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6月19日 星期三 06:41:2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加拿大移民

联邦准备立法 恢复“被遗忘加人”的公民权

  【星岛都市网】渥太华正在准备一项法案,以恢复“被遗忘加人”(The Lost Canadians)的权利,此前安省法院裁定,拒绝给予生于国外的加拿大人其同样是在海外出生的孩子公民身份,是违宪。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预计该法案将要求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父母,证明其与加拿大有密切联系,然后才能将公民身份传给在加拿大境外出生的孩子。 该法案将推翻哈珀(Stephen Harper)政府2009年的一项改革,该改革剥夺了父母在加拿大境外出生的加拿大人子女的自动公民权。 2009年的改革旨在打击保守党所谓的“图方便的加拿大人”(Canadians of convenience)。2006年以色列与真主党战争期间,加拿大花费超过8,000万元从黎巴嫩撤离15,000名加拿大公民,此举引发了强烈抗议。 但这项改变导致在国外工作的加拿大人也被剥夺了公民权传承的权利。这也意味着一些在几公里外的美国出生的“边境婴儿”和在跨越边境的社区出生的原住民儿童,尽管居住在这里,但没有资格获得加拿大护照。 两位消息人士告诉《环球邮报》,政府正在起草一项法案,一并考虑法院的裁决,以解决“被遗忘加人”问题。 安省高等法院去年9月裁定,剥夺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人将公民身份传给外国出生的后代的权利是违宪,之后联邦政府必须在6月19日之前采取行动,渥太华选择不对裁决提出质疑。 除非政府在裁定时限之前修改法律并对与加拿大关系的进行测试,否则外国出生的加拿大人的外国出生的孩子——即使他们从未踏足加拿大——也有资格获得公民身份。 代表“被遗忘加人”客户对《公民法》(Citizenship Act)提出宪法质疑的多伦多律师乔杜里(Sujit Choudhry)表示,他已在法庭上提议,居住在海外的加拿大人与加拿大有实质性联系的测验,应与申请入籍的加拿大人相同,5年内在加拿大至少居住1,095天(3年)。 “我想政府可能希望引入具有实质连接测试的立法,”他说。 估计有300万加拿大人生活在国外 联邦政府决定起草自己的法案,此前它对修订后的保守党议员私人法案缺乏进展感到沮丧,该法案旨在通过结束第二代截止规则,来解决“被遗忘加人”问题,自由党支持保守党的法案。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则是指责保守党“玩游戏”,包括在委员会上对他们自己议员私人法案的辩论进行阻挠,以减少其成为法律的机会。 关慧贞表示,她一直在与移民部长办公室合作制定一项政府法案,其中包括对被收养者的额外变更和实施时间表。 她认为不应该把加拿大人划分为两个等级。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恢复“被遗忘加人”权利的查普曼(Don Chapman)说,估计有300万加拿大人生活在国外。 查普曼本人也必须重新申请成为加拿大人,因为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搬到了美国并取得了那里的公民身份。他指,现行规定导致家庭分裂,人们没有国籍,也歧视女性。 他说,“现行的《公民身份法》并不是性别中立的,因为女性授予公民身份的权利比男性少,”,他希望任何新法案或未来的立法都能解决性别不平等问题。 法官阿克巴拉里(Jasmine Akbarali)认为,切断第二代的政策违反了《权利和自由宪章》(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她接受了这样的论点,即女性受到第二代截止规则的影响尤为严重,因为这迫使她们在工作、旅行和出国留学,或者返回加拿大生子以便将公民身份传给孩子之间做出选择。 图:加通社 V6

移民部长:减少临时居民人数 可让他们成为永久居民

  【星岛都市网】联邦移民部长米勒(Marc Miller)周五(10日)表示,限制临时居民人数的一个关键方法,是提供他们永久居民身份,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想留下来的人都有机会。 加通社报道,米勒自宣布一项史无前例的限制新临时居民人数的计划以来,于本周五首次会见了各省和地区的同行。 一些省的厅长提出自己的扩大移民倾斜政策,将临时签证持有者转变为永久居民。 米勒说:“事实上,那些人已经在这里,他们对负担能力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所以这是明智的。” 但他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权留在加拿大。 其目标是在未来3年内透过减少临时居民数量(从2023年占加拿大人口的6.2%降到5%),来控制加拿大失控的人口成长。 联邦政府的新目标将在各省和地区参与后,于夏季制定,但滑铁卢大学劳工经济学家斯库特鲁德(Mikal Skuterud)表示,不应孤立地考虑这些目标。 “你不能这样做,这是整个体系的一部分。” 他是最早警告政府,临时移民到加拿大工作或学习人数大幅增加,需要加以遏制的人之一。 米勒宣布计划在一月份对新招生设置两年上限,以减少国际学生的数量。 政府也试图加快处理庇护申请的时间,并在最近的联邦预算中纳入立法措施,旨在于这些申请被拒绝时加快驱逐程序。 尚未解决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类别,是临时工作许可证持有者。米勒表示,近年来劳动市场对这种劳动力上瘾。 2018年,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为337,460人,到2022年,这一数字已增至605,851人。 标准改变大量引低技能工人 斯库特鲁德指,当局为了填补特定的劳动力缺口,把永久居民标准随之改变,这些变化刺激了低技能工人来到加拿大并希望获得永久居留权。 “这就是吸引大量人口涌入的原因,并且在(非永久居民)人口中造成了这个问题,”他说。他建议,透过为新移民创造一条更可预测的永久居留途径来扭转这个问题。 厅长们的一个主要关注点,是谈判如何分配更少的雇主所依赖的临时签证。 无论如何,调整路线都会带来一些复杂的情况。 例如,在缅省,自渥太华宣布缩减临时移民规模后,该省的省永久居留提名计划申请数量激增。 本周早些时候,米勒同意缅省的请求,为签证将于今年年底到期的约6,700名新移民延长联邦工作许可证,以便他们有时间申请永久留在加拿大。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执行董事、资深经济学家格兰瑟姆(Andrew Grantham)在上个月发布一份报告指,新的临时签证目标虽可缓解住房成本和供应的压力,也将显著减缓人口成长,但也可能导致工人短缺。 临时签证的新目标将于秋季公布。 图:加通社 V6

加拿大人口增长太快导致失控 经济学家分析形势

  【星岛都市网】一位经济学家表示,虽然加拿大人口的快速成长有助于填补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后的职缺,但也刺激了租金上涨,并使房屋短缺更加严重。 据《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报道,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执行董事、资深经济学家格兰瑟姆(Andrew Grantham)在周四(18日)的发布一份报告中表示,人口增长一开始是加拿大经济的优势,但在2023年经历了失控的“螺旋式上升”。 格兰瑟姆在报告中表示:“非永久居民带动的人口增长最初有助于填补疫情造成的职位空缺,但2022年中期以来的人口激增也导致了住房短缺和租金上涨。” 格兰瑟姆估计,自2019年以来,加拿大人口增加了约110万,即35%,已超出住房供应能力。他补充,这一增长“超过了劳动力需求”约20万至70万之数,亦即5%至20%。 格兰瑟姆报告指:“这表明,在抑制人口增长以缓解住房通胀和可能夸大劳动力短缺问题,从而在其他领域造成通胀压力之间,存在着谨慎的平衡。” 然而,他也表示,鉴于人们对人口增长和住房负担能力的关注,“很容易忽视新移民对这个国家所产生的积极影响,特别是在劳动力市场上。” 他强调,“随着国内劳动力人口老化,参与率下降是可以理解的。对于在加拿大出生的人来说,自2015年以来,参与率下降了近3%,”他说。 此外,格兰瑟姆认为非永久居民和新移民对于填补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后的空缺职位至关重要。但他同时指,人口成长可能“太多、太快”了。 他认为疫情结束后,本国新移民的参与率、就业率和失业率均好于疫情前。 “然而,随着经济放缓和劳动力需求减少,这一群体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 报告称,如果实现非永久居民的新目标,加拿大的人口成长率将从目前的约3%降至2025-26年的少于1%。 他表示:“虽然这本身并不能解决新房屋建设相对于人口增长的短缺问题,但将有助于缓解一些最严峻的压力,并降低加拿大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中的租金通胀。” 图:加通社 V6

