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日 04:44:3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集体诉讼

微软集体诉讼和解 你最高可以拿到250元赔偿

【加拿大都市网】截至上周,一些加拿大人已经能够在有关微软公司和微软加拿大公司的集体诉讼中提出索赔。 根据法律文件,微软公司从事了他们所谓的“反竞争行为”,导致其操作系统自1988年以来价格上涨。 根据诉讼明细,被告微软公司与卑诗省、安省和魁省的法院已经达成和解协议。 扣除各种费用,如税费和各家律师事务所的费用,总和解金额为40993.61万元。 要符合条件,你必须是2016年5月25日之前成为加拿大居民,并且在1998年12月23日至2010年3月11日之间购买了微软软件许可证。 这包括微软生产的一系列软件版本,包括Word、Excel、Office(包括任何更新版本)或MS-DOS软件或Windows操作系统的版本。 任何购买了包含任何此类软件的计算机的人也可以提出索赔。个人最高索赔金额为250元。(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新闻) 点击申请网站查看详情 (ref: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microsoft-is-in-a-class-action-lawsuit-in-canada-you-might-be-able-to-claim-money)

你能拿到Facebook的1000元赔款吗?两名加拿大人展开集体诉讼

【加拿大都市网】两名Facebook用户正代表数十万加拿大人寻求损害赔偿,这些加拿大人的个人数据可能被不当用于政治目的。 卡尔加里居民Saul Benary和Karma Holoboff提出的集体诉讼,要求联邦法院命令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加强安全措施,以更好地保护敏感信息并遵守联邦隐私法。 它还要求为通过应用程序分享信息的大约62.2万加拿大人每人支付1000元。 去年4月,隐私专员Daniel Therrien和他的卑诗同行Michael McEvoy发现了Facebook程序上的重大缺陷,并呼吁加强法律保护加拿大人。 在调查之后,有报道称,Facebook让一个外部组织使用一个应用程序来访问用户的个人信息,然后一些数据被传递给了其他人。 这些信息的接收者包括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该公司曾参与美国的政治活动。 这款名为“这是你的数字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应用程序曾鼓励用户完成一个性格测试,但收集了更多关于安装该应用的人的信息,以及他们的Facebook好友的数据。 报道称,全球约有30万名Facebook用户添加了这款应用,导致其他约8700万人的个人信息可能被泄露,其中包括约62.2万名加拿大人。 隐私专员们认为,Facebook未能获得应用用户及其朋友的有效且有意义的同意,违反了加拿大公司管理隐私法,而且它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 "保障措施不足"。 尽管Facebook公开承认在 "剑桥分析 "丑闻中存在 "重大失信行为",但它对报告的调查结果提出了质疑,隐私专员们也表示Facebook拒绝执行他们的建议。 因此,隐私专员Therrien在2月份发起了联邦法院诉讼,要求法官宣布Facebook违反了加拿大隐私法。 而Facebook则要求法官推翻监督机构的调查结果,该监管机构认为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宽松做法使得个人数据被用于政治目的。 Facebook曾多次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加拿大用户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共享。 不过, Benary和Holoboff在向法院提出的申请中称,他们在2018年4月被Facebook告知,他们的信息 "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被披露给剑桥分析公司"。 两人随后向隐私专员Therrien的办公室投诉了他们信息被不当收集和披露。 去年10月,隐私专员通知Benary和Holoboff他们有权在联邦法院进行申诉。 申请通知要求法院将该诉讼认证为集体诉讼,并宣布Facebook有义务根据《个人信息保护和电子文件法》保护他们的信息。 Benary和Holoboff的律师没有发表评论。 Facebook尚未在法庭上对集体诉讼申请作出回应,也没有立即对该申请作出评论。(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cp24.com/news/two-canadians-launch-class-action-lawsuit-against-facebook-alleging-misuse-of-personal-information-1.5163959)

