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10:02:1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有薪病假

逾30劳工组织联合要求制定10日有薪病假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由30多个劳工组织组成的团体表示,在Omicron危机发生后,福特政府有需要为安省的雇员提供10天由雇主支付的有薪病假。 据blogTO报道,4月时安省实施了《安省新冠病毒工人收入福利计划》(Ontario COVID-19 Worker Income Benefit),要求雇主给员工三天带薪病假,用于染疫紧急休假。 但安省劳工总会(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在一份得到30多个劳工组织支持的联合新闻稿中表示,安省大多数人仍然享受不到带薪病假。 声明中指出:“太多雇员必须在生病上班或留在家里失去工资间作选择,当员工试图隔离时,他们无法通过检测向雇主证明自己生病了。” 他们呼吁福特政府立法规定至少有10天永久的、由雇主支付的病假。该小组还呼吁在大流行期间提供14天带薪病假,并呼吁在工作中染疫的员工有更多机会,获得工作场所安全和保险局(The 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Board)的支援。 要求增加病假是要求福特政府采取行动,解决Omicron危机的紧急呼吁的一部份。 安省劳工总会主席葛迪斯(Patty Coates)指出:“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仍然处于危机之中,学校仍然没有配备保护学生和教育工作者的设备,安省大多数人仍然没有足够的有薪病假。这场危机远未结束。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 他们还要求政府召回立法机构召开紧急会议,废除第124和195号法案。第124号法案限制注册护士、执业护士和医护专业人员的工资增长,每年仅有1%。 195号法案扩大并修改了紧急命令,但也使雇主更容易推翻集体协议条款和申诉仲裁程序。 联合声明还呼吁医护系统的所有利益有关方召开紧急峰会,要求政府确保医护和教育机构拥有N95口罩和增强的通风设备等防护设备。他们呼吁开展一场紧急公共卫生运动。 这些劳工组织包括安省护士协会(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安省小学教师联合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和安省CUPE。 葛迪斯补充:“本省在Omicron爆发前就陷入了危机,现在情况更糟了。这届政府继续长期对公共服务资金不足,并一再让本省人民失望。他们半途而废的措施和空洞的言辞只伤害了安省人民。现在是采取真正有意义的行动的时候了。” (资料图片) T11  

安省最新带薪病假计划:每天$200最多3天 不用开假条 政府报销!

【加拿大都市网】在压力下,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宣布将实施自己的带薪病假计划,以帮助遏制COVID-19在工作场所的传播。 劳工,培训和技能发展部长蒙特·麦克诺顿(Monte McNaughton)和财政部长彼得·贝思伦法维(Peter Bethlenfalvy)刚刚举办发布会,宣布了一项名为安省COVID-19工人收入保护福利计划。 CBC新闻截图   如果获得通过,该法律将要求雇主在员工感到不适或需要接种疫苗的情况下,最多可向该员工支付最多三天、每天$200元的费用。 该计划追溯到4月19日开始,将延长至9月25日。 麦克诺顿部长表示,该计划将不需要工人填写任何表格或申请。他说,取而代之的是,雇主将自付工资给雇员,然后由省政府偿还。 此外,政府表示,它将继续与联邦政府合作,将联邦政府规定的加拿大康复病津贴(CRSB)的福利金从$500加元“加倍”到$1000加元,昨天联邦政府否决了这一议案。详情请戳安省病假福利金提高一倍?被联邦拒绝了! 过去几周,环绕有薪病假的争论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切,因为在全国不少地方,疫情病例持续飙升,人们因为害怕失去收入而带病上班的情况引起忧虑。阿省和卑诗省都出现工作场所爆发疫情的情况,安省也不例外。 大学健康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新冠状病毒评估中心医学负责人Camille Lemieux医生说:“目前令疫情越发炽烈的病例似乎都发生在工作场所,那些必要工人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的地方。” 许多工人权益倡导者说,现在需要的是更好的有薪病假政策。2月底,来自全国10个省和3个地区的工联会联合呼吁 “让所有工人直接地获得全民、永久、充足,由雇主提供的带薪病假”。 有多少加拿大人享有有薪病假? 大部分都没有。根据一个倡议改善工作条件的网站Decent Work and Health Network的研究报告,加拿大58%的员工表示无法享受有薪病假。对于那些年收入低于2.5万元的人来说,这个数字甚至更高,即是说超过70%的人没有有薪病假。 加通社图   而Corporate Knights去年秋季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接受调查的加拿大大企业中,只有28%的公司提供了充足的病假,而病假的定义是每年至少10天带薪休假。 有哪个省份提供带薪病假? 有两个省有法定病假。在魁省,工人在就业6个月后,有权每年享受两天的有薪假,由雇主支付。在爱德华王子岛省,工人在就业五年后,每年有权享受一天的雇主支付假期。 其他省份的工人也有这样的诉求。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数月来一直强调,各省没有必要引入有薪病假,因为专门为应对疫情而引入的联邦援助计划已经足够。福特政府拒绝通过一项由反对党新民主党提出,并得到安省劳工联合会支持的法案,该法案将保证雇主为每个工人提供有薪病假。 多伦多星报图   卑诗省劳工联合会主席(B.C. Federation of Labour)Laird Cronk指联邦的福利并不足够,而申请程序和资格标准使员工很难决定是否留在家里,“我们不想他们这样说:‘我很担心这个站不住脚的决定,也很担心付不起房租、食物、药物和孩子的需要。’然后就说服自己:这只是季节性敏感,因为他们不能失去这笔钱。” 因此,他的组织正敦促卑诗省政府修改《就业标准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让工人留在家里,继续领取最多10天的工资,然后雇主可以向省报销。 不过这个提议也被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反对,因为他们认为小商业在疫情间已是奄奄一息,更多的负担实在是雪上加霜。 (编辑:言西早 小星)