详细细节!加拿大公布2024-2026年移民计划 人数维持不减!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今天(1日)东部时间下午四点发布了《2024-2026年移民水平计划》。 加拿大的移民计划将与目前的目标保持不变。到2024年,该国的目标是接纳48.5万名新移民。在2025年和2026年,每年将迎来50万新移民。 这与《2023-2025年移民水平计划》中宣布的相同。今天发布的新信息是2026年的目标,以及2024-2026年间每个类别和项目将接纳的移民水平的更新。 各个类别和项目的移民目标 到2024年,加拿大将欢迎281135名经济类移民,占年度目标人数的58%。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301,250人,即年度目标人数的60%。 到2024年,家庭类移民的目标将是11.4万名,占年度目标人数的24%。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11.8万,占所有移民人数的24%。 到2024年,人道主义移民的目标是89,865人,约占年度目标人数的19%。这些总数包括难民、受保护人员以及因人道主义、同情或其他原因而被接纳的人。到2026年,目标将是80,832名移民,占年度目标人数的16%。 据悉,快速通道类的目标是到 2024 年接纳 110,700 名永久居民,到 2025 年和 2026 年,这一数字将增至 117,500 名。 省提名(PNP)的目标是2024年接受11万新移民,2025年和2026年增加到12万。 这意味着快速通道将重新成为加拿大主要的经济类移民途径。 配偶、伴侣和子女担保的目标是在2024年获得8.2万份申请,2025年和2026年将分别增加到8.4万份。与此同时,父母和祖父母团聚类(PGP)的目标是在2024年接收3.2万名移民,然后到2025年和2026年增加到3.4万名移民。 创纪录逐年移民数量将结束 议会提出的新目标显示,加拿大政府计划在2026年将加拿大的新移民人数稳定在50万,预计创纪录的逐年移民数量将结束。 在解释为何保持目标不变时,加拿大政府解释说:“该计划旨在支持经济增长,同时平衡住房、医疗保健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压力。它为可持续和稳定的人口增长制定了负责任的方针。从2026年开始,政府将把永久居民人数稳定在50万人,为新移民成功融入社会留出时间,同时继续扩大加拿大的劳动力市场。政府还计划在明年采取行动,重新调整临时居民(如临时工人、留学生等)入境的数量,以确保我们的移民系统在这方面也保持可持续。” 根据加拿大主要移民法《移民和难民保护法》(IRPA),联邦政府必须在非选举年的11月1日之前公布其年度移民计划。 移民水平计划是在未来三年内根据三种移民类别(经济移民、家庭移民和人道主义移民)进入加拿大的新永久居民数量的指导方针。 该计划将规定该国在未来三年内接纳多少移民以及都属于哪些类别。 2022年,加拿大入境的新移民人数达到43.7万人,打破了记录。2023年永久居民的入境目标为46.5万人。 加拿大目前的目标是到2024年接收48.5万新移民,到2025年接收50万新移民。 移民部长米勒还未透露他的新目标,但表示加拿大需要大量新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短缺行业的职位,并平衡该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我们需要工人来帮助解决建造房屋和支持医疗保健等挑战。随着人口老龄化,人们寿命延长,家庭子女减少,加拿大迫切需要移民来重新平衡我们的人口结构,”他说。 魁北克公布2024年和2025年移民计划 魁北克省今天宣布了2024年移民计划的细节以及魁省2024年和2025年移民计划的最终指导方针。魁省政府计划在未来两年通过实施“魁北克法语化”计划,增加法语移民的数量,并提高移民的法语知识。 魁省政府决定将每年的移民人数保持在5万人。政府还确认了修改法规,要求经济类项目移民必须具备法语知识。魁省打算要求参加临时外籍工人计划(TFWP) 的工人具备4级法语口语知识。 加拿大采取新战略改善移民制度 在《2024-2026年移民水平计划》发布的前一天,加拿大公布了一项改善其移民制度新战略。10月31日,移民部长马克·米勒 (Marc Miller) 承认该国移民体系存在缺陷,并概述了该体系现代化新方法的支柱。 这项名为“加拿大未来移民体系”的新战略有三个主要目标: 为新移民打造更温馨的体验 使移民与劳动力市场需求保持一致 制定全面协调的增长计划 IRCC正努力为客户提供更愉快和更友好的体验。一个新的操作平台,数字平台现代化(DPM)是这些努力的关键。 IRCC表示,新的数字平台将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并使其能够满足在加拿大工作、学习、访问和生活的创纪录需求。该平台的一些新功能将包括移民项目的在线单一窗口、增强的自动化和数字自助服务。移民部希望新平台能够加快申请处理速度,提高项目的完整性,同时使移民之旅更清晰,更人性化。 此外,IRCC 希望更好地将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与其技能和劳动力战略结合起来。为了帮助吸引和留住来自所有需求行业的人才,如建筑和医疗保健,移民部表示,它必须确定必要的技能,拥有这些技能的新移民,以及如何最好地将他们与加拿大现有的工作相匹配。它表示,这包括为国际学生和拥有需求技能的临时工提供更多留在加拿大的机会。 IRCC的报告还强调,作为吸引顶尖人才的一种方法,引入了基于类别的快速通道邀请,邀请具有关键行业工作经验的候选人。 移民部还设立了首席国际人才官的新职位,以使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与长期的技能和劳动力战略保持一致。该官员将负责收集有关加拿大未来所需技能的信息,并确保移民更好地符合加拿大的劳动力市场和部门战略。 第三,IRCC 希望在加拿大三级政府之间制定一项综合计划,以确保该国能够为其不断增长的新移民人口提供充足的住房、医疗保健和基础设施。 根据一份新闻稿,报告还包括制定一项新的法语移民政策,该政策将“增强法语少数族裔社区的活力,同时保持和增加加拿大法语少数族裔社区的人口比重”。 报告说,联邦政府还在考虑建立一个“公认机构框架”,以便为高标准的教育机构提供快速的学习许可。 移民部长米勒表示,他正在考虑各种选择,以更好地使该系统符合加拿大的需要。政府吸引的新移民将主要集中在建筑行业和医疗保健领域,这两个领域的劳动力短缺尤为严重。 他说,他们将考虑一切,包括永久改变加拿大的评分制度,该制度根据移民的工作经验、语言能力和教育程度给他们打分。 编译:YUAN 图片:视频截图、加通社

专家:移民新政策或让某些领域人力过剩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政府自改变移民政策后,已有数千名外国人获邀在加拿大永久定居,当局希望他们能够填补特定的工作岗位,这一策略引起了劳工专家的批评,称某些领域有可能出现劳动力过剩,重蹈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情形,而人力池中的高分人才反遭忽略。 自6月下旬以来,移民部门已邀请近9,000人申请永久居留权,因为他们最近在某些职业上有工作经验,或者因为他们掌握法语。这些人是通过“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挑选出来的,该系统占加拿大经济类移民的很大一部分。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去年表示,它将瞄准那些能够填补高需求职位的移民。该部门于5月31日宣布,将重点关注讲法语以及在5个领域有经验的人,这些领域包括医疗保健、技术贸易、农业、交通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当局表示,自6月28日开始转向基于类别移民选择,旨在缓解过去几年困扰许多经济部门的人才短缺。 但这种新方法引起了经济学家和政策专家的担忧,他们警告说,当今的劳动力需求可能会迅速变化,导致本国某些领域出现劳动力过剩。此外,他们表示,由于渥太华优先考虑各种群体,加拿大积分移民系统中的高级候选人可能遭到忽视。 研究加拿大移民政策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博士生法尔康纳(Robert Falconer)表示,劳动力市场“总是在发展和变化”,加拿大可能过于注重某些需求。 加拿大劳动力市场正在转型,尽管今年迄今为止净增加29万个就业岗位,但职位空缺较2022年的峰值下降了约20%。失业率目前为5.4%,较去年创下的历史低点上升了半个百分点。 一些地区对劳动力的需求似乎持续较高。截至4月,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领域有超过15万个职缺,几乎占加拿大所有职位空缺的五分之一,创下历史新高。 多伦多都会大学(Toronto Metropolitan University)专注移民问题的研究主管班纳吉(Rupa Banerjee)表示,这些劳动力方面的差距“随着人口老龄化只会变得更加严重”。在劳动力供给和需求上,针对这些职业类型增加移民有可能改善不匹配的情况。 但在一些白领行业,职位空缺却大幅下降。例如,招聘网站Indeed Canada上的软件开发职位招聘信息,此类属于STEM范畴的职缺已骤降至疫情前的水平以下。 班纳吉担心,“我们不知道今天设定的目标是否真的能反映我们5年后的需求”。 她指出,基于类别的选择与20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类似,当时政府在该行业的繁荣时期接纳了数千名技术工人。不久之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导致大量裁员。 迄今为止,IRCC已邀请8,600人通过5轮申请永久居留权。其中两轮针对讲法语的候选人,另外两轮针对最近在医疗保健行业有工作经验的候选人,另一轮针对STEM经验。 这与“快速通道”的通常运作方式不同。 “快速通道”人力池中的移民候选人须考虑年龄、教育程度和工作经历等因素,通过综合排名系统(CRS)进行评分。根据之前移民群体的结果,该分数与他们在加拿大的预期收入相对应。 渥太华过去每两周就会选出几千名得分最高的人申请永居权。政策专家将此比作“撇脂”方法,通过针对收入潜力最高的人群来提高经济成果。 但在选择具有某些特征的人时,那些CRS分数较低、的预期收入也较低的人也被考虑。 例如,IRCC上周邀请了3,800名法语类别人士申请。邀请的截止分数是375分——比平时低得多。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经济学教授史卡特德(Mikal Skuterud)认为:“这类似于一所大学在选择学生时优先考虑其他因素,例如运动能力或遗产状况。”他指,此举将导致新生平均学术质量较低。 图:资料图片 V6  

加拿大“生育旅游”因疫情大受打击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疫情提供一项自然实验,帮助加拿大政府清楚了解“生育旅游”在疫情前后的巨大变化。数据显示,疫情之后卑诗省受到“生育旅游”的影响最大。 加拿大近年“双非婴”出生变化趋势 所谓“生育旅游”是指海外孕妇前来本地分娩,从而让婴孩直接取得本地入籍资格。由于这类婴孩的父母均为非永久居民或公民,因而被称为“双非婴”。新冠疫情提供了完美的自然实验,帮助加拿大政府评估“生育旅游”的实情。 据Policy Options的另类政策研究报告指,新冠疫情两年后的数据显示,与2020年至2021年度相比,加拿大“非居民自费”出生人数下降了近8%,若与疫情前的2016年至2020年平均水平相比,则下降了近52%。 疫情之前,加拿大非居民出生人数稳步增加。但在2020年实施与新冠相关的旅行限制后,该趋势急剧下降,2021年未见复苏。这很好地表明了加拿大生育旅游的程度。现在限制正在放松,旅行再次开放,是时候让联邦政府重新审视其关于非居民出生和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政策了。 按省份疫情前后“双非婴”数据对比 加拿大非居民出生人数,除魁省保持相对稳定外,所有省份均现下降,卑诗省尤为显著,该省2022年非居民出生人数,较疫情前的2016年至2020年平均水平,大降83.4%,而该省疫情前大多数生育游客被指主要来自中国。 此外,美国的访客签证和生育游客也出现了类似的下降。 加拿大的非居民出生率从2019年略低于总出生率的2%,下降到2020年的0.7%,并一直保持在该水平。由于移民增加,非居民出生的百分比在同一时期也有所下降。  10大医院疫情前后“双非婴”出生数据变化 作为分析基础的非居民自费代码比持访客签证抵达的女性更广泛。它包括国际学生和其他临时居民,其中大约一半在省级健康计划的覆蓋范围内。在2021至2022年,访客签证仅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57%,而临时工签证则比疫情前水平恢复更多。作为主要群体之一的中国公民的访客签证,已恢复到之前水平的21%,而所有访客签证的访客签证则恢复到之前水平的57%。中国政府与旅行相关的限制可能是人数减少的一个重要因素。 从医院层面看,以非住院分娩比例最大的10家医院为例,对比在疫情前后年份的非住院分娩和总出生率,大多数医院的非住院分娩数量继续下降。其中,卑诗省以列治文医院(Richmond Hospital)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2022年与疫情前水平相比,下降了95.6%。 图:资料图片  / 表:Policy Options V6

加拿大是如何从美国那里截流新移民的?

