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22:24:2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吴亦凡

Tag: 吴亦凡

不受负面影响 央视春晚孙楠要和吴亦凡合作了!

网易娱乐1月25日报道 1月25日,孙楠现身央视春晚联排。此前,有媒体获悉孙楠或将和吴亦凡同台献唱。目前,节目组和艺人双方正进行进一步沟通。孙楠近日因女儿就读国学学校疑似在学习女德课程一事,而备受争议。 有春晚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春晚节目组已向吴亦凡发出邀请。吴亦凡此次或搭档前辈歌手孙楠合唱歌曲。日前,央视猪年春晚的7个语言类节目顺利通过审查,其中包括葛优、蔡明和乔杉合作表演的小品,沈腾马丽四度合体登春晚,将与艾伦常远合演小品。 来源:网易娱乐

全球百美名单出炉 中国上榜的两位美人是…

      2018“全球百大最美脸孔”名单出炉,2018年第一名是由一位17岁法国模特儿Thylane Blondeau夺得,她曾经登上法国儿童版《Vogue》封面,并早有“全球最美女孩”之称。 迪丽热巴在“全球百大最美脸孔”中排在第16位 据大陆媒体12月29日消息,曾两度夺冠的韩国After School成员NaNa,则是由去年的第5名跌到了第6名,早前,她出席活动时,五官变化很大被怀疑整容。 位居第9名和第13名的,同是来自韩国black pink成员Lisa和Jennie, Lisa是泰国人,有着娃娃般的面孔,而Jennie今年单飞出道,广受好评。 排在第11名的Yaya Urassaya Sperbund是一位泰国、挪威混血儿,在泰国人气非常高,她17岁时就考进了泰国第一学府,美貌与智慧并重。 中国的迪丽热巴今年得到了第16位。 鞠婧祎在“全球百大最美脸孔”中排名第29位 在2017年得到第8名的中国美女鞠婧祎,今年排在29名。鞠婧祎曾被日本媒体封为“四千年一遇”的美少女。 韩国SM娱乐公司的艺人基本都是美女,这次上榜的有三位,组合Red Velvet有两位,分别是第20名的涩琪和第41名的irene裴珠泫,另外一位是第49名的泰妍。而韩国“国民初恋”裴秀智只得到了第58名。 而全球百大帅哥第一名,是《海王》男主角Jason Momoa。 同为EXO成员的吴世勋和张艺兴分别拿到第15名和第18名。 前EXO团员吴亦凡排在第75名,去年他排在第28名,今年却输给了两位前队友。 来源:综合新闻

杨幂13年的怪癖被揭穿 网友:只有他受得了

  杨幂在“80后新生代娱乐大明星”评选活动中与其她三位女演员共同被评为“四小花旦”,在她参加《真正男子汉第二季》后,对杨幂有了更多的了解与认识。 可以说刘恺威能娶到杨幂是上辈子修来了福气,两人2014年结婚,婚后生下两人的爱情结晶“小糯米”,但是网上经常流传两人婚变,离婚谣言,但是她们用自己幸福的婚姻来回应。 在娱乐圈中,有些明星总有些怪癖(俗称习惯性),比如:吴亦凡的习惯性的小动作就是喜欢咬衣服、陈伟霆则喜欢挠自己的屁股,手会不自觉地放到屁股上挠挠挠。杨幂也有个怪癖,就是特别爱挖鼻孔,因此网友认为不雅观。 据说,杨幂是因有鼻炎,鼻子会经常不舒服,才会抹鼻子,在某次参加活动在台上的时候杨幂就若无旁人的挖起了鼻孔。网友直呼:“也许只有刘恺威才受得了”。   有了“小糯米”在诞生,两人也是非常的亲密,杨幂在娱乐圈中也是出了名的“拼命三娘”,为了女儿,拼命的去工作,因此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了工作上,所以被传出婚变流言。   来源:萌迪看娱乐 网易

铁粉变黑粉?被吴亦凡告上法庭粉丝喊冤:你赢不了真爱粉的心

新浪娱乐讯 12月3日,有网友晒出法院二审传票,自称曾是吴亦凡铁粉,却被误解是黑粉告上法庭。除大呼自己很冤枉外,该名网友还表示会积极参加明天的二审,“即便我输了,吴亦凡也永远赢不了真爱粉的心!”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2017年年底,吴亦凡吸毒传闻四起。吴亦凡工作室当即委任律师,将散步其吸毒传言的部分网友告上了法庭。后法庭一审判决吴亦凡胜诉,被告网友需公开道歉并赔偿。事情到此本该告一段落。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被告中有一位自称是吴亦凡铁粉,他称自己的文章是为吴亦凡洗白,而非传谣。   2018年8月,该名网友收到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书认为其主观上存在恶意,需向吴亦凡公开道歉,并赔偿六万多元的损失。该网友不服,因此提出上诉。12月3日,这名网友晒出二审法院传票,透露将会在明日(12月4日)出庭,积极应诉。   不仅如此,他在文章中再次重申自己曾是吴亦凡铁粉,不想善意被曲解,更表示:“即便我输了,吴亦凡也永远赢不了真爱粉的心!” 来源:新浪娱乐

高晓松说长得像吴亦凡 吴幽默回复: 您怎么有我照片?

