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01:38:1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华裔

【联邦大选】不同政党背景华裔时评人分析结果

  【加拿大都市网】三位曾分别代表三大联邦政党参选的华裔时事评论员梁英年、王璐及胡以钧接受本报专访,就大选初步结果进行分析。 对于各党议席的分布看来与选举前差不多,曾于2015年联邦大选代表自由党出选的胡以钧认为,虽然自由党未能取得大多数,只能维持继续与新民主党合作的情形,但有一些较小的政党参与执政亦是好事,可免一党独大,以及更能接纳其他党派的意见。  曾在2011年联邦大选代表保守党出选的梁英年指,杜鲁多当初因为见到自由党在民调领先,故此以为提前大选可以进占成为大多数,但他们没有集中处理疫情和阿富汗问题,反而为了自己利益而启动选举,还劳民伤财花费6亿巨资,惹起不少选民不满。事实上,自由党政府通过重大政策并未遇到多大阻力,“这次大选实在没有必要”。 曾经在2011年联邦大选代表新民主党出选的王璐亦批评,杜鲁多启动这次大选“劳民伤财”。“我很意外自由党能维持到相若的议席,我原先预计他们议席会减少,甚至输给保守党。”她认为自由党内部预计失策,错估形势,故得不到想要的大多数。 胡以钧相信,疫情议题在今届大选中有关键作用,自由党可能因决定启动大选而受到批评,但保守党在疫苗及卫生措施方面立场摇摆,不够坚定,同样也会失分。 梁英年认为,国民在疫苗立场上出现分化及激烈行动,都是在竞选时加剧,所以“这场选举没有赢家,只有加拿大人成为了大输家”。 王璐相信,右翼的人民党在大选民调中得势,一定分薄了政纲走向中间路线的保守党的得票,在红蓝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可能令保守党失利。 在卑诗省开始点票后,在华裔聚居的列治文市,两位保守党籍的原任国会议员,得票一直落后于自由党候选人,让不少人始料不及。 胡以钧表示对此也感到意外,他留意到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选区保守党候选人赵锦荣(Kenny Chiu)近期在网上受到不少批评, 他对批评的内容不予置评,但相信会令他的吸引力大不如前。黄陈小萍(Alice Wong)更在列治文中选区的议席立足多年,她得票同样落后,如果最终落败,可能反映人心思变。 梁英年指,很多华裔把这次选举连结了加中关系、华裔受歧视等议题,散播很多负面消息,可能触动了一些选民神经。他担心这现象被主流传媒广为报道后,可能会影响一般国民对华裔的看法。 王璐表示,杜鲁多选前亲到包括列治文在内一些华裔聚居选区拉票,起到一定作用,华裔对自由党向来也是较有感情和熟悉。她指出议员在当选后,维持与社区和选民的紧密接触至关重要。   V20

华裔母女双双染新冠 母亲满身插管命悬一线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名40多岁的华裔女子,虽是运动达人,也处处小心防护,但最终仍未能逃过新冠,还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ICU),可以说与死神擦肩而过。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市民,一定要认真对待新冠,染疫后亦应相信本地医疗系统及时接受救治;她更感谢在住院期间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希望人们通过接种疫苗及遵守防疫措施为医疗系统减轻负担。   家住温哥华的张女士,以前曾接受过专业的体育训练,现在也非常热爱运动,经常打羽毛球和游泳。一向身体健康的她认为自己抵抗力比身边大多数人都好,疫情开始后她也一直处于“过度防范”状态。她将所有从外面购买的东西都消毒,去任何场所也都戴口罩,甚至家里只有女儿和她时,她也戴上口罩。即使如此,新冠病毒仍未放过她。 今年4月下旬,先是她15岁的女儿出现一些轻微征状,她也出现发烧和头疼。经检测后她于4月24日确诊染上新冠。但她至今也不清楚究竟她和女儿在哪里染上新冠,以及母女两人谁先中招的。她说,身在篮球队的女儿在确诊前曾参加过一次训练,所幸篮球队要求配戴口罩,未有队友因此中招。 一度想起要立遗嘱 女儿的征状仅5天就基本消失了,但张女士万万没想到自己身体如此健康最后竟然进了ICU。“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自己的抵抗力”,张女士提醒道。 确诊初期张女士也曾求助过中医,但感觉没有帮助,发烧和头疼等征状未见改善。在确诊后第4天和第7天时,她感到呼吸困难,叫了两次救护车,后一次是与跟踪联络的护士沟通后,护士认为她情况危险,帮她叫来的。但两次去圣保禄医院(St. Paul's Hospital)急诊后,院方并未让她留医,而是接受吸氧治疗后就让她回家了。 通常新冠确诊患者到了第10天没事就可以解除隔离,然而张女士说,其实10天后仍可转成重症。她在第14天时,通过在网上购买的血氧测量仪器发现自己的血氧含量持续下降,且感到呼吸困难,坚持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不得已还是叫了救护车。 “一下子来了3辆救护车”,张女士说,她一下子被这阵仗吓坏了。而一进医院,医生就已经在门口等候,与上两次的情况完全不同。医生很快决定要把她送进ICU,这个决定更是把她吓了一跳:“我有这么严重吗?” 她开始担心,甚至想起要立遗嘱,并嘱咐好友帮忙通知远在中国的家人。医生为张女士实行了全身麻醉,待她醒来时已经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 张女士说,她在ICU住了3天,病房全部是透明的,“好像金鱼缸一样”,她说:“医生鼓励病人的家属前来探望,隔着玻璃通过iPad人视频沟通,因为医生认为得到家人的鼓励后,病人会有更强的求生意志,而这对危重患者是非常重要的。” 身体精神均受巨大痛苦 张女士表示,在整个住院期间身体和精神都遭受巨大痛苦,有时甚至感觉游离于生死之间,许多以为不记得的人也开始浮现在眼前。她甚至在痊愈后逐一去联络了这些人,并感恩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3天后张女士由ICU转进普通新冠病房,原本至第9天医生认为她可以出院,但她却未能通过出院前的考验——在医院的走廊走几个来回,于是拖到第10天终可出院。本以为回家可以好好睡觉,没想到她却因更加恐慌而无法入睡,因为没有了医疗系统的保护,她时刻担心自己再出状况而无人知道。她只好开着门睡觉,谨防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叫醒女儿帮忙叫救护车,甚至洗澡时也让女儿在浴室门口等著。 刚出院的她身体也非常虚弱。不过,她表示,医疗系统的跟踪服务非常到位,在出院前6周,不但每周都有人打电话跟进,还有心理咨询师、物理治疗师等协助她尽快恢复,令她感觉受到“大熊猫”一般的待遇。 通过调理和休息,张女士感觉到自己体力一步步恢复,从每天可以工作一至两小时,再延长到3到4小时,直到恢复正常。不过,她仍有一些后遗症,比如头疼,特别是当天气炎热时会更严重。她也仍要在出院后覆诊4次。 感觉捡回一条命的张女士,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市民,新冠非儿戏,一定要认真对待,遵守防疫措施,尽早接种疫苗。(题图:张女士表示圣保禄医院的医疗服务非常贴心。圣保禄医院官网)

这个选区华裔人口最多 大陆移民争取连任

当河谷北选区(Don Valley North)位于多伦多北端,北起史刁士大道东(Steeles Ave. E),西至湾景大道(Bayview Ave),南面以401高速公路为界,东至维多利亚公园大道(Victoria Park Ave.)。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区内人口110,076人,在册选民有73,425人。区内少数族裔居民占七成,华裔是最大族群,占31.3%,其次是南亚裔10.2%,白人大约有三成。居民常用语言分别是广东话9.5%、国语占15.7%、英语31.4%。2015年个人中位入息是26,986元,家庭中位入息为66,620元,区内超过4成私人住宅都是由租客居住。 此选区早于1987年创建,但在1996年被废除,并划分为当河谷东(Don Valley East)及惠柳第(Willowdale)选区,到2012年选区重新规划时,再由该两个选区的部分区域合并,复活成为现时的当河谷北选区。 2015年联邦大选中,自由党的谭耕以过半得票率当选,成为首位以国语为母语的华裔国会议员。2019年联邦大选他宣布不寻求连任,最后由同属自由党的董晗鹏,同样以过半得票率当选。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当河谷北是多伦多市其中3个选区之一,华人既是最常见的种族(占人口的32.4%),又是最常见的族群(31.3%)。 今届参选人(依英文姓氏排列): ●自由党Han Dong(董晗鹏)—2014至2018年,为安省自由党的省议员,也是首位拥有中国大陆背景的省议员。在任省议员期间,提出并促成通过了多项关乎民生的法案。2019年转战联邦,成功当选晋身国会。他出生于上海,13岁移居加拿大,精通国粤英语。 ●新民主党Bruce Griffin—是一位电影导演、音乐家和飞机师,是一队冰上曲棍球队的管理员,也是一个儿童剧团的艺术总监。2019年联邦大选亦曾代表新民主党出战这选区,得票率有9%。 ●人民党Jay Sobel—是一名工业设计师、人体工程学专家和设计教育家,在雪莱顿学院(Sheridan College)兼职教授与设计相关课程。他在该选区内前后居住了38年,2019年联邦大选亦曾参选。 ●绿党Natalie Telfer—于约克大学获得社会学学位,曾是两家小公司的簿记员。认为应该对气候危机采取严肃行动,希望选民投票支持以人类和地球福祉为目标的政党。 ●保守党Sabrina Zuniga—拥有教育和商业方面的专业背景,是一位生物和化学老师,也创办了一所ESL学校及私立职业学院。她也是一名活跃于社区的义工,在多个社区组织担任要职。星岛记者报道

