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17日 星期日 10:32:0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投機與空置稅(七)——出租這把鑰匙怎麼用?

今天講一下另一個重要問題:出租! 出租是豁免投機與空置稅的重要方法。這幾乎是一把萬能鑰匙,不管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衛星家庭,留學生家庭以及其他外國人,通通適用。 關於出租,法律做了很多限制說明,這些說明大家在報紙上,網站上或者朋友圈裡,都可以看得到。這裡就不再贅述了。 下面說的兩個問題,是大家不太看得到的。 第一個問題:租多少算出租?就可以免投機與空置稅? 如果是整個房子全部出租,那沒問題,肯定免稅。 問題是,好多人不可能把房屋全部出租啊,自己還得住啊! 那出租多少呢?把地下室出租算不算?把樓上出租算不算?說得極端點,我家就是兩個卧室的公寓,我就把其中一個卧室出租,算不算? 特別是最後一個極端問題,我在講座的時候,有聽眾在現場提出來,我也是張大嘴巴,答不出來。為什麼,這麼細的問題,法律裏面沒看到啊。 但這是個現實問題,需要有答案啊。於是我回來後,就給BC省投機與空置稅辦公室寫郵件,兩周以後,他們回了!報紙版面所限,沒法刊登原文,大家有興趣,可以到我的微信公眾號里查看(搜索微信公眾號:闕建華Robert,或者掃描文後的二維碼)。可以查看到問和答的全文。 基本上來說,出租部分房子是可以豁免整個房子的。出租的是獨立出入部分肯定沒問題。但是具體到只出租一個房間,回信郵件說,請參考出租管理法案的第四條。於是我趕緊找到出租管理法案,找到第四條,裏面內容多,但是關鍵和大家有關的就一條:租客不能和主人共享衛生間或者共享廚房。只要滿足這一條,就可以豁免。 第二個問題:如何證明自己的房子出租了? 我認為,省政府如果要查是否真的出租,除了讓房主提供出租合約以外,還最可能要房主提供報稅表。因為如果有房子出租,必須在報稅表上有所體現的。有租金收入,但是沒有在報稅表上申報,這是說不過去的。 這個問題對大多數需要報稅的公民,永久居民,甚至衛星家庭都不是問題。但對於留學生家庭,或者還沒有身份的外國人,一般都沒報稅。即使有房屋出租,很多人也傾向於不報稅。但投機與空置稅出台後,一方面為了免稅,你需要申報出租。但另一方面,你房屋的租金卻沒有向加拿大稅務局申報。這就會成為一個隱患。需要引起這部分家庭的注意。 如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掃描下邊二維碼,關注我的公眾號。 如果想來聽講座,也請掃描下面二維碼。報名參加講座。 若想了解更多內容,請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我的公眾號。 如果你是太空人家庭(一家兩制或者衛星家庭),想要了解更多投機與空置稅,以及該如何應對,可掃描下面二維碼來參加我的講座。 *本文內容由客戶提供 闕建華 Robert Que  家庭財富管理專家 電話:778.996.1908  

投機與空置稅(六)—— 最可能的誤讀,投機與空置稅兩個重要的問題

