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06:03:2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康明凯

斯帕弗被捕与康明凯有关?康明凯否认从事间谍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与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曾在中国被捕,中方当时指指二人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在日前报道指,斯帕弗认为自己与康明凯被捕,与康明凯向加拿大及五眼联盟分享北韩情报有关,康明凯则发声明指,自己从未有参与过间谍活动。 《环球邮报》早前有报道指,斯帕弗将他的拘留归咎于加拿大政府和康明凯,并指斯帕弗正在寻求渥太华数百万元的赔偿,理由是在其未知情下,被卷入间谍活动。 康明凯回应环球新闻台(Global News)时表示,当他第一次看到《环球邮报》这篇报导时,他感到震惊和困惑。 孟晚舟在2021年9月24日释放返华时,两人亦安全回到加拿大与家人团聚。康明凯曾于2014年至2016年在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担任外交官,随后,他休了无薪假,加入了独立的全球智库国际危机组织。康明凯说:“这两个职位中,我所从事的一个领域就是试图与中国接触,努力让北韩停止开发和研发核武器和导弹技术。” 斯帕弗是少数与北韩领袖金正恩建立关系的西方人,致力推动加拿大与北韩的商业联系。斯帕弗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与金正恩一同分享鸡尾酒的照片。据指斯帕弗在饮酒时,向康明凯讲述了他的经历。 斯帕弗的律师则声称,康明凯随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渥太华和北京的官员分享了情报,最终导致斯帕弗被波及被捕。 康明凯否认曾进行任何秘密情报蒐集,他说:“身为外交官,我为加拿大全球事务部撰写外交报告。作为危机组织顾问,我为公众写文章,我的作品发布在网站和媒体上。”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为康明凯的立场进行了辩护,并否认了有关他是间谍的指控。“康明凯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官员。间谍工作和政治报道工作有一个重要的区别,被派往国外政治部门的外交官负责进行政治报道。当然,在中国这样的国家,要获得好的资讯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有时新闻工作是如此不透明。” 赵朴认为,斯帕弗被捕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在北韩的工作,这是众所周知,“斯帕弗受到了中国安全人员的监视。原因是中国将北韩视为自己的后院。” 北京当局则环球邮报的报道作出反驳,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在声明中表示,中国是法治国家,斯帕弗与前外交官康明凯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中国司法机关严格依法办案。近日相关报道再次说明上述事实不容抵赖。 大使馆又指,加方炒作所谓中方“任意拘押”纯属贼喊捉贼,“充分揭露加方虚伪面目。我们奉劝加方正视事实,深刻反省自身错误,而不是倒打一耙,继续对中方攻击抹黑,蒙蔽误导公众。” V25

新书曝孟晚舟释放内幕 加拿大主动解套冬奥成契机

【加拿大都市网】被中国羁押将近3年的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今年9月终于回家了,这幕后涉及政府和民间人士的多方努力,《加通社》记者布兰奇菲尔德 (Mike Blanchfield)和卡尔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芬汉普森(Fen Hampson)合作撰写了《两个迈克尔:无辜的加拿大俘虏和美中网络战争中的高风险间谍活动》(The Two Michaels: Innocent Canadian Captives and High Stakes Espionage in the U.S.-China Cyber War)一书,披露了种种不为人知的细节。 ■■谈两名加拿大人和孟晚舟被释放过程内情的新书。星报 书中提到,在孟晚舟和两名加拿大人获释前半年,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在华盛顿花了数星期时间试图说服美国司法部、华为和孟晚舟的律师达成协议。但进展并不顺利,因为拜登不是特朗普,他希望重建美国司法信心,不愿行政司法混淆。作者说:“鲍达民为孟晚舟案件寻找某种法律解决方案的努力在这条红线上可谓步履蹒跚,因为美国司法部不受白宫管辖。”书中还引用一位未具名的加拿大高层人士说法,称“拜登不愿意像特朗普一样干预司法,这让事情变得更困难。” 尽管如此,该书援引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司法官员本身希望“重新审查孟案的情况”。虽然司法部认为华为的行为是非法的,但“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其他违反伊朗制裁的银行和机构并没有受到同样的对待。”有批评人士认为,其他公司犯了像华为一样的行为,但最终都是民事诉讼,不会对企业或高管提出刑事诉讼。书中说:“起诉孟晚舟过程中遭遇到的批评,令美国司法官员开始思考延期起诉协议的想法。” 书中并提到,与此同时,中国对谈判解决方案的兴趣也越来越大,部分原因是它希望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清除障碍,让冬奥“一帆风顺”。 作者说,转折点出现在刚过的夏天,当时法院的引渡听证会结束,显然孟晚舟避免引渡的机会很小,这让孟晚舟和律师团也愿意接受美国司法部的谈判提议。 (两位作者,左: Mike Blanchfield,右:Fen Hampson 这本书记录了加拿大政府民间等各种努力来挽救康明凯和斯帕弗。 例如前自由党内阁部长兼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洛克(Allan...

康明凯理发打疫苗 精神奕奕秒变帅哥

(■■维西(左)最初不知道这名顾客就是康明凯(右),直至问到对方为何没有手机时才恍然大悟。Facebook) 周末才从中国回到加拿大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在历尽1,000多天与外界隔绝的铁窗生涯后,正重新融入社区过正常生活。他周一到多伦多的理发店理发,跟理发师谈笑风生;然后到一家药房,跟大部分国民一样接种新冠疫苗,并获得店员鼓掌欢迎。 回家仅48小时,戴着口罩的康明凯像个普通顾客般走进理发店,理发师维西(Osman Veisi)起初不认得他是谁,只知道他名叫米高,因为没有手机,较早前由其妹代为致电预约。 维西觉得奇怪,打开话匣子问道:“为什么你会没有手机?”康明凯望着身旁的妹妹笑说:“我是否要把我的事给他从头说一遍?” 维西形容康明凯看来“精神奕奕,状态很好,很正面、很强、很健康”,他用40分钟为这名前外交官做了一个很好的头部按摩,剪了一头清爽的短发。 在囚三年未理发 维西在接受《国家邮报》( National Post ) 访问时表示,很高兴能以自己的手艺庆贺康明凯回国。“他说这3年以来,在(中国)那里从没理过发,他们总是刮刮他的头而已。我就跟他说:‘没问题,我会好好照顾你。’” 带着新发型的康明凯其后前往一家药房接种疫苗,获得几名正在恭候的店员鼓掌欢迎,药剂师马塞(Kyro Maseh)还特地播放“应景”的City and Colour乐曲《回家》(Coming Home),康明凯带点腼腆,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方式向店员问好。 该店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今天我们很荣幸为康明凯提供了他的首剂新冠疫苗,我们很高兴你能重踏国土。”店方表示,在脸书上发布消息前,已取得康明凯的同意,并转述他的话说:“我希望所有人都知道,疫苗是对抗这个疾病的最好方法。” 有网友留言怀疑,康明凯受联邦政府指使做疫苗的代言人。马塞表示,这其实是店方出的主意,跟政府无关。他与康明凯的妹妹熟稔,在致电问候时发现,她希望他能替其兄长打针,因为该店环境较能让人放松。马塞事后提议公开康明凯的说话,以呼吁更多人接种疫苗。 康明凯并非首位获得特别招待的顾客,该店早前在接待第1,000名接种疫苗的顾客时,店员曾拉彩炮和跳舞庆祝。星岛综合报道

