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21:36:0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财政赤字

加拿大前6个月财政赤字近690亿元 基本符合财政预期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本财政年度首6个月的赤字近690亿元,与4月份预算案中的估计大致相符,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了近1,300亿元。 联邦财政部周五公布的财政监测报告显示,4月至9月的预算赤字为686亿元,远低于2020年同期记录的1,981亿元。 报告称,赤字数字现在反映出了当前疫情带来的经济挑战,包括持续的公共卫生限制。 4月至9月的联邦项目支出为2,250亿元,比一年前同期的3,089亿元减少了约839亿元,减幅达到27.2%,主要反映了支付给个人和企业的紧急福利金减少。 与去年同期相比,工人的紧急福利支出减少了66.2%,从近399亿元减少到近135亿元;而工资补贴支出则从441亿元下降了61%,减至172亿元,反映出符合该计划条件的工人数量和每位工人获得的平均补贴均有减少。 4月至9月的联邦收入超过1,758亿元,比上一财年同期的1,288亿元增加了470亿元,增幅为36.5%,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税收增加。 公共债务费用接近117亿元,比去年4月至9月记录的近104亿元增加了13亿元,增幅为12.5%,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对实际回报债券的较高消费者价格指数调整。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今年4月的预算案中估计,联邦政府本财年的赤字预计为1,547亿元,远低于上一财年的3,542亿元。今年上半年的趋势表明渥太华的赤字与4月预算案中的估计大致相符。 方慧兰本周早些时候对媒体表示,自由党政府计划在今年秋季发布财政更新报告。自4月份公布预算案以来,渥太华尚未正式更新联邦赤字预测。与财政更新报告不同,财政监测报告不会预测整个财年的赤字数字。   V18 (图:财政部长方慧兰在4月份的预算案中估计,本财年联邦赤字为1,547亿元。加通社资料图)    

安省公布经济报告 省内度假会有2千抵税额度

(■■安省财政厅长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左)昨日发表秋季经济报告。前为省长福特。加通社) 安省政府公布经济报告,预计本年度会录得215亿元赤字,但较预期低,且会提高卫生、道路与桥梁等方面的开支,并逐步减少对疫情方面的支援。预算会为在安省度假的人提供旅行费用抵税,家庭最高可达2,000元。 安省政府周四(4日)公布秋季经济报告,预计本年度会有215亿元赤字,比2020-2021年度增加51亿,但较预算中的331亿元赤字为低,主要是税务收益较预期高,以及经济增长强劲。报告还预期2022-23年度赤字为196亿元,2023-24年度赤字为129亿元。 支出方面比2021-22年预算增加约30亿元,包括省府计划在未来3年内,额外投放5.49亿元,用作家庭与社区护理的资金;拨出3.42亿元用作增加逾5,000名注册护士与注册实习护士,及8,000名个人支援人员。 省府还拨出26亿元,用作扩建与维修高速公路与桥梁,并承诺会拨出具争议的布莱德福特绕道(Bradford Bypass)与403号高速公路计划的资金。报告称,预期未来10至20年,约克区和闪高县(Simcoe County)将迎来大发展,预计布莱德福特绕道为4车道,长16.2公里,以缓解当地的交通压力。政府官员未有透露这两个项目各有多少资金,并称尚未招标。 明年缩减疫情援助金 省府本年度拨出107亿元疫情限时资金(包括学校支援)后,计划明年度会缩减规模至34亿元,且预计到2023-24年度会结束这方面的支援。 此外,政府还将拨款2.7亿元,用于首个“安大略省内度假抵税”(Ontario Staycation Tax Credit)项目。根据该计划,2022年在安省任何地方旅行的人,可申报多达20%旅行费用抵税,个人最高1,000元,家庭最高2,000元。抵税额最高分别是200元和400元。 政府还将延长一项税收抵免,针对住在翻新后的房子里的长者,以及为2022年的就业再培训提供一项抵免,总成本为8,000万元。 另外还有1,000万元用于帮助原住民调查前寄宿学校周围的无名坟墓,并免费获得死亡登记纪录。 省内各市政运输机构也将得到3.45亿元的拨款。

加拿大8月份财政赤字98亿元 同比大幅减少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月度追踪数据显示,联邦政府今年8月份的财政赤字为98亿元,而上年同期为219亿元,表明联邦赤字正从去年的疫情高峰期大幅回落。 据《环球邮报》报道,联邦财政部的财政监测报告指,从4月1日开始的本财政年度前5个月,联邦赤字累计为572亿元。相比之下,上年前5个月的累计赤字高达1,705亿元。 4月份的联邦预算预计,整个2021-22财年的联邦赤字将为1,547亿元,远低于上一财年的3,542亿元。 报告指出,在本财政年度的前5个月,政府收入同比增长了518亿元,增幅达到53.3%;而项目支出减少了641亿元,减幅25.2%。 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 (Chrystia Freeland) 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为受疫情影响个人提供的主要收入支持计划,在10月23日到期日后不会延长,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租金和工资计划也在本月到期。但方慧兰同时宣布了更针对受影响最严重行业的替代计划。联邦政府估计,将这些修改后的计划延长至明年5月7日,将耗资74亿元。 方慧兰周三在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的一个活动中表示,联邦政府承诺逐步减少紧急支援开支,以确保巨额赤字支出是暂时的。她说,“随着疫情危机结束,政府必须转向一个不同的、更有针对性且成本更低的紧急支援水平。”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最近致信总理杜鲁多,敦促政府发布秋季财政更新报告,并缩减那些增加赤字开支的计划。 联邦政府尚未宣布发布财政更新报告的日期。该报告将有机会揭示自4月份以来,在经济事件和自由党的额外支出竞选承诺影响之下,政府财政预测可能发生的变化。   V18

加拿大联邦政府 7月份财政赤字120亿元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联邦政府7月份出现了120亿元的财政赤字。而再次当选的自由党正面临总理和反对党要求增加数十亿元开支的呼吁。 财政部的月度追踪报告显示,在本财政年度的前4个月,从4月1日至7月底,政府的总赤字为458亿元。 杜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周一再次获选,组建少数政府,其竞选纲领中包括了780亿元的新开支。 此外,加拿大各省省长周四晚些时候发表了联合声明,重申他们紧急要求渥京大幅增加各省医疗转介拨款(Canada Health Transfer),这项拨款是联邦政府定期向各省和地区支付用于医疗保健的资金。 财政厅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4月份的预算预计,本财政年度的联邦赤字为1,547亿元,低于前一年的3,542亿元。 国会预算官员在8月联邦大选之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上述预期略有变化,本财政年度的赤字可能为1,382亿元。 以国会预算官员预测为基础,自由党承诺在未来5年内增加780亿元的新支出,将使今年预计的赤字达到1,592亿元。 方慧兰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将发布一份最新财政报告,概述这些竞选承诺将如何转化为政府的官方政策。财政部的月度追踪报告指出,尽管紧急形势自去年以来有了显著改善,但挑战依然存在。 V33

加拿大六月份联邦赤字大幅减少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今年6月份的财政赤字为127亿元,比去年6月的336亿元大幅减少。今年4月至6月的联邦赤字总额为365亿元,也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 联邦财政赤字下降主要是由于政府的支出减少,并且收入有所增加,而在一年前,渥太华因大流行而花费数十亿元用于紧急援助。 今年6月份的计划支出,不包括净精算损失,总计391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513亿元。而库房收入则从去年6月的199亿元增至296亿元。 6月份联邦公共债务费用为19亿元,比去年同期近13亿元有所增加。 联邦2021-22财政年度4月至6月的联邦赤字总额为365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204亿元。 V05 图片:今年六月联邦赤字大幅减少。加通社资料图片  

