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協助斯諾登香港藏身 斯里蘭卡家庭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

(■■凱拉帕塔一家四口周二到達加拿大。 Getty Images)

曾在2013年協助美國前特工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藏匿的其中一個家庭,獲准以難民身份前來加拿大定居,周二到達多倫多。

8年前,凱拉帕塔(Supun Kellapatha)和庫堤格(Nadeeka Kuttige)讓一名年輕美國人進入他們在香港破舊的家中,從此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那個美國人正是斯諾登,曾經是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合約員工,於2013年6月在香港將美國國家安全局關於稜鏡計劃監聽項目的秘密文檔,披露給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被指泄露高度機密的政府文件,一直遭到美國當局全球通緝。斯諾登最終逃到俄羅斯,並在當地居住至今。

在2013年,一名與斯諾登合作的滿地可律師,安排斯諾登藏匿在香港的7名庇護申請人家中,包括凱拉帕塔和庫堤格一家以及其他家庭當時協助匿藏斯諾登兩周,他們的角色在2016年爆光之後,備受壓力。

經過律師及為他們提供私人擔保的非牟利組織多年的努力,凱拉帕塔和庫堤格,以及他們的孩子Sethmundi和Dinath,終於被接受為難民,周二啟程前來加拿大。

申請難民庇護5年終獲批

這個斯里蘭卡家庭是在他們申請難民庇護5年後被接納,兩年前還有另外一對來自香港的「斯諾登難民」被接納到加拿大,其中一人實際上是凱拉帕塔的女兒。

在2019年,羅德爾(Vanessa Rodel)及其女兒凱納(Keana)獲准以難民身份前來加拿大定居,成為本國接納的最早一批「斯諾登難民」。斯諾登當時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對於母女兩人獲得難民資格,感到欣慰。斯諾登回憶道,羅德爾在香港的住處非常狹小,雖然他們十分貧困,但仍願意幫助他,並與他分享僅有的資源。

難民組織For the Refugees的律師塞甘(Marc-Andre Seguin)表示,對凱拉帕塔和庫堤格一家來說,來到加拿大感覺如釋重負。他們不再談論過去,而是期待未來,幾周之後的萬聖節,他們的孩子將有生以來第一次外出討糖。

但行動還沒有結束。當時協助斯諾登的最後一名難民申請人,斯里蘭卡裔的庫馬拉(Ajith Pushpa Kumara),仍在等待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部的消息,儘管該難民組織幫他們提交的申請是同時遞交的。

出於隱私原因,移民部拒絕對個別案件發表評論。星島綜合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她把租赁汽车先回购再卖出轻松赚了3千元

香港女移民过斑马线被撞死 众筹机票父母来加送别女儿

研究称注射屋对瘾君子有效果 建议全国各地增设站点

加拿大80岁富豪性侵8名女子指控被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