投機與空置稅,我寫了五篇文章,講了多場講座。但是有兩個問題,引起的爭論很大,而且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到,哪一篇文章對這兩個問題有清晰明確的表述。這兩個問題非常重要,而且容易產生誤解,稍一不慎,可能踩到雷而不自知。所以大家要多加小心。 第一個問題:如果一個家庭被定義為衛星家庭,也就是說,夫妻雙方,一方在加拿大報稅,是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另外一方不在加拿大報稅。而不在加拿大報稅的一方在當年掙了這個家庭大多數收入,這個大多數收入沒在加拿大申報,這樣的家庭被定義為衛星家庭。 這個衛星家庭在加拿大有且只有一個主要居所。但這個主要居所的產權100%為加拿大報稅的配偶擁有,這個配偶和孩子一直住在這個房子里。另一個配偶的名字根本就沒有出現在產權證上,房產跟他就沒關係。 請問:加拿大報稅的配偶需要交投機與空置稅嗎? 我在第一次講座的時候,就有一位觀眾提出了這個問題。我當時的意見是:應該要交。理由很簡單,主要居所豁免中,公民與永久居民豁免,但衛星家庭是被排除在外的。 沒想到這位聽眾有備而來。馬上拿出了法律的一個條款:如果兩人按比例擁有一套房產,要交稅,兩人按比例交。如果一方不交稅,另一方要交稅,那交稅的一方也是按照比例交。(她說的沒錯,法律確實有這個條款) 接着她說道:我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每年報稅。而且一直住在這個房子里,百分之百擁有產權。按照永久居民主要居所可以豁免,我不用交稅。而我老公因為不報稅所以需要交稅,但是他的產權比例為零。所以按比例他交稅為零。所以這樣說下來,其實我們家不用交稅。 她說的有沒有道理? 後來我才知道,我的好多客戶,以及很多朋友發過來的其他微信圈討論的內容,都說這種情況不用交稅。所以,你如果屬於這種情況,請注意下面的文字。 當時我給她做了一個假設:假如你說的情況是正確的。那麼,凡是衛星家庭,房產上有兩個人名字的,一定會立刻想法轉成一個人名字。雖然在有貸款的情況下,在銀行方面轉移會有困難。但是每年2%是一個重稅,有困難他們也會想法克服。最終省政府收不到衛星家庭這部分稅,這違反省政府出台這個政策的初衷。 第二,如果你說的情況是正確的,其實政策只需規定:稅務居民名下主要居所按所佔比例免稅,非稅務居民名下主要居所按所佔比例交稅。就可以結束了。根本無需把衛星家庭這個概念列出來重點說明並區別對待。 但當時剛剛法律出來,大家都在讀解。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是如果那位聽眾朋友說的是可行的話,會推出不太可能的結論。 我回來後,嘗試給省政府專門負責投機與空置稅問詢的地方發了一封郵件,沒想到,兩周以後,他回了,明確說明,以上情況,要交投機與空置稅。 所以如果你或者你的朋友,有以上這種情況。而且誤認為自己是不用交稅的,請千萬提醒他們注意。 限於版面,這兩個問與答的郵件沒法在報紙上刊登。不過,我會把原文在我微信公眾號里貼出來。如果有興趣看,可以在我微信公眾號里看到(搜索闕建華Robert,或者掃描下面二維碼) 另一個問題下期再說。 若想了解更多內容,請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我的公眾號。 如果你是太空人家庭(一家兩制或者衛星家庭),想要了解更多投機與空置稅,以及該如何應對,可掃描下面二維碼來參加我的講座。 *本文內容由客戶提供 闕建華 Robert Que  家庭財富管理專家 電話:778.996.1908

投機與空置稅(五)——對留學業的打擊