今晨到家!康明凯与妻相拥!两麦克回国 杜鲁多机场迎接

快刀斩乱麻! 孟晚舟已抵达深圳, 两个麦克也已抵达加拿大 孟晚舟事件画上句号  杜鲁多亲自迎接拥抱两麦克 中国电信商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获释后,两名被中国扣押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亦同时获许返国。两人所乘坐的班机,在当地时间今天(25日)早上,降落加拿大卡加利机场。 两人被扣押超过1000日后返国,据当地传媒直播片段可见,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亲自在机场等候二人返国。两人落机后,杜鲁多上前拥抱二人致意。 康明凯多伦多机场与妻相拥  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在中国被关押近三年后,已经返回多伦多家中。 康明凯的妻子Vina用拥抱迎接他回来。 据CP24报道,周六(9月25日)下午快到1时,康明凯搭乘的飞机在多伦多国际机场着陆。他于周五晚上乘飞机离开中国。   两米高返加的飞机着陆。   康明凯的妻子Vina用拥抱迎接他回来。同时前往接机的还有他的姐妹。一家人在停机坪上互相拥抱,欣喜若狂。   康明凯说,他今天不会对媒体发言,但他对CP24记者说,回家太美好了。   他说,“回到加拿大的家,太美好了。我万分感谢所有付出努力让我们回家的人们。” 他和家人随后乘车离开了机场。 总算回家了! 编辑:V

回家太美好了!康明凯抵达多伦多机场与家人相拥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在中国被关押近三年后,已经返回多伦多家中。 据CP24报道,周六(9月25日)下午快到1时,康明凯搭乘的飞机在多伦多国际机场着陆。他于周五晚上乘飞机离开中国。 康明凯的妻子Vina拥抱迎接他回来。同时前往接机的还有他的姐妹。一家人在停机坪上互相拥抱,欣喜若狂。 康明凯说,他今天不会对媒体发言,但他对CP24记者说,回家太美好了。 他说,“回到加拿大的家,太美好了。我万分感谢所有付出努力让我们回家的人们。” 他和家人随后乘车离开了机场。 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与美国达成暂缓起诉协议,于周五下午重获自由离开温哥华。两名以间谍罪被中国拘留的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数小时后,亦登上返回加拿大的飞机。 康明凯在今天早晨8时过后在卡加利国际机场着陆,重返加拿大领土,然后再转机飞往多伦多。 (图:CP24)T04  

杜鲁多发声明:康明凯和斯帕弗已乘机离开中国 明天抵加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晚上8点50分,杜鲁多发布声明,被中国拘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和斯帕弗已离开中国,踏上回家路程。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周五晚间宣布,加拿大公民迈克尔·斯帕沃尔和迈克尔·康明凯在中国被捕近三年后将返回加拿大。 “两个人经历了难以置信的艰难磨难,”杜鲁多在渥太华说。 “在过去的1000天里,他们展示了力量、毅力、韧性和优雅。” 大约晚上7点30分,斯帕沃尔和康明凯的航班从中国起飞。 杜鲁多说。 陪同他们的是加拿大驻华大使多米尼克·巴顿(Dominic Barton)。 孟晚舟今天早些时候与美国政府达成了延期起诉协议,下午7点30分左右,她乘坐国航飞机离开温哥华。  (言西早报道)

两加拿大人被囚千日 家人及支持者游行促释放

(■■康明凯及妻子纳吉布拉200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影。Global News) 两名加人在中国被捕1,000日之即,其家人及支持者星期天会举行游行活动,争取两人早日获释。 据Global News报道,到这个周末,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在中国被拘禁1000天。关在没有窗户的牢房里,康明凯每天都坚持走7,000步。 为了纪念这个日子,9月5日,他们的支持者将步行7,000步穿过首都渥太华市,从温莎公园(Windsor Park)到将军丘公园(Major’s Hill Park)。 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表示,在一个小牢房里来回走7,000步需要几个小时,但这是一种在精神和情感上保持健康、保持身体强壮,并保持乐观的方式。 纳吉布拉说:“尽管这是个艰难的里程碑,但我也受到康明凯的激励,他继续保持乐观、希望和信念,并期待重获自由的那一天,他能够回来和我们在一起。为了那一天,我们必须继续战斗。” 她说:“我们的目标是让他登上飞往多伦多的飞机。” 这个目标现在被创作成一首名为《飞往多伦多的飞机》(The Plane to Toronto)的歌曲。这是由康明凯之前参与的“匈牙利朋克摇滚乐队”(Hungarian punk rock band)制作的,他在1990年代是该乐队的歌手和主音。 歌曲提醒国民继续关注事件 这首歌曲的推出,是为了提醒国民继续关注康明凯和斯帕弗事件。 这两名加人均被中国指控从事间谍活动,针对他们的庭审于今年春季闭门进行。斯帕弗已于8月被判处11年监禁,而康明凯仍在等待他的判决。 一家中国官方报纸最近声称,斯帕弗涉嫌拍摄了中国军事装备的照片和视频,然后将这些照片和视频发送给了康明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一说法,仅引用了“一位与此案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 纳吉布拉认为,康明凯和斯帕弗完全是无辜的,他们只是成为美国和中国之间地缘政治纷争的牺牲品。 中国官方宣传机构日前也公布了一份有将近1500万个签名的请愿信,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以纪念孟被拘留1000天。 康明凯和斯帕弗是在2018年12月10日被中国拘捕,北京此举被普遍视为报复加拿大拘捕孟晚舟,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

中国公布康明凯及斯帕弗间谍案详情

【加拿大都市网】中国《环球时报》引述有关部门消息,披露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刺探中国国家机密细节,称斯帕弗是康明凯的重要情报关系人。 迈克尔·斯帕弗在中国期间,曾在不同时间多次拍摄中国军事装备照片和视频,并将其中部分照片非法提供给境外人员,经鉴定,相关照片和视频均为机密级国家秘密。迈克尔·斯帕弗还是另一名加拿大籍被告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的重要情报关系人,长期向康明凯提供各种信息资料。 据《环球时报》消息,康明凯于2017年至2018年以伪造商人身份、虚构经商事由的方式进入中国境内,在北京、上海、吉林等地,通过关系人搜集了大量非公开的涉中国国家安全等信息,并据此撰写分析报告,经鉴定,康明凯搜集的信息中包括数份机密级国家秘密和情报。 2021年3月22日,因案件涉及国家秘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康明凯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案,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2019年5月16日,外交部宣布,经中国检察机关批准,康明凯因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犯罪,迈克尔因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犯罪,已经于近日被批准依法逮捕。 2020年6月1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康明凯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0年6月19日,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迈克尔·斯帕弗向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8月11日,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加拿大籍被告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一案公开宣判,认定迈克尔·斯帕弗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驱逐出境。 在宣判后,总理杜鲁多发声明称判决不公正,绝对不可接受,指“斯帕弗的判决是经过两年半任意拘留、法律程序缺乏透明度、甚至不符合国际法最低要求下做出的”。 中国外交部回应 发言人汪文斌在回应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提问时说,中方已多次就康明凯、迈克尔案阐明严正立场。从有关部门披露的信息来看,康迈二人犯罪铁证如山,中国司法机关在掌握确凿证据的基础上,依法处理相关案件,在此过程当中,二人的各项合法权利得到充分保障。有关部门还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他们给予了人道主义关照。 汪文斌指出,孟晚舟事件同上述加拿大公民个案性质完全不同,加方一方面无视美方炮制孟晚舟事件的政治图谋,以及孟晚舟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的事实,执意充当美方对中国公民实施政治迫害的帮凶;另一方面大肆炒作上述加拿大公民个案,污蔑中方搞任意羁押“胁迫外交”。 汪文斌说,事实再次证明,加方所作所为完全是混淆是非、倒打一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强烈谴责。加方应该正视问题,停止误导舆论、甩锅推责,停止对中方污蔑抹黑,同时立即纠正错误,释放孟晚舟,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加拿大驻美大使称 加美双方会努力争取中国释放两人

