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05:21:0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孟晚舟案

杜鲁多拒绝用孟晚舟「换人」 政府不干预司法独立

(■■杜鲁多再次拒绝以释放孟晚舟(中),换取加国公民康明凯(左)和斯帕弗(右)。 资料图片) 周三传出有19名加国前法官及前外交人员联署信件,要求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行使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讯,让她返回中国,令两名加国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能获中方释放。早前康明凯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接受媒体访时,亦促渥京以释放孟晚舟换取丈夫返回本国。总理杜鲁多表示,尊重并感谢这些精英专家的意见,但以强硬语调指这是错误的方法,就范只解决短期困难,却令更多身在中国的加拿大人处境更危险,且严重损害本国司法制度。 中国外交部日前也于新闻发布会上,重申只要加国释放孟晚舟,康明凯及斯帕弗就可返回加拿大。 一直被外界指对中国态度相对软弱的杜鲁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有本国前政要促请他指示司法部运用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讯,杜鲁多以坚定语调表示,如果在此事情上向中国提出的要胁“弯腰”,不但严重损害本国的司法制度,且间接“认同”对方将康明凯及斯帕弗当作政治筹码的做法,只会令现时身在中国境内,或其他专制国家境内的加籍公民,处境更危险。 前提乃不能以人质达到目的 杜鲁多说:“政府尽所有的力量确保两加拿大人尽快被中国释放,但政府也要确保未来所有国民的安全,让海外的加人可以安心。如果中国或其他国家发现任意拘捕加人和政治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那对于海外国民是更危险的。我们不允许透过政治压力或任意逮捕公民,来影响我们司法系统的运作。” 他表示,个人尊重19名前政要,但绝不认同他们是次联署要求,认为他们的建议是错判形势。 有记者追问引渡法专家提到,司法部长有权随时停止引渡程序的,并未涉及干预司法的问题,政府如何解读有关法律,杜鲁多表示,他不需要解释法源依据,因为无论有什么样的工具可运用,前提是不变的,就是不能让中国或其他国家认为只要透过任意拘捕加人,利用人质外交和政治压力,就能达到目的。 杜鲁多说,他和康明凯、斯帕弗的一些家人都见过面,深深为他们的遭遇感到难过;但作为政府,不只要关注两人的生命,也要关注所有国民的安危。政府会利用一切工具来挽救两名加拿大人,过去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最终成功被释放的。 学者指不宜开干预先例 有法律学者认为,司法部长虽可运用现有赋予政府的中止司法聆讯权力,但此例一开,将引致政府部门干预司法独立,对本国《引渡条例》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 加拿大情报局前策略分析师古尔斯基(Phil Gurski)表示,明白康明凯及斯帕弗家人的心情,日夜盼望亲人能早日回家,但若“释孟换两米高”成为事实,等同将身在极权国家的加籍公民变为政治人质。他赞同杜鲁多对事件的强硬立场,认为这是保护身在海外公民的明智之举。

杜鲁多全国讲话:孟晚舟案仍要坚持司法原则

【星岛综合报道】有19名加国前法官及前外交人员联署信件,要求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行使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讯, 让她返回中国,令致两名加国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能获中方释放。总理杜鲁多表示,尊重并感谢这些菁英专家的意见,但他无法接受,这是错误的,因为这只是解决短期的问题,却造成未来更严重的问题。 杜鲁多说,政府尽所有的力量确保两加拿大人尽快被中国释放,但政府也要确保未来所有国民的安全,让海外的加拿大人可以安心。如果中国或其他国家发现透过绑架人质和政治手段就可以达到其目的,那对于海外国民是更危险的。因此加拿大不仅尊重我们的司法制度,也会坚守司法和政治上的原则。 有记者追问引渡法专家提到,司法部长是有权可以随时停止引渡程序的,并未涉及干预司法的问题,政府如何解读法律的问题?杜鲁多说,他不需要解释法源依据,因为无论有甚么样的工具可运用,前提是不变的,就是不能让中国或其他国家认为只要透过任意拘捕加拿大人,透过人质外交和政治压力,就能达到其目的。 杜鲁多说,他和康明凯、斯帕弗的一些家人都见过面,深深为他们的遭遇感到难过,但作为政府,不只要关注两人的生命,也需关注所有国民的生命安危。政府会利用一切工具来挽救两加拿大人,过去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最终成功被释放的。 加拿大遭到惠誉国际评级公司调降了主权评级,但杜鲁多表示,加拿大还是七大工业国中财务表现最好的,政府提供很多财务支援各国民,这些投资是需要的,不仅为了让国民能度过现在的大流行危机,也是为了让未来的经济有更好的支柱。 渥太华周宣布对大专学生的新拨款,如果这个暑假在校学生愿意担任志工,将获得1,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金额。渥太华也将提供更多的学术研究机会和工作职位来帮助年轻人。杜鲁多表示,渥太华也将创造有1万个暑期就业的机会给15~25岁的年轻人。 图:加通社 v01    