华裔必须踊跃投票 珍惜权利争取当政者重视

(■■加拿大华裔参政同盟呼吁华裔选民踊跃投票。) 加拿大华裔参政同盟举行记者会,呼吁华裔选民珍惜先辈艰辛争取的投票权,在下周一(20日)的联邦大选日投票。唯有华裔选民的投票率高,社区的意见和声音才能获得各级政府的重视。 同盟主席朱伟悠指出,同盟乃跨党派,目的是鼓励更多华裔选民投票。华裔在二次大战后的1947年才开始有投票权,利用选票可以把社区的声音带到国会。 秘书长温一山认为,投票是华人参政的第一步。特别是在大多伦多、大温哥华和大满地可这3个华裔聚居的地区,华裔的选票足以产生关键性影响。 他以大多伦多地区6个华裔人口比率最高的选区为例指出,万锦-于人村选区的华裔居民比率为安省最高,占64.2%,但上届选举结果是只占人口比率9.9%的一名南亚裔候选人胜出。当中除了华裔候选人众多造成选票分散之外,华裔投票率低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温一山说,联邦大选一般有50%至60%的投票率,但华裔的投票率往往只有20%至30%。一些投票率达到80%的少数族裔社区,每当发生任何事情时,三级政府均立刻关注,从中可以看出投票率的重要性。 强调要尽公民义务 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全国主席朱伟邦表示,一票可以改朝换代。要提高华社地位,迫使政府和民选议员不会听而不见必须靠选票。 同盟代表新民主党的张帷容表示,如果认为所有候选人都不理想,又或不满意各党政网,也可以投白票;但一定要尽公民义务投票。 同盟理事徐振伟说,今年大选的保守党华裔候选人极少,除了是因为上届落败的候选人必须另觅选区,加上时间伧促;保守党对中国强硬立场的政纲,也是令不少有意参选的人却步的原因之一。图文:星岛记者报道

28岁华裔多次在加国买卖房产 被指洗钱禁入境

(■■华裔男子就被禁止入境加国提起诉讼,在加拿大联邦法院被判胜诉。网上图片) 一名28岁华裔男子,被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怀疑参与洗钱等有组织犯罪活动,经调查后向联邦公安部提交报告,认定当事人不得入境加拿大。公安部长代表认为理据充分,遂将报告转发给联邦移民部移民与难民局移民法庭,请求就禁止当事人入境加拿大进行听证和裁决。当事人认为公安部错误将其案件移送给移民部听证,就此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联邦法院法官最后较为罕见地以公安部违反程序公义及现有证据不足,以及未能考虑一些关键证据为由,批准了原告的请求。 据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获得的法庭文件披露,案中事主是28岁华裔男子张冠群(Guanqun Zhang,音译)。他于2012年4月以学生身份进人加国,后作为外国工人留在加拿大。CBSA在2017年2月及12月分两次发布针对他的“禁止入境报告”和事实依据,指有理由相信张涉嫌跨国洗钱犯罪行为。批准这两份报告的是同一名CBSA官员。 报告指张的父母现居加拿大,被中国当局指控诈骗6万多名投资者合共2亿元,因此被中国通缉回国服刑。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多份报告显示,张涉嫌参与跨国资金转移总额逾3,000万元,一些交易被列为可疑。加拿大公共工程及政府服务局(PWGS)2015年10月报告中,指张的资金转移呈现出多个洗钱特征。 多次在加国买卖房地产 此外,张多次在加拿大买卖房地产,其中包括一栋200万元的豪宅。他在2012年8月经满地可杜鲁多机场入境时,被边境人员查出未申报携带超过1万元现金上限。其父母的一位前生意拍挡在被警方会见时,表示曾目睹两人将4,000至5,000万资金,转入张的加国银行帐户。 依据加拿大移民法有关规定,CBSA官员有权就某人被指控犯有禁止入境加拿大的罪行展开调查,若调查得出该人确实应被禁止入境的结论,则由调查官撰写报告并列举详细原因。该报告要提交给联邦公安及紧急情况应对部长。若部长认为理据充分,则由其代表将案件转交联邦移民部“移民及难民局”( IRB)下属的移民法庭进行听证和裁决。 根据联邦法院2019年一次判决的司法解释,在上述情况下,无论是CBSA调查官员还是公安部长的代表,都没有被授权或被要求就报告涉及的案件事实或法律适用做出结论。他们只是对事实做出概述,并据此就当事人是否应被禁止入境加拿大,向移民部提出不具约束力的意见。或者说,这报告不是判决本身,只是一个边境筛检过程的事实报告,但可能引起移民部随后展开听证和司法裁决。对案件中争议性问题及法律适用的的辩论过程,将在随后的听证和裁决中展开。 不过本案的特别之处,是在尚未送到移民及难民局展开听证前,事主已针对公安部长代表做出向移民部移送案件的决定,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就这一决定进行司法复核。事主指公安部长代表未考虑CBSA撰写其报告时存在谬误,未考虑其已提交父母在中国没有犯罪纪录的公证文件。 法官指华青若遭禁入境 移民上诉权利将被剥夺 联邦公安部在本案应诉中,请求法官驳回原告司法复核请求,理由是移民局听证尚未进行,此时申请司法复核不合情理。因为若日后原告真的被移民仲裁庭裁定禁止入境,到那时他还有足够上诉及申请司法复核的机会。不过联邦法院法官罕见批准了原告的司法复核请求。法官阿迈德 (Mr. Justice Ahmed)指,原告此时向联邦法院兴讼并非时机过早。因为一旦移民局移民法庭判定原告被禁止入境,以他所涉及的洗钱案属有组织犯罪,不能向移民局的移民上诉法庭(IAD)上诉。 一般情况下,当事人须在所有其它行政上诉渠道都走完的情况下,才去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这是为了避免在案件仍在审理、当事人还有可能获胜时,提起司法复核会导致程序碎片化及不必要的庭审开支。近期联邦上诉法院在一宗判决中也指出,联邦法院只会在极端情况下,才会批准当事人请求就公安部长代表的送审决定进行司法复核。原因也是考虑到在送审判决之后,当事人仍有上诉机会。 另外,IAD接受上诉主要是考虑人道理由。如果原告不能上诉至IAD,亦即是失去以人道理由申请豁免禁止入境机会,也会失去以人道理由申请永久居民的机会。公安部代表声称,原告在移民局听证裁决之后仍有上诉机会,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法官在今年7月该案的判决中指,公安部长代表做出的移交案件给移民部的决定,未遵循程序公平的原则。CBSA禁止入境报告撰写的日期,先于案件事实报告完成的日期,因此不能断定批准该报告的CBSA官员,是否将相关证据纳入考虑。 此外,部长代表没有考虑原告提供的其父母无犯罪公证,因为这一重要文件并未在部长代表所做的移送案件陈述中提及,也未有在移民法庭的认证法庭纪录中所显示。 法官指CBSA“先有结论后有事实” 法官特别提到的一个关注,是CBSA撰写原告禁止入境报告的日期是2017年2月,而案件的事实报告是在同年12月提交,形同先有结论后有事实的情况。同时只因原告父母被控诈钱及被告富有,就认定被告卷入洗钱,其结论证据不足,难免给人以关联而入罪的口实。其中关键一点是,未能证明原告资金的“流动”就是“洗钱”。 此外,法官认定由本案一些关键时间点看,CBSA和公安部没有给原告以程序上的公义。公安部长代表于2018年3月19日做出决定,将原告的案件移交给移民难民法庭。原告在2018年10月24日,向CBSA提供其父母在中国期间无刑事犯罪证明。原告在2019年10月16日收到法庭成套披露文件,内中披露CBSA准备在移民法庭就禁止他入境一事听证时将提交的有关证据。这些文件是在2019年7月23日完成的。 判词指出,现时认证法庭纪录中没有显示部长代表,在2018年3月19日做出移送决定时,手头到底有哪些证据,法官认为在那时证据并没有完全确定。比如认证法庭纪录中包含有原告2018年3月23日提交的永久居民申请文件。CBSA的证据披露文件,是在2019年7月23日才最终完成,这是在部长代表做出移送决定9个月之后。 因为上述文件纪录中的不寻常之处,令人确定在部长代表做出移送决定之后,仍有新的证据来到其面前。法官因此断定部长代表,本来有机会将无犯罪纪录纳入考虑但并没有这样做。星岛综合报道

