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04:11:4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新型冠状肺炎

韩国梨泰院感染增至94宗 复课计划被迫推延

(■■首尔许多民众周日在公园野餐。 法新社) 韩国首尔市梨泰院“夜店群组”昨日增至九十四人感染新冠肺炎,教育部因此宣布各级学校延迟一周复课。   昨日首尔市内共有五十九宗梨泰院(著名商圈)夜店群聚感染相关确诊案例,加上仁川七宗、京畿道二十一宗、忠清北道五宗、釜山一宗、济州一宗,共计至少九十四宗(周日为五十四宗)。其中最少六十多人曾到访夜店,二十多人为夜店顾客的家人、朋友等,暂时未发现三次感染的病例。   教育部与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昨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会后宣布原定十三日(周三)复课的高三于二十日返校,其余年级从二十七日陆续复课。高二、初三、小学一二年级和幼儿园于二十七日开学,高一、初二、小学三四年级于六月三日复课,初一和小学五六年级六月八日开学。教育部表示,将视防疫当局调查结果决定是否再延期。   受疫情影响,教育部先前多次延后开学时间,最后以网上课程作为替代方案,但学校迟迟未能恢复到校上课,首当其冲的就是正在准备大学入学考试的高三学生。一名住在春川的崔姓学生接受韩联社访问时说,大考前的模拟考试或校内考试都很重要,但迟迟不能订定确切日程,“令人非常不安”。也有高三学生的家长表示,不能到校上课让孩子养成读书读到半夜、早上不起牀的习惯,虽然有网上课程,但常常“跑去睡觉,不然就是似梦非梦地打不起精神”。   六日确诊的一名二十九岁男子曾于一日深夜至二日凌晨先后前往首尔多家夜店,导致梨泰院“夜店群组”感染,由于涉及男同志夜店,当局难以根据入场记录追踪患者接触史,首尔市长朴元淳宣布实施匿名检测,并提出逃避检测者将面临二百万韩圜(约一万二千七百港元)罚款。首尔市取得曾到访梨泰院夜店的五千五百一十七人名单,当中有三千一百一十二人无法联络上。朴元淳周一在记者会上再次呼吁:“四月二十四日至五月六日之间,曾出入梨泰院夜店或邻近地区的人,应尽快接受筛检。”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说,此次集体感染主要发生在年轻人群,无症状或症状轻微者居多,疫情很可能在社区扩散。

非洲籍确诊者咬伤护士拒绝隔离 网上舆论促驱逐出境

疫症当前,内地却接连爆出在华外国人不配合检疫而闹出的事件。广州一名非洲籍新冠确诊患者前日拒绝抽血,还强行走出隔离病房,一名女护士阻拦时惨被殴打及撕咬。同日,山东青岛三名外籍留学生强行插队检测,还大叫“中国人出去”。事件引来舆论炮轰,要求严肃惩治,“把他们全部驱逐出境!”中国外交部强调,对中外人员一视同仁,对扰乱防疫秩序,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广州市公安局通报,殴打护士事件发生在市第八人民医院嘉禾院区住院部。周三(一日)早上,隔离病区汪姓女护士请尼日利亚籍确诊患者(男,四十七岁)抽血检查,该患者不予理睬,还紧随其后试图强行走出隔离病房。护士见状将其阻拦,被其推倒在地殴打并咬伤脸部。经检查,面部、脖颈及腰部都有损伤,幸伤势轻微。   通报称,打人的外籍患者三月二十日自境外进入广州,接受病毒检测呈阳性,二十三日被院隔离治疗。   目前其检测仍为阳性。警方已展开刑事调查,将在疑犯治疗结束后,立即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坚决依法严肃处理。   同日,在青岛市崂山区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三名外籍留学生因插队,与其他排队人员发生言语冲突。网上片段显示,一名男子上前理论,岂料其中一名穿灰色外套的外籍男子突然走过来,抢去他手中的单据扔到地上,且大叫:“中国人出去”(Chinese get out)。据称现场工作人员说:“给个面子,外国人可以不排队”。   崂山区卫生局其后在微博向公众致歉,称当时因为人多,出现插队,强调会加强服务管理,维护好现场秩序。警方称,昨天对三人进行批评教育,当事人表示诚恳接受,并就其不当言行向公众致歉。   被打护士泪流满面的视频及外籍留学生大呼“中国人出去”的画面,激起网民怒火,在微博留下数以十万计点击,要求“重判!重判!驱逐出境!”还有网民关心女护士可能被感染:“飞沫传播,咬是直接涂抹进血了”。   几天前,陕西西安也发生一宗外籍男子拒戴口罩辱骂、拿手机砸防疫人员的事件。涉事男子事后被处限期出境。   北京市公安局昨天通报,上周一名非洲坦桑尼亚男子在北京不配合防疫,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处分,限期出境。   连串事件意外暴露了中国部分民众和在华外国人的紧张关系。   有网民昨天直斥在华外国人“恩将仇报”,“中国不需要洋垃圾!”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表示,“看到这类的报道心里非常难过”,强调“对于那些拒绝执行防疫措施,扰乱防疫秩序,危害公共健康和安全的外国人,有关部门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对于有指在华外国人享“超国民待遇”,华春莹称,中方的防疫举措和规定都是一视同仁的。

比利时妇女确诊 家中宠物也染上新冠

(■■比利时布鲁塞尔一间医院的医护人员,试用由浮潜面罩改装的防疫面罩。 法新社) 比利时卫生官员上周五表示,境内一只宠物猫相信遭到饲主传染,确诊新冠肺炎。当局强调这只是个别案例,动物将病毒传给人的风险很低,且强调动物并非传播媒介,没有理由要弃养动物。   宠物染疫病例很罕见。位于比利时列日的兽医学院研究人员发现境内人传猫个案,表示在女主人确诊一周后,这只猫开始出现持续腹泻、呕吐、呼吸困难等病征,他们随后在其粪便中验出新冠病毒。政府机关的疫情发言人安德瑞表示,这宗“独立个案”研判是在“动物和染病人类密切接触”后发生。他说,病毒会由人类传给动物,但“没理由认为动物会成为社会中疫情传播的媒介”。   香港先前传出类似案例,在筛检与病毒带原者同住的十七只狗和八只猫后,发现两只狗验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反应。比利时联邦食品链安全局(AFSCA)声明表示,香港染疫的那两只狗“没有出现症状”,而比利时那只染疫的猫“出现暂时性呼吸症状和消化问题”。联邦食品链安全局说:“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家畜会传染病毒给人类或其他宠物。”比利时上周五单日新增一千零四十九宗确诊,总数达到七千二百多宗,累计约二百九十人死亡。   台湾防检局指出,目前并没有犬猫会传播新冠肺炎的证据,2003非典肆虐期间也无犬猫案例,民众毋须恐慌,更不应遗弃犬猫。防检局表示,饲主只要保持良好卫生习惯,像平常一样,有接触到犬猫时以肥皂及清水洗手,并留意犬猫健康以及遵循专家建言。

安省度过新冠14日关口 3名病患痊愈在望

安省度过了“新冠肺炎”的第一个14日关口。安省首席医官威廉斯(Dr. David Williams) 说,安省被确定受感染的3名病患,相信很快便可以不必再被隔离。 威廉斯表示,加拿大上星期五依据特别顾问委员会的建议,要求在过去14日曾经到过中国的人自行监察身体状况,但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扩大监察范围是由于曾经到过中国的人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或间接接触受感染的人。这些人如果发现身体出现征状便立刻通知居住地区的公共卫生局。 市镇的公共卫生局将评估情况以个案方式处理。 他相信,随着更多轻度感染个案被检测,死亡率会下降。现时死亡的病患大多为50岁以上,与流感死亡的情况相似。 新检测仅5至6小时有结果 不过,新冠状病毒没有预防疫苗。安省每年至今大约有1,500宗流感个案,但今年只有960宗病例;但流感高峰期仍未过去。 他说,最初要经24至36小时才能够确定化验结果,但新的检测只需5至6小时便有结果。 助理首席医官艾芙(Dr. Barbara Yaffe)说,截至昨日上午为止,加拿大共有7人感染新冠状病毒,安省的病患人数不变。安省至今已检验了259人,当中有167人确定是没有受感染;81人被推定为没有感染(Presumptive Negative),但尚待联邦化验所确定;目前未有被推定感染的个案;已证实有3人被感染。 被确诊的病人未来如果在相隔24小时的两次检测均呈阴性反应,则可以被断定为痊愈,不必再被隔离。目前情况稳定, 威廉斯说,虽然度过了第一个14日的周期,但从中国返抵加拿大的数百人的情况尚未确定,因此仍不能够掉以轻心。 这些要接受14日隔离的人,大部份是安省居民,其次是卑诗省,有一些是在魁省和亚省居住。川顿(Trenton)空军基地的设施只能够容纳500人接受隔离,如果未来有更多人需要被隔离,将要另觅地方安置。 艾芙说,潜伏期是指从感染到病发的时间。虽然目前界定为14日;但数据显示,一般为5至7日。新增个增数目开始稳定;但公共卫生部门在未来2至3个月,仍继续警戒以防止疫情翻覆。本报记者

