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6日 星期六 03:41:4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心理健康

疫情导致国民交往趋冷漠 研究指同理心降四成

■■伊顿指“同理心”从疫情前的23%降至只有13%。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过去两年的疫情除了令很多人感觉身心疲惫之外,连带对他人也越趋冷淡。加拿大心理健康协会(CMHA)与卑诗大学合作的研究指出,“同理心”也从疫情前的23%降至只有13%。 协会全国行政总裁伊顿(Margaret Eaton)表示,“同理心”是明白他人的观点和感情。要解决家庭、社会以至国际间的冲突,即使不同意对方的意见,也均需要彼此了解。因此同理心下降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 报告指出,有37%人承认自疫情爆发以来,精神心理健康越来越差;有37%人忧虑一旦感染新冠并且病倒将会失去社交联系;有39%担心会与家人和朋友分离。 庆幸是同理心可培养建立 共同领导研究的卑诗大学教授Emily Jenkins指出,当人与人之间更需要彼此关怀之际,社会关系却反趋恶化。同理心不仅对建立正面和健康的关系极为重要,也是减少人与人之间以及社区分歧。庆幸的是,同理心可以培养和建立。 协会也趁这个星期的心理健康周,呼吁安省各政党重视社区的精神心理援助服务长期拨款不足的情况。协会安省行政总裁Camille Quenneville表示,调查显示有近80%的安省居民当疫情结束将面对严重的精神心理健康危机。两年前,每10名省民之中,只有1人需要精神心理援助,现时每4人便有1人需要求助。 她说,政府的拨款只着重项目,却未有考虑到通胀、薪酬和其他营运开支逐年递增的情况作出调整。协会大多数部门在过去5至10年未获增加经费。每个部门最少要增加8%的基本拨款才能够提供更多服务,缩减排期时间,以及纾缓前线工作人员的压力和倦怠。星岛记者报道

抑郁了!安省心理辅导需求量较疫情前增加超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民众在疫情期间寻求精神心理健康辅导大幅增加。加拿大心理健康协会(CMHA)的调查发现,有24%人需要协助,较一年前增加7%,更比两年前的9%多出超过一倍。 报告指出,省民的压力、焦虑和抑郁程度与疫情爆发初期相若,饮酒、使用大麻和吸烟也大约维持疫情初期的四分之一水平;但有77%的人对精神心理健康感到悲观,比疫情初期增加8%。 协会安省行政总监君莉妮(Camille Quenneville)表示,协会为了解民众在疫情期间的状况,过去两年进行了4次调查,令人感到忧虑的是精神心理健康每况愈下没有任何改善。虽然很多人自认状态良好,但数据显示精神心理健康问题更趋复杂。 调查指出,虽然有四分之一的人愿意寻求辅导是一件好事,但所得到的帮助却未如疫情初期有效。只有65%人认为精神心理健康的支援有效用,比疫情初期下跌了12%。 更多人精神心理健康变差 报告指出,有43%的人声称难以获得精神心理健康辅导,比疫情初期增加6%。有29%获得协助的人认为没有效用,比疫情初期增加10%。疫情初期有83%人声称家中没有人试图求助,目前降至69%。 调查又发现,在疫情初期时有36%人承认精神心理健康状况变差,现时上升至48%。现时有43%的人自认精神心理健康状况良好或极佳,比一年前增加了8%,但仍未回复到2020年春的52%水平。经常感到抑郁的人则从疫初的13%略增至15%。有60%家长感觉子女面对疫情有困难。有近80%家长更认为,子女缺乏经常外出活动和交友产生不少问题。安省民众饮酒、使用大麻和吸烟的情况维持去年的四分之一水平,有14%人在疫情期间更是减少用量。增加用量的人当中,有77%饮更多酒,有33%人增加使用大麻,也有27%人吸烟增多。 (星岛综合报道,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

过半加拿大人认为抑郁是残疾 心理健康索赔案上升

(■■民调显示越来越多国民,视心理健康疾病是残障的一种。星报资料图片) 最新民调显示,分别有54%和44%受访者认为,抑郁和焦虑属于残障,这是自2019年以来新高的数字。同时,只有54%国民表示他们的心理健康处于极好或良好状况,比2年前的数据明显下降了12%。 由加拿大皇家银行保险进行的民调所得,越来越多国民视心理健康疾病是残障的一种。当中18至39岁的人士,有69%说出现焦虑,59%有抑郁;相对55岁或以上的分别是42%和29%。 这些数据反映该公司客户寻求赔偿的趋势,2021年18至39岁的年轻顾客新的个人长期残疾索赔中,有35%与心理健康有关,这是自2019年以来呈现上升趋势。 是次调查结果进一步显示,心理健康对整体福祉的重要性。其中发现32%称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的国民,较12%属于良好状况的人,更有可能因残障而休假。 在职国民中出现倦怠感,有42%认为压力是主要来源,这表明疫情产生的潜在影响,如恐惧、不确定性,以及工作和家庭生活的不稳定。另有39%称,财务、生病或感染新冠肺炎时的收入保护,是第二大压力来源;其次33%的人因工作时间或工作量增加。 有效控制压力小贴士 要有效控制压力并维持良好的心理健康,请参考下列贴士: 1)  维持健康习惯──无论是在家或办公室工作,在小休时做运动或静思,以及与他人保持社交联系。在工作和个人时间之间建立明确的界限,均衡的饮食和充足的睡眠,这些对于支持心理健康和整体幸福感最为重要。 2)  调整生活方式和开支──随着通胀上升,大部分人需要增加储蓄,并优先考虑那些事情是重要,以控制财务压力。在家煮食以限制外卖,避免冲动购买,并寻找可以减少或消除不必要的费用和服务。 3)  确保在受伤或疾病发生之前得到保障──积极主动并采取控制方法,有助于降低焦虑并提供更大的安全感。这种保障是在无法工作时可以确保收入保护,而且通过康复、工作再培训和其他服务等福利,帮助个人重返工作岗位。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儿童心理健康问题严重 专家表示需有全国性标准来解决