省府建议有薪病假翻倍每周1000元 遭联邦拒绝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向联邦政府提出建议,将每周有薪病假津贴倍增至1,000元;但联邦政府官员表示,这建议不会放在议程上。 省府至今尚未制定本身的有薪病假计划,但已向联邦政府提出建议,要求联邦政府向工人提供每周1,000元有薪病假津贴,即相当于目前每周500元提高1倍。 另外,安省劳工厅周二(27日)证实,省府将不会立法规定提供有薪病假。 680News获得安省财政厅长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给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的信件;信件内容提及,省府准备“立即”作出一项承诺及向工人支付差额。 联邦财政部长办公室向680News表示:“当安省准备对省内企业实施法定病假要求时,就像我们对联邦级企业的要求一样,我们将会在哪里提供协助”。 联邦财政部长发言人卡普林斯卡斯(Katherine Cuplinskas)表示:“实际上,目前的工资补贴计划,目的是为雇主提供经济支援,用以支付请病假工人的工资”。 她又表示:“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金(CERB),可以为陷人财困的加拿大人提供协助,这些人可能没有雇主,也可能没有有薪病假”。 (星报资料图)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有薪病假要来了?安省已做推新政准备

【加拿大都市网】在公共卫生专家的更大压力下,安省政府已就有薪病假政策的推出作好准备。 安省省长福特,长期以来一直坚持不会重复联邦政府的有薪病假政策;但安省劳工厅长麦诺顿(Monte McNaughton)周二(20日)表示,联邦政府未能为工人改善这项计划。 麦诺顿表示:“我们看到了预算案中没有的东西,我们会给予支持,系统中显然存在漏洞”。 麦诺顿不会讨论任何细节或时间表,但有批评家表示,速度至关重要,因为医院及重症监护室每天都出现创纪录的患者人数。 安省新民主党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表示:“很久以前应该已经发生”,她呼吁任何计划都是永久性,不应仅针对疫情期间;她表示:“这场灾难的规模十分巨大,这是可以避免的”。 《星报》引述消息人士指出,麦诺顿一直是该计划的幕后推手,但内阁其他官员人则表示反对。 麦诺顿表示,各省与渥太华之间的疫情协议,令联邦政府提供有薪病假,各省则为工人提供保护。 他表示,安省政府一直有向联邦政府施压,以改善病假待遇,但并没有让“失望的事情”发生。 (图片:星报)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安省省府投票反对有薪病假动议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以票决方式,反对一系列支援基本服务工人的建议,当中包括订立有薪病假制度。 安省新民主党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提出一系统支援基本服务工人的动议,但动议必须获得立法机关的一致同意,才可获得通过。 贺华丝提出的动议,是要求安省省长福特批准有薪病假的议案,但省府最终投下反对票。 省议会议长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表示,预期联邦政府会在周一(19日)公布进一步改善有薪病假的计划。 安省政府拒绝有关建议,主要是指省府的政策,不要与联邦政府的政策出现重叠。 有组织一直呼吁省府推出数个月的有薪病假,这是对疫情下必须上班的工人提供支援。 (网上图片) T02