财政赤字巨大 IMF建议加拿大留意公共债务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应对疫情的经济举措赢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赞赏,但IMF也建议联邦政府在经济反弹时,留意公共债务,同时重新检讨就业保险金(EI)系统。 据加通社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周四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央行对新冠疫情所作出的反应“及时、果断,并且协调良好”。IMF特别指出,如果没有政府的紧急福利支出,加拿大的经济将陷入困境,甚至更大程度地冲击,加拿大央行有效避免了金融市场的重大动荡,并在制定利率政策时力求适当的平衡。 但报告也指出,加拿大联邦和省级政府的应对措施也造成了空前巨大的财政赤字,尽管与其他七大工业国(G7)相比,加拿大的净公共债务仍然很低。 报告写道:“自2020年3月起实施的经济和社交限制措施有助缓解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但代价高昂。在第二波疫情期间,经济复苏放缓,加拿大仍需提高其生产力。” 根据IMF报告提供的数据,加拿大2020年的净债务急剧上升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8%,而2019年仅23.4%,预计今年会小幅下降至47.4%。 报告表示,加拿大政府在疫情期间直接财政支持累积相当于GDP的15%。 IMF预测,今年加拿大的经济增长将达到4.4%,而美国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将进一步提振加拿大的经济增长。 IMF的报告建议加拿大应对就业保险系统进行更广泛的检讨,以解决紧急救济金终止之后,申领资格方面的差异。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和工资补贴计划在最初推出时存在缺陷,工人担心每月收入超过1000元之后,哪怕只多1元,也将失去全额的CERB,并且工资补贴的初始门槛成为企业申请的障碍。 报告说,这场危机暴露了加拿大社会保障系统中存在的差距,政府从应对危机中吸取教训,为检讨EI系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报告还呼吁加拿大央行帮助按揭贷款借款人为日后的更高利率做好准备。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安省财政赤字385亿 新冠应急金3月底将耗尽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本财政年度赤字将达385亿。 安省财政厅长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周三公布第三季度财政状况,预计2020-2021财年的总支出为1,897亿元,比2020年11月的预测高出26亿元。 他解释说,在去年11月预算之后,省府不得不预算额外的14亿元为在疫情中挣扎的小型企业提供援助,增拨8.69亿元的医院额外资金,1.35亿元的疫苗接种策略,以及1.05亿元的资金以降低省民的电费负担。 福特政府在疫情支出方面经常遭到批评,此前省财政问责官员(Financial Accountability Officer)的报告显示,到第二季度末,省府尚未花费120亿元的疫情应急基金(COVID-19 contingency fund)。 不过,贝瑟兰福韦周三透露,到3月31日本财政年度结束前,全部133亿元的新冠应急基金将被花光。 他表示,创纪录的开支水平将导致本财年385亿元的赤字,主要原因是疫情支出,以及因失业造成的10亿元个人所得税收入的巨额损失, 此外,由于更多的人在家工作,汽油税收入减少了2.2亿元。 不过,也有增加收入的地方,贝瑟兰福韦说,由于2020年下半年消费强劲反弹,省府库房的营业税收入增加了11亿元。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赤字攀新高 本财年至少3816亿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政府宣布了新一轮的财政支持计划,以应对加拿大第二波新冠状病毒疫情,这令联邦赤字继续攀高,本财年至少达到3,816亿元。 赤字增长的原因有几个:持续的财政支持,新宣布的251亿元计划,旨在帮助未来几个月内遭受重创的企业摆脱困境,以及在紧急医疗危机后尽早分配资金以帮助重建经济通过。 虽然现在的预测数字已经高于7月份的3,432亿元,但是,如果疫情情况继续恶化,那么到2020-21年赤字可能会升至3,987亿元。 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众议院公布了这份长达237页的最新财务报告,标题为“支持加拿大人,与新冠病毒作战”。其中说明了联邦财务情况和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但没有提供估计政府何时才能达到财政平衡。 她说:“今天概述的支出是审慎周到的。我们所了解的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是确保我们的经济不会伤痕累累,以便我们能够摆脱这场巨大危机。” 早前联邦政府已经推出多项财政支持计划,周一的经济更新报告中继续扩大支持,其中包括一系列紧急响应援助计划,向一线地方社区组织提供支持以及向各省发送的199亿元的安全重启计划。 联邦政府并宣布注资更多在检测、疫苗、自我隔离等方面,增购个人防护设备,并取消口罩和面罩的销售税,以及改善公共建筑的通风。 政府还宣布从12月下旬开始将紧急工资补贴的最高比例提高至75%,将耗资147亿元。政府并扩大加拿大紧急租金补贴,向被迫关闭的企业提供补贴,至少会补贴至3月,此举将耗费21亿元。     图:CTV v01

联邦政府债台高筑 料计30年也难平衡预算

(■■政府债台高筑,未来三十年也不能平衡预算。网上图片)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联邦政府在未来三十年内将也不能平衡预算,主因是本国人口老化,以及联邦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的开支已达到历史高位。 菲沙研究所该份题为《加拿大人口老化与联邦财政长期预测》(Canada’s Aging Population and Long-Term Projections for Federal Finances) 研究报告指出,基于保守假设包括不出现衰退,以及通货膨胀率和利率均维持低位,预测在2021年至2050年期间,联邦政府赤字将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之2.6%至3.1%。 同样基于相对保守的假设,联邦政府债务估计将从2020年占国内生产总值49.1%,增至2050年占国内生产总值69.6%。 该份报告分析,造成赤字的主要因素是加拿大人口老化,这意味着退休人数相对就业人数更多。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现已经上升到18%,预计到2050年更将达至24.1%。 须制定政策促进经济增长 菲沙研究所经济学家兼该报告共同作者佛斯(Jake Fuss)表示:“在施政报告公布任何潜在的新开支项目之前,渥京已面对数十年的赤字,这情况将不可避免地削弱加拿大的联邦财政,并给后代带来真正的负担。” 佛斯续说:“重要的是人们要认识到,联邦债务不断累积,其水平将会高于1990年代初期加国濒临债务和货币危机时的负债水平。”他又解释,人口老化意味着政府在诸如高龄津贴(Old Age Security,俗称“老人金”) 及医疗护理等项目上的支出更多。而与此同时,打工纳税的就业人士(占人口比例)却减少。 该报告另一共同作者、菲沙研究所常驻学者兼美国西华盛顿大学名誉教授高柏文(Steven Globerman) 坦言:“随着加拿大人口持续老化,联邦政府的支出与收入之间的失衡,只会变得愈来愈严重。政府面临的选择是改革支出,制定政策促进经济增长,藉以减轻人口老化的影响,否则今后数十年就要背负巨额赤字。” 菲沙研究所指联邦政府债台高筑,未来三十年也不能平衡预算。星岛记者报道