【加拿大都市网】过去接近两年,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的纷乱和反复的隔离期,对加拿大年轻人心理健康挑战的关注与日俱增。但专家表示,本国没有适当的工具来正确地评估疫情大流行对儿童心理健康造成的伤害,制定如何衡量心理健康的标准,将有助抓紧问题的严重性。 代表儿童医疗护理业的全国性组织加拿大儿童保健协会(Children’s Healthcare Canada)表示,全国的儿童医院发出的报告指,儿童因自杀未遂、滥用药物和复杂的饮食失调而入院的人数正有所增加。 据青年健康服务机构的一份报告显示,本国年轻人于2020年使用儿童求助电话的次数约为460万,高于2019年的190万次。 卡加利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杜森(Keith Dobson)表示,虽然住院和医生接触等某些情况的指标记录良好,但本国没有为心理健康评估提供标准化的筛查工具。 杜森说,不同团体和组织,即使在同一个医疗保健系统内,也会使用不同的工具,使研究人员难以知道各问题的比率,及如何在不同地方进行比较。 另一方面,卑诗大学(UBC)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布莱克博士指出,本国在定时调查、甚至全国数据收集的监察工作也做得不好。 布莱克也是一名自杀学家,他称,需要大型的全国数据收集来确定儿童自杀情况,因为这情况不太常见,但本国可能需数年时间才能获得这些数据。 杜森表示,可以用评估抑郁症标准的现有工具,作为病人健康问卷的模板,而后者是常见的精神障碍诊断工具。他说,这项措施在国际上的使用愈来愈多,成人和儿童都可使用。 此外,布莱克指出,由于该筛查工具的设计方式非常具体,他会选择一个明确的诠释,例如直接查询病人目前的情况。 联邦心理健康及戒瘾部长贝内特(Carolyn Bennett)在本月接受CTV访问时称,联邦政府已提议向各省作出精神健康转移拨款,可能与显示各省达标有关,而制定心理健康标准是贝内特任命函中列出的首要任务之一。 贝内特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在去年的预算中承诺投出4500万元,用于发展全国的精神卫生服务标准。 V06

报告:疫情导致教师心理健康急剧恶化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教师联合会(Canadian Teachers' Federation)公布一份报告指,教师的心理健康状况自疫情爆发以来急剧恶化,达到危机的程度。 联会发布题为《以怎样的代价?新冠疫情期间教师的心理健康》的报告。联会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面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作出定性研究,了解他们在2020至2021学年度工作生活情况,并集成这份疫情研究报告。 报告显示教师在疫情期间的工作经历,令他们的心理健康急剧恶化,97%受访者表示,他们在2020至2021学年度面对更高的工作要求,身体、心理和情感方面的负担均显著加重。公校教师的心理健康恶化,部分原因在于工作量增加,没有安全感,缺少来自学校、教育局及教育厅的支持。 普遍称紧迫感危机感泛滥 教师感到被朝不同方向拉扯,由于要求命令太多及数码联系方式越来越多,他们总是处于持续“开机”的状态。教师普遍觉得紧迫感、危机感和不确定感无所不在,达到了一个难以为继的程度。 报告又指教师和教育工作者普遍把学生的需要和关注置于自己的个人需要之上。81%受访者表示学生的成功是他们最在意的事情。 联会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表示,“我们在全国各地均看到一个疲惫不堪的行业,公共教育系统像纸牌屋一样摇摇欲坠。病毒、疫情及心理健康恶化的浪潮与本来就存在的经费不足、人手不足、班级人数增加等问题迎头相撞。就像有的教师说的那样,对于他们及他们的学生而言,这一年像是是把橡皮筋拉到极限,直到它几乎断裂。” 加拿大教师联会是一个各省和特区教师团体的联盟组织,代表全国各地36.5万名中小学教师。 (星岛综合报道,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片)

加国女足门将分享心理问题 奥运期间焦虑和恐慌苦不堪言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女足国家队守门员拉贝(Stephanie Labbe)在东京奥运会上的英勇表现帮助加拿大赢得了金牌,她近日透露,说,由于“高度焦虑和多次突发恐慌”,她在奥运期间被迫缺席部分操练。 这名34岁的女将,分享了她过去的心理健康问题,透过代表全世界65000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的组织FIFPRO的一个心理健康意识项目“你准备好说话了吗”公开心路历程。 由于肋骨受伤,拉见未能参加加拿大与东道主日本的奥运会首场比赛。幸好最终获准继续比赛,尽管会很痛苦。拉贝只错过了一场比赛,在八强战带领加拿大在互射十二码后战胜了巴西,在决赛又战胜了瑞典。 但正如FIFPRO发布题为“赢得奥运会并不足以治愈心理健康”的文章,拉贝解释这是有代价的。“我不知道这次受伤会在我的精神状态中引发潜在的毛病。我的肾上腺素非常高,我的神经肌肉系统非常敏感,以至于我在比赛之间挣扎着下来,这导致了高度的焦虑和多次突发恐慌来袭。这让我在八强战和决赛之间无法训练。” “回顾过去,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积累——疫情、教练组的变化、缺乏清晰的团队位置,奥运会摘金不能治愈这一切。”她说。 图片:美联社 T09