华裔告蒙特利尔银行 联合诉讼索赔5000万

27个蒙特利尔银行(BMO)客户入禀法院,控告该银行的股票部门及华裔财务顾问,在未获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把千万元积蓄放入高风险的交易账户,令他们损失惨重,要求5,000万元赔偿,预计法院明年审理。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在两宗独立的法院案件里,来自大约12个家庭、包括华裔的27个人士向满银财务顾问刘育杰(Yujie Jared Liu,译音)提出诉讼,声称因为对方疏于管理他们投资账户而令他们蒙受损失,因此合共要求赔偿5,000万元。自2004年以来,刘育杰一直在满银利时证券(BMO Nesbitt Burns)担任财务顾问和投资组合经理。 当中部分客户看到投资金额少了50%至80%,损失金额由60万元至1,600万元不等。 该两宗诉讼均于上月向法院提出,与讼方除了刘育杰之外,还有满银利时证券及刘育杰的女儿刘彻丽(Cherry Liu,译音),指满银利时证券缺乏合规监督,而刘彻丽也是投资顾问,并于2019年5月因为父亲向银行请假,而接管父亲的客人账户。 诉讼声称,满银有责任监督刘育杰和刘彻丽,对原告账户的管理,以确保为客户进行的所有投资,均适合客户的要求和符合客户的投资目标。 银行称建议适合客户投资目标 满银发言人加玛尔(Paul Gammal)表示,向客户提出的投资建议,都是以适合客户的投资目标,包括风险承受能力作为方向。他在发给《环球邮报》的电邮中续道,“我们坚持我们的建议,要知道投资时存在市场波动的风险,我们正在积极捍卫这些做法。由于诉讼进入司法程序,所以现时不宜进一步置评”。刘彻丽把所有《环球邮报》的查问转交给满银,而刘育杰没有回应任何查问。 该两宗诉讼的客人声称,在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刘育杰推荐了一个新投资策略,表示“在保本的同时得到合理投资回报”。可是,不久之后,客户发现,他们的投资被投放在涉及卖空债券高风险策略中。 原告指未征同意进行保证金交易 根据法院文件,原告指刘育杰还建议客户以进行保证金交易,在某些情况下,对方没通知他们或征得他们同意。诉讼称,对方没有告知客户这是高风险投机策略,这与他们的低风险投资目标不一致。 原告之一的李云(Cloud Li,译音)表示,他在2017年起负责管理父亲账户,并在当年开始用刘育杰为父子二人的投资顾问,而他和父亲一向是保守的投资者。李云称,父亲一直把储蓄存入一个高利息储蓄账户,直到2017年末。到2019年中,根据新的投资策略,父亲的账户亏损了100万元。 李云在接受访问时说,父亲信任刘育杰,并依靠对方建议,而父亲就是基于对对方的信任,签署了一份协议,不过由于父亲不懂英语,所以从来没了解过协议内容。 代表原告的律师行Rochon Genova LLP称,原告被告知该投资策略提供了“无风险收入”,而许多客户之所以选择刘育杰,主要因为对方会说普通话,而他们不懂英语,要签署的投资文件又是英文,对方又没有与他们一起审阅文件。 原告又指控刘育杰在未经他们的同意下,更改投资风险文件,又或在签署文件后进行修改。满银将在10月31日之前提交答辩书,预计法庭将在2021年审理。 上述指控迄未在法庭上得到证明。

10年前峰会被捕示威者 1650万与政府和解

(■■图为2010年6月27日,警方在多伦多市中心拘捕示威者。CityNews) 2010年6月在多伦多举办的G20峰会期间,警方采取大规模行动拘捕了上千示威者,引发被捕者的集体诉讼。控辩双方现终于以1,650万元达成和解协议。 据CityNews报道,代表集体诉讼人的律师周一表示,该协议是在经过10年的法庭程序和与多伦多警队的谈判之后达成的。根据和解协议,被捕者将根据各自情况,每人获得5,000至24,700元的赔偿。该集体诉讼代表了在事件中被捕的大约1,100人。 律师透露,协议内容还包括警方公开承认大规模拘捕和示威者被拘留的条件,以及承诺改变未来处理示威活动的方式。此外,对那些被错误拘捕的人士,其警方纪录也将被删除。 为加史上规模最大拘捕行动 2010年提起该诉讼的古德(Sherry Good)认为,和解协议“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正义”,她希望今后言论自由权能得到更好的尊重。古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当时她和另外400人被防暴警察突然包围,并在倾盆大雨中被扣押在一处街角长达4个小时。恐怖的经历让她一直感到发冷,且永远改变了对警察的看法。 多伦多警方未立即回应对和解协议的置评请求。该和解协议仍须由法官审查和批准,相关听证会定于10月19日举行。 2010年6月,多伦多主办了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有许多公众示威活动举行,提出了气候变化、全球化和贫困等议题。虽然数以千计的示威者采取了和平方式,但仍有一些示威活动伴随着蓄意破坏。 当时多伦多警方做出的反应,是在市中心的数个地点包围了几组示威者,以防暴警察为警戒线,将他们扣押了数小时,其中许多示威者后来被转移到一处临时拘留所。这次拘捕行动被认为是加拿大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星岛综合报道