19名加拿大前高官 促联邦释放孟晚舟

(■■杜鲁多一再表示,政府不会干预孟晚舟引渡案。 加通社资料图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鼓励加拿大政府根据前自由党司法部长、前法官及律师的意见,中止司法程序,释放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换取两个被中国拘禁的加人回国。 本周初,前联邦自由党司法部长洛克(Allan Rock)与前最高法院法官阿伯(Louise Arbour),引用了在引渡案件上拥有数十年经验的多伦多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的法律意见,指渥太华有合法权力介入孟晚舟引渡案,使孟晚舟立即获释,因此渥太华称自己没有合法权力介入此宗引渡案实属错误,联邦司法部长可以随时撤销引渡。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对此,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官方讲话的英文译本,赵立坚表示,这些选择是在法治范围内的,可以为解决该两个被囚加人的情况开辟空间。 昨天再有19名加国前法官及前外交人员联署信件,要求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行使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讯, 让她返回中国,令致两名加国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有机会获中方释放。联署人包括属自由党的前外长艾斯禾菲(Lloyd Axworthy)、保守党前外长外长康农(Lawrence Cannon),以及前新民主党党领博特宾(Ed Broadbent)。 小杜一再表明不会干预孟案 然而,总理杜鲁多一再表示,他既不能,也不会干预孟晚舟引渡案。他周一称,没有考虑这一点,本国拥有强大而独立的司法制度,任何正在考虑削弱本国价值观,或削弱本国司法系统独立性的人士都不会理解到,加拿大坚持这个原则和价值观的重要性。 赵立坚重申洛克和阿伯的论点,并指出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在接受《环球邮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也表达同样的观点。 赵立坚又称,即使是加拿大方面宣称的司法案件,司法部长也有权在任何时候停止引渡程序,正如康明凯的妻子所说。这表明加拿大政府实际上可以根据加拿大法律以公正的方式处理这一事件。 皇家骑警于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孟晚舟。几天后,中国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弗,指他们二人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 中国一再否认孟晚舟被捕与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捕有关,并敦促杜鲁多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而中国没有任意拘留之类的事情。 中国上周正式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控以间谍罪,加剧了加中之间的紧张关系。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洛克和阿伯提出的法律意见直接影响了北京,中国会利用这法律意见,向政府施加压力。 前驻华大使吁别向中国屈服 赵朴认为,杜鲁多屈服于这种国内压力是错误的,因为这会使中国的行动合法化。 他续道,加拿大不应沉迷于这种人质外交,会损害加拿大的信誉。杜鲁多政府必须继续召集其他国家与加拿大站在一起,以便中国人停止使用这些“欺凌手段”。 赵朴又称,众所周知,司法部长可以介入引渡案件,但现在为时已晚,渥太华必须让司法程序展开,当然,这对该两个加拿大人的家庭来说,结果是非常难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鼓励渥京听取意见 终止引渡孟晚舟司法程序

【星岛综合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鼓励加拿大政府根据前自由党司法部长、前法官及律师的意见,终止司法程序,释放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换取两个加人回国。 本周初,加拿大联邦自由党前司法部长洛克(Allan Rock)与前最高法院法官阿伯(Louise Arbour)引用了在引渡案件上拥有数十年经验的多伦多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的法律意见,指渥太华有合法权力介入孟晚舟引渡案,使孟晚舟立即获释,因此渥太华称自己没有合法权力介入此宗引渡案实属错误,联邦司法部长可以随时撤销引渡。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对此,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官方讲话的英文译本,赵立坚表示,这些选择是在法治范围内的,可以为解决该两个加拿大人的情况开辟空间。 然而,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一再表示,他既不能,也不会干预孟晚舟引渡案。他周一称,加拿大没有考虑这一点,加拿大拥有强大而独立的司法制度,任何正在考虑削弱加国的价值观,或削弱加国的司法系统独立性的人士都不会理解到,加拿大坚持这个原则和价值观的重要性。 赵立坚重申洛克和阿伯的论点,并指出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在接受《环球邮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也表达同样的观点。 赵立坚又称,即使是加拿大方面宣称的司法案件,加拿大司法部长也有权在任何时候停止引渡程序,正如康明凯的妻子所说。这表明加拿大政府实际上可以根据加拿大法律以公正的方式处理这一事件。 皇家骑警于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孟晚舟。几天后,中国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指他们二人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 中国一再否认孟晚舟被捕与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捕有关,并敦促杜鲁多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而中国没有任意拘留之类的事情。 中国上周正式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提告,加剧了中加之间的紧张关系。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洛克和阿伯提出的法律意见直接影响了北京,中国会利用这法律意见,向政府施加压力。 赵朴认为,杜鲁多屈服于这种国内压力是错误的,因为这会使中国的行动合法化。 赵朴续道,加拿大不应沉迷于这种人质外交,会损害加拿大的信誉。杜鲁多政府必须继续召集其他国家与加拿大站在一起,以便中国人停止使用这些“欺凌手段”。 赵朴又称,众所周知,司法部长可以介入引渡案件,但现在为时已晚,渥太华必须让司法程序展开,当然,这对该两个加拿大人的家庭来说,结果是非常难过。 V17