第二架撤侨包机已经飞往武汉 预计将会满载

加拿大外交部长表示,第二架飞机已经飞往亚洲,将第二批加拿大人运出因病毒爆发而被封锁的中国城市。 外交部长香槟(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星期天在埃塞俄比亚宣布了这一消息。 他说,乘客名单仍在整理中,但他预计,这架包机离开武汉时,将会满载。 “这架飞机将于2月10日起飞,带回最后一批希望在11日回国的加拿大人,”香槟说。 上周五,第一批176人加拿大人乘飞机抵达安大略省的一个军事基地。第二批美国飞机来到加拿大批,使总数达到215人。 这些撤离人员被安置在特伦顿军事基地待14天,以确保他们不会生病。 加拿大目前已确诊7例新型冠状病毒。加拿大公共卫生机构的最新消息称,卑诗省有4例,安大略省有3例。 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大多数病例都比较轻微,但它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政府还在监测在日本和香港海岸附近的两艘游轮上被隔离的285名加拿大人的健康状况。 有七名加拿大人被证实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他们是在一艘停靠在东京郊外港口城市横滨的船只上感染的。这些患者已被送往日本医院接受治疗和监测。 香槟表示,他在当天早些时候与游轮公司负责人进行了交谈。 他说:“我想确保我们所有人都联系起来。我想确保我们都是为了家人,为了在那里的人。”(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视频加多图】方舱医院到底长啥样

在武汉三镇,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之后,收治新冠肺炎确诊轻症病人的关键举措。 一批“生命之舱”正投入战斗,新华社记者带你直击,目前最大的“生命之舱”,“武汉客厅”方舱医院。   武汉客厅建筑规模庞大,占地约1500亩,曾是武汉的文化地标建筑,可同时容纳2000人诊疗。 武汉客厅外广场上,医用帐篷和医疗车辆准备就绪,随时承担门诊、重症监护功能。 移动生物安全三级(P3)实验室,用于进行感染病毒核酸检测,正在做最后调试。   走进方舱医院内部,日常生活所需基本配置齐全。还有700多名医护人员,为患者“护航”。   A馆已经投入使用,除了正常就医、用餐,爱心公益组织还捐赠了畅销图书。有专门的病友互助组织。医护人员24小时为患者服务。     B馆正在筹备,床位多为双层高低床。至少两床棉被、厚铺盖、加电热毯。还额外配备了军大衣保暖。   医务人员的工作间和治疗准备间。呼吸机、除颤仪等医用设备已经配齐。   入住方舱医院,大家很关心吃饭问题。除了一日三餐,还有爱心食品角,方便面、自热小火锅等一应俱全。 如何避免交叉感染,社会关注很高。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说,由于是确诊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不是突出问题。   患者入院前还要进行流感抗原筛查,最大程度避免生物安全风险。 “作为一种战时的简易措施,方舱医院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兴建、大容量集中收治确诊轻症病人。把患者与家人、单位和社区隔离开来,隔离传染源,切断传染途径,救治患者,这对于防疫至关重要。”   有工作人员悄悄告诉我们,病房里一些热心大叔大妈,已开始为家里单身青年张罗起了相亲。他们约定好,出院之后就要“马上安排”,这是武汉最真实的生活味道。   方舱医院,是非常时期的关键举措、意义重大,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医患一心,共克时艰,一定能“战疫”胜利!  

一周金融市场回顾 疫情阴影下艰难前行

  (星岛日报报道)美股结束4连升,虽然最新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强劲,但中国连封4省防疫,令市场增添对新型肺炎疫情肆虐或冲击环球经济的忧虑,杜指上周五回吐277点,跌近1%;标指及纳指亦均跌0.5%,但受惠本周初走势强劲,三大指数上周仍录3%以上升幅。   杜指上周五曾下挫322点,最终跌277点或0.94%,收报29102点。标指下跌18点或0.54%,收报3327点。纳指回落51点或0.54%,报9520点。此外,疫情或拖累全球手机供应链面临中断危机,半导体股受压,费城半导体指数插2.37%。   标普11大板块仅3板块上涨,必须消费品以0.18%升幅领涨,通讯服务升0.11%,房地产则具0.05%升幅。走势较弱的有材料类股,下跌1.46%,其次是资讯科技及医疗保健板块,分别跌0.98%及0.81%。   不过,总结本周,美股录理想表现,杜指累积升3%;标指升3.17%,录得8个月来最大单周升幅;纳指更升4.04%,为2018年11月底以来最大单周升幅。   美国劳工部的就业报告显示,上月非农就业岗位增加22.5万个,胜预期为增加15.8万个。在劳动参与率达63.4%,创2013年6月以来新高下,失业率略升至3.6%,分析原预期维持于3.5%此一逾50年低位。平均时薪亦增长3.1%,优于预期。   个股方面,Uber周四收市后公布去年第四季业绩,除亏损逊预期外,并预期2020年底实现盈利,带动股价涨9.54%,创近6个月新高。   美国第三大社交媒体平台Pinterest第四季营收年增加46%,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及每户平均营收均超预期,刺激其周五抽升9.52%。   Miller Tabak首席市场策略师Matt Maley表示,美股周五向下只是周内大涨的技术回调。因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投资者每到周五就减低持仓,因为周末疫情进展充满不确定性。   Swissquote Bank高级市场分析师Ipek Ozkardeskaya指,若危机继续蔓延,一些企业或会考虑将生产线暂时移离中国,这或会影响全球价格,拖累企业利润。   至于在美市交易的香港股票周五普遍下跌,腾讯及中石油ARD收市较本港收市分别跌1.45%及1.63%,中行ADR跌1.62%。汇控ADR则靠稳,升0.14元。 武肺肆虐全球 油价五周连挫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引发全球原油需求减少忧虑,拖累油价连续5个星期下跌,为2018年11月以来最长连续下跌时间。纽约期油全个星期累积下跌2.4%,伦敦布兰特期油更跌逾6%。   纽约期油收市报每桶50.32美元,跌63美仙,跌幅1.24%。伦敦布兰特期油连跌第二日,收市报每桶54.47美元,跌46美仙,跌0.84%。俄罗斯表示,需要几日时间分析石油市场状况,稍后才会决定是否支持扩大原油减产规模。   疫情扩散下,资金流入金市避险,带动金价造好,纽约期金连续第三日上升,收市报每盎司1573.4美元,升3.4美元,升幅0.22%,现货金报1570.67美元,升3.78美元,升幅0.24%。全个星期计,金价累跌约1.2%,是去年11月初以来最大单一星期跌幅。   汇市方面,由于美国近期经济数据普通较预期理想,预料联储局将维持利率不变,美元偏强,美元指数触及4个月高位,上升0.2%,报98.71。美元兑英镑及加元升至两个月最高,兑瑞士法郎及欧罗亦分别升至6星期及4个月高位。   欧罗兑美元跌至1.0946;英镑兑美元跌至1.2892;澳元兑美元跌至0.6673;美元兑加元升报1.3308。美元兑日圆则略为回软,单日下跌0.22%,报109.75日圆。   另外,联储局提交国会的最新货币政策报告指出,经济面临的下行关键风险已减弱,衰退的可能性降低,美国就业市场及消费者支出仍然强劲,但同时提出要关注新型肺炎疫情在中国蔓延的影响、资产价格居高不下,以及低评级企业债规模接近创纪录水平的风险。

多伦多卫生官出席元宵庆祝活动 讲解新冠情况

(■向活动上向市民讲解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左起)吴婷婷﹑江永聪,大会传译员和迪维娜医生) 由于网上及社交平台发布有关新型冠状病毒不同的讯息,引起市民疑虑和担忧。多伦多公共卫生官员出席华社元宵庆祝活动时,讲解疫情及预防须知,呼吁公众从可靠的渠道获取正确讯息,并重申本地社区爆发的风险偏低。 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于昨天在士嘉堡一个商场举行“健健康康迎元宵”活动,邀请多伦多公共卫生官迪维娜医生(Dr. Eileen DeVilla)亲临,向出席的市民讲解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以及如何防疫免受感染。 迪维娜医生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来自中国武汉,被发现只有一个多月。由于是新的病毒,仍需要更多时间收集资料,医学界努力研发药物进行治疗。在本地三个确诊个案中有两人出院,正在家中隔离。她忠告市民尊重个人私隐,让病人安心休养。她强调本地社区爆发疫情的风险仍然偏低,公众毌须担忧。 目前公众关注新病毒蔓延情况,通过网上或社交媒体平台,了解有关传播及预防方法。迪维娜医生指出,市民应该从正式的渠道得到正确的资讯,正如多市卫生部门会不断更新消息。有些来自国际社会的资料,因地域和文化关系,与本地实行的措施有所不同。 常洗手是最佳保护法 她举例说,有不少市民戴上口罩来防止感染病毒。其实从科学证据所得,医护人员因为照顾病人才需要戴口罩来保护自已。当人们身体不适而戴口罩,目的是避免把病菌传给别人,而且应留家休息,减少接触人群。对于没有患病的人即使戴上口罩,实际能够防止病毒的机会较低,所以最佳的预防方法是经常洗手。 此外,大会邀请呼吸道治疗师Kingsley Kwok,示范戴口罩的正确方法及使用须知。他表示,在使用前必须彻底清洁双手,用肥皂或洗水液搓在手背、手掌、指尖和手指之间约20秒,再用清水冲干净。如没有清洁的水,可用消毒洗手液。口罩上有颜色的一面向外,白色一面是向内;有铁线的朝上面,双手拿着耳绳挂在耳上,口罩由鼻子覆蓋至下巴。外科口罩只能用一次,并要丢在有盖的垃圾桶里;坊间传闻使用蒸气消毒或风筒吹走病毒是错误信息。 平权会多伦多分会行政总监江永聪表示,藉今次元宵庆祝活动邀请多伦多公共卫生官与华人社区对话,让市民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际情况,并解答公众疑问,帮助他们使用正确方法预防疫症。 另外,由专业医护人员讲解戴口罩的问题,并向现场人士免费派发口罩,在家中练习。 出席活动的嘉宾包括国会议员叶嘉丽和陈圣源、省议员Doly Begum,多伦多市议员封赖桂霞及平权会全国代会长吴婷婷。

