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6:44:2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拿大税务局

加拿大稅務局爆影子銀行 助富豪開離岸戶口避稅

(■■温哥华前律师夏普被指是“影子银行”主脑,透过开设过千间离岸公司,为富裕客户瞒税。 Youtube截图) 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的一份机密报告初稿显示,一家以温哥华为基地的“影子银行”,专为本国的一些富有客户,使用藏匿于离岸避税天堂的资金,来购买房屋、度假屋、汽车和机票等,并以贷款名义协助他们规避部分收入的税项,更利用律师信托帐户处理账目,阻碍税局进行调查。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获得的报告初稿披露,这家“影子银行”的幕后主脑为来自西温的前律师夏普(Fred Sharp)。据称,他的集团已秘密运作多年,目的是向当局隐瞒资金,其核心公司名为“公司行”(Corporate House),在世界各地的避税天堂开设了数十家离岸空壳公司和大量账户,每月以数千元雇用一些人,为这些公司掩饰门面,并在不知底蕴的情况下签发支票。 在2013年,集团曾于7个月内购买一批难以追踪来源的金币,价值高达800多万元。银行纪录显示,单在2010至2016年间,通过该集团本国账户流动的资金就超过3.38亿元,大部分为来自加勒比海岛国和瑞士的账户。 该份写于2018年12月的税局文件指,“公司行”可被形容为一家影子银行,因为它向客户提供类似银行的服务,例如收发资金、代缴账项及提供借贷等。它被设计成可以掩饰持有人的真正身份及活动,并令人难以摸清个中关系。” 该集团现已没有使用“公司行”之名,但未知有否以其他名字继续运作。 美国今年8月起诉夏普 夏普曾在2016年向外披露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和今年的“潘朵拉文件”(Pandora Papers)中被点名,指其透过成立离岸公司为客户逃税,被本国税局调查多年,但未有受到任何惩处。今年8月,美国公开了对夏普及其同谋的欺诈和共谋起诉,并对他发出拘捕令,指控他们长期营运仙股“拉高放货”(pump-and-dump)计划,并透过空壳公司作掩饰。美国证监机构对夏普及另外5人提出的民事诉讼,已导致他们的全球资产被冻结。 税局报告初稿指,一家上市矿业公司的行政总裁,使用公司行的服务来掩饰真正收入,通过在加勒比海岛国注册的空壳公司,向自己每月支付2万元“顾问费”,以取代矿业公司的发薪。这名客户在4年内只申报了很少入息,并透过“公司行”旗下多家公司,收取了超过80万元的所谓“贷款”。 “公司行”曾于7个月内,通过一名温哥华律师的信托账户,从离岸避税天堂转移了2,600万元。税局指,律师信托账户有免受审查的特权,因此被滥用。 其中一名受雇于该集团的人士向税局供称,他以集团旗下公司董事的名义,在不清楚用途的情况下签发多张支票,之后其签名又被人复印挪用,授权进行其他资金转账。“公司行”亦被指与一些代理人合谋,包括一对任职会计师的夫妇,并协助他们逃税和获取收益。 该集团在过去5年来,曾入禀对税局的调查行动提出超过80次挑战,指当局非法运用审计权力,作出实际上属刑事性质的调查,令相关的调查工作举步维艰。

加國大部分食品飲料不加稅 顧客可向政府申請退款

(■■加拿大税局回应称,大部分供人类消费的食品和饮料,税率应为零。资料图片) 加拿大税务局和卑诗省财政厅在回应朱先生买生肉被征税的个案时皆表示,大部分供人类消费的食品和饮料皆不应收取GST和PST,若被错误地征税,消费者可以向商家或税务部门要求退税。 本站相关报导:华裔沃尔玛买生肉被错误加税 疑大量顾客被坑 加拿大税务局(CRA) 发言人杜迪(Christopher Doody)表示,基本杂货的供应,包括大部分供人类消费的食品和饮料供应,通常为GST/HST的税率为零。不过,某些类别的食品和饮料,例如酒精和碳酸饮料、糖果以及休闲食品等除外,需要按适用税率缴纳GST/HST。 顾客可向当局申请退款 杜迪表示,未加工的生肉产品,即朱先生所购买的猪肉,属于基本杂货,因此是零税率。如果已经对零税率的物品支付了错误的税款,且错误支付的金额超过2元,消费者可以在两年内使用GST189表格申请退税。 卑诗省财政厅传讯经理洛伊(Sonia Lowe),也在一份电邮中回应称,省销售税(PST)和联邦货劳税(GST)不适用于人类使用的食品,酒精含量超过1%的饮品和碳酸饮料除外。如果客户支付了不正确的税费,错误收取PST的公司或企业应在PST付款之日起180天内将PST退给客人。 她表示,如果公司或企业拒绝退还PST,纳税人可以向财政厅申请退款。不过要在支付PST之后的4年内申请,但是财政厅不处理10元以下的退款。 在洛伊提供的省府网站关于PST的豁免列表中,不需缴纳PST的食品还包括面包、糖果、罐头食品、咖啡和茶、食用油、水果、蔬菜、口香糖、婴儿配方奶粉、肉、奶制品、非碳酸饮料、酒精含量低于1%的饮料、香料和调味料等,详情可登陆卑诗省府官网(https://www2.gov.bc.ca/gov/content/home)查看。 卑诗商誉局(BBB)的调查专员阿达尔(Oguz Ardal)也回应称,朱先生是对的,供人类消费的食品不应征税,他建议消费者向BBB投诉,不过由于加拿大沃尔玛的总部在安省,因此并不属于卑诗商誉局的服务范围。所有的投诉和评论均由安省的多伦多总部处理。星岛记者王学文

蒙特利爾男子偽造12名兒童信息領福利十年!