高晓松晒旧照 吴亦凡评论区幽默回复   新浪娱乐讯 近日,高晓松在《奇葩说》中表示自己很像吴亦凡,引发网友讨论。随后,高晓松晒出一张自己年轻时的旧照,并表示:“在《奇葩说》里说的话都是为了辩论的立场,并不代表本人观点,包括但不限于本人年轻时长得帅,万人迷等,不成熟的小记忆啊!”。随后,吴亦凡本人竟然在微博下评论称:“您怎么有我照片?”   网友纷纷留言:“吴亦凡怎么会这么可爱”、“凡哥找到兄弟啦这是”、“两人真的好像”。 新浪娱乐  

陈冠希“开战”吴亦凡 称:人家只是觉得你的钱好赚!

作者:小竹在这里 陈冠希作为中国嘻哈音乐的先锋级人物,与不少的欧美嘻哈老炮们都是不错的朋友。近几年陈冠希与《中国有嘻哈》节目组的积怨已深。今日陈冠希在ins上又公开diss吴亦凡称他与Migos drake才是真朋友。而吴亦凡这样的国内说唱歌手与Migos drake的交往不过是Migos drake觉得他们的钱好赚而已!此言一出,让不少网友纷纷奔往ins前排围观看戏。 今年吴亦凡算是事业运犯了太岁,先是遭虎扑网友diss、扒皮、恶搞,再遭麻辣鸡等欧美说唱艺人吐槽用电音修音。今日又遭中文说唱OG陈冠希公开diss。此前吴亦凡在节目上列数他与不少说唱OG都是老朋友了!并称可以介绍学员与他们一起做音乐。虽然此言并没有太多的可信度,很多网友也当这些话是场面话。 今日有无脑网民在下面评论,吴亦凡比你厉害很多。随后陈冠希回怼,是的吴亦凡化妆和说谎比我强。之后更是在ins上公开PO出了一张与Migos drake的合照,并附言这才是真朋友,而吴亦凡这样的国内说唱歌手与Migos drake的交往不过是Migos drake觉得他们的钱好赚而已! 之后《中国新说唱》的导演车辙在微博表示陈冠希这根本就是在蹭热度搞事情。这一场闹剧纷纷扰扰,不过陈冠希diss中国这个说唱节目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每次都好像是要发新歌之际。这让网友们也很困惑,现在冠希哥已经开始用这种方式上头条了吗? 来源:今日头条

吴亦凡工作室发声明:打响抵制网络暴力、恶意造谣第一枪

刚刚,@Mr_吴亦凡工作室 发布声明,响应国家网信办“亮剑”号召,本工作室打响抵制网络暴力恶意造谣第一枪!法庭见! 声明称,部分网友在网络发布带有引导性,且恶意诋毁吴亦凡的虚假信息,引发大量扩散,严重侵犯了吴亦凡的名誉权。并在声明中澄清网传视频图片中的男性并非吴亦凡,系恶意造谣诽谤,并表示已启动法律程序,将对造谣者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近日,网络上流出吴亦凡与多名女子亲热的视频和图片。虽吴亦凡工作室就此多次发表澄清,但网络上依然充斥各种对此的流言蜚语。 此前,吴亦凡新专辑“霸榜”事件也引发了网络上的激烈讨论。本月2日起,iTunes美国区音乐榜上一个鲜少出现的名字异军突起——Kris Wu,而这位Kris Wu就是吴亦凡。 美国知名歌手“A妹”爱莉安娜·格兰德的经纪人斯库特·布劳恩在网络上直指吴亦凡使用水军刷榜,并说如果自己是吴亦凡的经纪人一定会停止这一丢人举动。然而之后不久,斯库特表示自己没发过上述推文,也不认识吴亦凡。如今,这两条推文都“被消失”。 吴亦凡在社交媒体发布的个人活动照片 内地歌迷对吴亦凡的“行为”也发起了网络攻击。 在更早前,有网民发微博称吴亦凡“毒瘾发作”,遭起诉后被判赔3万元。 来源:@吴亦凡工作室、@新浪娱乐、人民法院报、环球时报微信公号

A妹经纪人发文向吴亦凡道歉 误会已解除 没有种族歧视

近日,网曝A妹经纪人发文指责吴亦凡刷榜,经纪人随后对此作了否认。今天,A妹经纪人在社交网站上发文,向吴亦凡道歉,写道:“在沟通和交流后了解了情况,粉丝因为吴亦凡生日等因素自发打榜,不存在什么机器人之类的,目前误会已经解除,且表示不存在种族歧视。” 11月5日,A妹经纪人Scooter Braun在社交网站上正式发文辟谣,澄清所谓“指责吴亦凡刷榜”一事,他称“我并不认识吴亦凡,但希望他一切顺利,现在有假消息在外流传,这条推特保存一分钟,然后随着事情走向删除”,以此回应之前流传的“假推特”一事。同时,他还点赞了澄清“指责吴亦凡刷榜”推特为假的推文。 据悉,11月4日,A妹发行新歌,然而北美榜单的榜首却始终被吴亦凡( Kris Wu)的新歌霸占,也引得不少国外网友纷纷询问“who is Kris Wu?”随后,有消息称歌手A妹ArianaGrande经纪人Scooter Braun发推,疑似指责吴亦凡刷榜。 来源:新浪娱乐