华裔加人滞留武汉 未获当局撤侨通知

一名滞留在武汉的华裔加人称,虽然他早已在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网页登记,但至今仍得不到加国官员的资讯和援助,也没有被通知美国撤侨飞机可以接载加拿大人回国,感觉像被遗弃了。全球事务部表示已得悉该名华人处境,并且说会提供援助。 洋名凯文(Kevin)的加国公民金奇(Qin Jin,译音,图)接受《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长途电话访问时表示,他今年59岁,原与妻子及一对子女居于多伦多,1月16日回武汉探望母亲,当时新冠肺炎的严重性被淡化。 其后疫情扩大,金奇于1月28日在加拿全球事务部网页登记,表明自己身在武汉,但他称一直未有被告之撤侨的安排。 当他在网上得悉加国的撤侨计划后,仍没有人连系他。上周三,他忍不住致电上海加拿大领事馆查询,电话转驳到渥太华一个号码,一名全球事务部官员向他说,撤侨飞机上已没有座位,但官员未有提及有一班美国撤侨航班,上面预留了40个位置给加人。 全球事务部称已获悉求援 金奇表示,自此之后,没有人再与他联络,由于没有来自加国政府的资讯,令他越来越沮丧,“每日(疫情)不断扩大,我感觉很害怕,我希望离开这里,他们(加国官员)应该给我多一些讯息,但没有人回答我,没有人告诉我,没有人关心我。我想,我的天,政府只关心那100个人,或他们关心些什么?” “如果我在上海,我可以飞回加拿大,在武汉,你不能到任何地方,没有汽车、火车、飞机和船。”金奇指他不是找一张免费机票,他已经订了由北京返加的机票,但现时武汉被封城,他不可能搭到那班飞机。 他又说明白撤侨专机应该优先给要离开武汉的儿童和长者,但他说官员没有向他解释怎样挑选登上飞机的乘客。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多兹(Krystyna Dodds)周六表示,私隐法限制她可以透露的资讯,但表示加国政府很慎重处理在海外加人的安全问题。她说:“我们得悉金先生的处境,现正努力向他和其他寻求离开武汉的加人提供援助。” 联邦政府已宣布周一将有第二班撤侨专机离开武汉,多兹表示官员正与想离开武汉的加人联系。不过,金奇上周五称,仍未有人告诉他这件事。综合报道

首名美国公民在中国病亡 政府表示无意再撤侨

2月8日,首名美国公民在武汉死于新冠病毒肺炎。消息传出,美国出现特朗普政府特别是国务院是否采取了足够措施保证在华美国公民安全、帮助他们撤离的质疑声,美国国务院为此发表声明为他们的工作辩护,并表示暂时无意再派包机撤侨。 综合《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指出,自1月29日以来,已经先后派出5架包机,从武汉撤走大约850人,当中大多数都是公民,强调一直以公民在海外的福祉为先,本月2日亦发出旅行警告,建议民众不要前往中国。 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重申正在全天候对抗疫情,6日安排需要离开的公民登机后,发现包机尚有座位,也特意允许39名加拿大人一同离开武汉,因此现阶段即便再有公民要求包机撤离,国务院也没有计划安排有关行动。 外界对于首名在武汉染病死亡的美国公民的情况所知不多,如病人有否曾想搭乘政府提供的撤侨包机回美,也有推测认为病人当时可能已经危重,无法成行。根据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提供的消息,这名病人今年60岁,6日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离世,有两名知情人士则表示病人是女性,之前健康已有问题。 截至6日中午为止,中国外交部确认有19名外国人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其中两人已经痊愈出院, 其他17人仍在接受治疗。至于美国国务院派出的第4及第5架撤侨包机,7日抵达德州和加州。CDC消息人士透露,两架飞机上各有1名乘客出现咳嗽、呼吸困难或发烧病征,因此需要在中途停留给予检查和治疗。 仅极少旅客在美受隔障 其中一架包机在加拿大温哥华中途停留后,最终抵达目的地、加州圣地牙哥的米拉马海军陆战队航空站(Marine Corps Air Station Miramar),另一架在加州特拉维斯空军基地(Travis Air Force Base)中途停留后,在德州圣安东尼奥的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ir Force Base)降落,稍后会再前往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埃普利机场(Eppley Airfield)。美国目前共有12名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路透社称,在它进行的调查中,做出回应的美国五个州的卫生当局表示,尽管川普政府为减缓冠状病毒的传播而出台了新的旅行限制,但只有极少数的商业航空公司旅客在美国受到隔离。 这份调查要核实,自1月20日在美国诊断出首例冠状病毒病例以来,取消航班和实施新规在多大程度上有效阻止了中美两国的旅行。 全美国在机场对乘客进行筛查的10个州中有四个州的机场卫生部门表示,自新的旅行规定2月2日生效以来,他们尚未将任何人隔离起来。只有纽约州报告,根据旅行史对四人进行了隔离。 据一家民航咨询公司的数据,这些旅行限制对旅行产生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影响;过去一周中国航空公司运营的从中国大陆飞往美国的航班数量减少了一半。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7,000名旅客在美国机场接受了检查,仅周五就有4,000人。 国航保留美国4条航线 另一方面,中国国航8日发布中美航线结构及航班调整公告,公告称,虽受疫情影响,航空市场受到重大冲击,但为满足中美两国间人员往来的需要,保持与美国主要城市的通航,国航对运力进行了整合、航线结构和航班进行了调整,保留北京至洛杉矶、三藩市、纽约、华盛顿航线。

2岁女孩没有登上撤侨专机 无人陪伴母亲担忧难回加

加拿大政府派出的首架武汉撤侨专机,日前已顺利抵达安省川顿军事基地(Canadian Forces Base Trenton),不过,卑诗省列治文市的一位母亲,其两岁女儿因为发烧未能登机,目前仍在等待联邦政府协助,希望能搭上第二架撤侨专机返回加拿大。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居住在列治文的潘女士(Amelia Pan,译音),是加拿大公民。上个月农历春节前,她的丈夫叶伟(Wei Ye,译音)带着两岁女儿Cerena,回到中国湖北省探望家人,潘女士独自一人留在加拿大。 她接受Global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本以为没有小孩和丈夫在身边,可以享受几天清静和自由的日子,但没想到,一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她为此付出了代价。 女儿丈夫公婆全染肺炎 叶伟父女俩一回到湖北,叶伟的父亲就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叶伟本人和他的母亲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被送进医院隔离,女儿则留在家中由邻居照料。 本来,他们两岁大的女儿已被安排于上周五搭乘加拿大政府派出的首架撤侨专机回国,但女儿却在临行前发烧了。 潘女士说:“我只希望她不是感染病毒,希望我的女儿能像往常一样健康地回来。” 在周六早上,潘女士得到了她想要的好消息,她女儿的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小孩只是患上与新冠肺炎无关的流感,并已康复。 潘女士十分感激在丈夫被隔离期间亲戚和邻居对女儿的照顾,女儿也多次进出隔离区。 她现在只希望女儿的体温能保持在正常水平,以便能够坐上计划周一从武汉起飞的加拿大第二架撤侨专机。 无法亲接回心里感煎熬 但问题又来了,两岁的女儿无法照顾自己,需要成年人陪同,而她的家族成员都是中国公民,都无法陪同旅行。潘女士希望届时机场能为女儿提供一个临时照顾者。她说,当地家乡的县政府已经同意将女儿从医院送到机场,但不能送到加拿大。 潘女士曾经联系加拿大环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问她可否亲自飞往武汉再陪女儿一起回来,但得到的答复是:“不可能”。对此,潘女士表示理解,但她又反复自问:“我还有什么办法?” 她说,现在只能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尽量往好的方面想,期待着早日看到女儿,将她抱在怀中,一起大笑、一起大哭。

新冠病毒若难遏止 连锁反应或致全球性灾难

(■图为一怀疑染病者被医护人员带往医治。网上图片) 目前在中国湖北省,约5千万人由于新冠病毒爆发,被史无前例地隔离。但专家说,如果隔离没有效果,在全球带来的连锁反应可能是灾难性的。约翰霍金健康安全中心(the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资深学者和传染病医生Dr. Amesh Adalja说:“我想在中国,进行隔离是没有许可证的。这可能会造成矛盾性的负面影响。一个方面,疾病爆发区被孤立,导致内部情况更加恶化,另一方面,人们对公共卫生部门也失去信任,另外,各种物资供应也更难送达疫区。” 爆发后才隔离未必有作用 Adalja说,隔离是疾病爆发几周后才开始进行的,这是他相信隔离在减缓新冠病毒扩散上不会有效的另一个原因。第一个病人在12月初已经确诊,该人和武汉海鲜市场并无接触。该病人在11月份实际上就已经感染病毒。 担心疫情波及医疗较弱国家 Adalja说,病毒不太可能真正被限制在疫情爆发区。更有可能的是,全中国都有病人,他们可能征状轻微,被误诊为流感或者其他呼吸系统疾病。 缅省大学助理教授和新兴病毒加拿大研究院院长Jason Kindrachuk说,传染病专家已经开始对隔离的有效性失去信心。“我想我们现在更担心了。最终,隔离会限制疫区的医药物资和商品供应。现在我们开始看到,一旦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一切都会受到影响。”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三说,目前,99%的病例出现在中国,其中80%在湖北。“中国以外相对较小的病例数字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窗口,来防止疫情变成全球危机。”“我们最担心的是疫情扩散到医疗系统较弱的国家和没有能力检测病毒的国家。我们只有最弱的一环那么强。” 谭德塞说,目前世卫的重点是支持中国政府,解决疫情在中心地点武汉的爆发。但若隔离失效,全世界发展中国家都将有特别风险。伊波拉等其他同时存在的疾病更会削弱那些国家做出有效反应的能力。柬埔寨、印度、马来西亚、越南、斯里兰卡和尼泊尔,都已经出现确诊病例。菲律宾已经有一例死亡。 防病毒扩散要全球团结 Adjala预计新冠病毒对多个国家有高“攻击率”,因为那里的人们完全没有免疫力。“不是所有的病人都会病重,但是他们都会占用资源,导致医院拥堵。”病毒传播到非洲的可能性也十分让人担心。 世卫首席紧急专家Dr. Mike Ryan说,到2月3日止,非洲只有塞内加尔和南非两个国家有诊断新冠病毒的能力。幸好到了上本周五,大部分国家应已具有这一能力。现时,世卫强调要全球团结,来防止新冠病毒的扩散。世卫要求在未来三个月,获得6.75亿美元的款项。 谭德塞说:“今天不投资,以后付出可能更多。”如果错失机会,新冠病毒就可能变成流行病,按季节反复出现。 Adalja说:“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一个节点上。我们必须思考这种真实存在的可能性,即新冠病毒最后和其他冠状病毒一样,成为四处传播的社区疾病。”综合报道