【加拿大都市网】蒙特利尔的一名男子十多年来为自己编造的孩子申请加拿大儿童福利。上周末,他承认犯有虚假或欺骗性陈述和伪造行为。 加拿大税务局在一份新闻稿中说,税务局的调查发现,2007年至2018年期间,Guerly Estimé通过为12名虚假儿童申领福利,获得了大约144821元。 Estimé周六在蒙特利尔法院认罪,并被判处两年有条件刑期和三年缓刑。 他还被命令偿还他骗取的福利。 税务局表示:“伪造记录和声明,故意不报告收入,或夸大支出,可能导致刑事指控、起诉、监禁和犯罪记录。” 这位蒙特利尔人并不是唯一一个因税务问题而被抓的人。根据加拿大税务局数据,在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有36起定罪,罚款总额超过500万。 新闻稿称,被定罪的人“因故意逃避总计10,902,950元的税款而被判刑”。在36项定罪中,有15人被判入狱26.2年”。(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montreal.ctvnews.ca/montreal-man-pleads-guilty-for-claiming-144k-in-government-benefits-for-12-fake-children-1.5647065)

網上銀行交稅變噩夢 稅務局說他欠賬四年

(■■引发今次问题的Desjardins Credit Union。CBC) 维鲁毕(Joshua Willoughby)是安省Killarney一间度假小屋和户外装备租赁公司的老板。四年以前,他开始使用网上银行向税务局(CRA)缴纳税款,以为这可减少他的麻烦,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专心经营公司,谁知这给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烦恼。 据CBC报道,维鲁毕经营的公司名为Widgawa Lodge。为他提供服务的是加鼎信用联盟(Desjardins Credit Union)。他通过这家信用联盟向税务局纳税,税务局却说他没有交税。他向这家信用联盟打电话,却在不同的客服代表之间来回折腾,找不到帮助他的人。 维鲁毕说,他在2016年,决定使用这家信用联盟的名为AccèsD的网上银行服务,目的是减少纸张工作,管理每日生意。 作为服务的一部分,他可以向税务局交纳合并销售税(HST),每年交了一次。 税局说从没收过税款 他说︰“我注册了我的CRA号码和其他事项,然后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各交了一次税。” 这些汇款总额约48,000元,从他的企业账户(business account)里汇出。他以为一切都没有问题,因为汇款被从他的账户里提走了。但今年二月,他收到税务局通知,说他严重欠款。 他和税务局一名代表交谈后被告知,他的汇款一直没有被收到过。 维鲁毕对网上付款是小心的,他打印了所有相关文件和付款证据。所以他把这些文件寄给了这名代表,让她看到他付了他的税款。 税务局给了他两周的时间,让他去加鼎信用联盟解决这个问题。 维鲁毕希望立即和该信用联盟自己的账户经理交谈。在此之前,他一直对这名账户经理的服务非常满意。但是,此时她不再是他的账户经理了。 这家信用联盟取消了账户经理这个职位,而是给顾客一个1-800号码,让他们给在满地可的客服中心打电话。 维鲁毕说,打这个号码时,每次都要等待,而且从来不会和同一名客服交谈,所以每次都需要把情况全部重新解释一次。 致电客服总是转来转去 他说︰“一家银行会发生这种情况,简直是疯了。”加鼎信用联盟的代表图尔科蒂(Jean-Benoit Turcotti)在给CBC的电邮里说,维鲁毕的案例是一个独立个案。 电邮说,向政府汇款必须要从公司账户里汇出,并要有两个签名。维鲁毕的企业账户只有一个签名,所以汇款并没有被转给税务局。客户随后会收到被告知需要两个签名的信息。 但该信用联盟网站上向税务局汇款的步骤里,并没有包括增加第二个签名。 至于维鲁毕账户里失踪的48,000元,这名代表说,根据他们的确认,钱并没有从账户里取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说钱已经从他的账户里取走了。” 维鲁毕说,该家信用联盟这样的回复是可笑的。但CBC介入查询后,该家信用联盟联系了他,表示愿意安排他和他的前账户经理会面。 维鲁毕在发给CBC的电邮里说,他从来没有收到过通知他需要两个签名的信息。 他说︰“加鼎没有任何人,哪怕录音电话都没有,在任何时候,采取任何方式,告知我需要两个签名。而与此同时,从2016年以来,所有没付给税务局的资金都在积累罚款,和按日计算的利息。” 星岛综合报道