A妹经纪人向吴亦凡道歉:误会解除不存在种族歧视

新浪娱乐讯 近日,网曝A妹经纪人发文指责吴亦凡刷榜,经纪人随后对此作了否认。今天,A妹经纪人在社交网站上发文,向吴亦凡道歉,写道:“在沟通和交流后了解了情况,粉丝因为吴亦凡生日等因素自发打榜,不存在什么机器人之类的,目前误会已经解除,且表示不存在种族歧视。”   11月5日,A妹经纪人Scooter Braun在社交网站上正式发文辟谣,澄清所谓“指责吴亦凡刷榜”一事,他称“我并不认识吴亦凡,但希望他一切顺利,现在有假消息在外流传,这条推特保存一分钟,然后随着事情走向删除”,以此回应之前流传的“假推特”一事。同时,他还点赞了澄清“指责吴亦凡刷榜”推特为假的推文。   据悉,11月4日,A妹发行新歌,然而北美榜单的榜首却始终被吴亦凡( Kris Wu)的新歌霸占,也引得不少国外网友纷纷询问“who is Kris Wu?”随后,有消息称歌手A妹ArianaGrande经纪人Scooter Braun发推,疑似指责吴亦凡刷榜。 来源:新浪娱乐

上升到种族歧视?吴亦凡新歌从iTunes榜单上消失 粉丝要求苹果还钱

新浪娱乐讯 11月7日,吴亦凡在iTunes上的七首歌曲全部从排行榜上消失,专辑榜排名也掉到了一百名以外,对此,吴亦凡的众多粉丝在国外社交媒体上留言,并艾特iTunes,要求要么还钱,要么让吴亦凡重回榜单。 粉丝留言,“我在这软件上花钱了,为的是支持我的偶像吴亦凡,他在全世界有强大的粉丝基础,远比你想象的要多。消费者可是你的上帝,还我钱,或者让吴亦凡的歌曲重回榜单”。 粉丝留言,“你们应当退还我所有买歌的钱,如果你们不给吴亦凡他应有的排名,我就再也不会用这个平台了”。 粉丝留言,“我花钱在你的网站上购买音乐,现在吴亦凡的音乐竟然不在榜单上!你在开什么玩笑?如果这里没有他的歌,请还钱给我” 粉丝留言,“我是吴亦凡的粉丝,我买了他的新专辑,如果你不为他的歌曲记录销量,请还钱给我,我可以只在流媒体听歌”。 粉丝留言,“如果你把吴亦凡移出榜单,那就还钱,他应当被公平的对待”。 粉丝留言,“如果你不让吴亦凡的音乐重回榜单,请把粉丝的钱还了,这一点都不公平,你们这是在种族歧视”。 粉丝留言,“看看你们这些愤世嫉俗的暴民,iTunes没有资格收我们的钱,卖了歌然后没有排名?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 粉丝留言,“把他的名次改回来!或者把我们买专辑的钱退给我们,不要在电脑后面躲着做些肮脏的勾当”。 粉丝留言,“如果你们支持我们,请关注iTunes到底在干什么,这感觉就像我们所有的努力和我们挣的钱都被榨干了”。 粉丝留言,“这简直就是个笑话,他们收了粉丝的钱却不计入他的名字,这才真的是‘十一月的一场雨’吧”。 粉丝留言,“行吧,他们把吴亦凡从iTunes上删除了,这意味着爱莉安娜可以大赚一笔了,我真可怜,不过王者永远是王者”。 来源:新浪娱乐

得罪了造型师?吴亦凡红衬衣配大金链子 网友:跟着QQ秀做的?

新浪娱乐讯 11月6日,吴亦凡在个人社交账号晒出一张照片,身穿红色缎面衬衫的吴亦凡,胡渣满脸,整个人也黑了几个色度,搭配各式“大钻戒”“粗项链”被网友吐槽似“非洲土豪”。吴亦凡还配文打了cfda(美国时装协会)标签,并艾特了vogue,疑似在参与时尚活动或写真拍摄。 微博热搜出现话题#吴亦凡造型照着QQ秀做的吗 引发大批网友吐槽 有网友对此评论道:“凡凡你快醒醒啊 不能有颜值就这么任性啊”,“哈哈哈哈这哥们抹了多少黑粉”,“哈哈哈凡凡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来源:新浪娱乐