Google违法追踪「无痕模式」 集体诉讼索赔50亿

部分网民会用浏览器的 “无痕模式”去搜寻较私隐的资料,但近日Google被集体起诉索偿50亿美元(约67.78亿加元),涉违法追踪使用“无痕模式”者的资料 ,侵犯数百万名网民的私隐。  美国加州圣荷西联邦法院周二接获控诉,据纽约时报报道,不论用户是否点击了Google上的广告, Google会通过Google Analytics、Google Ad Manager及其他应用程序和网页插件收集用户数据,从而了解用户的日常,例如朋友、爱好以至是最私密的事情等。诉讼文件指,Google违反加州当地一项法律,要求双方一致同意才能阅读及了解私人通讯内容。 Google发言人卡斯塔内达 (Jose Castaneda)称会反击相关指控,并指他们已明确指出,即使运用“无痕模式”,网站仍有可能收集相关浏览信息。

新斯高沙枪击案 死者家属集体诉讼索凶手遗产赔偿

■■比顿早前出席一个纪念他在枪案中被杀害亡妻的活动。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上月发生导致22人被杀害死亡的新斯高沙省枪击案,其中一名女死者丈夫,联合其他死者家属提出集体诉讼,要求从枪手遗产中取得赔偿。 周二递交的法庭文件显示,有关集体诉讼是由枪击案死者家人入禀,被列出为原告代表是一死者的丈夫比顿(Nicholas Beaton)。女死者为护理机构Victorian Order of Nurses员工克里斯汀(Kristen Beaton),她是在4月19日上班途中被杀害,当时她怀有身孕。比顿现时成为夫妇俩的3岁儿子主要监护人。 比顿向CTV电视台表示:“他(枪手)带走太多东西。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金钱是不能弥补,而是公义,但此时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代表家属的律师皮尼奥(Robert Pineo)向科尔切斯特县(Colchester County)新省最高法院入禀该集体诉讼。他称:“有三个群组受到独特的伤害。” 赶在枪手遗产遭冻结前兴讼 这三个群组分别是死者家属、伤者,以及于4月18日至19日在枪击案中财物遭到破坏的人,当中包括死去宠物的人。 皮尼奥解释为何这样快便提出集体诉讼,原因是枪手的遗产有可能被法庭冻结,而集体诉讼至少可以向受到伤害的人作出部分赔偿。 皮尼奥指枪手的同居女友将不会包括在集体诉讼内,因为她很有可能透过遗产认证(probate),成为遗产其中一个申请者,与其他集体诉讼申请者有利益冲突。现时枪手的遗产仍未由遗产认证法庭处理。 皮尼奥称,如果没有人提出遗产认证,下一步将向法庭申请为枪手遗产指派一名代表,以及申请冻结有关财产。他指很可能在下周进行。 皮尼奥与比顿均指枪击案受害者家人都希望透过集体诉讼,可以给予他们一些答案,也在某程度上令枪手为他所做的罪行担上责任。