(加拿大驻美大使希尔曼称,加美双方正努力争取案中两人获释,但不便透露行动细节。CBC) 【加拿大都市网】本国驻美大使称,美国外交官员向她作出保证,在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被中国拘押的案件中,美方视两人如同自己的公民。 驻美大使希尔曼(Kristen Hillman)接受CTV专访时说,“不少美国官员对我说,他们把争取释放两人的事,当成他们是美国公民一样去办,这是非常强而有力的说法。” 她指,几乎所有与美方的对话中,都谈及两人的状况,但如何作出具体行动,暂时不便透露细节。“至于具体如何展开行动,这不是我能够和你谈的。有很多讨论正在进行中,但他们正以最严肃的态度处理这个问题。”希尔曼补充,本国正与世界各地的盟国密切合作,不仅谴责这宗案件,更广泛地谴责人质外交。 上周五,斯帕弗被押上辽宁省丹东法院受审,除加国使馆人员外,来自美国、英国、澳洲、法国、德国、荷兰、丹麦及瑞典的政府代表也来到法院门外,他们尝试内进,但遭到拒绝。 总理杜鲁多其后表示,对多国使节现身于法院感到非常高兴,形容这展现出在本案中“我们的全球团结”。他认为,中国司法程序缺乏透明度,因此极难对审讯的状况及公正性作出判断。康明凯的审讯定于本周一(3月22日)在北京展开。 美国和中国最高层外交官员上周四及周五在阿拉斯加举行了峰会,外界关注会上可有论及本案,杜鲁多如此作出回应。“我可以确认,美国将继续优先处理此案,因为这件事不仅对我们很重要,就尊重法治和支持全世界公民方面而言,对他们也是很重要的。”   V20

杜鲁多:希望康明凯和斯帕弗能回家过圣诞新年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表示,他希望在新年之前,两名被中国任意拘留的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能尽快回来,和家人共度圣诞新年。 杜鲁多接受《Global News》的年终采访时被问及中国已经拘留康明凯和斯帕弗超过两年了,主持人斯蒂芬森(Mercedes Stephenson)说:“你认为在新年之前,他们的家人会听到好消息吗?”杜鲁多说:“我当然希望如此。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努力,这将是他们在中国被任意拘留后将度过的第三个圣诞节。他们的经历太恐怖了,他们和其家人的毅力令人动容。我们正在与中国商讨,和盟国合作,竭尽所能让他们尽快回来。” 加拿大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逮捕孟晚舟,随后几天,中国便以违反国家安全为由逮捕了康明凯和斯帕弗,被认为是人质外交手段,接着中国又对加拿大施以贸易报复。 《华尔街日报》 12月4日报导,美国司法部官员正在讨论向孟晚舟协商,要求孟晚舟承认自己有不当行为,就能因此回到中国。美国当局不回应报告内容,迄今为止,杜鲁多亦对报告保持沉默,仅说,两加拿大人能回家才是最关注的焦点。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Chris Coons)上个月在接受《Global News》采访时表示,“协调”的态度可能成为美国拜登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重点。 对加拿大来说,拜登除了对华政策会影响加拿大外,拜登对因应气候变化采取的作法也牵动加拿大。因为拜登早前已提到一上任就会取消基石输油管扩建计划(Keystone XL),库恩斯承认这可能是加拿大与美国关系中一个棘手问题。 杜鲁多在几星期前与拜登进行了首次通话,提到了输油管的安全性。杜鲁多表示,一旦拜登宣誓就职,他将继续强调此输油管在北美大陆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在过去的7年中,我一直在向美国民主党人和一般民众说明,基石输油管是加拿大和美国能源安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杜鲁多说,加拿大和美国在环境和工作等多方面上都有很好的合作,相信和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也会沟通顺畅。 图:星报 v01

如孟晚舟回国,康明凯迈克尔也可以回加拿大吗?

康明凯(左)与斯帕弗(右)已被拘留2年。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12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   记者问:今天,加拿大公民康明凯、迈克尔在中国被拘押已经两年。有报道称,孟晚舟可能有望回到中国。如果这件事实现了的话,那么这两名加拿大公民可以回到加拿大吗?   回答:你很关心这两起个案,问什么时候能回国。其实你也能够将心比心,能够理解,中国人民都非常地关心孟晚舟女士什么时候能够平安地回到祖国。   这两个案子的性质是不一样的。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孟晚舟女士的事件是纯粹的、彻头彻尾的政治事件。而两起加拿大公民的案件,是由于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中方的主管部门对其进行了逮捕、起诉和审理。它就是一个纯粹的、依法办事的事件。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合法权利也得到了保障。 加拿大驻华大使:两人表现得很坚强 周四是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捕两周年,曾透过视象探望他们的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明表示,两人仍表现得很坚强。 另据鲍达明周二晚间通过视讯在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作证时说,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好,不过中国当局从1月到10月都不让领事接触二人,鲍达明认为这是中国对控制新冠疫情的“偏执”。他表示,中国不但阻止加国探问国家安全案件中的囚犯,美国和英国也面临类似限制。经过数月延误,鲍达明在11月被授权可对二人进行虚拟领事访问,一个月前他也对他们进行过类似的虚拟探视。他表示看到二人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错。 斯帕弗被关押在北韩附近的丹东监狱,而康明凯则在北京的监狱中。 外长指营救两人是首要任务 鲍达明作证的主要目的是描述在中国政府控制下,他与其他9位西方外交官于10月对西藏进行的为期三天的访问。他表示,他们只看到中国希望他们看的东西,他仍对那里的人权状况感到关切。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周三发表声明称,12月10日是康明凯和斯帕弗在中国被羁押2周年的日子,这段日子对于二人和他们的家人来说,仿佛被偷走了。但二人的坚强和正直令他惊讶,他们承受着非同一般的压力,但却没有动摇信念。面对最困难的情况,他们是充满毅力和决心的榜样,他们也从家人坚持不懈地要求解决局势的信念中,汲取了力量。 商鹏飞表示二人是加拿大政府的绝对优先事项,加国将不懈努力,确保他们立即获释,并作为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人捍卫他们的权益。他亦感谢世界多国对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支持。星岛综合报道    

