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00:08:2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亚裔

警方寻找一名涉嫌旺市地铁露体亚裔男子

约克地区警方公布一张嫌疑犯的照片,据称他于去年12月在地铁车箱内向一名少女和她的朋友露体。 警方说,一名十多岁女孩跟调查人员说,她在去年12月23日与她的朋友一起从多伦多市乘地铁到旺市,当时一名男子坐在他们对面。 该男子其后涉嫌在两人面前露体,并在下车前进行了一项猥亵行为,随后在珍街夹7号公路的车站下车。 警方在周二发布涉嫌男子的照片,并寻求公众协助查明其身分。 警方形容涉嫌疑男子年龄在30至40岁之间,是个黑发亚裔男子,身高约5呎4至5寸。他离去前身穿深色冬装,黑色紧身裤和蓝色跑鞋。 警方呼吁任何目睹事件经过或知情人士,都可报向警方联络,提供线索。 (图片:约克警队) T01

亚裔老人来加拿大探亲,疑遭机场人员“无视”12小时错过航班

星报图 星岛都市网报道:最近,亚裔男子Mohan Karki声称,年迈的父母坐着轮椅被机场人员“弃而不顾”整整半天,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也没有人带他们上厕所,最终还误了从温哥华飞往埃德蒙顿的飞机。Karki表示,希望西捷和Cathay Pacific航空公司对此负责。 据CBC消息,66岁的Narayan和69岁的Chhaya Karki原计划从家乡尼泊尔飞到埃德蒙顿去看望儿子,两人于2月23日在温哥华转机。 儿子Mohan表示,他从Cathay Pacific航空公司那里得知,该公司将其父母送到了西捷航空的客服柜台,等待西捷公司派人把两位老人送到飞往埃德蒙顿的航班登机口。 但直到这趟航班抵达埃德蒙顿,Mohan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他开始着急,不停地打电话找父母。 “他们没有手机,我只能连续6~7个小时,不断拨打两家航空公司的电话。但他们一直没能找到我父母。”他说。 无奈之下,Mohan联系了皇家骑警,皇家骑警只用了20分钟就找到了他的父母,原来两位老人一直在离服务台几步远的地方。 Mohan的父母不太会说英语,需要辅助才能出行。据悉,他们在温哥华机场的服务台旁边等待了12小时。两位老人持有Mohan的紧急联系方式,据Mohan称,当时在机场,父母举起写有他名字和电话号码的卡片,希望有人看到能帮忙,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西捷航空的发言人Lauren Stewart在电子邮件中道歉:“让客人及其家属感受到压力和担忧,我们为此真诚地道歉。” Mohan表示,以后父母来探亲,他会尽量将他们和其它说尼泊尔语的旅客安排在一起,不会再把父母交给航空公司了照顾了。 参考:https://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seniors-abandoned-by-airlines-in-wheelchairs-1.5154364

公屋后院遭警察无证拘捕 亚裔辩侵人权终脱罪

■■加拿大最高法院指出,多伦多警方在搜查时侵犯人权。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最高法院推翻安省高等法院及安省上诉庭的裁决,指多伦多警员在没有准许或搜查令下,进入一个公共房屋后院,拘捕一名亚裔男子是侵犯他的宪法权利,判该男子无罪。 根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该案发生在2012年5月一个晚上,被告黎汤姆(Tom Le,译音)在后院与4名黑人青年谈天时,突然有3个警员到来,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明文件,又问他们在做什么以及叫他们把手伸出。当时黎汤姆显得紧张,警员问他的背袋装着什么?黎汤姆拔足奔跑,警员最终在他的袋里中到毒品、一支枪和现金。 安省高等法院其后判黎汤姆多项涉及枪械及毒品的罪名成立,并且不接受他指警方侵犯他在人权宪章赋予权利,以及涉及种族的辩护。安省上诉庭也以2比1维持高等法院的判决。但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则以3比2,指黎汤姆人权遭到严重侵犯,推翻裁决以及判他无罪。 高犯罪率地区并非警方“准许证” 加拿大最高法院批评3名没有准许或搜查令的警员,进入公共房屋后院追捕两名疑犯。虽然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坎贝尔(Kenneth Campbell)指案件是发生在高犯罪率地区,但加拿大最高法院3位法官都表示,这不给予警方“准许证”进入一个私人后园。 最高法院两位法官布朗(Russell Brwon)和马丁(Sheilah Martin)表示:“事实上,在这种地区,警方更应该警戒,尊重居民的私隐、自尊及平等,因为这些居民对官员的存在和监控的感觉,比富裕居民更为敏感。” 代表黎汤姆的律师林埃米莉(Emily Lam,译音)在接受访问时称:“在今次裁决后,我想警方在运用他们的权力时,应该会更加小心。” 曾介入这案件的加拿大穆斯林律师协会律师Faisal Mirza指出,今次裁决是加国宪法法律学向前迈进了重要的一步。而多伦多警队则未对裁决发表评论。 本报综合报道

【视频】小心!亚裔男子偷拍女性裙底 警方寻人

约克区警队希望公众协助寻找一名涉嫌偷拍女性裙底的亚裔男子。 约克区警队第四区刑事调查科表示,寻找的男子涉嫌于今年4月20日,晚上8时至9时,在旺市Bass Pro Mills Drive的一个商场内的一间商店内,当一名女子浏览货架上的物品时,该名男子手里拿着一部手机,跪在该名女子的身旁;该名女子相信该男子已经拍下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 警方表示,没法确定疑犯的身份,故发出图片,希望公众可协助寻找该名男子。 警方形容该名男子为亚洲人,年龄介乎25至35岁,黑色短发,戴有眼镜,事发时身穿米色外套,蓝色牛仔裤及黑色鞋。 警方呼吁任何人对该名男子有消息,可致电1-866-876-5423,内线7459,联络约克区警队第四区刑事调查科。 (图片:约克区警队) T02

万锦广场健康展览 介绍亚裔肾病风险

■■演讲嘉宾与华人肾脏互助协会会长合照。 为响应3月份肾脏健康月,加拿大肾脏基金会属下华人肾脏互助协会分会,于刚过去的周六在万锦广场举办“肾脏健康与你”活动,鼓励社区人士关注肾脏健康、了解日常饮食起居习惯对肾脏的影响,以及器官捐赠的重要性。 活动当日设有肾脏健康展览,检测肾脏健康及风险因素,数位华裔肾科护士提供资讯,帮助了解预防肾脏疾病。协会邀请了Mucsi研究团队参与活动,介绍器官捐赠资讯及为研究亚裔社区器官捐赠率偏低原因所展开的问卷调查。大会同日举办旧衣服捐赠运动(Kidney Clothes Donation Program)。基金会将把收到的旧衣服,捐献给肾脏研究和教育项目。 当日下午,主办方安排嘉宾小组讨论会,邀请万锦市区域议员李国贤、麦健时医院肾专科医生Anita Dunn、大学医疗网络移植肾专科医生Istvan Mucsi、华人肾脏互助协会会长及肾科社工屈网坚和肾脏移植接受者Min Zhu,从不同角度讲解肾脏疾病及肾脏健康知识,以及如何选择适合的饮食习惯及生活态度,保障个人健康,器官捐赠的重要。讲者还分享他们与肾病的关系,工作经验或个人与肾病的亲身体会与经历。 肾衰竭人数10年增35% 慢性肾病是隐形杀手,影响所有年龄层的人。现在每10个加拿大人中便有一人患有肾病。患者在征状出现前,肾功能可能已经损失50%或以上。 目前,将近49,000名加拿大人因肾功能衰竭而接受治疗。25%的患者已到晚期转诊,意味着他们在第一次约见肾病专家后不到90天就开始透析。加拿大肾脏基金会执行董事Elizabeth Myles表示,自2008年以来,加拿大肾衰竭患者人数增长35%,是加拿大第十大非偶然死亡原因,情况令人担忧。 研究表明,亚裔社区人士拥有较高糖尿病和高血压病发率,这都是导致肾病的首要原因,亚洲人因此罹患肾病风险较高。 ■■图为加拿大肾脏基金会中文网页。 加拿大肾脏基金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近60%的加拿人都不知道末期肾病最常见的两种原因是糖尿病和高血压——这些疾病往往是可以预防的,早期检测更是避免或延缓这种疾病进展的关键。 有鉴于此,加拿大肾脏基金会为华人设立了中文在线肾病风险评估,有兴趣者,可登入http://kidney.ca/risk网页了解有关资讯。如果评估显示有风险,便须与家庭医生商量,并找出是否需要进行进一步测试。保持正常的血压、控制血糖和适当地处理精神压力及运动,都将有助减缓肾脏疾病的进展。 有关华人肾脏互助协会的讯息,可登入该会网页 https://www.kidney.ca/ON/ChineseRenalAssociation, 或欲了解更多关于肾脏健康资讯,可浏览加拿大肾脏基金会中文资源网页https://www.kidney.ca/Chinese-publications。 查询可致电1-800-387-4474转内线4977, 或电邮shukyu.fong@kidney.ca,与方小姐(Sue Fong)联络。 

