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7日 星期日 00:26:2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哈佛

Tag: 哈佛

声援起诉哈佛 270个亚裔组织向法庭提交陈述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代表269个亚裔组织(其中包括230个非营利组织和教育机构)于2019年1月8日联手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向波士顿联邦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最新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书(Amicus Brief),坚决反对哈佛大学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歧视并声援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的起诉。 我们此次规模空前的联合行动再次表达了广大亚裔社区在争取亚裔孩子在法律面前受到平等保护和要求哈佛停止其非法歧视亚裔孩子行为方面的强烈诉求。在去年10月至11月哈佛歧视亚裔一案庭审期间,学生公平录取组织的法律团队表现极佳、充分展示了哈佛录取歧视的确凿证据。这些证据显示:哈佛通过事实上的种族配额、种族刻板印象和过高标准这一系列违反美国最高法院相关判决的恶劣行径来歧视和伤害亚裔申请学生。 亚裔社区对哈佛通过暗箱操作给亚裔学生“个人品质”评估普遍打低分这一行径尤感愤慨。在历史上,亚裔美国人曾被当作缺乏其他美国人所具备的价值和人性的劣等族裔,被丑化为“黄祸”。今天,哈佛招生官员依然使用一样可憎的种族刻板印象来为其歧视亚裔学生辩解。 这种录取歧视行为有着恶劣的历史先例:在20世纪前半页,哈佛等藤校就广泛运用系统性的反犹太主义来把犹太学生的录取比例压低。 哈佛给亚裔学生“个人品质”普遍打低分的做法毫无根据并且极具侮辱性。 AACE在2015年对哈佛的行政申诉中就充分列举了亚裔在创业、技术创新、科技和艺术领域的卓越成就。但是,由于害怕受到非法种族配额的限制,并且背着哈佛等扣上的“不可取个性”的恶名,众多亚裔孩子在申请知名大学时却被迫隐藏他们引为骄傲的文化传统和族裔身份。在美国大学录取中针对亚裔普遍的歧视已经给亚裔社区、亚裔家庭和亚裔学生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负担。这在当代美国,是一个十分可悲的社会不公!哈佛这一隐蔽式的歧视行为为美国社会所不容,必须立即被遏止。 正如我们提交的意见陈述书所指出,哈佛在招生过程中使用种族因素是一种错误和无效的措施。哈佛的录取模式至多是一块遮羞布、用于掩盖,而不是解决当下大学校园里多元化缺失的根本原因——太多少数族裔社区中小学教育的严重落后状态。事实证明,种族倾向性录取政策往往帮助了更多的出生在富裕和新移民家庭的少数族裔学生,而不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来自贫困社区的学生。由于这一失败的政策,《纽约时报》在2017年8月24日不得不发布文章承认:“即使有了平权法案,如今非裔和西裔在美国一流大学比35年前的相对比例却更少了。”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先生说到:“哈佛的种族性录取模式给亚裔孩子造成了过重的学习负担,导致他们抑郁症等心理问题的频发、甚至出现自杀。这是当今美国有权势的机构和政治集团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一个严重社会不公。 这一模式也明显违背了“美国梦”的精神——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应当拥有平等的机会来通过自身努力、决心和进取心来获得成功和富足。今天, 270多个亚裔组织联合签署了我们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这向哈佛和其它歧视亚裔的大学发出一个强有力的警告:亚裔社区在捍卫我们孩子宪法所赋予的权利上团结一致,你们必须立即停止在大学录取上的歧视行为!“ 非当事人意见陈述书的链接: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wp-content/uploads/2019/01/SFFA-Amicus-Brief-20190108.pdf 来源:AACE