據加拿大國際教育組織發佈的國際留學生的報告,到2018年,加拿大的國際留學生超過50萬人。 這些國際留學生主要分佈在兩個省份:安大略省和BC省。 留學業是一個非常好"境內出口"的生意。 為什麼叫"境內出口"? 我們以加拿大的牛肉為例,想要出口到其他國家,其實是非常麻煩的。首先要把牛肉運送出境,還要經受別國的各種檢驗,而且還要向別國交上關稅,才能進入其他國家,到達國外消費者手中,收到錢,完成出口。大多數的商品都是這樣,要出口,都得在境外完成。而且所有麻煩事情都是由加拿大的賣家完成的。 而留學這門生意完全是反向來的。留學生自己要過語言關,或者要達到一定的考試要求,然後花錢把自己運送到加拿大來,雙手奉上留學費用。這可是完完全全的出口生意,只是在加拿大境內就完成了。而且所有的運送通關等麻煩事情都是由國外的買家留學生自己完成的。 你說這項生意相對於其他出口生意來說,好不好? 留學生到加拿大來,可能不僅僅是他一個人來,也許還帶着他的爸爸或者媽媽,這就是陪讀爸爸或者陪讀媽媽。甚至爸媽一起陪讀的也有。他們來到加拿大,除了交留學費用,吃穿住行,都得消費。在加拿大,消費即交稅。他們交稅,對加拿大人來說,當然是好事。好多留學生家庭也會買房,大多數買房也是方便學習,或者方便一家人居住。買房就會買配套的傢具電器等,這也是消費,當然也交稅了。而且他們每年還交房產稅。最重要的是,他們交了稅,加拿大的各種福利,他們作為外國人,也沒法享受。 所以,留學,這麼好的生意,政府應該小心呵護,鼓勵發展才是。 但BC省投機與空置稅的推出,直接打擊了購房或想購房的留學生家庭。你想,一般房產稅約為房屋價值的0.25%~0.3%。而投機與空置稅,對他們來說是2%,接近房產稅的十倍。這麼高的持有成本,作為留學生會怎麼想?當然更願意租房而不是買房。本來還可以徵收他們房產稅和配套的消費稅。現在一分稅也收不到了。 而那些一定要買房的留學生,他們可以選擇安大略省,或者可以選擇美國,為什麼一定要在BC? 所以,這不是把留學這麼好的生意,往外面趕嗎? 如果對兩套以上的房徵稅還情有可原。但對留學生,一套住房也征投機與空置稅,想不通有什麼好處。 若想了解更多內容,請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我的公眾號。 如果你是太空人家庭(一家兩制或者衛星家庭),想要了解更多投機與空置稅,以及該如何應對,可掃描下面二維碼來參加我的講座。 *本文內容由客戶提供 ...

「朋友妻不可欺」 全球首富貝索斯的世紀風流債價值690億

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因搭上老友的老婆,與糟糠之妻麥肯錫結束廿五年婚姻,離婚的代價將會是天文數字,令他失去全球首富的寶座。 結婚是花費高昂的玩意,就算普通人動輒也要一百數十萬元。但比起離婚只是小巫見大巫。網上零售巨擘亞馬遜創辦人,全球首富貝索斯不理「朋友妻不可窺」的古訓,因搭上死黨的老婆與糟糠之妻麥肯錫結束25年婚姻,離婚的代價將會是天文數字。 貝索斯或許會悔不當初,沒有跟麥肯錫簽下「婚前協議」,致令今天仳離,所簽的一紙離婚協議書,價值隨時高達690億美元,即約5285億港元!這不但分掉他一半身家,就連頭上「全球首富」的光環,也會因這筆「世紀風流債」而不保。 撰文:韋寧 攝影:路透社 當了貝索斯背後的女人四分一世紀後,貝索斯與麥肯錫兩人突然宣布離婚:「在經歷了一段愛的探索和嘗試分居後,我們決定離婚,繼續我們作為朋友的共同生活。」 促使二人這段婚姻畫上句號,是貝索斯搭上第三者。而「小三」主角是霍斯新聞台前主播,49歲人妻珊翠絲。親特朗普的八卦小報《國家詢問報》報道,貝索斯與珊翠絲的地下情始自大半年前,很快便打得火熱。 去年4月和5月,貝索斯施展攻勢,向當時還未與丈夫分居的珊翠絲髮放「露骨」短訊傳情。 《國家詢問報》的攝影師甚至聲稱拍攝到他與珊翠絲14天內最少做愛6次的照片。 ▲珊翠絲的老公是好萊塢著名經紀人Patrick Whitesell,二人與貝索斯原是好友。 而令事件更為「juicy」的是,珊翠絲的老公是好萊塢著名經紀人Patrick Whitesell。近年亞馬遜大舉進軍傳媒,貝索斯因而與Whitesell夫婦成為好友。有傳貝索斯聘用珊翠絲當機師,幫他的BlueOrigin火箭公司拍攝空中鏡頭,實行近水樓台。 