纽约顶尖高中亚裔学生占一半 政客:考试不公平

纽约市8所顶尖高中头上,被扣上的“种族隔离”帽子,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是摘不掉。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今年纽约市高中录取结果已于当地时间18日出炉,数据显示亚裔学生仍获特殊高中最多录取名额,比率为51%;其次是白人学生,占29%;非洲裔和西语裔学生的数量仍然很低,比率仅为4%和7%。 为了不让亚裔学生“独领风骚”,呼吁特殊高中“人种多元化”的美国政客们又坐不住了,要开听证会继续推动废除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提高非裔和西裔学生入学特殊高中占比。 这项被认为是针对亚裔学生的提案,遭到纽约同源会会长陈慧华怒批——“21世纪排华法案!” 1971年开始,纽约州为确保纽约市特殊高中公平录取优秀学生,推出不涉及人种、种族、优待和家庭收入的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 包括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布朗士科学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在内的纽约市八所特殊高中均以SHSAT成绩为准录取新生。 纽约特殊高中属于公办高中中的顶尖高中,录取流程类似于我国的省/市重点高中通过中考成绩选拔新生。 今年特殊高中发出的4278份录取通知书中,亚裔学生仍获最多录取名额,比率为51.1%,白人占28.5%,非裔和西裔学生被录取比率继续走低,分别为4%和6.6%。最受欢迎的史岱文森高中,在近900名学生中仅向7名黑人学生发出了入学邀请。 一直被纽约市长等政客认为在特殊高中席位“不够”的西裔和非裔学生,今年的录取情况并没有改善。 一些声称“考试是种族歧视”的非裔和西裔民众认为是亚裔学生导致上特殊高中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个录取结果也再让这些特殊高中陷入日益严峻的“种族隔离”导致教育不平等的抨击中。 美国国会最年轻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昨天发文指责这个数据再次显示了教育系统的失败,“教育不平等是造成种族贫富差距的一个主要因素。这就是不公正。” 支持进行特殊高中改革的市教育局长卡兰扎(Richard Carranza),也再次提到了特殊高中的录取程序:“我们又一次看到了特殊高中里不可接受的现状,一次考试决定命运的政策现在就必须被改变。” 纽约州众议院议长卡尔·希斯蒂(Carl Heastie)近日还宣布,州议员们希望在5月初举行听证会,讨论“特殊高中”的招生问题。 这场听证会将会成为纽约市长白思豪(Blasio)政府对特殊高中招生问题讨论过程中的重要一步。 白思豪曾提议应该废除被视为有色人种学生入学精英学校障碍的SHSAT考试。放榜后,白思豪立即表态:“这些数据就是又一个我们(特殊高中招生)需要巨大变革的证据,让特殊高中提供更多机会。” 他认为顶尖高中的招生仅依赖于一场考试(SHSAT)就定“胜负”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为了让纽约成为美国最公平的大城市,提高非裔、西裔学生占比,必须废除SHSAT。 从去年6月开始,宣称为非裔和西裔学生追求教育平等,白思豪开始推广所谓提高“人种多元化”的特殊高中招生改革计划。 计划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三年后完全取消SHSAT,根据学生成绩和其他学业指标,录取每所中学排名前7%的学生。 另一项是继续扩大“探索项目”(Discovery Program),允许在SHSAT中得分较高但没过基本线的贫困学生,完成一项特殊高中的暑期课程以获得入学资格。并且要求在未来两年内,每个特殊高中的高一班级中,有20%的学生来自该项目。 今年放榜后,尽管非裔和西裔学生占比依旧极低,但美国教育部一位发言人表示,也许在未来几周内,会有更多的非裔和西裔学生借由“探索项目”获得特殊学校的入学名额。 纽约教育局今年比去年增加了超过300个“探索项目”名额,并且在第一轮放榜之后,如果本被录取的学生放弃就读,空出的名额仍会提供给参与该项目的学生。 白思豪和卡兰纳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的提案在纽约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得到批准后,遭到亚裔社区强烈抗议反对,指责该提案以“多元化”为名打压亚裔、制造族裔矛盾、破坏公平教育权。 去年12月,纽约同源会以涉嫌种族歧视和违宪为由,对纽约市政府发起诉讼。受到诉讼影响,今年的录取成绩也被推迟了两周才公布。 纽约同源会会长陈慧华近日也在《纽约邮报》上撰文称改革计划是白思豪为了把纽约顶尖高中的亚裔学生赶走,而推出的“21世纪排华法案”。 根据纽约市独立预算办公室(IBO)今年2月发布的改革模拟结果,亚裔学生占比会下降一半,将只占31%左右,而2017-2018学年,被特殊高中录取的学生中,亚裔生占60.9%。而白人学生占比只下降4个百分点左右,受影响不大。 非裔和西裔学生比例将明显提高,非裔学生将增加5倍,西裔学生将增加超过4倍,分别为19%和27%。 亚裔家庭抗议取消SHSAT 美国《政治家》杂志刊文称,白思豪在2013年作为市长候选人时曾宣称非裔和西裔家庭是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无法像亚裔家庭能够额外负担补习班的费用,才导致考入学特殊高中的非裔、西裔学生少的说法。 但根据纽约州众议员牛毓琳随后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个说法站不住脚。纽约全市18万名亚裔学生,将近60%的家庭都接近或低于贫困线。对于许多亚裔孩子来说,考上公办特殊高中是获得精英教育的唯一方式。 更打脸的是,就在白思豪去年宣布改革的两个月后,纽约市教育局似乎迫于压力,公布了隐瞒近五年的SHSAT有效性研究报告,报告显示SHSAT录取制度是完全客观公正的,并且是全市特殊高中多年来保持优秀的重要保障。 据中国侨网报道,华人家长会理事长朱宝玲曾表示,教育公平应该追求“立足点平等”,而不是借着平衡族裔比例的理由剥夺亚裔学生的权利。 反对取消SHSAT的人们指出,问题根本不在于考试本身,也不在亚裔家庭的财富能力上,根源明明是纽约市对非裔和西裔学生8年来的教育水平不达标。 纽约同源会会长陈慧华忍不住感慨,纽约市长和教育局局长始终没能教会更多的非裔和西裔学生通过SHSAT,却选择攻击考入特殊高中学生的成功,为增加所谓的“多元化”不惜“惩罚”成绩最好的学生。是时候停止利用种族问题来掩盖自身失败了。 来源:观察者网

加拿大约会软件上,亚裔是多么“沮丧”的存在?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 作者:智苏 菲律宾裔加拿大人Collin Factor在六年前第一次登陆约会软件时,经常在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之前,就遭到潜在对象的拒绝。 个别使用约会软件的人在介绍中写道:“不要胖子,不约亚裔。” 据Factor,他使用的约会软件Grindr上,经常看到有类似的限制,app上的人似乎更偏爱强壮、健美及非亚裔男性。 27岁的Factor告诉Cross Country Checkup的主持人:“如果对方说了不要亚裔,意思就是不喜欢亚裔男性,让你根本不要去发短信。” 他还说:“这事让我感到非常沮丧,但我现在意识到,反正我也不想和那些人交往。” Cornell大学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让用户根据种族来过滤潜在对象的约会app,或利用算法给同种族的人牵线的约会软件,会强化种族隔离和偏见。 该研究发现,黑人男子和黑人女子主动短信白人用户的可能性,比白人用户主动短信黑人用户高10倍。 Factor说,虽然在过去几年反对种族歧视的运动影响下,他使用约会软件的体验改善了许多,但上述情况仍然存在。目前,Factor还是单身。 “身为亚裔,你还算有魅力” Factor说,在当今社会,种族歧视存在的方式越来越微妙。比如有人曾说,他“身为一个亚裔男性”,还算是有魅力的。 “我刚开始约会的时候听到这话,会觉得是在赞美我,”他说,“但如果现在让我听到,显然,我会觉得极度冒犯。” 除此之外,在约会软件上和亚裔交往的人,还会担心被人说“有怪癖”。比如在男同性恋中,人们会把那些和亚裔约会的非亚裔男性称作“米饭女王”(Rice Queen)。 “这种事情真的让我们很难办,我有时回想起来会很疑惑,当我和某人约会,而这个人只约亚裔,这会让我觉得不自在吗?”Factor说。 你以为的开玩笑,其实伤害了对方 自称“约会陪侍”的多伦多女子Bridget Antwi说:有色人种女性也要面对他人不同方式的“怪癖”。 Antwi的工作,是帮助那些对网络约会已心生倦意的人——尤其是有色人种女性及黑人女性——改善档案和照片,替她们联系潜在对象。 她说:在约会软件上,男性有时会根据女性的肤色来物化她们,这种种族歧视的体验,“可以让人们非常疲倦”。 “有的人以为只是开玩笑,但称对方为‘巧克力’或‘黑檀女’是带种族歧视的。” 为了减少种族歧视,个别公司对约会软件进行了修改,用户配对不再只是基于种族,也参考了性别认同和能力。 去年9月,Grindr母公司举办名为“Kindr”的活动,其中包括一系列讨论种族歧视、变性人恐惧、艾滋病歧视等话题的视频。公司还禁止用户在个人介绍中写带有种族歧视的声明。 对于那些已经在使用约会软件上感到倦怠的人们,Antwi的建议是,给自己放几周假,远离约会软件一段时间。 而Factor也表示,不会在情人节这天,过于担心约会软件的其他用户怎么想,而是“伴随恋爱的氛围,想想自己是否还是单身狗吧。”

高尔夫球杆打破大门 万锦五家亚裔店铺被盗

■■工人正在为糖水店重装大门玻璃。   图文:本报记者 约克区万锦市在星期二凌晨,再有5家亚裔经营的店铺被盗贼打破大门玻璃入室盗窃。 商户担心,连串盗窃案影响市民的夜间消费意欲。 ■■便利店以木板遮挡继续营业。   位于窝顿大道夹7号公路西南角的一家便利店,在周二(29日)早上发现被人盗窃。本报记者到场时,韩裔店主正在修理店内的收银机。他拒绝接受访问,也不肯透露是否有其他财物损失。 5宗案未知是否同一帮人所为 另一家遭盗窃的是位于万锦市新旺角广场的“架势堂”糖水铺,该店负责人洪小姐称,相信盗贼是在周二清晨5至6时左右打破大门,掠去店内一部收银机。她说,虽然事件完全不涉及顾客,但担心会影响民众晚上出外消费。 据悉,万锦市在周二凌晨期间共有5家亚裔商店,被盗贼以高尔夫球杆打破大门玻璃入内盗窃,但未知是否同一帮匪徒所为。