新冠肺炎气溶胶传播 致死813人超过SARS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持续扩散,至北京时间2月9日下午2时,新增死亡90例,累计死亡人数达到813人,已超越2003年SARS造成全球774人死亡的数字。另外,专家确认,病毒不仅可经气溶胶空气传播,而且十分狡猾,发现多宗“假阴性”病例,令疫情防不胜防。 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8日引述防疫专家称,已确定新冠肺炎的传播途径包括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直接传播是指患者喷嚏、咳嗽、说话的飞沫,呼出气体近距离接触直接吸入导致感染;接触传播是指飞沫沉积在物品表面,接触污染手后,再接触口腔、鼻腔、眼睛等黏膜导致感染。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混合在空气中,形成气溶胶,吸入后导致感染。 所谓气溶胶(aerosol),是由固体或液体小质点分散并悬浮在气体介质中形成的胶体分散体系。通俗简单来说,气溶胶就是空气中稳定分散悬浮的液态或固体小颗粒,肉眼看不见(参见下表)。 气溶胶传染与飞沫传染途径的不同之处在于传播距离。飞沫和接触传染,都是在近距离范围内发生,而气溶胶的传播距离远,增加了无接触感染的风险。这解释了为何部分患者没有任何武汉相关接触史,也无野生动物接触史,但却染病。 发现多宗“假阴性”病例 而除了传播方式令人防不胜防之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当狡猾,不但可以无病征下传播,近期中国更发现多宗“假阴性”病例,北京有患者接受三次病毒试剂检测都呈阴性(没有感染),但最后在下呼吸道样本中发现病毒。 专家指出,目前大部分病毒筛查的采样部位是咽拭子,但是如果病毒已经深入到病人肺部深处,快速测试就无法得出准确结果。若不能堵塞此检测漏洞,恐会出现更多隐形患者。中国国家卫健委日前发布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已将肺部电脑扫描(CT)影像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的主要标准。 新型肺炎确诊方法主要靠试剂测试,但《新京报》报道,一位武汉到北京的患者上月30日因发烧入院,入院前三次咽拭子新冠病毒检测均为阴性,但“甲型流感”核酸检测阳性。入院后,患者须插上呼吸机,直至本月5日,通过肺泡灌洗检测才发现有新冠病毒。据报类似的“假阴性”病例在宁夏黑龙江等地都有发现。 患者四次检测才确诊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王瑞兰表示,影响试剂检测准确度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比如筛查的部位,目前大多数筛查的部位是咽拭子,但是如果病毒已经深入到病人肺部的深处或者其他部位,准确度就成疑。新华社曾报道,一些医护人员反映,试剂质量参差不齐,有的试剂检出率仅60%至70%。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称,目前检测试剂的标准还未出台,不同试剂都有检测出“假阴性”、“假阳性”的可能,再加上采样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不规范,就造成检测结果不准确。“假阴性”危害很大,有可能耽误及时治疗时间,也可让病人以为自己未受感染或已经痊愈,因而在外走动,增加传染机会,或二次感染的可能。 有抗疫前线医生在网上直言,“第一次看到欺骗性这么厉害的病毒”,有些患者“表面抗原转阴了”,转到普通病房后又突然病情加重,“再次变阳”。因此“不能光相信检测试剂,必须上CT全面检查。”

粤首宗死亡 穗深小区封闭式管理

(星岛日报报道)湖北武汉采取“封城”措施至今已经半个月,但全国疫情仍然严峻,单日再增三千一百多宗确诊,累计三万一千二百多人染病,再多七十三人死亡,累计死亡有六百三十八宗;再有三百多人治瘉,累计康复人数增至一千七百零七人。广东出现第一宗死亡个案,死者是肇庆一名五十五岁男子,患有多年糖尿病,曾经与武汉返回人士接触。   随着春节假期结束,为防返程人流令疫情加剧,天津、江西、辽宁、安徽、广东等多个省市都加强居民出入管制。天津前日实施封闭式管理,严格核查登记社区来往人员及车辆;暂停社区各类工程及杜绝社区内人员聚集,是首个实施封闭管理措施的直辖市。   广州、深圳也宣布,所有居住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除速递和外卖员外,居民凭证出入,并要量体温。外地人及广州居民由外地返回广州,抵埗当天要通过微信申报;至于仍滞留重点疫区的人,在广东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解除前,不得返回广州;最近十四天从重点疫区抵达广州的人,必须接受严格居家或集中隔离,一律不得外出。发现确诊病例的楼宇,将十四天“硬隔离”。   内地“观察者网”发现,自疫情爆发以来,全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在二月四日达到截至目前的峰值(三千八百八十七宗),此后两天,这一数字分别减少至三千六百九十四宗和三千一百四十三宗。不过《南方日报》昨天引述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称,目前疫情并未到达拐点,又说一些治疗药物是“有苗头的”,但效果如何还需观察。   新华社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昨天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指中国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有关工作正在逐步取得成效,并强调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发展的趋势不会改变。特朗普表示全力支持中国抗击疫情,相信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人民毫无疑问一定能够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美方将本着冷静态度看待和应对疫情。