加驻华大使探望在中国被捕的两位加国公民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驻华大使日前以视频的方式探望在中国卑扣留的加拿大国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不过相关的会面内容未有透露。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加拿大驻华大使鲍逹民(Dominic Barton)在周四以视频方式探望了康明凯。另外,他也在11月10日探望了斯帕弗。 在2018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拘留了斯帕弗和康明凯。外界一直认为这是中国对加拿大拘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而做出的报复行为。 加拿大政府表示,他们仍然对两人被“肆意拘留”一事高度关注,并继续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 加拿大政府认为中国逮捕两人是为了向加国政府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而中国方面则表示,加拿大无权拘捕孟晚舟,并表示, 斯帕弗和康明凯涉嫌国家安全犯罪。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加拿大试图“隐瞒真相,误导舆论”,以此逃避其在孟晚舟事件中的责任。赵立坚说:“我们再次敦促加方与中方相向而行,纠正错误,尽快妥善解决孟晚舟问题。”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最近把中国的行动称为“胁迫外交”,并表示会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就共同努力解决这一问题进行交谈。 与此同时,加拿大反对党也要求自由党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国家安全威胁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周三,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提出一项动议,要求政府在30天内决定是否允许中国华为结束有限公司为加拿大下一代的5G网路提供设备。最终该动议以179票赞成,146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该动议称,加拿大需要“像澳洲一样,制定一个强有力的计划,以打击中国在加拿大日益增长的海外业务,以及中国对居住在加拿大的加国国民日益增加的威胁,并在30天后将动议纳入议程。 联邦自由党政府目前已推迟决定用哪家公司为5G网路提供设备。 V33

两加人被囚已600天 驻华大使探访扑空

■■两被华拘押的加拿大人,目前已在狱中度过了600天。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两名被中国拘押的加拿大人,已在狱中度过600天。在今年六月中国当局正式指控两名加拿大人从事间谍活动不到两周后,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鲍达明(Dominic Barton)在7月1日加拿大国庆日,前往距离北京近700公里的辽宁省沈阳市,试图探视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结束半年时间无法探视两名被捕加人的局面。 中国在2018年12月10日拘捕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到周六为止,两名加人已整整被关了600天,康明凯被关在北京,斯帕弗则被拘禁在与朝鲜接壤的辽宁省丹东市。 通常情况下,加拿大大使馆每月应可进行领事探访。 但是,自从今年一月中旬以来,中国当局就一直禁止对两名加拿大人进行探视,理由是防疫。 鲍达明辽宁之行标志着一项新的努力,希望促使决策者允许他去探视斯帕弗。不过,这一努力没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这位加拿大大使并没有如愿见到斯帕弗。到目前为止,康明凯和斯帕弗已经有6个半月没有见到任何加拿大官员。 两人亲属愤怒又沮丧 对于两名加人的家人而言,目前的局面十分令人沮丧。康明凯的父亲贝内特(Bennett Kovrig)表示, 他对于无法确保儿子获得释放感到愤怒和失望,但又表示不会放弃希望。 从一开始,康明凯的家人就一再声称,康明凯在拘留所度过的每一天都是不必要和不公正的,必须尽早结束。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说:“600天是另一个艰难的里程碑。 600天太久了。 我希望这将提醒人们更有紧迫感,并下决心为目前的局面找到解决办法。” 除了被禁止探视,中国当局也放慢了康明凯与家人的通信以及他们寄给他阅读材料的速度。 自今年1月以来,只有两次这样的信件及材料交流,一次在复活节前后,另一次在6月。 在过去的半年中,对康明凯的唯一外部探访,是来自他的中国律师,时间是在7月。 目前,两名加拿大人都面临着即将进行庭审的可能性。 根据中国的司法程序,一般而言,应在正式起诉之后的2至13个月内开庭审理,中国法律还允许延长这个期限。 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正式控以间谍相关罪名已经过去了六个星期,这些罪名在中国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星岛综合报道

总理拒绝换人呼吁 康明凯妻称不接受

■■康明凯的妻子接受访问。Global   星岛日报讯   中国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弗,指他们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再发声,表示不接受总理杜鲁多所称,如用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交换他们二人,会令其他国民面对危险,她要求政府寻求其他方法,向中方施压放人。 本周初,加拿大多达19个前内阁部长、前法官和外交官等向杜鲁多发表公开信,要求他让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行使权力,中止孟晚舟引渡聆讯,让她返回中国,从而使康明凯和斯帕弗能获中方释放。纳吉布拉在接受新闻节目The West Block的访问时称,当听到杜鲁多拒绝这呼吁时,心情沉重。 认为丈夫不应继续受苦 纳吉布拉又称,杜鲁多提到联邦政府把营救他丈夫和斯帕弗列为优先处理事项,政府承诺把他们带回家。不过,纳吉布拉指出,单是说是不够的,加拿大需要寻找其他方法来向中国施加压力,以迫使中国释放她丈夫和斯帕弗。 纳吉布拉补充道,如果诚如总理所言,在此事上向中国就范,来换取她丈夫和斯帕弗的自由,只会令现时以至日后身在中国境内,或其他专制国家境内的加籍公民处境更危险,这意味着她将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丈夫将会无限期被监禁。 纳吉布拉坦言,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她表示,丈夫不应该继续受苦。 当主持人斯蒂芬森问道,“您认为政府还有其他选择吗?”时,纳吉布拉没有特别明言,但称对政府有信心,也知道政府正在探索各种可用的选择方法。 皇家骑警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孟晚舟。几天后,中国拘留康明凯和斯帕弗,指他们涉嫌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较早时,中国正式起诉他们。星岛综合报道

康明凯妻首度开腔:难斗赢中国 要坚强不要对立

(■■纳吉布拉首开腔,说想到丈夫在牢房苦苦挣扎,令人伤心。 CBC) 两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ir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捕已经超过560天,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图)首度接受媒体访问。她说,政府应该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以挽救两人出狱。 纳吉布拉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专访中提到,长达一年半的磨难,已经达到言语无法形容的程度。“作为加拿大人,作为加拿大政府,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将他带回家。” 她承认迟迟不愿曝光的原因是怕伤害到丈夫。“从第一天起,我们最在意的就是不要伤害他,确保他安全是我们第一要务。我们信任政府,配合政府一切,希望带他回家。我们是愤怒沮丧的,因为他被关了560天,被完全断绝与外界联系,而且他根本没做错任何事。” 自2018年12月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被逮捕后,康明凯和斯帕弗就遭中国逮捕;上个月孟晚舟的引渡案第一轮诉讼失败后,两人随即被中国当局以间谍罪正式起诉。 纳吉布拉说,她曾向本国法律专家咨询,确认渥太华可以在法治范围内结束引渡程序,并无司法干预的问题。“司法部长可以采取行动。部长是否应该采取行动是第二个问题。我们应该就此进行对话,而不是避著不谈。” 难斗赢中国 要坚强不宜对立 虽然中国起诉了康明凯和斯帕弗,但纳吉布拉说:“他们是无辜的。” 她想到丈夫一直在牢房苦苦挣扎,实在令人伤心,更何况他还曾被单独监禁过。她提到,康明凯写给她和家人的信中称牢房为“混凝土沙漠”(concrete desert)。 纳吉布拉说:“基本上,他一直被限制在一个牢房。560天了,他不能出去,没有见过树,也没有呼吸新鲜空气。” 纳吉布拉在阿富汗长大,曾经被绑架。她说自己特殊的经历赋予了她“一个独特的窗口,很小的窗口”,使她能够从信件中了解丈夫的困境。 她称赞自由党政府和加拿大驻华官员为挽救两人不懈地工作,但她认为还有更多事情要做。“这是关于加拿大和国民生命受到伤害的事。我认为政府和国民要捍卫加拿大价值观。”她又说,这并不是说要强硬地站起来抵抗中国。“我认为我们要坚强而不是对立,我们与中国的竞争中难以获胜,因为对抗不是一种策略,我们不能变得具侵略性和对抗性。” 星岛综合报道