震惊!The Bay亚裔员工涉嫌向同事水杯投毒

哈德逊湾百货公司(Hudson's Bay)多伦多总店发生员工投毒事件,一个疑是亚裔的女柜台经理被控向同事水杯喷洒消毒剂。 据CityNews报道,位于Yonge和Queen街的哈德逊湾总店雅诗兰黛业务经理Matsatso Beliashvili说,开始时她注意到她的水杯闻起来有怪味,并见到有气泡,于是去买了一只新水杯。没料到不久之后,她又发现异常。 她解释说,她曾把水杯放在商店的公众区域,但她拿杯子取水时,注意到有类似于肥皂泡的泡沫泛起, 她于是向上司反映。他们查看监控录像后,发现她的一个同事将多用途消毒剂Lysol喷洒到她的水杯之中。 多伦多警方证实,一个姓康(Kang )名Konica的女员工被控滥用有毒物质和行为不检被捕,并已提堂。 Beliashvili说,她和康是同事,她是雅诗兰黛业务经理,而康则是柜台经理,两人常一起工作。她也不认为两人之间有任何问题。 对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表示十分震惊。“我觉得一切都很正常,日常工作中可能只是有一些微不足道的讨论或争论。”她说:“发生得太突然了,太令人震惊了。我仍在消化这件事,因为冲击实在太大了。太令人伤心了。” Beliashvili说,她还把事件报告给了哈德逊湾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

3名亚裔匪徒深夜持械抢劫唐人街酒吧

  本报记者 多伦多中区唐人街周末发生持械抢劫案,3名亚裔持枪匪徒进入一间酒吧内佯作求助,突然亮出手枪,并用枪敲击事主头部,最后抢去事主身上的财物,然后逃去。警方呼吁民众协助拘捕3名持枪亚裔匪徒。 警方呼吁提供线索 据多伦多警队发言人贺坚信警员(DAVID Hopkinson)称,劫案现场为多市中区唐人街登打士西街夹士巴丹拿大道附近一间酒吧。上周六凌晨2时24分左右,3名亚裔男子走入上述酒吧,其中一人向店内一名相信是职员的男子扮作查询求助。期间,匪徒拔枪敲击受害人头部。另外两名男子则上前抢掠受害人身上的珠宝首饰。3名匪徒得手后离开酒吧时,均用枪指吓受害者的朋友。 警方表示,3名疑犯均为亚裔男子。首名匪徒年约30多岁,身高5呎8吋,体重200至210磅,身材健硕,短直发,无须。犯案时身穿一件宽松夹克,蓝色拉链运动衫和蓝色长裤;第二名匪徒也是年约30多岁,体重约150磅,身材较瘦,头发竖起,他犯案时身穿休闲服装,运动衫和牛仔裤;第三名匪徒年约20多岁,体重150磅,身材瘦削。 警方昨日发出3名怀疑涉案男子的图像,呼吁民众致电416-808-1400直接与14分局联络;又或以匿名方式打灭罪热线416-222-TIPS(8477),或上网至www.222tips.com提供线索。

亚裔男子袭击同事被判有罪 上诉成功竟因受害人是“戏精”…

■■安省高等法院法官认为,被判伤人罪成的上诉人理据合理,于是裁定把案件发还重审。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2年前在工作场所涉嫌殴打同事被控袭击罪名的亚裔男子,年初于安省法院被判罪成,被告指法官判案时忽略案中事主伤势真伪,又没有考虑调查该案警员笔录口供与证据内容,表示警方没看到事主的伤势,认为法官未有考虑“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原则而提出上诉,高等法院法官认为上诉合理,推翻原审法官判决,案件发还重审。 根据高等法院文件内容,该宗在工作场所发生的袭击事件,发生在2年前的11月,案中涉及上诉亚裔男子与一名同于宾顿市五金店工作的男同事,疑因该同事在工作期间睡觉,上诉人透过通讯器要求其工作的指令被忽视,二人因而起争执,事主报警,指被对方大力推撞并挥拳打面部,致口部受伤,又称上诉人推他导致其右肩撞上一钢制器皿。事主又称被该亚裔男子用一把折叠刀指吓,并将刀掷向他,认为对方故意要用武器伤害他。 警员出庭作供称没见过事主伤势 事主于案发翌日报警,向到场调查警员华斯基斯(Cst.Vasquez)描述被殴打情况,警员在安省法院审讯期间,在庭上表明从没见过事主口中所说的肩膊与口部伤势,事主也从没展示任何其他伤势。 警员指他向事主录取口供时,完全没有提及被告(即上诉人)曾经持刀威吓他。 上诉人向警方所录取的口供,否认有向事主挥动及投掷利刀,指称事主捏造事实,原因是被告曾与事主的一名密友有龃龉,是为报复而诬告他。 审理此案的安省法院法官于裁决时认为,主控官已透过不同呈堂证据,证实被告确向事主施以暴力,并形容事主作供可信,不认同被告所言是虚构事件,然而案发地点是一个环境复杂工作场所,工人来自不同原居地,沟通确存在言语障碍,法官称听取了双方口供后,认为事主所说较为合理。 原审法官指被告作供情节做作 至于警员作供时指没有见到过事主所说的右肩及口部伤势,原审法官指警员口供有疑点,可信程度有限。警员向事主录取口供时缺乏详细纪录,又没有要求展示及要求摄下伤势作为证据,法官指该名警员接报到场调查,纯粹以工作场所纠纷处理事件,没有以袭击事故作为调查主体。 法官在判词中指被告所作证供明显经过“彩排”,某些情节欠合理及“做作”,不会采信其证供,故判被告袭击罪成。 高院指原审法官漠视 警员与事主证供矛盾 案中亚裔上诉人被裁定袭击罪成,认为原审法官作出裁决时过于信任案中事主证供,即使调查警员与事主证供有出入亦视若无睹,被告就判词入禀上诉,指原审法官判案时,漠视调查警员庭上证供与事主证供之矛盾﹔审理上诉的高等法院法官认同上诉人对原审法官的质疑,判上诉人胜诉,案件发还安省法院重审。 上诉亚裔男子在入禀状中提出多个疑问,指原审法官审视调查警员华斯基斯给予的证供,警员证供指,事主由始至终没有向他展示过伤势,更没有说过上诉男子向其挥舞折叠刀,法官采信事主所言及其妻子在法庭上展示的事主伤势照片,上诉人说法官似没有质疑为何警员证供与事主证词不同处。 审理上诉的高等法院法官安治(Justice Andre)指,原审法官有权根据证据,认为谁的证供可信,指出上诉人应尊重原审法官的专业判断。不过也承认原审法官应该作出更全面的考虑。 无证据证明事主伤势是殴打所致 上诉人在入禀状指出,原审法官在对待呈堂证供时标准不一,上诉人形容法官单看事主妻子所摄的伤势照片,便认定伤势是遭人殴打所致,没有考虑有其他可能性,如案发工场是环境复杂且具危险性的地方,工人需穿保护衣工作,上诉人指事主伤势有机会在其他环境造成,并无证据指只能是遭人殴打所致。 另事主妻子从没向调查警员展示此照片,她在审讯首天早上,才将照片交予主控官作呈堂之用。高等法院法官认同原审法官判案时,不该过于倚赖伤势照片,原因是这些照片从头到尾都没有展示给调查警员看,只在开审前的早上才呈予主控官,这些照片可信程度确令人质疑。 高院法官指出事主所展示伤势,确实不一定由他人殴打造成,事主曾在工场因工受伤,更有可能是伤势与工作及此案无关,原审法官似乎没有考虑其他情况而作出上诉人罪成判决,这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法理原则不符,法官在上诉判词中同意上诉人对原审法官判词的质疑,裁定上诉人得直,其袭击案件要发还重审。

亚裔起诉哈佛案揭招生秘密 这4种方法易获青睐录取率高

■■示威者上月在波士顿的法院大楼前抗议,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相关诉讼在该法院审理。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法庭对哈佛大学涉嫌在招生中歧视亚裔诉讼的审理上周结束,哈佛坚决否认指控,不过通过法庭证词和内部文件,却让外界得以一窥哈佛严格保密的招生程序中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原来有4种方法可以让申请人更易获得校方的青睐。 据《纽约时报》报道,第一种方法是,哈佛对4种申请人会优先考虑,即运动员、哈佛毕业生的子女、在系主任兴趣名单上的申请人(通常是大捐款人和杰出人物的子女,多数是白人)以及教职员工的子女。这4类学生只约占全部申请人的5%,但却占被录取学生的30%,他们被录取的比率高达45%,而其他申请人被录取的比率仅为4.5%到5%。每年约4万名学生申请哈佛,却只有约1600人能被录取。 哈佛的证人称,优先考虑哈佛毕业生的子女很重要,因为这将鼓励毕业生为学校出钱出力、贡献专业技能。 哈佛每年会部分根据PSAT(SAT预考)成绩,向数千名学生发出邀请函请他们申请该校,接受邀请申请哈佛的学生,被录取的可能性比其他申请人高出一倍。这被视为敲开哈佛大门的又一方法。 对于20个相对较少学生申请哈佛的农村州,哈佛在发出邀请函时,会为白人学生降低PSAT的考试成绩要求。2013年,这些州的白人学生PSAT成绩达到1310分就可获得哈佛邀请函,而其他州的白人和亚裔女生PSAT分数需要达到1350分,白人和亚裔男生需要达到1380分。非裔、西语裔和土著居民以及其他少数族裔学生,无论居于哪个州,PSAT成绩只要达到1100分就可以获邀申请。 哈佛还要求招生人员注意那些在个人特质方面具有超乎寻常吸引力的申请人,包括“充满活力和热情、热衷慈善、成熟、品格优秀”,法庭文件和证词显示,性格外向的学生似乎获益最多,所以这也是申请人增加胜算的一种方法。不过在法院上月开庭审理前数日,哈佛在发出的新指引中提醒招生人员,不要将性格上的优点总是等同于性格外向,对于“具有特别思考力、洞察力和(或)奉献精神”的申请人,也应该在个人性格上给予高分。 哈佛在庭审中并未否认亚裔申请人平均而言在个人性格上的分数低于其他族裔,但辩称这不是歧视,部分原因是由于申请人的高中教师或辅导员提供的支持较弱。 发给哈佛招生人员的指引等法庭文件还多次显示,贫穷学生和弱势学生获得明显的优先考虑,对自己如何战胜困难的动人个人陈述,也会让申请人脱颖而出,所以这也是让自己出类拔萃的一个方法。