身体不适坚持上班有碍心理健康 不过大多数人仍这样做

■■超过半数国民就算身体不适,仍会继续上班。 CTV   【加拿大都市网】报告指,超过50%国民就算身体不适,但仍会继续工作。根据人力资源公司LifeWorks周三公布的月度心理健康指数报告,54%受访者表示,在感到身体或心理不适时仍然工作,至少每周一次。   报告发现,这些人的心理健康指数明显低于那些在感觉不适时从不工作的人。   此外,64%父母称,每周至少有一天在身体不适时坚持工作。   “出勤主义”,即员工在身体不适时仍出现在工作场所,在疫情前已是一个职场问题。不过,LifeWorks全球负责人兼研究及全面福祉高级副总裁艾伦 (Paula Allen) 表示,疫情改变了人们对此的态度,雇主更加注意到员工在感到不适的情况下工作的情况。   艾伦说:“我们知道,当人们感到不适时,工作效率会受到影响。我们也有明确的数据表明,一个机构的幸福文化及对职场心理健康的投资,对员工的整体健康产生影响。”   报告发现,46%国民表示,从不在感到不适时工作。这一群体的心理健康指数最高,较疫前的基准指数 (+3.7) 高出接近4分。   疫期返工需关注心理健康   LifeWorks使用评分系统将每个调查问题的个人回应转换为分数指数。报告称,更高的分数反映更佳心理健康。那些心理健康得分为-40或更低的人,生产力大约下降27%,而心理健康得分为+10或更高的人则生产力下降10%。   艾伦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员工在疫情期间返回工作场所,雇主关注员工的心理健康相当重要。   报告还发现,在家工作也会导致员工产生孤立感以及心理健康状况恶化。73%受访者表示,疫情前在工作中感受到归属感和接受感,而在过去一个月中,只有65%有同样的感觉。与在家工作或在混合工作场所工作的受访者相比,在工作场所的员工中,68%有更强的归属感。   在全职在家工作或在家及职场交替工作的人当中,归属感和接受感从疫前的73%下降到上个月的61%。星岛综合报道

移民在加拿大更孤独 精神健康需要关注

(■■移民面临孤独的情况较本地加人严重,报告促当局应关注问题。Global视频截图)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发布新报告。报告指出,加拿大移民中自我报告孤独的案例在增加。该报告呼吁采取行动,获取更多数据,解决这一问题。 据Global新闻台报道,统计局在最近发布的报告中采用了2018年社会总调研中搜集的数据,同时使用了其他来源的信息,以评估移民和在加拿大出生者的孤独状况。 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新移民和老移民比加拿大出生者报告了更高水平的孤独。同时,孤独并不因为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变长而减轻。 报告说:“考虑到孤独影响身心健康的后果,在接下来加拿大从疫情中恢复的年份里,需要对移民在疫情前即报告更高水平的孤独这一问题持续予以关注。” 研究者发现,在加拿大生活10年及更短期的新移民和长期移民这两个群体,都比在加拿大出生的15岁到64岁的群体报告了更多的孤独案例。 高学历移民 更多感孤独 移民群体和加拿大出生者群体的孤独状态在统计数据上差异巨大,其差异程度相当于加拿大出生低家庭收入者(年收入39,999元及更低)和加拿大出生中等家庭收入者(年收入40,000到99,999元)之间的区别。 在根据年龄、婚姻状态、母语、教育、就业状态和家庭收入等区分的不同的移民群体中,自我报告的孤独状态都变化甚微。 根据报告,分居、离婚和丧偶者比单身或有伴侣者更加孤独。研究者同时说,移民中受教育程度更高者孤独案例更多,这和加拿大出生者是相反的。 哈卡克(Aaliya Hakak)是一名20多岁来自印度的多伦多大学学生,她刚获得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她两年前来到加拿大,这意味着她在多伦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疫情中度过的,这对她影响巨大。 她说,她会很多天都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她感到如此孤独,她会到超市去,只为和收银员聊天15秒。 疫情中面对面课程大部分都被取消。哈卡克说,和同学们通过Zoom或者Skype建立纽带是很难的事。大家在网上谈15分钟的工作,然后就回到各自的生活。 哈卡克说,她在疫情中从多伦多市中心搬到了士嘉堡。在市中心时,和人交流的可能性更少。现在在士嘉堡要稍好一点,但也仍然有限。 “现在我去咖啡馆,收银员会多花两秒钟和我打招呼,在市中心则不会。在市中心我租住的公寓里,我没有见过我的房东,现在,在节日里,我会给房东打电话问好。” 她说,她现在仍在考虑回到印度去,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她。当然她谈的不是就业,她可能可以得到很好的职业发展,但是她在这里找不到社交生活和社区生活。 则法尔(Sadia Zafar)是社会服务机构邻里组织(Neighbourhood Organization)的语言和技能发展项目经理。她同意加拿大统计局报告中的发现。 长者更易感到孤独 她说,谈到在加拿大安居,很多人自动想到的是找工作、学英语、付房租,但她想到的是移民面临的孤独和他们的精神健康。 她继而谈到,由于精神健康在四处都被污名化,可能导致需要求助的人们不愿意显露需要帮助的迹象。 她表示,哈卡克的体验是十分常见的。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做,报告说,目前缺乏充足的样本,尤其对更易感到孤独的长者更是如此。虽然报告没有提出具体建议,但研究者呼吁,蒐集更多数据,研究这一问题,并推动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知,以便可能采取措施,解决孤独的问题。 报告说:“自我觉察的孤独是健康的重要指标。孤独和紧张、抑郁、焦虑和其他精神健康上的后果有关。孤独也和多种身体疾病,例如心血管病、高胆固醇、高血压有关,并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六成加拿大人感孤单 疫情期间想与亲友共处

(■■调查显示有60%受访者自新冠疫情开始后经常感到孤单。CBC) 调查显示有60%受访者自新冠疫情开始后经常感到孤单,46%的人每天都有这种感觉。专家认为在疫期及疫后要建立社会联系,可以克服与疫情有关的孤单,焦虑及过度压力。 GenWell Project与维多利亚大学合作进行加拿大社会联系调查,于4月27日至6月1日,即第三波疫情期间,在全国访查3,800名16岁或以上国民,了解他们的心理状况。 研究结果显示,所有年龄层中超过45%的人有孤单感,在1997年至2015年出生的Z世代,孤单感达到66%。1925年至1945年出生的沉默一代(Silent Generation)孤单感是56%。 维多利亚大学公共健康、社会政策社会和行为流行病学家卡迪博士(Dr. Kiffer G. Card)称,过去一年半,加拿大人的孤独感不断上升,与疫情相关的焦虑和倦怠一样。调查显示82%表示孤独的人,整体生活的满意度较低。当本国进入疫后时,发展或保持强大的社会联系就变得更为重要。 国民想与亲友共处对抗孤独 随着疫苗接种率不断上升,全国对疫情的限制开始放宽,是次调查建议,建立或重新建立社会联系,可以带来更好的整体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GenWell Project促请国民为了个人或他人的健康,不仅要建立新的联系,而且在疫情期间受到不利影响的联系也要重新建立。 GenWell Project创办人布巴斯(Pete Bombaci)说,对人类最好的药就是人。社会关系已被证明可以减少孤独、焦虑和抑郁,增强免疫系统和自信心,帮助人们培养对他人的同理心和同情心,有多达50%的机会延年益寿。如果人们每天努力与他人建立联系,可以对自己及交往者的健康产生影响。 调查结果又指,在对抗孤独时,人际关系甚为重要。超过90%的国民称,他们希望每星期与朋友和家人最少度过一个小时;而75%的人说,希望与同事和邻居最少度过一小时。有趣的是,有40%的国民想认识更多朋友,反映在加拿大建立更多社交联系的强烈愿望。 调查发现,过去一周与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小时的人,孤独的可能性降低1.28倍;共度5小时或以上的人,孤独感降低1.62倍。过去一周与同事相处不足一小时的人,孤独感降低1.36倍;共度5小时或以上的人,孤独感降低1.73倍。另外,过去一周与家人共度5小时或以上的人,孤独感降低1.6倍。与邻居共度1至4小时的人,孤独感降低3.03倍。星岛记者报道