无人察觉的危险 豪华邮轮疫情始末

韩昕佟当时还不知道,这些将和她共同度过六天五夜的数千名乘客中,有108名来自湖北,其中28人来自武汉。   1月19日一大早,陕西女孩儿韩昕佟(化名)一家五口乘飞机前往广州,准备开始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邮轮旅行”。 晚上8点,乘客开始登船,“人特别多,全国各地说什么方言的都有”。韩昕佟当时还不知道,这些将和她共同度过六天五夜的数千名乘客中,有108名来自湖北,其中28人来自武汉。 1月24日,大年三十,“世界梦号”返回广州,乘客各自回家。他们带走的,除了邮轮上欢乐的记忆,在个别乘客的身体里,还潜伏下了病毒。 2月3日,广东疾控发布通知称,最新接报的数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曾乘坐该趟邮轮。广东疾控呼吁该趟邮轮所有人员第一时间联系居住城市的疾控中心进行报备,并配合疾控人员的后续工作。 截至2月7日,此趟“世界梦号”的乘员中,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7例,分布在广东肇庆、江门、广州、珠海、东莞,其中1例已出现家庭聚集性疫情。 目前,“世界梦号”邮轮已返回香港,在检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没有特区卫生署许可,全部乘客及员工都不能下船。 危险无人察觉 韩昕佟抵达广州这天,正是腊月二十五,南沙区迎春花市开幕,但当天的一团冷空气却带来了零星的小雨,让刚刚回升的气温降到了19℃。码头上的人大多穿着长袖外套、棉袄,韩昕佟在短袖外面套了马甲和牛仔外套,仍然感到些许凉意,这让她有些失落,“包里一堆漂亮裙子都没派上用场。” 不过,登船后,她的郁闷一扫而光,“世界梦号”的奢华令她大开眼界。 据官网介绍,“世界梦号”作为香港星梦邮轮旗下的第二艘豪华邮轮,长335米、宽40米,共有18层甲板,客房数量1686间,船上配备了免税购物商场、剧院、水上滑梯乐园等多项大型娱乐购物设施。 “世界梦号”上的6条水上滑梯。图片来源:星梦邮轮中国官网 韩昕佟当晚就跑到自助餐厅大吃了一顿,“7、8、16层都有免费的自助餐厅,特别大,那么晚吃饭的人也不少,符合我‘逛吃逛吃’的想法。” 当天一起登船的,还有来自肇庆市端州区的一家三口——33岁的江某与丈夫、大儿子;来自东莞的一对母女,母亲59岁,女儿33岁,辽宁大连人,常住东莞虎门镇;来自珠海市金湾区的一位65岁的男性和家人。另外,还有108名乘客来自湖北,其中28人来自武汉。 他们或自驾、或长途跋涉来到南沙港码头,登上“世界梦号”邮轮,期待着在碧海蓝天之间,与家人一起迎接新春的到来。 当晚,乘客们全部登船后,28岁的江门市大鳌镇人吴一霖(化名)下船了。据江门市卫健局后来的通报,吴一霖长期独住在广州番禺区出租屋内,近期没去过武汉,平时从事网络推销工作,偶尔会到“世界梦号”邮轮上临时兼职做地勤工作。 1月19日这天,吴一霖在邮轮上工作到晚上9时30分,当时,乘客们登船已有1个半小时。 不过,韩昕佟当时无暇关注这一切,她和家人很快沉浸到了度假的愉悦中。他们订了两间能看到海景的露台客房,白天的时候,甲板上到处是人,“小孩喜欢呆在露天泳池里,玩水上滑梯;有些坐轮椅的老年人喜欢坐在户外电影院看电影;中年人喜欢扶着围栏摆各种造型拍照片。” 唯一让她觉得有些不方便的是,当船渐渐驶离岸边靠近公海,手机信号一格一格地弱了下去。最后,“只剩下支付宝一个软件可以收付款,可以发简单的对话,连图片都发不了。” “世界梦号”提供有偿的网络流量服务,一位船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船上Wi-Fi可以买,但是特别贵,80块钱才1个G的流量,基本没人买。” 韩昕佟一家五口都没买。没有网络并没对她造成困扰,相反,她乐得享受这种无网的“清闲”世界,“在船上就是躺着、晃着、吃着。” 疫情悄然来袭 1月21日一早,“世界梦号”抵达越南中部城市芽庄,全船乘客上岸游玩一天。 换上了越南当地的手机卡,恢复了有网的生活,韩昕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刷微博。她看到,微博上到处都是关于钟南山院士称“新型冠状病毒确认可以‘人传人’”的消息,湖北省外也开始报告新冠肺炎的确诊和疑似病例。 而在“世界梦号”启程之时,已通报的新冠肺炎病例还仅存于武汉一地,专家称疫情“可防可控”。韩昕佟告诉新京报记者,“我用微博挺多的,但是上船之前对这个病可以说是完全没概念,也不觉得跟我有关系。” 眼看着疫情有加重的趋势,韩昕佟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戴个口罩?” 芽庄不大,短暂的游玩期间,韩昕佟没找到卖口罩的地方。晚上回到“世界梦号”上,她发现船上唯一一个日本药妆店的口罩已经卖空了。 不过,当时船上仍然没有人戴口罩。韩昕佟记得,1月21日晚上,甲板上的气氛仍然热闹非凡,17层游泳池边举办的音乐派对还在狂欢,就像个“大型蹦迪现场”,百余号人随着音乐摇摆。 “世界梦号”上,夜晚演出还未开始,露天表演区已经围满了乘客。受访者供图 在这天,吴一霖离开了他在广州的出租屋,先后辗转地铁、长途汽车、公交车,返回江门市新会区大鳌镇家中,与父母团聚。 1月22日一早,“世界梦号”抵达越南岘港。一下船,大家立刻打开手机查看,发现疫情进一步加剧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由前一日公布的291例增加到了440例,出现病例和疑似病例的省份也在逐渐增多。 讨论疫情的乘客明显多了起来,当天的行程中有一项是40分钟的超市采购,乘客们不约而同地去买口罩,韩昕佟的母亲买到了30只。 不过,当晚8点多回到船上,韩昕佟注意到,除了零星的几个乘客,绝大部分人还是没戴口罩,“可能大家都觉得还没那么严重吧,而且都觉得肺炎只存在于国内,船上暂时还挺安全。” 邮轮继续航行,再次失去网络的一天里,肺炎疫情形势发生急剧变化。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浙江、广东、湖南也陆续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但在船上,那几天并没有特别的消毒措施,韩昕佟说,“平时房内的基本清洁就是倒倒垃圾、放放卫生纸,甚至房间地毯也没有用吸尘器吸过。” 很快,五晚六天的行程结束了。1月24日一早,“世界梦号”回到广州南沙港码头。走出船舱时,包括韩昕佟一家在内的所有乘客都戴上了口罩,“很多船上的工作人员也第一次戴上了口罩”。 下船时,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码头停了两台救护车,还有几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走来走去,有工作人员给每位乘客的手上喷了消毒水,还测量了部分乘客的体温,“我家测了我姥姥”,韩昕佟说,当时大家感到,“确实异常了。” 下船后,乘客们各自回家。肇庆的江女士一家三口、东莞的母女二人、珠海的65岁男性和家人都自驾回家。韩昕佟一家则因为机票的缘故,在广州继续呆了几天。 1月24日一早,“世界梦号”抵达广州,南沙码头上停了两台救护车,旁边是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受访者供图 乘员陆续发病 在“世界梦号”返回广州南沙港之前,就已经有不止一人出现了身体不适。 据此前媒体报道,南沙海关称,他们接到船医报告,来自肇庆的江女士曾在1月20日出现发热症状,服用退烧药后,次日复测体温37℃,此后未再发烧。 下船时,江女士接受了新冠肺炎排查,但在当时并未被认定为异常。据广州南沙区宣传部给新京报记者的书面回复,1月24日“世界梦号”邮轮靠岸后,南沙海关对所有入境旅客和船员进行体温监测和医学巡查,对18名现症发热旅客、7名航程中有发热史但入境时体温正常的旅客(含肇庆病例)、6名密切接触者及船代公司报告的重点旅客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和采样送检,“当晚结果反馈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然而,根据肇庆市卫健局的通报,江女士在下船第二天(1月25日)就再次出现发热症状,1月31日入院就诊,2月1日确诊为新冠肺炎。 航程中出现不适的乘客不止她一个。据珠海市卫健局通报,来自珠海金湾区65岁的男性乘客在1月23日就已发病,因通报信息有限,尚不清楚他当时出现了哪些具体症状,也无从得知他是否在上述31人之列。 离开“世界梦号”回家后,这位珠海男性的身体显然并未恢复,两天后,他乘坐私家车到珠海市红旗医院就诊,此后又去金湾医院就诊,2月2日由120救护车转至中大五院隔离治疗,目前已经确诊。 返回江门大鳌镇老家的吴一霖也在1月23日发病。据江门市卫健局后来的通报,1月23日凌晨,吴一霖开始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他在当晚步行到大鳌卫生院门诊看病,在此后5天内一直在该卫生院的门诊注射室输液,1月28日晚8时被收入大鳌镇卫生院一楼4室单间住院治疗,连续多日未见好转。 他于2月1日被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目前已转入江门市中心医院进行定点隔离治疗。 通报中详细回溯了他从1月21日返乡到1月28日住院这8天内的行程。和无数个春节返乡的年轻人一样,他到处走亲访友,去过二姑家,和二姑、大表哥、二表哥家人共进午餐和晚餐;和妹妹一家三口聚餐;去大姑家拜年,与6名亲戚同处一屋聊天;他和多位朋友、老乡聚会,还曾骑摩托车载一位朋友回家;或许是对自己的外形不满意,他还去了江门市新会区司前人民医院整牙。 通报里特别提到,吴一霖在与家人、亲戚、朋友共聚时均未佩戴口罩。 2月4日,江门市卫健局发布最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吴X霖的详细情况,他曾在“世界梦号”邮轮上做兼职地勤。 江门市卫健局通报表示,根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暂时确定吴一霖密切接触者21人。目前,江门市卫健部门已全部联系上这21名密切接触者,其中,对18名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将有关情况通报其余3名密切接触者所在地防控指挥部跟进。 江门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呼吁,与吴一霖同时段、同环境的接触人员,要第一时间报所在社区、村居登记,由各社区、村居向市卫健部门报告并持续跟踪登记人员的身体情况,或致电当地防疫部门电话登记和咨询检测就诊方法,并请自行居家隔离观察14天,坚持每天2次(上下午各1次)测量体温。 2月4日,吴一霖曾去整牙的司前人民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收到消息后,“跟他有过接触的牙科医生、放射科医生、五官科医生都已经接受了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他在这边逗留时间很短,接触至今已经13天,医生们没有任何症状。” 新京报记者致电吴一霖确诊前曾输液、住院9天的大鳌卫生院,一位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吴一霖就诊期间,因其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院方也曾询问过他是否有过湖北、武汉的接触史,“他说没怎么接触过外地人。”该负责人并未透露大鳌卫生院目前是否有医护人员感染或者隔离。 大鳌镇东升村一位村干部表示,村里从1月20日开始宣传疫情防控,取消了大型活动,通过全村广播、电子荧屏滚动提示、派送宣传单等形式,告诉村民防控疫情。 对于吴一霖的返乡情况,这位村干部表示,他知道吴一霖平时在外打工,但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对其何时回村、何时离开“不清楚”。 从“世界梦号”邮轮离开后,来自东莞的母女二人也被确诊。据东莞市卫健局通报,返回虎门家中后,1月24日,母亲出现发热、肌肉酸痛等症状,自行服药后无明显好转;1月26日,女儿出现咳嗽症状。2月2日,两人入院隔离治疗后转入市第九人民医院治疗,目前均已确诊为新冠肺炎。 肇庆的江女士一家更是已出现家庭聚集性疫情。据肇庆市卫健局通报,除了曾经登船的江女士、丈夫、大儿子外,江女士的婆婆、公公、3岁的小儿子也都被确诊。 韩昕佟一家则比较幸运,十几天过去了,他们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症状。 在广州滞留的三四天里,她看到疫情的防控越来越严格,地铁、机场全都配备了测温仪,进站、出站都要测量体温。全家人都保持高度警惕,经常洗手,一离开酒店房间就佩戴口罩。回到老家后,他们也按照要求,主动呆在家中自我隔离。 2月7日,广州南沙区委宣传部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世界梦号”邮轮于1月24日靠岸,距今已11日,该病毒的潜伏期是14日,至今尚未发病的人员感染的机会越来越小,群众不必过度恐慌,按照专业部门的指引积极配合即可。 韩昕佟回家后,依然保留着邮轮上的袋子。受访者供图 邮轮暂停运营 从广州南沙港落客后,“世界梦号”返回香港。两天后的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称“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 广州南沙区委宣传部回复新京报记者称,“世界梦号”原拟于1月26日从南沙港出发旅客3730余名,其中约有湖北籍旅客200名。经过有关部门与邮轮方面的协调沟通,该邮轮公司取消了该航次,并对购买船票的游客实施全额退票或改签处理。 星梦邮轮公司也于2月2日发布声明,为了积极响应政府遏制疫情蔓延的各项措施,已于1月26日起,暂停旗下所有邮轮在中国内地的运营以及暂停所有中国籍员工的流动与更替。 不仅星梦邮轮,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目前已有皇家加勒比邮轮、歌诗达邮轮等多家邮轮公司发布公告,暂停从中国母港出发的部分航次,并推出相应的退改签保障政策。 不过,虽然停止了在中国内陆的运营,该艘“世界梦号”仍然在其他地区航行。 员工小爱(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1月26日早九点,“世界梦号”从香港出发,开始了5夜6日的“苏比克-马尼拉”航次。在海上航行一日后,“世界梦号”于1月28日抵达菲律宾港口马尼拉,“游客基本都下船去玩了”,下午从马尼拉开船,1月31日回到香港。 当晚8点,“世界梦号”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周末短途游,晚上8点多从香港出发,在海上停留一日后,2月2日早返回香港。 2月4日凌晨,与新京报记者聊天时,小爱已经在“台湾游”的航线中。2月2日,邮轮从香港出发,途经台湾基隆、高雄,于5日返回香港。小爱称,“2月4日停靠在高雄港时,因防疫工作不准乘客下船。我们只停了一会儿就走了。” 随着多起与“世界梦号”相关确诊病例的出现,邮轮上加强了防控工作。小爱说,从1月27日开始,船方对船内进行了消毒,建议工作人员全部佩戴口罩,每天测量体温,给员工发送一次性手套,要求工作时佩戴。 不过,小爱仍然有点担心,船上人员密集,娱乐场里“很多不戴口罩的,还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有人咳嗽。 在结束台湾游行程后,“世界梦号”于2月5日一早返回香港。据香港电台报道,特区港口卫生科工作人员上船进行了卫生检疫,在检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没有卫生署许可,全部乘员都不能下船。 2月5日一早,“世界梦号”抵达香港,员工通过船上电视收看特区港口卫生科工作人员对邮轮检疫情况。受访者供图 港口卫生科员工收取船上1800多名乘客及1800多名船员的健康申请表,了解病征,并为每一名人士进行体温检测。初步资料显示,3人声称发过烧但已退烧,其中一人对乙型流感呈阳性反应,这3人都已被送往公立医院隔离及进行新型肺炎测试。截至目前,尚未有结果公布。 小爱告诉新京报记者,2月4日深夜,船上召集船员开会,通知待检疫结束乘客全部下船后,“世界梦号”将暂停运营,所有工作人员届时将在船上进行隔离。目前,他们仍在船上等待结果。小爱有些忐忑地说,“现在,我只想知道这三人会不会确诊。”(新京报)