北京指孟晚舟案 加拿大沦为美国帮凶

中国外交部周一称,孟晚舟被逮捕属于严重的政治事件,从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一份报告可以佐证“这不是普通的逮捕”,充份暴露了美国蓄意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和华为公司的政治图谋,加拿大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 有记者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提问,加拿大法院12日公布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2018年12月1日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告知CSIS有关当日晚些时候在温哥华国际机场逮捕孟晚舟的计划。 要求立刻释放孟晚舟 备忘录指出,FBI不参与逮捕行动以免外界认为美方施加了影响。孟晚舟的法律团队称,上述备忘录表明CSIS故意掩盖FBI参与此事,已有公开文件显示FBI频繁与加执法部门联系。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表示:“加拿大法院披露的有关文件再次表明,孟晚舟事件是一起彻头彻尾的严重政治事件,充分暴露了美蓄意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和华为公司的政治图谋,加拿大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 他又说:“中国政府维护本国公民和企业正当合法权益的决心坚定不移。我们再次敦促加方认真对待中方的严正立场和关切,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路透社报道, CSIS报告中担忧孟晚舟逮捕行动的曝光时点。 孟晚舟的律师指出这点需要关注,因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时正参加20国集团(G20)阿根廷峰会,在12月1日傍晚一同参加晚宴。 就在孟晚舟被捕后几天,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因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而被捕,两人一直被拘禁,无法与家人和律师说话见面,过去每个月可有一次和加拿大领事官员见面的机会,自从中国爆发新冠状病毒疫情后,连领事服务都被取消。星岛综合报道

孟晚舟律师团指美国提供证据失实

(■■孟晚舟律师团队15日提交备忘录,指美国提出的证据失实。资料图片) 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卑诗省高等法院的涉及双重犯罪引渡裁决中败诉后,积极展开反扑行动。孟晚舟律师团周一(15日)指控美国向听取其引渡案的加拿大法院提供“严重不准确和误导性”的证据摘要,认为该案应终止诉讼。 因为新冠疫情关系,周一的法院聆讯是通过电话举行,控辩双方的律师和孟晚舟本人都参加了。 孟晚舟律师团在卑诗省最高法院发布的一份长达10页的备忘录中说:“请求国的证据摘要……是完全不准确的,是基于对事实蓄意遗漏和或鲁莽的错误陈述,构成对引渡程序的严重滥用,请求国应无权继续进行引渡要求。” 律师团提到美国进行虚假陈述,例如省略了孟晚舟向香港汇丰银行提供的一份PowerPoint文件细节。 新的指控还声称,美国错误地断言,只有汇丰银行的下级雇员才知道华为与星通(Skycom)的关系,但“若涉及汇丰与星通或华为的关系要修改或是终止的决定,却不需得到汇丰最高管理层的审查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美国声称孟晚舟谎报了华为在伊朗业务关系,欺骗了汇丰银行,违反了美国制裁,所以寻求加拿大将她引渡到美国接受审判。 孟方建议明年5月才聆讯 孟晚舟团队建议未来的聆讯至少要拖到2021年5月25日才举行,而代表美国利益的加拿大政府律师则建议3月26日聆讯。但副首席大法官霍尔姆斯都不认可这两个时间,并对双方希望解决各种争论的顺序提出质疑,最后法院决定下周二(23日)再举行管理会议。在可以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原则下,此案可能会拖上好几年。 周一孟晚舟的律师团在聆讯上,还对美方说法提出异议,称“事实上,华为和汇丰之间从来没有9亿美元的信贷。汇丰是和其他8家银行联合提供了16亿美元的信用贷款,其中汇丰的出资额为8亿美元。” 目前为止,孟晚舟律师一共提出了三个滥用程序的论点来反击控方。第一个是孟晚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加拿大边防人员在美方授意下进行非法搜查和审讯;第二个是涉及政治性的滥用问题,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评论此案时说,如果有利于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他愿意介入孟晚舟案件;第三个就是关于美国向法院提供的证据摘要中有虚假陈述的说法。 孟晚舟的律师派克(Richard Peck)在周一的听证会上说:“确实看到了三个关于滥用的论点……其中一个与请求国总统有关,他声称他将利用孟女士案做他想做的事情,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愤怒的评论。”孟晚舟的律师认为,这些评论可证明美方对孟晚舟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中国外交部周一也称,孟晚舟案件是美国蓄意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和华为公司的政治图谋,加拿大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