联邦赤字今年预计3250亿 4种情况会令财政恶化

(■■国会预算官预计今年联邦赤字为3,250亿元。Global) 国会预算官(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r,简称PBO)办公室预计,今年联邦财政赤字将为3,250亿元,略低于自由党政府目前的预测,至于下一财年赤字有望大幅缩减至738亿元。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总理办在周二发布的报告中,依据截至9月1日政府宣布的计划,更新了对联邦财政状况的预测。尽管总理办的最新赤字预测略低于自由党政府目前的预测值,但当中并未包括上周政府施政报告中提到的许多支出承诺。 联邦政府在7月份的“财政快报”(fiscal snapshot)中曾表示,2020-21财年联邦赤字将为3,432亿元。 此后自由党政府又宣布了数十亿元的更多支出,包括延长对国民收入的支援。 而在疫情之前,联邦财政部预计从4月1日开始的当前财政年度,赤字将为266亿元。 总理办表示,其最新赤字预测少于政府当前预测的主要原因,是基于不同的假设,预测经济增长将超过相关政府部门的预期,且政府税收受到的冲击也不如预测的那样严重。 4种可能会令财政恶化 总理办发言人吉鲁(Yves Giroux)周二对记者表示,只要临时性的疫情支出按照目前的计划逐渐减少,联邦财政就可以维持,虽然“很勉强”。 他又指,“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过长,或者如果经济复苏不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好,或者政府要做出大量的长期支出承诺,那么政府可能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来确保中期内联邦财政的可持续性,这些措施可能包括减少其他方面的支出或增加税收。” 总理办的报告还预测,衡量联邦财政状况的关键指标—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将从2019-20财年的31.3%逐渐攀升,到2022-23财年将达到峰值48.3%,之后数年会小幅回落。报告还指出,由于目前的低利率,偿还联邦债务的成本已接近历史最低水平。 不过报告同时警告说,4种潜在的可能性会令联邦财政状况恶化, 包括可能触发再次封锁的第二波严重疫情、临时援助计划延长、新的政府支援计划启动,以及政府债务利率提高。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赤字严重 一两年不解决风险很大

【星岛综合报道】为了因应新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害,渥太华已经拨出数千亿元挽救经济,国会预算官吉鲁(Yves Giroux)警告,联邦政府只有不到一到两年的时间来解决赤字问题或者冒着债务“不可持续”的风险。 吉鲁接受《Global News》的采访提到:“毫无疑问,我们不能在短短几年内承担超过3,000亿元的赤字。当我说几年时,我的意思是一两年。否则,它将变得不可持续。因此,如果政府有增加支出的计划,那么显然将不得不做出艰难的选择,要不是提高税收,要不是就须减少其他支出领域。因为很明显,即使是一个中期阶段,我们也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赤字。” 依照杜鲁多政府的计划,9月23日国会复会时,将推出一个具有绿色经济概念、具高度企图心的施政报告,杜鲁多曾对媒体说,趁著这一次重振经济的机会,加拿大需要加强绿色经济领域。 但他还提到将扩大就业支持的必要性,包括新的育儿和社会支出,CBC 新闻曾援引一位自由党内部人士的话说,“政府计划推出一套我们从未见过的大规模支出。” 然而,加拿大本财政年度已有3,430亿元赤字负担,政府却没有明确计划如何偿还或何时偿还债务。 吉鲁说,即使政府维持当前的赤字水平,将支出转移到其他地方,也无法解决问题,他说:“令人担忧的是没有长期计划。这对我和大多数关心公共财政的人来说都是问题。” 他说:“在危机期间花钱提振加拿大经济是重要的,但加拿大人民、信用评级机构和金融市场正在等待政府打算如何摆脱这场危机,以及未来几年的公共财政状况会如何?” 网上图片 v01  

安省财政赤字高达385亿 比3月预估飙近一倍

(■■省长福特在3月份发表的财政报告中预测,安省2020年至2021年的财政赤字为205亿元。 加通社) 安省的财政赤字因为新冠疫情几乎增加一倍,较3月疫情刚爆发时估计的205亿元,上升至385亿元。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指出,面对疫情爆发,省府别无选择,只能全力应对,拨款数以亿元计支援医疗服务,并协助个人与商户。 省府原来预计,2020年度的财赤控制为90亿元,并且在2023年度达到平衡预算。省长福特承认不可能达到原定目标。 财政厅官员在说明会上表示,新冠疫情对安省的全面影响仍未明朗,但无疑对经济造成严重的冲击;财政计划也要准备应付第二波疫情。省府在3月下旬宣布的170亿元抗疫拨款,包括33亿元的医疗拨款,37亿元就业援助,及有100亿元将透过税项或其他方式协助个人和商户。此外,安省与联邦政府就疫情达成新的拨款协议,又向市镇政府提供最高达40亿元的拨款以改善公共交通和维持必需服务。超过375,000名前线员工获每小时4元的额外薪酬。省府又拨备43亿元的疫情应急款项,为保障小商户6个月资金流的拨款,也由原来的43亿元增加至估计要75亿元。 财政厅表示,疫情令安省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在首季下跌2%,2至5月接近减少120万份职位,相当于损失16.3%的就业人数。这段期间减少的工作机会远超过去数十年的经济衰退。以往经济衰退要24至88个月才能够恢复原来的就业情况;但这次疫情由于经济停摆,令就业急挫,但也急促反弹。安省在6至7月增加了528,600份工作,失业率也降至11.3%;但就业情况仍较今年2月少8.3%。私营机构估计安省的实际国民生产总值今年将下降6.6%,明年反弹5.6%;但财政厅发表的数字则更保守,今年估计下跌6.7%,明年回升5.5%。 2至5月流失120万份职位 财政厅表示,虽然经济重开,但美国和多个国家的疫情依然严重,影响安省的出口、生产供应链,以及消费和投资信心。公共卫生顾虑也令经济活动低于正常水平。因此,经济前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财政厅表示,省府今年的财赤估计达385亿,较3月的估计多180亿元;库房收入也因为公司、个人和其他税收下降而减少57亿元。省府的1,742亿元抗疫拨款也较原先增加134亿元。虽然外债增加,但支付的利息因为利率大幅调低而减少7亿。安省的财政报告把联邦政府的11亿元抗疫拨款,纳入安省的抗疫开支。 庞大财赤包括援助市政开支 财政厅解释说,渥太华的拨款列作政府的收入,由于联邦不负责具体操作,加上这些开支是两级政府共同拨款,故有这样的计算。 福特强调,省府没有乱花钱,录得创纪录的财赤,其中一个原因,是援助市政的开支。 多伦多市政府已经获得4亿元资金,以应付第1轮交通安全重启所需,这是16亿元授助市府计划的一部分。 福特亦表示,在解决赤字方面,应该不会提高税率。 另外,福特希望与教师工会合作,但他质疑,为何那么难与工会进行合作。

联邦赤字三千四百亿 预算官称尚属可控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国会预算官员吉鲁(Yves Giroux)说,如果不大幅增加税收,加拿大的预算赤字暂时仍属“可控的”。 《Global News》报道,吉鲁说:“如果所有已制定的计划和所有大笔特殊支出确实是暂时的,那么国家负担得起,不必一定要加税。” 上个月,联邦政府发布的“经济概况”显示,因应新冠状病毒疫情而产生的财政大量支出,将使加拿大今年的赤字增加至3,430亿元,总国债在2020年至2021年将达到1.2万亿元。 渥太华推出包括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和加拿大紧急薪资补贴(CEWS)等计划,以帮助因疫情而失业的加拿大人。 吉鲁说,如果这些计划还需要再延长,或者如果加拿大又看到另一个财政年度继续有“大笔赤字”,那“问题将更大”。他最担心如果加拿大看到第二波病毒疫情,赤字将难以控制。 他说:“我们可能需要做一些事情,以恢复长期而言在财政上更具可持续性的事情,这意味着削减开支或增加税收,或两者兼而有之。” 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并未指出联邦政府计划如何控制支出,但他坚持,由于低利率环境,加拿大处理赤字的能力依然处在有利的水平。 吉鲁(Giroux)也在等待联邦政府给出明确的财政规划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公布联邦预算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他说:“通常预算规划为5年的时间。现在,我们看到的政府视野仅至2021年3月,所以我们不知道未来的情况。” 但渥太华称,由于新冠状病毒疫情还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因此财政部还不能出台预算报告。 图:加通社 v01  