这个哈佛毕业的美国姑娘 为圆中文梦去了厦大留学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留学生代表郭宁上台发言。 五年前,结束厦门之行,美国姑娘郭宁就无法自拔了。昨天(15日),再次归来的郭宁作为海外新生代表,在厦大新生开学典礼上发言,叙述她变卖家当到中国学中文的始末。 郭宁来自距离纽约很近的康州。她读中学时,学校的外语课只有西班牙语和法语,后来有一位老师提出要加开一门汉语课。小姑娘听后非常兴奋,给州政府的每个学部委员打电话,跟他们说明中国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以及学汉语对美国孩子的裨益。 郭宁终于如愿以偿,她在中学学了四年的汉语后,考入哈佛大学本科,选择东亚研究专业。大三时,郭宁来到上海财经大学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在此期间,她旅行来到厦门。郭宁昨天说,我一下飞机就“哇”了一声。她和同伴在厦门一家酒店住下,她们通过毫无目的的跑步来漫游厦门,她看到的每个角落都是美的。她到厦大参观,促使她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要再回到这里。 从哈佛毕业后,郭宁在一家投资公司做了两年半的研究分析师。但当看到厦门的照片,她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还没实现梦想?什么时候我能再去厦大?”今年春天,郭宁下决心辞了职,她变卖家当,花了六个月时间来计划怎么凑足足够的钱。她从美国东部到西部,来了次“Road Trip”(公路旅行),有时自驾,但跑步居多。可以说,她是一路“跑”到洛杉矶乘飞机来厦。郭宁说,我在每个地方告诉人们:我要去厦门! 昨天,她的这席话,引发了万名学生的热烈掌声。郭宁说,世界越来越小,我们之间越来越互相依存。感谢厦门大学给了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可以更加真实、立体、全面地认识中国。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的美国年轻人和中国年轻人有机会增加了解与信任。 来源:厦门日报

入读哈佛有哪些潜规则?招生官用神秘语言考虑非成绩因素

网上图片 不少成绩顶尖的学子都梦想着能进入哈佛,但这座全球顶尖的知名学府现如今却被揭露在招生方面或许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潜规则”。 网上图片 据《纽约时报》报道,反歧视行动小组“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早前入禀指控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利用种族平衡来调整招生政策,涉嫌歧视亚裔学子,违反了联邦民权法。在案件审理中,法官要求哈佛公开其招生文件,这也使得一些招生“秘密”遭到曝光。 报道指出,哈佛每年能收到约4万名学生的申请,大约2,000名学生会收到入学通知,最终1,600人成为新生。但负责决定哈佛招生的官员在遴选时会使用一种神秘语言,将多个非成绩的因素纳入考虑,包括地域方位、学生背景、父母身分以及校园多元化目标等。 校方会将全国分为大约20个以地理区分的“备审表”(dockets),而负责每个备审表的招生官员小组委员会会,从五个方面对申请者进行评定,其中包括学术、课外、体育、个性和“综合”。“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指出,哈佛会在招生程序上向五个群体提供“小奖励”(tips):少数族裔;继承群体(校友子女);哈佛捐助者的亲属;工作人员或教职员工的子女;以及学校招募的运动员。 资料图片 但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报告表明,亚裔美国人并不属于“小奖励”的受益人群,而哈佛2013年的一份内部报告更是表明,这类人甚至跟录取与否呈负相关。正因如此,“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批评哈佛的举措变相是惩罚他们。 该组织称,哈佛最为隐秘可疑的招生标准是针对申请者的性格和个性的个人评分,在其中占劣势的申请者将采取“剥夺优先权”(The Lop List)处理。以亚裔美国人为例,他们通常被描述为勤奋、聪明,但不突出、难以区分,这无疑是延续多年的刻板印象形成。 惟校方反驳道,在使用不同的统计方法后,亚裔当中的两个次群体“女性”和“来自加州”的申请人入学率有适度上升,也足以证明校方没有对个别种族存有歧视。 网上图片 除上述情况外,法庭文件还显示哈佛存在鲜为人知的“Z名单”(Z-list)。“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指出,名单上的人选是针对成绩介于合格边缘上下,但哈佛又想取录的学子。由于这些认识有着显赫的人际关系,可以在推迟一年的条件下,保证获得入学录取。 据了解,进入“Z名单”的考生大部分均为白人。而哈佛校报《哈佛深红》(The Harvard Crimson)在2002年刊登的一篇文章曾写道,2001年至2002年哈佛大学“Z名单”中的36人中,有26人(占72%)是校友子女。 资料图片 此外,法庭文件中还提到通过为哈佛大学做志愿者(也许是招生面试官),校友的儿女更有优势进入哈佛。而且在“院长关注名单”或“主任关注名单”(dean’s interest list)中,与捐赠者利益相关或者与哈佛有关系的申请者也同样具有优势入学。 对此,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长库南纳(Rakesh Khurana)承认,哈佛并不总是完美,但它一直在努力用正确的方式行事。“我非常谦卑地知晓,历史总有一天会评判我们,我想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反覆自问这样一个问题的原因: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我们要如何变的更好?我们漏掉了什么?我们的盲点在哪里?” 来源:巴士的报