中国粉丝刷音乐榜惊呆美国网民 饭圈坑偶像不是头一回

A妹、吴亦凡。网上图片   欧美人气顶尖的艺人,也是用音乐和电影作品本身说话,而非作为一个“人”的形象去贩卖。面对中国偶像们来势汹汹的屠榜,质疑在所难免。 如果不是“A妹” Ariana Grande 11月3日突然发布喊话前任的歌《Thank U, Next》,可能吴亦凡粉丝们的这次刷榜也不会引发世界范围内社交网络的躁动。 A妹这首万众瞩目的话题新歌发布后,在iTunes只排到了第五的位置,美国的听众发现,前四名都被一位不知是何方神圣,署名Kris Wu的歌手包揽了。 不仅如此,Lady Gaga 和 Bradly Cooper 合作的热门单曲《Shallow》只有六千多次购买,不及Kris Wu冠军单曲一万五千次的一半。 美国的普通网民们惊了,他们纷纷在社交网络刷屏发问:谁是Kris Wu?甚至直接给吴亦凡取名“Kris Who”。 中外社交网络昨天都出现了一张图,是A妹的经纪人发的文章,直接指责吴亦凡的粉丝在用作弊的手段(bots被中文媒体翻译为刷榜,其实就是小程序的意思),但这种行为不会停下A妹前进的脚步,并联系团队处理此事。 然而随后他又发文:那个截图是假冒的,那并不是他自己发的推文。随后国内媒体的娱乐板块便出现了“A妹经纪人否认发推指责吴亦凡粉丝刷榜”的新闻。 不过令人尴尬的是,吴亦凡粉丝组成的反黑组却早早地把A妹经纪人的文章挂了上来,称之为紧急事态,让粉丝群体一起举报,一定程度上,这等于默认这一事实的存在。 (名词解释:反黑组是粉丝在社交网络上形成的组织,旨在举报对自己偶像不利的社交网络动态,他们把这些言论定义为“黑”,很多平台的机制是当举报达到一定数量便会被删除) 而A妹经纪人澄清的那条文章下面,美国吃瓜群众纷纷表示:它是真的,我刚刚看到了。 A妹经纪人有没有发文成了一场罗生门,但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是国内偶像饭圈与欧美音乐圈的不可调和已经被摆上台面。 其实,欧美的普通网民、A妹的粉丝和团队可能不相信,吴亦凡粉丝还真的没有用bots。所以吴亦凡粉丝讨伐质疑榜单的言论,也都无外乎:我们的做法符合榜单规则,都是粉丝真金白银买出来的。 吴亦凡这次的新专辑,并没有在国内主流音乐平台首发,而是先一步放到了iTunes,足以看出其闯美的决心。 吴亦凡之前的EP(迷你专辑),是选择国内的主流音乐平台提供付费购买服务,粉丝们为了自家偶像销量数字过得去,常常选择“冲榜”,通过复数购买增加销量。以《6》这张EP为例,它在国内音乐平台的销量是189.9万张,而粉丝榜排行第一的歌迷,购买了两万五千多张,折合人民币十万多元。 为了榜单上的排名,粉丝们还会有不同名目的集资,类似于《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粉丝们把支持的选手送上出道位,便如同集资投票一样。 而说到《偶像练习生》,去年在这场选秀中以超过第二名接近一倍票数C位出道的蔡徐坤,前不久也发行了自己的单曲《Wait Wait Wait》,粉丝们同样拿出了不输给选秀时期的应援力度,同样是用真金白银把这首歌送到了美区iTunes总榜的第一位——好巧不巧,当时的第二名也是A妹。 彼时在欧美社交网络也有人发问:Kun是谁? 之所以那时的蔡徐坤没有受到这次吴亦凡那么多的质疑,也是因为前者发行的单曲只有一首歌,而吴亦凡这次是其个人的首张专辑,粉丝们把里面所有歌曲都刷上了TOP20,这才引发了现象级别的“Who is Kris Wu?” 其实不只是音乐榜单,如今我们消费的方方面面都在受偶像文化与饭圈文化的影响,从小家电到时装,再从美妆到快餐,每个品牌都爱找流量明星当作某款产品的大使,除了专属颜色、合作设计甚至是所谓的“合伙人”之外,产品还往往赠送偶像的写真、海报、明信片甚至是签名。相较于产品本身,这些日用百货反倒更像是明星周边。 所以不同消费领域似乎都成了偶像们比拼人气的战场,粉丝们真正看重的并非那些写真与海报,而是在乎自家偶像的“带货能力”,这种带货能力为商家带来的才是真正的“真金白银”,无疑会为其偶像带来更多的商业资源。但更多的商业资源,又让品牌方联合艺人团队继续让粉丝为之买单。 粉丝就这么一边掏钱包、一边维护偶像的声名,还要一边去反黑、控评、打榜、接机,可以说是非常辛苦了。 当然,到了吴亦凡这种级别的艺人,已经是所有流量的TOP,自然也不用充当实际上是售货员的某款产品的大使,他所接到的工作,往往是一线头部品牌的全线代言人,比如前几天的某一线时尚品牌和今天刚刚官宣的某酒类品牌。 所以吴亦凡粉丝们的战场则集中在了更能代表艺人本身的音乐作品中——2008年之后,实体唱片更像是歌手们的周边而非作品,所购买的粉丝也多是为了排行榜上的名次。数位音乐时代,这一概念更加强化了,从前还要通过麻烦的汇款程序为偶像抛头颅洒热血,现在只需要动动指尖,便可以为偶像卖力应援。 不过刚刚说的,只是中日韩的偶像文化、饭圈文化所带来的现象,一旦艺人们的作品在欧美发行,这一套万能打法显然是行不通了。 欧美人气顶尖的艺人,也是用音乐和电影作品本身说话,而非作为一个“人”的形象去贩卖。面对中国偶像们来势汹汹的屠榜,质疑在所难免。 而具体到吴亦凡本人,不管是以新人的姿态跑电台、上通告,还是与国外歌手的合作单曲,显然他更想在欧美乐坛站稳脚跟,而并非镀金之后在国内发几篇通稿。吴亦凡的闯美之路,看来或许会因为这次事件而产生一些变数。(乐评人 褚汉辰) 来源:新京报

吴亦凡新歌力压Lady Gaga和A妹 欧美网友:他是谁?