只有赤字没复苏计划 专家指更令人担心

(■莫奈(前左)在国会公布“财政快报”,杜鲁多在旁聆听。加通社) 对于联邦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周三公布“财政快报”(fiscal snapshot),有本地学者表示财政赤字巨大,但加拿大人可将它看作伴随疫情而来的“稳定代价”。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则批评称,联邦债务高达1兆,但政府却没有具体计划如何应对这些债务,令人“震惊”。 西门菲沙大学(SFU)社区经济发展项目主任斯通(Jeremy Stone)周三表示,3,432亿元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财政赤字,但它主要是由必要的支出组成的。他认为,加拿大人在看这些数字时应将它们理解为伴随疫情等国家经济灾难而来的“稳定代价”。 对于“财政快报”中所说的疫情对经济带来的“永久变化”(permanent change),斯通就表示言之尚早,但很明显许多企业正在关闭,而且未来还将继续关闭。不过有一个永久变化是以后各项补贴将永久消失了。无论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加拿大紧急企业账户(CEBA)还是其他一些补贴,主要目的是减轻或减缓经济损失带来的影响,但它们对于经济增长没有用。政府必须花费这数十亿元来稳定加拿大,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钱来投资于新业务的发展和未来增长。 救助金需重大改革 他指出,政府应大力投资于创新、绿色产业和社会企业,将经济枢纽化及多样化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经济可能会停滞不前,更重要的是在未来可能遇到经济灾难时缺乏弹性。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全国总监伍德里克(Aaron Wudrick) 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联邦债务高达近1兆,加拿大人应对此感到震惊,不幸的是,联邦政府并没有给出如何管理这一债务的计划。 他说,与疫情相关的支出导致赤字在短短四个月内增加了10倍以上,这些支出的大部分旨在暂时解决新冠疫情危机,但是这些项目非常昂贵且不可持续,莫奈部长应该制定一项计划来“关闸”,但他没做到这一点。 伍德里克还指出,对于加拿大紧急救助金,政府必须停止或进行重大改革,因为这会成为人们不愿意返回劳动力市场的诱因。他呼吁莫奈承诺提供更全面的财政更新及预算。 疫情后新经济模式 专家指更令人担心 联邦政府周三估计,今个财政年度赤字逾3,430亿元。有经济师认为,情况不算很坏,但2021年后就令人担心。 央行前经济师袁国雄周三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赤字庞大并不意外,因为有其他报告已经预计,渥太华会有逾3,000亿赤字。数字当然不好,但与其他国家相比,本国的情况不算太差。他解释,联邦政府整体负债与GDP的比例,仍然未超过50%,但美国、英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的同类比例,已经达到或超过100%,因此我们的情况不算很坏。但他表示,最担心反而是2021年后的情况,究竟重启经济后,经济反弹如何,有多少商业机构能够重开及持续下去,是一个很大的问号,现时没有人能够有答案,渥太华也没有展望2021年后的情况。 未来五年料不会还债 联邦政府周三也估计,本国负债将会逾1兆。袁国雄估计,渥太华在未来五年能消除负债的机会很低,全球其他各国也是如此,包括美国及欧州等。多国的高债情况,持续五年或以上,并不出奇,因为利率会上升的机会很低,因此就算债务高企,偿还利息也不是太严重的问题。 他估计,联邦政府在未来5年,都不会有计划去降低负债,直至经济复苏,才可能会提及这个问题。但他质疑,到时会否有很大力度去减债,除非其他国家减债做得很好,本国情况很差,才会加大力度。若其他国家也不太理会庞大负债的话,本国也未必会处理。他认为,若经济能复苏,联邦政府的赤字日后可望逐步降低,整体负债的情况未必会继续飙升。政府在未来一至两年这样花钱,不会有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究竟在新型肺炎疫情后的新经济模式会怎样,这才是更加严重长远要处理的问题。 虽然联邦政府估计,今年可能会有接近200万人继续失业,但他认为,暂时问题不大,因为政府会继续拨款支援,国民仍然可以勉强继续生活下去,但始终要商业复苏,才能解决问题。 星岛特约记者杨婉文

国会预算官:巨大赤字很吓人

(■■国会预算官吉鲁对赤字表示震惊和失望。加通社) 针对联邦公布的“财政快报”(fiscal snapshot),国会预算官吉鲁(Yves Giroux)表示震惊和失望。联邦各反对党也纷纷做出回应,保守党称赤字数据是“极其可怕的景象”,而新民主党则要求向富人开刀,以填补赤字。 联邦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周三公布的“财政快报”当中,本财政年度赤字比国会预算官办公室预计的赤字数字高出将近1,000亿元。国会预算官吉鲁说:“我们仍然不知道联邦政府如何使国家经济重回正轨的计划。这(赤字)比我预想的还要大得多,这就是为什么看到这巨大数字真的很吓人。” 熙尔抨没复苏计划 即将离任的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称“财政快报”是一幅“极其可怕的景象”,他批评自由党政府缺乏使国家经济恢复稳定的计划。 他说:“走出大流行之后,地球上的每个国家都将拼命竞争相同的机会及投资,那么总理制订的独特计划在哪里?” 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则呼吁征收“财富税”(wealth tax),并将目光转向那些到离岸避税天堂的富人,以增加收入抵消不断累积的债务和赤字。他说:“让最富有的人首先担负责任,而不是苦苦挣扎的家庭和劳工阶层。” 联邦绿党议会领袖美薏(Elizabeth May)要求政府继续履行对残障人士的援助承诺,她表示,尽管几周前已作出承诺,但该援助已陷入程序性困境,仍未落实。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赤字达3432亿 国债1.2兆史上新高

(■■目前的国债远高于从前,将攀上历史新高纪录。图为纳税人联盟曾公开展示的一个“国债钟”。加通社资料图片) 联邦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周三公布“财政快报”(fiscal snapshot),预计本财年的联邦赤字将达到3,432亿元,这是由于渥京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推出大规模的经济援助和刺激计划(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支出水平相当)所致,国债累积高达1.2兆元,破历史纪录。面对反对党和外界批评政府因应失当,总理杜鲁多和莫奈均强调,虽然目前赤字债务高举,但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将付出更大代价。 周三发布的赤字预测大大高于2019年12月在疫情前的最新经济更新,当时预估2020-21年的赤字为281亿元。预计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将在2020-21年提高到49.1%,去年底的预估数字仅在30.9%。莫奈说,未来几年内债务会逐步减少。预估全国整体经济将在2020年萎缩6.8%,这是自大萧条以来的最大跌幅,然后在2021年反弹5.5%。 共169页的“财政快报”,描绘了国家短期的财政经济情况。 已就疫情支出逾2,310亿 快报指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在健康和安全措施,以及直接向国民和企业提供援助方面的支出,超过2,310亿元。 莫奈说:“那些本来希望我们做得更少的人忽略了,如果不采取行动,将失去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将债务负担推给家庭,会危及加拿大的复原力。” 政府在最近几个月大笔拨款救助国民,例如推出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和加拿大紧急薪资补贴(CEWS)。还建立了加拿大紧急企业账户(CEBA)提供企业无息贷款,并在今夏拨出约90亿元来帮助学生。有资格获得加拿大儿童福利金的家庭和养老金的长者,都获得了额外的资金补贴。 政府预计,到明年3月的2020-21财年末,支出将比上一次在2019年12月设定支出目标时的计划多出约4,690亿元。 这些数字大大高于国会预算官员吉鲁(Yves Giroux)6月份的预测。资深财务官员解释,很大程度上归因于CERB和CEWS的补贴期限延长所致。莫奈说,渥太华会调整目前的救助补贴计划,好令国民重新回到职场工作。 今年税收料大幅下降 除了新的支出外,国家税收大幅下降,预计个人所得税收将下降约30%,公司税收会减少约11%。 不断增加的赤字将联邦政府的总债务水平大幅推高,这在加拿大是前所未有的,到2021年3月,预计债务为1.2兆元,高于一年前的7,650亿元。 各行各业都出现严重的经济下滑,其中餐饮、酒店、能源以及家庭和汽车销售的业务活动,出现了特别大的下降。 联邦政府援引经济学家的话说,预计今年经济将萎缩6.8%,但明年会增长5.5%左右。 政府表示,失业率在2020年第二季度达到顶峰,接近14%,但预计到2021年底,失业率将恢复到接近疫情前时期的水平(大约7%)。 财政快报说:“这确实是我们一生的挑战。随着临时投资措施的结束和经济生产力逐渐恢复,预计赤字将逐渐减少。” 不过莫奈说,无法确定政府何时可以恢复平衡预算。 尽管债务规模激增,但政府称,今年偿还债务的费用,实际上比去年12月预计少40亿元。因为寻求购买加拿大国债的债券持有人的需求强劲,政府能够以较低的利率和更长的期限发行债券。莫奈称,“我们的债务成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 强调本国债务为7国集团最佳 在财政快报发表之前,总理杜鲁多为庞大的赤字和债务辩护,称已有近1,100万国民通过紧急救助金和薪资补贴计划获得生活上的支持,强调政府愿意承担债务以减少国民的债务。“如果联邦政府没有向国民提供现金帮助,没有支持企业和家庭,加拿大人能怎么办?他们只能刷爆信用卡,设法支付账单,会为了如何照顾亲人而焦头烂额。我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本国有坚实的基础上抵抗这场危机。加拿大的净债务与GDP的比率大大低于七国集团的其他国家。”