稅務局警告報稅騙局 後果嚴重或判刑

加拿大税务局(CRA)发出警告,一些税务代表、协助他人准备报税文件的人,以及一些投资理财顾问,时下经常鼓励客户参与一种被称为“约期交易”(straddle scheme)的税务骗局,即以虚假的期货买卖合同谎报投资亏损,达到少缴、延缴或不缴税的目的。税局指这种逃税行为会面对严重后果,包括坐牢。 税局表示,在一般的税务骗局中,不法的个人或机构通常以减少纳税额为诱饵,游说客户参与,声称的方法主要是加大免税额或赚取免税收入等。不过也有设计更精巧的方式,令客人信服可以减少缴税。 以约期交易为例,一般会涉及外币交易。参与者要购买“远期合同”(forward contracts),同意在未来某一个日期以事先确定好的价格买卖资产(如外币等)。约期交易的帐面亏损,一般要涉及两份内容相似但结局相反的“远期合同”。其中一份合同的亏损由另一份合同的获利抵销。 骗徒通常会在某一年结清亏损的合同,然后在下一年结清获利的合同。这样做是要把本年应缴的税款推后一年,以取得延期缴税的好处。做法更为激进者,会每年都进入这样的合约中,令获利永远被新的亏损所抵销,从而达到逃税目的。 起疑即征询独立税务专家 税局表示,一些骗局设计了“退出策略”,从而可以永远逃避约期套购收益缴税。税局“认为这种交易是进攻型的。因为纳税人凭空创造出虚假的亏损,以减少应该缴税的数额”。退出策略往往涉及复杂的一系列投资行为,通常是由个人或团体进行的有组织税务诈骗。 税局警告民众不要卷入到类似的约期交易骗局中。纳税人在参与任何进攻型或高风险的活动时,应征求独立税务专家的意见。所谓“独立”,是指要从与这些交易本身或其推动者没有利益关联的税务专家。组织这些税务诈骗的个人或是团体,通常会向参与的纳税人收取费用。收费多少取决于远期合同上所显示、日后纳税人用以抵税的亏损数额到底有多大。 民众可匿名举报 税局指出,不仅是骗局的策划、实施者,参与类似不法活动的纳税者,都要面对非常严重的后果。包括被处罚,由法庭判决罚款,甚至坐牢。逃税与偷税漏税的行为,令政府没有资源展开惠及所有国民的社会保障服务。 税局表示,不论是自己处理,还是委托专业人士报税,纳税人都有法律责任,确保提供给税局的所有资讯真实准确。就算是请人报税,纳税人仍有责任保留所有的文件来支持自己的报税请求。遇到重大税务问题时,寻求获立、有信誉的税务专家提供意见。 民众若发现偷漏税的不法行为,可以登入网站canada.ca/taxes-leads或致电 1-866-809-6841举报。税局保护举报人的身份,民众也可以选择匿名举报。星岛记者报道

稅務局:報稅延遲可能導致遲收政府補助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CRA)指,如果今年迟了报税,或许未能如期领取政府的纾困补助,甚至要等候长达两个多月。  税局网站资料称,现在离4月30日尚有个多星期,国民有足够时间报税,虽然今年的情况较为复杂,很多人会首次发现有欠税款项,但准时报税仍是十分重要的,因为税局需要审核报税者的收入,以决定批核例如加拿大复苏福利(Canada Recovery Benefit,CRB)、加拿大复苏关顾福利(Canada Recovery Caregiving Benefit,CRCB)及加拿大复苏病假福利(Canada Recovery Sickness Benefit,CRSB)等各项由疫情衍生的政府补助。上述三项福利金的申请者须于2019年、2020年或申请前的12个月内,赚取到不少于5千元的收入,才符合资格。  CRA表示,由于这些补助是作为薪资的代替品,税局人员必须确定申请者符合资格,如果需要补交额外资料,从税局收到这些资料起计,可能需时长达8个星期来处理。   税局表示,如依时递交报税表,一般可于3至5个工作天内处理,但如以纸张表格递交,需时可能长达10至12个星期,现在有超过9成的国民,都选用电子形式来递交报税表。    V20