不确定疫后能否重返岗位 加拿大人倍感焦虑

【加拿大都市网】一份新的报告发现,许多加拿大人仍然不清楚在COVID-19疫情之后他们的工作环境会怎样,这导致了他们的心理健康下降。 根据LifeWorks周三发布的月度心理健康指数,25%的受访加拿大人说他们不清楚他们的雇主对返回工作场所的计划,而另外12%的人不相信他们的雇主有计划。 报告发现,与那些说他们的雇主已经传达了一个明确的重返工作场所战略的雇员相比,这些受访者的心理健康得分也是最低的。 虽然许多组织已经开始制定办公室重新开放计划,但报告表明,相当一部分加拿大人需要雇主进行更多的沟通,以缓解对返回工作场所的焦虑。 在询问员工对返回工作场所的期望时,LifeWorks发现,超过三分之一(38%)受访者预计,他们的雇主会希望所有员工回到在疫情前的环境中工作,而17%的人说他们相雇主会允许远程工作继续下去。 报告还发现,14%的受访加拿大人希望至少会部分时间在办公室工作,六分之一的员工表示,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工作地点。 LifeWorks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phen Liptrap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场所在疫情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这增加了员工的焦虑感。 Liptrap说,雇主需要继续以“同理心、明确的沟通和高质量的心理健康资源”来优先考虑员工的心理健康。 自2020年4月以来,LifeWorks每月都会公布其心理健康指数,并将调查结果与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收集的基准数据进行比较。 本站热门文章推荐:缓解抑郁新招?研究表明树木可影响心理健康 对疫苗接种状况的忧虑 除了工作场所的不确定性,新报告还发现,疫苗接种状况正在显著影响加拿大人的心理健康和孤独感。 2021年4月,LifeWorks公司报告说,55%的受访加拿大人表示,增加COVID-19疫苗接种,或达到群体免疫,将最能改善他们对未来的乐观情绪。 6月的报告发现,那些至少部分接种了COVID-19疫苗的人的心理健康得分最好,为-9.3。 那些尚未接种疫苗但打算接种的人的得分最不理想(-15.7)。此外,那些接受调查的人说他们没有接种疫苗,也不打算接种疫苗,他们的孤立感得分最差,为-18.9分。 自疫情开始以来,围绕疫苗计划的这种长期不确定性已经在加拿大人中间造成了不安和乐观情绪的下降。 然而,这些感觉现在似乎正在改变。 LifeWorks表示,未来几个月对加拿大人的福祉至关重要。 心理健康的影响 LifeWorks的整体心理健康指数在2021年6月连续第15个月下降,指数得分达到-10.7,而疫情前的基准是75。 报告说,下降的原因是心理健康问题、抑郁和工作效率下降,这表明新冠疫情继续影响加拿大人的心理健康。 该指数还对比了各子项目的分值,包括财务风险、心理健康、孤立、工作效率、焦虑、抑郁和乐观。 与2021年5月的分数相比,几乎所有的分数都有所提高,其中乐观主义分数的提高最为明显,达到1.8分。 尽管比上个月下降了0.8分,报告说财务风险得分仍然是所有分项中最高的,并且仍然高于2020年之前的基准值。 LifeWorks的最新月度指数是基于2021年5月28日至6月4日期间在网上收集的3000份英文和法文调查的结果。根据该指数,所有受访者都居住在加拿大,并在过去6个月内受雇。 这家前身为Morneau Shepell的人力资源公司表示,数据已经过统计加权,以确保样本的地区和性别构成反映加拿大的人口情况。 LifeWorks公司补充说,在线调查不能确定误差范围,因为他们不是随机抽样的人口。(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uncertainty-around-return-to-workplaces-adding-to-canadians-declining-mental-health-report-1.5516124)

新研究:疫情下超半数年轻人出现抑郁症状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1项研究发现,疫情对安省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已产生重大影响,儿童出现抑郁症状的比率超过50%,青少年的比率更高达70%。 多伦多病童医院发表的报告指出,在第2波疫情爆发期间,大部分儿童及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均出现转差的情况。 报告表示,未经同业评审的初步数据显示,2021年2月至3月期间,即爆发第2波疫情期间,758名年龄介于8至12岁的儿童中,有超过1半出现明显的抑郁症状;这种心理伤害在青少年中更为明显,520名年龄介乎13至18岁的青少年中,有70%出现明显的抑郁症状。 研究报告的首席研究员Daphne Korczak医生表示,研究结果反映安省进行严格的封锁措施,包括延长部分地区的停课时间,对年轻人造成了严重伤害,且有可能产生长远影响。 同为病童医童神经科学与心理健康项目的副科学家Korczak医生表示,尚未有证据显示年轻人的情况开始出现改善,随着重新开放,社区应该讨论如何优先考虑年轻人的心理健康问题。 根据从1,494名自愿参与者的数据显示,学童的网上学习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出现抑郁及焦虑的症状。 Korczak表示,由于限制社交,以及取消课外活动,部分受访者甚至在面授上课时,亦觉得“感觉不像在学校”;她强调,若果想改善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必须尽可能正常地开学。 调查结果亦发现,在疫情爆发前已面对经济困难的家庭,疫情造成的影响更严重,更易引致年轻人及其家庭成员出现心理健康问题。 (图片:CTV)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60%加拿大人有心理问题 年轻人受压最严重