网易娱乐11月5日报道 近日,吴亦凡发行新单曲,在欧美iTunes榜单上力压Lady Gaga和A妹,前十的榜单上更是占据七席,不过此番“屠榜”引来众多国外网友的质疑,表示不认识吴亦凡,也不理解为何新单的排名可以这么高。此前,由于吴亦凡粉丝集中刷榜,导致音乐榜单系统预算吴亦凡的销量是Lady Gaga的1750倍 ,十分惊人。 来源:网易娱乐

吴亦凡首度谈起爸爸:从没联络,也不知道现在长怎样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歌手吴亦凡2012年经由韩国男团EXO发迹,但出道才2年就退出,回中国自闯一片天,他最近接受美国媒体访问,对EXO时期觉得感激,“没有那时候就没有现在的我”,也首度谈到父亲,“从没联络,也不知道现在长怎样。”   吴亦凡日前接受美国DJ Vlad访问,被问到曾经身为人气团体的一员,有什么心情?“我当然十分感激所有的一切,有很好但也有很坏的时光,但我珍惜所有的时刻,我认为没有这些,就没有现在的我,这是我承受的人生的一部分,就这么过来了。”   话锋一转,也提到身为韩国偶像的辛酸面,“但最大的问题是,首先行程非常紧绷,我没有任何自由那些的,而最让我感到烦躁的是没有创作的自由,没办法做我想做的音乐类型。”因此转身回到中国,想要开启个人音乐事业。   回到中国本想从饶舌歌手开始出发,吴亦凡却天不从人愿,“我刚回去的时候有很多复杂的情况,同时娱乐业界也变了很多,当时是电影爆炸性发展的时期,即使是好莱坞电影都想和中国合作,因此很多演戏的机会到来,这是我先开始演戏的原因,但中间还是会发行一些单曲,让粉丝还记得我要做音乐。”   而本次采访吴亦凡被追问与父亲关系,也罕见回答了。“我很小大概婴儿时期,父母亲就离婚了,所以我从来没...爸爸基本上就是消失了,我跟我妈一起。”   主持人接着问吴亦凡最后一次和父亲说话是何时?“从来没有!”那有父亲的照片吗?“没有!”有看过父亲的长相吗?“我大概知道他长怎样,但不知道现在的模样。”成长过程会因为同伴有爸爸陪伴而感到挫折吗?他皱了一下眉头答:“我不知道,但我很习惯了,这让我从小很独立,跟妈妈在一起让我变得更成熟,我认为对我不是坏事,能走到今天也都是因为我很自主独立。”   但主持人依旧不死心问,长大后父亲是否有回来?吴亦凡表示不清楚,因为没联络。主持人追问难道不会好奇去联系吗?他也摇头,“不会,我也很忙。”其实吴亦凡曾在2016年被八卦微博爆料生父是清华大学高材生,甚至连长相都公开,让他动怒发文:绝对不要跨过家人这条线!

《新说唱》评委与导师现分歧 邓紫棋吴亦凡称不服

网易娱乐9月7日报道 9月6日,《中国新说唱》在北京举办新一期媒体看片,六强选手将在专业音乐评审的投票下决出四强。而现场评委和制作人的观点产生了较大分歧,音乐业界的评委几次选择都令人意外,邓紫棋就在片中直言对结果不服,几次呛声评委。吴亦凡也表示,如果是自己来选会有不同结果。 在现场播出的节目中,比赛已进入白热化,几组学员battle过后,将由四大音乐平台代表投票选出晋级选手。而其中,评委和制作人的观点产生了较大分歧,音乐业界的评委将重点放在了流行性和对大众市场的考量上,几次选择都令人意外,邓紫棋就在片中直言对结果不服,几次呛声评委。吴亦凡也表示,自己也看重流行性,但希望更多是专注在歌曲本身,而不是选手个人。他坦言如果是自己来选将会有不同答案。 来源:网易娱乐

陈冠希又发文谈嘻哈 疑似二度diss吴亦凡

据台湾媒体报道,吴亦凡担任《中国新说唱》音乐总顾问,同时也身兼制作人和导师,虽然贡献不少,却始终难逃外界质疑“专业性不足”。其中,陈冠希先前才开呛“skr”流行语热潮,近日又发文“你付钱给某个人,不代表他们就成了你的好朋友”,被疑是二度diss吴亦凡。 陈冠希4日在微博PO文,用英文写下:“你付钱给某个人,不代表他们就成了你的好朋友。给所有真正的嘻哈伙伴,请辨认并看清你眼前的谎言,有些业余的人假装是专家要愚弄你们,我相信你们全都比他们聪明和强大,别让我感到失望,我的嘻哈兄弟们。” 此外,陈冠希又另外发了一条微博,用10句全都押韵的英文呛声:“钱不能为你买来名声,它只能为你买来耻辱,这场嘻哈游戏到底发生什么鬼。”综合所有内文,不少网友推测陈冠希diss的对象,可能就是在《中国新说唱》中数次提及自己跟国外制作人是好友的吴亦凡。 陈冠希回复热狗。Ins 截图   事实上,陈冠希已不是第一次被指diss吴亦凡,先前“Skr”一词蔚为风潮,MC HotDog在个人Instagram搞笑造句,陈冠希便曾留言称这很可笑:“大家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觉得自己很酷…这文化到底怎么了?!”(ETtoday/文) 来源:新浪娱乐