强硬可能有反效果 杜鲁多一句话将中国逼入死角

(■■加中关系陷于僵局,不知何时能够重修旧好。星报资料图片) 对于杜鲁多周一再度表态,称中国逮捕两名加人的行为是“政治决定”,并表示不会用孟晚舟交换两名加拿大人的释放。评论就认为,杜鲁多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更加强硬,对缓和加中关系并无助益处,要化解双方矛盾,孟晚舟案仍是关键。 卑诗大学(UBC)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教授埃文斯(Paul Evans)补充,加拿大现在正处于一个艰难阶段,无论从人道角度还是国家利益角度,当局都必须着手去解决两个问题,恢复加中关系建设性的发展。 但他也指出,解决问题的过程将是困难的,因为加方普遍认为中国在逮捕两名加国公民的行为上存在错误;但在拘捕孟晚舟一案上,加方认为只是按照美国要求按程序办事,并不存在不妥当行为,因此认为解决问题的义务不在自身。   司法部长是否干预料掀热议 “但加方必须认识到的现实是,在孟案解决前,我们都无法解决两名加拿大人的问题。”他说,早前孟案的判决结果也让更多人意识到,加拿大将被更长期的卷入案件当中,因此也有更多人开始寻求其他解决方案,包括司法部长是否有能力干预等问题,都会在接下来几周成为探讨热点。 他亦补充,加中关系不会恢复到几年前,中国在变化,而美国也不是原来所熟知的同盟国,在这个新世界,本国必须重新定义自己,才有能力去解决如孟晚舟案和公民被捕等这样的复杂事件。 和平与外教研究所亚洲项目顾问姜闻然亦指出,只有解决孟晚舟案,才能为两名在中国被扣押的加人顺利释放找到出路。而从杜鲁多周一的表态来看,他们并非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必须一方首先让步 他补充,杜鲁多将中方的行动称为“任意拘禁”(arbitrary detention),从外交辞令上来看,已经相当于将中方的行动直接形容是含政治目的的人质外交,而态度的强硬化只会将对方逼入死角,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姜闻然指出,“解铃还须系铃人”,必须一方要首先让步,但加方不愿意承认孟晚舟案涉及政治干预,不愿意进行司法干预终止引渡程序,之前孟案的裁决结果也令整个案件更复杂化和长期化,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让两名加拿大人的处境更加难以把握。 指口水战反映未注重加人安危 时事评论员丁果指出,杜鲁多就中方逮捕两名加人的行为展开“口水战”,显然并未将两人的自由与安全放在首要考量,而是更多的考虑政治利益,是令人失望的。 他指出,虽然中方强调两起事件性质不同,但从时机和时间巧合来看,两者都有必然的联系。孟案是加中关系的症结所在,在此案落幕前,双边关系正常化是不可能的。 丁果还分析,由于疫情影响,加中经贸关系无法热络,因此从经济利益上没有驱动,加上现阶段加国民意普遍对于中国没有好感,杜鲁多会继续坚持强硬立场,预料在大选前,加拿大都无法避免与美国一样,对华采取强硬政策,以收获民意的支持。

杜鲁多对华态度改变 拒绝释放孟晚舟换人

(■杜鲁多周一强力反击中方,斥中国玩政治游戏。 加通社) 中国周一就孟晚舟案指责总理杜鲁多发表不负责任言论,杜鲁多同日即强力反击,称是中国先将孟晚舟案和两名加拿大人被逮捕案联系在一起,是中国在玩政治游戏,而加拿大司法独立,绝对不会用释放孟晚舟,作为交换两名加拿大人的筹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到:“加方在所谓‘司法独立’问题上奉行的完全是双重标准。有关加拿大公民因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门依法逮捕和起诉,根本不存在所谓‘任意’拘留。中国司法部门依法独立办案,也会依法保障上述加拿大公民合法权利。中方敦促加拿大有关领导人切实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孟晚舟事件同有关加拿大公民个案性质完全不同。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很清楚,孟晚舟事件是一起严重政治事件。美方的目的是为了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和华为公司,而加拿大则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我们强烈敦促加方及早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让她平安回国。” 中方周一再轰加是“美方帮凶” 杜鲁多反击中国称:“就在孟晚舟被逮捕后几天,两加人随即被拘捕,中国自己一开始就先将这两个案件绑在一起。逮捕两加人是完全无理由地、任意地拘禁他们,中国用这种政治游戏和手段,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记者提到,自由党内高层例如前副总理曼利(John Manley)曾建议释放孟晚舟来交换两个加拿大人被释放,但杜鲁多严正拒绝。 “不,我们不会这样做,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国家。” 周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则力挺加拿大,称两名加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政府控以间谍罪是出于政治动机,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两人。 其中一个被囚加人康明凯,自2017年2月起担任国际危机小组东北亚地区的高级顾问,此前曾为加拿大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 国际危机组织行政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谴责中国的指控是“毫无根据,无法辩护且令人惊讶的”,但强调持续争取康明凯获释,让他尽快和家人团聚。 美国和欧盟周一都发声明支持加拿大,呼吁中国尽快释放康明凯和斯帕弗。

被中国定罪率高达99.99% 两加人料将终身被囚

(■■有预料指在中国被控罪的两名加人返回希望渺茫。星报)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 Jacques)认为,在中国被控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律师不会接触到证据,因为中国会指证据涉及国家机密,两人几乎肯定会被定罪,可能判处终身监禁。前哈珀政府外交政策顾问则敦促渥京应对中国强硬施压。 两名加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捕一年半后,中国当局指控康明凯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斯帕弗则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犯罪”。 前驻华大使赵朴认为,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律师将无法获得任何证据,因为这会被中国列为国家机密。而两人被正式起诉,实质上就是保证他们会因被指控而判罪。他说,中国当局宣布指控只是时间问题,两人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他还强调,中国的定罪率高达99.9%。 定罪率高达99.99% 赵朴说,中国很可能也会声称不能干预司法程序,因此两人很难重返加拿大。他们面临的刑期可能从10年到无期徒刑。赵朴预期会是终身监禁。 加方已经两个月未能对被囚两人进行领事探访,中方则称是受疫情所限。但赵朴说,两人最多也就是每月见一次领事。 赵朴任驻华大使时,卑诗省夫妇高凯文(Kevin Garratt)与朱莉娅(Julia Garratt)被指为间谍,在中国被拘留,茱莉娅于2015年获释,高凯文则于2016年被驱逐出境。但赵朴说,康明凯和斯帕弗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似乎对此案感兴趣。 赵朴认为习近平对孟晚舟父亲任正非负有某种个人债务,由于美中两国围绕华为而产生的竞争,令情况更为复杂,且危在旦夕。 促谈判解决政治人质问题 曾于2013年被捕的英国人韩飞龙(Peter Humphrey),当时因从事企业调查工作而被定罪,罪名是在中国非法获取个人信息。他也回应了赵朴对预定审判结果的担忧。 韩飞龙说,康明凯和斯帕弗面临的下一阶段将会是虚假司法程序的脚本化演习,他们(中方)分别假装是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唯一不能假装的人是被告,他在编排的辩护中没有任何希望。法庭亦不允许他传唤证人或出示他想要的证词。 前哈珀政府外交政策顾问马俊达(Shuvaloy Majumdar)表示,现在是渥京采用积极态度代表两人对北京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他们的答案不是合作,而是某种形式的竞争。”他说:“我们不应该只是从双边角度看待这种关系,我们要看一下我们可以动员的世界各地所有工具、手段和联盟。” 他称加国可制裁世界范围内负责北京对抗性外交的中国人,其次还可暂停两国官员共同讨论重要问题的加中议会协会(Canada-China Legislative Association)等。他还指加拿大尚未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是一个“谜”。