稅務局稱如被冒領CERB 納稅人無須負責

(■■税局表示,纳税人毋须对未经授权的CERB申领负责。 加通社资料图片) 最近数月以来,上万个纳税人的税务局账户被黑客非法利用,试图冒领加拿大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而且这个数目还在增加中。税务局表示,纳税人不需要对任何未经授权的申领负责。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31岁的多伦多男子切兹波克(Chris Chezepock)上周三早上致电加拿大税务局时,他本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电话,因为他只是要解锁在线纳税人帐户。但他不幸地发现自己的身份已被黑客盗窃,银行信息已被更改,有人以他的名字两次提交了CERB申请。 近几个月来,有近80万人的税务局账户因安全问题被税务局封锁,切兹波克是其中之一;有超过1万名纳税人的税务局帐户被黑客非法登入,试图使用盗窃来的登录凭证(credential)冒领CERB,切兹波克也是不断增加的受害者之一。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欺诈行为中有多少成功领取了CERB。不过税务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遭受身份盗窃攻击威胁的纳税人,将不需要对任何未经授权的CERB申领负责,税局也正在加强有关用户登录的安全协议。 专家指犯罪集团针对政府作案 网络安全专家希普利(David Shipley)表示,税局通过电子存入方式支付疫情支援福利金,这种方式已使之成为黑客攻击的明显目标。他说,税局如今已成了银行兼税务机构,但政府机构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投入,远远少于私营金融机构。 根据加拿大反欺诈中心的数据,去年有关身份欺诈的投诉较2019年几乎翻了一番,从8,641宗上升到17,032宗,在这些增加的投诉中,有超过五分四与CERB有关。 希普利认为,加拿大等国家预计会发生更多的网络袭击事件。很显然,有一个组织良好的犯罪集团或一系列犯罪集团,正针对政府犯案。星岛综合报道

17歲少女年收入1.7萬 稅務局追稅800萬?

(会计师霍根表示,一旦被税局收取了款项,纳税人要自行讨回并不容易。Phil Hogan/CBC)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多了与疫情有关的各项补助,今年报税会比往年较复杂,纳税人宜格外留神,否则可能会像卑诗省一名17岁少女那样,被税局追讨800万元巨额税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居于维多利亚市的布卡托娃(Alina Bukatova)是一名学生,2018年在咖啡店工作,赚到约17,000元,但税局指她年入达1,700万元,欠交800万元税款,之后更把她银行户口中的所有钱没收。 布卡托娃当年光顾一家全国知名的报税连锁集团来进行报税,她看过填好的报税表,一切看来没有不妥。因此,当她收到评估通知书,指她收入超过1,700万元以及有800多万元未缴税款时,觉得这数字太荒谬,认定这是骗局。她收过来自自动系统的电话,声称是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简称CRA)致电询问她的税款情况,由于电话内容与本国很多人熟知的“税局电话骗局”相似,因此未有认真处理。布卡托娃请教过任职律师的朋友,对方也同意这是骗局,所以没再理会。数个月后,当她尝试使用扣账卡(debit card)购买午餐时,发现银行帐户显示存款的结余为欠16元。她发觉被税局扣取了5,000多元积蓄,同时被指尚欠832万元税款。 布卡托娃向会计师霍根(Phil Hogan)求助,霍根认为这是明显的出错,但至今仍然不清楚发生了甚么问题,也找不出当初的报税表有哪些地方填错。 在获得布卡托娃的授权后,霍根与税局人员进行交涉,解释情况并提出调整错误,最后,布卡托娃拿回了被扣的款项,税款金额在她的钱被扣除的数个月后,终于得到更正。 霍根表示,“如果纳税人自己打电话给税局尝试解决问题,那将是十分具有挑战性的。因为一旦到了收款阶段,他们往往不愿意将其退回。” CRA表示,由于涉及纳税人的私隐,因此无法就有关个案的细节作出评论。CRA提醒纳税人,在收到声称来自CRA的可疑电话时,须保持审慎,但承认税局人员确实会致电查问纳税人的欠税状况。 CRA的网站提供了提示,指导纳税人如何确定来电是否属实,例如,你可以登录税局的网上账户,以确认你在信件或电话中看到的数字,是否与实际的税收评估相符。 纳税人须留意,如发现税款数字有问题,应在信件或网站上显示的日期前与CRA联络,否则即使最终证明是税局一方出错,纳税人也可能要自行承担有关损失。   V20  