【加拿大都市网】在CUSMA等自由贸易协定下,美国人能够相对轻松地移居加拿大或工作,尤其是在特朗普主政时期,从美国移民到加拿大的人数增加了近33%,表面上看,似乎与政治动荡有关,而实际却是另有隐情。 从2016年到2021年(特朗普任期的大部分时间),从美国移民到加拿大的人数增加了近33%;这5年也是特朗普任期的大部分时间。答案似乎显而易见:由于政治动荡的压力,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希望移居加拿大。然而,深入研究后会发现,实际另有隐情。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加拿大移民系统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常常被忽视,亦即“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简称EE)的引入。 于2015年推出的“特快入境”计划,如今已成为外国技术工人移民加拿大的主要途径之一。快速入境计划包括外国技术工人计划、外国技术贸易计划和加拿大经验类,已成为关键的移民流。 事实证明,快速通道的引入,是美国移民数量增加的关键驱动力,它为移居和定居加拿大的技术工人提供了更多途径。例如,2015年,有3.1万人通过“快速通道”移民到加拿大,而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上升至8.98万人;这很好地表明了加拿大在多大程度上增加了经济移民。 引入更多经济移民途径有助于解释2015年至2020年间,从美国到加拿大的移民人数增加;然而,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仍有数以万计的人,每年选择从一个第一世界国家迁移到另一个。 在深入研究从美国移居加拿大的人口统计数据后,最后一个谜底就揭开了,原来大多数移居加拿大的人都是美国临时居民,而非永久居民,也不是美国公民。 这很重要。与加拿大不同,即使出于经济考虑,美国也没有可靠和一致的经济移民途径。不同于加拿大既定的经济计划,如省提名计划(PNP)和快速通道;美国(自1990年以来)根据其经济移民计划,每年只为14.4万名新移民提供额度。 更糟糕的是,这些新永久居民(或绿卡持有者)的家人和配偶也被包括在14.4万名移民签证的配额中,这意味着任何一年获得经济移民的人数,都远少于14.4万人。 鉴于这一事实,许多美国居民转而选择移民加拿大,加拿大承诺每年接收超过50万新移民(不包括他们的大家庭),大约每三年更新一次移民目标。 尽管随着来自美国的移民(以及对移民的兴趣)持续增加,政治动荡的影响同样不可否认;这更有可能是加拿大在2015年对移民政策作出调整,以及美国严格不变的经济移民政策,二者共同推动了加拿大近年来的移民增长。 图:移民部官网 V6

EE申请者资金要求调高 下月8日前须提交证明!

【加拿大都市网】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联邦移民部早前宣布调高在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系统中,对联邦技术移民(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FSWP)和联邦技术工人(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FSTP)申请者资金证明的数额要求。之前提供了证明但未能达到新定数额的人士,须于6月8日前提供新的资金证明(proof of funds)。 移民部要求上述两类移民申请者提供资金证明,主要是为了确保他们有一定数额的资金,能够支持抵埗初期的生活起居费用。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EC)申请者,以及其他能够证明自己在加拿大有雇主提供有效工作机会的EE申请者,则不用提供资金证明。 FSWP和FSTP两类申请者如未能提供有效工作证明,需要按移民部要求的最新数额提供资金证明。 早前提供过资金证明,但数额未达表格中显示移民部今年调高资金额要求的申请者,须在6月8日之前,更新自己在EE数据库中的资料,提供新的资金证明,以继续符合成为永久居民候选人的资格。更新数据资料不会改变申请者加入数据库的时间,即是不会令他们要重新排队。 确保到加后有足够生活费 申请者在证明文件上填报的资金,必须在申请移民及取得永久居民身份之时能够随时取用。在抵埗时,新移民必须向移民官证明自己合法拥有且可以取用这些资金。这些钱是用于主申请人及其家人在加拿大初期的生活费用,无论其家人是否一同来加。申请人不可向他人借钱,或用自己的资产净值来充当安居资金的证明。 移民部只接受EE申请者提供其存入资金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发出的正式函件,作为资金证明。函件必须为印刷文件,并使用该金融机构的官方信笺,以及印有机构的地址、电话及电邮地址。信函内要有资金拥有者的姓名,列明未偿还的债务如卡债及贷款等,以及帐户号码,以至每个帐户的开设日期、最新余额及过去6个月的平均余额等。 移民部早前宣布,将于今年7月初重新恢复申请FSWP及CEC两类移民的抽签邀请程序。此前这两类移民分别于2020年12月及2021年9月因疫情而暂停。移民部长并表示,对于新的EE申请人,其永久居民申请的审批时间,届时也将恢复到6个月内。

加拿大偏重吸纳高学历移民 建筑业市场雪上加霜

(“全国建筑力量”(Build Force Canada)估计,未来2年业内退休人数将达峰值,未来5年内料将有156,000名工人退休;期间业界则预计可招揽到约142,850人。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国急需新屋之际,建筑业却面临技术工人退休潮;另一方面,业内报告表示,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多年偏重吸纳高学历人才,而忽略技术工人,却令本已紧张的行内就业市场雪上加霜。 据建筑业劳动力管理研究组织“全国建筑力量”(Build Force Canada),于3月份发布的一份业内劳动力需求预测报告则估计,未来2年业内退休人数将达峰值,未来5年内料将有156,000名工人退休;期间业界则预计可招揽到约142,850人。 唯另一边厢,联邦政府却期望于未来十年内,将每年建房速度提高一倍,并增加350万个单位;因此据“全国建筑力量”估算,因应新建筑项目带来的需求,至2027年,业内将不得不净增加15,900个新岗位;换言之届时业内或会涌现约29,000个从缺职位。 有专家均担忧,在此一趋势下,本国未来恐将缺乏足够人手,以实现当局雄心勃勃的建房目标。 Global News周六(7日)引述全国房屋建筑商协会(Canadian Home Builders' Association)行政总裁李凯文(Kevin Lee,译音)表示,有关趋势已维持一段时间;他虽然亦支持政府加快建房步伐,但却认为当局过去几年所花的功夫并不足够,令本国未能为劳动力人才紧缩做好准备。 他又提到,建筑业现时对新移民技术工人的需求之大,可谓前所未有,但近年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却着重吸纳白领人才,以构建“知识型经济”,另一方面又疏于培养本土人才,因而对行业带来伤害。 技术工种对新移民的吸引力确实有所下降。据同一报告引用的2016 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移民占全国人口近 22%,却仅占建筑从业员总数的19%。此外,2006年至2018年间,拥有技术工种学位的新移民数减少2%;而拥有大学或高等教育学历的移民数则增加72%。 报告又指,联邦筛选移民时,较著重他们的教育水平,令专业技术资格或在职经验的价值不如大专学历,因而造成此种差异。 V22

移民部申请积压已达200万件 超长等待令申请者沮丧

(移民部4月份所有类别的积压申请已达200万件。加通社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尽管加拿大仍是移民的首选目的国之一,但是越来越多的个案积压、漫长的处理时间以及缺乏沟通和透明度,正在令那些寻求加拿大梦的申请者变得越来越沮丧,有人甚至考虑放弃申请永久返回原居地。 据加拿大移民部 (IRCC)的数据,4月份所有类别的积压申请,已从3月份的180万件增加到逾200万件。 CTVNews.ca至今已收到超过100名受积压困扰人士的呼吁,他们有的面临签证处理时间延误,有的在焦急等待成为永久居民。 高级律师利维(Daniel Levy)在CTVNews.ca的访问中表示,疫情之初移民部关闭了许多办公室,取消了面试、入籍仪式、预约等服务,很多工作人员转而在家工作,但这种在家工作的过渡并非易事。 最重要的是,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还推出了多项新的移民计划,令积压情况更加严重,包括去年4月为9万名基要服务工人和国际留学生提供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新途径;去年9月安置至少4万名阿富汗难民的特别计划;以及今年3月份推出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允许“无限”数量的乌克兰人以临时居民签证进入本国。 移民律师格林(Stephen Green)指,所有这些都为持续的移民积压制造了一场“完美风暴”,而加拿大根本没有能力应对任何数量的增加。 格林说,安省怡陶碧谷移民中心目前有超过5,000张永久居民卡等待分发,其中一些永久居民在海外,已经等待了一年多。由于处理永久居民申请的时间太长,很多人都错过了预约。 根据CTVNews.ca 在5月6日检索到的数据,目前永久居民卡的处理时间为99天;居住在加拿大境内的配偶或同居伴侣家庭团聚移民为15个月,境外为22个月;父母或祖父母移民为33个月;即使对于即将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永久居民来说,处理时间也很糟糕,平均需要等待27个月。 长时间的延误,意味着申请人在继续等待移民官员的决定时,不得不搁置一些重要的生活大事和抉择。 而对有些申请者来说,在与加拿大移民官僚机构打交道过程中,最糟糕的感受不是处理时间长,而是移民官员缺乏沟通,不告知申请者何时可以得到答复,令他们的生活变得非常不确定。 移民部媒体关系顾问拉里维埃(Remi Lariviere)在致CTVNews.ca的电邮声明中表示,正努力将移民服务现代化并增加新服务,其中包括在线考试、虚拟公民入籍仪式,以及方便申请者随时了解他们个案进展的在线申请跟踪器。 拉里维埃称,“尽管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但我们知道一些申请人已经经历了相当长的等待时间,我们将继续努力减少处理时间。” 联邦政府还承诺将更多资源用于移民处理。在2021年经济和财政更新中,移民部获得了8,500万元的额外资金,用于减少新申请的等待时间及减少申请库存积压,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表示,这笔资金将主要用于雇用更多工作人员。 V18