然而紙包不住火,貝索斯「搭上」朋友老婆的地下情很快傳到麥肯錫耳中,最後離婚收場。有傳媒引述貝索斯的姑姑說:「當貝索斯在職場上奮鬥,向上爬的時候,麥肯錫陪他經歷了很多事情,理應得到回報。若果不能如願,她便會把他最骯髒的醜事張揚出來。」 朋友妻不可欺 貝索斯和麥肯錫在華盛頓州定居。根據州政府規定,夫妻雙方一旦無法達成離婚協議,他們在婚姻過程中所積累的任何財產和債務,都要由法院平均分配。 由於貝索斯與麥肯錫結婚後才創辦亞馬遜,故貝索斯所持有的亞馬遜資產,便要預留一半分給麥肯錫。到時貝索斯便要讓出其全球首富地位,跌至富豪榜第五位;麥肯錫則有可能一躍成為全球首席富婆。 據統計,現時貝索斯的身家超過1萬億港元。倘若財產均分,麥肯錫有望分到最多大約5000億港元的資產,成為「史上最昂貴的離婚」,遠遠打破特朗普老友永利創辦人史提芬永利第二次離婚中被分掉約10億美元身家。 而亞馬遜股東最大憂慮,除了麥肯錫可能分掉貝索斯一半家產外,還會令他在亞馬遜的持股量急跌,繼而影響公司運作,甚至未來發展。 在美國,一般情況下富豪離婚多數會選擇將房產或其他資產留給配偶,避免將股票分給對方。但貝索斯的情況比較「弔詭」,因為其大部分財富都是來自手上的亞馬遜股票。 貝索斯現持有16.3%,合共8000萬股亞馬遜股票,占他的身家九成八。由於比率太高,一旦要平分財產,貝索斯必須讓出手上很大部分股權​​,令其持股量急降至8.15%,削弱他對亞馬遜的控制權。 現時亞馬遜的第二大股東是基金Vanguard,持股量5.8%。有法律專家認為亞馬遜或許須要重整架構,採用類似同股不同權的方式,確保貝索斯在股權被攤分後,仍然擁有足夠的投票權。 控股權搖搖欲墜 除控股權不穩外,股東還擔心這宗世紀離婚案,會涉及冗長的離婚訴訟程序,或會消耗貝索斯的精力,身家大縮水亦可能令他變得保守,對創新投資多了顧慮,從而影響公司的長遠發展。 貝索斯和麥肯錫的愛情故事於1992年開始。當時她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並受聘於紐約對沖基金D.E. Shaw出任行政助理,在那裡與比她早6年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貝索斯結識,很快打得火熱。 幾年前,麥肯錫受訪時形容「那真是一見鍾情」。兩人1993年結婚,翌年搬到西雅圖,亞馬遜於同年誕生。 成功的男人背後往往有個成功的女人。放在貝索斯和麥肯錫身上,實在是一個真實寫照。有人形容在二人25年的婚姻中,原本立志成為小說家的麥肯錫,一直扮演亞馬遜的忠誠大使,且是公司創始時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94年麥肯錫駕車前往西雅圖,旁邊就是貝索斯,那時二人結婚不久,正為初生的亞馬遜制定商業計劃。麥肯錫本身是亞馬遜首位會計,直接參与公司從一家小型網上書店,搖身成為今天的跨國電子商務巨企,也是史上第二家市值超越1萬億美元的公司。 富豪靠「婚前協議」 力保身家 ▲「婚前協議」是不少富豪自保身家的法門。報業大亨梅鐸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時損失不多,有傳這跟雙方早已簽下「婚前協議」有關。 全球首富貝索斯與結婚廿五年的妻子麥肯錫宣布「世紀離婚」引起鬨動,類似超級富豪的離婚個案其實不少。不過他們比貝索斯深謀遠慮,就是跟老婆簽定「婚前協議」,避免離婚後慘被分身家。 當中表表者要數軟件公司甲骨文創辦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他曾是全球第五大富豪,雖然離婚4次,但遠比貝索斯幸運,因為他不用跟另一半分身家,靠的就是「婚前協議」。 