联邦财政赤字估达2600亿 缓和需10年

【星岛综合报道】有经济学家认为,渥太华为因应新冠状病毒造成的冲击而推出大量财政支援措施,衍生出巨大的联邦赤字,恐将需要超过10年的时间才能获得控制。 卑诗省商业委员会的首席经济学家皮科克(Ken Peacock)推测,尽管某些经济活动可能会更快恢复正常,但国会预算监督机构预测的2,600亿元联邦赤字,难以在短期内缓和。“这需要很久的时间,可能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才能消除赤字并还清债务。” 他并指出:“整体经济受创很深,我们可能会在几年后才能回到大流行之前的经济状态,然后才会看到经济增长,而有能力开始偿还国债。” 仅仅是现在的财政年度,其赤字就高达2,600亿元。 国会预算官员吉鲁(Yves Giroux)警告说,类似的紧急支持计划造成的国家债务负担庞大,其支出不可持续。这个国家几代人都将承受着沉重的税收水平。 联邦政府获得议会批准,到2020年9月为止,都能为了因应疫情而采取无限制的支出措施。 数千亿元的紧急财政措施包括: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薪资补贴计划、老年人、学生和青年的救助金,以及用于公共卫生宣传运动和疫苗研究的资金等措施。 有人认为,每月2,000元的CERB可能会限制经济复苏,因为很多人会不愿回到职场上班。 政府上个月试图提出一项法案,要求CERB接受者从事合理的工作,但遭到反对党的阻挠。 杜鲁多政府本应该在3月公布联邦预算案,但因为疫情关系耽误了,总理杜鲁多坚称,局势变化太大,无法提供预算数字。在舆论不断抨击要求下,财政部表示会提供所谓的“财政快报”(fiscal snapshot)。 网上图片 v01

疫情令地方政府陷财政危机 预计有200亿财赤

(■■多伦多在疫情肆虐下,过去3个月市面上一片萧条,市府面临15亿元财困。网上图片) 一场新冠疫情令本国地方政府陷入财政危机,据估计在过去3个月的疫情紧急状态下,全国各地方政府可能面对共200亿元财政短缺。地方政府主要收入倚靠地税、用者自付费及公共汽车车资,但疫情下地方政府准许市民暂缓缴交地税、公共汽车乘客锐减影响收入,鉴于地方政府不准许有赤字预算,只能以提高地税税率开源,另削减市政服务节流。因此有学者倡议联邦及省级政府应向各地方政府拨款支援,或提供低息借贷,帮助渡过难关。 据CBC报道,在疫情影响下,大部分地方政府于本月起,要求居民补交过去2个月地税,并发出下半年度地税单,不过地方政府若未能在余下半年找到平衡预算良方,明年春季制定预算案时,势必面对严重财政危机。这种情况并非一、两个城市的危机,而是全国绝大多数地方政府共同面对的困境。 受新冠病疫冲击,颇多因此失去工作的居民,向市府申请暂缓缴交地税,地方政府也主动在过去3个月暂停收地税;另一市府重要收入的公共汽车车资,也因乘客数目“断崖式”减少,大大削减地方政府收益。 过去3个月收入大减 亚省卡加利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汤比(Trevor Tombe)形容,地税一直是地方政府主要收入来源,平均约占市府收入三分一,其次是用者自付费及公共汽车车资;疫情下上述各项主要收入出现严重落差,顿时令地方政府在维持必要服务营运,如警队、消防与救护服务、垃圾收集等,也因收入大减陷入财困泥沼之中。 由于地方政府在借贷方面,仅限于在发展长远有力的基建项目,包括发展及改善地铁服务、道路维修、建设水利设施等,所以此时应寻求上级政府拨款或借贷的方案,以解财困危机。 以多伦多市为例,过去3个月紧急状态令下,市府损失15亿元财政收入,汤比预计综合全国各地方政府财政落差,明年春天财政季节结算,可能会出现总计200亿元财政短缺。他预计地方政府为制定平衡预算,或会以削减市政人手及部分市政服务节流。 密市市长康宝丽(Bonnie Crombie)坦言,现时密市每月需2,000万元营运开支,如目前困境持续至年尾,意味市府或需面对约1亿元赤字;她指最坏情况是若疫情继续多半年,或许地税需增加17%,来补贴财政损失及维持平衡预算。 她补充说,当然大幅增加地税机会不大,也非市府意愿,却反映出市府财政状况有多么令人忧虑;不过削减市府现有服务,肯定难以避免。 现阶段最能拯救地方政府的方法,是联邦及省级政府直接向受严重财赤的地方政府施以金钱援助,甚至考虑向地方政府提供低息贷款,帮助受疫情冲击的地方政府渡过现时难关。