加拿大移民部提高永久居民申请费

(IRCC提高永久居民申请费用。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4月5日在其网站上更新,从4月30日之后加拿大将提高所有永久居民申请费用。 永久居民是指那些不是加拿大公民,但有权利在这个国家生活和工作的人,他们的居留时间没有任何限制。这类群体拥有与公民基本相同的权利和福利,包括成为加拿大养老金计划的缴款成员,以及享有免费医疗等。不过,他们不能拥有投票权,也不能在公共或私营机构从事需要高级安全审查的工作。 事实上,提高收费也并非甚么新鲜事,费用的上涨是为了确保加拿大与其他移民国家的收费保持一直。 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曾表示,移民对加拿大经济贡献非常大。他在去年12月曾表示:“加拿大需要移民来创造就业机会,推动我们的经济复苏。新移民正在帮助解决加国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从2020年开始,加拿大每两年提高永久居民申请费。当时,政府宣布,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申请费会每两年上调一次。联邦政府的下一次收费上调预计将在2024年。 目前,主申请人和随行配偶或同居伴侣的永久居留申请费为500元;到4月30日,这一价格将变为515元。 对于联邦高级技工、省提名计划和大西洋移民项目等类别,主申请人的新费用将是850元,而不是之前的825元。随行配偶或同居伴侣也将支付850元,随行的受抚养子女则为230元,之前是225元。 作为加拿大移民水平计划的一部分,联邦政府已承诺在5年内提供21亿元,并在2022年预算中继续提供3.176亿元的拨款,以支持新的永久居民在加国定居。 IRCC一位发言人表示:“从2022年1月1日至3月31日,我们对永久居民申请作出了超过16.5万个决定。”在2022年的第一个季度,加拿大已邀请了至少11.3万名永久居民。  v33

房价狂涨加通货膨胀 加拿大还是移民天堂吗?

(在住房危机和高通胀的现实之下,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吸引力还有多大?CBC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对于正面临劳动力短缺和人口老龄化的加拿大来说,留住移民非常重要。但同本地人一样,新移民现在一样要面对住房可负担能力的危机和创纪录的高通胀,加上一直存在的与本地人的薪酬差距,更多新移民发现,留下来生存越来越难了。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民调机构Leger最近与加拿大公民协会(Institute for Canadian Citizenship,简称ICC)合作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新移民的收入仍然低于一般人口,这种挤压可能会影响本国留住新移民。 由于联邦政府不跟踪保留新移民的情况,但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50%的国际留学生在毕业一年之后没有纳税记录,这说明他们已经离开了加拿大。而在ICC的调查中,23%受过大学教育的新移民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两年内离开加拿大。在35岁以下的新移民中,这个比例更高达30%。 该项调查于2月24日至28日期间进行,有2,013名受访者参与。 加拿大正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2016年至2021年间,65岁及以上长者数量的增长速度,是0至14岁儿童的6倍。政策制定者们希望,新移民能够帮助填补本国劳动力缺口,联邦政府计划今年批准40万新移民转为永久居民。 但一直以来,移民不得不面对与就业相关的挑战,许多人尽管拥有外国文凭,但仍被迫从事低技能的工作。据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来加一年后的新移民收入中位数为31,900元,尽管这是自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仍比普通人群的收入中位数低18%。 现在,新移民也同样面临住房可负担能力危机和创纪录的高通胀,这提出了一个严峻问题: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吸引力还有多大?ICC的行政总裁伯恩哈德 (Daniel Bernhard)指,加拿大将自己形容为新移民的天堂,但调查结果应该让加拿大人按下“暂停键”。 他说,“我们必须问自己,加拿大为移民提供了甚么好处。新移民无法发挥他们的实际潜力,他们可以期望的、甚至他们在母国已拥有的生活水准,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调查中,64%的新移民受访者认同,加拿大的生活成本上升意味着新移民不太可能留在这个国家。 据统计局的数据,31%的新移民将超过30%的收入用于住房开支,而普通人口中这一比例仅为18%。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经济学教授史卡特德(Mikal Skuterud)认为,由于缺乏前几年的数据,因此从该项调查中很难得出任何结论。这更说明,联邦政府需要定期追踪有多少移民离开加拿大,以及这些人选择离开的原因。 他指出,加拿大的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的重大挑战,不仅是吸引高层次的移民人才,还要设法留住他们。最优秀的技术移民有可能流失到美国,因为那里的薪酬更有吸引力。   V18

香港学签工签加拿大增加四倍 香港移民人数增加了50%

(■■据移民部资料显示,去年全年共有逾两万香港居民取得加国工作签证,预示2022年港人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数继1999年之后新高。 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香港每年移民加拿大的人数,有望在2022年再次突破3,000人,成为继1999年之后首次突破这一纪录。移民部数字显示,港人申请留学和工签的人数急剧增加。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由移民部取得资料显示,与疫情之前相比,香港移民人数增加了50%,学签和工签申请人总数增加了4倍以上。 香港在1997年之前的几年,一直都是加拿大第一大移民来源地,每年移民人数均超过3万人。直到1998年始被中国大陆、印度和菲律宾超越,失去这一地位。在疫情之前,移居加拿大的香港移民多年来保持在每年1,500人左右。 随着近期香港政局的变化,加拿大政府于2020年宣布实施一系列新措施,加强港加两地传统的社会、文化和经济联系,鼓励香港居民来加工作、学习乃至移民。 加国特为港人设两移民通道 加拿大宣布为港人特设两个移民通道。包括A类(Stream A),最近3年由加拿大专上学院毕业的香港学生可马上申请永久居民,以及B类(Stream B),所有持加拿大及海外专上学院文凭、有一年加拿大工作经验的人,可申请永久居民。 为了帮助港人取得工作经验,加拿大又宣布为过往5年内取得两年制专上文凭的香港学生推出3年开放工签。可以在加拿大为任何雇主从事任何类型的工作,只要有一年工作经验即可申请永久居民身份。 上述措施已经开始显现成效。2021年香港抵埠移民人数达到2,300人,比疫情之前2019年的1,500人增加了50%。这其中有近700人是透过2021年下半年开始实行的A类及B类渠道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在2022年1月,再有120人透过A类及5人透过B类渠道移民。由于B类要求一年工作经验,随着时间推移,申请人数肯定会增多。 去年逾2万人获工签和学签 2021年全年共有10,143位香港居民及BNO(英国海外公民)人士取得加拿大工作签证,比2019年全年的931人增加10倍多。今年1月,移民部再向香港居民发出1,300份工签。如果持续这一速度,相信整个2022年会有超过15,000位港人取得本国工签。 2021年取得留学签证的港人约有6,000人。相比之下2019年只有1,100人。在完成学业之后,这些人将有资格和过A类渠道申请本国永久居民。 如果加上申请工签、学签延期的人数,2021年全年共有超过2万港人取得了加拿大的工签和学签,相比2019年只有4,700人,人数增加了4倍多。这些数字强烈预示,2022年港人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数,可能是继1999年之后,在过往20多年里首次再突破一年3,000人大关。

开放式工作许可证 让外国公民能在加拿大任何地方工作

(■■不少在加拿大读书的国际生,都想在毕业后留下工作。星报资料图片)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持有开放式工作许可证(open work permits)的外国工人,可以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工作。 开放式工作许可证容许外国工人灵活地选择在加拿大的工作地点。通常,想要在加拿大工作的外国人需要工作许可证。这些许可证可能与特定的雇主或职业有关。相比之下,开放式工作许可证允许在境内的工作场所、职业或地点之间自由流动。 雇主无需进行劳动力市场影响评估(LMIA),便可聘用持开放式工作许可证的外国工人。 合符开放式工作许可证的方式有多种,包括国际学生毕业生,在2021年,大多数免市场影响评估工作许可证是发给有资格获得毕业后工作许可证(PGWP)的国际生毕业生。毕业后,如果国际生完成了至少两年的全日制学习计划,便有资格在加拿大工作长达3年。而学习课程长过8个月但短于两年者,可能有资格获得与其课程长度相匹配的PGWP。要合符资格,国际学生必须前往加拿大的指定学习机构(DLI)。 疫下部分资格标准具灵活性 由于疫情,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在资格标准中允许一些灵活性,例如允许国际学生在2020年3月至2022年8月期间在网上完成全部学习课程。 还有,有互惠协议的外国公民。加拿大国际经验类别(IEC)旨在让来自30多个不同国家的外国青年在加拿大工作。18至35岁的青少年可能有资格获得工作假期签证。参与者不需要已有工作提供,但需要符合IEC资格。IEC通常要求候选人有相当于2,500加元的费用来支付费用、没有家属陪同、可以进入加拿大及其他标准。 此外,加拿大向国际生、临时外国工人和加拿大国民的配偶提供开放式工作许可选项。 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的配偶如果根据境内担保申请,并正与伴侣一起住在加拿大,他们可能有资格获得配偶开放工作许可证。 临时外国工人的配偶也可以获得开放式工作许可证。临时外国工人必须符合某些资格标准,例如持有在收到开放式配偶工作许可证后6个月内有效的工作许可证。外国工人还必须满足4个条件之一,包括在国家职业分类(NOC)技能水平0、A或B中工作;在任何持有省提名计划(PNP)的省或地区提名的职业中工作;以及从事任何职业并持有魁北克甄选证书(CSQ)。也要满足进一步的特定计划标准,视乎临时外国工人的情况。 而如果国际学生的配偶能够向政府证明他们是真正的关系,并且国际学生参加了符合条件的课程,他们可能获得开放式工作许可。 还有,过渡性开放工作许可证(BOWP)允许已申请永久居留权的人士在等待申请决定期间留在加拿大。有资格获得BOWP的移民项目包括联邦技术工人计划和省提名计划。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移民申请积压180万宗 留学生毕业两年苦等无果