埃里森首次離婚時仍然是窮光蛋一名,分無可分。第二次離婚時,妻子選擇把獲分配的公司股份,以500美元售回給公司。第三任妻子也沒有太多甜頭,因為兩人結婚前一刻,埃里森帶來一紙「婚前協議」:「要麼簽協議,要麼便不結婚了。」結果離婚時埃里森力保不失。身經百戰的埃里森,在第四次婚姻結束時,也能全身而退。 ▲亞馬遜與蘋果是兩隻市值首度突破萬億美元的科技股,近日因各自的問題累股價大跌。 「婚前協議」可說是富豪的自保法門。報業大亨梅鐸與第二任妻子安娜和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時損失都不多,公司的股權結構也沒受影響。有傳這跟雙方早已簽下「婚前協議」有關。

拼多多「血腥一夜」 重大漏洞「羊毛黨」牟利

▲有網友表示,凌晨3點多被喊醒,去拼多多「薅羊毛」,只需支付4毛錢,就可以充值100元話費。 網上圖片 中國知名電商平台拼多多網絡APP於1月20日凌晨爆出重大漏洞,用戶可無條件領取100元人民幣(下同)優惠券,吸引用戶大撿便宜。拼多多發現後緊急關閉漏洞並即刻向警方報案,稱是遭黑客入侵所致。網絡上盛傳拼多多一夜損失200億元人民幣,但拼多多澄清僅約千萬元。 東方航空突然出現大量0.4折機票 2018年11月17日,東方航空官方APP、網站突然出現大量0.4折機票,當日午間,東航即發表回應,稱此次「白菜價」機票於系統維護時售出,所有支付成功並已出票的機票均為有效。 小米原價599元的商品只需要0.01元    2018年4月,小米旗下的米家有品商城也曾出現過價格Bug:原價599元的商品只需要0.01元就可購買。但因為所購商品都是實體物品,平台發現Bug時商品也還未寄出,最終,米家有品提供的解決方案是取消訂單並贈送用戶優惠券。 騰訊18元視頻會員0.2元就能買    2017年末尾,騰訊視頻出現重大Bug,原9折優惠的18元一個月視頻會員,0.2元就能買。騰訊視頻緊急關停續費通道,宣布全額退款並回收該活動開通的會員天數,為表歉意還贈送了額外3天VIP時長。 拼多多重大網絡漏洞 拼多多1月20日凌晨被爆料出現重大網絡漏洞,用戶可領100元無門檻優惠券。網友表示,有大批用戶開始「薅羊毛」,一個晚上200多億都被拿來充值電話費。 拼多多方面稱,「有黑灰產集團通過一個過期的優惠券漏洞盜取數千萬元平台優惠券,進行不正當牟利。」拼多多相關新聞發言人則表示:「沒想到在系統沒有任何資料安全漏洞的情況下,灰黑產還能利用規則漏洞薅走總價值數千萬元的優惠券。」據《證券日報》報道,拼多多稱,平台已在第一時間修復漏洞並報警,公安機關已經介入調查。 有用戶被強制退款 據網絡上流傳的真真假假的截圖中顯示,有用戶稱熬夜藉助漏洞充值了幾萬元話費,更有消息稱拼多多一夜之間被薅走200億元。 但這一資料隨後被拼多多方面證偽,拼多多新聞發言人表示:「真的沒有200億元,深更半夜的,全國人民全部起來每人薅十塊錢,大家覺得可能么?」該人士表示:「羊毛黨剛散,亡羊補牢中,已向警方報案,最終還能追回不少,實際資損大概率低於千萬元。」 拼多多直到20日上午9點才將相關優惠券全部下架,並私信向大量領券並兌換使用的用戶表示,這種行為已經違背服務協定,希望如數歸還,否則將在14個工作日內,提起訴訟。對於平台是否會追回損失的問題,拼多多回應稱,目前平台正對涉事訂單進行溯源追蹤,並將根據警方調查結果對相關訂單做出最終處理。 一些用戶20日晚稱,自己用優惠券購買的商品被拼多多「強制退款」。許多網友表示,目前帳戶內的100元無門檻券已被拼多多官方回收。網友紛紛跑到拼多多官方微博抗議,有表示「欺騙消費者」「315見」的,但也有表示「本來就夠慘了,還要別人倒閉不成」。 