安省商业老板促省府尽快通过有薪病假法案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议会下周重开,部分商业老板希望将有薪病假列为首要任务。 渥太华咖啡店Bread By Us的老板卡皮诺内(Jessica Carpinone)说:“生病时让员工待在家里,这对公共卫生、以及安全的工作场都所至关重要。”这间咖啡店自7年前开业以来,就一直为员工提供带薪病假。 卡皮诺内周三与其他多名商业老板共同主持一个网上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提供带薪病假对企业、员工和社区的好处。这些商界人士都是Better Way Alliance联盟的成员,他们敦促省府尽快通过第239号法案(Bill 239)。 这个名为《如果你生病,请待在家中》的第239号私人法案,是由安省新民主党(NDP)薪酬平等评论员萨特勒(Peggy Sattler)提出,要求通过立法保证每名工人每年有10天的个人紧急假期,其中7天带薪,并且允许在任何传染病紧急情况下多休14天带薪假,并提供财务支持,以确保小型企业能够在大流行中幸存下来。目前该法案在省议会已通过一读。 省长福特此前曾表示,为遏制新冠疫情的蔓延,省府不排除任何选项,不过他就一再拒绝立法保证带薪病假。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福特政府拒绝有薪病假 反对党群起围攻

(■■邓德华。 星报) 安省各反对党抨击省长福特蔑视民意,一再拒绝立法提供14日有薪病假。自由党领袖邓德华(Steven Del Duca)呼吁省民向所属选区省议员施压,为必要行业工人提供保障。 邓德华周二接受电话访问时表示,安省抗疫面对的一个大问题,是有数以千计属于必要服务行业的员工可能出现感染征状,甚至是已经检验证实感染,仍然要抱恙开工,否则将三餐不继或家庭顿失经济支柱。社会和经济固然有赖必要行业如常运作,但在疫苗未能普及前,为了遏止疫情扩散,有征状或患病人士应该留在家中休息,直至康复才再投身工作。 他说,很多打工者不愿意放病假,是因为缺乏有薪病假的保障。虽然大多伦多地区各市的市长、公共卫生专家和各反对党,都要求立法保障劳工的有薪病假,但省长却顽固地不愿意帮助最有需要的人。 由于保守党在省议会占绝大多数议席,邓德华与其他自由党省议员呼吁省民在网上联署请愿,以及向保守党省议员施压,要求省长顺应民意。 他说,这是一个公共卫生危机,必要服务从业员如果患病,政府应该为这些人提经财政支持,让他们可以留在家中。 反对党抨击漠视中低收入家庭 他又说,疫情在8、9个月前爆发时,省长福特的民望上升是由于整个社会面对一个全新的危机,因此省民愿意给予政府施政的空间。但经过近1年的疫情,民众发现省长缺乏经验,也没有才干抗疫,更不愿意协助民众度过第二波疫情,只是专注关心富人和根本不需要政府帮助的人,却拒绝了最迫切需要政府援手的中低收入家庭。民众对政府感到失望,因此最新的民望下跌。 他不清楚是否有保守党省议员支持14日有薪病假,但知道有不少保守党议员不满省长的抗疫政策。 邓德华说,自由党正积极招募有实力的候选人,并将提出具远见和前瞻性的政纲,在下届省选时取保守党而代之。星报记者报道

卫生部要求省府推强制有薪病假 福特拒绝

■■福特称,若联邦政府的政策欠佳,应由联邦作出改善。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就多伦多卫生部要求安省政府介入,推出省级的有薪病假政策一事,省长福特表示,即使不断受批评,但没有理据显示,省府需要自行“跳进去”,引入省级有薪病假政策。   福特表示,若联邦政府的政策欠佳,或因为每周500元不足够,这样应该可以作出改善。他表示:“我们非常清楚,整个计划的27%尚未被使用,安省没有理据跳进去”。   联邦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已引入复康福利,若因患病而没法工作者,每周可领500元补贴,最多可领两周。   但有人指补贴并不足够,而且成功领取的时间可能需要数周,加上计划未可为申请者获得工作保障。   庄德利批省政府和渥太华互相推诿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有薪病假计划由哪一级政府负责并不重要,问题是要必须获得解决,因为工人在出现症状时,需要金钱支援。庄德利批评,省府与联邦正在“互相推诿”,似乎没有人愿意“接受责任”。   他表示,省府应该介入,因为在某种情况下,是需要“省级干预”,“雇主必须在这些日子,向须隔离的员工提供有薪病假,这是强制事情”。   根据多伦多卫生部的报告指出,目前有42%加拿大人享有有薪病假,但在低薪及前线员工中,只有10%人享有薪酬病假。星岛综合报道