(■■戈巴迪2013年以国际生身份申请技术移民,唯两年来不知进展。 CBC) 据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IRCC)统计,目前当局共积压约180万份移民申请。有申请人向传媒反映,两年前已递交技术移民申请,唯苦等至今无果。 CBC周五(18日)报道,移民部目前共积压大约180万份移民申请,当中包括448,000份公民申请、519,030份永居申请和848,598份临时居留申请。 当中作为苦主之一的戈巴迪(Arian Ghobadi)2013年以国际学生身份从缅省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毕业后,便回到家乡伊朗等待技术移民申请结果。唯过去两年当局仅要求其提供额外文件及重新体检外,没有向他交代他申请处理的新进展。 戈巴迪表示,自己过去两年找不到工作,是他申请停滞不前的原因。他只要向潜在新东家坦白,自己或可能移民,便很大机会不获聘。 戈巴迪称,将委托律师代理相关申请,并要求政府机构尽快处理其个案。 已增聘500人改善情况 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早前受访时,就戈巴迪等苦主的遭遇表达关注。 他解释,疫情令移民部的工作窒碍难行,是导致数以百万计个案积压的原因。而为免疫情爆发,政府在关闭边境之余,亦须转而聚焦于安置已抵加的新永久居民之上;再加上大量移民投递新申请,令相关人员分身乏术。 弗雷泽表示,为解决有关问题,移民部计划在本国创造更多空间,以容纳更多新的永久居民。另外,该部亦已雇用500多名新员工,及向移民系统中5个关键领域投资8,500万元。 他强调长远而言,移民部将升级其网站系统,推动申请流程现代化及数字化,例如为新申请家庭团聚的个人用户提供“个案追踪功能”,在预想中经升级的系统中,使用新功能登录及调阅自己个案的档案,以实时掌握申请的最新动态。 他指,此举将为员工腾出时间来处理更多申请。目前移民部亦正为其他移民类别的申请加设类似功能。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今年多项新政策 将推高移民数字

(■■移民顾问估计,本年度移民配额有可能比目前已知的数字进一步增加。 星报资料图片) 新冠疫情进入第三年,分析人士指疫情在今年仍将同以往两年一样,深刻影响加拿大的移民政策。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近日对未来12个月的移民政策作出展望,包括提高额度,对快速入境作出改革,改变移民职业分类系统,取消入籍申请费等。 根据现有文件,加拿大在2022年预备接受的移民总人数为41.1万人,明年2023年为42.1万人。不过这些数字在今年仍有可能随着两度颁布新文件而改变。一次是在2月10日移民部长弗雷泽将公布2022至2024年度移民配额计划。 这一计划原本按常规应在去年秋天公布,但因联邦大选而延后。另一次是在今年11月1日公布2023至2025年移民配额计划。 考虑到加拿大劳动力严重短缺、目前申请个案积压严重、加拿大已承诺接收4万阿富汗难民等因素,本年度移民配额有可能比目前已知的数字进一步增加。移民部长已表示对于增加移民配额持开放态度,如果加拿大雇主及社区乐于接受这种做法的话。 作为加拿大经济类移民最主要吸纳方式的快速入境(EE)系统,在今年可望看到更多改革。首先是在经过一年多停摆之后,联邦技术移民(FSWP)抽签何时可以恢复,目前移民部没有任何表示。最明确的指引是去年9月移民部曾发出备忘录,指要将现有的快速入境系统积压个案消化超过一半之后,才会考虑重新邀请新的FSWP候选人。如果移民部保持目前的审批节奏,有望在2022年上半年将积压减少一半。 联邦政府近期也就EE系统改革发出多项声明。2021年预算案中表示会给移民部长更多灵活性,决定邀请哪些人满足加拿大劳动力市场需求。总理杜鲁多去年12月给移民部长的委任授权书中,则提到要扩大国际学生和外国劳工转成加拿大永久居民的渠道。 加拿大目前各类移民申请个案积压的总数为180万件,杜鲁多在给移民部长的委任信中,要求他改善申请审批时间,包括那些因疫情而延误积压的案件。 推出全新TEER系统 加拿大移民部和就业及社会发展部(ESDC)将推出一个新的“培训、教育、经验及责任系统”(Training, Education, Experience, and Responsibilities system),简称TEER系统,取代现行的“全国职业分类”(National Occupational Classification)技术分类系统,简称NOC系统。所有的移民申请人都应关注这一变化,因为它会影响到移民及外籍劳工的申请资格。 加拿大公民入籍申请费有望取消,这是自由党在2019年疫情之前作出的承诺,杜鲁多在最近给移民部长的委任中再次重申这一点。此外,移民部已承诺允许民众在网上提交公民入籍申请,包括主申请人及其家人。 移民部又计划针对外籍临时劳工的录用,设立一个“可任赖雇主系统”(Trusted employer system),让有信誉的雇主可以更快透过移民部外籍劳工项目找到合适人手。这一计划,连同加拿大接受4万阿富汗难民计划,都被总理列为新移民部长的工作重点。 担保父母祖父母移民计划,到目前为止还未看到移民部公布今年度的操作细节。目前知晓的是今年这一类移民的配额是23,500人。 另外,变量较大的一项内容是加拿大的旅行入境规定,可能随疫情起伏而随时变化。一个重要改变是由2022年1月15日起,更多寻求入境加拿大的旅客,在抵达时必须是接受过完全免疫规定,这一规定适用于家庭成员,国际学生和外籍劳工。星岛综合报道

2022年移民加拿大 4大途径100种移民计划可选

(■■申请移民加拿大,有四大途径超过100个计划可以选择。星报资料图片) 如果你决定在2022年移民加拿大,那么成为永久居民的选择有哪些呢?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在元旦日刊登文章,讨论了四种加拿大移民途径,包括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省提名计划 (PNP)、家庭担保和魁北克移民。实际上,申请者有超过100个移民计划可以选择。 快速入境是加拿大的主要移民途径,适用于3种经济移民类别,分别是加拿大经验类(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联邦技术移民(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和联邦工业类(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 快速入境系统根据候选人的得分进行评估。如果你的语言成绩高、有至少一年的技术工作经验、拥有大专学历以及年龄在20至29岁之间,那么将获得较高分数。还有其他因素可以提高分数,例如法语熟练、在加拿大有兄弟姐妹,或持有有效的加拿大工作合约等等。 快速入境允许向魁省以外的任何省或地区,申请移民加拿大。 但并非所有提交快速入境文档的人士,都能申请移民。加拿大移民部(IRCC)通过每两周一次的抽签,邀请快速入境申请者中,得分最高的候选人进行申请。不过2021年,加拿大仅邀请了符合加拿大经验类资格,或之前已获得省提名的候选人提交移民申请。 尽管快速入境申请的处理标准是6个月,但2020年的平均处理时间为9个月。根据最新数据,移民部已积压了约180万份移民申请,仅快速入境的积压就达14万份。 省提名计划可以作为不符合快速入境资格人士的一种选择,而那些希望获得加分的快速入境申请人也可申请。 除了努纳武特(Nunavut)和魁省,每个省和地区都有一个PNP。各省和地区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和人口增长战略,对这些计划进行调整。 积压约180万份移民申请 PNP有两类,其中增强型PNP从快速入境申请者中抽取候选人,而基本PNP则独立于快速入境系统运行。 如果通过增强型PNP获得省提名,则快速入境评分会自动增加600分,可大大增加获邀申请的机会。 基础PNP更侧重于吸引那些可支持区域经济和人口增长战略的候选人,该计划向与本省有联系的人士开放,例如在当地学习或工作,以及不符合快速入境资格、但专业经验属于国家职业分类(NOC)技能等级C和D的工人。 主要讲法语的魁省,有自己的移民计划。要移民到魁省,需要获得魁省选拔证书(CSQ)。获得CSQ的途径是申请魁省的其中一项移民计划,例如:为讲法语的熟练技术工人提供的常规技术移民计划(Regular Skilled Worker Program)、在法语国际毕业生和技术工人中,很受欢迎的魁北克经验计划(Quebec Experience Program),以及适用于食品加工工人及某些职业技术工人的魁省永久移民试点计划(Quebec Permanent Immigration Pilot Program)等。 如果你在加拿大有家人,则可能有资格申请家庭担保。加拿大公民可以担保他们的配偶和同居伴侣、受供养的子女或成年亲属,以及父母和祖父母。在某些情况下,还可能有资格担保其他家庭成员。 担保和被担保者都须符合资格标准,例如担保人可能必须证明可以在经济上,支持自己和被担保者;被担保人必须通过刑事纪录审查,并达到体检标准;双方都必须证明彼此之间的关系是真实的。例如,在配偶担保的个案中,必须让移民官确信结婚并不是为了移民。