学者指 只有释放孟晚舟 才可换回两名加拿大人

■有卑诗大学教授认为,除非释放孟晚舟,才能救回两个加拿大人。星报   星岛日报讯   有卑诗大学(UBC)教授认为,释放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才可救回康明凯和斯帕弗。 UBC政治系教授肖逸夫(Yves Tiberghien)表示,康明凯与斯帕弗现在面对的困难是,中国对他们正式提告,但他们没有背景,也没有出路。 肖逸夫的同事、UBC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的兼职教授姜闻然表示,这些指控是中国对孟晚舟被捕作出的报复。他续道,大家应该毫无幻想地理解,从一开始,中方把孟晚舟被捕视为美国的挟持人质,而这是在加拿大的帮助下,接着便进行报复,这是一步一步的行动。 两人均指出,现在中国起诉刺探国家机密,案件将进行审判。而肖逸夫补充道,由于指控的性质,审讯不会公开进行,判刑也一样,而大家最终只会知道结果。他认为,他们会被判有罪,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可以把他们驱逐出境,这样他们便可以被带回加拿大。但这个过程可能要花数年。 姜闻然并没那么乐观。他认为,唯一确保康明凯和斯帕弗获得释放的方法,就是释放孟晚舟。他指出,大家会抱怨,大家会表示“我们正在施加压力”,但最终,他认为那是让中国释放斯帕弗和康明凯的途径。 上月,卑诗最高法院裁定,孟晚舟引渡案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引渡案将继续进行。星岛综合报道

外交部长发表声明 呼吁中国释放康明凯斯帕弗

【星岛讯】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五发表声明表示,本国政府知道中国已选择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正式提出起诉,加拿大对此感到极度失望和关注。 他指出,加拿大政府在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扣初期已表示,两人被任意拘留,加拿大继续呼吁中方立即释放他们。 商鹏飞强调,康明凯与斯帕弗的案件仍然是加拿大政府的头等大事。他说:“我们深感关切的是,自一月中以来,本国官员一直没获允许领事探访两人。加拿大将继续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让使领馆人员与他们见面。 他称,加拿大将继续与国际伙伴一起,代表康明凯与斯帕弗发声。 V06

康明凯斯帕弗被正式起诉 杜鲁多表示将尽力解救

中国检察机关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正式起诉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及商人斯帕弗。总理杜鲁多虽未直接承认这是中国进行的“人质外交”,但说中方“无理由任意拘禁两人”,将孟晚舟案件和两加拿大人案件联系在一起,令人无法接受。 总理杜鲁多表示:“我支持两人和其家属,非常遗憾中国的决定,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无理由地不当拘禁,将持续中国沟通,抗议其做法,希望两人尽早被释放,也会争取盟友继续支持。” 记者提到是否应该用更强硬的态度对待中国,杜鲁多表示:“政府有很多策略方法,会用不同的方法全力协助两人脱困,不管是公开的、私下的管道都在进行中,希望尽快让两人回家。”杜鲁多解释,过去执政5年来遇上加拿大在海外被拘捕的许多情况,都在幕后进行很多工作,也有很多案例顺利成功,因此政府不会放弃。” 亦有记者问杜鲁多对此“人质外交”的看法。杜鲁多并未回应这四个字,但强调中国“无理地任意拘禁”,又再度说:“很遗憾中国似乎就是不能理解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制度,孟晚舟的案件有完全的司法保障,但中国却一定要将孟案和两个加拿大人的案件联系在一起,我们非常不能接受,将持续向中国施压。”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康明凯提出起诉。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斯帕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两人触犯刑法第111条,情节特别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问到中国政府对人质外交有什么立场,赵立坚认为这个是充满恶意的问题,反叫记者去问加拿大政府。 根据中国刑法第110条规定: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前加拿大驻华外交官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依照中国司法案件的经验,一旦起诉后,定罪率超过99%。“软性外交已经失效,渥太华需要展现强硬作风,才能让中国不再欺压加拿大。” 康明凯与斯帕弗是在2018年12月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温哥华转机被捕的数日后遭中国拘补,如今已经遭拘禁557天了。中方此举普遍被视为“人质外交”,藉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    图:加通社 v01  

中国起诉两名加拿大人刺探国家机密

中国拘留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一直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被逮捕案直接联系在一起,因而引人关注。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消息,中方指经依法审查,2020年6月1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机密、情报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康明凯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同日,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斯帕弗向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康明凯是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东北亚高级顾问,也是一名前加拿大外交官,他2018年12月在北京遭到国安人员拘留。 自前年12月一直遭拘留 斯帕弗是一名商人,他被扣留前住在与朝鲜接壤的中国丹东市。他与北韩政权关系密切,曾将外国投资者带到北韩参加巡回参访视察。2018年12月10日,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弗被拘留。 中国指控两人从事间谍活动。康明凯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斯帕弗则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犯罪”。北京此举被普遍视为“人质外交”,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华为高层孟晚舟。加拿大一直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两人,指责两人被“无故拘捕”。星岛记者报道