加拿大真人秀制作商 遭集体诉讼索赔三千五百万

(■■真人骚《极速前进》片段。CBC) 加拿大真人秀(reality TV)制作公司Insight Productions,面临3,500万元的集体诉讼,该公司被指拖欠员工薪酬。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Insight Productions,制作过多部美国真人秀的加拿大版节目,包括《极速前进》(Amazing Race Canada)和《老大哥》(Big Brother Canada)等,并制作过由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原创的《冰刀之战》(Battle of the Blades)。 涉拖欠员工加班费及假期薪金 代表媒体员工的工会CWA/SCA表示,该宗诉讼是代表Insight的现有和前雇员,以及其承判商,索取欠薪赔偿。 诉讼指,Insight拖欠数百名员工的加班费、假期薪金和公共假期补偿金,原因是Insight与员工签订的合约,不符合安省《就业标准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的规定。上述指控未经法庭证实。 Insight声称,该宗诉讼提出的指控“毫无根据”,该公司将对指控进行“全力抗辩”。Insigh行政总裁布伦顿(John Brunton)周一发表声明称,为吸引业内优秀人才加入,该公司一直为员工提供优厚的薪酬、安全和公平的工作环境,以及事业提升机会。 在2018年10月,另一间多伦多真人秀制作公司Cineflix,同样亦被指违反安省《就业标准法》。 该宗诉讼仍在审理中,代表原告的律师菲茨帕里克(Sean Fitzpatrick)表示,加国的真人秀制作公司,经常要求员工每星期工作六至七天,又拒绝支付加班费,员工在公众假期工作,也没有获得应有的补偿。

LifeLabs客户资料泄露案 面对另一项集体诉讼

加拿大医疗化验公司LifeLabs就较早时遭到黑客大规模攻击事件,再面对另一项集体诉讼,而今次是在卑诗省最高法院。据CTV报道,由卑诗省民塔拉尼(Anna Belle Tharani)代表提出的诉讼指,在发生黑客入侵之前,LifeLabs未有“充足做好保安措施”及“安排员工接受足够培训”。同时,该公司更应该在事件发生后尽快通知客户。 2019年11月1日,LifeLabs通知卑诗资讯与私隐专员(BC Information and Privacy Commissioner)有关客户资料可能外泄。不过,直到2019年12月中旬,公众才获悉事件。 延误通报致面临额外风险 上述诉讼称,该公司延误通报,导致客户可能面临“额外和不必要的损害风险”。LifeLabs尚未就此案提出抗辩声明,也未有回应CTV的提问。 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曾经解释,该公司要求给予一些时间,然后才把事件公开,好让他们可以确保其系统安全,并且不再遭受二次攻击。LifeLabs承认受到黑客攻击和勒索,估计有多达1,500万个客户的个人资料可能外泄,其中卑诗省约有500万个客户。 较早时,有律师代表5个客户向安省高等法院提出集体诉讼,索偿超过11.3亿元。综合报道

红牛集体诉讼合解 全加拿大人都可以申请赔偿

针对红牛的集体诉讼刚刚结束,你现在可以注册,获得一小笔赔偿。 这起针对红牛的诉讼始于2017年。这起集体诉讼声称,红牛没有如实陈述,也没有告知消费者“摄入红牛所固有的危险”。法院直到今年7月23日才做出决定,迫使红牛向加拿大消费者作出赔偿。 负责此案的律师Joey Zukran来自LPC Avocats,他告诉Narcity,现在人们可以在网上申请赔偿。 你可能想知道你能拿到多少钱。在本案中,裁决规定,“2007年1月1日至2019年7月23日期间在加拿大购买或消费红牛能量饮料的所有加拿大居民最高可获得10元。” 可以说10元不是很多钱,但是,嘿,它比你现在拥有的多10元!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红牛喝,甚至如果你那段时间内只喝过一次,想要分享这次的和解赔偿。请在2019年10月14日东部时间下午5点前,在线提交您的电子邮件地址。 Zukran还告诉Narcity,当所有的索赔申请都收到后,案件将于2019年12月17日回到魁北克高级法院。在那里,他们将获得和解听证会的批准。之后,会发出通知,通知人们填写索赔表,以便获得他们的赔偿。 如果你打算申请索赔,请注意不需要购买证明。但是,你必须提供一个日期和一个大致的地方,以此证明你在规定的时段内购买了红牛。 而且,每个人只能申请一份,所以即使你每天都喝红牛,你也只能拿10块钱。但话说回来,钱就是钱! 要申请集体诉讼的索赔,加拿大人可以点击这里提交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narcity,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加航涉滥收燃油附加费 正面对顾客的集体诉讼