22岁亚裔女子周一凌晨失踪 多市警方呼吁公众提供线索

■失踪女子是22岁的萧绮欣(Yin-Hing Hsiao,译音)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警方呼吁公众,协助寻找一名失踪亚裔女子。 失踪女子是22岁的萧绮欣(Yin-Hing Hsiao,译音,图),她最后露面时间为11月5日(星期一)凌晨4时,在Mount Pleasant Road夹艾灵顿大道东(Eglinton Avenue East)附近。 她身高5呎4吋,留有黑色短发、棕色眼睛及戴眼镜,失踪前身穿长款紫色连帽外套和棕色靴子。警方对她的安全表示关注。 警方呼吁知情人士致电416-808-5300,与他们联络,或以匿名方式致电灭罪热线 416-222-8477,或上网到www.222tips.com提供线索。

为吸引亚裔华裔票仓 共和党大打“废除招生平权政策”牌

亚裔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引发对平权法案的争议。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 陆祝明编译 虽然亚裔通常支持民主党,但今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却在一个问题上积极争取亚裔选民的支持,这就是废除高校招生的平权政策(affirmative action),而华裔选民受到的影响尤其明显。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加州森林湖市(Lake Forest)的华裔移民、退伍军人本杰明余( Benjamin Yu,音译)一直抗拒认同任一党派,但今年他发现共和党要求终止平权政策的主张非常有吸引力,他认为民主党支持大学招生使用平权政策,是牺牲其他族裔来照顾特定少数族裔,是对亚裔的种族歧视。 针对哈佛大学在招生中疑歧视亚裔学生的诉讼目前正引起高度关注,很多共和党候选人都在这一背景下,想通过这一议题来争取亚裔选民的支持。 本杰明余所在选区的橙县共和党国会众议员沃特斯(Mimi Waters),今年面对激烈的竞选连任,废除平权招生政策已成为她最重要的竞选主张。整体而言,亚裔更倾向支持民主党,票站出口处民调显示,2016年总统大选中65%的亚裔投票支持希拉莉,支持特朗普的只有27%。虽然亚裔人口不多,但却是成长最迅速的族群,因此成为两党竞相争取的对象。 虽然很多亚裔在移民、控枪等问题上倾向于自由派的立场,但一些保守派人士已经在一些议题上赢得了他们的支持,其中主要的就是平权政策。

多伦多男子扮成NPC表情包嘲讽亚裔、黑人乘客

图片来自Reddit论坛本网报道,星期一晚上,多伦多地铁上有一名男子装扮成NPC表情包嘲弄亚裔和黑人乘客,被人拍下照片后上传到Reddit论坛。一名网友表示,照片中的乘客们显得很不舒服。从照片中可以看出,该男子先后在地铁上亮出写有“你是种族主义者”、“Orange Man Bad”、“Peoplekind”以及“那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指示牌。其他乘客最终与该男子争执起来,还将此事通知了St Clair地铁站的工作人员。NPC原意是“非玩家控制的角色”(non-player Character),与其相关的表情包从本月开始吸引媒体关注。这些表情包最初起源于4chan,这是一个以极端讽刺性作品著称的匿名图片网站。随后,NPC表情包在一个支持特朗普的reddit子论坛火起来,其类似机器人的表情正是为了嘲讽左翼支持者都像没有自主思想的机器人一样。从Reddit论坛上网友的回复来看,大家对于子论坛中的原版NPC表情帖子并没有感到不适,而是对在多伦多地铁上错误利用NPC幽默感的男子不满。个别网友表示,该男子扮演的NPC表情包偏离了原创含义,“简直像公然骚扰”。(智苏编辑)

安省亚裔男子种大麻被判刑 指控警方取证违宪再次败诉

■■警方取得手令搜查疑犯房屋,原诉人称期间不准他接触律师代表。Twitter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多年前涉于安省营运非法种植大麻屋的亚裔男子,2015年因种植及藏有大麻作贩卖用途,被判入狱15个月及缓刑2年涉案男子不满原审法官接纳警方疑在违反《人权宪章》而取得的呈堂证据,上诉至安省上诉法院,上诉庭法官虽接受上诉男子理据,但认为即使褫夺这些证据,仍无损裁判结果,撤销其上诉申请。 根据安省上诉法院文件显示,上诉亚裔男子拉班(Banh La,译音)多年前于安省宝文维尔(Bowmanville)镇,怀疑在住宅区内非法营运大麻种植场。警方接获匿名线报,在涉嫌为非法大麻屋的地址外连续监视3天,期间警方发现房屋拉上厚厚的窗帘,并听到声量相当大的发电声音,且嗅到阵阵新鲜大麻气味,从屋内渗出。 警方监视行动第3日即最后一天,警员发现案中男子身处屋内4个半小时,当他驾车离开房屋不久,警方截停其汽车,并在车上搜出用于贩卖用途的大麻,搜查的女警从其衣袋内搜出一张属该房屋登记的水费单,同时在其身上搜出3部手提电话、1,710元现金,及一抽共有40至50条钥匙的锁匙扣。 上诉文件中指出,虽然拘捕他的警方人员容许其寻找法律代表,但之后以负责调查行动的警务人员指示为由,拒让他在被捕后即时找代表律师,直至在8个半小时后,警方取得手令搜查其房屋,才允许他与法律代表接触。 ■■涉嫌营运非法大麻屋的亚裔男子,控警方违宪取得呈堂证物但上诉失败。星报资料图片   警持手令检获大批大麻 警方持手令入屋后,发现地库是主要种植场,用于种植不同程度大麻草,屋内明显出现盗电及盗水情况,警方共起获2,460株大麻、7个冰箱、高能量灯泡、大型风扇等工具,并发现用4个垃圾袋装载共60磅大麻碎;警方于屋内冰箱搜出400株大麻幼苗,检察方初步估计屋内大麻总市值230万元,栽种工具约值33,000元。行动中警方拘捕一名华裔男子李家豪(Jiajoa Li,译音),他当时正在房屋一上锁房间内睡觉。 上诉庭撇除证据仍维持判刑 案件于2015年4月开审,案中被控亚裔汉即此案上诉人,于正式审讯开始时,已就警方在截查其汽车与在其衣袋中搜出水费单期间,涉嫌觝触《人权宪章》赋予国民一旦被捕后需有法律代表代辩权利,要求将相关罪证撇除于呈堂证据之外。 上诉人在此案审讯阶段,多次向原审法官申请先审理警方是否违反《人权宪章》及作出裁决,以否定部分在搜查期间被指违反人权所取得的证据作为呈堂证据,其相关申请多度被法官否决。 最终原审法官根据警方呈交证据,加上案中另一名华裔被告李家豪证供,裁定拉班非法种植及管有大麻作贩卖用途罪名成立,判处入狱15个月及缓刑2年。 个别失误不影响原判 非法营运大麻种植屋亚裔男子入禀安省上诉庭状书中,质疑原审法官对其存有偏见,无视警方初期搜证违反《人权宪章》,与偏信该案另一华裔被告庭上作供,使整个审讯对他不利,最终被判罪成;上诉庭法官虽认同原审法官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个别失误,但不认为失误会影响审讯结果。 以为该大麻种植场“合法” 据上诉庭文件显示,上诉男子拉班在正式审讯开始时,已透过辩护律师向原审法官申请,先审理警方在整个调查及搜证过程中,是否违反了《人权宪章》,不过原审法官分别以若审理警方是否违反《人权宪章》一环,会令整个审讯严重延期;认为警方已经有足够证据,证明被告长时间出现于涉案房屋内,以及藏有房屋水费单,有理据显示,他完全认知涉案大麻屋及控制房屋。 该案另一华裔被告李家豪于审讯作供时表示,自己受聘于上诉男子,一直以为该大麻种植场是“合法”,该华裔被告称自己负责看管房屋与清理工作,并称曾见过上诉男子与其他人走到房屋地库内。 质疑原审法官有偏见 上诉庭文件指原审法官曾建议当时为被告的上诉男子,可自行要求呈堂证据,但在庭审午膳的2小时后,主审法官撤销其要求审理警方是否违反《人权宪章》之申请。 上诉男子于司法复核入禀状中,质疑原审法官存有偏见,上诉庭法官并不认同此看法,上诉庭法官认为上诉男子在原审中,要求法官先审理警方是否违宪理据薄弱;指出站在原审法官立场,申请者必须提供坚实理据与证据,法官才会接受申请,并进行传召审议。然而原审法官不认为申请人提供必须审理之证据,故不见得原审法官存在偏见。 上诉申请的另一理据,指控方将警员于被告身上搜出的水费单作为其中一项呈堂证据并不合理,原因是警方于其身上搜出水费单及整个监视行动后,向警方要求见律师时最终被拒绝,此举违反了《人权宪章》,属于不合理取得罪证,辩方认为不该将此及其后于屋内所搜出证据呈堂。 恐借由他人毁屋内证据 上诉庭法官认同上诉人所言,认为警方不允许被捕男子行使个人权利,被捕后寻求律师协助是一项错误。纵使警方人员形容“不允许其寻求法律协助”,是恐他会借此着他人毁灭屋内证据才这样做,上诉庭法官不认同警方所言,认为警方所说并没有佐证,纯粹是警方自行猜测,且拒寻求法律协助的警务人员,根本没有与上级沟通,上诉庭法官指这毫无疑问是失误。 不过上诉庭法官指出,即使法院应当时为被告的上诉申请人所求,取消水费单作为呈堂证据,但尚有其他实在的呈堂证据,显示上诉人与该间大麻屋有明显关系,上诉庭法官深信没有水费单证据,被告仍会被判罪名成立,对整个审判影响极微。 上诉申请人要求重审案件,上诉庭法官认为原审法官是根据大批证据与证供作出合理裁决,不认同上诉人司法复核请求,判上诉申请败诉。