拖拽华裔女子到走廊并踩头骑警被正式控告

【加拿大都市网】涉嫌以过度武力对待华裔女子王莫娜(Mona Wang,译音)的卑诗省基隆拿(Kelowna)骑警布朗宁(Lacey Browning),已被正式控以袭击罪。 卑诗检控署周一下午公布,批准落案控告布朗宁袭击罪。布朗宁将于9月14日在基隆拿省级法庭首次提堂。 事发于2020年1月20日,监控摄录机的视频显示,一个皇家骑警把戴着手铐的卑诗大学(UBC)奥卡纳根校区护理系女学生王莫娜拖到走廊上,并用脚踩着她的头。 王莫娜称,当时遇到精神困扰,男朋友打电话给皇家骑警要求进行健康检查。到场的布朗宁并未对她提供医疗救助,而是要求她从柏文的浴室地板上站起来,但她无法自己站起来。 王莫娜又称,布朗宁踩了她的手臂,又踢了一下她的肚子。她被戴上手铐后,布朗宁把她拖出房间,沿着走廊朝电梯拖走,同时打她的脸。骑警把她拘留,但没有告知她为什么被拘留,然后送她到基隆拿综合医院。 王莫娜表示,事件中,她遭受割伤、肿胀和淤青,而布朗宁的行为令遭受了情绪困扰、羞辱和尴尬,身心受创。 布朗宁则否认使用过度的武力,指出王莫娜有自杀未遂的历史,当她到达现场时,发现王莫娜躺在浴室的地板上,身上放着药丸空瓶和一个空酒瓶。当时王莫娜一只手拿着一把切纸刀,胳膊和胸部被割伤了。 此段视频在网上疯传后,引起公众的注意,并引发在卑诗省和亚省举行数宗抗议活动,数百人呼吁结束警察的暴力。 去年,皇家骑警东南区指挥官豪利(Brad Haugli)向王莫娜致歉,称王莫娜的朋友和家人想要答案是很自然的。 总警长豪利表示,公众对警方的高度信任正是警方所寻求的。 王莫娜去年对皇家骑警提出民事诉讼,并于2021年6月达成和解。细节保密。当时她称,她决定继续她的生活。尽管如此,她希望司法系统采取正确的措施,确保布朗宁不被允许继续担任骑警。 V17

安省12名华裔候选人出战联邦大选

  【加拿大都市网】第44届联邦大选将于9月20日举行,政党安排候选人在选区参战争取国会议员席位。截至8月18日,联邦四大党共有12名华裔候选人,在安省出战。   联邦自由党     董晗鹏(Han Dong)——参选当河谷北选区(Don Valley North),角逐连任。董晗鹏于2019年,当选该选区国会议员。2014至2018年,他是安省自由党的省议员,也是首位拥有中国大陆背景的省议员。他出生于上海,13岁移居加拿大,精通国粤英语。   叶嘉丽(Jean Yip)——参选士嘉堡-爱静阁选区(Scarborough-Agincourt),角逐连任。叶嘉丽于2017年12月举行的补选中胜出,接替亡夫陈家诺因病故而留下的士嘉堡-爱静阁国会议席,并于2019年联邦大选中再次当选。她于士嘉堡出生,父母为第一代移民。从多伦多大学毕业后,从事保险工作。   ■叶嘉丽   伍凤仪(Mary Ng)——参选万锦-康山选区(Markham-Thornhill),角逐连任。伍凤仪于2017年4月举行的补选中胜出,接替因出任驻华大使而辞职的麦家廉留下的万锦-康山选区国会议席。2018年获委入内阁,出任联邦小型企业及出口推广部长。2019年大选中成功连任,出任联邦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7岁随家人从香港移居加拿大,父母在北约克经营中餐馆。   ■伍凤仪   蒋振宇(Paul Chiang)——首次于万锦于人村选区参选(Markham-Unionville)。服务警队28年,退休前为约克区警队警长,负责多元和文化资源组。蒋振宇于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出生,1976年移民到多伦多,在约克区居住了32年,能操国粤语、客家话、乌尔都语、旁遮普语等。 ■蒋振宇   陈圣源(Shaun Chen)——于士嘉堡北选区(Scarborough North)竞逐连任。陈圣源26岁便担任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员,36岁成为最年轻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主席。2015年辞去主席一职,踏足联邦大选,一举成功进入国会。他于1980年在多伦多出生,在士嘉堡成长,父母是生于印度的客家人。 ■陈圣源   王启荣(Kevin Vuong)——参选士巴丹拿-约克堡选区(Spadina Fort-York)。王启荣曾于2018年市选中,于士巴丹拿-约克堡第10选区参选,惜落败未能晋身多伦多市议会。他祖籍福建,是加拿大出生的越南移民后代,父母是越战难民。他是一名企业家、大学讲师、加拿大皇家海军的军官,在该选区内居住多年。 ■王启荣   联邦保守党 庄文浩(Michael Chong)——于威灵顿-荷顿山选区(Wellington-Halton Hills)寻求连任。他的参政之路,由2000年参加联邦大选开始,最后于2004年代表加拿大保守党在威灵顿-荷顿山选区赢得国会议席,更在之后的5次联邦大选中成功连任,担任该选区国会议员至今。庄文浩1971年在安省温莎市出生,在威灵顿县一个小镇成长,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来自荷兰。 ■庄文浩   Kathy-Ying Zhao——参选密西沙加中选区(Mississauga Centre) ■Kathy-Ying Zhao   James Nguyen——参选密西沙加-艾林妙斯选区(Mississauga-Erin Mills)   ■James Nguyen   联邦新民主党   郭旼修(Kingsley Kwok)——于士嘉堡-红河公园选区(Scarborough-Rouge Park)参选。他的参选经验丰富,曾于2017年参选过多市议员补选,2018年代表安省新民主党参加省选,2019年代表联邦新民主党参加大选,惜一直未能成功。郭旼修在香港长大,后移民到加拿大,是士嘉堡全科医院一名注册呼吸治疗师,业余从事劳工权益和社区活动,也是公共交通倡导组织的领导者。   ■郭旼修   张柏力(Brian Chang)——参选多伦多中心选区(Toronto-Center)。2017年曾代表新民主党,参选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国会议员补选,2019年再代表新民主党于多伦多中心选区卷土重来,均未能成功。张柏力于加国出生,11岁开始一直住在士嘉堡爱静阁。2014年他曾协助邹至蕙竞选多伦多市长。   ■张柏力   联邦绿党   Ran Zhu——参选威灵顿-荷顿山选区(Wellington-Halton Hills)。他曾与两位省议员共事,当中曾担任安省绿党领袖Mike...

警捣破非法大麻种植场 拘捕4名华裔

【加拿大都市网】警方捣破1个非法大麻种植场,起出逾2,000棵大麻树,以及超过1,000磅干大麻,行动中拘捕4名华裔。 杜咸区警队指出,缉毒科探员于8月4日,到位于Goodwood社区47号公路的1个物业内进行调查,该物业持有1张可容许在1个室内空间,种植最多463棵大麻树的许可证。 但警方发现,该处有8个临时温室用作种植大麻,总共种植逾2,000棵大麻;另外,在物业范围内的其他地方,再发现有超过1,000磅干大麻,部分已密封包装,准备出售。 警方在行动中拘捕4人,包括43岁Uxbridge居民Hoan Tu、46岁万锦市居民Quan Fu、41岁万锦市居民Tat-Wai Lei及来自温哥华的49岁人士Miner Lin。 警方表示,公众若对事件有任何消息,可致电1-888-579-1520,内线2204与警方联络。 (图片:杜咸区警队)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唐人街致命枪击案 警方确认两华裔死者身份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警方确认周日早上发生在多伦多华埠致命枪击案的死者身份,这宗枪击案造成两名据信是华裔男子的死亡,另有两人受伤。 据City News报道,警员Alex Li((下图)周一表示,警方接到数人被枪击的报告,在周日清晨6点左右赶到多伦多华埠Spadina Avenue和Nassau Street 地区。 警方说,警员在该地区发现了四名受害者,其中两人被当场宣布死亡。 周一,警方确认死者分别是来自万锦市27岁的Anthony Dang,以及来自烈治文山32岁的Zhi Tan。 警方称枪击案中另一名31岁的万锦市男子接受了治疗,现已出院。不过,来自卑诗省本拿比的一名43岁男子仍在医院接受治疗,伤势严重,但情况稳定。 警方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任何可能在2021年8月8日凌晨见过Anthony Dang或Zhi Tan的人,请联系凶案组警探”,警方强调“即使是最少量的资料也可能对调查至关重要”。 警方在周日表示,调查人员指他们认为枪击是某种争执的结果,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细节。 警方表示,他们呼吁目击者挺身而出。鼓励那些可以看到该区闭路电视的人,或者刚好在该地区驾驶并有行车记录仪的人,报警或在灭罪热线( Crime Stoppers)留言。 (图:City News)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华裔女星头像将登上美元!