卑诗210人318个样本接受新型冠状病毒测试

卑诗疾病控制中心于2月7日星期五公布最新数据,至周三为止,全省有210人、共318个样本接受新型冠状病毒测试,较前一星期的114个样本大幅增加,确诊或假设受感染的患者维持四人。 疾控中心表示,其中有部分人接受多次测试。 所有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目前在家中隔离,各居所分别位于列治文、温哥华与北岸,全属温哥华沿岸卫生局管辖地区。 (疾控中心提供) V06

美国向国内外发放检测盒 4小时就可出结果

美国疾控中心(CDC)表示,针对以中国为中心感染范围不断扩大的新型冠状病毒,开发出了诊断该病毒的检测盒,可以在诊断普通流感的设备上使用,4小时就有结果,并已开始向国内外的检测机构发放。这一举措将有助于预防感染疫情的进一步扩大。 在此之前,美国国内的检测机构都是将采集的新型病毒疑似感染病例样本送交至美国疾控中心进行检测,诊断所需时间较长。发放检测盒之后,各检测机构可以自己进行疑似病例的诊断。 据美国疾控中心介绍,检测盒可以在诊断普通流感时使用的设备上使用,4个小时出结果。每套检测盒可以诊断700至800个样本。美国疾控中心会首先向美国国内的公立检测机构,发放约200套检测盒,之后会向选定的海外检测机构,发放约200套。

新冠病毒最终叫啥?世卫说要考虑偏见与歧视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周五表示,在对抗冠状病毒的行动中,世界面临各种防护装备长期短缺的问题。虽然这两天中国公布的新病例明显减少,但是仍然不能放松警惕。另外,这个疾病的正式名称还没有确定,命名要考虑到偏见和歧视问题。 谭德赛在日内瓦向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汇报工作时说,世卫一直在向世界各地发送防护设备,包括测试包、口罩、手套、医用防护服、呼吸器等,但是这些设备短缺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他会与相关各界加强沟通,以便查出瓶颈,找到解决方案,公正地推动设备分配。 截至日内瓦时间凌晨6时,中国已确诊冠状病毒病例31,211例,死亡637例;其他24个国家中有270例,死亡1例。过去两天,中国报告的感染病例减少。这虽然是好消息,但是谭德赛警告大家不要过度解读,因为人数有可能再次提升。 世卫流行病学家科霍芙(Kerkhove)提到病毒的命名问题时表示,这个病毒最早在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被发现,许多媒体在报道中也使用武汉病毒这个说法。科霍芙表示,病毒名称不应该与任何地理位置和特定族裔相关,因此,世卫组织才使用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novel coronavirus)这个临时名称。 世卫组织首席紧急专家瑞安(Ryan)也表示,我们要以科学为先导,克服恐惧,这是全球人的事情,不能接受无意的描述和针对某个族裔的偏见。他呼吁各国就此事加强与民众沟通。 (图片:美联社)  T10

她曾预言全球流行病大暴发 如今这样看中国这次新冠

全球化的时代之中,一株病毒引发的传染病变成一场流行病,需要多久? 答案:36个小时。 进化至21世纪20年代的人类文明,是否能够从容应对这样一场大规模传染病? 答案:不,世界远远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这不是危言耸听,更非马后炮式的投机言论,而是去年9月21日,美国防疫专家劳丽·加勒特的一则科学论断。 ▲早在去年9月,《参考消息》就以大幅版面预警大规模传染病来临的可能。图为2019年9月23日《参考消息》第8版版面。 预言:“担忧一种新疾病出现的可能性” 劳丽·加勒特是谁? 面对这个问题,你可能会发现,尽管在中国被普遍视为一名防疫专家,但你很难用某个特定标签总结这位同时投身防疫学研究、写作与新闻报道的美国女性。 ▲劳丽·加勒特 1975年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后,劳丽·加勒特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细菌学和免疫学,同时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科学研究,也是在同期,她开始探索科学报道与纪录片制作,此外,除了曾担任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前高级研究员等公共职务,她也还是《逼近的瘟疫》《失信:全球公共卫生事业之瘫痪》等专著的作者。 去年9月,劳丽·加勒特那篇发表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的近乎预言式的文章,以全球备灾监督委员会发布的第一份年度报告为依托,当时的劳丽·加勒特指出,世界对一场医疗紧急状况的准备程度并不令人鼓舞。 “虽然我们把流行病想象成世界末日影片中那样的灾难性场景,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相去甚远,但事实上,我们经常经历它们,例如每年都会发生的流感。流感证明了疾病在全世界传播是多么的容易,而一旦疾病开始蔓延,控制其传播又是多么的复杂。”劳丽·加勒特写道。 她紧接着指出:“更令人担忧的是一种新疾病出现的可能性”,而面对这一切,全球卫生界还远没有做好准备。 “应对潜在流行病的行动应该是系统性的,并从斥资加强最贫穷国家的保健系统开始。”当时,劳丽·加勒特这样建议。 “世界对传染病没准备好” 2月4日,加勒特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 采访中谈及去年9月的那篇文章,加勒特再次向小锐重申了中国乃至世界当前所面临的防疫严峻形势。 ▲图为2020年2月6日《参考消息》第11版 “我们都在关注中国,希望其控制措施能够获得成功,并密切关注世界其他地区可能的疫情暴发。但对每一个国家而言,最核心的教训是:可能发生一场严重的流行病是千真万确的,正如联合国《全球卫生突发事件准备》报告所言,我们没有准备好。”加勒特说。 在与参考消息的对话中,劳丽·加勒特着重谈到了中国当前为抗击新冠病毒所做的种种努力,她为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提出多项建议,包括建立与医院相分离的检测站、尽快澄清某些关键数据消除矛盾说法等。她还指出,隔离等以人为本的行为是必要的,但歧视华人等行为无助于缓解疫情。 结合此次最先由武汉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加勒特同时指出,所有证据都在指向这是一种动物传染病,因此,是时候叫停亚洲各地销售供食用的活野生动物和家畜的所谓“湿货市场”了。 当记者问及对中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有哪些建议时,加勒特尤其强调:最紧迫的是澄清某些关键数据,从而制定适当的政策,消除当前相互矛盾的说法,以实际研究解答外界疑问,如潜伏期有多久,高烧症状前是否具有传染性,粪口传播的情况有多严重,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轻症患者有多少,如何诊断,是否具有传染危险性,为什么死亡人数中男性偏多等…… 面对武汉疫情,全球专家都有话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劳丽·加勒特。 就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这些天,《参考消息》集合全球驻外记者力量,广泛走访多国公共卫生专家和组织,试图为中国打好这场抗疫攻坚战提供更多专业建议和借鉴。 如英国权威公共卫生专家约翰·阿什顿教授在接受小锐专访时就表示,让受公众信任和尊重的专业人士向大家传递信息,是避免社会恐慌最好的方法。 这位致力于在英国推广协调一致预防暴力的公共卫生方法的专家认为: “通过提供最新和准确的信息来告知人们正在发生的事情,人们需要知晓信息来消除顾虑。” 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2月1日在洛杉矶接受小锐采访时则表示,湖北是当前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重中之重,湖北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如果不降下来,全国疫情防控形势不会看到拐点。 此外,张作风还进一步给出切实可行建议:如对确诊和疑似病人进行有效隔离是急中之急,同时建议对健康和高危人群做好防护,恢复和改善“封城”地区城市基本功能,努力保证老人、孕妇、儿童等弱势群体就医等。(参考消息)

撤侨回来的人将怎样渡过14天隔离生活?