(■■疫情之下,年轻人的精神心理压力大增。图为多伦多大学一名需要求助的学生。星报资料图片) 疫下国民心理与精神健康备受关注,最新一份有关国人精神健康状况的民意调查显示,受访千名成年国民中,有高达60%曾出现精神健康问题,最多受访者称焦虑是主要精神问题,其次是压力及抑郁;出生年介乎1980年至2012年的千禧世代与Z世代精神健康受压最严重,逾半有此状况者没有寻求援助。 民调公司Ipsos受Sun Life保险公司委托,在今年1月21至25日,透过网上问卷访问1,000名18岁以上国民,了解他们在疫情期间精神状况,1月时尚未出现第3波疫情。 调查结果指每10名受访成年国民,有6人坦言有出现过精神绷紧问题,疫情导致社交疏离与压力增加,精神健康问题情况增幅趋势令人忧虑。 受访者出现精神状况,约40%属过于焦虑,感到有各方面压力透不过气有39%;29%有精神状况受访者称有抑郁,7%坦言本身有瘾癖。 研究发现年轻群组在疫情下精神健康出现状况,较步入中年与婴儿潮一辈国民严重。1981年至1996年出生、23至28岁千禧世代受访者,以及青少年时期至22岁Z世代受访者,表示确有精神健康问题的比例为74%。 逾半民众没有求医 至于步入中年的X世代受访者,约有64%表示在疫情期间有精神状况;精神健康状况最好的年龄组别是婴儿潮一代,约有40%受访者表示有出现精神问题。 调查指出每10名Z世代受访者有2人坦承有癖瘾,具癖瘾问题的婴儿潮受访者仅得2%;46%受访Z世代表示疫情期间出现焦虑,40%受访千禧世代表示出现抑郁情绪,婴儿潮受访者出现抑郁情绪的占18%。尽管有60%受访者在民调中不讳言有精神健康问题,但有54%没有寻求任何心理支援、协助、辅导与医药治疗等。 调查指受访精神健康人士称,没有寻求心理协助的原因中,有25%称不能负担辅导与求医费用而没有求助,当中有此情况约32%是千禧世代受访者。 另一主要原因令他们没有向外求助是基于尴尬,愈年轻族群愈因尴尬而没有求助的比例愈高。 此外,19%受访者称太忙碌而没有求助;不知道该向谁求助的占约18%;15%受访人士称在家求助的话,没有私隐可言而选择放弃;12%受访者称因没有公司保险,没有医疗保障而不求助。同时也有约31%受访者称自己没有求助辅导的需要。 委托民调的保险机构认为,令心理及精神健康出状况人士,有足够支援及辅导服务非常重要,尤其在现时疫症肆虐下更甚,故藉民调结果展现国民对精神健康需求之殷切。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男性自杀3倍于女性 日均8人死亡

(■■网站HeadsUpGuys.org,为感到绝望的男士提供有用资讯。 网上图片) 有本地学者指出,自杀成为了加国男性的无形杀手,情况在疫情中更是变本加厉。属于中年、原住民、同性恋、面临离婚,以及在军中的男性,都较具自毁倾向。 男性自杀率居高不下,而且还在上升中,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男性自杀的比率是女性的3倍;全国平均每天有8名男性死于自杀,最常见的方法是服用过量药物、吞枪和上吊。 据《温哥华太阳报》 (Vancouver Sun)报道,卑诗大学精神病学系心理治疗计划主任John Ogrodniczuk指出,正以惊人速度损害男性的健康危机不是癌症,不是心脏病或肝病,而是自杀。 研究显示,某些男性群体的自杀倾向很高,原住民男性的自杀率是非原住民男性的2.5倍,非原住民女性的7.5倍;同性恋男性是非同性恋男性的6倍;跨性别者亦较其他人高5至8倍。军人和中年男性的比率也明显较高,而土生的也比移民更具自杀倾向。 在有就业的而因使用过量鸦片类药物致死个案中,有超过一半是从事于建造业,该行业人士的自杀风险是其他行业的7倍。卑诗大学人类学家戴维斯(Wade Davis)指出,跟制造业、采矿业和林木业的情况相若,建造业很多职位流向了雇主在全球找来的廉价劳动力。 疫情下情况更严重 Ogrodniczuk与同僚进行的研究发现,新冠疫情对本国很多男士造成打击,可能增加了自杀机率。在求助的男性中,30%承认在疫情期间,他们更可能成为施虐者(主要是口头虐待),有27%的人说,自己成为了这种虐待的受害者。 他指出,男性自杀率高企,一方面与他们在社会中被塑造成惯于忍辱负重、不流露情绪和保持坚强的形象有关;另一方面因为严重缺乏专门协助男性的支援资源。他成立的资讯网站 HeadsUpGuys.org,每月浏览量达6万次,但也只能提供资讯和服务转介,无法向有需要人士给予专业辅导。因此,他很支持卑诗心理协会(B.C.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游说卑诗省与其他省份看齐,将具备专业心理治疗纳入到医疗保险计划(MSP)中。 星岛综合报道