哈佛被诉歧视美籍亚裔学生 常春藤16所名校联署支持哈佛

■■哈佛大学。 Dreamstime.com图片 星岛日报讯 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成员学府和多间大学联署支持哈佛大学,向波士顿联邦法院呈交意见书,要求法庭在哈佛大学被指涉嫌歧视美籍亚裔申请人的诉讼中,判哈佛大学胜诉。 《华尔街日报》报道,常春藤联盟其余七大学府,以及杜克大学、埃默里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史丹福大学,合共16间著名大学,30日向法院提交法庭之友状书(friend-of-the-court brief),指联邦政府禁止学校在录取学生时考虑种族因素是“极大的干预”,要求法庭在哈佛大学被指涉嫌歧视美籍亚裔学生的诉讼中,判哈佛大学胜诉。有关案件订于10月开审。 ■■常春藤联盟其他7所学校合挺哈佛的招生政策。 图为8间盟校的标志。 资料图片 多间学校在状书表示,招生在本质上属于教育层面的判断,受到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的保障,而个别教育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获授予决定学术自由范畴的权利。文件指出,教育机构拥有必要的专业知识和权利,对设定入学标准作出学术判断,特别是判断什么类型、质量、数量的学生或多元化程度,可以提升学生们的学习经验,如果颁定高等院校在收生时完全不能考虑种族因素,这将是对大学学术自由的极大侵犯。 哈佛大学在2014年被“学生为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起诉,声称哈佛的招生程序违反宪法,不符合联邦民权法,故意歧视美籍亚裔学生,即使美籍亚裔学生的学业成绩比其他种族的学生为佳,但获取录的比率却偏低。组织30日表示,明白哈佛重视多元化,但如果使用种族来实现这目标,这做法是错误的。 同日向法院呈交文件支持哈佛大学的,尚包括杜克大学一名法学系教授,一群在读、将入读哈佛的学生及毕业生,以及37个代表研究型大学、法学院、私立学院等的高等教育协会。司法部也正调查哈佛大学涉嫌种族歧视美籍亚裔学生的指控,今年春天曾敦促法院公布一系列与哈佛入学政策有关的文件和数据。 发言人拉科(Kelly Laco)表示,司法部的调查仍在继续,保留酌情参与诉讼的可能性,以确保所有民众免受于任何形式的非法种族歧视。

哈佛大学歧视亚裔?录取比例因何降至19%?