律師稱或涉不正當得利 所謂的「羊毛黨」,是指那些專門選擇網絡的行銷活動、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換取高額獎勵、收益的人。 「羊毛黨」的獲利行為,一般被人稱為「薅(意同拔)羊毛」。 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許峰介紹,如何定義此次拼多多用戶「薅羊毛」的行為,還要看拼多多方面的用戶協議是如何約定的。律師解釋,如果是平台合理的讓利,那麼用戶「薅羊毛」是合情合理的。至於通過「薅羊毛」手段獲利上萬元甚至十幾萬元,「那麼用戶也不會認為是正常讓利,可能屬於不正當得利。」拼多多協定的用戶守則明確將「使用拼多多平台外掛和/或利用拼多多平台當中的BUG來獲得不正當的利益」列為禁止行為。 在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看來,用戶「薅羊毛」對於拼多多而言或許並非是壞事,「羊毛黨口口相傳能夠有效進一步傳播拼多多的品牌,薅羊毛的說辭也符合拼多多的品牌定位。」 網民狂歡  呼朋引伴 半夜搶券 拼多多出現超級大漏洞,部分職業「羊毛黨」發現這點後,開始呼朋引伴,叫上身邊的朋友,一起去重複領取。有網友表示,凌晨3點多被「喊醒」,一起去拼多多搶優惠券,「只需支付4毛錢,就可以充值100元電話費」。有網友一個晚上,充值話費百餘次,每次為100元,花費0.4元。也有網友利用這項漏洞,給自己儲備十幾年的電話費。 以用戶聯合薅商家羊毛模式起家的拼多多,這次成了被薅羊毛的目標。據澎湃新聞報道,僅僅半天時間,這一漏洞就經過層層轉發,很多「吃瓜民眾」在睡夢中醒來也獲得了鏈接,免費或者以幾毛錢領到100元話費充值優惠券,並成功充值。 根據網友曬出的截圖,此次拼多多的100元無門檻券為「全場通用(特殊商品除外)」,有效期為一年。有網友稱,這一優惠券可以「重複領取」,並且充值了上萬話費。得知消息後,很多人也準備趕緊「薅羊毛」,但他們來晚一步,10點之後領取優惠券的方式失效了。 家住上海的王先生20日說,上午10點不到,他收到別人轉發給他的二維碼,通過該二維碼可以直接進入拼多多的優惠券頁面,直接領100元無門檻券。隨後他只付了4毛錢,成功充值了100元話費。 家住河北的雷先生也領到了「福利」,他在上午8時許順利用15元加上優惠券購買的原價115元的某品牌堅果大禮包,還花了4.76元充值了價值108元的108個Q幣(用於騰訊增值服務的虛擬幣)。 不過,在傍晚的時候,雷先生堅果大禮包的訂單被拼多多強制申請退款。最終,沒有等到堅果大禮包,只收到15元的退款。雷先生聯繫堅果商家方面得到的回饋是:「這是平台處理的,我們沒有許可權。」雷先生之前充的108個Q幣,雖然已經顯示到賬,但在消費時,騰訊顯示「您的帳戶異常」,「我準備花15個Q幣的時候,一個都花不出去,現在帳戶被凍結了。」雷先生認為,「拼多多賺了,坑的是店家和消費者。」 漏洞背後原因 眾說紛紜 拼多多平台現巨大Bug,拼多多官方回復,此次事件是因為黑產利用了規則漏洞盜取了優惠券,而具體原因尚未得知。關於背後原因的傳言也眾說紛紜,這一損失究竟是人為操作失誤造成還是技術漏洞的影響呢? 有零售業技術提供商認為,這次事件的原因可能是程式開發問題,在開發時限制條件寫錯了,或者這個優惠券是測試資料,沒有及時刪除,「系統應該會對無門檻券進行設置,領券的對象會有針對性的限制條件,而不是平台每個帳號都能領,這個限制條件應該是存在漏洞。」 另一位電商平台的技術負責人判斷,現在黑產都是用程式自動監控各網站的優惠券,所以優惠券放出來後立刻就被發現了,「我覺得不能算程式bug,應該是人為操作失誤,同時也暴露了拼多多內部的流程不完善,審核有問題,無門檻券風險極大,很多平台都需要多級審批。一旦觸發相關預警機制,系統會自動給幾十個相關負責人發短訊通知。」 知道創宇反資訊詐騙專家潘少華則表示,過去,雖然其他平台也有出現過類似的bug,但像拼多多這種百元額度的大優惠券漏洞還是很少會發生,因為平台上這類大額優惠券都是需要層層審批的,一方面運營很少會配置這麼大額度的優惠券,另一方面大多數平台也都會有異常預警與差錯處理。介面新聞稱,這次如果拼多多無法向警方證明這次Bug不是平台自己的失誤而是黑產惡意的攻擊,除了那些有組織作案的使用了大量新註冊帳號的黑灰產薅來的羊毛可以通過法院的幫助討回,其他的損失,拼多多或許也只能認了。