吴亦凡维权 造谣其吸毒博主被判赔3万并道歉

昨天,海淀法院一审判决网友王某构成侵权,赔偿明星吴亦凡各项损失3万元。此前,因认为新浪微博用户王某将其低哼音乐的神情状态描述为“疑似毒瘾发作神情懈怠精神恍惚”,并配以相关视频,吴亦凡据此提出侵权诉讼。   案件宣判结束后,作为负责全市绝大部分网络名誉权案件审理的海淀法院,发布了2013年到2018年度《网络名誉权案件审判白皮书》,其中显示,近五年来,海淀法院受理的涉网络名誉权案件新收案件数量正在以平均每年2倍的速度增加,2018年上半年网络名誉权案件数量,已经与2017年全年持平,而此类案件的类型,也从以往的名人明星侵权,媒体侵权,逐渐发展到当事人之间互相“起底”“对骂”等,形式越来越多元化、复杂化。   吴亦凡起诉网友侵犯名誉权获赔偿   昨天上午,海淀法院对吴亦凡起诉微博网友王某以及新浪微博一案进行了宣判。   艺人吴亦凡诉称,2017年12月15日,被告王某在个人新浪微博账号中公然捏造、故意散播“吴亦凡疑似毒瘾发作神情懈怠精神恍惚”内容,对原告进行诽谤,同时配有原告参加活动的视频内容,该视频内容被网络用户恶意剪辑、捏造原告吸毒疑似毒瘾发作。   吴亦凡称,此等网络暴力行为已使其公众形象遭受了严重贬损,并已构成对其名誉权的严重侵犯。根据公证取证录像显示,王某的粉丝量高达101462人次,传播范围极其广泛,负面影响极其严重。   微梦公司作为新浪微博运营方,未尽到平台责任,故起诉要求微梦公司删除相关侵权微博,王某向吴亦凡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精神损害抚慰金及维权合理支出55万元。   微梦公司辩称,作为微博平台的经营者,仅负责提供空间存储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并未对涉案微博进行过任何编辑、整理或推荐,对涉案内容的存在并不知晓。目前,该微博内容已被用户自己删除。因此,不应承担任何侵权责任。   被告王某辩称,涉案微博中的视频并非其制作,属于跟风转发。涉案微博内容确实不属实,发布的微博内容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同意向吴亦凡赔礼道歉;关于经济赔偿,因其收入水平较低,没有能力承担高额赔偿,同意在合理赔偿范围内进行赔偿。   法院判决王某赔偿吴亦凡3万元   海淀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吴亦凡为知名演艺人士,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相对广泛的文娱影响力,应属公众人物范畴。作为娱乐明星,原告在公众场合的言谈举止,属于公众关切内容。   本案所涉事件源起原告在公共场合的特定行为,在等待媒体采访时低哼音乐的举止状态。作为娱乐公众人物,原告对社会公众就此事表达的关注和讨论应予以容忍、克制。但相关评论应合理、有据,符合社会常识性认知、评价,而非肆意“抹黑”、恶意诋毁。   本案中,王某在涉案微博中发布吴亦凡疑似毒瘾发作并配以视频,将原告参加公开活动等待媒体采访时的举止状态解读为“疑似毒瘾发作”,引发公众产生吴亦凡“涉嫌吸毒”的认知结论可以彰显出王某诋毁原告吴亦凡声誉的故意或过失。   涉嫌“吸毒”的消极评价对娱乐明星而言,无疑会严重降低其社会评价和商业价值,超出其作为公众人物应当克制、容忍的限度。   法院认为,纵观被告王某某发布涉案文章的目的、主旨倾向、误导后果等因素,其发布涉案文章具有主观恶意,侵害了原告吴亦凡的名誉权。   微梦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并未直接发布涉案内容。同时,微梦公司应当事人申请,在诉讼中披露了涉案账号的注册及涉案微博的阅读量信息,履行了平台义务,不承担责任。   最后,法院判决王某对吴亦凡赔礼道歉,并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以及维权费用共计3万元。   ■ 关注   个人网络骂战 法院多引导协商   宣判结束后,海淀法院发布了2013-2018年《网络名誉权案件审判白皮书》。   法院介绍,对于不同类型网络名誉侵权案,中关村法庭分别采取了不同的司法保护规则进行裁判引导。   对于恶意利用网络传媒手段散布谣言、诽谤诋毁、侮辱人格的侵权人或者教唆、帮助甚至对侵权言论推波助澜,扩大传播的网络传媒企业,法院加大侵权责任制裁的力度。   对于基于公共利益诉求或正当公众兴趣发表的质疑、规劝、批评甚至反对的舆论监督言论或公开论战,法院在不存在直接侮辱人格的情况下,对原告课以了更高的容忍义务,扩大此类言论发表的自由范围。   对于近几年常见的、基于个人之间网络骂战的言论和相关诉求,法院更多引导互诉原被告之间协商解决,彼此消除给对方造成的不利影响,如果双方坚持要求法院裁判,为体现正确的司法导向性,则会采取责任均衡承担的裁判方法,引导形成合理的裁判预期,避免此类案件的不断增长。   昨天的案件并非吴亦凡首次经历类似案件。2016年11月,杨某在微博中发布有关吴亦凡“召妓召到日本”等内容,并链接“吴亦凡不改人设,召妓召到了日本!”的博客文章。吴亦凡以其名誉权遭受侵害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最终判令杨某在其网络账号主页首页连续三十日发布声明向吴亦凡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20000元。对于维权费用,法院综合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依法确定为11300元。   海淀法院法官表示,公众人物虽具有不同于普通民众的特点,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相对广泛的影响力,其向社会公众传播的言谈举止、行为事迹会对社会公众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在接受社会舆论监督及社会公众知情权利面前,公众人物相应的人格权受到限制。   公众人物人格权利限制并非没有限度,公众人物人格尊严依法受到保护。公民在网络上发表言论应当受到一定限制,在缺乏证据佐证情况下,无端对他人名誉进行侮辱、诽谤,亦构成侵权,需承担法律责任。   ■ 数据   网络名誉侵权案平均每年增2倍   据统计,近五年来,海淀法院受理的涉网络名誉权案件新收案件数量正在以平均每年2倍的速度猛增。相较于2014年,2015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2015年新收案件比2014年同期增长3.62倍,而全年案件总量同比增长4.4倍。2016年新收案件数量有小幅度下降,而全年案件总量与2015年持平,2017年新收案件量同比增长93%,全年案件总量同比增长68.82%。   至2018年上半年,新收案件量就与2017年全年新收案件量几近持平,如果保守估计下半年新收案件等量增长,那么全年案件总量同比增长将高达96.17%。   中关村法庭庭长陈昶屹介绍说,从此类案件赔偿情况来看,与案件猛增情况相比,近五年来网络名誉权案判赔额度保持了相对稳定,精神损害赔偿判赔额一般在5000元以上100000元以下,对企业的经济损失赔偿金额一般在50000元到200000元之间,个别案件判赔达到500000元;对个人的经济损失赔偿金额一般在100000以下。这些判赔额度会随着我国加大对人身权保护的力度及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发展而不断调整。   ■ 案例   崔永元方舟子案双方“删文道歉”   2013年9月起,方、崔二人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在微博中展开争论,方舟子起诉称崔永元许多言论没有事实依据,且崔发表了数十条对方侮辱、诽谤的微博,侵害了方的名誉权。方舟子要求崔永元删除相关微博、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30余万元。   崔永元反诉称,方舟子微博中使用侮辱性语言对自己进行辱骂,向方索赔67万元,并要求其公开赔礼道歉。   法院认为双方部分微博构成侵权,包括如下情况:一、明显依据不足的言论;二、恶意贬低对方人格的言论。“综合考虑二人陆续发出针对对方的几十条、上百条微博的前后背景和具体内容,双方论战从正常讨论社会议题向恶意人身攻击的性质转变,均有借机诽谤、侮辱对方的主观恶意,均构成侵权。”   法院最终判令双方各自删除侵权微博,并向对方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双方上诉后,二审维持了原判。   海淀法院中关村法庭法官姚琳表示:“该案合理确定了微博领域中行为人正当行使言论自由与侵犯他人名誉权之间的界限。”姚琳认为,作为公众人物,对涉及公共议题的讨论,更需讲求一定的议事规则。不应把对公共议题的讨论转化为“比人品”、“比下限”的竞赛,使“对事”的讨论沦为“对人”的攻击。 新浪新闻