驚人!稅務局明天將鎖80多萬納稅人的網絡帳戶

【加拿大都市网】据CBC报导,加拿大税务局表示,明天将封锁80多万纳税人的网络帐户。此前一项调查显示,一些用户名和密码可能被“未经授权的第三方”获取。 税务局表示,此举是一项预防性的网络安全措施。税务局之前在2月份也采取过类似行动,当时有超过10万个账户被锁。 "与2月份被锁定的账户一样,这些用户ID和密码并不是因为CRA的在线系统遭到破坏而泄露的。相反,它们可能是由未经授权的第三方,通过各种手段从CRA以外的来源获得的,"CRA在一份新闻稿中说。 点击查看本站此前报导的关于2月份CRA帐户封锁的新闻 该机构还表示,这种 “预防措施......可能会变得更加频繁,以保障纳税人的信息。” 税务局指出,外部数据泄露和电子邮件钓鱼是个人信息被黑的可能原因。 在数据泄露之后,用户名和密码等个人信息往往通过所谓的“暗网”在网上公开。“暗网”是互联网上只能通过一种特殊浏览器访问的部分。专家表示,在多个网站使用同一个用户名和密码组合的人,被黑客攻击的风险会增加。 CRA此举正值近年来最复杂的报税季之一,数百万加拿大人在领取COVID-19福利后准备报税。 锁定账户的下一步措施 税务局表示,受影响的纳税人的电子邮件信息将从他们的帐户中删除,并且无法使用该机构网站上的传统方法重置密码。那些尝试的人将收到一条错误信息。 受影响的个人将会收到关于如何重新获得其CRA帐户的指示。那些已经注册了CRA My Account电子邮件通知的人将收到电子邮件,而其他受影响的个人将通过邮局邮件收到指示。 CRA表示,个人也可以通过创建一个新的用户ID和密码,或使用不同的登录方式,比如使用他们的银行登录,重新获得CRA账户的访问权限。 受影响的个人可以访问该网页了解更多信息。 为了确保他们的个人信息安全,CRA鼓励所有使用其服务的用户采取以下措施: 在CRA“我的账户”中创建一个个人识别码(PIN),以帮助在以后与CRA通话时确认他们的身份。 注册电子邮件通知。 监视自己的账户是否有可疑活动,包括意料之外的账户更改。 定期更改密码。 保持账户信息的更新。 安装软件以清除计算机和设备上的恶意软件。 (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CRA確認今年有一些加拿大人收到了錯誤的稅單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CRA)已经证实,一些申请COVID-19福利的加拿大人今年收到了错误的税单。 这个错误影响到一些申领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CERB)的纳税人,但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偿还了补贴的纳税人。他们在意识到自己不符合资格或收到的钱太多后,退回了福利。 不正确的税单错误地列出,即使在2021年之前还清错拿的福利,申请人仍然拖欠该福利的税款(根据CRA的要求)。 虽然加拿大所有的COVID-19福利都是要交税的,但对于那些已经偿还的人来说,这些款项不应该被申报为应税收入。 在错误的税单上,CERB的还款被记入个人的T1分期付款账户,而不是他们的紧急福利账户。 据加拿大媒体通过CTV新闻报道,加拿大税务局表示,他们已经意识到一些税单上的错误。 不过,加拿大税务局表示,如果受影响的人通过电话联系该机构,这个问题可以 "妥善而容易地 "解决。 他们还证实,官员们正在积极主动地研究这个问题,并向那些被认为受到影响的人发放修改后的税单。(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CRA封超10萬賬戶 遭批未提供足夠信息

【加拿大都市网】纳税人申诉专员办公室批评,加拿大税务局(CRA)没有向被锁帐户的人提供足够资讯。 针对加拿大税务局(CRA)上周将超过10万名纳税人帐户封锁,仅对这些用户表示,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已从其帐户中删除,却没有给予任何解释。联邦纳税人申诉专员办公室(Office of the Taxpayers' Ombudsperson)周三指出,根据公开报告, CRA缺乏提供有关事件的信息,引发了纳税人个人和公众的担忧和困惑。 至于CRA在处理事件时是否缺乏沟通,联邦纳税人申诉专员波瓦洛(Francois Boileau)已经启动审查。 上周,全国许多纳税人陆续在社交媒体上披露其帐户中遇到“error 021”的讯息出现,指其帐户出现错误。CRA当时发出声明解释说,一些用户的帐户在内部分析发现可能遭未经授权人士侵入之后,作为安全预防措施进行封锁,并非税务局系统存在网络安全漏洞。受影响的用户可以在邮件中看到一封信,其中包含有关如何解锁其帐户的说明。 纳税人申诉专员办公室表示,已收到许多投诉,发现许多人试图联系CRA时遇到困难,无法解锁他们的帐户,或获取更多相关信息。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快檢查!加拿大稅務局凍結大批賬號 各個省份都有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已将一些纳税人拒之门外,它仅对这些用户表示,其电子邮件地址已从其帐户中删除,却没有给予任何解释。目前未知有多少纳税人的帐户受到影响。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数十名纳税人这两天陆续在社交媒体上披露其帐户中遇到“error 021”的讯息出现,指示其帐户出现错误。一些人说,他们花了几个小时等待咨询税务局服务热线,想让他们的帐户被解锁,但是却收到很少的信息或根本没有回应。 Daily Hive网站最早提到这个异常事件。一位用户贝尔(Jason Bell)说:“在搁置近3个小时后,电话线断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我的帐户、财务状况或身份被篡改。” 税务局发言人周二晚上告诉CBC,一些在网路注册帐户的纳税人可能会收到通知,表明其电子邮件地址已从帐户中删除。媒体关系代表杜迪(Christopher Doody)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这是“正在进行调查工作中作为安全预防的措施,而不是因为税务局系统存在网络安全漏洞。”他说,受影响的用户可以在邮件中看到一封信,其中包含有关如何解锁其帐户的说明。 对于调查的性质或为什么突然之间有这么多帐户被锁定的问题,杜迪并未立即回应。不同省份都有用户出现帐户邮箱被冻结的情况,而且并非所有人都申请了近期与疫情相关的补助金,因此未能得知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获得补贴的纳税人是否可以在其帐户被锁住时仍能获得补助金。去年,成千上万的帐户被盗后,税务局告诉受影响的用户,“将暂时停止发送任何款项,直到身份得到验证并且对其帐户访问权恢复为止。” 在魁北克省加蒂诺市经营儿童绘画服务和其他艺术项目的梅丝蒂芬(Félicia-MayStevenson)说,自己很担心这个星期领不到儿童福利金,因为整个帐户都被冻结了。 CRA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因为繁忙的报税季节来临,税务局已聘请更多代理商来回答税务方面的疑问。 图:星报 v01

