估。 上诉庭驳回上诉申请。由于丈夫没有递交书面文件也没有出庭,因此法庭不裁定堂费负担。 ■专长家庭和婚姻事务的黄严焕卿 法例认可分房如分居   专长家庭和婚姻事务的黄严焕卿律师表示,法例对追溯期有不同的规定,离异配偶分财产有时效限制,分居是6年内,离婚则为2年,超过时限便不能够分财产。 分居原则上是分开居往,有些人是因为宗教或其他理由不能够离婚,因而采用分居的方式。黄严焕卿说,实际上分居的定义相当繁复,最重要是没有夫妇的关系。法例认可分居者可以居住在同一间屋内,但必须证明两人已经不再有正常夫妇的关系,例如是分房居住,外出时也不再使用夫妻或伉俪的称谓,基本上是不会做一些夫妇一起做的事。 她说,居住在同一间屋被认可为分居是因为经济原因,现时迁出独自生活的负担很重,很多女性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因而被迫继续一起居住。基本上,仍然同一间屋居住的分居夫妇关系,相当于一间屋两名分租租客,各自煮食和洗衣服,有独立的生活,当然子女仍会无视分居的情况,与双亲维持关系。 当分财产时可能会产生一些争拗,其中一方可能以一起生活和食饭为理由声称没有分居,但另一方则以分房居住作为理据。她说,因为计算财产时通常以分居日期厘定,日期的先后可能直接影响到分得财产的多寡。 她说,其中一方放弃名下物业最常见原因是其中一人欠债,为了避债权人令债权人无法受惠,因而将名下资产转予配偶和子女。

案列:租客玩弄制度 不付房租白住18个月

【加拿大都市网】任何业主有意在安省出租物业,可以从法院最近一个案例汲取一些经验,当中揭示一名不择手段的租客如何扭尽六壬,令到他能够在不付租的情况下白白居住了18个月。 恩瓦布(Rogers Afam Nwabue)是士嘉堡Howell Square一幢出租大厦的租客。从2015年4月1日开始,他停止缴付租金。当业主要求业主及租客委员会协助及启动驱逐恩瓦布的程序后,恩瓦布同意根据驱逐令在2015年7月31日迁离单位。他与业主达成交换条件,获得业主答应豁免其租金直至6月30日为止。 不过,这名租客没有履行承诺如期搬迁,反而要求业主及租客委员会重新审议他原本已同意的驱逐指令。业主及租客委员会2015年7月29日驳回了他重新审议的请求。 租客参照教科书一个如何耽延驱逐令的范例,向安省高等法院上诉庭一个3名法官小组,就业主及租客委员会的两个指令提出上诉。 租客在2015年9月提交所需的申诉文件,但却没有设法去确定一个聆讯日期。业主的代表律师分别在2016年2月、3月及6月致函租客,要求他设定聆讯日期,但他一直没有回应。 最后,业主在去年11月提出申请,要求法院撤销租客的上诉,因为他的上诉“琐屑无聊、无理取闹及滥用司法程序……显然没有上诉价值……是为了不正当目的而进行上诉──只想不需付租金而继续居住在单位内”。 租客获通知聆讯日期是11月22日,但他没有出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法官在当天拒绝撤销租客的上诉,而是定出12月6日为新聆讯日期。 在新聆讯日期来临前数天,租客传真给法院通知他不能在当天出席聆讯,因为聆讯日他要离开多伦多到外地参加考试。 到12月6日,租客杳无音信,法院继续进行上诉程序。 法官当布罗(Michael Dambrot)于12月9日,代表高等法院上诉庭一个3名法官小组驳回租客的上诉。他在判决文件写下:“特别基于他自2015年4月1日开始不付租金居住在公寓单位中的事实,很明显,该名租客是在逃避接触及避免出席聆讯”。 法院判处租客需要向业主支付5,000元,但从这名租客过往拖欠租金的历史判断,业主收到这笔款项及拖欠租金的机会似乎渺茫。 法院指令多伦多市警方行政执法办公室“立即”驱逐租客,把单位所有权交回业主。多伦多市警方行政执法办公室通常积压很多未处理的个案,所以驱逐行动可能在数周或甚数月后才执行。 业主及租客委员会不会公开拖欠租金的租客姓名。我相信这种做法违反了司法程序必须公开及透明的原则,以致很难建立一个记录无赖租客的据库。 租客的姓名只会在法院完结租务纠纷审讯后,才会向外公开。 安省政府需要采取行动,防止滥用司法程序的租客长期拖欠租金。我建议规定租客向业主及租客委员会支付欠租,保障业主的利益不会因申请驱逐欠租的租客而受损。 业主应当紧记在移交出租单位锁匙给租客前,必须非常小心查核租客的信用纪录,以及他们的工作状况和过往租住资料。业主必须做好预备功夫,否则后患无穷。

编辑推荐

新闻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