孟晚舟案发酵 近1.3万在华加人忧安全

(■■康明凯(左)与斯帕弗目前仍被拘留。资料图片) 加拿大环球事务部称,目前自愿向联邦登记并在中国的加拿大人有12,885人,目前有118人遭羁押,多为毒品及诈骗相关罪名;在中国居住的加拿大人都关注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被捕案,尽管有人有些担心个人安全,但是也有人称,只要“行得正,企得正”,不用担心。 据加通社报道,任职教师的加拿大人麦克卢尔(Christopher Maclure)在中国接受电话访问时称,他在中国居住了20多年,而在他记忆之中,第一次在中国感到害怕是在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皇家骑警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转机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当时这在中国是头条新闻。几天后,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中国被拘留,理由是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不过,普遍加拿大人认为,康明凯和斯帕弗的被拘留是中国任意拘留。 麦克卢尔表示,这些事件发生后,他的家人非常担心。然而,他指出,在中国居住了这么多年,他在中国感到比在西方任何国家更安全,而且我的中文说得很好。 此外,来自魁省的女子拉鲁什(Myriam Larouche)在中国是研究生。她表示,不担心自己在中国受到孟晚舟事件所影响。现在她身在加拿大,但她计划在航班恢复飞行并开始上学后,返回中国。 118遭押 多涉毒品和欺诈 拉鲁什称,在听到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捕时,曾经有些担心,并就此问了一些朋友,他们告诉她“不必担心”。 另一个加拿大人杜普莱西斯(Wayne Duplessis)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已经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他表示,他希望可以回去。他续道,在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拘留的几天后,有朋友问他“你担心吗?”他想了一想,答道“我应该担心吗?”杜普莱西斯称,他和家人在中国受到了很好的对待,当地人对加拿大非常尊重。 加拿大环球事务部指出,目前有12,885个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自愿向该部门登记。 根据资料,目前有118个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拘留,最常见的指控是与毒品和欺诈有关。去年初,中国法院判处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死刑,罪名是走私毒品。星岛综合报道

内部文件揭华为内幕 孟晚舟案雪上加霜

根据路透社取得的华为内部文件显示,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公司关系非常紧密,明知且刻意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令,还企图掩饰两公司的关系。这可能会成为美国政府控诉华为的新证据,让上个月才刚在卑诗省法院双重犯罪引渡败诉的华为副董事长财务长孟晚舟的案件雪上加霜。 报道指出,这批文件是华为和星通的伊朗有关业务内部纪录,涵盖备忘录、信函、合约协议。文件以英文、中文、波斯语写成。文件提供7年前华为和星通如何实际在伊朗运作的幕后情形及两公司如何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文件描述华为如何控制星通,例如2013年初如何仓促试图“切割”自己和星通。因为担忧美国政府对伊朗的贸易制裁,华为还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以隐藏华为和星通的关系,包括改变星通管理层、关闭星通在德黑兰办公室、在伊朗成立另一家公司以接手星通数以千万美元计的合约。 新文件可能会成为美国对华为和孟晚舟提起诉讼的证据。美国起诉书称,华为和孟晚舟参加了一项欺诈计划,目的是通过星通为华为在伊朗的业务获取违禁的美国商品和技术,并通过欺骗汇丰银行将资金转移出伊朗。起诉书称,星通是华为的“非官方子公司”,而不是“当地合作伙伴”。 孟晚舟于2018年12月在加拿大温哥华遭拘捕,美国正努力争取引渡孟晚舟到美国受审。孟晚舟和华为坚称她是清白的,认为加拿大并未有类似的伊朗制裁令,所以双重犯罪不成立。但上星期卑诗省高等法院法官判定符合此案双重犯罪原则,故引渡案将继续进行。 华为拒绝对此发表意见。 中国外交部表示,美国正在将经济和贸易问题政治化,这不符合中国或美国公司的利益。它说:“我们敦促美国立即停止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公司的不合理镇压。”它把有关这个故事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华为。” 图:加通社 v01