安省受新冠疫情冲击 财政赤字可达惊人453亿

(■■省府预料,如果经济重开受阻滞,财赤有可能增至453亿元,创历史新高。 美联社) 安省政府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令库房收入大幅缩减,却面对庞大超支。安省财政问责办公室(FAO)预期今年的财政赤字,将上升至有史以来最高的410亿元,如果经济重开受到阻滞,财赤有可能增加至453亿元。 报告显示,新冠疫情的影响远远超过目前的公共卫生危机,把安省经济推进衰退。即使经济顺利复苏,本年度的财政预算赤字也达410亿元,较原来规划超出三倍,令安省的债务与本地生产总值(GDP)比率几乎上升10%至49.7%的历史性新高。财赤在2023年度将逐渐降至170亿元,债务比率仍达48%。 报告指出,如果复苏遇到障碍,本地生产总值将下降9.3%;明年4.6%的增长令财赤略为改善到376亿元,但债务比率将由2019年的40.1%,冲破50%大关至惊人的52%。 报告认为,新冠疫情对安省的打击将延伸至未来几年。政府下令各行各业停顿以遏止疫情扩散,直接令今年上半年的经济严重收缩。安省经济复苏倚赖能够成功控制疫情,以及逐渐安全重开经济的步伐。 由于太多不明朗因素,财政问责办公室的经济前景预测缩短至两年。 料今年实际本地生产总值降9% 报告预期,2020年度的安省实际本地生产总值会收缩9%,是自1980年代初以来最大跌幅。2021年度的经济复苏和增长,将令本地生产总值有8.5%的实质增长。 报告指出,由于贸易紧张和地缘政治的不稳定,令全球经济增长在2019年放缓至2.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这些因素的影响会持续至今年,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冲击,将令今年的全球经济下降3.0%,超过2008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海啸,直迫当年的经济大萧条。美国今年的实际本地生产总值将收缩6.2%。其他未受COVID-19疫情影响的国家也无可避免经济收缩。 报告指出,安省的实质本地生产总值增长,受全球贸易紧张、家庭消费减少和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在新冠疫情前已经由前几年的2.4%放缓至1.6%。预测今年上半年的实际本地生产总值将下降14.7%,全省的经济活动回到9年前的水平。如果安省在今年入冬时能够大部份重开经济,2021年的实际本地生产总值可以有8.5%的反弹;但即使急促回升,预测全省经济也不能够在2021年底时,回复至疫情危机前的水平。 报告指出,虽然安省的外债在未来两年将显著增加,但由于市场上利率调低,令安省的新旧借贷成本减轻。2020年度将大幅增加的470亿元债项,相当于上升13.2%;但利息负担只是上升4.5%,即5.58亿元。安省在2020年度的每一元的财收入,将有9.8仙用于支付外债利息;2019财政年度的利息付担为8.0仙。

前政府赤字谁对?福特:150亿 审计总长:117亿 财政厅长:74亿

安省审计总长指责省长福特明显夸大了前安省自由党政府留下的财政赤字,称实际数额比福特宣称的数字少33亿元。反对党警告,福特此举是为了给他的诸多开支削减政策找借口。 据《星报》报道,福特周四在议会会议上宣称,他的进步保守党政府去年6月开始执政时,前自由党政府留下的财政赤字高达150亿元。福特还补充说,这个数字得到了审计总长、第三方审计公司、财政厅长、国库局主席(President of the Treasury)的确认,这是大家的一致看法。 不过福特的言论发表不到1小时,即遭安省审计总长利诗(Bonnie Lysyk)发推文纠正。利诗在推特上公开声明质疑安省2018/19年度的赤字数字,称该年度的预算赤字为117亿元,且根据当时可提供的信息,这个数字是合理的。 赤字计算各有各说 利诗一直坚持认为的这个117亿元赤字,比福特的数字少了33亿元;而更为复杂的是,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在今年9月得出的结论是,该财年的最终赤字为74亿元,大约只是福特数字的一半。 省自由党在去年的省选时,坚称存在67亿元的赤字。而利诗的估算117亿元与之相差50亿元,争议在于赤字中是否应包括省府共同投资的养老金资产价值。 安省自由党临时党领弗雷泽(John Fraser),要求福特公开其还在编造150亿元虚假赤字的原因。他警告说,福特这样做,是为了给他的诸多开支削减政策找借口,而这些削减计划将伤害到安省省民。

联邦年度财政赤字140亿 较预计低9亿

联邦财政部周二公布,2018至19财政年度赤字达140亿元,略低于财长莫奈于3月份预测的149亿元。 加通社 联邦财政部周二公布最新一份财政报告显示,2018至19财政年度录得共140亿元赤字,略低于预期的149亿元。 截至2019年3月31日为止的财政年度报告指出,实质赤字较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在今年3月份财政预算案时估算的149亿元,减少了9亿元。政府开支方面,由2017至18年度的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GDP)14.4%,增加至2018至19年度的14.6%。 入息税收103亿 升6.7% 至于整体税收,则由对上一个财政年度相等于GDP的14.5%,增加至15%,也是过去10年来首次重回15%水平。 2008至09年度之前,联邦税收占GDP比率,曾经连续40年超过15%。直至2008至09年财政年度,时任保守党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宣布把GST由7%下调至5%,自始税收比率便跌至少于15%。2018至19年度个人入息税税收达103亿元,攀升6.7%,主要受惠于就业上升及劳工市场保持强势。 总理杜鲁多,在2015年竞选时曾经承诺,将会在2019至20财政年度达至平衡预算。 不过,财长莫奈早于今年3月份的财政预算报告上已表明,预测今个财政年度赤字将会增至198亿元,下一个财政年度的赤字则会有197亿元。他估计,联邦财政赤字至2023至24年度时,可望下调至98亿元。综合报道

安省去年财政赤字74亿 远低于150亿预测

  ■■库务局长贝瑟兰福韦称,省府一直致力降低赤字。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安省政府周五公布最新的财政赤字资料,去年的财政赤字为74亿元,该数字远远低于福特政府去年预测的150亿赤字。反对党指,省府在去年故意跨大赤字情况,目的是为其削减开支计划争取支持。 安省库务局长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和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周五发表最新的财政赤字数字。省府指出,赤字减少是因为安省经济强劲,令省府收入超过预期,而省府的支出亦比预期为低。 福特政府在去年8月时曾表示,2018至2019年的财政赤字将达到150亿元。但省府在今年4月发表的财政预算中,却将2018至2019年的财赤预期,大幅降低至只有117亿元。 被抨故意高估亦字 为削支护航 绿党党领古瑞勒(Mike Schreiner)指责省长福特,在去年故意高估财政赤字,以便为省府的削减开支政策护航。 周五发表的最新赤字报告指,省府不动用储备金,税收增加,以及支出比预期少24亿元,均有助降低赤字。省府早前推出多项削减开支计划,受影响的包括教育、儿童及社会服务,以及司法服务等,并撤销多项与“碳排放交易计划”(cap-and-trade)有关的项目。省府又预测,在2019至2020年的赤字仍会达到103亿元,并预计在下次省选之前,无法达到平衡预算。综合报道

悄悄增加自己的租房津贴 安省议员遭炮轰

■■安省议员的租房补贴提高两成。星报   多伦多房租价格飞涨,安省省议员悄悄将自己的租房津贴增加了约两成。省议员辩称,在多伦多地产市场白热化的情况下,他们一直在自掏腰包补贴居住成本。   据加通社获得的文件显示,内部经济委员会(Board of Internal Economy)去年10月决定,提高省议员住房补贴的最高限额,实施日追溯到2018年7月1日。内部经济委员会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机构,负责运作立法大厦,并制定省议员的生活费用预算。   省议员目前的每月租房津贴,已从1,910元增加到2,300元,增幅超过20%。这项津贴适用于所有住所距离多伦多市府至少50公里的省议员。内阁部长和反对派领导人的每月住房预算也有近两成的涨幅,从1,993元提高到2,383元。   省议会议长(Speaker of the House)阿诺特(Ted Arnott)已在去年10月16日将这一变化正式通知了省议员,但相关报告今年夏天之前不会公诸于众。   不过前自由党政府领导下的内部经济委员会已经明确,省议员的租房津贴涨幅,需与安省规定的租金涨幅挂钩,而2018年租金涨幅为1.8%,2017年为1.5% 。   省议员为自己增约两成租房津贴   保守党省议员、内部经济委员会的两名投票委员之一琼斯(Sylvia Jones)辩解称,考虑到大多伦多地区的房租价格上涨速度,很多省议员需要自掏腰包补贴住房,增加他们的租房补贴是必要的。   据多伦多房地产局(Toronto Real Estate Board)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目前多伦多一睡房柏文的每月平均租金为2,055元,两睡房为2,755元。此外,租房者之间的激烈竞争,导致租金的年增幅继续维持在两位数或接近两位数。   内部经济委员会推出此决定之时,正值保守党实施一项大规模的削减成本措施,旨在解决省府的145亿元财政赤字危机。   自由党省议员高图(Michael Coteau)称,省府在增加省议员租房补贴的同时,却取消省内最需要帮助的孩子们课后项目。他们不断说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们自己不属于做出牺牲的那部分人。