心理辅导员心理压力大 周五起罢工争福利

代表安省精神健康前线员工及癖瘾辅导员的加拿大公共服务雇员工会(CUPE)本地4891工会表示,辖下从事前线精神健康暨心理辅导工作以及癖瘾者辅导员,将于周五零时起采取工业行动,抗议省府在目前疫情严竣下,没有增拨资源助前线辅导员,令他们身心俱疲,工会成员已将有迫切辅导需求病人,移至其他服务机构,减低工业行动对他们的影响。 发起工业行动的加拿大公共服务雇员工会本地4891分会主席克拉伊奇(Janette Krajci)称,是次行动是抗议省府在现时疫情导致精神、心理与癖瘾辅导工作愈积愈多的情况下,仍然吝于向社区投放资源,增聘人手与拨款,令从事前线辅导工作人员不胜负荷,使他们也同样面对精神压力。 她形容本省于公营机构担任前线精神、心理及癖瘾健康辅导工作者,3年来面对冻薪及福利冻结,但工作量却与日俱增,尤其在过往一年新冠疫情反复严峻,市民面对封城与居家令下,寻求相关精神、心理及癖瘾服务的求助者,多如雪滚般,为现时在职辅导人员带来挑战,更有部分从事精神、心理与癖瘾健康辅导服务人员,因抵受不了工作沉重压力,选择放弃工,令人手不足情况更形严重。 3年来面对冻薪及福利冻结 克拉伊奇称明白到工业行动,会为一些迫切需要心理与癖瘾服务病者,例如医院探访与涉及罪案人士的互动,带来不便,故已安排这些有迫切需要辅导服务人士,分流到其他可提供相关服务的机构,以免因工业行动耽误其治疗。 她指出是次工业行动,主要是证明省府长期对前线心理辅导资源拨款不足,是会如何危害到需要这些服务的人士,令他们不能得到及时援助,以及如何为在职前线辅导人员带来工作压力,影响服务质素。 3名关注本省前线精神、心理及癖瘾健康辅导人员资源不足的省议员,已去信执政进步保守党政府内阁厅长,促请省府马上拨款32万元,协助改善相关辅导服务,增聘合资格人手。 她希望借此工业行动让公众明白,足够资源对应对疫情下公众精神健康的重要。工业行动期间,工会将举办多场网上活动,并鼓励以一人一信方式向福特政府表达诉求,且会透过市场推广及在大厦挂上横幅引起公众关注。

疫情期间儿童居家有隐患 这些问题不得不防

■■专家指确诊个案不多,精神健康影响更深远。CBC   【加拿大都市网】虽然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个案不多,但疫情对儿童和青少年造成的影响却相当深远。在疫情期间负责撰写诊所重开指引的儿童专科医生Dr. Saba Merchant,建议家长可以依据公共卫生指引,为子女建立一个社交泡泡(Bubble)和增加视频社交。   ■■Dr. Merchant称,家长如发现子女饮食、情绪或生活习惯改变,可能是精神心理健康出现问题,应向家庭医生求助。视频截图   安省医学会(OMA)昨天在网上记者会上表示,疫情期间安省民众求医减少14%,但儿童求诊的比率大幅减少30%,其中4至8岁儿童减少的情况严重,较疫情前下跌39%,新生婴儿和2岁以下幼儿的情况较佳,也减少24%。原因尚未完全清楚,有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时间留在家中,因此减少染上流感机会,儿童也可能因为同样原因减少患病;但也有很大可能是民众担心感染新冠病毒而讳疾忌医,导致小病变大病。更值得忧虑的是儿童没有依时接种各种疫苗而危害未来的健康。   或因少外出儿童求诊大减30%   医学会主席Dr. Samantha Hill指出,虽然儿童和青少年感染新冠的个案较少,康复比率也很高,但占人口约三分一的儿童及青少年也是社会的一份子,所有人都要遵守各项公共卫生指引才能遏止疫情扩散。   Dr. Merchant说,儿童不能够上托儿所、学校和参加课外活动,打乱他们的日常作息和社交。儿童在过去一年患上“社交缺乏症”,影响心智成长和学习,甚至是语言能力。不能够上托儿所令儿童缺乏社交活动,造成发育和语言迟缓。   过去一年出现焦虑、抑郁、有自杀倾向、缺乏专注、痴肥、厌食和其他精神心理健康问题的儿童大幅增加。   她指出家长在家要上班,因此儿童虽然留在家中也往往得不到适当照顾,很多家长也抱怨孩子影响工作造成很大困扰和精神压力。   她说,疫情对儿童的长远影响尚未清楚,但依据百年前“西班牙大流感”的经验,疫情过后6年,因为精神心理健康求医的人是正常的7倍。可以预见很多儿童会有语言发展迟缓的情况,但相信恢复回校上课后可以迅速改善,但精神心理健康的困扰将持续相当长时间。   多伦多儿童医院儿童急症专科医生兼多伦多大学儿科副教授Dr. Daniel Rosenfield表示,儿童自行车受伤在疫情期间增加一倍,滑雪板造成的意外也大幅增加,但绝大部份是小伤。他希望儿童在今年夏天多外出活动。   他说,过去一年幼儿在家中误食润肤乳液等物品的事故大量增加,也有吞食祖父母的处方药物等严重事故。最令人担心的是青少年蓄意服食物品的事故,意图自杀急救的个案在疫情期间上升25%,青少年在家中尝试长辈处方药物或其他奇怪物品的个案也有增加。(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学生远程学习缺乏社交 学校须教授情绪管理技巧