■■虽然哈佛被指招生歧视亚裔,但毕业礼上仍不乏亚裔脸孔。HUSG图片 星岛日报讯 哈佛大学收生时涉嫌歧视亚裔学生一案,原告平权组织“学生为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向法院提交报告,指哈佛透过人格评分把亚裔学生拒诸门外,哈佛否认收生过程歧视,并反驳原告方援引的数据误导。案件将于10月开审。 综合CNN和《纽约时报》报道,代表亚裔学生的“学生为公平入学”向波士顿地区法院提交文件,列举2000至2015年间超过16万名报读学生的资料,指哈佛在学术成绩和课外活动表现等因素外,还以“正面人格”(positive personality)、魅力、勇气、善良和受尊重程度等个人特质评分,亚裔申请者的评分设定由一开始便低于其他族群,即使学术成绩比其他种族的学生卓越,仍被校方强行拉低入学机会。 “学生为公平入学”表示,资料证明了亚裔校友、学生和申请者多年来的疑虑,哈佛时至今日仍然采用上世纪20、30年代的对犹太学生的限额模式,限制获取录学生的种族,行为“构成歧视和种族定型”。 “学生为公平入学”并指,哈佛有系统地歧视亚裔学生,把亚裔生的比例限于每年约20%,而且按年只有小幅度增长,造成白人及西裔学生得利,因此做法违宪。原告方更表示,哈佛为免公然定出收生种族配额,引入一系列主观条件,包括学生的性格、人格等,使得亚裔学生背负“原罪”。 根据分析,校方评核亚裔学生时,往往形容他们“擅于达标”(standard strong),也就是缺乏值得取录的特质,对比白人学生,亚裔学生获得此评语的机率高出25%,另外校方评论也指亚裔学生,“需要更努力才能在大量同类学生中脱颖而出”。 在评估过程中,哈佛会把申请者分为5类,分别为学术、课外活动表现、运动员、个人及整体,评分由1至6,1为最佳。白人学生的个人评分一般优于亚裔,21.3%白人学生获得1或2分,亚裔该比例只有17.6%。 即使校友在学生面试时给予亚裔及白人的个人评分相约,但到了校方收生办事处的一关,亚裔申请者的个人评分仍是最差,有时收生办事处甚至从未与亚裔申请者见面,便直接评为低分。 对此哈佛反驳指,收生办事处即使没有面试,仍能从申请者的自我介绍文章及推荐信等材料作出判断,又指取录委员会有40名委员,当中包括亚裔,绝不可能得出亚裔申请者个人性格比其他种族欠佳的结论。 另外,“学生为公平入学”还披露,哈佛在2013年曾作内部检讨,发现若果校方只考虑学术成绩,亚裔收生比例将高达43%,而非实际上的19%。但计算运动员、校友及教职员子女的因素后,白人比例随即上升,亚裔学生比例则降至31%,再计算课外活动表现和性格评分,亚裔学生便减少至26%。 “学生公平入学”批评,这份内部报告证明哈佛歧视,但校方对报告视而不见也从未公开。哈佛承认有此报告,但认为内容初步和不完整,又指每年都有大量申请者成绩优异,例如将于2019年毕业的一届便有超过8000名学生平均分满分,3500名学生的SAT数学满分,2700名学生SAT口试满分,因此不能单靠学术成绩作为收生标准,其他方面也需要考虑。 哈佛重申,根据校方专家分析,收生筛选过程并没有构成任何歧视,寻求多元化是校方收生过程中重要一环,最高法院也曾在2006年裁定,院校可以考虑学生的族群背景,而哈佛在过去10年录取的亚裔学生增加29%,足以证明歧视不存在。 哈佛又批评,“学生公平入学”的数据属误导及不完整,故意剔除优先获取录的运动员、校友子女和职员子女,他们当中也有亚裔。“学生公平入学”则指,剔除上述元素方能集中分析种族对收生的影响。 此案中双方都希望速战速决,并提请法官以简易判决(summary judgement)作出对自己有利的判决,但法官表明不会未经审讯便裁决,案件将于10月展开聆讯。

王家卫被授哈佛荣誉博士 首位亚洲导演获此殊荣

■■获得哈佛大学颁予博士学位,王家卫笑得特别开心。 文、图:星岛日报 王家卫日前获哈佛大学授予文学荣誉博士学位,以表彰他在电影艺术领域的成就及影响力,王家卫更是史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导演,他对此感到很荣幸,他说:“能够在拥有近400年光辉历史的哈佛大学得此礼遇,与众多历史伟人诸如爱因斯坦、霍金、邱吉尔等成为校友,我感到与有荣焉。” 王家卫在电影艺术领域成就斐然,由其执导的电影获奖无数,凭《春光乍泄》获康城国际电 影节最佳导演奖,并多次担任康城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评审,为电影业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