一宗针对加拿大航空公司超额收取燃油附加费提起的集体诉讼,近日已获得魁省高等法院法官批准立案。一旦胜诉,在2012年4月至2014年11月期间乘搭加航国际航班的一些旅客,有可能获得赔偿。 据加通社消息,周一批准的该宗诉讼称,加航作为本国最大的航空公司,通过将某些航班的燃油成本增加一倍以上,来“非法向客户收取过多的费用”。 代表起诉方的律师Michael Vathilakis表示,加拿大航空公司歪曲了其所声称的收取附加费的目的,也就是所谓为了部分抵消航空燃油价格的波动。 涉及者多从魁省出发 Vathilakis向媒体解释说:“加拿大航空公司所做的事情是向乘客表示,他们将所收取的这笔燃油附加费,用来抵消燃油价格的波动,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由此获得了真正的利润。在多个案例中,他们收取的金额等于或高于飞行的全部燃料成本。” 该诉讼引用了一个例子,据称加拿大航空公司在2014年1月,向飞往巴黎航班的商务舱和经济舱乘客,收取的燃油附加费比航班的实际燃油费用高出105%。该航班上的每位经济舱乘客仅燃油附加费一项就支付了238元,根据加拿大航空公司的合同定义,该费用比实际应支付的多出了163元。 该诉讼文本显示,加航在该航班上获得了73,878元的燃油附加费,而不是应该收取的23,164元。加拿大航空公司与消费者签订的合同,只允许其最多可收取超过燃油费用33%的费用。 该集体诉讼涉及魁省的乘客中,凡在2012年4月至2014年11月期间,购买了除美国、墨西哥和加勒比地区以外目的地的国际机票的乘客。 加拿大航空表示不同意这些指控,并打算在法庭上极力捍卫自己的立场。

律师行代表600万加拿大人向Capital One提出集体诉讼

温哥华一间律师行代表600万名加拿大人,已向个人资料外泄的金融机构Capital One财务集团(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提出集体诉讼。 据加拿大电视台(CTV)报道,Charney Lawyers律师行的律师查利(Ted Charney)表示,Capital One的数据外泄可能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 除信用卡申请数据,包括电话号码、电邮地址、出生日期、自行填报的入息之外,黑客(Hacker)更能取得申请人的信贷分数、信贷额、欠款和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共23日的信贷交易资料。 客户身份或遭盗用 查利称,有关的账户资料高度敏感,如落入犯罪份子手中,可能会用作身份盗用或令受害人的信贷声誉受损。 报道指出,黑客自今年3月开始拥有这些数据,但目前仍未清楚黑客已售出、或在网上分发了多少资料。 加拿大私隐专员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Privacy Commissioner)表示,正调查最近涉及黑客的事故,包括于未获授权下,有100万个国民的社会保险号码(social insurance numbers)资料遭人阅取等。