【加拿大都市网】(星岛日报报道)美国联邦铸币局最近宣布“杰出美国女性铸币计画”,将于二〇二二年至二〇五四年间,每年发行五款二十五分流通纪念币,表彰女性在美国历史发展中的贡献。纪念币以不同领域、族裔、多元文化背景的美国杰出女性为图案。第一年发行的女性硬币有美籍华裔荷里活女星黄柳霜(Anna May Wong)。第三代华裔移民黄柳霜一九〇五年在洛杉矶出生,祖籍广东省江门台山,一九六一年逝世。

涉谋杀华裔嫌犯李云露已被送返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涉嫌谋杀1名男子,及枪伤1名女子的2名潜逃东欧的疑犯,其中1名华裔女疑凶李云露(Yun Lu "Lucy" Li,译音),已被送返加拿大。 2名疑凶,分别为28岁男子卡拉法(Oliver Karafa)及李云露,2人涉嫌于3月1日,在汉密尔顿谋杀1名来自卑诗省的39岁男子普拉特(Tyler Pratt);2人在案发后的24小时内,乘搭飞机潜逃到东欧。 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普拉特已经死亡,另有1名女子中枪受重伤。 汉密尔顿警方于6月时宣布,2名疑凶在匈牙利布达佩斯被捕。 警方表示,李云露于周一(12日)已被送返加拿大,而卡拉法则继续就引渡程序,在匈牙利进行法律争辩。 (资料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列治文山华裔夫妇疑因抑郁身亡 留两未成年孩子 社区发起捐款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在GoFundMe网站上,有一名名叫Jenny的网友发起了一项捐款。 Jenny在说明中写道:“你好,我叫珍妮,是Doncrest社区的居民。这对年轻的夫妇于2021年6月20日不幸离世,当时其他家庭都在庆祝父亲节,而这对夫妇却留下了祖父母和两个12岁和6岁的孩子撒手人寰,这真是一个悲剧。我们祝愿逝者安息,也感受到了生者失去亲人的痛苦。请对这个不幸的家庭进行捐助。” 事件发生后,有网友爆料了死者家属发布的微信内容。从这些信息中,大致能够梳理出如下脉络:夫妻二人疑似在疫情前遭遇了入室抢劫,随后女主人落下了病根,医治没有痊愈,而疫情来临又加剧了病症。男方平时也非常劳累,两人在痛苦中度过了四五个月,最后失望地离开了人间,留下了老人和孩子。 网友透露,这些信息是孩子们的外婆写的,老人还对华人社区的支持表达了感谢。 关于二人身亡的相关细节,周围邻居透露了更多详情。 不过令人略感欣慰的是,自捐款项目发出以来,金额涨速很快。截至6月29日,这户不幸的人家已经收到了超过3.5万元的捐款。 而在捐款留言页面,各位网友也纷纷用中文或英文写下了鼓励的话,让人暖心。   如果您想帮助这户华裔家庭,请点击这里进入捐款页面进行捐款。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GoFundMe捐款页面图片)

华裔女子被土狼撕咬受伤 邻居居然投喂它…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卡尔加里土狼袭击人的事件激增,当地官员周一表示,在土狼袭击人类的西北地区,居民给土狼喂食可能加剧了这个问题。 据英文媒体CalgaryHerald报道,最近几天在Nolan Hill地区,至少有三名女性被这些越来越大胆的土狼伤到。其中包括一名华裔女子。 6月11日,Nicole Au和两个女儿在自家车道上玩耍时,左大腿被一只土狼严重咬伤。41岁的Au回忆道:“它从后面拉我,然后开始拽着我,一直不让我走。”    该市社区服务代理人Katie Black说,人们投喂动物的行为可能加剧了这个问题。 Black在周一的市议会会议上说:“我们遇到过居民喂土狼肉或饮水的情况,这当然于事无补。我们真的需要阻止这种行为,因为这会导致土狼做出不受欢迎的行为,它们肯定会以为这里有食物和水。” 该市官员表示,这种误入歧途的喂养行为在卡尔加里随处可见。 该市害虫综合管理负责人Lincoln Julie表示,人们认为这只土狼是本月发生的三起袭击事件的元凶,一旦被动物控制机构捕获,它就会被消灭。 “我们认为这只土狼在该地区的发展中被取代了,它正在开始建立自己的领地。”他还补充说,这只土狼已经在几段视频和照片中被确认。Julie说,土狼很少攻击人类,反而这种动物通常在控制长耳大野兔等有害动物方面是有益的。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

工作量大增 华裔医护呼吁取消加薪上限法例

■华裔前线员工呼吁政府立即废除124号法案。   【加拿大都市网】华裔前线医护人员提出申诉,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仅工作量大增,在惶恐与害怕感染病毒的环境下照顾病人和院友,并指称福特政府的124号法案规限每年加薪幅度1%以内,使辛劳工作的员工未能获得应有待遇,呼吁立即废除这条不平等法例。   代表安省60,000多名医疗保健工作者的工会SEIU Healthcare昨天举行网上会议,与会的华裔前线医护员工诉说不公平待遇。Angela Zhang表示,疫情下所有前线员工,包括护理部、清洁部、厨房部和活动组的同事齐心抗疫,每个人都是英雄。   Angela说,护理部门的护士和护理人员工作明显增加,常常缺乏人手,需要加班工作。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清洁部人员经常洗擦消毒每个角落。厨房部同事为长者提供适合的膳食,戴着口罩在闷热的厨房工作。由于家属不能探望,活动组的同事每天忙于安排zoom会议和接听电话,有多余的时间还要在其他部门帮忙。   前线员工多移民女性   她指绝大多数前线员工都是移民和女性,工余照顾家庭,需要足够的收入养家。政府口头上说前线员工是英雄,但借着124号法案规定薪酬调整不能高过1%,令代表医护行业的工会与劳方进行合约谈判时,无法争取合理待遇,实在是不公平,也是政府的错失。在疫情下前线员工辛劳地工作,但前线员工不受到尊重,当局的所作所为令人感到失望,是对亚洲移民和女性的歧视。   在护理院工作超过20年的Sally Yeung称,医院和长期护理院的员工主要是亚裔人士和新移民女性,他们全力提供护理服务。在疫情期间,护理人员在工作环境遇到的危险是防不胜防,确诊和自我隔离但不知是否感染的同事不计其数,从未如此明显感觉到前线员工的伟大和英雄。   Sally忆述一位朋友在疫症爆发严重的护理院工作,在平安夜告知已染疫,并说这个病很可怕和极度难受,根本是生不如死。她指,在疫情期间所有人要遵守居家令,医院和长期护理院的前线员工,每天惊惶地拖着疲累的身体工作。福特是否听到这些员工的心声,他们应该得到公平和公正的对待,而且应该比任何时候要得到认可和奖励。   她指2020年统计局的数字显示,通胀升至2.4%,今年5月升至3.6%,两年来升幅达6%,单是汽油价格上涨43%,这些惊人的数字福特不会不知道。最令前线人员感到沮丧的是,警察和消防员的人工每年加薪达到13%。   福特是否想过这群前线英雄要养家,但124号法案进一步阻止公平的加薪升幅,1%实际只得0.8%,未能追得上通胀。所以前线员工与工会一起呼吁政府,立即废除该条法例。(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16岁华裔神童成多伦多大学最年轻毕业生!计划22岁读完博士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大学迎来了自1979年有记录以来年龄最小的本科毕业生,是一名年仅16岁的华裔女生!不论是多伦多大学文理学院,还是士嘉堡或密西沙加分校,在此之前都不曾有如此年轻的本科毕业生! 据悉,这名华裔女生名叫Vivian (Qiao) Xie,她刚刚16岁,还没到能喝酒和投票的年龄。普通人在这个年龄刚能考驾照,但她却已经从多伦多大学本科毕业,并开始攻读应用免疫学的研究生课程! 不仅如此,Vivian Xie希望在22岁之前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对很多学生而言,这个年龄刚够本科毕业。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这将是Vivian Xie最新的快速学术成就。据悉,这个女孩跳过了小学和初中的几个年级,用一个夏天完成了10年级的学习,12岁时开始在爱德华王子岛大学(University of Prince Edward Island)读本科,之后在大二的时候转到了多伦多大学。   一切源于祖母 Vivian Xie说,她的家人从来没有强迫她在学习上做得更好。Vivian的祖母是一名退休教师,她小时候在上海的时候,祖母激发了她对学习的热情:“她会在我玩的时候教我,这是我的好奇心和学习的乐趣所在,我从小就非常喜欢上学,因为对我来说,这就是学习,我不在乎成绩。” “我的祖母让我条件反射式地把学习和乐趣联系起来。” 而另一方面,Vivian Xie说,她对那些她觉得无趣的东西或者以一种无趣的方式呈现出来的东西感到苦恼——这也是为什么她也渴望更多地了解教育本身,探索在海外教英语(虽然别人说她还太年轻),并自愿帮助多伦多的学生通过电子游戏等不那么枯燥的形式进行学习。 大学生活未受年龄影响 除了年龄,Vivian Xie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相当典型的大学生形象。她有一个亲密的朋友圈,“业余爱好多到没时间做”,包括艺术、创意写作、钢琴和《我的世界》(Minecraft)电子游戏。她收藏了很多毛绒玩具,喜欢宠物,尤其是猫。她说,她的年龄并没有对她的大学社交生活造成不利影响。 她说:“我可能错过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夜生活,但我不太喜欢派对,所以我不认为我错过了太多。我的其他社交生活——白天的各种活动——都很正常。” Vivian Xie隶属于Innis College,该学院的校长Charlie Keil说,当他得知学院里有一个13岁的学生时,他很吃惊。就在几年前,另一个华裔女生,14岁的Maddy Zhang, Xiaoxiao开始了她在多伦多大学的学习,并于去年18岁的时候毕业,当时这已经让他足够吃惊了,结果没想到这个纪录这么快就被打破了:“我们认为肯定没有比她更年轻的人了——然后Vivian出现了,”Keil说,他第一次见到Vivian Xie是在去年年初的一次活动上。 “她让我参与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辩论——关于某个东西的法律地位——我想,‘哇,这个学生真的做到了。她知道如何把握自己,她有自己的想法,她真的把这些事情想清楚了,’”Keil说,他离开了这场对话,并且确信Vivian是一名人文学科的学生。 结果后来他才知道,Vivian其实是理科生,而且是他听过的极其年轻的学生。“我说,‘哇。这只会更让你印象深刻。’” 尽管通常有充分的理由对这样年轻的学生持怀疑态度,但Keil说,就她的年龄而言,Vivian非常成熟和全面:“Vivian很罕见,她似乎不被任何潜在的人际关系障碍所吓倒,因为她的年龄可能会带来障碍……我认为这会让她退缩,而她没有。”   从小性格“倔强” Vivian说,在她早期的学校生活中,她经常努力避免被“束缚”。 在爱德华王子岛,她说她被允许毫不费力地跳过三年级,然后快到五年级的时候,她决定跳过六年级,但该省没有一所学校允许她这么做。于是,她表示道:“我说‘如果你不让我跳级,我就不去上学了。’我是个倔强的孩子。” 在给“加拿大的每一所学校”打了电话之后,Vivian的父母最终在哈利法克斯找到了一所愿意让她上六年级的学校。学校进行了一次考试,然后把Vivian安排在了八年级。 Vivian回忆道:“也许是因为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沟通不清楚,也许是因为我妈妈的英语不太好,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过尽管年龄有差距,她在第一天就交了很多朋友,而且很容易就融入了其中。 她继续完成了八年级和九年级,然后回到爱德华王子岛上了11年级——但前提是她的老师同意让她用一个夏天完成10年级的课程。然后她完成了11年级和12年级的全部课程。 Vivian说,在整个过程中,跳级完全是她自己的决定,没有任何父母的压力。她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决定,我妈妈可能会少掉些头发,少些头痛。” 虽然是个学霸,但Vivian说她并不痴迷于成绩,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惊讶。 她说:“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学生们就被训练把成绩当作衡量自我价值的标准,很多人以此来评判你。我跳级的部分原因是我注意到,如果我陷入这种恶性循环,学习就会变得越来越无趣。” 正因为如此,她说大学比高中更让她享受学习,因为大学可以让你选择课程,按照自己的方式学习,按照自己的节奏进步:“还有,就是不用每天在教室里被老师烦:‘你写论文了吗?你读过这一章了吗?你看过这个YouTube视频了吗?’好吧,把这些都在教学大纲上吧,我会自己安排去做。” Vivian说,当学习变得有趣时,没有什么是很困难的。她说:“只要我喜欢一门课程,你就算要我写10篇论文,也不会影响我。但是如果你让我给一门很无聊的课写一篇论文,我都会写得很差。”   兴趣广泛 Vivian的学习兴趣远远超出了学校范畴。目前她在上海探亲,她拿起了一本汉语课本,试图提高她的语言能力。她也在考虑成立一家从中国进口宠物用品的公司——不是因为她渴望赚钱,而是因为她对创业的内容很感兴趣。 “我对商业世界、写作世界、网络营销、社交媒体、娱乐世界都很好奇,基本上我对一切都很好奇。” 她还试图利用在上海的时间为幼儿园儿童做英语家教,积累教学经验。她说,她在求职申请中表现出色,并即将获得这份工作——直到学校看到她的身份证,并告诉她还没有达到法定工作年龄。 也许并不令人意外的是,教育也是她最感兴趣的事情。 Keil说:“我很想知道她从现在起会走向何方。” 从长远来看,Vivian认为自己可以进入学术界或生物技术行业。 那这一切的开始于她的祖母吗?对此,Vivian说道:“她很为我骄傲。但她也有一种‘我早料到了’的感觉。”   (编辑:北极星) (图:多伦多大学)