网曝吴亦凡古力娜扎恋情 工作室:造谣成本这么低吗?

吴亦凡、古力娜扎。网上图片 8月11日,有网友曝光疑似古力娜扎和吴亦凡方工作人员的朋友圈截图,双方都否认了所谓“恋爱”的传闻。 11日,有网友曝料吴亦凡和古力娜扎相恋,那个所谓“近期要公开恋情”的小生正是吴亦凡,此番言论也引得网友议论纷纷。 网曝“吴亦凡和娜扎相恋” 11日晚,有网友曝光双方工作人员朋友圈,疑似否认此事。其中疑似古力娜扎方工作人员写到“YY也要有限度,现在造谣成本这么低了么”,而吴亦凡方工作人员也在朋友圈发文“脑洞不要太大,莫名其妙”,双双否认所谓“恋爱”传闻。 娜扎方面工作人员辟谣   疑似吴亦凡方工作人员朋友圈截图   娜扎工作室疑似否认该传闻   随后,吴亦凡工作室也发微博称“新歌《Hold Me Down》已经甜到让大家产生幻觉了吗,当然是假的!今晚八点,一起关注吴制作人@Mr_凡先生 的Dream Team吧”,疑似公开回应“恋爱”传闻;而娜扎工作室也发微博称“请造谣者也留点底线,事不过三,请远离”,疑否认该传闻。 来源:新浪娱乐

吴亦凡回怼虎扑用户:我的音乐不用给你们听

吴亦凡正面回应虎扑事件:“你们不用大费心机去做特殊处理跟消音,我的音乐也不用给你们这帮人听。” 新浪娱乐讯 7月25日,吴亦凡微博发文称:“又动谁的奶酪了??呵虎扑不搞体育来搞我,看来真的很闲,我的音乐也不用给你们这帮人听。”意在回应虎扑论坛用户与粉丝的争吵。 据悉,近日有网友在虎扑论坛上发表了吴亦凡的“无修音”原声说唱,吴亦凡粉丝因此与虎扑用户展开了争执,微博账号虎扑步行街扬言说:“这将是一场战争,JRs准备好了吗,我好了skrskr,从微博上得知吴亦凡的粉丝要入侵虎扑,虎扑用户也回应有本事就来,怕什么。”25日下午,吴亦凡工作室声明,称别有用心者利用经过消音、剪辑、调音恶意处理的音频在全网传播,已涉及严重侵权。 随后,吴亦凡在微博晒出新歌MV回怼虎扑用户称:“又动谁的奶酪了??呵,虎扑不搞体育来搞我,看来真的很闲,厉害厉害,还有些到处发消音剪辑调音东西的人也真是大长见识牛X为你们鼓掌。人人平等所以建议以后你们就去听acappella吧,也千万别去现场听我们音乐了 你们不用大费心机去做特殊处理跟消音,我的音乐也不用给你们这帮人听。 最后等着diss track吧 几天后见。” 来源:新浪娱乐