强制有薪病假?福特表示省府不支持

【加拿大都市网】就多伦多卫生部要求安省政府介入,推出省级的有薪病假政策一事,安省省长福特表示,即使不断受批评,但没有理据显示,省府需要自行“跳进去”,引入省级有薪病假政策。 福特表示,若果联邦政府的政策欠佳,或因为每周500元不足够,这样应该可以作出改善;他表示:“我们非常清楚,整个计划的27%尚未被使用,安省没有理据跳进去”。 联邦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已引入康复福利,若果因患病而没法工作,患者可每周领取500元补贴,最多可领取2周。 但有人指补贴并不足够,而且成功领取的时间可能需要数周,加上计划未可为申请者获得工作保障。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有薪病假计划由哪1级政府负责并不重要,问题是要必须获得解决,因为工人在出现症状时,需要金钱支援。 庄德利批评,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正在“互相交波”,似乎没有人愿意“接受责任”。 他表示,省府应该介入,因为在某种情况下,是需要“省级干预”,“雇主必须在这些日子,向须隔离的员工提供有薪病假,这是强制事情”。 根据多伦多卫生部的报告指出,目前有42%加拿大人享有有薪病假,但在低薪及前线员工中,只有10%人有有薪病假。 (网上图片) T02

冠状病毒也能带来福利 恢复有薪病假?

网络共同筹委兼注册护士希门尼斯表示,有轻微疾病的人应留家休息。星报 有见于世界各地对新型冠状病毒采取紧急措施,安省超过175名医护人员撰写公开信,促请省政府重新实施被废除的有薪假的政策,将会有助减少疾病传播机会,病人留家休养以便更快痊愈。 据《星报》报道,专业工作及健康网络(Decent Work and Health Network)于周二致函副省长兼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和劳工厅长麦洛顿(Monte McNaughton)。信中指公共卫生官员建议省民,如出现轻微感冒征状应留家休息。但由于福特政府修改劳工法例,一般工人难以跟随这个建议。 公开信由多位医生、护士、个人护理员和公共卫生人员联署,同时递交其他省份及联邦的卫生官员,包括安省首席卫生总监、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安省卫生部及多伦多的公共卫生官员。 指有薪病假可减社区传播 信中称,有实证显示有薪病假是重要的措施,可以减少疾病传播,确保病人更快康复。面对最近在安省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关注,他们认为现行的省劳工法对省民的健康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在去年1月,福特政府对保障工作的个人紧急假期由十天减至八天,而且是没有薪水的病假;在修改前韦恩政府容许两天病假。其后这个无薪的个人紧急假更限制为三天病假、三天是用于家庭紧急事情、两天是丧假。 此外,省府重新实行容许雇主,要求员工向医护者拿取病假纸才可以放个人紧急假。此举引起医疗界的批评,认为增加医护系统的负担,对维持公共健康带来影响。 该网络共同筹委兼注册护士希门尼斯(Carolina Jimenez)说,要求病假纸是反对所有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促请有轻微疾病的人应留家休息,这样不会传播病菌,特别是在诊所有较多体弱的病人。自从病假不获安省医疗保健资助,使低收入人士失去一天的薪金。 工人为生计带病上班 麦洛顿的发言人万宁(Bradley Metlin)为政府辩护,以电邮回复解释,该法例对病假纸并非是一项要求,雇主可以选择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确认员工是否因疾病而无法工作。当局认为这是一种平衡和公平的做法,并继续遵循安省首席卫生官的指导来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希门尼斯表示,有众多工人不能按照医护人员的建议在家中休息,因为这意味着失去工资。这对于诸如食品处理人员,长期护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及照顾幼儿等低薪人士来说更成为问题。他们不仅不留家休息,反而冒着健康风险,而且使其他人同处于危险之中。她最近建议一个患病的员工待在家里,但她继续工作,担心减少收入而难以支付房租。 综合报道