哈佛招生办主任:推荐信不给力导致亚裔申请人评分低

哈佛大学。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邓燕文编译 哈佛大学被控招生歧视亚裔案的审理16日进入第二天。哈佛招生办主任作证时表示,教师及辅导员较弱的推荐信,是亚裔申请人作为一个族群在大学录取程序中个人评分比白人分数低的原因之一,而个人评分正是这宗歧视诉讼的重点。控方指哈佛歧视亚裔申请人,给他们的个人评分打低分,导致不少成绩优异的亚裔被拒哈佛大门之外。 《华尔街日报》报道,哈佛招生办主任费兹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当天在法庭作证时发表上述言论。这个个人评分做法一直是此案原告强调的重点。将哈佛告上法庭的“学生为公平录取”(SFFA)指称,哈佛的招生程序蓄意歧视亚裔申请人,虽然哈佛自己的数据显示,亚裔申请人作为一个族群,在学习成绩及课外活动方面的分数比白人申请人高,但在个人评分方面却较低。诉讼迫使哈佛解释个人评分的种族差距问题。但哈佛坚称,他们在个人评分时并没有考虑种族。 费兹西蒙斯自1986年以来一直担任哈佛的招生办主任。他在法庭上表示,亚裔申请人的个人评分较低,并非是因为他们的个人品质吸引力不如白人。他说,其中一个原因是,教师及辅导员给白人申请人的推荐信较强有力。 但他说,他不知道亚裔申请人的推荐信是否比非裔或西语裔申请人的弱。诉讼的原告称,亚裔申请人的个人评分低于任何族群。哈佛在15日开庭陈词时出示的图表显示,教师的推荐信及校友谈话的评分在录取决定中所起的作用大于族裔。 据哈佛说,个人评分以教师的推荐信、校友的面谈及学生写的短文为根据,以此考虑申请人能否对学校社区做贡献。哈佛的录取程序要求招生人员寻找显示与众不同的激情、仁慈、成熟或坚强个性的申请人。哈佛一直强调,每一位申请人均获得独立审查,涉及种族或族裔的模式并非是任何较广泛歧视行为的结果。 教育部人权办公室1990年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指出哈佛在对白人及亚裔申请人的个人评分上存在差距,但并不构成歧视,不过也警告说,哈佛招生人员的评论中有反应出刻板的种族模式。报告指,哈佛招生工作人员对学生申请人的评估“相当经常”称亚裔申请人害羞、热衷科学及数学、刻苦。 但哈佛的律师辩称,这个几十年前的评论只反应一小部分招生评估。费兹西蒙斯16日作证时表示, “我们厌恶刻板模式的评论。那不是我们现在程序的其中一部分。”费兹西蒙斯说,每个招生人员一直警惕,要确保种族及族裔是以适当的方式使用。但原告指称,在获得哈佛录取的约半数非裔及1/3西语裔学生中,族裔是决定性因素。他们指出,哈佛自己的报告显示,如果不考虑族裔,获得录取的非裔将从14%降低至6%,西语裔则从14%降低至9%,费兹西蒙斯承认,族裔在那些申请人是否获得录取时会有不同结果,但哈佛从来没有在录取程序中不考虑其他因素而单独使用族裔这一因素。

状告哈佛的原告是谁?否认反对平权法案 只帮亚裔发声

■■“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的主席布卢姆,代表原告方对外发声。 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哈佛大学被指歧视亚裔入学申请人的案件15日开审,大学教职员及学生宣誓作证,但在诉讼中被指受到哈佛歧视的亚裔学生,为免受到骚扰,则不会出庭作证。 综合《华盛顿邮报》及《纽约时报》报道,哈佛多名前任及现任教职员,从入学小组成员到前校长均出庭为校方辩护,包括亚裔在内的学生及旧生预期也会作证,辩称哈佛的收生标准有助校园多元化。但被原诉方列作受害人的亚裔学生将不会出庭。他们的身份一直没有公开,除了亲友及律师外,其遭遇也没有太多人知道。 这次诉讼由“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提出,组织的主席布卢姆(Edward Blum)代表原告方对外发声。他曾多次兴讼挑战各种平权政策,包括曾指德州大学的收生政策违宪,但该案2016年在最高法院败诉。 布卢姆表示,为免受害人受到滋扰,以及在社交媒体受到不公平对待,因此开审时不会公开他们的身分,过去的例子已反映,受害人往往受到骚扰及恐吓。但布鲁姆透露,受害人是“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的成员。 审讯预料会持续至少三周,不论判决如何,任何一方败诉相信都会上诉。布卢姆表示,希望把问题提上联邦最高法院,从而推翻大学收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的先例。 这项诉讼早在2014年提出,哈佛被指故意限制亚裔取录人数,以增加其他种族申请人的名额。 哈佛否认歧视指控,强调校方根据最高法院指引,只把种族因素列为部分考量,其余学生成绩、课外活动表现、家庭背景等也需考虑。哈佛校长巴科(Lawrence S. Bacow)在开审前强调,哈佛的收生程序并没有歧视任何人,他有信心审讯将证明这件事实。 大学收生时考虑种族的做法也受到美籍华人关注,此前已有数十名华人向司法部投诉,指入学时受到哈佛等大学歧视,司法部已经针对哈佛及耶鲁大学展开调查。 但年轻一代亚裔的想法则不同。据民意调查,不少亚裔学生普遍赞成大学收生时考虑种族因素,很多人都为哈佛大学辩护,指原诉人只想利用亚裔对付其他少数族裔人士。 否认反对平权法案 原告单为亚裔发声 哈佛被指招生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诉讼,与过往对平权法案的挑战不同。今次挑战的是单一少数族裔——亚裔受到不公对待,而白人及其他少数族裔则受惠。哈佛歧视少数族裔,据称可追溯至上世纪。 《纽约时报》估计,法庭可能就这个问题作出涉及范围广泛的裁决,并就这个问题立法,但也有可能做出只影响哈佛的涉及范围狭窄的裁决。不过,法律专家认为,这宗诉讼至少将其中一家世界顶级大学有时神秘的招生做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以下是这宗诉讼的一些基本事实,及可能受影响的方面:这宗诉讼指哈佛招生通过给个人评分打低分的做法歧视亚裔申请人,但哈佛断然否认。这宗诉讼被广泛视为是有关平权行动前景的法律战。由于族裔在招生录取中所起的作用,在从大学到精英中小学及高中的每一个层面均有争议,这些学校现正密切注视著总诉讼的裁定。据专家预期,这宗诉讼最终将由最高法院审理。如果属实,那将可能令招生程序面目全非。此案的控方是由被哈佛拒绝录取的亚裔学生所组成的非牟利组织“学生为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缩写为SFFA)。 辩方是哈佛,但其他精英大学,包括常春藤盟校的其他大学,一直表态站在哈佛一边,并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做出对哈佛不利的裁决,则将伤害整个高教系统的多元化努力。 SFFA对哈佛提出的诉讼是经过几十年的酝酿才于2014年首次提出。指哈佛是否在录取亚裔学生有配额的争议可追溯至1980年代。教育部1988年就曾调查这个问题,但最终认为哈佛没有犯错。哈佛的律师李威廉15日在法庭上就提及这一点。 目前诉讼的原告SFFA曾试图将哈佛据称的招生歧视与1920年代招生限制犹太人联系起来。但主审法官伯勒斯对哈佛歧视犹太裔的历史是否与现时的诉讼有关表示怀疑,不过她还是同意,允许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有限度的作证。(邓燕文编译)  