新移民收入有提高 有加拿大经验一年后超本地劳工

(■■最新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新移民的收入有所提高。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统计局数字显示,近年来新移民的收入有所提高,不过总体而言仍低于本国出生的劳工。但是单以经济类移民的主要申请人而言,特别是其中有加拿大学习和工作经验者,移民一年后收入已超过本地劳工水平。 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援引加拿大统计局数字指,在2018年成为加国永久居民的人士,其2019年收入的中位数为31,900元,是自1981年以来,各类移民中收入最高的一年,比2017年成为永久居民人士在2018年的收入提高了4%。不过加拿大本地出生的劳工在2019年的收入中位数是38,800元,相比之下,新移民的总体收入仍低大约18%。 但是,若仅以2018年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经济类移民主申请人而言,他们在2019年的收入中位数已达到43,600元,比加拿大本土劳工的38,800元高出约12%。 较具能力潜质融入劳工市场 统计局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或与近年来经济类移民的甄选方式有关。“经济类移民中的主申请人,是依据其融入加拿大劳工市场的能力和潜力而挑选的。他们中大多数人受过专上教育,至少懂一种官方语言。” 移民之前已有“加拿大经验”似乎对于移民后的收入有直接影响,因为这些经验令移民的语言水平和对加拿大劳工市场的知识得以改进。统计局将加拿大经验分为三个类别:既有工作经验又有学习经验,只有工作经验,以及只有学习经验。 在2018年成为永久居民、在此之前在加国既有工作经验又有学习经验的人,在移民后首年即2019年收入中位数是44,600元,远高于出生于本地的劳工。同样情况下只有工作相关经验的人,2019年收入中位数为39,300元,也高于本地出生劳工。只有学习经验的人,2019年收入中位数为15,100元,其收入较低的主要原因,可能是这一群体中以年轻人居多。 以男女差异而言,统计局发现在2010至2019年间,两性移民的收入均有所增长,但呈现的方式却有所不同。经济类移民主申请人移民之后,女性的起始收入即低于男性,而之后男性的收入增长又快过女性。因此,两性收入中位数的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大,向着有利于男性的方向发展。 但是在经济类主申请人之外其他各类移民群体,包括经济类移民家庭成员(如主申请人配偶)、难民及家庭团聚类移民中,却看到相反的情况。女性在移民初始时收入同样偏低,但随后增长的速度快过男性。因此两性的收入差异在日后会日渐缩小。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移民部回顾2021年 接收40多万新移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 (IRCC) 在深受疫情影响的2021年面临困难,移民申请积压不断增加,许多新移民如永久居留确认书 (COPR) 持有人在海外等待,尽管如此,今年仍达标地接收了401,000名新永久居民。 IRCC能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将尽可能多的让居住在加拿大的临时居民转变为永久居民。2021年开始时它将移民邀请重点放在加拿大经验类 (CEC) 候选人身上,因为他们中约有90%已居住在加拿大。 今年5月,IRCC 推出了6个临时类别,使多达90,000名加拿大的基本工人和国际毕业生能够申请永久居留,从而确保它能够达到401,000名新移民的目标。 IRCC也承认目前手上的移民申请积压已增至180万份,它承认这是为了优先考虑加拿大境内申请人的策略,所以境外申请人等待时间就更久了。 IRCC表示,2021年受到疫情影响,很多外部因素难以掌控,例如加拿大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封锁措施续有变化,全球旅行大受阻碍,例如渥太华今年稍早禁止来自印度的航班抵达(此禁令已被取消),而印度是加拿大主要的新移民来源国,因此对IRCC的移民安排构成了重大障碍。 随着边境封关措施松绑,IRCC称,最近几个月,每月登陆加拿大的移民人数已超过45,000人。 这个月初,总理杜鲁多向移民部长列出工作重点,其中包括继续监督更高的移民水平、缩短申请处理时间、重新安置40,000名阿富汗难民,以及让更多家庭能团聚在一起。 图:星报 v01

杜鲁多给新移民部长下指示 来看加拿大移民新走向

(■■总理杜鲁多向新任移民部长弗雷泽发出指示,优先处理因疫情造成的移民申请积压个案。 加通社) 自由党今年大选胜出之后,加拿大的移民制度未来将向何处去,优先处理的事项有哪些?根据总理杜鲁多近期向新任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发出的指示,优先事项包括减少处理时间及因疫情造成的积压个案,创立更多新的快速入境(Express Entry,EE)永久移民通道等。据非官方的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总理杜鲁多于本月16日,向所有新任内阁部长发布委任授权信(mandate letters),阐述其各自范图的职责和工作重心。在给移民部长弗雷泽的授权信中,他描述了加拿大移民系统近期的工作重点。 申请个案处理方面,杜鲁多要求弗雷泽“缩短申请案处理时间,包括着手解决因新冠疫情而造成的个案积压。” 快速入境。杜鲁多要求弗雷泽“透过快速入境系统,扩展国际学生和外国劳工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通道。” 设法令无证工人身份合法化 家庭团聚类移民。杜鲁多要求引入电子申请功能,采取措施令那些被担保的申请人配偶和子女,在等待其永久居民身份审批期间,可以持访问签证居留在本国。 创建新的“都市提名移民”(Municipal Nominee Program,MNP)类别。其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扩大抵埠新移民在加拿大各地的分布范围。这项任务在自由党赢得2019年大选时即已提出,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而延误。此外,杜鲁多要求弗雷泽令移民系统更有效地支持加拿大的中小城市和社区。 取消公民入籍收费。杜鲁多在2019年大选之后曾提出移民工作优先重点为取消公民入籍收费,但因疫情而未有付诸实施。 建立一个可信的雇主系统。杜鲁多要求弗雷泽与联邦就业部长合力,为雇用外国临时劳工的本国公司创建一个可信的雇主系统。 此外,他要求弗雷泽对外国临时劳工计划(Temporary Foreign Worker Program,TFWP)中的“全球人才类别”(Global Talent Stream)作出改进,简化外国劳工申请延期工签的程序,坚持两周内审批完成的工作标准,并设立一个雇主热线。同时在目前实验计划的基础上,找出如何令加拿大的无证工人身份合法化。 杜鲁多又指示弗雷泽,要实现加拿大重新安置4万名阿富汗难民的目标。 弗雷泽在2015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之前,是新斯高沙省一名律师,他在今年自由党再次胜选之后被杜鲁多任命,接替自2019年上任的门迪西诺(Marco Mendicino)担任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 总理给移民部长的委任信,通常是指导加拿大移民系统工作最重要的政策文件。上任移民部长及其领导的移民部,必须执行总理在信中提出的任务和指示。这一文件不仅影响联邦移民政策,也影响省移民政策。星岛综合报道

加国第三季度移民人数创新高 是去年同期三倍

(■■本国今年第三季移民人数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加通社资料图片)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本周公布的新数据,2021年第3季度加拿大移民水平创新高。 据Dailyhive报道,从7月到9月的3个月,加拿大增加移民122,748名,这是自1946年以来最高的季度移民增长水平,是2020年第三季度40,116名移民的3倍有余。 不过统计学家说,过去这个季度创下纪录,主要是因为已经在本国的临时居民成为永久居民的结果。另外,由于疫情导致的边境限制措施得到放松,已经获批的移民得以来到加拿大。 另外,在这同一个季度,加拿大开始接收来自阿富汗的难民。 新省人口突破百万 移民水平提高有助于使加拿大的人口增加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21年10月1日,加拿大人口估计为38,436,447人,比2021年7月1日增加了190,339人,或说增加了0.5%。 新斯高沙省应该也达到了超过百万居民的里程碑。这个人数和加拿大人口第四多的城市渥太华大致相当。统计学家说,新省在2021年10月1日时有998,832名居民,随着人口增长趋势继续下去,新省的人口估计现在已经超过了100万人。 2020年10月,联邦政府宣布了在未来3年再接收120万名移民的目标,作为短期疫情经济恢复措施,同时由于出生率的下降,也可确保长期经济的健康增长。但这可能会对房市带来挑战,尤其在温哥华和多伦多地区。 加拿大统计局同时指出,10月份,就业保险(EI)领取人口在所有省份都在下降,其中卑诗省下降幅度最大,减少了78,000人,或说减少了51%。其次为安省,减少了196,000人,或说减少了47.3%,再次为亚省,减少了65,000人,或说减少了43.7%。 如果基于城市来统计,全国按月领取EI人数下降最多的是大温哥华地区,减少了43,000人,或说减少了56.9%。 其次为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的阿波斯福-米逊(Abbotsford-Mission)地区,减少了4,000人,或说减少了55.1%。 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大温区和卑诗省在经济恢复方面比加拿大其他行政地区做得都更好。过去一年,国民搬到卑诗省的人比搬到其他任何地方的人都多。