康明凯和斯帕弗遭拘禁500天 因疫情暂停领事探访

两名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经被中国拘禁将近500天了,因为爆发新冠状病毒疫情,中国禁止监狱探访,两人从1月中旬之后就再也未获得领事访问机会。 《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林德布拉德(Anabel Lindblad)发声明证实从一月之后外交领事人员就无法探视两人,政府正在设法找到途径接触被捕的加拿大公民。“加拿大官员正在寻找各种方法,以确保中国当局按照安全协议,使领事人员能够定期与康明凯和斯帕弗以及在中国被拘留的其他加拿大人接触。” 据报导,有中国监狱遭到病毒疫情侵袭,但渥太华拒绝透露两人的健康情况。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说,美国官员已能够通过电话联系到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的大多数美国公民。但加拿大官员没有回答是否可以通过电话与其被捕公民交谈。   康明凯和斯帕弗自2018年12月10日被拘留以来,加拿大外交领事人员每月可探访他们一次。 加拿大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内夫(Alex Neve)说,渥太华应坚持敦促北京需允许两人获得领事探访权。“特别是在非法监禁的情况下,领事访问是必要的人权保障,加拿大政府不应接受因大流行病就要中止探访,显然可以采取适当的卫生措施来继续领事访问。”内夫说,特别在疫情当下,两人在狱中承受更大的压力和情绪上的痛苦。 联邦新民主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哈里斯(Jack Harris)呼吁总理杜鲁多应向中国提出抗议。“我非常震惊听到这两个人遭孤立,被剥夺领事访问权。尽管发生疫情,我很难接受中国政府找不到确保访客和囚犯安全的方法。我希望加拿大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恢复领事探访权利。” 《国家邮报》报道,卡尔顿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卡文(Stephanie Carvin)表示:“杜鲁多政府的立场没有升级也没有退缩,很多人认为这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来说是不够的。” 4月5日,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记者会上被问及两人状况时称:“我们继续在领事支持下与他们接触。我确保未来几天有进一步的更新。”但《国家邮报》18日要求总理办公室提供两人最新情况,未获得回应,只有外交部发出邮件称“正在探索新的领事探访方式,以便与两人接触。”   3月下旬,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主动发声明称,已让康明凯和病重的父亲通电话,也为两人提供更好的食物来加强身体健康。   目前有122名加拿大公民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最近猛烈批判中国隐瞒疫情,他星期日接受CTV电视台访问时关心康明凯和斯帕弗两人,并提到中国在这次疫情处理上的表现,令人更感觉“共产主义政权是不可信任的”。他说:“我们不能依靠中国作为可靠的盟友,也不能成为我们价值观的合作伙伴。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 总理杜鲁多则在星期日再度重申一贯立场:“外界对包括中国等国家在处理疫情方面有诸多质疑,但现在的工作是确保加拿大国民安全保障,问责之事容后再议。” v01    

被华拘押加人康明凯 获准与病重父亲通电话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表示,已允许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凯与他病重的父亲,通过电话交谈。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肆虐,被中国拘捕的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的情况也令人关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表示,已允许康明凯与他病重的父亲进行电话交谈。 中国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说,出于人道主义原因,他们允许康明凯和父亲电话交谈,并提到已提供康明凯和斯帕弗更好的食物,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力。 声明说:“中国司法当局已确保康明凯和斯帕弗与其他同类嫌疑人一样,得到充分的人道主义待遇。”声明称:“两人身体健康、精神稳定。其合法权利得到充分保护。” 加驻华机构增与两人联系 声明并称:“该流行病使拘留中心完全封闭,为确保他们能与加拿大驻中国领事机构保持联系,已增加将信件和包裹转交给两人的频率。 ”但大使馆并未提供有关康明凯父亲病情的更多细节。 自2018年12月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后,康明和斯帕弗随即在中国遭拘捕。如今孟晚舟已获保释,正进行引渡聆讯;康明凯和斯帕弗却仍被关押,中国称两人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中国大使馆驳斥拘捕两人是因为孟晚舟被捕而采取的报复行为,大使馆声明再度强调:“加拿大一些人一直在炒作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案件。” 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明(Dominic Barton)最近几乎未提及两人,称是遵循其家属的意愿。

国会设特别委员会 全面审视和检讨加中关系

对于加拿大联邦保守党周二联同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在自由党少数政府的反对下,通过动议,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全面审视和检讨加中关系,一个曾在中国被拘留的瑞典人权工作者认为,此举可能利大于弊,并称中国为保留面子,会对去年底拘留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进行某种形式的审讯,但相信将在宣判后释放。不过,另有意见不表乐观,称中国会继续利用两人来迫使加拿大释放被捕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 据《星报》报道,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行政总监达林(Peter Detained)表示,该委员会可能会对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案件,产生小小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向北京传达一个信息。 达林在西班牙接受电话访问时称,这是加拿大早就该做的事情,此举将使加国有能力反击中国。 料两人审讯定罪后释放 自皇家骑警去年12月初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以来,加中关系一直很紧张。其后,中国以康明凯和斯帕弗涉嫌为境外窃取和刺探中国国家秘密和情报、严重触犯中国法律为由,把他们拘留。有观察家认为,这是中国对孟晚舟被捕一事所采取的报复行动。 本周,中国政府把案件移交给检察当局,指他们涉嫌违反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达林又称,北京正试图通过把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案件,转交检察当局来威吓加拿大,因而释放孟晚舟。 达林于2016年在中国被拘留了近一个月,并在一段视频中供认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而该段视频在中国电视台播出。他曾透露,他是如何被关在一个房间内,由两个人看守着,他不准与人交谈,又遭到盘问和剥夺睡眠时间。 达林指出,中国政府在康明凯和斯帕弗案件中,现有3种选择,分别是开始审讯;释放他们;以及把案件移交警方作进一步调查。最后一个选项可以执行多次。 但是,达林称,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就是他们会被定罪。 达林续道,中国需要保留面子,所以他可以肯定,无论如何,康明凯和斯帕弗都会有某种形式的审判,但相信他们将根据判决获得释放。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出版物《改变中国》则对此并不乐观,因为北京正以康明凯和斯帕弗作为筹码,因此对于他们能否获得释放,抱有怀疑,同时预料北京在这一问题上继续保持强硬立场。 保守党指不会对价值观妥协 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奥图尔(Erin O'Toole)表示,该特别委员会的成立可能会在中国政府内部引起一些涟漪,但北京需要了解如何看待该问题。 奥图尔指出,加拿大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拥有良好的盟友,而该特别委员会处理事务的方式是向北京表明,渥太华在审查这一关系的同时,也尊重彼此。 奥图尔补充道,这种关系很重要,但是也希望中国明白,加拿大在追求与中国经济合作的同时,并不会牺牲对价值、人权和一系列事物的关注。 奥图尔还称,长期以来,印象中加拿大一直默认北京的所有要求,至少现在会审视处理这种关系。

华春莹:两加拿大人将被起诉

■左:康明凯。右:斯帕弗。星报 周二是国际人权日,也是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留满1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商人斯帕弗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侦查机关目前已完成两宗案件的调查工作。她称,两人将按照法律规定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强调他们的合法权利受到保障,又指加拿大驻华大使馆获安排对他们进行多次领事探视,指他们状况良好。 美联社报道,即使未来有审判,应该也是闭门举行的。 加拿大外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早前表声明批评,中方任意拘押康明凯及斯帕弗,并且不让两人接触律师或会见家属。中国驻加大使馆批评,加方对两人案件说三道四,并指两名加国公民因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罪而被捕,不存在任意拘押,敦促对方停止不负责任言论。另外,中方又指加拿大和美国在华为副董事孟晚舟事件上,才是任意拘禁中国公民,要求立即释放孟晚舟。 任意拘押 加中互抨对方不是 《环球邮报》周一披露两人在中国监狱内可能的境况,不仅饮食条件差,也毫无隐私可言,对比孟晚舟在加拿大获得的待遇,实在天差地远。 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奥图尔(Erin O' Toole),呼吁杜鲁多政府拿出实质行动来处理加中关系,他说,两国关系是“我们这一代的外交政策挑战”。他并称“这关乎领事、法律、安全、贸易。这是中国在亚太及全球事务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所致。” 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lipeChampagne)的发言人没有回应记者查询。综合报道