疫情令報稅更複雜 稅務局投訴上升120%

(■■加拿大税务局今年将要面对一个繁忙的报税季节。资料图片) 加拿大纳税人监察专员星期日表示,收到民众对加拿大税务局(CRA)的投诉,与一年前相比陡然增加了近一倍。报税季节即将到来,税局应未雨绸缪,做好准备应对民众去年因新冠疫情冲击而造成各种复杂的税务情况。 加拿大纳税人监察专员办公室,是由联邦税务部长任命的监督加拿大税局服务质素、保障纳税人权利的部门,现任专员波瓦洛(Francois Boileau)去年10月走马上任。 波瓦洛表示,去年12月收到的民众对税局投诉,比2019年大增了93%。民众在面对紧急财务困难情况下提交的投诉,比疫情初期上升了120%。这显示了部分人因疫情而陷入困难的境地,而税局应该在即将到来的报税季节改善其服务。 波瓦洛称,仍有太多人花几个小时,在电话上等待与税务局电话中心工作人员交谈。这种长时间等待,对于那些领取了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现时急于澄清是否要退还部分金钱的民众,尤为感到沮丧。 税局在几周之前向44.1万名国民发出信件,质疑他们领取CERB福利金的资格,警告收信人可能被要求退还部分金额。联邦政府已表示,会对部分退还福利金有困难的国民实行宽大处理,但尚未提出具体方案。 政府未提“宽大处理”具体方案 波瓦洛称一些国民投诉,致电税局时要等待5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才有机会与工作人员交谈。这令他担心在即将到来的报税季,鉴于国民因应疫情而面临更复杂的税务情况,税局在回应民众咨询的时间上难以达到标准。 他说:“我希望不要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在做准备。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正在采取一切必要步骤。” 除了关注疫情造成税务情况变化之外,波瓦洛办公室继续检讨税局发布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俗称牛奶金)的做法。他的前任普罗菲(Sherra Profit)于2019 年展开这项检讨,主要问题是有投诉指,税局对于领取儿童福利金的资格限制过于严苛,令一些最需要帮助的弱势家庭无法享受这一帮助。比如在一些案例中,新移民家庭因无法提供所要求的文件,包括学校或家庭医生的证明信,而无法领取牛奶金。还有些遭受家暴的妇女,感觉必须由其配偶在申请表上签字,或是提供与儿童监护权有关的文件才能申请这福利。虽然政府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波瓦洛表示,上述一些情况加重了税局工作的复杂性,需要时间寻求出路。“这需要时间,但时间对于儿童福利金同样重要。因为它与国民的生活息息相关,特别是那些弱势的纳税人群体。”他的办公室目前正在审视税局对一些额外问题的解决办法,但对于整个检讨何时完成没有提出时限。 联邦总审计总长办公室,也正对儿童福利金的发放展开独立检讨。其重点是领取者是否有资格,以及如何能快速准确地将福利金发到申请者手中。星岛综合报道

稅務局追討CERB 弱勢群體恐陷困境

(■■税务局追讨CERB,令一些弱势青少年陷入困境。星报) 针对加拿大税务局向超过44万领取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的国民发出资格核查通知,有鼓励及协助弱势青少年申请CERB的机构指,政府索回救济款可能令相关人士陷入困境,一些人或因此无家可归。总理杜鲁多回应称,政府针对的是有意骗取救助款者,无心错领者不必担心。 据《星报》报道,克里斯蒂安(Marie Christian)回忆当初与她一起工作的年轻人,在大流行开始时试图寻求政府援助的困惑。 克里斯蒂安是缅省青年关怀网络的项目总监,她协助的是一群12至30岁曾经或正在寄养家庭居住的人士,在第一波疫情中,他们中的许多人失去兼职工作。 当今年春季联邦推出CERB时,克里斯蒂安鼓励这些弱势年轻人申请,许多人顺利领取。她说,收到每周500元的CERB,终于让他们可以喘一口气。但是,现在他们却收到税务局信件,质疑他们是否有资格获得CERB,并警告可能需要退还已领的款项。 小杜:善意错误申领者毋须担心 支持这些弱势青少年的团体警告说,还款措施可能导致许多人无家可归,并请求政府予以特赦。 面对这个问题,总理杜鲁多表示,政府无意针对弱势群体,“我们需要有一个系统来处罚那些故意欺骗系统的人。但那些需要获得救助的人,或犯了善意错误去申请的人,则不必担心。”他承诺将评估并研究如何为弱势群体提供尽可能的帮助。星岛综合报道