哈佛歧视亚裔案开审 庭内针锋相对 庭外示威气氛紧张

■波士顿科普利广场14日聚集大批示威者,他们抗议哈佛招生歧视亚裔。彭博社 星岛日报 邓燕文编译 指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亚裔美国人的诉讼15日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庭开庭审理。由于裁决结果将对美国精英大学的招生程序有不容忽视的巨大影响,同时也关系到众多莘莘学子入读大学的前景,这宗诉讼受到广泛关注。 综合美联社及《华盛顿邮报》报道,审讯开始时,诉讼的控辩双方各自进行了为时一小时的开庭陈词,陈述他们的观点及理据。 代表亚裔学生申请人的非牟利组织“学生为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缩写为SFFA)的代表律师摩尔塔拉(Adam K. Mortara)多次提出数据,称分析显示哈佛在主观性极强的个人品质的评分中给亚裔学生打出比其他族裔低的评分,其中包括领导才能、热情、勇气及受欢迎程度等性格特征。 ■“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的创办人接受采访。路透社   SFFA的诉讼指称,申请入读哈佛的亚裔学生的学术成绩比任何其他族裔都要好,但录取率却是最低。SFFA的律师在庭上出示一份他们称是哈佛给申请学生个人评分的唯一简单指引文件,显示给“杰出”的评分为1,“存疑的个人特征”为5。律师摩尔塔拉指出,这些主观的评分一直受到偏见的影响。他指哈佛这种做法侵犯了亚裔学生的人权。他指出,这些评分对于申请人是否被录取经常起著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指出,哈佛已经及继续蓄意歧视亚裔。他还指称,哈佛在2013年的内部文件中已经知道这个问题,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加以纠正。 但哈佛的律师团队在其开庭陈词中反驳任何歧视的说法,称族裔只是招生程序中考虑的因素之一,而且只会有助学生获得录取。哈佛律师在陈词中,将这宗诉讼描绘为对哈佛及为学生多元化而将族裔作为录取考虑因素的其他大学的攻击。哈佛首席律师及哈佛理事会理事李威廉(William Lee,音译)反驳指哈佛歧视亚裔学生或其他族裔的说法,称哈佛的大门对所有背景及收入的学生敞开。 李威廉表示,族裔只是对申请人有利的多个因素之一,不会比申请人所在的地域或家庭收入重要。他指出:“族裔从来不是学生获得录取的原因。也从来不是学生被拒的原因。”李威廉还极力淡化任何单一一个评分的影响力,指最终的录取决定由一个40人组成的委员会作出。该委员会花多个星期认真审查及讨论申请人的情况。 ■示威者呼吁哈佛取消亚裔配额。彭博社 ■一名男子在脸上贴满标语表达诉求。路透社   由于这宗案件广受关注,法庭早已挤得满满,很多旁听民众要在法庭其他房间观看现场转播。部分哈佛的支持者身穿蓝色衬衣,上面应有“捍卫多元化”的字。而在一天前,来自双方的支持者在波士顿地区举行针锋相对的集会,气氛相当紧张。大约4年前,当时总部设在维珍尼亚州阿灵顿的SFFA将哈佛告上法庭。该组织认为,大学在选择学生时不应考虑学生的族裔。自此哈佛及其他多间精英大学因他们在录取决定时考虑族裔因素而受到严格审查。这个话题再次引起联邦当局的兴趣。 ■部分哈佛的支持者身穿蓝衬衣集会。彭博社   SFFA律师摩尔塔拉还表示,他们这宗诉讼并非是攻击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只是哈佛在考虑族裔这个问题上走得太远。 他表示,“多元化及其好处不在这里受审,SFFA支持校园多元化。”据预期,这宗诉讼的审讯将持续3周。这宗诉讼由联邦地区法庭法官伯勒斯(Allison D. Burroughs)主审,审讯不设陪审团。但外界预期伯勒斯可能不会就诉讼做出裁决,案件最终要交由联邦最高法院裁决。 特朗普政府也介入此次大学招生的辩论。司法部现正就据称的招生歧视亚裔学生对哈佛展开调查,并表态支持亚裔组织的这起诉讼。此外,司法部及教育部还在9月份宣布,耶鲁大学也是类似调查的目标。教育界,包括多家大学现正密切注视此案。如果哈佛输掉官司,其他大学的招生政策也将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哈佛歧视风波事件簿   招生应否考量族裔因素 高校争议数十年仍无解 大学招生时应否考虑学生种族的争议已经持续数十年之久,这次因哈佛案再次掀起高潮,分析预料不论哪方胜诉,结果都会带来深远影响。  据《纽约时报》报道,哈佛案可被视为国家对大学招生现状的裁决,民间对此也意见分歧,目前虽未知诉讼结果,也无从推断实际影响,但法律专家分析,本案至少可以揭露哈佛大学一直不为人知的考生筛选过程。也有一些律师认为,判决可能有重大影响,并催生新的法例,政府或许全面禁止大学再把种族列为入学申请的考虑因素。 专家认为这次案件特别重要,是因为哈佛采取的整体收生政策,一直把种族列为考虑因素,此举经1978年最高法院案例确立后,已成全国各家大学的标准,一旦被人挑战成功的话,影响范围将遍及全国所有大学,也将影响数以百万计打算报读大学的高中学生。 有法律专家指,现阶段诉讼仍停留在听取事实、搜集证据的阶段,判决也仅适用于哈佛大学本身,但假如败诉一方提出上诉,最高法院将有机会复核案件,而这正是原诉人的策略。 根据种种迹象显示,特朗普政府倾向支持原诉方,司法部已经对案件正式表示关注,此前并已针对哈佛及耶鲁大学涉嫌歧视亚裔考生的问题开展调查。而在7月,教育部及司法部都已撤回了奥巴马时代的指引,不再鼓励大学在招生时考虑学生的种族。 与哈佛同属常春藤联盟的其他大学,已经表明会与哈佛同一阵线,全国其他大学则采取观望态度,密切留意判决带来的影响。 这项诉讼虽然在2014年提出,但相关争议其实已蕴酿多年,至少在1980年代,已有人质疑哈佛及其他顶级学府针对亚裔学生,为招生人数设下限额,从而限制亚裔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地位。1988年,教育部辖下的民权办公室曾进行调查,结论是哈佛的收生政策并不涉及种族歧视。到了2012年,教育部又再收到同类的投诉,但最终决定不进行调查。

哈佛大学亚裔招生歧视案开庭 最终可能上诉至最高法院

(图片:中新网) 当地时间10月15日,备受关注的哈佛大学涉嫌歧视亚裔的诉讼案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将审查哈佛在招生中是否歧视亚裔群体,案件审理预计需要三周。 据媒体报道,“哈佛招生歧视案”源于2014年,由一个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的非营利组织发起。当时,该组织因部分亚裔美国人成员申请被拒而对哈佛大学提起诉讼,指其倾向于录取白人、非裔和拉丁裔学生,在制度上歧视亚裔。哈佛大学则坚决否认这一指控,称学校有权将族裔作为招生时的评价指标之一,以实现学生族裔的多元化,这一做法“合法且公平”。 《纽约时报》称,此案审理期间,多名哈佛大学高层将作为证人出庭,包括前校长德鲁·福斯特、本科生院长拉凯什·库南纳等人。预计首位出庭作证的将是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威廉·菲兹西蒙斯,他负责哈佛的招生工作已经超过30年。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的运营人名叫爱德华·布鲁姆,是一位立场保守的法律人士。除了哈佛大学诉讼案外,他还支持了包括起诉北卡罗莱纳州大学在内的多个针对平权法案的法律诉讼。 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始于20世纪60年代,主要内容是在教育、就业等方面,对少数族裔、美国原住民、妇女等历史上曾被歧视的群体给予关照。在教育领域,平权法案导致许多学校在招生过程中常采用“种族配额”的方法,即按比例录取不同族裔学生。但由于美国亚裔学生成绩普遍较好,因此反而在录取过程中吃亏。许多亚裔认为自己遭遇平权法案的“逆向歧视”。 “哈佛招生歧视案”中,哈佛大学是否采用了“种族配额”备受关注。有媒体分析认为,鉴于此案中双方态度均很坚定,案件最终有可能上诉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若果真如此,那么此案将对平权法案的实施产生“历史性影响”。 今年7月,美国政府撤销了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为促进校园种族多元化而颁布的入学“平权行动”指导性政策,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来源:中新网

北约克一滑板男子凌晨被撞身亡 疑亚裔女司机肇事逃逸

■■一个踏着滑板的男子被车辗毙。CBC 综合报道 北约克发生致命交通意外,一个踏着滑板的男子被车轧死,肇事汽车司机不顾而去。警方正追查涉及该宗车祸的女司机,根据描述,当时汽车上后座位坐有一个孩子。有报道指,该个女司机疑似亚裔。 事发周一凌晨1时15分,警方接报指,邦宁顿街(Bonnington Pl.)夹雪柏(Sheppard Ave. E.),近央街(Yonge St.)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个男子躺在路中心,头部受重伤。34岁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时情况危殆,其后抢救无效。 ■■现场留下相信是死者的滑板。CBC   涉事司机事后曾下车察看   经过初步调查,警方相信死者当时踏着机动滑板,在路上沿着大道东东行,可是被一部朝同一方向行驶的汽车撞倒。车上司机一度下车,接着再返回汽车,开车逃离现场。 ■■有目击者拍下怀疑是疑人的汽车。警方提供 警方称,暂时未知车祸原因,不过初步相信,死者与该司机在车祸发生前没有争执过。 警方一度把多丽丝街(Doris Ave.)与肯尼思街(Kenneth Ave.)之间的道路封闭5小时,以便调查,而来自交通意外重组科的人员亦到场协助调查。 警方正追查该个司机,根据描述,涉及该宗夺命车祸的是女司机,年龄40余岁,蓄黑色及肩头发,当时驾驶一部银色或灰色较旧款的丰田(Toyota)Yaris汽车,汽车后座位还坐有一个孩子。 现场所见,留下相信是死者的机动滑板。 这是多伦多今年迄今发生的第53宗致命车祸。警方呼吁公众及有行车摄影机(dashcam),或有保安摄录机拍下该宗车祸过程的人士,提供消息,以便找出该个司机。

【 警方寻人 】40岁黑发亚裔女司机 撞死踏滑板汉不顾而去

今早凌晨一名踏滑板的男子在北约克被汽车撞死。多伦多警方发言人Gary Long表示,受害人被确认为一名34岁男子,他于今早凌晨的1时15分左右被发现躺在Bonnington Place和Yonge Street地区Sheppard Avenue East的东行线上路中心。警方发言人说,该男子被一辆丰田小房车撞倒在Sheppard Avenue East的东行线,当时男子在踏着一块滑板。他告诉CBC记者:“司机停了下来,随即驾车走了。”警方调查人员正在寻找一名40多岁亚裔女子,当时驾驶一辆银色或灰色的旧款丰田Yaris,怀疑她撞人后不顾而去。 (多伦多警察局)受害男子被送到创伤中心抢救,终告不治。调查人员正在寻找一名嫌疑人,被描述为一名40多岁黑色头发及肩的女子,她当时驾驶著一辆银色或灰色的旧款丰田Yaris。据称,当时还有一名儿童坐在汽车的后座。肇事路段已解封。警方在现场附近搜集监控摄像,任何人士了解事件可联络警方,可致电416-808-1900,或以匿名方式联系416-222-TIPS(8477)。(CBC/CP24)(苏学林编译)   

太舍得在孩子身上砸钱 美国亚裔父母吐槽养娃压力山大

亚裔美国家庭。网上图片 一项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加州不少年轻父母收入有限,难以抚养孩子,甚至自己都养不起。亚裔群体虽然较少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由于文化原因,会在孩子身上投入更多,导致经济情况也相当拮据。 根据安妮。卡西基金会(The Annie E. Casey Foundation) 发布的KIDS COUNT年度报告,由于难以获得更进一步的教育,以及难以找到能维持家庭经济的工作,加州共有281000名年轻父母在抚养子女时力不从心,甚至自顾不暇,无法完成自己的学业或职业培训。 报告中发现,加州有35万名儿童的父母是18岁至24岁期间的年轻人,其中65%的年轻夫妇的孩子都生活在低收入家庭,只有12%这一年龄段父母获得大专(associate degree)及以上的文凭。82%的年轻父母是有色人种,可能面临的歧视加剧了这一现象,令孩子遭到伤害。 不过通常亚裔作为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最高的群体,面临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但不代表亚裔年轻父母在经济上就足够轻松。由于家庭和文化观念使然,亚裔父母们希望尽量给予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质量,以至于经济压力同样很大。 家住柯汶纳的吴女士赴美念研究所后结婚生子,如今28岁的她正怀着第二胎。虽然丈夫收入不错,每月8000多美元,且公司支付全家人健保,但还是过得很节省。她表示,因夫妻双方父母不在美国,她全职在家带孩子,等于每月损失一笔收入。大儿子最近准备送去日托中心,加上餐费,每个月差不多1100到1200元,再有房贷、两辆汽车、两个孩子日常支出,压力非常大。 家住亚凯迪亚市的韩女士今年30岁,正是因为觉得收入不足以给孩子够好的生活,一直将生孩子计划延后。她表示,其实夫妇俩收入加起来每个月近一万美元,相比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夫妇当然好太多,也更有能力抚养孩子。但作为华裔父母总是想给孩子更好的照顾,免不了会多花一些“冤枉钱”。 她举例一位好友,将孩子送至某华人学前班,校长居然表示她的孩子不好带,要她给老师送礼品卡。这位好友表示华人区有很多坏习惯,建议如遇到这种情况,礼品卡一次不要超过25美元,否则惯坏了老师。 她表示,正因华裔父母爱子女心切,才会出现这类情况。父母什么都想给孩子最好的,这样算下来每月开支不会少。 来源:中国侨网