安省6家汽车公司涉骗车祸受害人HST款 被起诉索赔6亿

■■泰勒(Shawn Tayer)四肢瘫痪,需要全天候护理,他每月从保险公司获得6千元护理费,泰勒的律师称,这6千元不应包括HST在内。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星报》独家获悉:安省6家汽车保险巨头涉嫌无视省级监管机构的一再要求,没有向车祸受害人支付或报销HST款项,因而遭车祸受害人集体诉讼索偿6亿元。 诉讼指,自2010年7月HST在安省推出以来,Intact、Aviva、Unifund Assurance、belairdirect、Certas Direct及Allstate等六家保险公司,采用“不公平的做法”,在某些个案中没有支付或报销医疗赔偿的HST,而在另外一些个案中,则在计算索赔者的赔偿限额时,把HST包括在内,这些做法均违反了监管机构多次重申的规定。 六家公司均被控,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在车祸受害人的利益之上。在集体诉讼中,代表原告的律师团成员之一哈特(Paul Harte)称,在这些公司购买保险的人都被骗了。 《星报》向六家保险公司均发出了采访请求,Intact、belairdirect、Certas和Unifund Assurance的发言人拒绝评论,Allstate则未有回应。 监管机构曾多次发布指南 Aviva发言人东戈(Fabrice de Dongo)拒绝就该集体诉讼发表评论,但在一份书面声明中指,Aviva一直并将继续遵循行业监管机构关于HST的规定。 代表保险行业的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IBC)拒绝发表评论,称因为案件尚未提交法庭。 该集体诉讼还剑指省府因为担心保险公司报复性地提高保费,而对保险公司的错误做法视而不见。省府早前已经承诺降低汽车保费。 负责监管安省保险公司及发放牌照的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FSCO)在此集体诉讼索偿案中,被指名为被告。 FSCO发言人爱德华斯(Malon Edwards)称,FSCO正在检视该项诉讼。 2010年6月至2016年6月间,FSCO向保险公司发布了十多项公告和指南,包括有关HST问题的要求。其中2010年的一份公告指,如果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要求HST适用于指南中列出的任何服务或费用,则HST应由保险公司支付。2015年的指南称,HST是一个税项,不应包括在法定事故赔偿(statutory accident benefit)的赔偿限额中。 加通社消息称,安省汽车保险公司近期麻烦不断。前两周省议会刚有人提出了两项私人议案,以阻止汽车保险公司按照客户的邮政编码,或电话号码来设定保费。 安省米尔顿的保守党省议员吉尔(Parm Gill)表示,这种做法意味着多伦多郊区的司机,支付的费率高于本省其他地区的人。新民主党议员古锐坦(Gurratan Singh)则要求FSCO拒绝批准不将大多伦多地区视为单一地理区域的风险分类系统。 ■■在6年前一宗车祸中腿部严重受伤的尼克森(Jill Nicholson),是针对Unifund诉讼的主要原告。星报   受官司影响 日后保费恐涨 对于6大保险公司官司缠身是否会影响到驾车人士的保费上涨的问题,加华保险专业协会顾问郑伟东昨日对本报表示,客户的保费可能会因此受影响。 他的解释是,保费是用来承担风险支出,如果保险公司当年所收取的保费,不能抵销其支出的费用,这其中也包括了应付官司的诉讼费用等,则第二年客户的保费就会上涨。如果本次集体诉讼令保险公司付出巨大的代价,就可能影响到汽车保险的上涨。 对于保险公司按照邮编制定保费标准一事,他认为在保险公司不能获得每一位驾车人士的个人驾驶纪录时,按照居住地的事故率来制定保费,是最简单和较为准确的方法。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如GPS设备可以记录每个司机的驾驶习惯后,按照个人的情况来决定保费,应该是最合理和精确的。 本报记者

Facebook大量泄露用户资料 加国用户发起集体诉讼

■■大量脸书用户的个人资料,近日遭黑客盗取。美联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脸书(facebook)有5,000万用户资料可能外泄,加拿大用户向该家社交媒体巨擘发起集体诉讼。该公司昨股价下跌2.02元至162.44元。 facebook上周证实,全球约有5,000万用户的资料遭黑客盗取,另有4,000万用户的资料存在被盗用风险。负责该项集体诉讼的多伦多律师行Charney Lawyers PC表示,facebook有责任确保用户资料得到“适当的保护”。 由于facebook最近再传受到黑客攻击,欧盟正考虑向该公司罚款16.3亿美元。facebook的工程师在9月25日发现遭黑客入侵,公司也在9月28日证实此事。黑客据报透过用户的存取票券(Access Token),盗取用户资料。 此外,facebook在2017年7月开始使用的一种视频上载工具,亦遭黑客入侵,盗取用户的私人资料及贴文,黑客并透过如Instagram、Etsy及Spotify等的第三方网站,取得用户的个人资料。受影响的facebook用户被系统自动登出,他们在重新登入后获悉,户口资料遭盗用。 facebook称,没有迹象显示,用户资料被不适当使用。facebook加拿大分公司周一表示,不会就事件进一步评论。