来自武汉的被疏散人员预计将于周五抵达特伦顿,然后他们会被限制在安省南部加拿大军事基地指定的汽车旅馆房间里。在那里他们将面临两周的隔离,监测是否有人有新冠状病毒症状。 公共卫生官员和部队成员表示,他们希望在强制隔离的14天里,让撤侨回来的人员在防止传染病传播的前提下,尽可能安全舒适。 这些撤侨回来的人此前在武汉已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隔离检疫。联邦卫生部长帕蒂·哈伊杜(Patty Hajdu)周四警告说:“这对他们来说将是非常大的压力。” 由于他们被进一步隔离在基地,甚至彼此隔离,所以将会有社会和精神卫生方面支持。 “这是处于隔离状态的部分压力,”哈伊杜说。“个人将必须找到方法,在基地有限的活动区域让自己过得充实。” 加拿大并没有要求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采取公共卫生紧急措施,但根据联邦检疫法案,加拿大有权作为紧急命令的一部分,阻止那些从武汉返回的人离开基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这架从武汉起飞的政府包机上的176名加拿大人有任何患病迹象。 他们将乘坐短时间的巴士前往育空旅馆(Yukon Lodge),这是一间有290个房间的汽车旅馆,位于空军基地,通常是为军人及其家属预留的。在隔离期间,他们将被限制在自己的房间里,由军方为他们准备食物。 家人将永远在一起。 哈伊杜说,工作人员,包括那些来自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将访问这些房间,检查他们的健康情况。 被隔离的人将得到衣服、尿布、婴儿奶粉、游戏和其他他们需要的东西。 这些房间通常都是单人床或大号床,但军方一直在忙着重新安排房间,以便让家人住在一起。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卫生间、高速互联网、带DVD播放器的电视、冰箱和微波炉。 军方官员向特伦顿CFB地区的人们保证,传播的风险很低。 “这些回国的人都是健康的加拿大人,”加拿大军部卫生局局长安德鲁·唐斯(Andrew Downes)上校周三告诉卫生委员会。“当然,他们中的一个或多个可能接触过这种病毒,但我认为风险很低。” 本周早些时候,安大略省卫生部门的首席医务官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医生提醒说,需要对乘客进行监测的不仅仅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症状。 “我们正在考虑那里的设施,”威廉姆斯周一在多伦多说。 “环境好吗?住得好吗?吃得好吗?所有这些日常需要都将得到满足,因为这些人需要以这种方式来处理。” 两周后,当病毒威胁最终消失时,撤离人员将被送往渥太华、蒙特利尔或多伦多机场,进行最后一段回家的旅程。(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撤侨包机终于回加 176人开离疫区

接载滞留武汉加拿大人的包机,昨晚9时多抵达温哥华国际机场,作短暂停留。加油后就随即飞往安省川顿空军基地(Canadian Forces Base Trenton)。 编号HFM322的撤侨包机,于东岸时间周四(6日)下午约2时15分在武汉机场起飞,于西岸时间周四晚上9时多飞抵温哥华。 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在渥太华的记者会上表示,211名乘客获中国批准登机,有部分人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最后有176人登上飞机。 2月10日再派专机撤侨 此外,美国用以撤侨的第二架飞机,将在稍后协助撤走大约50名加拿大人。加上首班加国派出的撤侨包机,在表明要离开中国湖北地区的347名加拿大人中,有三分二能离开。 本国将在2月10日,派出另一架飞机进行撤侨。商鹏飞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每个想离开的人,都有第三次机会回到加拿大。” 加拿大最大的空军基地安省川顿基地,已准备好迎接搭乘撤侨专机回国的人。抵达基地后,他们将被运送到育空小屋(Yukon Lodge)隔离14天,以确保他们没有感染新冠状病毒。 川顿基地位于安省多伦多以东约170公里的昆特西市(Quinte West),而育空小屋是位于基地内的一个有290间客房的汽车旅馆,通常用于接待军人家庭和前往基地的游客。 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早前表示,这批人登上飞机前就会经过检疫,旅行过程中也会检测体温和其他身体情况,接下来也会有后续的评估以及必要的支持服务。 昆特西地区的执行编辑格利斯基(Bill Glisky)表示,被隔离的加拿大人在基地停留期间会被舒适地安置。育空小屋“实际上是一间酒店,虽不是豪华酒店,但非常舒适”。其间如果有人出现冠状病毒征状,当局将与安省卫生部门协调,把患者运送到当地医院,以进一步治疗、隔离和追踪接触。

市长强调隔离区不是动物园 将以尊重方式待撤侨加人

(■哈里森强调隔离区不是“动物园”,中国撤回的加拿大人应得到尊重和尊严。星报) 安省川顿空军基地(Canadian Forces Base Trenton)所在地的市长表示,将以尊重和有尊严的方式,迎接从中国武汉撤侨回归的加拿大人,他强调隔离处不是“动物园”,并称不担心当地被病毒感染。 距多伦多以东大约170公里的安省昆特西市(Quinte West),是川顿空军基地所在地。该市市长哈里森(Jim Harrison)周四接受《星报》访问时表示,他从一开始就参与计划安置,该批从中国撤回的加人,希望能为他们提供舒适的条件,以对隔离生活有所帮助。 他说:“基地已做足充分准备,他们已安排额外的安全保障。该地区的每个城市都在与基地合作,尽我们所能帮助他们。” 不担心令当地爆发感染 加拿大政府的撤侨专机周五抵达多伦多后,所有人员都将在川顿空军基地度过14天隔离期。哈里森说,他并不担心基地爆发感染,因为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正提供更多的卫生资源,并且所有撤回的人员必须进行多次严格的健康检查,这使他有信心相信,没有任何入住基地的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哈里森还透露,基地已经增加了安全围栏,以便隔离区内的人可使用户外空间,而加建围栏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将好奇的围观者拒之门外。 他强调:“这里不是动物园。这些人是加拿大人,他们应该得到与其他国民一样的尊重和尊严。”综合报道

钻石公主号新增确诊41宗 其中5人来至加拿大

被隔离在日本横滨港外海的“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邮轮,在新的一轮检疫后,又发现41人对新冠状病毒呈现阳性反应,其中包括5名加拿大人。而被隔离的加拿大乘客则抱怨,不知能坚持到哪一天,尤其是被困在狭窄的内舱,没有新鲜空气,也没有日光。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洋名Lana的陈女士(Lana Chan),是受困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251名加拿大人中的其中一员,她与三位朋友一起参加这个邮轮假期,没想到目前的情况形如“囚禁”。 与朋友同住在面积仅180平方呎内舱的陈女士说:“我们没有窗户,我们没有日光。我们已经在这个小房间里关了两天半了,他们还没有让我们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一家四口挤内舱暗无天日 日本卫生当局周五宣布,对船上人员展开的卫生检疫中,又发现有41人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检测呈阳性,使得感染人数跳升至61人。先前已有2名加拿大人初步确诊,当地时间周五再有5名加拿大籍人士证实遭感染。 陈女士的旅伴之一何女士(Gloria Ho,译音)则表示,她很幸运能与丈夫一起住在带阳台的船舱中,至少可以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她还说:“我见到一个四口之家挤在狭窄的内舱。这么小的空间,有4个人,连续14天被困在里面,我不知道大家还能坚持多久。” “钻石公主号”邮轮1月20日从横滨出发,22日停靠鹿儿岛,25日抵达香港,80岁香港男子当日在启德邮轮码头离船,于离船6天后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之后邮轮驶往越南与台湾,并于2月1日停靠那霸,3日晚返抵横滨,全船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均需接受全面检查及隔离14天。

卑诗省再添两宗病例 加拿大全国确诊达7宗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四宣布,卑诗省再添两宗新冠肺炎病例。这两个患者都不是加拿大居民,是第二例确诊病患的来自武汉的亲属。卑诗省目前共有4个确诊案例,安省有3个,使得加拿大全国确诊案例达7宗。卑诗卫生当局也要求,任何人若近期曾去湖北或者与来自湖北的人士有接触,须及时报告当局并自我隔离14天。 亨利周四与卑诗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共同召开记者会,通报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传播卑诗最新进展。亨利表示,最新确诊的两个患者一男一女,均为30多岁,他们都是第二例确诊的50多岁女性患者的亲属,春节前从武汉来到本地,两人征状目前很轻微,现居家隔离。 亨利指出,这两人征状轻微,所以没有主动寻求医疗协助。她说:“特别是年轻健康人士,就算患病了可能都不太严重,看起来像感冒。我听到有传言说这可能是无征状传染,但事实并非如此。”她强调,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一直在追踪检测这个家庭和他们接触的社交圈子。 接触访湖北者 应自我隔离14天 省府在记者会后发布的声明中说:“正如我们在上次发布会上所建议,我们正与加国及各省部门合作。我们要求任何人若曾到访过湖北省,或与任何最近曾到过湖北省的人士有接触,请通知公共卫生部门,并自我隔离14天。” 亨利指出,两名新增患者的本地化验结果均呈阳性反应,样本已送往温尼辟(Winnipeg)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作最后确定。她强调,病毒是无边界的,所以不应针对某群体特别标示区分,如此反而不利于公共卫生健康。 亨利及狄德安共同表示,卑诗卫生当局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了解,随着新的研究结果在持续增加。随着全球情况改变,全国以及各省政府会公布最新证据,卑诗的公共卫生措施也会随之调整。 亨利说:“我们希望公众明白,目前在卑诗省病毒传播的机会仍属偏低。我们正密切注意疫情发展,若卑诗省的对策有任何更改,我们将通知公众。我们的目标是迅速确认潜在个案,为有需要人士提供即时护理,以及防范本地感染。” 卑诗卫生当局再次提醒省民,任何人如果怀疑受到感染,或出现新冠肺炎的征状,应立即联络家庭医生、本地卫生部门或致电8-1-1,该热线可提供130种以上的语言传译服务。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去世 官媒发文为李送别