《神奇动物2》被批歧视亚裔 J·K·罗琳亲自回应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9月28日消息,《神奇动物2》由韩国女演员秀贤饰演大蛇纳吉尼,引起“这是对亚裔女性的种族歧视”批评。对此,该片编剧 &《哈利·波特》原作者J·K·罗琳作出回应。 《神奇动物2》新预告的最大揭示是:伏地魔的大蛇其实是一个女人中血魔咒后变的。不少网友认为:这等于是“一个亚洲女性被诅咒,变成蛇,成为一个纳粹分子形象的白人男子(伏地魔)的宠物,被当做物品(魂器)使用”,即是亚裔女性在欧美社会的长期刻板印象:对白人男子唯命是从、存在只是为了给白人男性服务,命运仿佛被诅咒一般。   秀贤是《神奇动物1、2》算得上重要角色的演员中唯一一个东亚面孔,《哈利·波特》系列中的唯二之一(另一个是饰演张秋的梁佩诗),她的角色设定如此,被一些网友称为“白人想要将影片角色多样化来吸引更多种族的观众,却缺乏考虑,弄巧成拙”,还符合另一个对美国社会对亚裔的刻板印象:亚裔男性没有存在感。也有亚裔网友称:宁愿该系列全是白人出演,将演员多样化却不给好角色,不如不要。 还有人指出亚裔女人化身为蛇的剧情,符合1930年代美国兴起的对亚裔女性刻板印象的词语“Dragon Lady(意思近似‘母老虎’,有贬义)”。 罗琳则回应称:之所以把纳吉尼设定为亚裔女性,是因为它的形象和名字的灵感来源,是印度尼西亚神话里的近似蛇的生物Naga,这种生物有时被描述为生有两翼的蛇形,有时是半人半蛇形。而印尼有数百种种族,包括爪哇人、中国人、巴达维亚人等。 她前几天也表示,“纳吉尼的秘密”自己在20年前就已构思了。 针对她的回应,有人指出Naga是蛇形生物的设定多与爪哇、巴厘等东南亚神话有关,来源则是印度教等南亚宗教,Nagin这个词源也来自梵文,所以如果要以此说明找亚裔饰演靠谱,那也应该找东南亚人或南亚人,而非韩裔。 也有人称:罗琳作为作者有权将心中所想写到故事里。对此罗琳回应:“多谢!” 来源:新浪娱乐

华裔女地产经纪收种族歧视匿名信 大骂亚裔“极其丑陋”

■■吴晓璐日前在脸书刊登的匿名信。脸书图片 星岛日报温哥华记者王学文报道 卑诗省大温地区一位女华裔地产经纪星期日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刊出一封她所收到、涉嫌种族歧视的匿名信件,文中多处使用极端仇视亚裔市民以及亚裔地产经纪的语言,并把房屋问题推责给亚裔买家。该经纪已经报警,在脸书上也得到很多市民的声援。 吴晓璐(Winnie Wu)是高贵林市一名地产经纪,她于9月23日在脸书登出她收到的一封匿名信。该信声称是写给吴晓璐和其他所有亚裔地产经纪的,其中充满挑衅性的种族歧视语言。 ■■吴晓璐是Sutton Group West Coast地产公司旗下的经纪。脸书图片 女经纪伤心 网民纷声援 信中称:“我们的社区不需要中国佬和亚洲佬,你们的种族、样貌、文化、语言、肆无忌惮的贪婪都是极其丑陋的。”信中还说:“属于这里的公民,早在你们这些人蜂拥而至之前就已经在这儿了,对你们却没有利用价值。相信我,在平静的表面之下是有仇恨的。我们仅仅是保持政治正确,但这封信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真实意见。” 在这封信的末段,匿名者还写道:“我们不希望社区有空置房屋,一些离岸中国佬买下它们可能根本就没打算入住的房屋。你应该告诉你的客户,让房屋空置会带来人为破坏。” 吴晓璐的贴文引来许多评论声援她,她也对支持者表示感谢,同时指出,刊出这封信的目的是因为她感到非常伤心,且希望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事件影响工作和生活 不过,当本报记者周二下午致电吴晓璐时,她却表示已经倍感疲惫,不想再对此事置评。她说,她刊出该信本来只是想告诉人,不要以一个人的外表来作判断,并没想到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她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影响,因此她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而在记者致电后数分钟,吴晓璐把原本发在脸书的匿名信贴子也删除了。 高贵林皇家骑警周二回应本报查询时表示,警方正就此案展开调查,由于调查仍在进行,所以不能透露具体细节,至于如何控罪则将要根据调查结果来判定,而任何人若感到安全受到威胁,应立即报警。

【视频】7岁亚裔女孩唱美国国歌燃爆球场 简直“铁肺”!

在过去的周末,美国社交媒体因一位年仅7岁的亚裔女孩而沸腾。 当地时间上周日,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洛杉矶银河对战西雅图海湾人的比赛前例行进行了美国国歌演唱。年仅7岁的演唱者MaleaEmmaTjandrawidjaja用铁肺般高昂的歌声,让这一切看起来都如小儿科般那么简单。 Malea的演唱掀翻了屋顶。视频截图 洛杉矶银河队官方推特表示,确切说来这演唱简直直接掀翻了屋顶,“这是StubHub中心有史以来最棒的现场的表演之一”。 视频来源:ABC News-YouTube 但是,没人要比银河队当家球星伊布拉西莫维奇(ZlatanIbrahimovi)更加欣赏Malea的才华了。伊布不仅在赛前聆听Malea的歌声时表现出疯狂的喜悦,比赛结束后还专门在推特上对7岁的Malea进行了赞扬。 伊布听得喜笑颜开 伊布与Malea “(她)才是本场比赛的最有价值球员(MVP)”,伊布写道。这位36岁的瑞典球星在本场比赛中一传一射,带领球队以3-0战胜对手,确保了球队仍保有进入季后赛的一线希望。 伊布称Malea才是MVP   Malea则回应道,“简直不敢相信这(伊布表扬她)是真的”。 虽然Malea的表现看起来轻松自如、无懈可击,但是要获得这样赛前的演唱机会可没那么容易。 首先,Malea得先进入银河队GalaxySocialDayInstagram国歌比赛,经过一轮轮的筛选淘汰后,在银河队官方看来,“Malea的表现碾压了其他参赛者,才获得了演唱国歌的机会”。 Malea身穿银河队球衣 其实,这并不是7岁的Malea第一次在公众面前献声演唱了。在今年7月演出的著名音乐剧《Annie》中,Malea就扮演了Molly一角,与百老汇众多重量级演员同台飙戏。她技惊四座的表演被媒体称为“搅动了好莱坞那碗水”。 Malea是印度尼西亚裔美国人,她第一次演出是在2013年,在美剧《TimandEric‘sBedtimeStories》第二季大结局中扮演MayLing。此后在亚马逊、联想、吉普等公司产品的广告中演出。 当被问到长到后想做什么时,7岁的Malea表示,“我想当歌手、演员和医生”。 目前,除了参与电影《MotherofThree》的拍摄,她还就读于中文小学,会说印尼语、中文以及英语三种语言。(记者 宁宁) 来源:封面新闻

亚裔求职者加国面试几率低 被迫“遮掩”身份失去归属感

■■尽管各行各业都可以见到亚裔人士,但研究指出,亚裔姓名的求职者获得面试的比率较白人姓名求职者低。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加拿大的少数族裔有一半是南亚裔和华裔,分别有约200万人囗。安省怀雅逊大学与多伦多大学合作的研究发现,即使具备相同的加拿大资历,亚裔姓名的求职者获得面试的比率,较白人姓名求职者低32.6%。有不少亚裔求职者将姓名“英语化”(Anglicized)。 推动亚太族裔发展的非牟利机构Ascend Canada推出一份指引,鼓励少数族裔不再“遮掩”(Covering),以真面目示人。 加拿大与比利时被经合组织(OECD)并列为全球最多元化的国家。 “遮掩”并不是真正的包容,反而会产生更多障碍。工作场所的“遮掩”,会令员工失去归属感和限制人才,从而影响生产力和收益。 最常见的“遮掩”行为有性别认同、出生地、口音、年龄、宗教信仰、家庭、精神心理健康、伤残,甚至是对某一种运动的好恶。 主管多包容 员工创意倍增 Ascend Canada包容论坛共同主席Miyo Yamashita表示,包容必须真诚,工作场所的多元化证实是有利企业。她引用哈佛的商业检讨指出,全心投入工作的员工,在未来一年内离职的比率少42%。如果管理阶层有包容能力,员工发挥创意潜能的比率将增加1.3倍。 加拿大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主席兼行政总裁Jad Shimaly,回忆他在职业生涯中谋求高职位时,需要“遮掩”打高尔夫球和用母语思考等个人情况。著名法律教授Kenji Yoshino著作的一本有关“遮掩”的书披露,加国很多名流、政商界知名人士和艺术家,都有“遮掩”的情况。 Ascend Canada总裁兼主席Kelvin Tran指出,所有人都希望工作融洽和有归属感。抱持开放态度可以发掘更多才华,令其他人能够一展所长。每个人不仅要以身作则,更要鼓励他人。

美国移民政策紧缩 亚裔人口为何不减反增?