列治文山住宅发现两具华裔尸体 邻居谈详情

(列治文山住宅周日发现两具尸体- Jeremy Grimaldi) 【加拿大都市网】列治文山社区在本周末发现一栋房屋内有两名死者后,出动了大批的警力。同时,社区内弥漫着悲伤的情绪。 据yorkregion.com最新报导,事件发生在Bayview和16大道附近的Emmanuel Drive,警方于6月20日下午5点45分左右接到报警。 约克区警方没有回应关于该事件是否涉及丈夫和妻子或是否有孩子在家的信息。 警方表示,在对该事件进行尸检后,会有更多关于是否为自杀谋杀或使用何种武器的信息。在新闻发布中,警方表示没有寻找任何嫌疑人,对公众也没有进一步的风险。 产权搜索显示,该房屋是在2010年以略高于65万元的价格购买的,房主名为陈静(Jing Chen)和张俊生(Junsheng Zhang)。 6月21日上午,在安静的街道上,居民们只是摇着头,重复着令人心碎的心情。 “这很可悲,真的很可怕,”邻居Cliff Nandlall说,“我过去常常看到老奶奶带着两个孩子在附近散步。她不会说英语,所以她不太说话,但她总是挥手。” Nandlall说,这些孩子的年龄在7岁之间,至少有一个是女孩。 他说:“我真的为孩子们感到难过,我真的为整个社区感到难过。” Nandlall同时指出他相信这位老奶奶是家中妻子的母亲。 另一位邻居,70岁的Dom Spina说,他在这个社区生活了20年,这个社区是在1987年左右建成的。 “我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Spina说。“街道被封闭了。我很震惊。我是邻居,所以我不太高兴。” 他说,这对丈夫和妻子看起来在40至50岁之间,Spina表示他们没有与邻居过多地交流。 “他们不跟别人来往,”他说。“这事很令人难过,但原因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自2月以来,约克区已经有两起确认的家庭凶杀案。在这两起事件中,孩子们都在家,在其中一起事件中,孩子们被刺伤,但幸存下来。 任何知情者请与凶杀组联系,电话是1-866-876-5423,分机7865,或homicide@yrp.ca,或拨打犯罪制止者电话1-800-222-TIPS,或在网上留下匿名线索,www.1800222tips.com。(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yorkregion.com)

遭邻居种族侮辱 华裔女子发帖获数百人支持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多伦多一名华裔女子在自家后院涉嫌遭受邻居以种族主义言语侮辱,结果得到数百人在网上挺身支持她。 据blogTO报道,章嘉莉(Kelly Zhang,译音)6月6日在Facebook上的南怡桃碧谷(South Etobicoke)社区群中发帖说道:“在这个美好的社区生活了6年后,我们昨晚‘中了头奖’——亲身体验了反亚裔种族主义。” 章说自己在凌晨3时,第3次试图告䜣隔壁邻居结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的聚会后,一名男子告诉她,他“不想被该死的(f#*cking)中国人摆布”,而且她已经不在中国了”。 她在加拿大住了28年,现在与父母和两个5岁和9歳的孩子一起居住。 章女士在她的帖子上说:“在过去一年里,我在这个群组看过了很多充满爱、同情心和支持的行动。我知道我们比这更好,一起做了许多令人赞叹的事。我非常感谢这个群组持继对提高公众意识和教育大众作出支持。”她在文末更要求别人将这段信息转发。 在不足48小时,社区中人齐齐撑她,近700人表达了精神上的支持,超过170多人发表了愤怒、悲伤和友爱的回应信息,诸如“南怡桃碧谷没有这种人,可怜又恶心的人”、“恐怖又恶心的行为”、“这个地方你本应感到安全,现在遇到这样的事,太令人伤心了”。 章女士回应评论:“看到你们所有人的支持,我很受鼓舞。你让我明白,仇恨和种族主义在这里绝对没有立足之地。” 她又澄清道:“这个人刚搬进隔壁,那是个出租物业,他绝对不能反映我们社区。” 她还在Facebook上提到,警方告诉她,反亚裔仇恨犯罪正在上升,他们在前一天晚上刚刚逮捕了一个对一名亚洲妇女进行人身攻击的人。 第二天早上,警察来了,让章女士选择起诉或只以警告的方式对付那人,她选择了后者,不过警方确实对这一事件进行了立案,并告诉她如果今后再有任何事情发生,要立即拨打911。 警察也走了过去,告诉那个人不要再和章女士和其家人说话。章女士告诉blogTO:“他一直在否认,并对自己所做的事一无所知”,在警方与他谈话之前或之后,她都没有收到他的道歉。 章女士对blogTO说:“对我们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他接受充分的教育,改过自新。我们至少需要他真诚的道歉。” “我们也在联系房东,看他们能不能帮我们赶走这个人。鉴于最近在安省伦敦市发生的事情,知道有一个偏见者住在隔壁,这让人惶恐不安。” (加通社资料图片)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万锦市华裔男女被查获120万元大麻 遭控多罪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警周二在Belleville西北的一处商业物业,查获价值超过100万元的大麻后,万锦市两名居民被检控起诉。 据多伦多星报的报道,省警Quinte West分队表示,上午9点半左右,警方在Frankford 镇的Harrington Road 一个物业执行了逮捕令。执法人员在该处检获超过1,100株大麻植物及约71磅干大麻,价值120万元。 58岁的女子李毅(Yi Li,音译)和34岁的男子倪孔勇(Kongyong Ni,音译)被控在非其住所的地方种植、繁殖或收获任何大麻种植物,并以销售为目的持有大麻等罪名。倪还被指控两项不遵守保释令的罪名。 (图:星报)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耶鲁大学华裔研究生被杀案 嫌犯被全球通缉