孟晚舟败诉全程回顾 大法官详解判决依据

(■■穿着黑色裙装的孟晚舟(右三)周三出庭后,在保安人员护送下离开。本报记者张誉摄) 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抵抗被引渡往美国的司法角力首仗失败。卑诗最高法院周三裁定,该引渡案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即美国对孟晚舟的指控,在加拿大也同样被视为犯罪。加拿大司法部已经发出声明确认,将尽快推动此案继续进行。法庭定于6月3日再次开庭,届时控辩双方将商议下一步聆讯的日程安排。 孟晚舟于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国际机场(YVR)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者应美国司法当局的要求拘捕。美方以孟晚舟涉嫌欺诈银行等罪名要求引渡。孟晚舟向法庭提出终止此案的申请周三虽被驳回,但不代表会被即时引渡去美国,此案会继续进行,预计辩方律师团队将围绕加美执法者滥用司法权力,以及孟晚舟的宪法权利遭侵犯等理由拒绝引渡。 法官:指控本质乃欺诈 “双重犯罪”要素是引渡能否执行的重要原则,即相关指控必须在加美两国都被视为犯罪。周三,主审此案的卑诗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终于就此作出裁决。 她在23页判词最后的结论中表示,引渡案所要求的“双重犯罪”要素适合本案,美国制裁对“双重犯罪”的影响可能存在,相关作用分析及背景已被充分考虑,但美国制裁不是此案“双重犯罪”的本质部分。她明确指出,美国司法当局针对孟晚舟的指控,在加拿大也是犯罪指控。但她也说,对在加国法律下,是否有足够可依赖的证据证明孟晚舟有欺诈行为不做判断,留待日后法庭决定。 霍姆斯强调,加拿大法律决定的是指控的本质,而本案的本质就是欺诈犯罪指控。加拿大虽然没有同美国相同的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禁令,但这并不能阻止一个人因为同样的罪名而在加拿大被检控。 霍姆斯说:“加拿大法律中的欺诈,着眼点远远超越国境。孟女士对‘双重犯罪’试图做出的分析解释,对加拿大针对欺诈及其他经济犯罪,以引渡的方式履行国际义务的能力将造成严重的局限性。” 指辩方图令法官视野变得狭窄 在此前的聆讯中,孟晚舟律师团队反复强调,加拿大并没有同美国一样的针对伊朗制裁令,这意味着孟晚舟被指控的行为在加国不应被视为犯罪,因为没有加国银行会因此遭受损失。而控方就认为孟晚舟被指控的行为就是欺诈,十分清晰和简单,在加美两国都是犯罪。 霍姆斯说自己在判断时,需要假定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加拿大时,是否能被判断为犯罪指控。而她的结论是,无法认可孟晚舟方提出的将美国制裁作为考量,再来判断是否对汇丰银行(HSBC)造成风险的论点。因为孟晚舟的律师试图将法官分析的视野变得过于狭窄,实际上欺诈犯罪有十分巨大的潜在范围,可能包括非常广泛的行为、非常大的时间跨度,也会在很多地区涉及到很多人、行为及后果。此前的经验显示,很多诈骗者通过国际交易,以便更好地藏匿自己的身份、诈骗所得地点等。 针对孟晚舟方提出外国法律在此案中影响,即加拿大没有如同美国般制裁伊朗,对此霍姆斯解释说,其实加国此前曾多次间接帮助执行外国法律,前提是相关指控的行为也违反了加拿大价值观。例如,早在1860年的一宗引渡案,本国法庭就曾裁定美国密苏里州一宗谋杀指控为双重犯罪,该指控涉及奴隶制度。 美国制裁令与加价值观不抵触 孟晚舟引渡案中的美国经济制裁虽非本国法律,但该美国法律与加拿大价值观没有实质性抵触,就如同当年美国奴隶制同样违反本国价值观一样。法官也强调,此案符合“双重犯罪”的标准,并不意味着对孟晚舟的指控已经被定罪,她在本国也不会面对审判,本次裁决只是确定了指控她的罪名在加拿大也是犯罪指控。 霍姆斯也指出,最终还是要由加拿大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来决定,是否将孟晚舟交给美国当局。 司法部声明续推动引渡 在法庭周三做出裁决后,代表美国的加拿大司法部已经发出声明确认,将尽快推动此案继续进行。 孟晚舟的法律团队,接下来可就该“双重犯罪”判决上诉,同时在下一阶段的引渡聆讯中,继续以孟晚舟在YVR被拘捕时,加美执法者滥用司法权力及程序,对她的宪法权利造成侵犯。在此前的聆讯中,孟晚舟的律师提供大量证据,指加拿大骑警、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合谋拘捕行动,在未告知孟晚舟权利的情况下,先由CBSA官员盘问孟晚舟套取口供,更扣押她的手机、平板电脑及手提电脑,此后再由骑警实施拘捕。辩方律师也指控这些电子设备曾在孟晚舟被拘捕后的第3日被开启,其中资料被提供给FBI。不过,控方对这些指控大多予以否认。 此案将于6月3日上午9时再开庭,届时控辩双方会与法官商议下次聆讯的排期,不知孟晚舟到时会否出庭。 为报道此案的重要进展,周三大批传媒代表来到法庭,但只有少数提前登记的记者获准进入一个庭审室,在判决公布前一个小时获得判决书。而在法庭外,支持及反对引渡孟晚舟的人士均到场表达立场。