第三季度加拿大移民人数创新高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本周公布的新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加拿大移民水平创新高。 据Dailyhive报道,从七月到九月的三个月,加拿大增加移民122,748名,这是自1946年以来最高的季度移民增长水平,是2020年第三季度40,116名移民的三倍有余。 不过统计学家说,过去这个季度创下纪录,主要是因为已经在加拿大的临时居民成为永久居民的结果。另外,由于疫情导致的边境限制措施得到放松,已经获批的移民得以来到加拿大。 另外,在这同一个季度,加拿大开始接收来自阿富汗的难民。 移民水平提高有助于使加拿大的人口增加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21年10月1日,加拿大人口估计为38,436,447人,比2021年7月1日增加了190,339人,或说增加了0.5%。 新斯科舍省应该也达到了超过百万居民的里程碑。这个人数和加拿大人口第四多的城市渥太华大致相当。统计学家说,新斯科舍在2021年10月1日时有998,832名居民,随着人口增长趋势继续下去,新斯科舍省的人口估计现在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人。 2020年10月,联邦政府宣布了在未来三年再接收120万名移民的目标,作为短期疫情经济恢复措施,同时由于出生率的下降,也可确保长期经济的健康增长。但这可能会对房市带来挑战,尤其在温哥华和多伦多地区。 加拿大统计局同时指出,十月份,常规就业保险(employment insurance (EI))领取人口在所有省份都在下降,其中卑诗省下降幅度最大,减少了78,000人,或说减少了51%。其次为安省,减少了196,000人,或说减少了47.3%,再次为亚省,减少了65,000人,或说减少了43.7%。 如果基于城市来统计,全国按月领取EI人数下降最多的是大温哥华地区(Metro Vancouver),减少了43,000人,或说减少了56.9%。其次为菲沙河谷(the Fraser Valley )的Abbotsford-Mission地区,减少了4,000人,或说减少了55.1%。 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大温哥华地区和卑诗省在经济恢复方面比加拿大其他行政地区做得都更好。过去一年,加拿大搬到卑诗省的人比搬到其他任何地方的人都多。 (图:Dailyhive)T04

65%国民认可目前移民水平 自由党支持者最挺接受新移民

(■■新冠大流行并无太大改变国民对新移民的看法。加通社) 据最新民调显示,本国大多数国民支持现时的移民水平,认为移民有利于经济发展,并在国家人口增长中发挥重要作用,超过六成国民不同意加拿大移民水平过高的观点。 本国目前正逐步走出新冠病毒带来的危机,移民议题在疫情期间被搁置,但随着大流行局势改善,移民再次备受关注。环境研究所在9月对2,000名国民进行电话采访,以了解他们对新移民和难民的看法,民调结果发现,尽管新冠流行在本国肆虐,但大多数国民对移民看法持乐观积极态度,与疫情前的立场基本保持一致。该调查指出,绝大多数受访国民支持目前的移民水平,认为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有利,并在本国的人口增长中担当重要角色。 该民调又指出,有65%的受访国民并不同意本国移民水平过高,比例与2020年9月进行的随机民调无太大变化。在过去的一年间,大西洋省份、缅省、以及沙省的受访者中,持移民水平过高观点的民众下降7%至8%,魁省持该观点的受访者人数与去年持平,亚省则上升3%。自2020年以来,非本国出生的第一代新移民,持该观点比例增加9%,所占比例约36%,而在本国出生的受访国民,持该观点比例则为27%。 自由党粉丝最挺接受新移民 加拿大各个联邦政党的支持者,对移民的水平态度也存在差异,75%的自由党支持者受访时同意目前的移民水平,新民主党受访支持者约有81%,魁人党受访支持者则有70%,而保守党支持者超过一半在受访时,表示认同现时的移民水平。 根据2021至2023年的移民配额计划,本国目标是从今年开始每年迎接至少401,000名新移民,超过一半受访者同意加拿大须更多移民来增加人口数量,有37%受访者不同意该观点,6%受访者对该计划没有明确立场。该次民调与1990年代及1980年代有所不同,当年大多数国民都不认同新移民为本国人口增长发挥重要作用。 由于新冠大流行严重威胁全球经济,有80%的受访者认为移民对经济产生影响,76%受访者同意政府应鼓励更多海外企业家移居本国,并开展新业务,近39%受访者强烈支持该观点。报告写道,全国各地都支持政府吸纳更多移民,许多国民将本国的多元化、包容、以及接纳新移民的价值观联系起来,这些价值观是基于自由及民主,几乎没有受访国民认为移民会为本国带来负面问题。

移民医生无法参与抗疫 资格认证存在挑战

(■本国的政策障碍,令上万有国外从业背景的医生无法参与抗疫。CBC资料图片) 疫情持续已近21个月,本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几乎不堪重负,而居住在加拿大的成千上万名在海外接受专业培训的外国医生,却受制于本国的资格认证和牌照政策而被边缘化,未能为抗击疫情作出贡献。 据Global新闻报道,30岁阿扎姆(Saida Azam)在印度和阿曼做了近4年的医生,从2018年起一直居住在加拿大。在疫情期间,她多年来接受过的专业培训、与数千名患者打交道的经验,以及治病救人的强烈愿望,都不足以让她投身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参与抗疫。 根据国际受训医师准入联盟(Internationally Trained Physicians’ Access Coalition)的数据,本国有超过1.3万名拥有其他国家专业培训背景的医生,目前未能从事医生工作,这其中47%根本不在医疗领域服务。 另一方面,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加拿大的医患比率在全球排名第26位,每1,000人只有2.8名医生,仅是挪威等其他发达国家的一半。 加拿大医学协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估计,有多达500万国民根本没有自己的家庭医生。 在安省和卑诗省,希望执业的外国医生必须获得一所权威医学院的注册证书、验证其学位以确认接受过世界医学院名录中所列机构的教育、获得加拿大医学委员会(Medical Council of Canada)的牌照,并接受一年的研究生培训或医疗实践,还要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 认证问题难一夜间解决 多伦多大学助理教授布伊扬(Shafi Bhuiyan)认为,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他在孟加拉曾是一名执业医生,但现在必须通过加拿大的认证程序。对布伊扬来说,本国目前执行的重新申请牌照规定,以及让外国医生像刚毕业的医学院学生一样从头开始,这些政策都是带有歧视性的,是对国际医疗认证体系的不信任。 穆斯塔法(Hassan Moustafa)曾是库尔德斯坦(Kurdistan)最大难民营之一的主管医生,在那里他负责监督6万人的医疗服务。这位出生在叙利亚的医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联合国及无国界医生组织担任外科医生十多年,但现在只能为加拿大的一间医疗设备制造商工作。 45岁的穆斯塔法曾试图继续执业,但他必须经过5年居住期才能在加拿大成为一名外科医生。虽然这是他的最终愿望,但现在也愿意接受一份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作,只是为了进入医疗系统。 布伊扬指出,加拿大人口老龄化和医生持续短缺,是本国外国医生政策需要改变的两个主要原因。他说,加拿大每年毕业的医生数量,不足以满足国内的需求,全国范围内家庭医生尤其短缺,而外国医生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可以立即见效。 加拿大医学协会主席斯马特(Katharine Smart)对此也表示认同。她说,全国各地医疗机构的人员短缺问题十分突出,特别是在家庭医生方面,而且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斯马特指出,目前在加拿大工作的所有医生中,有近四分一是在海外接受培训的,但在如何认证这类医生方面,仍然存在挑战。每个省和地区都有一个医疗监管机构,负责制定发放牌照的标准。 她说:“这些医生的培训经历和经验差别很大,这取决于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我们确实有允许他们进入本国医疗系统的机制,但这很复杂,不是一个一夜之间就能解决的问题。”星岛综合报道

新一轮父母团聚移民抽签已经结束!这里可以查你抽中没有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一轮的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担保人抽签结束了!恭喜抽中的申请人,这次没抽中的下次继续努力! 本次抽签是从去年秋天填写过申请表的申请人池中抽签。 今年7月,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宣布今年新增3万个核定名额,于9月23日开始,在两周时间内抽完。   去年秋天,移民部向准申请人开放在网上提交表格,用以知会移民部他们有兴趣担保父母或祖父母移民。只有在去年10月至11月期间,曾经向移民部网上递交过“有兴趣担保”表格(interest to sponsor form)的人,才有资格参加今年的抽签。 今天,移民部官网更新了通知,抽签已于10月4日结束,共抽中了三万名申请人。只有抽中的申请者收到了移民局发放的邮件。   官网还提供了一个链接,用确认码(confirmation number)查询是否抽中。 如果链接中显示已抽中,但没有收到邮件,可以联系移民局。 收到邀请信的担保人需在60天内递交完整的担保申请资料。 移民部对担保人的要求:年满18岁,是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并且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负担父母祖父母日后在加拿大的生活。 移民部根据担保人数制定出担保人“必要最低收入标准”(Minimum Necessary Income,MNI)。 申请人必须要向移民部提供文件,证明自己达到这一标准。今年申请担保的人士,要提供2018至2020年3年加拿大税务局(CRA)的报税单。   我们会继续关注下一次入池和抽签时间!   点击直达政府官网查询更多信息   编辑:言西早 小星

永久居民申请将全部要求进行国安背景调查

(■■在未来,移民部将与国安局通过同一系统,分享签证申请人资料。 加通社资料图片) 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了一份日期为2019年8月30日的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内部文件,显示加拿大未来对所有访问签证和永久居民签证申请人进行国家安全背景调查的“概念性情形”(Conceptual Future State)。届时移民部将与边境服务局和加拿大国安局,通过同一系统分享所有签证申请人的资料。 这份文件由边境局情报及执法局(Intelligence and Enforcement Branch)总监发出,内中提到,“未来将采取自动系统对所有的访问签证申请人,和永久居民签证申请人进行国家安全筛查,本文件显示的是这一未来情形的第一步。” 文件表示,“在未来情形之下,所有访问签证和永久居民签证的申请人,都要提交电子申请,从而保证表格上要求必须提供信息的区域都能正确完成。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将采用一个与边境局和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分享的系统,来接受这些申请材料。” 筛查是否有禁止入境理由 移民部届时将先根据自己的标准审核签证申请,去掉不符合标准的申请。其他所有通过移民部初步审核的签证申请个案,则会百分之百发送给相关部门接受国家安全筛查。如果申请人没有被查出禁止入境的迹象,系统就会给出一个有利于申请者的建议。 其他一些申请案可能被列为“有禁止入境的理由”(having inadmissibility grounds),还有一些申请案则直接列为“禁止入境”(inadmissible)。一旦系统对签证申请人做出上述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审核结论之后,建议会立即传回到移民部,做出相应的签证决定。