■29岁的潘勤宣来自中国上海,2009年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为了追查美国耶鲁大学华裔研究生江凯文(Kevin Jiang,音译,下同)被杀的案件,已在全球范围发出“红色通报”,希望成员国的执法部门协助缉拿涉案华裔嫌犯潘勤宣(Qinxuan Pan)。   综合ABC、《纽约每日新闻》等报道,司法部辖下的联邦法警局(Marshals Service)已就江凯文案,申请国际刑警启动“红色通报”机制。法警局驻守康涅狄格州的副主管达菲(Matthew Duffy)表示,考虑到潘勤宣可能已经或准备离美,又或者在行程期间转机,因此希望借助国际刑警的力量将他逮捕归案。   达菲解释,“红色通报”生效后,在逃嫌犯无论身处哪个国家,当地只要与美国签定了协议,都会难逃法网,未来也会被引渡回美国受审,此外,合作国家若在转交嫌犯时遇到困难,可以得到国际刑警的协助。   根据通报描述,潘勤宣身高5尺10寸(约177.8cm),体重170磅(约77.1公斤),左边下巴有一颗痣或胎记。资料又表示,潘勤宣虽然生于中国上海,但现在动向不明,法警局已经悬红最高1万美元追查他的下落。   官方又在通知中表示,潘勤宣很可能持有枪械,容易对公众构成危险,若民众发现其踪迹的话,切勿贸然接近,相反应致电或透过互联网联系执法单位。   国际刑警共有194个成员国,目标是协调各地之间的执法合作,合力打击国际罪行。国际刑警可因应成员国的要求,在全球追踪甚至拘捕疑犯,直至嫌犯投降、引渡流程完成或者结案为止。根据机构的定义,“红色通报”并非国际追缉令,只是向全球通报特定通缉犯的资料,现在国际刑警共有6.2万则“红色通报”仍然生效,当中只有约7000则允许公众参阅详情。   江凯文今年2月遇害前,是耶鲁大学林业与环境学院研究生,也是退役陆军和国民军,原定明年毕业。他案发前一星期左右才向女友佩里(Zion Perry)求婚,记录显示佩里与疑犯潘勤宣同样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也有照片显示两人相识。   ■江凯文成功向女友求婚一周后被枪杀。网上图片   根据案情,江凯文2月6日晚上横尸在耶鲁校园大约1英里外的街头,其座驾有被追撞的痕迹。验尸报告证实,江凯文头部、颈部、躯干和四肢都曾中枪。警方怀疑潘勤宣涉案后,首先在全美发出拘捕令。   潘勤宣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月11日凌晨,当时他开车与家人一起,家人报称潘勤宣当时举止奇怪。案件至今仍有大量谜团未解,包括案发当晚康州纽黑文市(New Haven)警方接获多个举报电话,称街头发生枪击案后有人倒地,接报的警员甚至在现场附近盘问过潘勤宣,但之后又允许他离开。除了杀人罪之外,潘勤宣还涉及“逃跑躲避检控”和“跨州偷车”罪名。案情指他在康州涉嫌杀害江凯文之前,还在麻省卷入偷车案。(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北约克华裔凶杀案 75岁老人被妻子剌死

(■■警方在凶案现场调查。 Citynews) 多伦多北约克发生凶杀案,一名75岁华裔男长者昨日清晨在寓所内遭人以利器刺至重伤,警方接报到场后,将他送院抢救,惜终因伤重不治。警方当场拘捕一名62岁怀疑涉案的华裔女子,落案控以一级谋杀罪名。警方表示疑凶与死者互相认识,其后媒体报道指她为死者的妻子。 据多伦多警队凶杀组高级探长费南迪斯(Keri Fernandes)表示,警方在星期日清晨6时54分接获报案,派员赶至北约克东芬治大道(Finch Ave. East)夹当妙斯路(Don Mills Rd.)的Skymark大道55号,一幢柏文大厦处理一宗医疗事故。警员到场后,发现一名男子胸部被严重刺伤,倒卧于血泊之中,奄奄一息。警员与救护员立刻进行抢救,并由警车开路,将伤者紧急送医院抢救。 死者只有胸部一处被刺 伤者抵达医院时证实已伤重死亡。警方将案件列作凶杀案处理,由凶杀组探队接手调查。凶杀组探员在大厦内逐家逐户敲门寻找目击者和保安闭路电视录影片段。死者只有胸部一处被刺。警方仍在调查行凶动机,不排除是家庭纠纷。 警方表示,死者及疑犯同住在上址的一个单位内,案发时没有其他人在场;但事发后相信是在屋内的家人打911求助。这次是个别事件,也没有其他疑犯,不会危害公众安全。 警方其后证实死者是75岁的华裔何家齐(Ka Chai Ho,译音)。被捕的62岁妇人名何白莲(Pak-lin Pauline Ho,译音),已经被正式落案控告一项一级谋杀罪。警方只表示疑凶与死者互相认识,未有透露两人是否夫妻关系,其后据CP24报道指女嫌人为死者的妻子。 疑犯昨日透过视像出庭。依法例规定,一级谋杀罪疑犯是不准保释。 警方呼吁知情人士打416-808-7400直接向凶案组探员提供线索;或以匿名方式致电416-222-TIPS(8477)向灭罪热线报料。星岛记者报道

多伦多25岁华裔女孩与男友涉嫌谋杀 已逃往东欧

【加拿大都市网】汉密尔顿警方称,因上个月发生在Stoney Creek的杀人案和谋杀未遂案而被通缉的两名嫌犯现已逃离加拿大。嫌犯为一名25岁华裔女孩及其28岁男友。 2月28日刚过晚7点,警方就迅速回应了在Arvin Avenue和Hilton Drive附近发生的枪击案件。 警方说,他们抵达后发现一名26岁的女子在路边受了枪伤。她被送往医院,情况危急。 在随后的调查中,警方发现了一具男子的尸体。这名死者后来被确认为39岁的Tyler Pratt,他来自卑诗省,正搬到大多伦多地区。 据悉,这两名受害者彼此认识,但警方没有透露他们是如何认识的。 几天后,警方对与该案件有关的两名嫌疑人发出了通缉令。这两人分别为25岁的华裔女孩Yun (Lucy) Lu Li以及她28岁的男友Oliver Karafa,两人都来自多伦多。 周五,警方确认两人已逃离加拿大。 警方说,事发大约24小时后,二人登上了一架从加拿大飞往东欧的航班。 调查人员认为,两名嫌疑人知道自己被通缉,且正在积极躲避警方。 Jim Callender敦促二人及早自首,他在一段视频中说道:“Oliver和Lucy,如果你们正在看这个(视频),我们鼓励你们自首。我们正在与国际当局密切合作,我们确信我们会调查出你们的下落。” UPDATE: Arvin Avenue Murder and Attempted Murder Hamilton Police have confirmed that suspects, 28-year-old Oliver Karafa...