稅務局記錄顯示 冒領CERB有近82.4萬人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税务局(CRA)记录显示,逾82万个不符合资格国民获得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款项。 网上媒体Blacklocks Reporter报道,根据CRA的记录,近82.4万个不符合CERB领取资格的国民获得该笔款项,涉及数以十亿元计公帑。 尽管该救助金特别适用于在上一年报税表上收入超过5,000元的个人,但是总计823,580个在2019年未提交报税表的人士领取了CERB款项。CRA没有就此作出解释。 联邦政府提供CERB的目的,是为了要帮助因为新冠肺炎大流行而失去工作的国民,可是部分从来都无工作过的高中生,以至缴纳最高税阶的高薪人士都想透过CERB,从联邦政府取得金钱。资料显示,超过1.4万个每年收入超过210,371元的最高税阶者,收取CERB的款项。 保守党国会议员麦考利(Kelly McCauley)表示,当国民一时失去工作,确实需要帮助,但是一些根本不合符资格,又或一些根本不需要救济的人士去申领,便有问题。“我希望联邦政府对此进行适当和透明的审计,因为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金钱。” 麦考利续道,这笔钱本应该帮助有需要的国民。 接者麦考利批评CERB的验证过程,指出该计划的建立方式,就是“如果您表示在2019年的收入为5,000元,您就有资格获得CERB。我不相信有任何验证。” 有联邦政府官员似乎也意识当中涉及欺诈的可能性,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在5月称,一旦危机结束,将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检查和核实。但是,她坚称在发放过程中遵循验证程序,并指出某些人可能出于疏忽大意,而非出于不诚实。会进行验证,这是CRA的职责。 当时的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辩称,有些人可能存心,也有些人并非故意,但这些问题可以在以后解决。 V17

稅務局已接到83萬筆緊急援助退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局已经接获逾83万笔紧急援助福利退款,这些退款全是没有资格拿取紧急援助计划的福利金,税局强调,每笔退款都是自愿退还的。 有关的退款,包括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CERB)及加拿大紧急学生福利(CESB)。 税局发言人Christopher Doody表示,作出自愿退款的原因有多种,包括申请人错误地向加拿大服务局及税局同时拿取紧急援助福利,申请人之后意识到不符合享受福利资格,或申请人较预期早可重返工作岗位。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兼国民收入评论员Philip Lawrence表示,这主要归咎于联邦政府未能向加拿大人清楚解释这项福利计划;他表示,在疫情期间,联邦自由党不断向申请紧急援助的人,发送混乱讯息,令不少人对是否符合资格感到困惑。 另外,税局表示,已经接获逾2万个有关紧急援助福利涉嫌作弊的举报,税局亦已进行调查。 联邦政府曾于6月时提出法案,对不符合资格,但故意申请紧急援助福利的人,会处以罚款甚至监禁,但之后受到强烈反对而收回。 税局表示,会采取步骤来验证申请人是否有资格获得紧急援助福利,例如税局会保留所有纪录,包括雇主的税务资料及其他相关讯息,以用作交叉验证。 税局表示,若果发现收款人没有资格领取,会跟他们联络,及进行退款安排。 (网上图片) T02

稅務局受黑客攻擊已過1月 部分服務仍末恢復

(■■加拿大税务局官网部分服务仍未恢复。CBC) 加拿大税务局(CRA)官网遭攻击已过一个月,部分网上服务仍未恢复。 据加通社报道,税务局网站的许多服务至今仍不能使用,包括更新直接存款信息,更改地址,以及授权代理人等。 个人CRA帐号与加拿大服务处(Service Canada)帐户的链接,也被中断。 CRA发言人布兰奇(Sylvie Branch)发出电邮表示,CRA正尽力争取尽快恢复所有网上服务。不过,CRA没有给出准确的时间表,只表示与最近网络事件有关的调查仍在继续。 联邦库务委员会上月透露,CRA在6月和8月遭受两次“凭证填充”(Credential Stuffing)网络攻击后,发现有大约48,000个帐户出现可疑活动,黑客以欺诈手段获取了其他网站上账户的用户名和密码,并利用了许多用户在不同账户中使用相同密码的情况。 称未减应付网络攻击能力 在蒙特利尔理工大学教授电脑安全知识的费尔南德斯(Jose Manuel Fernandez)表示,调查网络攻击和修复漏洞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他说,在调查过程中相关机构限制用户使用部分服务是十分普遍的,就好比警方在犯罪现场周围设立黄色警戒线。 CRA表示,新冠疫情并未降低他们对网络攻击的反应速度。布兰奇说,许多税务局员工在家工作,并不影响恢复网站服务功能的能力。星岛综合报道