(■■网上授课令青少年缺少互动机会。网上图片) 过去一年有一些少年人缺乏社交联系,对疫情充满挫败感而使用不健康方法发泄怒气。有心理专家指出,学校课程应该包括教导学生处理情绪技巧,帮助他们更趋成熟,能够懂得控制脾气。 卑诗大学心理学系临床心理教授金思美(Shimi Kaur Kang)接受CityNews访问称,愤怒是长期压力下每个人都有的正常反应,但她关注一些少年人通过沉迷色情和游戏,以及增加酗酒和滥药发泄他们的不满情绪。有些少年人因为防疫措施,阻止他们出外见朋友或建立关系,便会猛烈抨击父母,或是参与网络欺凌。 她表示从心理学来说,青少年是与自己的家庭区分出来,从父母以外寻求独立生活,这是他们正常发展的一部分。从生物学角度来看,青少年被驱使与同伴联系,冒险和寻求新奇事物,因为他们的大脑部分有助于计划、冲动控制和情绪调节的发展,同时他们寻求更多的自主权。但是在过去一年中,本国有众多地区的青少年并没有走出家门。 金思美说,在家上网学习却没有老师在旁,对某些学生来说是苦闷的事情,他们坐着数小时最大的挑战是,未能与同学有社交接触。网上学习有别于学校的环境,对那些需要更多激发力的学生更为困难。 1/4少年人有学习困难 她指出,有学习问题的学生,如过动症、诵读困难等,约占少年人25%,这是额外的压力。通常体育、戏剧和音乐等课外活动可以满足一些冒险的需求,但在新冠疫情较严重的地区已取消,使青少年难以发展新的技能,或给同辈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所以,这些人在网上做愚蠢的事情。她曾看到儿童张贴不当的东西,将会影响他们未来取得奖学金和名誉的机会。 金思美又指,需要真正关注儿童和青年的福祉。 但需要更认真地给予教师所需的技能,使他们可以将信息传递给年轻人,同时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高级科学家兼心理学家肯德逊(Joanna Henderson)认为,最重要是培养少年人建立有规律的生活,包括睡觉、进食和运动。在疫情下,他们更需要成人或导师的支援关系。 肯德逊称,青少年面对的挑战是其他家庭成员的关系,或是因公共卫生命令而无法定期联系教练和老师。他们要为今天、明天或后天起床计划,这种感觉有什么意义。 她表示,众多课堂的设计让青少年参与其中,指导原则应该满足他们在疫情下的需求,包括学校是否应继续为患有焦虑症的学生,提供某种形式的网上学习,使他们能够在家上课。对于父母来说,建立自我照顾和应对技能的模式非常重要,其中包括那些情绪反应过大的孩子,在爆发前要学习深呼吸。 肯德逊指出,这取决父母对孩子的了解。当子女破坏物件,大力关门和使用不合适的语言,即时处理并非是适当的时间,可以要待第二天才与孩子讨论。星岛综合报道

焦虑抑郁不要紧 免费心理健康支持来了!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疫情严重影响了人们的心理健康已经成为了人尽皆知的事情。加拿大心理健康研究中心的一项新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加拿大卫生部也在推特上透露,由于疫情大流行,加拿大人的焦虑和抑郁都处于最高水平。 不过,现在这种困局有了转机!加拿大推出了一项名为Wellness Together Canada的援助计划来帮助加拿大人解决心理健康问题,更重要的是,这项计划是免费且保密的! 进入该项目官网,可以看到该网站允许加拿大人使用联邦资助的心理健康支持、资源和咨询。还有免费和完全私密的药物使用支持。 使用这些服务时,加拿大人能通过各种平台获得即时的支持,包括发送消息或在线咨询。也可以通过电话、文字或视频聊天进行一对一的专业咨询,而且还有针对青少年的帮助。   其他免费支持 Wellness Together Canada并不是唯一一个提供免费心理支持的资源,这里还有些其他心理支持的资源供大家参考。 安省多伦多大学现提供一门免费课程,可以帮助大家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控制焦虑的情绪。 点击这里可以进入官网注册上课 卑诗省专上学生可以通过Here2Talk服务享受24/7的免费心理咨询。 而Starling Minds则是另一个全加拿大范围的,提供免费且保密心理咨询的在线平台,该平台宗旨也是要帮助疫情大流行期间感到压力或焦虑的人。   保持心理健康的技巧 加拿大政府的Healthy Canadians Instagram主页分享了大量与疫情期间心理健康相关的有用资源。在一篇文章中,加拿大卫生部分享了一些保持心理健康的小贴士。 人们可以通过视频聊天、与所爱之人保持联系、每天进行体育锻炼、尽可能地刺激大脑等多种方式保持心理健康。   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人正在经受心理健康问题的困扰,请立即寻找专业的机构进行治疗,请勿轻视心理健康问题!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covid19-is-affecting-canadians-mental-health-canada-is-offering-free-support)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机构联合推动心理健康运动 疫情期间需要精神护理

(■■瘾癖及精神健康协会行政总裁斯帕福特,呼吁安省建立精神健康和瘾癖系统。CP24) 安省7个主流心理健康及瘾癖机构联合推行“一切都不好”(Everything Is Not OK)运动,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儿童、青少年和成年人心理健康,呼吁三级政府立即采取行动,缩短有关服务的轮候日子,让病人及早治疗。 据去年5月的民调结果显示,安省心理健康危机因疫情而到达临界点,接近75%的人口面对越来越多心理健康及滥药的挑战。 为此,7个机构参与这个全新的“一切都不好”运动,分别是安省瘾癖及精神健康协会(Addictions and Mental Health Ontario)、加拿大安省心理健康协会(Canadian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 Ontario)、精神健康及瘾癖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儿童心理健康协会(Children's Mental Health Ontario)、安省海岸心理健康科学中心(Ontario Shores Centre for Mental...

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严重度排名 加拿大糟糕

【加拿大都市网】有一个排名加拿大跻身前三,不过是个负面排名…… 心理健康问题一直是学生群体面临的主要健康问题之一。近日,一项排名显示,由于疫情影响,加拿大学生心理健康程度很差。 著名的Chegg.org开展了一项全球研究,对来自世界21个国家的近1.7万名18-21岁的本科生进行了调查。在这些学生中,有1007人来自加拿大。 Chegg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n Rosensweig说:“能让全世界的学生团结在一起的一件事是,他们亲身经历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教育分裂。”调查显示,这种分裂会对心理健康造成损害。   加拿大的表现 73%的受访加拿大学生表示,他们的心理健康在新冠疫情期间受到了重大打击,这个数值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当中高居第三位,只有巴西(76%)和美国(75%)比加拿大更高。   心理健康问题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研究显示,诸多原因造成了大学生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其中包括对他们的经济状况感到不知所措。报告显示,83%的加拿大学生表示,如果学费降低的话,他们可以接受更多的在线课程,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中,加拿大这项数值最高。 研究还发现,45%的学生有某种债务或贷款,其中48%的人会因此失眠。此外,27%的人说他们非常焦虑,需要医疗帮助。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有一半还表示,去年他们难以支付生活费用,包括水电费、伙食费、房租和医疗费。 不仅如此报告还指出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19%的加拿大学生曾考虑过自杀,而13%的学生称他们曾自残。还有4%的加拿大学生表示他们曾尝试过自杀。 总体上,76%的加拿大大学生说他们的压力和焦虑有所增加。   研究还发现了什么? 在这项研究中,学生们认为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其实来自校外,其中气候变化是第一位的问题,其次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同时,他们还担心能否获得高质量的工作。 “在世界各地,学生们明确地告诉我们,他们这代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以及如何获得高质量的工作”Chegg的社会影响主任Lila Thomas说道,“在新冠肺炎造成经济破坏之后,应对这些挑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而教育正是其中关键。” 附: 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严重度排名 TOP 10: 巴西 美国 加拿大 英国 阿根廷 澳大利亚 西班牙 墨西哥 沙特阿拉伯  土耳其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countries-where-student-mental-health-is-suffering-include-canada) (图片来源pixabay)