悲剧!42岁华裔建筑师踢球猝死 球友为其妻女众筹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42岁华裔男子,3月20日下午3时半在烈治文山踢足球时,突然倒地不起,因突发心脏病去世,其他球友特别为他设立 gofundme 众筹网页,以帮助他的妻子,九岁和两岁的女儿。 据gofundme网页所述,42岁的周性怡来自上海,2015年携妻女移民加拿大,定居大多市地区,之后二女儿也在多市出生。周性怡是注册城市规划师和建筑设计师,在网页中他被形容为“乐观开朗,善良热心,乐于助人”,是一位“人品球技俱佳的球友”,朋友及家人昵称他为“星星”。 众筹网页发起人星星足球队,希望在这个伤痛时刻为周的家人筹款,用作丧葬费用,家人生活及子女教育。筹款目标为5万元,至周四下午已筹得近$23,444 。 详情可浏览网页 www.gofundme.com/f/condolences-to-xingyis-family (图:gofundme)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两位华裔回顾离奇感染新冠 谈心得体会

3月11日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一周年。两名曾于过去一年先后染疫的市民回顾这一年的经历及变化,感触良多。他们皆表示,会在轮到自己年龄段时去接种疫苗,希望看到一切尽快回归正轨。 今年52岁的温市居民Jason(化名)于去年9月确诊患上新冠肺炎。他周四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疫情最初于中国开始时,他并未意识到情况会如此严重,更从未想过自己会患上这种疾病。他说:“我以为这就像非典(SARS),听上去很吓人,但是可能很遥远。” 怀疑口罩不达标导致感染 当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后,他也按照卫生机构指引,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甚至开始在家工作。然而,时至今日他仍不知自己是从哪里感染了病毒。他猜测可能与他当时戴的海绵材料的口罩有关,那种口罩比较薄且有比较大的孔隙,戴起来非常舒适,但却可能缺乏足够的保护。 他说,疫情初期的一系列防疫措施让他感到有些别扭,不管戴口罩还是保持社交距离,而现在一年后,他已经适应了这一切,甚至还很喜欢这些措施,因为做到这些同时还可以预防流感。 染疫隔离期间,他坦言每天感觉很疲劳,没有精力担忧,但等他康复后却反而有些后怕,因为想到自己很有可能病情加重,甚至死去。反思这段经历,他对自己未来的工作、生活、财务等规划都做出了改变,甚至与身边人的关系都进行了调整。 “我一直辛苦工作并为退休生活积极储蓄,这笔存款我从不动用,但现在我觉得是时候启用了,我决定今年就提早退休,开始享受人生。”Jason说,他不确定得过新冠会否缩短他的寿命,但他不希望到某天要死的时候,还没用过辛苦存下的积蓄。他还决定清理他的朋友圈子,剔除一些自己并不喜欢但却一直辛苦应付的朋友,从而将宝贵的时间留给自己和更珍爱的亲友。对于本省正在推进的疫苗计划,他充满信心,并希望在轮到自己时尽快接种疫苗。 素里华裔居民张先生(化名)则于今年1月确诊新冠肺炎。他说,由于工作关系,他自疫情开始前就已经在家工作,极少外出,而且他也是家中最注重防疫措施的人,但没想到却成为家里最早染疫的。他亦无法确定自己何时何处接触过病毒。 他确诊后不久,与他和家人同住的岳母也出现症状,随后也确诊新冠。由于新冠对长者的影响可能更大,令他一度感到担忧和抱歉。幸运的是,他和岳母的症状都很轻微,也很快都获得痊愈。 不过,由于他与岳母分属菲沙卫生局和温哥华沿岸卫生局,他发现两个区域的跟踪策略有很大不同。菲沙卫生局只是致电一次,让患者自己做好隔离;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却会每两天致电一次跟进追踪。他认为,积极与被动的个案跟进会有完全不同的防控效果,他不理解为何同属大温的两个卫生局差异这么大。 张先生表示,这次染疫的经历让他认识到,人类或许要学会与病毒共处,尽管仍有机会染疫,每个人仍应负起自己的责任,做到自己应该做的,而到有机会打疫苗时,也一定要去打疫苗。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疫情下 加拿大华裔生存状况实录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疫情给很多加拿大人带来了损失,但对华裔加拿大人来说,这种损失被针对个人或企业的种族歧视放大了。 通过采访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的华人代表,我们也许能够更清晰地了解这次疫情对加拿大华裔产生了什么影响。 加拿大华人社会公道委员会主席Amy Go称,疫情导致了一系列针对社区的攻击。 温哥华警方报告显示,2020年反亚裔仇恨犯罪激增,老年人遭到袭击,企业遭到破坏。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大流行期间,报告发现种族主义或人种骚扰在增加的人,更可能是有亚裔背景的加拿大人。 Amy在一次采访中说:“过去通常没有这么明目张胆,但这次疫情确实带来了这种个人的、卑鄙的、非常恶毒的攻击。” 她说,在疫情爆发之前,许多中国企业和餐馆的销售额都出现了下滑,顾客从国外的亲戚那里听说病毒后,出于谨慎,他们选择留在家里。 她说,最初一些有关新冠病毒的言论,如把其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也给华裔加拿大社区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就因为我们看起来像中国人或亚洲人,我们突然就不是加拿大人了,加拿大华裔社区的成员被描绘成了外国人,不管他们的家人在加拿大住了多久。” Amy说到。 Amy还说,关于病毒的错误信息对华裔加拿大人开的杂货店和餐馆影响尤其大。她还和一些健康但是却被雇主告知要待在家里的工人交谈过,雇主们担心这些人会传染病毒。 Project 1907的联合创始人Doris Chow表示,骚扰已经变得更加隐蔽了。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貌似在新闻里消退了,但是暴力和种族主义仍在继续。它只是再次变得更加隐蔽了。” Chow还是华埠青年合作组织(Youth Collaborative for Chinatown)的联合创始人,她说,在去年3月更大范围经济停摆之前,去年春节前后,温哥华地区的华裔加拿大人的生意就开始下滑了,面临诸如预订被取消等困境。Chow说,随着今年农历新年的到来,对中国零售商和餐馆来说,这相当于损失了两个圣诞节购物季:“春节期间,有很多大生意,餐厅人满为患,人们买新衣服、鲜花和礼物,他们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这段时间。” 加拿大华人全国委员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多伦多分会执行主任Justin Kong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对加拿大华裔一线工人的打击尤其严重。 Justin Kong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许多人失去了零售和服务行业的工作。他和他的组织希望联邦和省级政府允许更多带薪病假,以确保感染新冠的员工不必担心失去工资:“政府需要倾听工人和移民社区的意见。”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chinese-canadians-voice-worries-about-racism-job-losses-one-year-into-pandemic-1.5299682)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华裔毒王97前移民加拿大 活跃港澳台三地

在荷兰落网的“亚洲毒王”谢志乐,出生于广东,其后到香港并于回归前再移民加拿大,近年活跃于港澳台3地,并在港以假地址成立投资公司,疑掩饰贩毒勾当;谢为人低调谨慎但嗜赌,有报道指他曾在澳门赌场豪赌,一夜间输掉6,600万加元却面不改容。亦曾被新加坡赌场向香港法院申请破产。 根据多国打击毒贩资料显示,56岁的谢志乐出生在广东,人称“三哥”,早年到港,回归前再移民加拿大多伦多,近年经常穿梭港澳台三地。 一夜输6千多万面不改容 谢作风低调,外表看来就是一个普通中年人,平日聘用8名泰拳打手做保镖。消息称,谢出行会乘坐私人飞机,与一群被称为“亿万富翁俱乐部”(Billionaire's Club)的毒贩和毒品制造商称兄道弟。与拉丁美洲的大毒枭不同的是,早前有报道指,他曾在澳门赌场一夜之间,输掉6,600万加元却面不改容。2017年,谢亦曾被新加坡一家赌场入禀法院,追讨1,100万港元欠债而被申请破产。 谢于1998年因走私海洛英到美国,在港被捕及引渡到美国纽约受审,翌年被判囚9年至2006年,谢刑满出狱后返回加拿大,之后重返香港;2011年,他与妻于尖沙咀好时中心成立一家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并于公司名册内任职董事,报住青衣长亨邨公屋单位,令执法部门怀疑他又开始贩毒。 记者发现,谢当年填报公司的地址,现为一家玩具公司的展览厅,有工作人员指已租用该办公室3至4年。至于谢登记的青衣公屋地址,记者24日登门了解,应门者为年约60岁姓黎户主,他表示与家人居于上址二十多年,从不认识谢,但曾收到不属其家人英文信件,其后交回有关部门处理。 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华裔毒王海外落网 每年700亿美元交易