专家分析为什么孟晚舟案会败诉

(■■博廷) 温哥华律师兼引渡案专家博廷(Gary Botting)称对孟晚舟案裁决结果表示“失望”,他认为此案非常明显是政治化案件,加方更有权随时终止引渡过程;卑诗大学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姜闻然亦表示“惊讶”,他说这可能令本已陷入低谷的加中关系雪上加霜;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也对判决感到意外,他认为中国会采取进一步报复行动,两名被拘加拿大人处境堪忧。 博廷周三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对结果表示失望,但称不意外。他说,法院应该将其裁决限制在欺诈问题上,或者应该仅考虑整个伊朗制裁问题,但法官仅引入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这这一裁决令人不满,他相信华为一方应会就此提出上诉。 博廷指出,中国从一开始就指出此案是一个政治事件,而他亦认为这很明显是政治事件。华为想在北美拓展其业务,而孟被捕前赴墨西哥也是为了推广华为的技术,即使孟晚舟可以到达墨西哥,估计美国也会要求墨西哥拘捕孟。博廷说,政客们一直强调司法独立,但杜鲁多及加拿大司法部长一直忽视一个事实和机会,那就是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候中止引渡程序,可惜他们一再错失机会,从一开始这个案子就不用走到法庭这一步。 令加中关系陷入悲观 姜闻然则表示,这一判决令整个案件更复杂化和长期化,接下来控辩双方都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从政治角度看,对美国政府而言周三是个可以欢庆胜利的日子,这样的结果正是他们想要的,但对加中关系而言,则不是一个好日子。这一结果令很多人都感到惊讶,因为此案是很容易可以走向不同结果的,现在这情况令人对加中关系感到有些悲观。 不过他指出,从去年秋季以来,杜鲁多政府表现出愿意和中国保持很好的关系,无论在内阁人选选择“接触派”,还是最近在新冠疫情上的合作,以及没有追随美国将中国作为疫情“替罪羊”进行指责等,加中关系目前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阶段。他希望中方不要如有些人预计的那样因此案对加拿大进行报复,比如贸易制裁或对两个加拿大人采取进一步措施等,他认为这样会将加拿大推得更远,反而可能投向美国的怀抱。 李克伦表示,他对法官的判决感到意外,这和他之前的料想不太一样。他称,这宗案件不是个单纯的司法案,而是涉及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目前最令人忧心的就是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处境。 李克伦说,中国很可能有进一步报复行动,如果很快推进两人的审判就糟糕了,因为他们在中国涉及违反国家安全,这可能会判死刑;同时中国还可能在贸易上进一步制裁加拿大,可以预料加中关系会更恶化。 李克伦指出,法官基本认定欺诈是广义的,因为在引渡的情况下,狭义的欺诈会让坏人可以做坏事并可摆脱罪名。从长远看,将欺诈定为狭义的概念将不利于全球和加拿大的引渡系统。星岛记者报道

外交部长强调司法独立 华为发声明相信孟清白

孟晚舟案件双重犯罪成立,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三强调“加拿大司法机关是独立运作的……这项决定只是诸多法律程序中的一个部分,加国政府会继续保持孟女士的引渡程序透明处理。” 商鹏飞又说:“加拿大现时重中之重的目标,是确保康明凯和斯帕弗两人尽快获释,以及希望中国宽大处理在中国面临死刑的加拿大人。”并称:“将继续与中国进行有原则的接触,以解决双边分歧,并在共同关心的领域下合作。” 而国际危机组织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在推特中再度为任职该机构的康明凯发声,他发推文说:“孟晚舟案件裁定与我们的同事康明凯无关。他不应该被当成人质。” 另外,加拿大华为公司也发声明指,“对卑诗省高等法院的判决表示失望。我们一直相信孟女士是清白的,也将继续支持她寻求公正判决和自由。我们希望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最终能还孟女士清白。孟女士的律师团队将不懈努力,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判决前,中国外交部周二再促加拿大尽快释放孟晚舟,说“加方应立即纠正错误,释放孟女士,并确保她早日安全返回中国,以避免对中加关系造成任何持续伤害。” 星岛综合报道

现场直击:孟晚舟案庭审细节

(■■温市中心卑诗高等法院外,来自全球各地的记者报道孟晚舟案。本报记者摄) 周三孟晚舟引渡案因有实质判决,再度引起各方媒体的关注。不过因防疫禁令,法庭只允许27名提前登记的法庭认可记者,进入20号庭审室,在法庭公布判决前1个小时获得判决书,但严令必须等到上午11时整,才可向外界传递。孟晚舟到庭后,法庭增加3个庭审室视频直播以符合防疫距离要求,而孟晚舟也戴上口罩坐在她的律师旁边。 受新冠疫情影响,法庭已停止了多数案件的审理及聆讯。上周法官宣布周三就“双重犯罪”判决后,法庭职员向所有法庭认可记者发出电邮,称可提供27个记者名额进入法庭20号庭审室,可提前一个小时获得判决结果,先到先得。不过,法庭同时提出严格要求,包括申请记者必须签署不在周三上午11时前向外传递判决信息等保证书,以及须出示签名保证书及有效身份证件才可入内。 《星岛》记者率先进20号庭审室 《星岛日报》记者与另外26位登记同行,周三上午9时15分开始经查验进入20号庭审室。法庭职员重申规则,准许使用电子设备,但严令11时前不得与外界联系,否则会面对严厉惩处,然后在10时分发23页判决书。此后各记者都在自己的手机或电脑上忙碌,10时59分现场职员致电法庭书记员,确定判决书已上载法庭网站。随着她一声“OK”,各路记者立即按下发送键,将判决结果传去各地。 根据事先安排,法庭会在早上9时将结果告知控辩双方,而律师必须等到10时才能告知孟晚舟。法庭职员此前就告知记者,11时半控辩双方会在55号庭审室与法官商议案情。为保障防疫社交距离要求,法庭还在20、53及54号庭审室架设视频,直播法官所在55号庭审室现场情况。因有媒体连线导致声波受影响,法庭还曾一度中断后才恢复。 孟晚舟庭内戴上口罩 在55号庭审室内,离开家及进入法庭时都未戴口罩的孟晚舟,在裁决公开后不久进入法庭,也戴上口罩坐在律师旁边。她的律师也告诉法官,孟晚舟有一定的英语能力,除非特殊情况要求,不必由传译解释法庭内容。 星岛记者李群