安省财政赤字高达145亿 信贷评级被调低

■■穆迪调低安省信贷评级,费德利(前右)指前朝自由党应负责。加通社资料图片   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穆迪(Moody's)周四宣布,调低安省的信贷评级。 据加通社报道,穆迪报告指,由于安省2018-2019年度财政赤字高达145亿元,并且预计在未来几年将继续出现赤字,因此将安省信贷评级由Aa3降至Aa2。 穆迪机构表示,受到债务增加以及收入增长放缓的双重影响,安省债务负担的增长速度超过此前预期。 该机构称,预计在未来三到五年会继续面临加息的压力,使得安省受到更大影响。 安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将信贷降级的责任归咎于前朝自由党政府。 不过,穆迪机构就表示,安省现政府降低库房收入水平的措施,也加大了该省面临的预算压力。 综合报道

安省财政问题严重 123亿赤字创十年新高

■■韦特曼警告,如果省府不大量削减支出或提高税收,未来赤字可能更高。加通社   综合报道 据安省财政监管机构公布的数字,本财年省府预算赤字为123亿元,尽管比此前省财政厅长的预估少12亿元,但是未来数年预算赤字可能会更高,除非省府大量削减支出或者提高税收。 据《星报》消息,安省财政问责官(Financial Accountability Officer)韦特曼(Peter Weltman)周一发表报告称,2018-2019财年的预算赤字是自2011-12财年以来最高的,主要原因是项目支出大幅增加和整体收入下降。 韦特曼称,他最新计算出的123亿元赤字数字,比在春季大选前的预测多出5亿元,这与经济预测更疲弱以及省府的一些政策决定有关,如取消碳排放和交易项目(cap-and-trade)、推翻一些增税政策等。 韦特曼在报告中预测,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政策改变,安省下一财年的财政赤字估计为151亿元,到2022-2023财年将增加至164亿元。 韦特曼称,尽管省府未透露计划何时平衡预算,但已经做出承诺不会增税。如果福特政府要实现在不提高税收前提下,于2022年大选前达到预算平衡,那么项目支出的年增长率需控制在1.2%。 韦特曼指出,尽管取消碳排放和交易项目帮省府节省19亿元,但针对年入3万以下人士的新减税计划,将让省府损失5亿元的收入。而低收入个人和家庭的税务优惠(LIFT)是福特政府具标志性意义的竞选承诺之一。

六成加国人盼联邦消灭赤字平衡预算 不在意与美国拼减税

■■最新民调报告显示,近六成国民认为联邦灭赤平衡预算来得更重要。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根据民调公司Nanos上周五(26日)发表的民调报告显示,近六成国民认为联邦政府灭赤平衡预算来得更重要,但约有三成国民则指联邦政府应不惜财赤也要去资助政府项目。 Nanos Research受《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委托,于上月29日至本月4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访问了1,000名18岁或以上的加拿大民众,查询他们更看重联邦政府平衡预算,或是认为联邦政府应不惜财政赤字,也要投资政府项目? 联邦政府较早前公布,今后5年财政赤字,将会由190亿元下降至120亿元。 民调结果显示,58%受访国民表示联邦政府消除赤字、平衡预算来得更重要;33%受访者却称他们认为联邦政府应不惜财赤也要投资在政府项目;另有9%受访者称他们不肯定。 以省份地区分析,对联邦政府平衡预算更看重的受访民众,最多是来自草原省份(64.8%),其余依次是安省(58.4%)、卑诗省(57.6%)、魁省(56.9%)及大西洋省份(49%)。 在性别及年龄因素方面,认为联邦政府平衡预算更重要的受访者当中,男性比例(65.6%)高于女性(51.2%)。这看法亦最广受年长人士认同,55岁或以上的受访人士之中,多达62.2%均持有此立场,其次便是35至5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59.2%),以及18至34岁年龄层的受访人(51.4%)。 对与美国拼减税意欲不强 此外,该项民调亦就加拿大个人税率及商业税率应否高于、低于美国或是与美国看齐的问题,向受访国民进行征询。 在个人税率方面,36%受访者认为加国税率应高于美国,20%受访者指加国税率应低于美国,33%则称加国税率应与美国大致相同,12%表示他们不肯定。 在商业税率方面,28%受访人士说加国税率应高于美国,14%受访者称加国税率应低于美国,47%就谓加国税率应与美国大致相同,11%指他们不肯定。 Nanos Research指出,美国政府近期降低了商业及个人税率,加拿大商界称联邦政府也应削减商业及个人税,以确保加国经济维持竞争力。但批评者则指,减税会导致用于政府服务的联邦库房收入降低。 Nanos Research从上述录得的民调数据分析认为,加拿大民间对将商业及个人税率下降至低于美国的意欲并不强。事实上,加国国民反而更有可能说本国税率应该高于而非低于美国,尤其是在个人税率方面。