网上图片 美国中文网刊文称,当地时间9月13日,人口普查局公布了一项数据:出生于外国的在美人口(包括美国公民、绿卡持有者、短期居住者、非法移民等)已经达到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点——4450万人。随着美国移民政策的紧缩,亚裔数量不减反增,在教育及更多社会问题上,亚裔如何在矛盾与融合中找到平衡点,恐怕还需要更多思考。 文章摘编如下: 根据这次人口普查局统计,2017年,在美外国出生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13.7%,比起前一年的比例13.5%再次略有增加。其实从历史来看,外国出生的移民人数在1910年更多,占总人口的14.7%;但在那之后,20世纪20年代起在美国盛行的排外主义使得移民人口急剧下降,到70年代只占不到5%。而2017年的4450万移民,是1910年以来最多的一次。 亚裔、高学历移民渐成主导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此前的分析发现,2010年及以后到美国的移民中,41%都来自亚洲,39%来自拉丁美洲;具体来讲,2010年起从亚洲赴美的移民高达260万——尤其是华裔与印度裔,而同一时间段来自拉丁美洲的移民为120万。由于拉美裔在历史上一直是美国移民中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结果让专家们颇为意外。但13日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无疑证实了赴美人口组成的这个重要变化。 当然总体说来,西裔移民仍然远多于亚裔,例如数据中显示,2017年来自墨西哥的移民比2016年减少1.2%,占移民总人数的25.3%,而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增长0.2%,占6.4%。尽管比率差距很大,但在这一减一增之中,可以看出近年来的变化趋势。 除了祖籍国,新移民的受教育程度也大有变化。2000到2009年间赴美的移民中只有30%有大学文凭,而2010年以后的移民中,受过大学教育的比例已经上升到45%。这与亚裔移民增多以及他们的移民途径有着密切关系,尤其是近十几年来,通过学习或高技能工作赴美的亚裔越来越多,他们与在1965年注重家庭团聚的移民法通过后、通过亲属移民来美的族群有着明显的不同。 与教育程度呈正比的还有收入水平。根据皮尤研究中心7月发布的报告,亚裔已经成为美国收入最高、但贫富差距最大的族群。这其中,虽然与不丹裔、缅甸裔等族裔相比,华裔在总体教育和收入水平上都属上乘(仅次于印度裔),但内部的贫富差距及其带来的问题同样不可小觑。 随着赴美亚裔增多,他们中的不少都选择定居在传统上移民并不集中的区域。作为移民聚集地的加州和纽约,其实2010年移民人口增长不到6%,但田纳西、俄亥俄、南卡、肯塔基等中部和南部的州,移民增长率超过10%,甚至高达20%。 更有意思的是研究还发现了一个规律:越是移民不多的州,在那里生活的移民就越可能比所谓“本地居民”受过更高的教育,而在这些州里,亚裔移民的比例也高于西裔或其他少数族裔。 对亚裔群体影响最大的移民新政 在一系列美国政府的移民新政中,对亚裔移民影响最大的是H-1B签证政策的收紧。 去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买美国货、雇美国人”(Buy American and Hire American)的行政命令,虽然没有直接要求改变H-1B移民政策,但要求联邦政府部门提出改革方案防止H-1B工作签证的欺诈和滥用。 此举引发了社会各界对H-1B政策前景的猜测。虽然特朗普随后改变看法,决定不更改现有政策,让不少在美留学工作的华人松了一口气,但今年的H-1B签证申请仍受到了比以往更严格的审议。 华裔人数在H-1B签证的申请者中排第二,中国赴美留学人数也连续8年居于榜首。美国的移民新政对这部分人群冲击极大。H-1B签证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今年美国雇主聘请外籍员工的意愿创下新低,国际学生找工作难度加大。这导致了赴美留学人数呈明显下降趋势,大大削弱了美国对中国人才的吸引力。 H1b签证收紧的同时,在L-1跨国公司高管移民方面,移民局也都极大加强了到现场核查的力度,之前拨款增加核查专员的数量。职业移民也出现审核严格的趋势,要求所有职业移民申请者进行面试,对申请者的资质审核更加苛刻。另外,投资移民的难度也在加大,投资移民项目审批排期进度缓慢,即便批准,真正能拿到临时绿卡也需要时间。 同时,链式移民政策的锁紧,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亚裔尤其是华裔群体造成影响。重视家庭观念的华裔移民,往往会通过亲属移民方式,帮助父母及兄弟姐妹申请至美国团聚。特朗普宣布终结“链式移民”后,将令亲属移民的难度大大增加。 然而有一点应当注意的是,在美国政府现行的移民政策下,来自中国的移民不减反增,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具备高学历、高技能的华裔群体,成为了美国移民新政策中“值得留下”的群体。 可以看出,尽管短时间内数量不会超过西裔,但亚裔的持续增长趋势,将对整个美国社会的移民构成产生重要影响。在人数渐增的同时,亚裔也面临着不少矛盾,例如收入差距、与白人及其他少数族裔之间的关系、在教育平权理念上的冲突等等。 在美国生活,亚裔必定需要融入这个社会。但在教育及更多社会问题上,亚裔如何在矛盾与融合中找到平衡点,恐怕还需要更多思考。 来源:中国新闻网

停车纠纷上升为种族歧视 白人女司机羞辱亚裔女子

“她是亚洲人,她看不到,所以她开不了车。” 近日,美国俄勒冈州停车场内发生一起种族歧视事件,一名白人女子将轻微的停车纠纷上升为对全体亚裔的歧视攻击,不仅当场惹恼了一名菲律宾裔女子,更是在网络上引发众怒,网友们群起指责涉事白人女子。 本周二(11日),22岁的菲裔女子卡莱尔(Selina Cairel)和好友驱车从华盛顿州到波特兰游玩,她们在享用完美食后返回到停车地点,正准备驾车离开时,却突然遭到了一番羞辱。 “我坐进车里,准备倒车,这时汽车传感器发出信号,显示后面有人。”卡莱尔说道,“她们突然出现在那,我赶紧把窗户摇下来道歉。请注意,我的车没有靠近伤到她们。” 然而,对方车内接下来的一番对话却让卡莱尔难以接受。这辆白色轿车内的女司机朝着车内另一名女子说道:“她是亚洲人,她看不到。所以她开不了车。”说罢便大笑了起来。 随后,生气的卡莱尔质问这名女司机为何要口出此言,而女司机也摇下车窗,并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并狂妄地说道:“在你说话之前,你最好确定你是合法在这里的。”、“我的意思是,你是非法过境的,而你的父母为了来到这里,很可能不得不做脏活累活。” 从视频中可见,这名女司机随后倒车离开,卡莱尔的朋友说道:“这是真实的生活吗?”卡莱尔无奈地回答道:“这太有意思了。所以这就是我在波特兰必须面对的烂事。” 据了解,卡莱尔是菲律宾混血儿,她的父亲是英国人,11岁时就移民来到美过,如今已是美国公民。她在事后承认自己受到了很大冲击,“老实说,我在回家的路上开始哭,我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忍不住给在英国的父母打电话诉苦”。 同时,卡莱尔将这则视频上传到Facebook上后,随即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短短12个小时内便有40万次的观看量,网友们纷纷谴责带有种族主义的白人女司机。 有网友留言道:“这位没有受过教育的女人,无知且丑陋,看着很悲哀。”还有网友对卡莱尔表示同情,留言称:“对你刚刚经历的事我很抱歉。并非所有人都像她一样。”    

哈佛被诉歧视美籍亚裔学生 常春藤16所名校联署支持哈佛

■■哈佛大学。 Dreamstime.com图片 星岛日报讯 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成员学府和多间大学联署支持哈佛大学,向波士顿联邦法院呈交意见书,要求法庭在哈佛大学被指涉嫌歧视美籍亚裔申请人的诉讼中,判哈佛大学胜诉。 《华尔街日报》报道,常春藤联盟其余七大学府,以及杜克大学、埃默里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史丹福大学,合共16间著名大学,30日向法院提交法庭之友状书(friend-of-the-court brief),指联邦政府禁止学校在录取学生时考虑种族因素是“极大的干预”,要求法庭在哈佛大学被指涉嫌歧视美籍亚裔学生的诉讼中,判哈佛大学胜诉。有关案件订于10月开审。 ■■常春藤联盟其他7所学校合挺哈佛的招生政策。 图为8间盟校的标志。 资料图片 多间学校在状书表示,招生在本质上属于教育层面的判断,受到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的保障,而个别教育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获授予决定学术自由范畴的权利。文件指出,教育机构拥有必要的专业知识和权利,对设定入学标准作出学术判断,特别是判断什么类型、质量、数量的学生或多元化程度,可以提升学生们的学习经验,如果颁定高等院校在收生时完全不能考虑种族因素,这将是对大学学术自由的极大侵犯。 哈佛大学在2014年被“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起诉,声称哈佛的招生程序违反宪法,不符合联邦民权法,故意歧视美籍亚裔学生,即使美籍亚裔学生的学业成绩比其他种族的学生为佳,但获取录的比率却偏低。组织30日表示,明白哈佛重视多元化,但如果使用种族来实现这目标,这做法是错误的。 同日向法院呈交文件支持哈佛大学的,尚包括杜克大学一名法学系教授,一群在读、将入读哈佛的学生及毕业生,以及37个代表研究型大学、法学院、私立学院等的高等教育协会。司法部也正调查哈佛大学涉嫌种族歧视美籍亚裔学生的指控,今年春天曾敦促法院公布一系列与哈佛入学政策有关的文件和数据。 发言人拉科(Kelly Laco)表示,司法部的调查仍在继续,保留酌情参与诉讼的可能性,以确保所有民众免受于任何形式的非法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