遭诽谤”毒瘾发作” 吴亦凡把网友和微博都告了

吴亦凡。网上图片 因认为王某某在新浪微博平台中公然捏造、故意散播其疑似吸毒的诽谤言论,影视男演员、歌手吴亦凡以名誉权纠纷为由将新浪微博平台运营商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微梦创科公司”)及发布涉案微博的王某某诉至法院。7月11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吴亦凡:“揭秘那些破事呀”公然捏造散布其疑似吸毒的诽谤言论 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网披露,原告吴亦凡诉称,2017年12月15日,在北京微梦创科公司运营的新浪微博平台上,王某某通过其个人微博账号“揭秘那些破事呀”公然捏造、故意散播“吴亦凡疑似毒瘾发作神情懈怠精神恍惚”等对原告进行诽谤的微博内容,同时配有原告参加活动的视频内容。 “实际上该视频内容为原告参加某品牌活动的现场视频,后被网络用户恶意剪辑、捏造原告吸毒疑似毒瘾发作。而微梦创科公司是为王某某提供信息发布服务的网络提供者,对王某某所使用的涉案微博账号具有管理职责与管理权限。由于原告主要从事演员、歌手工作,曝光度较大,二被告的行为已使原告的公众形象遭受了严重贬损,并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严重侵犯。” 吴亦凡以此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微梦创科公司披露截止至涉案微博删除以前的浏览量;判令王某某在全国公开发行报纸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因维权而支付的公证费及律师费等合理开支5万元,以上共计55万元。 被诉微博用户:承认发布的涉案微博内容不属实?今年5月已自行删除 对此,被告新浪微博平台运营商微梦创科公司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其辩称,涉案微博内容是用户发布,其对涉案内容的存在并不知晓。其在收到法院送达的起诉材料后,及时披露了微博用户的身份信息,在本案中无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侵权责任。 王某某辩称,其承认发布的涉案微博内容不属实,对原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为了获取点击量和关注,以便收取广告利益,其曾于个人微博账号“揭秘那些破事呀”中发布过涉案内容,但发布时间是在两年前,而并不是原告所指的2017年12月15日当天;另外,其微博中发布的涉案视频并非由其本人制作,已经注明转发;在2018年5月收到法院传票后,其已自行将涉案微博删除。其同意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在合理范围内对原告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吴亦凡工作室:代理律师并未同意庭外调解 此次吴亦凡的代理律师为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昨日,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微博透露,庭审各方最后陈述完毕后,主审法官询问原告代理人是否有调解意向,原告代理人朱晓磊律师明确回复法官:没有,但会将被告当庭承认侵权并愿意向原告公开致歉的情况向委托人转达。 7月11日,吴亦凡工作室通过微博表示,其代理律师并未同意庭外调解,“我们坚决抵制网络谣言和一切恶意诽谤行为,期待法律的公正判决!” 律师:平台无需承担事先审查内容的责任,但若接到被侵权者通知仍未删除即需承担连带责任 南都记者浏览新闻发现,此前不乏明星起诉娱乐营销号发布诽谤言论,侵犯其名誉权,如李小璐起诉多个微博用户主体涉嫌侵权,古力娜扎起诉新浪微博博主“娱乐圈爆料者小小号”。 记者浏览新闻发现,很多时候,明星不仅将发布相关信息的用户主体,还将平台运营商一并起诉。 那么,平台是否需要担责呢? 对此,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光辉律师表示,就吴亦凡诉王某某案来看,新浪微博平台是否需要承担侵权责任,其实主要看它是否具有过错。过错点体现在两点:第一,微博平台是否具有事先审查内容,是否尽到审查义务?第二,微博平台知道或由被侵权人通知新浪微博后,是否采取了必要措施? 首先,第一个问题,新浪微博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对新浪微博存在的海量信息无事先审查义务,因此,新浪微博无需承担事先审查内容的责任,并不具有过错。 第二个问题,由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了“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若发布人王某某的行为被认定为侵权行为,而新浪微博如果在接到被侵权者通知或明知新浪微博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仍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的话,就需要按上述法条承担相应的侵权连带责任。 延伸:网络营销号为制造“爆款”不惜造谣 近年来,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崛起,改变了传播也改变了营销。许多自媒体借助这些渠道打造营销平台,于是出现所谓的网络营销号。而一些网络营销号为了吸量,制造“爆款”,不惜游走在法律边缘,洗稿、编造谣言不在话下。 此前,南都记者起底网络营销号就发现,因网络营销号造谣而引发的名誉纠纷并不少见,尤其以名人为主。 记者浏览新闻和裁判文书网了解到,对于明星起诉网络营销号侵犯名誉权,明星有多起胜诉。比如,音乐人高晓松曾在微博上遭网络营销号侵权,高晓松把对方告上法庭,最终胜诉,被网友称为“一场教科书式的维权”。 来源:南方都市报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