安省76%居民感压力焦虑 无力偿债者比例上升

(■■疫情导致国民精神疾病问题更加严重,应引起社会各界重视。资料图片) 疫情封城与居家令实施后,市民出现精神与心理健康问题情况越来越严重。公益金委托安格斯列特就国民心理健康所做民调显示,受访逾1,500名国民中,有76%感受到压力、焦虑甚至抑郁,有19%称曾无法支付至少一张家庭开支帐单,疫下普遍市民精神健康或较社会认知的更为严重。 据加通社报道,公益金委托民调公司在本月初,即本省封城与居家令实行个多月时,透过网上问卷以英文及法文访问1,530名市民,发现有76%受访市民不讳言过去一年疫情期间,曾经或正感到重大心理压力,对现时或前景感到焦虑,甚至有抑郁倾向。 企盼有倾诉对象  受访者提到感压力与焦虑原因,有些与家人关系变差,有些坦言承受着家庭财政困局;有19%受访者表示自从疫情后,曾经甚至到现时至少有一张家用帐单未能如期支付,这些受访者说在疫情前,从未延迟缴付帐单。 新冠疫情如延续不退,这些受访者或被辞退,又或工作时数被削,令到收入难以维持支付每张帐单。  公益金表示在如今疫情仍处于严峻阶段,每天饱受心理压力与抑郁折磨的国民,极需要在感到孤独无助时,有倾诉对象。其实在疫情后致电心理求助热线,排解郁闷的需求大增,公益金盼透过昨天2月11日,向公众宣传211心理求助热线;需要心理辅导人士,只需拨打211便可得到相关社区支援服务。 无力偿债者 50岁以上比例上升 新冠疫情导致无力偿还债务的年龄层出现变化。破产信托机构Hoyes, Michalos & Associates的研究发现,50岁以上无力还债的比率4年来首次上升,由2019年的28.3%,上升至去年的29.8%, 持牌破产信托人Doug Hoyes指出,疫情爆发前年青人申请无力还债的比率不断上升,但疫情后出现的转变,是越来越多年长者无力还债,反映政府的收入援助和延迟还款计划,不足以应付长期累积下来的债务。 去年无力还债者的失业率增加一倍至12%。各年龄层人士均面对失业的压力,但60岁或以上尚未退休的人受打击最严重,损失10.7%的入息。 反映政府救助计划效果有限 Doug Hoyes指出延迟还款和法庭未重开,令欠债人减轻不少压力;但对于临近退休的人而言,摆脱债务的机会正不断缩小。 另一持牌破产信托人Ted Michalos表示,联邦的紧急援助金(CERB)纾缓了疫情对年轻负债者所造成的财政压力,但对收入较高的年长者帮助不大。 再加上年长者承担显著更大笔的债务,便出现还债困难的状况。 50岁或以上负债者平均欠65,929元消费信贷,高出一般无力还债者12.6%;当中信用卡数占41%,无力还债者平均只有34%。 他指出新冠疫情带来的就业波动将持续几年。任何年龄的人如果负债累累,一旦遇到失业将极为糟糕。 “影子疫情”问题多 社工吁政府增投入  家和专业辅导中心总干事黄晓莹博士(图)称,市民除面对危及身体健康的新冠疫情外,所带来的“影子疫情”更需关注。因应疫情影响下的禁足孤独感、家庭纠纷、财务窘境等,并非短暂副作用,而是长期社会问题。她形容政府尽管明白“影子疫情”之存在,但在紧急拨款上,未必对招募相关前线人员有更多投入,盼当局正视。  黄晓莹提到自爆疫后,涉及家庭暴力与财困贫穷求助个案一直增加,虽然联邦有向因疫情失业等人士,提供紧急财政资助,不过失去工作的国民,始终感到失却工作下,仍对前景及家庭财务感到忧虑。  她称疫情或许在一段时间后得到纾缓,但带来的“影子疫情”,即使疫情纾缓后也不可能一时三刻得到缓解,纵使联邦及安省政府明白这涉及市民心理健康、财政问题、就业、家庭及经济等的状况,需要正视,但在政府抗疫拨款上,却未有反映出对纾缓“影子疫情”的重视。 政府拨款重点应为前线人员  她说省府拨款5,000至5万元不等的拨款予不同机构,主要用在购买个人防护装备,以及一些网络社会服务方面;然而重点是前线人员不足,尤其社区估计疫情带来的影子副作用,大有可能延续多数年,政府核心拨款应主力用在增加社福机构前线工作人员方面,例如可容许社福机构提供全天候服务心理辅导服务等。她形容第2波疫情对市民所带来的心理与财政困境,较首波疫情更甚,却不见政府在上述范畴拨款提供新精神心理健康计划。在目前状况下,不少社福机构工作量多到难以形容,求助者所面对情况,严重程度远超社区人士想像,求助者的状况确实令心理辅导人员忧心。  黄晓莹称农历新年来到,但人们没办法如往年般与亲友相聚,对一些市民来说确会带来突如其来的孤独感,但现今疫情下这仅是暂时性,亲友们在节日下不忘致电问候,可以化解其孤独感觉。  谈到个人如何克服心理压力及焦虑时,黄博士认为在疫情下,市民更需要秉持量入为出观念,如果一些能够暂缓支付的家庭开销,例如政府提供能暂缓支付地税或水费单,甚至银行可提供暂缓楼宇按揭支付等,有需要人士应与相关政府部门或财务机构商议,解决燃眉之急。星岛记者报道