你的工资三年都不会涨!省议会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至2020年

■■支持15元最低时薪的劳工权益倡导团体,不满省保守党政府废除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在旁听席进行抗议。 CityNews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在反对党和劳工组织强烈反对下,安省保守党政府昨日正式通过新的劳工立法《47号法案》,废除了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许多变革。 据加通社消息,新通过的立法内容主要涉及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直到2020年,将工人的两日带薪病假取消。 保守党认为该立法将鼓励本省的就业增长,并表示前自由党政府所做的改变给企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新的立法将减轻这一负担。保守党议会领袖史密斯表示,这对雇主来说是好事,对员工也有利。 每年2天有薪病假煞停  一些商界人士对此表示赞赏,但反贫活动家、工会和反对党则对此大力谴责,他们认为这些改变将使普通人的生活更加艰难。新民主党领袖贺华丝说,“我们刚刚看到工人的权利被剥夺了,最低收入的工人因为政府今天通过的立法,每年失去了增加2,000元工资的机会。” ■■安省议会昨日通过新的《47号法案》,废除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变革。CityNews 自由党议员Nathalie Des Rosiers表示,由于这项立法,安省人失去了两日带薪病假的事实是“真正的耻辱”。她说,前自由党政府改革的目的,是要确保最低就业标准符合当今工作的现实。 保守党政府表示,省长福特曾因此受到了死亡威胁,而劳工部长在上个月提交立法后,她的选区办公室遭到了破坏。这些事件曾受到各方的谴责。 劳工权益倡导团体则警告称,保守党立法的仓促使许多人被剥夺了发表意见的机会。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的代表表示,仅仅5个小时的公听会,与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中举行的14天全省听证会形成鲜明对比。其发言人Pam Frache称,“让我们明确一点,富裕的公司是唯一能从《47号法案》中受益的公司,而最低工资的工人将被迫重新陷入贫困状态。” 收入少于3万元免除省税 今年1月1日,安省的最低时薪从11.60元增加到14元,在自由党的劳动法下,明年最低时薪将达到15元。但现在则在2020年10月之前维持在14元,之后的增长与通货膨胀率挂钩。 作为补偿,保守党政府已经决定给收入低于3万元的人免除省级所得税,并对那些收入不到38,000元的人减税。但批评人士认为,减税为工人省的钱少于他们通过加薪获得的。新法还将个人紧急休假天数从10天减少到8天,且规定3日用于个人疾病,2日用于丧假,3日用于家庭责任。 该立法还保留了自由党提出的一些条款,如,个人或子女遭受家暴或性侵,则可以给予工人10天的假期。另外,允许工作5年后享受3周带薪休假。然而,取消了一些排班的规定,例如,在不到48小时内取消班次,则至少付3小时工资。

近150劳工闯省议会 强烈抗议福特削权益

■■刘碚溪 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干事刘碚溪是试图阻止今次立法通过的劳工组织的抗议者之一。他昨日在立法通过后接受本报访问时称,这是令人痛心和失望的一天,但他坚信“这让人们看到了福特政府的真面目,他们背叛了人民,劳工将变得更加强大。” 刘碚溪指由于工人的抗议行动,安省政府通过这项法案的日期实际上推迟了一天。前天,由工人行动中心主导发起的“15元时薪与公平运动”的抗议人士,有150多人抵达省议会,在现场强烈抗议,高呼“福特违背承诺,福特不是为人民”、“我们不能等7年,现在就要15元”、“我们要带薪病假”。 他说,面对劳工的抗议,省议会临时将原定的表决,改成了辩论,但省长福特前天也没有出现在省议会大厅,没有直接面对抗议民众。 ■■梁万邦 他又表示,受到《47号法案》直接影响的有170万工人,如果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影响得就更多。“我们对此很气愤。福特并不是如他所言是为了人民,他是为财团服务的,这让大家认识了他的真面目。” 冻结最低时薪有政治考量 万锦烈治文山及旺市华商会副会长、特许会计师梁万邦认同新的立法,会令广大最低收入人士受到打击,并指保守党政府将最低时薪冻结的时间点也有其政治目的。 梁万邦也认为,将最低工资冻结3年的时间过长,也就是从现在起冻结33个月,到时正是政府换届之时,这样保守党可以在选举之前的几个月再重启此议题拉票。这是有着政治考量的。 他还表示,新法固然对雇主有些帮助,但并非实质性的帮助,只不过是让企业主在今后发展业务时,对工资成本有些可预见性和稳定性。但雇主与员工并非对立,新法只不过是规定劳工权益的最低标准,但并不意味者雇主就会以最低标准来对待员工。 另外,劳工法是为了给最弱势的工人,提供不用争取就可以获得的权益,而很多员工还是有与雇主讨价还价的空间,这也鼓励工会在今后为工人多争取一些福利。 星岛日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