福特政府想改善财政赤字?变卖LCBO等省产可赚快钱

■■安省酒类管制局为报告建议出售的省属公营公司之一。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由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一项支出审查,鼓励他出售包括安省酒类管制局(LCBO)在内的省属公营公司,以达到给省府赚快钱的目的。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份由加拿大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 Canada)撰写的报告称,政府应该最大限度地发挥省属资产的价值,包括在业务需要时考虑将其“出手”。报告还称,安省目前可以通过出售全部或部分持有的资产,包括政府商业企业(GBE)和/或拥有的房地产,来实现一次性变现。被安省归类为GBE的三家公营公司是安省酒类管制局、安省发电公司(Ontario Power Generation,OPG)和安省博彩公司(Ontario Lottery and Gaming)。 报告指出︰“采取果断行动是将安省置于可持续财政基础上的唯一出路。这样的机会不应导致非自愿的失业,而是关注效率和效益的改善。” 库务主席称未排除任何建议 福特政府内阁成员、安省库务委员会(Treasury Board)主席贝瑟兰福韦(Peter Bethlenfalvy)昨日发布了上述报告。但他既没有承诺按照报告的任何建议行事,也没有将任何一项建议排除在外。他表示将迅速采取行动,斟酌各种选择并找到前进的道路。 ■■安省库务委员会主席贝瑟兰福韦称,将斟酌各种选择采取行动。CBC   福特政府刚宣布本年度的财政赤字,根据大选前自由党提出的预算,赤字预料达到150亿元。福特还在设立一个调查赤字的立法委员会,他称之为“安省历史上最严重的政治丑闻”。福特政府将本次审查称为政府支出的“前所未有逐行审计”。但该安永本身则表示,其报告实际上并不是审计。 该报告还敦促政府重新考虑社会福利计划的普遍性。指目前有许多福利计划,在没有经过任何经济评估的情况下实施,也就是对支付能力考虑不足。 福特在竞选期间承诺,任何公共部门工人都不会失去政府职位。但是他没有排除省级机构的私有化。该审查报告也警告说,抛售赚钱的公营公司会对财政产生长期影响。 安省新民主党副党领辛格(Sara Singh)表示,该报告显示,保守党政府正在为扩大私有化奠定基础。她提醒,第一电力公司(Hydro One)被视为公共资产被出售后,发生的混乱可作为前车之鉴。 前自由党省府 开支15年增5成 省府周二公布核数报告发现,前政府15年内开支增加超过五成。有注册药剂师表示,现时的青年免费药物计划出现滥用,有节省开支空间。 报告发现,前政府在15年内开支增加55%,整体开支升幅比人口增长多1.9%。省府表示,要改变政府运作模式,包括现代化及探讨如何确保拨款能提供给最有需要的人。安省库务委员会主席贝瑟兰福韦周二举例,当局正在探讨,为24岁以下省民提供免费药物的OHIP+计划,能否在毋须削减服务及裁员下,都可以节省数以百万元。 注册药剂师周林生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该计划未必能惠及最有需要人士。这计划连2元垫底费都毋须支付,比长者药物福利更好。不少受惠于计划的儿童家长,都有公司保险计划,可以支付药费。但现在就由纳税人去承担,原本是保险公司的开支,因为省府现在包药费,保险公司不再承担支出。他估计,约有3%至5%的病人是这种情况。虽然比率不高,但由于现时药费高达数以10亿元计,若能从中节省5%,可望节省不少钱。 OHIP+计划遭滥用 他认为,该计划有改善空间。省府可以要求省民首先用尽父母的公司保险所承担的药费,如果不够才由省府承担剩余开支。他认为,省府要设法减少OHIP+开支,否则滥用的机会就会很大。 周林生续称,虽然现时滥用情况并不严重,但自从推出计划后,估计整体生意额增加约2%至3%。他举例,哮喘药的喷雾药L型辅助器,用量增加了很多。部分病人由于政府支付,就算未坏,都要多一个备用,升幅40%至50%。另外,有医生怀疑较早时过敏救命笔EpiPen的短缺,是否也由于OHIP+的关系。周林生表示,自从计划推出后,也多了病人换取更多EpiPen来傍身。EpiPen销量增长30%至40%,当中估计约20%至30%是由于OHIP+的缘故。此外,病人的暗疮膏用量也上升。 但他承认,就算省府日后规定要先用父母保险药费计划,也未必能杜绝这些滥用情况,唯有靠教育公众。 他认为,省府也可设每年药费500元上限,以防滥用。如果有个别儿童患重病,需要更多药费,可由医生确认病人需要更多资助,以提高限额。(特约记者杨婉文)

安省财政赤字高达150亿 省长福特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

■■福特要成立特殊委员会调查省府财政赤字问题。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前朝自由党政府的财政赤字金额已更新为150亿元,福特政府表示,要为此成立特别委员会展开调查。 安省省长福特周一表示,特别委员会将寻找证人、搜集证据,以调查自由党政府的财政赤字如何从69亿元涨至150亿元,还包括资金流向与使用的掩盖伎俩。 福特还声称,委员会共有9位成员,其中6人为进步保守党省议员,3人为新民主党省议员,他们将在11月1日发表中期报告,12月13日提交最终报告。 因为前朝自由党省长韦恩(Kathleen Waynne)曾估算财政赤字为69亿元,但上周五公布的新版财政赤字报告显示达150亿元,因此福特指责自由党在财政问题上撒谎。 福特炮轰自由党员变富有 福特还声称,自由党党员在韦恩领导下变得更为富有,但未指出具体涉嫌谋利人员。安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也表示,自由党倚靠会计技巧掩盖实际财政赤字。 安省审计总长利诗(Bonnie Lysyk)表示,自由党曾不适当地把教师及公务员的退休金计算为省府资产,并把安省公平电费计划(Fair Hydro Plan)的开支排除在外,因此导致金额有误。而自由党政府专家组称,其计算方法无误。韦恩表示,金额变化只是对于审计方法观点不同所致,因此无需调查。 报道还称,费德利的赤字报告中计入了自由党曾承诺的免费日托、延长医药及牙科治疗计划的开支,但其实该计划已被福特取消。但并没有计入省选时承诺的减税预算,因此最终实际赤字金额可能低于150亿元。

加国联邦新民主党怎么了?财政赤字创16年来最高纪录

■■由驵勉诚领导的联邦新民主党,本年至今已筹集了220万元资金。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国联邦新民主党(NDP)财政情况于去年开始就不断恶化,据该党的资产负债表显示,2017年度收支赤字创下了16年来的最高纪录,达310万元。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根据联邦NDP向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提交年度财财务报告表显示,2017年度创下的资产总值为620万元,负债总额超过900万元,赤字高达310万元。自加拿大选举局网站有该党的纪录以来(2001年起),这是该党财政状况最差的一年。 新民主党在2016年度,赤字为170万元。 在2017年度,该党收入为590万元,但开支高达720万元,营运赤字达140万元,是2016年营运赤字的一半。 加拿大选举局于今夏初公布其他党派财政表现,当时据报告显示,保守党于2017年在筹款方面表现明显优于自由党,银行存款和年度资产负债表均显示盈余。 相较其他党派,新民主党获得选举局许可,能够延期公布财政报告。 NDP:未计入全部资产 据联邦新民主党发言人科尔(Guillaume Francoeur)向CBC表示,财务报告并未涵盖该党派旗下所有资产,财务报告表并未考虑位于渥太华市中心的杰克莱顿大厦(Jack Layton)不断增值,这幢大厦是新民主党总部,如果加上这座大楼,使得实际资产净值,将会达到正数。科尔表示,在2015年大选之后几年表现不佳,但随后新民主党财政情况逐渐呈上升趋势,随着迈入大选年,这些趋势都会得到改善。驵勉诚(Jagmeet Singh)于去年10月成为新党领,接替前党魁唐民凯(Tom Mulcair)。 在2017年度最后三个月中,驵勉诚担任该党的掌舵人。此外,今年新民主党的财务情况报告将于明年夏天发布,具体数据届时将在2019年联邦大选前公开。

震惊!多伦多未来7年 将现14.2亿赤字!

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府经理华莱士(Peter Wallace)周一发表财政报告,指市府未来7年将面对14.2亿赤字。下届市政府将面对财政短缺,市政服务有可能因此削减。 下月将卸任市府经理,并到渥太华出任库务委员会秘书的华莱士,提交这份这份迟来的财政报告,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负责的行政委员会将需要于下星期一,检讨报告。 华莱士的报告预期,2023年开始,市议会将面对14.2亿财政压力。在赤字预算不合法,以及过去8年承诺维持地税升幅不高于通胀的情况下,预期未来市议会不得不面对现实,削减服务以减少开支。 须削服务以减少开支 报告预计,2019年市府财赤将达3.88亿,2020年升到7.3亿,2021年则攀升到9.61亿。报告同时期望多伦多楼市继续向好,并预期市议会将继续调整地税升幅不超过2%通胀水平。但地产业界则对前景抱审慎态度,未敢肯定市道不会下滑。报告指出,即使如此,市府仍未能维持现水平的市政服务。 报告计算,要维持服务水平,市府需要9亿经费,还不算300亿未获拨款的计划。报告警告,市府的管治理念,与实际财政状况差距愈来愈大。 该报告建议,各部门大幅减省人手、成立类似安省基建厅(Infrastructure Ontario)的机构,直接监管市府公共资产、倡议省政府改善发展拨款审批,量入为出、积极考虑将多伦多电力公司(Toronto Hydro)及多伦多泊车管理局(Toronto Parking Authority)私营化。 华莱士亦提到,除了节流,市府亦应开源,包括已经被韦恩政府否决的嘉甸拿高速公路(the Gardiner Expressway)及当河谷高速公路(Don Valley Parkway)道路收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