Ticketmaster炒高票价牟取暴利 已摊上集体诉讼官司

■■Ticketmaster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展示其售票软件。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星报》早前揭露售票代理公司Ticketmaster抬价牟取暴利,有律师向该公司发起集体诉讼。 位于利斋拿(Regina)的Merchant Law Group律师事务所证实,将向Ticketmaster发起集体诉讼。该律师行早前已就Ticketmaster抬高票价的问题发起集体诉讼,在《星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以隐藏摄影机揭露Ticketmaster聘请专人炒卖门票后,律师行将该事件包括在集体诉讼中。 律师行主管梅尔康(Tony Merchant)周六接受访问时表示,他们也知道有人炒卖门票,但没有掌握实质证据,《星报》和CBC的调查报道把过程拍下来,成为了非常有利的证据。梅尔康指出,向Ticketmaster提出的索偿额可能高达1亿元。另一方面,美国的Hagens Berman律师事务所在其公司网页,广邀曾购买被Ticketmaster抬价门票的人士登记,参与集体诉讼,索取应得的赔偿。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罗特文管理学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副教授鲍尔斯(Richard Powers)指,如果说Ticketmaster管理层不知有人炒卖门票,实在无法令人相信,即使他们连声否认,恐怕很难洗脱嫌疑。

”特朗普大楼“官司未了 买家集体诉讼要求收回按金获准

■■特朗普(中)在2012年出席大楼的剪彩仪式。星报 综合报道 安省法院批准一宗针对特朗普酒店公寓的集体诉讼。买家向建造该物业的公司Talon International提出诉讼,要求取回他们在该家五星级酒店公寓套房上支付的按金。 该座原名“特朗普大楼”(Trump Tower)的建物,有261个酒店单位,以及118个住宅单位,但该栋大楼去年已改名为阿德莱德酒店(Adelaide Hotel)。该大楼本计划在2009年3月建成,但后来延迟至2012年1月才完工。该项集体诉讼案只涉及酒店单位业主,审讯时间估计最少需要3年。 律师韦纳(Mitchell Wine)表示,该项集体诉讼可能涉及最多150个酒店单位买家,他们要求取回按金,金额估计达3,000万元。 韦纳代表多伦多居民佩尔绍德(Ashleka Persaud)提控,佩尔绍德与丈夫为一间售价91万元的单位支付了22.75万元的按金。 法院资料显示,买家指发展商夸大酒店的收入潜力,并低估或不披露开支。酒店单位每晚收费550至600元,但入住率非常低,像佩尔绍德般的买家每月亏损4,000至5,000元。

加国伤障退伍军人集体诉讼 联邦政府愿付1亿庭外和解

■■加拿大受伤退伍军人,向联邦政府提集体诉讼,渥京同意庭外和解。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自由党政府已同意支付1亿元,以作一宗涉及伤障退伍军人的集体诉讼的庭外和解费用。该宗诉讼源于有部分伤障退伍军人的福利金遭追回(clawback)。不过,上述庭外和解方案仍需联邦法院批准。 根据渥京这项庭外和解方案,约1.2万个伤障退伍军人,可获得2,000至50,000万元不等的额外补偿。 由于联邦政府目前还面对其他同类的诉讼,因此也可能继续采取庭外和解方式解决。 据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奥里根(Seamus O'Regan)表示:“我相信有关和解方案可公平解决纷争。随着这宗诉讼即将落幕,加拿大政府现正致力改善对退伍军人和家眷的服务。我也相信今次决定显示,渥京会确保退伍军人享受更多应得福利。” 不满渥京扣减老兵入息补助 在2014年,一批低收入受伤退伍军人入禀法院,控告联邦政府以他们已获得伤障福利为由,追回他们原来所享受的入息补助。 据了解,该些受伤的退伍军人声言,渥京自2006年4月至2012年5月期间,扣减了他们的低收入人士入息补助,因此违反他们不受歧视的权利。 联邦法院已排期在今年12月审理上述诉讼,而控辩双方律师预料届时会建议法庭,批准渥京的庭外和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