率先披露武汉疫情但被警方指造谣的中国眼科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不治,终年34岁。数以十万计网民事后涌入他的微博留言哀悼,称在谎言遍地的年代,肯说真话的人弥足珍贵,并要求官方平反。官媒也发文为李送别,指他因公殉职,事件值得反思。 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因最早于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发出防护预警,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在治疗病人的过程中染上新冠肺炎。 综合中国官方《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新京报》新闻等报道,李文亮6日当晚9时30分心跳停止。中国官方媒体在宣布李文亮去世后的两小时内,网络上众多相关帖子遭到删除。多家中国媒体改口称,李文亮“仍处于抢救状态”。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7日凌晨发布消息称,“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国际卫生组织(WHO)通过官方推特网页第一时间对李文亮去世表示哀悼,并感谢他在“此次疫情中所做的工作”。 李文亮曾于去年12月30日在同学的微信群中发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描述他所看到的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发现有类似于SARS冠状病毒的阳性指标,提醒他同在医界的同学要注意防护。但这个讯息很快被当地公安获知,警察立即找上门,以“在互联网发布不实言论”予以严重警告,并要他签署《训诫书》。签署了训诫书之后的李文亮继续留在医院工作。武汉警方还发布通告,声称有8名违法网民发布、转发不实信息。 李文亮是1月8日替一位年长的青光眼患者看诊时候染上新冠肺炎。1月31日,确证染病的李文亮讲述了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他的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住进了医院。李文亮立即有许多评论表示支持。有人形容他是一名英雄,还有人评论说:“中国需要上千万个李文亮,才能有更安全的公共卫生环境。” ■网上流传的有人在急救室门口向李文亮鞠躬告别的图片。网上图片   中国官媒发文为其“平反” 李文亮逝世后,不少网友除了悼念纷纷涌入湖北省官方微博怒骂“该死狗官”、“狗官出来”、“每天打官腔谁不会,避重就轻”、“当初谁下令抓李文亮医生的,把他找出来”、“狗官杀人偿命”、“武汉市政府欠李文亮一个道歉”。 北京官媒《环球时报》7日发出社评为李文亮平反称,李文亮当初能够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率先在专业人员的范围内拉响警报,这是他高度专业性表现的一部分,“医生在传染病爆发的时候就是战士,医院就是战场,李文亮的因公殉职英勇、朴实,尤其让人心痛”。央视评论指,李文亮生前的遭遇反映出在疫情防控和应对的不足。人民网就指,李文亮病逝,反映这场“战疫”的复杂和艰钜。

旅游业估计疫情不及非典 游客改道影响中短期

旅游集团Flight Centre副总裁瓦勒斯(Allison Wallace)表示,虽然人们对新冠状病毒有些担忧,但仍不影响人们选择外出旅行。她预计疫情只对旅游业造成短期到中期的影响,取消旅行的次数不会像预期的那么多。 瓦勒斯接受英语电台News 1130访问时说:“旅游业非常有弹性,无论恐怖主义、自然灾害还是像这次的疫情,我们都能幸免。”她补充说,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先例。比如非典(SARS)时期,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中国政府都做得很好,他们尽早控制了局面。 瓦勒斯表示,旅游业对世界和中国的卫生官员对疫情作出的反应感到满意,并认为到目前为止,疫情的影响远小于2003年的非典爆发初期。 前往南美和非洲人数增加 虽然疫情对加拿大人到中国旅行产生重大影响,有些航班也已作出改变,但瓦勒斯说,她看到前往其他地区的游客有所增加。 她表示,与去年这个时候相比,前往南美和非洲的人数有所增加,人们还在旅行,但他们选择了不同的目的地,避免在中国疫情稳定下来之前前往中国。 瓦勒斯指出,大多数主要航空公司要到3月底甚至4月底才直接飞往中国,一旦情况得到控制,情况就会恢复正常。“人们喜欢旅行,我认为这不会改变”,瓦勒斯说。 与此同时,加拿大政府呼吁人们取消一切没必要的赴华旅行。综合报道

餐馆店名有武汉遭牵连 省议员上门惠顾力挺

约克区万锦市一间华裔经营的面食店因“新冠肺炎”饱受无妄之灾。中文以小篆书写的“热干面”,由于英文名称为Wuhan Noodle,被人恶搞也成为社交媒体上泛滥种族主义的受害者。 华裔省议员彭锦威昨午邀请省库务委员会主席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及其议会助理麦伯燊(Michael Parsa)前往支持打气。不过由于店内座无虚设,两人只能够买外卖。 图与文:本报记者

世卫称尚无法预测拐点 阻断病毒国际蔓延仍有可能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贾萨瑞维奇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尚不能预测中国国内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也无法预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是否会在中国以外大规模爆发或演变成全球性流行病,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仍有大量关键信息未能为世界科学界所掌握。但他同时表示,只要各国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及早发现、隔离、治疗并追踪接触者,采取与风险相称的社会阻隔手段,阻断病毒蔓延依然是可能的。 在与《环球时报》记者的一份书面专访中,贾萨瑞维奇表示,截至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模式仍存在大量未知之处,可能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溢出感染事件,但仍需要对流行病学数据进行大量分析,以了解该病毒传播过程的全景。他表示,中国的卫生系统在过去几年中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但在一种有诸多未知数的新病毒的爆发时,任何国家的卫生系统都会遭到挑战。 这名世卫组织发言人认为,目前中国在抗击疫情中最大的挑战在于,当人们——包括那些其实没有生病的人们——感到担忧时,他们会大量涌向医院和诊所,使医疗机构不堪负重,甚至可能会导致医疗系统的运作受到阻碍。“(中国)需继续就何时应去寻求治疗、怎样寻求治疗继续与公众交流,通过引入更多卫生工作者和建设更多设施来扩大(诊疗)能力,并进行适当分流。” 贾萨瑞维奇表示,这会是对物流系统的挑战,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来实施。 近期,有部分国家因疫情对中国实施超出世卫组织建议措施以外的边境控制或贸易措施。对此,贾萨瑞维奇表示,目前已有22个国家向世卫组织正式报告了对华采取的额外贸易与旅行措施,世卫组织正在对其进行审查,可能要求其重新考虑。“不过世卫组织只能向这些国家提供基于事实的科学建议,但不能挑战它们实施的措施。” “有证据表明,在遏制疫情的初始阶段,那些严重影响国际交通已达24小时的措施可能有其公共卫生理由,比如可让受病毒影响的国家采取持续的应对措施,让暂未受影响的国家有时间启动和实施有效的预防措施。”他表示,“然而,类似限制性措施只能在很短期间内实施,并与公共健康的实际风险相称,且应随着形势的发展定期予以重新考虑”。(环球时报)

撤侨包机预计东岸时间周五凌晨1点抵达温哥华

接载滞留武汉加拿大人的包机,于东岸时间下午大约2时15分在武汉机场起飞,估计东岸时间周五(7日)凌晨1时飞抵温哥华,加油后再飞往安省Trenton空军机地。 加拿大国最大的空军基地 - 安省特伦顿基地正在准备,预计迎接两百多名之前被滞留在武汉而搭乘撤侨专机回到加拿大的人。这些人踏上加拿大土地后将立刻送至空军基地内的旅馆进行隔离。 CTV报道,第一批撤侨回来的人会送到位于多伦多以东约170公里的安省昆特西(Quinte West)的加拿大川顿基地(Canadian Forces Base Trenton)。 (空军基地内的Yukon Lodge。) 抵达基地后,他们将被运送到育空小屋(Yukon Lodge),育空小屋是位于基地内的一个有290间客房的汽车旅馆,此旅馆通常用于接待军人家庭和前往基地的游客。 这些人必须在当地进行14天的隔离,以确保他们没有感染新冠状病毒,该病毒已在全球感染了超过24,500人,并导致492人死亡。 早前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早前表示,这批人登上飞机前就会经过检疫,旅行过程中也会检测体温和其他身体情况,接下来也会有后续的评估以及必要的支持服务。 昆特西地区的执行编辑格利斯基(Bill Glisky)表示,被隔离的加拿大人在基地停留期间会被舒适地安置。“它实际上是一间酒店,虽不是豪华酒店,但非常舒适。” 格利斯基说,这些人14天隔离期内,该旅馆的工作人员将无法工作,他猜测这些撤离者将由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员工统一照顾。 凯杜说,如果有人出现冠状病毒征状,将与省卫生部门协调将旅客运送到当地医院,以“进一步治疗、隔离和追踪接触”。 尽管身体上的照顾周全,但他们的心理健康却是另一回事。 武汉自1月23日起封城,这批加拿大人也被封锁了,原本在当地已经被隔离,如今回到加拿大又要面临两个星期的管控限制。     (图片:加通社、CTV) T02

外交部长预期2月10日派第2架飞机到武汉撤侨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武汉撤侨行动正在进行中,但有部分已登记加拿大人没有出现在武汉机场,他预期,2月10日会派出第2架飞机到武汉撤侨。 商鹏飞表示,希望首架在武汉撤侨的飞机可以尽快起飞返国,他预期会有部分加拿大人,会乘坐美国政府的包机离开武汉。 他指出,有部分已登记的加拿大人,周四没有出现在武汉机场。 商鹏飞表示,政府会派出第2架飞机到武汉撤侨,预期第2次撤侨的时间为2月10日。 (图片:680News) T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