馬化騰爆「小黃車」ofo瀕死之謎

ofo曾吸引到數十億美元的投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是ofo小黃車的運營主體,多個月前已開始傳出公司正面對巨大的現金流壓力。 過去幾年「共享經濟」大行其道,不少企業打正「共享」旗號,趁市場仍有「平錢」時四出口骨水。共享單車在中國一度風頭無兩,在2016至2017年間就出現了多達41家共享單車公司,連科網巨頭騰訊及阿里巴巴等都紛紛加入戰團。 然而市場競爭劇烈,各大共享單車企業初初都斗燒錢搶客,但久久未能變現,最後泡沫愈吹愈大,直到今年6月終於爆破,觸發倒閉潮,連行業龍頭「小黃車」ofo亦難倖免,最近傳出陷入財困,引來千萬人排隊要求退還按金,估計數目超過十億元(人民幣,下同)。 正當ofo四面楚歌,創辦人戴威更被執法機構「限制消費」之時,其對手「魔拜(Mobike)」投資者,騰訊主席馬化騰開腔,直指ofo死因「在於一個veto right(否決權)」 ,篤爆ofo因管理層混亂,最終帶「小黃車」踏上瀕死之路。 自2018年初起,市場已頻頻傳出ofo資金鏈斷裂。直到12月17日,ofo位於北京總部開始被大批民眾包圍,要求退發按金,加上在網上申請退款的用戶,估計超過1000萬人,以最低99元按金計,ofo最少都要準備十億,加上ofo早前將按金增至199元,即實際退還的款項肯定過十億。 騰訊主席馬化騰開腔,直指ofo死因「在於一個veto right(否決權)」,抨擊ofo因管理層混亂,最終帶「小黃車」踏上瀕死之路。 正當「小黃車」四面楚歌,其主要競爭對手「魔拜」的投資者,騰訊主席馬化騰在微信朋友圈中留言說︰「最近這麼多的分析文章,沒有一個說到真正原因……是一個Veto right(否決權)。」外界紛紛猜測,馬化騰所指是ofo內部管理混亂,創辦人戴威野心過大,過去先後拒絕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合併建議,令公司最終走上敗北之路。 ofo曾吸引到數十億美元的投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是ofo小黃車的運營主體,多個月前已開始傳出公司正面對巨大的現金流壓力。 退款金額過十億 兩大科網巨頭騰訊及阿里巴巴過去一直在科網投資上斗得難分難解,ofo背後有阿里巴巴做後盾,而騰訊則投資摩拜。然而ofo股權相當分散,董事局群雄割據,不少董事都有一票否決權,意味只要當中有一位否決議案,便令整件事「泡湯」。 2018年12月初,法院對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費令」,ofo創始人戴威(圖)不得坐飛機、火車軟卧,不能在星級賓館等場合消費,不能買房買車旅遊等。 據悉,ofo初期只有創辦人戴威、滴滴出行、經緯創投及金沙江創投的朱嘯虎擁有否決權,其後朱嘯虎將股份售給了阿里巴巴。歡聚時代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李學凌分析道︰「(ofo)有五個一票否決權,啥事都通不過,很多創業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設定,留下很多法律漏洞,這樣的情況下對公司來講可能造成致命傷害。」 