卑诗省高等法院:孟晚舟案结果将5月27日公布

卑诗省高等法院公布,将于2020年5月27日(星期三)上午11点公布孟晚舟案件中关于双重犯罪问题的审判结果,详细内容会发布在法院网站上。 在发布《判决理由》之前,上午10点会在卑诗省市中心的法院为经认可的媒体代表进行现场禁闭说明。想参加的媒体代表必须按照规定提交注册请求,但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因此最多允许27位媒体代表参加这个禁闭说明会。 4月27日,卑诗省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听取律师和媒体意见后,同意会事先告知判决公布的时间。当时法官提到,判决当天早上就会允许控方将裁决通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美国司法部。 法院计划在判决发布之日的上午11点安排孟晚舟出庭,除非她和控方都同意可以通过电话出庭。 双重犯罪的认定是此案的核心,如果控方未能证明孟晚舟在美国所犯的指控在加拿大也能成立,则双重犯罪就不成立,意味着无法引渡孟晚舟。 孟晚舟的律师辩驳,美国逮捕孟晚舟是指控她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但加拿大没有一样的禁令,所以双重犯罪不成立。但控方称,此案的核心是涉嫌欺诈银行,美国和加拿大都有金融欺诈罪。 图:星报 v01  

丛培武表示孟晚舟案是加中关系重点 杜鲁多强调司法独立

对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直接将中国任意拘留两名加拿大人-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合法逮捕案直接联系在一起,总理杜鲁多说他不感到惊讶,因为中国并非拥有司法独立系统的国家。 Globle News周四在例行记者会上向杜鲁多提及访问丛培武时,丛培武否认拘捕两加拿人是属于劫持人质的作法,但丛培武却随后直接提到了孟晚舟案件。当被问及这种直接联系时,杜鲁多说:“我们从一开始就看到中国官员将这两个案件联系在一起。” 杜鲁多又说:“加拿大拥有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其运作不受政治家的干扰或推翻。中国的工作方式不尽相同,似乎也不了解我们的司法系统不受政治干预。” 加拿大当局应美国当局的要求,于2018年12月逮捕了涉嫌违反美国伊朗制裁禁令而有欺诈银行之嫌的孟晚舟,目前孟晚舟正在卑诗省法院进行引渡聆讯。孟晚舟被捕几天后,中国随即逮捕康明凯和斯帕弗。 丛培武接受Global News访稳中提到:“没有劫持人质那样的东西。那两名加拿大人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罪,中国当局正在依法处理此案,我想告诉你,他们身体状况良好。但我想借此机会指出,实际上加中双边关系中最大的问题仍然是孟晚舟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明确表示,中国要确保她顺利安全返回中国。” 当两次被问到为什么加拿大领事官员不允许和康明凯和斯帕弗进行视频通话时,丛培武拒绝回答。 图:加通社 v01

联邦向法院申请 以国安为由不提供孟晚舟案部分资料

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有指联邦政府已向联邦法院提出申请,以涉及国家安全机密资料为由,要求不向华为方披露一些资料,但未披露细节。 据Global电视报道,加拿大官员已向法院提出申请,以防止在孟晚舟引渡案中披露他们所称的“敏感资料”。官员在该项向联邦法院提出的申请中指出,假如相关文件被披露,文件将下令交给孟晚舟的法律团队,届时将会损害加国的国家安全。 司法部小组要求法庭颁禁令 该项申请是由司法部国家安全小组提出,要求法庭颁令,禁止公开该份文件。 相关申请细节迄未披露。根据《加拿大证据法》(Canada Evidence Act),政府可以基于国家安全理由,从法庭诉讼中扣起一些资料。 有关聆讯已在周二举行,下一次聆讯定在5月19日进行。在2018年12月1日,皇家骑警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转机的孟晚舟。她因为涉嫌违反对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而面临欺诈审讯,美国政府要求把她引渡到美国受审。孟晚舟被捕,被指激怒了中国,并令加中关系紧张。在中国敦促渥太华撤消此案的同时,孟晚舟的律师试图以程序被滥用为由,要求法庭撤销案件。 去年12月9日,卑诗省一个法官下令加国政府要向孟晚舟的团队发布其他文件,以便孟的法律团队用在滥用程序的申请上。不过,加国官员提出的申请声称,这些文件包含敏感资料,一旦公开将损害国家安全。 星岛综合报道