消费被捕的加拿大人?保守党竞选广告遭家属抱怨

(保守党原来制作的广告中的一个画面上有两名加拿大人的照片和名字。 图:CBC) 联邦保守党上周播放了一段以遭中国拘捕的两名加拿大人的视频广告来攻击总理杜鲁多的施政,但其中一个拘捕者的家人向保守党抱怨,希望能删除他的名字和照片。保守党现在已收回这个视频重新剪辑。 CBC报道,保守党的竞选广告要表达自由党整体外交政策失误的纪录,其中提到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遭中国拘捕,称杜鲁多“没有努力谈判让中国释放两名被囚禁的加拿大人,他们被关押在不人道的条件下。” 该视频包含在一封募款电子邮件中。其中写道:“如果你喜欢这个视频,请考虑捐款,帮助我们播放这个视频,让更多加拿大人看到。 保守党通讯主管汉恩(Cory Hann)表示,该党正在重新编辑视频。“其中一个家庭要求他们儿子的照片和名字不要被使用,我们尊重家人意见,所以我们重新制作了没有任何照片或名字的视频。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关注这个问题,仍有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扣为人质,希望政府采取行动让他们获释。”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CBC,是康明凯的家人提出抱怨。 CBC询问康明凯的妹妹波莎(Ariana Botha)关于保守党募款活动中使用她哥哥的照片时,她回答说“不再是问题”,意指照片已遭删除。当被问及她的家人是否要求删除照片时,她说:“对不起,没有评论。” v01

“中加立法协会”访华 能救出两名加国公民吗?

5月21日,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对媒体称,一个由加拿大议员组成的代表团正在中国访问,寻求中国尽早释放两个被拘捕的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 “加中立法协会”官网图   据报道,名为“加中立法协会”(Canada-China Legislative Association)的代表团将在5月20日至25期间前往上海、南京、香港和澳门等地。加拿大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代表团将会在会谈中“提出加方的关切”。 此前,“加中立法协会”曾于今年1月之间到访过中国,会谈主要目的是加深中国与加拿大的贸易关系,以减少加拿大对美国的依赖,同时也涉及到中国和加拿大之间的一些司法纠纷。 在这个代表团中,有加拿大众议院自由党议员罗布·奥利芬特(Rob Oliphant)、加拿大自由党参议员约瑟夫·戴(Joseph Day),独立议员芮妮·迪普伊(Renée Dupuis)以及保守党华裔参议员胡子修(Victor Oh)等人。其中罗布·奥利芬特(Rob Oliphant)也是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的国会秘书。 但到目前为止,根据披露的信息,“加中立法协会”的进展并不顺利。方慧兰表示,她多次尝试但未能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但方慧兰接受CBC访问时也强调说:“奥利芬特不断关注两人情况,让中国当局能直接听到我们的声音非常重要。”“在目前僵局的阶段,中国似乎想避免更高级别的会议。”她说:“这是加拿大与中国关系中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    杜鲁多也坦言加中关系很艰难:“中国的方式不是我们所能接纳的” 。   两名被拘捕的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右)和商人斯帕弗。资料图   上个星期,中国已经正式宣布逮捕康明凯和斯帕弗,指两人涉嫌搜集、偷窃和分享国家机密。对于加拿大的指责,中国外交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我在这里必须正告加拿大方面:我们已经在这多次介绍有关情况,我们是依法对你所提到的这两位加拿大公民采取强制措施,现在中国检察机关依法对他们予以逮捕。中国一向依法行事,希望加拿大方面不要对中国自身的法律建设和司法办案说三道四。”

中国以间谍罪逮捕两加公民 小杜谴中国不遵守循国际秩序

加通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已于近日正式“依法逮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cor)。总理杜鲁多谴责中国逮捕两人的举动,称中国的行为与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的行为越来越不一致。 陆慷表示:“经中国检方批准,康明凯因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犯罪’,斯帕弗因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犯罪’,确实已于近日批准被依法逮捕。”他并强调中国一向依法行事,希望加拿大方面不要对中方依法办案说三道四。 杜鲁多严词批评中国:“我们越来越看到的一件事是,中国政府没有遵循大多数民主国家在国际关系方面的规则秩序。”正在巴黎参加国际会议的杜鲁多说,会继续向中国寻求释放康明凯和斯帕弗。“尽管中国不同意,但我们不会改变加拿大价值观或制度,包括我们司法系统的独立性。” 加外交部发声明续要求放人 加拿大外交部随即发声明说:“加拿大强烈谴责他们被任意逮捕,谴责他们在12月10日被任意拘留。我们再次要求中国立即释放康明凯先生和斯帕弗先生。”声明提到:“加拿大驻中国领事馆官员最近对这两人进行了领事访问,并将继续为他们及其家人提供领事服务。基于隐私法规定,不能透露进一步的信息。” 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两人的命运难料。“一旦你在中国被正式指控,99.9%的案件会判有罪。我们现在要看指控的性质究竟是什么?以及是否会遭判死刑?我们正在与一些非常难搞的人打交道。” 虽然加拿大和中国官方都不承认,两人的拘留与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被捕有关,但专家和前外交官都表示,他们毫不怀疑中国是利用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案件向加拿大施加压力。赵朴表示:“中国领导人可能得出的结论是,孟晚舟的引渡过程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因此他们决定提高赌注。”综合报道

美国重量级人物突然纷纷表态:我们与加拿大站在一起

康明凯(左)和斯帕弗,仍然被中国拘押。 加通社 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后,周一美国总统特朗普钦点的鹰派国家安全顾问波顿,突然发推文抨击北京当局,称“中国正在惩罚加拿大维护其条约义务和法治。美国与加拿大站在一起,确保中国能释放那些被不公平拘留的加拿大公民。” 但在5月初,杜鲁多政府在向华盛顿求助解决与中国的矛盾,当时美国的回应是这样一句话:“和中国人打交道就是非常难”。 上周杜鲁多政府又派员积极在美国游说,希望美国在与中国谈判贸易时,莫忘加拿大遭到的伤害。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 5月12日,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中国开始反制美国。 5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和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均开始发声关注中国拘捕两名加拿大人的事件,为加拿大打抱不平。 特朗普总统钦点的鹰派国家安全顾问波顿,就发推文抨击北京,“中国正在惩罚加拿大维护其条约义务和法治。美国与加拿大站在一起,确保中国能释放那些被不公平拘留的加拿大公民。” 波顿的推文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周一也表达关注,他说,加拿大陷入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中。 上周五爱达荷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兼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里奇(Jim Risch),接受《加通社》访问时说,康明凯和斯帕弗两人被关押在恶劣的环境下,而孟晚舟却可以住在家里,完全获得法律制度保障。 他说:“我和许多同事都关心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情况,在他们被释放前,我们不会忘记他们。” 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留已逾5个月。 加拿大外交部5月13日发声明表示,刚又见到了康明凯,目前已与康明凯会面7次,见了斯帕弗6次。 中国方面早前表示,加拿大公民康明凯,英文名:Michael John Kovrig,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于2018年12月10日,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审查。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