有內地投資者直言戴威野心很大,不甘屈服,所以先後拒絕了滴滴出行、阿里巴巴及魔拜的合併方案。無獨有偶,內地《中國經濟周刊》早前引述一名ofo前員工Raven稱,2017年是ofo燒錢最癲之時,ofo及摩拜的投資者都意識到無論如何燒錢都無法打敗對方,所以在騰訊及滴滴提倡下,希望兩者合併,新公司由摩拜創辦人王曉峰及戴威出任聯合行政總裁,「老戴有一票否決權,他不同意,最後沒談攏!」結果,ofo董事局開始分裂,阿里及滴滴更出自家的共享單車,例如青桔單車、哈啰單車,反咬ofo一口。 2014年在北京成立的ofo,初期只限於在大學範圍內使用,直到2016年共享經濟大行其道,戴威帶領ofo殺出校園,市值曾一度達30億美元。據艾媒諮詢發佈的《2018上半年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監測報告》ofo及摩拜移動端活躍用戶分別近3000萬及2500萬人。 2017年初,ofo完成4億5000萬美元的融資,之後開始大舉擴展海外市場,相繼進駐21個國家及地區,達250多個城市,包括在香港投放近千萬輛單車。不過,隨今年環球開始「收水」,ofo燒錢「燒過頭」,海外業務在下半年大幅收縮。 創辦人多次否決合併 共享單車屬重資產行業,至今仍未有商業模式,一直只靠燒錢,雖擁龐大用戶群,但欠缺變現能力。 2018年4月,美團收購摩拜,而據美團的招股書顯示,單在4月份一個月內,摩拜已蝕了超過4億元,管理層其後更直言︰「無法保證摩拜未來有盈利!」 「其實這類初創企業,將按金收回來,再用錢賺錢,市場一收水,資金鏈好易出事,這是內地不少初創企業的問題,尤其系共享單車,要重資產,又要找人修理單車,又怕車被弄壞,人工成本都這麼貴,怎麼賺?」一名香港天使投資者稱。 多次併購被戴威否決,ofo今年初開始「缺水」,市傳戴威要找阿里巴巴求救,但阿里開出的條件是要完全控制ofo,作價更低至十億美元,只得高峰期的三分之一。 2018年3月又傳出ofo通過抵押旗下的單車,獲得阿里17.7億元貸款,雖然ofo並無承認,但數日後ofo公布新一輪融資,便是由阿里巴巴及螞蟻金服領投,金額約8.66億美元。以ofo每月基本營運要4至5億元計,上述資金最多可支持十個多月,但當中仍未計及大筆債項。 《界面新聞》2018年10月時引述一份ofo的負債表,顯示半年前ofo的整體負債達65億元。 ofo曾令戴威登上《胡潤八十後富豪榜》,現在卻要面臨爆煲邊緣,難怪他在內部信中直認,未能就對外環境的變化作出正確判斷,令公司整年背負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這幾天都經歷巨大的煎熬及壓力……但仍在痛苦和絕望中堅持!」 哈羅單車(Hellobike)2018年4月突然宣布在內地推出免押金騎行,令內地共享單車掀起淘汰賽。 引發社會問題 被批為偽共享 《經濟學人》曾將共享經濟定義為「在網絡上,任何資源都能出租。」而普遍學者認為,當中所指的資源是閑置資源。以單車為例,如果單車屬於個人,閑置時經網絡共享,才屬真正的共享經濟。然而如ofo這類大打共享旗號的公司,單車由集團所有,並非一般人的閑置資源,說穿了只是普通出租業務,加上新科技,例如二維碼或電子支付。 另外,各大共享單車企業為了爭奪市場,紛紛以「車海戰術」大量投入單車,加上監管不力,引至「交通阻塞」、「違反交通規則」、「壞車變廢鐵」等社會問題,內地更被拍到有大量棄置單車被運到堆填區等,香港亦有單車被拋入城門河,造成浪費而且污染環境。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