孟晚舟案不受疫情影响 4月底将如期开庭

(■■图为孟晚舟在今年1月23日,步出温哥华大宅往卑诗最高法院时摄。加通社) 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负责审理此案的卑诗最高法院副首席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表示,不会在短期内,就孟晚舟申请撤销起诉的诉讼作出裁决,但4月与6月已排期的庭审程序继续。鉴于疫情,辩方建议,只有在霍姆斯裁定孟晚舟胜诉时,孟晚舟才需要出庭。 霍姆斯周一与检控官、辩护律师、孟晚舟及其翻译举行视像会议。 美国正在寻求以欺诈罪名引渡孟晚舟到美国,法庭1月听取了有关孟晚舟是否构成在加拿大犯罪的论点。 法庭笔录显示,霍姆斯在视像会议上称,不打算在短期内公布裁决。 然而,当裁决发布时,新冠疫情继续,届时怎么办。孟晚舟其中一位律师提出一项建议,就是只有在霍姆斯裁定孟晚舟胜诉时,孟晚舟才需要出庭。 2018年12月1日,皇家骑警应美国的要求,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转机的孟晚舟。其后,中国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国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指他们二人涉嫌充当间谍及盗取中国国家机密与情报。事件被广泛视为中国报复孟晚舟被捕。 下回庭审4月27日 孟晚舟被指控就华为与一家伊朗子公司的关系向汇丰(HSBC)撒谎,使该银行面对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风险。 孟晚舟的辩护辩律师称,因为加拿大没有类似对伊朗的制裁,所以并不构成双重犯罪,法院应驳回美国的引渡要求,不过控方指法官的工作是确定,是否有足够证明孟晚舟欺诈证据。 假如霍姆斯接纳孟晚舟的双重犯罪论点,孟晚舟会获释;相反倘若孟晚舟败诉,案件将进入下一阶段,处理孟晚舟对加拿大当局涉嫌滥用程序把她拘捕的指控。 另外,检控官周一表示,已提交更多与孟晚舟被捕有关的文件。 鉴于新型冠状病毒,公共卫生官员作出禁止大型聚会的指示,因此加拿大各地法院的审讯已被暂时押后。 但是,据悉,参加该视像会议的人士称,他们希望继续进行孟晚舟的案件。 该案的下一次庭审定于4月27日。 康明凯获准与病重父通电 此外,在现时疫情下,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本月初表示,出于人道主义,允许康明凯与他病重的父亲电话交谈。 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又称,康明凯和斯帕弗获得了更好的食物,以增强免疫力,对抗病毒。 本报综合报道

57%加拿大人反对华为参与5G建设 这个省反对者最多!

■■民调显示,多数加拿大人对华为参与本国5G开发表担心。星报 综合报道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多数受访者认同联邦政府对孟晚舟事件的处理方式,对华为公司可能参与开发本国的5G移动网络表示担心。 民调公司Research Co.于2月2日至5日期间,对1,000名本国成年人进行了一项网上调查。 该公司日前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57%的受访者认为,联邦政府不应该让华为参与提供5G电讯网络设备;而23%的受访者相信加拿大应与华为合作;20%的受访者不置可否。在57%的认为加拿大不应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的受访者中,包括了半数以上在上次联邦大选中,投票支持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受访者。 卑诗反对者比例最高 安省居次 从地区来看,73%的卑诗受访者反对华为参与本国5G开发,反对者比例为全国最高;安省和亚省的反对者比例居次,分别为62%和57%。 此外,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一直“非常密切”或“比较密切”地关注媒体对孟晚舟被捕消息的报道。 63%的受访者认同加拿大当局在孟晚舟事件中的处理方式;25%不认同;12%不确定。调查还发现,67%的女性受访者、73%的55岁以上受访者,以及76%的在2015年联邦大选中支持自由党的受访者,对加拿大政府的处理方式表示支持。

孟晚舟案已成死结 中加关系再无缓和余地?

政治学博士、国际政治专家陈育国(图)对本报表示,由于孟晚舟的引渡案,令加拿大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处于艰难的地位。加拿大政府希望息事宁人,麦家廉也是希望借此言论给中国政府吃下定心丸,不要再往绝路上逼加拿大,不要将加中关系闹得不可收拾。 他表示加拿大是民主法制社会,不可能在司法独立上做出改变。麦家廉所说的三个辩护论点,不会是加拿大政府的立场。美加都不可能违反引渡协议。 陈育国认为孟晚舟案如果不遇到偶然事件,一定是加中两国之间的一个死结。即使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国,中国也不会放回被拘押的加拿大人,除非是释放孟晚舟。他认为中国政府在此事件上的表现给了国际社会一个警醒,非常不利于中国的国际形象,反而为外界的阴谋论提供了证据。加拿大政府在本次事件的处理上,则完全尊重外交礼仪和手段,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