加拿大首季人口增速快 移民及留学生带动

(■■国际学生及毕业工作签证持有者是加拿大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星报资料图片资料图片) 加拿大今年首季人口录得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最快增长速度,主要由移民及国际留学生回流带动。不过,要实现今年接收移民的目标,仍面对挑战。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移民人口为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人口增加贡献82,000人。联邦政府鼓励本国临时居民申请永久居留权,导致大量新移民已经居住在本国。 国际学生及毕业工作签证(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简称PGWP)持有者是加拿大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发出了大约21,000份学习许可证,比去年同期增长44%,完全扭转2020年国际学生人数减少6万人的局面。与此同时,发出的PGWP增长160%,达到大约24,000人。 维持人口增长须靠新移民 尽管今年开局强劲,但就本国人口而言,疫情仍然导致增长缓慢。与去年同期相比,第一季人口仅增长了0.4%,而维持增长率需达2.1%。目前人口自然增长,即出生人数减去死亡人数,是有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为6,400人,部分是由于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高级经济学家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在报告中写道:“即使疫情消退,人口自然增长在未来可能会继续下降,需要依靠移民来弥补缺口。这使人们更加关注联邦政府执行其移民计划的行动。” IRCC今年头4个月的数据表明,本国未能达到在2021年接收40.1万名新移民的目标。加拿大在今年第一季度迎来了70,500名新的永久居民,4月份又增加了21,105名。为了实现今年的移民目标,需要在5月至12月期间每月接纳超过38,675名新移民。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特殊移民计划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渥太华4月份最新推出的针对留学生和基要工人的一次性特殊移民计划,结果一边是留学生名额“僧多粥少”,而另一边,许多基要工人因不符合语言和职业标准,根本无法利用该计划。 据《星报》报道,联邦政府今年4月大张旗鼓宣布了一项给予部分临时居民永久居留权的先到先得计划,不过在5月6日申请开放之日前不到24小时才发布了有关流程和要求的详情。国际学生申请毕业后工作许可的配额在申请开放后一天之内即达到4万份的上限,而申请上限共为5万份的医疗和非医疗领域两个移民类别,申请提交速度却一直很慢。截至上周五,医疗领域的两万个配额仅收到了1,700份申请,而3万个非医疗相关的移民空缺中,也只收到11,900份申请。 这种情况引起一些批评者质疑,这一特殊移民计划是否只令那些拥有加拿大教育证书和从事较高技能工作的人受益,而那些不符合严格的语言和职业标准以及真正需要帮助的基要工人,却被排除在外。 41岁的满地可男子何塞(Jose)来自墨西哥,疫情期间在餐厅打工兼做房屋清洁。他说,当第一次听说该移民计划时感到很兴奋,但当得知该计划并非向所有基要工人开放时,兴奋很快变成了失望。 安省的律师凯恩(Betsy Kane)认为,移民官员由于匆忙推出该计划,在传达其细节方面做得很差,申请者甚至不知道要求是什么,实际需提交的材料一直在更改,有关指引在申请开放的前一天才公布。 留学生配额仅一天即达上限 对于去年4月毕业于百年学院(Centennial College)的帕迪南(Sunshine Pardinan)来说,针对留学生的该特殊计划原本是天赐良机,但她错过了,因为无法及时提供申请中要求的孩子出生证明。不过幸运的是,她仍然有资格申请非医疗领域基要工人类别。来自菲律宾的帕迪南说:“作为基要工人,我们都一直在帮助加拿大的经济,希望政府能给所有临时居民一个机会。” 凯恩表示,国际毕业生类别的上限很快达到并不令人惊讶,因为本国吸引国际学生的需求很大,而4万人的配额只占本国国际学生人数的不到10%。 尽管对医疗工作者的需求也很大,但其中许多人都忙于帮助抗疫,并不急于申请,因为他们未来会符合资格,或可能已经通过常规的移民计划申请了移民。 移民工人变革联盟(Migrant Workers Alliance for Change)的科克(Karen Cocq)认为,该移民计划的问题在于,它是为那些不需要通过特殊计划来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设计的,而许多属于其他工作类别的医疗保健行业工人确实需要获得永久居留权,却根本无法利用该计划。 科克指出,公众支持并渴望看到疫情带来根本性的变化,看到本国经济改革和移民体制的重组。联邦正在错失一个对移民体制进行必要改革的机会。星岛综合报道

9万移民名额吸引力大 考雅思网站瘫痪了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局周三宣布,为吸纳9万名国际大学毕业生及基本必须(essential)工人,让合资格人士可成为加国永久居民。加拿大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表示,移民新政策可协助具有临时身份的人士,计划日后在加国长居,这会对加国经济复苏发挥具关键的作用。 移民新政策透过3大类别,获得加国永久居民身份,而另外针对法语人士的3种移民途径,更没有设上限。 国际留学毕业生和外国工人都必须达到加拿大官方语言的熟练要求,以及符合一般可接纳要求,并在申请时,获授权可于加拿大工作。消息一出,加拿大移民局官方认可的两个英语水平测试雅思(IELTS)以及思培(Celpip)网站因报考人数太多,导致网络大塞车,出现技术性问题。 提供思培(Celpip)英语考试的Paragon公司运营副总裁陈贝蒂(Betty Chan)表示,该公司希望在未来的几周内扩大考试范围,满足大量考生对语言能力的新需求。 陈副总裁表示:“我们热切希望帮助这班考生能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公司会努力维护报考网站并同时扩大我们的考试范围,让更多须要移民的考生能进行考试。考生们应该时刻留意我们思培考试在推特上的即时更新,获取最快的考试信息。” 雅思(IELTS)考试亦在“加拿大签证(CanadaVisa Forum)”论坛上表示:“由于大量考生在同一时间预订考试位置,我们的网站出现技术性困难,考生可定期检查并刷新我们的官方网站,查看网站是否已重新运作。” 至于有关法语水平测试的网站,暂时未出现相似技术问题。 有关移民局公布的最新政策 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将于5月6日起,开始接受3个类别的申请;包括2万名与医疗保健有关的临时工人,3万名指定基本必须职业的临时工人,及4万名在加国教育机构毕业的国际学生,申请的截止日期为11月5日,或申请已达上限为止 外国临时工人资格 适用于40个医疗保健行业的工人,以及95个护理、食品生产与分销等领域的工人。申请人士,必须在加国医疗保健专业机构工作至少1年,或有其他预先批准的基本工种。 国际留学生申请资格 国际学生则必须在过去4年内,不早于2017年1月,完成合资格的加拿大专上学院课程,在申请时在加已就业。 申请的毕业生及工人,必须精通加国一种官方语言,以及符合一般可接纳要求,并在申请时,获授权可于加拿大工作。(星岛综合报道) V21  

疫情使大量加拿大新移民返回原居地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引起经济和生活的大改变,部分经济和生活活动中断,促使一些新移民离开本国返回原居地。在原居地,他们的社会和家庭联系更多。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对 本国15岁至65岁具移民身份的劳动力统计数据分析,到本国居住不到5年的永久居民人数,从前年(2019年)的106万人下降到2020年底的101.9万人,减少了4%。 在过去的10年里,这个数字平均每年增长3%。 数据显示,在本国居住了5至10年的永久居民的人数,也从2019年的117万人下降到2020年的114.6万人。 卡加利大学政策学院移民研究员法尔康纳(Robert Falconer)表示,在经济衰退时期,有移民返回原居地实际上并不少见。主要是因为即使失去工作,他们可以和家人住在一起而不必支付房租,甚至他们在原居地也许可以找到一些社交关系以至工作。 法尔康纳续道,在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经济衰退期间,新移民的数量在2008年至2009年期间下降了约3%。他指出,如果经济无法迅速恢复,许多在过去一年里离开的新移民更可能不会回来。而他们因此留在原居民的时间越长,他们返回本国的可能性就越小。 加拿大统计局去年8月份发布一项研究显示,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里,新移民失业的可能性较本国土生的工人为大,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本国的时间较短,并且总体上来说,他们在低薪工作中所占的人数较多,当中包括服务行业的工作。 加拿大统计局的分析师贝拉德查格农(Julien Berard-Chagnon)表示,该机构没有保留每月离开本国的移民人数数据,但该机构一群分析师目前正在撰写论文,研究大流行期间的相关问题。 尽管大流行也使去年(2020年)移民到本国的人数比2019年减少了约40%,但是联邦自由党政府在去年10月宣布,本国正在寻求在未来3年内吸纳120万个新永久居民,包括今年的40.1万人。 然而正值出行限制和经济急剧放缓没有改变之际,这个数字显得乐观。 法尔康纳称,“我对于联邦政府今年能否实现此目标,抱有怀疑。” 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的发言人表示,联邦政府非常有信心在未来3年内实现这移民目标。科恩(Alexander Cohen)在一份声明中称,与没有大流行的2020年1月相比,本国在2021年1月迎来了更多的新永久居民,数目比预期高出37%。 法尔康纳认为,联邦政府正在集中精力,把在本国的临时居民转变为永久居民。“对正住在本国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就人口增长而言,实际上人口未有增加。”他补充道,此项政策是必要的,但不足以帮助政府实现今年的高移民目标。要知道,并非每个临时居民都希望成为本国永久居民或加拿大公民,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在本国工作和读书,然后非常高兴回到祖国。 移民局前公民与多元文化主任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表示,在经济不景气时期到来的移民,至少在短期内,比在经济增长时到来的移民更容易遭受经济损失。他认为,在经济疲弱和一些行业,例如酒店、零售和旅游业受到很大打击的时候,保持高水平的移民数目是不负责任的,而离开本国的移民可能反映出本国融合政策的失败。联邦政府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已经在本国的移民上,“因为我们面临一些行业结构的变化包括酒店、旅游和服务业,这将主要影响妇女、有色人种和新移民。” V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