稅務局宣布繳稅期限延長至9月30日

(■■税务局将2019年所得税申报付款期限,延至9月30日。资料图片) 加拿大税务局(CRA)宣布,将2019年所得税申报付款期限,从原来的9月1日延长至9月30日。 税务局表示,当局正密切关注疫情状况,并致力于为国民提供支持,如果仍未有机会支付2019年度所欠的所得税税款,国民仍有时间缴纳。只要在9月30日之前付款,就毋须缴纳付款和利息,这也包括迟缴的罚款在内。 虽然延长了期限,但税局仍鼓励大家尽早提交个人、公司以及信托申报表,这对于获得信贷和福利的国民尤为重要。 税局表示,民众可通过多种方式网上缴纳税款,包括使用金融机构的在线服务和电话服务;通过CRA网站“我的付款”(My Payment)服务,用金融机构的Visa、MasterCard或Interac的信用卡付款,市民可通过CRA网站“我的账户”进入“我的CRA”或“我的付款”页面。市民还可在CRA网站设定预授权付款服务,允许税局通过金融机构账户扣取款项,支付逾期款项或分期付款。 市民又可通过PayPal或Interac电子转账等第三方服务缴款,或亲自携现金或信用卡前往加拿大邮政局缴款,并使用“我的账户”或MyCRA创建一个二维码来付款。此外,市民还可凭缴款凭证到金融机构付款。 分期付款也延至9月底 如果市民选择分期付款,原本应在2020年6月15日和9月15日到期的付款,现在延至9月30日到期。如果所欠的净税超过3,000元(魁省居民为1,800元),则可能需要全年分期支付所得税。如果市民的收入没有预扣税或是预扣税不足的,则可以分期付款。星岛综合报道

烈治文山有人逃稅 罰款近20萬入獄18個月

新冠疫情导致不少个人和商户面对困境,加拿大税务局(CRA)在新税季来临前提醒民众慎防误堕逃税骗局。 税局表示,逃税骗局往往声称可以申报大笔扣除额、提高退税或免税收入,甚至包括非法隐瞒收入或增加税务优惠和福利。 逃税骗局最常见的特征是: ‧骗徒依据退税金额收费 ‧以金融产品或商业投资为借口 ‧在网上、社交媒体、印刷媒体或传单做广告 ‧ 透过免费说明会、讲座或网上座谈进行推销活动 ‧ 强调减税,以小额投资获得大笔退税 税局提醒民众,便宜莫贪。任何人参与不实方式瞒税,除了要补缴税款和利息外,尚会被税局追讨罚款。 如果涉及刑事罪,法庭最高可判逃税金额的200%罚款,以及最高入狱5年。 税局指出,安省烈治文山市一名居民较早前因为以不实的税务优惠取得195,000元的合并税(HST)退税。 他除了要偿还税款和利息外,更被法庭判罚款195,000元,和有条件入狱18个月。 另外一名安省宾顿市民因为涉嫌为他人报税时申报假的慈善捐款而被通缉。他在2008年逃离加拿大,去年入境时在皮尔逊国际机场被皇家骑警拘捕。他被罚款412,306元,并入狱2年减1天。 税局表示,民众应找专业人士报税;如果有怀疑,在正式报税前应另外再寻求其他专业意见;如果曾经参与瞒税,应主动向税局提出修改。星岛记者报道

14500受害人集體訴訟 控稅務局泄露個人資料

一项针对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简称CRA) 泄露民众资料的集体诉讼,于8月24日在温哥华入禀联邦法院。兴讼者指超过14,500名申请新冠紧急救助的国民资料,因CRA数据被黑客攻击而被盗,令受害入在疫情期间遭受双重打击。CRA应对此负责并向受害者提供赔偿。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集体诉讼请求指,联邦政府和CRA的一连串失误,导致CRA数据库在今年3月中旬至8月中旬期间,3次遭黑客攻击。但是直到8月15日CBC就此作出报道,公众才首次得知此事。国库局 (The Treasury Board)和CRA于8月17日召开记者会,证实曾经受黑客攻击。 文件指由于联邦政府迟迟未能发现遭黑客攻击,导致受害人数不断增加。大多数受害人都是近期曾经申请加拿大紧急援助金(Canadian Emergency Relief Benefit,CERB)和加拿大学生紧急援助金(Canadian Emergency Student Benefit,CESB)的国民。这两项福利金每项每月最多可以领取2,000元。 文件指14,500位国民的个人资料和银行信息被盗,包括他们的社保(SIN)号码,家庭住址、银行账户详细资料及税务资料等。黑客并使用这些信息假冒受害人身份,更改其住址和指定福利金直接存款的银行户口信息,令本应由受害人领取的福利金被转到黑客指定的户口中。黑客还使用盗来的个人信息假冒受害人去申请紧急救助金。受害人就上述损失向政府提出索偿。 当局未向法庭提交答辩 CRA和联邦政府还没有就该集体索偿行动向法庭提交答辩。CRA早前表示,这些网上攻击行动是由于一些软件的安全漏洞而造成。CRA直到8月7日才首次意识到被黑客攻击。本月24日入禀温哥华联邦法院的集体诉讼文件指,政府和CRA疏忽导致民众个人资料被盗。 “CRA的行为值得谴责”入禀状称,“其行为显示出对受害人权益的无情蔑视。蓄意违反了正常的行为标准,理应受到惩罚”,且令受害人在疫情期间的处境雪上加霜。他们的紧急援助金申请因事件调查而被冻结,加重经济负担;还要终身对抗因身份被盗而带来的困扰和损失。 如果集体诉讼请被法院接纳,诉讼将代表所有14,500名受害人向政府提出索偿,包括他们信用评级受损带来的损失;监视信用情况而带来的持续花费,以及由此造成的心理痛苦、压力和焦虑。不过法院尚未就这一诉讼请求确定开庭日期,所有的指控未经法庭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