【加拿大都市网】荷兰警方证实,有“亚洲毒王”之称、近年穿梭港澳台的加拿大华裔毒枭谢志乐(Tse Chi Lop,音译),上周五在阿姆斯特丹落网。他涉嫌在十多国走私冰毒、海洛英及俗称K仔的氯胺酮,其组织操控亚太地区每年达700亿美元(逾5417亿港元)的毒品交易。谢志乐被列为全球头号通缉犯之一,可与绰号“矮仔”(El Chapo)的墨西哥著名大毒枭古斯曼(Joaquin“El Chapo”Guzman)相提并论。 荷兰警方发言人阿林(Thomas Aling)表示,应澳洲警方要求,在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尔机场拘捕谢志乐,期间并没有遭到反抗。当局称,预计谢志乐在出庭应讯后就会被引渡到澳洲。阿林指谢志乐被列为头号通缉犯,根据收到的情报将他拘捕。荷兰警方未有透露更多法律程序,暂时未悉谢是否有律师。 据澳洲传媒报道,从台湾出发,在荷兰转机飞往加拿大时落网。澳洲联邦警察指,他涉嫌自2008年起,贩运数以10亿澳元(59亿7千万港元)的毒品到澳洲。 谢志乐别名为“三哥”,他旗下贩毒集团“公司”(Company)跨国生产及贩运冰毒、海洛英、K仔,集团直接或关接参与2015年1月以来至少13宗贩毒案。“公司”据报由来自香港、澳门、台湾及日本多个黑帮组成。 据禁毒官员表示,“公司”这个贩毒组织非常富有,估计年度总收入在38亿美元至177亿美元(294亿至1370亿港元)之间,而且纪律严明,经验丰富,许多方面都比拉美的贩毒组织要复杂严谨的多。 因为行事低调且严密,警方对这个组织所掌握的讯息特别少。澳洲联邦警察2019年10月领导全球约20个执法部门,展开历来最大规模、针对亚洲贩毒集团的行动,目标人物就是谢志乐。 根据多国的打击毒贩资料,56岁的谢志乐在广东出生,曾居于加拿大多伦多,近年经常穿梭香港、澳门和台湾三地。过去这几年他几乎都住在香港,2019年移居台湾,但他遭台湾政府驱逐,因此这次计划回到加拿大,却在荷兰转机时被拘捕。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东南亚及太平洋办公室负责人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表示,谢志乐的家人都还在加拿大,因此谢志乐认为加拿大是他的避风港。 道格拉斯两年前接受传媒访问时,曾把谢志乐与墨西哥大毒枭古斯曼,甚至哥伦比亚已故大毒枭埃斯科巴(Pablo Escobar)相提并论。 另外,谢志乐又成功集结各国黑帮组织一同分享利润,例如加拿大的“大圈帮”(Big Circle Boys)也有一份。道格拉斯说,这代表加拿大的毒品问题、甚至洗钱问题等都与谢志乐的集团脱不了关系。 道格拉斯指,过去数年来一直与澳洲、中国、缅甸等国家的警察合作来追踪谢志乐。     谢志乐1998年因走私海洛英到美国,在香港被捕及引渡到美国纽约受审;翌年被判囚9年,至2006年获释。公司纪录文件显示,谢志乐2011年在香港注册一间投资公司,令警方怀疑他又开始贩毒。 据悉他出行乘坐私人飞机,聘用泰拳打手做保镖,与一群被称为“亿万富翁俱乐部”(Billionaire’s Club)的毒贩和毒品制造商称兄道弟。和拉丁美洲的大毒枭不同的是,他非常低调,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早前有报道指,他曾在澳门赌场一夜之间输掉六千六百万加元却面不改容。 谢志乐的最重要合伙人之一是中共三合会“14K”(14K Triad)有组织犯罪集团领导人、中共人民政协委员尹国驹(Wan Kuok Koi)进行制裁。 美国上个月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Act)制裁尹国驹,称他从事毒品贩运、敲诈勒索、人口贩运以及通过投资赌场、房地产和加密货币等手换来让其从中国获得的不当利益合法化。 图:路透社 v01  

蒙特利尔华裔女子陈尸汽车案告破

(■■案发后,警方到场调查。CTV) 蒙特利尔修女岛(Nuns’Island)57岁华裔女子卢少菁(Shao Jing Lu,译音)数月前遇害。华裔男子曹法兰(Frank Cao,译音)涉嫌与案件有关,已被落案控以一级谋杀罪。蒙特利尔警方表示,相信已侦破该宗案件。 在今年9月7日,有人因担心卢少菁,因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她的消息,于是到她位于德拉罗顿德街(De La Rotonde St.)所居住的柏文查看,结果在该柏文的停车场内发现她停泊的汽车,在汽车内发现她已经死去。 经过深入调查,蒙特利尔警方凶杀案调查人员上周二在南岸圣嘉芙莲(Ste-Catherine),拘捕52岁男子曹法兰,他被控以一级谋杀罪。上周五,被告在蒙特利尔的魁省法院提堂。 女死者生前在华埠开两超市 根据法庭文件,警方相信死者在尸体被发现的同一天被杀。验尸结果显示,死者死于被另一人用武力造成的伤害,不过警方没有具体明言死者死亡原因。 被告在魁省没有犯罪纪录,不过民事法庭记录显示,直到2019年,他才搬到与发现死者同一条街道上的一幢柏文居住。 另外,被告涉及3宗官司,在2019年遭数人入禀法院控告。 警方未有透露死者与被告之间有何关系。据报道,死者生前育有两个成年孩子,并曾在蒙特利尔华埠开过两间超市。星岛综合报道

华裔家庭惨剧 女婿将中国来探亲的老丈人剌死

北约克一户华裔家庭前晚发生伦常惨剧,50岁女婿疑与72岁从中国到多伦多探望女儿的丈人在家中起争执,有人疑持刀刺死老翁,死者女儿劝架期间同被刺伤,涉案疑凶在纠缠中受刀伤,警方拘捕涉案疑凶,起诉一项一级谋杀罪,昨日出庭后需还押候审。 凶案华裔家庭居住在北约克当妙斯路(Don Mills Rd)夹雪柏大道东附近的尼马克大道(Nymark Ave)一房屋,案发于前日(周一)晚上8时50分,多市警方接到死者女儿的911求救电话,指上址房屋内有老翁被人用利刀刺中,要求派救护车到场。 当警方及救护员赶抵现场,在屋内发现血流如注的72岁华裔老翁,老翁身中多刀,救护人员于现场向伤者进行急救,但送往医院后返魂乏术。 50岁女婿被控一级谋杀 警员到场后除发现伤势严重的华裔老翁,现场也有2人受刀伤,其中一人是老翁女儿,另一人为老翁的50岁女婿。 多市凶案调查组探员到场调查,检获一柄疑是凶器的利刀,拘捕受轻微刀伤的老翁50岁华裔女婿。死者女儿疑居中劝架期间被刀割伤,伤势并不严重。 警方昨日确定男死者是张京(Jing Zhang,译音),死者并非本国居民及公民,他持中国到加国的旅游探亲签证,是中国公民,相信他到多伦多探望女儿,居住在女婿家中。 被捕涉案疑凶罗敬富(Jing Fu Luo,译音),相信是男死者女婿,他被起诉一项一级谋杀罪,昨于安省法院过堂,现需还押等候下次聆讯。警方昨续封锁发生凶案房屋搜证,邻居对于发生伦常惨剧感突然,对死者家人表示慰问。

华裔车内藏枪支与贩毒赃款 被提控充公

(■■涉案华汉的座驾在京士威大道夹乃街路口遭警方截停。谷歌地图) 卑诗民事充公办公室(B.C. Civil Forfeiture Office)提交的诉讼显示,一名华裔男子在温哥华警方的一次交通检查过程中,被发现车内藏有14.5万元现金,警方指他与帮派活动有关,巨额现金疑似贩毒所得。民事充公办公室因此在12月8日,向卑诗最高法院提交申请,要求将这笔怀疑是犯罪所得的现金充公。 根据诉讼文件,来自亚省爱民顿的韩苏焕(Suk Hwan Han,译音),2019年8月28日晚上大约11时驾驶一辆租来的2018年款GMC Yukon客货车,在京士威大道(Kingsway)夹乃街(Knight Street)附近遭警方截停。 警方发现韩在亚省爱民顿有案底在身,并发现在车内藏有枪械,于是对车辆进行仔细搜查。在搜索期间,警方在车内发现一个装有大量现金的背包。韩因涉嫌以贩运为目的控罪被捕。 警方查获的现金总额达14.5万元,包括在一个书包内各种面额的现金5,500元,在背包里又发现了3,270元,并在后行李箱中的一个皮箱中发现了136,330元。此外,警方还发现了四部手机。 去年涉跨省贩毒被控 韩苏焕尚未对该宗诉讼进行应诉,上述指控尚未经法庭证实。 根据法庭纪录,韩并未因被温市警截停而遭刑事指控。不过,在卑诗省发起民事没收诉讼,并不需要相关刑事指控。 根据卑诗民事充公办公室的诉讼,温市警方进行的进一步调查,确定韩“与有组织犯罪分子有联系”,并且还与今年8月在爱民顿一个物业发现8公斤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案件有关联。 2019年6月,韩涉及一宗卑诗省和亚省跨省走私毒品案,是十多个遭控罪的被告之一。星岛综合报道

万锦市22岁华裔男子涉性侵两女子被捕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22岁华裔男子Lee Hoi-Yan Nathan,涉嫌性侵两名女子被捕,他现要面对两项性侵指控。 约克区警队表示,Lee涉嫌在约克区及滑铁卢进行性侵,现呼吁其他受害人,与警方联络。 警方指出,2020年初接获一名女子报警,表示在2019年底,位于万锦市一个住宅内,遭到一名男子性侵,之后约克区警队特别受害人小组的警员展开调查。 警方表示,2020年11月,在滑铁卢发生的一宗性侵案,相信是同一名男子所为。 警方最终抓捕一名22岁,居住在万锦市的男子Lee Hoi-Yan Nathan,并指控他两项性侵罪;现安排他于2021年1月6日上庭。 警方相信会有更多受害人,故呼吁受害人挺身而出,与警方联络,电话1-866-876-5423,内线7071。 (图片:约克区警队)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